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8-09-12 13:06:43 25088字 ( 0/143)

时间将作裁判

时间将作裁判

笔者按:

我把昨天《新京报》关于韩春雨的一篇快评与我去年8月的一篇文章同时转发,请网友对照阅读。

 

原标题:韩春雨被曝曾买卖论文,“未主观造假”还站得住脚吗? |新京报快评

20168月,韩春雨位于河北科技大学的实验室内,工作人员正在操作仪器。图/视觉中国

  河北科技大学831日公布对韩春雨团队撤稿论文相关情况的处理结果——明确“未发现韩春雨团队有主观造假情况”,但收回了其科研经费和所获校科研绩效奖励。这一结论曾引发巨大波澜,就在这个当口,澎湃新闻最近公布了据称是韩春雨的录音,让这一结论再次遭遇信任危机。

  录音显示,韩春雨自曝早年曾通过代写学位论文牟利,他还意图组织学生进行学位论文买卖活动,并欲以版面费为条件换取其妻子在他人论文中的署名。

  这段录音的真实性目前仍待确证,媒体报道中没有交待录音来源,也没有交待录音中当事人说话的语境(或许是出于对消息来源保护)。我们期待看到韩春雨本人对报道内容做出解释和说明,也希望河北科技大学校方高度重视,对报道所涉及问题深入调查,及时回应社会关切。

  假如录音属实,其透露出的事情性质足够严重——根据教育部《学位论文作假行为处理办法》,“购买、出售学位论文或者组织学位论文买卖的;由他人代写、为他人代写学位论文或者组织学位论文代写的”,都属论文造假,属严重的学术不端行为,涉事学校没有置之不理的理由。

  更重要的是,韩春雨因发表被称作诺奖级研究成果——“新一代基因编辑技术NgAgo”论文而轰动一时,却因无法重复实验广遭质疑后,河北科技大学前段时间刚公布了调查结果,结论认为“未发现韩春雨团队有主观造假情况。”若这段录音披露的信息是真的,这个结论是否还经得起检验?这也是河北科技大学有关方面需要重新面对的问题。

  “未主观造假”的结论,虽也引起争议,但结论公布后,从社交媒体上也可看到,学术界有些人也倾向于一种“同情式理解”:他们认为,韩的成果最早可能只是学术素养不足的韩春雨在粗陋不堪的实验室中犯下的糟糕错误。只是论文发表之后,所属学校和地方出于政绩考量,给韩春雨加拨经费,又授予各种荣誉,韩春雨有些骑虎难下,乃至他不能正确面对国际学术界的质疑。现在河北科技大学已采取撤销荣誉称号、终止科研项目、收回绩效奖励等措施,他也算为此付出了代价,在汲取教训的基础上,其团队大可重新开始自己的研究工作。

  但听此次所披露的录音,感觉说话的人对当下高校学术潜规则烂熟于心,对通过玩造假行骗这一套炉火纯青。假如这个人真是韩春雨,那学术界很多人对他的“同情式理解”,也可能真是过于一厢情愿。

  按录音所讲,他和他的团队根本没有做什么严肃认真的学术研究,他本人早年博士毕业后以代写论文为营生,到河北科技大学工作后更变本加厉,组织学生进行论文买卖,让自己两个学生搞代写论文的生意。他则利用自己的职权为这两个学生招揽生意,让其他学生必须找这两个学生买论文才能毕业,把一个大学的教学科研团队完全变成了一个封闭的制假售假的窝点,这足以让人触目惊心。

  若这些被确证,一个做这样勾当的大学教师,闹出那个诺奖级大笑话,恐怕就很难再用实验条件粗陋,学术根基不扎实来解释了。

  就目前看,我们当然不能凭着这段录音,就证明韩春雨在此前发布的科研成果是故意造假。但是,舆论完全有理由提出这样的怀疑。河北科技大学此前的调查结论,也有待进一步核查——毕竟,此事已经不单纯是韩春雨本人学术品德问题,也不只是河北科技大学一个学校的声誉危机,如果这个事件真相不能被彻底调查,那蒙羞的会是中国学术界的整体声誉。

  □王天定(中国海洋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

编辑:孟然 葛书润 马小龙 校对:范锦春

不要指望学术品质不端的人取得科学成果

   

关于韩春雨事件,我写过不少文章了。今天还要最后写一篇。

我为啥会和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事件怼上了呢?

我虽然对基因科学一窍不通,却对心理学颇有兴趣。读心理学著作并研究人的心理现象还真有些年头了。

我有个结论:不要指望学术品质不端的人取得科学成果。

学术品质包括意志品质和道德品质相互关联又相互独立两个方面。

意志品质主要指一个人对学术(包括技术、事业)的执着性和坚韧性。

道德品质主要指一个人是否具有实事求是的精神。决定是否具有实事求是精神的因素是其研究的“出发点和归宿“——是为了探究“研究对象”的本质属性呢还是仅仅把研究当作敲门砖达到追求个人名利的目的。如果是为了名利的目的,那就是“学术道德品质不端”的主要所指。

意志品质不够的人无法面对研究过程的重重困难和曲折过程,往往会浅尝辄止、半途而废或功败垂成。

道德品质不端的人往往会心生邪念,弄虚作假,为了名利而不择手段。他们不是浅尝辄止、半途而废或功败垂成,而是稍有可能便急于伸手摘桃子。至于研究成果,只要有可能糊弄就尽可能糊弄,糊弄一时是一时。实在糊弄不过去了就“抓紧时间补救”,期望够通过短时间加倍“废寝忘食”的工作得到“科学结果”而堵住天下人之口,实现自己的“转危为安”。当然这种概率趋于零。

我考察了韩春雨应对质疑的方法,完全符合“品质不端的一般表现”。因此判断“不能指望他会有成果”。

那“品质不端的一般表现”又是指什么呢?

简单地说就是:态度的不诚恳或假诚恳。

所谓不诚恳就是回避实质性问题而用与本课题无实质性联系的事情、理由进行搪塞。除了巧言令色之外是完全没有说服力。

假诚恳就是色厉内荏、言辞凿凿、煽情作态、赌咒发誓等常见方法。

假如我们在科学讨论中遇到了上述情景,基本上就可以判断“成果没戏”了。

在研究社会现象时,心理学研究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无论是文艺家还是社会工作者,都应当有一些心理学的修养。当然必须是真修养而不是假修养。真修养就是能够用心理学的知识解释、解决实际问题,假修养就是满嘴名词术语、著名学者的名字却不会解释、解决实际问题。这也牵涉到“学术品质”问题。

颂明

2017810日星期四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