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草民时代 发表于  2018-11-09 16:47:31 5385字 ( 63/8186)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11-11 21:52:57 145字 ( 0/20)

哈佛大学能清理门户,兰州大学等为何不对李吉均等五院士黄河形成170万年在国际学术会议早无立足之地的伪科学(黄河形成于约250万年前---下五泉砾石层)清理门户?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10 22:26:20 44字 ( 0/1)

给大家火眼金睛:“评定权”、“定价权”,妖魔鬼怪现原形。金猴奋起千钧棒,一起来打白骨精!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10 22:10:01 63字 ( 0/2)

当前教科研领域全方位错失本位的事实状态下,只有公开透明的机制可以强制归位,不可放权,应该收权给“刚性机制”,浑水摸鱼莫过于此!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8-11-10 12:15:21 70字 ( 0/137)

文中传递的信息似是而非。所谓学术研究或科学探索有目的、有派别的现象很正常,只不过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它永远不可能是无限自由。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aps267890 发表于  2018-11-10 13:32:07 39字 ( 0/134)

这篇文章,旗帜鲜明,直中要害,传递的信息怎么是是而非了?多读几遍再发言不可吗?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10 22:06:39 25字 ( 0/3)

读三遍就能判断这篇文章的卑劣!混淆误导,别有用心!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aps267890 发表于  2018-11-11 14:12:58 50字 ( 0/23)

这篇文章是破除唯论文唯学历唯职称的战斗檄文,说理透彻,鞭挞犀利,对于专门替现状辩护的五毛来说可能沮丧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aps267890 发表于  2018-11-12 07:59:48 87字 ( 0/18)

干细胞伪科学研究为啥能蒙混17年?中间不是没人质疑,只是因为质疑者的身份是”小人物”不被重视罢了,这暴露出来当今社会崇尚权威不崇尚真理,这种意识不改变类似的问题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8-11-10 17:22:42 65字 ( 0/122)

实话实说,如果一个人基础认识正确,认识清楚到位,很多说法存在的问题是一目了然的,绝不会因为其外表的光鲜或艳丽遮蔽了对其本质的把握。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8-11-10 17:18:25 175字 ( 0/148)

文中结尾总结说“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aps267890 发表于  2018-11-10 19:05:04 107字 ( 0/137)

你这是地球上的逻辑吗?作者说理论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违反了马克思主义吗?马克思的学说是集体思考出来的吗?两个人的头脑是不能绑在一起思维的,绑在一起思维就会错乱,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8-11-10 17:32:21 114字 ( 0/155)

实际上,东西方在所谓“科学”又或者“技术”又乃至“人文”上的表现有非常显著的差异,譬如中华文化中绝少看到以人名命名的思想、技术、知识或者认知及规律,这是为什么?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8-11-10 17:25:53 72字 ( 0/141)

这最后一句的问题非常明显。而其思维认识的问题甚至是错误,在文中已有多处体现,你们如果看不出来,只不过是你,你们,对事物或本质的认识并不透彻罢了。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aps267890 发表于  2018-11-10 18:06:51 67字 ( 0/162)

这句话体现作者对思维活动规律的认识,所言“理论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不属于集体攻关序列”,认识是深刻的,不可能两个人同时到达思维最高点,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8-11-10 19:20:59 52字 ( 0/118)

不能与实践相结合或无法实践的理论与屠龙技无异。而理论的创造与完善,与对理论的实践,是相辅相承缺一不可的。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aps267890 发表于  2018-11-10 11:13:52 67字 ( 0/141)

这篇文章写得精彩,直中要害,在纷繁复杂的学术乱象里理出了头绪,所提治理方案带有根本性,取消版面费的确是最基本的,否则一切都是没用的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22:13:14 63字 ( 0/132)

论文和学术水平都是逐年提高的,国家应该鼓励支持,建立同一免费平台,就有人愿意多写,这是事业和人生追求,和学术评定应该分开来看。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aps267890 发表于  2018-11-10 11:34:34 130字 ( 0/138)

论文和学术水平未必是逐年提高的,现在发布的论文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是垃圾,这些垃圾将阻断人们探索未知世界的视线。练习写论文可以,但要知道自已的半斤八两,那些低级的或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aps267890 发表于  2018-11-10 19:17:03 139字 ( 0/151)

有些人确实希望垃圾论文越来越多,而且正在尽力为垃圾论文的出版提供条件和找借口。这些人是谁呢?这些人就是既得利益者包括现任权威。道理很简单,因为垃圾论文起作鱼目混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10 22:11:38 43字 ( 0/3)

你在混淆论文发表和论文评定,是站在社会公正和社会发展的立场上吗?应该毫不留情地揭露你!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aps267890 发表于  2018-11-10 11:52:03 56字 ( 0/152)

学术水平也未必逐年提高,如干细胞的研究一下子回到十七年前,没有进展就意味着倒退,因为它耗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10 22:15:00 52字 ( 0/3)

这是学术评定的问题,不是论文发表的问题,精英卑劣,莫过于此!拿彼之小短,遮己之大恶,欺骗公众,以渔私利!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22:10:56 57字 ( 0/139)

用工具软件批量生产的论文,论文后确实是由职称水平支撑的,一两篇让你过职称,但你批量生产圈国家的钱,必须用机制制止!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22:04:54 46字 ( 0/137)

信息化社会治理和人工智能必然减少行政环节和自然实现社会公正,一些人阻挠这个发展模式是必然的!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22:00:24 48字 ( 0/143)

不是垃圾文章问题,是粪坑评定的问题!论文上传国家平台免费发表,可以建立个人学术档案,向社会公开!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21:51:52 43字 ( 0/172)

中国的科盲太多,都是识字班水平利蠹!请问你能区分学术职称和工作先进、思想标兵的区别吗?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21:43:54 56字 ( 0/199)

职称应该国家同意评定,采取论文一票否决制,论文不达标,一票否决,这是客观标准,学术荣誉,不是工作先进和思想标兵!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aps267890 发表于  2018-11-10 08:56:52 96字 ( 0/167)

你为啥这样鼓吹论文?以论文作指挥棒谁还埋头干实际工作?现在的教授不教课,教师为了晋级写八竿子打不挨边的论文,医生为了晋级不去病房专门查资料凑论文,这些本末倒置的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10 22:24:28 39字 ( 0/2)

你在混淆视听!剥离科研,透明评定,各归本位!你们这类货色,维护的是“评定权”!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10 22:20:19 53字 ( 0/3)

教学和科研建立两个透明公开的独立系统,面向全民,各归本位,你混淆学术本位和教学本位,是脑残,还是别有用心?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21:25:30 54字 ( 0/89)

何玉华这篇文章是转移视线的遮掩文章!宁缺毋滥暴露其精英嘴脸!提出公开免费独立的评价机制,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aps267890 发表于  2018-11-09 19:59:36 65字 ( 0/181)

这篇文章写得精彩,直中要害,在纷繁复杂的学术乱象里理出了头绪,所提治理方案带有根本性,取消版面费的确是最基本的,否则一切都是没用的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aps267890 发表于  2018-11-09 20:03:37 56字 ( 0/110)

现在论文太多,哪有那么多的新发现值得发表?鱼目混珠,必然劣币逐良币,把真正有用的论文埋没掉,论文丰收绝对是灾难。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21:54:21 50字 ( 0/132)

论文多没有代价地公开。是好事还是坏事,您水平次还是别有用心?这是和学术评价两回事!是评价和吸钱问题!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aps267890 发表于  2018-11-09 20:12:57 84字 ( 0/134)

取消版面费意味着国家对期刊的接管,期刊可以由商业性回归到公益性,不再依附于既得利益集团的恩赐,垃圾论文必然减少,批评权威的文章和质疑性的文章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小发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21:23:09 25字 ( 0/181)

应该建立国家统一的网络互连平台,学术期刊纳入管理!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19:48:24 56字 ( 0/127)

学术论文由国家统一规定收购价格!现在学术不端,事实上是论文虚价搬国库进腰包的行为。用机制强制制止即可。既往不咎。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19:43:10 50字 ( 0/99)

以后社会环境治好了,国家真正财力丰裕了,老百姓可以靠给国家写论文写专利拿补贴收入维持生活,有何不可?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famaoling 发表于  2018-11-09 19:42:33 12字 ( 0/116)

设立学术不端法迫在眉前。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famaoling 发表于  2018-11-10 11:37:44 51字 ( 0/143)

设立反学术不端法很有必要,迫在眉切。通过让学术不端分子付出极大的法律代价有助而遏制学术腐败/学术不端。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19:40:23 33字 ( 0/103)

这个应该和数字城市一类,应该不仅是信息中国,也是信息地球的一部分!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19:34:14 59字 ( 0/107)

学术论文国家建立同意免费网络平台,职称评定、科技投入建立专门的国家评审队伍和机制,公开透明,按身份证分配“机会资源”!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aps267890 发表于  2018-11-09 20:19:46 100字 ( 0/100)

职称评定不应与论文挂钩,不同行业应根据不同的业务制定晋升的规则,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医生要根据医疗效果,如果都拿论文评职称,必然造成干实际工作的人边缘化,投机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21:35:54 45字 ( 0/125)

学术论文应该和论文挂钩,一票否决!如若代写,终生不得评定职称!没有论文,哪来的水平,笑话!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aps267890 发表于  2018-11-10 08:41:40 88字 ( 0/147)

为啥评职称要与论文挂钩?农民评先进还需写论文吗?爱的生写论文了吗?战争年代当将军的好多人不识字,不照样提拔吗?依据就是能否消灭敌人,还有其它替代标准码?是书呆子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aps267890 发表于  2018-11-09 20:26:20 108字 ( 0/130)

即便是研究人员评职称也不应与论文简单挂钩,应该看他论文里的内容是什么,是否有自已的原创成果,原创成果是主干还是支流,代表作制度不错,其实一个人一生有一个成果就很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82615471 发表于  2018-11-10 11:17:52 19字 ( 0/134)

发表的论文 = 科研成果,何谈创新啊?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21:38:36 39字 ( 0/106)

这个对!论文不分先后,不分时间先后!不分篇数。论文等同学术著作奖励!定价问题!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21:36:56 15字 ( 0/196)

是工资和职称脱钩!而不是论文!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19:56:34 54字 ( 0/122)

平台向全社会公开,接受公众监督和反馈。这难做到吗?国家投入成果在网上公开,科技活动就会进入良性的循环和发展。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19:53:47 62字 ( 0/162)

这样,科技队伍就会扩大至全体百姓,国家采用激励政策即可。对现有的科技队伍也是有益的,你做的动,是没有退休的,全社会一样不限。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19:29:21 40字 ( 0/115)

学术论文传播得越远越好,看的人越多越好,全世界的小孩都能看懂相对论,这好不好?!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19:28:05 39字 ( 0/113)

垃圾文章在国家平台上可以免费发表,就打掉了学术压制!这是利用论文圈钱的大粪勺!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19:26:37 0字 ( 0/98)

废物可以利用,垃圾文章为什么不可以发表?什么叫论文宁缺毋滥?

废物可以利用,垃圾文章为什么不可以发表?什么叫论文宁缺毋滥?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aps267890 发表于  2018-11-09 20:37:28 51字 ( 0/130)

垃圾论文就是干扰,就像我们每天打开电脑一样,垃圾信息和虚假信息铺面而来,真正有意义的信息越来越看不到了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21:20:20 54字 ( 0/131)

学术论文搜索是不一样的,平台应专门设计,超过普通数据库的功能。你做科研吗?搜过学术论文,尤其是英文的自知道。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aps267890 发表于  2018-11-10 08:48:23 107字 ( 0/142)

你认为垃圾论文是那么好判断的吗?你要判断一篇问是否为垃圾论文甚至需几年,如干细胞的研究,那些自称取代重大突破的文章都是垃圾,持续十七年,读这些文章要消耗掉多少人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10 22:05:07 47字 ( 0/1)

你这种不懂科研的人当然无法判断!连参考文献都无法辨别,有资格说话吗?你不是不懂,就是别有用心!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21:17:11 39字 ( 0/106)

这靠平台筛选,是技术问题。现在论文文献搜索有高级搜索方式,一个问题上万篇可选。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19:24:46 50字 ( 0/119)

现在是国际互联时代,国内学术期刊统一纳入国家免费互联平台即可,只要有身份证就可投稿,垃圾文章也可以!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19:38:42 52字 ( 0/166)

这么大一个平台,需要维持,和专利平台一样,现在期刊工作人员可先纳入工作,就解决了出路问题,转进来就行了!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19:22:56 52字 ( 0/112)

学术论文是全世界的科技财富,把学术论文的用途死死按在学术本位上即可,非常简单!国家建立统一免费网络平台!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9 19:20:46 58字 ( 0/124)

冲刷式改革,建立低成本全覆盖透明机制,把不合理的资源配置通过体制引导到正常轨道上来,不能对科技力量进行破坏性的整治。

哈佛清理门户折射出的学术腐败和治理对策

作者:何玉华

  最近学术圈发生了个大地震,哈佛医学院一次性撤销了31篇造假论文,学科发展17年一夜坍塌。哈佛医学院不是世界顶级医学院吗?竟然也造假,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这场骗局足足持续了十七年都没有被戳破,还有无数人顺着他的的思路继续研究。这个被认为造假的领域正是医学界大热的“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技术. 而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位皮埃罗教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医学院及布莱根妇女医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心肌再生领域的权威人物。他的权威名号有多少,实在是数也数不清。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赤裸裸的现实却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今就是一个造假的社会,不仅中国,外国也如此。全球的专家已联合起来,结合成利益共同体,共同欺骗人民欺骗政府骗取经费,共同打压质疑的声音。相互引用一些没关连的甚至作者根本没读过的文章,不是相互捧场是什么?在这个丑闻没有揭露之前,中科院的跟风者就宣布基于干细胞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是欺骗是什么?干细胞根本就不存在,请问你们成功了什么?睁眼说瞎话!

  所谓的顶尖期刊早已被利益集团收买,或者说早已成为这个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审稿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权威人士的文章如过无人区,质疑的文章被打压。尽管如此体制内仍有叛逆者,大胆地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肮脏。人民应该感谢这些叛逆者,靠外部的质疑者是无法撼动这些带着各种头衔光环的大佬的,他们可以轻松地给那些质疑者扣上民科的帽子一甩了之,他们的头衔足以唬得普通人后退三尺,这些头衔已成为人们坚持真理追求真理的障碍。科学本身不承认什么权威,可现实的学术规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大树特树科学神,仅中国就有长江,杰青等不胜数的帽子。一些学者的奋斗目标就是捞头衔而非追求真理,他们知道有了头衔就有了获取经费的资格,准确地说他们是投机钻营份子而非学者。相反,真正的学者埋头钻研是顾不得这些头衔的,华罗庚的头衔最终就是一张初中毕业证,但这并不影响他攀登科学高峰。鉴于此,评审机制的改革就是目前学术领域里的迫切问题。

  类似的造假决不仅是医学领域,其它领域也许更严重,医学领域毕竟直接涉及到人的生命问题,他们或多或少有所顾忌。 科研界应该来一场全面地大审查大清洗,近几十年来的所谓突破都应重新审查,包括哪些已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如什么上帝粒子的发现,引力波的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些奖项极有可能是假货。在黑洞是否存在就很成问题的情况下宣布测到黑洞发来的引力波,逻辑上就站不住脚。为了压制质疑声,又宣布测到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试问,在这之前你们为啥不说测到中子星碰撞发来的引力波?为啥中子星发来的引力波正好被你们测到?你们敢说下一次何时发来吗?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测到了引力波,是如何肯定它是中子星发来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又如,宇宙膨胀的加速度本来是不可直接测量的,能直接测量的就是天体的红移和光度距离(根据天体发来的光的强度判断的距离),即便测到的这些数据是可靠的,离加速膨胀的结论还有相当的距离,中间还需要大量的理论推导和验算,在不能保证推导过程甚至理论依据是否可靠的情况下就宣布宇宙是加速膨胀的,这是科学态度吗?因此说,他们在合伙编造数据,合伙造假,就连诺贝尔奖也造假,科研造假达到瞒天过海的程度,当代的皇帝新装正在反复地上演。

  为啥科研界造假愈演愈烈,骗子越来越多?是因为科学造假至今还没有相应的风险,人们过度地迁就了那些伪专家伪学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今后对造假者决不可仅以批评了之,必须对那些伪造数据故意造假骗取经费者绳之以法,按诈骗罪投入监狱, 不这样就无法扭转学术造假的局面。

  其次,期刊应归国有,国家拨经费,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控制,这是由期刊的公益性决定的。论文宁缺毋滥,垃圾论文必然埋没有价值的论文,对学术研究起的是阻碍作用, 是对学术环境的污染。没有新内容的论文坚决不发,无病呻吟纯粹为晋级或毕业准备的论文坚决不发,跟风的论文如果不能对已有的论述做出新的补充或改进,坚决不发。期刊本来属于公益事业,现在已商业化,不再是人们探索真理交流思想的平台。期刊的商业性质注定其目的是牟利的,必然依附于既得利益者,必然压制原始创新,因为创新意味着对旧知识的挑战,亦即对现有权威或既得利益者的挑战,他们不会容忍发表不利于他们的文章的。无新内容的跟风论文显然是为既得利益者歌功颂德而写的,这类论文常常引用大量无关联甚至作者没读过的参考文献,期刊之所以热衷于发表这类的论文,是因为期刊早已被他们收买或者期刊就是其所办。

  版面费必须取消。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使本来为全人类服务的科学研究变成了商业市侩的挣钱工具,无疑是对神圣的科学活动的玷污。再说,作者搞学术研究无论经济或精力都会有很大的透支,即便论文发表了也不见得就能获得好处,尤其是原创,作者在有生之年甚至得不到认可,如果再忍受交版面费的屈辱,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不是决意把那些长期坐冷板凳冥思苦想一个问题的人彻底从地球上抹掉吗?连版面费国家就不愿承担,国家支持发明创造的理念又体现在何处呢?

  研究生没必要发论文,研究生仍然是学习消化已有知识打基础阶段,成绩好坏由导师决定就是了,强迫研究生发论文就是培养急功近利。从研究生所发论文来看,不过是对教材内容的复述罢了,与做习题差不多,根本不值得拿到社会上与人分享。打好基础,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了新见解再发论文不迟。人们常说厚积薄发,可没有厚积哪来的薄发呢?

  论文是用来交流新思想和传播新发现的,与各行各业的晋级没有必然联系。各行各业应根据其业务特点设置晋级的办法,如教师要根据教学效果评定职称,医生应根据治病效果评定职称,警察要以其破案率评定职称,与论文八杆子打不着。如果各行都以论文定终身,谁还敬岗敬业?敬业敬岗的人还能生存吗?

  再,对于科研项目,除非国家限期完成的技术类的攻关项目,不要事先拨款,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即便是国家限期完成的项目,也不要把经费拨入个人账户,要由牵头单位统一分配,根据进度开销,一旦发现当初论证错误,根本无法完成时,立即宣布停止项目,剩下的开支退回。这样做不仅避免不必要的浪费,更重要的是使学术骗子无处扎针,保证学术的天永远是干净的,保证真正的学者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研究,避免因投机者获利而产生的失落感。科学史表明,重大的科学突破往往不是由事先认为可能突破的人完成的,而是由那些名不见丁的人偶然完成的。因此要由事先拨款变为事后奖励,诺贝尔奖就属于事后奖励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做出了相应的贡献都有被奖的可能,避免把钱花在不该花的人身上,这实际上是依靠精英还是依靠群众搞科研的问题。

  科研成就的大小与投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要警惕那些漫天要价的科学实验,只要操作得当,方法正确不一定非要那些高昂的实验设备。例如,要验证血液循环,解刨一只老鼠和解刨一只大象的效果是一样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技术攻关可以多人一起形成合力,科学则不能,否则欲速则不达。科学突破只能是个人行为,因为两个人的大脑不能共同完成思维,就像两只手握在一起不能写字一样,科学定律常以个人的名字命名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因此,有多个作者的科学理论论文,要么创新性不足,要么多数作者是陪衬。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