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李非ABC 发表于  2018-09-12 10:20:34 2968字 ( 7/1232)

穆斯林全球化的谢幕(原创首发)

穆斯林全球化的谢幕


李非

   

横亘欧亚非大陆,视地中海为其内海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让伊斯兰文明走向其历史的巅峰。伊斯坦布尔,是全体欧洲人所仰慕的,最繁华,最包容的城市。成为当时欧洲的文化、科技、教育和权力中心。

 

穆斯林志得意满,曾经搞过十字军造反的欧洲基督教诸封建国和自由城邦,这时服服帖帖成为大哥的小弟。外部冲突减少了,内部宗教派别矛盾就开始爆发了。这个宗教矛盾源于哈里发的合法性,哈里发即穆斯林的宗教领袖,相当于穆斯林的一把手。什叶派认为哈里发必须是穆罕默德家族成员,而逊尼派认为只要是公选出来的哈里发就是合法的。波斯人是什叶派,土耳其人是逊尼派。现在全球多数穆斯林都是逊尼派,伊朗是什叶派。

 

所以波斯的萨菲帝国反对奥斯曼帝国。逊尼派称神职人员为“阿訇”,什叶派称“伊玛目”。奥斯曼帝国是逊尼派穆斯林帝国,而波斯帝国是什叶派穆斯林帝国。两国的宗教派别冲突爆发了相互间的长期对抗和战争。对抗中,奥斯曼帝国和波斯帝国分别用特许经营的手段拉拢基督教欧洲封建国家为自己的同盟。

 

在奥斯曼帝国的支持下,葡萄牙人冲当了马前卒,赶走了北非的穆斯林商人。得到了帝国许可的海上贸易特权。此时对奥斯曼帝国全球贸易的巨大障碍是什叶派萨菲帝国。萨菲帝国则用给予英国商业特许权的方式报答英国帮助他们在霍尔木兹海峡赶跑葡萄牙人。

 

在此之前,葡萄牙人则和萨菲帝国有密切的贸易关系,向帝国倒卖印度穆斯林生产的兵器大发其财。欧洲的基督教封建国家,正是在这种穆斯林教派大冲突中,利用机会左右逢源,得以壮大,最终翻盘。

 

而奥斯曼帝国、萨菲帝国、莫卧尔帝国所代表的穆斯林世界,则在这种意识形态冲突中日益衰落。其商业、科技、文化的软实力影响也日渐势微。当有一天,慕名蜂拥而来伊斯坦布尔的外国人发现,这个城市的各种商品都是进口货,且质量低劣时,国家的败像就显露出来了。

 

在这个城市中,有钱人不敢露富,尽量装穷。尽管如此,这个国家的穆斯林知识份子还是广泛拥有传统的,长期的优越感,唯我独尊,极端鄙视落后的欧洲人。上层社会的学者沉溺于宗教本身的研究,不问世事。

 

现在看,这种情况多像今天的西方。当年穆斯林社会也像今天的西方社会一样兴盛发达,而且自信满满。可没过几百年,今天的穆斯林社会已经在底层绝望地挣扎。遍布全球的恐怖行动就是这种绝望的体现。基督教世界和伊斯兰世界在近代完成了一个攻守易位。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8-09-12 18:11:52 39字 ( 0/89)

穆斯林没有谢幕,资本主义也无法长久。所谓的宗教战争也不过是阶级斗争的一种表征。

穆斯林全球化的谢幕


李非

   

横亘欧亚非大陆,视地中海为其内海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让伊斯兰文明走向其历史的巅峰。伊斯坦布尔,是全体欧洲人所仰慕的,最繁华,最包容的城市。成为当时欧洲的文化、科技、教育和权力中心。

 

穆斯林志得意满,曾经搞过十字军造反的欧洲基督教诸封建国和自由城邦,这时服服帖帖成为大哥的小弟。外部冲突减少了,内部宗教派别矛盾就开始爆发了。这个宗教矛盾源于哈里发的合法性,哈里发即穆斯林的宗教领袖,相当于穆斯林的一把手。什叶派认为哈里发必须是穆罕默德家族成员,而逊尼派认为只要是公选出来的哈里发就是合法的。波斯人是什叶派,土耳其人是逊尼派。现在全球多数穆斯林都是逊尼派,伊朗是什叶派。

 

所以波斯的萨菲帝国反对奥斯曼帝国。逊尼派称神职人员为“阿訇”,什叶派称“伊玛目”。奥斯曼帝国是逊尼派穆斯林帝国,而波斯帝国是什叶派穆斯林帝国。两国的宗教派别冲突爆发了相互间的长期对抗和战争。对抗中,奥斯曼帝国和波斯帝国分别用特许经营的手段拉拢基督教欧洲封建国家为自己的同盟。

 

在奥斯曼帝国的支持下,葡萄牙人冲当了马前卒,赶走了北非的穆斯林商人。得到了帝国许可的海上贸易特权。此时对奥斯曼帝国全球贸易的巨大障碍是什叶派萨菲帝国。萨菲帝国则用给予英国商业特许权的方式报答英国帮助他们在霍尔木兹海峡赶跑葡萄牙人。

 

在此之前,葡萄牙人则和萨菲帝国有密切的贸易关系,向帝国倒卖印度穆斯林生产的兵器大发其财。欧洲的基督教封建国家,正是在这种穆斯林教派大冲突中,利用机会左右逢源,得以壮大,最终翻盘。

 

而奥斯曼帝国、萨菲帝国、莫卧尔帝国所代表的穆斯林世界,则在这种意识形态冲突中日益衰落。其商业、科技、文化的软实力影响也日渐势微。当有一天,慕名蜂拥而来伊斯坦布尔的外国人发现,这个城市的各种商品都是进口货,且质量低劣时,国家的败像就显露出来了。

 

在这个城市中,有钱人不敢露富,尽量装穷。尽管如此,这个国家的穆斯林知识份子还是广泛拥有传统的,长期的优越感,唯我独尊,极端鄙视落后的欧洲人。上层社会的学者沉溺于宗教本身的研究,不问世事。

 

现在看,这种情况多像今天的西方。当年穆斯林社会也像今天的西方社会一样兴盛发达,而且自信满满。可没过几百年,今天的穆斯林社会已经在底层绝望地挣扎。遍布全球的恐怖行动就是这种绝望的体现。基督教世界和伊斯兰世界在近代完成了一个攻守易位。

李非ABC 发表于  2018-09-13 09:57:10 24字 ( 0/28)

穆斯林所完成的第一次全球化谢幕。不是穆斯林谢幕。

穆斯林全球化的谢幕


李非

   

横亘欧亚非大陆,视地中海为其内海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让伊斯兰文明走向其历史的巅峰。伊斯坦布尔,是全体欧洲人所仰慕的,最繁华,最包容的城市。成为当时欧洲的文化、科技、教育和权力中心。

 

穆斯林志得意满,曾经搞过十字军造反的欧洲基督教诸封建国和自由城邦,这时服服帖帖成为大哥的小弟。外部冲突减少了,内部宗教派别矛盾就开始爆发了。这个宗教矛盾源于哈里发的合法性,哈里发即穆斯林的宗教领袖,相当于穆斯林的一把手。什叶派认为哈里发必须是穆罕默德家族成员,而逊尼派认为只要是公选出来的哈里发就是合法的。波斯人是什叶派,土耳其人是逊尼派。现在全球多数穆斯林都是逊尼派,伊朗是什叶派。

 

所以波斯的萨菲帝国反对奥斯曼帝国。逊尼派称神职人员为“阿訇”,什叶派称“伊玛目”。奥斯曼帝国是逊尼派穆斯林帝国,而波斯帝国是什叶派穆斯林帝国。两国的宗教派别冲突爆发了相互间的长期对抗和战争。对抗中,奥斯曼帝国和波斯帝国分别用特许经营的手段拉拢基督教欧洲封建国家为自己的同盟。

 

在奥斯曼帝国的支持下,葡萄牙人冲当了马前卒,赶走了北非的穆斯林商人。得到了帝国许可的海上贸易特权。此时对奥斯曼帝国全球贸易的巨大障碍是什叶派萨菲帝国。萨菲帝国则用给予英国商业特许权的方式报答英国帮助他们在霍尔木兹海峡赶跑葡萄牙人。

 

在此之前,葡萄牙人则和萨菲帝国有密切的贸易关系,向帝国倒卖印度穆斯林生产的兵器大发其财。欧洲的基督教封建国家,正是在这种穆斯林教派大冲突中,利用机会左右逢源,得以壮大,最终翻盘。

 

而奥斯曼帝国、萨菲帝国、莫卧尔帝国所代表的穆斯林世界,则在这种意识形态冲突中日益衰落。其商业、科技、文化的软实力影响也日渐势微。当有一天,慕名蜂拥而来伊斯坦布尔的外国人发现,这个城市的各种商品都是进口货,且质量低劣时,国家的败像就显露出来了。

 

在这个城市中,有钱人不敢露富,尽量装穷。尽管如此,这个国家的穆斯林知识份子还是广泛拥有传统的,长期的优越感,唯我独尊,极端鄙视落后的欧洲人。上层社会的学者沉溺于宗教本身的研究,不问世事。

 

现在看,这种情况多像今天的西方。当年穆斯林社会也像今天的西方社会一样兴盛发达,而且自信满满。可没过几百年,今天的穆斯林社会已经在底层绝望地挣扎。遍布全球的恐怖行动就是这种绝望的体现。基督教世界和伊斯兰世界在近代完成了一个攻守易位。

龙翔天下 发表于  2018-09-12 14:50:00 14字 ( 0/150)

必须警惕宗教对意识形态的冲击

穆斯林全球化的谢幕


李非

   

横亘欧亚非大陆,视地中海为其内海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让伊斯兰文明走向其历史的巅峰。伊斯坦布尔,是全体欧洲人所仰慕的,最繁华,最包容的城市。成为当时欧洲的文化、科技、教育和权力中心。

 

穆斯林志得意满,曾经搞过十字军造反的欧洲基督教诸封建国和自由城邦,这时服服帖帖成为大哥的小弟。外部冲突减少了,内部宗教派别矛盾就开始爆发了。这个宗教矛盾源于哈里发的合法性,哈里发即穆斯林的宗教领袖,相当于穆斯林的一把手。什叶派认为哈里发必须是穆罕默德家族成员,而逊尼派认为只要是公选出来的哈里发就是合法的。波斯人是什叶派,土耳其人是逊尼派。现在全球多数穆斯林都是逊尼派,伊朗是什叶派。

 

所以波斯的萨菲帝国反对奥斯曼帝国。逊尼派称神职人员为“阿訇”,什叶派称“伊玛目”。奥斯曼帝国是逊尼派穆斯林帝国,而波斯帝国是什叶派穆斯林帝国。两国的宗教派别冲突爆发了相互间的长期对抗和战争。对抗中,奥斯曼帝国和波斯帝国分别用特许经营的手段拉拢基督教欧洲封建国家为自己的同盟。

 

在奥斯曼帝国的支持下,葡萄牙人冲当了马前卒,赶走了北非的穆斯林商人。得到了帝国许可的海上贸易特权。此时对奥斯曼帝国全球贸易的巨大障碍是什叶派萨菲帝国。萨菲帝国则用给予英国商业特许权的方式报答英国帮助他们在霍尔木兹海峡赶跑葡萄牙人。

 

在此之前,葡萄牙人则和萨菲帝国有密切的贸易关系,向帝国倒卖印度穆斯林生产的兵器大发其财。欧洲的基督教封建国家,正是在这种穆斯林教派大冲突中,利用机会左右逢源,得以壮大,最终翻盘。

 

而奥斯曼帝国、萨菲帝国、莫卧尔帝国所代表的穆斯林世界,则在这种意识形态冲突中日益衰落。其商业、科技、文化的软实力影响也日渐势微。当有一天,慕名蜂拥而来伊斯坦布尔的外国人发现,这个城市的各种商品都是进口货,且质量低劣时,国家的败像就显露出来了。

 

在这个城市中,有钱人不敢露富,尽量装穷。尽管如此,这个国家的穆斯林知识份子还是广泛拥有传统的,长期的优越感,唯我独尊,极端鄙视落后的欧洲人。上层社会的学者沉溺于宗教本身的研究,不问世事。

 

现在看,这种情况多像今天的西方。当年穆斯林社会也像今天的西方社会一样兴盛发达,而且自信满满。可没过几百年,今天的穆斯林社会已经在底层绝望地挣扎。遍布全球的恐怖行动就是这种绝望的体现。基督教世界和伊斯兰世界在近代完成了一个攻守易位。

一是1 发表于  2018-09-12 10:56:33 11字 ( 0/110)

感觉那个天地里讲诚信。

穆斯林全球化的谢幕


李非

   

横亘欧亚非大陆,视地中海为其内海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让伊斯兰文明走向其历史的巅峰。伊斯坦布尔,是全体欧洲人所仰慕的,最繁华,最包容的城市。成为当时欧洲的文化、科技、教育和权力中心。

 

穆斯林志得意满,曾经搞过十字军造反的欧洲基督教诸封建国和自由城邦,这时服服帖帖成为大哥的小弟。外部冲突减少了,内部宗教派别矛盾就开始爆发了。这个宗教矛盾源于哈里发的合法性,哈里发即穆斯林的宗教领袖,相当于穆斯林的一把手。什叶派认为哈里发必须是穆罕默德家族成员,而逊尼派认为只要是公选出来的哈里发就是合法的。波斯人是什叶派,土耳其人是逊尼派。现在全球多数穆斯林都是逊尼派,伊朗是什叶派。

 

所以波斯的萨菲帝国反对奥斯曼帝国。逊尼派称神职人员为“阿訇”,什叶派称“伊玛目”。奥斯曼帝国是逊尼派穆斯林帝国,而波斯帝国是什叶派穆斯林帝国。两国的宗教派别冲突爆发了相互间的长期对抗和战争。对抗中,奥斯曼帝国和波斯帝国分别用特许经营的手段拉拢基督教欧洲封建国家为自己的同盟。

 

在奥斯曼帝国的支持下,葡萄牙人冲当了马前卒,赶走了北非的穆斯林商人。得到了帝国许可的海上贸易特权。此时对奥斯曼帝国全球贸易的巨大障碍是什叶派萨菲帝国。萨菲帝国则用给予英国商业特许权的方式报答英国帮助他们在霍尔木兹海峡赶跑葡萄牙人。

 

在此之前,葡萄牙人则和萨菲帝国有密切的贸易关系,向帝国倒卖印度穆斯林生产的兵器大发其财。欧洲的基督教封建国家,正是在这种穆斯林教派大冲突中,利用机会左右逢源,得以壮大,最终翻盘。

 

而奥斯曼帝国、萨菲帝国、莫卧尔帝国所代表的穆斯林世界,则在这种意识形态冲突中日益衰落。其商业、科技、文化的软实力影响也日渐势微。当有一天,慕名蜂拥而来伊斯坦布尔的外国人发现,这个城市的各种商品都是进口货,且质量低劣时,国家的败像就显露出来了。

 

在这个城市中,有钱人不敢露富,尽量装穷。尽管如此,这个国家的穆斯林知识份子还是广泛拥有传统的,长期的优越感,唯我独尊,极端鄙视落后的欧洲人。上层社会的学者沉溺于宗教本身的研究,不问世事。

 

现在看,这种情况多像今天的西方。当年穆斯林社会也像今天的西方社会一样兴盛发达,而且自信满满。可没过几百年,今天的穆斯林社会已经在底层绝望地挣扎。遍布全球的恐怖行动就是这种绝望的体现。基督教世界和伊斯兰世界在近代完成了一个攻守易位。

李非ABC 发表于  2018-09-12 13:53:35 23字 ( 0/94)

诚信是把灵魂无条件交给主的结果。这个你愿意吗?

穆斯林全球化的谢幕


李非

   

横亘欧亚非大陆,视地中海为其内海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让伊斯兰文明走向其历史的巅峰。伊斯坦布尔,是全体欧洲人所仰慕的,最繁华,最包容的城市。成为当时欧洲的文化、科技、教育和权力中心。

 

穆斯林志得意满,曾经搞过十字军造反的欧洲基督教诸封建国和自由城邦,这时服服帖帖成为大哥的小弟。外部冲突减少了,内部宗教派别矛盾就开始爆发了。这个宗教矛盾源于哈里发的合法性,哈里发即穆斯林的宗教领袖,相当于穆斯林的一把手。什叶派认为哈里发必须是穆罕默德家族成员,而逊尼派认为只要是公选出来的哈里发就是合法的。波斯人是什叶派,土耳其人是逊尼派。现在全球多数穆斯林都是逊尼派,伊朗是什叶派。

 

所以波斯的萨菲帝国反对奥斯曼帝国。逊尼派称神职人员为“阿訇”,什叶派称“伊玛目”。奥斯曼帝国是逊尼派穆斯林帝国,而波斯帝国是什叶派穆斯林帝国。两国的宗教派别冲突爆发了相互间的长期对抗和战争。对抗中,奥斯曼帝国和波斯帝国分别用特许经营的手段拉拢基督教欧洲封建国家为自己的同盟。

 

在奥斯曼帝国的支持下,葡萄牙人冲当了马前卒,赶走了北非的穆斯林商人。得到了帝国许可的海上贸易特权。此时对奥斯曼帝国全球贸易的巨大障碍是什叶派萨菲帝国。萨菲帝国则用给予英国商业特许权的方式报答英国帮助他们在霍尔木兹海峡赶跑葡萄牙人。

 

在此之前,葡萄牙人则和萨菲帝国有密切的贸易关系,向帝国倒卖印度穆斯林生产的兵器大发其财。欧洲的基督教封建国家,正是在这种穆斯林教派大冲突中,利用机会左右逢源,得以壮大,最终翻盘。

 

而奥斯曼帝国、萨菲帝国、莫卧尔帝国所代表的穆斯林世界,则在这种意识形态冲突中日益衰落。其商业、科技、文化的软实力影响也日渐势微。当有一天,慕名蜂拥而来伊斯坦布尔的外国人发现,这个城市的各种商品都是进口货,且质量低劣时,国家的败像就显露出来了。

 

在这个城市中,有钱人不敢露富,尽量装穷。尽管如此,这个国家的穆斯林知识份子还是广泛拥有传统的,长期的优越感,唯我独尊,极端鄙视落后的欧洲人。上层社会的学者沉溺于宗教本身的研究,不问世事。

 

现在看,这种情况多像今天的西方。当年穆斯林社会也像今天的西方社会一样兴盛发达,而且自信满满。可没过几百年,今天的穆斯林社会已经在底层绝望地挣扎。遍布全球的恐怖行动就是这种绝望的体现。基督教世界和伊斯兰世界在近代完成了一个攻守易位。

一是1 发表于  2018-09-12 14:19:02 11字 ( 0/75)

朋友中的他们很好相处。

穆斯林全球化的谢幕


李非

   

横亘欧亚非大陆,视地中海为其内海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让伊斯兰文明走向其历史的巅峰。伊斯坦布尔,是全体欧洲人所仰慕的,最繁华,最包容的城市。成为当时欧洲的文化、科技、教育和权力中心。

 

穆斯林志得意满,曾经搞过十字军造反的欧洲基督教诸封建国和自由城邦,这时服服帖帖成为大哥的小弟。外部冲突减少了,内部宗教派别矛盾就开始爆发了。这个宗教矛盾源于哈里发的合法性,哈里发即穆斯林的宗教领袖,相当于穆斯林的一把手。什叶派认为哈里发必须是穆罕默德家族成员,而逊尼派认为只要是公选出来的哈里发就是合法的。波斯人是什叶派,土耳其人是逊尼派。现在全球多数穆斯林都是逊尼派,伊朗是什叶派。

 

所以波斯的萨菲帝国反对奥斯曼帝国。逊尼派称神职人员为“阿訇”,什叶派称“伊玛目”。奥斯曼帝国是逊尼派穆斯林帝国,而波斯帝国是什叶派穆斯林帝国。两国的宗教派别冲突爆发了相互间的长期对抗和战争。对抗中,奥斯曼帝国和波斯帝国分别用特许经营的手段拉拢基督教欧洲封建国家为自己的同盟。

 

在奥斯曼帝国的支持下,葡萄牙人冲当了马前卒,赶走了北非的穆斯林商人。得到了帝国许可的海上贸易特权。此时对奥斯曼帝国全球贸易的巨大障碍是什叶派萨菲帝国。萨菲帝国则用给予英国商业特许权的方式报答英国帮助他们在霍尔木兹海峡赶跑葡萄牙人。

 

在此之前,葡萄牙人则和萨菲帝国有密切的贸易关系,向帝国倒卖印度穆斯林生产的兵器大发其财。欧洲的基督教封建国家,正是在这种穆斯林教派大冲突中,利用机会左右逢源,得以壮大,最终翻盘。

 

而奥斯曼帝国、萨菲帝国、莫卧尔帝国所代表的穆斯林世界,则在这种意识形态冲突中日益衰落。其商业、科技、文化的软实力影响也日渐势微。当有一天,慕名蜂拥而来伊斯坦布尔的外国人发现,这个城市的各种商品都是进口货,且质量低劣时,国家的败像就显露出来了。

 

在这个城市中,有钱人不敢露富,尽量装穷。尽管如此,这个国家的穆斯林知识份子还是广泛拥有传统的,长期的优越感,唯我独尊,极端鄙视落后的欧洲人。上层社会的学者沉溺于宗教本身的研究,不问世事。

 

现在看,这种情况多像今天的西方。当年穆斯林社会也像今天的西方社会一样兴盛发达,而且自信满满。可没过几百年,今天的穆斯林社会已经在底层绝望地挣扎。遍布全球的恐怖行动就是这种绝望的体现。基督教世界和伊斯兰世界在近代完成了一个攻守易位。

李非ABC 发表于  2018-09-12 10:51:41 12字 ( 0/91)

攻守易势,千年矛盾难消。

穆斯林全球化的谢幕


李非

   

横亘欧亚非大陆,视地中海为其内海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让伊斯兰文明走向其历史的巅峰。伊斯坦布尔,是全体欧洲人所仰慕的,最繁华,最包容的城市。成为当时欧洲的文化、科技、教育和权力中心。

 

穆斯林志得意满,曾经搞过十字军造反的欧洲基督教诸封建国和自由城邦,这时服服帖帖成为大哥的小弟。外部冲突减少了,内部宗教派别矛盾就开始爆发了。这个宗教矛盾源于哈里发的合法性,哈里发即穆斯林的宗教领袖,相当于穆斯林的一把手。什叶派认为哈里发必须是穆罕默德家族成员,而逊尼派认为只要是公选出来的哈里发就是合法的。波斯人是什叶派,土耳其人是逊尼派。现在全球多数穆斯林都是逊尼派,伊朗是什叶派。

 

所以波斯的萨菲帝国反对奥斯曼帝国。逊尼派称神职人员为“阿訇”,什叶派称“伊玛目”。奥斯曼帝国是逊尼派穆斯林帝国,而波斯帝国是什叶派穆斯林帝国。两国的宗教派别冲突爆发了相互间的长期对抗和战争。对抗中,奥斯曼帝国和波斯帝国分别用特许经营的手段拉拢基督教欧洲封建国家为自己的同盟。

 

在奥斯曼帝国的支持下,葡萄牙人冲当了马前卒,赶走了北非的穆斯林商人。得到了帝国许可的海上贸易特权。此时对奥斯曼帝国全球贸易的巨大障碍是什叶派萨菲帝国。萨菲帝国则用给予英国商业特许权的方式报答英国帮助他们在霍尔木兹海峡赶跑葡萄牙人。

 

在此之前,葡萄牙人则和萨菲帝国有密切的贸易关系,向帝国倒卖印度穆斯林生产的兵器大发其财。欧洲的基督教封建国家,正是在这种穆斯林教派大冲突中,利用机会左右逢源,得以壮大,最终翻盘。

 

而奥斯曼帝国、萨菲帝国、莫卧尔帝国所代表的穆斯林世界,则在这种意识形态冲突中日益衰落。其商业、科技、文化的软实力影响也日渐势微。当有一天,慕名蜂拥而来伊斯坦布尔的外国人发现,这个城市的各种商品都是进口货,且质量低劣时,国家的败像就显露出来了。

 

在这个城市中,有钱人不敢露富,尽量装穷。尽管如此,这个国家的穆斯林知识份子还是广泛拥有传统的,长期的优越感,唯我独尊,极端鄙视落后的欧洲人。上层社会的学者沉溺于宗教本身的研究,不问世事。

 

现在看,这种情况多像今天的西方。当年穆斯林社会也像今天的西方社会一样兴盛发达,而且自信满满。可没过几百年,今天的穆斯林社会已经在底层绝望地挣扎。遍布全球的恐怖行动就是这种绝望的体现。基督教世界和伊斯兰世界在近代完成了一个攻守易位。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