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方圆视点 发表于  2018-10-08 10:42:58 11044字 ( 7/2318)

国企改革要抓主要矛盾 切忌头发胡子一把抓(原创首发)


 

国庆长假,不管你是分享国家提供的丰富的旅游资源,陶冶情操;还是为国家和人民的安宁幸福坚守岗位,我们赖以吃、穿、住、行的一切,都有国家工业化发展水平的成果。外出旅游,铁路高铁和民航,都成了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而代表国际大工业最高水平的国有铁路和高铁,则是中国国企发展水平的标志和象征。

 

毋庸置疑的是,在国企改革等前瞻性问题上,却有两个截然相反、后果各异的改革导向:一是做强做优做大和保值增值的深化改革,一是头发胡子一把抓的“民进国退”改革和“混改”。前一种导向,是以宪法规定的确保主体地位的改革模式;而后一种,则是借调整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改革,对所有国企——包括当今世界最先进的铁路、军工等国企,进行“根本的结构性改革”(佐利克)。

 

毛泽东的《矛盾论》,是世界哲学殿堂矛盾学说之大成者。毛泽东说:“任何过程如果有多种矛盾存在的话,其中必定有一种是主要的,起着领导的、决定的作用,其他则处于次要的和服从的地位。”(毛泽东《毛泽东选集》296页)

 

毛泽东抓主要矛盾的哲学命题,为中国革命的历史进程所证实。抗日战争时期民族矛盾成了主要矛盾,虽然工农红军与国民党军队之间存在矛盾和冲突,但一致对外的主要矛盾,促成与国民党结成统一战线,八路军、新四军名称,就是统一战线的特定标志;抗战结束,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解放区,“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又成了中国共产党面对的国内的主要矛盾。

 

1956年党的八大,提出了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即“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状况之间的矛盾”。可以这样说,62年前党的八大对主要矛盾的表述,正是走上工业化之路——以工业生产满足人民物质文化需要的理论基础和实践原则。

 

把建立先进工业国提高到国家主要矛盾的战略高度,就是其后一大批重点骨干国企得以成长壮大的政治基础。69年的国有铁路让200多年最发达的美国望尘莫及,既证明当时建立先进工业国的政策是正确的,也证明社会主义制度具有无可比拟的巨大优越性。

 

国企改革抓主要矛盾,近几年最准确的提法,就是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也就是说,有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以改革的办法解决国企存在的问题,确保做强做优做大,而不是头发胡子一把抓。按中国文化的历史渊源,应该不会出现主次不分,甚至主次颠倒的问题。然而,由问题导向暴露出来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却不是这样。

 

远的不说,仅2012年以来的国企改革,就是不分主次的头发胡子一把抓。2012215日,国务院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铁路、市政、金融、能源、电信、教育、医疗等领域的改革;2015913日,国务院撇开中央深改组决定的铁路、军工等国企混改;2016422日的盐业混改;20167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决定的全国高校、公立医院取消事业编制的“减员增效”改革;20178月,有关部门擅自决定中国联通780亿国有资本“让渡”给阿里、腾讯等外资和民营企业的混改,11月,又擅自邀请阿里、腾讯等外资和民营企业参与铁路总公司混改,等等。

 

在网络舆论揭示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开始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建立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美国等西方国家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实施迎合西方的民主化改革颠覆了苏联,“重返它在布尔什维克革命前待了五百年的第三世界”([]诺姆·乔姆斯基《世界秩序的秘密》213页);在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为中国设计的改革方案于2012228日出笼——以“通过改革进行演变”(基辛格《世界秩序》151页)的颠覆性阴谋被揭穿后,国企改革不抓主要矛盾,反而首先剑指世界一流的铁路、军工等国有企业,就不是改革概念所能容纳的行为规范了。

 

作为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人安身立命之所的国有企业,确保做强做优做大和保值增值,是其改革的最终目的。坚决摈弃和革除“鞭子打快牛”、“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等颠覆性改革错误,以改革的办法解决存在的问题,抓住主要矛盾;抓先进带后进,抓后进促平衡,才是国企改革唯一正确的方向。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再也不能按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设计的方案,设计推进首先剑指国企的“根本的结构性改革”了!

常非道 发表于  2018-10-13 17:47:23 49字 ( 0/11)

以改革的办法解决存在的问题,抓住主要矛盾;抓先进带后进,抓后进促平衡,才是国企改革唯一正确的方向。


 

国庆长假,不管你是分享国家提供的丰富的旅游资源,陶冶情操;还是为国家和人民的安宁幸福坚守岗位,我们赖以吃、穿、住、行的一切,都有国家工业化发展水平的成果。外出旅游,铁路高铁和民航,都成了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而代表国际大工业最高水平的国有铁路和高铁,则是中国国企发展水平的标志和象征。

 

毋庸置疑的是,在国企改革等前瞻性问题上,却有两个截然相反、后果各异的改革导向:一是做强做优做大和保值增值的深化改革,一是头发胡子一把抓的“民进国退”改革和“混改”。前一种导向,是以宪法规定的确保主体地位的改革模式;而后一种,则是借调整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改革,对所有国企——包括当今世界最先进的铁路、军工等国企,进行“根本的结构性改革”(佐利克)。

 

毛泽东的《矛盾论》,是世界哲学殿堂矛盾学说之大成者。毛泽东说:“任何过程如果有多种矛盾存在的话,其中必定有一种是主要的,起着领导的、决定的作用,其他则处于次要的和服从的地位。”(毛泽东《毛泽东选集》296页)

 

毛泽东抓主要矛盾的哲学命题,为中国革命的历史进程所证实。抗日战争时期民族矛盾成了主要矛盾,虽然工农红军与国民党军队之间存在矛盾和冲突,但一致对外的主要矛盾,促成与国民党结成统一战线,八路军、新四军名称,就是统一战线的特定标志;抗战结束,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解放区,“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又成了中国共产党面对的国内的主要矛盾。

 

1956年党的八大,提出了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即“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状况之间的矛盾”。可以这样说,62年前党的八大对主要矛盾的表述,正是走上工业化之路——以工业生产满足人民物质文化需要的理论基础和实践原则。

 

把建立先进工业国提高到国家主要矛盾的战略高度,就是其后一大批重点骨干国企得以成长壮大的政治基础。69年的国有铁路让200多年最发达的美国望尘莫及,既证明当时建立先进工业国的政策是正确的,也证明社会主义制度具有无可比拟的巨大优越性。

 

国企改革抓主要矛盾,近几年最准确的提法,就是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也就是说,有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以改革的办法解决国企存在的问题,确保做强做优做大,而不是头发胡子一把抓。按中国文化的历史渊源,应该不会出现主次不分,甚至主次颠倒的问题。然而,由问题导向暴露出来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却不是这样。

 

远的不说,仅2012年以来的国企改革,就是不分主次的头发胡子一把抓。2012215日,国务院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铁路、市政、金融、能源、电信、教育、医疗等领域的改革;2015913日,国务院撇开中央深改组决定的铁路、军工等国企混改;2016422日的盐业混改;20167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决定的全国高校、公立医院取消事业编制的“减员增效”改革;20178月,有关部门擅自决定中国联通780亿国有资本“让渡”给阿里、腾讯等外资和民营企业的混改,11月,又擅自邀请阿里、腾讯等外资和民营企业参与铁路总公司混改,等等。

 

在网络舆论揭示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开始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建立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美国等西方国家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实施迎合西方的民主化改革颠覆了苏联,“重返它在布尔什维克革命前待了五百年的第三世界”([]诺姆·乔姆斯基《世界秩序的秘密》213页);在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为中国设计的改革方案于2012228日出笼——以“通过改革进行演变”(基辛格《世界秩序》151页)的颠覆性阴谋被揭穿后,国企改革不抓主要矛盾,反而首先剑指世界一流的铁路、军工等国有企业,就不是改革概念所能容纳的行为规范了。

 

作为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人安身立命之所的国有企业,确保做强做优做大和保值增值,是其改革的最终目的。坚决摈弃和革除“鞭子打快牛”、“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等颠覆性改革错误,以改革的办法解决存在的问题,抓住主要矛盾;抓先进带后进,抓后进促平衡,才是国企改革唯一正确的方向。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再也不能按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设计的方案,设计推进首先剑指国企的“根本的结构性改革”了!

常非道 发表于  2018-10-13 17:43:46 73字 ( 0/12)

八路军、新四军名称,就是统一战线的特定标志;抗战结束,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解放区,“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又成了中国共产党面对的国内的主要矛盾。


 

国庆长假,不管你是分享国家提供的丰富的旅游资源,陶冶情操;还是为国家和人民的安宁幸福坚守岗位,我们赖以吃、穿、住、行的一切,都有国家工业化发展水平的成果。外出旅游,铁路高铁和民航,都成了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而代表国际大工业最高水平的国有铁路和高铁,则是中国国企发展水平的标志和象征。

 

毋庸置疑的是,在国企改革等前瞻性问题上,却有两个截然相反、后果各异的改革导向:一是做强做优做大和保值增值的深化改革,一是头发胡子一把抓的“民进国退”改革和“混改”。前一种导向,是以宪法规定的确保主体地位的改革模式;而后一种,则是借调整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改革,对所有国企——包括当今世界最先进的铁路、军工等国企,进行“根本的结构性改革”(佐利克)。

 

毛泽东的《矛盾论》,是世界哲学殿堂矛盾学说之大成者。毛泽东说:“任何过程如果有多种矛盾存在的话,其中必定有一种是主要的,起着领导的、决定的作用,其他则处于次要的和服从的地位。”(毛泽东《毛泽东选集》296页)

 

毛泽东抓主要矛盾的哲学命题,为中国革命的历史进程所证实。抗日战争时期民族矛盾成了主要矛盾,虽然工农红军与国民党军队之间存在矛盾和冲突,但一致对外的主要矛盾,促成与国民党结成统一战线,八路军、新四军名称,就是统一战线的特定标志;抗战结束,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解放区,“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又成了中国共产党面对的国内的主要矛盾。

 

1956年党的八大,提出了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即“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状况之间的矛盾”。可以这样说,62年前党的八大对主要矛盾的表述,正是走上工业化之路——以工业生产满足人民物质文化需要的理论基础和实践原则。

 

把建立先进工业国提高到国家主要矛盾的战略高度,就是其后一大批重点骨干国企得以成长壮大的政治基础。69年的国有铁路让200多年最发达的美国望尘莫及,既证明当时建立先进工业国的政策是正确的,也证明社会主义制度具有无可比拟的巨大优越性。

 

国企改革抓主要矛盾,近几年最准确的提法,就是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也就是说,有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以改革的办法解决国企存在的问题,确保做强做优做大,而不是头发胡子一把抓。按中国文化的历史渊源,应该不会出现主次不分,甚至主次颠倒的问题。然而,由问题导向暴露出来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却不是这样。

 

远的不说,仅2012年以来的国企改革,就是不分主次的头发胡子一把抓。2012215日,国务院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铁路、市政、金融、能源、电信、教育、医疗等领域的改革;2015913日,国务院撇开中央深改组决定的铁路、军工等国企混改;2016422日的盐业混改;20167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决定的全国高校、公立医院取消事业编制的“减员增效”改革;20178月,有关部门擅自决定中国联通780亿国有资本“让渡”给阿里、腾讯等外资和民营企业的混改,11月,又擅自邀请阿里、腾讯等外资和民营企业参与铁路总公司混改,等等。

 

在网络舆论揭示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开始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建立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美国等西方国家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实施迎合西方的民主化改革颠覆了苏联,“重返它在布尔什维克革命前待了五百年的第三世界”([]诺姆·乔姆斯基《世界秩序的秘密》213页);在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为中国设计的改革方案于2012228日出笼——以“通过改革进行演变”(基辛格《世界秩序》151页)的颠覆性阴谋被揭穿后,国企改革不抓主要矛盾,反而首先剑指世界一流的铁路、军工等国有企业,就不是改革概念所能容纳的行为规范了。

 

作为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人安身立命之所的国有企业,确保做强做优做大和保值增值,是其改革的最终目的。坚决摈弃和革除“鞭子打快牛”、“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等颠覆性改革错误,以改革的办法解决存在的问题,抓住主要矛盾;抓先进带后进,抓后进促平衡,才是国企改革唯一正确的方向。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再也不能按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设计的方案,设计推进首先剑指国企的“根本的结构性改革”了!

常非道 发表于  2018-10-13 17:42:35 94字 ( 0/16)

前一种导向,是以宪法规定的确保主体地位的改革模式;而后一种,则是借调整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改革,对所有国企——包括当今世界最先进的铁路、军工等国企,进行“根


 

国庆长假,不管你是分享国家提供的丰富的旅游资源,陶冶情操;还是为国家和人民的安宁幸福坚守岗位,我们赖以吃、穿、住、行的一切,都有国家工业化发展水平的成果。外出旅游,铁路高铁和民航,都成了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而代表国际大工业最高水平的国有铁路和高铁,则是中国国企发展水平的标志和象征。

 

毋庸置疑的是,在国企改革等前瞻性问题上,却有两个截然相反、后果各异的改革导向:一是做强做优做大和保值增值的深化改革,一是头发胡子一把抓的“民进国退”改革和“混改”。前一种导向,是以宪法规定的确保主体地位的改革模式;而后一种,则是借调整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改革,对所有国企——包括当今世界最先进的铁路、军工等国企,进行“根本的结构性改革”(佐利克)。

 

毛泽东的《矛盾论》,是世界哲学殿堂矛盾学说之大成者。毛泽东说:“任何过程如果有多种矛盾存在的话,其中必定有一种是主要的,起着领导的、决定的作用,其他则处于次要的和服从的地位。”(毛泽东《毛泽东选集》296页)

 

毛泽东抓主要矛盾的哲学命题,为中国革命的历史进程所证实。抗日战争时期民族矛盾成了主要矛盾,虽然工农红军与国民党军队之间存在矛盾和冲突,但一致对外的主要矛盾,促成与国民党结成统一战线,八路军、新四军名称,就是统一战线的特定标志;抗战结束,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解放区,“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又成了中国共产党面对的国内的主要矛盾。

 

1956年党的八大,提出了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即“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状况之间的矛盾”。可以这样说,62年前党的八大对主要矛盾的表述,正是走上工业化之路——以工业生产满足人民物质文化需要的理论基础和实践原则。

 

把建立先进工业国提高到国家主要矛盾的战略高度,就是其后一大批重点骨干国企得以成长壮大的政治基础。69年的国有铁路让200多年最发达的美国望尘莫及,既证明当时建立先进工业国的政策是正确的,也证明社会主义制度具有无可比拟的巨大优越性。

 

国企改革抓主要矛盾,近几年最准确的提法,就是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也就是说,有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以改革的办法解决国企存在的问题,确保做强做优做大,而不是头发胡子一把抓。按中国文化的历史渊源,应该不会出现主次不分,甚至主次颠倒的问题。然而,由问题导向暴露出来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却不是这样。

 

远的不说,仅2012年以来的国企改革,就是不分主次的头发胡子一把抓。2012215日,国务院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铁路、市政、金融、能源、电信、教育、医疗等领域的改革;2015913日,国务院撇开中央深改组决定的铁路、军工等国企混改;2016422日的盐业混改;20167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决定的全国高校、公立医院取消事业编制的“减员增效”改革;20178月,有关部门擅自决定中国联通780亿国有资本“让渡”给阿里、腾讯等外资和民营企业的混改,11月,又擅自邀请阿里、腾讯等外资和民营企业参与铁路总公司混改,等等。

 

在网络舆论揭示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开始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建立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美国等西方国家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实施迎合西方的民主化改革颠覆了苏联,“重返它在布尔什维克革命前待了五百年的第三世界”([]诺姆·乔姆斯基《世界秩序的秘密》213页);在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为中国设计的改革方案于2012228日出笼——以“通过改革进行演变”(基辛格《世界秩序》151页)的颠覆性阴谋被揭穿后,国企改革不抓主要矛盾,反而首先剑指世界一流的铁路、军工等国有企业,就不是改革概念所能容纳的行为规范了。

 

作为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人安身立命之所的国有企业,确保做强做优做大和保值增值,是其改革的最终目的。坚决摈弃和革除“鞭子打快牛”、“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等颠覆性改革错误,以改革的办法解决存在的问题,抓住主要矛盾;抓先进带后进,抓后进促平衡,才是国企改革唯一正确的方向。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再也不能按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设计的方案,设计推进首先剑指国企的“根本的结构性改革”了!

安全交通 发表于  2018-10-11 08:54:34 59字 ( 0/33)

反而首先剑指世界一流的铁路。可是铁路还有改革空间,公路运输的货运量是铁路运输的2.4倍,远远不能满足人们对交通的需求。


 

国庆长假,不管你是分享国家提供的丰富的旅游资源,陶冶情操;还是为国家和人民的安宁幸福坚守岗位,我们赖以吃、穿、住、行的一切,都有国家工业化发展水平的成果。外出旅游,铁路高铁和民航,都成了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而代表国际大工业最高水平的国有铁路和高铁,则是中国国企发展水平的标志和象征。

 

毋庸置疑的是,在国企改革等前瞻性问题上,却有两个截然相反、后果各异的改革导向:一是做强做优做大和保值增值的深化改革,一是头发胡子一把抓的“民进国退”改革和“混改”。前一种导向,是以宪法规定的确保主体地位的改革模式;而后一种,则是借调整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改革,对所有国企——包括当今世界最先进的铁路、军工等国企,进行“根本的结构性改革”(佐利克)。

 

毛泽东的《矛盾论》,是世界哲学殿堂矛盾学说之大成者。毛泽东说:“任何过程如果有多种矛盾存在的话,其中必定有一种是主要的,起着领导的、决定的作用,其他则处于次要的和服从的地位。”(毛泽东《毛泽东选集》296页)

 

毛泽东抓主要矛盾的哲学命题,为中国革命的历史进程所证实。抗日战争时期民族矛盾成了主要矛盾,虽然工农红军与国民党军队之间存在矛盾和冲突,但一致对外的主要矛盾,促成与国民党结成统一战线,八路军、新四军名称,就是统一战线的特定标志;抗战结束,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解放区,“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又成了中国共产党面对的国内的主要矛盾。

 

1956年党的八大,提出了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即“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状况之间的矛盾”。可以这样说,62年前党的八大对主要矛盾的表述,正是走上工业化之路——以工业生产满足人民物质文化需要的理论基础和实践原则。

 

把建立先进工业国提高到国家主要矛盾的战略高度,就是其后一大批重点骨干国企得以成长壮大的政治基础。69年的国有铁路让200多年最发达的美国望尘莫及,既证明当时建立先进工业国的政策是正确的,也证明社会主义制度具有无可比拟的巨大优越性。

 

国企改革抓主要矛盾,近几年最准确的提法,就是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也就是说,有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以改革的办法解决国企存在的问题,确保做强做优做大,而不是头发胡子一把抓。按中国文化的历史渊源,应该不会出现主次不分,甚至主次颠倒的问题。然而,由问题导向暴露出来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却不是这样。

 

远的不说,仅2012年以来的国企改革,就是不分主次的头发胡子一把抓。2012215日,国务院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铁路、市政、金融、能源、电信、教育、医疗等领域的改革;2015913日,国务院撇开中央深改组决定的铁路、军工等国企混改;2016422日的盐业混改;20167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决定的全国高校、公立医院取消事业编制的“减员增效”改革;20178月,有关部门擅自决定中国联通780亿国有资本“让渡”给阿里、腾讯等外资和民营企业的混改,11月,又擅自邀请阿里、腾讯等外资和民营企业参与铁路总公司混改,等等。

 

在网络舆论揭示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开始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建立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美国等西方国家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实施迎合西方的民主化改革颠覆了苏联,“重返它在布尔什维克革命前待了五百年的第三世界”([]诺姆·乔姆斯基《世界秩序的秘密》213页);在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为中国设计的改革方案于2012228日出笼——以“通过改革进行演变”(基辛格《世界秩序》151页)的颠覆性阴谋被揭穿后,国企改革不抓主要矛盾,反而首先剑指世界一流的铁路、军工等国有企业,就不是改革概念所能容纳的行为规范了。

 

作为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人安身立命之所的国有企业,确保做强做优做大和保值增值,是其改革的最终目的。坚决摈弃和革除“鞭子打快牛”、“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等颠覆性改革错误,以改革的办法解决存在的问题,抓住主要矛盾;抓先进带后进,抓后进促平衡,才是国企改革唯一正确的方向。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再也不能按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设计的方案,设计推进首先剑指国企的“根本的结构性改革”了!

蕲竹1 发表于  2018-10-10 14:01:39 19字 ( 0/26)

国企改革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必须“姓公”。


 

国庆长假,不管你是分享国家提供的丰富的旅游资源,陶冶情操;还是为国家和人民的安宁幸福坚守岗位,我们赖以吃、穿、住、行的一切,都有国家工业化发展水平的成果。外出旅游,铁路高铁和民航,都成了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而代表国际大工业最高水平的国有铁路和高铁,则是中国国企发展水平的标志和象征。

 

毋庸置疑的是,在国企改革等前瞻性问题上,却有两个截然相反、后果各异的改革导向:一是做强做优做大和保值增值的深化改革,一是头发胡子一把抓的“民进国退”改革和“混改”。前一种导向,是以宪法规定的确保主体地位的改革模式;而后一种,则是借调整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改革,对所有国企——包括当今世界最先进的铁路、军工等国企,进行“根本的结构性改革”(佐利克)。

 

毛泽东的《矛盾论》,是世界哲学殿堂矛盾学说之大成者。毛泽东说:“任何过程如果有多种矛盾存在的话,其中必定有一种是主要的,起着领导的、决定的作用,其他则处于次要的和服从的地位。”(毛泽东《毛泽东选集》296页)

 

毛泽东抓主要矛盾的哲学命题,为中国革命的历史进程所证实。抗日战争时期民族矛盾成了主要矛盾,虽然工农红军与国民党军队之间存在矛盾和冲突,但一致对外的主要矛盾,促成与国民党结成统一战线,八路军、新四军名称,就是统一战线的特定标志;抗战结束,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解放区,“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又成了中国共产党面对的国内的主要矛盾。

 

1956年党的八大,提出了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即“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状况之间的矛盾”。可以这样说,62年前党的八大对主要矛盾的表述,正是走上工业化之路——以工业生产满足人民物质文化需要的理论基础和实践原则。

 

把建立先进工业国提高到国家主要矛盾的战略高度,就是其后一大批重点骨干国企得以成长壮大的政治基础。69年的国有铁路让200多年最发达的美国望尘莫及,既证明当时建立先进工业国的政策是正确的,也证明社会主义制度具有无可比拟的巨大优越性。

 

国企改革抓主要矛盾,近几年最准确的提法,就是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也就是说,有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以改革的办法解决国企存在的问题,确保做强做优做大,而不是头发胡子一把抓。按中国文化的历史渊源,应该不会出现主次不分,甚至主次颠倒的问题。然而,由问题导向暴露出来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却不是这样。

 

远的不说,仅2012年以来的国企改革,就是不分主次的头发胡子一把抓。2012215日,国务院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铁路、市政、金融、能源、电信、教育、医疗等领域的改革;2015913日,国务院撇开中央深改组决定的铁路、军工等国企混改;2016422日的盐业混改;20167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决定的全国高校、公立医院取消事业编制的“减员增效”改革;20178月,有关部门擅自决定中国联通780亿国有资本“让渡”给阿里、腾讯等外资和民营企业的混改,11月,又擅自邀请阿里、腾讯等外资和民营企业参与铁路总公司混改,等等。

 

在网络舆论揭示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开始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建立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美国等西方国家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实施迎合西方的民主化改革颠覆了苏联,“重返它在布尔什维克革命前待了五百年的第三世界”([]诺姆·乔姆斯基《世界秩序的秘密》213页);在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为中国设计的改革方案于2012228日出笼——以“通过改革进行演变”(基辛格《世界秩序》151页)的颠覆性阴谋被揭穿后,国企改革不抓主要矛盾,反而首先剑指世界一流的铁路、军工等国有企业,就不是改革概念所能容纳的行为规范了。

 

作为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人安身立命之所的国有企业,确保做强做优做大和保值增值,是其改革的最终目的。坚决摈弃和革除“鞭子打快牛”、“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等颠覆性改革错误,以改革的办法解决存在的问题,抓住主要矛盾;抓先进带后进,抓后进促平衡,才是国企改革唯一正确的方向。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再也不能按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设计的方案,设计推进首先剑指国企的“根本的结构性改革”了!

昆仑雨雪 发表于  2018-10-10 10:11:07 65字 ( 0/25)

网海游记-----看样子国内有不少佐利克的代理人,改革正按佐利克指的方向,不断深化下去,不到“颠覆性局面”出现,是不会停下脚步的。


 

国庆长假,不管你是分享国家提供的丰富的旅游资源,陶冶情操;还是为国家和人民的安宁幸福坚守岗位,我们赖以吃、穿、住、行的一切,都有国家工业化发展水平的成果。外出旅游,铁路高铁和民航,都成了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而代表国际大工业最高水平的国有铁路和高铁,则是中国国企发展水平的标志和象征。

 

毋庸置疑的是,在国企改革等前瞻性问题上,却有两个截然相反、后果各异的改革导向:一是做强做优做大和保值增值的深化改革,一是头发胡子一把抓的“民进国退”改革和“混改”。前一种导向,是以宪法规定的确保主体地位的改革模式;而后一种,则是借调整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改革,对所有国企——包括当今世界最先进的铁路、军工等国企,进行“根本的结构性改革”(佐利克)。

 

毛泽东的《矛盾论》,是世界哲学殿堂矛盾学说之大成者。毛泽东说:“任何过程如果有多种矛盾存在的话,其中必定有一种是主要的,起着领导的、决定的作用,其他则处于次要的和服从的地位。”(毛泽东《毛泽东选集》296页)

 

毛泽东抓主要矛盾的哲学命题,为中国革命的历史进程所证实。抗日战争时期民族矛盾成了主要矛盾,虽然工农红军与国民党军队之间存在矛盾和冲突,但一致对外的主要矛盾,促成与国民党结成统一战线,八路军、新四军名称,就是统一战线的特定标志;抗战结束,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解放区,“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又成了中国共产党面对的国内的主要矛盾。

 

1956年党的八大,提出了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即“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状况之间的矛盾”。可以这样说,62年前党的八大对主要矛盾的表述,正是走上工业化之路——以工业生产满足人民物质文化需要的理论基础和实践原则。

 

把建立先进工业国提高到国家主要矛盾的战略高度,就是其后一大批重点骨干国企得以成长壮大的政治基础。69年的国有铁路让200多年最发达的美国望尘莫及,既证明当时建立先进工业国的政策是正确的,也证明社会主义制度具有无可比拟的巨大优越性。

 

国企改革抓主要矛盾,近几年最准确的提法,就是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也就是说,有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以改革的办法解决国企存在的问题,确保做强做优做大,而不是头发胡子一把抓。按中国文化的历史渊源,应该不会出现主次不分,甚至主次颠倒的问题。然而,由问题导向暴露出来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却不是这样。

 

远的不说,仅2012年以来的国企改革,就是不分主次的头发胡子一把抓。2012215日,国务院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铁路、市政、金融、能源、电信、教育、医疗等领域的改革;2015913日,国务院撇开中央深改组决定的铁路、军工等国企混改;2016422日的盐业混改;20167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决定的全国高校、公立医院取消事业编制的“减员增效”改革;20178月,有关部门擅自决定中国联通780亿国有资本“让渡”给阿里、腾讯等外资和民营企业的混改,11月,又擅自邀请阿里、腾讯等外资和民营企业参与铁路总公司混改,等等。

 

在网络舆论揭示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开始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建立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美国等西方国家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实施迎合西方的民主化改革颠覆了苏联,“重返它在布尔什维克革命前待了五百年的第三世界”([]诺姆·乔姆斯基《世界秩序的秘密》213页);在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为中国设计的改革方案于2012228日出笼——以“通过改革进行演变”(基辛格《世界秩序》151页)的颠覆性阴谋被揭穿后,国企改革不抓主要矛盾,反而首先剑指世界一流的铁路、军工等国有企业,就不是改革概念所能容纳的行为规范了。

 

作为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人安身立命之所的国有企业,确保做强做优做大和保值增值,是其改革的最终目的。坚决摈弃和革除“鞭子打快牛”、“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等颠覆性改革错误,以改革的办法解决存在的问题,抓住主要矛盾;抓先进带后进,抓后进促平衡,才是国企改革唯一正确的方向。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再也不能按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设计的方案,设计推进首先剑指国企的“根本的结构性改革”了!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8-10-09 21:50:38 113字 ( 0/57)

学习文章认真学习党和人民军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政府、人民公检法、国有企业、各人民群众团体的历史.......回顾、前瞻与觉悟认真+实干:“我们要以庆祝改革开


 

国庆长假,不管你是分享国家提供的丰富的旅游资源,陶冶情操;还是为国家和人民的安宁幸福坚守岗位,我们赖以吃、穿、住、行的一切,都有国家工业化发展水平的成果。外出旅游,铁路高铁和民航,都成了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而代表国际大工业最高水平的国有铁路和高铁,则是中国国企发展水平的标志和象征。

 

毋庸置疑的是,在国企改革等前瞻性问题上,却有两个截然相反、后果各异的改革导向:一是做强做优做大和保值增值的深化改革,一是头发胡子一把抓的“民进国退”改革和“混改”。前一种导向,是以宪法规定的确保主体地位的改革模式;而后一种,则是借调整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改革,对所有国企——包括当今世界最先进的铁路、军工等国企,进行“根本的结构性改革”(佐利克)。

 

毛泽东的《矛盾论》,是世界哲学殿堂矛盾学说之大成者。毛泽东说:“任何过程如果有多种矛盾存在的话,其中必定有一种是主要的,起着领导的、决定的作用,其他则处于次要的和服从的地位。”(毛泽东《毛泽东选集》296页)

 

毛泽东抓主要矛盾的哲学命题,为中国革命的历史进程所证实。抗日战争时期民族矛盾成了主要矛盾,虽然工农红军与国民党军队之间存在矛盾和冲突,但一致对外的主要矛盾,促成与国民党结成统一战线,八路军、新四军名称,就是统一战线的特定标志;抗战结束,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解放区,“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又成了中国共产党面对的国内的主要矛盾。

 

1956年党的八大,提出了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即“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状况之间的矛盾”。可以这样说,62年前党的八大对主要矛盾的表述,正是走上工业化之路——以工业生产满足人民物质文化需要的理论基础和实践原则。

 

把建立先进工业国提高到国家主要矛盾的战略高度,就是其后一大批重点骨干国企得以成长壮大的政治基础。69年的国有铁路让200多年最发达的美国望尘莫及,既证明当时建立先进工业国的政策是正确的,也证明社会主义制度具有无可比拟的巨大优越性。

 

国企改革抓主要矛盾,近几年最准确的提法,就是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也就是说,有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以改革的办法解决国企存在的问题,确保做强做优做大,而不是头发胡子一把抓。按中国文化的历史渊源,应该不会出现主次不分,甚至主次颠倒的问题。然而,由问题导向暴露出来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却不是这样。

 

远的不说,仅2012年以来的国企改革,就是不分主次的头发胡子一把抓。2012215日,国务院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铁路、市政、金融、能源、电信、教育、医疗等领域的改革;2015913日,国务院撇开中央深改组决定的铁路、军工等国企混改;2016422日的盐业混改;20167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决定的全国高校、公立医院取消事业编制的“减员增效”改革;20178月,有关部门擅自决定中国联通780亿国有资本“让渡”给阿里、腾讯等外资和民营企业的混改,11月,又擅自邀请阿里、腾讯等外资和民营企业参与铁路总公司混改,等等。

 

在网络舆论揭示1862年就任德国首相的俾斯麦,为避免社会革命,开始实施把私营铁路收归国有、建立国企和社会福利制度等改革;1933年美国总统罗斯福以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改革,挽救了濒临崩溃的资本主义制度;美国等西方国家重金收买戈尔巴乔夫实施迎合西方的民主化改革颠覆了苏联,“重返它在布尔什维克革命前待了五百年的第三世界”([]诺姆·乔姆斯基《世界秩序的秘密》213页);在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为中国设计的改革方案于2012228日出笼——以“通过改革进行演变”(基辛格《世界秩序》151页)的颠覆性阴谋被揭穿后,国企改革不抓主要矛盾,反而首先剑指世界一流的铁路、军工等国有企业,就不是改革概念所能容纳的行为规范了。

 

作为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人安身立命之所的国有企业,确保做强做优做大和保值增值,是其改革的最终目的。坚决摈弃和革除“鞭子打快牛”、“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等颠覆性改革错误,以改革的办法解决存在的问题,抓住主要矛盾;抓先进带后进,抓后进促平衡,才是国企改革唯一正确的方向。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再也不能按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设计的方案,设计推进首先剑指国企的“根本的结构性改革”了!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