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方圆视点 发表于  2018-12-06 09:56:45 5759字 ( 49/8224)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把中国称为“坏人”说明了什么?(原创首发)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栲槃 发表于  2018-12-06 23:13:25 26字 ( 0/131)

一句美国老话:只有死了的印第安人,才是好的印第安人!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真理论者 发表于  2018-12-06 20:16:49 288字 ( 0/122)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坏人”?因为存在社会财富私有制,存在决定意识,社会财富私有制反映在人们头脑中必然会产生贪欲心,有了贪欲心人们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从而...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上城客 发表于  2018-12-06 14:57:35 0字 ( 0/136)

老鼠、猫既不是世界上最坏的东西也不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而是共生共荣关系

老鼠、猫既不是世界上最坏的东西也不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而是共生共荣关系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泰山笑笑生 发表于  2018-12-06 14:53:50 17字 ( 0/109)

在老鼠眼里,猫是世界上最坏的东西!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上城客 发表于  2018-12-06 13:06:38 0字 ( 0/135)

敌人磨刀砍向敌人,我们也要磨刀但砍向自己。

敌人磨刀砍向敌人,我们也要磨刀但砍向自己。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为行 发表于  2018-12-06 11:31:11 19字 ( 0/113)

切记美国人顶层无人味,谨慎再谨慎!!!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道不平有人铲 发表于  2018-12-06 11:26:07 31字 ( 0/114)

十分正常。如果他把中国称为“兄弟”或者“亲爱的”,反倒是别扭。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中国最老的老头 发表于  2018-12-06 11:16:19 84字 ( 0/136)

要使美国人满意。我们要跟市场经济一样让美国人承认我们是好人。何况两国头头才进行了友好会谈。咱们国家官员,应该会拍啊溜啊嘛的。选拔几个这方面的能手去美国攻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遇得 发表于  2018-12-06 11:02:20 96字 ( 0/133)

美称中国是坏人,这是它的权力,中也可称美国是坏人,中也不缺这个权力;有几个定义看法不一:坏人也是人,只是不守社会公德;人与禽兽都是动物的,其区别是人能掌握自己命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真理论者 发表于  2018-12-06 10:53:54 180字 ( 0/152)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坏人”?因为存在社会财富私有制,存在决定意识,社会财富私有制反映在人们头脑中必然会产生贪欲心,有了贪欲心人们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从而...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8-12-06 10:44:56 54字 ( 0/223)

说明了中国对美国不应当存在任何美好的幻想。对美斗争,应当像美国人一样,坑,蒙,拐,骗,抢,一样工具也不能少。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我为什么这么贱 发表于  2018-12-06 11:21:37 13字 ( 0/134)

斗得过吗?除非董海川再世!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8-12-06 11:39:37 71字 ( 0/228)

失掉了自信吗?当年,中国农民组成的志愿军三次战役把西点军校的高才生打的颜面无存,抑郁一生。资本主义有它先天的缺陷,社会主义的任务就是收拾它的。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我为什么这么贱 发表于  2018-12-07 12:58:22 24字 ( 0/133)

董海川是太监,创立了八卦掌,知道我说的意思了吗?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方大胖子 发表于  2018-12-06 11:02:36 32字 ( 0/124)

比烂是下下策。应该检讨记吃不记打问题,多少年前网友就在反复提醒。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8-12-06 12:52:02 25字 ( 0/167)

毛泽东可不这么看,他认为,敌人磨刀,我们也要磨刀。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方大胖子 发表于  2018-12-06 15:00:19 5字 ( 0/103)

刀不一样。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上城客 发表于  2018-12-06 10:58:03 8字 ( 0/119)

堂吉诃德大战风车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12-06 10:40:05 18字 ( 0/165)

说明跟小萌们学会了倒打一耙。[鄙视]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8-12-06 10:43:20 20字 ( 0/158)

小心你的饭碗哦。[大笑][大笑][大笑]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12-06 10:51:29 34字 ( 0/135)

小萌们反躬自省一下,你们的言行举止是否跟美国保持了高度一致?[鄙视]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12-06 10:47:42 31字 ( 0/127)

你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在资敌也!小心被请喝茶……[鄙视]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万众一心a 发表于  2018-12-06 10:48:53 12字 ( 0/158)

你才是真正美帝走卒!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12-06 10:50:32 19字 ( 0/144)

莆田糖厂清退的混混又来卖萌啊?[鄙视]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12-06 10:45:16 42字 ( 0/142)

按你们的逻辑,中国在与美国合作的过程中,经济得到了快速发展,不是剥削美国了?[大笑]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8-12-06 10:54:15 46字 ( 0/130)

金融虚拟经济也是一种剥削,功能同样是财富集中。剥削也在分工,知道吗?[大笑][大笑][大笑]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8-12-06 10:50:56 68字 ( 0/132)

懂什么叫发展不平衡,结构不合理吗?知道为啥会贫富差距变大吗?知道世界为啥动荡因素越来越强吗?不用剥削来解释行吗?[大笑][大笑][大笑]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12-06 11:12:29 39字 ( 0/111)

蠢货!现在是美国认为中国获取了更大利益也。你们继续鼓噪不是资敌是什么?[鄙视]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8-12-06 10:34:11 24字 ( 0/141)

什么叫共赢?什么叫共输?[大笑][大笑][大笑]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方大胖子 发表于  2018-12-06 10:33:49 15字 ( 0/130)

反咬一口,往往也是真诚的亲昵。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8-12-06 10:31:36 29字 ( 0/143)

世界的共同敌人是世界垄断资本集团。[大笑][大笑][大笑]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8-12-06 10:28:42 30字 ( 0/118)

最终只有全世界团结起来消灭资本主义。[大笑][大笑][大笑]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弯阅 发表于  2018-12-06 10:24:08 17字 ( 0/141)

这就是美国推动落实中美会谈的策略.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不顺眼就想说 发表于  2018-12-06 10:24:01 0字 ( 0/127)

坏人眼中的坏人就是好人眼中的好人,好坏标准不同而已。

坏人眼中的坏人就是好人眼中的好人,好坏标准不同而已。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上城客 发表于  2018-12-06 10:36:23 15字 ( 0/124)

可笑的“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8-12-06 10:23:08 70字 ( 0/116)

中国金融开放对美国意味作什么?是美国金融资本赢了,美国输了。美国包括西方资本会流入中国资产,美国经济会进一步空心化。[大笑][大笑][大笑]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一是1 发表于  2018-12-06 10:21:50 16字 ( 0/115)

迫近那个时间节点还会有更麻辣的。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8-12-06 10:21:35 22字 ( 0/136)

说明破坏秩序的真正祸首是美国自己。如此而己。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青山好 发表于  2018-12-06 10:19:54 16字 ( 0/118)

因该翻译成敌人,而不是坏人。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13年起向最高检申诉无果 发表于  2018-12-06 10:17:23 35字 ( 0/340)

被称为“坏人”(Bad Actor)恐怕还算是客气的。[微笑][微笑]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上城客 发表于  2018-12-06 10:27:24 23字 ( 0/114)

直接称为“敌对势力”恐怕更好。[微笑][微笑]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8-12-06 10:15:02 23字 ( 0/139)

美国太不讲情义了,中国的努力可以说已无以复加。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弯阅 发表于  2018-12-06 10:44:41 19字 ( 0/152)

和美国讲情义那是一厢情愿,与别人何干.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上城客 发表于  2018-12-06 10:18:56 16字 ( 0/151)

说美国是敌对势力,那又如何解释?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sclu09 发表于  2018-12-06 10:49:47 62字 ( 0/202)

蓬佩奥的讲话就表明这没有错啊,这是有共识的嘛。倒是你在强坛千方百计的要抹掉这种共识,可人家就是不认你的账。这还不够打你的脸?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上城客 发表于  2018-12-06 10:54:12 14字 ( 0/112)

说别人之前,先拿镜子照照自己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sclu09 发表于  2018-12-06 11:06:44 27字 ( 0/133)

就是在给你照镜子嘛,你让大家看看,是不是说在点子上了?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上城客 发表于  2018-12-06 11:12:24 12字 ( 0/119)

你不照镜子,总是口无遮挡


 

1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称,美国正寻求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世界秩序。在这个新秩序中,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坏人”(Bad Actor)。(中国新闻网)

 

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哲学家黑格尔说:“坏人就是不真的人,就是其行为与他的概念或他的使命不相符合的人”。黑格尔还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由于人有思想,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成见”(黑格尔《小逻辑》39938页)。黑格尔关于“坏人”的定义和人兽之别,恰好从提升到思想高度又在思想支配下,以各不相同的行为界定好人、坏人的根本标志。

 

这里就从蓬佩奥“民主世界”和“新秩序”说起。关于西方民主制,黑格尔说:“特别是在大国里,由于选民众多,一票的作用无足轻重,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对自己的投票抱漠不关心的态度,而且有投票权的人虽然赞扬这种权利并对其推崇备至,但却不去投票。这样一来,这种制度就会造成和它本身的规定相反的结果,而选举就会被少数人、被某一党派所操纵,从而被那种正好应当加以消除的特殊的偶然的利益所操纵。”(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民主政体的优点是消极的:它只能防止某些弊害的发生,而不能保证良好政治的实现”。“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早期的寡头政治的议会,利用它的立法权力把城乡劳动者的待遇都压低下来,借以增加富人的财产。”([]罗素《权力论》223页)

 

与西方民主制对立的代表制,黑格尔说:“代表制的意义就不在于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而在于利益本身真正体现在自己的代表身上,正如代表体现自己的客观原质一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329页)


代表制与西方民主制孰优孰劣的争议,近200年前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和近50年前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幸亏西方民主制的产儿——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创办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上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蓬佩奥藉以糊弄世界的西方民主制,早已寿终正寝。

 

蓬佩奥连最基本、最普通的国际政治常识都不懂,却把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中国等说成是“坏人”。蓬佩奥甚至不知,“美国将会通过强化或摒弃有关国际条约阻遏中国”等表述,在现行国际政治的框架内,就只有“坏人才会干得出来!

 

美国打着“民主”“自由”旗号干尽的只有“坏人”才会干的坏事,可谓罄竹难书。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推进民主化政改颠覆了苏联,东欧剧变与美国见空插针支持“民主”息息相关;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武力推翻伊拉克政权,支持反对派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制造冲击欧洲的难民问题,在美国后院入侵巴拿巴,在巴西搞政变培植亲美势力等。本届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退出伊核协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迁美使馆点燃以巴冲突等,都只有逾越普遍性规则的美国现政府才会干得出来,这难道不正是美国政府中的“坏人”所作所为吗?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