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落日寻道 发表于  2019-02-12 10:14:00 5899字 ( 8/2272)

坑爹的高铁用工制度

坑爹的高铁用工制度

 

原来总以为劳务公司是一个坑爹的用工制度,一些公司为了回避给工人上交三金或五金、或不让工人享受八小时工作制度,节日假等工人福利,于是对待打工者极不公平的这种劳务公司怪物应运而生。

劳务公司与劳动中介不同,劳动中介只是向打工者介绍工作,从打工者手中收取一次性的介绍费用,只要打工者受到招工的公司聘用,打工者就与中介脱离了关系,中介也与原先招工的公司脱离了关系。而劳务公司向用工单位输送劳动者后,仍然与用工单位、打工者存在相互依存的利益关系。即:用人单位付给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不是直接付给打工者,而是付首先付给劳务公司,再由劳务公司按月发给打工者。打工者虽然在一个公司打工,但却不是用工公司的职工;虽然在劳务公司拿工资,也不能算是劳务公司职工,因为劳务公司仍然只是中介性质的公司,无工可做,不具备拥有职工的条件与权利。这就是所谓的“派遣工”。

在这种劳动制度下,“派遣工”的劳动报酬或剩余价值要受到双重的剥夺,除了在用工单位付出同等劳动后,享受不到正式职福利待遇外,还要由劳务公司收取管费,再次被剥夺一次。

虽然,我们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行动信念是群众利益无小事,但是在政绩面前,这些损害民众利益的小事,谁会认真对待?

如果说,劳务公司“派遣工”制度不公平,那么高铁的用工制度更是创新性的奇葩。

大凡坐过高铁商务坐都看到,那些乘务小姐个个花枝招展,年青漂亮,很多生活在底层的女孩看到乘务小姐下班后穿着另人羡慕的高铁制服,拉着漂亮小皮箱,还以为她们象空姐那般生活滋润呢。其实不然,这些看起来光鲜的乘务小姐,很多人并没有工资报酬。

既然,没有工资报酬,为什么有的女孩子愿意干?这就是高铁的创新劳动用工制度了。

简单的说,这些年青乘务小姐既不是由劳动中介公司介绍,也不是劳务公司派遣工,而是高铁乘务专业学校培训出来的学生。要想到高铁当乘务小姐,先要交足够的高额学费培训,交了高额学费受到培训一年半截,并不代表有资格能够进入高铁当上正式职工,还要到高铁实习三四年,我们平时看到的这些年青光鲜的小姐,很多就是这些不拿工资的实习生。实习三四年就肯定能够进入高铁正式工了吗?别做梦了吧!一切都是未知数。在实习期间除了要拼命表现无私奉献——这可是真正的无私奉献    哦!还要拼命巴结乘务长或列车长,因为她们表现好坏的命运全由带领她们的乘务长决定。不仅仅在学校培训需要付出高`额培训费用,在三四年漫长的实习期间仍然要付出不可知的考核人情费用。如果说劳动人民是爹娘,那么这不是坑爹又是什么?这些底层劳动人民的苦处,权力阶层是无法想象或体验的。

当然这种创新性的奇葩并不是高铁发明,发明权应该属于港台商人,改革之初,一些港台商人进入大陆投资建厂,就是买通学校,廉价使用实习生。不知这种用工制度改了没有?

中道逸民689 发表于  2019-02-12 13:22:42 86字 ( 0/158)

坑爹的不是高铁的用工制度,而是中介劳务公司。中介劳务公司使用工企业规避了用工应有的法律责任,这对劳动者是非常不负责的。应该取缔中介劳务公司,还要从法律上把这类公

坑爹的高铁用工制度

 

原来总以为劳务公司是一个坑爹的用工制度,一些公司为了回避给工人上交三金或五金、或不让工人享受八小时工作制度,节日假等工人福利,于是对待打工者极不公平的这种劳务公司怪物应运而生。

劳务公司与劳动中介不同,劳动中介只是向打工者介绍工作,从打工者手中收取一次性的介绍费用,只要打工者受到招工的公司聘用,打工者就与中介脱离了关系,中介也与原先招工的公司脱离了关系。而劳务公司向用工单位输送劳动者后,仍然与用工单位、打工者存在相互依存的利益关系。即:用人单位付给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不是直接付给打工者,而是付首先付给劳务公司,再由劳务公司按月发给打工者。打工者虽然在一个公司打工,但却不是用工公司的职工;虽然在劳务公司拿工资,也不能算是劳务公司职工,因为劳务公司仍然只是中介性质的公司,无工可做,不具备拥有职工的条件与权利。这就是所谓的“派遣工”。

在这种劳动制度下,“派遣工”的劳动报酬或剩余价值要受到双重的剥夺,除了在用工单位付出同等劳动后,享受不到正式职福利待遇外,还要由劳务公司收取管费,再次被剥夺一次。

虽然,我们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行动信念是群众利益无小事,但是在政绩面前,这些损害民众利益的小事,谁会认真对待?

如果说,劳务公司“派遣工”制度不公平,那么高铁的用工制度更是创新性的奇葩。

大凡坐过高铁商务坐都看到,那些乘务小姐个个花枝招展,年青漂亮,很多生活在底层的女孩看到乘务小姐下班后穿着另人羡慕的高铁制服,拉着漂亮小皮箱,还以为她们象空姐那般生活滋润呢。其实不然,这些看起来光鲜的乘务小姐,很多人并没有工资报酬。

既然,没有工资报酬,为什么有的女孩子愿意干?这就是高铁的创新劳动用工制度了。

简单的说,这些年青乘务小姐既不是由劳动中介公司介绍,也不是劳务公司派遣工,而是高铁乘务专业学校培训出来的学生。要想到高铁当乘务小姐,先要交足够的高额学费培训,交了高额学费受到培训一年半截,并不代表有资格能够进入高铁当上正式职工,还要到高铁实习三四年,我们平时看到的这些年青光鲜的小姐,很多就是这些不拿工资的实习生。实习三四年就肯定能够进入高铁正式工了吗?别做梦了吧!一切都是未知数。在实习期间除了要拼命表现无私奉献——这可是真正的无私奉献    哦!还要拼命巴结乘务长或列车长,因为她们表现好坏的命运全由带领她们的乘务长决定。不仅仅在学校培训需要付出高`额培训费用,在三四年漫长的实习期间仍然要付出不可知的考核人情费用。如果说劳动人民是爹娘,那么这不是坑爹又是什么?这些底层劳动人民的苦处,权力阶层是无法想象或体验的。

当然这种创新性的奇葩并不是高铁发明,发明权应该属于港台商人,改革之初,一些港台商人进入大陆投资建厂,就是买通学校,廉价使用实习生。不知这种用工制度改了没有?

夕阳宇楠 发表于  2019-02-12 11:58:13 35字 ( 0/160)

推行派遣工制度是政治上的别有用心,是严重的违反宪法制度。必须追究责任。

坑爹的高铁用工制度

 

原来总以为劳务公司是一个坑爹的用工制度,一些公司为了回避给工人上交三金或五金、或不让工人享受八小时工作制度,节日假等工人福利,于是对待打工者极不公平的这种劳务公司怪物应运而生。

劳务公司与劳动中介不同,劳动中介只是向打工者介绍工作,从打工者手中收取一次性的介绍费用,只要打工者受到招工的公司聘用,打工者就与中介脱离了关系,中介也与原先招工的公司脱离了关系。而劳务公司向用工单位输送劳动者后,仍然与用工单位、打工者存在相互依存的利益关系。即:用人单位付给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不是直接付给打工者,而是付首先付给劳务公司,再由劳务公司按月发给打工者。打工者虽然在一个公司打工,但却不是用工公司的职工;虽然在劳务公司拿工资,也不能算是劳务公司职工,因为劳务公司仍然只是中介性质的公司,无工可做,不具备拥有职工的条件与权利。这就是所谓的“派遣工”。

在这种劳动制度下,“派遣工”的劳动报酬或剩余价值要受到双重的剥夺,除了在用工单位付出同等劳动后,享受不到正式职福利待遇外,还要由劳务公司收取管费,再次被剥夺一次。

虽然,我们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行动信念是群众利益无小事,但是在政绩面前,这些损害民众利益的小事,谁会认真对待?

如果说,劳务公司“派遣工”制度不公平,那么高铁的用工制度更是创新性的奇葩。

大凡坐过高铁商务坐都看到,那些乘务小姐个个花枝招展,年青漂亮,很多生活在底层的女孩看到乘务小姐下班后穿着另人羡慕的高铁制服,拉着漂亮小皮箱,还以为她们象空姐那般生活滋润呢。其实不然,这些看起来光鲜的乘务小姐,很多人并没有工资报酬。

既然,没有工资报酬,为什么有的女孩子愿意干?这就是高铁的创新劳动用工制度了。

简单的说,这些年青乘务小姐既不是由劳动中介公司介绍,也不是劳务公司派遣工,而是高铁乘务专业学校培训出来的学生。要想到高铁当乘务小姐,先要交足够的高额学费培训,交了高额学费受到培训一年半截,并不代表有资格能够进入高铁当上正式职工,还要到高铁实习三四年,我们平时看到的这些年青光鲜的小姐,很多就是这些不拿工资的实习生。实习三四年就肯定能够进入高铁正式工了吗?别做梦了吧!一切都是未知数。在实习期间除了要拼命表现无私奉献——这可是真正的无私奉献    哦!还要拼命巴结乘务长或列车长,因为她们表现好坏的命运全由带领她们的乘务长决定。不仅仅在学校培训需要付出高`额培训费用,在三四年漫长的实习期间仍然要付出不可知的考核人情费用。如果说劳动人民是爹娘,那么这不是坑爹又是什么?这些底层劳动人民的苦处,权力阶层是无法想象或体验的。

当然这种创新性的奇葩并不是高铁发明,发明权应该属于港台商人,改革之初,一些港台商人进入大陆投资建厂,就是买通学校,廉价使用实习生。不知这种用工制度改了没有?

涧洛水yslysl 发表于  2019-02-12 11:52:25 11字 ( 0/156)

说明越改越像资本主义。

坑爹的高铁用工制度

 

原来总以为劳务公司是一个坑爹的用工制度,一些公司为了回避给工人上交三金或五金、或不让工人享受八小时工作制度,节日假等工人福利,于是对待打工者极不公平的这种劳务公司怪物应运而生。

劳务公司与劳动中介不同,劳动中介只是向打工者介绍工作,从打工者手中收取一次性的介绍费用,只要打工者受到招工的公司聘用,打工者就与中介脱离了关系,中介也与原先招工的公司脱离了关系。而劳务公司向用工单位输送劳动者后,仍然与用工单位、打工者存在相互依存的利益关系。即:用人单位付给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不是直接付给打工者,而是付首先付给劳务公司,再由劳务公司按月发给打工者。打工者虽然在一个公司打工,但却不是用工公司的职工;虽然在劳务公司拿工资,也不能算是劳务公司职工,因为劳务公司仍然只是中介性质的公司,无工可做,不具备拥有职工的条件与权利。这就是所谓的“派遣工”。

在这种劳动制度下,“派遣工”的劳动报酬或剩余价值要受到双重的剥夺,除了在用工单位付出同等劳动后,享受不到正式职福利待遇外,还要由劳务公司收取管费,再次被剥夺一次。

虽然,我们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行动信念是群众利益无小事,但是在政绩面前,这些损害民众利益的小事,谁会认真对待?

如果说,劳务公司“派遣工”制度不公平,那么高铁的用工制度更是创新性的奇葩。

大凡坐过高铁商务坐都看到,那些乘务小姐个个花枝招展,年青漂亮,很多生活在底层的女孩看到乘务小姐下班后穿着另人羡慕的高铁制服,拉着漂亮小皮箱,还以为她们象空姐那般生活滋润呢。其实不然,这些看起来光鲜的乘务小姐,很多人并没有工资报酬。

既然,没有工资报酬,为什么有的女孩子愿意干?这就是高铁的创新劳动用工制度了。

简单的说,这些年青乘务小姐既不是由劳动中介公司介绍,也不是劳务公司派遣工,而是高铁乘务专业学校培训出来的学生。要想到高铁当乘务小姐,先要交足够的高额学费培训,交了高额学费受到培训一年半截,并不代表有资格能够进入高铁当上正式职工,还要到高铁实习三四年,我们平时看到的这些年青光鲜的小姐,很多就是这些不拿工资的实习生。实习三四年就肯定能够进入高铁正式工了吗?别做梦了吧!一切都是未知数。在实习期间除了要拼命表现无私奉献——这可是真正的无私奉献    哦!还要拼命巴结乘务长或列车长,因为她们表现好坏的命运全由带领她们的乘务长决定。不仅仅在学校培训需要付出高`额培训费用,在三四年漫长的实习期间仍然要付出不可知的考核人情费用。如果说劳动人民是爹娘,那么这不是坑爹又是什么?这些底层劳动人民的苦处,权力阶层是无法想象或体验的。

当然这种创新性的奇葩并不是高铁发明,发明权应该属于港台商人,改革之初,一些港台商人进入大陆投资建厂,就是买通学校,廉价使用实习生。不知这种用工制度改了没有?

夕阳宇楠 发表于  2019-02-12 11:59:07 18字 ( 0/130)

说的有道理,这样改的目标是资本主义。

坑爹的高铁用工制度

 

原来总以为劳务公司是一个坑爹的用工制度,一些公司为了回避给工人上交三金或五金、或不让工人享受八小时工作制度,节日假等工人福利,于是对待打工者极不公平的这种劳务公司怪物应运而生。

劳务公司与劳动中介不同,劳动中介只是向打工者介绍工作,从打工者手中收取一次性的介绍费用,只要打工者受到招工的公司聘用,打工者就与中介脱离了关系,中介也与原先招工的公司脱离了关系。而劳务公司向用工单位输送劳动者后,仍然与用工单位、打工者存在相互依存的利益关系。即:用人单位付给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不是直接付给打工者,而是付首先付给劳务公司,再由劳务公司按月发给打工者。打工者虽然在一个公司打工,但却不是用工公司的职工;虽然在劳务公司拿工资,也不能算是劳务公司职工,因为劳务公司仍然只是中介性质的公司,无工可做,不具备拥有职工的条件与权利。这就是所谓的“派遣工”。

在这种劳动制度下,“派遣工”的劳动报酬或剩余价值要受到双重的剥夺,除了在用工单位付出同等劳动后,享受不到正式职福利待遇外,还要由劳务公司收取管费,再次被剥夺一次。

虽然,我们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行动信念是群众利益无小事,但是在政绩面前,这些损害民众利益的小事,谁会认真对待?

如果说,劳务公司“派遣工”制度不公平,那么高铁的用工制度更是创新性的奇葩。

大凡坐过高铁商务坐都看到,那些乘务小姐个个花枝招展,年青漂亮,很多生活在底层的女孩看到乘务小姐下班后穿着另人羡慕的高铁制服,拉着漂亮小皮箱,还以为她们象空姐那般生活滋润呢。其实不然,这些看起来光鲜的乘务小姐,很多人并没有工资报酬。

既然,没有工资报酬,为什么有的女孩子愿意干?这就是高铁的创新劳动用工制度了。

简单的说,这些年青乘务小姐既不是由劳动中介公司介绍,也不是劳务公司派遣工,而是高铁乘务专业学校培训出来的学生。要想到高铁当乘务小姐,先要交足够的高额学费培训,交了高额学费受到培训一年半截,并不代表有资格能够进入高铁当上正式职工,还要到高铁实习三四年,我们平时看到的这些年青光鲜的小姐,很多就是这些不拿工资的实习生。实习三四年就肯定能够进入高铁正式工了吗?别做梦了吧!一切都是未知数。在实习期间除了要拼命表现无私奉献——这可是真正的无私奉献    哦!还要拼命巴结乘务长或列车长,因为她们表现好坏的命运全由带领她们的乘务长决定。不仅仅在学校培训需要付出高`额培训费用,在三四年漫长的实习期间仍然要付出不可知的考核人情费用。如果说劳动人民是爹娘,那么这不是坑爹又是什么?这些底层劳动人民的苦处,权力阶层是无法想象或体验的。

当然这种创新性的奇葩并不是高铁发明,发明权应该属于港台商人,改革之初,一些港台商人进入大陆投资建厂,就是买通学校,廉价使用实习生。不知这种用工制度改了没有?

政治教师4 发表于  2019-02-12 11:22:16 14字 ( 0/160)

实习期三四年?感觉超出常识了

坑爹的高铁用工制度

 

原来总以为劳务公司是一个坑爹的用工制度,一些公司为了回避给工人上交三金或五金、或不让工人享受八小时工作制度,节日假等工人福利,于是对待打工者极不公平的这种劳务公司怪物应运而生。

劳务公司与劳动中介不同,劳动中介只是向打工者介绍工作,从打工者手中收取一次性的介绍费用,只要打工者受到招工的公司聘用,打工者就与中介脱离了关系,中介也与原先招工的公司脱离了关系。而劳务公司向用工单位输送劳动者后,仍然与用工单位、打工者存在相互依存的利益关系。即:用人单位付给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不是直接付给打工者,而是付首先付给劳务公司,再由劳务公司按月发给打工者。打工者虽然在一个公司打工,但却不是用工公司的职工;虽然在劳务公司拿工资,也不能算是劳务公司职工,因为劳务公司仍然只是中介性质的公司,无工可做,不具备拥有职工的条件与权利。这就是所谓的“派遣工”。

在这种劳动制度下,“派遣工”的劳动报酬或剩余价值要受到双重的剥夺,除了在用工单位付出同等劳动后,享受不到正式职福利待遇外,还要由劳务公司收取管费,再次被剥夺一次。

虽然,我们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行动信念是群众利益无小事,但是在政绩面前,这些损害民众利益的小事,谁会认真对待?

如果说,劳务公司“派遣工”制度不公平,那么高铁的用工制度更是创新性的奇葩。

大凡坐过高铁商务坐都看到,那些乘务小姐个个花枝招展,年青漂亮,很多生活在底层的女孩看到乘务小姐下班后穿着另人羡慕的高铁制服,拉着漂亮小皮箱,还以为她们象空姐那般生活滋润呢。其实不然,这些看起来光鲜的乘务小姐,很多人并没有工资报酬。

既然,没有工资报酬,为什么有的女孩子愿意干?这就是高铁的创新劳动用工制度了。

简单的说,这些年青乘务小姐既不是由劳动中介公司介绍,也不是劳务公司派遣工,而是高铁乘务专业学校培训出来的学生。要想到高铁当乘务小姐,先要交足够的高额学费培训,交了高额学费受到培训一年半截,并不代表有资格能够进入高铁当上正式职工,还要到高铁实习三四年,我们平时看到的这些年青光鲜的小姐,很多就是这些不拿工资的实习生。实习三四年就肯定能够进入高铁正式工了吗?别做梦了吧!一切都是未知数。在实习期间除了要拼命表现无私奉献——这可是真正的无私奉献    哦!还要拼命巴结乘务长或列车长,因为她们表现好坏的命运全由带领她们的乘务长决定。不仅仅在学校培训需要付出高`额培训费用,在三四年漫长的实习期间仍然要付出不可知的考核人情费用。如果说劳动人民是爹娘,那么这不是坑爹又是什么?这些底层劳动人民的苦处,权力阶层是无法想象或体验的。

当然这种创新性的奇葩并不是高铁发明,发明权应该属于港台商人,改革之初,一些港台商人进入大陆投资建厂,就是买通学校,廉价使用实习生。不知这种用工制度改了没有?

13年起向最高检申诉无果 发表于  2019-02-12 11:07:12 10字 ( 0/146)

哎。[难过][难过]

坑爹的高铁用工制度

 

原来总以为劳务公司是一个坑爹的用工制度,一些公司为了回避给工人上交三金或五金、或不让工人享受八小时工作制度,节日假等工人福利,于是对待打工者极不公平的这种劳务公司怪物应运而生。

劳务公司与劳动中介不同,劳动中介只是向打工者介绍工作,从打工者手中收取一次性的介绍费用,只要打工者受到招工的公司聘用,打工者就与中介脱离了关系,中介也与原先招工的公司脱离了关系。而劳务公司向用工单位输送劳动者后,仍然与用工单位、打工者存在相互依存的利益关系。即:用人单位付给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不是直接付给打工者,而是付首先付给劳务公司,再由劳务公司按月发给打工者。打工者虽然在一个公司打工,但却不是用工公司的职工;虽然在劳务公司拿工资,也不能算是劳务公司职工,因为劳务公司仍然只是中介性质的公司,无工可做,不具备拥有职工的条件与权利。这就是所谓的“派遣工”。

在这种劳动制度下,“派遣工”的劳动报酬或剩余价值要受到双重的剥夺,除了在用工单位付出同等劳动后,享受不到正式职福利待遇外,还要由劳务公司收取管费,再次被剥夺一次。

虽然,我们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行动信念是群众利益无小事,但是在政绩面前,这些损害民众利益的小事,谁会认真对待?

如果说,劳务公司“派遣工”制度不公平,那么高铁的用工制度更是创新性的奇葩。

大凡坐过高铁商务坐都看到,那些乘务小姐个个花枝招展,年青漂亮,很多生活在底层的女孩看到乘务小姐下班后穿着另人羡慕的高铁制服,拉着漂亮小皮箱,还以为她们象空姐那般生活滋润呢。其实不然,这些看起来光鲜的乘务小姐,很多人并没有工资报酬。

既然,没有工资报酬,为什么有的女孩子愿意干?这就是高铁的创新劳动用工制度了。

简单的说,这些年青乘务小姐既不是由劳动中介公司介绍,也不是劳务公司派遣工,而是高铁乘务专业学校培训出来的学生。要想到高铁当乘务小姐,先要交足够的高额学费培训,交了高额学费受到培训一年半截,并不代表有资格能够进入高铁当上正式职工,还要到高铁实习三四年,我们平时看到的这些年青光鲜的小姐,很多就是这些不拿工资的实习生。实习三四年就肯定能够进入高铁正式工了吗?别做梦了吧!一切都是未知数。在实习期间除了要拼命表现无私奉献——这可是真正的无私奉献    哦!还要拼命巴结乘务长或列车长,因为她们表现好坏的命运全由带领她们的乘务长决定。不仅仅在学校培训需要付出高`额培训费用,在三四年漫长的实习期间仍然要付出不可知的考核人情费用。如果说劳动人民是爹娘,那么这不是坑爹又是什么?这些底层劳动人民的苦处,权力阶层是无法想象或体验的。

当然这种创新性的奇葩并不是高铁发明,发明权应该属于港台商人,改革之初,一些港台商人进入大陆投资建厂,就是买通学校,廉价使用实习生。不知这种用工制度改了没有?

搜狐入市学佛 发表于  2019-02-12 11:02:07 39字 ( 0/161)

派遣工制度和长期实习工制度是最典型和严重的剥削劳动者的制度。怎么没人去管一下?

坑爹的高铁用工制度

 

原来总以为劳务公司是一个坑爹的用工制度,一些公司为了回避给工人上交三金或五金、或不让工人享受八小时工作制度,节日假等工人福利,于是对待打工者极不公平的这种劳务公司怪物应运而生。

劳务公司与劳动中介不同,劳动中介只是向打工者介绍工作,从打工者手中收取一次性的介绍费用,只要打工者受到招工的公司聘用,打工者就与中介脱离了关系,中介也与原先招工的公司脱离了关系。而劳务公司向用工单位输送劳动者后,仍然与用工单位、打工者存在相互依存的利益关系。即:用人单位付给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不是直接付给打工者,而是付首先付给劳务公司,再由劳务公司按月发给打工者。打工者虽然在一个公司打工,但却不是用工公司的职工;虽然在劳务公司拿工资,也不能算是劳务公司职工,因为劳务公司仍然只是中介性质的公司,无工可做,不具备拥有职工的条件与权利。这就是所谓的“派遣工”。

在这种劳动制度下,“派遣工”的劳动报酬或剩余价值要受到双重的剥夺,除了在用工单位付出同等劳动后,享受不到正式职福利待遇外,还要由劳务公司收取管费,再次被剥夺一次。

虽然,我们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行动信念是群众利益无小事,但是在政绩面前,这些损害民众利益的小事,谁会认真对待?

如果说,劳务公司“派遣工”制度不公平,那么高铁的用工制度更是创新性的奇葩。

大凡坐过高铁商务坐都看到,那些乘务小姐个个花枝招展,年青漂亮,很多生活在底层的女孩看到乘务小姐下班后穿着另人羡慕的高铁制服,拉着漂亮小皮箱,还以为她们象空姐那般生活滋润呢。其实不然,这些看起来光鲜的乘务小姐,很多人并没有工资报酬。

既然,没有工资报酬,为什么有的女孩子愿意干?这就是高铁的创新劳动用工制度了。

简单的说,这些年青乘务小姐既不是由劳动中介公司介绍,也不是劳务公司派遣工,而是高铁乘务专业学校培训出来的学生。要想到高铁当乘务小姐,先要交足够的高额学费培训,交了高额学费受到培训一年半截,并不代表有资格能够进入高铁当上正式职工,还要到高铁实习三四年,我们平时看到的这些年青光鲜的小姐,很多就是这些不拿工资的实习生。实习三四年就肯定能够进入高铁正式工了吗?别做梦了吧!一切都是未知数。在实习期间除了要拼命表现无私奉献——这可是真正的无私奉献    哦!还要拼命巴结乘务长或列车长,因为她们表现好坏的命运全由带领她们的乘务长决定。不仅仅在学校培训需要付出高`额培训费用,在三四年漫长的实习期间仍然要付出不可知的考核人情费用。如果说劳动人民是爹娘,那么这不是坑爹又是什么?这些底层劳动人民的苦处,权力阶层是无法想象或体验的。

当然这种创新性的奇葩并不是高铁发明,发明权应该属于港台商人,改革之初,一些港台商人进入大陆投资建厂,就是买通学校,廉价使用实习生。不知这种用工制度改了没有?

夕阳宇楠 发表于  2019-02-12 11:44:39 20字 ( 0/130)

派遣工实质就是雇佣制度,是一种剥削制度。

坑爹的高铁用工制度

 

原来总以为劳务公司是一个坑爹的用工制度,一些公司为了回避给工人上交三金或五金、或不让工人享受八小时工作制度,节日假等工人福利,于是对待打工者极不公平的这种劳务公司怪物应运而生。

劳务公司与劳动中介不同,劳动中介只是向打工者介绍工作,从打工者手中收取一次性的介绍费用,只要打工者受到招工的公司聘用,打工者就与中介脱离了关系,中介也与原先招工的公司脱离了关系。而劳务公司向用工单位输送劳动者后,仍然与用工单位、打工者存在相互依存的利益关系。即:用人单位付给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不是直接付给打工者,而是付首先付给劳务公司,再由劳务公司按月发给打工者。打工者虽然在一个公司打工,但却不是用工公司的职工;虽然在劳务公司拿工资,也不能算是劳务公司职工,因为劳务公司仍然只是中介性质的公司,无工可做,不具备拥有职工的条件与权利。这就是所谓的“派遣工”。

在这种劳动制度下,“派遣工”的劳动报酬或剩余价值要受到双重的剥夺,除了在用工单位付出同等劳动后,享受不到正式职福利待遇外,还要由劳务公司收取管费,再次被剥夺一次。

虽然,我们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行动信念是群众利益无小事,但是在政绩面前,这些损害民众利益的小事,谁会认真对待?

如果说,劳务公司“派遣工”制度不公平,那么高铁的用工制度更是创新性的奇葩。

大凡坐过高铁商务坐都看到,那些乘务小姐个个花枝招展,年青漂亮,很多生活在底层的女孩看到乘务小姐下班后穿着另人羡慕的高铁制服,拉着漂亮小皮箱,还以为她们象空姐那般生活滋润呢。其实不然,这些看起来光鲜的乘务小姐,很多人并没有工资报酬。

既然,没有工资报酬,为什么有的女孩子愿意干?这就是高铁的创新劳动用工制度了。

简单的说,这些年青乘务小姐既不是由劳动中介公司介绍,也不是劳务公司派遣工,而是高铁乘务专业学校培训出来的学生。要想到高铁当乘务小姐,先要交足够的高额学费培训,交了高额学费受到培训一年半截,并不代表有资格能够进入高铁当上正式职工,还要到高铁实习三四年,我们平时看到的这些年青光鲜的小姐,很多就是这些不拿工资的实习生。实习三四年就肯定能够进入高铁正式工了吗?别做梦了吧!一切都是未知数。在实习期间除了要拼命表现无私奉献——这可是真正的无私奉献    哦!还要拼命巴结乘务长或列车长,因为她们表现好坏的命运全由带领她们的乘务长决定。不仅仅在学校培训需要付出高`额培训费用,在三四年漫长的实习期间仍然要付出不可知的考核人情费用。如果说劳动人民是爹娘,那么这不是坑爹又是什么?这些底层劳动人民的苦处,权力阶层是无法想象或体验的。

当然这种创新性的奇葩并不是高铁发明,发明权应该属于港台商人,改革之初,一些港台商人进入大陆投资建厂,就是买通学校,廉价使用实习生。不知这种用工制度改了没有?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