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臻致就是我 发表于  2018-12-07 10:34:32 40316字 ( 7/1607)

浅谈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部分修改稿)(原创首发)

浅谈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部分修改稿)

 

“安居乐业”,安居才能乐业。住房公积金,这个以改善中国居民住房条件,推动中国住房保障事业发展为目标的制度,在20年后的今天却饱受质疑,“劫贫济富”、“提取不方便”、“资金闲置贬值”、“是屌丝为高富帅凑的份子钱”等种种问题的言论甚嚣尘上2014年2月,广州政协委员曹志伟在广州两会上炮轰住房公积金沉睡,高结余导致高贬值、住房公积金成“劫贫济富”工具等6宗罪是这些言论的代表作,大有将住房公积金制度打入“十八层地狱”的趋势。诚然,住房公积金制度经过20年来的发展,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但是,住房公积金制度在帮助国民解决住房问题中,发挥重大作用是无可置疑的。

据国家住建部、财政部、人民银行2018年5月30日公布的《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住房公积金缴存总额124845.12亿元,缴存余额51620.74亿元;提取总额73224.38亿元,占缴存总额的58.65%;累计发放个人住房贷款3082.57万笔、75602.83亿元,其中中、低收入人群贷款笔数、贷款金额分别占贷款总数、贷款金额的96.05%和95.33%个人住房贷款余额45049.78亿元,个人住房贷款率87.27%,其中10个省份已超90%以上,三个省份已超100%,特别是天津市的住房公积金贷款率已达到111.33%。

据不完全统计测算,建立住房公积金制度后,已累计支付职工住房公积金73224.38亿元,已累计发放职工住房公积金贷款75602.83亿元,两者相加职工已累计使用住房公积金148827多亿元;职工单位已累计补贴缴存住房公积金62422.56亿元,累计相应减少职工还贷利息支出11500多亿元,两者相加相应增加职工住房公积金收入73922多亿元。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是高效运转的,特别是2014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放宽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和简化办事规程、提升办事效率等便民措施后,住房公积金提取、贷款金额逐年放大,更是有力的帮助中、低收入人群解决了住房问题,也有力的回应了住房公积金沉睡,高结余导致高贬值”等言论。

当然,住房公积金制度作为我国实物分配到货币分配住房保障制度改革的一项重要制度安排,发展至今,其设计和实施已不适应当前新形势的发展要求,迫切需要改革。但是,住房公积金制度公益性强、资金量大、来源稳定,在新的形势下仍然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不可取代的重要性。同时,上世纪八十年代起,通过市场化解决住房问题的住房保障制度,在大力改善国民居住条件的同时,也导致了现今国民“买不起房”、“房奴”现象,证明住房保障制度改革存在缺项和短板,也迫切需要改革。那么,怎样改革住房公积金制度,使其在现今的建设“低端有保障、中端有选择、高端有市场”的住房保障体系改革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网上网下有许多言论。在此,我也谈谈自己的浅见:

一、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管理体制问题

根据国务院《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规定,住房城乡建设部会同财政部、人民银行负责拟定住房公积金政策,并监督执行。直辖市和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以及其他设区的市(地、州、盟)设立住房公积金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管委会),作为住房公积金管理决策机构,负责在《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框架内审议住房公积金决策事项,制定和调整住房公积金具体管理措施并监督实施。直辖市和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以及其他设区的市(地、州、盟)设立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以下简称管理中心),负责住房公积金的管理运作。

从以上制度安排我们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真正的决策机构管委会管理运作的是管理中心。而作为决策机构的管委会一年一般召开一次年会,不是一个常设机构,不参与具体的管理运作。而负责管理运作的管理中心作为直属当地市政府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事业单位,其工作人员一般都是行政管理人员、财务人员,鲜有金融管理专业人才,因为没有设立专业的金融风险分析机构,对管理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的研判存在先天性的滞后性,难以有效应对复杂多变的快节奏现代形势,而且每项政策的制定还需要召开管委会通过,所以经常出现好不容易决策出一个政策规定,又因新情况、新问题的出现取消或更改政策,朝令夕改。同时,由于各管理中心独立运作的管理体制属性,导致各地政策五花八门,有的激进、有的保守,有的地方出现的政策更有着严重的地方保护和政府利益色彩,让人烦扰和困惑。就拿最近出台的住房公积金全国“互认互贷”政策,在大部分地方尚未真正实施就是一个典型范例。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管理体制,改变“八仙过海”、“九龙治水”现象,形成全国一盘棋。

一是要本着政策连续性、前瞻性原则,直面当前政府在住房保障方面存在的问题,将住房保障作为一项重要民生事项,按照“住有所居”工作目标,将住建部的住房公积金监管和住房保障职能整合,组建住房保障局,归住建部管理,具体负责住房基本保障和监管住房公积金缴存、使用等工作。二是在现有《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和国家住房保障政策的基础上,起草制定《住房保障法》,明确住房公积金在解决住房问题中的法律地位,明确其缴存、使用政策;设立中央住房保障银行,明确直属国务院,并允许其整合各管理中心设立分支机构,在政策范围内管理运作住房公积金,其业务受住建部、人民银行、财政部、银监会指导和监管。三是提供相应的政策支持,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运用住房公积金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的职能。同时将建成后的政策性保障住房交付给住房保障局管理使用,明确政策性保障住房所有权归中央住房保障银行所有,住房保障局只有使用权,并支付相应的使用费。  

二、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政策公平问题

当前社会议论最多的就是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政策,认为“只存不贷”人员面临货币贬值情况,特别是低收入人员买不起房,就没有产生住房消费,也就不符合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成为彻底的“只存不用”。而高收入人员买得起房,有钱任性,今天卖了明天买,买了可提又可贷,贷了以后又可还贷提,享受了自己部分的住房公积金,又可以享受公共的低息贷款政策,成为“只用不存户”,使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政策成为“劫贫济富”的工具。同时,根据有关规定,住房公积金在运转中产生的增值收益,除提取贷款风险准备金和业务管理费用后,其结余资金为城市廉租住房补充资金。根据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全国已累计提取城市公共租赁住房(廉租住房)建设补充资金2904.59亿元。这一政策规定,无疑又为侵犯“只存不用”公共利益提供了很好的佐证。

从以上情况我们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和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是当前人们普遍认为“劫贫济富”、“是屌丝为高富帅凑的份子钱”等住房公积金制度不公正的主要表现形式。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管理机制,取消“低存”和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制定住房公积金“高存低贷”、限制“多次贷”政策,建立相对公平公正的运转模式,提高住房公积金制度惠民度。

一是要在《住房保障法》中,继续明确保持住房公积金制度强制性、互助性、福利性、长期性等基本属性的基础上,取消“低存”政策和缴存余额按银行一年期定期利息结算的规定,建立“高存”政策,明确缴存余额分缴存年限按照同期银行利息进行结算,增加缴存者缴存余额利息收益。二是取消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制订“只存不用增值收益年终分红政策,在足额提取贷款风险准备金和管理费用后,将多余的增值收益按照“只存不用”的缴存余额进行年度分红,确保住房公积金缴存余额保值增值。三是住房保障局要根据实际情况为“只存不用”的中、低收入人员分类提供廉租住房或长租住房;在征得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同意的情况下,处置一定数量的政策性保障住房,为住房公积金缴存人员提供共同产权住房,保障中、低收入人员有房住。四是根据市场化住房保障制度安排,维持住房公积金“低贷”政策不变,制订合理的“存贷挂勾”、限制“多次贷”政策,为有住房市场化消费需求的缴存人员,提供低利息住房公积金贷款,解决刚性要求,抑制房价过快增长。

三、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资金来源问题

目前,住房公积金资金来源只有职工缴存的住房公积金。单一的来源、区域性的使用政策,房价的上涨、房地产的热销,加上2014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放宽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后,提取金额占缴存金额比例逐年增加,而贷款需求却只增不减,导致了当前住房公积金入不敷出(据近三年全国住房公积金年度报告》显示2015年当年住房公积金归集余额为-7520.64亿元、2016年为-7765.71亿元、2017年为-3537.91亿元),贷款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资金长期处于高位运转,存在潜在风险。同时,为应对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各地纷纷出台政策降低贷款额度、向银行借钱、办理贴息公转商贷款、动用贷款风险准备金发放贷款等措施,但是难以改变住房公积金贷款发放轮候时间长现象,导致房地产开发公司采取各种形式变相拒绝住房公积金贷款买房的情况时有发生,基于互助性属性的住房公积金制度受到严重挑战。其次,各地为了解决资金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问题所进行的融资活动,又相应增加了一笔开支。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公转商贴息、融资成本等其他支出72.80亿元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资金管理模式,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完整的金融功能,拓宽融资渠道,减轻住房公积金融资成本,保障资金的充足率。

一是继续保持住房公积金强制缴存制度,由住房保障局负责监管,按照“控高保低”的规定要求,将住房公积金纳入国家收费系统统一征收后,计入职工在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开设的住房公积金账户,保证用人单位和职工足额缴存。二是打破住房公积金资金地区性独立运作的内源性管理模式,建立全国统筹运行管理模式,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统一调配使用住房公积金,充分利用内部资源,解决区域性住房公积金资金使用不平衡问题。三是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完整的金融功能,打破住房公积金资金内源性单一筹措模式,通过各种金融工具进行融资,建立外源性资金筹措模式,包括向其它机构拆借资金、发行住房抵押债券等,减轻融资成本。四是基于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的需求,要在《住房保障法》中,明确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在供地和政府资金定向低利率存放在中央住房保障银行等政策性支持,包括法定征收的廉租住房资金、住房维修资金、财政积余资金等。五是大力宣传住房公积金“高存低贷”政策,吸引个体工商户、自由职业者办理个人自愿缴存住房公积金业务,为他们提供住房保障的同时,又为社会闲散资金提供保值增值的投资途径,也为筹措住房公积金资金增加一个新渠道。

四、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便民服务问题

    住房公积金制度是一项重大民生制度安排,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也是与广大群众密切关联的国家民生服务事项,年业务量成逐年上升趋势。《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住房公积金实缴单位262.33万个,实缴职工13737.22万人2017年办理单位新开户37.69万个职工新开户1828.28万人;办理提取4689.49万人;发放个人住房贷款254.76万笔。同时,按照现有政策规定,住房公积金缴存、提取、贷款等各项业务由管理中心审核后,相关业务委托管委会指定的商业银行办理,管理中心支付相应手续费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各地管理中心共支付受委托银行业务手续费77.78亿元。这一政策规定,导致在业务费大额支出的情况下,还需缴存职工多头申请办理,不方便群众。特别是办理组合住房贷款时,管理中心与各银行之间出现政策不同,就容易出现两难情况。其次,目前住房公积金“互认互贷”、“网上转移”等政策落地难情况的出现,也迫切需要提高住房公积金为民服务能力。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业务办理方式,舍弃委托商业银行办理相关业务中间环节,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自营业务办理,为缴存单位和职工办理住房公积金业务提供无障碍服务。

一是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建立全国统一的住房公积金业务操作系统,实行全国联网。目前有困难的话,可以按省级操作进行联网,待时机成熟后逐步实现全国联网,为全面落实住房公积金“互认互贷”、“网上转移”等政策,方便管理和办理相关业务提供技术支撑。二是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自建服务网点、自营业务办理,自主建设一支业务专业、服务专业的住房公积金管理服务队伍,不再委托商业银行办理业务,减少业务办理中间环节,减少委托业务费支出,提高办事效率。三是依托互联网技术,通过大数据支撑,大力开发和拓宽互联网+住房公积金业务办理途径,最终实现业务办理事项网上全受理服务,为缴存单位和职工提供便捷的业务办理方式。

     

 

真理论者 发表于  2018-12-07 19:30:54 187字 ( 0/128)

房价虚高的根源在于政府收取了不该收取的土地费,土地是自然存在的地球的一部分,不是人类劳动的成果,没有价值,不应收取土地费,要遏制房价虚高就必须减少以致...

浅谈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部分修改稿)

 

“安居乐业”,安居才能乐业。住房公积金,这个以改善中国居民住房条件,推动中国住房保障事业发展为目标的制度,在20年后的今天却饱受质疑,“劫贫济富”、“提取不方便”、“资金闲置贬值”、“是屌丝为高富帅凑的份子钱”等种种问题的言论甚嚣尘上2014年2月,广州政协委员曹志伟在广州两会上炮轰住房公积金沉睡,高结余导致高贬值、住房公积金成“劫贫济富”工具等6宗罪是这些言论的代表作,大有将住房公积金制度打入“十八层地狱”的趋势。诚然,住房公积金制度经过20年来的发展,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但是,住房公积金制度在帮助国民解决住房问题中,发挥重大作用是无可置疑的。

据国家住建部、财政部、人民银行2018年5月30日公布的《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住房公积金缴存总额124845.12亿元,缴存余额51620.74亿元;提取总额73224.38亿元,占缴存总额的58.65%;累计发放个人住房贷款3082.57万笔、75602.83亿元,其中中、低收入人群贷款笔数、贷款金额分别占贷款总数、贷款金额的96.05%和95.33%个人住房贷款余额45049.78亿元,个人住房贷款率87.27%,其中10个省份已超90%以上,三个省份已超100%,特别是天津市的住房公积金贷款率已达到111.33%。

据不完全统计测算,建立住房公积金制度后,已累计支付职工住房公积金73224.38亿元,已累计发放职工住房公积金贷款75602.83亿元,两者相加职工已累计使用住房公积金148827多亿元;职工单位已累计补贴缴存住房公积金62422.56亿元,累计相应减少职工还贷利息支出11500多亿元,两者相加相应增加职工住房公积金收入73922多亿元。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是高效运转的,特别是2014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放宽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和简化办事规程、提升办事效率等便民措施后,住房公积金提取、贷款金额逐年放大,更是有力的帮助中、低收入人群解决了住房问题,也有力的回应了住房公积金沉睡,高结余导致高贬值”等言论。

当然,住房公积金制度作为我国实物分配到货币分配住房保障制度改革的一项重要制度安排,发展至今,其设计和实施已不适应当前新形势的发展要求,迫切需要改革。但是,住房公积金制度公益性强、资金量大、来源稳定,在新的形势下仍然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不可取代的重要性。同时,上世纪八十年代起,通过市场化解决住房问题的住房保障制度,在大力改善国民居住条件的同时,也导致了现今国民“买不起房”、“房奴”现象,证明住房保障制度改革存在缺项和短板,也迫切需要改革。那么,怎样改革住房公积金制度,使其在现今的建设“低端有保障、中端有选择、高端有市场”的住房保障体系改革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网上网下有许多言论。在此,我也谈谈自己的浅见:

一、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管理体制问题

根据国务院《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规定,住房城乡建设部会同财政部、人民银行负责拟定住房公积金政策,并监督执行。直辖市和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以及其他设区的市(地、州、盟)设立住房公积金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管委会),作为住房公积金管理决策机构,负责在《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框架内审议住房公积金决策事项,制定和调整住房公积金具体管理措施并监督实施。直辖市和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以及其他设区的市(地、州、盟)设立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以下简称管理中心),负责住房公积金的管理运作。

从以上制度安排我们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真正的决策机构管委会管理运作的是管理中心。而作为决策机构的管委会一年一般召开一次年会,不是一个常设机构,不参与具体的管理运作。而负责管理运作的管理中心作为直属当地市政府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事业单位,其工作人员一般都是行政管理人员、财务人员,鲜有金融管理专业人才,因为没有设立专业的金融风险分析机构,对管理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的研判存在先天性的滞后性,难以有效应对复杂多变的快节奏现代形势,而且每项政策的制定还需要召开管委会通过,所以经常出现好不容易决策出一个政策规定,又因新情况、新问题的出现取消或更改政策,朝令夕改。同时,由于各管理中心独立运作的管理体制属性,导致各地政策五花八门,有的激进、有的保守,有的地方出现的政策更有着严重的地方保护和政府利益色彩,让人烦扰和困惑。就拿最近出台的住房公积金全国“互认互贷”政策,在大部分地方尚未真正实施就是一个典型范例。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管理体制,改变“八仙过海”、“九龙治水”现象,形成全国一盘棋。

一是要本着政策连续性、前瞻性原则,直面当前政府在住房保障方面存在的问题,将住房保障作为一项重要民生事项,按照“住有所居”工作目标,将住建部的住房公积金监管和住房保障职能整合,组建住房保障局,归住建部管理,具体负责住房基本保障和监管住房公积金缴存、使用等工作。二是在现有《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和国家住房保障政策的基础上,起草制定《住房保障法》,明确住房公积金在解决住房问题中的法律地位,明确其缴存、使用政策;设立中央住房保障银行,明确直属国务院,并允许其整合各管理中心设立分支机构,在政策范围内管理运作住房公积金,其业务受住建部、人民银行、财政部、银监会指导和监管。三是提供相应的政策支持,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运用住房公积金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的职能。同时将建成后的政策性保障住房交付给住房保障局管理使用,明确政策性保障住房所有权归中央住房保障银行所有,住房保障局只有使用权,并支付相应的使用费。  

二、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政策公平问题

当前社会议论最多的就是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政策,认为“只存不贷”人员面临货币贬值情况,特别是低收入人员买不起房,就没有产生住房消费,也就不符合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成为彻底的“只存不用”。而高收入人员买得起房,有钱任性,今天卖了明天买,买了可提又可贷,贷了以后又可还贷提,享受了自己部分的住房公积金,又可以享受公共的低息贷款政策,成为“只用不存户”,使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政策成为“劫贫济富”的工具。同时,根据有关规定,住房公积金在运转中产生的增值收益,除提取贷款风险准备金和业务管理费用后,其结余资金为城市廉租住房补充资金。根据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全国已累计提取城市公共租赁住房(廉租住房)建设补充资金2904.59亿元。这一政策规定,无疑又为侵犯“只存不用”公共利益提供了很好的佐证。

从以上情况我们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和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是当前人们普遍认为“劫贫济富”、“是屌丝为高富帅凑的份子钱”等住房公积金制度不公正的主要表现形式。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管理机制,取消“低存”和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制定住房公积金“高存低贷”、限制“多次贷”政策,建立相对公平公正的运转模式,提高住房公积金制度惠民度。

一是要在《住房保障法》中,继续明确保持住房公积金制度强制性、互助性、福利性、长期性等基本属性的基础上,取消“低存”政策和缴存余额按银行一年期定期利息结算的规定,建立“高存”政策,明确缴存余额分缴存年限按照同期银行利息进行结算,增加缴存者缴存余额利息收益。二是取消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制订“只存不用增值收益年终分红政策,在足额提取贷款风险准备金和管理费用后,将多余的增值收益按照“只存不用”的缴存余额进行年度分红,确保住房公积金缴存余额保值增值。三是住房保障局要根据实际情况为“只存不用”的中、低收入人员分类提供廉租住房或长租住房;在征得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同意的情况下,处置一定数量的政策性保障住房,为住房公积金缴存人员提供共同产权住房,保障中、低收入人员有房住。四是根据市场化住房保障制度安排,维持住房公积金“低贷”政策不变,制订合理的“存贷挂勾”、限制“多次贷”政策,为有住房市场化消费需求的缴存人员,提供低利息住房公积金贷款,解决刚性要求,抑制房价过快增长。

三、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资金来源问题

目前,住房公积金资金来源只有职工缴存的住房公积金。单一的来源、区域性的使用政策,房价的上涨、房地产的热销,加上2014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放宽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后,提取金额占缴存金额比例逐年增加,而贷款需求却只增不减,导致了当前住房公积金入不敷出(据近三年全国住房公积金年度报告》显示2015年当年住房公积金归集余额为-7520.64亿元、2016年为-7765.71亿元、2017年为-3537.91亿元),贷款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资金长期处于高位运转,存在潜在风险。同时,为应对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各地纷纷出台政策降低贷款额度、向银行借钱、办理贴息公转商贷款、动用贷款风险准备金发放贷款等措施,但是难以改变住房公积金贷款发放轮候时间长现象,导致房地产开发公司采取各种形式变相拒绝住房公积金贷款买房的情况时有发生,基于互助性属性的住房公积金制度受到严重挑战。其次,各地为了解决资金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问题所进行的融资活动,又相应增加了一笔开支。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公转商贴息、融资成本等其他支出72.80亿元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资金管理模式,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完整的金融功能,拓宽融资渠道,减轻住房公积金融资成本,保障资金的充足率。

一是继续保持住房公积金强制缴存制度,由住房保障局负责监管,按照“控高保低”的规定要求,将住房公积金纳入国家收费系统统一征收后,计入职工在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开设的住房公积金账户,保证用人单位和职工足额缴存。二是打破住房公积金资金地区性独立运作的内源性管理模式,建立全国统筹运行管理模式,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统一调配使用住房公积金,充分利用内部资源,解决区域性住房公积金资金使用不平衡问题。三是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完整的金融功能,打破住房公积金资金内源性单一筹措模式,通过各种金融工具进行融资,建立外源性资金筹措模式,包括向其它机构拆借资金、发行住房抵押债券等,减轻融资成本。四是基于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的需求,要在《住房保障法》中,明确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在供地和政府资金定向低利率存放在中央住房保障银行等政策性支持,包括法定征收的廉租住房资金、住房维修资金、财政积余资金等。五是大力宣传住房公积金“高存低贷”政策,吸引个体工商户、自由职业者办理个人自愿缴存住房公积金业务,为他们提供住房保障的同时,又为社会闲散资金提供保值增值的投资途径,也为筹措住房公积金资金增加一个新渠道。

四、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便民服务问题

    住房公积金制度是一项重大民生制度安排,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也是与广大群众密切关联的国家民生服务事项,年业务量成逐年上升趋势。《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住房公积金实缴单位262.33万个,实缴职工13737.22万人2017年办理单位新开户37.69万个职工新开户1828.28万人;办理提取4689.49万人;发放个人住房贷款254.76万笔。同时,按照现有政策规定,住房公积金缴存、提取、贷款等各项业务由管理中心审核后,相关业务委托管委会指定的商业银行办理,管理中心支付相应手续费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各地管理中心共支付受委托银行业务手续费77.78亿元。这一政策规定,导致在业务费大额支出的情况下,还需缴存职工多头申请办理,不方便群众。特别是办理组合住房贷款时,管理中心与各银行之间出现政策不同,就容易出现两难情况。其次,目前住房公积金“互认互贷”、“网上转移”等政策落地难情况的出现,也迫切需要提高住房公积金为民服务能力。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业务办理方式,舍弃委托商业银行办理相关业务中间环节,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自营业务办理,为缴存单位和职工办理住房公积金业务提供无障碍服务。

一是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建立全国统一的住房公积金业务操作系统,实行全国联网。目前有困难的话,可以按省级操作进行联网,待时机成熟后逐步实现全国联网,为全面落实住房公积金“互认互贷”、“网上转移”等政策,方便管理和办理相关业务提供技术支撑。二是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自建服务网点、自营业务办理,自主建设一支业务专业、服务专业的住房公积金管理服务队伍,不再委托商业银行办理业务,减少业务办理中间环节,减少委托业务费支出,提高办事效率。三是依托互联网技术,通过大数据支撑,大力开发和拓宽互联网+住房公积金业务办理途径,最终实现业务办理事项网上全受理服务,为缴存单位和职工提供便捷的业务办理方式。

     

 

理失于朝求诸野 发表于  2018-12-07 17:23:16 25字 ( 0/125)

当年朱老板强势折腾的大量改革举措,几乎全都失败了。

浅谈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部分修改稿)

 

“安居乐业”,安居才能乐业。住房公积金,这个以改善中国居民住房条件,推动中国住房保障事业发展为目标的制度,在20年后的今天却饱受质疑,“劫贫济富”、“提取不方便”、“资金闲置贬值”、“是屌丝为高富帅凑的份子钱”等种种问题的言论甚嚣尘上2014年2月,广州政协委员曹志伟在广州两会上炮轰住房公积金沉睡,高结余导致高贬值、住房公积金成“劫贫济富”工具等6宗罪是这些言论的代表作,大有将住房公积金制度打入“十八层地狱”的趋势。诚然,住房公积金制度经过20年来的发展,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但是,住房公积金制度在帮助国民解决住房问题中,发挥重大作用是无可置疑的。

据国家住建部、财政部、人民银行2018年5月30日公布的《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住房公积金缴存总额124845.12亿元,缴存余额51620.74亿元;提取总额73224.38亿元,占缴存总额的58.65%;累计发放个人住房贷款3082.57万笔、75602.83亿元,其中中、低收入人群贷款笔数、贷款金额分别占贷款总数、贷款金额的96.05%和95.33%个人住房贷款余额45049.78亿元,个人住房贷款率87.27%,其中10个省份已超90%以上,三个省份已超100%,特别是天津市的住房公积金贷款率已达到111.33%。

据不完全统计测算,建立住房公积金制度后,已累计支付职工住房公积金73224.38亿元,已累计发放职工住房公积金贷款75602.83亿元,两者相加职工已累计使用住房公积金148827多亿元;职工单位已累计补贴缴存住房公积金62422.56亿元,累计相应减少职工还贷利息支出11500多亿元,两者相加相应增加职工住房公积金收入73922多亿元。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是高效运转的,特别是2014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放宽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和简化办事规程、提升办事效率等便民措施后,住房公积金提取、贷款金额逐年放大,更是有力的帮助中、低收入人群解决了住房问题,也有力的回应了住房公积金沉睡,高结余导致高贬值”等言论。

当然,住房公积金制度作为我国实物分配到货币分配住房保障制度改革的一项重要制度安排,发展至今,其设计和实施已不适应当前新形势的发展要求,迫切需要改革。但是,住房公积金制度公益性强、资金量大、来源稳定,在新的形势下仍然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不可取代的重要性。同时,上世纪八十年代起,通过市场化解决住房问题的住房保障制度,在大力改善国民居住条件的同时,也导致了现今国民“买不起房”、“房奴”现象,证明住房保障制度改革存在缺项和短板,也迫切需要改革。那么,怎样改革住房公积金制度,使其在现今的建设“低端有保障、中端有选择、高端有市场”的住房保障体系改革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网上网下有许多言论。在此,我也谈谈自己的浅见:

一、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管理体制问题

根据国务院《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规定,住房城乡建设部会同财政部、人民银行负责拟定住房公积金政策,并监督执行。直辖市和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以及其他设区的市(地、州、盟)设立住房公积金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管委会),作为住房公积金管理决策机构,负责在《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框架内审议住房公积金决策事项,制定和调整住房公积金具体管理措施并监督实施。直辖市和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以及其他设区的市(地、州、盟)设立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以下简称管理中心),负责住房公积金的管理运作。

从以上制度安排我们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真正的决策机构管委会管理运作的是管理中心。而作为决策机构的管委会一年一般召开一次年会,不是一个常设机构,不参与具体的管理运作。而负责管理运作的管理中心作为直属当地市政府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事业单位,其工作人员一般都是行政管理人员、财务人员,鲜有金融管理专业人才,因为没有设立专业的金融风险分析机构,对管理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的研判存在先天性的滞后性,难以有效应对复杂多变的快节奏现代形势,而且每项政策的制定还需要召开管委会通过,所以经常出现好不容易决策出一个政策规定,又因新情况、新问题的出现取消或更改政策,朝令夕改。同时,由于各管理中心独立运作的管理体制属性,导致各地政策五花八门,有的激进、有的保守,有的地方出现的政策更有着严重的地方保护和政府利益色彩,让人烦扰和困惑。就拿最近出台的住房公积金全国“互认互贷”政策,在大部分地方尚未真正实施就是一个典型范例。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管理体制,改变“八仙过海”、“九龙治水”现象,形成全国一盘棋。

一是要本着政策连续性、前瞻性原则,直面当前政府在住房保障方面存在的问题,将住房保障作为一项重要民生事项,按照“住有所居”工作目标,将住建部的住房公积金监管和住房保障职能整合,组建住房保障局,归住建部管理,具体负责住房基本保障和监管住房公积金缴存、使用等工作。二是在现有《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和国家住房保障政策的基础上,起草制定《住房保障法》,明确住房公积金在解决住房问题中的法律地位,明确其缴存、使用政策;设立中央住房保障银行,明确直属国务院,并允许其整合各管理中心设立分支机构,在政策范围内管理运作住房公积金,其业务受住建部、人民银行、财政部、银监会指导和监管。三是提供相应的政策支持,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运用住房公积金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的职能。同时将建成后的政策性保障住房交付给住房保障局管理使用,明确政策性保障住房所有权归中央住房保障银行所有,住房保障局只有使用权,并支付相应的使用费。  

二、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政策公平问题

当前社会议论最多的就是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政策,认为“只存不贷”人员面临货币贬值情况,特别是低收入人员买不起房,就没有产生住房消费,也就不符合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成为彻底的“只存不用”。而高收入人员买得起房,有钱任性,今天卖了明天买,买了可提又可贷,贷了以后又可还贷提,享受了自己部分的住房公积金,又可以享受公共的低息贷款政策,成为“只用不存户”,使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政策成为“劫贫济富”的工具。同时,根据有关规定,住房公积金在运转中产生的增值收益,除提取贷款风险准备金和业务管理费用后,其结余资金为城市廉租住房补充资金。根据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全国已累计提取城市公共租赁住房(廉租住房)建设补充资金2904.59亿元。这一政策规定,无疑又为侵犯“只存不用”公共利益提供了很好的佐证。

从以上情况我们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和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是当前人们普遍认为“劫贫济富”、“是屌丝为高富帅凑的份子钱”等住房公积金制度不公正的主要表现形式。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管理机制,取消“低存”和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制定住房公积金“高存低贷”、限制“多次贷”政策,建立相对公平公正的运转模式,提高住房公积金制度惠民度。

一是要在《住房保障法》中,继续明确保持住房公积金制度强制性、互助性、福利性、长期性等基本属性的基础上,取消“低存”政策和缴存余额按银行一年期定期利息结算的规定,建立“高存”政策,明确缴存余额分缴存年限按照同期银行利息进行结算,增加缴存者缴存余额利息收益。二是取消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制订“只存不用增值收益年终分红政策,在足额提取贷款风险准备金和管理费用后,将多余的增值收益按照“只存不用”的缴存余额进行年度分红,确保住房公积金缴存余额保值增值。三是住房保障局要根据实际情况为“只存不用”的中、低收入人员分类提供廉租住房或长租住房;在征得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同意的情况下,处置一定数量的政策性保障住房,为住房公积金缴存人员提供共同产权住房,保障中、低收入人员有房住。四是根据市场化住房保障制度安排,维持住房公积金“低贷”政策不变,制订合理的“存贷挂勾”、限制“多次贷”政策,为有住房市场化消费需求的缴存人员,提供低利息住房公积金贷款,解决刚性要求,抑制房价过快增长。

三、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资金来源问题

目前,住房公积金资金来源只有职工缴存的住房公积金。单一的来源、区域性的使用政策,房价的上涨、房地产的热销,加上2014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放宽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后,提取金额占缴存金额比例逐年增加,而贷款需求却只增不减,导致了当前住房公积金入不敷出(据近三年全国住房公积金年度报告》显示2015年当年住房公积金归集余额为-7520.64亿元、2016年为-7765.71亿元、2017年为-3537.91亿元),贷款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资金长期处于高位运转,存在潜在风险。同时,为应对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各地纷纷出台政策降低贷款额度、向银行借钱、办理贴息公转商贷款、动用贷款风险准备金发放贷款等措施,但是难以改变住房公积金贷款发放轮候时间长现象,导致房地产开发公司采取各种形式变相拒绝住房公积金贷款买房的情况时有发生,基于互助性属性的住房公积金制度受到严重挑战。其次,各地为了解决资金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问题所进行的融资活动,又相应增加了一笔开支。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公转商贴息、融资成本等其他支出72.80亿元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资金管理模式,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完整的金融功能,拓宽融资渠道,减轻住房公积金融资成本,保障资金的充足率。

一是继续保持住房公积金强制缴存制度,由住房保障局负责监管,按照“控高保低”的规定要求,将住房公积金纳入国家收费系统统一征收后,计入职工在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开设的住房公积金账户,保证用人单位和职工足额缴存。二是打破住房公积金资金地区性独立运作的内源性管理模式,建立全国统筹运行管理模式,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统一调配使用住房公积金,充分利用内部资源,解决区域性住房公积金资金使用不平衡问题。三是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完整的金融功能,打破住房公积金资金内源性单一筹措模式,通过各种金融工具进行融资,建立外源性资金筹措模式,包括向其它机构拆借资金、发行住房抵押债券等,减轻融资成本。四是基于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的需求,要在《住房保障法》中,明确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在供地和政府资金定向低利率存放在中央住房保障银行等政策性支持,包括法定征收的廉租住房资金、住房维修资金、财政积余资金等。五是大力宣传住房公积金“高存低贷”政策,吸引个体工商户、自由职业者办理个人自愿缴存住房公积金业务,为他们提供住房保障的同时,又为社会闲散资金提供保值增值的投资途径,也为筹措住房公积金资金增加一个新渠道。

四、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便民服务问题

    住房公积金制度是一项重大民生制度安排,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也是与广大群众密切关联的国家民生服务事项,年业务量成逐年上升趋势。《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住房公积金实缴单位262.33万个,实缴职工13737.22万人2017年办理单位新开户37.69万个职工新开户1828.28万人;办理提取4689.49万人;发放个人住房贷款254.76万笔。同时,按照现有政策规定,住房公积金缴存、提取、贷款等各项业务由管理中心审核后,相关业务委托管委会指定的商业银行办理,管理中心支付相应手续费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各地管理中心共支付受委托银行业务手续费77.78亿元。这一政策规定,导致在业务费大额支出的情况下,还需缴存职工多头申请办理,不方便群众。特别是办理组合住房贷款时,管理中心与各银行之间出现政策不同,就容易出现两难情况。其次,目前住房公积金“互认互贷”、“网上转移”等政策落地难情况的出现,也迫切需要提高住房公积金为民服务能力。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业务办理方式,舍弃委托商业银行办理相关业务中间环节,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自营业务办理,为缴存单位和职工办理住房公积金业务提供无障碍服务。

一是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建立全国统一的住房公积金业务操作系统,实行全国联网。目前有困难的话,可以按省级操作进行联网,待时机成熟后逐步实现全国联网,为全面落实住房公积金“互认互贷”、“网上转移”等政策,方便管理和办理相关业务提供技术支撑。二是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自建服务网点、自营业务办理,自主建设一支业务专业、服务专业的住房公积金管理服务队伍,不再委托商业银行办理业务,减少业务办理中间环节,减少委托业务费支出,提高办事效率。三是依托互联网技术,通过大数据支撑,大力开发和拓宽互联网+住房公积金业务办理途径,最终实现业务办理事项网上全受理服务,为缴存单位和职工提供便捷的业务办理方式。

     

 

lyb888 发表于  2018-12-07 11:25:20 20字 ( 0/158)

统计一下国人能享受住房公积金的人有多少?

浅谈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部分修改稿)

 

“安居乐业”,安居才能乐业。住房公积金,这个以改善中国居民住房条件,推动中国住房保障事业发展为目标的制度,在20年后的今天却饱受质疑,“劫贫济富”、“提取不方便”、“资金闲置贬值”、“是屌丝为高富帅凑的份子钱”等种种问题的言论甚嚣尘上2014年2月,广州政协委员曹志伟在广州两会上炮轰住房公积金沉睡,高结余导致高贬值、住房公积金成“劫贫济富”工具等6宗罪是这些言论的代表作,大有将住房公积金制度打入“十八层地狱”的趋势。诚然,住房公积金制度经过20年来的发展,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但是,住房公积金制度在帮助国民解决住房问题中,发挥重大作用是无可置疑的。

据国家住建部、财政部、人民银行2018年5月30日公布的《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住房公积金缴存总额124845.12亿元,缴存余额51620.74亿元;提取总额73224.38亿元,占缴存总额的58.65%;累计发放个人住房贷款3082.57万笔、75602.83亿元,其中中、低收入人群贷款笔数、贷款金额分别占贷款总数、贷款金额的96.05%和95.33%个人住房贷款余额45049.78亿元,个人住房贷款率87.27%,其中10个省份已超90%以上,三个省份已超100%,特别是天津市的住房公积金贷款率已达到111.33%。

据不完全统计测算,建立住房公积金制度后,已累计支付职工住房公积金73224.38亿元,已累计发放职工住房公积金贷款75602.83亿元,两者相加职工已累计使用住房公积金148827多亿元;职工单位已累计补贴缴存住房公积金62422.56亿元,累计相应减少职工还贷利息支出11500多亿元,两者相加相应增加职工住房公积金收入73922多亿元。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是高效运转的,特别是2014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放宽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和简化办事规程、提升办事效率等便民措施后,住房公积金提取、贷款金额逐年放大,更是有力的帮助中、低收入人群解决了住房问题,也有力的回应了住房公积金沉睡,高结余导致高贬值”等言论。

当然,住房公积金制度作为我国实物分配到货币分配住房保障制度改革的一项重要制度安排,发展至今,其设计和实施已不适应当前新形势的发展要求,迫切需要改革。但是,住房公积金制度公益性强、资金量大、来源稳定,在新的形势下仍然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不可取代的重要性。同时,上世纪八十年代起,通过市场化解决住房问题的住房保障制度,在大力改善国民居住条件的同时,也导致了现今国民“买不起房”、“房奴”现象,证明住房保障制度改革存在缺项和短板,也迫切需要改革。那么,怎样改革住房公积金制度,使其在现今的建设“低端有保障、中端有选择、高端有市场”的住房保障体系改革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网上网下有许多言论。在此,我也谈谈自己的浅见:

一、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管理体制问题

根据国务院《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规定,住房城乡建设部会同财政部、人民银行负责拟定住房公积金政策,并监督执行。直辖市和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以及其他设区的市(地、州、盟)设立住房公积金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管委会),作为住房公积金管理决策机构,负责在《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框架内审议住房公积金决策事项,制定和调整住房公积金具体管理措施并监督实施。直辖市和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以及其他设区的市(地、州、盟)设立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以下简称管理中心),负责住房公积金的管理运作。

从以上制度安排我们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真正的决策机构管委会管理运作的是管理中心。而作为决策机构的管委会一年一般召开一次年会,不是一个常设机构,不参与具体的管理运作。而负责管理运作的管理中心作为直属当地市政府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事业单位,其工作人员一般都是行政管理人员、财务人员,鲜有金融管理专业人才,因为没有设立专业的金融风险分析机构,对管理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的研判存在先天性的滞后性,难以有效应对复杂多变的快节奏现代形势,而且每项政策的制定还需要召开管委会通过,所以经常出现好不容易决策出一个政策规定,又因新情况、新问题的出现取消或更改政策,朝令夕改。同时,由于各管理中心独立运作的管理体制属性,导致各地政策五花八门,有的激进、有的保守,有的地方出现的政策更有着严重的地方保护和政府利益色彩,让人烦扰和困惑。就拿最近出台的住房公积金全国“互认互贷”政策,在大部分地方尚未真正实施就是一个典型范例。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管理体制,改变“八仙过海”、“九龙治水”现象,形成全国一盘棋。

一是要本着政策连续性、前瞻性原则,直面当前政府在住房保障方面存在的问题,将住房保障作为一项重要民生事项,按照“住有所居”工作目标,将住建部的住房公积金监管和住房保障职能整合,组建住房保障局,归住建部管理,具体负责住房基本保障和监管住房公积金缴存、使用等工作。二是在现有《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和国家住房保障政策的基础上,起草制定《住房保障法》,明确住房公积金在解决住房问题中的法律地位,明确其缴存、使用政策;设立中央住房保障银行,明确直属国务院,并允许其整合各管理中心设立分支机构,在政策范围内管理运作住房公积金,其业务受住建部、人民银行、财政部、银监会指导和监管。三是提供相应的政策支持,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运用住房公积金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的职能。同时将建成后的政策性保障住房交付给住房保障局管理使用,明确政策性保障住房所有权归中央住房保障银行所有,住房保障局只有使用权,并支付相应的使用费。  

二、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政策公平问题

当前社会议论最多的就是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政策,认为“只存不贷”人员面临货币贬值情况,特别是低收入人员买不起房,就没有产生住房消费,也就不符合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成为彻底的“只存不用”。而高收入人员买得起房,有钱任性,今天卖了明天买,买了可提又可贷,贷了以后又可还贷提,享受了自己部分的住房公积金,又可以享受公共的低息贷款政策,成为“只用不存户”,使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政策成为“劫贫济富”的工具。同时,根据有关规定,住房公积金在运转中产生的增值收益,除提取贷款风险准备金和业务管理费用后,其结余资金为城市廉租住房补充资金。根据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全国已累计提取城市公共租赁住房(廉租住房)建设补充资金2904.59亿元。这一政策规定,无疑又为侵犯“只存不用”公共利益提供了很好的佐证。

从以上情况我们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和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是当前人们普遍认为“劫贫济富”、“是屌丝为高富帅凑的份子钱”等住房公积金制度不公正的主要表现形式。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管理机制,取消“低存”和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制定住房公积金“高存低贷”、限制“多次贷”政策,建立相对公平公正的运转模式,提高住房公积金制度惠民度。

一是要在《住房保障法》中,继续明确保持住房公积金制度强制性、互助性、福利性、长期性等基本属性的基础上,取消“低存”政策和缴存余额按银行一年期定期利息结算的规定,建立“高存”政策,明确缴存余额分缴存年限按照同期银行利息进行结算,增加缴存者缴存余额利息收益。二是取消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制订“只存不用增值收益年终分红政策,在足额提取贷款风险准备金和管理费用后,将多余的增值收益按照“只存不用”的缴存余额进行年度分红,确保住房公积金缴存余额保值增值。三是住房保障局要根据实际情况为“只存不用”的中、低收入人员分类提供廉租住房或长租住房;在征得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同意的情况下,处置一定数量的政策性保障住房,为住房公积金缴存人员提供共同产权住房,保障中、低收入人员有房住。四是根据市场化住房保障制度安排,维持住房公积金“低贷”政策不变,制订合理的“存贷挂勾”、限制“多次贷”政策,为有住房市场化消费需求的缴存人员,提供低利息住房公积金贷款,解决刚性要求,抑制房价过快增长。

三、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资金来源问题

目前,住房公积金资金来源只有职工缴存的住房公积金。单一的来源、区域性的使用政策,房价的上涨、房地产的热销,加上2014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放宽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后,提取金额占缴存金额比例逐年增加,而贷款需求却只增不减,导致了当前住房公积金入不敷出(据近三年全国住房公积金年度报告》显示2015年当年住房公积金归集余额为-7520.64亿元、2016年为-7765.71亿元、2017年为-3537.91亿元),贷款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资金长期处于高位运转,存在潜在风险。同时,为应对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各地纷纷出台政策降低贷款额度、向银行借钱、办理贴息公转商贷款、动用贷款风险准备金发放贷款等措施,但是难以改变住房公积金贷款发放轮候时间长现象,导致房地产开发公司采取各种形式变相拒绝住房公积金贷款买房的情况时有发生,基于互助性属性的住房公积金制度受到严重挑战。其次,各地为了解决资金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问题所进行的融资活动,又相应增加了一笔开支。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公转商贴息、融资成本等其他支出72.80亿元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资金管理模式,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完整的金融功能,拓宽融资渠道,减轻住房公积金融资成本,保障资金的充足率。

一是继续保持住房公积金强制缴存制度,由住房保障局负责监管,按照“控高保低”的规定要求,将住房公积金纳入国家收费系统统一征收后,计入职工在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开设的住房公积金账户,保证用人单位和职工足额缴存。二是打破住房公积金资金地区性独立运作的内源性管理模式,建立全国统筹运行管理模式,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统一调配使用住房公积金,充分利用内部资源,解决区域性住房公积金资金使用不平衡问题。三是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完整的金融功能,打破住房公积金资金内源性单一筹措模式,通过各种金融工具进行融资,建立外源性资金筹措模式,包括向其它机构拆借资金、发行住房抵押债券等,减轻融资成本。四是基于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的需求,要在《住房保障法》中,明确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在供地和政府资金定向低利率存放在中央住房保障银行等政策性支持,包括法定征收的廉租住房资金、住房维修资金、财政积余资金等。五是大力宣传住房公积金“高存低贷”政策,吸引个体工商户、自由职业者办理个人自愿缴存住房公积金业务,为他们提供住房保障的同时,又为社会闲散资金提供保值增值的投资途径,也为筹措住房公积金资金增加一个新渠道。

四、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便民服务问题

    住房公积金制度是一项重大民生制度安排,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也是与广大群众密切关联的国家民生服务事项,年业务量成逐年上升趋势。《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住房公积金实缴单位262.33万个,实缴职工13737.22万人2017年办理单位新开户37.69万个职工新开户1828.28万人;办理提取4689.49万人;发放个人住房贷款254.76万笔。同时,按照现有政策规定,住房公积金缴存、提取、贷款等各项业务由管理中心审核后,相关业务委托管委会指定的商业银行办理,管理中心支付相应手续费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各地管理中心共支付受委托银行业务手续费77.78亿元。这一政策规定,导致在业务费大额支出的情况下,还需缴存职工多头申请办理,不方便群众。特别是办理组合住房贷款时,管理中心与各银行之间出现政策不同,就容易出现两难情况。其次,目前住房公积金“互认互贷”、“网上转移”等政策落地难情况的出现,也迫切需要提高住房公积金为民服务能力。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业务办理方式,舍弃委托商业银行办理相关业务中间环节,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自营业务办理,为缴存单位和职工办理住房公积金业务提供无障碍服务。

一是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建立全国统一的住房公积金业务操作系统,实行全国联网。目前有困难的话,可以按省级操作进行联网,待时机成熟后逐步实现全国联网,为全面落实住房公积金“互认互贷”、“网上转移”等政策,方便管理和办理相关业务提供技术支撑。二是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自建服务网点、自营业务办理,自主建设一支业务专业、服务专业的住房公积金管理服务队伍,不再委托商业银行办理业务,减少业务办理中间环节,减少委托业务费支出,提高办事效率。三是依托互联网技术,通过大数据支撑,大力开发和拓宽互联网+住房公积金业务办理途径,最终实现业务办理事项网上全受理服务,为缴存单位和职工提供便捷的业务办理方式。

     

 

臻致就是我 发表于  2018-12-10 08:37:58 63字 ( 0/1)

《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住房公积金实缴单位262.33万个,实缴职工13737.22万人。

浅谈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部分修改稿)

 

“安居乐业”,安居才能乐业。住房公积金,这个以改善中国居民住房条件,推动中国住房保障事业发展为目标的制度,在20年后的今天却饱受质疑,“劫贫济富”、“提取不方便”、“资金闲置贬值”、“是屌丝为高富帅凑的份子钱”等种种问题的言论甚嚣尘上2014年2月,广州政协委员曹志伟在广州两会上炮轰住房公积金沉睡,高结余导致高贬值、住房公积金成“劫贫济富”工具等6宗罪是这些言论的代表作,大有将住房公积金制度打入“十八层地狱”的趋势。诚然,住房公积金制度经过20年来的发展,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但是,住房公积金制度在帮助国民解决住房问题中,发挥重大作用是无可置疑的。

据国家住建部、财政部、人民银行2018年5月30日公布的《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住房公积金缴存总额124845.12亿元,缴存余额51620.74亿元;提取总额73224.38亿元,占缴存总额的58.65%;累计发放个人住房贷款3082.57万笔、75602.83亿元,其中中、低收入人群贷款笔数、贷款金额分别占贷款总数、贷款金额的96.05%和95.33%个人住房贷款余额45049.78亿元,个人住房贷款率87.27%,其中10个省份已超90%以上,三个省份已超100%,特别是天津市的住房公积金贷款率已达到111.33%。

据不完全统计测算,建立住房公积金制度后,已累计支付职工住房公积金73224.38亿元,已累计发放职工住房公积金贷款75602.83亿元,两者相加职工已累计使用住房公积金148827多亿元;职工单位已累计补贴缴存住房公积金62422.56亿元,累计相应减少职工还贷利息支出11500多亿元,两者相加相应增加职工住房公积金收入73922多亿元。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是高效运转的,特别是2014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放宽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和简化办事规程、提升办事效率等便民措施后,住房公积金提取、贷款金额逐年放大,更是有力的帮助中、低收入人群解决了住房问题,也有力的回应了住房公积金沉睡,高结余导致高贬值”等言论。

当然,住房公积金制度作为我国实物分配到货币分配住房保障制度改革的一项重要制度安排,发展至今,其设计和实施已不适应当前新形势的发展要求,迫切需要改革。但是,住房公积金制度公益性强、资金量大、来源稳定,在新的形势下仍然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不可取代的重要性。同时,上世纪八十年代起,通过市场化解决住房问题的住房保障制度,在大力改善国民居住条件的同时,也导致了现今国民“买不起房”、“房奴”现象,证明住房保障制度改革存在缺项和短板,也迫切需要改革。那么,怎样改革住房公积金制度,使其在现今的建设“低端有保障、中端有选择、高端有市场”的住房保障体系改革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网上网下有许多言论。在此,我也谈谈自己的浅见:

一、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管理体制问题

根据国务院《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规定,住房城乡建设部会同财政部、人民银行负责拟定住房公积金政策,并监督执行。直辖市和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以及其他设区的市(地、州、盟)设立住房公积金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管委会),作为住房公积金管理决策机构,负责在《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框架内审议住房公积金决策事项,制定和调整住房公积金具体管理措施并监督实施。直辖市和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以及其他设区的市(地、州、盟)设立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以下简称管理中心),负责住房公积金的管理运作。

从以上制度安排我们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真正的决策机构管委会管理运作的是管理中心。而作为决策机构的管委会一年一般召开一次年会,不是一个常设机构,不参与具体的管理运作。而负责管理运作的管理中心作为直属当地市政府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事业单位,其工作人员一般都是行政管理人员、财务人员,鲜有金融管理专业人才,因为没有设立专业的金融风险分析机构,对管理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的研判存在先天性的滞后性,难以有效应对复杂多变的快节奏现代形势,而且每项政策的制定还需要召开管委会通过,所以经常出现好不容易决策出一个政策规定,又因新情况、新问题的出现取消或更改政策,朝令夕改。同时,由于各管理中心独立运作的管理体制属性,导致各地政策五花八门,有的激进、有的保守,有的地方出现的政策更有着严重的地方保护和政府利益色彩,让人烦扰和困惑。就拿最近出台的住房公积金全国“互认互贷”政策,在大部分地方尚未真正实施就是一个典型范例。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管理体制,改变“八仙过海”、“九龙治水”现象,形成全国一盘棋。

一是要本着政策连续性、前瞻性原则,直面当前政府在住房保障方面存在的问题,将住房保障作为一项重要民生事项,按照“住有所居”工作目标,将住建部的住房公积金监管和住房保障职能整合,组建住房保障局,归住建部管理,具体负责住房基本保障和监管住房公积金缴存、使用等工作。二是在现有《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和国家住房保障政策的基础上,起草制定《住房保障法》,明确住房公积金在解决住房问题中的法律地位,明确其缴存、使用政策;设立中央住房保障银行,明确直属国务院,并允许其整合各管理中心设立分支机构,在政策范围内管理运作住房公积金,其业务受住建部、人民银行、财政部、银监会指导和监管。三是提供相应的政策支持,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运用住房公积金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的职能。同时将建成后的政策性保障住房交付给住房保障局管理使用,明确政策性保障住房所有权归中央住房保障银行所有,住房保障局只有使用权,并支付相应的使用费。  

二、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政策公平问题

当前社会议论最多的就是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政策,认为“只存不贷”人员面临货币贬值情况,特别是低收入人员买不起房,就没有产生住房消费,也就不符合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成为彻底的“只存不用”。而高收入人员买得起房,有钱任性,今天卖了明天买,买了可提又可贷,贷了以后又可还贷提,享受了自己部分的住房公积金,又可以享受公共的低息贷款政策,成为“只用不存户”,使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政策成为“劫贫济富”的工具。同时,根据有关规定,住房公积金在运转中产生的增值收益,除提取贷款风险准备金和业务管理费用后,其结余资金为城市廉租住房补充资金。根据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全国已累计提取城市公共租赁住房(廉租住房)建设补充资金2904.59亿元。这一政策规定,无疑又为侵犯“只存不用”公共利益提供了很好的佐证。

从以上情况我们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和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是当前人们普遍认为“劫贫济富”、“是屌丝为高富帅凑的份子钱”等住房公积金制度不公正的主要表现形式。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管理机制,取消“低存”和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制定住房公积金“高存低贷”、限制“多次贷”政策,建立相对公平公正的运转模式,提高住房公积金制度惠民度。

一是要在《住房保障法》中,继续明确保持住房公积金制度强制性、互助性、福利性、长期性等基本属性的基础上,取消“低存”政策和缴存余额按银行一年期定期利息结算的规定,建立“高存”政策,明确缴存余额分缴存年限按照同期银行利息进行结算,增加缴存者缴存余额利息收益。二是取消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制订“只存不用增值收益年终分红政策,在足额提取贷款风险准备金和管理费用后,将多余的增值收益按照“只存不用”的缴存余额进行年度分红,确保住房公积金缴存余额保值增值。三是住房保障局要根据实际情况为“只存不用”的中、低收入人员分类提供廉租住房或长租住房;在征得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同意的情况下,处置一定数量的政策性保障住房,为住房公积金缴存人员提供共同产权住房,保障中、低收入人员有房住。四是根据市场化住房保障制度安排,维持住房公积金“低贷”政策不变,制订合理的“存贷挂勾”、限制“多次贷”政策,为有住房市场化消费需求的缴存人员,提供低利息住房公积金贷款,解决刚性要求,抑制房价过快增长。

三、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资金来源问题

目前,住房公积金资金来源只有职工缴存的住房公积金。单一的来源、区域性的使用政策,房价的上涨、房地产的热销,加上2014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放宽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后,提取金额占缴存金额比例逐年增加,而贷款需求却只增不减,导致了当前住房公积金入不敷出(据近三年全国住房公积金年度报告》显示2015年当年住房公积金归集余额为-7520.64亿元、2016年为-7765.71亿元、2017年为-3537.91亿元),贷款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资金长期处于高位运转,存在潜在风险。同时,为应对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各地纷纷出台政策降低贷款额度、向银行借钱、办理贴息公转商贷款、动用贷款风险准备金发放贷款等措施,但是难以改变住房公积金贷款发放轮候时间长现象,导致房地产开发公司采取各种形式变相拒绝住房公积金贷款买房的情况时有发生,基于互助性属性的住房公积金制度受到严重挑战。其次,各地为了解决资金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问题所进行的融资活动,又相应增加了一笔开支。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公转商贴息、融资成本等其他支出72.80亿元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资金管理模式,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完整的金融功能,拓宽融资渠道,减轻住房公积金融资成本,保障资金的充足率。

一是继续保持住房公积金强制缴存制度,由住房保障局负责监管,按照“控高保低”的规定要求,将住房公积金纳入国家收费系统统一征收后,计入职工在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开设的住房公积金账户,保证用人单位和职工足额缴存。二是打破住房公积金资金地区性独立运作的内源性管理模式,建立全国统筹运行管理模式,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统一调配使用住房公积金,充分利用内部资源,解决区域性住房公积金资金使用不平衡问题。三是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完整的金融功能,打破住房公积金资金内源性单一筹措模式,通过各种金融工具进行融资,建立外源性资金筹措模式,包括向其它机构拆借资金、发行住房抵押债券等,减轻融资成本。四是基于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的需求,要在《住房保障法》中,明确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在供地和政府资金定向低利率存放在中央住房保障银行等政策性支持,包括法定征收的廉租住房资金、住房维修资金、财政积余资金等。五是大力宣传住房公积金“高存低贷”政策,吸引个体工商户、自由职业者办理个人自愿缴存住房公积金业务,为他们提供住房保障的同时,又为社会闲散资金提供保值增值的投资途径,也为筹措住房公积金资金增加一个新渠道。

四、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便民服务问题

    住房公积金制度是一项重大民生制度安排,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也是与广大群众密切关联的国家民生服务事项,年业务量成逐年上升趋势。《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住房公积金实缴单位262.33万个,实缴职工13737.22万人2017年办理单位新开户37.69万个职工新开户1828.28万人;办理提取4689.49万人;发放个人住房贷款254.76万笔。同时,按照现有政策规定,住房公积金缴存、提取、贷款等各项业务由管理中心审核后,相关业务委托管委会指定的商业银行办理,管理中心支付相应手续费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各地管理中心共支付受委托银行业务手续费77.78亿元。这一政策规定,导致在业务费大额支出的情况下,还需缴存职工多头申请办理,不方便群众。特别是办理组合住房贷款时,管理中心与各银行之间出现政策不同,就容易出现两难情况。其次,目前住房公积金“互认互贷”、“网上转移”等政策落地难情况的出现,也迫切需要提高住房公积金为民服务能力。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业务办理方式,舍弃委托商业银行办理相关业务中间环节,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自营业务办理,为缴存单位和职工办理住房公积金业务提供无障碍服务。

一是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建立全国统一的住房公积金业务操作系统,实行全国联网。目前有困难的话,可以按省级操作进行联网,待时机成熟后逐步实现全国联网,为全面落实住房公积金“互认互贷”、“网上转移”等政策,方便管理和办理相关业务提供技术支撑。二是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自建服务网点、自营业务办理,自主建设一支业务专业、服务专业的住房公积金管理服务队伍,不再委托商业银行办理业务,减少业务办理中间环节,减少委托业务费支出,提高办事效率。三是依托互联网技术,通过大数据支撑,大力开发和拓宽互联网+住房公积金业务办理途径,最终实现业务办理事项网上全受理服务,为缴存单位和职工提供便捷的业务办理方式。

     

 

理失于朝求诸野 发表于  2018-12-07 16:21:25 49字 ( 0/204)

对很多没有住房公积金福利的人而言,住房公积金制度显然是一种财政不公平分配制度、腐败制度、剥削制度。

浅谈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部分修改稿)

 

“安居乐业”,安居才能乐业。住房公积金,这个以改善中国居民住房条件,推动中国住房保障事业发展为目标的制度,在20年后的今天却饱受质疑,“劫贫济富”、“提取不方便”、“资金闲置贬值”、“是屌丝为高富帅凑的份子钱”等种种问题的言论甚嚣尘上2014年2月,广州政协委员曹志伟在广州两会上炮轰住房公积金沉睡,高结余导致高贬值、住房公积金成“劫贫济富”工具等6宗罪是这些言论的代表作,大有将住房公积金制度打入“十八层地狱”的趋势。诚然,住房公积金制度经过20年来的发展,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但是,住房公积金制度在帮助国民解决住房问题中,发挥重大作用是无可置疑的。

据国家住建部、财政部、人民银行2018年5月30日公布的《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住房公积金缴存总额124845.12亿元,缴存余额51620.74亿元;提取总额73224.38亿元,占缴存总额的58.65%;累计发放个人住房贷款3082.57万笔、75602.83亿元,其中中、低收入人群贷款笔数、贷款金额分别占贷款总数、贷款金额的96.05%和95.33%个人住房贷款余额45049.78亿元,个人住房贷款率87.27%,其中10个省份已超90%以上,三个省份已超100%,特别是天津市的住房公积金贷款率已达到111.33%。

据不完全统计测算,建立住房公积金制度后,已累计支付职工住房公积金73224.38亿元,已累计发放职工住房公积金贷款75602.83亿元,两者相加职工已累计使用住房公积金148827多亿元;职工单位已累计补贴缴存住房公积金62422.56亿元,累计相应减少职工还贷利息支出11500多亿元,两者相加相应增加职工住房公积金收入73922多亿元。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是高效运转的,特别是2014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放宽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和简化办事规程、提升办事效率等便民措施后,住房公积金提取、贷款金额逐年放大,更是有力的帮助中、低收入人群解决了住房问题,也有力的回应了住房公积金沉睡,高结余导致高贬值”等言论。

当然,住房公积金制度作为我国实物分配到货币分配住房保障制度改革的一项重要制度安排,发展至今,其设计和实施已不适应当前新形势的发展要求,迫切需要改革。但是,住房公积金制度公益性强、资金量大、来源稳定,在新的形势下仍然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不可取代的重要性。同时,上世纪八十年代起,通过市场化解决住房问题的住房保障制度,在大力改善国民居住条件的同时,也导致了现今国民“买不起房”、“房奴”现象,证明住房保障制度改革存在缺项和短板,也迫切需要改革。那么,怎样改革住房公积金制度,使其在现今的建设“低端有保障、中端有选择、高端有市场”的住房保障体系改革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网上网下有许多言论。在此,我也谈谈自己的浅见:

一、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管理体制问题

根据国务院《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规定,住房城乡建设部会同财政部、人民银行负责拟定住房公积金政策,并监督执行。直辖市和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以及其他设区的市(地、州、盟)设立住房公积金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管委会),作为住房公积金管理决策机构,负责在《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框架内审议住房公积金决策事项,制定和调整住房公积金具体管理措施并监督实施。直辖市和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以及其他设区的市(地、州、盟)设立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以下简称管理中心),负责住房公积金的管理运作。

从以上制度安排我们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真正的决策机构管委会管理运作的是管理中心。而作为决策机构的管委会一年一般召开一次年会,不是一个常设机构,不参与具体的管理运作。而负责管理运作的管理中心作为直属当地市政府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事业单位,其工作人员一般都是行政管理人员、财务人员,鲜有金融管理专业人才,因为没有设立专业的金融风险分析机构,对管理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的研判存在先天性的滞后性,难以有效应对复杂多变的快节奏现代形势,而且每项政策的制定还需要召开管委会通过,所以经常出现好不容易决策出一个政策规定,又因新情况、新问题的出现取消或更改政策,朝令夕改。同时,由于各管理中心独立运作的管理体制属性,导致各地政策五花八门,有的激进、有的保守,有的地方出现的政策更有着严重的地方保护和政府利益色彩,让人烦扰和困惑。就拿最近出台的住房公积金全国“互认互贷”政策,在大部分地方尚未真正实施就是一个典型范例。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管理体制,改变“八仙过海”、“九龙治水”现象,形成全国一盘棋。

一是要本着政策连续性、前瞻性原则,直面当前政府在住房保障方面存在的问题,将住房保障作为一项重要民生事项,按照“住有所居”工作目标,将住建部的住房公积金监管和住房保障职能整合,组建住房保障局,归住建部管理,具体负责住房基本保障和监管住房公积金缴存、使用等工作。二是在现有《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和国家住房保障政策的基础上,起草制定《住房保障法》,明确住房公积金在解决住房问题中的法律地位,明确其缴存、使用政策;设立中央住房保障银行,明确直属国务院,并允许其整合各管理中心设立分支机构,在政策范围内管理运作住房公积金,其业务受住建部、人民银行、财政部、银监会指导和监管。三是提供相应的政策支持,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运用住房公积金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的职能。同时将建成后的政策性保障住房交付给住房保障局管理使用,明确政策性保障住房所有权归中央住房保障银行所有,住房保障局只有使用权,并支付相应的使用费。  

二、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政策公平问题

当前社会议论最多的就是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政策,认为“只存不贷”人员面临货币贬值情况,特别是低收入人员买不起房,就没有产生住房消费,也就不符合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成为彻底的“只存不用”。而高收入人员买得起房,有钱任性,今天卖了明天买,买了可提又可贷,贷了以后又可还贷提,享受了自己部分的住房公积金,又可以享受公共的低息贷款政策,成为“只用不存户”,使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政策成为“劫贫济富”的工具。同时,根据有关规定,住房公积金在运转中产生的增值收益,除提取贷款风险准备金和业务管理费用后,其结余资金为城市廉租住房补充资金。根据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全国已累计提取城市公共租赁住房(廉租住房)建设补充资金2904.59亿元。这一政策规定,无疑又为侵犯“只存不用”公共利益提供了很好的佐证。

从以上情况我们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和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是当前人们普遍认为“劫贫济富”、“是屌丝为高富帅凑的份子钱”等住房公积金制度不公正的主要表现形式。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管理机制,取消“低存”和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制定住房公积金“高存低贷”、限制“多次贷”政策,建立相对公平公正的运转模式,提高住房公积金制度惠民度。

一是要在《住房保障法》中,继续明确保持住房公积金制度强制性、互助性、福利性、长期性等基本属性的基础上,取消“低存”政策和缴存余额按银行一年期定期利息结算的规定,建立“高存”政策,明确缴存余额分缴存年限按照同期银行利息进行结算,增加缴存者缴存余额利息收益。二是取消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制订“只存不用增值收益年终分红政策,在足额提取贷款风险准备金和管理费用后,将多余的增值收益按照“只存不用”的缴存余额进行年度分红,确保住房公积金缴存余额保值增值。三是住房保障局要根据实际情况为“只存不用”的中、低收入人员分类提供廉租住房或长租住房;在征得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同意的情况下,处置一定数量的政策性保障住房,为住房公积金缴存人员提供共同产权住房,保障中、低收入人员有房住。四是根据市场化住房保障制度安排,维持住房公积金“低贷”政策不变,制订合理的“存贷挂勾”、限制“多次贷”政策,为有住房市场化消费需求的缴存人员,提供低利息住房公积金贷款,解决刚性要求,抑制房价过快增长。

三、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资金来源问题

目前,住房公积金资金来源只有职工缴存的住房公积金。单一的来源、区域性的使用政策,房价的上涨、房地产的热销,加上2014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放宽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后,提取金额占缴存金额比例逐年增加,而贷款需求却只增不减,导致了当前住房公积金入不敷出(据近三年全国住房公积金年度报告》显示2015年当年住房公积金归集余额为-7520.64亿元、2016年为-7765.71亿元、2017年为-3537.91亿元),贷款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资金长期处于高位运转,存在潜在风险。同时,为应对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各地纷纷出台政策降低贷款额度、向银行借钱、办理贴息公转商贷款、动用贷款风险准备金发放贷款等措施,但是难以改变住房公积金贷款发放轮候时间长现象,导致房地产开发公司采取各种形式变相拒绝住房公积金贷款买房的情况时有发生,基于互助性属性的住房公积金制度受到严重挑战。其次,各地为了解决资金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问题所进行的融资活动,又相应增加了一笔开支。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公转商贴息、融资成本等其他支出72.80亿元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资金管理模式,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完整的金融功能,拓宽融资渠道,减轻住房公积金融资成本,保障资金的充足率。

一是继续保持住房公积金强制缴存制度,由住房保障局负责监管,按照“控高保低”的规定要求,将住房公积金纳入国家收费系统统一征收后,计入职工在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开设的住房公积金账户,保证用人单位和职工足额缴存。二是打破住房公积金资金地区性独立运作的内源性管理模式,建立全国统筹运行管理模式,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统一调配使用住房公积金,充分利用内部资源,解决区域性住房公积金资金使用不平衡问题。三是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完整的金融功能,打破住房公积金资金内源性单一筹措模式,通过各种金融工具进行融资,建立外源性资金筹措模式,包括向其它机构拆借资金、发行住房抵押债券等,减轻融资成本。四是基于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的需求,要在《住房保障法》中,明确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在供地和政府资金定向低利率存放在中央住房保障银行等政策性支持,包括法定征收的廉租住房资金、住房维修资金、财政积余资金等。五是大力宣传住房公积金“高存低贷”政策,吸引个体工商户、自由职业者办理个人自愿缴存住房公积金业务,为他们提供住房保障的同时,又为社会闲散资金提供保值增值的投资途径,也为筹措住房公积金资金增加一个新渠道。

四、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便民服务问题

    住房公积金制度是一项重大民生制度安排,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也是与广大群众密切关联的国家民生服务事项,年业务量成逐年上升趋势。《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住房公积金实缴单位262.33万个,实缴职工13737.22万人2017年办理单位新开户37.69万个职工新开户1828.28万人;办理提取4689.49万人;发放个人住房贷款254.76万笔。同时,按照现有政策规定,住房公积金缴存、提取、贷款等各项业务由管理中心审核后,相关业务委托管委会指定的商业银行办理,管理中心支付相应手续费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各地管理中心共支付受委托银行业务手续费77.78亿元。这一政策规定,导致在业务费大额支出的情况下,还需缴存职工多头申请办理,不方便群众。特别是办理组合住房贷款时,管理中心与各银行之间出现政策不同,就容易出现两难情况。其次,目前住房公积金“互认互贷”、“网上转移”等政策落地难情况的出现,也迫切需要提高住房公积金为民服务能力。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业务办理方式,舍弃委托商业银行办理相关业务中间环节,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自营业务办理,为缴存单位和职工办理住房公积金业务提供无障碍服务。

一是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建立全国统一的住房公积金业务操作系统,实行全国联网。目前有困难的话,可以按省级操作进行联网,待时机成熟后逐步实现全国联网,为全面落实住房公积金“互认互贷”、“网上转移”等政策,方便管理和办理相关业务提供技术支撑。二是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自建服务网点、自营业务办理,自主建设一支业务专业、服务专业的住房公积金管理服务队伍,不再委托商业银行办理业务,减少业务办理中间环节,减少委托业务费支出,提高办事效率。三是依托互联网技术,通过大数据支撑,大力开发和拓宽互联网+住房公积金业务办理途径,最终实现业务办理事项网上全受理服务,为缴存单位和职工提供便捷的业务办理方式。

     

 

理失于朝求诸野 发表于  2018-12-07 16:25:24 76字 ( 0/144)

主要是公务员、事业单位和国企干部职工享受了住房公积金福利,并且很多是在已经或同时享受超级福利性的廉价公房私有化、经济适用房、集资建房基础上进一步享受的。

浅谈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部分修改稿)

 

“安居乐业”,安居才能乐业。住房公积金,这个以改善中国居民住房条件,推动中国住房保障事业发展为目标的制度,在20年后的今天却饱受质疑,“劫贫济富”、“提取不方便”、“资金闲置贬值”、“是屌丝为高富帅凑的份子钱”等种种问题的言论甚嚣尘上2014年2月,广州政协委员曹志伟在广州两会上炮轰住房公积金沉睡,高结余导致高贬值、住房公积金成“劫贫济富”工具等6宗罪是这些言论的代表作,大有将住房公积金制度打入“十八层地狱”的趋势。诚然,住房公积金制度经过20年来的发展,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但是,住房公积金制度在帮助国民解决住房问题中,发挥重大作用是无可置疑的。

据国家住建部、财政部、人民银行2018年5月30日公布的《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住房公积金缴存总额124845.12亿元,缴存余额51620.74亿元;提取总额73224.38亿元,占缴存总额的58.65%;累计发放个人住房贷款3082.57万笔、75602.83亿元,其中中、低收入人群贷款笔数、贷款金额分别占贷款总数、贷款金额的96.05%和95.33%个人住房贷款余额45049.78亿元,个人住房贷款率87.27%,其中10个省份已超90%以上,三个省份已超100%,特别是天津市的住房公积金贷款率已达到111.33%。

据不完全统计测算,建立住房公积金制度后,已累计支付职工住房公积金73224.38亿元,已累计发放职工住房公积金贷款75602.83亿元,两者相加职工已累计使用住房公积金148827多亿元;职工单位已累计补贴缴存住房公积金62422.56亿元,累计相应减少职工还贷利息支出11500多亿元,两者相加相应增加职工住房公积金收入73922多亿元。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是高效运转的,特别是2014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放宽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和简化办事规程、提升办事效率等便民措施后,住房公积金提取、贷款金额逐年放大,更是有力的帮助中、低收入人群解决了住房问题,也有力的回应了住房公积金沉睡,高结余导致高贬值”等言论。

当然,住房公积金制度作为我国实物分配到货币分配住房保障制度改革的一项重要制度安排,发展至今,其设计和实施已不适应当前新形势的发展要求,迫切需要改革。但是,住房公积金制度公益性强、资金量大、来源稳定,在新的形势下仍然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不可取代的重要性。同时,上世纪八十年代起,通过市场化解决住房问题的住房保障制度,在大力改善国民居住条件的同时,也导致了现今国民“买不起房”、“房奴”现象,证明住房保障制度改革存在缺项和短板,也迫切需要改革。那么,怎样改革住房公积金制度,使其在现今的建设“低端有保障、中端有选择、高端有市场”的住房保障体系改革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网上网下有许多言论。在此,我也谈谈自己的浅见:

一、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管理体制问题

根据国务院《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规定,住房城乡建设部会同财政部、人民银行负责拟定住房公积金政策,并监督执行。直辖市和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以及其他设区的市(地、州、盟)设立住房公积金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管委会),作为住房公积金管理决策机构,负责在《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框架内审议住房公积金决策事项,制定和调整住房公积金具体管理措施并监督实施。直辖市和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以及其他设区的市(地、州、盟)设立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以下简称管理中心),负责住房公积金的管理运作。

从以上制度安排我们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真正的决策机构管委会管理运作的是管理中心。而作为决策机构的管委会一年一般召开一次年会,不是一个常设机构,不参与具体的管理运作。而负责管理运作的管理中心作为直属当地市政府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事业单位,其工作人员一般都是行政管理人员、财务人员,鲜有金融管理专业人才,因为没有设立专业的金融风险分析机构,对管理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的研判存在先天性的滞后性,难以有效应对复杂多变的快节奏现代形势,而且每项政策的制定还需要召开管委会通过,所以经常出现好不容易决策出一个政策规定,又因新情况、新问题的出现取消或更改政策,朝令夕改。同时,由于各管理中心独立运作的管理体制属性,导致各地政策五花八门,有的激进、有的保守,有的地方出现的政策更有着严重的地方保护和政府利益色彩,让人烦扰和困惑。就拿最近出台的住房公积金全国“互认互贷”政策,在大部分地方尚未真正实施就是一个典型范例。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管理体制,改变“八仙过海”、“九龙治水”现象,形成全国一盘棋。

一是要本着政策连续性、前瞻性原则,直面当前政府在住房保障方面存在的问题,将住房保障作为一项重要民生事项,按照“住有所居”工作目标,将住建部的住房公积金监管和住房保障职能整合,组建住房保障局,归住建部管理,具体负责住房基本保障和监管住房公积金缴存、使用等工作。二是在现有《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和国家住房保障政策的基础上,起草制定《住房保障法》,明确住房公积金在解决住房问题中的法律地位,明确其缴存、使用政策;设立中央住房保障银行,明确直属国务院,并允许其整合各管理中心设立分支机构,在政策范围内管理运作住房公积金,其业务受住建部、人民银行、财政部、银监会指导和监管。三是提供相应的政策支持,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运用住房公积金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的职能。同时将建成后的政策性保障住房交付给住房保障局管理使用,明确政策性保障住房所有权归中央住房保障银行所有,住房保障局只有使用权,并支付相应的使用费。  

二、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政策公平问题

当前社会议论最多的就是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政策,认为“只存不贷”人员面临货币贬值情况,特别是低收入人员买不起房,就没有产生住房消费,也就不符合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成为彻底的“只存不用”。而高收入人员买得起房,有钱任性,今天卖了明天买,买了可提又可贷,贷了以后又可还贷提,享受了自己部分的住房公积金,又可以享受公共的低息贷款政策,成为“只用不存户”,使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政策成为“劫贫济富”的工具。同时,根据有关规定,住房公积金在运转中产生的增值收益,除提取贷款风险准备金和业务管理费用后,其结余资金为城市廉租住房补充资金。根据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全国已累计提取城市公共租赁住房(廉租住房)建设补充资金2904.59亿元。这一政策规定,无疑又为侵犯“只存不用”公共利益提供了很好的佐证。

从以上情况我们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和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是当前人们普遍认为“劫贫济富”、“是屌丝为高富帅凑的份子钱”等住房公积金制度不公正的主要表现形式。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管理机制,取消“低存”和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制定住房公积金“高存低贷”、限制“多次贷”政策,建立相对公平公正的运转模式,提高住房公积金制度惠民度。

一是要在《住房保障法》中,继续明确保持住房公积金制度强制性、互助性、福利性、长期性等基本属性的基础上,取消“低存”政策和缴存余额按银行一年期定期利息结算的规定,建立“高存”政策,明确缴存余额分缴存年限按照同期银行利息进行结算,增加缴存者缴存余额利息收益。二是取消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制订“只存不用增值收益年终分红政策,在足额提取贷款风险准备金和管理费用后,将多余的增值收益按照“只存不用”的缴存余额进行年度分红,确保住房公积金缴存余额保值增值。三是住房保障局要根据实际情况为“只存不用”的中、低收入人员分类提供廉租住房或长租住房;在征得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同意的情况下,处置一定数量的政策性保障住房,为住房公积金缴存人员提供共同产权住房,保障中、低收入人员有房住。四是根据市场化住房保障制度安排,维持住房公积金“低贷”政策不变,制订合理的“存贷挂勾”、限制“多次贷”政策,为有住房市场化消费需求的缴存人员,提供低利息住房公积金贷款,解决刚性要求,抑制房价过快增长。

三、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资金来源问题

目前,住房公积金资金来源只有职工缴存的住房公积金。单一的来源、区域性的使用政策,房价的上涨、房地产的热销,加上2014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放宽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后,提取金额占缴存金额比例逐年增加,而贷款需求却只增不减,导致了当前住房公积金入不敷出(据近三年全国住房公积金年度报告》显示2015年当年住房公积金归集余额为-7520.64亿元、2016年为-7765.71亿元、2017年为-3537.91亿元),贷款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资金长期处于高位运转,存在潜在风险。同时,为应对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各地纷纷出台政策降低贷款额度、向银行借钱、办理贴息公转商贷款、动用贷款风险准备金发放贷款等措施,但是难以改变住房公积金贷款发放轮候时间长现象,导致房地产开发公司采取各种形式变相拒绝住房公积金贷款买房的情况时有发生,基于互助性属性的住房公积金制度受到严重挑战。其次,各地为了解决资金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问题所进行的融资活动,又相应增加了一笔开支。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公转商贴息、融资成本等其他支出72.80亿元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资金管理模式,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完整的金融功能,拓宽融资渠道,减轻住房公积金融资成本,保障资金的充足率。

一是继续保持住房公积金强制缴存制度,由住房保障局负责监管,按照“控高保低”的规定要求,将住房公积金纳入国家收费系统统一征收后,计入职工在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开设的住房公积金账户,保证用人单位和职工足额缴存。二是打破住房公积金资金地区性独立运作的内源性管理模式,建立全国统筹运行管理模式,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统一调配使用住房公积金,充分利用内部资源,解决区域性住房公积金资金使用不平衡问题。三是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完整的金融功能,打破住房公积金资金内源性单一筹措模式,通过各种金融工具进行融资,建立外源性资金筹措模式,包括向其它机构拆借资金、发行住房抵押债券等,减轻融资成本。四是基于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的需求,要在《住房保障法》中,明确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在供地和政府资金定向低利率存放在中央住房保障银行等政策性支持,包括法定征收的廉租住房资金、住房维修资金、财政积余资金等。五是大力宣传住房公积金“高存低贷”政策,吸引个体工商户、自由职业者办理个人自愿缴存住房公积金业务,为他们提供住房保障的同时,又为社会闲散资金提供保值增值的投资途径,也为筹措住房公积金资金增加一个新渠道。

四、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便民服务问题

    住房公积金制度是一项重大民生制度安排,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也是与广大群众密切关联的国家民生服务事项,年业务量成逐年上升趋势。《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住房公积金实缴单位262.33万个,实缴职工13737.22万人2017年办理单位新开户37.69万个职工新开户1828.28万人;办理提取4689.49万人;发放个人住房贷款254.76万笔。同时,按照现有政策规定,住房公积金缴存、提取、贷款等各项业务由管理中心审核后,相关业务委托管委会指定的商业银行办理,管理中心支付相应手续费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各地管理中心共支付受委托银行业务手续费77.78亿元。这一政策规定,导致在业务费大额支出的情况下,还需缴存职工多头申请办理,不方便群众。特别是办理组合住房贷款时,管理中心与各银行之间出现政策不同,就容易出现两难情况。其次,目前住房公积金“互认互贷”、“网上转移”等政策落地难情况的出现,也迫切需要提高住房公积金为民服务能力。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业务办理方式,舍弃委托商业银行办理相关业务中间环节,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自营业务办理,为缴存单位和职工办理住房公积金业务提供无障碍服务。

一是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建立全国统一的住房公积金业务操作系统,实行全国联网。目前有困难的话,可以按省级操作进行联网,待时机成熟后逐步实现全国联网,为全面落实住房公积金“互认互贷”、“网上转移”等政策,方便管理和办理相关业务提供技术支撑。二是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自建服务网点、自营业务办理,自主建设一支业务专业、服务专业的住房公积金管理服务队伍,不再委托商业银行办理业务,减少业务办理中间环节,减少委托业务费支出,提高办事效率。三是依托互联网技术,通过大数据支撑,大力开发和拓宽互联网+住房公积金业务办理途径,最终实现业务办理事项网上全受理服务,为缴存单位和职工提供便捷的业务办理方式。

     

 

回望故乡z 发表于  2018-12-07 12:31:43 4字 ( 0/122)

百分之五

浅谈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部分修改稿)

 

“安居乐业”,安居才能乐业。住房公积金,这个以改善中国居民住房条件,推动中国住房保障事业发展为目标的制度,在20年后的今天却饱受质疑,“劫贫济富”、“提取不方便”、“资金闲置贬值”、“是屌丝为高富帅凑的份子钱”等种种问题的言论甚嚣尘上2014年2月,广州政协委员曹志伟在广州两会上炮轰住房公积金沉睡,高结余导致高贬值、住房公积金成“劫贫济富”工具等6宗罪是这些言论的代表作,大有将住房公积金制度打入“十八层地狱”的趋势。诚然,住房公积金制度经过20年来的发展,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但是,住房公积金制度在帮助国民解决住房问题中,发挥重大作用是无可置疑的。

据国家住建部、财政部、人民银行2018年5月30日公布的《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住房公积金缴存总额124845.12亿元,缴存余额51620.74亿元;提取总额73224.38亿元,占缴存总额的58.65%;累计发放个人住房贷款3082.57万笔、75602.83亿元,其中中、低收入人群贷款笔数、贷款金额分别占贷款总数、贷款金额的96.05%和95.33%个人住房贷款余额45049.78亿元,个人住房贷款率87.27%,其中10个省份已超90%以上,三个省份已超100%,特别是天津市的住房公积金贷款率已达到111.33%。

据不完全统计测算,建立住房公积金制度后,已累计支付职工住房公积金73224.38亿元,已累计发放职工住房公积金贷款75602.83亿元,两者相加职工已累计使用住房公积金148827多亿元;职工单位已累计补贴缴存住房公积金62422.56亿元,累计相应减少职工还贷利息支出11500多亿元,两者相加相应增加职工住房公积金收入73922多亿元。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是高效运转的,特别是2014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放宽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和简化办事规程、提升办事效率等便民措施后,住房公积金提取、贷款金额逐年放大,更是有力的帮助中、低收入人群解决了住房问题,也有力的回应了住房公积金沉睡,高结余导致高贬值”等言论。

当然,住房公积金制度作为我国实物分配到货币分配住房保障制度改革的一项重要制度安排,发展至今,其设计和实施已不适应当前新形势的发展要求,迫切需要改革。但是,住房公积金制度公益性强、资金量大、来源稳定,在新的形势下仍然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不可取代的重要性。同时,上世纪八十年代起,通过市场化解决住房问题的住房保障制度,在大力改善国民居住条件的同时,也导致了现今国民“买不起房”、“房奴”现象,证明住房保障制度改革存在缺项和短板,也迫切需要改革。那么,怎样改革住房公积金制度,使其在现今的建设“低端有保障、中端有选择、高端有市场”的住房保障体系改革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网上网下有许多言论。在此,我也谈谈自己的浅见:

一、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管理体制问题

根据国务院《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规定,住房城乡建设部会同财政部、人民银行负责拟定住房公积金政策,并监督执行。直辖市和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以及其他设区的市(地、州、盟)设立住房公积金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管委会),作为住房公积金管理决策机构,负责在《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框架内审议住房公积金决策事项,制定和调整住房公积金具体管理措施并监督实施。直辖市和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以及其他设区的市(地、州、盟)设立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以下简称管理中心),负责住房公积金的管理运作。

从以上制度安排我们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真正的决策机构管委会管理运作的是管理中心。而作为决策机构的管委会一年一般召开一次年会,不是一个常设机构,不参与具体的管理运作。而负责管理运作的管理中心作为直属当地市政府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事业单位,其工作人员一般都是行政管理人员、财务人员,鲜有金融管理专业人才,因为没有设立专业的金融风险分析机构,对管理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的研判存在先天性的滞后性,难以有效应对复杂多变的快节奏现代形势,而且每项政策的制定还需要召开管委会通过,所以经常出现好不容易决策出一个政策规定,又因新情况、新问题的出现取消或更改政策,朝令夕改。同时,由于各管理中心独立运作的管理体制属性,导致各地政策五花八门,有的激进、有的保守,有的地方出现的政策更有着严重的地方保护和政府利益色彩,让人烦扰和困惑。就拿最近出台的住房公积金全国“互认互贷”政策,在大部分地方尚未真正实施就是一个典型范例。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管理体制,改变“八仙过海”、“九龙治水”现象,形成全国一盘棋。

一是要本着政策连续性、前瞻性原则,直面当前政府在住房保障方面存在的问题,将住房保障作为一项重要民生事项,按照“住有所居”工作目标,将住建部的住房公积金监管和住房保障职能整合,组建住房保障局,归住建部管理,具体负责住房基本保障和监管住房公积金缴存、使用等工作。二是在现有《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和国家住房保障政策的基础上,起草制定《住房保障法》,明确住房公积金在解决住房问题中的法律地位,明确其缴存、使用政策;设立中央住房保障银行,明确直属国务院,并允许其整合各管理中心设立分支机构,在政策范围内管理运作住房公积金,其业务受住建部、人民银行、财政部、银监会指导和监管。三是提供相应的政策支持,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运用住房公积金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的职能。同时将建成后的政策性保障住房交付给住房保障局管理使用,明确政策性保障住房所有权归中央住房保障银行所有,住房保障局只有使用权,并支付相应的使用费。  

二、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政策公平问题

当前社会议论最多的就是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政策,认为“只存不贷”人员面临货币贬值情况,特别是低收入人员买不起房,就没有产生住房消费,也就不符合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成为彻底的“只存不用”。而高收入人员买得起房,有钱任性,今天卖了明天买,买了可提又可贷,贷了以后又可还贷提,享受了自己部分的住房公积金,又可以享受公共的低息贷款政策,成为“只用不存户”,使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政策成为“劫贫济富”的工具。同时,根据有关规定,住房公积金在运转中产生的增值收益,除提取贷款风险准备金和业务管理费用后,其结余资金为城市廉租住房补充资金。根据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全国已累计提取城市公共租赁住房(廉租住房)建设补充资金2904.59亿元。这一政策规定,无疑又为侵犯“只存不用”公共利益提供了很好的佐证。

从以上情况我们可以看出,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和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是当前人们普遍认为“劫贫济富”、“是屌丝为高富帅凑的份子钱”等住房公积金制度不公正的主要表现形式。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管理机制,取消“低存”和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制定住房公积金“高存低贷”、限制“多次贷”政策,建立相对公平公正的运转模式,提高住房公积金制度惠民度。

一是要在《住房保障法》中,继续明确保持住房公积金制度强制性、互助性、福利性、长期性等基本属性的基础上,取消“低存”政策和缴存余额按银行一年期定期利息结算的规定,建立“高存”政策,明确缴存余额分缴存年限按照同期银行利息进行结算,增加缴存者缴存余额利息收益。二是取消增值收益不归缴存者所有的政策,制订“只存不用增值收益年终分红政策,在足额提取贷款风险准备金和管理费用后,将多余的增值收益按照“只存不用”的缴存余额进行年度分红,确保住房公积金缴存余额保值增值。三是住房保障局要根据实际情况为“只存不用”的中、低收入人员分类提供廉租住房或长租住房;在征得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同意的情况下,处置一定数量的政策性保障住房,为住房公积金缴存人员提供共同产权住房,保障中、低收入人员有房住。四是根据市场化住房保障制度安排,维持住房公积金“低贷”政策不变,制订合理的“存贷挂勾”、限制“多次贷”政策,为有住房市场化消费需求的缴存人员,提供低利息住房公积金贷款,解决刚性要求,抑制房价过快增长。

三、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资金来源问题

目前,住房公积金资金来源只有职工缴存的住房公积金。单一的来源、区域性的使用政策,房价的上涨、房地产的热销,加上2014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放宽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后,提取金额占缴存金额比例逐年增加,而贷款需求却只增不减,导致了当前住房公积金入不敷出(据近三年全国住房公积金年度报告》显示2015年当年住房公积金归集余额为-7520.64亿元、2016年为-7765.71亿元、2017年为-3537.91亿元),贷款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资金长期处于高位运转,存在潜在风险。同时,为应对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各地纷纷出台政策降低贷款额度、向银行借钱、办理贴息公转商贷款、动用贷款风险准备金发放贷款等措施,但是难以改变住房公积金贷款发放轮候时间长现象,导致房地产开发公司采取各种形式变相拒绝住房公积金贷款买房的情况时有发生,基于互助性属性的住房公积金制度受到严重挑战。其次,各地为了解决资金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问题所进行的融资活动,又相应增加了一笔开支。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公转商贴息、融资成本等其他支出72.80亿元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资金管理模式,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完整的金融功能,拓宽融资渠道,减轻住房公积金融资成本,保障资金的充足率。

一是继续保持住房公积金强制缴存制度,由住房保障局负责监管,按照“控高保低”的规定要求,将住房公积金纳入国家收费系统统一征收后,计入职工在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开设的住房公积金账户,保证用人单位和职工足额缴存。二是打破住房公积金资金地区性独立运作的内源性管理模式,建立全国统筹运行管理模式,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统一调配使用住房公积金,充分利用内部资源,解决区域性住房公积金资金使用不平衡问题。三是赋予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完整的金融功能,打破住房公积金资金内源性单一筹措模式,通过各种金融工具进行融资,建立外源性资金筹措模式,包括向其它机构拆借资金、发行住房抵押债券等,减轻融资成本。四是基于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的需求,要在《住房保障法》中,明确建设政策性保障住房在供地和政府资金定向低利率存放在中央住房保障银行等政策性支持,包括法定征收的廉租住房资金、住房维修资金、财政积余资金等。五是大力宣传住房公积金“高存低贷”政策,吸引个体工商户、自由职业者办理个人自愿缴存住房公积金业务,为他们提供住房保障的同时,又为社会闲散资金提供保值增值的投资途径,也为筹措住房公积金资金增加一个新渠道。

四、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应解决便民服务问题

    住房公积金制度是一项重大民生制度安排,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也是与广大群众密切关联的国家民生服务事项,年业务量成逐年上升趋势。《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末,住房公积金实缴单位262.33万个,实缴职工13737.22万人2017年办理单位新开户37.69万个职工新开户1828.28万人;办理提取4689.49万人;发放个人住房贷款254.76万笔。同时,按照现有政策规定,住房公积金缴存、提取、贷款等各项业务由管理中心审核后,相关业务委托管委会指定的商业银行办理,管理中心支付相应手续费全国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各地管理中心共支付受委托银行业务手续费77.78亿元。这一政策规定,导致在业务费大额支出的情况下,还需缴存职工多头申请办理,不方便群众。特别是办理组合住房贷款时,管理中心与各银行之间出现政策不同,就容易出现两难情况。其次,目前住房公积金“互认互贷”、“网上转移”等政策落地难情况的出现,也迫切需要提高住房公积金为民服务能力。因此,有必要改革住房公积金业务办理方式,舍弃委托商业银行办理相关业务中间环节,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自营业务办理,为缴存单位和职工办理住房公积金业务提供无障碍服务。

一是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建立全国统一的住房公积金业务操作系统,实行全国联网。目前有困难的话,可以按省级操作进行联网,待时机成熟后逐步实现全国联网,为全面落实住房公积金“互认互贷”、“网上转移”等政策,方便管理和办理相关业务提供技术支撑。二是由中央住房保障银行自建服务网点、自营业务办理,自主建设一支业务专业、服务专业的住房公积金管理服务队伍,不再委托商业银行办理业务,减少业务办理中间环节,减少委托业务费支出,提高办事效率。三是依托互联网技术,通过大数据支撑,大力开发和拓宽互联网+住房公积金业务办理途径,最终实现业务办理事项网上全受理服务,为缴存单位和职工提供便捷的业务办理方式。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