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草民时代 发表于  2018-09-12 21:32:36 10271字 ( 10/1847)

黄卫东:从货币常识谈主流经济界的无知与中美贸易战对策

黄卫东:从货币常识谈主流经济界的无知与中美贸易战对策


  货币本是人类制造出来的市场交易工具,只要能付账,就是货币。现在的基础货币都是纸币,制造成本极低,100美元钞票的制造成本仅有4美分,而大部分交易使用的货币是商业银行发行的衍生货币,由银行在交易者账户上转账实现的,占市场交易95%甚至99%以上,尤其是企业之间的大宗交易。

  十九世纪中期是美国经济快速成长成为工业化国家时期,当时美国一些邦实施的是自由货币制度,任何个人都可以发行纸币。我国汉初的文景之治时代,实现的就是私人铸币。民国时代,一个仅占据一个县的小军阀,都会自主发行货币,限制所统治地区其他货币,包括中央政府货币的流通,以获取货币发行收益。私人发行货币,让政府失去了货币发行收益,但收益仍然留在国内,并不对经济发展产生很大不利影响。

  事实上,当今世界,大多数个人都能发行货币。即使你没有现金,也没有任何存款,但是,如果你持有银行发给你的贷记卡,也就是主流媒体宣传的“信用卡”,该卡实际是银行发给个人,记录银行提供贷款给个人的记录卡,从银行角度看,叫贷记卡,就是贷款记录卡简称,你就可以使用该卡购物付账,而每次购物后,你都要签字,让银行在该卡上给你记录一笔你的借款。实际上等于你给银行打了一张欠条,让银行付账,买走了商品。也就等于你发行了一张欠条当货币付账,具有货币的基本功能。

  甚至你可以使用贷记卡从银行提款,提来的现金,可以到银行兑换到美元欧元,也就是说,个人在商业银行支持下,可以发行货币,换来人民币和美元欧元。在欧美国家,老百姓同样可以使用贷记卡发行货币,换来美元欧元等西方货币。很多人还借助“信用卡”的货币发行功能,搞投资获利。

  但是,在伟大的改革开放时代,西方的教授都可以个人发行电子货币,大多数普通老百姓都可以个人发行货币,在中国交易人民币美元,在美国交易美元,精英们却长期以来阉割了中国政府的货币发行能力,而是依据外汇储备发钞1,发行的人民币都拿去换外汇交给西方,由于换来的外汇主要用作人民币发行依据,只能用于回收市场上人民币,主要储备在央行或者购买西方几乎没有利息的国债保值增长,等于将发行的人民币免费送给西方,将发行货币收益完全交给西方,直到现在西方还等于免费持有22万亿元人民币资金。

  央行很长时间发行的人民币与储备的外汇一一对应,实际是西方货币代用券。如果不能增加外汇储备,精英们就不敢发行人民币。精英们为了增加外汇储备以便发行人民币,甚至到西方金融市场借高利率贷款。

  直到现在,外汇储备仍有约三分之一,约上万亿美元,是从西方借来的高利率贷款,而精英们借来的外汇储备,主要用来购买美国和西方国债,年利率仅有0.26%,等于每年免费奉送西方上千亿元利息。这根本就是一项荒诞的错误制度和政策,也充分说明中国主流经济界的无知。

  就贸易来说,贸易平衡或者通过本国货币进口物资的贸易逆差,才是西方各国政府真正遵从的原则。如果美国对外贸易是顺差,也就说明美国对外贸易的净效果,是拿美国产品换来了外国货币,而不是使用美元净进口产品。如果美国一直保持贸易顺差,也就不可能产生美元霸权,并因此而获利了。如果我们每年保持对外贸易顺差,我们就没有机会使用以前赚来的西方货币,以前的出口产品就等于免费奉送给西方了。如果各国都不是贸易顺差,而是贸易逆差或贸易平衡,美国也就不可能实现贸易逆差而通过增印美元进口商品获利了。

  从经济学原理来看,劳动者收入不提高,只有少数人高工资,工业产品只能销售给少数高工资者,销售量就必然被限制了,工业规模也就难以扩大,即使象当今中国这样扩大规模,也只是大量消耗资源为西方免费生产。

  此次中美贸易战,美国对中国商品增加关税,促使中国减少对美贸易顺差,不仅使相关商品在美国国内价格上涨,损害美国消费者利益,而且由于很多来自中国商品,很大部分就是美国和西方公司投资的工厂生产的,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资料表明,中国对美出口前10大企业都是外资;而且很多产品的关键生产设备或零部件来自美国和西方企业,产业链利润大都被美国和西方资本家拿走。贸易战也严重损害美国和西方资本家利益。而美国消费者和资本家所得,都是从中国拿走的,都是中国低价贱卖奉送给美国的。

  然而,追求贸易顺差,早就成为中国官方的一项制度。自1979年开始的改革开放,就是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经济发展成为政府施政的核心目标,而贸易顺差则成为官方认可的推动经济发展的三大主要贡献来源。

  我国统计局每年都要统计和公布,当年贸易顺差增量占经济增量的百分比,简称为贸易顺差贡献率。也就是说,我们不但每年要保持贸易顺差,而且每年要增加贸易顺差,才能算得上对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如果对外贸易顺差减少,甚至变成贸易逆差,对外贸易就对经济不但没有贡献,而是拖后腿了。

  在改革开放时代,经济发展往往是中央政府考核地方官员的唯一重要指标。追求不断增加贸易顺差,也就成了中国各地政府施政的关键目标之一。这也是中国贸易顺差年年不断增长,成为遥遥领先其他国家的世界第一贸易顺差国,一国外汇储备就占世界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根本原因。贸易顺差有利论甚至写进了中学课本,要从小就培养下一代相信它6。

  主流经济界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指导下,追求不利中国利益的贸易顺差,制定出口退税、低人民币汇率和优惠外资,以及牺牲货币和经济主权等政策,低价贱卖产品,严重损害中国利益。特朗普发起贸易战威胁以后,精英们又无原则地加大牺牲货币和经济主权,对美妥协投降,才让特朗普不断加码,用它来威胁中国获利。

  早在2017年初,特朗普还未上任,就威胁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中方当时就出台加大开放投资和粮食市场决定,对特朗普妥协3。2017年5月,与美国特朗普政权达成百日经济合作计划,实际是中国单方面承诺进一步开放货币和经济主权的不平等协议4。今年以来的妥协退让就更多了,例如,4-6月发布的三项新措施,就是应美国要求,进一步将货币主权和经济主权交给美国和西方资本家5。正是因为不断退让,让美国单方面没有代价地获利,才让特朗普不断增加要价。最新的要价是美国通过世界贸易组织声称中国不是市场经济,要重新审查中国的资格。

  例如,同意美国在中国境内办银行,等于让美国可以利用银行印钞,掌握中国的印钞机,等于将商业银行衍生货币发行权力交给美国。当然,此前中国五大全国性银行早已在境外上市,让西方资本家参股,分享衍生货币发行权力的收益。

  美国培养金融人才的金融教科书指出,商业银行吸纳大量个人存款,一旦倒闭,让众多老百姓血本无归,就会引起严重社会问题;而全国性的大银行倒闭,后果更加严重,会导致经济崩溃,国家必须救助,因而风险是国家承担的,国家必须严密监管,等于是半官方机构,是无风险的盈利机构。

  美国主流媒体虽然大肆宣传其西方盟友在美国开办银行,实际微不足道,主要用来误导其他国家。但是,我国主流经济界却将我国五大银行约占三分之一股份在境外上市交给西方,让西方免费获利;现在更是要让西方在中国办银行,取代中国自己的银行,其愚昧无知,超过满清政府的官僚。

  笔者曾在去年年初在《海派经济学》上发表学术文章2,论证我们的主流经济金融专家们所秉持的观点,基本来自美国的意识形态经济学教科书,而与美国培养人才的金融和经济教科书的论点,以及美国和西方政府实际实施的政策是相反的。其根源在于他们大都是美国精英用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出来,为美国利益服务的人才。他们对货币常识如此无知的根源,就在于此。指望他们打赢中美贸易战,无异于缘木求鱼。

  我们应该实行贸易平衡政策,应该通过提高汇率等措施大幅度提高销售到美国商品的价格,以减少以往的低价贱卖出口,消除贸易顺差。由于美国本土基本不生产工业消费品,加上我国贸易逆差占美国贸易逆差总额的比例超过40%,必然导致美国物价飞涨,那时美国就不是发动贸易战,而是要求中国多多出口了。

  几年前,我国曾经限制对外出口稀土矿产,致使西方稀土涨价,就遭到美国和西方反对,指使世界贸易组织强制我国取消限制措施。美国宣布贸易战第一项措施的第二天,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又向民众公布申请中国商品关税豁免办法,也就是说,增加关税实际执行多少,还是未知数。

  这都说明,美国的贸易战目标,减少贸易逆差,根本就是个幌子,实质还是借此牟利。有了中国主流经济界的配合,他们实际上屡屡得逞。此次美方发起的中美贸易战,7月6日开始实施第一项措施,让部分中国进口商品约340亿美元,增加25%关税,抬高中国产品价格,其实际作用是让中国维持同样的销售价格和出口,就必须增加对出口商的补贴,弥补关税损失,让美国政府无偿得到这些补贴。

  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下的主流经济学家,迷信所谓的贸易顺差贡献论,已经指导政府采取措施降低出口商品价格,主要通过降低人民币汇率,在过去一个多月,人民币汇率已经降低5%,这足以抵消中美贸易战美国第一项措施影响,维护出口顺差不致下降。通过降低汇率而降低出口产品价格,给美国和西方让利,同时增加了进口产品价格,使我国消费者增加成本,是奉送西方利益的主要来源。因此,主流经济界应对美国贸易战,维护贸易顺差的措施,就是让美国增加更多的收益和对中国的更多剥削。

  我们还应该收回为赢得贸易顺差而交给美国和西方的各种货币和经济主权,应该大幅度提高人民币汇率,停止为扩大出口增加贸易顺差的出口退税,停止让外资在中国的非法经营,包括暴利经营,以大幅度削减出口,同时大幅度削减外资在中国获利。

  对付出口和贸易顺差减少带来的生产过剩问题,主要措施是大幅度调整分配,提高底层收入和分配比例,从而提高国内消费能力和消费市场,不仅解决生产过剩问题,而且实现生产目的,让经济成果真正为本国老百姓服务,而不是为西方服务。

  二战结束时,美国1200万军队中1000多万人因复员而失业,而生产军火的2000多万工人也因战争终止,不再需要生产军火而同时失业,失业大军约占美国劳动力一半以上,远远超过美国30年代初的经济危机时的最高失业率25%。因为战争消耗,当时美国政府还负债累累,联邦政府债务约是美国一年国民产值的130%,这在美国和西方历史上也是罕见。但是美国却很好地解决了。

  首先是联邦政府大肆举债,开始高投入建设美国的基础设施,包括高速公路和机场。单在1946年,美国就建成1259个机场,是我国上百年来建成机场数量的两倍多。

  更重要措施是关于分配,一方面美国制定最低工资法,大幅度提高工人最低工资,另一方面,则是大幅度提高个人所得税税率和最低纳税额,从而从高收入者手里收税,补贴低收入者和政府债务。

  由于美国劳动者收入很高,美国资本所得不到国民产出的20%,最低时不到10%,而劳动者所得则占80-90%以上。因此,美国的税收主要来自个人,占税收85%以上。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对高收入者的税率,最高达94%,也就是说,收入达到一定额度以后,所得收入基本上交给美国政府,里根总统在二战前后是个演员,在回忆录中介绍,那时有很多演员一年只工作两个月就不愿工作了,原因就是税率太高,增加工作时间和收入基本等于白干。政府从高收入者大肆收税,不仅可以削减政府债务,而且可以用来补贴低收入者消费,从而极大地解决了生产过剩问题。

高级电工 发表于  2018-09-13 17:02:56 41字 ( 0/95)

美国千方百计地要别国降低工资和福利,无非是要把这些国家的工资和福利转移到自己身上。

黄卫东:从货币常识谈主流经济界的无知与中美贸易战对策


  货币本是人类制造出来的市场交易工具,只要能付账,就是货币。现在的基础货币都是纸币,制造成本极低,100美元钞票的制造成本仅有4美分,而大部分交易使用的货币是商业银行发行的衍生货币,由银行在交易者账户上转账实现的,占市场交易95%甚至99%以上,尤其是企业之间的大宗交易。

  十九世纪中期是美国经济快速成长成为工业化国家时期,当时美国一些邦实施的是自由货币制度,任何个人都可以发行纸币。我国汉初的文景之治时代,实现的就是私人铸币。民国时代,一个仅占据一个县的小军阀,都会自主发行货币,限制所统治地区其他货币,包括中央政府货币的流通,以获取货币发行收益。私人发行货币,让政府失去了货币发行收益,但收益仍然留在国内,并不对经济发展产生很大不利影响。

  事实上,当今世界,大多数个人都能发行货币。即使你没有现金,也没有任何存款,但是,如果你持有银行发给你的贷记卡,也就是主流媒体宣传的“信用卡”,该卡实际是银行发给个人,记录银行提供贷款给个人的记录卡,从银行角度看,叫贷记卡,就是贷款记录卡简称,你就可以使用该卡购物付账,而每次购物后,你都要签字,让银行在该卡上给你记录一笔你的借款。实际上等于你给银行打了一张欠条,让银行付账,买走了商品。也就等于你发行了一张欠条当货币付账,具有货币的基本功能。

  甚至你可以使用贷记卡从银行提款,提来的现金,可以到银行兑换到美元欧元,也就是说,个人在商业银行支持下,可以发行货币,换来人民币和美元欧元。在欧美国家,老百姓同样可以使用贷记卡发行货币,换来美元欧元等西方货币。很多人还借助“信用卡”的货币发行功能,搞投资获利。

  但是,在伟大的改革开放时代,西方的教授都可以个人发行电子货币,大多数普通老百姓都可以个人发行货币,在中国交易人民币美元,在美国交易美元,精英们却长期以来阉割了中国政府的货币发行能力,而是依据外汇储备发钞1,发行的人民币都拿去换外汇交给西方,由于换来的外汇主要用作人民币发行依据,只能用于回收市场上人民币,主要储备在央行或者购买西方几乎没有利息的国债保值增长,等于将发行的人民币免费送给西方,将发行货币收益完全交给西方,直到现在西方还等于免费持有22万亿元人民币资金。

  央行很长时间发行的人民币与储备的外汇一一对应,实际是西方货币代用券。如果不能增加外汇储备,精英们就不敢发行人民币。精英们为了增加外汇储备以便发行人民币,甚至到西方金融市场借高利率贷款。

  直到现在,外汇储备仍有约三分之一,约上万亿美元,是从西方借来的高利率贷款,而精英们借来的外汇储备,主要用来购买美国和西方国债,年利率仅有0.26%,等于每年免费奉送西方上千亿元利息。这根本就是一项荒诞的错误制度和政策,也充分说明中国主流经济界的无知。

  就贸易来说,贸易平衡或者通过本国货币进口物资的贸易逆差,才是西方各国政府真正遵从的原则。如果美国对外贸易是顺差,也就说明美国对外贸易的净效果,是拿美国产品换来了外国货币,而不是使用美元净进口产品。如果美国一直保持贸易顺差,也就不可能产生美元霸权,并因此而获利了。如果我们每年保持对外贸易顺差,我们就没有机会使用以前赚来的西方货币,以前的出口产品就等于免费奉送给西方了。如果各国都不是贸易顺差,而是贸易逆差或贸易平衡,美国也就不可能实现贸易逆差而通过增印美元进口商品获利了。

  从经济学原理来看,劳动者收入不提高,只有少数人高工资,工业产品只能销售给少数高工资者,销售量就必然被限制了,工业规模也就难以扩大,即使象当今中国这样扩大规模,也只是大量消耗资源为西方免费生产。

  此次中美贸易战,美国对中国商品增加关税,促使中国减少对美贸易顺差,不仅使相关商品在美国国内价格上涨,损害美国消费者利益,而且由于很多来自中国商品,很大部分就是美国和西方公司投资的工厂生产的,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资料表明,中国对美出口前10大企业都是外资;而且很多产品的关键生产设备或零部件来自美国和西方企业,产业链利润大都被美国和西方资本家拿走。贸易战也严重损害美国和西方资本家利益。而美国消费者和资本家所得,都是从中国拿走的,都是中国低价贱卖奉送给美国的。

  然而,追求贸易顺差,早就成为中国官方的一项制度。自1979年开始的改革开放,就是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经济发展成为政府施政的核心目标,而贸易顺差则成为官方认可的推动经济发展的三大主要贡献来源。

  我国统计局每年都要统计和公布,当年贸易顺差增量占经济增量的百分比,简称为贸易顺差贡献率。也就是说,我们不但每年要保持贸易顺差,而且每年要增加贸易顺差,才能算得上对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如果对外贸易顺差减少,甚至变成贸易逆差,对外贸易就对经济不但没有贡献,而是拖后腿了。

  在改革开放时代,经济发展往往是中央政府考核地方官员的唯一重要指标。追求不断增加贸易顺差,也就成了中国各地政府施政的关键目标之一。这也是中国贸易顺差年年不断增长,成为遥遥领先其他国家的世界第一贸易顺差国,一国外汇储备就占世界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根本原因。贸易顺差有利论甚至写进了中学课本,要从小就培养下一代相信它6。

  主流经济界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指导下,追求不利中国利益的贸易顺差,制定出口退税、低人民币汇率和优惠外资,以及牺牲货币和经济主权等政策,低价贱卖产品,严重损害中国利益。特朗普发起贸易战威胁以后,精英们又无原则地加大牺牲货币和经济主权,对美妥协投降,才让特朗普不断加码,用它来威胁中国获利。

  早在2017年初,特朗普还未上任,就威胁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中方当时就出台加大开放投资和粮食市场决定,对特朗普妥协3。2017年5月,与美国特朗普政权达成百日经济合作计划,实际是中国单方面承诺进一步开放货币和经济主权的不平等协议4。今年以来的妥协退让就更多了,例如,4-6月发布的三项新措施,就是应美国要求,进一步将货币主权和经济主权交给美国和西方资本家5。正是因为不断退让,让美国单方面没有代价地获利,才让特朗普不断增加要价。最新的要价是美国通过世界贸易组织声称中国不是市场经济,要重新审查中国的资格。

  例如,同意美国在中国境内办银行,等于让美国可以利用银行印钞,掌握中国的印钞机,等于将商业银行衍生货币发行权力交给美国。当然,此前中国五大全国性银行早已在境外上市,让西方资本家参股,分享衍生货币发行权力的收益。

  美国培养金融人才的金融教科书指出,商业银行吸纳大量个人存款,一旦倒闭,让众多老百姓血本无归,就会引起严重社会问题;而全国性的大银行倒闭,后果更加严重,会导致经济崩溃,国家必须救助,因而风险是国家承担的,国家必须严密监管,等于是半官方机构,是无风险的盈利机构。

  美国主流媒体虽然大肆宣传其西方盟友在美国开办银行,实际微不足道,主要用来误导其他国家。但是,我国主流经济界却将我国五大银行约占三分之一股份在境外上市交给西方,让西方免费获利;现在更是要让西方在中国办银行,取代中国自己的银行,其愚昧无知,超过满清政府的官僚。

  笔者曾在去年年初在《海派经济学》上发表学术文章2,论证我们的主流经济金融专家们所秉持的观点,基本来自美国的意识形态经济学教科书,而与美国培养人才的金融和经济教科书的论点,以及美国和西方政府实际实施的政策是相反的。其根源在于他们大都是美国精英用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出来,为美国利益服务的人才。他们对货币常识如此无知的根源,就在于此。指望他们打赢中美贸易战,无异于缘木求鱼。

  我们应该实行贸易平衡政策,应该通过提高汇率等措施大幅度提高销售到美国商品的价格,以减少以往的低价贱卖出口,消除贸易顺差。由于美国本土基本不生产工业消费品,加上我国贸易逆差占美国贸易逆差总额的比例超过40%,必然导致美国物价飞涨,那时美国就不是发动贸易战,而是要求中国多多出口了。

  几年前,我国曾经限制对外出口稀土矿产,致使西方稀土涨价,就遭到美国和西方反对,指使世界贸易组织强制我国取消限制措施。美国宣布贸易战第一项措施的第二天,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又向民众公布申请中国商品关税豁免办法,也就是说,增加关税实际执行多少,还是未知数。

  这都说明,美国的贸易战目标,减少贸易逆差,根本就是个幌子,实质还是借此牟利。有了中国主流经济界的配合,他们实际上屡屡得逞。此次美方发起的中美贸易战,7月6日开始实施第一项措施,让部分中国进口商品约340亿美元,增加25%关税,抬高中国产品价格,其实际作用是让中国维持同样的销售价格和出口,就必须增加对出口商的补贴,弥补关税损失,让美国政府无偿得到这些补贴。

  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下的主流经济学家,迷信所谓的贸易顺差贡献论,已经指导政府采取措施降低出口商品价格,主要通过降低人民币汇率,在过去一个多月,人民币汇率已经降低5%,这足以抵消中美贸易战美国第一项措施影响,维护出口顺差不致下降。通过降低汇率而降低出口产品价格,给美国和西方让利,同时增加了进口产品价格,使我国消费者增加成本,是奉送西方利益的主要来源。因此,主流经济界应对美国贸易战,维护贸易顺差的措施,就是让美国增加更多的收益和对中国的更多剥削。

  我们还应该收回为赢得贸易顺差而交给美国和西方的各种货币和经济主权,应该大幅度提高人民币汇率,停止为扩大出口增加贸易顺差的出口退税,停止让外资在中国的非法经营,包括暴利经营,以大幅度削减出口,同时大幅度削减外资在中国获利。

  对付出口和贸易顺差减少带来的生产过剩问题,主要措施是大幅度调整分配,提高底层收入和分配比例,从而提高国内消费能力和消费市场,不仅解决生产过剩问题,而且实现生产目的,让经济成果真正为本国老百姓服务,而不是为西方服务。

  二战结束时,美国1200万军队中1000多万人因复员而失业,而生产军火的2000多万工人也因战争终止,不再需要生产军火而同时失业,失业大军约占美国劳动力一半以上,远远超过美国30年代初的经济危机时的最高失业率25%。因为战争消耗,当时美国政府还负债累累,联邦政府债务约是美国一年国民产值的130%,这在美国和西方历史上也是罕见。但是美国却很好地解决了。

  首先是联邦政府大肆举债,开始高投入建设美国的基础设施,包括高速公路和机场。单在1946年,美国就建成1259个机场,是我国上百年来建成机场数量的两倍多。

  更重要措施是关于分配,一方面美国制定最低工资法,大幅度提高工人最低工资,另一方面,则是大幅度提高个人所得税税率和最低纳税额,从而从高收入者手里收税,补贴低收入者和政府债务。

  由于美国劳动者收入很高,美国资本所得不到国民产出的20%,最低时不到10%,而劳动者所得则占80-90%以上。因此,美国的税收主要来自个人,占税收85%以上。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对高收入者的税率,最高达94%,也就是说,收入达到一定额度以后,所得收入基本上交给美国政府,里根总统在二战前后是个演员,在回忆录中介绍,那时有很多演员一年只工作两个月就不愿工作了,原因就是税率太高,增加工作时间和收入基本等于白干。政府从高收入者大肆收税,不仅可以削减政府债务,而且可以用来补贴低收入者消费,从而极大地解决了生产过剩问题。

zqazy0 发表于  2018-09-13 09:20:44 102字 ( 0/125)

不要同美国玩货币,中国不具备这个实力。当今世界货币体系,还真的不是中国能够大展身手的地方。WTO的发展,多亏我们的农民工兄弟和低端收入阶层的人口红利。这个优势不

黄卫东:从货币常识谈主流经济界的无知与中美贸易战对策


  货币本是人类制造出来的市场交易工具,只要能付账,就是货币。现在的基础货币都是纸币,制造成本极低,100美元钞票的制造成本仅有4美分,而大部分交易使用的货币是商业银行发行的衍生货币,由银行在交易者账户上转账实现的,占市场交易95%甚至99%以上,尤其是企业之间的大宗交易。

  十九世纪中期是美国经济快速成长成为工业化国家时期,当时美国一些邦实施的是自由货币制度,任何个人都可以发行纸币。我国汉初的文景之治时代,实现的就是私人铸币。民国时代,一个仅占据一个县的小军阀,都会自主发行货币,限制所统治地区其他货币,包括中央政府货币的流通,以获取货币发行收益。私人发行货币,让政府失去了货币发行收益,但收益仍然留在国内,并不对经济发展产生很大不利影响。

  事实上,当今世界,大多数个人都能发行货币。即使你没有现金,也没有任何存款,但是,如果你持有银行发给你的贷记卡,也就是主流媒体宣传的“信用卡”,该卡实际是银行发给个人,记录银行提供贷款给个人的记录卡,从银行角度看,叫贷记卡,就是贷款记录卡简称,你就可以使用该卡购物付账,而每次购物后,你都要签字,让银行在该卡上给你记录一笔你的借款。实际上等于你给银行打了一张欠条,让银行付账,买走了商品。也就等于你发行了一张欠条当货币付账,具有货币的基本功能。

  甚至你可以使用贷记卡从银行提款,提来的现金,可以到银行兑换到美元欧元,也就是说,个人在商业银行支持下,可以发行货币,换来人民币和美元欧元。在欧美国家,老百姓同样可以使用贷记卡发行货币,换来美元欧元等西方货币。很多人还借助“信用卡”的货币发行功能,搞投资获利。

  但是,在伟大的改革开放时代,西方的教授都可以个人发行电子货币,大多数普通老百姓都可以个人发行货币,在中国交易人民币美元,在美国交易美元,精英们却长期以来阉割了中国政府的货币发行能力,而是依据外汇储备发钞1,发行的人民币都拿去换外汇交给西方,由于换来的外汇主要用作人民币发行依据,只能用于回收市场上人民币,主要储备在央行或者购买西方几乎没有利息的国债保值增长,等于将发行的人民币免费送给西方,将发行货币收益完全交给西方,直到现在西方还等于免费持有22万亿元人民币资金。

  央行很长时间发行的人民币与储备的外汇一一对应,实际是西方货币代用券。如果不能增加外汇储备,精英们就不敢发行人民币。精英们为了增加外汇储备以便发行人民币,甚至到西方金融市场借高利率贷款。

  直到现在,外汇储备仍有约三分之一,约上万亿美元,是从西方借来的高利率贷款,而精英们借来的外汇储备,主要用来购买美国和西方国债,年利率仅有0.26%,等于每年免费奉送西方上千亿元利息。这根本就是一项荒诞的错误制度和政策,也充分说明中国主流经济界的无知。

  就贸易来说,贸易平衡或者通过本国货币进口物资的贸易逆差,才是西方各国政府真正遵从的原则。如果美国对外贸易是顺差,也就说明美国对外贸易的净效果,是拿美国产品换来了外国货币,而不是使用美元净进口产品。如果美国一直保持贸易顺差,也就不可能产生美元霸权,并因此而获利了。如果我们每年保持对外贸易顺差,我们就没有机会使用以前赚来的西方货币,以前的出口产品就等于免费奉送给西方了。如果各国都不是贸易顺差,而是贸易逆差或贸易平衡,美国也就不可能实现贸易逆差而通过增印美元进口商品获利了。

  从经济学原理来看,劳动者收入不提高,只有少数人高工资,工业产品只能销售给少数高工资者,销售量就必然被限制了,工业规模也就难以扩大,即使象当今中国这样扩大规模,也只是大量消耗资源为西方免费生产。

  此次中美贸易战,美国对中国商品增加关税,促使中国减少对美贸易顺差,不仅使相关商品在美国国内价格上涨,损害美国消费者利益,而且由于很多来自中国商品,很大部分就是美国和西方公司投资的工厂生产的,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资料表明,中国对美出口前10大企业都是外资;而且很多产品的关键生产设备或零部件来自美国和西方企业,产业链利润大都被美国和西方资本家拿走。贸易战也严重损害美国和西方资本家利益。而美国消费者和资本家所得,都是从中国拿走的,都是中国低价贱卖奉送给美国的。

  然而,追求贸易顺差,早就成为中国官方的一项制度。自1979年开始的改革开放,就是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经济发展成为政府施政的核心目标,而贸易顺差则成为官方认可的推动经济发展的三大主要贡献来源。

  我国统计局每年都要统计和公布,当年贸易顺差增量占经济增量的百分比,简称为贸易顺差贡献率。也就是说,我们不但每年要保持贸易顺差,而且每年要增加贸易顺差,才能算得上对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如果对外贸易顺差减少,甚至变成贸易逆差,对外贸易就对经济不但没有贡献,而是拖后腿了。

  在改革开放时代,经济发展往往是中央政府考核地方官员的唯一重要指标。追求不断增加贸易顺差,也就成了中国各地政府施政的关键目标之一。这也是中国贸易顺差年年不断增长,成为遥遥领先其他国家的世界第一贸易顺差国,一国外汇储备就占世界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根本原因。贸易顺差有利论甚至写进了中学课本,要从小就培养下一代相信它6。

  主流经济界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指导下,追求不利中国利益的贸易顺差,制定出口退税、低人民币汇率和优惠外资,以及牺牲货币和经济主权等政策,低价贱卖产品,严重损害中国利益。特朗普发起贸易战威胁以后,精英们又无原则地加大牺牲货币和经济主权,对美妥协投降,才让特朗普不断加码,用它来威胁中国获利。

  早在2017年初,特朗普还未上任,就威胁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中方当时就出台加大开放投资和粮食市场决定,对特朗普妥协3。2017年5月,与美国特朗普政权达成百日经济合作计划,实际是中国单方面承诺进一步开放货币和经济主权的不平等协议4。今年以来的妥协退让就更多了,例如,4-6月发布的三项新措施,就是应美国要求,进一步将货币主权和经济主权交给美国和西方资本家5。正是因为不断退让,让美国单方面没有代价地获利,才让特朗普不断增加要价。最新的要价是美国通过世界贸易组织声称中国不是市场经济,要重新审查中国的资格。

  例如,同意美国在中国境内办银行,等于让美国可以利用银行印钞,掌握中国的印钞机,等于将商业银行衍生货币发行权力交给美国。当然,此前中国五大全国性银行早已在境外上市,让西方资本家参股,分享衍生货币发行权力的收益。

  美国培养金融人才的金融教科书指出,商业银行吸纳大量个人存款,一旦倒闭,让众多老百姓血本无归,就会引起严重社会问题;而全国性的大银行倒闭,后果更加严重,会导致经济崩溃,国家必须救助,因而风险是国家承担的,国家必须严密监管,等于是半官方机构,是无风险的盈利机构。

  美国主流媒体虽然大肆宣传其西方盟友在美国开办银行,实际微不足道,主要用来误导其他国家。但是,我国主流经济界却将我国五大银行约占三分之一股份在境外上市交给西方,让西方免费获利;现在更是要让西方在中国办银行,取代中国自己的银行,其愚昧无知,超过满清政府的官僚。

  笔者曾在去年年初在《海派经济学》上发表学术文章2,论证我们的主流经济金融专家们所秉持的观点,基本来自美国的意识形态经济学教科书,而与美国培养人才的金融和经济教科书的论点,以及美国和西方政府实际实施的政策是相反的。其根源在于他们大都是美国精英用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出来,为美国利益服务的人才。他们对货币常识如此无知的根源,就在于此。指望他们打赢中美贸易战,无异于缘木求鱼。

  我们应该实行贸易平衡政策,应该通过提高汇率等措施大幅度提高销售到美国商品的价格,以减少以往的低价贱卖出口,消除贸易顺差。由于美国本土基本不生产工业消费品,加上我国贸易逆差占美国贸易逆差总额的比例超过40%,必然导致美国物价飞涨,那时美国就不是发动贸易战,而是要求中国多多出口了。

  几年前,我国曾经限制对外出口稀土矿产,致使西方稀土涨价,就遭到美国和西方反对,指使世界贸易组织强制我国取消限制措施。美国宣布贸易战第一项措施的第二天,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又向民众公布申请中国商品关税豁免办法,也就是说,增加关税实际执行多少,还是未知数。

  这都说明,美国的贸易战目标,减少贸易逆差,根本就是个幌子,实质还是借此牟利。有了中国主流经济界的配合,他们实际上屡屡得逞。此次美方发起的中美贸易战,7月6日开始实施第一项措施,让部分中国进口商品约340亿美元,增加25%关税,抬高中国产品价格,其实际作用是让中国维持同样的销售价格和出口,就必须增加对出口商的补贴,弥补关税损失,让美国政府无偿得到这些补贴。

  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下的主流经济学家,迷信所谓的贸易顺差贡献论,已经指导政府采取措施降低出口商品价格,主要通过降低人民币汇率,在过去一个多月,人民币汇率已经降低5%,这足以抵消中美贸易战美国第一项措施影响,维护出口顺差不致下降。通过降低汇率而降低出口产品价格,给美国和西方让利,同时增加了进口产品价格,使我国消费者增加成本,是奉送西方利益的主要来源。因此,主流经济界应对美国贸易战,维护贸易顺差的措施,就是让美国增加更多的收益和对中国的更多剥削。

  我们还应该收回为赢得贸易顺差而交给美国和西方的各种货币和经济主权,应该大幅度提高人民币汇率,停止为扩大出口增加贸易顺差的出口退税,停止让外资在中国的非法经营,包括暴利经营,以大幅度削减出口,同时大幅度削减外资在中国获利。

  对付出口和贸易顺差减少带来的生产过剩问题,主要措施是大幅度调整分配,提高底层收入和分配比例,从而提高国内消费能力和消费市场,不仅解决生产过剩问题,而且实现生产目的,让经济成果真正为本国老百姓服务,而不是为西方服务。

  二战结束时,美国1200万军队中1000多万人因复员而失业,而生产军火的2000多万工人也因战争终止,不再需要生产军火而同时失业,失业大军约占美国劳动力一半以上,远远超过美国30年代初的经济危机时的最高失业率25%。因为战争消耗,当时美国政府还负债累累,联邦政府债务约是美国一年国民产值的130%,这在美国和西方历史上也是罕见。但是美国却很好地解决了。

  首先是联邦政府大肆举债,开始高投入建设美国的基础设施,包括高速公路和机场。单在1946年,美国就建成1259个机场,是我国上百年来建成机场数量的两倍多。

  更重要措施是关于分配,一方面美国制定最低工资法,大幅度提高工人最低工资,另一方面,则是大幅度提高个人所得税税率和最低纳税额,从而从高收入者手里收税,补贴低收入者和政府债务。

  由于美国劳动者收入很高,美国资本所得不到国民产出的20%,最低时不到10%,而劳动者所得则占80-90%以上。因此,美国的税收主要来自个人,占税收85%以上。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对高收入者的税率,最高达94%,也就是说,收入达到一定额度以后,所得收入基本上交给美国政府,里根总统在二战前后是个演员,在回忆录中介绍,那时有很多演员一年只工作两个月就不愿工作了,原因就是税率太高,增加工作时间和收入基本等于白干。政府从高收入者大肆收税,不仅可以削减政府债务,而且可以用来补贴低收入者消费,从而极大地解决了生产过剩问题。

余青山 发表于  2018-09-13 07:24:51 30字 ( 0/130)

此人自以为是!谁不知道中国货币发行是以美元储备为依据之一的?

黄卫东:从货币常识谈主流经济界的无知与中美贸易战对策


  货币本是人类制造出来的市场交易工具,只要能付账,就是货币。现在的基础货币都是纸币,制造成本极低,100美元钞票的制造成本仅有4美分,而大部分交易使用的货币是商业银行发行的衍生货币,由银行在交易者账户上转账实现的,占市场交易95%甚至99%以上,尤其是企业之间的大宗交易。

  十九世纪中期是美国经济快速成长成为工业化国家时期,当时美国一些邦实施的是自由货币制度,任何个人都可以发行纸币。我国汉初的文景之治时代,实现的就是私人铸币。民国时代,一个仅占据一个县的小军阀,都会自主发行货币,限制所统治地区其他货币,包括中央政府货币的流通,以获取货币发行收益。私人发行货币,让政府失去了货币发行收益,但收益仍然留在国内,并不对经济发展产生很大不利影响。

  事实上,当今世界,大多数个人都能发行货币。即使你没有现金,也没有任何存款,但是,如果你持有银行发给你的贷记卡,也就是主流媒体宣传的“信用卡”,该卡实际是银行发给个人,记录银行提供贷款给个人的记录卡,从银行角度看,叫贷记卡,就是贷款记录卡简称,你就可以使用该卡购物付账,而每次购物后,你都要签字,让银行在该卡上给你记录一笔你的借款。实际上等于你给银行打了一张欠条,让银行付账,买走了商品。也就等于你发行了一张欠条当货币付账,具有货币的基本功能。

  甚至你可以使用贷记卡从银行提款,提来的现金,可以到银行兑换到美元欧元,也就是说,个人在商业银行支持下,可以发行货币,换来人民币和美元欧元。在欧美国家,老百姓同样可以使用贷记卡发行货币,换来美元欧元等西方货币。很多人还借助“信用卡”的货币发行功能,搞投资获利。

  但是,在伟大的改革开放时代,西方的教授都可以个人发行电子货币,大多数普通老百姓都可以个人发行货币,在中国交易人民币美元,在美国交易美元,精英们却长期以来阉割了中国政府的货币发行能力,而是依据外汇储备发钞1,发行的人民币都拿去换外汇交给西方,由于换来的外汇主要用作人民币发行依据,只能用于回收市场上人民币,主要储备在央行或者购买西方几乎没有利息的国债保值增长,等于将发行的人民币免费送给西方,将发行货币收益完全交给西方,直到现在西方还等于免费持有22万亿元人民币资金。

  央行很长时间发行的人民币与储备的外汇一一对应,实际是西方货币代用券。如果不能增加外汇储备,精英们就不敢发行人民币。精英们为了增加外汇储备以便发行人民币,甚至到西方金融市场借高利率贷款。

  直到现在,外汇储备仍有约三分之一,约上万亿美元,是从西方借来的高利率贷款,而精英们借来的外汇储备,主要用来购买美国和西方国债,年利率仅有0.26%,等于每年免费奉送西方上千亿元利息。这根本就是一项荒诞的错误制度和政策,也充分说明中国主流经济界的无知。

  就贸易来说,贸易平衡或者通过本国货币进口物资的贸易逆差,才是西方各国政府真正遵从的原则。如果美国对外贸易是顺差,也就说明美国对外贸易的净效果,是拿美国产品换来了外国货币,而不是使用美元净进口产品。如果美国一直保持贸易顺差,也就不可能产生美元霸权,并因此而获利了。如果我们每年保持对外贸易顺差,我们就没有机会使用以前赚来的西方货币,以前的出口产品就等于免费奉送给西方了。如果各国都不是贸易顺差,而是贸易逆差或贸易平衡,美国也就不可能实现贸易逆差而通过增印美元进口商品获利了。

  从经济学原理来看,劳动者收入不提高,只有少数人高工资,工业产品只能销售给少数高工资者,销售量就必然被限制了,工业规模也就难以扩大,即使象当今中国这样扩大规模,也只是大量消耗资源为西方免费生产。

  此次中美贸易战,美国对中国商品增加关税,促使中国减少对美贸易顺差,不仅使相关商品在美国国内价格上涨,损害美国消费者利益,而且由于很多来自中国商品,很大部分就是美国和西方公司投资的工厂生产的,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资料表明,中国对美出口前10大企业都是外资;而且很多产品的关键生产设备或零部件来自美国和西方企业,产业链利润大都被美国和西方资本家拿走。贸易战也严重损害美国和西方资本家利益。而美国消费者和资本家所得,都是从中国拿走的,都是中国低价贱卖奉送给美国的。

  然而,追求贸易顺差,早就成为中国官方的一项制度。自1979年开始的改革开放,就是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经济发展成为政府施政的核心目标,而贸易顺差则成为官方认可的推动经济发展的三大主要贡献来源。

  我国统计局每年都要统计和公布,当年贸易顺差增量占经济增量的百分比,简称为贸易顺差贡献率。也就是说,我们不但每年要保持贸易顺差,而且每年要增加贸易顺差,才能算得上对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如果对外贸易顺差减少,甚至变成贸易逆差,对外贸易就对经济不但没有贡献,而是拖后腿了。

  在改革开放时代,经济发展往往是中央政府考核地方官员的唯一重要指标。追求不断增加贸易顺差,也就成了中国各地政府施政的关键目标之一。这也是中国贸易顺差年年不断增长,成为遥遥领先其他国家的世界第一贸易顺差国,一国外汇储备就占世界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根本原因。贸易顺差有利论甚至写进了中学课本,要从小就培养下一代相信它6。

  主流经济界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指导下,追求不利中国利益的贸易顺差,制定出口退税、低人民币汇率和优惠外资,以及牺牲货币和经济主权等政策,低价贱卖产品,严重损害中国利益。特朗普发起贸易战威胁以后,精英们又无原则地加大牺牲货币和经济主权,对美妥协投降,才让特朗普不断加码,用它来威胁中国获利。

  早在2017年初,特朗普还未上任,就威胁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中方当时就出台加大开放投资和粮食市场决定,对特朗普妥协3。2017年5月,与美国特朗普政权达成百日经济合作计划,实际是中国单方面承诺进一步开放货币和经济主权的不平等协议4。今年以来的妥协退让就更多了,例如,4-6月发布的三项新措施,就是应美国要求,进一步将货币主权和经济主权交给美国和西方资本家5。正是因为不断退让,让美国单方面没有代价地获利,才让特朗普不断增加要价。最新的要价是美国通过世界贸易组织声称中国不是市场经济,要重新审查中国的资格。

  例如,同意美国在中国境内办银行,等于让美国可以利用银行印钞,掌握中国的印钞机,等于将商业银行衍生货币发行权力交给美国。当然,此前中国五大全国性银行早已在境外上市,让西方资本家参股,分享衍生货币发行权力的收益。

  美国培养金融人才的金融教科书指出,商业银行吸纳大量个人存款,一旦倒闭,让众多老百姓血本无归,就会引起严重社会问题;而全国性的大银行倒闭,后果更加严重,会导致经济崩溃,国家必须救助,因而风险是国家承担的,国家必须严密监管,等于是半官方机构,是无风险的盈利机构。

  美国主流媒体虽然大肆宣传其西方盟友在美国开办银行,实际微不足道,主要用来误导其他国家。但是,我国主流经济界却将我国五大银行约占三分之一股份在境外上市交给西方,让西方免费获利;现在更是要让西方在中国办银行,取代中国自己的银行,其愚昧无知,超过满清政府的官僚。

  笔者曾在去年年初在《海派经济学》上发表学术文章2,论证我们的主流经济金融专家们所秉持的观点,基本来自美国的意识形态经济学教科书,而与美国培养人才的金融和经济教科书的论点,以及美国和西方政府实际实施的政策是相反的。其根源在于他们大都是美国精英用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出来,为美国利益服务的人才。他们对货币常识如此无知的根源,就在于此。指望他们打赢中美贸易战,无异于缘木求鱼。

  我们应该实行贸易平衡政策,应该通过提高汇率等措施大幅度提高销售到美国商品的价格,以减少以往的低价贱卖出口,消除贸易顺差。由于美国本土基本不生产工业消费品,加上我国贸易逆差占美国贸易逆差总额的比例超过40%,必然导致美国物价飞涨,那时美国就不是发动贸易战,而是要求中国多多出口了。

  几年前,我国曾经限制对外出口稀土矿产,致使西方稀土涨价,就遭到美国和西方反对,指使世界贸易组织强制我国取消限制措施。美国宣布贸易战第一项措施的第二天,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又向民众公布申请中国商品关税豁免办法,也就是说,增加关税实际执行多少,还是未知数。

  这都说明,美国的贸易战目标,减少贸易逆差,根本就是个幌子,实质还是借此牟利。有了中国主流经济界的配合,他们实际上屡屡得逞。此次美方发起的中美贸易战,7月6日开始实施第一项措施,让部分中国进口商品约340亿美元,增加25%关税,抬高中国产品价格,其实际作用是让中国维持同样的销售价格和出口,就必须增加对出口商的补贴,弥补关税损失,让美国政府无偿得到这些补贴。

  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下的主流经济学家,迷信所谓的贸易顺差贡献论,已经指导政府采取措施降低出口商品价格,主要通过降低人民币汇率,在过去一个多月,人民币汇率已经降低5%,这足以抵消中美贸易战美国第一项措施影响,维护出口顺差不致下降。通过降低汇率而降低出口产品价格,给美国和西方让利,同时增加了进口产品价格,使我国消费者增加成本,是奉送西方利益的主要来源。因此,主流经济界应对美国贸易战,维护贸易顺差的措施,就是让美国增加更多的收益和对中国的更多剥削。

  我们还应该收回为赢得贸易顺差而交给美国和西方的各种货币和经济主权,应该大幅度提高人民币汇率,停止为扩大出口增加贸易顺差的出口退税,停止让外资在中国的非法经营,包括暴利经营,以大幅度削减出口,同时大幅度削减外资在中国获利。

  对付出口和贸易顺差减少带来的生产过剩问题,主要措施是大幅度调整分配,提高底层收入和分配比例,从而提高国内消费能力和消费市场,不仅解决生产过剩问题,而且实现生产目的,让经济成果真正为本国老百姓服务,而不是为西方服务。

  二战结束时,美国1200万军队中1000多万人因复员而失业,而生产军火的2000多万工人也因战争终止,不再需要生产军火而同时失业,失业大军约占美国劳动力一半以上,远远超过美国30年代初的经济危机时的最高失业率25%。因为战争消耗,当时美国政府还负债累累,联邦政府债务约是美国一年国民产值的130%,这在美国和西方历史上也是罕见。但是美国却很好地解决了。

  首先是联邦政府大肆举债,开始高投入建设美国的基础设施,包括高速公路和机场。单在1946年,美国就建成1259个机场,是我国上百年来建成机场数量的两倍多。

  更重要措施是关于分配,一方面美国制定最低工资法,大幅度提高工人最低工资,另一方面,则是大幅度提高个人所得税税率和最低纳税额,从而从高收入者手里收税,补贴低收入者和政府债务。

  由于美国劳动者收入很高,美国资本所得不到国民产出的20%,最低时不到10%,而劳动者所得则占80-90%以上。因此,美国的税收主要来自个人,占税收85%以上。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对高收入者的税率,最高达94%,也就是说,收入达到一定额度以后,所得收入基本上交给美国政府,里根总统在二战前后是个演员,在回忆录中介绍,那时有很多演员一年只工作两个月就不愿工作了,原因就是税率太高,增加工作时间和收入基本等于白干。政府从高收入者大肆收税,不仅可以削减政府债务,而且可以用来补贴低收入者消费,从而极大地解决了生产过剩问题。

万里霜 发表于  2018-09-13 15:29:11 70字 ( 0/109)

中国的货币发行就不应该以美元储备为依据,而应以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市场、物价、发展需要综合考虑,美元早已与黄金脱钩,中国货币为什么要以美元这依据

黄卫东:从货币常识谈主流经济界的无知与中美贸易战对策


  货币本是人类制造出来的市场交易工具,只要能付账,就是货币。现在的基础货币都是纸币,制造成本极低,100美元钞票的制造成本仅有4美分,而大部分交易使用的货币是商业银行发行的衍生货币,由银行在交易者账户上转账实现的,占市场交易95%甚至99%以上,尤其是企业之间的大宗交易。

  十九世纪中期是美国经济快速成长成为工业化国家时期,当时美国一些邦实施的是自由货币制度,任何个人都可以发行纸币。我国汉初的文景之治时代,实现的就是私人铸币。民国时代,一个仅占据一个县的小军阀,都会自主发行货币,限制所统治地区其他货币,包括中央政府货币的流通,以获取货币发行收益。私人发行货币,让政府失去了货币发行收益,但收益仍然留在国内,并不对经济发展产生很大不利影响。

  事实上,当今世界,大多数个人都能发行货币。即使你没有现金,也没有任何存款,但是,如果你持有银行发给你的贷记卡,也就是主流媒体宣传的“信用卡”,该卡实际是银行发给个人,记录银行提供贷款给个人的记录卡,从银行角度看,叫贷记卡,就是贷款记录卡简称,你就可以使用该卡购物付账,而每次购物后,你都要签字,让银行在该卡上给你记录一笔你的借款。实际上等于你给银行打了一张欠条,让银行付账,买走了商品。也就等于你发行了一张欠条当货币付账,具有货币的基本功能。

  甚至你可以使用贷记卡从银行提款,提来的现金,可以到银行兑换到美元欧元,也就是说,个人在商业银行支持下,可以发行货币,换来人民币和美元欧元。在欧美国家,老百姓同样可以使用贷记卡发行货币,换来美元欧元等西方货币。很多人还借助“信用卡”的货币发行功能,搞投资获利。

  但是,在伟大的改革开放时代,西方的教授都可以个人发行电子货币,大多数普通老百姓都可以个人发行货币,在中国交易人民币美元,在美国交易美元,精英们却长期以来阉割了中国政府的货币发行能力,而是依据外汇储备发钞1,发行的人民币都拿去换外汇交给西方,由于换来的外汇主要用作人民币发行依据,只能用于回收市场上人民币,主要储备在央行或者购买西方几乎没有利息的国债保值增长,等于将发行的人民币免费送给西方,将发行货币收益完全交给西方,直到现在西方还等于免费持有22万亿元人民币资金。

  央行很长时间发行的人民币与储备的外汇一一对应,实际是西方货币代用券。如果不能增加外汇储备,精英们就不敢发行人民币。精英们为了增加外汇储备以便发行人民币,甚至到西方金融市场借高利率贷款。

  直到现在,外汇储备仍有约三分之一,约上万亿美元,是从西方借来的高利率贷款,而精英们借来的外汇储备,主要用来购买美国和西方国债,年利率仅有0.26%,等于每年免费奉送西方上千亿元利息。这根本就是一项荒诞的错误制度和政策,也充分说明中国主流经济界的无知。

  就贸易来说,贸易平衡或者通过本国货币进口物资的贸易逆差,才是西方各国政府真正遵从的原则。如果美国对外贸易是顺差,也就说明美国对外贸易的净效果,是拿美国产品换来了外国货币,而不是使用美元净进口产品。如果美国一直保持贸易顺差,也就不可能产生美元霸权,并因此而获利了。如果我们每年保持对外贸易顺差,我们就没有机会使用以前赚来的西方货币,以前的出口产品就等于免费奉送给西方了。如果各国都不是贸易顺差,而是贸易逆差或贸易平衡,美国也就不可能实现贸易逆差而通过增印美元进口商品获利了。

  从经济学原理来看,劳动者收入不提高,只有少数人高工资,工业产品只能销售给少数高工资者,销售量就必然被限制了,工业规模也就难以扩大,即使象当今中国这样扩大规模,也只是大量消耗资源为西方免费生产。

  此次中美贸易战,美国对中国商品增加关税,促使中国减少对美贸易顺差,不仅使相关商品在美国国内价格上涨,损害美国消费者利益,而且由于很多来自中国商品,很大部分就是美国和西方公司投资的工厂生产的,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资料表明,中国对美出口前10大企业都是外资;而且很多产品的关键生产设备或零部件来自美国和西方企业,产业链利润大都被美国和西方资本家拿走。贸易战也严重损害美国和西方资本家利益。而美国消费者和资本家所得,都是从中国拿走的,都是中国低价贱卖奉送给美国的。

  然而,追求贸易顺差,早就成为中国官方的一项制度。自1979年开始的改革开放,就是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经济发展成为政府施政的核心目标,而贸易顺差则成为官方认可的推动经济发展的三大主要贡献来源。

  我国统计局每年都要统计和公布,当年贸易顺差增量占经济增量的百分比,简称为贸易顺差贡献率。也就是说,我们不但每年要保持贸易顺差,而且每年要增加贸易顺差,才能算得上对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如果对外贸易顺差减少,甚至变成贸易逆差,对外贸易就对经济不但没有贡献,而是拖后腿了。

  在改革开放时代,经济发展往往是中央政府考核地方官员的唯一重要指标。追求不断增加贸易顺差,也就成了中国各地政府施政的关键目标之一。这也是中国贸易顺差年年不断增长,成为遥遥领先其他国家的世界第一贸易顺差国,一国外汇储备就占世界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根本原因。贸易顺差有利论甚至写进了中学课本,要从小就培养下一代相信它6。

  主流经济界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指导下,追求不利中国利益的贸易顺差,制定出口退税、低人民币汇率和优惠外资,以及牺牲货币和经济主权等政策,低价贱卖产品,严重损害中国利益。特朗普发起贸易战威胁以后,精英们又无原则地加大牺牲货币和经济主权,对美妥协投降,才让特朗普不断加码,用它来威胁中国获利。

  早在2017年初,特朗普还未上任,就威胁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中方当时就出台加大开放投资和粮食市场决定,对特朗普妥协3。2017年5月,与美国特朗普政权达成百日经济合作计划,实际是中国单方面承诺进一步开放货币和经济主权的不平等协议4。今年以来的妥协退让就更多了,例如,4-6月发布的三项新措施,就是应美国要求,进一步将货币主权和经济主权交给美国和西方资本家5。正是因为不断退让,让美国单方面没有代价地获利,才让特朗普不断增加要价。最新的要价是美国通过世界贸易组织声称中国不是市场经济,要重新审查中国的资格。

  例如,同意美国在中国境内办银行,等于让美国可以利用银行印钞,掌握中国的印钞机,等于将商业银行衍生货币发行权力交给美国。当然,此前中国五大全国性银行早已在境外上市,让西方资本家参股,分享衍生货币发行权力的收益。

  美国培养金融人才的金融教科书指出,商业银行吸纳大量个人存款,一旦倒闭,让众多老百姓血本无归,就会引起严重社会问题;而全国性的大银行倒闭,后果更加严重,会导致经济崩溃,国家必须救助,因而风险是国家承担的,国家必须严密监管,等于是半官方机构,是无风险的盈利机构。

  美国主流媒体虽然大肆宣传其西方盟友在美国开办银行,实际微不足道,主要用来误导其他国家。但是,我国主流经济界却将我国五大银行约占三分之一股份在境外上市交给西方,让西方免费获利;现在更是要让西方在中国办银行,取代中国自己的银行,其愚昧无知,超过满清政府的官僚。

  笔者曾在去年年初在《海派经济学》上发表学术文章2,论证我们的主流经济金融专家们所秉持的观点,基本来自美国的意识形态经济学教科书,而与美国培养人才的金融和经济教科书的论点,以及美国和西方政府实际实施的政策是相反的。其根源在于他们大都是美国精英用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出来,为美国利益服务的人才。他们对货币常识如此无知的根源,就在于此。指望他们打赢中美贸易战,无异于缘木求鱼。

  我们应该实行贸易平衡政策,应该通过提高汇率等措施大幅度提高销售到美国商品的价格,以减少以往的低价贱卖出口,消除贸易顺差。由于美国本土基本不生产工业消费品,加上我国贸易逆差占美国贸易逆差总额的比例超过40%,必然导致美国物价飞涨,那时美国就不是发动贸易战,而是要求中国多多出口了。

  几年前,我国曾经限制对外出口稀土矿产,致使西方稀土涨价,就遭到美国和西方反对,指使世界贸易组织强制我国取消限制措施。美国宣布贸易战第一项措施的第二天,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又向民众公布申请中国商品关税豁免办法,也就是说,增加关税实际执行多少,还是未知数。

  这都说明,美国的贸易战目标,减少贸易逆差,根本就是个幌子,实质还是借此牟利。有了中国主流经济界的配合,他们实际上屡屡得逞。此次美方发起的中美贸易战,7月6日开始实施第一项措施,让部分中国进口商品约340亿美元,增加25%关税,抬高中国产品价格,其实际作用是让中国维持同样的销售价格和出口,就必须增加对出口商的补贴,弥补关税损失,让美国政府无偿得到这些补贴。

  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下的主流经济学家,迷信所谓的贸易顺差贡献论,已经指导政府采取措施降低出口商品价格,主要通过降低人民币汇率,在过去一个多月,人民币汇率已经降低5%,这足以抵消中美贸易战美国第一项措施影响,维护出口顺差不致下降。通过降低汇率而降低出口产品价格,给美国和西方让利,同时增加了进口产品价格,使我国消费者增加成本,是奉送西方利益的主要来源。因此,主流经济界应对美国贸易战,维护贸易顺差的措施,就是让美国增加更多的收益和对中国的更多剥削。

  我们还应该收回为赢得贸易顺差而交给美国和西方的各种货币和经济主权,应该大幅度提高人民币汇率,停止为扩大出口增加贸易顺差的出口退税,停止让外资在中国的非法经营,包括暴利经营,以大幅度削减出口,同时大幅度削减外资在中国获利。

  对付出口和贸易顺差减少带来的生产过剩问题,主要措施是大幅度调整分配,提高底层收入和分配比例,从而提高国内消费能力和消费市场,不仅解决生产过剩问题,而且实现生产目的,让经济成果真正为本国老百姓服务,而不是为西方服务。

  二战结束时,美国1200万军队中1000多万人因复员而失业,而生产军火的2000多万工人也因战争终止,不再需要生产军火而同时失业,失业大军约占美国劳动力一半以上,远远超过美国30年代初的经济危机时的最高失业率25%。因为战争消耗,当时美国政府还负债累累,联邦政府债务约是美国一年国民产值的130%,这在美国和西方历史上也是罕见。但是美国却很好地解决了。

  首先是联邦政府大肆举债,开始高投入建设美国的基础设施,包括高速公路和机场。单在1946年,美国就建成1259个机场,是我国上百年来建成机场数量的两倍多。

  更重要措施是关于分配,一方面美国制定最低工资法,大幅度提高工人最低工资,另一方面,则是大幅度提高个人所得税税率和最低纳税额,从而从高收入者手里收税,补贴低收入者和政府债务。

  由于美国劳动者收入很高,美国资本所得不到国民产出的20%,最低时不到10%,而劳动者所得则占80-90%以上。因此,美国的税收主要来自个人,占税收85%以上。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对高收入者的税率,最高达94%,也就是说,收入达到一定额度以后,所得收入基本上交给美国政府,里根总统在二战前后是个演员,在回忆录中介绍,那时有很多演员一年只工作两个月就不愿工作了,原因就是税率太高,增加工作时间和收入基本等于白干。政府从高收入者大肆收税,不仅可以削减政府债务,而且可以用来补贴低收入者消费,从而极大地解决了生产过剩问题。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8-09-13 07:10:19 34字 ( 0/84)

哈哈。。。。胡说一通,也敢说是常识。呵呵。当然相互间确实是有联系的。

黄卫东:从货币常识谈主流经济界的无知与中美贸易战对策


  货币本是人类制造出来的市场交易工具,只要能付账,就是货币。现在的基础货币都是纸币,制造成本极低,100美元钞票的制造成本仅有4美分,而大部分交易使用的货币是商业银行发行的衍生货币,由银行在交易者账户上转账实现的,占市场交易95%甚至99%以上,尤其是企业之间的大宗交易。

  十九世纪中期是美国经济快速成长成为工业化国家时期,当时美国一些邦实施的是自由货币制度,任何个人都可以发行纸币。我国汉初的文景之治时代,实现的就是私人铸币。民国时代,一个仅占据一个县的小军阀,都会自主发行货币,限制所统治地区其他货币,包括中央政府货币的流通,以获取货币发行收益。私人发行货币,让政府失去了货币发行收益,但收益仍然留在国内,并不对经济发展产生很大不利影响。

  事实上,当今世界,大多数个人都能发行货币。即使你没有现金,也没有任何存款,但是,如果你持有银行发给你的贷记卡,也就是主流媒体宣传的“信用卡”,该卡实际是银行发给个人,记录银行提供贷款给个人的记录卡,从银行角度看,叫贷记卡,就是贷款记录卡简称,你就可以使用该卡购物付账,而每次购物后,你都要签字,让银行在该卡上给你记录一笔你的借款。实际上等于你给银行打了一张欠条,让银行付账,买走了商品。也就等于你发行了一张欠条当货币付账,具有货币的基本功能。

  甚至你可以使用贷记卡从银行提款,提来的现金,可以到银行兑换到美元欧元,也就是说,个人在商业银行支持下,可以发行货币,换来人民币和美元欧元。在欧美国家,老百姓同样可以使用贷记卡发行货币,换来美元欧元等西方货币。很多人还借助“信用卡”的货币发行功能,搞投资获利。

  但是,在伟大的改革开放时代,西方的教授都可以个人发行电子货币,大多数普通老百姓都可以个人发行货币,在中国交易人民币美元,在美国交易美元,精英们却长期以来阉割了中国政府的货币发行能力,而是依据外汇储备发钞1,发行的人民币都拿去换外汇交给西方,由于换来的外汇主要用作人民币发行依据,只能用于回收市场上人民币,主要储备在央行或者购买西方几乎没有利息的国债保值增长,等于将发行的人民币免费送给西方,将发行货币收益完全交给西方,直到现在西方还等于免费持有22万亿元人民币资金。

  央行很长时间发行的人民币与储备的外汇一一对应,实际是西方货币代用券。如果不能增加外汇储备,精英们就不敢发行人民币。精英们为了增加外汇储备以便发行人民币,甚至到西方金融市场借高利率贷款。

  直到现在,外汇储备仍有约三分之一,约上万亿美元,是从西方借来的高利率贷款,而精英们借来的外汇储备,主要用来购买美国和西方国债,年利率仅有0.26%,等于每年免费奉送西方上千亿元利息。这根本就是一项荒诞的错误制度和政策,也充分说明中国主流经济界的无知。

  就贸易来说,贸易平衡或者通过本国货币进口物资的贸易逆差,才是西方各国政府真正遵从的原则。如果美国对外贸易是顺差,也就说明美国对外贸易的净效果,是拿美国产品换来了外国货币,而不是使用美元净进口产品。如果美国一直保持贸易顺差,也就不可能产生美元霸权,并因此而获利了。如果我们每年保持对外贸易顺差,我们就没有机会使用以前赚来的西方货币,以前的出口产品就等于免费奉送给西方了。如果各国都不是贸易顺差,而是贸易逆差或贸易平衡,美国也就不可能实现贸易逆差而通过增印美元进口商品获利了。

  从经济学原理来看,劳动者收入不提高,只有少数人高工资,工业产品只能销售给少数高工资者,销售量就必然被限制了,工业规模也就难以扩大,即使象当今中国这样扩大规模,也只是大量消耗资源为西方免费生产。

  此次中美贸易战,美国对中国商品增加关税,促使中国减少对美贸易顺差,不仅使相关商品在美国国内价格上涨,损害美国消费者利益,而且由于很多来自中国商品,很大部分就是美国和西方公司投资的工厂生产的,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资料表明,中国对美出口前10大企业都是外资;而且很多产品的关键生产设备或零部件来自美国和西方企业,产业链利润大都被美国和西方资本家拿走。贸易战也严重损害美国和西方资本家利益。而美国消费者和资本家所得,都是从中国拿走的,都是中国低价贱卖奉送给美国的。

  然而,追求贸易顺差,早就成为中国官方的一项制度。自1979年开始的改革开放,就是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经济发展成为政府施政的核心目标,而贸易顺差则成为官方认可的推动经济发展的三大主要贡献来源。

  我国统计局每年都要统计和公布,当年贸易顺差增量占经济增量的百分比,简称为贸易顺差贡献率。也就是说,我们不但每年要保持贸易顺差,而且每年要增加贸易顺差,才能算得上对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如果对外贸易顺差减少,甚至变成贸易逆差,对外贸易就对经济不但没有贡献,而是拖后腿了。

  在改革开放时代,经济发展往往是中央政府考核地方官员的唯一重要指标。追求不断增加贸易顺差,也就成了中国各地政府施政的关键目标之一。这也是中国贸易顺差年年不断增长,成为遥遥领先其他国家的世界第一贸易顺差国,一国外汇储备就占世界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根本原因。贸易顺差有利论甚至写进了中学课本,要从小就培养下一代相信它6。

  主流经济界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指导下,追求不利中国利益的贸易顺差,制定出口退税、低人民币汇率和优惠外资,以及牺牲货币和经济主权等政策,低价贱卖产品,严重损害中国利益。特朗普发起贸易战威胁以后,精英们又无原则地加大牺牲货币和经济主权,对美妥协投降,才让特朗普不断加码,用它来威胁中国获利。

  早在2017年初,特朗普还未上任,就威胁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中方当时就出台加大开放投资和粮食市场决定,对特朗普妥协3。2017年5月,与美国特朗普政权达成百日经济合作计划,实际是中国单方面承诺进一步开放货币和经济主权的不平等协议4。今年以来的妥协退让就更多了,例如,4-6月发布的三项新措施,就是应美国要求,进一步将货币主权和经济主权交给美国和西方资本家5。正是因为不断退让,让美国单方面没有代价地获利,才让特朗普不断增加要价。最新的要价是美国通过世界贸易组织声称中国不是市场经济,要重新审查中国的资格。

  例如,同意美国在中国境内办银行,等于让美国可以利用银行印钞,掌握中国的印钞机,等于将商业银行衍生货币发行权力交给美国。当然,此前中国五大全国性银行早已在境外上市,让西方资本家参股,分享衍生货币发行权力的收益。

  美国培养金融人才的金融教科书指出,商业银行吸纳大量个人存款,一旦倒闭,让众多老百姓血本无归,就会引起严重社会问题;而全国性的大银行倒闭,后果更加严重,会导致经济崩溃,国家必须救助,因而风险是国家承担的,国家必须严密监管,等于是半官方机构,是无风险的盈利机构。

  美国主流媒体虽然大肆宣传其西方盟友在美国开办银行,实际微不足道,主要用来误导其他国家。但是,我国主流经济界却将我国五大银行约占三分之一股份在境外上市交给西方,让西方免费获利;现在更是要让西方在中国办银行,取代中国自己的银行,其愚昧无知,超过满清政府的官僚。

  笔者曾在去年年初在《海派经济学》上发表学术文章2,论证我们的主流经济金融专家们所秉持的观点,基本来自美国的意识形态经济学教科书,而与美国培养人才的金融和经济教科书的论点,以及美国和西方政府实际实施的政策是相反的。其根源在于他们大都是美国精英用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出来,为美国利益服务的人才。他们对货币常识如此无知的根源,就在于此。指望他们打赢中美贸易战,无异于缘木求鱼。

  我们应该实行贸易平衡政策,应该通过提高汇率等措施大幅度提高销售到美国商品的价格,以减少以往的低价贱卖出口,消除贸易顺差。由于美国本土基本不生产工业消费品,加上我国贸易逆差占美国贸易逆差总额的比例超过40%,必然导致美国物价飞涨,那时美国就不是发动贸易战,而是要求中国多多出口了。

  几年前,我国曾经限制对外出口稀土矿产,致使西方稀土涨价,就遭到美国和西方反对,指使世界贸易组织强制我国取消限制措施。美国宣布贸易战第一项措施的第二天,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又向民众公布申请中国商品关税豁免办法,也就是说,增加关税实际执行多少,还是未知数。

  这都说明,美国的贸易战目标,减少贸易逆差,根本就是个幌子,实质还是借此牟利。有了中国主流经济界的配合,他们实际上屡屡得逞。此次美方发起的中美贸易战,7月6日开始实施第一项措施,让部分中国进口商品约340亿美元,增加25%关税,抬高中国产品价格,其实际作用是让中国维持同样的销售价格和出口,就必须增加对出口商的补贴,弥补关税损失,让美国政府无偿得到这些补贴。

  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下的主流经济学家,迷信所谓的贸易顺差贡献论,已经指导政府采取措施降低出口商品价格,主要通过降低人民币汇率,在过去一个多月,人民币汇率已经降低5%,这足以抵消中美贸易战美国第一项措施影响,维护出口顺差不致下降。通过降低汇率而降低出口产品价格,给美国和西方让利,同时增加了进口产品价格,使我国消费者增加成本,是奉送西方利益的主要来源。因此,主流经济界应对美国贸易战,维护贸易顺差的措施,就是让美国增加更多的收益和对中国的更多剥削。

  我们还应该收回为赢得贸易顺差而交给美国和西方的各种货币和经济主权,应该大幅度提高人民币汇率,停止为扩大出口增加贸易顺差的出口退税,停止让外资在中国的非法经营,包括暴利经营,以大幅度削减出口,同时大幅度削减外资在中国获利。

  对付出口和贸易顺差减少带来的生产过剩问题,主要措施是大幅度调整分配,提高底层收入和分配比例,从而提高国内消费能力和消费市场,不仅解决生产过剩问题,而且实现生产目的,让经济成果真正为本国老百姓服务,而不是为西方服务。

  二战结束时,美国1200万军队中1000多万人因复员而失业,而生产军火的2000多万工人也因战争终止,不再需要生产军火而同时失业,失业大军约占美国劳动力一半以上,远远超过美国30年代初的经济危机时的最高失业率25%。因为战争消耗,当时美国政府还负债累累,联邦政府债务约是美国一年国民产值的130%,这在美国和西方历史上也是罕见。但是美国却很好地解决了。

  首先是联邦政府大肆举债,开始高投入建设美国的基础设施,包括高速公路和机场。单在1946年,美国就建成1259个机场,是我国上百年来建成机场数量的两倍多。

  更重要措施是关于分配,一方面美国制定最低工资法,大幅度提高工人最低工资,另一方面,则是大幅度提高个人所得税税率和最低纳税额,从而从高收入者手里收税,补贴低收入者和政府债务。

  由于美国劳动者收入很高,美国资本所得不到国民产出的20%,最低时不到10%,而劳动者所得则占80-90%以上。因此,美国的税收主要来自个人,占税收85%以上。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对高收入者的税率,最高达94%,也就是说,收入达到一定额度以后,所得收入基本上交给美国政府,里根总统在二战前后是个演员,在回忆录中介绍,那时有很多演员一年只工作两个月就不愿工作了,原因就是税率太高,增加工作时间和收入基本等于白干。政府从高收入者大肆收税,不仅可以削减政府债务,而且可以用来补贴低收入者消费,从而极大地解决了生产过剩问题。

万里霜 发表于  2018-09-13 04:53:52 24字 ( 0/103)

是转发的吗?介绍一下黄卫东是怎样一个人?

黄卫东:从货币常识谈主流经济界的无知与中美贸易战对策


  货币本是人类制造出来的市场交易工具,只要能付账,就是货币。现在的基础货币都是纸币,制造成本极低,100美元钞票的制造成本仅有4美分,而大部分交易使用的货币是商业银行发行的衍生货币,由银行在交易者账户上转账实现的,占市场交易95%甚至99%以上,尤其是企业之间的大宗交易。

  十九世纪中期是美国经济快速成长成为工业化国家时期,当时美国一些邦实施的是自由货币制度,任何个人都可以发行纸币。我国汉初的文景之治时代,实现的就是私人铸币。民国时代,一个仅占据一个县的小军阀,都会自主发行货币,限制所统治地区其他货币,包括中央政府货币的流通,以获取货币发行收益。私人发行货币,让政府失去了货币发行收益,但收益仍然留在国内,并不对经济发展产生很大不利影响。

  事实上,当今世界,大多数个人都能发行货币。即使你没有现金,也没有任何存款,但是,如果你持有银行发给你的贷记卡,也就是主流媒体宣传的“信用卡”,该卡实际是银行发给个人,记录银行提供贷款给个人的记录卡,从银行角度看,叫贷记卡,就是贷款记录卡简称,你就可以使用该卡购物付账,而每次购物后,你都要签字,让银行在该卡上给你记录一笔你的借款。实际上等于你给银行打了一张欠条,让银行付账,买走了商品。也就等于你发行了一张欠条当货币付账,具有货币的基本功能。

  甚至你可以使用贷记卡从银行提款,提来的现金,可以到银行兑换到美元欧元,也就是说,个人在商业银行支持下,可以发行货币,换来人民币和美元欧元。在欧美国家,老百姓同样可以使用贷记卡发行货币,换来美元欧元等西方货币。很多人还借助“信用卡”的货币发行功能,搞投资获利。

  但是,在伟大的改革开放时代,西方的教授都可以个人发行电子货币,大多数普通老百姓都可以个人发行货币,在中国交易人民币美元,在美国交易美元,精英们却长期以来阉割了中国政府的货币发行能力,而是依据外汇储备发钞1,发行的人民币都拿去换外汇交给西方,由于换来的外汇主要用作人民币发行依据,只能用于回收市场上人民币,主要储备在央行或者购买西方几乎没有利息的国债保值增长,等于将发行的人民币免费送给西方,将发行货币收益完全交给西方,直到现在西方还等于免费持有22万亿元人民币资金。

  央行很长时间发行的人民币与储备的外汇一一对应,实际是西方货币代用券。如果不能增加外汇储备,精英们就不敢发行人民币。精英们为了增加外汇储备以便发行人民币,甚至到西方金融市场借高利率贷款。

  直到现在,外汇储备仍有约三分之一,约上万亿美元,是从西方借来的高利率贷款,而精英们借来的外汇储备,主要用来购买美国和西方国债,年利率仅有0.26%,等于每年免费奉送西方上千亿元利息。这根本就是一项荒诞的错误制度和政策,也充分说明中国主流经济界的无知。

  就贸易来说,贸易平衡或者通过本国货币进口物资的贸易逆差,才是西方各国政府真正遵从的原则。如果美国对外贸易是顺差,也就说明美国对外贸易的净效果,是拿美国产品换来了外国货币,而不是使用美元净进口产品。如果美国一直保持贸易顺差,也就不可能产生美元霸权,并因此而获利了。如果我们每年保持对外贸易顺差,我们就没有机会使用以前赚来的西方货币,以前的出口产品就等于免费奉送给西方了。如果各国都不是贸易顺差,而是贸易逆差或贸易平衡,美国也就不可能实现贸易逆差而通过增印美元进口商品获利了。

  从经济学原理来看,劳动者收入不提高,只有少数人高工资,工业产品只能销售给少数高工资者,销售量就必然被限制了,工业规模也就难以扩大,即使象当今中国这样扩大规模,也只是大量消耗资源为西方免费生产。

  此次中美贸易战,美国对中国商品增加关税,促使中国减少对美贸易顺差,不仅使相关商品在美国国内价格上涨,损害美国消费者利益,而且由于很多来自中国商品,很大部分就是美国和西方公司投资的工厂生产的,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资料表明,中国对美出口前10大企业都是外资;而且很多产品的关键生产设备或零部件来自美国和西方企业,产业链利润大都被美国和西方资本家拿走。贸易战也严重损害美国和西方资本家利益。而美国消费者和资本家所得,都是从中国拿走的,都是中国低价贱卖奉送给美国的。

  然而,追求贸易顺差,早就成为中国官方的一项制度。自1979年开始的改革开放,就是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经济发展成为政府施政的核心目标,而贸易顺差则成为官方认可的推动经济发展的三大主要贡献来源。

  我国统计局每年都要统计和公布,当年贸易顺差增量占经济增量的百分比,简称为贸易顺差贡献率。也就是说,我们不但每年要保持贸易顺差,而且每年要增加贸易顺差,才能算得上对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如果对外贸易顺差减少,甚至变成贸易逆差,对外贸易就对经济不但没有贡献,而是拖后腿了。

  在改革开放时代,经济发展往往是中央政府考核地方官员的唯一重要指标。追求不断增加贸易顺差,也就成了中国各地政府施政的关键目标之一。这也是中国贸易顺差年年不断增长,成为遥遥领先其他国家的世界第一贸易顺差国,一国外汇储备就占世界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根本原因。贸易顺差有利论甚至写进了中学课本,要从小就培养下一代相信它6。

  主流经济界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指导下,追求不利中国利益的贸易顺差,制定出口退税、低人民币汇率和优惠外资,以及牺牲货币和经济主权等政策,低价贱卖产品,严重损害中国利益。特朗普发起贸易战威胁以后,精英们又无原则地加大牺牲货币和经济主权,对美妥协投降,才让特朗普不断加码,用它来威胁中国获利。

  早在2017年初,特朗普还未上任,就威胁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中方当时就出台加大开放投资和粮食市场决定,对特朗普妥协3。2017年5月,与美国特朗普政权达成百日经济合作计划,实际是中国单方面承诺进一步开放货币和经济主权的不平等协议4。今年以来的妥协退让就更多了,例如,4-6月发布的三项新措施,就是应美国要求,进一步将货币主权和经济主权交给美国和西方资本家5。正是因为不断退让,让美国单方面没有代价地获利,才让特朗普不断增加要价。最新的要价是美国通过世界贸易组织声称中国不是市场经济,要重新审查中国的资格。

  例如,同意美国在中国境内办银行,等于让美国可以利用银行印钞,掌握中国的印钞机,等于将商业银行衍生货币发行权力交给美国。当然,此前中国五大全国性银行早已在境外上市,让西方资本家参股,分享衍生货币发行权力的收益。

  美国培养金融人才的金融教科书指出,商业银行吸纳大量个人存款,一旦倒闭,让众多老百姓血本无归,就会引起严重社会问题;而全国性的大银行倒闭,后果更加严重,会导致经济崩溃,国家必须救助,因而风险是国家承担的,国家必须严密监管,等于是半官方机构,是无风险的盈利机构。

  美国主流媒体虽然大肆宣传其西方盟友在美国开办银行,实际微不足道,主要用来误导其他国家。但是,我国主流经济界却将我国五大银行约占三分之一股份在境外上市交给西方,让西方免费获利;现在更是要让西方在中国办银行,取代中国自己的银行,其愚昧无知,超过满清政府的官僚。

  笔者曾在去年年初在《海派经济学》上发表学术文章2,论证我们的主流经济金融专家们所秉持的观点,基本来自美国的意识形态经济学教科书,而与美国培养人才的金融和经济教科书的论点,以及美国和西方政府实际实施的政策是相反的。其根源在于他们大都是美国精英用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出来,为美国利益服务的人才。他们对货币常识如此无知的根源,就在于此。指望他们打赢中美贸易战,无异于缘木求鱼。

  我们应该实行贸易平衡政策,应该通过提高汇率等措施大幅度提高销售到美国商品的价格,以减少以往的低价贱卖出口,消除贸易顺差。由于美国本土基本不生产工业消费品,加上我国贸易逆差占美国贸易逆差总额的比例超过40%,必然导致美国物价飞涨,那时美国就不是发动贸易战,而是要求中国多多出口了。

  几年前,我国曾经限制对外出口稀土矿产,致使西方稀土涨价,就遭到美国和西方反对,指使世界贸易组织强制我国取消限制措施。美国宣布贸易战第一项措施的第二天,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又向民众公布申请中国商品关税豁免办法,也就是说,增加关税实际执行多少,还是未知数。

  这都说明,美国的贸易战目标,减少贸易逆差,根本就是个幌子,实质还是借此牟利。有了中国主流经济界的配合,他们实际上屡屡得逞。此次美方发起的中美贸易战,7月6日开始实施第一项措施,让部分中国进口商品约340亿美元,增加25%关税,抬高中国产品价格,其实际作用是让中国维持同样的销售价格和出口,就必须增加对出口商的补贴,弥补关税损失,让美国政府无偿得到这些补贴。

  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下的主流经济学家,迷信所谓的贸易顺差贡献论,已经指导政府采取措施降低出口商品价格,主要通过降低人民币汇率,在过去一个多月,人民币汇率已经降低5%,这足以抵消中美贸易战美国第一项措施影响,维护出口顺差不致下降。通过降低汇率而降低出口产品价格,给美国和西方让利,同时增加了进口产品价格,使我国消费者增加成本,是奉送西方利益的主要来源。因此,主流经济界应对美国贸易战,维护贸易顺差的措施,就是让美国增加更多的收益和对中国的更多剥削。

  我们还应该收回为赢得贸易顺差而交给美国和西方的各种货币和经济主权,应该大幅度提高人民币汇率,停止为扩大出口增加贸易顺差的出口退税,停止让外资在中国的非法经营,包括暴利经营,以大幅度削减出口,同时大幅度削减外资在中国获利。

  对付出口和贸易顺差减少带来的生产过剩问题,主要措施是大幅度调整分配,提高底层收入和分配比例,从而提高国内消费能力和消费市场,不仅解决生产过剩问题,而且实现生产目的,让经济成果真正为本国老百姓服务,而不是为西方服务。

  二战结束时,美国1200万军队中1000多万人因复员而失业,而生产军火的2000多万工人也因战争终止,不再需要生产军火而同时失业,失业大军约占美国劳动力一半以上,远远超过美国30年代初的经济危机时的最高失业率25%。因为战争消耗,当时美国政府还负债累累,联邦政府债务约是美国一年国民产值的130%,这在美国和西方历史上也是罕见。但是美国却很好地解决了。

  首先是联邦政府大肆举债,开始高投入建设美国的基础设施,包括高速公路和机场。单在1946年,美国就建成1259个机场,是我国上百年来建成机场数量的两倍多。

  更重要措施是关于分配,一方面美国制定最低工资法,大幅度提高工人最低工资,另一方面,则是大幅度提高个人所得税税率和最低纳税额,从而从高收入者手里收税,补贴低收入者和政府债务。

  由于美国劳动者收入很高,美国资本所得不到国民产出的20%,最低时不到10%,而劳动者所得则占80-90%以上。因此,美国的税收主要来自个人,占税收85%以上。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对高收入者的税率,最高达94%,也就是说,收入达到一定额度以后,所得收入基本上交给美国政府,里根总统在二战前后是个演员,在回忆录中介绍,那时有很多演员一年只工作两个月就不愿工作了,原因就是税率太高,增加工作时间和收入基本等于白干。政府从高收入者大肆收税,不仅可以削减政府债务,而且可以用来补贴低收入者消费,从而极大地解决了生产过剩问题。

卫央 发表于  2018-09-12 22:59:18 15字 ( 0/82)

哈哈,要用供给侧的眼光来看事情

黄卫东:从货币常识谈主流经济界的无知与中美贸易战对策


  货币本是人类制造出来的市场交易工具,只要能付账,就是货币。现在的基础货币都是纸币,制造成本极低,100美元钞票的制造成本仅有4美分,而大部分交易使用的货币是商业银行发行的衍生货币,由银行在交易者账户上转账实现的,占市场交易95%甚至99%以上,尤其是企业之间的大宗交易。

  十九世纪中期是美国经济快速成长成为工业化国家时期,当时美国一些邦实施的是自由货币制度,任何个人都可以发行纸币。我国汉初的文景之治时代,实现的就是私人铸币。民国时代,一个仅占据一个县的小军阀,都会自主发行货币,限制所统治地区其他货币,包括中央政府货币的流通,以获取货币发行收益。私人发行货币,让政府失去了货币发行收益,但收益仍然留在国内,并不对经济发展产生很大不利影响。

  事实上,当今世界,大多数个人都能发行货币。即使你没有现金,也没有任何存款,但是,如果你持有银行发给你的贷记卡,也就是主流媒体宣传的“信用卡”,该卡实际是银行发给个人,记录银行提供贷款给个人的记录卡,从银行角度看,叫贷记卡,就是贷款记录卡简称,你就可以使用该卡购物付账,而每次购物后,你都要签字,让银行在该卡上给你记录一笔你的借款。实际上等于你给银行打了一张欠条,让银行付账,买走了商品。也就等于你发行了一张欠条当货币付账,具有货币的基本功能。

  甚至你可以使用贷记卡从银行提款,提来的现金,可以到银行兑换到美元欧元,也就是说,个人在商业银行支持下,可以发行货币,换来人民币和美元欧元。在欧美国家,老百姓同样可以使用贷记卡发行货币,换来美元欧元等西方货币。很多人还借助“信用卡”的货币发行功能,搞投资获利。

  但是,在伟大的改革开放时代,西方的教授都可以个人发行电子货币,大多数普通老百姓都可以个人发行货币,在中国交易人民币美元,在美国交易美元,精英们却长期以来阉割了中国政府的货币发行能力,而是依据外汇储备发钞1,发行的人民币都拿去换外汇交给西方,由于换来的外汇主要用作人民币发行依据,只能用于回收市场上人民币,主要储备在央行或者购买西方几乎没有利息的国债保值增长,等于将发行的人民币免费送给西方,将发行货币收益完全交给西方,直到现在西方还等于免费持有22万亿元人民币资金。

  央行很长时间发行的人民币与储备的外汇一一对应,实际是西方货币代用券。如果不能增加外汇储备,精英们就不敢发行人民币。精英们为了增加外汇储备以便发行人民币,甚至到西方金融市场借高利率贷款。

  直到现在,外汇储备仍有约三分之一,约上万亿美元,是从西方借来的高利率贷款,而精英们借来的外汇储备,主要用来购买美国和西方国债,年利率仅有0.26%,等于每年免费奉送西方上千亿元利息。这根本就是一项荒诞的错误制度和政策,也充分说明中国主流经济界的无知。

  就贸易来说,贸易平衡或者通过本国货币进口物资的贸易逆差,才是西方各国政府真正遵从的原则。如果美国对外贸易是顺差,也就说明美国对外贸易的净效果,是拿美国产品换来了外国货币,而不是使用美元净进口产品。如果美国一直保持贸易顺差,也就不可能产生美元霸权,并因此而获利了。如果我们每年保持对外贸易顺差,我们就没有机会使用以前赚来的西方货币,以前的出口产品就等于免费奉送给西方了。如果各国都不是贸易顺差,而是贸易逆差或贸易平衡,美国也就不可能实现贸易逆差而通过增印美元进口商品获利了。

  从经济学原理来看,劳动者收入不提高,只有少数人高工资,工业产品只能销售给少数高工资者,销售量就必然被限制了,工业规模也就难以扩大,即使象当今中国这样扩大规模,也只是大量消耗资源为西方免费生产。

  此次中美贸易战,美国对中国商品增加关税,促使中国减少对美贸易顺差,不仅使相关商品在美国国内价格上涨,损害美国消费者利益,而且由于很多来自中国商品,很大部分就是美国和西方公司投资的工厂生产的,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资料表明,中国对美出口前10大企业都是外资;而且很多产品的关键生产设备或零部件来自美国和西方企业,产业链利润大都被美国和西方资本家拿走。贸易战也严重损害美国和西方资本家利益。而美国消费者和资本家所得,都是从中国拿走的,都是中国低价贱卖奉送给美国的。

  然而,追求贸易顺差,早就成为中国官方的一项制度。自1979年开始的改革开放,就是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经济发展成为政府施政的核心目标,而贸易顺差则成为官方认可的推动经济发展的三大主要贡献来源。

  我国统计局每年都要统计和公布,当年贸易顺差增量占经济增量的百分比,简称为贸易顺差贡献率。也就是说,我们不但每年要保持贸易顺差,而且每年要增加贸易顺差,才能算得上对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如果对外贸易顺差减少,甚至变成贸易逆差,对外贸易就对经济不但没有贡献,而是拖后腿了。

  在改革开放时代,经济发展往往是中央政府考核地方官员的唯一重要指标。追求不断增加贸易顺差,也就成了中国各地政府施政的关键目标之一。这也是中国贸易顺差年年不断增长,成为遥遥领先其他国家的世界第一贸易顺差国,一国外汇储备就占世界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根本原因。贸易顺差有利论甚至写进了中学课本,要从小就培养下一代相信它6。

  主流经济界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指导下,追求不利中国利益的贸易顺差,制定出口退税、低人民币汇率和优惠外资,以及牺牲货币和经济主权等政策,低价贱卖产品,严重损害中国利益。特朗普发起贸易战威胁以后,精英们又无原则地加大牺牲货币和经济主权,对美妥协投降,才让特朗普不断加码,用它来威胁中国获利。

  早在2017年初,特朗普还未上任,就威胁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中方当时就出台加大开放投资和粮食市场决定,对特朗普妥协3。2017年5月,与美国特朗普政权达成百日经济合作计划,实际是中国单方面承诺进一步开放货币和经济主权的不平等协议4。今年以来的妥协退让就更多了,例如,4-6月发布的三项新措施,就是应美国要求,进一步将货币主权和经济主权交给美国和西方资本家5。正是因为不断退让,让美国单方面没有代价地获利,才让特朗普不断增加要价。最新的要价是美国通过世界贸易组织声称中国不是市场经济,要重新审查中国的资格。

  例如,同意美国在中国境内办银行,等于让美国可以利用银行印钞,掌握中国的印钞机,等于将商业银行衍生货币发行权力交给美国。当然,此前中国五大全国性银行早已在境外上市,让西方资本家参股,分享衍生货币发行权力的收益。

  美国培养金融人才的金融教科书指出,商业银行吸纳大量个人存款,一旦倒闭,让众多老百姓血本无归,就会引起严重社会问题;而全国性的大银行倒闭,后果更加严重,会导致经济崩溃,国家必须救助,因而风险是国家承担的,国家必须严密监管,等于是半官方机构,是无风险的盈利机构。

  美国主流媒体虽然大肆宣传其西方盟友在美国开办银行,实际微不足道,主要用来误导其他国家。但是,我国主流经济界却将我国五大银行约占三分之一股份在境外上市交给西方,让西方免费获利;现在更是要让西方在中国办银行,取代中国自己的银行,其愚昧无知,超过满清政府的官僚。

  笔者曾在去年年初在《海派经济学》上发表学术文章2,论证我们的主流经济金融专家们所秉持的观点,基本来自美国的意识形态经济学教科书,而与美国培养人才的金融和经济教科书的论点,以及美国和西方政府实际实施的政策是相反的。其根源在于他们大都是美国精英用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出来,为美国利益服务的人才。他们对货币常识如此无知的根源,就在于此。指望他们打赢中美贸易战,无异于缘木求鱼。

  我们应该实行贸易平衡政策,应该通过提高汇率等措施大幅度提高销售到美国商品的价格,以减少以往的低价贱卖出口,消除贸易顺差。由于美国本土基本不生产工业消费品,加上我国贸易逆差占美国贸易逆差总额的比例超过40%,必然导致美国物价飞涨,那时美国就不是发动贸易战,而是要求中国多多出口了。

  几年前,我国曾经限制对外出口稀土矿产,致使西方稀土涨价,就遭到美国和西方反对,指使世界贸易组织强制我国取消限制措施。美国宣布贸易战第一项措施的第二天,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又向民众公布申请中国商品关税豁免办法,也就是说,增加关税实际执行多少,还是未知数。

  这都说明,美国的贸易战目标,减少贸易逆差,根本就是个幌子,实质还是借此牟利。有了中国主流经济界的配合,他们实际上屡屡得逞。此次美方发起的中美贸易战,7月6日开始实施第一项措施,让部分中国进口商品约340亿美元,增加25%关税,抬高中国产品价格,其实际作用是让中国维持同样的销售价格和出口,就必须增加对出口商的补贴,弥补关税损失,让美国政府无偿得到这些补贴。

  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下的主流经济学家,迷信所谓的贸易顺差贡献论,已经指导政府采取措施降低出口商品价格,主要通过降低人民币汇率,在过去一个多月,人民币汇率已经降低5%,这足以抵消中美贸易战美国第一项措施影响,维护出口顺差不致下降。通过降低汇率而降低出口产品价格,给美国和西方让利,同时增加了进口产品价格,使我国消费者增加成本,是奉送西方利益的主要来源。因此,主流经济界应对美国贸易战,维护贸易顺差的措施,就是让美国增加更多的收益和对中国的更多剥削。

  我们还应该收回为赢得贸易顺差而交给美国和西方的各种货币和经济主权,应该大幅度提高人民币汇率,停止为扩大出口增加贸易顺差的出口退税,停止让外资在中国的非法经营,包括暴利经营,以大幅度削减出口,同时大幅度削减外资在中国获利。

  对付出口和贸易顺差减少带来的生产过剩问题,主要措施是大幅度调整分配,提高底层收入和分配比例,从而提高国内消费能力和消费市场,不仅解决生产过剩问题,而且实现生产目的,让经济成果真正为本国老百姓服务,而不是为西方服务。

  二战结束时,美国1200万军队中1000多万人因复员而失业,而生产军火的2000多万工人也因战争终止,不再需要生产军火而同时失业,失业大军约占美国劳动力一半以上,远远超过美国30年代初的经济危机时的最高失业率25%。因为战争消耗,当时美国政府还负债累累,联邦政府债务约是美国一年国民产值的130%,这在美国和西方历史上也是罕见。但是美国却很好地解决了。

  首先是联邦政府大肆举债,开始高投入建设美国的基础设施,包括高速公路和机场。单在1946年,美国就建成1259个机场,是我国上百年来建成机场数量的两倍多。

  更重要措施是关于分配,一方面美国制定最低工资法,大幅度提高工人最低工资,另一方面,则是大幅度提高个人所得税税率和最低纳税额,从而从高收入者手里收税,补贴低收入者和政府债务。

  由于美国劳动者收入很高,美国资本所得不到国民产出的20%,最低时不到10%,而劳动者所得则占80-90%以上。因此,美国的税收主要来自个人,占税收85%以上。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对高收入者的税率,最高达94%,也就是说,收入达到一定额度以后,所得收入基本上交给美国政府,里根总统在二战前后是个演员,在回忆录中介绍,那时有很多演员一年只工作两个月就不愿工作了,原因就是税率太高,增加工作时间和收入基本等于白干。政府从高收入者大肆收税,不仅可以削减政府债务,而且可以用来补贴低收入者消费,从而极大地解决了生产过剩问题。

一是1 发表于  2018-09-12 22:02:03 12字 ( 0/85)

不是无知,是按菜单走菜。

黄卫东:从货币常识谈主流经济界的无知与中美贸易战对策


  货币本是人类制造出来的市场交易工具,只要能付账,就是货币。现在的基础货币都是纸币,制造成本极低,100美元钞票的制造成本仅有4美分,而大部分交易使用的货币是商业银行发行的衍生货币,由银行在交易者账户上转账实现的,占市场交易95%甚至99%以上,尤其是企业之间的大宗交易。

  十九世纪中期是美国经济快速成长成为工业化国家时期,当时美国一些邦实施的是自由货币制度,任何个人都可以发行纸币。我国汉初的文景之治时代,实现的就是私人铸币。民国时代,一个仅占据一个县的小军阀,都会自主发行货币,限制所统治地区其他货币,包括中央政府货币的流通,以获取货币发行收益。私人发行货币,让政府失去了货币发行收益,但收益仍然留在国内,并不对经济发展产生很大不利影响。

  事实上,当今世界,大多数个人都能发行货币。即使你没有现金,也没有任何存款,但是,如果你持有银行发给你的贷记卡,也就是主流媒体宣传的“信用卡”,该卡实际是银行发给个人,记录银行提供贷款给个人的记录卡,从银行角度看,叫贷记卡,就是贷款记录卡简称,你就可以使用该卡购物付账,而每次购物后,你都要签字,让银行在该卡上给你记录一笔你的借款。实际上等于你给银行打了一张欠条,让银行付账,买走了商品。也就等于你发行了一张欠条当货币付账,具有货币的基本功能。

  甚至你可以使用贷记卡从银行提款,提来的现金,可以到银行兑换到美元欧元,也就是说,个人在商业银行支持下,可以发行货币,换来人民币和美元欧元。在欧美国家,老百姓同样可以使用贷记卡发行货币,换来美元欧元等西方货币。很多人还借助“信用卡”的货币发行功能,搞投资获利。

  但是,在伟大的改革开放时代,西方的教授都可以个人发行电子货币,大多数普通老百姓都可以个人发行货币,在中国交易人民币美元,在美国交易美元,精英们却长期以来阉割了中国政府的货币发行能力,而是依据外汇储备发钞1,发行的人民币都拿去换外汇交给西方,由于换来的外汇主要用作人民币发行依据,只能用于回收市场上人民币,主要储备在央行或者购买西方几乎没有利息的国债保值增长,等于将发行的人民币免费送给西方,将发行货币收益完全交给西方,直到现在西方还等于免费持有22万亿元人民币资金。

  央行很长时间发行的人民币与储备的外汇一一对应,实际是西方货币代用券。如果不能增加外汇储备,精英们就不敢发行人民币。精英们为了增加外汇储备以便发行人民币,甚至到西方金融市场借高利率贷款。

  直到现在,外汇储备仍有约三分之一,约上万亿美元,是从西方借来的高利率贷款,而精英们借来的外汇储备,主要用来购买美国和西方国债,年利率仅有0.26%,等于每年免费奉送西方上千亿元利息。这根本就是一项荒诞的错误制度和政策,也充分说明中国主流经济界的无知。

  就贸易来说,贸易平衡或者通过本国货币进口物资的贸易逆差,才是西方各国政府真正遵从的原则。如果美国对外贸易是顺差,也就说明美国对外贸易的净效果,是拿美国产品换来了外国货币,而不是使用美元净进口产品。如果美国一直保持贸易顺差,也就不可能产生美元霸权,并因此而获利了。如果我们每年保持对外贸易顺差,我们就没有机会使用以前赚来的西方货币,以前的出口产品就等于免费奉送给西方了。如果各国都不是贸易顺差,而是贸易逆差或贸易平衡,美国也就不可能实现贸易逆差而通过增印美元进口商品获利了。

  从经济学原理来看,劳动者收入不提高,只有少数人高工资,工业产品只能销售给少数高工资者,销售量就必然被限制了,工业规模也就难以扩大,即使象当今中国这样扩大规模,也只是大量消耗资源为西方免费生产。

  此次中美贸易战,美国对中国商品增加关税,促使中国减少对美贸易顺差,不仅使相关商品在美国国内价格上涨,损害美国消费者利益,而且由于很多来自中国商品,很大部分就是美国和西方公司投资的工厂生产的,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资料表明,中国对美出口前10大企业都是外资;而且很多产品的关键生产设备或零部件来自美国和西方企业,产业链利润大都被美国和西方资本家拿走。贸易战也严重损害美国和西方资本家利益。而美国消费者和资本家所得,都是从中国拿走的,都是中国低价贱卖奉送给美国的。

  然而,追求贸易顺差,早就成为中国官方的一项制度。自1979年开始的改革开放,就是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经济发展成为政府施政的核心目标,而贸易顺差则成为官方认可的推动经济发展的三大主要贡献来源。

  我国统计局每年都要统计和公布,当年贸易顺差增量占经济增量的百分比,简称为贸易顺差贡献率。也就是说,我们不但每年要保持贸易顺差,而且每年要增加贸易顺差,才能算得上对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如果对外贸易顺差减少,甚至变成贸易逆差,对外贸易就对经济不但没有贡献,而是拖后腿了。

  在改革开放时代,经济发展往往是中央政府考核地方官员的唯一重要指标。追求不断增加贸易顺差,也就成了中国各地政府施政的关键目标之一。这也是中国贸易顺差年年不断增长,成为遥遥领先其他国家的世界第一贸易顺差国,一国外汇储备就占世界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根本原因。贸易顺差有利论甚至写进了中学课本,要从小就培养下一代相信它6。

  主流经济界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指导下,追求不利中国利益的贸易顺差,制定出口退税、低人民币汇率和优惠外资,以及牺牲货币和经济主权等政策,低价贱卖产品,严重损害中国利益。特朗普发起贸易战威胁以后,精英们又无原则地加大牺牲货币和经济主权,对美妥协投降,才让特朗普不断加码,用它来威胁中国获利。

  早在2017年初,特朗普还未上任,就威胁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中方当时就出台加大开放投资和粮食市场决定,对特朗普妥协3。2017年5月,与美国特朗普政权达成百日经济合作计划,实际是中国单方面承诺进一步开放货币和经济主权的不平等协议4。今年以来的妥协退让就更多了,例如,4-6月发布的三项新措施,就是应美国要求,进一步将货币主权和经济主权交给美国和西方资本家5。正是因为不断退让,让美国单方面没有代价地获利,才让特朗普不断增加要价。最新的要价是美国通过世界贸易组织声称中国不是市场经济,要重新审查中国的资格。

  例如,同意美国在中国境内办银行,等于让美国可以利用银行印钞,掌握中国的印钞机,等于将商业银行衍生货币发行权力交给美国。当然,此前中国五大全国性银行早已在境外上市,让西方资本家参股,分享衍生货币发行权力的收益。

  美国培养金融人才的金融教科书指出,商业银行吸纳大量个人存款,一旦倒闭,让众多老百姓血本无归,就会引起严重社会问题;而全国性的大银行倒闭,后果更加严重,会导致经济崩溃,国家必须救助,因而风险是国家承担的,国家必须严密监管,等于是半官方机构,是无风险的盈利机构。

  美国主流媒体虽然大肆宣传其西方盟友在美国开办银行,实际微不足道,主要用来误导其他国家。但是,我国主流经济界却将我国五大银行约占三分之一股份在境外上市交给西方,让西方免费获利;现在更是要让西方在中国办银行,取代中国自己的银行,其愚昧无知,超过满清政府的官僚。

  笔者曾在去年年初在《海派经济学》上发表学术文章2,论证我们的主流经济金融专家们所秉持的观点,基本来自美国的意识形态经济学教科书,而与美国培养人才的金融和经济教科书的论点,以及美国和西方政府实际实施的政策是相反的。其根源在于他们大都是美国精英用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出来,为美国利益服务的人才。他们对货币常识如此无知的根源,就在于此。指望他们打赢中美贸易战,无异于缘木求鱼。

  我们应该实行贸易平衡政策,应该通过提高汇率等措施大幅度提高销售到美国商品的价格,以减少以往的低价贱卖出口,消除贸易顺差。由于美国本土基本不生产工业消费品,加上我国贸易逆差占美国贸易逆差总额的比例超过40%,必然导致美国物价飞涨,那时美国就不是发动贸易战,而是要求中国多多出口了。

  几年前,我国曾经限制对外出口稀土矿产,致使西方稀土涨价,就遭到美国和西方反对,指使世界贸易组织强制我国取消限制措施。美国宣布贸易战第一项措施的第二天,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又向民众公布申请中国商品关税豁免办法,也就是说,增加关税实际执行多少,还是未知数。

  这都说明,美国的贸易战目标,减少贸易逆差,根本就是个幌子,实质还是借此牟利。有了中国主流经济界的配合,他们实际上屡屡得逞。此次美方发起的中美贸易战,7月6日开始实施第一项措施,让部分中国进口商品约340亿美元,增加25%关税,抬高中国产品价格,其实际作用是让中国维持同样的销售价格和出口,就必须增加对出口商的补贴,弥补关税损失,让美国政府无偿得到这些补贴。

  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下的主流经济学家,迷信所谓的贸易顺差贡献论,已经指导政府采取措施降低出口商品价格,主要通过降低人民币汇率,在过去一个多月,人民币汇率已经降低5%,这足以抵消中美贸易战美国第一项措施影响,维护出口顺差不致下降。通过降低汇率而降低出口产品价格,给美国和西方让利,同时增加了进口产品价格,使我国消费者增加成本,是奉送西方利益的主要来源。因此,主流经济界应对美国贸易战,维护贸易顺差的措施,就是让美国增加更多的收益和对中国的更多剥削。

  我们还应该收回为赢得贸易顺差而交给美国和西方的各种货币和经济主权,应该大幅度提高人民币汇率,停止为扩大出口增加贸易顺差的出口退税,停止让外资在中国的非法经营,包括暴利经营,以大幅度削减出口,同时大幅度削减外资在中国获利。

  对付出口和贸易顺差减少带来的生产过剩问题,主要措施是大幅度调整分配,提高底层收入和分配比例,从而提高国内消费能力和消费市场,不仅解决生产过剩问题,而且实现生产目的,让经济成果真正为本国老百姓服务,而不是为西方服务。

  二战结束时,美国1200万军队中1000多万人因复员而失业,而生产军火的2000多万工人也因战争终止,不再需要生产军火而同时失业,失业大军约占美国劳动力一半以上,远远超过美国30年代初的经济危机时的最高失业率25%。因为战争消耗,当时美国政府还负债累累,联邦政府债务约是美国一年国民产值的130%,这在美国和西方历史上也是罕见。但是美国却很好地解决了。

  首先是联邦政府大肆举债,开始高投入建设美国的基础设施,包括高速公路和机场。单在1946年,美国就建成1259个机场,是我国上百年来建成机场数量的两倍多。

  更重要措施是关于分配,一方面美国制定最低工资法,大幅度提高工人最低工资,另一方面,则是大幅度提高个人所得税税率和最低纳税额,从而从高收入者手里收税,补贴低收入者和政府债务。

  由于美国劳动者收入很高,美国资本所得不到国民产出的20%,最低时不到10%,而劳动者所得则占80-90%以上。因此,美国的税收主要来自个人,占税收85%以上。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对高收入者的税率,最高达94%,也就是说,收入达到一定额度以后,所得收入基本上交给美国政府,里根总统在二战前后是个演员,在回忆录中介绍,那时有很多演员一年只工作两个月就不愿工作了,原因就是税率太高,增加工作时间和收入基本等于白干。政府从高收入者大肆收税,不仅可以削减政府债务,而且可以用来补贴低收入者消费,从而极大地解决了生产过剩问题。

袁大麻子 发表于  2018-09-12 21:48:09 59字 ( 0/90)

咱先不谈常识好吧。十年前麻子碰见下里巴人,磨矶半天说了一句,领导都是骗子——麻子听了愣了多半天,后又笑了好几天[YY]

黄卫东:从货币常识谈主流经济界的无知与中美贸易战对策


  货币本是人类制造出来的市场交易工具,只要能付账,就是货币。现在的基础货币都是纸币,制造成本极低,100美元钞票的制造成本仅有4美分,而大部分交易使用的货币是商业银行发行的衍生货币,由银行在交易者账户上转账实现的,占市场交易95%甚至99%以上,尤其是企业之间的大宗交易。

  十九世纪中期是美国经济快速成长成为工业化国家时期,当时美国一些邦实施的是自由货币制度,任何个人都可以发行纸币。我国汉初的文景之治时代,实现的就是私人铸币。民国时代,一个仅占据一个县的小军阀,都会自主发行货币,限制所统治地区其他货币,包括中央政府货币的流通,以获取货币发行收益。私人发行货币,让政府失去了货币发行收益,但收益仍然留在国内,并不对经济发展产生很大不利影响。

  事实上,当今世界,大多数个人都能发行货币。即使你没有现金,也没有任何存款,但是,如果你持有银行发给你的贷记卡,也就是主流媒体宣传的“信用卡”,该卡实际是银行发给个人,记录银行提供贷款给个人的记录卡,从银行角度看,叫贷记卡,就是贷款记录卡简称,你就可以使用该卡购物付账,而每次购物后,你都要签字,让银行在该卡上给你记录一笔你的借款。实际上等于你给银行打了一张欠条,让银行付账,买走了商品。也就等于你发行了一张欠条当货币付账,具有货币的基本功能。

  甚至你可以使用贷记卡从银行提款,提来的现金,可以到银行兑换到美元欧元,也就是说,个人在商业银行支持下,可以发行货币,换来人民币和美元欧元。在欧美国家,老百姓同样可以使用贷记卡发行货币,换来美元欧元等西方货币。很多人还借助“信用卡”的货币发行功能,搞投资获利。

  但是,在伟大的改革开放时代,西方的教授都可以个人发行电子货币,大多数普通老百姓都可以个人发行货币,在中国交易人民币美元,在美国交易美元,精英们却长期以来阉割了中国政府的货币发行能力,而是依据外汇储备发钞1,发行的人民币都拿去换外汇交给西方,由于换来的外汇主要用作人民币发行依据,只能用于回收市场上人民币,主要储备在央行或者购买西方几乎没有利息的国债保值增长,等于将发行的人民币免费送给西方,将发行货币收益完全交给西方,直到现在西方还等于免费持有22万亿元人民币资金。

  央行很长时间发行的人民币与储备的外汇一一对应,实际是西方货币代用券。如果不能增加外汇储备,精英们就不敢发行人民币。精英们为了增加外汇储备以便发行人民币,甚至到西方金融市场借高利率贷款。

  直到现在,外汇储备仍有约三分之一,约上万亿美元,是从西方借来的高利率贷款,而精英们借来的外汇储备,主要用来购买美国和西方国债,年利率仅有0.26%,等于每年免费奉送西方上千亿元利息。这根本就是一项荒诞的错误制度和政策,也充分说明中国主流经济界的无知。

  就贸易来说,贸易平衡或者通过本国货币进口物资的贸易逆差,才是西方各国政府真正遵从的原则。如果美国对外贸易是顺差,也就说明美国对外贸易的净效果,是拿美国产品换来了外国货币,而不是使用美元净进口产品。如果美国一直保持贸易顺差,也就不可能产生美元霸权,并因此而获利了。如果我们每年保持对外贸易顺差,我们就没有机会使用以前赚来的西方货币,以前的出口产品就等于免费奉送给西方了。如果各国都不是贸易顺差,而是贸易逆差或贸易平衡,美国也就不可能实现贸易逆差而通过增印美元进口商品获利了。

  从经济学原理来看,劳动者收入不提高,只有少数人高工资,工业产品只能销售给少数高工资者,销售量就必然被限制了,工业规模也就难以扩大,即使象当今中国这样扩大规模,也只是大量消耗资源为西方免费生产。

  此次中美贸易战,美国对中国商品增加关税,促使中国减少对美贸易顺差,不仅使相关商品在美国国内价格上涨,损害美国消费者利益,而且由于很多来自中国商品,很大部分就是美国和西方公司投资的工厂生产的,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资料表明,中国对美出口前10大企业都是外资;而且很多产品的关键生产设备或零部件来自美国和西方企业,产业链利润大都被美国和西方资本家拿走。贸易战也严重损害美国和西方资本家利益。而美国消费者和资本家所得,都是从中国拿走的,都是中国低价贱卖奉送给美国的。

  然而,追求贸易顺差,早就成为中国官方的一项制度。自1979年开始的改革开放,就是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经济发展成为政府施政的核心目标,而贸易顺差则成为官方认可的推动经济发展的三大主要贡献来源。

  我国统计局每年都要统计和公布,当年贸易顺差增量占经济增量的百分比,简称为贸易顺差贡献率。也就是说,我们不但每年要保持贸易顺差,而且每年要增加贸易顺差,才能算得上对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如果对外贸易顺差减少,甚至变成贸易逆差,对外贸易就对经济不但没有贡献,而是拖后腿了。

  在改革开放时代,经济发展往往是中央政府考核地方官员的唯一重要指标。追求不断增加贸易顺差,也就成了中国各地政府施政的关键目标之一。这也是中国贸易顺差年年不断增长,成为遥遥领先其他国家的世界第一贸易顺差国,一国外汇储备就占世界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根本原因。贸易顺差有利论甚至写进了中学课本,要从小就培养下一代相信它6。

  主流经济界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指导下,追求不利中国利益的贸易顺差,制定出口退税、低人民币汇率和优惠外资,以及牺牲货币和经济主权等政策,低价贱卖产品,严重损害中国利益。特朗普发起贸易战威胁以后,精英们又无原则地加大牺牲货币和经济主权,对美妥协投降,才让特朗普不断加码,用它来威胁中国获利。

  早在2017年初,特朗普还未上任,就威胁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中方当时就出台加大开放投资和粮食市场决定,对特朗普妥协3。2017年5月,与美国特朗普政权达成百日经济合作计划,实际是中国单方面承诺进一步开放货币和经济主权的不平等协议4。今年以来的妥协退让就更多了,例如,4-6月发布的三项新措施,就是应美国要求,进一步将货币主权和经济主权交给美国和西方资本家5。正是因为不断退让,让美国单方面没有代价地获利,才让特朗普不断增加要价。最新的要价是美国通过世界贸易组织声称中国不是市场经济,要重新审查中国的资格。

  例如,同意美国在中国境内办银行,等于让美国可以利用银行印钞,掌握中国的印钞机,等于将商业银行衍生货币发行权力交给美国。当然,此前中国五大全国性银行早已在境外上市,让西方资本家参股,分享衍生货币发行权力的收益。

  美国培养金融人才的金融教科书指出,商业银行吸纳大量个人存款,一旦倒闭,让众多老百姓血本无归,就会引起严重社会问题;而全国性的大银行倒闭,后果更加严重,会导致经济崩溃,国家必须救助,因而风险是国家承担的,国家必须严密监管,等于是半官方机构,是无风险的盈利机构。

  美国主流媒体虽然大肆宣传其西方盟友在美国开办银行,实际微不足道,主要用来误导其他国家。但是,我国主流经济界却将我国五大银行约占三分之一股份在境外上市交给西方,让西方免费获利;现在更是要让西方在中国办银行,取代中国自己的银行,其愚昧无知,超过满清政府的官僚。

  笔者曾在去年年初在《海派经济学》上发表学术文章2,论证我们的主流经济金融专家们所秉持的观点,基本来自美国的意识形态经济学教科书,而与美国培养人才的金融和经济教科书的论点,以及美国和西方政府实际实施的政策是相反的。其根源在于他们大都是美国精英用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出来,为美国利益服务的人才。他们对货币常识如此无知的根源,就在于此。指望他们打赢中美贸易战,无异于缘木求鱼。

  我们应该实行贸易平衡政策,应该通过提高汇率等措施大幅度提高销售到美国商品的价格,以减少以往的低价贱卖出口,消除贸易顺差。由于美国本土基本不生产工业消费品,加上我国贸易逆差占美国贸易逆差总额的比例超过40%,必然导致美国物价飞涨,那时美国就不是发动贸易战,而是要求中国多多出口了。

  几年前,我国曾经限制对外出口稀土矿产,致使西方稀土涨价,就遭到美国和西方反对,指使世界贸易组织强制我国取消限制措施。美国宣布贸易战第一项措施的第二天,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又向民众公布申请中国商品关税豁免办法,也就是说,增加关税实际执行多少,还是未知数。

  这都说明,美国的贸易战目标,减少贸易逆差,根本就是个幌子,实质还是借此牟利。有了中国主流经济界的配合,他们实际上屡屡得逞。此次美方发起的中美贸易战,7月6日开始实施第一项措施,让部分中国进口商品约340亿美元,增加25%关税,抬高中国产品价格,其实际作用是让中国维持同样的销售价格和出口,就必须增加对出口商的补贴,弥补关税损失,让美国政府无偿得到这些补贴。

  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下的主流经济学家,迷信所谓的贸易顺差贡献论,已经指导政府采取措施降低出口商品价格,主要通过降低人民币汇率,在过去一个多月,人民币汇率已经降低5%,这足以抵消中美贸易战美国第一项措施影响,维护出口顺差不致下降。通过降低汇率而降低出口产品价格,给美国和西方让利,同时增加了进口产品价格,使我国消费者增加成本,是奉送西方利益的主要来源。因此,主流经济界应对美国贸易战,维护贸易顺差的措施,就是让美国增加更多的收益和对中国的更多剥削。

  我们还应该收回为赢得贸易顺差而交给美国和西方的各种货币和经济主权,应该大幅度提高人民币汇率,停止为扩大出口增加贸易顺差的出口退税,停止让外资在中国的非法经营,包括暴利经营,以大幅度削减出口,同时大幅度削减外资在中国获利。

  对付出口和贸易顺差减少带来的生产过剩问题,主要措施是大幅度调整分配,提高底层收入和分配比例,从而提高国内消费能力和消费市场,不仅解决生产过剩问题,而且实现生产目的,让经济成果真正为本国老百姓服务,而不是为西方服务。

  二战结束时,美国1200万军队中1000多万人因复员而失业,而生产军火的2000多万工人也因战争终止,不再需要生产军火而同时失业,失业大军约占美国劳动力一半以上,远远超过美国30年代初的经济危机时的最高失业率25%。因为战争消耗,当时美国政府还负债累累,联邦政府债务约是美国一年国民产值的130%,这在美国和西方历史上也是罕见。但是美国却很好地解决了。

  首先是联邦政府大肆举债,开始高投入建设美国的基础设施,包括高速公路和机场。单在1946年,美国就建成1259个机场,是我国上百年来建成机场数量的两倍多。

  更重要措施是关于分配,一方面美国制定最低工资法,大幅度提高工人最低工资,另一方面,则是大幅度提高个人所得税税率和最低纳税额,从而从高收入者手里收税,补贴低收入者和政府债务。

  由于美国劳动者收入很高,美国资本所得不到国民产出的20%,最低时不到10%,而劳动者所得则占80-90%以上。因此,美国的税收主要来自个人,占税收85%以上。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对高收入者的税率,最高达94%,也就是说,收入达到一定额度以后,所得收入基本上交给美国政府,里根总统在二战前后是个演员,在回忆录中介绍,那时有很多演员一年只工作两个月就不愿工作了,原因就是税率太高,增加工作时间和收入基本等于白干。政府从高收入者大肆收税,不仅可以削减政府债务,而且可以用来补贴低收入者消费,从而极大地解决了生产过剩问题。

上城客 发表于  2018-09-13 09:41:41 12字 ( 0/75)

工人阶级是我国的领导阶级

黄卫东:从货币常识谈主流经济界的无知与中美贸易战对策


  货币本是人类制造出来的市场交易工具,只要能付账,就是货币。现在的基础货币都是纸币,制造成本极低,100美元钞票的制造成本仅有4美分,而大部分交易使用的货币是商业银行发行的衍生货币,由银行在交易者账户上转账实现的,占市场交易95%甚至99%以上,尤其是企业之间的大宗交易。

  十九世纪中期是美国经济快速成长成为工业化国家时期,当时美国一些邦实施的是自由货币制度,任何个人都可以发行纸币。我国汉初的文景之治时代,实现的就是私人铸币。民国时代,一个仅占据一个县的小军阀,都会自主发行货币,限制所统治地区其他货币,包括中央政府货币的流通,以获取货币发行收益。私人发行货币,让政府失去了货币发行收益,但收益仍然留在国内,并不对经济发展产生很大不利影响。

  事实上,当今世界,大多数个人都能发行货币。即使你没有现金,也没有任何存款,但是,如果你持有银行发给你的贷记卡,也就是主流媒体宣传的“信用卡”,该卡实际是银行发给个人,记录银行提供贷款给个人的记录卡,从银行角度看,叫贷记卡,就是贷款记录卡简称,你就可以使用该卡购物付账,而每次购物后,你都要签字,让银行在该卡上给你记录一笔你的借款。实际上等于你给银行打了一张欠条,让银行付账,买走了商品。也就等于你发行了一张欠条当货币付账,具有货币的基本功能。

  甚至你可以使用贷记卡从银行提款,提来的现金,可以到银行兑换到美元欧元,也就是说,个人在商业银行支持下,可以发行货币,换来人民币和美元欧元。在欧美国家,老百姓同样可以使用贷记卡发行货币,换来美元欧元等西方货币。很多人还借助“信用卡”的货币发行功能,搞投资获利。

  但是,在伟大的改革开放时代,西方的教授都可以个人发行电子货币,大多数普通老百姓都可以个人发行货币,在中国交易人民币美元,在美国交易美元,精英们却长期以来阉割了中国政府的货币发行能力,而是依据外汇储备发钞1,发行的人民币都拿去换外汇交给西方,由于换来的外汇主要用作人民币发行依据,只能用于回收市场上人民币,主要储备在央行或者购买西方几乎没有利息的国债保值增长,等于将发行的人民币免费送给西方,将发行货币收益完全交给西方,直到现在西方还等于免费持有22万亿元人民币资金。

  央行很长时间发行的人民币与储备的外汇一一对应,实际是西方货币代用券。如果不能增加外汇储备,精英们就不敢发行人民币。精英们为了增加外汇储备以便发行人民币,甚至到西方金融市场借高利率贷款。

  直到现在,外汇储备仍有约三分之一,约上万亿美元,是从西方借来的高利率贷款,而精英们借来的外汇储备,主要用来购买美国和西方国债,年利率仅有0.26%,等于每年免费奉送西方上千亿元利息。这根本就是一项荒诞的错误制度和政策,也充分说明中国主流经济界的无知。

  就贸易来说,贸易平衡或者通过本国货币进口物资的贸易逆差,才是西方各国政府真正遵从的原则。如果美国对外贸易是顺差,也就说明美国对外贸易的净效果,是拿美国产品换来了外国货币,而不是使用美元净进口产品。如果美国一直保持贸易顺差,也就不可能产生美元霸权,并因此而获利了。如果我们每年保持对外贸易顺差,我们就没有机会使用以前赚来的西方货币,以前的出口产品就等于免费奉送给西方了。如果各国都不是贸易顺差,而是贸易逆差或贸易平衡,美国也就不可能实现贸易逆差而通过增印美元进口商品获利了。

  从经济学原理来看,劳动者收入不提高,只有少数人高工资,工业产品只能销售给少数高工资者,销售量就必然被限制了,工业规模也就难以扩大,即使象当今中国这样扩大规模,也只是大量消耗资源为西方免费生产。

  此次中美贸易战,美国对中国商品增加关税,促使中国减少对美贸易顺差,不仅使相关商品在美国国内价格上涨,损害美国消费者利益,而且由于很多来自中国商品,很大部分就是美国和西方公司投资的工厂生产的,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资料表明,中国对美出口前10大企业都是外资;而且很多产品的关键生产设备或零部件来自美国和西方企业,产业链利润大都被美国和西方资本家拿走。贸易战也严重损害美国和西方资本家利益。而美国消费者和资本家所得,都是从中国拿走的,都是中国低价贱卖奉送给美国的。

  然而,追求贸易顺差,早就成为中国官方的一项制度。自1979年开始的改革开放,就是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经济发展成为政府施政的核心目标,而贸易顺差则成为官方认可的推动经济发展的三大主要贡献来源。

  我国统计局每年都要统计和公布,当年贸易顺差增量占经济增量的百分比,简称为贸易顺差贡献率。也就是说,我们不但每年要保持贸易顺差,而且每年要增加贸易顺差,才能算得上对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如果对外贸易顺差减少,甚至变成贸易逆差,对外贸易就对经济不但没有贡献,而是拖后腿了。

  在改革开放时代,经济发展往往是中央政府考核地方官员的唯一重要指标。追求不断增加贸易顺差,也就成了中国各地政府施政的关键目标之一。这也是中国贸易顺差年年不断增长,成为遥遥领先其他国家的世界第一贸易顺差国,一国外汇储备就占世界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根本原因。贸易顺差有利论甚至写进了中学课本,要从小就培养下一代相信它6。

  主流经济界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指导下,追求不利中国利益的贸易顺差,制定出口退税、低人民币汇率和优惠外资,以及牺牲货币和经济主权等政策,低价贱卖产品,严重损害中国利益。特朗普发起贸易战威胁以后,精英们又无原则地加大牺牲货币和经济主权,对美妥协投降,才让特朗普不断加码,用它来威胁中国获利。

  早在2017年初,特朗普还未上任,就威胁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中方当时就出台加大开放投资和粮食市场决定,对特朗普妥协3。2017年5月,与美国特朗普政权达成百日经济合作计划,实际是中国单方面承诺进一步开放货币和经济主权的不平等协议4。今年以来的妥协退让就更多了,例如,4-6月发布的三项新措施,就是应美国要求,进一步将货币主权和经济主权交给美国和西方资本家5。正是因为不断退让,让美国单方面没有代价地获利,才让特朗普不断增加要价。最新的要价是美国通过世界贸易组织声称中国不是市场经济,要重新审查中国的资格。

  例如,同意美国在中国境内办银行,等于让美国可以利用银行印钞,掌握中国的印钞机,等于将商业银行衍生货币发行权力交给美国。当然,此前中国五大全国性银行早已在境外上市,让西方资本家参股,分享衍生货币发行权力的收益。

  美国培养金融人才的金融教科书指出,商业银行吸纳大量个人存款,一旦倒闭,让众多老百姓血本无归,就会引起严重社会问题;而全国性的大银行倒闭,后果更加严重,会导致经济崩溃,国家必须救助,因而风险是国家承担的,国家必须严密监管,等于是半官方机构,是无风险的盈利机构。

  美国主流媒体虽然大肆宣传其西方盟友在美国开办银行,实际微不足道,主要用来误导其他国家。但是,我国主流经济界却将我国五大银行约占三分之一股份在境外上市交给西方,让西方免费获利;现在更是要让西方在中国办银行,取代中国自己的银行,其愚昧无知,超过满清政府的官僚。

  笔者曾在去年年初在《海派经济学》上发表学术文章2,论证我们的主流经济金融专家们所秉持的观点,基本来自美国的意识形态经济学教科书,而与美国培养人才的金融和经济教科书的论点,以及美国和西方政府实际实施的政策是相反的。其根源在于他们大都是美国精英用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出来,为美国利益服务的人才。他们对货币常识如此无知的根源,就在于此。指望他们打赢中美贸易战,无异于缘木求鱼。

  我们应该实行贸易平衡政策,应该通过提高汇率等措施大幅度提高销售到美国商品的价格,以减少以往的低价贱卖出口,消除贸易顺差。由于美国本土基本不生产工业消费品,加上我国贸易逆差占美国贸易逆差总额的比例超过40%,必然导致美国物价飞涨,那时美国就不是发动贸易战,而是要求中国多多出口了。

  几年前,我国曾经限制对外出口稀土矿产,致使西方稀土涨价,就遭到美国和西方反对,指使世界贸易组织强制我国取消限制措施。美国宣布贸易战第一项措施的第二天,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又向民众公布申请中国商品关税豁免办法,也就是说,增加关税实际执行多少,还是未知数。

  这都说明,美国的贸易战目标,减少贸易逆差,根本就是个幌子,实质还是借此牟利。有了中国主流经济界的配合,他们实际上屡屡得逞。此次美方发起的中美贸易战,7月6日开始实施第一项措施,让部分中国进口商品约340亿美元,增加25%关税,抬高中国产品价格,其实际作用是让中国维持同样的销售价格和出口,就必须增加对出口商的补贴,弥补关税损失,让美国政府无偿得到这些补贴。

  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下的主流经济学家,迷信所谓的贸易顺差贡献论,已经指导政府采取措施降低出口商品价格,主要通过降低人民币汇率,在过去一个多月,人民币汇率已经降低5%,这足以抵消中美贸易战美国第一项措施影响,维护出口顺差不致下降。通过降低汇率而降低出口产品价格,给美国和西方让利,同时增加了进口产品价格,使我国消费者增加成本,是奉送西方利益的主要来源。因此,主流经济界应对美国贸易战,维护贸易顺差的措施,就是让美国增加更多的收益和对中国的更多剥削。

  我们还应该收回为赢得贸易顺差而交给美国和西方的各种货币和经济主权,应该大幅度提高人民币汇率,停止为扩大出口增加贸易顺差的出口退税,停止让外资在中国的非法经营,包括暴利经营,以大幅度削减出口,同时大幅度削减外资在中国获利。

  对付出口和贸易顺差减少带来的生产过剩问题,主要措施是大幅度调整分配,提高底层收入和分配比例,从而提高国内消费能力和消费市场,不仅解决生产过剩问题,而且实现生产目的,让经济成果真正为本国老百姓服务,而不是为西方服务。

  二战结束时,美国1200万军队中1000多万人因复员而失业,而生产军火的2000多万工人也因战争终止,不再需要生产军火而同时失业,失业大军约占美国劳动力一半以上,远远超过美国30年代初的经济危机时的最高失业率25%。因为战争消耗,当时美国政府还负债累累,联邦政府债务约是美国一年国民产值的130%,这在美国和西方历史上也是罕见。但是美国却很好地解决了。

  首先是联邦政府大肆举债,开始高投入建设美国的基础设施,包括高速公路和机场。单在1946年,美国就建成1259个机场,是我国上百年来建成机场数量的两倍多。

  更重要措施是关于分配,一方面美国制定最低工资法,大幅度提高工人最低工资,另一方面,则是大幅度提高个人所得税税率和最低纳税额,从而从高收入者手里收税,补贴低收入者和政府债务。

  由于美国劳动者收入很高,美国资本所得不到国民产出的20%,最低时不到10%,而劳动者所得则占80-90%以上。因此,美国的税收主要来自个人,占税收85%以上。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对高收入者的税率,最高达94%,也就是说,收入达到一定额度以后,所得收入基本上交给美国政府,里根总统在二战前后是个演员,在回忆录中介绍,那时有很多演员一年只工作两个月就不愿工作了,原因就是税率太高,增加工作时间和收入基本等于白干。政府从高收入者大肆收税,不仅可以削减政府债务,而且可以用来补贴低收入者消费,从而极大地解决了生产过剩问题。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