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物质不灭精神不死 发表于  2019-02-12 08:27:55 3298字 ( 60/10346)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蓬莱文章 发表于  2019-02-13 14:48:23 0字 ( 0/19)

这个典型树的尴尬啊!

这个典型树的尴尬啊!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强言炎 发表于  2019-02-13 14:16:39 13字 ( 0/17)

为解散人民公社作试点准备。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9-02-12 16:21:49 54字 ( 0/127)

说到小岗村的,发帖不上帖的会是怎样说?关于小岗村的这里只是看到上帖的,但看不到不上帖是怎样说的呢我们知道吗?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9-02-12 15:46:20 45字 ( 0/108)

上帖的与不上帖,谁是正能量。审帖的你,你是要毫不动摇地发展私有制还是毫不动摇地发展公有制?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zqazy0 发表于  2019-02-12 13:05:04 51字 ( 0/144)

只要当上典型,就不再是原汁原味了。评来评去都是莫须有。把个财政局的干部都累死了,还有哪个村能这么玄乎?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真理论者 发表于  2019-02-12 12:36:01 142字 ( 0/135)

现代社会发展规律是:由过去资本主义社会财富私有制经过现代社会财富公有制和私有制并存而发展到未来共产主义社会财富公有制,这就决定了只有集体化和国有化改革...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真理论者 发表于  2019-02-12 12:19:36 142字 ( 0/127)

现代社会发展规律是:由过去资本主义社会财富私有制经过现代社会财富公有制和私有制并存而发展到未来共产主义社会财富公有制,这就决定了只有集体化和国有化改革...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痴山.blog 发表于  2019-02-12 12:17:31 19字 ( 0/161)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老严,中国版鸠山。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上城客 发表于  2019-02-12 14:31:58 14字 ( 0/133)

“手电筒”照别人前要先照自己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上城客 发表于  2019-02-12 12:07:18 0字 ( 0/127)

一旦‘集体’形成,农民根本无法控制、管理‘集体’,结局就是农民必然成为’待宰的羔羊’,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一旦‘集体’形成,农民根本无法控制、管理‘集体’,结局就是农民必然成为’待宰的羔羊’,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物质不灭精神不死 发表于  2019-02-12 14:33:07 7字 ( 0/134)

小岗村相当自由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夕阳宇楠 发表于  2019-02-12 12:06:34 27字 ( 0/138)

在任何情况下,这个严在人民的心中也只能是个小丑的角色。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心静剩哥 发表于  2019-02-12 11:47:59 269字 ( 0/184)

人性决定了个体永远大于集体!为什么?个体是集体的基石,也就是说集体是由个体组成的,而不是个体是由集体组成,这就决定了人性化是首先优先个体还是优先于集体,集体的最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y4949 发表于  2019-02-12 11:45:37 13字 ( 0/158)

自私自利豪不利人专门利己。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真理论者 发表于  2019-02-12 11:33:09 142字 ( 0/125)

现代社会发展规律是:由过去资本主义社会财富私有制经过现代社会财富公有制和私有制并存而发展到未来共产主义社会财富公有制,这就决定了只有集体化和国有化改革...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老沉香 发表于  2019-02-12 11:08:02 21字 ( 0/160)

农村带头人的道德水准,往往决定社队的走向。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9-02-12 10:45:01 50字 ( 0/151)

18户就是18户,小岗村只是18户吗?民主集中制,小数服从多数,你说生产队长能决定一个村分田单干吗?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laserbomb 发表于  2019-02-12 10:21:40 32字 ( 0/151)

他可以分集体的地,那些高官们就可以分国家的财产.就是这个理!!!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夕阳宇楠 发表于  2019-02-12 11:31:06 7字 ( 0/126)

分析的有道理。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右爷爷 发表于  2019-02-12 10:40:53 10字 ( 0/150)

从此国有资产大流失。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四两千斤 发表于  2019-02-12 10:18:57 37字 ( 0/155)

从小岗村的“锐变”看农村集体经济的“坍塌”..............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四两千斤 发表于  2019-02-12 10:26:56 25字 ( 0/161)

后来的私有化社会主义公有制............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只有公有制才能救中国 发表于  2019-02-12 10:13:58 23字 ( 0/160)

严宏昌带头分田单干不奇怪,怪在他这种人能出头。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只有公有制才能救中国 发表于  2019-02-12 10:22:41 18字 ( 0/164)

树这样的农民作全国板样必成千古笑话!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四两千斤 发表于  2019-02-12 10:44:45 33字 ( 0/138)

这就是一场举世瞩目的站队和自我定性................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道不平有人铲 发表于  2019-02-12 10:05:53 11字 ( 0/160)

一枚抢先过河的小卒子。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四两千斤 发表于  2019-02-12 09:59:00 44字 ( 0/165)

这就是要“资本主义的苗”,不要“社会主义的草”的结果..........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四两千斤 发表于  2019-02-12 11:34:02 53字 ( 0/148)

实践说明,资本主义的苗不会结社会主义的果,有资本主义思想的人不会走社会主义的阳光大道...........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四两千斤 发表于  2019-02-12 11:37:01 41字 ( 0/170)

培养他们、信任他们、依靠他们、跟着他们,就成了社会主义的掘墓人..........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四两千斤 发表于  2019-02-12 09:59:22 58字 ( 0/153)

这个“资本主义的苗”,先骗着把社会主义的集体所有制撕了一个缝后扩大战果“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瓦解了“生产队”。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高山美(重新注册) 发表于  2019-02-12 09:54:16 152字 ( 0/196)

这就很清楚了。小岗村分田单干的原因是:1.小岗村的分配不是按劳分配,因此社员才没有生产积极性;2.小岗村的生产队长,不是真正的农民,而是一个建筑业的包工头。他的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A童M 发表于  2019-02-13 10:25:12 23字 ( 0/26)

现在农民不愿意种田了,说明了什么?很好的佐证。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A童M 发表于  2019-02-13 14:33:12 15字 ( 0/16)

农民阶级是最可怜的,将来还是!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qnyt 发表于  2019-02-12 09:39:29 9字 ( 0/159)

四个字,旧病复发。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物质不灭精神不死 发表于  2019-02-12 09:35:59 79字 ( 0/164)

严宏昌从私利出发坚持“劳三人七”,打击了社员的积极性,“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是什么“反左”。试问劳动多分配是什么“左”?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物质不灭精神不死 发表于  2019-02-12 09:31:21 98字 ( 0/152)

严宏昌坚持“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长期低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刘鸿德 发表于  2019-02-12 09:22:48 15字 ( 0/150)

只是一个由头。就一个字,需要!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夕阳宇楠 发表于  2019-02-12 09:19:39 59字 ( 0/166)

我看原因有二:要么就是这个严队长的组织能力太差,调动不了社员的积极性;要么就是这些社员的素质太差,私心太重,只能单干。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物质不灭精神不死 发表于  2019-02-12 09:37:31 30字 ( 0/140)

不是组织能力的问题,是他处处从自己的利益出发胡来,搞乱了人心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夕阳宇楠 发表于  2019-02-12 11:34:56 38字 ( 0/140)

原因三,这个严的利己主义,他是为了私利才搞单干的。这样的领导,谁遇到谁倒霉。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一是1 发表于  2019-02-12 08:49:58 8字 ( 0/163)

“善假于物也”。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上城客 发表于  2019-02-12 08:55:47 27字 ( 0/183)

再不分田单干调动农民的积极性,农民真的连粥都喝不上了。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621119 发表于  2019-02-12 14:03:28 23字 ( 0/123)

不喝粥,吃饱穿暖,干劲更足,看看大寨南街等村。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9-02-12 12:03:53 16字 ( 0/153)

不要污蔑全国走集体化道路的农民。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621119 发表于  2019-02-12 11:31:50 64字 ( 0/130)

“粥喝不上”好哇,越“喝不上”越有精神,干劲越大,修水库水渠,越增产,人均收命越长。哦,对了,如今寿命更长,难道是越喝不上粥了?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右爷爷 发表于  2019-02-12 10:38:27 57字 ( 0/155)

农村要发展,靠个人的积极性,永远是杯水车薪。分田单干不仅削弱了人们的大公无私精神,也将人们引向更加自私自利的深渊。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右爷爷 发表于  2019-02-12 10:28:46 49字 ( 0/157)

如果不是伟人时代大搞农业基础建设,大力发展农业科研项目,彻底告别了靠天吃饭的日子历史,你早饿死了。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右爷爷 发表于  2019-02-12 10:24:08 63字 ( 0/171)

旧中国之前一直是分田单干,一直未解决人们的吃饭难题。事实证明,个人不论有再多的积极性,必定有限。众人拾柴火焰高的道理,你懂吗?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右爷爷 发表于  2019-02-12 10:13:55 57字 ( 0/198)

几十年的实践证明,分田单干农村是富不起来的。凡是富起来的村都是走集体道路,比如华西村,南街村,大营村,大寨村等等。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右爷爷 发表于  2019-02-12 10:06:52 65字 ( 0/144)

分田单干农村如何发展?伟人时代我们已经告别了原始的耕种方式,分田单干又拾回来了[大笑]。古人都懂一把筷子和一支筷子的作用。[大笑]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右爷爷 发表于  2019-02-12 09:57:25 32字 ( 0/138)

连村主任都要从省财政厅派,如果全国农村都如此,还有国吗?[大笑]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上城客 发表于  2019-02-12 10:53:33 24字 ( 0/135)

村主任省财政厅派,干预自治,是非法行为?[大笑]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621119 发表于  2019-02-12 11:45:10 41字 ( 0/125)

在美奴们看来,中国扶贫都是“非法”的,因为其盼望着中国百姓贫,让主子美国欺侮中国。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一是1 发表于  2019-02-12 09:00:11 18字 ( 0/152)

裤子套兎子,兎子跑了,故事也该了了。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上城客 发表于  2019-02-12 10:54:35 12字 ( 0/142)

“集体”的旗号骗不下去了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一是1 发表于  2019-02-12 11:07:02 13字 ( 0/150)

驴不这么认为,象也不认同。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上城客 发表于  2019-02-12 11:28:37 12字 ( 0/133)

又来擅自代表“驴、象”了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一是1 发表于  2019-02-12 11:37:51 9字 ( 0/150)

木学特老重要讲话?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上城客 发表于  2019-02-12 12:41:58 9字 ( 0/132)

你以为美国是中国?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一是1 发表于  2019-02-12 14:45:42 5字 ( 0/122)

AA制啦?

当年小岗的生产队长严宏昌为什么要带头分田单干?

程约汉     2016-01-31   “真相:小农经济+输血打气——兼评《小岗村的故事》”节选

1978年前,年轻的严宏昌长期在外打工,后来当上包工头承揽许多工程,手底下最多时能有四五百号人,炊事员就有十五六个,这时城里人月工资三十几元时候,他已经已积攒了三千多元(是一百人的月工资相加)当时能盖三间大瓦房的钱了。可是每月要交生产队上15元记150分工分,参加年终分红分口粮,他总觉得自己吃大亏。至于自己养的尚未能劳动嗷嗷待哺的4个娃娃吃生产队供的口粮,他似乎忘记了。1978年,当地旱情严重,公社党委担心小岗村经不起打击,采取“提高交队的管理费”每月150元,逼这个“能人”(包工头)回村当队长。反正这时正盛行“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
    
新官上任的严宏昌如何率领小岗村社员把村子搞好呢?烧三把什么火呢?
    
这位年仅二十九岁的队长认为农民的人性就是“各自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更直接”、“摊子越小越好干”,就以“打破大锅饭”为由烧了第一把火:
请示公社将村东村西两个作业组分割成4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二把火,瞒着公社再将4个作业组,分割成8个作业组。

没几天,烧第三把火,私自将8个作业组最后切割成20个作业组,即全村一家一组,分田分牛分公产,各家单干。

据书中的记叙,小岗村共20户,通过二变四,四变八,八变二十就绘出一张小岗村分田单干路径图。
    
在分割到8个作业组时,他本想已经是父子组、兄弟组、女婿组、友邻组,应该是社员们很满意了,不是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之说吗?即便吃点亏相互是血缘亲属也不会斤斤计较的。

读者请注意正是他又亲自推翻几天前亲自组建8个组的方案,继续分割至20个组,其重要原因他内心深处对血缘亲属这一套,也不相信。血缘亲属当伤害到自己的利益时,也滚你的蛋!改你的命! 
    
由此可知严宏昌真正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底线谁都不能碰,血缘亲属不可能例外!

第25页,夫唱妇随安徽作家自觉坦白叙说——
    “然而,首先感到仍有问题的,就是严宏昌。严宏昌和严付昌划在一组(第5组,仅有兄弟俩),严付昌是他亲弟弟,两家一直和和气气,从未红过脸。但两家人现在成为一个作业组,如何出勤、如何记工、弟弟严付昌和他的看法首先就产生了分歧。

他家是两个劳动力,六口人(四个娃娃),弟弟严付昌是四个劳动力,八口人。如果依然按照生产队原先记工的办法,分配时实行‘劳三人七’,即工分占三成,人口占七成。(按中央规定‘劳六人四’或‘劳五人五’)严付昌家劳动力多,分配上就吃了亏。严付昌就提出要凭工分而不按人口搞分配,这样一来,严宏昌一家人又接受不了。(他家娃娃4个,工分少)再说严宏昌毕竟当了队长,队上的事不能不问,弟弟又是个急性子,看到农活缠手,进度太慢,便发了脾气,吵着要分开。”
    
第五组,只有严宏昌哥俩,弟弟提出年终分配时应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他家劳动工分多,就应多分钱和粮食,这是正当要求,也是可以解决的。当时队上“劳三人七”的分配比例——年终分配的劳动工分仅占三成,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正当要求,也不符合中央政策规定的比例,严宏昌作为生产队长可以修改这个比例——再说当年,我们知青参加队委会时,也在村里修改过当时分配比例——或者“劳四人六”、“劳五人五”甚至“劳七人三”,这对缺乏积极性的小岗村来说十分重要,尤为迫切。

队长严宏昌只要出于公心,真正出于调动社员出工不工出力的积极性,就会修改原定的年终分配的比例。可是他认为于己无利,损害自己娃娃多分粮多的利益,不但不修改,索性将亲兄弟俩的第五组再分割开,进而将全村20户分割成20个!血缘亲属的脸,撕破就撕破。
    
年终分配方案,不执行中央的政策,不合理,正是小岗人生产积极性为什么长期低下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小岗人对集体丧失信心而且处求生的重要原因,但是政客们一字不提。
    
严宏昌的极端自私心性,从不修改年终分配比例,以及决定“八变二十”的分组方案中暴露得清楚可见了。“为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是他在小岗村带头分田单干的主要动因。

“反对大锅饭”,“反对大呼隆”不过是借了个时髦的理由,也根本不在什么“反左”的这个层次上。
    
严宏昌要小岗村分田单干,不顾一切实施,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心怀着鬼胎,——严宏昌之所以分田单干,主要是保住能为自己赚大钱的外包工程,不可能因为小岗村的队长职务而被妨碍和受损。凡是包工头,谁不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读者只要仔细回顾严宏昌在实施分田单干方案时的言行,可体察到一些包工头的端倪:他在“秘密会议”上用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近乎低俗的比喻。大家知道,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长有一个基本职责,就是对全村生产与工作负有统一调度、指挥的责任,即使是后来改革的包产到户,也负有“双层经营”中集体经营层面的统一调度和指挥的责任,这需要花费和牵制当队长的大量的时间与心血。他不愿承担这个基本责任,反而厌恶十足地讽刺生产队里的“四统一经营是‘脱裤子放屁——多道手续!’”
    
严宏昌在会上一再反对生产队“四统一经营”,坚持四变八、八变二十个作业组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虽然愿意出任小岗村的队长,但在县城揽到的建筑工程仍坚持自己当家,只是把承包的工程委托别人临时代管。他想“一心两用”,因为外边承包工程的油水回报,是当小岗队队长一职的回报所无法相比拟的,少得可怜,包工头不愿在生产队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他选择方案是生产队的调度与工作越少越好,越省心越好。为了让“一心二用”的意图不道破丝毫,他不择手段,罗织种种理由,充当反人民公社体制的一条好汉。严宏昌的精明在这一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11月24日所谓的“秘密会议”上,他说得多么聪明,说得多么时髦:“我一直在想,还是摊子越小越好干——绑在队里队长动脑筋,分到组里组长动脑筋;包干到户就会人人动脑筋。”这是一。“老辈人过去搞过包产到户,田分到各家各户后,生产的粮食油料作物都还要统一收到生产队,由队里再统一上缴国家的征购任务,统一扣除集体的提留,一切还要由生产队统一结算,算出各家各户的工分后,再统一分配。这等于‘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咱要干,就干脆一步到台口:包干到户!”
    
这就是说小岗村的双层经营不搞了,只搞个人单干的一层经营!集体经济成为空壳。这一点,上层官员和精英们却三十年一直在欺骗世人:中国农村实施双层经营,仿佛集体经营仍存在。
    
小岗村分田单干的成功实现,严宏昌既堂而皇之的当任生产队队长,又将外边油水很大的建筑工程牢牢地掌控在手里,这样的好处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最小化,就是“鱼和熊掌兼得”。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