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梅花岛主 发表于  2019-02-12 12:34:13 3589字 ( 14/3234)

中国式家长焦虑:大年三十陪孩子学到凌晨,逼哭孩子逼疯教育!




 


钱研社




10年前,大年三十的晚上,我那15岁的侄女,眼睛无神地望着窗台,对着我说一句很恐惧的话:


“姨,我不想学了,想从这窗台跳下去。”


当时她的房间里,大范围是漆黑,只有她写字台的台灯还在亮着。


楼下熙熙攘攘,大家都在欢乐地准备着大年三十年夜饭的浓烈气氛。与这压抑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还依稀记得,年仅7岁的侄儿哭着对我说,为何7岁后的生活如此之苦。


7岁前,他无忧无虑地生活着,想干嘛就干嘛,想买玩具就买玩具;7岁后,他迎接地是无休止的试卷、练习册。每天从早上6点学到晚上12点,一年多来,从未间断。


除夕夜,他简单吃完饭,看会电视,就得被催赶进去房间,继续写补习班留下的作业。仿佛他的生活就只有:试卷、吃饭、睡觉这三件事而已。


10年后,我以为我们的教育模式会变好。但其实并不是。



一、“二三线城市补课的狂热


在很多人印象中,疯狂的补习班模式,应该是一线大城市才会有的状态。


其实不然,这个疯狂状态正在转移,从而向二三线城市扩散。虽然是寒假,哈尔滨市一些路段的交通状况并没有很大改观。



在商圈、哈工大附近的耀景街、公司街一带,依旧车满为患。


为什么?


从照片上不难看出,即便是寒假,孩子们也并没有休息,被家长带着奔波在各个培训机构之间。而在各大培训机构前,原本的双车道只剩下一车道,外侧车道完全成了停车场。


为了能让孩子坐在前排学习听课,家长们通宵在校外排队,给孩子报课外补习班。这已经不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了。


有些家长为了更好提高孩子的学习效率,她们宁愿辞职来当全职妈妈。



不仅照料孩子日常的生活起居,而且还要熟悉孩子每一门功课的知识体系、考点难点。


在杭州市的学而思培训机构中,很多家长都会陪同孩子一起在课堂,边听课边做笔记。回家后带孩子一起复习,或是讲解孩子上课未能听懂的内容。


家长们进化成为不仅是一群陪读的家长,更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超级能手,大到“哪个培训学校老师有名”、“哪个老师教的学生数学得了满分”,小到“陪着背英语单词”。


她们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补课行为疯狂,即使面对高昂的补课费用,家长们也“勇往直前”。



哈尔滨一家网站最新调查显示:


初中家长在补课上花费1万-2万的最多,占比为19.7%;其次是2万~3万的家长,占比为17.2%;4万~5万的家长占比12%,3万~4万的家长占比10.9%;费用在5万~10万的家长占到10.7%;补课费达到10万以上的家长占3.8%。


而据统计,2017年,哈尔滨人均收入仅为3899元,近一半的人工资在3K-4K之间。毋庸置疑,大多数家长们3个月的工资,都抵不过孩子们一个月的补习班费用。


给孩子补课,是一种成本很高的方式,随着带来的家庭负担也是巨大的。



二、“一线城市教育生存局


一线城市的家长们在教育方面则表现得更为激烈很多。抛开了传统的课外补习班模式,家长们将突击点对准更加昂贵的兴趣班上面,陷入了一种兴趣班王国当中。


在上海,许多中产阶级的孩子被一堆又一堆的兴趣所包围着。



有骑马术、滑冰、学习钢琴、古筝、舞蹈、素描等等。而每一份兴趣班当中,都是一笔价格不菲的支出。


有人在论坛上问:“大家给孩子报兴趣班,一年花费多少钱?”


得到的答案是:



而有些家长给孩子报的费用更不止,一年达13万的都比比皆是。



据有关机构统计:现如今一线城市的孩子,每年报兴趣班数量平均为4个,兴趣班年花费平均过3万,养孩子开销占月收入比超50%。


2018年有媒体晒出过《中国十大城市生养成本排行榜》,里面算的是从出生到大学毕业。


北京和上海排在第一和第二,分别是276万和247万,三四名深圳和广州的也超过了200万,杭州、南京、武汉分列5、6、7,在180至160万之间,第十名的长春,也超过了120万。



孩子被媒体称为“中国式中产阶级”的“命门”。


尽管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有房有车,他们却被裹挟进你追我赶的报班大军中,挣扎在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与不能牺牲童年欢乐生活之间。


可这又是为什么?什么原因驱动家长们对这种行为趋之若鹜呢?


三、“补课=上民办=有出路


在中国,上名校高中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能否上名校大学!


那如何考上名校高中!民办初中是捷径!


我们以上海为例,上海最好的高中是所谓的“四大名校”和“八大金刚”。


“四大名校”即上海中学、华师大二附中、复旦附中、交大附中;“八大金刚”是指南洋模范中学、格致中学、大同中学、控江中学、延安中学、建平中学、复兴中学。


2017年上海中招录取数据显示:



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出,民办升学质量以压倒性力量打败公办学校。


从初中升入上海名校高中,录取人数排名前10家有9家是民办学校,只有一家是公办学校。而这些所谓民办初中背后也是依托着重点高中而建的,师资、环境无疑也是碾压公办学校。


我们再来看一组2017年杭州中招考试的部分数据:



不难看出,高分段人数上,民办校绝对碾压对公办校。但除了要付出民办学校一笔不菲的学费之外,很多好的民办学校也是有很高的的招生门槛。


在杭州市,有些民办初中学校直接要求,学生要进入有“四大杯赛”的培训圈,没有杯赛成绩,想上民办初中很难。


而要进入“四大杯赛”的培训圈,就得去学而思培训机构。甚至有一些民办学校直接在学而思的尖子班或者超常班中挑选生源。


一些培训机构也会推荐特别优秀的学生去民办初中。



这样一来,培训机构与民办学校便产生了挂钩关系,这也就直接驱动家长们对补课的狂热。


谁又何尝不想让自己孩子过得更好呢?是的,报补习班也能从某种角度看出家长们对孩子的教育模式。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错,也会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对的。


那,孩子是否真的喜欢这样的安排呢?这只有在家长和孩子多沟通前提下,才能知道答案。我们都希望能提高自己教育孩子的水平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9-02-12 21:18:56 76字 ( 0/225)

7岁孩子的上学焦虑到这个地步,在“柔性”、“有弹性”的教育体制下有可能不存在。比方说有”小学私塾“配以”统考小学毕业考试“,小学有那么多”焦虑学业”吗?




 


钱研社




10年前,大年三十的晚上,我那15岁的侄女,眼睛无神地望着窗台,对着我说一句很恐惧的话:


“姨,我不想学了,想从这窗台跳下去。”


当时她的房间里,大范围是漆黑,只有她写字台的台灯还在亮着。


楼下熙熙攘攘,大家都在欢乐地准备着大年三十年夜饭的浓烈气氛。与这压抑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还依稀记得,年仅7岁的侄儿哭着对我说,为何7岁后的生活如此之苦。


7岁前,他无忧无虑地生活着,想干嘛就干嘛,想买玩具就买玩具;7岁后,他迎接地是无休止的试卷、练习册。每天从早上6点学到晚上12点,一年多来,从未间断。


除夕夜,他简单吃完饭,看会电视,就得被催赶进去房间,继续写补习班留下的作业。仿佛他的生活就只有:试卷、吃饭、睡觉这三件事而已。


10年后,我以为我们的教育模式会变好。但其实并不是。



一、“二三线城市补课的狂热


在很多人印象中,疯狂的补习班模式,应该是一线大城市才会有的状态。


其实不然,这个疯狂状态正在转移,从而向二三线城市扩散。虽然是寒假,哈尔滨市一些路段的交通状况并没有很大改观。



在商圈、哈工大附近的耀景街、公司街一带,依旧车满为患。


为什么?


从照片上不难看出,即便是寒假,孩子们也并没有休息,被家长带着奔波在各个培训机构之间。而在各大培训机构前,原本的双车道只剩下一车道,外侧车道完全成了停车场。


为了能让孩子坐在前排学习听课,家长们通宵在校外排队,给孩子报课外补习班。这已经不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了。


有些家长为了更好提高孩子的学习效率,她们宁愿辞职来当全职妈妈。



不仅照料孩子日常的生活起居,而且还要熟悉孩子每一门功课的知识体系、考点难点。


在杭州市的学而思培训机构中,很多家长都会陪同孩子一起在课堂,边听课边做笔记。回家后带孩子一起复习,或是讲解孩子上课未能听懂的内容。


家长们进化成为不仅是一群陪读的家长,更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超级能手,大到“哪个培训学校老师有名”、“哪个老师教的学生数学得了满分”,小到“陪着背英语单词”。


她们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补课行为疯狂,即使面对高昂的补课费用,家长们也“勇往直前”。



哈尔滨一家网站最新调查显示:


初中家长在补课上花费1万-2万的最多,占比为19.7%;其次是2万~3万的家长,占比为17.2%;4万~5万的家长占比12%,3万~4万的家长占比10.9%;费用在5万~10万的家长占到10.7%;补课费达到10万以上的家长占3.8%。


而据统计,2017年,哈尔滨人均收入仅为3899元,近一半的人工资在3K-4K之间。毋庸置疑,大多数家长们3个月的工资,都抵不过孩子们一个月的补习班费用。


给孩子补课,是一种成本很高的方式,随着带来的家庭负担也是巨大的。



二、“一线城市教育生存局


一线城市的家长们在教育方面则表现得更为激烈很多。抛开了传统的课外补习班模式,家长们将突击点对准更加昂贵的兴趣班上面,陷入了一种兴趣班王国当中。


在上海,许多中产阶级的孩子被一堆又一堆的兴趣所包围着。



有骑马术、滑冰、学习钢琴、古筝、舞蹈、素描等等。而每一份兴趣班当中,都是一笔价格不菲的支出。


有人在论坛上问:“大家给孩子报兴趣班,一年花费多少钱?”


得到的答案是:



而有些家长给孩子报的费用更不止,一年达13万的都比比皆是。



据有关机构统计:现如今一线城市的孩子,每年报兴趣班数量平均为4个,兴趣班年花费平均过3万,养孩子开销占月收入比超50%。


2018年有媒体晒出过《中国十大城市生养成本排行榜》,里面算的是从出生到大学毕业。


北京和上海排在第一和第二,分别是276万和247万,三四名深圳和广州的也超过了200万,杭州、南京、武汉分列5、6、7,在180至160万之间,第十名的长春,也超过了120万。



孩子被媒体称为“中国式中产阶级”的“命门”。


尽管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有房有车,他们却被裹挟进你追我赶的报班大军中,挣扎在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与不能牺牲童年欢乐生活之间。


可这又是为什么?什么原因驱动家长们对这种行为趋之若鹜呢?


三、“补课=上民办=有出路


在中国,上名校高中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能否上名校大学!


那如何考上名校高中!民办初中是捷径!


我们以上海为例,上海最好的高中是所谓的“四大名校”和“八大金刚”。


“四大名校”即上海中学、华师大二附中、复旦附中、交大附中;“八大金刚”是指南洋模范中学、格致中学、大同中学、控江中学、延安中学、建平中学、复兴中学。


2017年上海中招录取数据显示:



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出,民办升学质量以压倒性力量打败公办学校。


从初中升入上海名校高中,录取人数排名前10家有9家是民办学校,只有一家是公办学校。而这些所谓民办初中背后也是依托着重点高中而建的,师资、环境无疑也是碾压公办学校。


我们再来看一组2017年杭州中招考试的部分数据:



不难看出,高分段人数上,民办校绝对碾压对公办校。但除了要付出民办学校一笔不菲的学费之外,很多好的民办学校也是有很高的的招生门槛。


在杭州市,有些民办初中学校直接要求,学生要进入有“四大杯赛”的培训圈,没有杯赛成绩,想上民办初中很难。


而要进入“四大杯赛”的培训圈,就得去学而思培训机构。甚至有一些民办学校直接在学而思的尖子班或者超常班中挑选生源。


一些培训机构也会推荐特别优秀的学生去民办初中。



这样一来,培训机构与民办学校便产生了挂钩关系,这也就直接驱动家长们对补课的狂热。


谁又何尝不想让自己孩子过得更好呢?是的,报补习班也能从某种角度看出家长们对孩子的教育模式。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错,也会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对的。


那,孩子是否真的喜欢这样的安排呢?这只有在家长和孩子多沟通前提下,才能知道答案。我们都希望能提高自己教育孩子的水平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9-02-12 21:22:20 43字 ( 0/223)

允许“小学私塾”和“组团本科高校”,配以各阶段“全国学业统考”,就可彻底解决教育问题。




 


钱研社




10年前,大年三十的晚上,我那15岁的侄女,眼睛无神地望着窗台,对着我说一句很恐惧的话:


“姨,我不想学了,想从这窗台跳下去。”


当时她的房间里,大范围是漆黑,只有她写字台的台灯还在亮着。


楼下熙熙攘攘,大家都在欢乐地准备着大年三十年夜饭的浓烈气氛。与这压抑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还依稀记得,年仅7岁的侄儿哭着对我说,为何7岁后的生活如此之苦。


7岁前,他无忧无虑地生活着,想干嘛就干嘛,想买玩具就买玩具;7岁后,他迎接地是无休止的试卷、练习册。每天从早上6点学到晚上12点,一年多来,从未间断。


除夕夜,他简单吃完饭,看会电视,就得被催赶进去房间,继续写补习班留下的作业。仿佛他的生活就只有:试卷、吃饭、睡觉这三件事而已。


10年后,我以为我们的教育模式会变好。但其实并不是。



一、“二三线城市补课的狂热


在很多人印象中,疯狂的补习班模式,应该是一线大城市才会有的状态。


其实不然,这个疯狂状态正在转移,从而向二三线城市扩散。虽然是寒假,哈尔滨市一些路段的交通状况并没有很大改观。



在商圈、哈工大附近的耀景街、公司街一带,依旧车满为患。


为什么?


从照片上不难看出,即便是寒假,孩子们也并没有休息,被家长带着奔波在各个培训机构之间。而在各大培训机构前,原本的双车道只剩下一车道,外侧车道完全成了停车场。


为了能让孩子坐在前排学习听课,家长们通宵在校外排队,给孩子报课外补习班。这已经不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了。


有些家长为了更好提高孩子的学习效率,她们宁愿辞职来当全职妈妈。



不仅照料孩子日常的生活起居,而且还要熟悉孩子每一门功课的知识体系、考点难点。


在杭州市的学而思培训机构中,很多家长都会陪同孩子一起在课堂,边听课边做笔记。回家后带孩子一起复习,或是讲解孩子上课未能听懂的内容。


家长们进化成为不仅是一群陪读的家长,更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超级能手,大到“哪个培训学校老师有名”、“哪个老师教的学生数学得了满分”,小到“陪着背英语单词”。


她们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补课行为疯狂,即使面对高昂的补课费用,家长们也“勇往直前”。



哈尔滨一家网站最新调查显示:


初中家长在补课上花费1万-2万的最多,占比为19.7%;其次是2万~3万的家长,占比为17.2%;4万~5万的家长占比12%,3万~4万的家长占比10.9%;费用在5万~10万的家长占到10.7%;补课费达到10万以上的家长占3.8%。


而据统计,2017年,哈尔滨人均收入仅为3899元,近一半的人工资在3K-4K之间。毋庸置疑,大多数家长们3个月的工资,都抵不过孩子们一个月的补习班费用。


给孩子补课,是一种成本很高的方式,随着带来的家庭负担也是巨大的。



二、“一线城市教育生存局


一线城市的家长们在教育方面则表现得更为激烈很多。抛开了传统的课外补习班模式,家长们将突击点对准更加昂贵的兴趣班上面,陷入了一种兴趣班王国当中。


在上海,许多中产阶级的孩子被一堆又一堆的兴趣所包围着。



有骑马术、滑冰、学习钢琴、古筝、舞蹈、素描等等。而每一份兴趣班当中,都是一笔价格不菲的支出。


有人在论坛上问:“大家给孩子报兴趣班,一年花费多少钱?”


得到的答案是:



而有些家长给孩子报的费用更不止,一年达13万的都比比皆是。



据有关机构统计:现如今一线城市的孩子,每年报兴趣班数量平均为4个,兴趣班年花费平均过3万,养孩子开销占月收入比超50%。


2018年有媒体晒出过《中国十大城市生养成本排行榜》,里面算的是从出生到大学毕业。


北京和上海排在第一和第二,分别是276万和247万,三四名深圳和广州的也超过了200万,杭州、南京、武汉分列5、6、7,在180至160万之间,第十名的长春,也超过了120万。



孩子被媒体称为“中国式中产阶级”的“命门”。


尽管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有房有车,他们却被裹挟进你追我赶的报班大军中,挣扎在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与不能牺牲童年欢乐生活之间。


可这又是为什么?什么原因驱动家长们对这种行为趋之若鹜呢?


三、“补课=上民办=有出路


在中国,上名校高中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能否上名校大学!


那如何考上名校高中!民办初中是捷径!


我们以上海为例,上海最好的高中是所谓的“四大名校”和“八大金刚”。


“四大名校”即上海中学、华师大二附中、复旦附中、交大附中;“八大金刚”是指南洋模范中学、格致中学、大同中学、控江中学、延安中学、建平中学、复兴中学。


2017年上海中招录取数据显示:



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出,民办升学质量以压倒性力量打败公办学校。


从初中升入上海名校高中,录取人数排名前10家有9家是民办学校,只有一家是公办学校。而这些所谓民办初中背后也是依托着重点高中而建的,师资、环境无疑也是碾压公办学校。


我们再来看一组2017年杭州中招考试的部分数据:



不难看出,高分段人数上,民办校绝对碾压对公办校。但除了要付出民办学校一笔不菲的学费之外,很多好的民办学校也是有很高的的招生门槛。


在杭州市,有些民办初中学校直接要求,学生要进入有“四大杯赛”的培训圈,没有杯赛成绩,想上民办初中很难。


而要进入“四大杯赛”的培训圈,就得去学而思培训机构。甚至有一些民办学校直接在学而思的尖子班或者超常班中挑选生源。


一些培训机构也会推荐特别优秀的学生去民办初中。



这样一来,培训机构与民办学校便产生了挂钩关系,这也就直接驱动家长们对补课的狂热。


谁又何尝不想让自己孩子过得更好呢?是的,报补习班也能从某种角度看出家长们对孩子的教育模式。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错,也会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对的。


那,孩子是否真的喜欢这样的安排呢?这只有在家长和孩子多沟通前提下,才能知道答案。我们都希望能提高自己教育孩子的水平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9-02-12 21:27:57 47字 ( 0/201)

只有普惠本科教育,按身份证给每个孩子一个本科教育机会,彻底解脱高考压力,中国教育才能回归本位。




 


钱研社




10年前,大年三十的晚上,我那15岁的侄女,眼睛无神地望着窗台,对着我说一句很恐惧的话:


“姨,我不想学了,想从这窗台跳下去。”


当时她的房间里,大范围是漆黑,只有她写字台的台灯还在亮着。


楼下熙熙攘攘,大家都在欢乐地准备着大年三十年夜饭的浓烈气氛。与这压抑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还依稀记得,年仅7岁的侄儿哭着对我说,为何7岁后的生活如此之苦。


7岁前,他无忧无虑地生活着,想干嘛就干嘛,想买玩具就买玩具;7岁后,他迎接地是无休止的试卷、练习册。每天从早上6点学到晚上12点,一年多来,从未间断。


除夕夜,他简单吃完饭,看会电视,就得被催赶进去房间,继续写补习班留下的作业。仿佛他的生活就只有:试卷、吃饭、睡觉这三件事而已。


10年后,我以为我们的教育模式会变好。但其实并不是。



一、“二三线城市补课的狂热


在很多人印象中,疯狂的补习班模式,应该是一线大城市才会有的状态。


其实不然,这个疯狂状态正在转移,从而向二三线城市扩散。虽然是寒假,哈尔滨市一些路段的交通状况并没有很大改观。



在商圈、哈工大附近的耀景街、公司街一带,依旧车满为患。


为什么?


从照片上不难看出,即便是寒假,孩子们也并没有休息,被家长带着奔波在各个培训机构之间。而在各大培训机构前,原本的双车道只剩下一车道,外侧车道完全成了停车场。


为了能让孩子坐在前排学习听课,家长们通宵在校外排队,给孩子报课外补习班。这已经不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了。


有些家长为了更好提高孩子的学习效率,她们宁愿辞职来当全职妈妈。



不仅照料孩子日常的生活起居,而且还要熟悉孩子每一门功课的知识体系、考点难点。


在杭州市的学而思培训机构中,很多家长都会陪同孩子一起在课堂,边听课边做笔记。回家后带孩子一起复习,或是讲解孩子上课未能听懂的内容。


家长们进化成为不仅是一群陪读的家长,更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超级能手,大到“哪个培训学校老师有名”、“哪个老师教的学生数学得了满分”,小到“陪着背英语单词”。


她们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补课行为疯狂,即使面对高昂的补课费用,家长们也“勇往直前”。



哈尔滨一家网站最新调查显示:


初中家长在补课上花费1万-2万的最多,占比为19.7%;其次是2万~3万的家长,占比为17.2%;4万~5万的家长占比12%,3万~4万的家长占比10.9%;费用在5万~10万的家长占到10.7%;补课费达到10万以上的家长占3.8%。


而据统计,2017年,哈尔滨人均收入仅为3899元,近一半的人工资在3K-4K之间。毋庸置疑,大多数家长们3个月的工资,都抵不过孩子们一个月的补习班费用。


给孩子补课,是一种成本很高的方式,随着带来的家庭负担也是巨大的。



二、“一线城市教育生存局


一线城市的家长们在教育方面则表现得更为激烈很多。抛开了传统的课外补习班模式,家长们将突击点对准更加昂贵的兴趣班上面,陷入了一种兴趣班王国当中。


在上海,许多中产阶级的孩子被一堆又一堆的兴趣所包围着。



有骑马术、滑冰、学习钢琴、古筝、舞蹈、素描等等。而每一份兴趣班当中,都是一笔价格不菲的支出。


有人在论坛上问:“大家给孩子报兴趣班,一年花费多少钱?”


得到的答案是:



而有些家长给孩子报的费用更不止,一年达13万的都比比皆是。



据有关机构统计:现如今一线城市的孩子,每年报兴趣班数量平均为4个,兴趣班年花费平均过3万,养孩子开销占月收入比超50%。


2018年有媒体晒出过《中国十大城市生养成本排行榜》,里面算的是从出生到大学毕业。


北京和上海排在第一和第二,分别是276万和247万,三四名深圳和广州的也超过了200万,杭州、南京、武汉分列5、6、7,在180至160万之间,第十名的长春,也超过了120万。



孩子被媒体称为“中国式中产阶级”的“命门”。


尽管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有房有车,他们却被裹挟进你追我赶的报班大军中,挣扎在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与不能牺牲童年欢乐生活之间。


可这又是为什么?什么原因驱动家长们对这种行为趋之若鹜呢?


三、“补课=上民办=有出路


在中国,上名校高中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能否上名校大学!


那如何考上名校高中!民办初中是捷径!


我们以上海为例,上海最好的高中是所谓的“四大名校”和“八大金刚”。


“四大名校”即上海中学、华师大二附中、复旦附中、交大附中;“八大金刚”是指南洋模范中学、格致中学、大同中学、控江中学、延安中学、建平中学、复兴中学。


2017年上海中招录取数据显示:



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出,民办升学质量以压倒性力量打败公办学校。


从初中升入上海名校高中,录取人数排名前10家有9家是民办学校,只有一家是公办学校。而这些所谓民办初中背后也是依托着重点高中而建的,师资、环境无疑也是碾压公办学校。


我们再来看一组2017年杭州中招考试的部分数据:



不难看出,高分段人数上,民办校绝对碾压对公办校。但除了要付出民办学校一笔不菲的学费之外,很多好的民办学校也是有很高的的招生门槛。


在杭州市,有些民办初中学校直接要求,学生要进入有“四大杯赛”的培训圈,没有杯赛成绩,想上民办初中很难。


而要进入“四大杯赛”的培训圈,就得去学而思培训机构。甚至有一些民办学校直接在学而思的尖子班或者超常班中挑选生源。


一些培训机构也会推荐特别优秀的学生去民办初中。



这样一来,培训机构与民办学校便产生了挂钩关系,这也就直接驱动家长们对补课的狂热。


谁又何尝不想让自己孩子过得更好呢?是的,报补习班也能从某种角度看出家长们对孩子的教育模式。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错,也会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对的。


那,孩子是否真的喜欢这样的安排呢?这只有在家长和孩子多沟通前提下,才能知道答案。我们都希望能提高自己教育孩子的水平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9-02-12 21:13:43 66字 ( 0/188)

再次呼吁中国教育的本科短缺问题,期待全社会对此有所认知,普惠本科教育,是中国的国力能及之事,唯此可解脱考试教育的苦海,还教育以本位。




 


钱研社




10年前,大年三十的晚上,我那15岁的侄女,眼睛无神地望着窗台,对着我说一句很恐惧的话:


“姨,我不想学了,想从这窗台跳下去。”


当时她的房间里,大范围是漆黑,只有她写字台的台灯还在亮着。


楼下熙熙攘攘,大家都在欢乐地准备着大年三十年夜饭的浓烈气氛。与这压抑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还依稀记得,年仅7岁的侄儿哭着对我说,为何7岁后的生活如此之苦。


7岁前,他无忧无虑地生活着,想干嘛就干嘛,想买玩具就买玩具;7岁后,他迎接地是无休止的试卷、练习册。每天从早上6点学到晚上12点,一年多来,从未间断。


除夕夜,他简单吃完饭,看会电视,就得被催赶进去房间,继续写补习班留下的作业。仿佛他的生活就只有:试卷、吃饭、睡觉这三件事而已。


10年后,我以为我们的教育模式会变好。但其实并不是。



一、“二三线城市补课的狂热


在很多人印象中,疯狂的补习班模式,应该是一线大城市才会有的状态。


其实不然,这个疯狂状态正在转移,从而向二三线城市扩散。虽然是寒假,哈尔滨市一些路段的交通状况并没有很大改观。



在商圈、哈工大附近的耀景街、公司街一带,依旧车满为患。


为什么?


从照片上不难看出,即便是寒假,孩子们也并没有休息,被家长带着奔波在各个培训机构之间。而在各大培训机构前,原本的双车道只剩下一车道,外侧车道完全成了停车场。


为了能让孩子坐在前排学习听课,家长们通宵在校外排队,给孩子报课外补习班。这已经不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了。


有些家长为了更好提高孩子的学习效率,她们宁愿辞职来当全职妈妈。



不仅照料孩子日常的生活起居,而且还要熟悉孩子每一门功课的知识体系、考点难点。


在杭州市的学而思培训机构中,很多家长都会陪同孩子一起在课堂,边听课边做笔记。回家后带孩子一起复习,或是讲解孩子上课未能听懂的内容。


家长们进化成为不仅是一群陪读的家长,更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超级能手,大到“哪个培训学校老师有名”、“哪个老师教的学生数学得了满分”,小到“陪着背英语单词”。


她们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补课行为疯狂,即使面对高昂的补课费用,家长们也“勇往直前”。



哈尔滨一家网站最新调查显示:


初中家长在补课上花费1万-2万的最多,占比为19.7%;其次是2万~3万的家长,占比为17.2%;4万~5万的家长占比12%,3万~4万的家长占比10.9%;费用在5万~10万的家长占到10.7%;补课费达到10万以上的家长占3.8%。


而据统计,2017年,哈尔滨人均收入仅为3899元,近一半的人工资在3K-4K之间。毋庸置疑,大多数家长们3个月的工资,都抵不过孩子们一个月的补习班费用。


给孩子补课,是一种成本很高的方式,随着带来的家庭负担也是巨大的。



二、“一线城市教育生存局


一线城市的家长们在教育方面则表现得更为激烈很多。抛开了传统的课外补习班模式,家长们将突击点对准更加昂贵的兴趣班上面,陷入了一种兴趣班王国当中。


在上海,许多中产阶级的孩子被一堆又一堆的兴趣所包围着。



有骑马术、滑冰、学习钢琴、古筝、舞蹈、素描等等。而每一份兴趣班当中,都是一笔价格不菲的支出。


有人在论坛上问:“大家给孩子报兴趣班,一年花费多少钱?”


得到的答案是:



而有些家长给孩子报的费用更不止,一年达13万的都比比皆是。



据有关机构统计:现如今一线城市的孩子,每年报兴趣班数量平均为4个,兴趣班年花费平均过3万,养孩子开销占月收入比超50%。


2018年有媒体晒出过《中国十大城市生养成本排行榜》,里面算的是从出生到大学毕业。


北京和上海排在第一和第二,分别是276万和247万,三四名深圳和广州的也超过了200万,杭州、南京、武汉分列5、6、7,在180至160万之间,第十名的长春,也超过了120万。



孩子被媒体称为“中国式中产阶级”的“命门”。


尽管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有房有车,他们却被裹挟进你追我赶的报班大军中,挣扎在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与不能牺牲童年欢乐生活之间。


可这又是为什么?什么原因驱动家长们对这种行为趋之若鹜呢?


三、“补课=上民办=有出路


在中国,上名校高中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能否上名校大学!


那如何考上名校高中!民办初中是捷径!


我们以上海为例,上海最好的高中是所谓的“四大名校”和“八大金刚”。


“四大名校”即上海中学、华师大二附中、复旦附中、交大附中;“八大金刚”是指南洋模范中学、格致中学、大同中学、控江中学、延安中学、建平中学、复兴中学。


2017年上海中招录取数据显示:



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出,民办升学质量以压倒性力量打败公办学校。


从初中升入上海名校高中,录取人数排名前10家有9家是民办学校,只有一家是公办学校。而这些所谓民办初中背后也是依托着重点高中而建的,师资、环境无疑也是碾压公办学校。


我们再来看一组2017年杭州中招考试的部分数据:



不难看出,高分段人数上,民办校绝对碾压对公办校。但除了要付出民办学校一笔不菲的学费之外,很多好的民办学校也是有很高的的招生门槛。


在杭州市,有些民办初中学校直接要求,学生要进入有“四大杯赛”的培训圈,没有杯赛成绩,想上民办初中很难。


而要进入“四大杯赛”的培训圈,就得去学而思培训机构。甚至有一些民办学校直接在学而思的尖子班或者超常班中挑选生源。


一些培训机构也会推荐特别优秀的学生去民办初中。



这样一来,培训机构与民办学校便产生了挂钩关系,这也就直接驱动家长们对补课的狂热。


谁又何尝不想让自己孩子过得更好呢?是的,报补习班也能从某种角度看出家长们对孩子的教育模式。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错,也会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对的。


那,孩子是否真的喜欢这样的安排呢?这只有在家长和孩子多沟通前提下,才能知道答案。我们都希望能提高自己教育孩子的水平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9-02-12 21:11:33 66字 ( 0/121)

奥数的培训,以及任何课外培训,包括任何社会教育培训,如果脱离“考试功利性”,才是合理的社会教育资源,实际上是大有可为而未充分发展的。




 


钱研社




10年前,大年三十的晚上,我那15岁的侄女,眼睛无神地望着窗台,对着我说一句很恐惧的话:


“姨,我不想学了,想从这窗台跳下去。”


当时她的房间里,大范围是漆黑,只有她写字台的台灯还在亮着。


楼下熙熙攘攘,大家都在欢乐地准备着大年三十年夜饭的浓烈气氛。与这压抑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还依稀记得,年仅7岁的侄儿哭着对我说,为何7岁后的生活如此之苦。


7岁前,他无忧无虑地生活着,想干嘛就干嘛,想买玩具就买玩具;7岁后,他迎接地是无休止的试卷、练习册。每天从早上6点学到晚上12点,一年多来,从未间断。


除夕夜,他简单吃完饭,看会电视,就得被催赶进去房间,继续写补习班留下的作业。仿佛他的生活就只有:试卷、吃饭、睡觉这三件事而已。


10年后,我以为我们的教育模式会变好。但其实并不是。



一、“二三线城市补课的狂热


在很多人印象中,疯狂的补习班模式,应该是一线大城市才会有的状态。


其实不然,这个疯狂状态正在转移,从而向二三线城市扩散。虽然是寒假,哈尔滨市一些路段的交通状况并没有很大改观。



在商圈、哈工大附近的耀景街、公司街一带,依旧车满为患。


为什么?


从照片上不难看出,即便是寒假,孩子们也并没有休息,被家长带着奔波在各个培训机构之间。而在各大培训机构前,原本的双车道只剩下一车道,外侧车道完全成了停车场。


为了能让孩子坐在前排学习听课,家长们通宵在校外排队,给孩子报课外补习班。这已经不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了。


有些家长为了更好提高孩子的学习效率,她们宁愿辞职来当全职妈妈。



不仅照料孩子日常的生活起居,而且还要熟悉孩子每一门功课的知识体系、考点难点。


在杭州市的学而思培训机构中,很多家长都会陪同孩子一起在课堂,边听课边做笔记。回家后带孩子一起复习,或是讲解孩子上课未能听懂的内容。


家长们进化成为不仅是一群陪读的家长,更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超级能手,大到“哪个培训学校老师有名”、“哪个老师教的学生数学得了满分”,小到“陪着背英语单词”。


她们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补课行为疯狂,即使面对高昂的补课费用,家长们也“勇往直前”。



哈尔滨一家网站最新调查显示:


初中家长在补课上花费1万-2万的最多,占比为19.7%;其次是2万~3万的家长,占比为17.2%;4万~5万的家长占比12%,3万~4万的家长占比10.9%;费用在5万~10万的家长占到10.7%;补课费达到10万以上的家长占3.8%。


而据统计,2017年,哈尔滨人均收入仅为3899元,近一半的人工资在3K-4K之间。毋庸置疑,大多数家长们3个月的工资,都抵不过孩子们一个月的补习班费用。


给孩子补课,是一种成本很高的方式,随着带来的家庭负担也是巨大的。



二、“一线城市教育生存局


一线城市的家长们在教育方面则表现得更为激烈很多。抛开了传统的课外补习班模式,家长们将突击点对准更加昂贵的兴趣班上面,陷入了一种兴趣班王国当中。


在上海,许多中产阶级的孩子被一堆又一堆的兴趣所包围着。



有骑马术、滑冰、学习钢琴、古筝、舞蹈、素描等等。而每一份兴趣班当中,都是一笔价格不菲的支出。


有人在论坛上问:“大家给孩子报兴趣班,一年花费多少钱?”


得到的答案是:



而有些家长给孩子报的费用更不止,一年达13万的都比比皆是。



据有关机构统计:现如今一线城市的孩子,每年报兴趣班数量平均为4个,兴趣班年花费平均过3万,养孩子开销占月收入比超50%。


2018年有媒体晒出过《中国十大城市生养成本排行榜》,里面算的是从出生到大学毕业。


北京和上海排在第一和第二,分别是276万和247万,三四名深圳和广州的也超过了200万,杭州、南京、武汉分列5、6、7,在180至160万之间,第十名的长春,也超过了120万。



孩子被媒体称为“中国式中产阶级”的“命门”。


尽管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有房有车,他们却被裹挟进你追我赶的报班大军中,挣扎在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与不能牺牲童年欢乐生活之间。


可这又是为什么?什么原因驱动家长们对这种行为趋之若鹜呢?


三、“补课=上民办=有出路


在中国,上名校高中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能否上名校大学!


那如何考上名校高中!民办初中是捷径!


我们以上海为例,上海最好的高中是所谓的“四大名校”和“八大金刚”。


“四大名校”即上海中学、华师大二附中、复旦附中、交大附中;“八大金刚”是指南洋模范中学、格致中学、大同中学、控江中学、延安中学、建平中学、复兴中学。


2017年上海中招录取数据显示:



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出,民办升学质量以压倒性力量打败公办学校。


从初中升入上海名校高中,录取人数排名前10家有9家是民办学校,只有一家是公办学校。而这些所谓民办初中背后也是依托着重点高中而建的,师资、环境无疑也是碾压公办学校。


我们再来看一组2017年杭州中招考试的部分数据:



不难看出,高分段人数上,民办校绝对碾压对公办校。但除了要付出民办学校一笔不菲的学费之外,很多好的民办学校也是有很高的的招生门槛。


在杭州市,有些民办初中学校直接要求,学生要进入有“四大杯赛”的培训圈,没有杯赛成绩,想上民办初中很难。


而要进入“四大杯赛”的培训圈,就得去学而思培训机构。甚至有一些民办学校直接在学而思的尖子班或者超常班中挑选生源。


一些培训机构也会推荐特别优秀的学生去民办初中。



这样一来,培训机构与民办学校便产生了挂钩关系,这也就直接驱动家长们对补课的狂热。


谁又何尝不想让自己孩子过得更好呢?是的,报补习班也能从某种角度看出家长们对孩子的教育模式。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错,也会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对的。


那,孩子是否真的喜欢这样的安排呢?这只有在家长和孩子多沟通前提下,才能知道答案。我们都希望能提高自己教育孩子的水平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9-02-12 21:09:32 81字 ( 0/181)

家庭和社会的教育资源应该配置到合理的环节和阶段上去。例如在低龄阶段,美术音乐体育武术书法等等,以及编程、科技制作和技术学习,都和“入学考试”非直关,但是合理配置




 


钱研社




10年前,大年三十的晚上,我那15岁的侄女,眼睛无神地望着窗台,对着我说一句很恐惧的话:


“姨,我不想学了,想从这窗台跳下去。”


当时她的房间里,大范围是漆黑,只有她写字台的台灯还在亮着。


楼下熙熙攘攘,大家都在欢乐地准备着大年三十年夜饭的浓烈气氛。与这压抑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还依稀记得,年仅7岁的侄儿哭着对我说,为何7岁后的生活如此之苦。


7岁前,他无忧无虑地生活着,想干嘛就干嘛,想买玩具就买玩具;7岁后,他迎接地是无休止的试卷、练习册。每天从早上6点学到晚上12点,一年多来,从未间断。


除夕夜,他简单吃完饭,看会电视,就得被催赶进去房间,继续写补习班留下的作业。仿佛他的生活就只有:试卷、吃饭、睡觉这三件事而已。


10年后,我以为我们的教育模式会变好。但其实并不是。



一、“二三线城市补课的狂热


在很多人印象中,疯狂的补习班模式,应该是一线大城市才会有的状态。


其实不然,这个疯狂状态正在转移,从而向二三线城市扩散。虽然是寒假,哈尔滨市一些路段的交通状况并没有很大改观。



在商圈、哈工大附近的耀景街、公司街一带,依旧车满为患。


为什么?


从照片上不难看出,即便是寒假,孩子们也并没有休息,被家长带着奔波在各个培训机构之间。而在各大培训机构前,原本的双车道只剩下一车道,外侧车道完全成了停车场。


为了能让孩子坐在前排学习听课,家长们通宵在校外排队,给孩子报课外补习班。这已经不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了。


有些家长为了更好提高孩子的学习效率,她们宁愿辞职来当全职妈妈。



不仅照料孩子日常的生活起居,而且还要熟悉孩子每一门功课的知识体系、考点难点。


在杭州市的学而思培训机构中,很多家长都会陪同孩子一起在课堂,边听课边做笔记。回家后带孩子一起复习,或是讲解孩子上课未能听懂的内容。


家长们进化成为不仅是一群陪读的家长,更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超级能手,大到“哪个培训学校老师有名”、“哪个老师教的学生数学得了满分”,小到“陪着背英语单词”。


她们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补课行为疯狂,即使面对高昂的补课费用,家长们也“勇往直前”。



哈尔滨一家网站最新调查显示:


初中家长在补课上花费1万-2万的最多,占比为19.7%;其次是2万~3万的家长,占比为17.2%;4万~5万的家长占比12%,3万~4万的家长占比10.9%;费用在5万~10万的家长占到10.7%;补课费达到10万以上的家长占3.8%。


而据统计,2017年,哈尔滨人均收入仅为3899元,近一半的人工资在3K-4K之间。毋庸置疑,大多数家长们3个月的工资,都抵不过孩子们一个月的补习班费用。


给孩子补课,是一种成本很高的方式,随着带来的家庭负担也是巨大的。



二、“一线城市教育生存局


一线城市的家长们在教育方面则表现得更为激烈很多。抛开了传统的课外补习班模式,家长们将突击点对准更加昂贵的兴趣班上面,陷入了一种兴趣班王国当中。


在上海,许多中产阶级的孩子被一堆又一堆的兴趣所包围着。



有骑马术、滑冰、学习钢琴、古筝、舞蹈、素描等等。而每一份兴趣班当中,都是一笔价格不菲的支出。


有人在论坛上问:“大家给孩子报兴趣班,一年花费多少钱?”


得到的答案是:



而有些家长给孩子报的费用更不止,一年达13万的都比比皆是。



据有关机构统计:现如今一线城市的孩子,每年报兴趣班数量平均为4个,兴趣班年花费平均过3万,养孩子开销占月收入比超50%。


2018年有媒体晒出过《中国十大城市生养成本排行榜》,里面算的是从出生到大学毕业。


北京和上海排在第一和第二,分别是276万和247万,三四名深圳和广州的也超过了200万,杭州、南京、武汉分列5、6、7,在180至160万之间,第十名的长春,也超过了120万。



孩子被媒体称为“中国式中产阶级”的“命门”。


尽管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有房有车,他们却被裹挟进你追我赶的报班大军中,挣扎在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与不能牺牲童年欢乐生活之间。


可这又是为什么?什么原因驱动家长们对这种行为趋之若鹜呢?


三、“补课=上民办=有出路


在中国,上名校高中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能否上名校大学!


那如何考上名校高中!民办初中是捷径!


我们以上海为例,上海最好的高中是所谓的“四大名校”和“八大金刚”。


“四大名校”即上海中学、华师大二附中、复旦附中、交大附中;“八大金刚”是指南洋模范中学、格致中学、大同中学、控江中学、延安中学、建平中学、复兴中学。


2017年上海中招录取数据显示:



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出,民办升学质量以压倒性力量打败公办学校。


从初中升入上海名校高中,录取人数排名前10家有9家是民办学校,只有一家是公办学校。而这些所谓民办初中背后也是依托着重点高中而建的,师资、环境无疑也是碾压公办学校。


我们再来看一组2017年杭州中招考试的部分数据:



不难看出,高分段人数上,民办校绝对碾压对公办校。但除了要付出民办学校一笔不菲的学费之外,很多好的民办学校也是有很高的的招生门槛。


在杭州市,有些民办初中学校直接要求,学生要进入有“四大杯赛”的培训圈,没有杯赛成绩,想上民办初中很难。


而要进入“四大杯赛”的培训圈,就得去学而思培训机构。甚至有一些民办学校直接在学而思的尖子班或者超常班中挑选生源。


一些培训机构也会推荐特别优秀的学生去民办初中。



这样一来,培训机构与民办学校便产生了挂钩关系,这也就直接驱动家长们对补课的狂热。


谁又何尝不想让自己孩子过得更好呢?是的,报补习班也能从某种角度看出家长们对孩子的教育模式。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错,也会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对的。


那,孩子是否真的喜欢这样的安排呢?这只有在家长和孩子多沟通前提下,才能知道答案。我们都希望能提高自己教育孩子的水平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9-02-12 21:04:55 60字 ( 0/125)

教育问题的根源是短缺。进口端的短缺是本科不普惠,其出口端的短缺是就业形式结构变态,即就业资源、社会价值以各种形式被垄断。




 


钱研社




10年前,大年三十的晚上,我那15岁的侄女,眼睛无神地望着窗台,对着我说一句很恐惧的话:


“姨,我不想学了,想从这窗台跳下去。”


当时她的房间里,大范围是漆黑,只有她写字台的台灯还在亮着。


楼下熙熙攘攘,大家都在欢乐地准备着大年三十年夜饭的浓烈气氛。与这压抑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还依稀记得,年仅7岁的侄儿哭着对我说,为何7岁后的生活如此之苦。


7岁前,他无忧无虑地生活着,想干嘛就干嘛,想买玩具就买玩具;7岁后,他迎接地是无休止的试卷、练习册。每天从早上6点学到晚上12点,一年多来,从未间断。


除夕夜,他简单吃完饭,看会电视,就得被催赶进去房间,继续写补习班留下的作业。仿佛他的生活就只有:试卷、吃饭、睡觉这三件事而已。


10年后,我以为我们的教育模式会变好。但其实并不是。



一、“二三线城市补课的狂热


在很多人印象中,疯狂的补习班模式,应该是一线大城市才会有的状态。


其实不然,这个疯狂状态正在转移,从而向二三线城市扩散。虽然是寒假,哈尔滨市一些路段的交通状况并没有很大改观。



在商圈、哈工大附近的耀景街、公司街一带,依旧车满为患。


为什么?


从照片上不难看出,即便是寒假,孩子们也并没有休息,被家长带着奔波在各个培训机构之间。而在各大培训机构前,原本的双车道只剩下一车道,外侧车道完全成了停车场。


为了能让孩子坐在前排学习听课,家长们通宵在校外排队,给孩子报课外补习班。这已经不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了。


有些家长为了更好提高孩子的学习效率,她们宁愿辞职来当全职妈妈。



不仅照料孩子日常的生活起居,而且还要熟悉孩子每一门功课的知识体系、考点难点。


在杭州市的学而思培训机构中,很多家长都会陪同孩子一起在课堂,边听课边做笔记。回家后带孩子一起复习,或是讲解孩子上课未能听懂的内容。


家长们进化成为不仅是一群陪读的家长,更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超级能手,大到“哪个培训学校老师有名”、“哪个老师教的学生数学得了满分”,小到“陪着背英语单词”。


她们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补课行为疯狂,即使面对高昂的补课费用,家长们也“勇往直前”。



哈尔滨一家网站最新调查显示:


初中家长在补课上花费1万-2万的最多,占比为19.7%;其次是2万~3万的家长,占比为17.2%;4万~5万的家长占比12%,3万~4万的家长占比10.9%;费用在5万~10万的家长占到10.7%;补课费达到10万以上的家长占3.8%。


而据统计,2017年,哈尔滨人均收入仅为3899元,近一半的人工资在3K-4K之间。毋庸置疑,大多数家长们3个月的工资,都抵不过孩子们一个月的补习班费用。


给孩子补课,是一种成本很高的方式,随着带来的家庭负担也是巨大的。



二、“一线城市教育生存局


一线城市的家长们在教育方面则表现得更为激烈很多。抛开了传统的课外补习班模式,家长们将突击点对准更加昂贵的兴趣班上面,陷入了一种兴趣班王国当中。


在上海,许多中产阶级的孩子被一堆又一堆的兴趣所包围着。



有骑马术、滑冰、学习钢琴、古筝、舞蹈、素描等等。而每一份兴趣班当中,都是一笔价格不菲的支出。


有人在论坛上问:“大家给孩子报兴趣班,一年花费多少钱?”


得到的答案是:



而有些家长给孩子报的费用更不止,一年达13万的都比比皆是。



据有关机构统计:现如今一线城市的孩子,每年报兴趣班数量平均为4个,兴趣班年花费平均过3万,养孩子开销占月收入比超50%。


2018年有媒体晒出过《中国十大城市生养成本排行榜》,里面算的是从出生到大学毕业。


北京和上海排在第一和第二,分别是276万和247万,三四名深圳和广州的也超过了200万,杭州、南京、武汉分列5、6、7,在180至160万之间,第十名的长春,也超过了120万。



孩子被媒体称为“中国式中产阶级”的“命门”。


尽管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有房有车,他们却被裹挟进你追我赶的报班大军中,挣扎在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与不能牺牲童年欢乐生活之间。


可这又是为什么?什么原因驱动家长们对这种行为趋之若鹜呢?


三、“补课=上民办=有出路


在中国,上名校高中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能否上名校大学!


那如何考上名校高中!民办初中是捷径!


我们以上海为例,上海最好的高中是所谓的“四大名校”和“八大金刚”。


“四大名校”即上海中学、华师大二附中、复旦附中、交大附中;“八大金刚”是指南洋模范中学、格致中学、大同中学、控江中学、延安中学、建平中学、复兴中学。


2017年上海中招录取数据显示:



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出,民办升学质量以压倒性力量打败公办学校。


从初中升入上海名校高中,录取人数排名前10家有9家是民办学校,只有一家是公办学校。而这些所谓民办初中背后也是依托着重点高中而建的,师资、环境无疑也是碾压公办学校。


我们再来看一组2017年杭州中招考试的部分数据:



不难看出,高分段人数上,民办校绝对碾压对公办校。但除了要付出民办学校一笔不菲的学费之外,很多好的民办学校也是有很高的的招生门槛。


在杭州市,有些民办初中学校直接要求,学生要进入有“四大杯赛”的培训圈,没有杯赛成绩,想上民办初中很难。


而要进入“四大杯赛”的培训圈,就得去学而思培训机构。甚至有一些民办学校直接在学而思的尖子班或者超常班中挑选生源。


一些培训机构也会推荐特别优秀的学生去民办初中。



这样一来,培训机构与民办学校便产生了挂钩关系,这也就直接驱动家长们对补课的狂热。


谁又何尝不想让自己孩子过得更好呢?是的,报补习班也能从某种角度看出家长们对孩子的教育模式。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错,也会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对的。


那,孩子是否真的喜欢这样的安排呢?这只有在家长和孩子多沟通前提下,才能知道答案。我们都希望能提高自己教育孩子的水平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9-02-12 21:14:55 29字 ( 0/123)

更正:......就业资源,“社会价值实现”......。




 


钱研社




10年前,大年三十的晚上,我那15岁的侄女,眼睛无神地望着窗台,对着我说一句很恐惧的话:


“姨,我不想学了,想从这窗台跳下去。”


当时她的房间里,大范围是漆黑,只有她写字台的台灯还在亮着。


楼下熙熙攘攘,大家都在欢乐地准备着大年三十年夜饭的浓烈气氛。与这压抑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还依稀记得,年仅7岁的侄儿哭着对我说,为何7岁后的生活如此之苦。


7岁前,他无忧无虑地生活着,想干嘛就干嘛,想买玩具就买玩具;7岁后,他迎接地是无休止的试卷、练习册。每天从早上6点学到晚上12点,一年多来,从未间断。


除夕夜,他简单吃完饭,看会电视,就得被催赶进去房间,继续写补习班留下的作业。仿佛他的生活就只有:试卷、吃饭、睡觉这三件事而已。


10年后,我以为我们的教育模式会变好。但其实并不是。



一、“二三线城市补课的狂热


在很多人印象中,疯狂的补习班模式,应该是一线大城市才会有的状态。


其实不然,这个疯狂状态正在转移,从而向二三线城市扩散。虽然是寒假,哈尔滨市一些路段的交通状况并没有很大改观。



在商圈、哈工大附近的耀景街、公司街一带,依旧车满为患。


为什么?


从照片上不难看出,即便是寒假,孩子们也并没有休息,被家长带着奔波在各个培训机构之间。而在各大培训机构前,原本的双车道只剩下一车道,外侧车道完全成了停车场。


为了能让孩子坐在前排学习听课,家长们通宵在校外排队,给孩子报课外补习班。这已经不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了。


有些家长为了更好提高孩子的学习效率,她们宁愿辞职来当全职妈妈。



不仅照料孩子日常的生活起居,而且还要熟悉孩子每一门功课的知识体系、考点难点。


在杭州市的学而思培训机构中,很多家长都会陪同孩子一起在课堂,边听课边做笔记。回家后带孩子一起复习,或是讲解孩子上课未能听懂的内容。


家长们进化成为不仅是一群陪读的家长,更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超级能手,大到“哪个培训学校老师有名”、“哪个老师教的学生数学得了满分”,小到“陪着背英语单词”。


她们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补课行为疯狂,即使面对高昂的补课费用,家长们也“勇往直前”。



哈尔滨一家网站最新调查显示:


初中家长在补课上花费1万-2万的最多,占比为19.7%;其次是2万~3万的家长,占比为17.2%;4万~5万的家长占比12%,3万~4万的家长占比10.9%;费用在5万~10万的家长占到10.7%;补课费达到10万以上的家长占3.8%。


而据统计,2017年,哈尔滨人均收入仅为3899元,近一半的人工资在3K-4K之间。毋庸置疑,大多数家长们3个月的工资,都抵不过孩子们一个月的补习班费用。


给孩子补课,是一种成本很高的方式,随着带来的家庭负担也是巨大的。



二、“一线城市教育生存局


一线城市的家长们在教育方面则表现得更为激烈很多。抛开了传统的课外补习班模式,家长们将突击点对准更加昂贵的兴趣班上面,陷入了一种兴趣班王国当中。


在上海,许多中产阶级的孩子被一堆又一堆的兴趣所包围着。



有骑马术、滑冰、学习钢琴、古筝、舞蹈、素描等等。而每一份兴趣班当中,都是一笔价格不菲的支出。


有人在论坛上问:“大家给孩子报兴趣班,一年花费多少钱?”


得到的答案是:



而有些家长给孩子报的费用更不止,一年达13万的都比比皆是。



据有关机构统计:现如今一线城市的孩子,每年报兴趣班数量平均为4个,兴趣班年花费平均过3万,养孩子开销占月收入比超50%。


2018年有媒体晒出过《中国十大城市生养成本排行榜》,里面算的是从出生到大学毕业。


北京和上海排在第一和第二,分别是276万和247万,三四名深圳和广州的也超过了200万,杭州、南京、武汉分列5、6、7,在180至160万之间,第十名的长春,也超过了120万。



孩子被媒体称为“中国式中产阶级”的“命门”。


尽管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有房有车,他们却被裹挟进你追我赶的报班大军中,挣扎在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与不能牺牲童年欢乐生活之间。


可这又是为什么?什么原因驱动家长们对这种行为趋之若鹜呢?


三、“补课=上民办=有出路


在中国,上名校高中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能否上名校大学!


那如何考上名校高中!民办初中是捷径!


我们以上海为例,上海最好的高中是所谓的“四大名校”和“八大金刚”。


“四大名校”即上海中学、华师大二附中、复旦附中、交大附中;“八大金刚”是指南洋模范中学、格致中学、大同中学、控江中学、延安中学、建平中学、复兴中学。


2017年上海中招录取数据显示:



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出,民办升学质量以压倒性力量打败公办学校。


从初中升入上海名校高中,录取人数排名前10家有9家是民办学校,只有一家是公办学校。而这些所谓民办初中背后也是依托着重点高中而建的,师资、环境无疑也是碾压公办学校。


我们再来看一组2017年杭州中招考试的部分数据:



不难看出,高分段人数上,民办校绝对碾压对公办校。但除了要付出民办学校一笔不菲的学费之外,很多好的民办学校也是有很高的的招生门槛。


在杭州市,有些民办初中学校直接要求,学生要进入有“四大杯赛”的培训圈,没有杯赛成绩,想上民办初中很难。


而要进入“四大杯赛”的培训圈,就得去学而思培训机构。甚至有一些民办学校直接在学而思的尖子班或者超常班中挑选生源。


一些培训机构也会推荐特别优秀的学生去民办初中。



这样一来,培训机构与民办学校便产生了挂钩关系,这也就直接驱动家长们对补课的狂热。


谁又何尝不想让自己孩子过得更好呢?是的,报补习班也能从某种角度看出家长们对孩子的教育模式。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错,也会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对的。


那,孩子是否真的喜欢这样的安排呢?这只有在家长和孩子多沟通前提下,才能知道答案。我们都希望能提高自己教育孩子的水平

一是1 发表于  2019-02-12 17:30:51 18字 ( 0/123)

挤压的主要是中间阶层,非常关键层次。




 


钱研社




10年前,大年三十的晚上,我那15岁的侄女,眼睛无神地望着窗台,对着我说一句很恐惧的话:


“姨,我不想学了,想从这窗台跳下去。”


当时她的房间里,大范围是漆黑,只有她写字台的台灯还在亮着。


楼下熙熙攘攘,大家都在欢乐地准备着大年三十年夜饭的浓烈气氛。与这压抑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还依稀记得,年仅7岁的侄儿哭着对我说,为何7岁后的生活如此之苦。


7岁前,他无忧无虑地生活着,想干嘛就干嘛,想买玩具就买玩具;7岁后,他迎接地是无休止的试卷、练习册。每天从早上6点学到晚上12点,一年多来,从未间断。


除夕夜,他简单吃完饭,看会电视,就得被催赶进去房间,继续写补习班留下的作业。仿佛他的生活就只有:试卷、吃饭、睡觉这三件事而已。


10年后,我以为我们的教育模式会变好。但其实并不是。



一、“二三线城市补课的狂热


在很多人印象中,疯狂的补习班模式,应该是一线大城市才会有的状态。


其实不然,这个疯狂状态正在转移,从而向二三线城市扩散。虽然是寒假,哈尔滨市一些路段的交通状况并没有很大改观。



在商圈、哈工大附近的耀景街、公司街一带,依旧车满为患。


为什么?


从照片上不难看出,即便是寒假,孩子们也并没有休息,被家长带着奔波在各个培训机构之间。而在各大培训机构前,原本的双车道只剩下一车道,外侧车道完全成了停车场。


为了能让孩子坐在前排学习听课,家长们通宵在校外排队,给孩子报课外补习班。这已经不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了。


有些家长为了更好提高孩子的学习效率,她们宁愿辞职来当全职妈妈。



不仅照料孩子日常的生活起居,而且还要熟悉孩子每一门功课的知识体系、考点难点。


在杭州市的学而思培训机构中,很多家长都会陪同孩子一起在课堂,边听课边做笔记。回家后带孩子一起复习,或是讲解孩子上课未能听懂的内容。


家长们进化成为不仅是一群陪读的家长,更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超级能手,大到“哪个培训学校老师有名”、“哪个老师教的学生数学得了满分”,小到“陪着背英语单词”。


她们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补课行为疯狂,即使面对高昂的补课费用,家长们也“勇往直前”。



哈尔滨一家网站最新调查显示:


初中家长在补课上花费1万-2万的最多,占比为19.7%;其次是2万~3万的家长,占比为17.2%;4万~5万的家长占比12%,3万~4万的家长占比10.9%;费用在5万~10万的家长占到10.7%;补课费达到10万以上的家长占3.8%。


而据统计,2017年,哈尔滨人均收入仅为3899元,近一半的人工资在3K-4K之间。毋庸置疑,大多数家长们3个月的工资,都抵不过孩子们一个月的补习班费用。


给孩子补课,是一种成本很高的方式,随着带来的家庭负担也是巨大的。



二、“一线城市教育生存局


一线城市的家长们在教育方面则表现得更为激烈很多。抛开了传统的课外补习班模式,家长们将突击点对准更加昂贵的兴趣班上面,陷入了一种兴趣班王国当中。


在上海,许多中产阶级的孩子被一堆又一堆的兴趣所包围着。



有骑马术、滑冰、学习钢琴、古筝、舞蹈、素描等等。而每一份兴趣班当中,都是一笔价格不菲的支出。


有人在论坛上问:“大家给孩子报兴趣班,一年花费多少钱?”


得到的答案是:



而有些家长给孩子报的费用更不止,一年达13万的都比比皆是。



据有关机构统计:现如今一线城市的孩子,每年报兴趣班数量平均为4个,兴趣班年花费平均过3万,养孩子开销占月收入比超50%。


2018年有媒体晒出过《中国十大城市生养成本排行榜》,里面算的是从出生到大学毕业。


北京和上海排在第一和第二,分别是276万和247万,三四名深圳和广州的也超过了200万,杭州、南京、武汉分列5、6、7,在180至160万之间,第十名的长春,也超过了120万。



孩子被媒体称为“中国式中产阶级”的“命门”。


尽管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有房有车,他们却被裹挟进你追我赶的报班大军中,挣扎在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与不能牺牲童年欢乐生活之间。


可这又是为什么?什么原因驱动家长们对这种行为趋之若鹜呢?


三、“补课=上民办=有出路


在中国,上名校高中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能否上名校大学!


那如何考上名校高中!民办初中是捷径!


我们以上海为例,上海最好的高中是所谓的“四大名校”和“八大金刚”。


“四大名校”即上海中学、华师大二附中、复旦附中、交大附中;“八大金刚”是指南洋模范中学、格致中学、大同中学、控江中学、延安中学、建平中学、复兴中学。


2017年上海中招录取数据显示:



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出,民办升学质量以压倒性力量打败公办学校。


从初中升入上海名校高中,录取人数排名前10家有9家是民办学校,只有一家是公办学校。而这些所谓民办初中背后也是依托着重点高中而建的,师资、环境无疑也是碾压公办学校。


我们再来看一组2017年杭州中招考试的部分数据:



不难看出,高分段人数上,民办校绝对碾压对公办校。但除了要付出民办学校一笔不菲的学费之外,很多好的民办学校也是有很高的的招生门槛。


在杭州市,有些民办初中学校直接要求,学生要进入有“四大杯赛”的培训圈,没有杯赛成绩,想上民办初中很难。


而要进入“四大杯赛”的培训圈,就得去学而思培训机构。甚至有一些民办学校直接在学而思的尖子班或者超常班中挑选生源。


一些培训机构也会推荐特别优秀的学生去民办初中。



这样一来,培训机构与民办学校便产生了挂钩关系,这也就直接驱动家长们对补课的狂热。


谁又何尝不想让自己孩子过得更好呢?是的,报补习班也能从某种角度看出家长们对孩子的教育模式。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错,也会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对的。


那,孩子是否真的喜欢这样的安排呢?这只有在家长和孩子多沟通前提下,才能知道答案。我们都希望能提高自己教育孩子的水平

当代人 发表于  2019-02-12 16:21:55 0字 ( 0/229)

教育培养不得法,教没了的思想辨别,没了远见感悟,甚至泯灭了天性良知。一味盲从。死读书,孩子没了精神灵性,未来前途堪忧。

教育培养不得法,教没了的思想辨别,没了远见感悟,甚至泯灭了天性良知。一味盲从。死读书,孩子没了精神灵性,未来前途堪忧。




 


钱研社




10年前,大年三十的晚上,我那15岁的侄女,眼睛无神地望着窗台,对着我说一句很恐惧的话:


“姨,我不想学了,想从这窗台跳下去。”


当时她的房间里,大范围是漆黑,只有她写字台的台灯还在亮着。


楼下熙熙攘攘,大家都在欢乐地准备着大年三十年夜饭的浓烈气氛。与这压抑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还依稀记得,年仅7岁的侄儿哭着对我说,为何7岁后的生活如此之苦。


7岁前,他无忧无虑地生活着,想干嘛就干嘛,想买玩具就买玩具;7岁后,他迎接地是无休止的试卷、练习册。每天从早上6点学到晚上12点,一年多来,从未间断。


除夕夜,他简单吃完饭,看会电视,就得被催赶进去房间,继续写补习班留下的作业。仿佛他的生活就只有:试卷、吃饭、睡觉这三件事而已。


10年后,我以为我们的教育模式会变好。但其实并不是。



一、“二三线城市补课的狂热


在很多人印象中,疯狂的补习班模式,应该是一线大城市才会有的状态。


其实不然,这个疯狂状态正在转移,从而向二三线城市扩散。虽然是寒假,哈尔滨市一些路段的交通状况并没有很大改观。



在商圈、哈工大附近的耀景街、公司街一带,依旧车满为患。


为什么?


从照片上不难看出,即便是寒假,孩子们也并没有休息,被家长带着奔波在各个培训机构之间。而在各大培训机构前,原本的双车道只剩下一车道,外侧车道完全成了停车场。


为了能让孩子坐在前排学习听课,家长们通宵在校外排队,给孩子报课外补习班。这已经不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了。


有些家长为了更好提高孩子的学习效率,她们宁愿辞职来当全职妈妈。



不仅照料孩子日常的生活起居,而且还要熟悉孩子每一门功课的知识体系、考点难点。


在杭州市的学而思培训机构中,很多家长都会陪同孩子一起在课堂,边听课边做笔记。回家后带孩子一起复习,或是讲解孩子上课未能听懂的内容。


家长们进化成为不仅是一群陪读的家长,更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超级能手,大到“哪个培训学校老师有名”、“哪个老师教的学生数学得了满分”,小到“陪着背英语单词”。


她们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补课行为疯狂,即使面对高昂的补课费用,家长们也“勇往直前”。



哈尔滨一家网站最新调查显示:


初中家长在补课上花费1万-2万的最多,占比为19.7%;其次是2万~3万的家长,占比为17.2%;4万~5万的家长占比12%,3万~4万的家长占比10.9%;费用在5万~10万的家长占到10.7%;补课费达到10万以上的家长占3.8%。


而据统计,2017年,哈尔滨人均收入仅为3899元,近一半的人工资在3K-4K之间。毋庸置疑,大多数家长们3个月的工资,都抵不过孩子们一个月的补习班费用。


给孩子补课,是一种成本很高的方式,随着带来的家庭负担也是巨大的。



二、“一线城市教育生存局


一线城市的家长们在教育方面则表现得更为激烈很多。抛开了传统的课外补习班模式,家长们将突击点对准更加昂贵的兴趣班上面,陷入了一种兴趣班王国当中。


在上海,许多中产阶级的孩子被一堆又一堆的兴趣所包围着。



有骑马术、滑冰、学习钢琴、古筝、舞蹈、素描等等。而每一份兴趣班当中,都是一笔价格不菲的支出。


有人在论坛上问:“大家给孩子报兴趣班,一年花费多少钱?”


得到的答案是:



而有些家长给孩子报的费用更不止,一年达13万的都比比皆是。



据有关机构统计:现如今一线城市的孩子,每年报兴趣班数量平均为4个,兴趣班年花费平均过3万,养孩子开销占月收入比超50%。


2018年有媒体晒出过《中国十大城市生养成本排行榜》,里面算的是从出生到大学毕业。


北京和上海排在第一和第二,分别是276万和247万,三四名深圳和广州的也超过了200万,杭州、南京、武汉分列5、6、7,在180至160万之间,第十名的长春,也超过了120万。



孩子被媒体称为“中国式中产阶级”的“命门”。


尽管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有房有车,他们却被裹挟进你追我赶的报班大军中,挣扎在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与不能牺牲童年欢乐生活之间。


可这又是为什么?什么原因驱动家长们对这种行为趋之若鹜呢?


三、“补课=上民办=有出路


在中国,上名校高中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能否上名校大学!


那如何考上名校高中!民办初中是捷径!


我们以上海为例,上海最好的高中是所谓的“四大名校”和“八大金刚”。


“四大名校”即上海中学、华师大二附中、复旦附中、交大附中;“八大金刚”是指南洋模范中学、格致中学、大同中学、控江中学、延安中学、建平中学、复兴中学。


2017年上海中招录取数据显示:



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出,民办升学质量以压倒性力量打败公办学校。


从初中升入上海名校高中,录取人数排名前10家有9家是民办学校,只有一家是公办学校。而这些所谓民办初中背后也是依托着重点高中而建的,师资、环境无疑也是碾压公办学校。


我们再来看一组2017年杭州中招考试的部分数据:



不难看出,高分段人数上,民办校绝对碾压对公办校。但除了要付出民办学校一笔不菲的学费之外,很多好的民办学校也是有很高的的招生门槛。


在杭州市,有些民办初中学校直接要求,学生要进入有“四大杯赛”的培训圈,没有杯赛成绩,想上民办初中很难。


而要进入“四大杯赛”的培训圈,就得去学而思培训机构。甚至有一些民办学校直接在学而思的尖子班或者超常班中挑选生源。


一些培训机构也会推荐特别优秀的学生去民办初中。



这样一来,培训机构与民办学校便产生了挂钩关系,这也就直接驱动家长们对补课的狂热。


谁又何尝不想让自己孩子过得更好呢?是的,报补习班也能从某种角度看出家长们对孩子的教育模式。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错,也会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对的。


那,孩子是否真的喜欢这样的安排呢?这只有在家长和孩子多沟通前提下,才能知道答案。我们都希望能提高自己教育孩子的水平

雁效苍鹰 发表于  2019-02-12 15:42:37 152字 ( 0/292)

当今中国孩子的学习已不再是单纯的中国教育问题,它已成为中国的社会问题。试想,如果孩子不学习,将来的人生会怎样?国家的社会人才资源状态又会怎样?中国的社会




 


钱研社




10年前,大年三十的晚上,我那15岁的侄女,眼睛无神地望着窗台,对着我说一句很恐惧的话:


“姨,我不想学了,想从这窗台跳下去。”


当时她的房间里,大范围是漆黑,只有她写字台的台灯还在亮着。


楼下熙熙攘攘,大家都在欢乐地准备着大年三十年夜饭的浓烈气氛。与这压抑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还依稀记得,年仅7岁的侄儿哭着对我说,为何7岁后的生活如此之苦。


7岁前,他无忧无虑地生活着,想干嘛就干嘛,想买玩具就买玩具;7岁后,他迎接地是无休止的试卷、练习册。每天从早上6点学到晚上12点,一年多来,从未间断。


除夕夜,他简单吃完饭,看会电视,就得被催赶进去房间,继续写补习班留下的作业。仿佛他的生活就只有:试卷、吃饭、睡觉这三件事而已。


10年后,我以为我们的教育模式会变好。但其实并不是。



一、“二三线城市补课的狂热


在很多人印象中,疯狂的补习班模式,应该是一线大城市才会有的状态。


其实不然,这个疯狂状态正在转移,从而向二三线城市扩散。虽然是寒假,哈尔滨市一些路段的交通状况并没有很大改观。



在商圈、哈工大附近的耀景街、公司街一带,依旧车满为患。


为什么?


从照片上不难看出,即便是寒假,孩子们也并没有休息,被家长带着奔波在各个培训机构之间。而在各大培训机构前,原本的双车道只剩下一车道,外侧车道完全成了停车场。


为了能让孩子坐在前排学习听课,家长们通宵在校外排队,给孩子报课外补习班。这已经不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了。


有些家长为了更好提高孩子的学习效率,她们宁愿辞职来当全职妈妈。



不仅照料孩子日常的生活起居,而且还要熟悉孩子每一门功课的知识体系、考点难点。


在杭州市的学而思培训机构中,很多家长都会陪同孩子一起在课堂,边听课边做笔记。回家后带孩子一起复习,或是讲解孩子上课未能听懂的内容。


家长们进化成为不仅是一群陪读的家长,更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超级能手,大到“哪个培训学校老师有名”、“哪个老师教的学生数学得了满分”,小到“陪着背英语单词”。


她们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补课行为疯狂,即使面对高昂的补课费用,家长们也“勇往直前”。



哈尔滨一家网站最新调查显示:


初中家长在补课上花费1万-2万的最多,占比为19.7%;其次是2万~3万的家长,占比为17.2%;4万~5万的家长占比12%,3万~4万的家长占比10.9%;费用在5万~10万的家长占到10.7%;补课费达到10万以上的家长占3.8%。


而据统计,2017年,哈尔滨人均收入仅为3899元,近一半的人工资在3K-4K之间。毋庸置疑,大多数家长们3个月的工资,都抵不过孩子们一个月的补习班费用。


给孩子补课,是一种成本很高的方式,随着带来的家庭负担也是巨大的。



二、“一线城市教育生存局


一线城市的家长们在教育方面则表现得更为激烈很多。抛开了传统的课外补习班模式,家长们将突击点对准更加昂贵的兴趣班上面,陷入了一种兴趣班王国当中。


在上海,许多中产阶级的孩子被一堆又一堆的兴趣所包围着。



有骑马术、滑冰、学习钢琴、古筝、舞蹈、素描等等。而每一份兴趣班当中,都是一笔价格不菲的支出。


有人在论坛上问:“大家给孩子报兴趣班,一年花费多少钱?”


得到的答案是:



而有些家长给孩子报的费用更不止,一年达13万的都比比皆是。



据有关机构统计:现如今一线城市的孩子,每年报兴趣班数量平均为4个,兴趣班年花费平均过3万,养孩子开销占月收入比超50%。


2018年有媒体晒出过《中国十大城市生养成本排行榜》,里面算的是从出生到大学毕业。


北京和上海排在第一和第二,分别是276万和247万,三四名深圳和广州的也超过了200万,杭州、南京、武汉分列5、6、7,在180至160万之间,第十名的长春,也超过了120万。



孩子被媒体称为“中国式中产阶级”的“命门”。


尽管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有房有车,他们却被裹挟进你追我赶的报班大军中,挣扎在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与不能牺牲童年欢乐生活之间。


可这又是为什么?什么原因驱动家长们对这种行为趋之若鹜呢?


三、“补课=上民办=有出路


在中国,上名校高中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能否上名校大学!


那如何考上名校高中!民办初中是捷径!


我们以上海为例,上海最好的高中是所谓的“四大名校”和“八大金刚”。


“四大名校”即上海中学、华师大二附中、复旦附中、交大附中;“八大金刚”是指南洋模范中学、格致中学、大同中学、控江中学、延安中学、建平中学、复兴中学。


2017年上海中招录取数据显示:



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出,民办升学质量以压倒性力量打败公办学校。


从初中升入上海名校高中,录取人数排名前10家有9家是民办学校,只有一家是公办学校。而这些所谓民办初中背后也是依托着重点高中而建的,师资、环境无疑也是碾压公办学校。


我们再来看一组2017年杭州中招考试的部分数据:



不难看出,高分段人数上,民办校绝对碾压对公办校。但除了要付出民办学校一笔不菲的学费之外,很多好的民办学校也是有很高的的招生门槛。


在杭州市,有些民办初中学校直接要求,学生要进入有“四大杯赛”的培训圈,没有杯赛成绩,想上民办初中很难。


而要进入“四大杯赛”的培训圈,就得去学而思培训机构。甚至有一些民办学校直接在学而思的尖子班或者超常班中挑选生源。


一些培训机构也会推荐特别优秀的学生去民办初中。



这样一来,培训机构与民办学校便产生了挂钩关系,这也就直接驱动家长们对补课的狂热。


谁又何尝不想让自己孩子过得更好呢?是的,报补习班也能从某种角度看出家长们对孩子的教育模式。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错,也会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对的。


那,孩子是否真的喜欢这样的安排呢?这只有在家长和孩子多沟通前提下,才能知道答案。我们都希望能提高自己教育孩子的水平

四两千斤 发表于  2019-02-12 15:16:05 37字 ( 0/227)

教育方针的偏离,市场化产业化的疯狂操作,家长盲目的推泼助澜........




 


钱研社




10年前,大年三十的晚上,我那15岁的侄女,眼睛无神地望着窗台,对着我说一句很恐惧的话:


“姨,我不想学了,想从这窗台跳下去。”


当时她的房间里,大范围是漆黑,只有她写字台的台灯还在亮着。


楼下熙熙攘攘,大家都在欢乐地准备着大年三十年夜饭的浓烈气氛。与这压抑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还依稀记得,年仅7岁的侄儿哭着对我说,为何7岁后的生活如此之苦。


7岁前,他无忧无虑地生活着,想干嘛就干嘛,想买玩具就买玩具;7岁后,他迎接地是无休止的试卷、练习册。每天从早上6点学到晚上12点,一年多来,从未间断。


除夕夜,他简单吃完饭,看会电视,就得被催赶进去房间,继续写补习班留下的作业。仿佛他的生活就只有:试卷、吃饭、睡觉这三件事而已。


10年后,我以为我们的教育模式会变好。但其实并不是。



一、“二三线城市补课的狂热


在很多人印象中,疯狂的补习班模式,应该是一线大城市才会有的状态。


其实不然,这个疯狂状态正在转移,从而向二三线城市扩散。虽然是寒假,哈尔滨市一些路段的交通状况并没有很大改观。



在商圈、哈工大附近的耀景街、公司街一带,依旧车满为患。


为什么?


从照片上不难看出,即便是寒假,孩子们也并没有休息,被家长带着奔波在各个培训机构之间。而在各大培训机构前,原本的双车道只剩下一车道,外侧车道完全成了停车场。


为了能让孩子坐在前排学习听课,家长们通宵在校外排队,给孩子报课外补习班。这已经不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了。


有些家长为了更好提高孩子的学习效率,她们宁愿辞职来当全职妈妈。



不仅照料孩子日常的生活起居,而且还要熟悉孩子每一门功课的知识体系、考点难点。


在杭州市的学而思培训机构中,很多家长都会陪同孩子一起在课堂,边听课边做笔记。回家后带孩子一起复习,或是讲解孩子上课未能听懂的内容。


家长们进化成为不仅是一群陪读的家长,更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超级能手,大到“哪个培训学校老师有名”、“哪个老师教的学生数学得了满分”,小到“陪着背英语单词”。


她们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补课行为疯狂,即使面对高昂的补课费用,家长们也“勇往直前”。



哈尔滨一家网站最新调查显示:


初中家长在补课上花费1万-2万的最多,占比为19.7%;其次是2万~3万的家长,占比为17.2%;4万~5万的家长占比12%,3万~4万的家长占比10.9%;费用在5万~10万的家长占到10.7%;补课费达到10万以上的家长占3.8%。


而据统计,2017年,哈尔滨人均收入仅为3899元,近一半的人工资在3K-4K之间。毋庸置疑,大多数家长们3个月的工资,都抵不过孩子们一个月的补习班费用。


给孩子补课,是一种成本很高的方式,随着带来的家庭负担也是巨大的。



二、“一线城市教育生存局


一线城市的家长们在教育方面则表现得更为激烈很多。抛开了传统的课外补习班模式,家长们将突击点对准更加昂贵的兴趣班上面,陷入了一种兴趣班王国当中。


在上海,许多中产阶级的孩子被一堆又一堆的兴趣所包围着。



有骑马术、滑冰、学习钢琴、古筝、舞蹈、素描等等。而每一份兴趣班当中,都是一笔价格不菲的支出。


有人在论坛上问:“大家给孩子报兴趣班,一年花费多少钱?”


得到的答案是:



而有些家长给孩子报的费用更不止,一年达13万的都比比皆是。



据有关机构统计:现如今一线城市的孩子,每年报兴趣班数量平均为4个,兴趣班年花费平均过3万,养孩子开销占月收入比超50%。


2018年有媒体晒出过《中国十大城市生养成本排行榜》,里面算的是从出生到大学毕业。


北京和上海排在第一和第二,分别是276万和247万,三四名深圳和广州的也超过了200万,杭州、南京、武汉分列5、6、7,在180至160万之间,第十名的长春,也超过了120万。



孩子被媒体称为“中国式中产阶级”的“命门”。


尽管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有房有车,他们却被裹挟进你追我赶的报班大军中,挣扎在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与不能牺牲童年欢乐生活之间。


可这又是为什么?什么原因驱动家长们对这种行为趋之若鹜呢?


三、“补课=上民办=有出路


在中国,上名校高中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能否上名校大学!


那如何考上名校高中!民办初中是捷径!


我们以上海为例,上海最好的高中是所谓的“四大名校”和“八大金刚”。


“四大名校”即上海中学、华师大二附中、复旦附中、交大附中;“八大金刚”是指南洋模范中学、格致中学、大同中学、控江中学、延安中学、建平中学、复兴中学。


2017年上海中招录取数据显示:



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出,民办升学质量以压倒性力量打败公办学校。


从初中升入上海名校高中,录取人数排名前10家有9家是民办学校,只有一家是公办学校。而这些所谓民办初中背后也是依托着重点高中而建的,师资、环境无疑也是碾压公办学校。


我们再来看一组2017年杭州中招考试的部分数据:



不难看出,高分段人数上,民办校绝对碾压对公办校。但除了要付出民办学校一笔不菲的学费之外,很多好的民办学校也是有很高的的招生门槛。


在杭州市,有些民办初中学校直接要求,学生要进入有“四大杯赛”的培训圈,没有杯赛成绩,想上民办初中很难。


而要进入“四大杯赛”的培训圈,就得去学而思培训机构。甚至有一些民办学校直接在学而思的尖子班或者超常班中挑选生源。


一些培训机构也会推荐特别优秀的学生去民办初中。



这样一来,培训机构与民办学校便产生了挂钩关系,这也就直接驱动家长们对补课的狂热。


谁又何尝不想让自己孩子过得更好呢?是的,报补习班也能从某种角度看出家长们对孩子的教育模式。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错,也会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对的。


那,孩子是否真的喜欢这样的安排呢?这只有在家长和孩子多沟通前提下,才能知道答案。我们都希望能提高自己教育孩子的水平

中道逸民689 发表于  2019-02-12 14:41:27 6字 ( 0/132)

疯狂的家长。




 


钱研社




10年前,大年三十的晚上,我那15岁的侄女,眼睛无神地望着窗台,对着我说一句很恐惧的话:


“姨,我不想学了,想从这窗台跳下去。”


当时她的房间里,大范围是漆黑,只有她写字台的台灯还在亮着。


楼下熙熙攘攘,大家都在欢乐地准备着大年三十年夜饭的浓烈气氛。与这压抑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还依稀记得,年仅7岁的侄儿哭着对我说,为何7岁后的生活如此之苦。


7岁前,他无忧无虑地生活着,想干嘛就干嘛,想买玩具就买玩具;7岁后,他迎接地是无休止的试卷、练习册。每天从早上6点学到晚上12点,一年多来,从未间断。


除夕夜,他简单吃完饭,看会电视,就得被催赶进去房间,继续写补习班留下的作业。仿佛他的生活就只有:试卷、吃饭、睡觉这三件事而已。


10年后,我以为我们的教育模式会变好。但其实并不是。



一、“二三线城市补课的狂热


在很多人印象中,疯狂的补习班模式,应该是一线大城市才会有的状态。


其实不然,这个疯狂状态正在转移,从而向二三线城市扩散。虽然是寒假,哈尔滨市一些路段的交通状况并没有很大改观。



在商圈、哈工大附近的耀景街、公司街一带,依旧车满为患。


为什么?


从照片上不难看出,即便是寒假,孩子们也并没有休息,被家长带着奔波在各个培训机构之间。而在各大培训机构前,原本的双车道只剩下一车道,外侧车道完全成了停车场。


为了能让孩子坐在前排学习听课,家长们通宵在校外排队,给孩子报课外补习班。这已经不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了。


有些家长为了更好提高孩子的学习效率,她们宁愿辞职来当全职妈妈。



不仅照料孩子日常的生活起居,而且还要熟悉孩子每一门功课的知识体系、考点难点。


在杭州市的学而思培训机构中,很多家长都会陪同孩子一起在课堂,边听课边做笔记。回家后带孩子一起复习,或是讲解孩子上课未能听懂的内容。


家长们进化成为不仅是一群陪读的家长,更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超级能手,大到“哪个培训学校老师有名”、“哪个老师教的学生数学得了满分”,小到“陪着背英语单词”。


她们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补课行为疯狂,即使面对高昂的补课费用,家长们也“勇往直前”。



哈尔滨一家网站最新调查显示:


初中家长在补课上花费1万-2万的最多,占比为19.7%;其次是2万~3万的家长,占比为17.2%;4万~5万的家长占比12%,3万~4万的家长占比10.9%;费用在5万~10万的家长占到10.7%;补课费达到10万以上的家长占3.8%。


而据统计,2017年,哈尔滨人均收入仅为3899元,近一半的人工资在3K-4K之间。毋庸置疑,大多数家长们3个月的工资,都抵不过孩子们一个月的补习班费用。


给孩子补课,是一种成本很高的方式,随着带来的家庭负担也是巨大的。



二、“一线城市教育生存局


一线城市的家长们在教育方面则表现得更为激烈很多。抛开了传统的课外补习班模式,家长们将突击点对准更加昂贵的兴趣班上面,陷入了一种兴趣班王国当中。


在上海,许多中产阶级的孩子被一堆又一堆的兴趣所包围着。



有骑马术、滑冰、学习钢琴、古筝、舞蹈、素描等等。而每一份兴趣班当中,都是一笔价格不菲的支出。


有人在论坛上问:“大家给孩子报兴趣班,一年花费多少钱?”


得到的答案是:



而有些家长给孩子报的费用更不止,一年达13万的都比比皆是。



据有关机构统计:现如今一线城市的孩子,每年报兴趣班数量平均为4个,兴趣班年花费平均过3万,养孩子开销占月收入比超50%。


2018年有媒体晒出过《中国十大城市生养成本排行榜》,里面算的是从出生到大学毕业。


北京和上海排在第一和第二,分别是276万和247万,三四名深圳和广州的也超过了200万,杭州、南京、武汉分列5、6、7,在180至160万之间,第十名的长春,也超过了120万。



孩子被媒体称为“中国式中产阶级”的“命门”。


尽管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有房有车,他们却被裹挟进你追我赶的报班大军中,挣扎在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与不能牺牲童年欢乐生活之间。


可这又是为什么?什么原因驱动家长们对这种行为趋之若鹜呢?


三、“补课=上民办=有出路


在中国,上名校高中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能否上名校大学!


那如何考上名校高中!民办初中是捷径!


我们以上海为例,上海最好的高中是所谓的“四大名校”和“八大金刚”。


“四大名校”即上海中学、华师大二附中、复旦附中、交大附中;“八大金刚”是指南洋模范中学、格致中学、大同中学、控江中学、延安中学、建平中学、复兴中学。


2017年上海中招录取数据显示:



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出,民办升学质量以压倒性力量打败公办学校。


从初中升入上海名校高中,录取人数排名前10家有9家是民办学校,只有一家是公办学校。而这些所谓民办初中背后也是依托着重点高中而建的,师资、环境无疑也是碾压公办学校。


我们再来看一组2017年杭州中招考试的部分数据:



不难看出,高分段人数上,民办校绝对碾压对公办校。但除了要付出民办学校一笔不菲的学费之外,很多好的民办学校也是有很高的的招生门槛。


在杭州市,有些民办初中学校直接要求,学生要进入有“四大杯赛”的培训圈,没有杯赛成绩,想上民办初中很难。


而要进入“四大杯赛”的培训圈,就得去学而思培训机构。甚至有一些民办学校直接在学而思的尖子班或者超常班中挑选生源。


一些培训机构也会推荐特别优秀的学生去民办初中。



这样一来,培训机构与民办学校便产生了挂钩关系,这也就直接驱动家长们对补课的狂热。


谁又何尝不想让自己孩子过得更好呢?是的,报补习班也能从某种角度看出家长们对孩子的教育模式。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错,也会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对的。


那,孩子是否真的喜欢这样的安排呢?这只有在家长和孩子多沟通前提下,才能知道答案。我们都希望能提高自己教育孩子的水平

中道逸民689 发表于  2019-02-12 14:34:03 8字 ( 0/118)

这是家长太疯狂。




 


钱研社




10年前,大年三十的晚上,我那15岁的侄女,眼睛无神地望着窗台,对着我说一句很恐惧的话:


“姨,我不想学了,想从这窗台跳下去。”


当时她的房间里,大范围是漆黑,只有她写字台的台灯还在亮着。


楼下熙熙攘攘,大家都在欢乐地准备着大年三十年夜饭的浓烈气氛。与这压抑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还依稀记得,年仅7岁的侄儿哭着对我说,为何7岁后的生活如此之苦。


7岁前,他无忧无虑地生活着,想干嘛就干嘛,想买玩具就买玩具;7岁后,他迎接地是无休止的试卷、练习册。每天从早上6点学到晚上12点,一年多来,从未间断。


除夕夜,他简单吃完饭,看会电视,就得被催赶进去房间,继续写补习班留下的作业。仿佛他的生活就只有:试卷、吃饭、睡觉这三件事而已。


10年后,我以为我们的教育模式会变好。但其实并不是。



一、“二三线城市补课的狂热


在很多人印象中,疯狂的补习班模式,应该是一线大城市才会有的状态。


其实不然,这个疯狂状态正在转移,从而向二三线城市扩散。虽然是寒假,哈尔滨市一些路段的交通状况并没有很大改观。



在商圈、哈工大附近的耀景街、公司街一带,依旧车满为患。


为什么?


从照片上不难看出,即便是寒假,孩子们也并没有休息,被家长带着奔波在各个培训机构之间。而在各大培训机构前,原本的双车道只剩下一车道,外侧车道完全成了停车场。


为了能让孩子坐在前排学习听课,家长们通宵在校外排队,给孩子报课外补习班。这已经不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了。


有些家长为了更好提高孩子的学习效率,她们宁愿辞职来当全职妈妈。



不仅照料孩子日常的生活起居,而且还要熟悉孩子每一门功课的知识体系、考点难点。


在杭州市的学而思培训机构中,很多家长都会陪同孩子一起在课堂,边听课边做笔记。回家后带孩子一起复习,或是讲解孩子上课未能听懂的内容。


家长们进化成为不仅是一群陪读的家长,更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超级能手,大到“哪个培训学校老师有名”、“哪个老师教的学生数学得了满分”,小到“陪着背英语单词”。


她们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补课行为疯狂,即使面对高昂的补课费用,家长们也“勇往直前”。



哈尔滨一家网站最新调查显示:


初中家长在补课上花费1万-2万的最多,占比为19.7%;其次是2万~3万的家长,占比为17.2%;4万~5万的家长占比12%,3万~4万的家长占比10.9%;费用在5万~10万的家长占到10.7%;补课费达到10万以上的家长占3.8%。


而据统计,2017年,哈尔滨人均收入仅为3899元,近一半的人工资在3K-4K之间。毋庸置疑,大多数家长们3个月的工资,都抵不过孩子们一个月的补习班费用。


给孩子补课,是一种成本很高的方式,随着带来的家庭负担也是巨大的。



二、“一线城市教育生存局


一线城市的家长们在教育方面则表现得更为激烈很多。抛开了传统的课外补习班模式,家长们将突击点对准更加昂贵的兴趣班上面,陷入了一种兴趣班王国当中。


在上海,许多中产阶级的孩子被一堆又一堆的兴趣所包围着。



有骑马术、滑冰、学习钢琴、古筝、舞蹈、素描等等。而每一份兴趣班当中,都是一笔价格不菲的支出。


有人在论坛上问:“大家给孩子报兴趣班,一年花费多少钱?”


得到的答案是:



而有些家长给孩子报的费用更不止,一年达13万的都比比皆是。



据有关机构统计:现如今一线城市的孩子,每年报兴趣班数量平均为4个,兴趣班年花费平均过3万,养孩子开销占月收入比超50%。


2018年有媒体晒出过《中国十大城市生养成本排行榜》,里面算的是从出生到大学毕业。


北京和上海排在第一和第二,分别是276万和247万,三四名深圳和广州的也超过了200万,杭州、南京、武汉分列5、6、7,在180至160万之间,第十名的长春,也超过了120万。



孩子被媒体称为“中国式中产阶级”的“命门”。


尽管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有房有车,他们却被裹挟进你追我赶的报班大军中,挣扎在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与不能牺牲童年欢乐生活之间。


可这又是为什么?什么原因驱动家长们对这种行为趋之若鹜呢?


三、“补课=上民办=有出路


在中国,上名校高中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能否上名校大学!


那如何考上名校高中!民办初中是捷径!


我们以上海为例,上海最好的高中是所谓的“四大名校”和“八大金刚”。


“四大名校”即上海中学、华师大二附中、复旦附中、交大附中;“八大金刚”是指南洋模范中学、格致中学、大同中学、控江中学、延安中学、建平中学、复兴中学。


2017年上海中招录取数据显示:



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出,民办升学质量以压倒性力量打败公办学校。


从初中升入上海名校高中,录取人数排名前10家有9家是民办学校,只有一家是公办学校。而这些所谓民办初中背后也是依托着重点高中而建的,师资、环境无疑也是碾压公办学校。


我们再来看一组2017年杭州中招考试的部分数据:



不难看出,高分段人数上,民办校绝对碾压对公办校。但除了要付出民办学校一笔不菲的学费之外,很多好的民办学校也是有很高的的招生门槛。


在杭州市,有些民办初中学校直接要求,学生要进入有“四大杯赛”的培训圈,没有杯赛成绩,想上民办初中很难。


而要进入“四大杯赛”的培训圈,就得去学而思培训机构。甚至有一些民办学校直接在学而思的尖子班或者超常班中挑选生源。


一些培训机构也会推荐特别优秀的学生去民办初中。



这样一来,培训机构与民办学校便产生了挂钩关系,这也就直接驱动家长们对补课的狂热。


谁又何尝不想让自己孩子过得更好呢?是的,报补习班也能从某种角度看出家长们对孩子的教育模式。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错,也会没有一种模式是绝对对的。


那,孩子是否真的喜欢这样的安排呢?这只有在家长和孩子多沟通前提下,才能知道答案。我们都希望能提高自己教育孩子的水平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