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去伪求真 发表于  2019-02-09 15:23:04 4444字 ( 12/4126)

去伪求真:解析[笑傲江湖V]先生的小岗村“名垂青史”

    春节期间,强坛深水区的二、三个小丑为了给众网友添堵,又将小岗村那点事翻出来恶心大家,在遭到众多网友的驳斥后,[笑傲江湖V](即降龙十八掌)先生照例第N次将其谬文《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足以名垂青史。》重发了出来,虽然这篇文章充满了谬误,但在小岗村被评为了“改革先锋”的背景下也算应景之作,因为小岗村再糊不上墙,但它毕竟是中国改革的出发点,否定了它就等于否定了改革,所以必须将其强撑在墙头。就此而言,笔者认为将该文标题最后一句改为“小岗村就足以名垂改革”更为适当。究其原因,就在于单干农业属于封建小农经济,已有上千年历史,当人类社会进入资本主义后也是被改革的对象,将逐步被规模化私有农庄所取代,因此它只是世界历史长河中的一股小小的回流,注定永远只能定格在落后农业的1.0版,不可能“名垂青史”。

    这里,笔者重点要批判的是,[余青山]先生在跟帖中说:“100年来,中国没有谁比小岗村十八位农民更具有革命理性!(2019-02-08 15:22:24) 28字(30/2)”这实际上是说中国共产党革命是非“理性”的,这种全盘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全部革命史的言论能够堂而皇之地发表在中国共产党的主流网络媒体上,令世人匪夷所思。

    在跟帖中,[初夏微风]先生问:“名垂青史过了,但这帖子说的事还有什么可争议的吗?第一次看这类帖子,跟帖可真让人开眼。(02月08日 19:08)42字(38/0)”其实,小岗典型已被改革的历史所证伪,这里笔者只举三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例子:

    一是据中共安徽省委主办的《党的生活》2009年第6期刊登的《严俊昌:大包干带头人的清醒与困惑》一文介绍,小岗村分田单干18个带头人之一的严俊昌暮年后依然关注着小岗村的一切,抚今忆昔,严俊昌更多的是困惑。面对小岗村的现状,他为自己辩解说:“大包干是当时廹不得已的作法,并不是想搞私有,而是官僚主义浮夸风和共产风把大家搞得没饭吃。为了解决温饱问题,所以搞起了承包,但要想大发展,还是应该走集体化道路。”“现在看来,分那一亩三分地只能管温铇。年轻人都出去打工的了,家里的地留下老弱病残管着也照管不好,不是荒废着,就是卖给那些私老板,农民们想干什么也干不成,自已那一亩三分地束缚住了手脚,根本迈不开步子!现在小岗村,穷的穷,富的富,要早知道是这个情况,就是砍我的脑袋也不搞承包啊!”

    二是中央电视台“文化中国”近期播出的专题片《不忘初心·南街村》中,中共南街村党委书记王宏斌在央视访谈时谈道,南街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就是农业先进大队,“粮食亩产超千斤,烟叶亩产超千斤,农民日产值1.2元,农业全部实现了水利化、机械化”。1981年学小岗分田单干又退回到一家一户的牛耕人种的小农状态,“结果是耕作方式倒退,粮食产量下降,农民收入降低”,对此,南街村党委一班人进行了深刻反思,在全村农民的自觉自愿下重归集体经济,迅速实现了共同富裕,成为了闻名世界的“幸福村”。

    三是据当代文学家、著名学者王宏甲撰写的《塘约道路》介绍,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区的塘约村学小岗分田单干30多年,成了国家二类贫困,2013年塘约村人均纯收入不足4000元。2014年后重走集体化道路,到2016年底,塘约村人均纯收入提升到1万元,全村138户600名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村集体经济从不足4万元增加到200万元,增长了45倍;90%的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就业创业,每家都住上了新屋,过上了小康生活,实现了从国家级二类贫困村向“小康示范村”的华丽转变,成为了小岗村学习取经的榜样。

    面对上述三个典型事例,[笑傲江湖V]的帖子的确没有什么可争议的,只能作为批判的靶子。下面是笔者去年4月对该文的驳斥,原标题是《去伪求真:笑谈降龙十八掌的“小岗村1.0版”》:

    降龙十八掌很激动,这主要源于他的自私懒惰偶像“小岗村”。想想也是,引领中国农村改革方向三十多年,在省财政厅加社会力量的共同资助扶持下,却依然停止在1.0版,成了农村深化改革的绊脚石,这对于将其奉若神明的人而言的确很丢人现眼。为此,撞死南墙也不知回头的降龙十八掌总会间歇性地发作,过一段就要自己跳出来重复一遍小岗村的“名垂青史”,尤其是见到实事求是评价小岗的文章,更是会气急败坏、语无伦次地为小岗村诡辩一番。其实,小岗村的小农经验严重阻碍了中国农业现代化的实现和人类社会发展进步,早已成为了全国人民的共识,就连那些西化派精英们也羞于再拿小岗说事,因为他同样也阻碍了西化进程,作为敲门砖早该扔了。你降龙十八掌等几个复古小丑就算跳大神跳死,也改变不了这一事实。有谁见过屎壳郎将一滩稀屎推成粪球的吗?

    降龙十八掌昨晚又发一帖《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可以名垂青史。(原创首发)》,这个标题很搞笑,单干小农经济已延续了几千年,广大农民何时“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观当今中国农村,凡是坚守分田单干者如果不背井离乡外出打工基本上都成了扶贫对象,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如果说让中国农业重回小农经济是小岗村的历史使命,那不叫“名垂青史”,而叫“遗臭万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很自豪地说:“1979年,小岗村农民包产到户以后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年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请问十八掌先生,向国家交公粮是小岗人分田单干的承诺,但是按你给的数据计算,小岗村分田单干后亩产不足260斤,平均每亩良田交公粮46斤,自留210多斤,这对于人均4.5亩良田的小岗人也许解决了温饱,但如果人均不足1.3亩耕地的全国农民都这样学,那他们和非农业人口还真得被饿死,这如何就“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呢?亩产260斤不足当时农村平均亩产量的五分之二,这种自私懒惰的农民又先进在哪里?难道农民种田不该交公粮吗?不过,从十八掌先生这句话的实际效果来看,也算是对小岗人“自私懒惰”特性的高度概括——为集体干活懒惰,为自己生产也好不到哪去。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伪网友说中国农村在40年前就应该走40年后塘约村走的路,就好像在说,红军长征时为什么不从江西开始就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呢?”这段话只能证明十八掌先生的无耻和无知。我在上篇文章中说塘约村“在学了三十余年小岗后重走集体化道路”,这是你写的上述意思吗?你真是无耻。事实上,解放初期中国共产党没收了地主恶霸的土地分给了翻身作主人的贫下中农,并颁发了土地证确权,但是,当时分到了田的农民通过生产实践证明单干可能产生新的贫富分化,于是自发组织起来成立了互助组、合作社,直到成立高级社、人民公社,这是农民的选择。正因为翻身农民将确权后的土地自愿交给村集体共同管理,共同劳动,共享成果,所以至今农村土地仍叫集体所有制而非全民所有制。后来在小岗示范下又将集体土地分给了个人,现在再次确权后塘约村重搞合作化,这是塘约村重走40年前的道路,而非相反,请十八掌先生尊重历史,不要颠倒历史。这里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十八掌先生文中用“红军长征”举例可以,但逻辑不能混乱。因为红军长征是因为党内机会主义统治导致中央苏区丢失而被迫实施的战略转移,如果工农红军作出巨大牺牲后仍执行王明机会主义路线指挥到湘西同二.六军团会合重新钻进蒋军的包围圈,只能全军覆灭,所以遵义会议重新选择了毛主席的正确道路。这是错误道路与正确道路之间的抉择,与“红军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没有任何逻辑关联。请问十八掌先生,你是急疯了,还是本来就缺乏逻辑思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严俊昌等小岗人还在反思自己的不足,学习别人的先进经验,这本来就是一个永不满足现状、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再次证明小岗人行动不懒,思想更不懒。”这实在是对小岗人的讽刺。虽然小岗村党支部也多次到南街村和塘约村取经,也想重回集体经济,也在招商引资欲升级到3.0版,但阻力重重。据小岗村党委书记郑树锐介绍,习总书记参观的4300亩高标准农田示范田,系小岗村集体企业“小岗创新发展有限公司”作为投融资平台,从小岗13个自然村329户农民手中流转租赁过来(现在的小岗村系与严岗村、石马村合并而成),转包给国家级农垦集团公司经营,目的是“避免招商来的企业与农户直接打交道,省去了投资者诸多不便。”也就是说升级版就不敢让小岗人染指。为什么?因为“不满足现状”的小岗人一看见钱和利就会你争我抢给败光。似小岗人这般自私懒散,就是财政部轮流派人去再当二十年书记,也进化不到2.0版。这难道就是小岗“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真是蠢的可笑。

    算了,不多说了,就这些估计降龙十八掌也得学习领会半年。至于所谓南街村和小岗村在改革开放的形势下早就“并轨”之类的疯话,就如高铁同牛车并轨一样荒诞,不置一驳。


    去伪求真

寻路复员兵 发表于  2019-02-10 12:44:37 47字 ( 0/174)

当年的列宁的新经济政策不是苏联的经济方向,而是策略。小岗村引领了中国改开,小农意识引导了腐败。

    春节期间,强坛深水区的二、三个小丑为了给众网友添堵,又将小岗村那点事翻出来恶心大家,在遭到众多网友的驳斥后,[笑傲江湖V](即降龙十八掌)先生照例第N次将其谬文《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足以名垂青史。》重发了出来,虽然这篇文章充满了谬误,但在小岗村被评为了“改革先锋”的背景下也算应景之作,因为小岗村再糊不上墙,但它毕竟是中国改革的出发点,否定了它就等于否定了改革,所以必须将其强撑在墙头。就此而言,笔者认为将该文标题最后一句改为“小岗村就足以名垂改革”更为适当。究其原因,就在于单干农业属于封建小农经济,已有上千年历史,当人类社会进入资本主义后也是被改革的对象,将逐步被规模化私有农庄所取代,因此它只是世界历史长河中的一股小小的回流,注定永远只能定格在落后农业的1.0版,不可能“名垂青史”。

    这里,笔者重点要批判的是,[余青山]先生在跟帖中说:“100年来,中国没有谁比小岗村十八位农民更具有革命理性!(2019-02-08 15:22:24) 28字(30/2)”这实际上是说中国共产党革命是非“理性”的,这种全盘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全部革命史的言论能够堂而皇之地发表在中国共产党的主流网络媒体上,令世人匪夷所思。

    在跟帖中,[初夏微风]先生问:“名垂青史过了,但这帖子说的事还有什么可争议的吗?第一次看这类帖子,跟帖可真让人开眼。(02月08日 19:08)42字(38/0)”其实,小岗典型已被改革的历史所证伪,这里笔者只举三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例子:

    一是据中共安徽省委主办的《党的生活》2009年第6期刊登的《严俊昌:大包干带头人的清醒与困惑》一文介绍,小岗村分田单干18个带头人之一的严俊昌暮年后依然关注着小岗村的一切,抚今忆昔,严俊昌更多的是困惑。面对小岗村的现状,他为自己辩解说:“大包干是当时廹不得已的作法,并不是想搞私有,而是官僚主义浮夸风和共产风把大家搞得没饭吃。为了解决温饱问题,所以搞起了承包,但要想大发展,还是应该走集体化道路。”“现在看来,分那一亩三分地只能管温铇。年轻人都出去打工的了,家里的地留下老弱病残管着也照管不好,不是荒废着,就是卖给那些私老板,农民们想干什么也干不成,自已那一亩三分地束缚住了手脚,根本迈不开步子!现在小岗村,穷的穷,富的富,要早知道是这个情况,就是砍我的脑袋也不搞承包啊!”

    二是中央电视台“文化中国”近期播出的专题片《不忘初心·南街村》中,中共南街村党委书记王宏斌在央视访谈时谈道,南街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就是农业先进大队,“粮食亩产超千斤,烟叶亩产超千斤,农民日产值1.2元,农业全部实现了水利化、机械化”。1981年学小岗分田单干又退回到一家一户的牛耕人种的小农状态,“结果是耕作方式倒退,粮食产量下降,农民收入降低”,对此,南街村党委一班人进行了深刻反思,在全村农民的自觉自愿下重归集体经济,迅速实现了共同富裕,成为了闻名世界的“幸福村”。

    三是据当代文学家、著名学者王宏甲撰写的《塘约道路》介绍,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区的塘约村学小岗分田单干30多年,成了国家二类贫困,2013年塘约村人均纯收入不足4000元。2014年后重走集体化道路,到2016年底,塘约村人均纯收入提升到1万元,全村138户600名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村集体经济从不足4万元增加到200万元,增长了45倍;90%的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就业创业,每家都住上了新屋,过上了小康生活,实现了从国家级二类贫困村向“小康示范村”的华丽转变,成为了小岗村学习取经的榜样。

    面对上述三个典型事例,[笑傲江湖V]的帖子的确没有什么可争议的,只能作为批判的靶子。下面是笔者去年4月对该文的驳斥,原标题是《去伪求真:笑谈降龙十八掌的“小岗村1.0版”》:

    降龙十八掌很激动,这主要源于他的自私懒惰偶像“小岗村”。想想也是,引领中国农村改革方向三十多年,在省财政厅加社会力量的共同资助扶持下,却依然停止在1.0版,成了农村深化改革的绊脚石,这对于将其奉若神明的人而言的确很丢人现眼。为此,撞死南墙也不知回头的降龙十八掌总会间歇性地发作,过一段就要自己跳出来重复一遍小岗村的“名垂青史”,尤其是见到实事求是评价小岗的文章,更是会气急败坏、语无伦次地为小岗村诡辩一番。其实,小岗村的小农经验严重阻碍了中国农业现代化的实现和人类社会发展进步,早已成为了全国人民的共识,就连那些西化派精英们也羞于再拿小岗说事,因为他同样也阻碍了西化进程,作为敲门砖早该扔了。你降龙十八掌等几个复古小丑就算跳大神跳死,也改变不了这一事实。有谁见过屎壳郎将一滩稀屎推成粪球的吗?

    降龙十八掌昨晚又发一帖《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可以名垂青史。(原创首发)》,这个标题很搞笑,单干小农经济已延续了几千年,广大农民何时“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观当今中国农村,凡是坚守分田单干者如果不背井离乡外出打工基本上都成了扶贫对象,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如果说让中国农业重回小农经济是小岗村的历史使命,那不叫“名垂青史”,而叫“遗臭万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很自豪地说:“1979年,小岗村农民包产到户以后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年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请问十八掌先生,向国家交公粮是小岗人分田单干的承诺,但是按你给的数据计算,小岗村分田单干后亩产不足260斤,平均每亩良田交公粮46斤,自留210多斤,这对于人均4.5亩良田的小岗人也许解决了温饱,但如果人均不足1.3亩耕地的全国农民都这样学,那他们和非农业人口还真得被饿死,这如何就“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呢?亩产260斤不足当时农村平均亩产量的五分之二,这种自私懒惰的农民又先进在哪里?难道农民种田不该交公粮吗?不过,从十八掌先生这句话的实际效果来看,也算是对小岗人“自私懒惰”特性的高度概括——为集体干活懒惰,为自己生产也好不到哪去。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伪网友说中国农村在40年前就应该走40年后塘约村走的路,就好像在说,红军长征时为什么不从江西开始就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呢?”这段话只能证明十八掌先生的无耻和无知。我在上篇文章中说塘约村“在学了三十余年小岗后重走集体化道路”,这是你写的上述意思吗?你真是无耻。事实上,解放初期中国共产党没收了地主恶霸的土地分给了翻身作主人的贫下中农,并颁发了土地证确权,但是,当时分到了田的农民通过生产实践证明单干可能产生新的贫富分化,于是自发组织起来成立了互助组、合作社,直到成立高级社、人民公社,这是农民的选择。正因为翻身农民将确权后的土地自愿交给村集体共同管理,共同劳动,共享成果,所以至今农村土地仍叫集体所有制而非全民所有制。后来在小岗示范下又将集体土地分给了个人,现在再次确权后塘约村重搞合作化,这是塘约村重走40年前的道路,而非相反,请十八掌先生尊重历史,不要颠倒历史。这里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十八掌先生文中用“红军长征”举例可以,但逻辑不能混乱。因为红军长征是因为党内机会主义统治导致中央苏区丢失而被迫实施的战略转移,如果工农红军作出巨大牺牲后仍执行王明机会主义路线指挥到湘西同二.六军团会合重新钻进蒋军的包围圈,只能全军覆灭,所以遵义会议重新选择了毛主席的正确道路。这是错误道路与正确道路之间的抉择,与“红军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没有任何逻辑关联。请问十八掌先生,你是急疯了,还是本来就缺乏逻辑思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严俊昌等小岗人还在反思自己的不足,学习别人的先进经验,这本来就是一个永不满足现状、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再次证明小岗人行动不懒,思想更不懒。”这实在是对小岗人的讽刺。虽然小岗村党支部也多次到南街村和塘约村取经,也想重回集体经济,也在招商引资欲升级到3.0版,但阻力重重。据小岗村党委书记郑树锐介绍,习总书记参观的4300亩高标准农田示范田,系小岗村集体企业“小岗创新发展有限公司”作为投融资平台,从小岗13个自然村329户农民手中流转租赁过来(现在的小岗村系与严岗村、石马村合并而成),转包给国家级农垦集团公司经营,目的是“避免招商来的企业与农户直接打交道,省去了投资者诸多不便。”也就是说升级版就不敢让小岗人染指。为什么?因为“不满足现状”的小岗人一看见钱和利就会你争我抢给败光。似小岗人这般自私懒散,就是财政部轮流派人去再当二十年书记,也进化不到2.0版。这难道就是小岗“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真是蠢的可笑。

    算了,不多说了,就这些估计降龙十八掌也得学习领会半年。至于所谓南街村和小岗村在改革开放的形势下早就“并轨”之类的疯话,就如高铁同牛车并轨一样荒诞,不置一驳。


    去伪求真

粲然一笑60678 发表于  2019-02-10 12:03:47 146字 ( 0/197)

[尴尬]不要忘记小岗村的“单干”典型的強行推广害死了多少农民!“三五统筹”让政府与农民个体利益产生直接冲突,为催收上交集资等款项,直到九十年代未几乎年年有农民被

    春节期间,强坛深水区的二、三个小丑为了给众网友添堵,又将小岗村那点事翻出来恶心大家,在遭到众多网友的驳斥后,[笑傲江湖V](即降龙十八掌)先生照例第N次将其谬文《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足以名垂青史。》重发了出来,虽然这篇文章充满了谬误,但在小岗村被评为了“改革先锋”的背景下也算应景之作,因为小岗村再糊不上墙,但它毕竟是中国改革的出发点,否定了它就等于否定了改革,所以必须将其强撑在墙头。就此而言,笔者认为将该文标题最后一句改为“小岗村就足以名垂改革”更为适当。究其原因,就在于单干农业属于封建小农经济,已有上千年历史,当人类社会进入资本主义后也是被改革的对象,将逐步被规模化私有农庄所取代,因此它只是世界历史长河中的一股小小的回流,注定永远只能定格在落后农业的1.0版,不可能“名垂青史”。

    这里,笔者重点要批判的是,[余青山]先生在跟帖中说:“100年来,中国没有谁比小岗村十八位农民更具有革命理性!(2019-02-08 15:22:24) 28字(30/2)”这实际上是说中国共产党革命是非“理性”的,这种全盘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全部革命史的言论能够堂而皇之地发表在中国共产党的主流网络媒体上,令世人匪夷所思。

    在跟帖中,[初夏微风]先生问:“名垂青史过了,但这帖子说的事还有什么可争议的吗?第一次看这类帖子,跟帖可真让人开眼。(02月08日 19:08)42字(38/0)”其实,小岗典型已被改革的历史所证伪,这里笔者只举三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例子:

    一是据中共安徽省委主办的《党的生活》2009年第6期刊登的《严俊昌:大包干带头人的清醒与困惑》一文介绍,小岗村分田单干18个带头人之一的严俊昌暮年后依然关注着小岗村的一切,抚今忆昔,严俊昌更多的是困惑。面对小岗村的现状,他为自己辩解说:“大包干是当时廹不得已的作法,并不是想搞私有,而是官僚主义浮夸风和共产风把大家搞得没饭吃。为了解决温饱问题,所以搞起了承包,但要想大发展,还是应该走集体化道路。”“现在看来,分那一亩三分地只能管温铇。年轻人都出去打工的了,家里的地留下老弱病残管着也照管不好,不是荒废着,就是卖给那些私老板,农民们想干什么也干不成,自已那一亩三分地束缚住了手脚,根本迈不开步子!现在小岗村,穷的穷,富的富,要早知道是这个情况,就是砍我的脑袋也不搞承包啊!”

    二是中央电视台“文化中国”近期播出的专题片《不忘初心·南街村》中,中共南街村党委书记王宏斌在央视访谈时谈道,南街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就是农业先进大队,“粮食亩产超千斤,烟叶亩产超千斤,农民日产值1.2元,农业全部实现了水利化、机械化”。1981年学小岗分田单干又退回到一家一户的牛耕人种的小农状态,“结果是耕作方式倒退,粮食产量下降,农民收入降低”,对此,南街村党委一班人进行了深刻反思,在全村农民的自觉自愿下重归集体经济,迅速实现了共同富裕,成为了闻名世界的“幸福村”。

    三是据当代文学家、著名学者王宏甲撰写的《塘约道路》介绍,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区的塘约村学小岗分田单干30多年,成了国家二类贫困,2013年塘约村人均纯收入不足4000元。2014年后重走集体化道路,到2016年底,塘约村人均纯收入提升到1万元,全村138户600名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村集体经济从不足4万元增加到200万元,增长了45倍;90%的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就业创业,每家都住上了新屋,过上了小康生活,实现了从国家级二类贫困村向“小康示范村”的华丽转变,成为了小岗村学习取经的榜样。

    面对上述三个典型事例,[笑傲江湖V]的帖子的确没有什么可争议的,只能作为批判的靶子。下面是笔者去年4月对该文的驳斥,原标题是《去伪求真:笑谈降龙十八掌的“小岗村1.0版”》:

    降龙十八掌很激动,这主要源于他的自私懒惰偶像“小岗村”。想想也是,引领中国农村改革方向三十多年,在省财政厅加社会力量的共同资助扶持下,却依然停止在1.0版,成了农村深化改革的绊脚石,这对于将其奉若神明的人而言的确很丢人现眼。为此,撞死南墙也不知回头的降龙十八掌总会间歇性地发作,过一段就要自己跳出来重复一遍小岗村的“名垂青史”,尤其是见到实事求是评价小岗的文章,更是会气急败坏、语无伦次地为小岗村诡辩一番。其实,小岗村的小农经验严重阻碍了中国农业现代化的实现和人类社会发展进步,早已成为了全国人民的共识,就连那些西化派精英们也羞于再拿小岗说事,因为他同样也阻碍了西化进程,作为敲门砖早该扔了。你降龙十八掌等几个复古小丑就算跳大神跳死,也改变不了这一事实。有谁见过屎壳郎将一滩稀屎推成粪球的吗?

    降龙十八掌昨晚又发一帖《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可以名垂青史。(原创首发)》,这个标题很搞笑,单干小农经济已延续了几千年,广大农民何时“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观当今中国农村,凡是坚守分田单干者如果不背井离乡外出打工基本上都成了扶贫对象,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如果说让中国农业重回小农经济是小岗村的历史使命,那不叫“名垂青史”,而叫“遗臭万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很自豪地说:“1979年,小岗村农民包产到户以后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年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请问十八掌先生,向国家交公粮是小岗人分田单干的承诺,但是按你给的数据计算,小岗村分田单干后亩产不足260斤,平均每亩良田交公粮46斤,自留210多斤,这对于人均4.5亩良田的小岗人也许解决了温饱,但如果人均不足1.3亩耕地的全国农民都这样学,那他们和非农业人口还真得被饿死,这如何就“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呢?亩产260斤不足当时农村平均亩产量的五分之二,这种自私懒惰的农民又先进在哪里?难道农民种田不该交公粮吗?不过,从十八掌先生这句话的实际效果来看,也算是对小岗人“自私懒惰”特性的高度概括——为集体干活懒惰,为自己生产也好不到哪去。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伪网友说中国农村在40年前就应该走40年后塘约村走的路,就好像在说,红军长征时为什么不从江西开始就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呢?”这段话只能证明十八掌先生的无耻和无知。我在上篇文章中说塘约村“在学了三十余年小岗后重走集体化道路”,这是你写的上述意思吗?你真是无耻。事实上,解放初期中国共产党没收了地主恶霸的土地分给了翻身作主人的贫下中农,并颁发了土地证确权,但是,当时分到了田的农民通过生产实践证明单干可能产生新的贫富分化,于是自发组织起来成立了互助组、合作社,直到成立高级社、人民公社,这是农民的选择。正因为翻身农民将确权后的土地自愿交给村集体共同管理,共同劳动,共享成果,所以至今农村土地仍叫集体所有制而非全民所有制。后来在小岗示范下又将集体土地分给了个人,现在再次确权后塘约村重搞合作化,这是塘约村重走40年前的道路,而非相反,请十八掌先生尊重历史,不要颠倒历史。这里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十八掌先生文中用“红军长征”举例可以,但逻辑不能混乱。因为红军长征是因为党内机会主义统治导致中央苏区丢失而被迫实施的战略转移,如果工农红军作出巨大牺牲后仍执行王明机会主义路线指挥到湘西同二.六军团会合重新钻进蒋军的包围圈,只能全军覆灭,所以遵义会议重新选择了毛主席的正确道路。这是错误道路与正确道路之间的抉择,与“红军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没有任何逻辑关联。请问十八掌先生,你是急疯了,还是本来就缺乏逻辑思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严俊昌等小岗人还在反思自己的不足,学习别人的先进经验,这本来就是一个永不满足现状、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再次证明小岗人行动不懒,思想更不懒。”这实在是对小岗人的讽刺。虽然小岗村党支部也多次到南街村和塘约村取经,也想重回集体经济,也在招商引资欲升级到3.0版,但阻力重重。据小岗村党委书记郑树锐介绍,习总书记参观的4300亩高标准农田示范田,系小岗村集体企业“小岗创新发展有限公司”作为投融资平台,从小岗13个自然村329户农民手中流转租赁过来(现在的小岗村系与严岗村、石马村合并而成),转包给国家级农垦集团公司经营,目的是“避免招商来的企业与农户直接打交道,省去了投资者诸多不便。”也就是说升级版就不敢让小岗人染指。为什么?因为“不满足现状”的小岗人一看见钱和利就会你争我抢给败光。似小岗人这般自私懒散,就是财政部轮流派人去再当二十年书记,也进化不到2.0版。这难道就是小岗“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真是蠢的可笑。

    算了,不多说了,就这些估计降龙十八掌也得学习领会半年。至于所谓南街村和小岗村在改革开放的形势下早就“并轨”之类的疯话,就如高铁同牛车并轨一样荒诞,不置一驳。


    去伪求真

粲然一笑60678 发表于  2019-02-10 13:36:02 168字 ( 0/193)

[尴尬]“农业学大寨”与“农村学小岗”都是为引导农民走什么路的问题。七十年了,百姓越来越明白哪条路是艰苦奋斗共同富裕的光明之路哪条路是重回解放前被奴役之路!

    春节期间,强坛深水区的二、三个小丑为了给众网友添堵,又将小岗村那点事翻出来恶心大家,在遭到众多网友的驳斥后,[笑傲江湖V](即降龙十八掌)先生照例第N次将其谬文《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足以名垂青史。》重发了出来,虽然这篇文章充满了谬误,但在小岗村被评为了“改革先锋”的背景下也算应景之作,因为小岗村再糊不上墙,但它毕竟是中国改革的出发点,否定了它就等于否定了改革,所以必须将其强撑在墙头。就此而言,笔者认为将该文标题最后一句改为“小岗村就足以名垂改革”更为适当。究其原因,就在于单干农业属于封建小农经济,已有上千年历史,当人类社会进入资本主义后也是被改革的对象,将逐步被规模化私有农庄所取代,因此它只是世界历史长河中的一股小小的回流,注定永远只能定格在落后农业的1.0版,不可能“名垂青史”。

    这里,笔者重点要批判的是,[余青山]先生在跟帖中说:“100年来,中国没有谁比小岗村十八位农民更具有革命理性!(2019-02-08 15:22:24) 28字(30/2)”这实际上是说中国共产党革命是非“理性”的,这种全盘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全部革命史的言论能够堂而皇之地发表在中国共产党的主流网络媒体上,令世人匪夷所思。

    在跟帖中,[初夏微风]先生问:“名垂青史过了,但这帖子说的事还有什么可争议的吗?第一次看这类帖子,跟帖可真让人开眼。(02月08日 19:08)42字(38/0)”其实,小岗典型已被改革的历史所证伪,这里笔者只举三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例子:

    一是据中共安徽省委主办的《党的生活》2009年第6期刊登的《严俊昌:大包干带头人的清醒与困惑》一文介绍,小岗村分田单干18个带头人之一的严俊昌暮年后依然关注着小岗村的一切,抚今忆昔,严俊昌更多的是困惑。面对小岗村的现状,他为自己辩解说:“大包干是当时廹不得已的作法,并不是想搞私有,而是官僚主义浮夸风和共产风把大家搞得没饭吃。为了解决温饱问题,所以搞起了承包,但要想大发展,还是应该走集体化道路。”“现在看来,分那一亩三分地只能管温铇。年轻人都出去打工的了,家里的地留下老弱病残管着也照管不好,不是荒废着,就是卖给那些私老板,农民们想干什么也干不成,自已那一亩三分地束缚住了手脚,根本迈不开步子!现在小岗村,穷的穷,富的富,要早知道是这个情况,就是砍我的脑袋也不搞承包啊!”

    二是中央电视台“文化中国”近期播出的专题片《不忘初心·南街村》中,中共南街村党委书记王宏斌在央视访谈时谈道,南街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就是农业先进大队,“粮食亩产超千斤,烟叶亩产超千斤,农民日产值1.2元,农业全部实现了水利化、机械化”。1981年学小岗分田单干又退回到一家一户的牛耕人种的小农状态,“结果是耕作方式倒退,粮食产量下降,农民收入降低”,对此,南街村党委一班人进行了深刻反思,在全村农民的自觉自愿下重归集体经济,迅速实现了共同富裕,成为了闻名世界的“幸福村”。

    三是据当代文学家、著名学者王宏甲撰写的《塘约道路》介绍,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区的塘约村学小岗分田单干30多年,成了国家二类贫困,2013年塘约村人均纯收入不足4000元。2014年后重走集体化道路,到2016年底,塘约村人均纯收入提升到1万元,全村138户600名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村集体经济从不足4万元增加到200万元,增长了45倍;90%的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就业创业,每家都住上了新屋,过上了小康生活,实现了从国家级二类贫困村向“小康示范村”的华丽转变,成为了小岗村学习取经的榜样。

    面对上述三个典型事例,[笑傲江湖V]的帖子的确没有什么可争议的,只能作为批判的靶子。下面是笔者去年4月对该文的驳斥,原标题是《去伪求真:笑谈降龙十八掌的“小岗村1.0版”》:

    降龙十八掌很激动,这主要源于他的自私懒惰偶像“小岗村”。想想也是,引领中国农村改革方向三十多年,在省财政厅加社会力量的共同资助扶持下,却依然停止在1.0版,成了农村深化改革的绊脚石,这对于将其奉若神明的人而言的确很丢人现眼。为此,撞死南墙也不知回头的降龙十八掌总会间歇性地发作,过一段就要自己跳出来重复一遍小岗村的“名垂青史”,尤其是见到实事求是评价小岗的文章,更是会气急败坏、语无伦次地为小岗村诡辩一番。其实,小岗村的小农经验严重阻碍了中国农业现代化的实现和人类社会发展进步,早已成为了全国人民的共识,就连那些西化派精英们也羞于再拿小岗说事,因为他同样也阻碍了西化进程,作为敲门砖早该扔了。你降龙十八掌等几个复古小丑就算跳大神跳死,也改变不了这一事实。有谁见过屎壳郎将一滩稀屎推成粪球的吗?

    降龙十八掌昨晚又发一帖《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可以名垂青史。(原创首发)》,这个标题很搞笑,单干小农经济已延续了几千年,广大农民何时“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观当今中国农村,凡是坚守分田单干者如果不背井离乡外出打工基本上都成了扶贫对象,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如果说让中国农业重回小农经济是小岗村的历史使命,那不叫“名垂青史”,而叫“遗臭万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很自豪地说:“1979年,小岗村农民包产到户以后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年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请问十八掌先生,向国家交公粮是小岗人分田单干的承诺,但是按你给的数据计算,小岗村分田单干后亩产不足260斤,平均每亩良田交公粮46斤,自留210多斤,这对于人均4.5亩良田的小岗人也许解决了温饱,但如果人均不足1.3亩耕地的全国农民都这样学,那他们和非农业人口还真得被饿死,这如何就“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呢?亩产260斤不足当时农村平均亩产量的五分之二,这种自私懒惰的农民又先进在哪里?难道农民种田不该交公粮吗?不过,从十八掌先生这句话的实际效果来看,也算是对小岗人“自私懒惰”特性的高度概括——为集体干活懒惰,为自己生产也好不到哪去。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伪网友说中国农村在40年前就应该走40年后塘约村走的路,就好像在说,红军长征时为什么不从江西开始就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呢?”这段话只能证明十八掌先生的无耻和无知。我在上篇文章中说塘约村“在学了三十余年小岗后重走集体化道路”,这是你写的上述意思吗?你真是无耻。事实上,解放初期中国共产党没收了地主恶霸的土地分给了翻身作主人的贫下中农,并颁发了土地证确权,但是,当时分到了田的农民通过生产实践证明单干可能产生新的贫富分化,于是自发组织起来成立了互助组、合作社,直到成立高级社、人民公社,这是农民的选择。正因为翻身农民将确权后的土地自愿交给村集体共同管理,共同劳动,共享成果,所以至今农村土地仍叫集体所有制而非全民所有制。后来在小岗示范下又将集体土地分给了个人,现在再次确权后塘约村重搞合作化,这是塘约村重走40年前的道路,而非相反,请十八掌先生尊重历史,不要颠倒历史。这里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十八掌先生文中用“红军长征”举例可以,但逻辑不能混乱。因为红军长征是因为党内机会主义统治导致中央苏区丢失而被迫实施的战略转移,如果工农红军作出巨大牺牲后仍执行王明机会主义路线指挥到湘西同二.六军团会合重新钻进蒋军的包围圈,只能全军覆灭,所以遵义会议重新选择了毛主席的正确道路。这是错误道路与正确道路之间的抉择,与“红军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没有任何逻辑关联。请问十八掌先生,你是急疯了,还是本来就缺乏逻辑思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严俊昌等小岗人还在反思自己的不足,学习别人的先进经验,这本来就是一个永不满足现状、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再次证明小岗人行动不懒,思想更不懒。”这实在是对小岗人的讽刺。虽然小岗村党支部也多次到南街村和塘约村取经,也想重回集体经济,也在招商引资欲升级到3.0版,但阻力重重。据小岗村党委书记郑树锐介绍,习总书记参观的4300亩高标准农田示范田,系小岗村集体企业“小岗创新发展有限公司”作为投融资平台,从小岗13个自然村329户农民手中流转租赁过来(现在的小岗村系与严岗村、石马村合并而成),转包给国家级农垦集团公司经营,目的是“避免招商来的企业与农户直接打交道,省去了投资者诸多不便。”也就是说升级版就不敢让小岗人染指。为什么?因为“不满足现状”的小岗人一看见钱和利就会你争我抢给败光。似小岗人这般自私懒散,就是财政部轮流派人去再当二十年书记,也进化不到2.0版。这难道就是小岗“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真是蠢的可笑。

    算了,不多说了,就这些估计降龙十八掌也得学习领会半年。至于所谓南街村和小岗村在改革开放的形势下早就“并轨”之类的疯话,就如高铁同牛车并轨一样荒诞,不置一驳。


    去伪求真

老鹰2014 发表于  2019-02-10 09:22:02 28字 ( 0/180)

78年还挨饿就是懒得该死,当年东北玉米撒到地上没人理睬。

    春节期间,强坛深水区的二、三个小丑为了给众网友添堵,又将小岗村那点事翻出来恶心大家,在遭到众多网友的驳斥后,[笑傲江湖V](即降龙十八掌)先生照例第N次将其谬文《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足以名垂青史。》重发了出来,虽然这篇文章充满了谬误,但在小岗村被评为了“改革先锋”的背景下也算应景之作,因为小岗村再糊不上墙,但它毕竟是中国改革的出发点,否定了它就等于否定了改革,所以必须将其强撑在墙头。就此而言,笔者认为将该文标题最后一句改为“小岗村就足以名垂改革”更为适当。究其原因,就在于单干农业属于封建小农经济,已有上千年历史,当人类社会进入资本主义后也是被改革的对象,将逐步被规模化私有农庄所取代,因此它只是世界历史长河中的一股小小的回流,注定永远只能定格在落后农业的1.0版,不可能“名垂青史”。

    这里,笔者重点要批判的是,[余青山]先生在跟帖中说:“100年来,中国没有谁比小岗村十八位农民更具有革命理性!(2019-02-08 15:22:24) 28字(30/2)”这实际上是说中国共产党革命是非“理性”的,这种全盘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全部革命史的言论能够堂而皇之地发表在中国共产党的主流网络媒体上,令世人匪夷所思。

    在跟帖中,[初夏微风]先生问:“名垂青史过了,但这帖子说的事还有什么可争议的吗?第一次看这类帖子,跟帖可真让人开眼。(02月08日 19:08)42字(38/0)”其实,小岗典型已被改革的历史所证伪,这里笔者只举三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例子:

    一是据中共安徽省委主办的《党的生活》2009年第6期刊登的《严俊昌:大包干带头人的清醒与困惑》一文介绍,小岗村分田单干18个带头人之一的严俊昌暮年后依然关注着小岗村的一切,抚今忆昔,严俊昌更多的是困惑。面对小岗村的现状,他为自己辩解说:“大包干是当时廹不得已的作法,并不是想搞私有,而是官僚主义浮夸风和共产风把大家搞得没饭吃。为了解决温饱问题,所以搞起了承包,但要想大发展,还是应该走集体化道路。”“现在看来,分那一亩三分地只能管温铇。年轻人都出去打工的了,家里的地留下老弱病残管着也照管不好,不是荒废着,就是卖给那些私老板,农民们想干什么也干不成,自已那一亩三分地束缚住了手脚,根本迈不开步子!现在小岗村,穷的穷,富的富,要早知道是这个情况,就是砍我的脑袋也不搞承包啊!”

    二是中央电视台“文化中国”近期播出的专题片《不忘初心·南街村》中,中共南街村党委书记王宏斌在央视访谈时谈道,南街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就是农业先进大队,“粮食亩产超千斤,烟叶亩产超千斤,农民日产值1.2元,农业全部实现了水利化、机械化”。1981年学小岗分田单干又退回到一家一户的牛耕人种的小农状态,“结果是耕作方式倒退,粮食产量下降,农民收入降低”,对此,南街村党委一班人进行了深刻反思,在全村农民的自觉自愿下重归集体经济,迅速实现了共同富裕,成为了闻名世界的“幸福村”。

    三是据当代文学家、著名学者王宏甲撰写的《塘约道路》介绍,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区的塘约村学小岗分田单干30多年,成了国家二类贫困,2013年塘约村人均纯收入不足4000元。2014年后重走集体化道路,到2016年底,塘约村人均纯收入提升到1万元,全村138户600名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村集体经济从不足4万元增加到200万元,增长了45倍;90%的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就业创业,每家都住上了新屋,过上了小康生活,实现了从国家级二类贫困村向“小康示范村”的华丽转变,成为了小岗村学习取经的榜样。

    面对上述三个典型事例,[笑傲江湖V]的帖子的确没有什么可争议的,只能作为批判的靶子。下面是笔者去年4月对该文的驳斥,原标题是《去伪求真:笑谈降龙十八掌的“小岗村1.0版”》:

    降龙十八掌很激动,这主要源于他的自私懒惰偶像“小岗村”。想想也是,引领中国农村改革方向三十多年,在省财政厅加社会力量的共同资助扶持下,却依然停止在1.0版,成了农村深化改革的绊脚石,这对于将其奉若神明的人而言的确很丢人现眼。为此,撞死南墙也不知回头的降龙十八掌总会间歇性地发作,过一段就要自己跳出来重复一遍小岗村的“名垂青史”,尤其是见到实事求是评价小岗的文章,更是会气急败坏、语无伦次地为小岗村诡辩一番。其实,小岗村的小农经验严重阻碍了中国农业现代化的实现和人类社会发展进步,早已成为了全国人民的共识,就连那些西化派精英们也羞于再拿小岗说事,因为他同样也阻碍了西化进程,作为敲门砖早该扔了。你降龙十八掌等几个复古小丑就算跳大神跳死,也改变不了这一事实。有谁见过屎壳郎将一滩稀屎推成粪球的吗?

    降龙十八掌昨晚又发一帖《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可以名垂青史。(原创首发)》,这个标题很搞笑,单干小农经济已延续了几千年,广大农民何时“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观当今中国农村,凡是坚守分田单干者如果不背井离乡外出打工基本上都成了扶贫对象,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如果说让中国农业重回小农经济是小岗村的历史使命,那不叫“名垂青史”,而叫“遗臭万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很自豪地说:“1979年,小岗村农民包产到户以后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年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请问十八掌先生,向国家交公粮是小岗人分田单干的承诺,但是按你给的数据计算,小岗村分田单干后亩产不足260斤,平均每亩良田交公粮46斤,自留210多斤,这对于人均4.5亩良田的小岗人也许解决了温饱,但如果人均不足1.3亩耕地的全国农民都这样学,那他们和非农业人口还真得被饿死,这如何就“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呢?亩产260斤不足当时农村平均亩产量的五分之二,这种自私懒惰的农民又先进在哪里?难道农民种田不该交公粮吗?不过,从十八掌先生这句话的实际效果来看,也算是对小岗人“自私懒惰”特性的高度概括——为集体干活懒惰,为自己生产也好不到哪去。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伪网友说中国农村在40年前就应该走40年后塘约村走的路,就好像在说,红军长征时为什么不从江西开始就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呢?”这段话只能证明十八掌先生的无耻和无知。我在上篇文章中说塘约村“在学了三十余年小岗后重走集体化道路”,这是你写的上述意思吗?你真是无耻。事实上,解放初期中国共产党没收了地主恶霸的土地分给了翻身作主人的贫下中农,并颁发了土地证确权,但是,当时分到了田的农民通过生产实践证明单干可能产生新的贫富分化,于是自发组织起来成立了互助组、合作社,直到成立高级社、人民公社,这是农民的选择。正因为翻身农民将确权后的土地自愿交给村集体共同管理,共同劳动,共享成果,所以至今农村土地仍叫集体所有制而非全民所有制。后来在小岗示范下又将集体土地分给了个人,现在再次确权后塘约村重搞合作化,这是塘约村重走40年前的道路,而非相反,请十八掌先生尊重历史,不要颠倒历史。这里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十八掌先生文中用“红军长征”举例可以,但逻辑不能混乱。因为红军长征是因为党内机会主义统治导致中央苏区丢失而被迫实施的战略转移,如果工农红军作出巨大牺牲后仍执行王明机会主义路线指挥到湘西同二.六军团会合重新钻进蒋军的包围圈,只能全军覆灭,所以遵义会议重新选择了毛主席的正确道路。这是错误道路与正确道路之间的抉择,与“红军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没有任何逻辑关联。请问十八掌先生,你是急疯了,还是本来就缺乏逻辑思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严俊昌等小岗人还在反思自己的不足,学习别人的先进经验,这本来就是一个永不满足现状、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再次证明小岗人行动不懒,思想更不懒。”这实在是对小岗人的讽刺。虽然小岗村党支部也多次到南街村和塘约村取经,也想重回集体经济,也在招商引资欲升级到3.0版,但阻力重重。据小岗村党委书记郑树锐介绍,习总书记参观的4300亩高标准农田示范田,系小岗村集体企业“小岗创新发展有限公司”作为投融资平台,从小岗13个自然村329户农民手中流转租赁过来(现在的小岗村系与严岗村、石马村合并而成),转包给国家级农垦集团公司经营,目的是“避免招商来的企业与农户直接打交道,省去了投资者诸多不便。”也就是说升级版就不敢让小岗人染指。为什么?因为“不满足现状”的小岗人一看见钱和利就会你争我抢给败光。似小岗人这般自私懒散,就是财政部轮流派人去再当二十年书记,也进化不到2.0版。这难道就是小岗“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真是蠢的可笑。

    算了,不多说了,就这些估计降龙十八掌也得学习领会半年。至于所谓南街村和小岗村在改革开放的形势下早就“并轨”之类的疯话,就如高铁同牛车并轨一样荒诞,不置一驳。


    去伪求真

621119 发表于  2019-02-09 18:44:25 67字 ( 0/247)

文中3个例子都是正面史料和新闻,很有说服力,“去伪存真”网友发帖如名,实事求是,去伪存真,弘扬正能量,振奋强坛精神,一个字----好!

    春节期间,强坛深水区的二、三个小丑为了给众网友添堵,又将小岗村那点事翻出来恶心大家,在遭到众多网友的驳斥后,[笑傲江湖V](即降龙十八掌)先生照例第N次将其谬文《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足以名垂青史。》重发了出来,虽然这篇文章充满了谬误,但在小岗村被评为了“改革先锋”的背景下也算应景之作,因为小岗村再糊不上墙,但它毕竟是中国改革的出发点,否定了它就等于否定了改革,所以必须将其强撑在墙头。就此而言,笔者认为将该文标题最后一句改为“小岗村就足以名垂改革”更为适当。究其原因,就在于单干农业属于封建小农经济,已有上千年历史,当人类社会进入资本主义后也是被改革的对象,将逐步被规模化私有农庄所取代,因此它只是世界历史长河中的一股小小的回流,注定永远只能定格在落后农业的1.0版,不可能“名垂青史”。

    这里,笔者重点要批判的是,[余青山]先生在跟帖中说:“100年来,中国没有谁比小岗村十八位农民更具有革命理性!(2019-02-08 15:22:24) 28字(30/2)”这实际上是说中国共产党革命是非“理性”的,这种全盘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全部革命史的言论能够堂而皇之地发表在中国共产党的主流网络媒体上,令世人匪夷所思。

    在跟帖中,[初夏微风]先生问:“名垂青史过了,但这帖子说的事还有什么可争议的吗?第一次看这类帖子,跟帖可真让人开眼。(02月08日 19:08)42字(38/0)”其实,小岗典型已被改革的历史所证伪,这里笔者只举三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例子:

    一是据中共安徽省委主办的《党的生活》2009年第6期刊登的《严俊昌:大包干带头人的清醒与困惑》一文介绍,小岗村分田单干18个带头人之一的严俊昌暮年后依然关注着小岗村的一切,抚今忆昔,严俊昌更多的是困惑。面对小岗村的现状,他为自己辩解说:“大包干是当时廹不得已的作法,并不是想搞私有,而是官僚主义浮夸风和共产风把大家搞得没饭吃。为了解决温饱问题,所以搞起了承包,但要想大发展,还是应该走集体化道路。”“现在看来,分那一亩三分地只能管温铇。年轻人都出去打工的了,家里的地留下老弱病残管着也照管不好,不是荒废着,就是卖给那些私老板,农民们想干什么也干不成,自已那一亩三分地束缚住了手脚,根本迈不开步子!现在小岗村,穷的穷,富的富,要早知道是这个情况,就是砍我的脑袋也不搞承包啊!”

    二是中央电视台“文化中国”近期播出的专题片《不忘初心·南街村》中,中共南街村党委书记王宏斌在央视访谈时谈道,南街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就是农业先进大队,“粮食亩产超千斤,烟叶亩产超千斤,农民日产值1.2元,农业全部实现了水利化、机械化”。1981年学小岗分田单干又退回到一家一户的牛耕人种的小农状态,“结果是耕作方式倒退,粮食产量下降,农民收入降低”,对此,南街村党委一班人进行了深刻反思,在全村农民的自觉自愿下重归集体经济,迅速实现了共同富裕,成为了闻名世界的“幸福村”。

    三是据当代文学家、著名学者王宏甲撰写的《塘约道路》介绍,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区的塘约村学小岗分田单干30多年,成了国家二类贫困,2013年塘约村人均纯收入不足4000元。2014年后重走集体化道路,到2016年底,塘约村人均纯收入提升到1万元,全村138户600名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村集体经济从不足4万元增加到200万元,增长了45倍;90%的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就业创业,每家都住上了新屋,过上了小康生活,实现了从国家级二类贫困村向“小康示范村”的华丽转变,成为了小岗村学习取经的榜样。

    面对上述三个典型事例,[笑傲江湖V]的帖子的确没有什么可争议的,只能作为批判的靶子。下面是笔者去年4月对该文的驳斥,原标题是《去伪求真:笑谈降龙十八掌的“小岗村1.0版”》:

    降龙十八掌很激动,这主要源于他的自私懒惰偶像“小岗村”。想想也是,引领中国农村改革方向三十多年,在省财政厅加社会力量的共同资助扶持下,却依然停止在1.0版,成了农村深化改革的绊脚石,这对于将其奉若神明的人而言的确很丢人现眼。为此,撞死南墙也不知回头的降龙十八掌总会间歇性地发作,过一段就要自己跳出来重复一遍小岗村的“名垂青史”,尤其是见到实事求是评价小岗的文章,更是会气急败坏、语无伦次地为小岗村诡辩一番。其实,小岗村的小农经验严重阻碍了中国农业现代化的实现和人类社会发展进步,早已成为了全国人民的共识,就连那些西化派精英们也羞于再拿小岗说事,因为他同样也阻碍了西化进程,作为敲门砖早该扔了。你降龙十八掌等几个复古小丑就算跳大神跳死,也改变不了这一事实。有谁见过屎壳郎将一滩稀屎推成粪球的吗?

    降龙十八掌昨晚又发一帖《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可以名垂青史。(原创首发)》,这个标题很搞笑,单干小农经济已延续了几千年,广大农民何时“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观当今中国农村,凡是坚守分田单干者如果不背井离乡外出打工基本上都成了扶贫对象,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如果说让中国农业重回小农经济是小岗村的历史使命,那不叫“名垂青史”,而叫“遗臭万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很自豪地说:“1979年,小岗村农民包产到户以后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年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请问十八掌先生,向国家交公粮是小岗人分田单干的承诺,但是按你给的数据计算,小岗村分田单干后亩产不足260斤,平均每亩良田交公粮46斤,自留210多斤,这对于人均4.5亩良田的小岗人也许解决了温饱,但如果人均不足1.3亩耕地的全国农民都这样学,那他们和非农业人口还真得被饿死,这如何就“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呢?亩产260斤不足当时农村平均亩产量的五分之二,这种自私懒惰的农民又先进在哪里?难道农民种田不该交公粮吗?不过,从十八掌先生这句话的实际效果来看,也算是对小岗人“自私懒惰”特性的高度概括——为集体干活懒惰,为自己生产也好不到哪去。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伪网友说中国农村在40年前就应该走40年后塘约村走的路,就好像在说,红军长征时为什么不从江西开始就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呢?”这段话只能证明十八掌先生的无耻和无知。我在上篇文章中说塘约村“在学了三十余年小岗后重走集体化道路”,这是你写的上述意思吗?你真是无耻。事实上,解放初期中国共产党没收了地主恶霸的土地分给了翻身作主人的贫下中农,并颁发了土地证确权,但是,当时分到了田的农民通过生产实践证明单干可能产生新的贫富分化,于是自发组织起来成立了互助组、合作社,直到成立高级社、人民公社,这是农民的选择。正因为翻身农民将确权后的土地自愿交给村集体共同管理,共同劳动,共享成果,所以至今农村土地仍叫集体所有制而非全民所有制。后来在小岗示范下又将集体土地分给了个人,现在再次确权后塘约村重搞合作化,这是塘约村重走40年前的道路,而非相反,请十八掌先生尊重历史,不要颠倒历史。这里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十八掌先生文中用“红军长征”举例可以,但逻辑不能混乱。因为红军长征是因为党内机会主义统治导致中央苏区丢失而被迫实施的战略转移,如果工农红军作出巨大牺牲后仍执行王明机会主义路线指挥到湘西同二.六军团会合重新钻进蒋军的包围圈,只能全军覆灭,所以遵义会议重新选择了毛主席的正确道路。这是错误道路与正确道路之间的抉择,与“红军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没有任何逻辑关联。请问十八掌先生,你是急疯了,还是本来就缺乏逻辑思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严俊昌等小岗人还在反思自己的不足,学习别人的先进经验,这本来就是一个永不满足现状、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再次证明小岗人行动不懒,思想更不懒。”这实在是对小岗人的讽刺。虽然小岗村党支部也多次到南街村和塘约村取经,也想重回集体经济,也在招商引资欲升级到3.0版,但阻力重重。据小岗村党委书记郑树锐介绍,习总书记参观的4300亩高标准农田示范田,系小岗村集体企业“小岗创新发展有限公司”作为投融资平台,从小岗13个自然村329户农民手中流转租赁过来(现在的小岗村系与严岗村、石马村合并而成),转包给国家级农垦集团公司经营,目的是“避免招商来的企业与农户直接打交道,省去了投资者诸多不便。”也就是说升级版就不敢让小岗人染指。为什么?因为“不满足现状”的小岗人一看见钱和利就会你争我抢给败光。似小岗人这般自私懒散,就是财政部轮流派人去再当二十年书记,也进化不到2.0版。这难道就是小岗“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真是蠢的可笑。

    算了,不多说了,就这些估计降龙十八掌也得学习领会半年。至于所谓南街村和小岗村在改革开放的形势下早就“并轨”之类的疯话,就如高铁同牛车并轨一样荒诞,不置一驳。


    去伪求真

打狗欺主人 发表于  2019-02-09 18:27:27 53字 ( 0/376)

1978年小岗村人口115人,比1962年(不到60人)翻了一番。人口年均增长4.5%,这个数据可入野史。

    春节期间,强坛深水区的二、三个小丑为了给众网友添堵,又将小岗村那点事翻出来恶心大家,在遭到众多网友的驳斥后,[笑傲江湖V](即降龙十八掌)先生照例第N次将其谬文《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足以名垂青史。》重发了出来,虽然这篇文章充满了谬误,但在小岗村被评为了“改革先锋”的背景下也算应景之作,因为小岗村再糊不上墙,但它毕竟是中国改革的出发点,否定了它就等于否定了改革,所以必须将其强撑在墙头。就此而言,笔者认为将该文标题最后一句改为“小岗村就足以名垂改革”更为适当。究其原因,就在于单干农业属于封建小农经济,已有上千年历史,当人类社会进入资本主义后也是被改革的对象,将逐步被规模化私有农庄所取代,因此它只是世界历史长河中的一股小小的回流,注定永远只能定格在落后农业的1.0版,不可能“名垂青史”。

    这里,笔者重点要批判的是,[余青山]先生在跟帖中说:“100年来,中国没有谁比小岗村十八位农民更具有革命理性!(2019-02-08 15:22:24) 28字(30/2)”这实际上是说中国共产党革命是非“理性”的,这种全盘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全部革命史的言论能够堂而皇之地发表在中国共产党的主流网络媒体上,令世人匪夷所思。

    在跟帖中,[初夏微风]先生问:“名垂青史过了,但这帖子说的事还有什么可争议的吗?第一次看这类帖子,跟帖可真让人开眼。(02月08日 19:08)42字(38/0)”其实,小岗典型已被改革的历史所证伪,这里笔者只举三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例子:

    一是据中共安徽省委主办的《党的生活》2009年第6期刊登的《严俊昌:大包干带头人的清醒与困惑》一文介绍,小岗村分田单干18个带头人之一的严俊昌暮年后依然关注着小岗村的一切,抚今忆昔,严俊昌更多的是困惑。面对小岗村的现状,他为自己辩解说:“大包干是当时廹不得已的作法,并不是想搞私有,而是官僚主义浮夸风和共产风把大家搞得没饭吃。为了解决温饱问题,所以搞起了承包,但要想大发展,还是应该走集体化道路。”“现在看来,分那一亩三分地只能管温铇。年轻人都出去打工的了,家里的地留下老弱病残管着也照管不好,不是荒废着,就是卖给那些私老板,农民们想干什么也干不成,自已那一亩三分地束缚住了手脚,根本迈不开步子!现在小岗村,穷的穷,富的富,要早知道是这个情况,就是砍我的脑袋也不搞承包啊!”

    二是中央电视台“文化中国”近期播出的专题片《不忘初心·南街村》中,中共南街村党委书记王宏斌在央视访谈时谈道,南街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就是农业先进大队,“粮食亩产超千斤,烟叶亩产超千斤,农民日产值1.2元,农业全部实现了水利化、机械化”。1981年学小岗分田单干又退回到一家一户的牛耕人种的小农状态,“结果是耕作方式倒退,粮食产量下降,农民收入降低”,对此,南街村党委一班人进行了深刻反思,在全村农民的自觉自愿下重归集体经济,迅速实现了共同富裕,成为了闻名世界的“幸福村”。

    三是据当代文学家、著名学者王宏甲撰写的《塘约道路》介绍,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区的塘约村学小岗分田单干30多年,成了国家二类贫困,2013年塘约村人均纯收入不足4000元。2014年后重走集体化道路,到2016年底,塘约村人均纯收入提升到1万元,全村138户600名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村集体经济从不足4万元增加到200万元,增长了45倍;90%的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就业创业,每家都住上了新屋,过上了小康生活,实现了从国家级二类贫困村向“小康示范村”的华丽转变,成为了小岗村学习取经的榜样。

    面对上述三个典型事例,[笑傲江湖V]的帖子的确没有什么可争议的,只能作为批判的靶子。下面是笔者去年4月对该文的驳斥,原标题是《去伪求真:笑谈降龙十八掌的“小岗村1.0版”》:

    降龙十八掌很激动,这主要源于他的自私懒惰偶像“小岗村”。想想也是,引领中国农村改革方向三十多年,在省财政厅加社会力量的共同资助扶持下,却依然停止在1.0版,成了农村深化改革的绊脚石,这对于将其奉若神明的人而言的确很丢人现眼。为此,撞死南墙也不知回头的降龙十八掌总会间歇性地发作,过一段就要自己跳出来重复一遍小岗村的“名垂青史”,尤其是见到实事求是评价小岗的文章,更是会气急败坏、语无伦次地为小岗村诡辩一番。其实,小岗村的小农经验严重阻碍了中国农业现代化的实现和人类社会发展进步,早已成为了全国人民的共识,就连那些西化派精英们也羞于再拿小岗说事,因为他同样也阻碍了西化进程,作为敲门砖早该扔了。你降龙十八掌等几个复古小丑就算跳大神跳死,也改变不了这一事实。有谁见过屎壳郎将一滩稀屎推成粪球的吗?

    降龙十八掌昨晚又发一帖《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可以名垂青史。(原创首发)》,这个标题很搞笑,单干小农经济已延续了几千年,广大农民何时“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观当今中国农村,凡是坚守分田单干者如果不背井离乡外出打工基本上都成了扶贫对象,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如果说让中国农业重回小农经济是小岗村的历史使命,那不叫“名垂青史”,而叫“遗臭万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很自豪地说:“1979年,小岗村农民包产到户以后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年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请问十八掌先生,向国家交公粮是小岗人分田单干的承诺,但是按你给的数据计算,小岗村分田单干后亩产不足260斤,平均每亩良田交公粮46斤,自留210多斤,这对于人均4.5亩良田的小岗人也许解决了温饱,但如果人均不足1.3亩耕地的全国农民都这样学,那他们和非农业人口还真得被饿死,这如何就“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呢?亩产260斤不足当时农村平均亩产量的五分之二,这种自私懒惰的农民又先进在哪里?难道农民种田不该交公粮吗?不过,从十八掌先生这句话的实际效果来看,也算是对小岗人“自私懒惰”特性的高度概括——为集体干活懒惰,为自己生产也好不到哪去。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伪网友说中国农村在40年前就应该走40年后塘约村走的路,就好像在说,红军长征时为什么不从江西开始就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呢?”这段话只能证明十八掌先生的无耻和无知。我在上篇文章中说塘约村“在学了三十余年小岗后重走集体化道路”,这是你写的上述意思吗?你真是无耻。事实上,解放初期中国共产党没收了地主恶霸的土地分给了翻身作主人的贫下中农,并颁发了土地证确权,但是,当时分到了田的农民通过生产实践证明单干可能产生新的贫富分化,于是自发组织起来成立了互助组、合作社,直到成立高级社、人民公社,这是农民的选择。正因为翻身农民将确权后的土地自愿交给村集体共同管理,共同劳动,共享成果,所以至今农村土地仍叫集体所有制而非全民所有制。后来在小岗示范下又将集体土地分给了个人,现在再次确权后塘约村重搞合作化,这是塘约村重走40年前的道路,而非相反,请十八掌先生尊重历史,不要颠倒历史。这里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十八掌先生文中用“红军长征”举例可以,但逻辑不能混乱。因为红军长征是因为党内机会主义统治导致中央苏区丢失而被迫实施的战略转移,如果工农红军作出巨大牺牲后仍执行王明机会主义路线指挥到湘西同二.六军团会合重新钻进蒋军的包围圈,只能全军覆灭,所以遵义会议重新选择了毛主席的正确道路。这是错误道路与正确道路之间的抉择,与“红军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没有任何逻辑关联。请问十八掌先生,你是急疯了,还是本来就缺乏逻辑思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严俊昌等小岗人还在反思自己的不足,学习别人的先进经验,这本来就是一个永不满足现状、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再次证明小岗人行动不懒,思想更不懒。”这实在是对小岗人的讽刺。虽然小岗村党支部也多次到南街村和塘约村取经,也想重回集体经济,也在招商引资欲升级到3.0版,但阻力重重。据小岗村党委书记郑树锐介绍,习总书记参观的4300亩高标准农田示范田,系小岗村集体企业“小岗创新发展有限公司”作为投融资平台,从小岗13个自然村329户农民手中流转租赁过来(现在的小岗村系与严岗村、石马村合并而成),转包给国家级农垦集团公司经营,目的是“避免招商来的企业与农户直接打交道,省去了投资者诸多不便。”也就是说升级版就不敢让小岗人染指。为什么?因为“不满足现状”的小岗人一看见钱和利就会你争我抢给败光。似小岗人这般自私懒散,就是财政部轮流派人去再当二十年书记,也进化不到2.0版。这难道就是小岗“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真是蠢的可笑。

    算了,不多说了,就这些估计降龙十八掌也得学习领会半年。至于所谓南街村和小岗村在改革开放的形势下早就“并轨”之类的疯话,就如高铁同牛车并轨一样荒诞,不置一驳。


    去伪求真

laserbomb 发表于  2019-02-09 17:27:41 71字 ( 0/239)

小岗村人懒,从领导到群众都想捞便宜,是搞不了集体经济的.还是个体承包好(家庭承包都不合适,一家人还争我多干了,你少干了呢).烂泥就不要当砖用.

    春节期间,强坛深水区的二、三个小丑为了给众网友添堵,又将小岗村那点事翻出来恶心大家,在遭到众多网友的驳斥后,[笑傲江湖V](即降龙十八掌)先生照例第N次将其谬文《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足以名垂青史。》重发了出来,虽然这篇文章充满了谬误,但在小岗村被评为了“改革先锋”的背景下也算应景之作,因为小岗村再糊不上墙,但它毕竟是中国改革的出发点,否定了它就等于否定了改革,所以必须将其强撑在墙头。就此而言,笔者认为将该文标题最后一句改为“小岗村就足以名垂改革”更为适当。究其原因,就在于单干农业属于封建小农经济,已有上千年历史,当人类社会进入资本主义后也是被改革的对象,将逐步被规模化私有农庄所取代,因此它只是世界历史长河中的一股小小的回流,注定永远只能定格在落后农业的1.0版,不可能“名垂青史”。

    这里,笔者重点要批判的是,[余青山]先生在跟帖中说:“100年来,中国没有谁比小岗村十八位农民更具有革命理性!(2019-02-08 15:22:24) 28字(30/2)”这实际上是说中国共产党革命是非“理性”的,这种全盘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全部革命史的言论能够堂而皇之地发表在中国共产党的主流网络媒体上,令世人匪夷所思。

    在跟帖中,[初夏微风]先生问:“名垂青史过了,但这帖子说的事还有什么可争议的吗?第一次看这类帖子,跟帖可真让人开眼。(02月08日 19:08)42字(38/0)”其实,小岗典型已被改革的历史所证伪,这里笔者只举三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例子:

    一是据中共安徽省委主办的《党的生活》2009年第6期刊登的《严俊昌:大包干带头人的清醒与困惑》一文介绍,小岗村分田单干18个带头人之一的严俊昌暮年后依然关注着小岗村的一切,抚今忆昔,严俊昌更多的是困惑。面对小岗村的现状,他为自己辩解说:“大包干是当时廹不得已的作法,并不是想搞私有,而是官僚主义浮夸风和共产风把大家搞得没饭吃。为了解决温饱问题,所以搞起了承包,但要想大发展,还是应该走集体化道路。”“现在看来,分那一亩三分地只能管温铇。年轻人都出去打工的了,家里的地留下老弱病残管着也照管不好,不是荒废着,就是卖给那些私老板,农民们想干什么也干不成,自已那一亩三分地束缚住了手脚,根本迈不开步子!现在小岗村,穷的穷,富的富,要早知道是这个情况,就是砍我的脑袋也不搞承包啊!”

    二是中央电视台“文化中国”近期播出的专题片《不忘初心·南街村》中,中共南街村党委书记王宏斌在央视访谈时谈道,南街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就是农业先进大队,“粮食亩产超千斤,烟叶亩产超千斤,农民日产值1.2元,农业全部实现了水利化、机械化”。1981年学小岗分田单干又退回到一家一户的牛耕人种的小农状态,“结果是耕作方式倒退,粮食产量下降,农民收入降低”,对此,南街村党委一班人进行了深刻反思,在全村农民的自觉自愿下重归集体经济,迅速实现了共同富裕,成为了闻名世界的“幸福村”。

    三是据当代文学家、著名学者王宏甲撰写的《塘约道路》介绍,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区的塘约村学小岗分田单干30多年,成了国家二类贫困,2013年塘约村人均纯收入不足4000元。2014年后重走集体化道路,到2016年底,塘约村人均纯收入提升到1万元,全村138户600名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村集体经济从不足4万元增加到200万元,增长了45倍;90%的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就业创业,每家都住上了新屋,过上了小康生活,实现了从国家级二类贫困村向“小康示范村”的华丽转变,成为了小岗村学习取经的榜样。

    面对上述三个典型事例,[笑傲江湖V]的帖子的确没有什么可争议的,只能作为批判的靶子。下面是笔者去年4月对该文的驳斥,原标题是《去伪求真:笑谈降龙十八掌的“小岗村1.0版”》:

    降龙十八掌很激动,这主要源于他的自私懒惰偶像“小岗村”。想想也是,引领中国农村改革方向三十多年,在省财政厅加社会力量的共同资助扶持下,却依然停止在1.0版,成了农村深化改革的绊脚石,这对于将其奉若神明的人而言的确很丢人现眼。为此,撞死南墙也不知回头的降龙十八掌总会间歇性地发作,过一段就要自己跳出来重复一遍小岗村的“名垂青史”,尤其是见到实事求是评价小岗的文章,更是会气急败坏、语无伦次地为小岗村诡辩一番。其实,小岗村的小农经验严重阻碍了中国农业现代化的实现和人类社会发展进步,早已成为了全国人民的共识,就连那些西化派精英们也羞于再拿小岗说事,因为他同样也阻碍了西化进程,作为敲门砖早该扔了。你降龙十八掌等几个复古小丑就算跳大神跳死,也改变不了这一事实。有谁见过屎壳郎将一滩稀屎推成粪球的吗?

    降龙十八掌昨晚又发一帖《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可以名垂青史。(原创首发)》,这个标题很搞笑,单干小农经济已延续了几千年,广大农民何时“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观当今中国农村,凡是坚守分田单干者如果不背井离乡外出打工基本上都成了扶贫对象,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如果说让中国农业重回小农经济是小岗村的历史使命,那不叫“名垂青史”,而叫“遗臭万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很自豪地说:“1979年,小岗村农民包产到户以后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年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请问十八掌先生,向国家交公粮是小岗人分田单干的承诺,但是按你给的数据计算,小岗村分田单干后亩产不足260斤,平均每亩良田交公粮46斤,自留210多斤,这对于人均4.5亩良田的小岗人也许解决了温饱,但如果人均不足1.3亩耕地的全国农民都这样学,那他们和非农业人口还真得被饿死,这如何就“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呢?亩产260斤不足当时农村平均亩产量的五分之二,这种自私懒惰的农民又先进在哪里?难道农民种田不该交公粮吗?不过,从十八掌先生这句话的实际效果来看,也算是对小岗人“自私懒惰”特性的高度概括——为集体干活懒惰,为自己生产也好不到哪去。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伪网友说中国农村在40年前就应该走40年后塘约村走的路,就好像在说,红军长征时为什么不从江西开始就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呢?”这段话只能证明十八掌先生的无耻和无知。我在上篇文章中说塘约村“在学了三十余年小岗后重走集体化道路”,这是你写的上述意思吗?你真是无耻。事实上,解放初期中国共产党没收了地主恶霸的土地分给了翻身作主人的贫下中农,并颁发了土地证确权,但是,当时分到了田的农民通过生产实践证明单干可能产生新的贫富分化,于是自发组织起来成立了互助组、合作社,直到成立高级社、人民公社,这是农民的选择。正因为翻身农民将确权后的土地自愿交给村集体共同管理,共同劳动,共享成果,所以至今农村土地仍叫集体所有制而非全民所有制。后来在小岗示范下又将集体土地分给了个人,现在再次确权后塘约村重搞合作化,这是塘约村重走40年前的道路,而非相反,请十八掌先生尊重历史,不要颠倒历史。这里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十八掌先生文中用“红军长征”举例可以,但逻辑不能混乱。因为红军长征是因为党内机会主义统治导致中央苏区丢失而被迫实施的战略转移,如果工农红军作出巨大牺牲后仍执行王明机会主义路线指挥到湘西同二.六军团会合重新钻进蒋军的包围圈,只能全军覆灭,所以遵义会议重新选择了毛主席的正确道路。这是错误道路与正确道路之间的抉择,与“红军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没有任何逻辑关联。请问十八掌先生,你是急疯了,还是本来就缺乏逻辑思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严俊昌等小岗人还在反思自己的不足,学习别人的先进经验,这本来就是一个永不满足现状、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再次证明小岗人行动不懒,思想更不懒。”这实在是对小岗人的讽刺。虽然小岗村党支部也多次到南街村和塘约村取经,也想重回集体经济,也在招商引资欲升级到3.0版,但阻力重重。据小岗村党委书记郑树锐介绍,习总书记参观的4300亩高标准农田示范田,系小岗村集体企业“小岗创新发展有限公司”作为投融资平台,从小岗13个自然村329户农民手中流转租赁过来(现在的小岗村系与严岗村、石马村合并而成),转包给国家级农垦集团公司经营,目的是“避免招商来的企业与农户直接打交道,省去了投资者诸多不便。”也就是说升级版就不敢让小岗人染指。为什么?因为“不满足现状”的小岗人一看见钱和利就会你争我抢给败光。似小岗人这般自私懒散,就是财政部轮流派人去再当二十年书记,也进化不到2.0版。这难道就是小岗“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真是蠢的可笑。

    算了,不多说了,就这些估计降龙十八掌也得学习领会半年。至于所谓南街村和小岗村在改革开放的形势下早就“并轨”之类的疯话,就如高铁同牛车并轨一样荒诞,不置一驳。


    去伪求真

laserbomb 发表于  2019-02-09 17:22:16 80字 ( 0/200)

不是所有的地方都适合搞集体经济,是有条件的.1要有能吃苦,肯努力,具有互帮互助精神的群众.2要有能为民,有能力,不谋私利的带头人.3要有同心协力为民的领导班子.

    春节期间,强坛深水区的二、三个小丑为了给众网友添堵,又将小岗村那点事翻出来恶心大家,在遭到众多网友的驳斥后,[笑傲江湖V](即降龙十八掌)先生照例第N次将其谬文《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足以名垂青史。》重发了出来,虽然这篇文章充满了谬误,但在小岗村被评为了“改革先锋”的背景下也算应景之作,因为小岗村再糊不上墙,但它毕竟是中国改革的出发点,否定了它就等于否定了改革,所以必须将其强撑在墙头。就此而言,笔者认为将该文标题最后一句改为“小岗村就足以名垂改革”更为适当。究其原因,就在于单干农业属于封建小农经济,已有上千年历史,当人类社会进入资本主义后也是被改革的对象,将逐步被规模化私有农庄所取代,因此它只是世界历史长河中的一股小小的回流,注定永远只能定格在落后农业的1.0版,不可能“名垂青史”。

    这里,笔者重点要批判的是,[余青山]先生在跟帖中说:“100年来,中国没有谁比小岗村十八位农民更具有革命理性!(2019-02-08 15:22:24) 28字(30/2)”这实际上是说中国共产党革命是非“理性”的,这种全盘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全部革命史的言论能够堂而皇之地发表在中国共产党的主流网络媒体上,令世人匪夷所思。

    在跟帖中,[初夏微风]先生问:“名垂青史过了,但这帖子说的事还有什么可争议的吗?第一次看这类帖子,跟帖可真让人开眼。(02月08日 19:08)42字(38/0)”其实,小岗典型已被改革的历史所证伪,这里笔者只举三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例子:

    一是据中共安徽省委主办的《党的生活》2009年第6期刊登的《严俊昌:大包干带头人的清醒与困惑》一文介绍,小岗村分田单干18个带头人之一的严俊昌暮年后依然关注着小岗村的一切,抚今忆昔,严俊昌更多的是困惑。面对小岗村的现状,他为自己辩解说:“大包干是当时廹不得已的作法,并不是想搞私有,而是官僚主义浮夸风和共产风把大家搞得没饭吃。为了解决温饱问题,所以搞起了承包,但要想大发展,还是应该走集体化道路。”“现在看来,分那一亩三分地只能管温铇。年轻人都出去打工的了,家里的地留下老弱病残管着也照管不好,不是荒废着,就是卖给那些私老板,农民们想干什么也干不成,自已那一亩三分地束缚住了手脚,根本迈不开步子!现在小岗村,穷的穷,富的富,要早知道是这个情况,就是砍我的脑袋也不搞承包啊!”

    二是中央电视台“文化中国”近期播出的专题片《不忘初心·南街村》中,中共南街村党委书记王宏斌在央视访谈时谈道,南街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就是农业先进大队,“粮食亩产超千斤,烟叶亩产超千斤,农民日产值1.2元,农业全部实现了水利化、机械化”。1981年学小岗分田单干又退回到一家一户的牛耕人种的小农状态,“结果是耕作方式倒退,粮食产量下降,农民收入降低”,对此,南街村党委一班人进行了深刻反思,在全村农民的自觉自愿下重归集体经济,迅速实现了共同富裕,成为了闻名世界的“幸福村”。

    三是据当代文学家、著名学者王宏甲撰写的《塘约道路》介绍,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区的塘约村学小岗分田单干30多年,成了国家二类贫困,2013年塘约村人均纯收入不足4000元。2014年后重走集体化道路,到2016年底,塘约村人均纯收入提升到1万元,全村138户600名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村集体经济从不足4万元增加到200万元,增长了45倍;90%的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就业创业,每家都住上了新屋,过上了小康生活,实现了从国家级二类贫困村向“小康示范村”的华丽转变,成为了小岗村学习取经的榜样。

    面对上述三个典型事例,[笑傲江湖V]的帖子的确没有什么可争议的,只能作为批判的靶子。下面是笔者去年4月对该文的驳斥,原标题是《去伪求真:笑谈降龙十八掌的“小岗村1.0版”》:

    降龙十八掌很激动,这主要源于他的自私懒惰偶像“小岗村”。想想也是,引领中国农村改革方向三十多年,在省财政厅加社会力量的共同资助扶持下,却依然停止在1.0版,成了农村深化改革的绊脚石,这对于将其奉若神明的人而言的确很丢人现眼。为此,撞死南墙也不知回头的降龙十八掌总会间歇性地发作,过一段就要自己跳出来重复一遍小岗村的“名垂青史”,尤其是见到实事求是评价小岗的文章,更是会气急败坏、语无伦次地为小岗村诡辩一番。其实,小岗村的小农经验严重阻碍了中国农业现代化的实现和人类社会发展进步,早已成为了全国人民的共识,就连那些西化派精英们也羞于再拿小岗说事,因为他同样也阻碍了西化进程,作为敲门砖早该扔了。你降龙十八掌等几个复古小丑就算跳大神跳死,也改变不了这一事实。有谁见过屎壳郎将一滩稀屎推成粪球的吗?

    降龙十八掌昨晚又发一帖《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可以名垂青史。(原创首发)》,这个标题很搞笑,单干小农经济已延续了几千年,广大农民何时“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观当今中国农村,凡是坚守分田单干者如果不背井离乡外出打工基本上都成了扶贫对象,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如果说让中国农业重回小农经济是小岗村的历史使命,那不叫“名垂青史”,而叫“遗臭万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很自豪地说:“1979年,小岗村农民包产到户以后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年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请问十八掌先生,向国家交公粮是小岗人分田单干的承诺,但是按你给的数据计算,小岗村分田单干后亩产不足260斤,平均每亩良田交公粮46斤,自留210多斤,这对于人均4.5亩良田的小岗人也许解决了温饱,但如果人均不足1.3亩耕地的全国农民都这样学,那他们和非农业人口还真得被饿死,这如何就“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呢?亩产260斤不足当时农村平均亩产量的五分之二,这种自私懒惰的农民又先进在哪里?难道农民种田不该交公粮吗?不过,从十八掌先生这句话的实际效果来看,也算是对小岗人“自私懒惰”特性的高度概括——为集体干活懒惰,为自己生产也好不到哪去。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伪网友说中国农村在40年前就应该走40年后塘约村走的路,就好像在说,红军长征时为什么不从江西开始就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呢?”这段话只能证明十八掌先生的无耻和无知。我在上篇文章中说塘约村“在学了三十余年小岗后重走集体化道路”,这是你写的上述意思吗?你真是无耻。事实上,解放初期中国共产党没收了地主恶霸的土地分给了翻身作主人的贫下中农,并颁发了土地证确权,但是,当时分到了田的农民通过生产实践证明单干可能产生新的贫富分化,于是自发组织起来成立了互助组、合作社,直到成立高级社、人民公社,这是农民的选择。正因为翻身农民将确权后的土地自愿交给村集体共同管理,共同劳动,共享成果,所以至今农村土地仍叫集体所有制而非全民所有制。后来在小岗示范下又将集体土地分给了个人,现在再次确权后塘约村重搞合作化,这是塘约村重走40年前的道路,而非相反,请十八掌先生尊重历史,不要颠倒历史。这里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十八掌先生文中用“红军长征”举例可以,但逻辑不能混乱。因为红军长征是因为党内机会主义统治导致中央苏区丢失而被迫实施的战略转移,如果工农红军作出巨大牺牲后仍执行王明机会主义路线指挥到湘西同二.六军团会合重新钻进蒋军的包围圈,只能全军覆灭,所以遵义会议重新选择了毛主席的正确道路。这是错误道路与正确道路之间的抉择,与“红军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没有任何逻辑关联。请问十八掌先生,你是急疯了,还是本来就缺乏逻辑思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严俊昌等小岗人还在反思自己的不足,学习别人的先进经验,这本来就是一个永不满足现状、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再次证明小岗人行动不懒,思想更不懒。”这实在是对小岗人的讽刺。虽然小岗村党支部也多次到南街村和塘约村取经,也想重回集体经济,也在招商引资欲升级到3.0版,但阻力重重。据小岗村党委书记郑树锐介绍,习总书记参观的4300亩高标准农田示范田,系小岗村集体企业“小岗创新发展有限公司”作为投融资平台,从小岗13个自然村329户农民手中流转租赁过来(现在的小岗村系与严岗村、石马村合并而成),转包给国家级农垦集团公司经营,目的是“避免招商来的企业与农户直接打交道,省去了投资者诸多不便。”也就是说升级版就不敢让小岗人染指。为什么?因为“不满足现状”的小岗人一看见钱和利就会你争我抢给败光。似小岗人这般自私懒散,就是财政部轮流派人去再当二十年书记,也进化不到2.0版。这难道就是小岗“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真是蠢的可笑。

    算了,不多说了,就这些估计降龙十八掌也得学习领会半年。至于所谓南街村和小岗村在改革开放的形势下早就“并轨”之类的疯话,就如高铁同牛车并轨一样荒诞,不置一驳。


    去伪求真

道不平有人铲 发表于  2019-02-09 17:07:34 45字 ( 0/356)

还是说句老话吧。15岁--25岁是人建立“三观”的重要阶段,“三观”一旦定型是很难改变的。

    春节期间,强坛深水区的二、三个小丑为了给众网友添堵,又将小岗村那点事翻出来恶心大家,在遭到众多网友的驳斥后,[笑傲江湖V](即降龙十八掌)先生照例第N次将其谬文《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足以名垂青史。》重发了出来,虽然这篇文章充满了谬误,但在小岗村被评为了“改革先锋”的背景下也算应景之作,因为小岗村再糊不上墙,但它毕竟是中国改革的出发点,否定了它就等于否定了改革,所以必须将其强撑在墙头。就此而言,笔者认为将该文标题最后一句改为“小岗村就足以名垂改革”更为适当。究其原因,就在于单干农业属于封建小农经济,已有上千年历史,当人类社会进入资本主义后也是被改革的对象,将逐步被规模化私有农庄所取代,因此它只是世界历史长河中的一股小小的回流,注定永远只能定格在落后农业的1.0版,不可能“名垂青史”。

    这里,笔者重点要批判的是,[余青山]先生在跟帖中说:“100年来,中国没有谁比小岗村十八位农民更具有革命理性!(2019-02-08 15:22:24) 28字(30/2)”这实际上是说中国共产党革命是非“理性”的,这种全盘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全部革命史的言论能够堂而皇之地发表在中国共产党的主流网络媒体上,令世人匪夷所思。

    在跟帖中,[初夏微风]先生问:“名垂青史过了,但这帖子说的事还有什么可争议的吗?第一次看这类帖子,跟帖可真让人开眼。(02月08日 19:08)42字(38/0)”其实,小岗典型已被改革的历史所证伪,这里笔者只举三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例子:

    一是据中共安徽省委主办的《党的生活》2009年第6期刊登的《严俊昌:大包干带头人的清醒与困惑》一文介绍,小岗村分田单干18个带头人之一的严俊昌暮年后依然关注着小岗村的一切,抚今忆昔,严俊昌更多的是困惑。面对小岗村的现状,他为自己辩解说:“大包干是当时廹不得已的作法,并不是想搞私有,而是官僚主义浮夸风和共产风把大家搞得没饭吃。为了解决温饱问题,所以搞起了承包,但要想大发展,还是应该走集体化道路。”“现在看来,分那一亩三分地只能管温铇。年轻人都出去打工的了,家里的地留下老弱病残管着也照管不好,不是荒废着,就是卖给那些私老板,农民们想干什么也干不成,自已那一亩三分地束缚住了手脚,根本迈不开步子!现在小岗村,穷的穷,富的富,要早知道是这个情况,就是砍我的脑袋也不搞承包啊!”

    二是中央电视台“文化中国”近期播出的专题片《不忘初心·南街村》中,中共南街村党委书记王宏斌在央视访谈时谈道,南街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就是农业先进大队,“粮食亩产超千斤,烟叶亩产超千斤,农民日产值1.2元,农业全部实现了水利化、机械化”。1981年学小岗分田单干又退回到一家一户的牛耕人种的小农状态,“结果是耕作方式倒退,粮食产量下降,农民收入降低”,对此,南街村党委一班人进行了深刻反思,在全村农民的自觉自愿下重归集体经济,迅速实现了共同富裕,成为了闻名世界的“幸福村”。

    三是据当代文学家、著名学者王宏甲撰写的《塘约道路》介绍,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区的塘约村学小岗分田单干30多年,成了国家二类贫困,2013年塘约村人均纯收入不足4000元。2014年后重走集体化道路,到2016年底,塘约村人均纯收入提升到1万元,全村138户600名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村集体经济从不足4万元增加到200万元,增长了45倍;90%的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就业创业,每家都住上了新屋,过上了小康生活,实现了从国家级二类贫困村向“小康示范村”的华丽转变,成为了小岗村学习取经的榜样。

    面对上述三个典型事例,[笑傲江湖V]的帖子的确没有什么可争议的,只能作为批判的靶子。下面是笔者去年4月对该文的驳斥,原标题是《去伪求真:笑谈降龙十八掌的“小岗村1.0版”》:

    降龙十八掌很激动,这主要源于他的自私懒惰偶像“小岗村”。想想也是,引领中国农村改革方向三十多年,在省财政厅加社会力量的共同资助扶持下,却依然停止在1.0版,成了农村深化改革的绊脚石,这对于将其奉若神明的人而言的确很丢人现眼。为此,撞死南墙也不知回头的降龙十八掌总会间歇性地发作,过一段就要自己跳出来重复一遍小岗村的“名垂青史”,尤其是见到实事求是评价小岗的文章,更是会气急败坏、语无伦次地为小岗村诡辩一番。其实,小岗村的小农经验严重阻碍了中国农业现代化的实现和人类社会发展进步,早已成为了全国人民的共识,就连那些西化派精英们也羞于再拿小岗说事,因为他同样也阻碍了西化进程,作为敲门砖早该扔了。你降龙十八掌等几个复古小丑就算跳大神跳死,也改变不了这一事实。有谁见过屎壳郎将一滩稀屎推成粪球的吗?

    降龙十八掌昨晚又发一帖《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可以名垂青史。(原创首发)》,这个标题很搞笑,单干小农经济已延续了几千年,广大农民何时“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观当今中国农村,凡是坚守分田单干者如果不背井离乡外出打工基本上都成了扶贫对象,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如果说让中国农业重回小农经济是小岗村的历史使命,那不叫“名垂青史”,而叫“遗臭万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很自豪地说:“1979年,小岗村农民包产到户以后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年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请问十八掌先生,向国家交公粮是小岗人分田单干的承诺,但是按你给的数据计算,小岗村分田单干后亩产不足260斤,平均每亩良田交公粮46斤,自留210多斤,这对于人均4.5亩良田的小岗人也许解决了温饱,但如果人均不足1.3亩耕地的全国农民都这样学,那他们和非农业人口还真得被饿死,这如何就“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呢?亩产260斤不足当时农村平均亩产量的五分之二,这种自私懒惰的农民又先进在哪里?难道农民种田不该交公粮吗?不过,从十八掌先生这句话的实际效果来看,也算是对小岗人“自私懒惰”特性的高度概括——为集体干活懒惰,为自己生产也好不到哪去。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伪网友说中国农村在40年前就应该走40年后塘约村走的路,就好像在说,红军长征时为什么不从江西开始就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呢?”这段话只能证明十八掌先生的无耻和无知。我在上篇文章中说塘约村“在学了三十余年小岗后重走集体化道路”,这是你写的上述意思吗?你真是无耻。事实上,解放初期中国共产党没收了地主恶霸的土地分给了翻身作主人的贫下中农,并颁发了土地证确权,但是,当时分到了田的农民通过生产实践证明单干可能产生新的贫富分化,于是自发组织起来成立了互助组、合作社,直到成立高级社、人民公社,这是农民的选择。正因为翻身农民将确权后的土地自愿交给村集体共同管理,共同劳动,共享成果,所以至今农村土地仍叫集体所有制而非全民所有制。后来在小岗示范下又将集体土地分给了个人,现在再次确权后塘约村重搞合作化,这是塘约村重走40年前的道路,而非相反,请十八掌先生尊重历史,不要颠倒历史。这里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十八掌先生文中用“红军长征”举例可以,但逻辑不能混乱。因为红军长征是因为党内机会主义统治导致中央苏区丢失而被迫实施的战略转移,如果工农红军作出巨大牺牲后仍执行王明机会主义路线指挥到湘西同二.六军团会合重新钻进蒋军的包围圈,只能全军覆灭,所以遵义会议重新选择了毛主席的正确道路。这是错误道路与正确道路之间的抉择,与“红军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没有任何逻辑关联。请问十八掌先生,你是急疯了,还是本来就缺乏逻辑思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严俊昌等小岗人还在反思自己的不足,学习别人的先进经验,这本来就是一个永不满足现状、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再次证明小岗人行动不懒,思想更不懒。”这实在是对小岗人的讽刺。虽然小岗村党支部也多次到南街村和塘约村取经,也想重回集体经济,也在招商引资欲升级到3.0版,但阻力重重。据小岗村党委书记郑树锐介绍,习总书记参观的4300亩高标准农田示范田,系小岗村集体企业“小岗创新发展有限公司”作为投融资平台,从小岗13个自然村329户农民手中流转租赁过来(现在的小岗村系与严岗村、石马村合并而成),转包给国家级农垦集团公司经营,目的是“避免招商来的企业与农户直接打交道,省去了投资者诸多不便。”也就是说升级版就不敢让小岗人染指。为什么?因为“不满足现状”的小岗人一看见钱和利就会你争我抢给败光。似小岗人这般自私懒散,就是财政部轮流派人去再当二十年书记,也进化不到2.0版。这难道就是小岗“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真是蠢的可笑。

    算了,不多说了,就这些估计降龙十八掌也得学习领会半年。至于所谓南街村和小岗村在改革开放的形势下早就“并轨”之类的疯话,就如高铁同牛车并轨一样荒诞,不置一驳。


    去伪求真

道不平有人铲 发表于  2019-02-09 16:47:47 10字 ( 0/164)

画地为牢,再无逍遥。

    春节期间,强坛深水区的二、三个小丑为了给众网友添堵,又将小岗村那点事翻出来恶心大家,在遭到众多网友的驳斥后,[笑傲江湖V](即降龙十八掌)先生照例第N次将其谬文《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足以名垂青史。》重发了出来,虽然这篇文章充满了谬误,但在小岗村被评为了“改革先锋”的背景下也算应景之作,因为小岗村再糊不上墙,但它毕竟是中国改革的出发点,否定了它就等于否定了改革,所以必须将其强撑在墙头。就此而言,笔者认为将该文标题最后一句改为“小岗村就足以名垂改革”更为适当。究其原因,就在于单干农业属于封建小农经济,已有上千年历史,当人类社会进入资本主义后也是被改革的对象,将逐步被规模化私有农庄所取代,因此它只是世界历史长河中的一股小小的回流,注定永远只能定格在落后农业的1.0版,不可能“名垂青史”。

    这里,笔者重点要批判的是,[余青山]先生在跟帖中说:“100年来,中国没有谁比小岗村十八位农民更具有革命理性!(2019-02-08 15:22:24) 28字(30/2)”这实际上是说中国共产党革命是非“理性”的,这种全盘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全部革命史的言论能够堂而皇之地发表在中国共产党的主流网络媒体上,令世人匪夷所思。

    在跟帖中,[初夏微风]先生问:“名垂青史过了,但这帖子说的事还有什么可争议的吗?第一次看这类帖子,跟帖可真让人开眼。(02月08日 19:08)42字(38/0)”其实,小岗典型已被改革的历史所证伪,这里笔者只举三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例子:

    一是据中共安徽省委主办的《党的生活》2009年第6期刊登的《严俊昌:大包干带头人的清醒与困惑》一文介绍,小岗村分田单干18个带头人之一的严俊昌暮年后依然关注着小岗村的一切,抚今忆昔,严俊昌更多的是困惑。面对小岗村的现状,他为自己辩解说:“大包干是当时廹不得已的作法,并不是想搞私有,而是官僚主义浮夸风和共产风把大家搞得没饭吃。为了解决温饱问题,所以搞起了承包,但要想大发展,还是应该走集体化道路。”“现在看来,分那一亩三分地只能管温铇。年轻人都出去打工的了,家里的地留下老弱病残管着也照管不好,不是荒废着,就是卖给那些私老板,农民们想干什么也干不成,自已那一亩三分地束缚住了手脚,根本迈不开步子!现在小岗村,穷的穷,富的富,要早知道是这个情况,就是砍我的脑袋也不搞承包啊!”

    二是中央电视台“文化中国”近期播出的专题片《不忘初心·南街村》中,中共南街村党委书记王宏斌在央视访谈时谈道,南街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就是农业先进大队,“粮食亩产超千斤,烟叶亩产超千斤,农民日产值1.2元,农业全部实现了水利化、机械化”。1981年学小岗分田单干又退回到一家一户的牛耕人种的小农状态,“结果是耕作方式倒退,粮食产量下降,农民收入降低”,对此,南街村党委一班人进行了深刻反思,在全村农民的自觉自愿下重归集体经济,迅速实现了共同富裕,成为了闻名世界的“幸福村”。

    三是据当代文学家、著名学者王宏甲撰写的《塘约道路》介绍,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区的塘约村学小岗分田单干30多年,成了国家二类贫困,2013年塘约村人均纯收入不足4000元。2014年后重走集体化道路,到2016年底,塘约村人均纯收入提升到1万元,全村138户600名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村集体经济从不足4万元增加到200万元,增长了45倍;90%的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就业创业,每家都住上了新屋,过上了小康生活,实现了从国家级二类贫困村向“小康示范村”的华丽转变,成为了小岗村学习取经的榜样。

    面对上述三个典型事例,[笑傲江湖V]的帖子的确没有什么可争议的,只能作为批判的靶子。下面是笔者去年4月对该文的驳斥,原标题是《去伪求真:笑谈降龙十八掌的“小岗村1.0版”》:

    降龙十八掌很激动,这主要源于他的自私懒惰偶像“小岗村”。想想也是,引领中国农村改革方向三十多年,在省财政厅加社会力量的共同资助扶持下,却依然停止在1.0版,成了农村深化改革的绊脚石,这对于将其奉若神明的人而言的确很丢人现眼。为此,撞死南墙也不知回头的降龙十八掌总会间歇性地发作,过一段就要自己跳出来重复一遍小岗村的“名垂青史”,尤其是见到实事求是评价小岗的文章,更是会气急败坏、语无伦次地为小岗村诡辩一番。其实,小岗村的小农经验严重阻碍了中国农业现代化的实现和人类社会发展进步,早已成为了全国人民的共识,就连那些西化派精英们也羞于再拿小岗说事,因为他同样也阻碍了西化进程,作为敲门砖早该扔了。你降龙十八掌等几个复古小丑就算跳大神跳死,也改变不了这一事实。有谁见过屎壳郎将一滩稀屎推成粪球的吗?

    降龙十八掌昨晚又发一帖《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可以名垂青史。(原创首发)》,这个标题很搞笑,单干小农经济已延续了几千年,广大农民何时“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观当今中国农村,凡是坚守分田单干者如果不背井离乡外出打工基本上都成了扶贫对象,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如果说让中国农业重回小农经济是小岗村的历史使命,那不叫“名垂青史”,而叫“遗臭万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很自豪地说:“1979年,小岗村农民包产到户以后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年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请问十八掌先生,向国家交公粮是小岗人分田单干的承诺,但是按你给的数据计算,小岗村分田单干后亩产不足260斤,平均每亩良田交公粮46斤,自留210多斤,这对于人均4.5亩良田的小岗人也许解决了温饱,但如果人均不足1.3亩耕地的全国农民都这样学,那他们和非农业人口还真得被饿死,这如何就“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呢?亩产260斤不足当时农村平均亩产量的五分之二,这种自私懒惰的农民又先进在哪里?难道农民种田不该交公粮吗?不过,从十八掌先生这句话的实际效果来看,也算是对小岗人“自私懒惰”特性的高度概括——为集体干活懒惰,为自己生产也好不到哪去。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伪网友说中国农村在40年前就应该走40年后塘约村走的路,就好像在说,红军长征时为什么不从江西开始就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呢?”这段话只能证明十八掌先生的无耻和无知。我在上篇文章中说塘约村“在学了三十余年小岗后重走集体化道路”,这是你写的上述意思吗?你真是无耻。事实上,解放初期中国共产党没收了地主恶霸的土地分给了翻身作主人的贫下中农,并颁发了土地证确权,但是,当时分到了田的农民通过生产实践证明单干可能产生新的贫富分化,于是自发组织起来成立了互助组、合作社,直到成立高级社、人民公社,这是农民的选择。正因为翻身农民将确权后的土地自愿交给村集体共同管理,共同劳动,共享成果,所以至今农村土地仍叫集体所有制而非全民所有制。后来在小岗示范下又将集体土地分给了个人,现在再次确权后塘约村重搞合作化,这是塘约村重走40年前的道路,而非相反,请十八掌先生尊重历史,不要颠倒历史。这里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十八掌先生文中用“红军长征”举例可以,但逻辑不能混乱。因为红军长征是因为党内机会主义统治导致中央苏区丢失而被迫实施的战略转移,如果工农红军作出巨大牺牲后仍执行王明机会主义路线指挥到湘西同二.六军团会合重新钻进蒋军的包围圈,只能全军覆灭,所以遵义会议重新选择了毛主席的正确道路。这是错误道路与正确道路之间的抉择,与“红军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没有任何逻辑关联。请问十八掌先生,你是急疯了,还是本来就缺乏逻辑思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严俊昌等小岗人还在反思自己的不足,学习别人的先进经验,这本来就是一个永不满足现状、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再次证明小岗人行动不懒,思想更不懒。”这实在是对小岗人的讽刺。虽然小岗村党支部也多次到南街村和塘约村取经,也想重回集体经济,也在招商引资欲升级到3.0版,但阻力重重。据小岗村党委书记郑树锐介绍,习总书记参观的4300亩高标准农田示范田,系小岗村集体企业“小岗创新发展有限公司”作为投融资平台,从小岗13个自然村329户农民手中流转租赁过来(现在的小岗村系与严岗村、石马村合并而成),转包给国家级农垦集团公司经营,目的是“避免招商来的企业与农户直接打交道,省去了投资者诸多不便。”也就是说升级版就不敢让小岗人染指。为什么?因为“不满足现状”的小岗人一看见钱和利就会你争我抢给败光。似小岗人这般自私懒散,就是财政部轮流派人去再当二十年书记,也进化不到2.0版。这难道就是小岗“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真是蠢的可笑。

    算了,不多说了,就这些估计降龙十八掌也得学习领会半年。至于所谓南街村和小岗村在改革开放的形势下早就“并轨”之类的疯话,就如高铁同牛车并轨一样荒诞,不置一驳。


    去伪求真

道不平有人铲 发表于  2019-02-09 16:46:11 12字 ( 0/166)

纳了投名状,再无回头路。

    春节期间,强坛深水区的二、三个小丑为了给众网友添堵,又将小岗村那点事翻出来恶心大家,在遭到众多网友的驳斥后,[笑傲江湖V](即降龙十八掌)先生照例第N次将其谬文《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足以名垂青史。》重发了出来,虽然这篇文章充满了谬误,但在小岗村被评为了“改革先锋”的背景下也算应景之作,因为小岗村再糊不上墙,但它毕竟是中国改革的出发点,否定了它就等于否定了改革,所以必须将其强撑在墙头。就此而言,笔者认为将该文标题最后一句改为“小岗村就足以名垂改革”更为适当。究其原因,就在于单干农业属于封建小农经济,已有上千年历史,当人类社会进入资本主义后也是被改革的对象,将逐步被规模化私有农庄所取代,因此它只是世界历史长河中的一股小小的回流,注定永远只能定格在落后农业的1.0版,不可能“名垂青史”。

    这里,笔者重点要批判的是,[余青山]先生在跟帖中说:“100年来,中国没有谁比小岗村十八位农民更具有革命理性!(2019-02-08 15:22:24) 28字(30/2)”这实际上是说中国共产党革命是非“理性”的,这种全盘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全部革命史的言论能够堂而皇之地发表在中国共产党的主流网络媒体上,令世人匪夷所思。

    在跟帖中,[初夏微风]先生问:“名垂青史过了,但这帖子说的事还有什么可争议的吗?第一次看这类帖子,跟帖可真让人开眼。(02月08日 19:08)42字(38/0)”其实,小岗典型已被改革的历史所证伪,这里笔者只举三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例子:

    一是据中共安徽省委主办的《党的生活》2009年第6期刊登的《严俊昌:大包干带头人的清醒与困惑》一文介绍,小岗村分田单干18个带头人之一的严俊昌暮年后依然关注着小岗村的一切,抚今忆昔,严俊昌更多的是困惑。面对小岗村的现状,他为自己辩解说:“大包干是当时廹不得已的作法,并不是想搞私有,而是官僚主义浮夸风和共产风把大家搞得没饭吃。为了解决温饱问题,所以搞起了承包,但要想大发展,还是应该走集体化道路。”“现在看来,分那一亩三分地只能管温铇。年轻人都出去打工的了,家里的地留下老弱病残管着也照管不好,不是荒废着,就是卖给那些私老板,农民们想干什么也干不成,自已那一亩三分地束缚住了手脚,根本迈不开步子!现在小岗村,穷的穷,富的富,要早知道是这个情况,就是砍我的脑袋也不搞承包啊!”

    二是中央电视台“文化中国”近期播出的专题片《不忘初心·南街村》中,中共南街村党委书记王宏斌在央视访谈时谈道,南街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就是农业先进大队,“粮食亩产超千斤,烟叶亩产超千斤,农民日产值1.2元,农业全部实现了水利化、机械化”。1981年学小岗分田单干又退回到一家一户的牛耕人种的小农状态,“结果是耕作方式倒退,粮食产量下降,农民收入降低”,对此,南街村党委一班人进行了深刻反思,在全村农民的自觉自愿下重归集体经济,迅速实现了共同富裕,成为了闻名世界的“幸福村”。

    三是据当代文学家、著名学者王宏甲撰写的《塘约道路》介绍,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区的塘约村学小岗分田单干30多年,成了国家二类贫困,2013年塘约村人均纯收入不足4000元。2014年后重走集体化道路,到2016年底,塘约村人均纯收入提升到1万元,全村138户600名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村集体经济从不足4万元增加到200万元,增长了45倍;90%的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就业创业,每家都住上了新屋,过上了小康生活,实现了从国家级二类贫困村向“小康示范村”的华丽转变,成为了小岗村学习取经的榜样。

    面对上述三个典型事例,[笑傲江湖V]的帖子的确没有什么可争议的,只能作为批判的靶子。下面是笔者去年4月对该文的驳斥,原标题是《去伪求真:笑谈降龙十八掌的“小岗村1.0版”》:

    降龙十八掌很激动,这主要源于他的自私懒惰偶像“小岗村”。想想也是,引领中国农村改革方向三十多年,在省财政厅加社会力量的共同资助扶持下,却依然停止在1.0版,成了农村深化改革的绊脚石,这对于将其奉若神明的人而言的确很丢人现眼。为此,撞死南墙也不知回头的降龙十八掌总会间歇性地发作,过一段就要自己跳出来重复一遍小岗村的“名垂青史”,尤其是见到实事求是评价小岗的文章,更是会气急败坏、语无伦次地为小岗村诡辩一番。其实,小岗村的小农经验严重阻碍了中国农业现代化的实现和人类社会发展进步,早已成为了全国人民的共识,就连那些西化派精英们也羞于再拿小岗说事,因为他同样也阻碍了西化进程,作为敲门砖早该扔了。你降龙十八掌等几个复古小丑就算跳大神跳死,也改变不了这一事实。有谁见过屎壳郎将一滩稀屎推成粪球的吗?

    降龙十八掌昨晚又发一帖《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可以名垂青史。(原创首发)》,这个标题很搞笑,单干小农经济已延续了几千年,广大农民何时“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观当今中国农村,凡是坚守分田单干者如果不背井离乡外出打工基本上都成了扶贫对象,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如果说让中国农业重回小农经济是小岗村的历史使命,那不叫“名垂青史”,而叫“遗臭万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很自豪地说:“1979年,小岗村农民包产到户以后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年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请问十八掌先生,向国家交公粮是小岗人分田单干的承诺,但是按你给的数据计算,小岗村分田单干后亩产不足260斤,平均每亩良田交公粮46斤,自留210多斤,这对于人均4.5亩良田的小岗人也许解决了温饱,但如果人均不足1.3亩耕地的全国农民都这样学,那他们和非农业人口还真得被饿死,这如何就“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呢?亩产260斤不足当时农村平均亩产量的五分之二,这种自私懒惰的农民又先进在哪里?难道农民种田不该交公粮吗?不过,从十八掌先生这句话的实际效果来看,也算是对小岗人“自私懒惰”特性的高度概括——为集体干活懒惰,为自己生产也好不到哪去。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伪网友说中国农村在40年前就应该走40年后塘约村走的路,就好像在说,红军长征时为什么不从江西开始就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呢?”这段话只能证明十八掌先生的无耻和无知。我在上篇文章中说塘约村“在学了三十余年小岗后重走集体化道路”,这是你写的上述意思吗?你真是无耻。事实上,解放初期中国共产党没收了地主恶霸的土地分给了翻身作主人的贫下中农,并颁发了土地证确权,但是,当时分到了田的农民通过生产实践证明单干可能产生新的贫富分化,于是自发组织起来成立了互助组、合作社,直到成立高级社、人民公社,这是农民的选择。正因为翻身农民将确权后的土地自愿交给村集体共同管理,共同劳动,共享成果,所以至今农村土地仍叫集体所有制而非全民所有制。后来在小岗示范下又将集体土地分给了个人,现在再次确权后塘约村重搞合作化,这是塘约村重走40年前的道路,而非相反,请十八掌先生尊重历史,不要颠倒历史。这里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十八掌先生文中用“红军长征”举例可以,但逻辑不能混乱。因为红军长征是因为党内机会主义统治导致中央苏区丢失而被迫实施的战略转移,如果工农红军作出巨大牺牲后仍执行王明机会主义路线指挥到湘西同二.六军团会合重新钻进蒋军的包围圈,只能全军覆灭,所以遵义会议重新选择了毛主席的正确道路。这是错误道路与正确道路之间的抉择,与“红军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没有任何逻辑关联。请问十八掌先生,你是急疯了,还是本来就缺乏逻辑思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严俊昌等小岗人还在反思自己的不足,学习别人的先进经验,这本来就是一个永不满足现状、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再次证明小岗人行动不懒,思想更不懒。”这实在是对小岗人的讽刺。虽然小岗村党支部也多次到南街村和塘约村取经,也想重回集体经济,也在招商引资欲升级到3.0版,但阻力重重。据小岗村党委书记郑树锐介绍,习总书记参观的4300亩高标准农田示范田,系小岗村集体企业“小岗创新发展有限公司”作为投融资平台,从小岗13个自然村329户农民手中流转租赁过来(现在的小岗村系与严岗村、石马村合并而成),转包给国家级农垦集团公司经营,目的是“避免招商来的企业与农户直接打交道,省去了投资者诸多不便。”也就是说升级版就不敢让小岗人染指。为什么?因为“不满足现状”的小岗人一看见钱和利就会你争我抢给败光。似小岗人这般自私懒散,就是财政部轮流派人去再当二十年书记,也进化不到2.0版。这难道就是小岗“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真是蠢的可笑。

    算了,不多说了,就这些估计降龙十八掌也得学习领会半年。至于所谓南街村和小岗村在改革开放的形势下早就“并轨”之类的疯话,就如高铁同牛车并轨一样荒诞,不置一驳。


    去伪求真

严惩黑心看着就想笑老板 发表于  2019-02-09 16:09:07 73字 ( 0/181)

解析得好,驳斥更好,有理有据,铁证如山,事实胜过雄辨,其实“笑傲江湖v、降龙十八爪、余青山、风水神、看想笑”皆同一人,只不过多了几套马甲而已!

    春节期间,强坛深水区的二、三个小丑为了给众网友添堵,又将小岗村那点事翻出来恶心大家,在遭到众多网友的驳斥后,[笑傲江湖V](即降龙十八掌)先生照例第N次将其谬文《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足以名垂青史。》重发了出来,虽然这篇文章充满了谬误,但在小岗村被评为了“改革先锋”的背景下也算应景之作,因为小岗村再糊不上墙,但它毕竟是中国改革的出发点,否定了它就等于否定了改革,所以必须将其强撑在墙头。就此而言,笔者认为将该文标题最后一句改为“小岗村就足以名垂改革”更为适当。究其原因,就在于单干农业属于封建小农经济,已有上千年历史,当人类社会进入资本主义后也是被改革的对象,将逐步被规模化私有农庄所取代,因此它只是世界历史长河中的一股小小的回流,注定永远只能定格在落后农业的1.0版,不可能“名垂青史”。

    这里,笔者重点要批判的是,[余青山]先生在跟帖中说:“100年来,中国没有谁比小岗村十八位农民更具有革命理性!(2019-02-08 15:22:24) 28字(30/2)”这实际上是说中国共产党革命是非“理性”的,这种全盘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全部革命史的言论能够堂而皇之地发表在中国共产党的主流网络媒体上,令世人匪夷所思。

    在跟帖中,[初夏微风]先生问:“名垂青史过了,但这帖子说的事还有什么可争议的吗?第一次看这类帖子,跟帖可真让人开眼。(02月08日 19:08)42字(38/0)”其实,小岗典型已被改革的历史所证伪,这里笔者只举三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例子:

    一是据中共安徽省委主办的《党的生活》2009年第6期刊登的《严俊昌:大包干带头人的清醒与困惑》一文介绍,小岗村分田单干18个带头人之一的严俊昌暮年后依然关注着小岗村的一切,抚今忆昔,严俊昌更多的是困惑。面对小岗村的现状,他为自己辩解说:“大包干是当时廹不得已的作法,并不是想搞私有,而是官僚主义浮夸风和共产风把大家搞得没饭吃。为了解决温饱问题,所以搞起了承包,但要想大发展,还是应该走集体化道路。”“现在看来,分那一亩三分地只能管温铇。年轻人都出去打工的了,家里的地留下老弱病残管着也照管不好,不是荒废着,就是卖给那些私老板,农民们想干什么也干不成,自已那一亩三分地束缚住了手脚,根本迈不开步子!现在小岗村,穷的穷,富的富,要早知道是这个情况,就是砍我的脑袋也不搞承包啊!”

    二是中央电视台“文化中国”近期播出的专题片《不忘初心·南街村》中,中共南街村党委书记王宏斌在央视访谈时谈道,南街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就是农业先进大队,“粮食亩产超千斤,烟叶亩产超千斤,农民日产值1.2元,农业全部实现了水利化、机械化”。1981年学小岗分田单干又退回到一家一户的牛耕人种的小农状态,“结果是耕作方式倒退,粮食产量下降,农民收入降低”,对此,南街村党委一班人进行了深刻反思,在全村农民的自觉自愿下重归集体经济,迅速实现了共同富裕,成为了闻名世界的“幸福村”。

    三是据当代文学家、著名学者王宏甲撰写的《塘约道路》介绍,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区的塘约村学小岗分田单干30多年,成了国家二类贫困,2013年塘约村人均纯收入不足4000元。2014年后重走集体化道路,到2016年底,塘约村人均纯收入提升到1万元,全村138户600名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村集体经济从不足4万元增加到200万元,增长了45倍;90%的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就业创业,每家都住上了新屋,过上了小康生活,实现了从国家级二类贫困村向“小康示范村”的华丽转变,成为了小岗村学习取经的榜样。

    面对上述三个典型事例,[笑傲江湖V]的帖子的确没有什么可争议的,只能作为批判的靶子。下面是笔者去年4月对该文的驳斥,原标题是《去伪求真:笑谈降龙十八掌的“小岗村1.0版”》:

    降龙十八掌很激动,这主要源于他的自私懒惰偶像“小岗村”。想想也是,引领中国农村改革方向三十多年,在省财政厅加社会力量的共同资助扶持下,却依然停止在1.0版,成了农村深化改革的绊脚石,这对于将其奉若神明的人而言的确很丢人现眼。为此,撞死南墙也不知回头的降龙十八掌总会间歇性地发作,过一段就要自己跳出来重复一遍小岗村的“名垂青史”,尤其是见到实事求是评价小岗的文章,更是会气急败坏、语无伦次地为小岗村诡辩一番。其实,小岗村的小农经验严重阻碍了中国农业现代化的实现和人类社会发展进步,早已成为了全国人民的共识,就连那些西化派精英们也羞于再拿小岗说事,因为他同样也阻碍了西化进程,作为敲门砖早该扔了。你降龙十八掌等几个复古小丑就算跳大神跳死,也改变不了这一事实。有谁见过屎壳郎将一滩稀屎推成粪球的吗?

    降龙十八掌昨晚又发一帖《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可以名垂青史。(原创首发)》,这个标题很搞笑,单干小农经济已延续了几千年,广大农民何时“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观当今中国农村,凡是坚守分田单干者如果不背井离乡外出打工基本上都成了扶贫对象,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如果说让中国农业重回小农经济是小岗村的历史使命,那不叫“名垂青史”,而叫“遗臭万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很自豪地说:“1979年,小岗村农民包产到户以后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年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请问十八掌先生,向国家交公粮是小岗人分田单干的承诺,但是按你给的数据计算,小岗村分田单干后亩产不足260斤,平均每亩良田交公粮46斤,自留210多斤,这对于人均4.5亩良田的小岗人也许解决了温饱,但如果人均不足1.3亩耕地的全国农民都这样学,那他们和非农业人口还真得被饿死,这如何就“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呢?亩产260斤不足当时农村平均亩产量的五分之二,这种自私懒惰的农民又先进在哪里?难道农民种田不该交公粮吗?不过,从十八掌先生这句话的实际效果来看,也算是对小岗人“自私懒惰”特性的高度概括——为集体干活懒惰,为自己生产也好不到哪去。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伪网友说中国农村在40年前就应该走40年后塘约村走的路,就好像在说,红军长征时为什么不从江西开始就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呢?”这段话只能证明十八掌先生的无耻和无知。我在上篇文章中说塘约村“在学了三十余年小岗后重走集体化道路”,这是你写的上述意思吗?你真是无耻。事实上,解放初期中国共产党没收了地主恶霸的土地分给了翻身作主人的贫下中农,并颁发了土地证确权,但是,当时分到了田的农民通过生产实践证明单干可能产生新的贫富分化,于是自发组织起来成立了互助组、合作社,直到成立高级社、人民公社,这是农民的选择。正因为翻身农民将确权后的土地自愿交给村集体共同管理,共同劳动,共享成果,所以至今农村土地仍叫集体所有制而非全民所有制。后来在小岗示范下又将集体土地分给了个人,现在再次确权后塘约村重搞合作化,这是塘约村重走40年前的道路,而非相反,请十八掌先生尊重历史,不要颠倒历史。这里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十八掌先生文中用“红军长征”举例可以,但逻辑不能混乱。因为红军长征是因为党内机会主义统治导致中央苏区丢失而被迫实施的战略转移,如果工农红军作出巨大牺牲后仍执行王明机会主义路线指挥到湘西同二.六军团会合重新钻进蒋军的包围圈,只能全军覆灭,所以遵义会议重新选择了毛主席的正确道路。这是错误道路与正确道路之间的抉择,与“红军开着解放牌汽车沿着高速公路去陕北”没有任何逻辑关联。请问十八掌先生,你是急疯了,还是本来就缺乏逻辑思维?

    降龙十八掌在帖中写道:“严俊昌等小岗人还在反思自己的不足,学习别人的先进经验,这本来就是一个永不满足现状、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再次证明小岗人行动不懒,思想更不懒。”这实在是对小岗人的讽刺。虽然小岗村党支部也多次到南街村和塘约村取经,也想重回集体经济,也在招商引资欲升级到3.0版,但阻力重重。据小岗村党委书记郑树锐介绍,习总书记参观的4300亩高标准农田示范田,系小岗村集体企业“小岗创新发展有限公司”作为投融资平台,从小岗13个自然村329户农民手中流转租赁过来(现在的小岗村系与严岗村、石马村合并而成),转包给国家级农垦集团公司经营,目的是“避免招商来的企业与农户直接打交道,省去了投资者诸多不便。”也就是说升级版就不敢让小岗人染指。为什么?因为“不满足现状”的小岗人一看见钱和利就会你争我抢给败光。似小岗人这般自私懒散,就是财政部轮流派人去再当二十年书记,也进化不到2.0版。这难道就是小岗“虚心进取的改革人应有的态度”?真是蠢的可笑。

    算了,不多说了,就这些估计降龙十八掌也得学习领会半年。至于所谓南街村和小岗村在改革开放的形势下早就“并轨”之类的疯话,就如高铁同牛车并轨一样荒诞,不置一驳。


    去伪求真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