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新最终幻想X 发表于  2018-12-06 10:41:29 2423字 ( 3/1061)

为什么有人能对本来就显得不确定的事情,能有基本准确的预言。

量子力学一个主要的概念,就是波函数,之所以会有这个概念,是因为基本粒子有波动性,波动性就是不确定性,因为基本粒子有波动性,这就使得它实际上的(即现实上的或现象上的)运动位置,和运动轨道是不确定的,是会变来变去的,其实际上的力学量,比如动量,能量,甚至质量,也是不确定的。

如果量子力学是对基本粒子的动力学的镜相反映,那量子力学就不是规律性的理论。。因为规律是有必然性的的,必然性也就是确定性,偶然性才不确定。

实际上的量子力学是能算出基本粒子的本征性的力学量,比如本征能量。基本粒子实际上的力学量是不确定的,但本征上的力学量是确定的。本征是什么意思,就是本质的意思,基本粒子实际上的存在与运动是现象性的,但现象与本质是不可分割的,显得变来变去,很不确定的,有波动性的现象是隐含着确定性的,粒子性的本质的。

量子力学所含有的数学智慧,是属于本质性的定量智慧,它能透过基本粒子的波动性的现象,看到其隐含的粒子性的本质。

最关健是,量子力学粒子性的测量手段,也是有本质性的,这个实际上的测量操作能使波动性的粒子发生质进,从而在实际上显出粒子性的本质。于是量子力学的理论,就可以为量子力学的测量所证明。

对物理学理论的定性解释,应当落实到人事间的道理上来,这样才能为大家理解。




人类的逻辑智慧,不是整体性的、本质性的理性智慧,遇上本质性的,整体性的大事情,就认识不了。认识不到大事的规律,当然就无法按确定性的规律去做大事,所以人世间的大事,由不同的人去做,其做事的轨道是不同的。就是由一个人去做,他这个时间会这样做,那个时间则会那样做,变来变去,显得不确定。

基本粒子在实际上,在现象上,为什么会主要显示波动性呢,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基本粒子的微观质量,胜任不了宏观性的运动。就如人的逻辑智慧这个具体的或微观的理性智慧,胜任不了整体性的大事一样。

本质与规律同在,你没有整体上的本质,那就没有整体上的规律。整体性的运动,就必定是不确定的,是波动的,是得用几率幅来表示的。
在大家看来,人世间的大事,是没有确定规律的,是无法确定地算命的。然而,有人还就能给人世间的整体性的大事,基本确定地算命。


其能算命的机理,与量子力学给微观粒子的“算命”机理是一样的。


这个机理就是,现象事物的上层本质者,是可以透过事物的不确定的现象,而看出其确定的本质。如果你有辩证大智慧这个本质性的理性智慧,而且懂本质系统的演进规律,那是可以给中国现在的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进行有时间确定性的预言。

但这个预言,要象量子力学的预言那样正确。还得有一个条件,这就是中国的特色社会主义必须接受与辩证大智慧同在的人文真理的“测量”

如果量子力学不用宏观手段去测基本粒子,那实际上的基本粒子的力学量,肯定不会与量子力学理论算出来的力学量一样。量子力学的测量操作,就使得现象性的基本粒子升级成了本质性的基本粒子,从而合上量子力学理论的预言。量子力学的预言是本质性的预言,它只适合本质性的粒子。
同样,现象性的人(或现象性的人民的代表者),必须在人文真理的测量或引导下,升级成本质性的人,其做的整体性的大事,才会合上与人文真理同在的辩证大智慧的预言。

以上的意思,就是现象性的人或物,必须听本质性的人或物的”话“,按本质性的话,去运动或实践,这样的运动或实践就会合上本质性人或物的预言。

这个道理,大家显然能理解。大家会说,这样的预言的有什么意思呢?


问题是,你们不按本质性的预言去做,而是在现象水平上一直发展下去。或者原地不动。那到了本质性预言的时间,就不会发生质进,而是会发生质崩。


怎么会发生质崩呢?

如果你在现象层面上(比如人类的现象性的理性智慧----逻辑智慧的层面)一直进行现象性的(即体现逻辑智慧的)发展,那这种发展就是量的发展,量变到了度,就会面临质变。如果你不按本质性的预言做,那质变就会是质崩。

另外一种情况是,我原地不动,不进行量的发展,自然就不存在什么量变到度的问题,然而,环境是在变的,”天行健“,人不变,停滞不前,那时间到了,你会不适应有质的进步的环境,而会发生逃汰性的质崩。


中国八十年代,九十年,很时兴特异功能,有些特异功能者,居然可以给别人测算明显是不确定的行为。这其中的道理何在呢?我们认为这个特异功能者背后有灵性的力量,这个灵性的力量先去启示被测算的人,这个被测算的人,得到了启发,就会灵机一动,而按照灵感启示进行行动。与此同时,灵性的力量则又会启示特异功能者,从而使特异功能者知晓其中的灵机,从而可以预言被测算的人的行为。


能预言人类发展这样的大事的特异功能者,那就不是江湖术士,而是有深刻思想的高人。他得到灵性力量的启示,对人类社会的发展,比如国家的发展进行预言,这个预言就必须要有理论性。从而与江湖术士显得不同。

有深刻思想的高人,如果又是社会的有权力的领导者,那问题就好办了,社会的发展必定会按照其理论来进行。然而,一个人要想成为思想深刻的高人,那就应当一心一意去悟道。如果又去搞政治权力,那就一心二用了。所以一般来讲,国家发展的有灵性的决策者,不能同时又是国家的有权力的政治领导者。

为了能使国家的发展,合上有灵性的预言,那有灵性的决策者必须与有权力的政治领导者相结合。每当中国遇上了政治性的大事时,比如遇上了改朝换代的大事,一般就会有张良,刘伯温这样的灵性决策者,和刘邦与朱元章这样的政治权力者的相结合。这样的结合,才能合上中国特色的规律。

yiliasa 发表于  2018-12-06 14:14:18 44字 ( 0/125)

任何事都有可行不可行的区别,只要够这个物理、事理智慧,就知可行不可行的因果律的发展结果。

量子力学一个主要的概念,就是波函数,之所以会有这个概念,是因为基本粒子有波动性,波动性就是不确定性,因为基本粒子有波动性,这就使得它实际上的(即现实上的或现象上的)运动位置,和运动轨道是不确定的,是会变来变去的,其实际上的力学量,比如动量,能量,甚至质量,也是不确定的。

如果量子力学是对基本粒子的动力学的镜相反映,那量子力学就不是规律性的理论。。因为规律是有必然性的的,必然性也就是确定性,偶然性才不确定。

实际上的量子力学是能算出基本粒子的本征性的力学量,比如本征能量。基本粒子实际上的力学量是不确定的,但本征上的力学量是确定的。本征是什么意思,就是本质的意思,基本粒子实际上的存在与运动是现象性的,但现象与本质是不可分割的,显得变来变去,很不确定的,有波动性的现象是隐含着确定性的,粒子性的本质的。

量子力学所含有的数学智慧,是属于本质性的定量智慧,它能透过基本粒子的波动性的现象,看到其隐含的粒子性的本质。

最关健是,量子力学粒子性的测量手段,也是有本质性的,这个实际上的测量操作能使波动性的粒子发生质进,从而在实际上显出粒子性的本质。于是量子力学的理论,就可以为量子力学的测量所证明。

对物理学理论的定性解释,应当落实到人事间的道理上来,这样才能为大家理解。




人类的逻辑智慧,不是整体性的、本质性的理性智慧,遇上本质性的,整体性的大事情,就认识不了。认识不到大事的规律,当然就无法按确定性的规律去做大事,所以人世间的大事,由不同的人去做,其做事的轨道是不同的。就是由一个人去做,他这个时间会这样做,那个时间则会那样做,变来变去,显得不确定。

基本粒子在实际上,在现象上,为什么会主要显示波动性呢,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基本粒子的微观质量,胜任不了宏观性的运动。就如人的逻辑智慧这个具体的或微观的理性智慧,胜任不了整体性的大事一样。

本质与规律同在,你没有整体上的本质,那就没有整体上的规律。整体性的运动,就必定是不确定的,是波动的,是得用几率幅来表示的。
在大家看来,人世间的大事,是没有确定规律的,是无法确定地算命的。然而,有人还就能给人世间的整体性的大事,基本确定地算命。


其能算命的机理,与量子力学给微观粒子的“算命”机理是一样的。


这个机理就是,现象事物的上层本质者,是可以透过事物的不确定的现象,而看出其确定的本质。如果你有辩证大智慧这个本质性的理性智慧,而且懂本质系统的演进规律,那是可以给中国现在的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进行有时间确定性的预言。

但这个预言,要象量子力学的预言那样正确。还得有一个条件,这就是中国的特色社会主义必须接受与辩证大智慧同在的人文真理的“测量”

如果量子力学不用宏观手段去测基本粒子,那实际上的基本粒子的力学量,肯定不会与量子力学理论算出来的力学量一样。量子力学的测量操作,就使得现象性的基本粒子升级成了本质性的基本粒子,从而合上量子力学理论的预言。量子力学的预言是本质性的预言,它只适合本质性的粒子。
同样,现象性的人(或现象性的人民的代表者),必须在人文真理的测量或引导下,升级成本质性的人,其做的整体性的大事,才会合上与人文真理同在的辩证大智慧的预言。

以上的意思,就是现象性的人或物,必须听本质性的人或物的”话“,按本质性的话,去运动或实践,这样的运动或实践就会合上本质性人或物的预言。

这个道理,大家显然能理解。大家会说,这样的预言的有什么意思呢?


问题是,你们不按本质性的预言去做,而是在现象水平上一直发展下去。或者原地不动。那到了本质性预言的时间,就不会发生质进,而是会发生质崩。


怎么会发生质崩呢?

如果你在现象层面上(比如人类的现象性的理性智慧----逻辑智慧的层面)一直进行现象性的(即体现逻辑智慧的)发展,那这种发展就是量的发展,量变到了度,就会面临质变。如果你不按本质性的预言做,那质变就会是质崩。

另外一种情况是,我原地不动,不进行量的发展,自然就不存在什么量变到度的问题,然而,环境是在变的,”天行健“,人不变,停滞不前,那时间到了,你会不适应有质的进步的环境,而会发生逃汰性的质崩。


中国八十年代,九十年,很时兴特异功能,有些特异功能者,居然可以给别人测算明显是不确定的行为。这其中的道理何在呢?我们认为这个特异功能者背后有灵性的力量,这个灵性的力量先去启示被测算的人,这个被测算的人,得到了启发,就会灵机一动,而按照灵感启示进行行动。与此同时,灵性的力量则又会启示特异功能者,从而使特异功能者知晓其中的灵机,从而可以预言被测算的人的行为。


能预言人类发展这样的大事的特异功能者,那就不是江湖术士,而是有深刻思想的高人。他得到灵性力量的启示,对人类社会的发展,比如国家的发展进行预言,这个预言就必须要有理论性。从而与江湖术士显得不同。

有深刻思想的高人,如果又是社会的有权力的领导者,那问题就好办了,社会的发展必定会按照其理论来进行。然而,一个人要想成为思想深刻的高人,那就应当一心一意去悟道。如果又去搞政治权力,那就一心二用了。所以一般来讲,国家发展的有灵性的决策者,不能同时又是国家的有权力的政治领导者。

为了能使国家的发展,合上有灵性的预言,那有灵性的决策者必须与有权力的政治领导者相结合。每当中国遇上了政治性的大事时,比如遇上了改朝换代的大事,一般就会有张良,刘伯温这样的灵性决策者,和刘邦与朱元章这样的政治权力者的相结合。这样的结合,才能合上中国特色的规律。

弯阅 发表于  2018-12-06 11:23:46 128字 ( 0/136)

有时候我的想法有些乱.辟如;阴阳鱼里面'阴阳'究竟是什么内容.没人说得清.只一股脑地说阴阳二字再无其它.味同嚼蜡.根本无法用来清晰地解释宇宙的形成.今天我就给出

量子力学一个主要的概念,就是波函数,之所以会有这个概念,是因为基本粒子有波动性,波动性就是不确定性,因为基本粒子有波动性,这就使得它实际上的(即现实上的或现象上的)运动位置,和运动轨道是不确定的,是会变来变去的,其实际上的力学量,比如动量,能量,甚至质量,也是不确定的。

如果量子力学是对基本粒子的动力学的镜相反映,那量子力学就不是规律性的理论。。因为规律是有必然性的的,必然性也就是确定性,偶然性才不确定。

实际上的量子力学是能算出基本粒子的本征性的力学量,比如本征能量。基本粒子实际上的力学量是不确定的,但本征上的力学量是确定的。本征是什么意思,就是本质的意思,基本粒子实际上的存在与运动是现象性的,但现象与本质是不可分割的,显得变来变去,很不确定的,有波动性的现象是隐含着确定性的,粒子性的本质的。

量子力学所含有的数学智慧,是属于本质性的定量智慧,它能透过基本粒子的波动性的现象,看到其隐含的粒子性的本质。

最关健是,量子力学粒子性的测量手段,也是有本质性的,这个实际上的测量操作能使波动性的粒子发生质进,从而在实际上显出粒子性的本质。于是量子力学的理论,就可以为量子力学的测量所证明。

对物理学理论的定性解释,应当落实到人事间的道理上来,这样才能为大家理解。




人类的逻辑智慧,不是整体性的、本质性的理性智慧,遇上本质性的,整体性的大事情,就认识不了。认识不到大事的规律,当然就无法按确定性的规律去做大事,所以人世间的大事,由不同的人去做,其做事的轨道是不同的。就是由一个人去做,他这个时间会这样做,那个时间则会那样做,变来变去,显得不确定。

基本粒子在实际上,在现象上,为什么会主要显示波动性呢,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基本粒子的微观质量,胜任不了宏观性的运动。就如人的逻辑智慧这个具体的或微观的理性智慧,胜任不了整体性的大事一样。

本质与规律同在,你没有整体上的本质,那就没有整体上的规律。整体性的运动,就必定是不确定的,是波动的,是得用几率幅来表示的。
在大家看来,人世间的大事,是没有确定规律的,是无法确定地算命的。然而,有人还就能给人世间的整体性的大事,基本确定地算命。


其能算命的机理,与量子力学给微观粒子的“算命”机理是一样的。


这个机理就是,现象事物的上层本质者,是可以透过事物的不确定的现象,而看出其确定的本质。如果你有辩证大智慧这个本质性的理性智慧,而且懂本质系统的演进规律,那是可以给中国现在的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进行有时间确定性的预言。

但这个预言,要象量子力学的预言那样正确。还得有一个条件,这就是中国的特色社会主义必须接受与辩证大智慧同在的人文真理的“测量”

如果量子力学不用宏观手段去测基本粒子,那实际上的基本粒子的力学量,肯定不会与量子力学理论算出来的力学量一样。量子力学的测量操作,就使得现象性的基本粒子升级成了本质性的基本粒子,从而合上量子力学理论的预言。量子力学的预言是本质性的预言,它只适合本质性的粒子。
同样,现象性的人(或现象性的人民的代表者),必须在人文真理的测量或引导下,升级成本质性的人,其做的整体性的大事,才会合上与人文真理同在的辩证大智慧的预言。

以上的意思,就是现象性的人或物,必须听本质性的人或物的”话“,按本质性的话,去运动或实践,这样的运动或实践就会合上本质性人或物的预言。

这个道理,大家显然能理解。大家会说,这样的预言的有什么意思呢?


问题是,你们不按本质性的预言去做,而是在现象水平上一直发展下去。或者原地不动。那到了本质性预言的时间,就不会发生质进,而是会发生质崩。


怎么会发生质崩呢?

如果你在现象层面上(比如人类的现象性的理性智慧----逻辑智慧的层面)一直进行现象性的(即体现逻辑智慧的)发展,那这种发展就是量的发展,量变到了度,就会面临质变。如果你不按本质性的预言做,那质变就会是质崩。

另外一种情况是,我原地不动,不进行量的发展,自然就不存在什么量变到度的问题,然而,环境是在变的,”天行健“,人不变,停滞不前,那时间到了,你会不适应有质的进步的环境,而会发生逃汰性的质崩。


中国八十年代,九十年,很时兴特异功能,有些特异功能者,居然可以给别人测算明显是不确定的行为。这其中的道理何在呢?我们认为这个特异功能者背后有灵性的力量,这个灵性的力量先去启示被测算的人,这个被测算的人,得到了启发,就会灵机一动,而按照灵感启示进行行动。与此同时,灵性的力量则又会启示特异功能者,从而使特异功能者知晓其中的灵机,从而可以预言被测算的人的行为。


能预言人类发展这样的大事的特异功能者,那就不是江湖术士,而是有深刻思想的高人。他得到灵性力量的启示,对人类社会的发展,比如国家的发展进行预言,这个预言就必须要有理论性。从而与江湖术士显得不同。

有深刻思想的高人,如果又是社会的有权力的领导者,那问题就好办了,社会的发展必定会按照其理论来进行。然而,一个人要想成为思想深刻的高人,那就应当一心一意去悟道。如果又去搞政治权力,那就一心二用了。所以一般来讲,国家发展的有灵性的决策者,不能同时又是国家的有权力的政治领导者。

为了能使国家的发展,合上有灵性的预言,那有灵性的决策者必须与有权力的政治领导者相结合。每当中国遇上了政治性的大事时,比如遇上了改朝换代的大事,一般就会有张良,刘伯温这样的灵性决策者,和刘邦与朱元章这样的政治权力者的相结合。这样的结合,才能合上中国特色的规律。

qnyt 发表于  2018-12-06 10:57:31 13字 ( 0/139)

世界没有毛泽东,就不精彩。

量子力学一个主要的概念,就是波函数,之所以会有这个概念,是因为基本粒子有波动性,波动性就是不确定性,因为基本粒子有波动性,这就使得它实际上的(即现实上的或现象上的)运动位置,和运动轨道是不确定的,是会变来变去的,其实际上的力学量,比如动量,能量,甚至质量,也是不确定的。

如果量子力学是对基本粒子的动力学的镜相反映,那量子力学就不是规律性的理论。。因为规律是有必然性的的,必然性也就是确定性,偶然性才不确定。

实际上的量子力学是能算出基本粒子的本征性的力学量,比如本征能量。基本粒子实际上的力学量是不确定的,但本征上的力学量是确定的。本征是什么意思,就是本质的意思,基本粒子实际上的存在与运动是现象性的,但现象与本质是不可分割的,显得变来变去,很不确定的,有波动性的现象是隐含着确定性的,粒子性的本质的。

量子力学所含有的数学智慧,是属于本质性的定量智慧,它能透过基本粒子的波动性的现象,看到其隐含的粒子性的本质。

最关健是,量子力学粒子性的测量手段,也是有本质性的,这个实际上的测量操作能使波动性的粒子发生质进,从而在实际上显出粒子性的本质。于是量子力学的理论,就可以为量子力学的测量所证明。

对物理学理论的定性解释,应当落实到人事间的道理上来,这样才能为大家理解。




人类的逻辑智慧,不是整体性的、本质性的理性智慧,遇上本质性的,整体性的大事情,就认识不了。认识不到大事的规律,当然就无法按确定性的规律去做大事,所以人世间的大事,由不同的人去做,其做事的轨道是不同的。就是由一个人去做,他这个时间会这样做,那个时间则会那样做,变来变去,显得不确定。

基本粒子在实际上,在现象上,为什么会主要显示波动性呢,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基本粒子的微观质量,胜任不了宏观性的运动。就如人的逻辑智慧这个具体的或微观的理性智慧,胜任不了整体性的大事一样。

本质与规律同在,你没有整体上的本质,那就没有整体上的规律。整体性的运动,就必定是不确定的,是波动的,是得用几率幅来表示的。
在大家看来,人世间的大事,是没有确定规律的,是无法确定地算命的。然而,有人还就能给人世间的整体性的大事,基本确定地算命。


其能算命的机理,与量子力学给微观粒子的“算命”机理是一样的。


这个机理就是,现象事物的上层本质者,是可以透过事物的不确定的现象,而看出其确定的本质。如果你有辩证大智慧这个本质性的理性智慧,而且懂本质系统的演进规律,那是可以给中国现在的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进行有时间确定性的预言。

但这个预言,要象量子力学的预言那样正确。还得有一个条件,这就是中国的特色社会主义必须接受与辩证大智慧同在的人文真理的“测量”

如果量子力学不用宏观手段去测基本粒子,那实际上的基本粒子的力学量,肯定不会与量子力学理论算出来的力学量一样。量子力学的测量操作,就使得现象性的基本粒子升级成了本质性的基本粒子,从而合上量子力学理论的预言。量子力学的预言是本质性的预言,它只适合本质性的粒子。
同样,现象性的人(或现象性的人民的代表者),必须在人文真理的测量或引导下,升级成本质性的人,其做的整体性的大事,才会合上与人文真理同在的辩证大智慧的预言。

以上的意思,就是现象性的人或物,必须听本质性的人或物的”话“,按本质性的话,去运动或实践,这样的运动或实践就会合上本质性人或物的预言。

这个道理,大家显然能理解。大家会说,这样的预言的有什么意思呢?


问题是,你们不按本质性的预言去做,而是在现象水平上一直发展下去。或者原地不动。那到了本质性预言的时间,就不会发生质进,而是会发生质崩。


怎么会发生质崩呢?

如果你在现象层面上(比如人类的现象性的理性智慧----逻辑智慧的层面)一直进行现象性的(即体现逻辑智慧的)发展,那这种发展就是量的发展,量变到了度,就会面临质变。如果你不按本质性的预言做,那质变就会是质崩。

另外一种情况是,我原地不动,不进行量的发展,自然就不存在什么量变到度的问题,然而,环境是在变的,”天行健“,人不变,停滞不前,那时间到了,你会不适应有质的进步的环境,而会发生逃汰性的质崩。


中国八十年代,九十年,很时兴特异功能,有些特异功能者,居然可以给别人测算明显是不确定的行为。这其中的道理何在呢?我们认为这个特异功能者背后有灵性的力量,这个灵性的力量先去启示被测算的人,这个被测算的人,得到了启发,就会灵机一动,而按照灵感启示进行行动。与此同时,灵性的力量则又会启示特异功能者,从而使特异功能者知晓其中的灵机,从而可以预言被测算的人的行为。


能预言人类发展这样的大事的特异功能者,那就不是江湖术士,而是有深刻思想的高人。他得到灵性力量的启示,对人类社会的发展,比如国家的发展进行预言,这个预言就必须要有理论性。从而与江湖术士显得不同。

有深刻思想的高人,如果又是社会的有权力的领导者,那问题就好办了,社会的发展必定会按照其理论来进行。然而,一个人要想成为思想深刻的高人,那就应当一心一意去悟道。如果又去搞政治权力,那就一心二用了。所以一般来讲,国家发展的有灵性的决策者,不能同时又是国家的有权力的政治领导者。

为了能使国家的发展,合上有灵性的预言,那有灵性的决策者必须与有权力的政治领导者相结合。每当中国遇上了政治性的大事时,比如遇上了改朝换代的大事,一般就会有张良,刘伯温这样的灵性决策者,和刘邦与朱元章这样的政治权力者的相结合。这样的结合,才能合上中国特色的规律。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