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唐山居士 发表于  2018-11-09 19:07:29 6446字 ( 15/2656)

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原创首发)

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

所谓的圭璧文就是在就是古人在玉圭和玉璧上所刻写的文字。

我们要证明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古文字,首先要证明:一些带文字的圭和璧是一万年前的古玉器。

高古玉器的鉴定是一个十分专业,也是一个十分权威的事。

一些古玉器的鉴定专家似乎很专业,似乎很权威。可是他们凭什么呀?大多是凭经验:看玉质。看沁色。看包浆。。。对于已知年代。曾经发现过的文物,你可以用已知去论已知,也许是可以的。可是你对于未知年代。未曾见到过东西,这

样的经验法却不灵了。因为,你无法穿越未知的年代,也无法感知到未知事物。

鉴定一个东西存在的年代,现代科学好象有了办法。这就是C14同位素放射的方法。

红山文化玉器官方C14鉴定是5500~6000年,正负误差500年。误差似乎太大。这样的结果是不是使人满意却不说,但官方学者却把红山文化圈定在红山牛河梁,却是有些狭窄了。因为,这样可能把许多优秀的同一个时代的玉器拒之门外。韩国人金喜镛所收藏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吗?可是从文化信息这种角度,黑皮玉包罗了馆藏的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而许多黑皮玉的器型在馆藏红山文化把一些黑皮玉拿到韩国鉴定竟然是14300±60年。红山文化玉器的器型,黑皮玉中全有。而黑皮玉的器型,红山文化玉器却没有。黑皮玉器既然包容了红山文化。红山文化为什么不叫黑皮玉文化呢?只因为红山文化的命名有强大的国家文化的背景。香港刘汉根教授被内陆网友称作是文物骗子,可是他收藏的玉器和玉器的研究是远超过金喜镛的。他所收藏的玉器所包罗的地理范围是新疆、甘肃、青海等地,各类繁多,其中也可以包容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显然,官方学者对于红山文化的定义是有些狭隘了,也可能是红山文化在的初始鉴定的年代仅仅是5500-6000年有些保守了。也许我们不应当将红山文化叫红山文化,也不应该叫黑皮玉文化,它起源于黄土高原。应该叫黄土高原文化也许有些靠谱。

韩国金喜镛的贡献就是给这个文化一个定位:中国远古文明14300±60年。这个定位也许不能被中国学者所认可。中华文化为什么要叫韩国人来定位。韩国人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分支,他们对于中华文明有一定的发言权也是理所应当的。更主要的是官方学者对于金喜镛所说的黑皮玉是不是红山文化玉器还有疑义。否定金喜镛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实验来证明金喜镛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以及他们的测定的年代是错误的。可是他们却没有能这样作。

红山文化是距今14300年。这既是一个定位,也是一个标准。我们说红山文化并不是某一种或某一类玉器。而是玉器上的文化信息、或是器型、或是图案、或是文字。如右图,下面的两个玉器是与牛河梁红山玉器是相同的器型,一个是玉猪龙,一个是玉鸮。我们说它们是红山文化玉器。上面的两个玉器一个是玉圭,一个是玉璧,它们上面的文字与玉猪龙和玉鸮上的文字相同。我们可以认为:我们的圭璧也是红山文化玉器。应该说不没有什么问题的。我们的圭璧是14300年前的历史文物,圭璧文是14300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这两个结论下的不算是粗糙。

卫央 发表于  2018-11-09 22:27:36 43字 ( 0/129)

说三星堆玉器只是三星堆较出名,而实际上这些带文字的玉器应该比三星堆早,是在四川地区收的

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

所谓的圭璧文就是在就是古人在玉圭和玉璧上所刻写的文字。

我们要证明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古文字,首先要证明:一些带文字的圭和璧是一万年前的古玉器。

高古玉器的鉴定是一个十分专业,也是一个十分权威的事。

一些古玉器的鉴定专家似乎很专业,似乎很权威。可是他们凭什么呀?大多是凭经验:看玉质。看沁色。看包浆。。。对于已知年代。曾经发现过的文物,你可以用已知去论已知,也许是可以的。可是你对于未知年代。未曾见到过东西,这

样的经验法却不灵了。因为,你无法穿越未知的年代,也无法感知到未知事物。

鉴定一个东西存在的年代,现代科学好象有了办法。这就是C14同位素放射的方法。

红山文化玉器官方C14鉴定是5500~6000年,正负误差500年。误差似乎太大。这样的结果是不是使人满意却不说,但官方学者却把红山文化圈定在红山牛河梁,却是有些狭窄了。因为,这样可能把许多优秀的同一个时代的玉器拒之门外。韩国人金喜镛所收藏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吗?可是从文化信息这种角度,黑皮玉包罗了馆藏的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而许多黑皮玉的器型在馆藏红山文化把一些黑皮玉拿到韩国鉴定竟然是14300±60年。红山文化玉器的器型,黑皮玉中全有。而黑皮玉的器型,红山文化玉器却没有。黑皮玉器既然包容了红山文化。红山文化为什么不叫黑皮玉文化呢?只因为红山文化的命名有强大的国家文化的背景。香港刘汉根教授被内陆网友称作是文物骗子,可是他收藏的玉器和玉器的研究是远超过金喜镛的。他所收藏的玉器所包罗的地理范围是新疆、甘肃、青海等地,各类繁多,其中也可以包容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显然,官方学者对于红山文化的定义是有些狭隘了,也可能是红山文化在的初始鉴定的年代仅仅是5500-6000年有些保守了。也许我们不应当将红山文化叫红山文化,也不应该叫黑皮玉文化,它起源于黄土高原。应该叫黄土高原文化也许有些靠谱。

韩国金喜镛的贡献就是给这个文化一个定位:中国远古文明14300±60年。这个定位也许不能被中国学者所认可。中华文化为什么要叫韩国人来定位。韩国人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分支,他们对于中华文明有一定的发言权也是理所应当的。更主要的是官方学者对于金喜镛所说的黑皮玉是不是红山文化玉器还有疑义。否定金喜镛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实验来证明金喜镛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以及他们的测定的年代是错误的。可是他们却没有能这样作。

红山文化是距今14300年。这既是一个定位,也是一个标准。我们说红山文化并不是某一种或某一类玉器。而是玉器上的文化信息、或是器型、或是图案、或是文字。如右图,下面的两个玉器是与牛河梁红山玉器是相同的器型,一个是玉猪龙,一个是玉鸮。我们说它们是红山文化玉器。上面的两个玉器一个是玉圭,一个是玉璧,它们上面的文字与玉猪龙和玉鸮上的文字相同。我们可以认为:我们的圭璧也是红山文化玉器。应该说不没有什么问题的。我们的圭璧是14300年前的历史文物,圭璧文是14300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这两个结论下的不算是粗糙。

卫央 发表于  2018-11-09 22:25:28 39字 ( 0/147)

我知道,北京有一位藏家就收藏有大量的三星堆文化的玉器,带玉石文字,比三星堆早。

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

所谓的圭璧文就是在就是古人在玉圭和玉璧上所刻写的文字。

我们要证明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古文字,首先要证明:一些带文字的圭和璧是一万年前的古玉器。

高古玉器的鉴定是一个十分专业,也是一个十分权威的事。

一些古玉器的鉴定专家似乎很专业,似乎很权威。可是他们凭什么呀?大多是凭经验:看玉质。看沁色。看包浆。。。对于已知年代。曾经发现过的文物,你可以用已知去论已知,也许是可以的。可是你对于未知年代。未曾见到过东西,这

样的经验法却不灵了。因为,你无法穿越未知的年代,也无法感知到未知事物。

鉴定一个东西存在的年代,现代科学好象有了办法。这就是C14同位素放射的方法。

红山文化玉器官方C14鉴定是5500~6000年,正负误差500年。误差似乎太大。这样的结果是不是使人满意却不说,但官方学者却把红山文化圈定在红山牛河梁,却是有些狭窄了。因为,这样可能把许多优秀的同一个时代的玉器拒之门外。韩国人金喜镛所收藏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吗?可是从文化信息这种角度,黑皮玉包罗了馆藏的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而许多黑皮玉的器型在馆藏红山文化把一些黑皮玉拿到韩国鉴定竟然是14300±60年。红山文化玉器的器型,黑皮玉中全有。而黑皮玉的器型,红山文化玉器却没有。黑皮玉器既然包容了红山文化。红山文化为什么不叫黑皮玉文化呢?只因为红山文化的命名有强大的国家文化的背景。香港刘汉根教授被内陆网友称作是文物骗子,可是他收藏的玉器和玉器的研究是远超过金喜镛的。他所收藏的玉器所包罗的地理范围是新疆、甘肃、青海等地,各类繁多,其中也可以包容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显然,官方学者对于红山文化的定义是有些狭隘了,也可能是红山文化在的初始鉴定的年代仅仅是5500-6000年有些保守了。也许我们不应当将红山文化叫红山文化,也不应该叫黑皮玉文化,它起源于黄土高原。应该叫黄土高原文化也许有些靠谱。

韩国金喜镛的贡献就是给这个文化一个定位:中国远古文明14300±60年。这个定位也许不能被中国学者所认可。中华文化为什么要叫韩国人来定位。韩国人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分支,他们对于中华文明有一定的发言权也是理所应当的。更主要的是官方学者对于金喜镛所说的黑皮玉是不是红山文化玉器还有疑义。否定金喜镛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实验来证明金喜镛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以及他们的测定的年代是错误的。可是他们却没有能这样作。

红山文化是距今14300年。这既是一个定位,也是一个标准。我们说红山文化并不是某一种或某一类玉器。而是玉器上的文化信息、或是器型、或是图案、或是文字。如右图,下面的两个玉器是与牛河梁红山玉器是相同的器型,一个是玉猪龙,一个是玉鸮。我们说它们是红山文化玉器。上面的两个玉器一个是玉圭,一个是玉璧,它们上面的文字与玉猪龙和玉鸮上的文字相同。我们可以认为:我们的圭璧也是红山文化玉器。应该说不没有什么问题的。我们的圭璧是14300年前的历史文物,圭璧文是14300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这两个结论下的不算是粗糙。

卫央 发表于  2018-11-09 22:21:57 3字 ( 0/131)

支持!

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

所谓的圭璧文就是在就是古人在玉圭和玉璧上所刻写的文字。

我们要证明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古文字,首先要证明:一些带文字的圭和璧是一万年前的古玉器。

高古玉器的鉴定是一个十分专业,也是一个十分权威的事。

一些古玉器的鉴定专家似乎很专业,似乎很权威。可是他们凭什么呀?大多是凭经验:看玉质。看沁色。看包浆。。。对于已知年代。曾经发现过的文物,你可以用已知去论已知,也许是可以的。可是你对于未知年代。未曾见到过东西,这

样的经验法却不灵了。因为,你无法穿越未知的年代,也无法感知到未知事物。

鉴定一个东西存在的年代,现代科学好象有了办法。这就是C14同位素放射的方法。

红山文化玉器官方C14鉴定是5500~6000年,正负误差500年。误差似乎太大。这样的结果是不是使人满意却不说,但官方学者却把红山文化圈定在红山牛河梁,却是有些狭窄了。因为,这样可能把许多优秀的同一个时代的玉器拒之门外。韩国人金喜镛所收藏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吗?可是从文化信息这种角度,黑皮玉包罗了馆藏的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而许多黑皮玉的器型在馆藏红山文化把一些黑皮玉拿到韩国鉴定竟然是14300±60年。红山文化玉器的器型,黑皮玉中全有。而黑皮玉的器型,红山文化玉器却没有。黑皮玉器既然包容了红山文化。红山文化为什么不叫黑皮玉文化呢?只因为红山文化的命名有强大的国家文化的背景。香港刘汉根教授被内陆网友称作是文物骗子,可是他收藏的玉器和玉器的研究是远超过金喜镛的。他所收藏的玉器所包罗的地理范围是新疆、甘肃、青海等地,各类繁多,其中也可以包容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显然,官方学者对于红山文化的定义是有些狭隘了,也可能是红山文化在的初始鉴定的年代仅仅是5500-6000年有些保守了。也许我们不应当将红山文化叫红山文化,也不应该叫黑皮玉文化,它起源于黄土高原。应该叫黄土高原文化也许有些靠谱。

韩国金喜镛的贡献就是给这个文化一个定位:中国远古文明14300±60年。这个定位也许不能被中国学者所认可。中华文化为什么要叫韩国人来定位。韩国人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分支,他们对于中华文明有一定的发言权也是理所应当的。更主要的是官方学者对于金喜镛所说的黑皮玉是不是红山文化玉器还有疑义。否定金喜镛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实验来证明金喜镛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以及他们的测定的年代是错误的。可是他们却没有能这样作。

红山文化是距今14300年。这既是一个定位,也是一个标准。我们说红山文化并不是某一种或某一类玉器。而是玉器上的文化信息、或是器型、或是图案、或是文字。如右图,下面的两个玉器是与牛河梁红山玉器是相同的器型,一个是玉猪龙,一个是玉鸮。我们说它们是红山文化玉器。上面的两个玉器一个是玉圭,一个是玉璧,它们上面的文字与玉猪龙和玉鸮上的文字相同。我们可以认为:我们的圭璧也是红山文化玉器。应该说不没有什么问题的。我们的圭璧是14300年前的历史文物,圭璧文是14300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这两个结论下的不算是粗糙。

八胡子爷 发表于  2018-11-09 20:19:12 18字 ( 0/102)

小唐,一万年前绝对不会有那样的文字。

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

所谓的圭璧文就是在就是古人在玉圭和玉璧上所刻写的文字。

我们要证明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古文字,首先要证明:一些带文字的圭和璧是一万年前的古玉器。

高古玉器的鉴定是一个十分专业,也是一个十分权威的事。

一些古玉器的鉴定专家似乎很专业,似乎很权威。可是他们凭什么呀?大多是凭经验:看玉质。看沁色。看包浆。。。对于已知年代。曾经发现过的文物,你可以用已知去论已知,也许是可以的。可是你对于未知年代。未曾见到过东西,这

样的经验法却不灵了。因为,你无法穿越未知的年代,也无法感知到未知事物。

鉴定一个东西存在的年代,现代科学好象有了办法。这就是C14同位素放射的方法。

红山文化玉器官方C14鉴定是5500~6000年,正负误差500年。误差似乎太大。这样的结果是不是使人满意却不说,但官方学者却把红山文化圈定在红山牛河梁,却是有些狭窄了。因为,这样可能把许多优秀的同一个时代的玉器拒之门外。韩国人金喜镛所收藏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吗?可是从文化信息这种角度,黑皮玉包罗了馆藏的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而许多黑皮玉的器型在馆藏红山文化把一些黑皮玉拿到韩国鉴定竟然是14300±60年。红山文化玉器的器型,黑皮玉中全有。而黑皮玉的器型,红山文化玉器却没有。黑皮玉器既然包容了红山文化。红山文化为什么不叫黑皮玉文化呢?只因为红山文化的命名有强大的国家文化的背景。香港刘汉根教授被内陆网友称作是文物骗子,可是他收藏的玉器和玉器的研究是远超过金喜镛的。他所收藏的玉器所包罗的地理范围是新疆、甘肃、青海等地,各类繁多,其中也可以包容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显然,官方学者对于红山文化的定义是有些狭隘了,也可能是红山文化在的初始鉴定的年代仅仅是5500-6000年有些保守了。也许我们不应当将红山文化叫红山文化,也不应该叫黑皮玉文化,它起源于黄土高原。应该叫黄土高原文化也许有些靠谱。

韩国金喜镛的贡献就是给这个文化一个定位:中国远古文明14300±60年。这个定位也许不能被中国学者所认可。中华文化为什么要叫韩国人来定位。韩国人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分支,他们对于中华文明有一定的发言权也是理所应当的。更主要的是官方学者对于金喜镛所说的黑皮玉是不是红山文化玉器还有疑义。否定金喜镛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实验来证明金喜镛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以及他们的测定的年代是错误的。可是他们却没有能这样作。

红山文化是距今14300年。这既是一个定位,也是一个标准。我们说红山文化并不是某一种或某一类玉器。而是玉器上的文化信息、或是器型、或是图案、或是文字。如右图,下面的两个玉器是与牛河梁红山玉器是相同的器型,一个是玉猪龙,一个是玉鸮。我们说它们是红山文化玉器。上面的两个玉器一个是玉圭,一个是玉璧,它们上面的文字与玉猪龙和玉鸮上的文字相同。我们可以认为:我们的圭璧也是红山文化玉器。应该说不没有什么问题的。我们的圭璧是14300年前的历史文物,圭璧文是14300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这两个结论下的不算是粗糙。

唐山居士 发表于  2018-11-10 09:03:03 25字 ( 0/140)

你没有看到,就是没有。我看到了就是有。我有你没有。

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

所谓的圭璧文就是在就是古人在玉圭和玉璧上所刻写的文字。

我们要证明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古文字,首先要证明:一些带文字的圭和璧是一万年前的古玉器。

高古玉器的鉴定是一个十分专业,也是一个十分权威的事。

一些古玉器的鉴定专家似乎很专业,似乎很权威。可是他们凭什么呀?大多是凭经验:看玉质。看沁色。看包浆。。。对于已知年代。曾经发现过的文物,你可以用已知去论已知,也许是可以的。可是你对于未知年代。未曾见到过东西,这

样的经验法却不灵了。因为,你无法穿越未知的年代,也无法感知到未知事物。

鉴定一个东西存在的年代,现代科学好象有了办法。这就是C14同位素放射的方法。

红山文化玉器官方C14鉴定是5500~6000年,正负误差500年。误差似乎太大。这样的结果是不是使人满意却不说,但官方学者却把红山文化圈定在红山牛河梁,却是有些狭窄了。因为,这样可能把许多优秀的同一个时代的玉器拒之门外。韩国人金喜镛所收藏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吗?可是从文化信息这种角度,黑皮玉包罗了馆藏的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而许多黑皮玉的器型在馆藏红山文化把一些黑皮玉拿到韩国鉴定竟然是14300±60年。红山文化玉器的器型,黑皮玉中全有。而黑皮玉的器型,红山文化玉器却没有。黑皮玉器既然包容了红山文化。红山文化为什么不叫黑皮玉文化呢?只因为红山文化的命名有强大的国家文化的背景。香港刘汉根教授被内陆网友称作是文物骗子,可是他收藏的玉器和玉器的研究是远超过金喜镛的。他所收藏的玉器所包罗的地理范围是新疆、甘肃、青海等地,各类繁多,其中也可以包容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显然,官方学者对于红山文化的定义是有些狭隘了,也可能是红山文化在的初始鉴定的年代仅仅是5500-6000年有些保守了。也许我们不应当将红山文化叫红山文化,也不应该叫黑皮玉文化,它起源于黄土高原。应该叫黄土高原文化也许有些靠谱。

韩国金喜镛的贡献就是给这个文化一个定位:中国远古文明14300±60年。这个定位也许不能被中国学者所认可。中华文化为什么要叫韩国人来定位。韩国人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分支,他们对于中华文明有一定的发言权也是理所应当的。更主要的是官方学者对于金喜镛所说的黑皮玉是不是红山文化玉器还有疑义。否定金喜镛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实验来证明金喜镛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以及他们的测定的年代是错误的。可是他们却没有能这样作。

红山文化是距今14300年。这既是一个定位,也是一个标准。我们说红山文化并不是某一种或某一类玉器。而是玉器上的文化信息、或是器型、或是图案、或是文字。如右图,下面的两个玉器是与牛河梁红山玉器是相同的器型,一个是玉猪龙,一个是玉鸮。我们说它们是红山文化玉器。上面的两个玉器一个是玉圭,一个是玉璧,它们上面的文字与玉猪龙和玉鸮上的文字相同。我们可以认为:我们的圭璧也是红山文化玉器。应该说不没有什么问题的。我们的圭璧是14300年前的历史文物,圭璧文是14300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这两个结论下的不算是粗糙。

唐山居士 发表于  2018-11-10 06:01:16 9字 ( 0/140)

你没有看到是没有。

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

所谓的圭璧文就是在就是古人在玉圭和玉璧上所刻写的文字。

我们要证明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古文字,首先要证明:一些带文字的圭和璧是一万年前的古玉器。

高古玉器的鉴定是一个十分专业,也是一个十分权威的事。

一些古玉器的鉴定专家似乎很专业,似乎很权威。可是他们凭什么呀?大多是凭经验:看玉质。看沁色。看包浆。。。对于已知年代。曾经发现过的文物,你可以用已知去论已知,也许是可以的。可是你对于未知年代。未曾见到过东西,这

样的经验法却不灵了。因为,你无法穿越未知的年代,也无法感知到未知事物。

鉴定一个东西存在的年代,现代科学好象有了办法。这就是C14同位素放射的方法。

红山文化玉器官方C14鉴定是5500~6000年,正负误差500年。误差似乎太大。这样的结果是不是使人满意却不说,但官方学者却把红山文化圈定在红山牛河梁,却是有些狭窄了。因为,这样可能把许多优秀的同一个时代的玉器拒之门外。韩国人金喜镛所收藏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吗?可是从文化信息这种角度,黑皮玉包罗了馆藏的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而许多黑皮玉的器型在馆藏红山文化把一些黑皮玉拿到韩国鉴定竟然是14300±60年。红山文化玉器的器型,黑皮玉中全有。而黑皮玉的器型,红山文化玉器却没有。黑皮玉器既然包容了红山文化。红山文化为什么不叫黑皮玉文化呢?只因为红山文化的命名有强大的国家文化的背景。香港刘汉根教授被内陆网友称作是文物骗子,可是他收藏的玉器和玉器的研究是远超过金喜镛的。他所收藏的玉器所包罗的地理范围是新疆、甘肃、青海等地,各类繁多,其中也可以包容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显然,官方学者对于红山文化的定义是有些狭隘了,也可能是红山文化在的初始鉴定的年代仅仅是5500-6000年有些保守了。也许我们不应当将红山文化叫红山文化,也不应该叫黑皮玉文化,它起源于黄土高原。应该叫黄土高原文化也许有些靠谱。

韩国金喜镛的贡献就是给这个文化一个定位:中国远古文明14300±60年。这个定位也许不能被中国学者所认可。中华文化为什么要叫韩国人来定位。韩国人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分支,他们对于中华文明有一定的发言权也是理所应当的。更主要的是官方学者对于金喜镛所说的黑皮玉是不是红山文化玉器还有疑义。否定金喜镛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实验来证明金喜镛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以及他们的测定的年代是错误的。可是他们却没有能这样作。

红山文化是距今14300年。这既是一个定位,也是一个标准。我们说红山文化并不是某一种或某一类玉器。而是玉器上的文化信息、或是器型、或是图案、或是文字。如右图,下面的两个玉器是与牛河梁红山玉器是相同的器型,一个是玉猪龙,一个是玉鸮。我们说它们是红山文化玉器。上面的两个玉器一个是玉圭,一个是玉璧,它们上面的文字与玉猪龙和玉鸮上的文字相同。我们可以认为:我们的圭璧也是红山文化玉器。应该说不没有什么问题的。我们的圭璧是14300年前的历史文物,圭璧文是14300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这两个结论下的不算是粗糙。

海之宁 发表于  2018-11-09 19:53:03 29字 ( 0/135)

说“时间的平方产生物质”的人肯定是个蠢人,文盲。哈哈哈哈!

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

所谓的圭璧文就是在就是古人在玉圭和玉璧上所刻写的文字。

我们要证明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古文字,首先要证明:一些带文字的圭和璧是一万年前的古玉器。

高古玉器的鉴定是一个十分专业,也是一个十分权威的事。

一些古玉器的鉴定专家似乎很专业,似乎很权威。可是他们凭什么呀?大多是凭经验:看玉质。看沁色。看包浆。。。对于已知年代。曾经发现过的文物,你可以用已知去论已知,也许是可以的。可是你对于未知年代。未曾见到过东西,这

样的经验法却不灵了。因为,你无法穿越未知的年代,也无法感知到未知事物。

鉴定一个东西存在的年代,现代科学好象有了办法。这就是C14同位素放射的方法。

红山文化玉器官方C14鉴定是5500~6000年,正负误差500年。误差似乎太大。这样的结果是不是使人满意却不说,但官方学者却把红山文化圈定在红山牛河梁,却是有些狭窄了。因为,这样可能把许多优秀的同一个时代的玉器拒之门外。韩国人金喜镛所收藏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吗?可是从文化信息这种角度,黑皮玉包罗了馆藏的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而许多黑皮玉的器型在馆藏红山文化把一些黑皮玉拿到韩国鉴定竟然是14300±60年。红山文化玉器的器型,黑皮玉中全有。而黑皮玉的器型,红山文化玉器却没有。黑皮玉器既然包容了红山文化。红山文化为什么不叫黑皮玉文化呢?只因为红山文化的命名有强大的国家文化的背景。香港刘汉根教授被内陆网友称作是文物骗子,可是他收藏的玉器和玉器的研究是远超过金喜镛的。他所收藏的玉器所包罗的地理范围是新疆、甘肃、青海等地,各类繁多,其中也可以包容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显然,官方学者对于红山文化的定义是有些狭隘了,也可能是红山文化在的初始鉴定的年代仅仅是5500-6000年有些保守了。也许我们不应当将红山文化叫红山文化,也不应该叫黑皮玉文化,它起源于黄土高原。应该叫黄土高原文化也许有些靠谱。

韩国金喜镛的贡献就是给这个文化一个定位:中国远古文明14300±60年。这个定位也许不能被中国学者所认可。中华文化为什么要叫韩国人来定位。韩国人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分支,他们对于中华文明有一定的发言权也是理所应当的。更主要的是官方学者对于金喜镛所说的黑皮玉是不是红山文化玉器还有疑义。否定金喜镛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实验来证明金喜镛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以及他们的测定的年代是错误的。可是他们却没有能这样作。

红山文化是距今14300年。这既是一个定位,也是一个标准。我们说红山文化并不是某一种或某一类玉器。而是玉器上的文化信息、或是器型、或是图案、或是文字。如右图,下面的两个玉器是与牛河梁红山玉器是相同的器型,一个是玉猪龙,一个是玉鸮。我们说它们是红山文化玉器。上面的两个玉器一个是玉圭,一个是玉璧,它们上面的文字与玉猪龙和玉鸮上的文字相同。我们可以认为:我们的圭璧也是红山文化玉器。应该说不没有什么问题的。我们的圭璧是14300年前的历史文物,圭璧文是14300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这两个结论下的不算是粗糙。

唐山居士 发表于  2018-11-10 06:03:36 14字 ( 0/141)

篡改圣旨。圣上不是这样说的。

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

所谓的圭璧文就是在就是古人在玉圭和玉璧上所刻写的文字。

我们要证明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古文字,首先要证明:一些带文字的圭和璧是一万年前的古玉器。

高古玉器的鉴定是一个十分专业,也是一个十分权威的事。

一些古玉器的鉴定专家似乎很专业,似乎很权威。可是他们凭什么呀?大多是凭经验:看玉质。看沁色。看包浆。。。对于已知年代。曾经发现过的文物,你可以用已知去论已知,也许是可以的。可是你对于未知年代。未曾见到过东西,这

样的经验法却不灵了。因为,你无法穿越未知的年代,也无法感知到未知事物。

鉴定一个东西存在的年代,现代科学好象有了办法。这就是C14同位素放射的方法。

红山文化玉器官方C14鉴定是5500~6000年,正负误差500年。误差似乎太大。这样的结果是不是使人满意却不说,但官方学者却把红山文化圈定在红山牛河梁,却是有些狭窄了。因为,这样可能把许多优秀的同一个时代的玉器拒之门外。韩国人金喜镛所收藏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吗?可是从文化信息这种角度,黑皮玉包罗了馆藏的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而许多黑皮玉的器型在馆藏红山文化把一些黑皮玉拿到韩国鉴定竟然是14300±60年。红山文化玉器的器型,黑皮玉中全有。而黑皮玉的器型,红山文化玉器却没有。黑皮玉器既然包容了红山文化。红山文化为什么不叫黑皮玉文化呢?只因为红山文化的命名有强大的国家文化的背景。香港刘汉根教授被内陆网友称作是文物骗子,可是他收藏的玉器和玉器的研究是远超过金喜镛的。他所收藏的玉器所包罗的地理范围是新疆、甘肃、青海等地,各类繁多,其中也可以包容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显然,官方学者对于红山文化的定义是有些狭隘了,也可能是红山文化在的初始鉴定的年代仅仅是5500-6000年有些保守了。也许我们不应当将红山文化叫红山文化,也不应该叫黑皮玉文化,它起源于黄土高原。应该叫黄土高原文化也许有些靠谱。

韩国金喜镛的贡献就是给这个文化一个定位:中国远古文明14300±60年。这个定位也许不能被中国学者所认可。中华文化为什么要叫韩国人来定位。韩国人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分支,他们对于中华文明有一定的发言权也是理所应当的。更主要的是官方学者对于金喜镛所说的黑皮玉是不是红山文化玉器还有疑义。否定金喜镛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实验来证明金喜镛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以及他们的测定的年代是错误的。可是他们却没有能这样作。

红山文化是距今14300年。这既是一个定位,也是一个标准。我们说红山文化并不是某一种或某一类玉器。而是玉器上的文化信息、或是器型、或是图案、或是文字。如右图,下面的两个玉器是与牛河梁红山玉器是相同的器型,一个是玉猪龙,一个是玉鸮。我们说它们是红山文化玉器。上面的两个玉器一个是玉圭,一个是玉璧,它们上面的文字与玉猪龙和玉鸮上的文字相同。我们可以认为:我们的圭璧也是红山文化玉器。应该说不没有什么问题的。我们的圭璧是14300年前的历史文物,圭璧文是14300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这两个结论下的不算是粗糙。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8-11-09 20:14:15 42字 ( 0/111)

大家快来看,这货像不傻,还能读懂人话。哈哈。。。小和尚,他说你是文盲,该是读懂了吧?

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

所谓的圭璧文就是在就是古人在玉圭和玉璧上所刻写的文字。

我们要证明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古文字,首先要证明:一些带文字的圭和璧是一万年前的古玉器。

高古玉器的鉴定是一个十分专业,也是一个十分权威的事。

一些古玉器的鉴定专家似乎很专业,似乎很权威。可是他们凭什么呀?大多是凭经验:看玉质。看沁色。看包浆。。。对于已知年代。曾经发现过的文物,你可以用已知去论已知,也许是可以的。可是你对于未知年代。未曾见到过东西,这

样的经验法却不灵了。因为,你无法穿越未知的年代,也无法感知到未知事物。

鉴定一个东西存在的年代,现代科学好象有了办法。这就是C14同位素放射的方法。

红山文化玉器官方C14鉴定是5500~6000年,正负误差500年。误差似乎太大。这样的结果是不是使人满意却不说,但官方学者却把红山文化圈定在红山牛河梁,却是有些狭窄了。因为,这样可能把许多优秀的同一个时代的玉器拒之门外。韩国人金喜镛所收藏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吗?可是从文化信息这种角度,黑皮玉包罗了馆藏的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而许多黑皮玉的器型在馆藏红山文化把一些黑皮玉拿到韩国鉴定竟然是14300±60年。红山文化玉器的器型,黑皮玉中全有。而黑皮玉的器型,红山文化玉器却没有。黑皮玉器既然包容了红山文化。红山文化为什么不叫黑皮玉文化呢?只因为红山文化的命名有强大的国家文化的背景。香港刘汉根教授被内陆网友称作是文物骗子,可是他收藏的玉器和玉器的研究是远超过金喜镛的。他所收藏的玉器所包罗的地理范围是新疆、甘肃、青海等地,各类繁多,其中也可以包容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显然,官方学者对于红山文化的定义是有些狭隘了,也可能是红山文化在的初始鉴定的年代仅仅是5500-6000年有些保守了。也许我们不应当将红山文化叫红山文化,也不应该叫黑皮玉文化,它起源于黄土高原。应该叫黄土高原文化也许有些靠谱。

韩国金喜镛的贡献就是给这个文化一个定位:中国远古文明14300±60年。这个定位也许不能被中国学者所认可。中华文化为什么要叫韩国人来定位。韩国人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分支,他们对于中华文明有一定的发言权也是理所应当的。更主要的是官方学者对于金喜镛所说的黑皮玉是不是红山文化玉器还有疑义。否定金喜镛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实验来证明金喜镛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以及他们的测定的年代是错误的。可是他们却没有能这样作。

红山文化是距今14300年。这既是一个定位,也是一个标准。我们说红山文化并不是某一种或某一类玉器。而是玉器上的文化信息、或是器型、或是图案、或是文字。如右图,下面的两个玉器是与牛河梁红山玉器是相同的器型,一个是玉猪龙,一个是玉鸮。我们说它们是红山文化玉器。上面的两个玉器一个是玉圭,一个是玉璧,它们上面的文字与玉猪龙和玉鸮上的文字相同。我们可以认为:我们的圭璧也是红山文化玉器。应该说不没有什么问题的。我们的圭璧是14300年前的历史文物,圭璧文是14300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这两个结论下的不算是粗糙。

唐山居士 发表于  2018-11-10 06:04:34 16字 ( 0/150)

傻,是他的权力。你不能不让他傻。

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

所谓的圭璧文就是在就是古人在玉圭和玉璧上所刻写的文字。

我们要证明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古文字,首先要证明:一些带文字的圭和璧是一万年前的古玉器。

高古玉器的鉴定是一个十分专业,也是一个十分权威的事。

一些古玉器的鉴定专家似乎很专业,似乎很权威。可是他们凭什么呀?大多是凭经验:看玉质。看沁色。看包浆。。。对于已知年代。曾经发现过的文物,你可以用已知去论已知,也许是可以的。可是你对于未知年代。未曾见到过东西,这

样的经验法却不灵了。因为,你无法穿越未知的年代,也无法感知到未知事物。

鉴定一个东西存在的年代,现代科学好象有了办法。这就是C14同位素放射的方法。

红山文化玉器官方C14鉴定是5500~6000年,正负误差500年。误差似乎太大。这样的结果是不是使人满意却不说,但官方学者却把红山文化圈定在红山牛河梁,却是有些狭窄了。因为,这样可能把许多优秀的同一个时代的玉器拒之门外。韩国人金喜镛所收藏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吗?可是从文化信息这种角度,黑皮玉包罗了馆藏的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而许多黑皮玉的器型在馆藏红山文化把一些黑皮玉拿到韩国鉴定竟然是14300±60年。红山文化玉器的器型,黑皮玉中全有。而黑皮玉的器型,红山文化玉器却没有。黑皮玉器既然包容了红山文化。红山文化为什么不叫黑皮玉文化呢?只因为红山文化的命名有强大的国家文化的背景。香港刘汉根教授被内陆网友称作是文物骗子,可是他收藏的玉器和玉器的研究是远超过金喜镛的。他所收藏的玉器所包罗的地理范围是新疆、甘肃、青海等地,各类繁多,其中也可以包容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显然,官方学者对于红山文化的定义是有些狭隘了,也可能是红山文化在的初始鉴定的年代仅仅是5500-6000年有些保守了。也许我们不应当将红山文化叫红山文化,也不应该叫黑皮玉文化,它起源于黄土高原。应该叫黄土高原文化也许有些靠谱。

韩国金喜镛的贡献就是给这个文化一个定位:中国远古文明14300±60年。这个定位也许不能被中国学者所认可。中华文化为什么要叫韩国人来定位。韩国人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分支,他们对于中华文明有一定的发言权也是理所应当的。更主要的是官方学者对于金喜镛所说的黑皮玉是不是红山文化玉器还有疑义。否定金喜镛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实验来证明金喜镛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以及他们的测定的年代是错误的。可是他们却没有能这样作。

红山文化是距今14300年。这既是一个定位,也是一个标准。我们说红山文化并不是某一种或某一类玉器。而是玉器上的文化信息、或是器型、或是图案、或是文字。如右图,下面的两个玉器是与牛河梁红山玉器是相同的器型,一个是玉猪龙,一个是玉鸮。我们说它们是红山文化玉器。上面的两个玉器一个是玉圭,一个是玉璧,它们上面的文字与玉猪龙和玉鸮上的文字相同。我们可以认为:我们的圭璧也是红山文化玉器。应该说不没有什么问题的。我们的圭璧是14300年前的历史文物,圭璧文是14300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这两个结论下的不算是粗糙。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8-11-10 10:45:35 45字 ( 0/130)

好像也是这个理。有道理,傻也是智慧,所以傻就可成物理大师。逻辑像成立了。还是小和尚看得准。

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

所谓的圭璧文就是在就是古人在玉圭和玉璧上所刻写的文字。

我们要证明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古文字,首先要证明:一些带文字的圭和璧是一万年前的古玉器。

高古玉器的鉴定是一个十分专业,也是一个十分权威的事。

一些古玉器的鉴定专家似乎很专业,似乎很权威。可是他们凭什么呀?大多是凭经验:看玉质。看沁色。看包浆。。。对于已知年代。曾经发现过的文物,你可以用已知去论已知,也许是可以的。可是你对于未知年代。未曾见到过东西,这

样的经验法却不灵了。因为,你无法穿越未知的年代,也无法感知到未知事物。

鉴定一个东西存在的年代,现代科学好象有了办法。这就是C14同位素放射的方法。

红山文化玉器官方C14鉴定是5500~6000年,正负误差500年。误差似乎太大。这样的结果是不是使人满意却不说,但官方学者却把红山文化圈定在红山牛河梁,却是有些狭窄了。因为,这样可能把许多优秀的同一个时代的玉器拒之门外。韩国人金喜镛所收藏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吗?可是从文化信息这种角度,黑皮玉包罗了馆藏的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而许多黑皮玉的器型在馆藏红山文化把一些黑皮玉拿到韩国鉴定竟然是14300±60年。红山文化玉器的器型,黑皮玉中全有。而黑皮玉的器型,红山文化玉器却没有。黑皮玉器既然包容了红山文化。红山文化为什么不叫黑皮玉文化呢?只因为红山文化的命名有强大的国家文化的背景。香港刘汉根教授被内陆网友称作是文物骗子,可是他收藏的玉器和玉器的研究是远超过金喜镛的。他所收藏的玉器所包罗的地理范围是新疆、甘肃、青海等地,各类繁多,其中也可以包容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显然,官方学者对于红山文化的定义是有些狭隘了,也可能是红山文化在的初始鉴定的年代仅仅是5500-6000年有些保守了。也许我们不应当将红山文化叫红山文化,也不应该叫黑皮玉文化,它起源于黄土高原。应该叫黄土高原文化也许有些靠谱。

韩国金喜镛的贡献就是给这个文化一个定位:中国远古文明14300±60年。这个定位也许不能被中国学者所认可。中华文化为什么要叫韩国人来定位。韩国人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分支,他们对于中华文明有一定的发言权也是理所应当的。更主要的是官方学者对于金喜镛所说的黑皮玉是不是红山文化玉器还有疑义。否定金喜镛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实验来证明金喜镛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以及他们的测定的年代是错误的。可是他们却没有能这样作。

红山文化是距今14300年。这既是一个定位,也是一个标准。我们说红山文化并不是某一种或某一类玉器。而是玉器上的文化信息、或是器型、或是图案、或是文字。如右图,下面的两个玉器是与牛河梁红山玉器是相同的器型,一个是玉猪龙,一个是玉鸮。我们说它们是红山文化玉器。上面的两个玉器一个是玉圭,一个是玉璧,它们上面的文字与玉猪龙和玉鸮上的文字相同。我们可以认为:我们的圭璧也是红山文化玉器。应该说不没有什么问题的。我们的圭璧是14300年前的历史文物,圭璧文是14300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这两个结论下的不算是粗糙。

唐山居士 发表于  2018-11-09 19:30:07 52字 ( 0/136)

据说:夏商周工程之后,国家又启动了探源工程。我们的学者对于金喜镛。对于刘汉根,对于圭璧文怎么说,怎么看。

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

所谓的圭璧文就是在就是古人在玉圭和玉璧上所刻写的文字。

我们要证明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古文字,首先要证明:一些带文字的圭和璧是一万年前的古玉器。

高古玉器的鉴定是一个十分专业,也是一个十分权威的事。

一些古玉器的鉴定专家似乎很专业,似乎很权威。可是他们凭什么呀?大多是凭经验:看玉质。看沁色。看包浆。。。对于已知年代。曾经发现过的文物,你可以用已知去论已知,也许是可以的。可是你对于未知年代。未曾见到过东西,这

样的经验法却不灵了。因为,你无法穿越未知的年代,也无法感知到未知事物。

鉴定一个东西存在的年代,现代科学好象有了办法。这就是C14同位素放射的方法。

红山文化玉器官方C14鉴定是5500~6000年,正负误差500年。误差似乎太大。这样的结果是不是使人满意却不说,但官方学者却把红山文化圈定在红山牛河梁,却是有些狭窄了。因为,这样可能把许多优秀的同一个时代的玉器拒之门外。韩国人金喜镛所收藏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吗?可是从文化信息这种角度,黑皮玉包罗了馆藏的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而许多黑皮玉的器型在馆藏红山文化把一些黑皮玉拿到韩国鉴定竟然是14300±60年。红山文化玉器的器型,黑皮玉中全有。而黑皮玉的器型,红山文化玉器却没有。黑皮玉器既然包容了红山文化。红山文化为什么不叫黑皮玉文化呢?只因为红山文化的命名有强大的国家文化的背景。香港刘汉根教授被内陆网友称作是文物骗子,可是他收藏的玉器和玉器的研究是远超过金喜镛的。他所收藏的玉器所包罗的地理范围是新疆、甘肃、青海等地,各类繁多,其中也可以包容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显然,官方学者对于红山文化的定义是有些狭隘了,也可能是红山文化在的初始鉴定的年代仅仅是5500-6000年有些保守了。也许我们不应当将红山文化叫红山文化,也不应该叫黑皮玉文化,它起源于黄土高原。应该叫黄土高原文化也许有些靠谱。

韩国金喜镛的贡献就是给这个文化一个定位:中国远古文明14300±60年。这个定位也许不能被中国学者所认可。中华文化为什么要叫韩国人来定位。韩国人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分支,他们对于中华文明有一定的发言权也是理所应当的。更主要的是官方学者对于金喜镛所说的黑皮玉是不是红山文化玉器还有疑义。否定金喜镛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实验来证明金喜镛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以及他们的测定的年代是错误的。可是他们却没有能这样作。

红山文化是距今14300年。这既是一个定位,也是一个标准。我们说红山文化并不是某一种或某一类玉器。而是玉器上的文化信息、或是器型、或是图案、或是文字。如右图,下面的两个玉器是与牛河梁红山玉器是相同的器型,一个是玉猪龙,一个是玉鸮。我们说它们是红山文化玉器。上面的两个玉器一个是玉圭,一个是玉璧,它们上面的文字与玉猪龙和玉鸮上的文字相同。我们可以认为:我们的圭璧也是红山文化玉器。应该说不没有什么问题的。我们的圭璧是14300年前的历史文物,圭璧文是14300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这两个结论下的不算是粗糙。

唐山居士 发表于  2018-11-09 19:34:57 26字 ( 0/118)

检验历史的标准,不只是人的经验,而更主要是科学检测。

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

所谓的圭璧文就是在就是古人在玉圭和玉璧上所刻写的文字。

我们要证明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古文字,首先要证明:一些带文字的圭和璧是一万年前的古玉器。

高古玉器的鉴定是一个十分专业,也是一个十分权威的事。

一些古玉器的鉴定专家似乎很专业,似乎很权威。可是他们凭什么呀?大多是凭经验:看玉质。看沁色。看包浆。。。对于已知年代。曾经发现过的文物,你可以用已知去论已知,也许是可以的。可是你对于未知年代。未曾见到过东西,这

样的经验法却不灵了。因为,你无法穿越未知的年代,也无法感知到未知事物。

鉴定一个东西存在的年代,现代科学好象有了办法。这就是C14同位素放射的方法。

红山文化玉器官方C14鉴定是5500~6000年,正负误差500年。误差似乎太大。这样的结果是不是使人满意却不说,但官方学者却把红山文化圈定在红山牛河梁,却是有些狭窄了。因为,这样可能把许多优秀的同一个时代的玉器拒之门外。韩国人金喜镛所收藏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吗?可是从文化信息这种角度,黑皮玉包罗了馆藏的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而许多黑皮玉的器型在馆藏红山文化把一些黑皮玉拿到韩国鉴定竟然是14300±60年。红山文化玉器的器型,黑皮玉中全有。而黑皮玉的器型,红山文化玉器却没有。黑皮玉器既然包容了红山文化。红山文化为什么不叫黑皮玉文化呢?只因为红山文化的命名有强大的国家文化的背景。香港刘汉根教授被内陆网友称作是文物骗子,可是他收藏的玉器和玉器的研究是远超过金喜镛的。他所收藏的玉器所包罗的地理范围是新疆、甘肃、青海等地,各类繁多,其中也可以包容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显然,官方学者对于红山文化的定义是有些狭隘了,也可能是红山文化在的初始鉴定的年代仅仅是5500-6000年有些保守了。也许我们不应当将红山文化叫红山文化,也不应该叫黑皮玉文化,它起源于黄土高原。应该叫黄土高原文化也许有些靠谱。

韩国金喜镛的贡献就是给这个文化一个定位:中国远古文明14300±60年。这个定位也许不能被中国学者所认可。中华文化为什么要叫韩国人来定位。韩国人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分支,他们对于中华文明有一定的发言权也是理所应当的。更主要的是官方学者对于金喜镛所说的黑皮玉是不是红山文化玉器还有疑义。否定金喜镛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实验来证明金喜镛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以及他们的测定的年代是错误的。可是他们却没有能这样作。

红山文化是距今14300年。这既是一个定位,也是一个标准。我们说红山文化并不是某一种或某一类玉器。而是玉器上的文化信息、或是器型、或是图案、或是文字。如右图,下面的两个玉器是与牛河梁红山玉器是相同的器型,一个是玉猪龙,一个是玉鸮。我们说它们是红山文化玉器。上面的两个玉器一个是玉圭,一个是玉璧,它们上面的文字与玉猪龙和玉鸮上的文字相同。我们可以认为:我们的圭璧也是红山文化玉器。应该说不没有什么问题的。我们的圭璧是14300年前的历史文物,圭璧文是14300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这两个结论下的不算是粗糙。

唐山居士 发表于  2018-11-09 19:23:35 22字 ( 0/146)

谢谢桔子版主。此帖能够发出,我的心情好极了。

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

所谓的圭璧文就是在就是古人在玉圭和玉璧上所刻写的文字。

我们要证明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古文字,首先要证明:一些带文字的圭和璧是一万年前的古玉器。

高古玉器的鉴定是一个十分专业,也是一个十分权威的事。

一些古玉器的鉴定专家似乎很专业,似乎很权威。可是他们凭什么呀?大多是凭经验:看玉质。看沁色。看包浆。。。对于已知年代。曾经发现过的文物,你可以用已知去论已知,也许是可以的。可是你对于未知年代。未曾见到过东西,这

样的经验法却不灵了。因为,你无法穿越未知的年代,也无法感知到未知事物。

鉴定一个东西存在的年代,现代科学好象有了办法。这就是C14同位素放射的方法。

红山文化玉器官方C14鉴定是5500~6000年,正负误差500年。误差似乎太大。这样的结果是不是使人满意却不说,但官方学者却把红山文化圈定在红山牛河梁,却是有些狭窄了。因为,这样可能把许多优秀的同一个时代的玉器拒之门外。韩国人金喜镛所收藏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吗?可是从文化信息这种角度,黑皮玉包罗了馆藏的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而许多黑皮玉的器型在馆藏红山文化把一些黑皮玉拿到韩国鉴定竟然是14300±60年。红山文化玉器的器型,黑皮玉中全有。而黑皮玉的器型,红山文化玉器却没有。黑皮玉器既然包容了红山文化。红山文化为什么不叫黑皮玉文化呢?只因为红山文化的命名有强大的国家文化的背景。香港刘汉根教授被内陆网友称作是文物骗子,可是他收藏的玉器和玉器的研究是远超过金喜镛的。他所收藏的玉器所包罗的地理范围是新疆、甘肃、青海等地,各类繁多,其中也可以包容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显然,官方学者对于红山文化的定义是有些狭隘了,也可能是红山文化在的初始鉴定的年代仅仅是5500-6000年有些保守了。也许我们不应当将红山文化叫红山文化,也不应该叫黑皮玉文化,它起源于黄土高原。应该叫黄土高原文化也许有些靠谱。

韩国金喜镛的贡献就是给这个文化一个定位:中国远古文明14300±60年。这个定位也许不能被中国学者所认可。中华文化为什么要叫韩国人来定位。韩国人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分支,他们对于中华文明有一定的发言权也是理所应当的。更主要的是官方学者对于金喜镛所说的黑皮玉是不是红山文化玉器还有疑义。否定金喜镛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实验来证明金喜镛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以及他们的测定的年代是错误的。可是他们却没有能这样作。

红山文化是距今14300年。这既是一个定位,也是一个标准。我们说红山文化并不是某一种或某一类玉器。而是玉器上的文化信息、或是器型、或是图案、或是文字。如右图,下面的两个玉器是与牛河梁红山玉器是相同的器型,一个是玉猪龙,一个是玉鸮。我们说它们是红山文化玉器。上面的两个玉器一个是玉圭,一个是玉璧,它们上面的文字与玉猪龙和玉鸮上的文字相同。我们可以认为:我们的圭璧也是红山文化玉器。应该说不没有什么问题的。我们的圭璧是14300年前的历史文物,圭璧文是14300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这两个结论下的不算是粗糙。

唐山居士 发表于  2018-11-09 19:25:55 35字 ( 0/118)

此帖对于收藏界也许是有益的。但愿大批这样文化玉器,不再流浪,不再流失。

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

所谓的圭璧文就是在就是古人在玉圭和玉璧上所刻写的文字。

我们要证明圭璧文是一万多年前的古文字,首先要证明:一些带文字的圭和璧是一万年前的古玉器。

高古玉器的鉴定是一个十分专业,也是一个十分权威的事。

一些古玉器的鉴定专家似乎很专业,似乎很权威。可是他们凭什么呀?大多是凭经验:看玉质。看沁色。看包浆。。。对于已知年代。曾经发现过的文物,你可以用已知去论已知,也许是可以的。可是你对于未知年代。未曾见到过东西,这

样的经验法却不灵了。因为,你无法穿越未知的年代,也无法感知到未知事物。

鉴定一个东西存在的年代,现代科学好象有了办法。这就是C14同位素放射的方法。

红山文化玉器官方C14鉴定是5500~6000年,正负误差500年。误差似乎太大。这样的结果是不是使人满意却不说,但官方学者却把红山文化圈定在红山牛河梁,却是有些狭窄了。因为,这样可能把许多优秀的同一个时代的玉器拒之门外。韩国人金喜镛所收藏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吗?可是从文化信息这种角度,黑皮玉包罗了馆藏的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而许多黑皮玉的器型在馆藏红山文化把一些黑皮玉拿到韩国鉴定竟然是14300±60年。红山文化玉器的器型,黑皮玉中全有。而黑皮玉的器型,红山文化玉器却没有。黑皮玉器既然包容了红山文化。红山文化为什么不叫黑皮玉文化呢?只因为红山文化的命名有强大的国家文化的背景。香港刘汉根教授被内陆网友称作是文物骗子,可是他收藏的玉器和玉器的研究是远超过金喜镛的。他所收藏的玉器所包罗的地理范围是新疆、甘肃、青海等地,各类繁多,其中也可以包容红山文化玉器的所有器型。显然,官方学者对于红山文化的定义是有些狭隘了,也可能是红山文化在的初始鉴定的年代仅仅是5500-6000年有些保守了。也许我们不应当将红山文化叫红山文化,也不应该叫黑皮玉文化,它起源于黄土高原。应该叫黄土高原文化也许有些靠谱。

韩国金喜镛的贡献就是给这个文化一个定位:中国远古文明14300±60年。这个定位也许不能被中国学者所认可。中华文化为什么要叫韩国人来定位。韩国人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分支,他们对于中华文明有一定的发言权也是理所应当的。更主要的是官方学者对于金喜镛所说的黑皮玉是不是红山文化玉器还有疑义。否定金喜镛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实验来证明金喜镛的黑皮玉不是红山文化玉器,以及他们的测定的年代是错误的。可是他们却没有能这样作。

红山文化是距今14300年。这既是一个定位,也是一个标准。我们说红山文化并不是某一种或某一类玉器。而是玉器上的文化信息、或是器型、或是图案、或是文字。如右图,下面的两个玉器是与牛河梁红山玉器是相同的器型,一个是玉猪龙,一个是玉鸮。我们说它们是红山文化玉器。上面的两个玉器一个是玉圭,一个是玉璧,它们上面的文字与玉猪龙和玉鸮上的文字相同。我们可以认为:我们的圭璧也是红山文化玉器。应该说不没有什么问题的。我们的圭璧是14300年前的历史文物,圭璧文是14300多年前的中国古文字。这两个结论下的不算是粗糙。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