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只有公有制才能救中国 发表于  2019-01-11 21:10:29 8822字 ( 31/5440)

【我是中国人!】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1-13 06:51:59 0字 ( 0/130)

系统论要求责权利平滑对接,系统论不支持任何免费……

系统论要求责权利平滑对接,系统论不支持任何免费……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官多民少 发表于  2019-01-12 21:53:22 11字 ( 0/126)

很傻的文章 绕圈子 在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上城客 发表于  2019-01-12 19:09:51 0字 ( 0/140)

系统论创始人贝塔朗菲

系统论创始人贝塔朗菲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9-01-12 15:07:59 150字 ( 0/164)

所以钱老敬重并追随主席。一个优秀的系统,在于其构建与运行指导理论的正确,而不在于某个零件甚至某个局部的表现。这跟这个系统是宏观的还是微观的,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我为什么这么贱 发表于  2019-01-12 13:25:50 18字 ( 0/149)

看看猫眼上,还好非汉族,否则被气死。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9-01-12 13:03:22 130字 ( 0/146)

马克思早就说过,自然世界辩证法的完整性是东方思维的特点。正是在这个哲学意义上,证明了钱学森是个马克思主义者,其对中国气功的关注,历史将证明其作为马克思主义科学家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弘治本尊 发表于  2019-01-12 11:46:07 101字 ( 0/161)

我也是钱老的铁粉,感谢楼主分享薛惠锋院长这篇美文!钱老还有个集成智慧厅法,对人体科学研究也有重要贡献。仰之弥高俯之弥深,是三公层级的圣哲。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弘治本尊 发表于  2019-01-12 11:58:23 46字 ( 0/128)

中国建筑业、工程业、房地产业之所以发展迅猛,总体质量全球领先,也深刻得益于钱老的系统工程学。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老沉香 发表于  2019-01-12 10:24:17 35字 ( 0/154)

国民经济计划,一个超级系统工程的实践。其成功是主要的,其瑕疵在所难免。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9-01-12 10:22:26 27字 ( 0/146)

系统工程是未来社会科学的前沿。[大笑][大笑][大笑]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9-01-12 10:14:57 15字 ( 0/161)

一个复杂性科学,让很多人发抖。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落日寻道 发表于  2019-01-12 10:14:45 27字 ( 0/173)

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本来一一个系统工程,但是被私有化打散了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弘治本尊 发表于  2019-01-12 11:47:35 23字 ( 0/138)

是的,大体如此。极左和极右都是违背系统科学的。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9-01-12 10:23:08 23字 ( 0/167)

可能要不了多少年,会有人写“看不懂的钱学森”。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9-01-12 10:10:08 73字 ( 0/142)

必须是社会理想先行,达成社会共识,形成主流意识形态,否则就没有意义。没有意识形态支持如何建立法制?没有模型怎么搞数理分析?[大笑][大笑][大笑]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9-01-12 10:04:52 56字 ( 0/162)

什么是模型呢?就是社会理想,换一张就是制度设计,包括政治,经济管理模型,哲学,意识形态。[大笑][大笑][大笑]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9-01-12 10:19:56 65字 ( 0/147)

打错字了,应该是:什么是模型呢?就是社会理想,换言之就是制度设计,包括政治,经济管理模型,哲学,意识形态。[大笑][大笑][大笑]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9-01-12 10:00:52 78字 ( 0/144)

搞科学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也是系统工程,一定离不开系统性理论。不过系统理论建立的基础是什么呢?是模型,没有模型就谈不上数理分析。[大笑][大笑][大笑]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9-01-12 09:56:14 72字 ( 0/144)

人类社会的确是一个大系统,系统性管理是人类进步的必然。当然私有制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是反系统化管理的,主张自由,是反科学的。[大笑][大笑][大笑]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laserbomb 发表于  2019-01-12 09:32:30 50字 ( 0/157)

系统工程学是计划市场经济的理论基础。系统工程学还不够成熟,有点支离破碎,各种方法缺乏统一的逻辑联系。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tdeqs 发表于  2019-01-12 08:44:20 14字 ( 0/174)

钱学森是国家功臣,永远怀念!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张贞阳y 发表于  2019-01-11 22:05:16 0字 ( 0/140)

钱学森是人民的最杰出榜样,可谓圣人。

钱学森是人民的最杰出榜样,可谓圣人。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常大棍子 发表于  2019-01-11 21:46:40 10字 ( 0/113)

社会主义大工具[酷]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不能这样啊 发表于  2019-01-11 21:44:48 47字 ( 0/160)

钱学森的《统筹学》,华罗庚的《优选学》,如果后继有人不被开心的春天中断,现在应该开花结果了吧。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不能这样啊 发表于  2019-01-11 21:54:22 70字 ( 0/119)

所以,开心的春天有得有失,得的是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嘛。失的就是钱学森的《统筹学》华罗庚的《优选学》,后继无人了嘛,中断了嘛,没有收获了嘛。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弘治本尊 发表于  2019-01-12 11:31:29 65字 ( 0/145)

钱老还有个集成智慧厅法,对人体科学研究也有重要贡献。仰之弥高俯之弥深,是三公层级的圣哲。可惜后来无缘充分发挥潜能,内行懂的……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高山美(重新注册) 发表于  2019-01-12 09:15:42 15字 ( 0/153)

这篇文章的出现,说明还能补救。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9-01-12 08:29:04 160字 ( 0/165)

那恐怕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不是白皮肤,所以,他们的东西没人重视,也没人去深入研究。这个黄皮种都去研究白皮人提出的东西去了,没人研究黄皮人的东西。这个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老老保老张工 发表于  2019-01-12 09:58:36 65字 ( 0/146)

我以为,是中国的市场经济,让钱学森的系统工程学,没有了用武之地。建议十八掌,无妨出一帖,论证一下钱学森学说“让市场经济如虎添翼”!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高山美(重新注册) 发表于  2019-01-12 08:56:14 18字 ( 0/148)

这只是一个历史时代的现象!不会长久。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弘治本尊 发表于  2019-01-12 11:50:50 9字 ( 0/154)

赞同!先生是高人!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作者: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