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洣崽 发表于  2018-11-09 09:23:43 21583字 ( 3/704)

答“秋意”网友的“不劳动就没有钱,不给发钱”

答“秋意”网友的“不劳动就没有钱,不给发钱”

 

就洣崽的“国家应当并且可以向群众实行货币福利……”一帖,“养得一团秋意在”网友声色俱厉地痛斥“不劳动就没有钱,不给发钱”、“……不干活就拿钱这不是共产主义,这叫占便宜,这叫懒惰,这叫无能,这不是很像人,很像寄生虫……”,持这种思想的朋友不在少数。这种思想有其值得肯定的积极一面,那就是主张勤奋劳动、鄙视懒惰和寄生、不占便宜的品质;也有其狭隘缺陷的一面,有厘清的必要。

 

停留和片面强调“按劳分配”,是思想的停滞,客观上是为资产者说话

(一)

“按劳分配”“不劳动者不得食”曾经是劳动阶级反剥削反压迫的口号、在一定历史时期起过积极作用;思想停留在过去时代,在今天还片面宣称“按劳分配”“不劳动者不得食”,则是错误的。

(二)

宏观国家层面。

小孩、老人、学生、病残失能者,他们基本不劳动,他们应该不应该吃饭?

只要是国家的公民,每个人都天赋地拥有一份资源;人民拥护支持政府,国家占有一切资源,相当于人民把资源让渡给了政府。据此,当国家成功运作产生巨大盈利,人民应该不应该得到一份回馈?

国家占有资源再配置给千千万万企业和个体;由于各种主客观原因,其配置很大可能是不均衡、不尽科学、不尽合理、不尽公平的,有的官僚权贵利用近水楼台的优势占有天量资源,他们凭借地位凭借资源而不是凭借劳动坐收巨额利益,这样的所得是不是最应该被节制?

官僚权贵占有天量资源、他们凭借资源坐收巨大利益,而无产者两手空空,就业竞争激烈、岗位稀缺,想要工作而不得;对官僚权贵劳动之外的过分所得熟视无睹、置若罔闻、听之任之、甚至阿谀奉承,却对无产者高呼“按劳分配”“不劳动者不得食”,这是站在什么立场?公理何在?

因各种偶然必然主观客观原因,在国家资源配置中,很多人所得资源极少极差,比如偏远、干旱、高寒山区的百姓,他们所得资源极少极差而客观上为国家照看资源设施和国土、看护自然生态、拥护和维护国家统一,他们是不是应该得到一份补偿?

世界上除了劳动所得,客观上还存在着巨大的利益空间。比如,广大的土地、广袤的森林和草原、辽阔的海洋及丰富海产、江河湖溪和地下等各种水源、多种多样的矿产……这些是天然存在天然形成天然成长、并非人类劳动的结果,还有城市、道路、农田、各种设施、科技文化等人类文明,很大一部分是祖宗是先人所营建所创造遗存至今应当为人民共享而并非当代人的劳动。所有这些,本应该让全体人民公平分享。

时至今日,“不劳动者不得食” 的片面宣称是错误的,隐含了巨大不公平,不利于群众争取除劳动所得之外的合法权益。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在按劳分配之外还应该从国家获得一份货币福利。

(三)

微观企业层面。

停留和片面强调“按劳分配”,是思想的停滞,客观上是为资产者说话,不利于为广大百姓争取和维护利益。

过去人们强调“按劳分配”、“不劳动者不得食”是正确的,对于劳动者反对剥削、对于号召和动员尽可能多的人手投入劳动生产,有积极作用;但是时至今日高度机械化自动化现代化、生产力剧增、生产过剩,还停留于“按劳分配”,不利于争取和维护广大百姓利益。

片面的“按劳分配”,等同于对人民群众除劳动报酬之外其它应有资源及其权益的放弃或剥夺。停留和片面强调“按劳分配”,客观上是为资产者说话,资产者偷着乐。比如,我占有大量的资源,凭资源的权益我无需劳动就安享尊荣和富足;对你实行按劳分配,你劳动一天开一天工资,劳动两天开两天的工资,不劳动不开工资,公平了吧?又,现在许多企业大量使用机器人,以后就业机会劳动岗位越来越少,百姓生活向何处去?

企业剩余价值是物的资本与人的资本两种资本整合创生的,两种资本中,人的资本尤其起着最主要、最活跃、最有决定性的作用。资产者凭借物的资本获得暴利,却把人的资本排除在剩余价值的分配格局之外,企业员工除了出卖自己劳动所得工资外,不能从剩余价值中分享一份基本的红利,这是分配制度的重大缺陷和显失公平。现在劳动者不能还傻傻地停留在要求按劳分配,因为企业已经付给你一份劳动薪酬;而要进一步主张实行“员工股制度”,以“人的资本”的名分与地位,旗帜鲜明地要求从剩余价值中获得一份红利。

(四)

对生产力高度发达极致情况的思考。

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基本事实基本趋向是,随科技进步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的日益整合,生产和提供人类所需财富及服务越来越容易和高效率了,越来越不需要那么多人手了,越来越不需要那么长工作时间和那么多工作岗位了,即就业岗位是总体趋向于减少了;即使会涌现新的需求、出现新门类的行业和岗位,也不足以抵消减少和改变这种趋势。

这是好事,天大的好事,是社会进步的表现和必然结果,将要使人类实现“免于匮乏”的理想,为生活提供更多的休闲和余裕,提升人们的生活品质,为人类的发展提供更高更广的平台。

比如,我国近14亿人,如果置于一百年前生产力低下的时代,即使14亿人男女老幼都劳作不已,也未必能为14亿人提供基本必需的衣食;置于当今社会,借助于科技进步、社会整合与合作、生产力发展,已经能把小孩、学生、老人腾出来无需生产了,即使是青壮年,也难以充分就业、并有更多的休闲了,即大约8亿个工作岗位8亿人就业,就已经能生产足够多的商品和服务、并且供过于求了。进一步设想,一二十年以后呢,大概8亿也不需要,只要56亿就行了吧;还往后三四十年呢,可能34亿就行了;再往后,一、两亿就行了……这样下去,无限趋近的极致情况会是怎样呢?不妨做一个思想的假设:届时,一切高度自动化、机器人化、程序化、高效化,只需一个人按动一下电钮、甚至电钮都无需人按动(因为按事先设定的程序自动运作)——就生产了14亿人所需的财富和服务了。

当这时候,虽则财富和服务十分充裕和丰富,但14亿人无人从事直接的物质生产和服务,根据“按劳分配”“不劳动者不得食”的律条,是否这14亿人应该挨饿受冻呢?

这种极致状态现在还不曾实现,但向这方向发展则是客观的事实。小孩、学生、老人等,不应该无条件享有社会发展的成果吗?那几千万、1亿、两亿、3亿、4亿……逐渐增多的被腾挪出来的劳动年龄阶段的青壮年人口,不应该理直气壮地享有社会发展的成果吗?

(五)

总之:

当今我国,按劳分配和按资分配两者并存已经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在此基础上,还应该推进“按人分配”——

微观层面,只要你是这家企业的员工,除了劳动所得,你还有权从企业剩余价值中获得一份红利,因为企业中含有你贡献的人力资本;

宏观层面,只要你是这个国家的公民,你的家庭应当从国家获得一份应有的货币福利,因为国家有你让渡的一份天赋资源。

停留在“不劳动不给钱”的狭隘落后思想,已经不成为美德,而是脑袋一根筋、不开窍。

对酒要当歌1010 发表于  2018-11-09 11:09:52 117字 ( 0/125)

你错误地理解了等价交换,马克思的等价交换不是每一次交换都是等价交换,而是一个长时间的等价交换,是概率上的等价交换,拿保险作为例子,对于参与保险的人来说,只有发生

答“秋意”网友的“不劳动就没有钱,不给发钱”

 

就洣崽的“国家应当并且可以向群众实行货币福利……”一帖,“养得一团秋意在”网友声色俱厉地痛斥“不劳动就没有钱,不给发钱”、“……不干活就拿钱这不是共产主义,这叫占便宜,这叫懒惰,这叫无能,这不是很像人,很像寄生虫……”,持这种思想的朋友不在少数。这种思想有其值得肯定的积极一面,那就是主张勤奋劳动、鄙视懒惰和寄生、不占便宜的品质;也有其狭隘缺陷的一面,有厘清的必要。

 

停留和片面强调“按劳分配”,是思想的停滞,客观上是为资产者说话

(一)

“按劳分配”“不劳动者不得食”曾经是劳动阶级反剥削反压迫的口号、在一定历史时期起过积极作用;思想停留在过去时代,在今天还片面宣称“按劳分配”“不劳动者不得食”,则是错误的。

(二)

宏观国家层面。

小孩、老人、学生、病残失能者,他们基本不劳动,他们应该不应该吃饭?

只要是国家的公民,每个人都天赋地拥有一份资源;人民拥护支持政府,国家占有一切资源,相当于人民把资源让渡给了政府。据此,当国家成功运作产生巨大盈利,人民应该不应该得到一份回馈?

国家占有资源再配置给千千万万企业和个体;由于各种主客观原因,其配置很大可能是不均衡、不尽科学、不尽合理、不尽公平的,有的官僚权贵利用近水楼台的优势占有天量资源,他们凭借地位凭借资源而不是凭借劳动坐收巨额利益,这样的所得是不是最应该被节制?

官僚权贵占有天量资源、他们凭借资源坐收巨大利益,而无产者两手空空,就业竞争激烈、岗位稀缺,想要工作而不得;对官僚权贵劳动之外的过分所得熟视无睹、置若罔闻、听之任之、甚至阿谀奉承,却对无产者高呼“按劳分配”“不劳动者不得食”,这是站在什么立场?公理何在?

因各种偶然必然主观客观原因,在国家资源配置中,很多人所得资源极少极差,比如偏远、干旱、高寒山区的百姓,他们所得资源极少极差而客观上为国家照看资源设施和国土、看护自然生态、拥护和维护国家统一,他们是不是应该得到一份补偿?

世界上除了劳动所得,客观上还存在着巨大的利益空间。比如,广大的土地、广袤的森林和草原、辽阔的海洋及丰富海产、江河湖溪和地下等各种水源、多种多样的矿产……这些是天然存在天然形成天然成长、并非人类劳动的结果,还有城市、道路、农田、各种设施、科技文化等人类文明,很大一部分是祖宗是先人所营建所创造遗存至今应当为人民共享而并非当代人的劳动。所有这些,本应该让全体人民公平分享。

时至今日,“不劳动者不得食” 的片面宣称是错误的,隐含了巨大不公平,不利于群众争取除劳动所得之外的合法权益。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在按劳分配之外还应该从国家获得一份货币福利。

(三)

微观企业层面。

停留和片面强调“按劳分配”,是思想的停滞,客观上是为资产者说话,不利于为广大百姓争取和维护利益。

过去人们强调“按劳分配”、“不劳动者不得食”是正确的,对于劳动者反对剥削、对于号召和动员尽可能多的人手投入劳动生产,有积极作用;但是时至今日高度机械化自动化现代化、生产力剧增、生产过剩,还停留于“按劳分配”,不利于争取和维护广大百姓利益。

片面的“按劳分配”,等同于对人民群众除劳动报酬之外其它应有资源及其权益的放弃或剥夺。停留和片面强调“按劳分配”,客观上是为资产者说话,资产者偷着乐。比如,我占有大量的资源,凭资源的权益我无需劳动就安享尊荣和富足;对你实行按劳分配,你劳动一天开一天工资,劳动两天开两天的工资,不劳动不开工资,公平了吧?又,现在许多企业大量使用机器人,以后就业机会劳动岗位越来越少,百姓生活向何处去?

企业剩余价值是物的资本与人的资本两种资本整合创生的,两种资本中,人的资本尤其起着最主要、最活跃、最有决定性的作用。资产者凭借物的资本获得暴利,却把人的资本排除在剩余价值的分配格局之外,企业员工除了出卖自己劳动所得工资外,不能从剩余价值中分享一份基本的红利,这是分配制度的重大缺陷和显失公平。现在劳动者不能还傻傻地停留在要求按劳分配,因为企业已经付给你一份劳动薪酬;而要进一步主张实行“员工股制度”,以“人的资本”的名分与地位,旗帜鲜明地要求从剩余价值中获得一份红利。

(四)

对生产力高度发达极致情况的思考。

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基本事实基本趋向是,随科技进步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的日益整合,生产和提供人类所需财富及服务越来越容易和高效率了,越来越不需要那么多人手了,越来越不需要那么长工作时间和那么多工作岗位了,即就业岗位是总体趋向于减少了;即使会涌现新的需求、出现新门类的行业和岗位,也不足以抵消减少和改变这种趋势。

这是好事,天大的好事,是社会进步的表现和必然结果,将要使人类实现“免于匮乏”的理想,为生活提供更多的休闲和余裕,提升人们的生活品质,为人类的发展提供更高更广的平台。

比如,我国近14亿人,如果置于一百年前生产力低下的时代,即使14亿人男女老幼都劳作不已,也未必能为14亿人提供基本必需的衣食;置于当今社会,借助于科技进步、社会整合与合作、生产力发展,已经能把小孩、学生、老人腾出来无需生产了,即使是青壮年,也难以充分就业、并有更多的休闲了,即大约8亿个工作岗位8亿人就业,就已经能生产足够多的商品和服务、并且供过于求了。进一步设想,一二十年以后呢,大概8亿也不需要,只要56亿就行了吧;还往后三四十年呢,可能34亿就行了;再往后,一、两亿就行了……这样下去,无限趋近的极致情况会是怎样呢?不妨做一个思想的假设:届时,一切高度自动化、机器人化、程序化、高效化,只需一个人按动一下电钮、甚至电钮都无需人按动(因为按事先设定的程序自动运作)——就生产了14亿人所需的财富和服务了。

当这时候,虽则财富和服务十分充裕和丰富,但14亿人无人从事直接的物质生产和服务,根据“按劳分配”“不劳动者不得食”的律条,是否这14亿人应该挨饿受冻呢?

这种极致状态现在还不曾实现,但向这方向发展则是客观的事实。小孩、学生、老人等,不应该无条件享有社会发展的成果吗?那几千万、1亿、两亿、3亿、4亿……逐渐增多的被腾挪出来的劳动年龄阶段的青壮年人口,不应该理直气壮地享有社会发展的成果吗?

(五)

总之:

当今我国,按劳分配和按资分配两者并存已经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在此基础上,还应该推进“按人分配”——

微观层面,只要你是这家企业的员工,除了劳动所得,你还有权从企业剩余价值中获得一份红利,因为企业中含有你贡献的人力资本;

宏观层面,只要你是这个国家的公民,你的家庭应当从国家获得一份应有的货币福利,因为国家有你让渡的一份天赋资源。

停留在“不劳动不给钱”的狭隘落后思想,已经不成为美德,而是脑袋一根筋、不开窍。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8-11-09 10:19:19 149字 ( 0/137)

任何动物的消费本身就是一种“劳”和“动”,这些人对“劳动”的理解仅仅是从资本社会范围来理解而已。其实,科技活动本身就是资本劳动的社会性之外的“劳动”。“文心雕龙

答“秋意”网友的“不劳动就没有钱,不给发钱”

 

就洣崽的“国家应当并且可以向群众实行货币福利……”一帖,“养得一团秋意在”网友声色俱厉地痛斥“不劳动就没有钱,不给发钱”、“……不干活就拿钱这不是共产主义,这叫占便宜,这叫懒惰,这叫无能,这不是很像人,很像寄生虫……”,持这种思想的朋友不在少数。这种思想有其值得肯定的积极一面,那就是主张勤奋劳动、鄙视懒惰和寄生、不占便宜的品质;也有其狭隘缺陷的一面,有厘清的必要。

 

停留和片面强调“按劳分配”,是思想的停滞,客观上是为资产者说话

(一)

“按劳分配”“不劳动者不得食”曾经是劳动阶级反剥削反压迫的口号、在一定历史时期起过积极作用;思想停留在过去时代,在今天还片面宣称“按劳分配”“不劳动者不得食”,则是错误的。

(二)

宏观国家层面。

小孩、老人、学生、病残失能者,他们基本不劳动,他们应该不应该吃饭?

只要是国家的公民,每个人都天赋地拥有一份资源;人民拥护支持政府,国家占有一切资源,相当于人民把资源让渡给了政府。据此,当国家成功运作产生巨大盈利,人民应该不应该得到一份回馈?

国家占有资源再配置给千千万万企业和个体;由于各种主客观原因,其配置很大可能是不均衡、不尽科学、不尽合理、不尽公平的,有的官僚权贵利用近水楼台的优势占有天量资源,他们凭借地位凭借资源而不是凭借劳动坐收巨额利益,这样的所得是不是最应该被节制?

官僚权贵占有天量资源、他们凭借资源坐收巨大利益,而无产者两手空空,就业竞争激烈、岗位稀缺,想要工作而不得;对官僚权贵劳动之外的过分所得熟视无睹、置若罔闻、听之任之、甚至阿谀奉承,却对无产者高呼“按劳分配”“不劳动者不得食”,这是站在什么立场?公理何在?

因各种偶然必然主观客观原因,在国家资源配置中,很多人所得资源极少极差,比如偏远、干旱、高寒山区的百姓,他们所得资源极少极差而客观上为国家照看资源设施和国土、看护自然生态、拥护和维护国家统一,他们是不是应该得到一份补偿?

世界上除了劳动所得,客观上还存在着巨大的利益空间。比如,广大的土地、广袤的森林和草原、辽阔的海洋及丰富海产、江河湖溪和地下等各种水源、多种多样的矿产……这些是天然存在天然形成天然成长、并非人类劳动的结果,还有城市、道路、农田、各种设施、科技文化等人类文明,很大一部分是祖宗是先人所营建所创造遗存至今应当为人民共享而并非当代人的劳动。所有这些,本应该让全体人民公平分享。

时至今日,“不劳动者不得食” 的片面宣称是错误的,隐含了巨大不公平,不利于群众争取除劳动所得之外的合法权益。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在按劳分配之外还应该从国家获得一份货币福利。

(三)

微观企业层面。

停留和片面强调“按劳分配”,是思想的停滞,客观上是为资产者说话,不利于为广大百姓争取和维护利益。

过去人们强调“按劳分配”、“不劳动者不得食”是正确的,对于劳动者反对剥削、对于号召和动员尽可能多的人手投入劳动生产,有积极作用;但是时至今日高度机械化自动化现代化、生产力剧增、生产过剩,还停留于“按劳分配”,不利于争取和维护广大百姓利益。

片面的“按劳分配”,等同于对人民群众除劳动报酬之外其它应有资源及其权益的放弃或剥夺。停留和片面强调“按劳分配”,客观上是为资产者说话,资产者偷着乐。比如,我占有大量的资源,凭资源的权益我无需劳动就安享尊荣和富足;对你实行按劳分配,你劳动一天开一天工资,劳动两天开两天的工资,不劳动不开工资,公平了吧?又,现在许多企业大量使用机器人,以后就业机会劳动岗位越来越少,百姓生活向何处去?

企业剩余价值是物的资本与人的资本两种资本整合创生的,两种资本中,人的资本尤其起着最主要、最活跃、最有决定性的作用。资产者凭借物的资本获得暴利,却把人的资本排除在剩余价值的分配格局之外,企业员工除了出卖自己劳动所得工资外,不能从剩余价值中分享一份基本的红利,这是分配制度的重大缺陷和显失公平。现在劳动者不能还傻傻地停留在要求按劳分配,因为企业已经付给你一份劳动薪酬;而要进一步主张实行“员工股制度”,以“人的资本”的名分与地位,旗帜鲜明地要求从剩余价值中获得一份红利。

(四)

对生产力高度发达极致情况的思考。

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基本事实基本趋向是,随科技进步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的日益整合,生产和提供人类所需财富及服务越来越容易和高效率了,越来越不需要那么多人手了,越来越不需要那么长工作时间和那么多工作岗位了,即就业岗位是总体趋向于减少了;即使会涌现新的需求、出现新门类的行业和岗位,也不足以抵消减少和改变这种趋势。

这是好事,天大的好事,是社会进步的表现和必然结果,将要使人类实现“免于匮乏”的理想,为生活提供更多的休闲和余裕,提升人们的生活品质,为人类的发展提供更高更广的平台。

比如,我国近14亿人,如果置于一百年前生产力低下的时代,即使14亿人男女老幼都劳作不已,也未必能为14亿人提供基本必需的衣食;置于当今社会,借助于科技进步、社会整合与合作、生产力发展,已经能把小孩、学生、老人腾出来无需生产了,即使是青壮年,也难以充分就业、并有更多的休闲了,即大约8亿个工作岗位8亿人就业,就已经能生产足够多的商品和服务、并且供过于求了。进一步设想,一二十年以后呢,大概8亿也不需要,只要56亿就行了吧;还往后三四十年呢,可能34亿就行了;再往后,一、两亿就行了……这样下去,无限趋近的极致情况会是怎样呢?不妨做一个思想的假设:届时,一切高度自动化、机器人化、程序化、高效化,只需一个人按动一下电钮、甚至电钮都无需人按动(因为按事先设定的程序自动运作)——就生产了14亿人所需的财富和服务了。

当这时候,虽则财富和服务十分充裕和丰富,但14亿人无人从事直接的物质生产和服务,根据“按劳分配”“不劳动者不得食”的律条,是否这14亿人应该挨饿受冻呢?

这种极致状态现在还不曾实现,但向这方向发展则是客观的事实。小孩、学生、老人等,不应该无条件享有社会发展的成果吗?那几千万、1亿、两亿、3亿、4亿……逐渐增多的被腾挪出来的劳动年龄阶段的青壮年人口,不应该理直气壮地享有社会发展的成果吗?

(五)

总之:

当今我国,按劳分配和按资分配两者并存已经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在此基础上,还应该推进“按人分配”——

微观层面,只要你是这家企业的员工,除了劳动所得,你还有权从企业剩余价值中获得一份红利,因为企业中含有你贡献的人力资本;

宏观层面,只要你是这个国家的公民,你的家庭应当从国家获得一份应有的货币福利,因为国家有你让渡的一份天赋资源。

停留在“不劳动不给钱”的狭隘落后思想,已经不成为美德,而是脑袋一根筋、不开窍。

洣崽 发表于  2018-11-09 10:38:54 4字 ( 0/93)

赞!!!

答“秋意”网友的“不劳动就没有钱,不给发钱”

 

就洣崽的“国家应当并且可以向群众实行货币福利……”一帖,“养得一团秋意在”网友声色俱厉地痛斥“不劳动就没有钱,不给发钱”、“……不干活就拿钱这不是共产主义,这叫占便宜,这叫懒惰,这叫无能,这不是很像人,很像寄生虫……”,持这种思想的朋友不在少数。这种思想有其值得肯定的积极一面,那就是主张勤奋劳动、鄙视懒惰和寄生、不占便宜的品质;也有其狭隘缺陷的一面,有厘清的必要。

 

停留和片面强调“按劳分配”,是思想的停滞,客观上是为资产者说话

(一)

“按劳分配”“不劳动者不得食”曾经是劳动阶级反剥削反压迫的口号、在一定历史时期起过积极作用;思想停留在过去时代,在今天还片面宣称“按劳分配”“不劳动者不得食”,则是错误的。

(二)

宏观国家层面。

小孩、老人、学生、病残失能者,他们基本不劳动,他们应该不应该吃饭?

只要是国家的公民,每个人都天赋地拥有一份资源;人民拥护支持政府,国家占有一切资源,相当于人民把资源让渡给了政府。据此,当国家成功运作产生巨大盈利,人民应该不应该得到一份回馈?

国家占有资源再配置给千千万万企业和个体;由于各种主客观原因,其配置很大可能是不均衡、不尽科学、不尽合理、不尽公平的,有的官僚权贵利用近水楼台的优势占有天量资源,他们凭借地位凭借资源而不是凭借劳动坐收巨额利益,这样的所得是不是最应该被节制?

官僚权贵占有天量资源、他们凭借资源坐收巨大利益,而无产者两手空空,就业竞争激烈、岗位稀缺,想要工作而不得;对官僚权贵劳动之外的过分所得熟视无睹、置若罔闻、听之任之、甚至阿谀奉承,却对无产者高呼“按劳分配”“不劳动者不得食”,这是站在什么立场?公理何在?

因各种偶然必然主观客观原因,在国家资源配置中,很多人所得资源极少极差,比如偏远、干旱、高寒山区的百姓,他们所得资源极少极差而客观上为国家照看资源设施和国土、看护自然生态、拥护和维护国家统一,他们是不是应该得到一份补偿?

世界上除了劳动所得,客观上还存在着巨大的利益空间。比如,广大的土地、广袤的森林和草原、辽阔的海洋及丰富海产、江河湖溪和地下等各种水源、多种多样的矿产……这些是天然存在天然形成天然成长、并非人类劳动的结果,还有城市、道路、农田、各种设施、科技文化等人类文明,很大一部分是祖宗是先人所营建所创造遗存至今应当为人民共享而并非当代人的劳动。所有这些,本应该让全体人民公平分享。

时至今日,“不劳动者不得食” 的片面宣称是错误的,隐含了巨大不公平,不利于群众争取除劳动所得之外的合法权益。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在按劳分配之外还应该从国家获得一份货币福利。

(三)

微观企业层面。

停留和片面强调“按劳分配”,是思想的停滞,客观上是为资产者说话,不利于为广大百姓争取和维护利益。

过去人们强调“按劳分配”、“不劳动者不得食”是正确的,对于劳动者反对剥削、对于号召和动员尽可能多的人手投入劳动生产,有积极作用;但是时至今日高度机械化自动化现代化、生产力剧增、生产过剩,还停留于“按劳分配”,不利于争取和维护广大百姓利益。

片面的“按劳分配”,等同于对人民群众除劳动报酬之外其它应有资源及其权益的放弃或剥夺。停留和片面强调“按劳分配”,客观上是为资产者说话,资产者偷着乐。比如,我占有大量的资源,凭资源的权益我无需劳动就安享尊荣和富足;对你实行按劳分配,你劳动一天开一天工资,劳动两天开两天的工资,不劳动不开工资,公平了吧?又,现在许多企业大量使用机器人,以后就业机会劳动岗位越来越少,百姓生活向何处去?

企业剩余价值是物的资本与人的资本两种资本整合创生的,两种资本中,人的资本尤其起着最主要、最活跃、最有决定性的作用。资产者凭借物的资本获得暴利,却把人的资本排除在剩余价值的分配格局之外,企业员工除了出卖自己劳动所得工资外,不能从剩余价值中分享一份基本的红利,这是分配制度的重大缺陷和显失公平。现在劳动者不能还傻傻地停留在要求按劳分配,因为企业已经付给你一份劳动薪酬;而要进一步主张实行“员工股制度”,以“人的资本”的名分与地位,旗帜鲜明地要求从剩余价值中获得一份红利。

(四)

对生产力高度发达极致情况的思考。

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基本事实基本趋向是,随科技进步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的日益整合,生产和提供人类所需财富及服务越来越容易和高效率了,越来越不需要那么多人手了,越来越不需要那么长工作时间和那么多工作岗位了,即就业岗位是总体趋向于减少了;即使会涌现新的需求、出现新门类的行业和岗位,也不足以抵消减少和改变这种趋势。

这是好事,天大的好事,是社会进步的表现和必然结果,将要使人类实现“免于匮乏”的理想,为生活提供更多的休闲和余裕,提升人们的生活品质,为人类的发展提供更高更广的平台。

比如,我国近14亿人,如果置于一百年前生产力低下的时代,即使14亿人男女老幼都劳作不已,也未必能为14亿人提供基本必需的衣食;置于当今社会,借助于科技进步、社会整合与合作、生产力发展,已经能把小孩、学生、老人腾出来无需生产了,即使是青壮年,也难以充分就业、并有更多的休闲了,即大约8亿个工作岗位8亿人就业,就已经能生产足够多的商品和服务、并且供过于求了。进一步设想,一二十年以后呢,大概8亿也不需要,只要56亿就行了吧;还往后三四十年呢,可能34亿就行了;再往后,一、两亿就行了……这样下去,无限趋近的极致情况会是怎样呢?不妨做一个思想的假设:届时,一切高度自动化、机器人化、程序化、高效化,只需一个人按动一下电钮、甚至电钮都无需人按动(因为按事先设定的程序自动运作)——就生产了14亿人所需的财富和服务了。

当这时候,虽则财富和服务十分充裕和丰富,但14亿人无人从事直接的物质生产和服务,根据“按劳分配”“不劳动者不得食”的律条,是否这14亿人应该挨饿受冻呢?

这种极致状态现在还不曾实现,但向这方向发展则是客观的事实。小孩、学生、老人等,不应该无条件享有社会发展的成果吗?那几千万、1亿、两亿、3亿、4亿……逐渐增多的被腾挪出来的劳动年龄阶段的青壮年人口,不应该理直气壮地享有社会发展的成果吗?

(五)

总之:

当今我国,按劳分配和按资分配两者并存已经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在此基础上,还应该推进“按人分配”——

微观层面,只要你是这家企业的员工,除了劳动所得,你还有权从企业剩余价值中获得一份红利,因为企业中含有你贡献的人力资本;

宏观层面,只要你是这个国家的公民,你的家庭应当从国家获得一份应有的货币福利,因为国家有你让渡的一份天赋资源。

停留在“不劳动不给钱”的狭隘落后思想,已经不成为美德,而是脑袋一根筋、不开窍。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