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对立统一规律 发表于  2018-11-09 14:13:46 1736字 ( 6/1381)

前苏联何止改革开放市场化,国家解体共产党也解散了,西方放过其继承人俄国了么?(原创首发)

前苏联所走的路不仅仅是改革开放市场化。甚至干脆国家解体,执政的共产党解散了。就差类似伊拉克的允许西方入境调查了。但是西方似乎并没有饶过前苏联的继承人,也就是俄罗斯。前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准备第一次大选。按道理说这可是西式民主的根基。但是当国际社会发现俄共民意甚高,有可能夺回执政权后,立即慷慨投入巨资,派遣选举专家赴俄操控选举,最终俄共止步在第二大党。俄罗斯大选后,政坛一改前苏联时期的气氛,显得非常活跃,尤其是俄罗斯议会,看起来煞有介事地代表着民意。这显然不符合西方的利益,西方需要的俄国领导层应该首先代表西方的利益。于是在西方的默许,甚至是鼓励支持之下,叶利辛最终向国会大厦开炮,俄罗斯民意机构重归橡皮图章宿命。

叶利辛时代的俄国全面倒向西方,西方暂时是满意的。但是即便如此,西方也没有真正地为俄罗斯重建给与实质性帮助。当时的俄罗斯心悦诚服地愿意加入西方大家庭,哪怕是做个敬陪末座的脚色,也不是不可以接受。针对俄罗斯大选后严重的经济困境,西方给出的药方却是休克疗法,说是疗法,还不如说是“趁你病,要你命”。当全民均分国有资产产权之后,并没有出现类似强坛某人反复鼓吹的“均股分红”美好理想,反而是党政机构内的改革开放急先锋疯狂掠夺国民财富。并向西方五鬼搬运似的财富大挪移。其中任何一个寡头向西方转移财富的零头都要远远大于西方投入俄国助选的费用。俄罗斯的国力迅速衰退。叶利辛再继续执政,俄罗斯民意似乎也不答应了,于是接班人普京上台。

普京上台以后不再以西方的利益马首是瞻,而是国家利益至上的民族主义,不再把所谓西方价值观放在首位。这无疑是对的。其实西方列强就是这么做的。虽然在前苏联解体前,西方有过北约不东扩的承诺。但是剩下的俄罗斯仍然太大了,真地重振超级大国雄风,对西方可不是好事。所以西方违背承诺,开始大肆东扩,一个个原东欧集团的国家顺次被北约纳入囊中,眼看就抵达俄国西部边境。普京作为一个坚定的民族主义者开始反击,先是格鲁吉亚,然后是乌克兰,普京用实际行动对西方的东扩做出了反击。现在的俄罗斯作为博弈主角的一员正在积极参与叙利亚内乱,并毫不客气地派出军队。普京的执政风格总得来时是明快,明确,清晰且没有歧义的。那就是国家利益至上,其他都是手段。

总结来看其原因正如强坛曾经的一位右边的坛友所说:剩下的俄罗斯仍然太太,西方不满意,应该继续分裂。当然在戈尔巴乔夫及叶利辛们着手分裂前苏联时,西方是绝不会这么说的。如果西方一开始就摆出一付俄罗斯也必须同时分裂,恐怕戈尔巴乔夫及叶利辛们未必那么听话。西方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态度是水涨船高,得寸进尺。当西方摆出一付友好亲善的面孔时,不仅仅是社会主义国家西方化的奖励,更多的是对进一步西方化的殷切期望。当然西方指望社会主义国家的西方化,绝非是培养像他们一样的强大竞争对手,而是听招呼的跟班,是不具备任何挑战潜力的三流以下国家。否则列强们的泼天巨富从哪里来?正如红楼梦里所说:“不找你们,找谁去?”。一堆分裂的小国才是西方的最爱。


昆仑1 发表于  2018-11-09 18:33:30 329字 ( 0/161)

现在美国又拿意识形态社会主义制度来说中国的事,前苏联及现在俄罗斯就是最好的证明,现在美国想拉拢其它国家,用意识形态来围剿中国,这是美国的旧技重演,俄罗斯现在是彻

前苏联所走的路不仅仅是改革开放市场化。甚至干脆国家解体,执政的共产党解散了。就差类似伊拉克的允许西方入境调查了。但是西方似乎并没有饶过前苏联的继承人,也就是俄罗斯。前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准备第一次大选。按道理说这可是西式民主的根基。但是当国际社会发现俄共民意甚高,有可能夺回执政权后,立即慷慨投入巨资,派遣选举专家赴俄操控选举,最终俄共止步在第二大党。俄罗斯大选后,政坛一改前苏联时期的气氛,显得非常活跃,尤其是俄罗斯议会,看起来煞有介事地代表着民意。这显然不符合西方的利益,西方需要的俄国领导层应该首先代表西方的利益。于是在西方的默许,甚至是鼓励支持之下,叶利辛最终向国会大厦开炮,俄罗斯民意机构重归橡皮图章宿命。

叶利辛时代的俄国全面倒向西方,西方暂时是满意的。但是即便如此,西方也没有真正地为俄罗斯重建给与实质性帮助。当时的俄罗斯心悦诚服地愿意加入西方大家庭,哪怕是做个敬陪末座的脚色,也不是不可以接受。针对俄罗斯大选后严重的经济困境,西方给出的药方却是休克疗法,说是疗法,还不如说是“趁你病,要你命”。当全民均分国有资产产权之后,并没有出现类似强坛某人反复鼓吹的“均股分红”美好理想,反而是党政机构内的改革开放急先锋疯狂掠夺国民财富。并向西方五鬼搬运似的财富大挪移。其中任何一个寡头向西方转移财富的零头都要远远大于西方投入俄国助选的费用。俄罗斯的国力迅速衰退。叶利辛再继续执政,俄罗斯民意似乎也不答应了,于是接班人普京上台。

普京上台以后不再以西方的利益马首是瞻,而是国家利益至上的民族主义,不再把所谓西方价值观放在首位。这无疑是对的。其实西方列强就是这么做的。虽然在前苏联解体前,西方有过北约不东扩的承诺。但是剩下的俄罗斯仍然太大了,真地重振超级大国雄风,对西方可不是好事。所以西方违背承诺,开始大肆东扩,一个个原东欧集团的国家顺次被北约纳入囊中,眼看就抵达俄国西部边境。普京作为一个坚定的民族主义者开始反击,先是格鲁吉亚,然后是乌克兰,普京用实际行动对西方的东扩做出了反击。现在的俄罗斯作为博弈主角的一员正在积极参与叙利亚内乱,并毫不客气地派出军队。普京的执政风格总得来时是明快,明确,清晰且没有歧义的。那就是国家利益至上,其他都是手段。

总结来看其原因正如强坛曾经的一位右边的坛友所说:剩下的俄罗斯仍然太太,西方不满意,应该继续分裂。当然在戈尔巴乔夫及叶利辛们着手分裂前苏联时,西方是绝不会这么说的。如果西方一开始就摆出一付俄罗斯也必须同时分裂,恐怕戈尔巴乔夫及叶利辛们未必那么听话。西方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态度是水涨船高,得寸进尺。当西方摆出一付友好亲善的面孔时,不仅仅是社会主义国家西方化的奖励,更多的是对进一步西方化的殷切期望。当然西方指望社会主义国家的西方化,绝非是培养像他们一样的强大竞争对手,而是听招呼的跟班,是不具备任何挑战潜力的三流以下国家。否则列强们的泼天巨富从哪里来?正如红楼梦里所说:“不找你们,找谁去?”。一堆分裂的小国才是西方的最爱。


上城客 发表于  2018-11-09 15:27:56 0字 ( 0/143)

俄罗斯人民解放了

俄罗斯人民解放了

前苏联所走的路不仅仅是改革开放市场化。甚至干脆国家解体,执政的共产党解散了。就差类似伊拉克的允许西方入境调查了。但是西方似乎并没有饶过前苏联的继承人,也就是俄罗斯。前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准备第一次大选。按道理说这可是西式民主的根基。但是当国际社会发现俄共民意甚高,有可能夺回执政权后,立即慷慨投入巨资,派遣选举专家赴俄操控选举,最终俄共止步在第二大党。俄罗斯大选后,政坛一改前苏联时期的气氛,显得非常活跃,尤其是俄罗斯议会,看起来煞有介事地代表着民意。这显然不符合西方的利益,西方需要的俄国领导层应该首先代表西方的利益。于是在西方的默许,甚至是鼓励支持之下,叶利辛最终向国会大厦开炮,俄罗斯民意机构重归橡皮图章宿命。

叶利辛时代的俄国全面倒向西方,西方暂时是满意的。但是即便如此,西方也没有真正地为俄罗斯重建给与实质性帮助。当时的俄罗斯心悦诚服地愿意加入西方大家庭,哪怕是做个敬陪末座的脚色,也不是不可以接受。针对俄罗斯大选后严重的经济困境,西方给出的药方却是休克疗法,说是疗法,还不如说是“趁你病,要你命”。当全民均分国有资产产权之后,并没有出现类似强坛某人反复鼓吹的“均股分红”美好理想,反而是党政机构内的改革开放急先锋疯狂掠夺国民财富。并向西方五鬼搬运似的财富大挪移。其中任何一个寡头向西方转移财富的零头都要远远大于西方投入俄国助选的费用。俄罗斯的国力迅速衰退。叶利辛再继续执政,俄罗斯民意似乎也不答应了,于是接班人普京上台。

普京上台以后不再以西方的利益马首是瞻,而是国家利益至上的民族主义,不再把所谓西方价值观放在首位。这无疑是对的。其实西方列强就是这么做的。虽然在前苏联解体前,西方有过北约不东扩的承诺。但是剩下的俄罗斯仍然太大了,真地重振超级大国雄风,对西方可不是好事。所以西方违背承诺,开始大肆东扩,一个个原东欧集团的国家顺次被北约纳入囊中,眼看就抵达俄国西部边境。普京作为一个坚定的民族主义者开始反击,先是格鲁吉亚,然后是乌克兰,普京用实际行动对西方的东扩做出了反击。现在的俄罗斯作为博弈主角的一员正在积极参与叙利亚内乱,并毫不客气地派出军队。普京的执政风格总得来时是明快,明确,清晰且没有歧义的。那就是国家利益至上,其他都是手段。

总结来看其原因正如强坛曾经的一位右边的坛友所说:剩下的俄罗斯仍然太太,西方不满意,应该继续分裂。当然在戈尔巴乔夫及叶利辛们着手分裂前苏联时,西方是绝不会这么说的。如果西方一开始就摆出一付俄罗斯也必须同时分裂,恐怕戈尔巴乔夫及叶利辛们未必那么听话。西方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态度是水涨船高,得寸进尺。当西方摆出一付友好亲善的面孔时,不仅仅是社会主义国家西方化的奖励,更多的是对进一步西方化的殷切期望。当然西方指望社会主义国家的西方化,绝非是培养像他们一样的强大竞争对手,而是听招呼的跟班,是不具备任何挑战潜力的三流以下国家。否则列强们的泼天巨富从哪里来?正如红楼梦里所说:“不找你们,找谁去?”。一堆分裂的小国才是西方的最爱。


泰山笑笑生 发表于  2018-11-09 19:04:28 24字 ( 0/121)

美国人民也要争解放,起码解放到可以有自由放屁的!

前苏联所走的路不仅仅是改革开放市场化。甚至干脆国家解体,执政的共产党解散了。就差类似伊拉克的允许西方入境调查了。但是西方似乎并没有饶过前苏联的继承人,也就是俄罗斯。前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准备第一次大选。按道理说这可是西式民主的根基。但是当国际社会发现俄共民意甚高,有可能夺回执政权后,立即慷慨投入巨资,派遣选举专家赴俄操控选举,最终俄共止步在第二大党。俄罗斯大选后,政坛一改前苏联时期的气氛,显得非常活跃,尤其是俄罗斯议会,看起来煞有介事地代表着民意。这显然不符合西方的利益,西方需要的俄国领导层应该首先代表西方的利益。于是在西方的默许,甚至是鼓励支持之下,叶利辛最终向国会大厦开炮,俄罗斯民意机构重归橡皮图章宿命。

叶利辛时代的俄国全面倒向西方,西方暂时是满意的。但是即便如此,西方也没有真正地为俄罗斯重建给与实质性帮助。当时的俄罗斯心悦诚服地愿意加入西方大家庭,哪怕是做个敬陪末座的脚色,也不是不可以接受。针对俄罗斯大选后严重的经济困境,西方给出的药方却是休克疗法,说是疗法,还不如说是“趁你病,要你命”。当全民均分国有资产产权之后,并没有出现类似强坛某人反复鼓吹的“均股分红”美好理想,反而是党政机构内的改革开放急先锋疯狂掠夺国民财富。并向西方五鬼搬运似的财富大挪移。其中任何一个寡头向西方转移财富的零头都要远远大于西方投入俄国助选的费用。俄罗斯的国力迅速衰退。叶利辛再继续执政,俄罗斯民意似乎也不答应了,于是接班人普京上台。

普京上台以后不再以西方的利益马首是瞻,而是国家利益至上的民族主义,不再把所谓西方价值观放在首位。这无疑是对的。其实西方列强就是这么做的。虽然在前苏联解体前,西方有过北约不东扩的承诺。但是剩下的俄罗斯仍然太大了,真地重振超级大国雄风,对西方可不是好事。所以西方违背承诺,开始大肆东扩,一个个原东欧集团的国家顺次被北约纳入囊中,眼看就抵达俄国西部边境。普京作为一个坚定的民族主义者开始反击,先是格鲁吉亚,然后是乌克兰,普京用实际行动对西方的东扩做出了反击。现在的俄罗斯作为博弈主角的一员正在积极参与叙利亚内乱,并毫不客气地派出军队。普京的执政风格总得来时是明快,明确,清晰且没有歧义的。那就是国家利益至上,其他都是手段。

总结来看其原因正如强坛曾经的一位右边的坛友所说:剩下的俄罗斯仍然太太,西方不满意,应该继续分裂。当然在戈尔巴乔夫及叶利辛们着手分裂前苏联时,西方是绝不会这么说的。如果西方一开始就摆出一付俄罗斯也必须同时分裂,恐怕戈尔巴乔夫及叶利辛们未必那么听话。西方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态度是水涨船高,得寸进尺。当西方摆出一付友好亲善的面孔时,不仅仅是社会主义国家西方化的奖励,更多的是对进一步西方化的殷切期望。当然西方指望社会主义国家的西方化,绝非是培养像他们一样的强大竞争对手,而是听招呼的跟班,是不具备任何挑战潜力的三流以下国家。否则列强们的泼天巨富从哪里来?正如红楼梦里所说:“不找你们,找谁去?”。一堆分裂的小国才是西方的最爱。


流星如梦 发表于  2018-11-09 15:54:09 29字 ( 0/120)

伊拉克人民也解放了,天天挨炸弹也就算了,居民生活一落千丈。

前苏联所走的路不仅仅是改革开放市场化。甚至干脆国家解体,执政的共产党解散了。就差类似伊拉克的允许西方入境调查了。但是西方似乎并没有饶过前苏联的继承人,也就是俄罗斯。前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准备第一次大选。按道理说这可是西式民主的根基。但是当国际社会发现俄共民意甚高,有可能夺回执政权后,立即慷慨投入巨资,派遣选举专家赴俄操控选举,最终俄共止步在第二大党。俄罗斯大选后,政坛一改前苏联时期的气氛,显得非常活跃,尤其是俄罗斯议会,看起来煞有介事地代表着民意。这显然不符合西方的利益,西方需要的俄国领导层应该首先代表西方的利益。于是在西方的默许,甚至是鼓励支持之下,叶利辛最终向国会大厦开炮,俄罗斯民意机构重归橡皮图章宿命。

叶利辛时代的俄国全面倒向西方,西方暂时是满意的。但是即便如此,西方也没有真正地为俄罗斯重建给与实质性帮助。当时的俄罗斯心悦诚服地愿意加入西方大家庭,哪怕是做个敬陪末座的脚色,也不是不可以接受。针对俄罗斯大选后严重的经济困境,西方给出的药方却是休克疗法,说是疗法,还不如说是“趁你病,要你命”。当全民均分国有资产产权之后,并没有出现类似强坛某人反复鼓吹的“均股分红”美好理想,反而是党政机构内的改革开放急先锋疯狂掠夺国民财富。并向西方五鬼搬运似的财富大挪移。其中任何一个寡头向西方转移财富的零头都要远远大于西方投入俄国助选的费用。俄罗斯的国力迅速衰退。叶利辛再继续执政,俄罗斯民意似乎也不答应了,于是接班人普京上台。

普京上台以后不再以西方的利益马首是瞻,而是国家利益至上的民族主义,不再把所谓西方价值观放在首位。这无疑是对的。其实西方列强就是这么做的。虽然在前苏联解体前,西方有过北约不东扩的承诺。但是剩下的俄罗斯仍然太大了,真地重振超级大国雄风,对西方可不是好事。所以西方违背承诺,开始大肆东扩,一个个原东欧集团的国家顺次被北约纳入囊中,眼看就抵达俄国西部边境。普京作为一个坚定的民族主义者开始反击,先是格鲁吉亚,然后是乌克兰,普京用实际行动对西方的东扩做出了反击。现在的俄罗斯作为博弈主角的一员正在积极参与叙利亚内乱,并毫不客气地派出军队。普京的执政风格总得来时是明快,明确,清晰且没有歧义的。那就是国家利益至上,其他都是手段。

总结来看其原因正如强坛曾经的一位右边的坛友所说:剩下的俄罗斯仍然太太,西方不满意,应该继续分裂。当然在戈尔巴乔夫及叶利辛们着手分裂前苏联时,西方是绝不会这么说的。如果西方一开始就摆出一付俄罗斯也必须同时分裂,恐怕戈尔巴乔夫及叶利辛们未必那么听话。西方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态度是水涨船高,得寸进尺。当西方摆出一付友好亲善的面孔时,不仅仅是社会主义国家西方化的奖励,更多的是对进一步西方化的殷切期望。当然西方指望社会主义国家的西方化,绝非是培养像他们一样的强大竞争对手,而是听招呼的跟班,是不具备任何挑战潜力的三流以下国家。否则列强们的泼天巨富从哪里来?正如红楼梦里所说:“不找你们,找谁去?”。一堆分裂的小国才是西方的最爱。


刘鸿德 发表于  2018-11-09 14:58:49 4字 ( 0/104)

前车之鉴

前苏联所走的路不仅仅是改革开放市场化。甚至干脆国家解体,执政的共产党解散了。就差类似伊拉克的允许西方入境调查了。但是西方似乎并没有饶过前苏联的继承人,也就是俄罗斯。前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准备第一次大选。按道理说这可是西式民主的根基。但是当国际社会发现俄共民意甚高,有可能夺回执政权后,立即慷慨投入巨资,派遣选举专家赴俄操控选举,最终俄共止步在第二大党。俄罗斯大选后,政坛一改前苏联时期的气氛,显得非常活跃,尤其是俄罗斯议会,看起来煞有介事地代表着民意。这显然不符合西方的利益,西方需要的俄国领导层应该首先代表西方的利益。于是在西方的默许,甚至是鼓励支持之下,叶利辛最终向国会大厦开炮,俄罗斯民意机构重归橡皮图章宿命。

叶利辛时代的俄国全面倒向西方,西方暂时是满意的。但是即便如此,西方也没有真正地为俄罗斯重建给与实质性帮助。当时的俄罗斯心悦诚服地愿意加入西方大家庭,哪怕是做个敬陪末座的脚色,也不是不可以接受。针对俄罗斯大选后严重的经济困境,西方给出的药方却是休克疗法,说是疗法,还不如说是“趁你病,要你命”。当全民均分国有资产产权之后,并没有出现类似强坛某人反复鼓吹的“均股分红”美好理想,反而是党政机构内的改革开放急先锋疯狂掠夺国民财富。并向西方五鬼搬运似的财富大挪移。其中任何一个寡头向西方转移财富的零头都要远远大于西方投入俄国助选的费用。俄罗斯的国力迅速衰退。叶利辛再继续执政,俄罗斯民意似乎也不答应了,于是接班人普京上台。

普京上台以后不再以西方的利益马首是瞻,而是国家利益至上的民族主义,不再把所谓西方价值观放在首位。这无疑是对的。其实西方列强就是这么做的。虽然在前苏联解体前,西方有过北约不东扩的承诺。但是剩下的俄罗斯仍然太大了,真地重振超级大国雄风,对西方可不是好事。所以西方违背承诺,开始大肆东扩,一个个原东欧集团的国家顺次被北约纳入囊中,眼看就抵达俄国西部边境。普京作为一个坚定的民族主义者开始反击,先是格鲁吉亚,然后是乌克兰,普京用实际行动对西方的东扩做出了反击。现在的俄罗斯作为博弈主角的一员正在积极参与叙利亚内乱,并毫不客气地派出军队。普京的执政风格总得来时是明快,明确,清晰且没有歧义的。那就是国家利益至上,其他都是手段。

总结来看其原因正如强坛曾经的一位右边的坛友所说:剩下的俄罗斯仍然太太,西方不满意,应该继续分裂。当然在戈尔巴乔夫及叶利辛们着手分裂前苏联时,西方是绝不会这么说的。如果西方一开始就摆出一付俄罗斯也必须同时分裂,恐怕戈尔巴乔夫及叶利辛们未必那么听话。西方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态度是水涨船高,得寸进尺。当西方摆出一付友好亲善的面孔时,不仅仅是社会主义国家西方化的奖励,更多的是对进一步西方化的殷切期望。当然西方指望社会主义国家的西方化,绝非是培养像他们一样的强大竞争对手,而是听招呼的跟班,是不具备任何挑战潜力的三流以下国家。否则列强们的泼天巨富从哪里来?正如红楼梦里所说:“不找你们,找谁去?”。一堆分裂的小国才是西方的最爱。


弯阅 发表于  2018-11-09 15:14:03 39字 ( 0/135)

你是搞研究的,对此有什么建议吗?只回复'前车之鉴'四字和你的名头不符啊.哈哈.

前苏联所走的路不仅仅是改革开放市场化。甚至干脆国家解体,执政的共产党解散了。就差类似伊拉克的允许西方入境调查了。但是西方似乎并没有饶过前苏联的继承人,也就是俄罗斯。前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准备第一次大选。按道理说这可是西式民主的根基。但是当国际社会发现俄共民意甚高,有可能夺回执政权后,立即慷慨投入巨资,派遣选举专家赴俄操控选举,最终俄共止步在第二大党。俄罗斯大选后,政坛一改前苏联时期的气氛,显得非常活跃,尤其是俄罗斯议会,看起来煞有介事地代表着民意。这显然不符合西方的利益,西方需要的俄国领导层应该首先代表西方的利益。于是在西方的默许,甚至是鼓励支持之下,叶利辛最终向国会大厦开炮,俄罗斯民意机构重归橡皮图章宿命。

叶利辛时代的俄国全面倒向西方,西方暂时是满意的。但是即便如此,西方也没有真正地为俄罗斯重建给与实质性帮助。当时的俄罗斯心悦诚服地愿意加入西方大家庭,哪怕是做个敬陪末座的脚色,也不是不可以接受。针对俄罗斯大选后严重的经济困境,西方给出的药方却是休克疗法,说是疗法,还不如说是“趁你病,要你命”。当全民均分国有资产产权之后,并没有出现类似强坛某人反复鼓吹的“均股分红”美好理想,反而是党政机构内的改革开放急先锋疯狂掠夺国民财富。并向西方五鬼搬运似的财富大挪移。其中任何一个寡头向西方转移财富的零头都要远远大于西方投入俄国助选的费用。俄罗斯的国力迅速衰退。叶利辛再继续执政,俄罗斯民意似乎也不答应了,于是接班人普京上台。

普京上台以后不再以西方的利益马首是瞻,而是国家利益至上的民族主义,不再把所谓西方价值观放在首位。这无疑是对的。其实西方列强就是这么做的。虽然在前苏联解体前,西方有过北约不东扩的承诺。但是剩下的俄罗斯仍然太大了,真地重振超级大国雄风,对西方可不是好事。所以西方违背承诺,开始大肆东扩,一个个原东欧集团的国家顺次被北约纳入囊中,眼看就抵达俄国西部边境。普京作为一个坚定的民族主义者开始反击,先是格鲁吉亚,然后是乌克兰,普京用实际行动对西方的东扩做出了反击。现在的俄罗斯作为博弈主角的一员正在积极参与叙利亚内乱,并毫不客气地派出军队。普京的执政风格总得来时是明快,明确,清晰且没有歧义的。那就是国家利益至上,其他都是手段。

总结来看其原因正如强坛曾经的一位右边的坛友所说:剩下的俄罗斯仍然太太,西方不满意,应该继续分裂。当然在戈尔巴乔夫及叶利辛们着手分裂前苏联时,西方是绝不会这么说的。如果西方一开始就摆出一付俄罗斯也必须同时分裂,恐怕戈尔巴乔夫及叶利辛们未必那么听话。西方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态度是水涨船高,得寸进尺。当西方摆出一付友好亲善的面孔时,不仅仅是社会主义国家西方化的奖励,更多的是对进一步西方化的殷切期望。当然西方指望社会主义国家的西方化,绝非是培养像他们一样的强大竞争对手,而是听招呼的跟班,是不具备任何挑战潜力的三流以下国家。否则列强们的泼天巨富从哪里来?正如红楼梦里所说:“不找你们,找谁去?”。一堆分裂的小国才是西方的最爱。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