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钛士 发表于  2018-12-07 11:04:56 2095字 ( 1/630)

执政合法性的基础:是为多数人服务还是只为少数人服务

    西化法学家鼓吹只有一人一票的选举才有执政合法性。

    我认为大谬!

    执政的合法性来自是否为全民服务而非美国的形式民主。

    对美国式民主选举的合法性提出质疑。

    一、美国政党不代表大多数人民,只代表少数资本富豪。

    在美国,政党的运转需要巨大的经费开支。

    美国国家财政不提供经费保障,使无钱无势的平民无法组建政党,组建了也没经费维持运转。因而美国的政党都是资本财阀政党,所谓共和党、民主党,就像资本集团的左手和右手,选来选去都是垄断资本财阀当权。

    据有关研究报告,美最富10%的群体掌握着财富的85%,只有10%的富有者有能力参于政治,而另九成的人口无财力组党和参选,所谓人人有选举和被选举权,必然是一句空话。

    或者自己是富豪,有足够的选战经费(如特朗普),或者能获得财阀的支持——捐赠(如奥巴马),总之,参选者只能是资本财阀富豪或者富豪的代理人。这样的选举制度产生的政权,它必然要受10%的少数人支配,为少数人服务。

    它也许符合法律,不符合平等、公平的天理天法!

    二、美国的参议院和众议院,实际上是贵族俱乐部和富豪俱乐部。是美国政权的实际控制人。别看美国总统选举很热闹,其实谁当总统都差不多。我们总说美国总统竞选承诺放空炮,这不能怪美国总统。

    因为美国总统是国会的傀儡,并没有多少决策权。比如特朗普,竞选时,他个性鲜明,美国人民特别是底层对他抱着热烈的期望。但等到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发现,特朗普也许真想为美国人民办事,但他的政策举措得不到国会的批准,无法付诸实施。

    因此,美国人民第一次不听权贵和媒体忽悠,终于凭借选票取得一次选举胜利,但没想到制度设置,让他们选出的总统仍然不得不听从贵族和富豪的摆布。

    一个被少数人操控,为少数人服务的政权,其合法性不值得质疑吗?

    中国执政权的合法性来自为全民服务。  

    一,中国执政合法性来自政绩。

    中国已存在数千年,有据可查的历史三千多年,在这三千年里,中国形成一套政绩合法性逻辑。

    当政者必须为全民服务,只有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才可执政才能执政,否则民众会起义将之赶下台。这就是唐太宗所说:水能载舟,皆能覆舟论。

    二、中国的制度设置是为多数人服务符合天理天法。

    在政治组织上,人民和国家靠党组织起来,凝聚起来和领导起来,使曾是一盘散沙的14亿国民且多民族的中国成为一个整体。如果无党的存在,中国将再成四分五裂,一盘散沙的混乱中国。

    在运营经费的来源上,党的运转经费,来源有二,1,党费。2,国家财政。

    因为党是执政党,各级政府公务员多数是党员(普通党员不可能从财政领钱,其必须是国家公务员才能从财政领薪),党组成政府,而政府是靠国家财政运行的,这就说明政府(党)是靠全民纳税的财政的。这避免了党到社会上寻求经费支持(不会只服务于某派)。(现在军方已被禁止经商从社会上获取利益,政府公务员亦然)

    而西方政党靠10%的资本财阀对政党提供经费支持。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软,一个政党如果靠资本财阀支持,它就必然会沦为资本利益集团的走卒,必只为少数富豪服务。

    而在中国,执政党靠国家财政决不找资本家要经费。(不象美国,官商勾结是合法的,在中国是非法的)它只能通过为全民服务,为纳税人服务,才能领到经费(如果民众不满要下台,工商业经济不好利税就减少,国家财政没钱公务员利益就受影响,中国建立了一个党和社会共生共荣,一荣俱荣,一损共损的共生关系)。

    这样的制度设置,这样的党国一体体制。它保证党只能为全民服务,不会沦为只为少数资本集团服务的走卒。这样服务于大众的制度设置,符合天理天法。

    总之,评价合法性的标准只能是看是为多数人服务的还是只为少数人服务的。

    为多数人服务的制度就有天然的合法性,为少数人服务的制度,无论其披上“选举”“民主”的外衣也是不合法的。

基石12345 发表于  2018-12-07 13:34:30 27字 ( 0/120)

执政合法性的基础:是为多数人服务还是只为少数人服务

    西化法学家鼓吹只有一人一票的选举才有执政合法性。

    我认为大谬!

    执政的合法性来自是否为全民服务而非美国的形式民主。

    对美国式民主选举的合法性提出质疑。

    一、美国政党不代表大多数人民,只代表少数资本富豪。

    在美国,政党的运转需要巨大的经费开支。

    美国国家财政不提供经费保障,使无钱无势的平民无法组建政党,组建了也没经费维持运转。因而美国的政党都是资本财阀政党,所谓共和党、民主党,就像资本集团的左手和右手,选来选去都是垄断资本财阀当权。

    据有关研究报告,美最富10%的群体掌握着财富的85%,只有10%的富有者有能力参于政治,而另九成的人口无财力组党和参选,所谓人人有选举和被选举权,必然是一句空话。

    或者自己是富豪,有足够的选战经费(如特朗普),或者能获得财阀的支持——捐赠(如奥巴马),总之,参选者只能是资本财阀富豪或者富豪的代理人。这样的选举制度产生的政权,它必然要受10%的少数人支配,为少数人服务。

    它也许符合法律,不符合平等、公平的天理天法!

    二、美国的参议院和众议院,实际上是贵族俱乐部和富豪俱乐部。是美国政权的实际控制人。别看美国总统选举很热闹,其实谁当总统都差不多。我们总说美国总统竞选承诺放空炮,这不能怪美国总统。

    因为美国总统是国会的傀儡,并没有多少决策权。比如特朗普,竞选时,他个性鲜明,美国人民特别是底层对他抱着热烈的期望。但等到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发现,特朗普也许真想为美国人民办事,但他的政策举措得不到国会的批准,无法付诸实施。

    因此,美国人民第一次不听权贵和媒体忽悠,终于凭借选票取得一次选举胜利,但没想到制度设置,让他们选出的总统仍然不得不听从贵族和富豪的摆布。

    一个被少数人操控,为少数人服务的政权,其合法性不值得质疑吗?

    中国执政权的合法性来自为全民服务。  

    一,中国执政合法性来自政绩。

    中国已存在数千年,有据可查的历史三千多年,在这三千年里,中国形成一套政绩合法性逻辑。

    当政者必须为全民服务,只有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才可执政才能执政,否则民众会起义将之赶下台。这就是唐太宗所说:水能载舟,皆能覆舟论。

    二、中国的制度设置是为多数人服务符合天理天法。

    在政治组织上,人民和国家靠党组织起来,凝聚起来和领导起来,使曾是一盘散沙的14亿国民且多民族的中国成为一个整体。如果无党的存在,中国将再成四分五裂,一盘散沙的混乱中国。

    在运营经费的来源上,党的运转经费,来源有二,1,党费。2,国家财政。

    因为党是执政党,各级政府公务员多数是党员(普通党员不可能从财政领钱,其必须是国家公务员才能从财政领薪),党组成政府,而政府是靠国家财政运行的,这就说明政府(党)是靠全民纳税的财政的。这避免了党到社会上寻求经费支持(不会只服务于某派)。(现在军方已被禁止经商从社会上获取利益,政府公务员亦然)

    而西方政党靠10%的资本财阀对政党提供经费支持。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软,一个政党如果靠资本财阀支持,它就必然会沦为资本利益集团的走卒,必只为少数富豪服务。

    而在中国,执政党靠国家财政决不找资本家要经费。(不象美国,官商勾结是合法的,在中国是非法的)它只能通过为全民服务,为纳税人服务,才能领到经费(如果民众不满要下台,工商业经济不好利税就减少,国家财政没钱公务员利益就受影响,中国建立了一个党和社会共生共荣,一荣俱荣,一损共损的共生关系)。

    这样的制度设置,这样的党国一体体制。它保证党只能为全民服务,不会沦为只为少数资本集团服务的走卒。这样服务于大众的制度设置,符合天理天法。

    总之,评价合法性的标准只能是看是为多数人服务的还是只为少数人服务的。

    为多数人服务的制度就有天然的合法性,为少数人服务的制度,无论其披上“选举”“民主”的外衣也是不合法的。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