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闲散一石.blog 发表于  2018-11-06 09:09:39 2704字 ( 110/17116)

高教在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云淡风轻之望月 发表于  2018-11-16 13:28:45 67字 ( 0/1)

我是一个在校办厂工作的工人,亲眼目睹学校付校长来工厂办厂,办做办做会计、出纳都撤了,他一人管理了,亏损是学校的,承担责任的最终是工人。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科学思考 发表于  2018-11-15 06:44:32 111007字 ( 0/0)

教育怎样扶贫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科学思考 发表于  2018-11-15 06:40:15 13889字 ( 0/0)

教育强国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科学思考 发表于  2018-11-15 06:36:07 10509字 ( 0/0)

社会发展的方向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科学思考 发表于  2018-11-15 06:34:11 7619字 ( 0/0)

人的发展方向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科学思考 发表于  2018-11-15 06:31:46 14969字 ( 0/0)

提高人的素质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科学思考 发表于  2018-11-15 06:29:36 11412字 ( 0/0)

提高人性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科学思考 发表于  2018-11-15 06:26:47 24287字 ( 0/0)

追求真理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科学思考 发表于  2018-11-15 06:24:39 13599字 ( 0/0)

崇尚科学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科学思考 发表于  2018-11-15 06:16:25 455字 ( 0/0)

创建世界第一的大学关键在教育思想 当今世界,要想成为世界第一的大学,应该做些什么?为人的发展、为社会的发展,提供正确地导向、导路、导法。培养学生:1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老狼狼行天下 发表于  2018-11-11 22:11:16 409字 ( 0/3)

教育,教育本身就是一种生活,要想生活美好人的一生都离不开教和育,三人同行必有我师。积极向上的社会离不开教育。教育为未来生活之准备,是继续的开始。一个博士找不到工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8-11-09 17:15:37 51字 ( 0/12)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回顾、前瞻与觉悟学生《初心》:有句歌词有意义,《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福尔摩斯]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王从金 发表于  2018-11-07 12:41:30 24字 ( 0/25)

叫停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学以致用才能结出好果子!!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bqhy999 发表于  2018-11-07 11:41:31 67字 ( 0/23)

大家想想,北大清华的学生,大部分都不在体制内就业。所以教育质量是靠市场调控的。你办不好,学生用不趁手,人家不用。教育质量是个幌子。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纪念20121115 发表于  2018-11-07 11:32:37 0字 ( 0/17)

3,大,缺德。教育,住房和医疗,产业化。

3,大,缺德。教育,住房和医疗,产业化。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8-11-07 10:34:15 81字 ( 0/58)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与计量:在新疆换算单位是“公斤”,有人问我,一公斤良心值多少钱?我无语!其实看看孩子们......眼睛上的“眼睛”,答案就在其中![生病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针灸索巴 发表于  2018-11-07 09:07:02 50字 ( 0/36)

何为产业化----没有底线用任何手段达到骗取钱财利益最大化的目的----中国的高校----呵呵!!!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linmingxiu 发表于  2018-11-07 09:02:29 316字 ( 0/28)

1.应该提高大学生的学费,提高学生学习的成本。2.提高教学质量,老师应该是学识渊博的,满腹经纶的,具有研究精神的和知识沉淀的老师,只有具有一定阅历的老师,才能融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一口一块臭豆腐乳 发表于  2018-11-07 08:47:28 25字 ( 0/47)

对不起良心的专业、水课_______都是谁搞起的?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一口一块臭豆腐乳 发表于  2018-11-07 08:49:01 15字 ( 0/16)

总不好意思又捂蒋介石头上了吧。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博客自传 发表于  2018-11-07 05:54:47 12字 ( 0/23)

国人互害 哪里还有良心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博客自传 发表于  2018-11-07 05:54:03 91字 ( 0/28)

《博客自传》 只负责真实 不负责娱乐。 路遥说:人们宁愿去关心一个蹩脚电影演员的吃喝拉撒和鸡毛蒜皮,也不愿了解一个普通人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 ​​​​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8-11-06 22:34:42 60字 ( 0/77)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我们的教育》在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无论高教、中教与小教![福尔摩斯]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20:32:20 78字 ( 0/44)

办低成本大学难吗?图书资料现在什么形态?信息技术带来的现场感几乎无限。教室有就行了,多媒体花几个钱?师资最值钱!你要锻炼培养师资。三十人办本科大学完全可行!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20:07:41 64字 ( 0/40)

剥离科研功能到社会体制,这个体制建成了,中国的教育科研才有希望。教育会回归本位。社会体制,教师同样可以参与,你多大年龄都可参与。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20:09:20 59字 ( 0/43)

这种有无水平都要被关系扒层皮的体制最后害的是社会每一个人,包括现在得利的人。因为你良心有愧也得不到出自内心的社会尊重。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20:16:06 68字 ( 0/85)

拉三十个人,办一所本科学校,是完全可行的。因为时代和社会环境都到这个地步了。租一层商住楼也比西南联大条件好。教育部发展出管理机制就行了。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20:18:01 65字 ( 0/47)

大家想想,北大清华的学生,大部分都不在体制内就业。所以教育质量是靠市场调控的。你办不好,学生用不趁手,人家不用。教育质量是个幌子。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20:20:38 51字 ( 0/65)

师资有个自循环,十几年前就有硕博士找不到工作的,那么教大学就是理所当然。累积下来,国家的教育就正循环。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8-11-06 19:49:59 20字 ( 0/82)

教育部的司长与名牌大学的校长哪个级别高?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8-11-06 20:03:56 20字 ( 0/68)

还有一个副省长和本省的一个市委书记的级别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9:53:01 14字 ( 0/53)

教育部只有一只脚。能有多高?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9:54:47 30字 ( 0/62)

南公怀瑾有一句话,知识分子,给他好房好车,再给女人就搞定了。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8-11-06 20:07:14 7字 ( 0/35)

哈哈,脊梁呢?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8-11-06 20:07:58 6字 ( 0/28)

骨头就能搞定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9:57:07 60字 ( 0/76)

说粗俗点,就是吃肉喝汤,哪有这搞教育的?您看看那些去美国回来的,两边跑的,有谁管老百姓的,花那么多外汇你说点事实也行啊。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詹求实 发表于  2018-11-06 19:38:43 31字 ( 0/37)

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9:49:20 47字 ( 0/97)

您太高看这些校级干部了。没有体制性系统性的改革。一切都是零。让教育回归本位!自然首先保障供给。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9:51:29 64字 ( 0/34)

校级财权收到教育部,乱象可以制止一些。治本只有信息公开,放开民办,科研不走教育部,搞全社会体制。这样回归教育本位,一切水到渠成。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8:50:57 30字 ( 0/79)

以教育质量掩盖四年本科短缺之现状!这是人民大众的教育权问题!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乱滩一石 发表于  2018-11-06 18:21:02 183字 ( 0/39)

共产党在革命时期,就重视教育工作,红军大学、随军大学、根据地公学、抗大、鲁艺之类的学校等等,那时的教育对培养实用人才挺管事的;执政后的教育普及、教育改革取得举世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jimmye01 发表于  2018-11-06 17:40:33 90字 ( 0/123)

其实,读大学学的是一种思维,专业知识进入社会后基本上没用。不少在大学里学理科的,结果进入了政府行政部门从事的是文科工作,最后当了大官,除了得个文凭外,工作中哪用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8:52:37 28字 ( 0/64)

难道大学教育只是培养思维?知识体系呢?思维是怎么养成的?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jimmye01 发表于  2018-11-06 19:22:13 58字 ( 0/81)

读了大学,你自然就知道了,没读过就没有那种思维。对事物会有自己的判断,而不是人云我云了。而且学问越深,判断能力越强。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9:40:22 54字 ( 0/36)

原来观点一致。这个帖子怎么那么多附和这种转移视线的伎俩。简单的道理,人人都能看得出。昧着良心说话的人太多了。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9:42:37 52字 ( 0/44)

我在的省是教育大省,那么多年过去了,省会城市高中只有一半入学率。这种明显的社会不公,竟然没有大众的呼声!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audiooo 发表于  2018-11-06 16:56:22 16字 ( 0/52)

要对得起良心,必须守住这条底线。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不是作家的作家 发表于  2018-11-06 16:41:57 92字 ( 0/68)

真正能在课堂上吸引大学生的,不该在技巧技法上。凡是教出高徒的严师,凭借的也绝非仅仅是严格与厉害,他们的卓尔不群在人格魅力上。有多少教师思考过这个问题?它是教育美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JBY1 发表于  2018-11-06 16:20:47 22字 ( 0/28)

“德智体”不能全国发展的教育方式,更要叫停。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人马星座 发表于  2018-11-06 16:18:08 66字 ( 0/72)

应大力发展职业教育。从事科研的是少数人,这部分人是为未来工作的;更多的人是要解决当下的问题。研究型大学要精,一般大学与职业学院要实。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8:35:46 13字 ( 0/51)

你给职业技术教育下个定义。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8:37:43 15字 ( 0/29)

请您讲清楚什么是职业技术教育。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11-06 16:14:30 0字 ( 0/61)

重数量轻质量的高何时休?

重数量轻质量的高何时休?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8:37:12 27字 ( 0/39)

说反了,本科四年对普通百姓资源缺乏,是严重的人为短缺。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11-06 16:11:36 0字 ( 0/34)

高教在呐喊,更要在行动。

高教在呐喊,更要在行动。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11-06 16:10:32 0字 ( 0/46)

提高高教教育质量,混工资的老师混文凭学生,都应清除出高校。

提高高教教育质量,混工资的老师混文凭学生,都应清除出高校。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8:40:59 46字 ( 0/31)

首先要定罪,然后判刑。这要信息公开。公开以后你的看法会颠倒。您赞成教科研信息向全社会公开吗?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陈娇123 发表于  2018-11-06 16:08:12 69字 ( 0/36)

质量就是生命,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所以制止高教乱象,从学校、领导、教师、学生上共同下功夫,真抓实干,共同培养高质量人才。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11-06 16:05:20 0字 ( 0/78)

高校是培养国家栋梁的殿堂,不是误人子弟滥发文凭的游乐场。

高校是培养国家栋梁的殿堂,不是误人子弟滥发文凭的游乐场。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8:42:22 29字 ( 0/71)

本科规模不及印度,是不是事实,是你的词“滥”,还是事实滥?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11-06 16:01:41 0字 ( 0/34)

回复@强国社员925:制止高教乱象,培养真才实学的国家栋梁,高教管理需要真抓实干有所作为。

回复@强国社员925:制止高教乱象,培养真才实学的国家栋梁,高教管理需要真抓实干有所作为。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11-06 15:51:40 0字 ( 0/31)

制止高教乱象,培养真才实学的国家栋梁,高教管理需要真抓实干有的作为。

制止高教乱象,培养真才实学的国家栋梁,高教管理需要真抓实干有的作为。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11-06 15:46:30 0字 ( 0/36)

严把高教的质量关,高教管理应该有所作为。

严把高教的质量关,高教管理应该有所作为。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鼓与呼,评和论 发表于  2018-11-06 15:43:35 221字 ( 0/33)

坚决反对退休待遇双轨制:应扭转“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现象,让他转变为“快乐的小学”一至六年级统一只开设语文,算术,常识教育,其他课时培养各类兴趣爱好课等,没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九州石人 发表于  2018-11-06 15:30:20 11字 ( 0/99)

教育部是不是该管管了?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任瑞存本人 发表于  2018-11-06 15:06:07 40字 ( 0/108)

注销水课停罢不良专业,中国高校教育正在逐渐回归勤奋求学、专心授业、用心治学之道。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任瑞存本人 发表于  2018-11-06 14:59:38 37字 ( 0/54)

呐喊注销水课停罢不良专业,高校教育在为中国社会扭转求真务实风气而冲锋陷阵。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夕颜之梦 发表于  2018-11-06 14:57:12 7字 ( 0/80)

教育是个大问题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8:46:42 32字 ( 0/57)

教育是个小问题。问题非常简单。低成本四年本科学校建设,有何困难?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8:47:54 30字 ( 0/51)

以教育质量掩盖四年本科短缺之现状!这是人民大众的教育权问题!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任瑞存本人 发表于  2018-11-06 14:54:57 37字 ( 0/38)

只有求真务实的社会,才能鞭策激发中国高校学生、老师、领导走向求真务实境界。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任瑞存本人 发表于  2018-11-06 14:51:41 39字 ( 0/46)

法治铸就正义,勤奋造就人才,德化公序良俗的社会,激发高校广泛培养国家栋梁之才。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任瑞存本人 发表于  2018-11-06 14:46:23 45字 ( 0/76)

高校教育就是社会对照镜子,基本对口衔接社会传导世面风气,有效治理高校教育须要屏蔽社会不良。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8:43:57 21字 ( 0/39)

无视本科四年教育资源的短缺,无视民生疾苦!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小编 发表于  2018-11-06 14:24:03 219字 ( 0/83)

祝贺!此贴文已被小编推荐,期待更多佳作!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4:13:18 56字 ( 0/42)

请问帖主:贵帖于教育质量一事,说了三个错,学生错、教师错、校长错,请问,您错了没有?您连个错药都不开,哪里错了?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4:16:44 57字 ( 0/36)

我带帖主回答,没错的是皮球,怎么都是圆的。第一错:高校规模严重背离社会需求,国家投入严重虚耗,这是所有问题的根源!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4:18:14 34字 ( 0/48)

上教育规模,一批人就要哭穷,病根在这里。教育质量是第二位的“果报”。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4:20:48 63字 ( 0/40)

为什么教育质量有问题?首先这是某种程度的污蔑!其次教育质量至少有三个反馈调节:学校,国家,用人单位。用人单位不喊,你喊个什么?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4:23:19 46字 ( 0/42)

教学质量是第二位的问题,因为这和师德一样成为某类人回避实质问题的手段!教育权是第一位的问题!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4:26:46 62字 ( 0/51)

真想办教育,你会想出很多普惠最底层民众的低代价本科大学的建校方法,教育质量的调控也是。正常的社会产生正常的学校、教师、学生。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4:30:37 49字 ( 0/39)

普及四年制本科教育,放开鼓励民办大学,把孩子们解放出来,把家长们解放出来,迎接国际主义信息化时代!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倪侃秅 发表于  2018-11-06 14:07:34 9字 ( 0/36)

说谁呢,自娱自乐。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真理论者 发表于  2018-11-06 13:59:55 126字 ( 0/41)

高校教育的关键是培养社会需要的人才,课程的设置必须切合社会的需要,否则便是“水课”,无论多么“有创新性、挑战度”,无论怎样贴上“金课”的标签都毫无意义...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常非道 发表于  2018-11-06 13:52:57 87字 ( 0/47)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laserbomb 发表于  2018-11-06 12:40:23 40字 ( 0/146)

高等教育应取消文科,文科纯是浪费资源,只保留理工科。文科自学者成就远大于科班生。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自由人2006 发表于  2018-11-06 11:39:50 36字 ( 0/49)

公式相声的博士,很有代表性反映出当前的高教就是公式化、也就是形式主义弥漫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1:02:59 56字 ( 0/138)

教育质量控制不能”死抓前馈控制一条路“,要搞复合反馈复杂控制。精英转移视线,莫甚于此!”正常“体制才能解决问题!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科学思考 发表于  2018-11-15 08:04:35 127字 ( 0/0)

什么是先进的教育?能为人与社会发展提供正确的导向、导路、导法,有效提高人的素质,使人能提高学习、实践与创新的收获、质量、效率、效益、收益率、决策水平,尽快由落后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11-06 10:59:03 55字 ( 0/107)

要系统性改革,首先要扩大本科教育,给每一个孩子上本科大学的机会。把学校和”用人场合“合理区分开,回归教育本位。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科学思考 发表于  2018-11-15 08:02:07 134字 ( 0/0)

无论是个人、家庭、群体、民族,还是地区、国家,由落后变先进、由弱变强、由贫变富、由贫弱变富强,都要靠教育、提高人的素质。只要“身心健康”、“学会做人”、“善于学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高处观潮 发表于  2018-11-06 10:33:40 30字 ( 0/136)

‘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表述准确,生动形象![大笑]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周边2015 发表于  2018-11-06 10:12:51 26字 ( 0/137)

教育、科研经费得靠自己去挣,不能靠大锅饭、国家调拨。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真理论者 发表于  2018-11-06 10:11:32 148字 ( 0/197)

高校教育的关键是培养社会需要的人才,课程的设置必须切合社会的需要,否则便是“水课”,无论多么“有创新性、挑战度”,无论怎样贴上“金课”的标签都毫无意义...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科学思考 发表于  2018-11-15 07:54:50 134字 ( 0/0)

无论是个人、家庭、群体、民族,还是地区、国家,由落后变先进、由弱变强、由贫变富、由贫弱变富强,都要靠教育、提高人的素质。只要“身心健康”、“学会做人”、“善于学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科学思考 发表于  2018-11-15 07:48:52 101字 ( 0/0)

社会和谐只有科学才能帮助人类实现预期目标;只有真理才能帮助人类实现长治久安;只有科学与真理能够统一人类的信仰;只有和谐世界能成为人类的共同理想;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老沉香 发表于  2018-11-06 10:08:54 10字 ( 0/154)

教育大师是个大问题。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科学思考 发表于  2018-11-15 07:43:21 460字 ( 0/0)

创建世界第一的大学关键在教育思想 当今世界,要想成为世界第一的大学,应该做些什么?为人的发展、为社会的发展,提供正确地导向、导路、导法。培养学生:1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8-11-06 09:59:17 12字 ( 0/161)

那岂不是在灭刹百花齐放?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科学思考 发表于  2018-11-15 07:38:13 46字 ( 0/3)

为多少人的生存发展,创造与提供了多少有利的条件,是理论家、教育家和政治家的良心与人性的量度。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弯阅 发表于  2018-11-06 10:50:33 27字 ( 0/152)

教,授出了优秀的学生,就是百花齐放,反之则是百花凋零.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弯阅 发表于  2018-11-06 09:57:36 13字 ( 0/153)

强顶!把现今的教育说透了.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科学思考 发表于  2018-11-15 06:58:08 119字 ( 0/0)

什么是教育?教育是帮助人学会适应社会生活、改造环境、提高生存能力、促进发展的实践活动。要帮助人学会健身、做人、做事、学习、思考、创新、生活。要帮助人选择正确的发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8-11-06 09:36:57 10字 ( 0/136)

说的好,还要做的好。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科学思考 发表于  2018-11-15 06:55:06 52字 ( 0/0)

目标激发动力,办法是想出来的,条件是创造出来的,幸福在去目标的路上。培养高素质的人——就是实践教育强国。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11-06 09:28:26 53字 ( 0/202)

公开争鸣、实践检验以确定成果、人才、专业设置、项目安排!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科学思考 发表于  2018-11-15 06:52:09 107字 ( 0/0)

认识的深化、提高、扩展没有止境,否定的意见会促进肯定的意见深化、提高、完善,质疑与批评会促进思想进步、发展真理。本人抛砖引玉,请质疑、批评、赐教,欢迎参与交流、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中道逸民689 发表于  2018-11-06 09:24:44 13字 ( 0/72)

这就对了。科学来不得虚的。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科学思考 发表于  2018-11-15 06:49:17 35字 ( 0/0)

要崇尚科学、追求真理、和谐发展。提高人性、提高人的素质、提高人生价值。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鼓与呼,评和论 发表于  2018-11-06 15:43:11 221字 ( 0/40)

坚决反对退休待遇双轨制:应扭转“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现象,让他转变为“快乐的小学”一至六年级统一只开设语文,算术,常识教育,其他课时培养各类兴趣爱好课等,没

高教的呐喊: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该停了!水课该消灭了!

闲散一石


    中国的高教质量怎么样?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账。有一个形象比如,这些年中国高教就像是和面,本来是想和成面团的,结果由于加水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面糊。所以,许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到国外上大学去。西湖大学的创办,其目的之一就是办一所高质量的中国高校。


    老百姓的感觉对不对呢?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说了一段话,似乎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这“快乐的大学”是什么意思,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也不要紧,吴司长作了解释。


    吴岩一口气说出了“三个一去不复返”。他说,“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个一去不复返”分别针对三个不同的群体。一是针对学生的,警告他们不能是把学习丢到一边,而是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了。意思是说,学生还得以学习为本。学习是慢功出细活,什么功夫都不下,甚至根本不学习,还想增长本事只能是痴心妄想,除了白白浪费时间、青春和年华不会有别的收获。说起来,中国的家长也真不容易,千辛万苦、省吃俭用把孩子送到大学,本指望他学到真本事,结果却是到了高校里天天睡觉玩游戏,冤不冤啊。


    二是针对教师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了。一些教师一天到晚想到发文章、出专著、上职称,然后就躺在高职上睡大觉、拿高薪,对培养学生漠不关心,甚至连课都懒得上。说起来,中国的老百姓也够冤的,交税养人本来是应该的,毕竟社会服务需要人,教育需要人,管理需要人,可是交的税却养着一些不干活、不好好干活的人,心里能舒服吗。


    三是针对高校领导的,警告他们不能再是精力投入不足了,该管的事就应该管,该负的责就应该负。高校乱象丛生,根本原因在哪里?自然在领导不作为、不担当、不负责。你看一看,学生为何精力投入不足,教师为何精力投入不足,还不是管理不善不严么。不说别的,多年前,教育部就要求教授就得上课,可到现在还是有的教授不上课,再说清考制度和水课又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管嘛。这么一些小事,还得教育部去管,那么高校领导的精力干什么去了,领导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何高校领导在其位未谋其政,或是懒谋其政,或是不谋其政,或是疏谋其政?这从高校成为腐败高发区就略知一二,不用细掰了。


    质量就是生命。对于工业产品是这样,对于农业产品是这样,对于教育产品也是这样。没有质量的大学生,数量再多,又有何用。没有质量的教育,说轻点,是误人子弟;说重点,是祸国殃民。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年轻人的希望在于教育,所以国家投入巨量财富办教育,如果只到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是不是有点祸国的味道。老百姓的希望在于提高素质和能力,以便自食其力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于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孩子上学,可如果学不到东西,不仅花了钱,而且还浪费了孩子美好的青春与年华,是不是殃民?


    高校确实应该“回归本科教育”了。建设一流高校,就要有一流本科。吴岩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所以这一切,还得高校领导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在干正事上,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零。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