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苗洪 发表于  2019-01-10 04:27:31 3498字 ( 12/6908)

“大锅饭”人设坍塌 :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原创首发)



 《经济参考报》在2019年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

    《一》 据记者了解,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而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二》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三》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奇异杂谈 发表于  2019-01-13 06:02:20 89字 ( 0/13)

一方面要国企维护社会稳定,承担社会责任,另一方面却只要经济效益。本身就是自相矛盾!大国重器基本都是由国企来承担的,这些是否可以市场化,和国家漫天要价?一架歼15



 《经济参考报》在2019年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

    《一》 据记者了解,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而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二》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三》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张生富2486 发表于  2019-01-12 09:06:42 45字 ( 0/22)

获得金山银山,不如获得众人支持,毛泽东获得众人支持成就天下,你守金山,我守众人,好好拆台。



 《经济参考报》在2019年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

    《一》 据记者了解,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而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二》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三》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诲人不倦2017 发表于  2019-01-10 23:35:36 0字 ( 0/113)

国企大多劳务化了!

国企大多劳务化了!



 《经济参考报》在2019年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

    《一》 据记者了解,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而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二》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三》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JBY1 发表于  2019-01-10 16:07:48 122字 ( 0/209)

今日社会用权力分配打破了所谓的大锅饭,打破了所谓的“金饭碗”,让一生为社会主义建设作出贡献的农民拿几十元养老金,而用权力打破大锅饭的人享受万元左右养老金,天理何



 《经济参考报》在2019年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

    《一》 据记者了解,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而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二》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三》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严惩黑心看着就想笑老板 发表于  2019-01-10 19:35:36 12字 ( 0/104)

一针见血,损公肥私!



 《经济参考报》在2019年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

    《一》 据记者了解,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而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二》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三》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9-01-10 16:19:05 90字 ( 0/134)

你只看到一时风光却没想到秋后算账。农民有那一块地儿,只要自己还能动,就还能有吃有穿。其他人纵然今日金银满箱,明日就可能沦为乞丐人皆谤。只是别弄得“正叹他人命不长



 《经济参考报》在2019年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

    《一》 据记者了解,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而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二》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三》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9-01-10 15:49:36 139字 ( 0/184)

收入用企业内部民主评议,作风与组织建设由地级以上国企群集体评议,经营目标由省部级以上行业管理部门给出就行了。效益、收入与编制全公开,服气的留下,不服气的可以走。



 《经济参考报》在2019年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

    《一》 据记者了解,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而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二》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三》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严惩黑心看着就想笑老板 发表于  2019-01-10 11:47:04 52字 ( 0/157)

机关公务员“金饭碗”,为何不提倡打破了呢?难道公务员就该一辈吃“金饭碗”,如此机制公平公正了呢???



 《经济参考报》在2019年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

    《一》 据记者了解,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而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二》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三》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我为什么这么贱 发表于  2019-01-10 10:18:12 40字 ( 0/143)

见不得别人好的人不是好人,把主人变成奴隶就更不是什么东西了,SINAP名副其实!



 《经济参考报》在2019年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

    《一》 据记者了解,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而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二》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三》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刘鸿德 发表于  2019-01-10 10:14:08 15字 ( 0/145)

变更生产力属性,调整生产关系。



 《经济参考报》在2019年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

    《一》 据记者了解,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而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二》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三》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高山美(重新注册) 发表于  2019-01-10 09:21:26 24字 ( 0/210)

国有企业的工资改革,必须按照宪法的精神进行改革!



 《经济参考报》在2019年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

    《一》 据记者了解,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而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二》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三》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高山美(重新注册) 发表于  2019-01-10 09:19:55 116字 ( 0/165)

国有企业工资改革,应体现社会主义按劳分配的原则!体现工人主人翁的地位,一般情况下不能随便解雇工人。企业效率降低,有各种原因,凡是决策失误造成的,不应该由工人来承



 《经济参考报》在2019年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

    《一》 据记者了解,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而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二》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三》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