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风水神 发表于  2019-01-12 12:10:49 8433字 ( 11/8082)

【你怎么看 ?】我们是否应该转变“养”的观念

我们在“养”的观念上没有更新, 从而造成了一个大麻烦


沪生泉


01-10



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是全世界人的共识,或者说是人类传统的共识。正是如此,各国法律都不会少了这两个“养”。

那么,怎么界定是孩童和老人呢?于是,人们就从年龄上来划分了。

比如:中国法律规定:我国承担完全民事责任的年龄是18周岁,因此,如果年满18周岁,只要你还在读书或暂时未找到工作,父母就应抚养子女。这就说,18周岁是被抚养最后年限。

又如:中国法律规定:妇女50岁;或55岁可被养老;男子60岁可被养老。(这是中国法定的退休年龄)

假如人均寿命达到85岁,且男女平均退休年龄为58岁,那么,人均工作年为39年,而被养年为46年,显然,人的平均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

有专家提出了多生育来改变这个现象。我以为:这是非常愚蠢的想法。因为只要延迟退休年龄的幅度不超过人均寿命延长的速度,那么,就无法改变“人均的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的现象。

比如:在人均寿命85岁不变前提下,人均退休年龄延迟到62岁,才能达到“人均的工作年略大于人均的被养年”。

然而,各国的延迟退休制度就是难以实施。为啥?因为我们“养”的观念依然停留在“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上嘛!

其实,现实早就不是孩子和老人被养的时代。不说远,就说近吧!

有搞艺术的少年自食其力案例举不胜举,如:靠文艺演出赚钱的少年演员;靠运动比赛赚钱的少年;有初中毕业开始工作赚钱的少年等,他们不仅自食其力,而且还能贴补家用。

由此可见,少年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年有能力成为社会的劳动者。

家附近有一女子四十岁了,从小脑瘫至今,虽然是工作年龄的人,却要被家人抚养。此类事不少。

由此可见,处于工作年龄段的人,也有必须被抚养的人。

如今老年继续工作的人不是少数,返聘工作的人有,重新找工作的人也有,等等。

由此可见,老人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老年有能力成为社会劳动者。

鉴于上述,我们应该从“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的旧观念,转变为如下三个观念:

1,对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承担抚养义务。所谓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就是指丧失了脑力劳动能力和体力劳动能力的成年人。

2,对丧失部分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比如:霍金就是丧失体力劳动能力,却还有脑力劳动能力的人。对这样的人,我们应该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

3,树立社会主义各尽所能的思想,成年人有义务尽自己所能成为社会劳动者,并要以此为荣。

假如有了这“养”新观念,那么,工作的人就是有能力的人;而被养的人就是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如此,社会就会出现“人均工作年远远大于人均被养年”的好局面了。

望众生 发表于  2019-01-12 23:29:41 12字 ( 0/148)

失足妇女论”合理化“管理

我们在“养”的观念上没有更新, 从而造成了一个大麻烦


沪生泉


01-10



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是全世界人的共识,或者说是人类传统的共识。正是如此,各国法律都不会少了这两个“养”。

那么,怎么界定是孩童和老人呢?于是,人们就从年龄上来划分了。

比如:中国法律规定:我国承担完全民事责任的年龄是18周岁,因此,如果年满18周岁,只要你还在读书或暂时未找到工作,父母就应抚养子女。这就说,18周岁是被抚养最后年限。

又如:中国法律规定:妇女50岁;或55岁可被养老;男子60岁可被养老。(这是中国法定的退休年龄)

假如人均寿命达到85岁,且男女平均退休年龄为58岁,那么,人均工作年为39年,而被养年为46年,显然,人的平均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

有专家提出了多生育来改变这个现象。我以为:这是非常愚蠢的想法。因为只要延迟退休年龄的幅度不超过人均寿命延长的速度,那么,就无法改变“人均的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的现象。

比如:在人均寿命85岁不变前提下,人均退休年龄延迟到62岁,才能达到“人均的工作年略大于人均的被养年”。

然而,各国的延迟退休制度就是难以实施。为啥?因为我们“养”的观念依然停留在“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上嘛!

其实,现实早就不是孩子和老人被养的时代。不说远,就说近吧!

有搞艺术的少年自食其力案例举不胜举,如:靠文艺演出赚钱的少年演员;靠运动比赛赚钱的少年;有初中毕业开始工作赚钱的少年等,他们不仅自食其力,而且还能贴补家用。

由此可见,少年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年有能力成为社会的劳动者。

家附近有一女子四十岁了,从小脑瘫至今,虽然是工作年龄的人,却要被家人抚养。此类事不少。

由此可见,处于工作年龄段的人,也有必须被抚养的人。

如今老年继续工作的人不是少数,返聘工作的人有,重新找工作的人也有,等等。

由此可见,老人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老年有能力成为社会劳动者。

鉴于上述,我们应该从“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的旧观念,转变为如下三个观念:

1,对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承担抚养义务。所谓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就是指丧失了脑力劳动能力和体力劳动能力的成年人。

2,对丧失部分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比如:霍金就是丧失体力劳动能力,却还有脑力劳动能力的人。对这样的人,我们应该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

3,树立社会主义各尽所能的思想,成年人有义务尽自己所能成为社会劳动者,并要以此为荣。

假如有了这“养”新观念,那么,工作的人就是有能力的人;而被养的人就是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如此,社会就会出现“人均工作年远远大于人均被养年”的好局面了。

风水神 发表于  2019-01-12 13:41:30 44字 ( 0/157)

四两小妹子:找工作最[微笑]起码要凭本人身份证去面试,做女佣也是如此,这有讨价还价的吗?

我们在“养”的观念上没有更新, 从而造成了一个大麻烦


沪生泉


01-10



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是全世界人的共识,或者说是人类传统的共识。正是如此,各国法律都不会少了这两个“养”。

那么,怎么界定是孩童和老人呢?于是,人们就从年龄上来划分了。

比如:中国法律规定:我国承担完全民事责任的年龄是18周岁,因此,如果年满18周岁,只要你还在读书或暂时未找到工作,父母就应抚养子女。这就说,18周岁是被抚养最后年限。

又如:中国法律规定:妇女50岁;或55岁可被养老;男子60岁可被养老。(这是中国法定的退休年龄)

假如人均寿命达到85岁,且男女平均退休年龄为58岁,那么,人均工作年为39年,而被养年为46年,显然,人的平均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

有专家提出了多生育来改变这个现象。我以为:这是非常愚蠢的想法。因为只要延迟退休年龄的幅度不超过人均寿命延长的速度,那么,就无法改变“人均的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的现象。

比如:在人均寿命85岁不变前提下,人均退休年龄延迟到62岁,才能达到“人均的工作年略大于人均的被养年”。

然而,各国的延迟退休制度就是难以实施。为啥?因为我们“养”的观念依然停留在“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上嘛!

其实,现实早就不是孩子和老人被养的时代。不说远,就说近吧!

有搞艺术的少年自食其力案例举不胜举,如:靠文艺演出赚钱的少年演员;靠运动比赛赚钱的少年;有初中毕业开始工作赚钱的少年等,他们不仅自食其力,而且还能贴补家用。

由此可见,少年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年有能力成为社会的劳动者。

家附近有一女子四十岁了,从小脑瘫至今,虽然是工作年龄的人,却要被家人抚养。此类事不少。

由此可见,处于工作年龄段的人,也有必须被抚养的人。

如今老年继续工作的人不是少数,返聘工作的人有,重新找工作的人也有,等等。

由此可见,老人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老年有能力成为社会劳动者。

鉴于上述,我们应该从“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的旧观念,转变为如下三个观念:

1,对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承担抚养义务。所谓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就是指丧失了脑力劳动能力和体力劳动能力的成年人。

2,对丧失部分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比如:霍金就是丧失体力劳动能力,却还有脑力劳动能力的人。对这样的人,我们应该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

3,树立社会主义各尽所能的思想,成年人有义务尽自己所能成为社会劳动者,并要以此为荣。

假如有了这“养”新观念,那么,工作的人就是有能力的人;而被养的人就是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如此,社会就会出现“人均工作年远远大于人均被养年”的好局面了。

一是1 发表于  2019-01-12 13:21:51 24字 ( 0/179)

市场同意吗?它可是正在孵化的配置资源的拍板大哥。

我们在“养”的观念上没有更新, 从而造成了一个大麻烦


沪生泉


01-10



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是全世界人的共识,或者说是人类传统的共识。正是如此,各国法律都不会少了这两个“养”。

那么,怎么界定是孩童和老人呢?于是,人们就从年龄上来划分了。

比如:中国法律规定:我国承担完全民事责任的年龄是18周岁,因此,如果年满18周岁,只要你还在读书或暂时未找到工作,父母就应抚养子女。这就说,18周岁是被抚养最后年限。

又如:中国法律规定:妇女50岁;或55岁可被养老;男子60岁可被养老。(这是中国法定的退休年龄)

假如人均寿命达到85岁,且男女平均退休年龄为58岁,那么,人均工作年为39年,而被养年为46年,显然,人的平均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

有专家提出了多生育来改变这个现象。我以为:这是非常愚蠢的想法。因为只要延迟退休年龄的幅度不超过人均寿命延长的速度,那么,就无法改变“人均的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的现象。

比如:在人均寿命85岁不变前提下,人均退休年龄延迟到62岁,才能达到“人均的工作年略大于人均的被养年”。

然而,各国的延迟退休制度就是难以实施。为啥?因为我们“养”的观念依然停留在“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上嘛!

其实,现实早就不是孩子和老人被养的时代。不说远,就说近吧!

有搞艺术的少年自食其力案例举不胜举,如:靠文艺演出赚钱的少年演员;靠运动比赛赚钱的少年;有初中毕业开始工作赚钱的少年等,他们不仅自食其力,而且还能贴补家用。

由此可见,少年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年有能力成为社会的劳动者。

家附近有一女子四十岁了,从小脑瘫至今,虽然是工作年龄的人,却要被家人抚养。此类事不少。

由此可见,处于工作年龄段的人,也有必须被抚养的人。

如今老年继续工作的人不是少数,返聘工作的人有,重新找工作的人也有,等等。

由此可见,老人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老年有能力成为社会劳动者。

鉴于上述,我们应该从“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的旧观念,转变为如下三个观念:

1,对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承担抚养义务。所谓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就是指丧失了脑力劳动能力和体力劳动能力的成年人。

2,对丧失部分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比如:霍金就是丧失体力劳动能力,却还有脑力劳动能力的人。对这样的人,我们应该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

3,树立社会主义各尽所能的思想,成年人有义务尽自己所能成为社会劳动者,并要以此为荣。

假如有了这“养”新观念,那么,工作的人就是有能力的人;而被养的人就是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如此,社会就会出现“人均工作年远远大于人均被养年”的好局面了。

风水神 发表于  2019-01-12 13:31:29 24字 ( 0/148)

市场只接受有能力的人和勤劳人,而不是懒人[微笑]

我们在“养”的观念上没有更新, 从而造成了一个大麻烦


沪生泉


01-10



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是全世界人的共识,或者说是人类传统的共识。正是如此,各国法律都不会少了这两个“养”。

那么,怎么界定是孩童和老人呢?于是,人们就从年龄上来划分了。

比如:中国法律规定:我国承担完全民事责任的年龄是18周岁,因此,如果年满18周岁,只要你还在读书或暂时未找到工作,父母就应抚养子女。这就说,18周岁是被抚养最后年限。

又如:中国法律规定:妇女50岁;或55岁可被养老;男子60岁可被养老。(这是中国法定的退休年龄)

假如人均寿命达到85岁,且男女平均退休年龄为58岁,那么,人均工作年为39年,而被养年为46年,显然,人的平均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

有专家提出了多生育来改变这个现象。我以为:这是非常愚蠢的想法。因为只要延迟退休年龄的幅度不超过人均寿命延长的速度,那么,就无法改变“人均的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的现象。

比如:在人均寿命85岁不变前提下,人均退休年龄延迟到62岁,才能达到“人均的工作年略大于人均的被养年”。

然而,各国的延迟退休制度就是难以实施。为啥?因为我们“养”的观念依然停留在“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上嘛!

其实,现实早就不是孩子和老人被养的时代。不说远,就说近吧!

有搞艺术的少年自食其力案例举不胜举,如:靠文艺演出赚钱的少年演员;靠运动比赛赚钱的少年;有初中毕业开始工作赚钱的少年等,他们不仅自食其力,而且还能贴补家用。

由此可见,少年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年有能力成为社会的劳动者。

家附近有一女子四十岁了,从小脑瘫至今,虽然是工作年龄的人,却要被家人抚养。此类事不少。

由此可见,处于工作年龄段的人,也有必须被抚养的人。

如今老年继续工作的人不是少数,返聘工作的人有,重新找工作的人也有,等等。

由此可见,老人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老年有能力成为社会劳动者。

鉴于上述,我们应该从“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的旧观念,转变为如下三个观念:

1,对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承担抚养义务。所谓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就是指丧失了脑力劳动能力和体力劳动能力的成年人。

2,对丧失部分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比如:霍金就是丧失体力劳动能力,却还有脑力劳动能力的人。对这样的人,我们应该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

3,树立社会主义各尽所能的思想,成年人有义务尽自己所能成为社会劳动者,并要以此为荣。

假如有了这“养”新观念,那么,工作的人就是有能力的人;而被养的人就是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如此,社会就会出现“人均工作年远远大于人均被养年”的好局面了。

不了斋 发表于  2019-01-12 15:14:33 14字 ( 0/161)

[哈哈]你肯定是个穷鬼---

我们在“养”的观念上没有更新, 从而造成了一个大麻烦


沪生泉


01-10



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是全世界人的共识,或者说是人类传统的共识。正是如此,各国法律都不会少了这两个“养”。

那么,怎么界定是孩童和老人呢?于是,人们就从年龄上来划分了。

比如:中国法律规定:我国承担完全民事责任的年龄是18周岁,因此,如果年满18周岁,只要你还在读书或暂时未找到工作,父母就应抚养子女。这就说,18周岁是被抚养最后年限。

又如:中国法律规定:妇女50岁;或55岁可被养老;男子60岁可被养老。(这是中国法定的退休年龄)

假如人均寿命达到85岁,且男女平均退休年龄为58岁,那么,人均工作年为39年,而被养年为46年,显然,人的平均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

有专家提出了多生育来改变这个现象。我以为:这是非常愚蠢的想法。因为只要延迟退休年龄的幅度不超过人均寿命延长的速度,那么,就无法改变“人均的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的现象。

比如:在人均寿命85岁不变前提下,人均退休年龄延迟到62岁,才能达到“人均的工作年略大于人均的被养年”。

然而,各国的延迟退休制度就是难以实施。为啥?因为我们“养”的观念依然停留在“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上嘛!

其实,现实早就不是孩子和老人被养的时代。不说远,就说近吧!

有搞艺术的少年自食其力案例举不胜举,如:靠文艺演出赚钱的少年演员;靠运动比赛赚钱的少年;有初中毕业开始工作赚钱的少年等,他们不仅自食其力,而且还能贴补家用。

由此可见,少年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年有能力成为社会的劳动者。

家附近有一女子四十岁了,从小脑瘫至今,虽然是工作年龄的人,却要被家人抚养。此类事不少。

由此可见,处于工作年龄段的人,也有必须被抚养的人。

如今老年继续工作的人不是少数,返聘工作的人有,重新找工作的人也有,等等。

由此可见,老人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老年有能力成为社会劳动者。

鉴于上述,我们应该从“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的旧观念,转变为如下三个观念:

1,对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承担抚养义务。所谓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就是指丧失了脑力劳动能力和体力劳动能力的成年人。

2,对丧失部分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比如:霍金就是丧失体力劳动能力,却还有脑力劳动能力的人。对这样的人,我们应该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

3,树立社会主义各尽所能的思想,成年人有义务尽自己所能成为社会劳动者,并要以此为荣。

假如有了这“养”新观念,那么,工作的人就是有能力的人;而被养的人就是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如此,社会就会出现“人均工作年远远大于人均被养年”的好局面了。

一是1 发表于  2019-01-12 14:10:46 26字 ( 0/164)

一群读过书的人,为什么不去看看马克思怎么讲“懒”的?

我们在“养”的观念上没有更新, 从而造成了一个大麻烦


沪生泉


01-10



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是全世界人的共识,或者说是人类传统的共识。正是如此,各国法律都不会少了这两个“养”。

那么,怎么界定是孩童和老人呢?于是,人们就从年龄上来划分了。

比如:中国法律规定:我国承担完全民事责任的年龄是18周岁,因此,如果年满18周岁,只要你还在读书或暂时未找到工作,父母就应抚养子女。这就说,18周岁是被抚养最后年限。

又如:中国法律规定:妇女50岁;或55岁可被养老;男子60岁可被养老。(这是中国法定的退休年龄)

假如人均寿命达到85岁,且男女平均退休年龄为58岁,那么,人均工作年为39年,而被养年为46年,显然,人的平均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

有专家提出了多生育来改变这个现象。我以为:这是非常愚蠢的想法。因为只要延迟退休年龄的幅度不超过人均寿命延长的速度,那么,就无法改变“人均的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的现象。

比如:在人均寿命85岁不变前提下,人均退休年龄延迟到62岁,才能达到“人均的工作年略大于人均的被养年”。

然而,各国的延迟退休制度就是难以实施。为啥?因为我们“养”的观念依然停留在“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上嘛!

其实,现实早就不是孩子和老人被养的时代。不说远,就说近吧!

有搞艺术的少年自食其力案例举不胜举,如:靠文艺演出赚钱的少年演员;靠运动比赛赚钱的少年;有初中毕业开始工作赚钱的少年等,他们不仅自食其力,而且还能贴补家用。

由此可见,少年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年有能力成为社会的劳动者。

家附近有一女子四十岁了,从小脑瘫至今,虽然是工作年龄的人,却要被家人抚养。此类事不少。

由此可见,处于工作年龄段的人,也有必须被抚养的人。

如今老年继续工作的人不是少数,返聘工作的人有,重新找工作的人也有,等等。

由此可见,老人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老年有能力成为社会劳动者。

鉴于上述,我们应该从“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的旧观念,转变为如下三个观念:

1,对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承担抚养义务。所谓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就是指丧失了脑力劳动能力和体力劳动能力的成年人。

2,对丧失部分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比如:霍金就是丧失体力劳动能力,却还有脑力劳动能力的人。对这样的人,我们应该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

3,树立社会主义各尽所能的思想,成年人有义务尽自己所能成为社会劳动者,并要以此为荣。

假如有了这“养”新观念,那么,工作的人就是有能力的人;而被养的人就是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如此,社会就会出现“人均工作年远远大于人均被养年”的好局面了。

一是1 发表于  2019-01-12 14:38:30 85字 ( 0/168)

“有人反驳说,私有制一消灭,一切活动就会停止,懒惰之风就会兴起。这样说来,资产阶级社会早就应该因懒惰而灭亡了,因为在这个社会里劳者不获,获者不劳。”----《共

我们在“养”的观念上没有更新, 从而造成了一个大麻烦


沪生泉


01-10



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是全世界人的共识,或者说是人类传统的共识。正是如此,各国法律都不会少了这两个“养”。

那么,怎么界定是孩童和老人呢?于是,人们就从年龄上来划分了。

比如:中国法律规定:我国承担完全民事责任的年龄是18周岁,因此,如果年满18周岁,只要你还在读书或暂时未找到工作,父母就应抚养子女。这就说,18周岁是被抚养最后年限。

又如:中国法律规定:妇女50岁;或55岁可被养老;男子60岁可被养老。(这是中国法定的退休年龄)

假如人均寿命达到85岁,且男女平均退休年龄为58岁,那么,人均工作年为39年,而被养年为46年,显然,人的平均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

有专家提出了多生育来改变这个现象。我以为:这是非常愚蠢的想法。因为只要延迟退休年龄的幅度不超过人均寿命延长的速度,那么,就无法改变“人均的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的现象。

比如:在人均寿命85岁不变前提下,人均退休年龄延迟到62岁,才能达到“人均的工作年略大于人均的被养年”。

然而,各国的延迟退休制度就是难以实施。为啥?因为我们“养”的观念依然停留在“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上嘛!

其实,现实早就不是孩子和老人被养的时代。不说远,就说近吧!

有搞艺术的少年自食其力案例举不胜举,如:靠文艺演出赚钱的少年演员;靠运动比赛赚钱的少年;有初中毕业开始工作赚钱的少年等,他们不仅自食其力,而且还能贴补家用。

由此可见,少年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年有能力成为社会的劳动者。

家附近有一女子四十岁了,从小脑瘫至今,虽然是工作年龄的人,却要被家人抚养。此类事不少。

由此可见,处于工作年龄段的人,也有必须被抚养的人。

如今老年继续工作的人不是少数,返聘工作的人有,重新找工作的人也有,等等。

由此可见,老人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老年有能力成为社会劳动者。

鉴于上述,我们应该从“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的旧观念,转变为如下三个观念:

1,对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承担抚养义务。所谓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就是指丧失了脑力劳动能力和体力劳动能力的成年人。

2,对丧失部分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比如:霍金就是丧失体力劳动能力,却还有脑力劳动能力的人。对这样的人,我们应该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

3,树立社会主义各尽所能的思想,成年人有义务尽自己所能成为社会劳动者,并要以此为荣。

假如有了这“养”新观念,那么,工作的人就是有能力的人;而被养的人就是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如此,社会就会出现“人均工作年远远大于人均被养年”的好局面了。

高寒清泉 发表于  2019-01-12 13:05:24 145字 ( 0/162)

这是一种设想,在你没有提出有效措施前,无法苟同。除了少数人,多数老青年虽有继续效力社会,社会也不采纳,除非你降低待遇,物质精神上的待遇。普通人可以降低物质待遇,

我们在“养”的观念上没有更新, 从而造成了一个大麻烦


沪生泉


01-10



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是全世界人的共识,或者说是人类传统的共识。正是如此,各国法律都不会少了这两个“养”。

那么,怎么界定是孩童和老人呢?于是,人们就从年龄上来划分了。

比如:中国法律规定:我国承担完全民事责任的年龄是18周岁,因此,如果年满18周岁,只要你还在读书或暂时未找到工作,父母就应抚养子女。这就说,18周岁是被抚养最后年限。

又如:中国法律规定:妇女50岁;或55岁可被养老;男子60岁可被养老。(这是中国法定的退休年龄)

假如人均寿命达到85岁,且男女平均退休年龄为58岁,那么,人均工作年为39年,而被养年为46年,显然,人的平均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

有专家提出了多生育来改变这个现象。我以为:这是非常愚蠢的想法。因为只要延迟退休年龄的幅度不超过人均寿命延长的速度,那么,就无法改变“人均的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的现象。

比如:在人均寿命85岁不变前提下,人均退休年龄延迟到62岁,才能达到“人均的工作年略大于人均的被养年”。

然而,各国的延迟退休制度就是难以实施。为啥?因为我们“养”的观念依然停留在“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上嘛!

其实,现实早就不是孩子和老人被养的时代。不说远,就说近吧!

有搞艺术的少年自食其力案例举不胜举,如:靠文艺演出赚钱的少年演员;靠运动比赛赚钱的少年;有初中毕业开始工作赚钱的少年等,他们不仅自食其力,而且还能贴补家用。

由此可见,少年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年有能力成为社会的劳动者。

家附近有一女子四十岁了,从小脑瘫至今,虽然是工作年龄的人,却要被家人抚养。此类事不少。

由此可见,处于工作年龄段的人,也有必须被抚养的人。

如今老年继续工作的人不是少数,返聘工作的人有,重新找工作的人也有,等等。

由此可见,老人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老年有能力成为社会劳动者。

鉴于上述,我们应该从“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的旧观念,转变为如下三个观念:

1,对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承担抚养义务。所谓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就是指丧失了脑力劳动能力和体力劳动能力的成年人。

2,对丧失部分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比如:霍金就是丧失体力劳动能力,却还有脑力劳动能力的人。对这样的人,我们应该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

3,树立社会主义各尽所能的思想,成年人有义务尽自己所能成为社会劳动者,并要以此为荣。

假如有了这“养”新观念,那么,工作的人就是有能力的人;而被养的人就是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如此,社会就会出现“人均工作年远远大于人均被养年”的好局面了。

风水神 发表于  2019-01-12 13:13:30 23字 ( 0/146)

说的是!但是民众新观念能够旧政策更新的[微笑]

我们在“养”的观念上没有更新, 从而造成了一个大麻烦


沪生泉


01-10



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是全世界人的共识,或者说是人类传统的共识。正是如此,各国法律都不会少了这两个“养”。

那么,怎么界定是孩童和老人呢?于是,人们就从年龄上来划分了。

比如:中国法律规定:我国承担完全民事责任的年龄是18周岁,因此,如果年满18周岁,只要你还在读书或暂时未找到工作,父母就应抚养子女。这就说,18周岁是被抚养最后年限。

又如:中国法律规定:妇女50岁;或55岁可被养老;男子60岁可被养老。(这是中国法定的退休年龄)

假如人均寿命达到85岁,且男女平均退休年龄为58岁,那么,人均工作年为39年,而被养年为46年,显然,人的平均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

有专家提出了多生育来改变这个现象。我以为:这是非常愚蠢的想法。因为只要延迟退休年龄的幅度不超过人均寿命延长的速度,那么,就无法改变“人均的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的现象。

比如:在人均寿命85岁不变前提下,人均退休年龄延迟到62岁,才能达到“人均的工作年略大于人均的被养年”。

然而,各国的延迟退休制度就是难以实施。为啥?因为我们“养”的观念依然停留在“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上嘛!

其实,现实早就不是孩子和老人被养的时代。不说远,就说近吧!

有搞艺术的少年自食其力案例举不胜举,如:靠文艺演出赚钱的少年演员;靠运动比赛赚钱的少年;有初中毕业开始工作赚钱的少年等,他们不仅自食其力,而且还能贴补家用。

由此可见,少年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年有能力成为社会的劳动者。

家附近有一女子四十岁了,从小脑瘫至今,虽然是工作年龄的人,却要被家人抚养。此类事不少。

由此可见,处于工作年龄段的人,也有必须被抚养的人。

如今老年继续工作的人不是少数,返聘工作的人有,重新找工作的人也有,等等。

由此可见,老人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老年有能力成为社会劳动者。

鉴于上述,我们应该从“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的旧观念,转变为如下三个观念:

1,对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承担抚养义务。所谓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就是指丧失了脑力劳动能力和体力劳动能力的成年人。

2,对丧失部分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比如:霍金就是丧失体力劳动能力,却还有脑力劳动能力的人。对这样的人,我们应该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

3,树立社会主义各尽所能的思想,成年人有义务尽自己所能成为社会劳动者,并要以此为荣。

假如有了这“养”新观念,那么,工作的人就是有能力的人;而被养的人就是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如此,社会就会出现“人均工作年远远大于人均被养年”的好局面了。

风水神 发表于  2019-01-12 12:29:13 26字 ( 0/161)

假如转变了观念,那么,养老就会成为社会的负担[微笑]

我们在“养”的观念上没有更新, 从而造成了一个大麻烦


沪生泉


01-10



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是全世界人的共识,或者说是人类传统的共识。正是如此,各国法律都不会少了这两个“养”。

那么,怎么界定是孩童和老人呢?于是,人们就从年龄上来划分了。

比如:中国法律规定:我国承担完全民事责任的年龄是18周岁,因此,如果年满18周岁,只要你还在读书或暂时未找到工作,父母就应抚养子女。这就说,18周岁是被抚养最后年限。

又如:中国法律规定:妇女50岁;或55岁可被养老;男子60岁可被养老。(这是中国法定的退休年龄)

假如人均寿命达到85岁,且男女平均退休年龄为58岁,那么,人均工作年为39年,而被养年为46年,显然,人的平均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

有专家提出了多生育来改变这个现象。我以为:这是非常愚蠢的想法。因为只要延迟退休年龄的幅度不超过人均寿命延长的速度,那么,就无法改变“人均的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的现象。

比如:在人均寿命85岁不变前提下,人均退休年龄延迟到62岁,才能达到“人均的工作年略大于人均的被养年”。

然而,各国的延迟退休制度就是难以实施。为啥?因为我们“养”的观念依然停留在“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上嘛!

其实,现实早就不是孩子和老人被养的时代。不说远,就说近吧!

有搞艺术的少年自食其力案例举不胜举,如:靠文艺演出赚钱的少年演员;靠运动比赛赚钱的少年;有初中毕业开始工作赚钱的少年等,他们不仅自食其力,而且还能贴补家用。

由此可见,少年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年有能力成为社会的劳动者。

家附近有一女子四十岁了,从小脑瘫至今,虽然是工作年龄的人,却要被家人抚养。此类事不少。

由此可见,处于工作年龄段的人,也有必须被抚养的人。

如今老年继续工作的人不是少数,返聘工作的人有,重新找工作的人也有,等等。

由此可见,老人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老年有能力成为社会劳动者。

鉴于上述,我们应该从“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的旧观念,转变为如下三个观念:

1,对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承担抚养义务。所谓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就是指丧失了脑力劳动能力和体力劳动能力的成年人。

2,对丧失部分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比如:霍金就是丧失体力劳动能力,却还有脑力劳动能力的人。对这样的人,我们应该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

3,树立社会主义各尽所能的思想,成年人有义务尽自己所能成为社会劳动者,并要以此为荣。

假如有了这“养”新观念,那么,工作的人就是有能力的人;而被养的人就是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如此,社会就会出现“人均工作年远远大于人均被养年”的好局面了。

风水神 发表于  2019-01-12 12:33:22 30字 ( 0/154)

更正:假如转变了观念,那么,养老就不会成为社会的负担[微笑]

我们在“养”的观念上没有更新, 从而造成了一个大麻烦


沪生泉


01-10



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是全世界人的共识,或者说是人类传统的共识。正是如此,各国法律都不会少了这两个“养”。

那么,怎么界定是孩童和老人呢?于是,人们就从年龄上来划分了。

比如:中国法律规定:我国承担完全民事责任的年龄是18周岁,因此,如果年满18周岁,只要你还在读书或暂时未找到工作,父母就应抚养子女。这就说,18周岁是被抚养最后年限。

又如:中国法律规定:妇女50岁;或55岁可被养老;男子60岁可被养老。(这是中国法定的退休年龄)

假如人均寿命达到85岁,且男女平均退休年龄为58岁,那么,人均工作年为39年,而被养年为46年,显然,人的平均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

有专家提出了多生育来改变这个现象。我以为:这是非常愚蠢的想法。因为只要延迟退休年龄的幅度不超过人均寿命延长的速度,那么,就无法改变“人均的工作年少于人均的被养年”的现象。

比如:在人均寿命85岁不变前提下,人均退休年龄延迟到62岁,才能达到“人均的工作年略大于人均的被养年”。

然而,各国的延迟退休制度就是难以实施。为啥?因为我们“养”的观念依然停留在“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上嘛!

其实,现实早就不是孩子和老人被养的时代。不说远,就说近吧!

有搞艺术的少年自食其力案例举不胜举,如:靠文艺演出赚钱的少年演员;靠运动比赛赚钱的少年;有初中毕业开始工作赚钱的少年等,他们不仅自食其力,而且还能贴补家用。

由此可见,少年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年有能力成为社会的劳动者。

家附近有一女子四十岁了,从小脑瘫至今,虽然是工作年龄的人,却要被家人抚养。此类事不少。

由此可见,处于工作年龄段的人,也有必须被抚养的人。

如今老年继续工作的人不是少数,返聘工作的人有,重新找工作的人也有,等等。

由此可见,老人被抚养在现在已经不是“定律”;而是有不少老年有能力成为社会劳动者。

鉴于上述,我们应该从“抚养孩童和赡养老人”的旧观念,转变为如下三个观念:

1,对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承担抚养义务。所谓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就是指丧失了脑力劳动能力和体力劳动能力的成年人。

2,对丧失部分劳动能力的成人要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比如:霍金就是丧失体力劳动能力,却还有脑力劳动能力的人。对这样的人,我们应该有辅助,或帮助的义务。

3,树立社会主义各尽所能的思想,成年人有义务尽自己所能成为社会劳动者,并要以此为荣。

假如有了这“养”新观念,那么,工作的人就是有能力的人;而被养的人就是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和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成人。如此,社会就会出现“人均工作年远远大于人均被养年”的好局面了。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