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9-12 14:32:20 32065字 ( 2/607)

小说:借款(原创)

小说:借款(原创)

马鼎奇

这一天,72岁鳏寡老人姜师傅实在焦头烂额、走头无路,又跑到八仙桥街道办事处找了民政科的汤主任借钱。

听老人说明来意,汤主任脸上露出一丝不悦,为什么呢?姜师傅也属于社区的“上访专业户”,在街道也是“小有名气。” 可这并不是啥好名气,为点常人不屑的一二百元补助救济款,自认分配不公,也不怕得罪人,动辄就跑到区里、市里“告状”。

在干部心目中姜师傅就好像是“胡搅蛮缠”的代名词,现在个别干部都注重政绩考核,“报喜不报忧”,你倒好!不栽花、专挑刺,老是去上面“揭老底”,会有你好果子吃?所以,关糸越搞越僵,感情越来越疏远,干部们见了他头都大了,大多对他都退避三舍、敬而远之。

其实,姜师傅应该知足,凭良心讲,以前社区并未亏待他,社区每年一有“爱心”企业捐钱捐物送温暧,总少不了给他一份。

民政部门的职能主要是扶危济困,体现党和政府的关心和社会大家庭的温暖。而姜师傅的情况,汤主任是了如指掌,稔熟于胸。并不属于月收入低于850元的“低保户”,除了逢年过节享受一点油、米等慰问品,达不到民政部门资金帮扶的标准。

汤主任一看“来者不善” ,名义上借钱,可能实际上是变相要求“经济补助”,所以神经绷紧,马上进入一级“战备” 。立即向玫瑰园社区的李书记拨通电话,想不到五分钟李书记仿佛“神兵从天而降”, 突然,出现在老人面前。真可谓: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

噢!李书记原来恰好参加一个街道组织的“祠街拆迁” 联席会议。姜师傅与李书记近几年为不少事产生龃龉,关系微妙,甚至心怀芥蒂、不甚和谐。

早知道对方把“球”踢给社区李书记,姜师傅就不开这个“臭口” 省得“冤家路窄”, 钱借不成不说,还碰个灰头土脸,自讨没趣。所以,他见势不妙、二话不说,马上拔腿就要“开溜”。

“干嘛见了我就要走?我又不吃人!”李书记是个42岁的女“强人”,风华正茂,年富力强,作风果断,雷厉风行,是个“说一不二”、个性独特的“独行侠”,但又不失智谋的“女强人”典型。

一头齐耳短发,红扑扑的脸庞,明亮的双眸闪烁着几份成熟女性的妩媚,显得既英姿飒爽,又风采照人,如再腰束武装带,斜挎“盒子炮”,那就宛如影视作品中,不用化妆的一个活脱脱我党战争年代,叱咤风云的韩英、柯湘等党代表的经典造型。

她作风泼辣,快人快语,对姜师傅说:“你觉得不方便,那么改天到社区找我。”

姜师傅见李书记大人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并没有把昔日不快耿耿於怀,就停下脚步,略显尴尬讷讷地说:“我只是来反映点个人困难,看来解决有难度,也就算了……”

“真的没要紧事?哪我也走了,很多人等着我开会呢?”李书记看对方既然“见好就收”,也就“因势利导”,顺势要撤。

“你既然很关心我们孤寡老人,”谁知姜师傅又改变主意,杀了个“回马枪”,转回身:“李书记,那我就实话实说,说得不对,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多多包涵!”

接着姜师傅就把要借钱的目的和理由讲了个冠冕堂皇、滴水不漏。

“你住在我们社区,照理有困难酌情帮助你化解,社区责无旁贷……”李书记侃侃而谈:“但是,你向社区借钱,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虽然你很讲信用,有借有还,你总不能当交易做?何况,社区是个群众自治组织,根本无钱可借!过去借给你的钱,都是我们干部们的私款。你也活了一大把年纪,生活要计划,不能乱吃乱花,要算了用,不能用了算……”

看李书记那驾势,不像是在与一个长者说话,倒好像在教训一个桀骛不驯、恣意挥攉的浪荡公子。

“姜师傅,你怎么每个月都要借钱?”李书记好生奇怪地问:“社区老人也大多是你这个收入水平,为什么别人基本够吃够用,你却每月入不敷出呢?”

“你真是一家不知一家,和尚不知道家。我每个月房租就要八百,还要缴水、电、煤气、闭路电视费,再加上扣除看病吃药自理部份,伙食更要精打细算,不然,都糊不到月底……”

李书记一脸狐疑,不解地问:“就算手头上是紧一点,也烦不着每月借钱啊!借钱总是要还的,像你这样拆东墙补西墙、借新债还旧债,债台高筑,借债度日,如何偿还?你以前为啥不借钱呢?——肯定有什么地方瞒着我……”

姜师傅犹豫片刻,欲言又止,脸上掠过一缕忧伤的惨云,终于说出隐情:“李书记,我跟你直说了吧!我乡下有个老爸,今年96岁,罹患晚期肠癌,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我必需每月负担护工2100元的一半……”

“怎么?你父亲还活着?”李书记着实吃惊不小,好似发现了什么人间奇迹:“以前也没听你说过啊!你家族有长寿基因啊!”

“你也没问过我啊!”姜师傅听到李书记的艳羡之辞平静地说。

“真想不到你还是个大孝子,自已这么困难,还念念不忘养育之恩!”李书记倏然似乎发现了这个普通老人的人格魅力闪光点,不禁有点怦然心动。

“什么孝子不孝子,我没有你说得那么好……”姜师傅喃喃地说:“我只想老人家去世前,少遭点罪。”

“噢!原来是这样。”李书记恍然大悟,她既像自言自语,又像做自我批评道:“什么事情不能想当然,否则,可能产生新的矛盾、误会……”

李书记说完随手从袋里掏出400元钱,“盛情难却”地塞给姜师傅,并表示这点“小意思”,就作为个人帮困捐助,也不要姜师傅归还了,剩余的“缺口”,众人拾柴火焰高,再动员社区干部设法凑一凑……

这时姜师傅收也不好、不收也不好,不禁唏嘘感谓、老泪纵横……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9-12 14:58:12 17字 ( 0/85)

谁说现在年青社区干部缺少人情味儿?

小说:借款(原创)

马鼎奇

这一天,72岁鳏寡老人姜师傅实在焦头烂额、走头无路,又跑到八仙桥街道办事处找了民政科的汤主任借钱。

听老人说明来意,汤主任脸上露出一丝不悦,为什么呢?姜师傅也属于社区的“上访专业户”,在街道也是“小有名气。” 可这并不是啥好名气,为点常人不屑的一二百元补助救济款,自认分配不公,也不怕得罪人,动辄就跑到区里、市里“告状”。

在干部心目中姜师傅就好像是“胡搅蛮缠”的代名词,现在个别干部都注重政绩考核,“报喜不报忧”,你倒好!不栽花、专挑刺,老是去上面“揭老底”,会有你好果子吃?所以,关糸越搞越僵,感情越来越疏远,干部们见了他头都大了,大多对他都退避三舍、敬而远之。

其实,姜师傅应该知足,凭良心讲,以前社区并未亏待他,社区每年一有“爱心”企业捐钱捐物送温暧,总少不了给他一份。

民政部门的职能主要是扶危济困,体现党和政府的关心和社会大家庭的温暖。而姜师傅的情况,汤主任是了如指掌,稔熟于胸。并不属于月收入低于850元的“低保户”,除了逢年过节享受一点油、米等慰问品,达不到民政部门资金帮扶的标准。

汤主任一看“来者不善” ,名义上借钱,可能实际上是变相要求“经济补助”,所以神经绷紧,马上进入一级“战备” 。立即向玫瑰园社区的李书记拨通电话,想不到五分钟李书记仿佛“神兵从天而降”, 突然,出现在老人面前。真可谓: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

噢!李书记原来恰好参加一个街道组织的“祠街拆迁” 联席会议。姜师傅与李书记近几年为不少事产生龃龉,关系微妙,甚至心怀芥蒂、不甚和谐。

早知道对方把“球”踢给社区李书记,姜师傅就不开这个“臭口” 省得“冤家路窄”, 钱借不成不说,还碰个灰头土脸,自讨没趣。所以,他见势不妙、二话不说,马上拔腿就要“开溜”。

“干嘛见了我就要走?我又不吃人!”李书记是个42岁的女“强人”,风华正茂,年富力强,作风果断,雷厉风行,是个“说一不二”、个性独特的“独行侠”,但又不失智谋的“女强人”典型。

一头齐耳短发,红扑扑的脸庞,明亮的双眸闪烁着几份成熟女性的妩媚,显得既英姿飒爽,又风采照人,如再腰束武装带,斜挎“盒子炮”,那就宛如影视作品中,不用化妆的一个活脱脱我党战争年代,叱咤风云的韩英、柯湘等党代表的经典造型。

她作风泼辣,快人快语,对姜师傅说:“你觉得不方便,那么改天到社区找我。”

姜师傅见李书记大人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并没有把昔日不快耿耿於怀,就停下脚步,略显尴尬讷讷地说:“我只是来反映点个人困难,看来解决有难度,也就算了……”

“真的没要紧事?哪我也走了,很多人等着我开会呢?”李书记看对方既然“见好就收”,也就“因势利导”,顺势要撤。

“你既然很关心我们孤寡老人,”谁知姜师傅又改变主意,杀了个“回马枪”,转回身:“李书记,那我就实话实说,说得不对,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多多包涵!”

接着姜师傅就把要借钱的目的和理由讲了个冠冕堂皇、滴水不漏。

“你住在我们社区,照理有困难酌情帮助你化解,社区责无旁贷……”李书记侃侃而谈:“但是,你向社区借钱,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虽然你很讲信用,有借有还,你总不能当交易做?何况,社区是个群众自治组织,根本无钱可借!过去借给你的钱,都是我们干部们的私款。你也活了一大把年纪,生活要计划,不能乱吃乱花,要算了用,不能用了算……”

看李书记那驾势,不像是在与一个长者说话,倒好像在教训一个桀骛不驯、恣意挥攉的浪荡公子。

“姜师傅,你怎么每个月都要借钱?”李书记好生奇怪地问:“社区老人也大多是你这个收入水平,为什么别人基本够吃够用,你却每月入不敷出呢?”

“你真是一家不知一家,和尚不知道家。我每个月房租就要八百,还要缴水、电、煤气、闭路电视费,再加上扣除看病吃药自理部份,伙食更要精打细算,不然,都糊不到月底……”

李书记一脸狐疑,不解地问:“就算手头上是紧一点,也烦不着每月借钱啊!借钱总是要还的,像你这样拆东墙补西墙、借新债还旧债,债台高筑,借债度日,如何偿还?你以前为啥不借钱呢?——肯定有什么地方瞒着我……”

姜师傅犹豫片刻,欲言又止,脸上掠过一缕忧伤的惨云,终于说出隐情:“李书记,我跟你直说了吧!我乡下有个老爸,今年96岁,罹患晚期肠癌,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我必需每月负担护工2100元的一半……”

“怎么?你父亲还活着?”李书记着实吃惊不小,好似发现了什么人间奇迹:“以前也没听你说过啊!你家族有长寿基因啊!”

“你也没问过我啊!”姜师傅听到李书记的艳羡之辞平静地说。

“真想不到你还是个大孝子,自已这么困难,还念念不忘养育之恩!”李书记倏然似乎发现了这个普通老人的人格魅力闪光点,不禁有点怦然心动。

“什么孝子不孝子,我没有你说得那么好……”姜师傅喃喃地说:“我只想老人家去世前,少遭点罪。”

“噢!原来是这样。”李书记恍然大悟,她既像自言自语,又像做自我批评道:“什么事情不能想当然,否则,可能产生新的矛盾、误会……”

李书记说完随手从袋里掏出400元钱,“盛情难却”地塞给姜师傅,并表示这点“小意思”,就作为个人帮困捐助,也不要姜师傅归还了,剩余的“缺口”,众人拾柴火焰高,再动员社区干部设法凑一凑……

这时姜师傅收也不好、不收也不好,不禁唏嘘感谓、老泪纵横……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9-12 15:10:26 35字 ( 0/94)

尽管现在施行市场经济,但体恤呵护困难群体,为他们排忧解愁的传统没有变!

小说:借款(原创)

马鼎奇

这一天,72岁鳏寡老人姜师傅实在焦头烂额、走头无路,又跑到八仙桥街道办事处找了民政科的汤主任借钱。

听老人说明来意,汤主任脸上露出一丝不悦,为什么呢?姜师傅也属于社区的“上访专业户”,在街道也是“小有名气。” 可这并不是啥好名气,为点常人不屑的一二百元补助救济款,自认分配不公,也不怕得罪人,动辄就跑到区里、市里“告状”。

在干部心目中姜师傅就好像是“胡搅蛮缠”的代名词,现在个别干部都注重政绩考核,“报喜不报忧”,你倒好!不栽花、专挑刺,老是去上面“揭老底”,会有你好果子吃?所以,关糸越搞越僵,感情越来越疏远,干部们见了他头都大了,大多对他都退避三舍、敬而远之。

其实,姜师傅应该知足,凭良心讲,以前社区并未亏待他,社区每年一有“爱心”企业捐钱捐物送温暧,总少不了给他一份。

民政部门的职能主要是扶危济困,体现党和政府的关心和社会大家庭的温暖。而姜师傅的情况,汤主任是了如指掌,稔熟于胸。并不属于月收入低于850元的“低保户”,除了逢年过节享受一点油、米等慰问品,达不到民政部门资金帮扶的标准。

汤主任一看“来者不善” ,名义上借钱,可能实际上是变相要求“经济补助”,所以神经绷紧,马上进入一级“战备” 。立即向玫瑰园社区的李书记拨通电话,想不到五分钟李书记仿佛“神兵从天而降”, 突然,出现在老人面前。真可谓: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

噢!李书记原来恰好参加一个街道组织的“祠街拆迁” 联席会议。姜师傅与李书记近几年为不少事产生龃龉,关系微妙,甚至心怀芥蒂、不甚和谐。

早知道对方把“球”踢给社区李书记,姜师傅就不开这个“臭口” 省得“冤家路窄”, 钱借不成不说,还碰个灰头土脸,自讨没趣。所以,他见势不妙、二话不说,马上拔腿就要“开溜”。

“干嘛见了我就要走?我又不吃人!”李书记是个42岁的女“强人”,风华正茂,年富力强,作风果断,雷厉风行,是个“说一不二”、个性独特的“独行侠”,但又不失智谋的“女强人”典型。

一头齐耳短发,红扑扑的脸庞,明亮的双眸闪烁着几份成熟女性的妩媚,显得既英姿飒爽,又风采照人,如再腰束武装带,斜挎“盒子炮”,那就宛如影视作品中,不用化妆的一个活脱脱我党战争年代,叱咤风云的韩英、柯湘等党代表的经典造型。

她作风泼辣,快人快语,对姜师傅说:“你觉得不方便,那么改天到社区找我。”

姜师傅见李书记大人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并没有把昔日不快耿耿於怀,就停下脚步,略显尴尬讷讷地说:“我只是来反映点个人困难,看来解决有难度,也就算了……”

“真的没要紧事?哪我也走了,很多人等着我开会呢?”李书记看对方既然“见好就收”,也就“因势利导”,顺势要撤。

“你既然很关心我们孤寡老人,”谁知姜师傅又改变主意,杀了个“回马枪”,转回身:“李书记,那我就实话实说,说得不对,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多多包涵!”

接着姜师傅就把要借钱的目的和理由讲了个冠冕堂皇、滴水不漏。

“你住在我们社区,照理有困难酌情帮助你化解,社区责无旁贷……”李书记侃侃而谈:“但是,你向社区借钱,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虽然你很讲信用,有借有还,你总不能当交易做?何况,社区是个群众自治组织,根本无钱可借!过去借给你的钱,都是我们干部们的私款。你也活了一大把年纪,生活要计划,不能乱吃乱花,要算了用,不能用了算……”

看李书记那驾势,不像是在与一个长者说话,倒好像在教训一个桀骛不驯、恣意挥攉的浪荡公子。

“姜师傅,你怎么每个月都要借钱?”李书记好生奇怪地问:“社区老人也大多是你这个收入水平,为什么别人基本够吃够用,你却每月入不敷出呢?”

“你真是一家不知一家,和尚不知道家。我每个月房租就要八百,还要缴水、电、煤气、闭路电视费,再加上扣除看病吃药自理部份,伙食更要精打细算,不然,都糊不到月底……”

李书记一脸狐疑,不解地问:“就算手头上是紧一点,也烦不着每月借钱啊!借钱总是要还的,像你这样拆东墙补西墙、借新债还旧债,债台高筑,借债度日,如何偿还?你以前为啥不借钱呢?——肯定有什么地方瞒着我……”

姜师傅犹豫片刻,欲言又止,脸上掠过一缕忧伤的惨云,终于说出隐情:“李书记,我跟你直说了吧!我乡下有个老爸,今年96岁,罹患晚期肠癌,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我必需每月负担护工2100元的一半……”

“怎么?你父亲还活着?”李书记着实吃惊不小,好似发现了什么人间奇迹:“以前也没听你说过啊!你家族有长寿基因啊!”

“你也没问过我啊!”姜师傅听到李书记的艳羡之辞平静地说。

“真想不到你还是个大孝子,自已这么困难,还念念不忘养育之恩!”李书记倏然似乎发现了这个普通老人的人格魅力闪光点,不禁有点怦然心动。

“什么孝子不孝子,我没有你说得那么好……”姜师傅喃喃地说:“我只想老人家去世前,少遭点罪。”

“噢!原来是这样。”李书记恍然大悟,她既像自言自语,又像做自我批评道:“什么事情不能想当然,否则,可能产生新的矛盾、误会……”

李书记说完随手从袋里掏出400元钱,“盛情难却”地塞给姜师傅,并表示这点“小意思”,就作为个人帮困捐助,也不要姜师傅归还了,剩余的“缺口”,众人拾柴火焰高,再动员社区干部设法凑一凑……

这时姜师傅收也不好、不收也不好,不禁唏嘘感谓、老泪纵横……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