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逢君恶 发表于  2018-09-12 09:36:45 4422字 ( 14/2139)

说单田芳(原创首发)


  第一次听他的评书是1981年夏,讲的是《新儿女英雄传》,在亲戚家听的,只听过几段。那时收音机音质信号都不好,他个别字发音又不清晰,听不太真。到底是牛大水还是刘大水,我一直没分清。

  第二次听他是1982年。一天晚上放学回家,发现家里居然多了台收音机,这可是意外之喜,终于可以不用去别人家听小说了(我们小时管评书叫小说)。但遗憾的是,袁阔成的群英会啊神州擂啊什么的我们喜爱的“古装剧”已经讲完,开始播现代评书了,叫《破晓记》,就是单田芳讲的。

  谁知听了几集,就被那揪心的情节抓住了,老弓腰与“四姐”的悲惨遭遇,真真催人泪下。还有,诡计多端的药葫芦、蛇蝎心肠的李三姑奶奶、嫉恶如仇的黑丑、神枪手方克荣等,都深深刻在了我们的童年记忆里。

  那时大家都喜欢袁阔成,不待见单的破嗓子。但越到后来,越反过来了。为什么?因为单虽然粗俗,有下里巴人的赶脚,但从不卖关子,咋听咋痛快。而袁则越到后期越刻意包装自己把自己装扮成文化人,“卖弄有家私”。比如他晚年录制的全套三国,酸文假醋,议论性文字太多,动不动就岔开情节引出个典故来。冗长,拖沓,节奏奇慢,特别不供听。

  其实单先生在老一辈说书人中,学历是最高的,大专。袁阔成之流,不过就一学徒。那年正大的常老师,带领一伙草莽英雄也就还珠里的柳青柳红之流,在一家小店与我和岳鬼怀元进餐,其中有一个小伙子是评书世家。袁最早就拜在他爷爷名下,给他家拉风匣(这东东80后都没见过)。袁,据他讲,小名叫小林子。

  年轻时听过的单田芳的评书还有《三国演义》和《百年风云》,都是中学时期。三国虎头蛇尾,草草收尾,以一首诗结束全篇,我记得很清楚:“曹孟德凭天时有人辅佐,孙仲谋凭地利稳坐龙楼。汉刘备舍命交友,无地盘只落得四海飘流。孔明先生白费力,一腔热血付东流。”。极哀婉。

  到他讲白眉大侠、三侠五义的时候,我已经读研了。事实上高一以后,就是《北国草》《刘秀传》后,我就再没听过评书。电视、电脑特别是今天的手机时代,听评书的,多是传大室的大爷,公园里溜弯儿的老头,出租车司机之流。时人讲“有井水处,听单田芳”(套“有井水处,既能歌柳词”句),恰极。他的评书,市井俗人最爱听,说他是人民艺术家,实至名归。

  凡讲评书的,都有各自的套路。如刘兰芳的评书,一般都会有个哈密刺式的齉鼻子,牛皋式的愣头青,狄雷式的傻小子。风格也是各有特色,刘兰芳的快,田连元的愣,袁阔成的油,王刚的稳,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中,王刚是独树一帜的人物,也是某门派的鼻祖。所谓开风气之先,《夜幕下的哈尔滨》颠覆了听众的评书观,令人耳目一新,自此,播音员式的讲书风格出现,并风行一时。



  而单田芳的风格,一个字,就是俗。

  其实老评书人都脱不了这个俗字:因为生在旧社会,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很难高大上。只是在单先生身上,这一点表现得更为突出罢了。

  学识所限,语言(尽管鲜活)难免贫乏。惯用语太多,形容一个人的品貌才学,总会出现雷同的句子(当然我说的是他的早期作品,后期没听过。估计以单先生的聪明和勤奋,会改进不少)。小时候条件所限,接触的信息量太少,知识极度贫乏,曾被这老头子骗个一塌糊涂。比如他说某人有才,“双手会写梅花篆字”,当时觉得这人好厉害,后来才发现,他形容谁有才都这么说。又,他形容胖人,都是“腚大腰圆”,“象个没毛的大狗熊”。呵呵。

  多少年不听他的评书了,现在回忆小时听的那些,话犹在耳。听书的情境还历历在目,有昔日重来的感觉。

  单先生昨天仙逝了,评书界的长青树不在了,但他的声音还在,而且注定万古留声的。我们纪念单老先生,还是要化悲痛为力量,向老先生学习,从他身上汲取正能量。

  一是勤奋。说书的人多了,象他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活到老说到老的,却是凤毛麟角。他的作品,简直无所不包,前人称杜工部诗圣,我们可以称单田芳为书圣;前人称杜工部的诗是诗史,我们可以称单先生的书为书史。当然,这书,是评书的书。单先生不可能永垂不朽,但他的评书,注定永垂不朽。

  二是钻研。单先生没什么文化,但最终成为评书集大成者,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除了勤奋以外,还要归功于他的钻研、他的博采众长杂学旁收。评书一回只讲30分钟,背后的收集整理,却要花费大量心血,付出大量的劳动。正史,野史,他都要看,吸取精华,剔除糟粕,所有艰深晦涩的东西,都要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通俗易懂的语言流畅地表达出来,这不只是嘴皮子的功夫,更需要有一个好脑子,今人讲,脑子是个好东西。关键看你咋用。单先生就充分开发利用了自己的脑子。

  三是淡泊。说他淡泊名利默默奉献,似乎唱高调。但事实如此,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这个,不是克制使然,不是修炼使然,不是情操使然,而是一个优秀艺人的本分使然,他只是全神贯注地、只争朝夕地做自己的本职工作,根本没时间,没精力置身名利场,顾及名利事。他是如此,邓稼先、屠呦呦等大科学家亦如此,所有踏踏实实干事业的都是如此。

  四是接地气。兴之所至即兴发挥也好,伤时骂世借古讽今也好,他无论讲什么,总让你感觉是性情中人,在和你交流,在说实话,不是装腔作势和你卖关子。这也是大家喜爱他的原因。他的语言,质朴,率直,情浓,意真,丝毫不造作。非要说有,就是在模仿女声的时候,勒得精细,勒到快劈了,那声音确实“造作”--做作到让你心疼,那么大年纪,那副哑嗓子,真难为他了。


陈治平 发表于  2018-09-13 01:00:46 22字 ( 0/24)

如果“语文课”都学“单田方”式,学生爱听……


  第一次听他的评书是1981年夏,讲的是《新儿女英雄传》,在亲戚家听的,只听过几段。那时收音机音质信号都不好,他个别字发音又不清晰,听不太真。到底是牛大水还是刘大水,我一直没分清。

  第二次听他是1982年。一天晚上放学回家,发现家里居然多了台收音机,这可是意外之喜,终于可以不用去别人家听小说了(我们小时管评书叫小说)。但遗憾的是,袁阔成的群英会啊神州擂啊什么的我们喜爱的“古装剧”已经讲完,开始播现代评书了,叫《破晓记》,就是单田芳讲的。

  谁知听了几集,就被那揪心的情节抓住了,老弓腰与“四姐”的悲惨遭遇,真真催人泪下。还有,诡计多端的药葫芦、蛇蝎心肠的李三姑奶奶、嫉恶如仇的黑丑、神枪手方克荣等,都深深刻在了我们的童年记忆里。

  那时大家都喜欢袁阔成,不待见单的破嗓子。但越到后来,越反过来了。为什么?因为单虽然粗俗,有下里巴人的赶脚,但从不卖关子,咋听咋痛快。而袁则越到后期越刻意包装自己把自己装扮成文化人,“卖弄有家私”。比如他晚年录制的全套三国,酸文假醋,议论性文字太多,动不动就岔开情节引出个典故来。冗长,拖沓,节奏奇慢,特别不供听。

  其实单先生在老一辈说书人中,学历是最高的,大专。袁阔成之流,不过就一学徒。那年正大的常老师,带领一伙草莽英雄也就还珠里的柳青柳红之流,在一家小店与我和岳鬼怀元进餐,其中有一个小伙子是评书世家。袁最早就拜在他爷爷名下,给他家拉风匣(这东东80后都没见过)。袁,据他讲,小名叫小林子。

  年轻时听过的单田芳的评书还有《三国演义》和《百年风云》,都是中学时期。三国虎头蛇尾,草草收尾,以一首诗结束全篇,我记得很清楚:“曹孟德凭天时有人辅佐,孙仲谋凭地利稳坐龙楼。汉刘备舍命交友,无地盘只落得四海飘流。孔明先生白费力,一腔热血付东流。”。极哀婉。

  到他讲白眉大侠、三侠五义的时候,我已经读研了。事实上高一以后,就是《北国草》《刘秀传》后,我就再没听过评书。电视、电脑特别是今天的手机时代,听评书的,多是传大室的大爷,公园里溜弯儿的老头,出租车司机之流。时人讲“有井水处,听单田芳”(套“有井水处,既能歌柳词”句),恰极。他的评书,市井俗人最爱听,说他是人民艺术家,实至名归。

  凡讲评书的,都有各自的套路。如刘兰芳的评书,一般都会有个哈密刺式的齉鼻子,牛皋式的愣头青,狄雷式的傻小子。风格也是各有特色,刘兰芳的快,田连元的愣,袁阔成的油,王刚的稳,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中,王刚是独树一帜的人物,也是某门派的鼻祖。所谓开风气之先,《夜幕下的哈尔滨》颠覆了听众的评书观,令人耳目一新,自此,播音员式的讲书风格出现,并风行一时。



  而单田芳的风格,一个字,就是俗。

  其实老评书人都脱不了这个俗字:因为生在旧社会,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很难高大上。只是在单先生身上,这一点表现得更为突出罢了。

  学识所限,语言(尽管鲜活)难免贫乏。惯用语太多,形容一个人的品貌才学,总会出现雷同的句子(当然我说的是他的早期作品,后期没听过。估计以单先生的聪明和勤奋,会改进不少)。小时候条件所限,接触的信息量太少,知识极度贫乏,曾被这老头子骗个一塌糊涂。比如他说某人有才,“双手会写梅花篆字”,当时觉得这人好厉害,后来才发现,他形容谁有才都这么说。又,他形容胖人,都是“腚大腰圆”,“象个没毛的大狗熊”。呵呵。

  多少年不听他的评书了,现在回忆小时听的那些,话犹在耳。听书的情境还历历在目,有昔日重来的感觉。

  单先生昨天仙逝了,评书界的长青树不在了,但他的声音还在,而且注定万古留声的。我们纪念单老先生,还是要化悲痛为力量,向老先生学习,从他身上汲取正能量。

  一是勤奋。说书的人多了,象他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活到老说到老的,却是凤毛麟角。他的作品,简直无所不包,前人称杜工部诗圣,我们可以称单田芳为书圣;前人称杜工部的诗是诗史,我们可以称单先生的书为书史。当然,这书,是评书的书。单先生不可能永垂不朽,但他的评书,注定永垂不朽。

  二是钻研。单先生没什么文化,但最终成为评书集大成者,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除了勤奋以外,还要归功于他的钻研、他的博采众长杂学旁收。评书一回只讲30分钟,背后的收集整理,却要花费大量心血,付出大量的劳动。正史,野史,他都要看,吸取精华,剔除糟粕,所有艰深晦涩的东西,都要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通俗易懂的语言流畅地表达出来,这不只是嘴皮子的功夫,更需要有一个好脑子,今人讲,脑子是个好东西。关键看你咋用。单先生就充分开发利用了自己的脑子。

  三是淡泊。说他淡泊名利默默奉献,似乎唱高调。但事实如此,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这个,不是克制使然,不是修炼使然,不是情操使然,而是一个优秀艺人的本分使然,他只是全神贯注地、只争朝夕地做自己的本职工作,根本没时间,没精力置身名利场,顾及名利事。他是如此,邓稼先、屠呦呦等大科学家亦如此,所有踏踏实实干事业的都是如此。

  四是接地气。兴之所至即兴发挥也好,伤时骂世借古讽今也好,他无论讲什么,总让你感觉是性情中人,在和你交流,在说实话,不是装腔作势和你卖关子。这也是大家喜爱他的原因。他的语言,质朴,率直,情浓,意真,丝毫不造作。非要说有,就是在模仿女声的时候,勒得精细,勒到快劈了,那声音确实“造作”--做作到让你心疼,那么大年纪,那副哑嗓子,真难为他了。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8-09-12 19:32:16 414字 ( 0/97)

我认为评书是一种非常好的儿童教育手法。印象中对刘兰芳的评书最喜欢,因为声音清脆,字正腔圆,听起来不费劲,边吃边听没问题,而且她的评书内容正反对立、爱憎分明,譬如


  第一次听他的评书是1981年夏,讲的是《新儿女英雄传》,在亲戚家听的,只听过几段。那时收音机音质信号都不好,他个别字发音又不清晰,听不太真。到底是牛大水还是刘大水,我一直没分清。

  第二次听他是1982年。一天晚上放学回家,发现家里居然多了台收音机,这可是意外之喜,终于可以不用去别人家听小说了(我们小时管评书叫小说)。但遗憾的是,袁阔成的群英会啊神州擂啊什么的我们喜爱的“古装剧”已经讲完,开始播现代评书了,叫《破晓记》,就是单田芳讲的。

  谁知听了几集,就被那揪心的情节抓住了,老弓腰与“四姐”的悲惨遭遇,真真催人泪下。还有,诡计多端的药葫芦、蛇蝎心肠的李三姑奶奶、嫉恶如仇的黑丑、神枪手方克荣等,都深深刻在了我们的童年记忆里。

  那时大家都喜欢袁阔成,不待见单的破嗓子。但越到后来,越反过来了。为什么?因为单虽然粗俗,有下里巴人的赶脚,但从不卖关子,咋听咋痛快。而袁则越到后期越刻意包装自己把自己装扮成文化人,“卖弄有家私”。比如他晚年录制的全套三国,酸文假醋,议论性文字太多,动不动就岔开情节引出个典故来。冗长,拖沓,节奏奇慢,特别不供听。

  其实单先生在老一辈说书人中,学历是最高的,大专。袁阔成之流,不过就一学徒。那年正大的常老师,带领一伙草莽英雄也就还珠里的柳青柳红之流,在一家小店与我和岳鬼怀元进餐,其中有一个小伙子是评书世家。袁最早就拜在他爷爷名下,给他家拉风匣(这东东80后都没见过)。袁,据他讲,小名叫小林子。

  年轻时听过的单田芳的评书还有《三国演义》和《百年风云》,都是中学时期。三国虎头蛇尾,草草收尾,以一首诗结束全篇,我记得很清楚:“曹孟德凭天时有人辅佐,孙仲谋凭地利稳坐龙楼。汉刘备舍命交友,无地盘只落得四海飘流。孔明先生白费力,一腔热血付东流。”。极哀婉。

  到他讲白眉大侠、三侠五义的时候,我已经读研了。事实上高一以后,就是《北国草》《刘秀传》后,我就再没听过评书。电视、电脑特别是今天的手机时代,听评书的,多是传大室的大爷,公园里溜弯儿的老头,出租车司机之流。时人讲“有井水处,听单田芳”(套“有井水处,既能歌柳词”句),恰极。他的评书,市井俗人最爱听,说他是人民艺术家,实至名归。

  凡讲评书的,都有各自的套路。如刘兰芳的评书,一般都会有个哈密刺式的齉鼻子,牛皋式的愣头青,狄雷式的傻小子。风格也是各有特色,刘兰芳的快,田连元的愣,袁阔成的油,王刚的稳,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中,王刚是独树一帜的人物,也是某门派的鼻祖。所谓开风气之先,《夜幕下的哈尔滨》颠覆了听众的评书观,令人耳目一新,自此,播音员式的讲书风格出现,并风行一时。



  而单田芳的风格,一个字,就是俗。

  其实老评书人都脱不了这个俗字:因为生在旧社会,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很难高大上。只是在单先生身上,这一点表现得更为突出罢了。

  学识所限,语言(尽管鲜活)难免贫乏。惯用语太多,形容一个人的品貌才学,总会出现雷同的句子(当然我说的是他的早期作品,后期没听过。估计以单先生的聪明和勤奋,会改进不少)。小时候条件所限,接触的信息量太少,知识极度贫乏,曾被这老头子骗个一塌糊涂。比如他说某人有才,“双手会写梅花篆字”,当时觉得这人好厉害,后来才发现,他形容谁有才都这么说。又,他形容胖人,都是“腚大腰圆”,“象个没毛的大狗熊”。呵呵。

  多少年不听他的评书了,现在回忆小时听的那些,话犹在耳。听书的情境还历历在目,有昔日重来的感觉。

  单先生昨天仙逝了,评书界的长青树不在了,但他的声音还在,而且注定万古留声的。我们纪念单老先生,还是要化悲痛为力量,向老先生学习,从他身上汲取正能量。

  一是勤奋。说书的人多了,象他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活到老说到老的,却是凤毛麟角。他的作品,简直无所不包,前人称杜工部诗圣,我们可以称单田芳为书圣;前人称杜工部的诗是诗史,我们可以称单先生的书为书史。当然,这书,是评书的书。单先生不可能永垂不朽,但他的评书,注定永垂不朽。

  二是钻研。单先生没什么文化,但最终成为评书集大成者,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除了勤奋以外,还要归功于他的钻研、他的博采众长杂学旁收。评书一回只讲30分钟,背后的收集整理,却要花费大量心血,付出大量的劳动。正史,野史,他都要看,吸取精华,剔除糟粕,所有艰深晦涩的东西,都要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通俗易懂的语言流畅地表达出来,这不只是嘴皮子的功夫,更需要有一个好脑子,今人讲,脑子是个好东西。关键看你咋用。单先生就充分开发利用了自己的脑子。

  三是淡泊。说他淡泊名利默默奉献,似乎唱高调。但事实如此,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这个,不是克制使然,不是修炼使然,不是情操使然,而是一个优秀艺人的本分使然,他只是全神贯注地、只争朝夕地做自己的本职工作,根本没时间,没精力置身名利场,顾及名利事。他是如此,邓稼先、屠呦呦等大科学家亦如此,所有踏踏实实干事业的都是如此。

  四是接地气。兴之所至即兴发挥也好,伤时骂世借古讽今也好,他无论讲什么,总让你感觉是性情中人,在和你交流,在说实话,不是装腔作势和你卖关子。这也是大家喜爱他的原因。他的语言,质朴,率直,情浓,意真,丝毫不造作。非要说有,就是在模仿女声的时候,勒得精细,勒到快劈了,那声音确实“造作”--做作到让你心疼,那么大年纪,那副哑嗓子,真难为他了。


袁大麻子 发表于  2018-09-12 15:34:09 24字 ( 0/92)

老逢头,52年的美蒋特务事,能说清楚吗?[猜想]


  第一次听他的评书是1981年夏,讲的是《新儿女英雄传》,在亲戚家听的,只听过几段。那时收音机音质信号都不好,他个别字发音又不清晰,听不太真。到底是牛大水还是刘大水,我一直没分清。

  第二次听他是1982年。一天晚上放学回家,发现家里居然多了台收音机,这可是意外之喜,终于可以不用去别人家听小说了(我们小时管评书叫小说)。但遗憾的是,袁阔成的群英会啊神州擂啊什么的我们喜爱的“古装剧”已经讲完,开始播现代评书了,叫《破晓记》,就是单田芳讲的。

  谁知听了几集,就被那揪心的情节抓住了,老弓腰与“四姐”的悲惨遭遇,真真催人泪下。还有,诡计多端的药葫芦、蛇蝎心肠的李三姑奶奶、嫉恶如仇的黑丑、神枪手方克荣等,都深深刻在了我们的童年记忆里。

  那时大家都喜欢袁阔成,不待见单的破嗓子。但越到后来,越反过来了。为什么?因为单虽然粗俗,有下里巴人的赶脚,但从不卖关子,咋听咋痛快。而袁则越到后期越刻意包装自己把自己装扮成文化人,“卖弄有家私”。比如他晚年录制的全套三国,酸文假醋,议论性文字太多,动不动就岔开情节引出个典故来。冗长,拖沓,节奏奇慢,特别不供听。

  其实单先生在老一辈说书人中,学历是最高的,大专。袁阔成之流,不过就一学徒。那年正大的常老师,带领一伙草莽英雄也就还珠里的柳青柳红之流,在一家小店与我和岳鬼怀元进餐,其中有一个小伙子是评书世家。袁最早就拜在他爷爷名下,给他家拉风匣(这东东80后都没见过)。袁,据他讲,小名叫小林子。

  年轻时听过的单田芳的评书还有《三国演义》和《百年风云》,都是中学时期。三国虎头蛇尾,草草收尾,以一首诗结束全篇,我记得很清楚:“曹孟德凭天时有人辅佐,孙仲谋凭地利稳坐龙楼。汉刘备舍命交友,无地盘只落得四海飘流。孔明先生白费力,一腔热血付东流。”。极哀婉。

  到他讲白眉大侠、三侠五义的时候,我已经读研了。事实上高一以后,就是《北国草》《刘秀传》后,我就再没听过评书。电视、电脑特别是今天的手机时代,听评书的,多是传大室的大爷,公园里溜弯儿的老头,出租车司机之流。时人讲“有井水处,听单田芳”(套“有井水处,既能歌柳词”句),恰极。他的评书,市井俗人最爱听,说他是人民艺术家,实至名归。

  凡讲评书的,都有各自的套路。如刘兰芳的评书,一般都会有个哈密刺式的齉鼻子,牛皋式的愣头青,狄雷式的傻小子。风格也是各有特色,刘兰芳的快,田连元的愣,袁阔成的油,王刚的稳,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中,王刚是独树一帜的人物,也是某门派的鼻祖。所谓开风气之先,《夜幕下的哈尔滨》颠覆了听众的评书观,令人耳目一新,自此,播音员式的讲书风格出现,并风行一时。



  而单田芳的风格,一个字,就是俗。

  其实老评书人都脱不了这个俗字:因为生在旧社会,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很难高大上。只是在单先生身上,这一点表现得更为突出罢了。

  学识所限,语言(尽管鲜活)难免贫乏。惯用语太多,形容一个人的品貌才学,总会出现雷同的句子(当然我说的是他的早期作品,后期没听过。估计以单先生的聪明和勤奋,会改进不少)。小时候条件所限,接触的信息量太少,知识极度贫乏,曾被这老头子骗个一塌糊涂。比如他说某人有才,“双手会写梅花篆字”,当时觉得这人好厉害,后来才发现,他形容谁有才都这么说。又,他形容胖人,都是“腚大腰圆”,“象个没毛的大狗熊”。呵呵。

  多少年不听他的评书了,现在回忆小时听的那些,话犹在耳。听书的情境还历历在目,有昔日重来的感觉。

  单先生昨天仙逝了,评书界的长青树不在了,但他的声音还在,而且注定万古留声的。我们纪念单老先生,还是要化悲痛为力量,向老先生学习,从他身上汲取正能量。

  一是勤奋。说书的人多了,象他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活到老说到老的,却是凤毛麟角。他的作品,简直无所不包,前人称杜工部诗圣,我们可以称单田芳为书圣;前人称杜工部的诗是诗史,我们可以称单先生的书为书史。当然,这书,是评书的书。单先生不可能永垂不朽,但他的评书,注定永垂不朽。

  二是钻研。单先生没什么文化,但最终成为评书集大成者,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除了勤奋以外,还要归功于他的钻研、他的博采众长杂学旁收。评书一回只讲30分钟,背后的收集整理,却要花费大量心血,付出大量的劳动。正史,野史,他都要看,吸取精华,剔除糟粕,所有艰深晦涩的东西,都要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通俗易懂的语言流畅地表达出来,这不只是嘴皮子的功夫,更需要有一个好脑子,今人讲,脑子是个好东西。关键看你咋用。单先生就充分开发利用了自己的脑子。

  三是淡泊。说他淡泊名利默默奉献,似乎唱高调。但事实如此,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这个,不是克制使然,不是修炼使然,不是情操使然,而是一个优秀艺人的本分使然,他只是全神贯注地、只争朝夕地做自己的本职工作,根本没时间,没精力置身名利场,顾及名利事。他是如此,邓稼先、屠呦呦等大科学家亦如此,所有踏踏实实干事业的都是如此。

  四是接地气。兴之所至即兴发挥也好,伤时骂世借古讽今也好,他无论讲什么,总让你感觉是性情中人,在和你交流,在说实话,不是装腔作势和你卖关子。这也是大家喜爱他的原因。他的语言,质朴,率直,情浓,意真,丝毫不造作。非要说有,就是在模仿女声的时候,勒得精细,勒到快劈了,那声音确实“造作”--做作到让你心疼,那么大年纪,那副哑嗓子,真难为他了。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8-09-12 15:22:42 59字 ( 0/87)

写得不错,点个赞先。记忆比较深的是单先生讲的三侠五义,对我们年轻时候有潜移默化作用,有些语言甚至被我带到强檀了[哈哈]


  第一次听他的评书是1981年夏,讲的是《新儿女英雄传》,在亲戚家听的,只听过几段。那时收音机音质信号都不好,他个别字发音又不清晰,听不太真。到底是牛大水还是刘大水,我一直没分清。

  第二次听他是1982年。一天晚上放学回家,发现家里居然多了台收音机,这可是意外之喜,终于可以不用去别人家听小说了(我们小时管评书叫小说)。但遗憾的是,袁阔成的群英会啊神州擂啊什么的我们喜爱的“古装剧”已经讲完,开始播现代评书了,叫《破晓记》,就是单田芳讲的。

  谁知听了几集,就被那揪心的情节抓住了,老弓腰与“四姐”的悲惨遭遇,真真催人泪下。还有,诡计多端的药葫芦、蛇蝎心肠的李三姑奶奶、嫉恶如仇的黑丑、神枪手方克荣等,都深深刻在了我们的童年记忆里。

  那时大家都喜欢袁阔成,不待见单的破嗓子。但越到后来,越反过来了。为什么?因为单虽然粗俗,有下里巴人的赶脚,但从不卖关子,咋听咋痛快。而袁则越到后期越刻意包装自己把自己装扮成文化人,“卖弄有家私”。比如他晚年录制的全套三国,酸文假醋,议论性文字太多,动不动就岔开情节引出个典故来。冗长,拖沓,节奏奇慢,特别不供听。

  其实单先生在老一辈说书人中,学历是最高的,大专。袁阔成之流,不过就一学徒。那年正大的常老师,带领一伙草莽英雄也就还珠里的柳青柳红之流,在一家小店与我和岳鬼怀元进餐,其中有一个小伙子是评书世家。袁最早就拜在他爷爷名下,给他家拉风匣(这东东80后都没见过)。袁,据他讲,小名叫小林子。

  年轻时听过的单田芳的评书还有《三国演义》和《百年风云》,都是中学时期。三国虎头蛇尾,草草收尾,以一首诗结束全篇,我记得很清楚:“曹孟德凭天时有人辅佐,孙仲谋凭地利稳坐龙楼。汉刘备舍命交友,无地盘只落得四海飘流。孔明先生白费力,一腔热血付东流。”。极哀婉。

  到他讲白眉大侠、三侠五义的时候,我已经读研了。事实上高一以后,就是《北国草》《刘秀传》后,我就再没听过评书。电视、电脑特别是今天的手机时代,听评书的,多是传大室的大爷,公园里溜弯儿的老头,出租车司机之流。时人讲“有井水处,听单田芳”(套“有井水处,既能歌柳词”句),恰极。他的评书,市井俗人最爱听,说他是人民艺术家,实至名归。

  凡讲评书的,都有各自的套路。如刘兰芳的评书,一般都会有个哈密刺式的齉鼻子,牛皋式的愣头青,狄雷式的傻小子。风格也是各有特色,刘兰芳的快,田连元的愣,袁阔成的油,王刚的稳,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中,王刚是独树一帜的人物,也是某门派的鼻祖。所谓开风气之先,《夜幕下的哈尔滨》颠覆了听众的评书观,令人耳目一新,自此,播音员式的讲书风格出现,并风行一时。



  而单田芳的风格,一个字,就是俗。

  其实老评书人都脱不了这个俗字:因为生在旧社会,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很难高大上。只是在单先生身上,这一点表现得更为突出罢了。

  学识所限,语言(尽管鲜活)难免贫乏。惯用语太多,形容一个人的品貌才学,总会出现雷同的句子(当然我说的是他的早期作品,后期没听过。估计以单先生的聪明和勤奋,会改进不少)。小时候条件所限,接触的信息量太少,知识极度贫乏,曾被这老头子骗个一塌糊涂。比如他说某人有才,“双手会写梅花篆字”,当时觉得这人好厉害,后来才发现,他形容谁有才都这么说。又,他形容胖人,都是“腚大腰圆”,“象个没毛的大狗熊”。呵呵。

  多少年不听他的评书了,现在回忆小时听的那些,话犹在耳。听书的情境还历历在目,有昔日重来的感觉。

  单先生昨天仙逝了,评书界的长青树不在了,但他的声音还在,而且注定万古留声的。我们纪念单老先生,还是要化悲痛为力量,向老先生学习,从他身上汲取正能量。

  一是勤奋。说书的人多了,象他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活到老说到老的,却是凤毛麟角。他的作品,简直无所不包,前人称杜工部诗圣,我们可以称单田芳为书圣;前人称杜工部的诗是诗史,我们可以称单先生的书为书史。当然,这书,是评书的书。单先生不可能永垂不朽,但他的评书,注定永垂不朽。

  二是钻研。单先生没什么文化,但最终成为评书集大成者,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除了勤奋以外,还要归功于他的钻研、他的博采众长杂学旁收。评书一回只讲30分钟,背后的收集整理,却要花费大量心血,付出大量的劳动。正史,野史,他都要看,吸取精华,剔除糟粕,所有艰深晦涩的东西,都要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通俗易懂的语言流畅地表达出来,这不只是嘴皮子的功夫,更需要有一个好脑子,今人讲,脑子是个好东西。关键看你咋用。单先生就充分开发利用了自己的脑子。

  三是淡泊。说他淡泊名利默默奉献,似乎唱高调。但事实如此,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这个,不是克制使然,不是修炼使然,不是情操使然,而是一个优秀艺人的本分使然,他只是全神贯注地、只争朝夕地做自己的本职工作,根本没时间,没精力置身名利场,顾及名利事。他是如此,邓稼先、屠呦呦等大科学家亦如此,所有踏踏实实干事业的都是如此。

  四是接地气。兴之所至即兴发挥也好,伤时骂世借古讽今也好,他无论讲什么,总让你感觉是性情中人,在和你交流,在说实话,不是装腔作势和你卖关子。这也是大家喜爱他的原因。他的语言,质朴,率直,情浓,意真,丝毫不造作。非要说有,就是在模仿女声的时候,勒得精细,勒到快劈了,那声音确实“造作”--做作到让你心疼,那么大年纪,那副哑嗓子,真难为他了。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8-09-12 15:23:39 45字 ( 0/81)

比如,形容小矬子侯君集快刀手:左一刀右一刀,刀刀不离后脑勺。老夫给你观敌了阵。。。[哈哈]


  第一次听他的评书是1981年夏,讲的是《新儿女英雄传》,在亲戚家听的,只听过几段。那时收音机音质信号都不好,他个别字发音又不清晰,听不太真。到底是牛大水还是刘大水,我一直没分清。

  第二次听他是1982年。一天晚上放学回家,发现家里居然多了台收音机,这可是意外之喜,终于可以不用去别人家听小说了(我们小时管评书叫小说)。但遗憾的是,袁阔成的群英会啊神州擂啊什么的我们喜爱的“古装剧”已经讲完,开始播现代评书了,叫《破晓记》,就是单田芳讲的。

  谁知听了几集,就被那揪心的情节抓住了,老弓腰与“四姐”的悲惨遭遇,真真催人泪下。还有,诡计多端的药葫芦、蛇蝎心肠的李三姑奶奶、嫉恶如仇的黑丑、神枪手方克荣等,都深深刻在了我们的童年记忆里。

  那时大家都喜欢袁阔成,不待见单的破嗓子。但越到后来,越反过来了。为什么?因为单虽然粗俗,有下里巴人的赶脚,但从不卖关子,咋听咋痛快。而袁则越到后期越刻意包装自己把自己装扮成文化人,“卖弄有家私”。比如他晚年录制的全套三国,酸文假醋,议论性文字太多,动不动就岔开情节引出个典故来。冗长,拖沓,节奏奇慢,特别不供听。

  其实单先生在老一辈说书人中,学历是最高的,大专。袁阔成之流,不过就一学徒。那年正大的常老师,带领一伙草莽英雄也就还珠里的柳青柳红之流,在一家小店与我和岳鬼怀元进餐,其中有一个小伙子是评书世家。袁最早就拜在他爷爷名下,给他家拉风匣(这东东80后都没见过)。袁,据他讲,小名叫小林子。

  年轻时听过的单田芳的评书还有《三国演义》和《百年风云》,都是中学时期。三国虎头蛇尾,草草收尾,以一首诗结束全篇,我记得很清楚:“曹孟德凭天时有人辅佐,孙仲谋凭地利稳坐龙楼。汉刘备舍命交友,无地盘只落得四海飘流。孔明先生白费力,一腔热血付东流。”。极哀婉。

  到他讲白眉大侠、三侠五义的时候,我已经读研了。事实上高一以后,就是《北国草》《刘秀传》后,我就再没听过评书。电视、电脑特别是今天的手机时代,听评书的,多是传大室的大爷,公园里溜弯儿的老头,出租车司机之流。时人讲“有井水处,听单田芳”(套“有井水处,既能歌柳词”句),恰极。他的评书,市井俗人最爱听,说他是人民艺术家,实至名归。

  凡讲评书的,都有各自的套路。如刘兰芳的评书,一般都会有个哈密刺式的齉鼻子,牛皋式的愣头青,狄雷式的傻小子。风格也是各有特色,刘兰芳的快,田连元的愣,袁阔成的油,王刚的稳,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中,王刚是独树一帜的人物,也是某门派的鼻祖。所谓开风气之先,《夜幕下的哈尔滨》颠覆了听众的评书观,令人耳目一新,自此,播音员式的讲书风格出现,并风行一时。



  而单田芳的风格,一个字,就是俗。

  其实老评书人都脱不了这个俗字:因为生在旧社会,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很难高大上。只是在单先生身上,这一点表现得更为突出罢了。

  学识所限,语言(尽管鲜活)难免贫乏。惯用语太多,形容一个人的品貌才学,总会出现雷同的句子(当然我说的是他的早期作品,后期没听过。估计以单先生的聪明和勤奋,会改进不少)。小时候条件所限,接触的信息量太少,知识极度贫乏,曾被这老头子骗个一塌糊涂。比如他说某人有才,“双手会写梅花篆字”,当时觉得这人好厉害,后来才发现,他形容谁有才都这么说。又,他形容胖人,都是“腚大腰圆”,“象个没毛的大狗熊”。呵呵。

  多少年不听他的评书了,现在回忆小时听的那些,话犹在耳。听书的情境还历历在目,有昔日重来的感觉。

  单先生昨天仙逝了,评书界的长青树不在了,但他的声音还在,而且注定万古留声的。我们纪念单老先生,还是要化悲痛为力量,向老先生学习,从他身上汲取正能量。

  一是勤奋。说书的人多了,象他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活到老说到老的,却是凤毛麟角。他的作品,简直无所不包,前人称杜工部诗圣,我们可以称单田芳为书圣;前人称杜工部的诗是诗史,我们可以称单先生的书为书史。当然,这书,是评书的书。单先生不可能永垂不朽,但他的评书,注定永垂不朽。

  二是钻研。单先生没什么文化,但最终成为评书集大成者,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除了勤奋以外,还要归功于他的钻研、他的博采众长杂学旁收。评书一回只讲30分钟,背后的收集整理,却要花费大量心血,付出大量的劳动。正史,野史,他都要看,吸取精华,剔除糟粕,所有艰深晦涩的东西,都要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通俗易懂的语言流畅地表达出来,这不只是嘴皮子的功夫,更需要有一个好脑子,今人讲,脑子是个好东西。关键看你咋用。单先生就充分开发利用了自己的脑子。

  三是淡泊。说他淡泊名利默默奉献,似乎唱高调。但事实如此,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这个,不是克制使然,不是修炼使然,不是情操使然,而是一个优秀艺人的本分使然,他只是全神贯注地、只争朝夕地做自己的本职工作,根本没时间,没精力置身名利场,顾及名利事。他是如此,邓稼先、屠呦呦等大科学家亦如此,所有踏踏实实干事业的都是如此。

  四是接地气。兴之所至即兴发挥也好,伤时骂世借古讽今也好,他无论讲什么,总让你感觉是性情中人,在和你交流,在说实话,不是装腔作势和你卖关子。这也是大家喜爱他的原因。他的语言,质朴,率直,情浓,意真,丝毫不造作。非要说有,就是在模仿女声的时候,勒得精细,勒到快劈了,那声音确实“造作”--做作到让你心疼,那么大年纪,那副哑嗓子,真难为他了。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09-12 14:44:56 49字 ( 0/101)

这和穿布鞋上街一样,十几块钱的鞋子,多舒服啊,人家就要看几眼,好像怪物一样。其实气血流通,通地气。


  第一次听他的评书是1981年夏,讲的是《新儿女英雄传》,在亲戚家听的,只听过几段。那时收音机音质信号都不好,他个别字发音又不清晰,听不太真。到底是牛大水还是刘大水,我一直没分清。

  第二次听他是1982年。一天晚上放学回家,发现家里居然多了台收音机,这可是意外之喜,终于可以不用去别人家听小说了(我们小时管评书叫小说)。但遗憾的是,袁阔成的群英会啊神州擂啊什么的我们喜爱的“古装剧”已经讲完,开始播现代评书了,叫《破晓记》,就是单田芳讲的。

  谁知听了几集,就被那揪心的情节抓住了,老弓腰与“四姐”的悲惨遭遇,真真催人泪下。还有,诡计多端的药葫芦、蛇蝎心肠的李三姑奶奶、嫉恶如仇的黑丑、神枪手方克荣等,都深深刻在了我们的童年记忆里。

  那时大家都喜欢袁阔成,不待见单的破嗓子。但越到后来,越反过来了。为什么?因为单虽然粗俗,有下里巴人的赶脚,但从不卖关子,咋听咋痛快。而袁则越到后期越刻意包装自己把自己装扮成文化人,“卖弄有家私”。比如他晚年录制的全套三国,酸文假醋,议论性文字太多,动不动就岔开情节引出个典故来。冗长,拖沓,节奏奇慢,特别不供听。

  其实单先生在老一辈说书人中,学历是最高的,大专。袁阔成之流,不过就一学徒。那年正大的常老师,带领一伙草莽英雄也就还珠里的柳青柳红之流,在一家小店与我和岳鬼怀元进餐,其中有一个小伙子是评书世家。袁最早就拜在他爷爷名下,给他家拉风匣(这东东80后都没见过)。袁,据他讲,小名叫小林子。

  年轻时听过的单田芳的评书还有《三国演义》和《百年风云》,都是中学时期。三国虎头蛇尾,草草收尾,以一首诗结束全篇,我记得很清楚:“曹孟德凭天时有人辅佐,孙仲谋凭地利稳坐龙楼。汉刘备舍命交友,无地盘只落得四海飘流。孔明先生白费力,一腔热血付东流。”。极哀婉。

  到他讲白眉大侠、三侠五义的时候,我已经读研了。事实上高一以后,就是《北国草》《刘秀传》后,我就再没听过评书。电视、电脑特别是今天的手机时代,听评书的,多是传大室的大爷,公园里溜弯儿的老头,出租车司机之流。时人讲“有井水处,听单田芳”(套“有井水处,既能歌柳词”句),恰极。他的评书,市井俗人最爱听,说他是人民艺术家,实至名归。

  凡讲评书的,都有各自的套路。如刘兰芳的评书,一般都会有个哈密刺式的齉鼻子,牛皋式的愣头青,狄雷式的傻小子。风格也是各有特色,刘兰芳的快,田连元的愣,袁阔成的油,王刚的稳,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中,王刚是独树一帜的人物,也是某门派的鼻祖。所谓开风气之先,《夜幕下的哈尔滨》颠覆了听众的评书观,令人耳目一新,自此,播音员式的讲书风格出现,并风行一时。



  而单田芳的风格,一个字,就是俗。

  其实老评书人都脱不了这个俗字:因为生在旧社会,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很难高大上。只是在单先生身上,这一点表现得更为突出罢了。

  学识所限,语言(尽管鲜活)难免贫乏。惯用语太多,形容一个人的品貌才学,总会出现雷同的句子(当然我说的是他的早期作品,后期没听过。估计以单先生的聪明和勤奋,会改进不少)。小时候条件所限,接触的信息量太少,知识极度贫乏,曾被这老头子骗个一塌糊涂。比如他说某人有才,“双手会写梅花篆字”,当时觉得这人好厉害,后来才发现,他形容谁有才都这么说。又,他形容胖人,都是“腚大腰圆”,“象个没毛的大狗熊”。呵呵。

  多少年不听他的评书了,现在回忆小时听的那些,话犹在耳。听书的情境还历历在目,有昔日重来的感觉。

  单先生昨天仙逝了,评书界的长青树不在了,但他的声音还在,而且注定万古留声的。我们纪念单老先生,还是要化悲痛为力量,向老先生学习,从他身上汲取正能量。

  一是勤奋。说书的人多了,象他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活到老说到老的,却是凤毛麟角。他的作品,简直无所不包,前人称杜工部诗圣,我们可以称单田芳为书圣;前人称杜工部的诗是诗史,我们可以称单先生的书为书史。当然,这书,是评书的书。单先生不可能永垂不朽,但他的评书,注定永垂不朽。

  二是钻研。单先生没什么文化,但最终成为评书集大成者,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除了勤奋以外,还要归功于他的钻研、他的博采众长杂学旁收。评书一回只讲30分钟,背后的收集整理,却要花费大量心血,付出大量的劳动。正史,野史,他都要看,吸取精华,剔除糟粕,所有艰深晦涩的东西,都要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通俗易懂的语言流畅地表达出来,这不只是嘴皮子的功夫,更需要有一个好脑子,今人讲,脑子是个好东西。关键看你咋用。单先生就充分开发利用了自己的脑子。

  三是淡泊。说他淡泊名利默默奉献,似乎唱高调。但事实如此,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这个,不是克制使然,不是修炼使然,不是情操使然,而是一个优秀艺人的本分使然,他只是全神贯注地、只争朝夕地做自己的本职工作,根本没时间,没精力置身名利场,顾及名利事。他是如此,邓稼先、屠呦呦等大科学家亦如此,所有踏踏实实干事业的都是如此。

  四是接地气。兴之所至即兴发挥也好,伤时骂世借古讽今也好,他无论讲什么,总让你感觉是性情中人,在和你交流,在说实话,不是装腔作势和你卖关子。这也是大家喜爱他的原因。他的语言,质朴,率直,情浓,意真,丝毫不造作。非要说有,就是在模仿女声的时候,勒得精细,勒到快劈了,那声音确实“造作”--做作到让你心疼,那么大年纪,那副哑嗓子,真难为他了。


只有半桶 发表于  2018-09-12 14:42:13 36字 ( 0/101)

单田芳代表的是一种心态和生活方式,就是“原生态”。这个年轻人很难体验了。


  第一次听他的评书是1981年夏,讲的是《新儿女英雄传》,在亲戚家听的,只听过几段。那时收音机音质信号都不好,他个别字发音又不清晰,听不太真。到底是牛大水还是刘大水,我一直没分清。

  第二次听他是1982年。一天晚上放学回家,发现家里居然多了台收音机,这可是意外之喜,终于可以不用去别人家听小说了(我们小时管评书叫小说)。但遗憾的是,袁阔成的群英会啊神州擂啊什么的我们喜爱的“古装剧”已经讲完,开始播现代评书了,叫《破晓记》,就是单田芳讲的。

  谁知听了几集,就被那揪心的情节抓住了,老弓腰与“四姐”的悲惨遭遇,真真催人泪下。还有,诡计多端的药葫芦、蛇蝎心肠的李三姑奶奶、嫉恶如仇的黑丑、神枪手方克荣等,都深深刻在了我们的童年记忆里。

  那时大家都喜欢袁阔成,不待见单的破嗓子。但越到后来,越反过来了。为什么?因为单虽然粗俗,有下里巴人的赶脚,但从不卖关子,咋听咋痛快。而袁则越到后期越刻意包装自己把自己装扮成文化人,“卖弄有家私”。比如他晚年录制的全套三国,酸文假醋,议论性文字太多,动不动就岔开情节引出个典故来。冗长,拖沓,节奏奇慢,特别不供听。

  其实单先生在老一辈说书人中,学历是最高的,大专。袁阔成之流,不过就一学徒。那年正大的常老师,带领一伙草莽英雄也就还珠里的柳青柳红之流,在一家小店与我和岳鬼怀元进餐,其中有一个小伙子是评书世家。袁最早就拜在他爷爷名下,给他家拉风匣(这东东80后都没见过)。袁,据他讲,小名叫小林子。

  年轻时听过的单田芳的评书还有《三国演义》和《百年风云》,都是中学时期。三国虎头蛇尾,草草收尾,以一首诗结束全篇,我记得很清楚:“曹孟德凭天时有人辅佐,孙仲谋凭地利稳坐龙楼。汉刘备舍命交友,无地盘只落得四海飘流。孔明先生白费力,一腔热血付东流。”。极哀婉。

  到他讲白眉大侠、三侠五义的时候,我已经读研了。事实上高一以后,就是《北国草》《刘秀传》后,我就再没听过评书。电视、电脑特别是今天的手机时代,听评书的,多是传大室的大爷,公园里溜弯儿的老头,出租车司机之流。时人讲“有井水处,听单田芳”(套“有井水处,既能歌柳词”句),恰极。他的评书,市井俗人最爱听,说他是人民艺术家,实至名归。

  凡讲评书的,都有各自的套路。如刘兰芳的评书,一般都会有个哈密刺式的齉鼻子,牛皋式的愣头青,狄雷式的傻小子。风格也是各有特色,刘兰芳的快,田连元的愣,袁阔成的油,王刚的稳,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中,王刚是独树一帜的人物,也是某门派的鼻祖。所谓开风气之先,《夜幕下的哈尔滨》颠覆了听众的评书观,令人耳目一新,自此,播音员式的讲书风格出现,并风行一时。



  而单田芳的风格,一个字,就是俗。

  其实老评书人都脱不了这个俗字:因为生在旧社会,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很难高大上。只是在单先生身上,这一点表现得更为突出罢了。

  学识所限,语言(尽管鲜活)难免贫乏。惯用语太多,形容一个人的品貌才学,总会出现雷同的句子(当然我说的是他的早期作品,后期没听过。估计以单先生的聪明和勤奋,会改进不少)。小时候条件所限,接触的信息量太少,知识极度贫乏,曾被这老头子骗个一塌糊涂。比如他说某人有才,“双手会写梅花篆字”,当时觉得这人好厉害,后来才发现,他形容谁有才都这么说。又,他形容胖人,都是“腚大腰圆”,“象个没毛的大狗熊”。呵呵。

  多少年不听他的评书了,现在回忆小时听的那些,话犹在耳。听书的情境还历历在目,有昔日重来的感觉。

  单先生昨天仙逝了,评书界的长青树不在了,但他的声音还在,而且注定万古留声的。我们纪念单老先生,还是要化悲痛为力量,向老先生学习,从他身上汲取正能量。

  一是勤奋。说书的人多了,象他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活到老说到老的,却是凤毛麟角。他的作品,简直无所不包,前人称杜工部诗圣,我们可以称单田芳为书圣;前人称杜工部的诗是诗史,我们可以称单先生的书为书史。当然,这书,是评书的书。单先生不可能永垂不朽,但他的评书,注定永垂不朽。

  二是钻研。单先生没什么文化,但最终成为评书集大成者,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除了勤奋以外,还要归功于他的钻研、他的博采众长杂学旁收。评书一回只讲30分钟,背后的收集整理,却要花费大量心血,付出大量的劳动。正史,野史,他都要看,吸取精华,剔除糟粕,所有艰深晦涩的东西,都要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通俗易懂的语言流畅地表达出来,这不只是嘴皮子的功夫,更需要有一个好脑子,今人讲,脑子是个好东西。关键看你咋用。单先生就充分开发利用了自己的脑子。

  三是淡泊。说他淡泊名利默默奉献,似乎唱高调。但事实如此,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这个,不是克制使然,不是修炼使然,不是情操使然,而是一个优秀艺人的本分使然,他只是全神贯注地、只争朝夕地做自己的本职工作,根本没时间,没精力置身名利场,顾及名利事。他是如此,邓稼先、屠呦呦等大科学家亦如此,所有踏踏实实干事业的都是如此。

  四是接地气。兴之所至即兴发挥也好,伤时骂世借古讽今也好,他无论讲什么,总让你感觉是性情中人,在和你交流,在说实话,不是装腔作势和你卖关子。这也是大家喜爱他的原因。他的语言,质朴,率直,情浓,意真,丝毫不造作。非要说有,就是在模仿女声的时候,勒得精细,勒到快劈了,那声音确实“造作”--做作到让你心疼,那么大年纪,那副哑嗓子,真难为他了。


一是1 发表于  2018-09-12 11:26:27 92字 ( 0/107)

说书人是民间的文化传播者,当年在农村来了说书的,生产队会轮流请。听众都爱听书头子,而说书人在原本上会加外水子(发挥)。事后那故事会传播一阵子,成功的仿者在人群中


  第一次听他的评书是1981年夏,讲的是《新儿女英雄传》,在亲戚家听的,只听过几段。那时收音机音质信号都不好,他个别字发音又不清晰,听不太真。到底是牛大水还是刘大水,我一直没分清。

  第二次听他是1982年。一天晚上放学回家,发现家里居然多了台收音机,这可是意外之喜,终于可以不用去别人家听小说了(我们小时管评书叫小说)。但遗憾的是,袁阔成的群英会啊神州擂啊什么的我们喜爱的“古装剧”已经讲完,开始播现代评书了,叫《破晓记》,就是单田芳讲的。

  谁知听了几集,就被那揪心的情节抓住了,老弓腰与“四姐”的悲惨遭遇,真真催人泪下。还有,诡计多端的药葫芦、蛇蝎心肠的李三姑奶奶、嫉恶如仇的黑丑、神枪手方克荣等,都深深刻在了我们的童年记忆里。

  那时大家都喜欢袁阔成,不待见单的破嗓子。但越到后来,越反过来了。为什么?因为单虽然粗俗,有下里巴人的赶脚,但从不卖关子,咋听咋痛快。而袁则越到后期越刻意包装自己把自己装扮成文化人,“卖弄有家私”。比如他晚年录制的全套三国,酸文假醋,议论性文字太多,动不动就岔开情节引出个典故来。冗长,拖沓,节奏奇慢,特别不供听。

  其实单先生在老一辈说书人中,学历是最高的,大专。袁阔成之流,不过就一学徒。那年正大的常老师,带领一伙草莽英雄也就还珠里的柳青柳红之流,在一家小店与我和岳鬼怀元进餐,其中有一个小伙子是评书世家。袁最早就拜在他爷爷名下,给他家拉风匣(这东东80后都没见过)。袁,据他讲,小名叫小林子。

  年轻时听过的单田芳的评书还有《三国演义》和《百年风云》,都是中学时期。三国虎头蛇尾,草草收尾,以一首诗结束全篇,我记得很清楚:“曹孟德凭天时有人辅佐,孙仲谋凭地利稳坐龙楼。汉刘备舍命交友,无地盘只落得四海飘流。孔明先生白费力,一腔热血付东流。”。极哀婉。

  到他讲白眉大侠、三侠五义的时候,我已经读研了。事实上高一以后,就是《北国草》《刘秀传》后,我就再没听过评书。电视、电脑特别是今天的手机时代,听评书的,多是传大室的大爷,公园里溜弯儿的老头,出租车司机之流。时人讲“有井水处,听单田芳”(套“有井水处,既能歌柳词”句),恰极。他的评书,市井俗人最爱听,说他是人民艺术家,实至名归。

  凡讲评书的,都有各自的套路。如刘兰芳的评书,一般都会有个哈密刺式的齉鼻子,牛皋式的愣头青,狄雷式的傻小子。风格也是各有特色,刘兰芳的快,田连元的愣,袁阔成的油,王刚的稳,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中,王刚是独树一帜的人物,也是某门派的鼻祖。所谓开风气之先,《夜幕下的哈尔滨》颠覆了听众的评书观,令人耳目一新,自此,播音员式的讲书风格出现,并风行一时。



  而单田芳的风格,一个字,就是俗。

  其实老评书人都脱不了这个俗字:因为生在旧社会,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很难高大上。只是在单先生身上,这一点表现得更为突出罢了。

  学识所限,语言(尽管鲜活)难免贫乏。惯用语太多,形容一个人的品貌才学,总会出现雷同的句子(当然我说的是他的早期作品,后期没听过。估计以单先生的聪明和勤奋,会改进不少)。小时候条件所限,接触的信息量太少,知识极度贫乏,曾被这老头子骗个一塌糊涂。比如他说某人有才,“双手会写梅花篆字”,当时觉得这人好厉害,后来才发现,他形容谁有才都这么说。又,他形容胖人,都是“腚大腰圆”,“象个没毛的大狗熊”。呵呵。

  多少年不听他的评书了,现在回忆小时听的那些,话犹在耳。听书的情境还历历在目,有昔日重来的感觉。

  单先生昨天仙逝了,评书界的长青树不在了,但他的声音还在,而且注定万古留声的。我们纪念单老先生,还是要化悲痛为力量,向老先生学习,从他身上汲取正能量。

  一是勤奋。说书的人多了,象他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活到老说到老的,却是凤毛麟角。他的作品,简直无所不包,前人称杜工部诗圣,我们可以称单田芳为书圣;前人称杜工部的诗是诗史,我们可以称单先生的书为书史。当然,这书,是评书的书。单先生不可能永垂不朽,但他的评书,注定永垂不朽。

  二是钻研。单先生没什么文化,但最终成为评书集大成者,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除了勤奋以外,还要归功于他的钻研、他的博采众长杂学旁收。评书一回只讲30分钟,背后的收集整理,却要花费大量心血,付出大量的劳动。正史,野史,他都要看,吸取精华,剔除糟粕,所有艰深晦涩的东西,都要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通俗易懂的语言流畅地表达出来,这不只是嘴皮子的功夫,更需要有一个好脑子,今人讲,脑子是个好东西。关键看你咋用。单先生就充分开发利用了自己的脑子。

  三是淡泊。说他淡泊名利默默奉献,似乎唱高调。但事实如此,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这个,不是克制使然,不是修炼使然,不是情操使然,而是一个优秀艺人的本分使然,他只是全神贯注地、只争朝夕地做自己的本职工作,根本没时间,没精力置身名利场,顾及名利事。他是如此,邓稼先、屠呦呦等大科学家亦如此,所有踏踏实实干事业的都是如此。

  四是接地气。兴之所至即兴发挥也好,伤时骂世借古讽今也好,他无论讲什么,总让你感觉是性情中人,在和你交流,在说实话,不是装腔作势和你卖关子。这也是大家喜爱他的原因。他的语言,质朴,率直,情浓,意真,丝毫不造作。非要说有,就是在模仿女声的时候,勒得精细,勒到快劈了,那声音确实“造作”--做作到让你心疼,那么大年纪,那副哑嗓子,真难为他了。


一是1 发表于  2018-09-13 08:02:22 38字 ( 0/82)

平时冒出一两句故事中的话,立马热闹起来,就像当下的足球,真假伪谈球就是勾通。


  第一次听他的评书是1981年夏,讲的是《新儿女英雄传》,在亲戚家听的,只听过几段。那时收音机音质信号都不好,他个别字发音又不清晰,听不太真。到底是牛大水还是刘大水,我一直没分清。

  第二次听他是1982年。一天晚上放学回家,发现家里居然多了台收音机,这可是意外之喜,终于可以不用去别人家听小说了(我们小时管评书叫小说)。但遗憾的是,袁阔成的群英会啊神州擂啊什么的我们喜爱的“古装剧”已经讲完,开始播现代评书了,叫《破晓记》,就是单田芳讲的。

  谁知听了几集,就被那揪心的情节抓住了,老弓腰与“四姐”的悲惨遭遇,真真催人泪下。还有,诡计多端的药葫芦、蛇蝎心肠的李三姑奶奶、嫉恶如仇的黑丑、神枪手方克荣等,都深深刻在了我们的童年记忆里。

  那时大家都喜欢袁阔成,不待见单的破嗓子。但越到后来,越反过来了。为什么?因为单虽然粗俗,有下里巴人的赶脚,但从不卖关子,咋听咋痛快。而袁则越到后期越刻意包装自己把自己装扮成文化人,“卖弄有家私”。比如他晚年录制的全套三国,酸文假醋,议论性文字太多,动不动就岔开情节引出个典故来。冗长,拖沓,节奏奇慢,特别不供听。

  其实单先生在老一辈说书人中,学历是最高的,大专。袁阔成之流,不过就一学徒。那年正大的常老师,带领一伙草莽英雄也就还珠里的柳青柳红之流,在一家小店与我和岳鬼怀元进餐,其中有一个小伙子是评书世家。袁最早就拜在他爷爷名下,给他家拉风匣(这东东80后都没见过)。袁,据他讲,小名叫小林子。

  年轻时听过的单田芳的评书还有《三国演义》和《百年风云》,都是中学时期。三国虎头蛇尾,草草收尾,以一首诗结束全篇,我记得很清楚:“曹孟德凭天时有人辅佐,孙仲谋凭地利稳坐龙楼。汉刘备舍命交友,无地盘只落得四海飘流。孔明先生白费力,一腔热血付东流。”。极哀婉。

  到他讲白眉大侠、三侠五义的时候,我已经读研了。事实上高一以后,就是《北国草》《刘秀传》后,我就再没听过评书。电视、电脑特别是今天的手机时代,听评书的,多是传大室的大爷,公园里溜弯儿的老头,出租车司机之流。时人讲“有井水处,听单田芳”(套“有井水处,既能歌柳词”句),恰极。他的评书,市井俗人最爱听,说他是人民艺术家,实至名归。

  凡讲评书的,都有各自的套路。如刘兰芳的评书,一般都会有个哈密刺式的齉鼻子,牛皋式的愣头青,狄雷式的傻小子。风格也是各有特色,刘兰芳的快,田连元的愣,袁阔成的油,王刚的稳,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中,王刚是独树一帜的人物,也是某门派的鼻祖。所谓开风气之先,《夜幕下的哈尔滨》颠覆了听众的评书观,令人耳目一新,自此,播音员式的讲书风格出现,并风行一时。



  而单田芳的风格,一个字,就是俗。

  其实老评书人都脱不了这个俗字:因为生在旧社会,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很难高大上。只是在单先生身上,这一点表现得更为突出罢了。

  学识所限,语言(尽管鲜活)难免贫乏。惯用语太多,形容一个人的品貌才学,总会出现雷同的句子(当然我说的是他的早期作品,后期没听过。估计以单先生的聪明和勤奋,会改进不少)。小时候条件所限,接触的信息量太少,知识极度贫乏,曾被这老头子骗个一塌糊涂。比如他说某人有才,“双手会写梅花篆字”,当时觉得这人好厉害,后来才发现,他形容谁有才都这么说。又,他形容胖人,都是“腚大腰圆”,“象个没毛的大狗熊”。呵呵。

  多少年不听他的评书了,现在回忆小时听的那些,话犹在耳。听书的情境还历历在目,有昔日重来的感觉。

  单先生昨天仙逝了,评书界的长青树不在了,但他的声音还在,而且注定万古留声的。我们纪念单老先生,还是要化悲痛为力量,向老先生学习,从他身上汲取正能量。

  一是勤奋。说书的人多了,象他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活到老说到老的,却是凤毛麟角。他的作品,简直无所不包,前人称杜工部诗圣,我们可以称单田芳为书圣;前人称杜工部的诗是诗史,我们可以称单先生的书为书史。当然,这书,是评书的书。单先生不可能永垂不朽,但他的评书,注定永垂不朽。

  二是钻研。单先生没什么文化,但最终成为评书集大成者,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除了勤奋以外,还要归功于他的钻研、他的博采众长杂学旁收。评书一回只讲30分钟,背后的收集整理,却要花费大量心血,付出大量的劳动。正史,野史,他都要看,吸取精华,剔除糟粕,所有艰深晦涩的东西,都要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通俗易懂的语言流畅地表达出来,这不只是嘴皮子的功夫,更需要有一个好脑子,今人讲,脑子是个好东西。关键看你咋用。单先生就充分开发利用了自己的脑子。

  三是淡泊。说他淡泊名利默默奉献,似乎唱高调。但事实如此,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这个,不是克制使然,不是修炼使然,不是情操使然,而是一个优秀艺人的本分使然,他只是全神贯注地、只争朝夕地做自己的本职工作,根本没时间,没精力置身名利场,顾及名利事。他是如此,邓稼先、屠呦呦等大科学家亦如此,所有踏踏实实干事业的都是如此。

  四是接地气。兴之所至即兴发挥也好,伤时骂世借古讽今也好,他无论讲什么,总让你感觉是性情中人,在和你交流,在说实话,不是装腔作势和你卖关子。这也是大家喜爱他的原因。他的语言,质朴,率直,情浓,意真,丝毫不造作。非要说有,就是在模仿女声的时候,勒得精细,勒到快劈了,那声音确实“造作”--做作到让你心疼,那么大年纪,那副哑嗓子,真难为他了。


老鹰2014 发表于  2018-09-12 10:44:37 75字 ( 0/77)

文化素养高了百姓听不懂,这样更好接地气热闹平平淡淡的接受了道德伦理教育和如何做人。《红楼梦》中的诗文化素养高,不用说老百姓就是高中学生有几个能读懂的。


  第一次听他的评书是1981年夏,讲的是《新儿女英雄传》,在亲戚家听的,只听过几段。那时收音机音质信号都不好,他个别字发音又不清晰,听不太真。到底是牛大水还是刘大水,我一直没分清。

  第二次听他是1982年。一天晚上放学回家,发现家里居然多了台收音机,这可是意外之喜,终于可以不用去别人家听小说了(我们小时管评书叫小说)。但遗憾的是,袁阔成的群英会啊神州擂啊什么的我们喜爱的“古装剧”已经讲完,开始播现代评书了,叫《破晓记》,就是单田芳讲的。

  谁知听了几集,就被那揪心的情节抓住了,老弓腰与“四姐”的悲惨遭遇,真真催人泪下。还有,诡计多端的药葫芦、蛇蝎心肠的李三姑奶奶、嫉恶如仇的黑丑、神枪手方克荣等,都深深刻在了我们的童年记忆里。

  那时大家都喜欢袁阔成,不待见单的破嗓子。但越到后来,越反过来了。为什么?因为单虽然粗俗,有下里巴人的赶脚,但从不卖关子,咋听咋痛快。而袁则越到后期越刻意包装自己把自己装扮成文化人,“卖弄有家私”。比如他晚年录制的全套三国,酸文假醋,议论性文字太多,动不动就岔开情节引出个典故来。冗长,拖沓,节奏奇慢,特别不供听。

  其实单先生在老一辈说书人中,学历是最高的,大专。袁阔成之流,不过就一学徒。那年正大的常老师,带领一伙草莽英雄也就还珠里的柳青柳红之流,在一家小店与我和岳鬼怀元进餐,其中有一个小伙子是评书世家。袁最早就拜在他爷爷名下,给他家拉风匣(这东东80后都没见过)。袁,据他讲,小名叫小林子。

  年轻时听过的单田芳的评书还有《三国演义》和《百年风云》,都是中学时期。三国虎头蛇尾,草草收尾,以一首诗结束全篇,我记得很清楚:“曹孟德凭天时有人辅佐,孙仲谋凭地利稳坐龙楼。汉刘备舍命交友,无地盘只落得四海飘流。孔明先生白费力,一腔热血付东流。”。极哀婉。

  到他讲白眉大侠、三侠五义的时候,我已经读研了。事实上高一以后,就是《北国草》《刘秀传》后,我就再没听过评书。电视、电脑特别是今天的手机时代,听评书的,多是传大室的大爷,公园里溜弯儿的老头,出租车司机之流。时人讲“有井水处,听单田芳”(套“有井水处,既能歌柳词”句),恰极。他的评书,市井俗人最爱听,说他是人民艺术家,实至名归。

  凡讲评书的,都有各自的套路。如刘兰芳的评书,一般都会有个哈密刺式的齉鼻子,牛皋式的愣头青,狄雷式的傻小子。风格也是各有特色,刘兰芳的快,田连元的愣,袁阔成的油,王刚的稳,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中,王刚是独树一帜的人物,也是某门派的鼻祖。所谓开风气之先,《夜幕下的哈尔滨》颠覆了听众的评书观,令人耳目一新,自此,播音员式的讲书风格出现,并风行一时。



  而单田芳的风格,一个字,就是俗。

  其实老评书人都脱不了这个俗字:因为生在旧社会,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很难高大上。只是在单先生身上,这一点表现得更为突出罢了。

  学识所限,语言(尽管鲜活)难免贫乏。惯用语太多,形容一个人的品貌才学,总会出现雷同的句子(当然我说的是他的早期作品,后期没听过。估计以单先生的聪明和勤奋,会改进不少)。小时候条件所限,接触的信息量太少,知识极度贫乏,曾被这老头子骗个一塌糊涂。比如他说某人有才,“双手会写梅花篆字”,当时觉得这人好厉害,后来才发现,他形容谁有才都这么说。又,他形容胖人,都是“腚大腰圆”,“象个没毛的大狗熊”。呵呵。

  多少年不听他的评书了,现在回忆小时听的那些,话犹在耳。听书的情境还历历在目,有昔日重来的感觉。

  单先生昨天仙逝了,评书界的长青树不在了,但他的声音还在,而且注定万古留声的。我们纪念单老先生,还是要化悲痛为力量,向老先生学习,从他身上汲取正能量。

  一是勤奋。说书的人多了,象他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活到老说到老的,却是凤毛麟角。他的作品,简直无所不包,前人称杜工部诗圣,我们可以称单田芳为书圣;前人称杜工部的诗是诗史,我们可以称单先生的书为书史。当然,这书,是评书的书。单先生不可能永垂不朽,但他的评书,注定永垂不朽。

  二是钻研。单先生没什么文化,但最终成为评书集大成者,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除了勤奋以外,还要归功于他的钻研、他的博采众长杂学旁收。评书一回只讲30分钟,背后的收集整理,却要花费大量心血,付出大量的劳动。正史,野史,他都要看,吸取精华,剔除糟粕,所有艰深晦涩的东西,都要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通俗易懂的语言流畅地表达出来,这不只是嘴皮子的功夫,更需要有一个好脑子,今人讲,脑子是个好东西。关键看你咋用。单先生就充分开发利用了自己的脑子。

  三是淡泊。说他淡泊名利默默奉献,似乎唱高调。但事实如此,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这个,不是克制使然,不是修炼使然,不是情操使然,而是一个优秀艺人的本分使然,他只是全神贯注地、只争朝夕地做自己的本职工作,根本没时间,没精力置身名利场,顾及名利事。他是如此,邓稼先、屠呦呦等大科学家亦如此,所有踏踏实实干事业的都是如此。

  四是接地气。兴之所至即兴发挥也好,伤时骂世借古讽今也好,他无论讲什么,总让你感觉是性情中人,在和你交流,在说实话,不是装腔作势和你卖关子。这也是大家喜爱他的原因。他的语言,质朴,率直,情浓,意真,丝毫不造作。非要说有,就是在模仿女声的时候,勒得精细,勒到快劈了,那声音确实“造作”--做作到让你心疼,那么大年纪,那副哑嗓子,真难为他了。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9-12 10:43:42 55字 ( 0/133)

早期中气足,声音昂扬顿挫,绘声绘色,让人如临其境,晚年声音沙哑,吐字不清,有所逊色!但仍不失为当代评书艺术家!


  第一次听他的评书是1981年夏,讲的是《新儿女英雄传》,在亲戚家听的,只听过几段。那时收音机音质信号都不好,他个别字发音又不清晰,听不太真。到底是牛大水还是刘大水,我一直没分清。

  第二次听他是1982年。一天晚上放学回家,发现家里居然多了台收音机,这可是意外之喜,终于可以不用去别人家听小说了(我们小时管评书叫小说)。但遗憾的是,袁阔成的群英会啊神州擂啊什么的我们喜爱的“古装剧”已经讲完,开始播现代评书了,叫《破晓记》,就是单田芳讲的。

  谁知听了几集,就被那揪心的情节抓住了,老弓腰与“四姐”的悲惨遭遇,真真催人泪下。还有,诡计多端的药葫芦、蛇蝎心肠的李三姑奶奶、嫉恶如仇的黑丑、神枪手方克荣等,都深深刻在了我们的童年记忆里。

  那时大家都喜欢袁阔成,不待见单的破嗓子。但越到后来,越反过来了。为什么?因为单虽然粗俗,有下里巴人的赶脚,但从不卖关子,咋听咋痛快。而袁则越到后期越刻意包装自己把自己装扮成文化人,“卖弄有家私”。比如他晚年录制的全套三国,酸文假醋,议论性文字太多,动不动就岔开情节引出个典故来。冗长,拖沓,节奏奇慢,特别不供听。

  其实单先生在老一辈说书人中,学历是最高的,大专。袁阔成之流,不过就一学徒。那年正大的常老师,带领一伙草莽英雄也就还珠里的柳青柳红之流,在一家小店与我和岳鬼怀元进餐,其中有一个小伙子是评书世家。袁最早就拜在他爷爷名下,给他家拉风匣(这东东80后都没见过)。袁,据他讲,小名叫小林子。

  年轻时听过的单田芳的评书还有《三国演义》和《百年风云》,都是中学时期。三国虎头蛇尾,草草收尾,以一首诗结束全篇,我记得很清楚:“曹孟德凭天时有人辅佐,孙仲谋凭地利稳坐龙楼。汉刘备舍命交友,无地盘只落得四海飘流。孔明先生白费力,一腔热血付东流。”。极哀婉。

  到他讲白眉大侠、三侠五义的时候,我已经读研了。事实上高一以后,就是《北国草》《刘秀传》后,我就再没听过评书。电视、电脑特别是今天的手机时代,听评书的,多是传大室的大爷,公园里溜弯儿的老头,出租车司机之流。时人讲“有井水处,听单田芳”(套“有井水处,既能歌柳词”句),恰极。他的评书,市井俗人最爱听,说他是人民艺术家,实至名归。

  凡讲评书的,都有各自的套路。如刘兰芳的评书,一般都会有个哈密刺式的齉鼻子,牛皋式的愣头青,狄雷式的傻小子。风格也是各有特色,刘兰芳的快,田连元的愣,袁阔成的油,王刚的稳,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中,王刚是独树一帜的人物,也是某门派的鼻祖。所谓开风气之先,《夜幕下的哈尔滨》颠覆了听众的评书观,令人耳目一新,自此,播音员式的讲书风格出现,并风行一时。



  而单田芳的风格,一个字,就是俗。

  其实老评书人都脱不了这个俗字:因为生在旧社会,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很难高大上。只是在单先生身上,这一点表现得更为突出罢了。

  学识所限,语言(尽管鲜活)难免贫乏。惯用语太多,形容一个人的品貌才学,总会出现雷同的句子(当然我说的是他的早期作品,后期没听过。估计以单先生的聪明和勤奋,会改进不少)。小时候条件所限,接触的信息量太少,知识极度贫乏,曾被这老头子骗个一塌糊涂。比如他说某人有才,“双手会写梅花篆字”,当时觉得这人好厉害,后来才发现,他形容谁有才都这么说。又,他形容胖人,都是“腚大腰圆”,“象个没毛的大狗熊”。呵呵。

  多少年不听他的评书了,现在回忆小时听的那些,话犹在耳。听书的情境还历历在目,有昔日重来的感觉。

  单先生昨天仙逝了,评书界的长青树不在了,但他的声音还在,而且注定万古留声的。我们纪念单老先生,还是要化悲痛为力量,向老先生学习,从他身上汲取正能量。

  一是勤奋。说书的人多了,象他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活到老说到老的,却是凤毛麟角。他的作品,简直无所不包,前人称杜工部诗圣,我们可以称单田芳为书圣;前人称杜工部的诗是诗史,我们可以称单先生的书为书史。当然,这书,是评书的书。单先生不可能永垂不朽,但他的评书,注定永垂不朽。

  二是钻研。单先生没什么文化,但最终成为评书集大成者,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除了勤奋以外,还要归功于他的钻研、他的博采众长杂学旁收。评书一回只讲30分钟,背后的收集整理,却要花费大量心血,付出大量的劳动。正史,野史,他都要看,吸取精华,剔除糟粕,所有艰深晦涩的东西,都要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通俗易懂的语言流畅地表达出来,这不只是嘴皮子的功夫,更需要有一个好脑子,今人讲,脑子是个好东西。关键看你咋用。单先生就充分开发利用了自己的脑子。

  三是淡泊。说他淡泊名利默默奉献,似乎唱高调。但事实如此,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这个,不是克制使然,不是修炼使然,不是情操使然,而是一个优秀艺人的本分使然,他只是全神贯注地、只争朝夕地做自己的本职工作,根本没时间,没精力置身名利场,顾及名利事。他是如此,邓稼先、屠呦呦等大科学家亦如此,所有踏踏实实干事业的都是如此。

  四是接地气。兴之所至即兴发挥也好,伤时骂世借古讽今也好,他无论讲什么,总让你感觉是性情中人,在和你交流,在说实话,不是装腔作势和你卖关子。这也是大家喜爱他的原因。他的语言,质朴,率直,情浓,意真,丝毫不造作。非要说有,就是在模仿女声的时候,勒得精细,勒到快劈了,那声音确实“造作”--做作到让你心疼,那么大年纪,那副哑嗓子,真难为他了。


八胡子爷 发表于  2018-09-12 10:21:23 70字 ( 0/118)

小逢讲得到位。单田芳老先生的书老夫几乎都听过,人物形象鲜明,绘声绘色,最大特点是热闹。但是美中不足的是套话太多,文史知识有限,文学素养不高。


  第一次听他的评书是1981年夏,讲的是《新儿女英雄传》,在亲戚家听的,只听过几段。那时收音机音质信号都不好,他个别字发音又不清晰,听不太真。到底是牛大水还是刘大水,我一直没分清。

  第二次听他是1982年。一天晚上放学回家,发现家里居然多了台收音机,这可是意外之喜,终于可以不用去别人家听小说了(我们小时管评书叫小说)。但遗憾的是,袁阔成的群英会啊神州擂啊什么的我们喜爱的“古装剧”已经讲完,开始播现代评书了,叫《破晓记》,就是单田芳讲的。

  谁知听了几集,就被那揪心的情节抓住了,老弓腰与“四姐”的悲惨遭遇,真真催人泪下。还有,诡计多端的药葫芦、蛇蝎心肠的李三姑奶奶、嫉恶如仇的黑丑、神枪手方克荣等,都深深刻在了我们的童年记忆里。

  那时大家都喜欢袁阔成,不待见单的破嗓子。但越到后来,越反过来了。为什么?因为单虽然粗俗,有下里巴人的赶脚,但从不卖关子,咋听咋痛快。而袁则越到后期越刻意包装自己把自己装扮成文化人,“卖弄有家私”。比如他晚年录制的全套三国,酸文假醋,议论性文字太多,动不动就岔开情节引出个典故来。冗长,拖沓,节奏奇慢,特别不供听。

  其实单先生在老一辈说书人中,学历是最高的,大专。袁阔成之流,不过就一学徒。那年正大的常老师,带领一伙草莽英雄也就还珠里的柳青柳红之流,在一家小店与我和岳鬼怀元进餐,其中有一个小伙子是评书世家。袁最早就拜在他爷爷名下,给他家拉风匣(这东东80后都没见过)。袁,据他讲,小名叫小林子。

  年轻时听过的单田芳的评书还有《三国演义》和《百年风云》,都是中学时期。三国虎头蛇尾,草草收尾,以一首诗结束全篇,我记得很清楚:“曹孟德凭天时有人辅佐,孙仲谋凭地利稳坐龙楼。汉刘备舍命交友,无地盘只落得四海飘流。孔明先生白费力,一腔热血付东流。”。极哀婉。

  到他讲白眉大侠、三侠五义的时候,我已经读研了。事实上高一以后,就是《北国草》《刘秀传》后,我就再没听过评书。电视、电脑特别是今天的手机时代,听评书的,多是传大室的大爷,公园里溜弯儿的老头,出租车司机之流。时人讲“有井水处,听单田芳”(套“有井水处,既能歌柳词”句),恰极。他的评书,市井俗人最爱听,说他是人民艺术家,实至名归。

  凡讲评书的,都有各自的套路。如刘兰芳的评书,一般都会有个哈密刺式的齉鼻子,牛皋式的愣头青,狄雷式的傻小子。风格也是各有特色,刘兰芳的快,田连元的愣,袁阔成的油,王刚的稳,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中,王刚是独树一帜的人物,也是某门派的鼻祖。所谓开风气之先,《夜幕下的哈尔滨》颠覆了听众的评书观,令人耳目一新,自此,播音员式的讲书风格出现,并风行一时。



  而单田芳的风格,一个字,就是俗。

  其实老评书人都脱不了这个俗字:因为生在旧社会,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很难高大上。只是在单先生身上,这一点表现得更为突出罢了。

  学识所限,语言(尽管鲜活)难免贫乏。惯用语太多,形容一个人的品貌才学,总会出现雷同的句子(当然我说的是他的早期作品,后期没听过。估计以单先生的聪明和勤奋,会改进不少)。小时候条件所限,接触的信息量太少,知识极度贫乏,曾被这老头子骗个一塌糊涂。比如他说某人有才,“双手会写梅花篆字”,当时觉得这人好厉害,后来才发现,他形容谁有才都这么说。又,他形容胖人,都是“腚大腰圆”,“象个没毛的大狗熊”。呵呵。

  多少年不听他的评书了,现在回忆小时听的那些,话犹在耳。听书的情境还历历在目,有昔日重来的感觉。

  单先生昨天仙逝了,评书界的长青树不在了,但他的声音还在,而且注定万古留声的。我们纪念单老先生,还是要化悲痛为力量,向老先生学习,从他身上汲取正能量。

  一是勤奋。说书的人多了,象他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活到老说到老的,却是凤毛麟角。他的作品,简直无所不包,前人称杜工部诗圣,我们可以称单田芳为书圣;前人称杜工部的诗是诗史,我们可以称单先生的书为书史。当然,这书,是评书的书。单先生不可能永垂不朽,但他的评书,注定永垂不朽。

  二是钻研。单先生没什么文化,但最终成为评书集大成者,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除了勤奋以外,还要归功于他的钻研、他的博采众长杂学旁收。评书一回只讲30分钟,背后的收集整理,却要花费大量心血,付出大量的劳动。正史,野史,他都要看,吸取精华,剔除糟粕,所有艰深晦涩的东西,都要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通俗易懂的语言流畅地表达出来,这不只是嘴皮子的功夫,更需要有一个好脑子,今人讲,脑子是个好东西。关键看你咋用。单先生就充分开发利用了自己的脑子。

  三是淡泊。说他淡泊名利默默奉献,似乎唱高调。但事实如此,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这个,不是克制使然,不是修炼使然,不是情操使然,而是一个优秀艺人的本分使然,他只是全神贯注地、只争朝夕地做自己的本职工作,根本没时间,没精力置身名利场,顾及名利事。他是如此,邓稼先、屠呦呦等大科学家亦如此,所有踏踏实实干事业的都是如此。

  四是接地气。兴之所至即兴发挥也好,伤时骂世借古讽今也好,他无论讲什么,总让你感觉是性情中人,在和你交流,在说实话,不是装腔作势和你卖关子。这也是大家喜爱他的原因。他的语言,质朴,率直,情浓,意真,丝毫不造作。非要说有,就是在模仿女声的时候,勒得精细,勒到快劈了,那声音确实“造作”--做作到让你心疼,那么大年纪,那副哑嗓子,真难为他了。


老大徒伤悲 发表于  2018-09-12 10:38:59 6字 ( 0/91)

恩,你说的对


  第一次听他的评书是1981年夏,讲的是《新儿女英雄传》,在亲戚家听的,只听过几段。那时收音机音质信号都不好,他个别字发音又不清晰,听不太真。到底是牛大水还是刘大水,我一直没分清。

  第二次听他是1982年。一天晚上放学回家,发现家里居然多了台收音机,这可是意外之喜,终于可以不用去别人家听小说了(我们小时管评书叫小说)。但遗憾的是,袁阔成的群英会啊神州擂啊什么的我们喜爱的“古装剧”已经讲完,开始播现代评书了,叫《破晓记》,就是单田芳讲的。

  谁知听了几集,就被那揪心的情节抓住了,老弓腰与“四姐”的悲惨遭遇,真真催人泪下。还有,诡计多端的药葫芦、蛇蝎心肠的李三姑奶奶、嫉恶如仇的黑丑、神枪手方克荣等,都深深刻在了我们的童年记忆里。

  那时大家都喜欢袁阔成,不待见单的破嗓子。但越到后来,越反过来了。为什么?因为单虽然粗俗,有下里巴人的赶脚,但从不卖关子,咋听咋痛快。而袁则越到后期越刻意包装自己把自己装扮成文化人,“卖弄有家私”。比如他晚年录制的全套三国,酸文假醋,议论性文字太多,动不动就岔开情节引出个典故来。冗长,拖沓,节奏奇慢,特别不供听。

  其实单先生在老一辈说书人中,学历是最高的,大专。袁阔成之流,不过就一学徒。那年正大的常老师,带领一伙草莽英雄也就还珠里的柳青柳红之流,在一家小店与我和岳鬼怀元进餐,其中有一个小伙子是评书世家。袁最早就拜在他爷爷名下,给他家拉风匣(这东东80后都没见过)。袁,据他讲,小名叫小林子。

  年轻时听过的单田芳的评书还有《三国演义》和《百年风云》,都是中学时期。三国虎头蛇尾,草草收尾,以一首诗结束全篇,我记得很清楚:“曹孟德凭天时有人辅佐,孙仲谋凭地利稳坐龙楼。汉刘备舍命交友,无地盘只落得四海飘流。孔明先生白费力,一腔热血付东流。”。极哀婉。

  到他讲白眉大侠、三侠五义的时候,我已经读研了。事实上高一以后,就是《北国草》《刘秀传》后,我就再没听过评书。电视、电脑特别是今天的手机时代,听评书的,多是传大室的大爷,公园里溜弯儿的老头,出租车司机之流。时人讲“有井水处,听单田芳”(套“有井水处,既能歌柳词”句),恰极。他的评书,市井俗人最爱听,说他是人民艺术家,实至名归。

  凡讲评书的,都有各自的套路。如刘兰芳的评书,一般都会有个哈密刺式的齉鼻子,牛皋式的愣头青,狄雷式的傻小子。风格也是各有特色,刘兰芳的快,田连元的愣,袁阔成的油,王刚的稳,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中,王刚是独树一帜的人物,也是某门派的鼻祖。所谓开风气之先,《夜幕下的哈尔滨》颠覆了听众的评书观,令人耳目一新,自此,播音员式的讲书风格出现,并风行一时。



  而单田芳的风格,一个字,就是俗。

  其实老评书人都脱不了这个俗字:因为生在旧社会,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很难高大上。只是在单先生身上,这一点表现得更为突出罢了。

  学识所限,语言(尽管鲜活)难免贫乏。惯用语太多,形容一个人的品貌才学,总会出现雷同的句子(当然我说的是他的早期作品,后期没听过。估计以单先生的聪明和勤奋,会改进不少)。小时候条件所限,接触的信息量太少,知识极度贫乏,曾被这老头子骗个一塌糊涂。比如他说某人有才,“双手会写梅花篆字”,当时觉得这人好厉害,后来才发现,他形容谁有才都这么说。又,他形容胖人,都是“腚大腰圆”,“象个没毛的大狗熊”。呵呵。

  多少年不听他的评书了,现在回忆小时听的那些,话犹在耳。听书的情境还历历在目,有昔日重来的感觉。

  单先生昨天仙逝了,评书界的长青树不在了,但他的声音还在,而且注定万古留声的。我们纪念单老先生,还是要化悲痛为力量,向老先生学习,从他身上汲取正能量。

  一是勤奋。说书的人多了,象他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活到老说到老的,却是凤毛麟角。他的作品,简直无所不包,前人称杜工部诗圣,我们可以称单田芳为书圣;前人称杜工部的诗是诗史,我们可以称单先生的书为书史。当然,这书,是评书的书。单先生不可能永垂不朽,但他的评书,注定永垂不朽。

  二是钻研。单先生没什么文化,但最终成为评书集大成者,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除了勤奋以外,还要归功于他的钻研、他的博采众长杂学旁收。评书一回只讲30分钟,背后的收集整理,却要花费大量心血,付出大量的劳动。正史,野史,他都要看,吸取精华,剔除糟粕,所有艰深晦涩的东西,都要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通俗易懂的语言流畅地表达出来,这不只是嘴皮子的功夫,更需要有一个好脑子,今人讲,脑子是个好东西。关键看你咋用。单先生就充分开发利用了自己的脑子。

  三是淡泊。说他淡泊名利默默奉献,似乎唱高调。但事实如此,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这个,不是克制使然,不是修炼使然,不是情操使然,而是一个优秀艺人的本分使然,他只是全神贯注地、只争朝夕地做自己的本职工作,根本没时间,没精力置身名利场,顾及名利事。他是如此,邓稼先、屠呦呦等大科学家亦如此,所有踏踏实实干事业的都是如此。

  四是接地气。兴之所至即兴发挥也好,伤时骂世借古讽今也好,他无论讲什么,总让你感觉是性情中人,在和你交流,在说实话,不是装腔作势和你卖关子。这也是大家喜爱他的原因。他的语言,质朴,率直,情浓,意真,丝毫不造作。非要说有,就是在模仿女声的时候,勒得精细,勒到快劈了,那声音确实“造作”--做作到让你心疼,那么大年纪,那副哑嗓子,真难为他了。


八胡子爷 发表于  2018-09-12 10:23:25 18字 ( 0/102)

但是老先生的敬业精神的确令老夫感动。


  第一次听他的评书是1981年夏,讲的是《新儿女英雄传》,在亲戚家听的,只听过几段。那时收音机音质信号都不好,他个别字发音又不清晰,听不太真。到底是牛大水还是刘大水,我一直没分清。

  第二次听他是1982年。一天晚上放学回家,发现家里居然多了台收音机,这可是意外之喜,终于可以不用去别人家听小说了(我们小时管评书叫小说)。但遗憾的是,袁阔成的群英会啊神州擂啊什么的我们喜爱的“古装剧”已经讲完,开始播现代评书了,叫《破晓记》,就是单田芳讲的。

  谁知听了几集,就被那揪心的情节抓住了,老弓腰与“四姐”的悲惨遭遇,真真催人泪下。还有,诡计多端的药葫芦、蛇蝎心肠的李三姑奶奶、嫉恶如仇的黑丑、神枪手方克荣等,都深深刻在了我们的童年记忆里。

  那时大家都喜欢袁阔成,不待见单的破嗓子。但越到后来,越反过来了。为什么?因为单虽然粗俗,有下里巴人的赶脚,但从不卖关子,咋听咋痛快。而袁则越到后期越刻意包装自己把自己装扮成文化人,“卖弄有家私”。比如他晚年录制的全套三国,酸文假醋,议论性文字太多,动不动就岔开情节引出个典故来。冗长,拖沓,节奏奇慢,特别不供听。

  其实单先生在老一辈说书人中,学历是最高的,大专。袁阔成之流,不过就一学徒。那年正大的常老师,带领一伙草莽英雄也就还珠里的柳青柳红之流,在一家小店与我和岳鬼怀元进餐,其中有一个小伙子是评书世家。袁最早就拜在他爷爷名下,给他家拉风匣(这东东80后都没见过)。袁,据他讲,小名叫小林子。

  年轻时听过的单田芳的评书还有《三国演义》和《百年风云》,都是中学时期。三国虎头蛇尾,草草收尾,以一首诗结束全篇,我记得很清楚:“曹孟德凭天时有人辅佐,孙仲谋凭地利稳坐龙楼。汉刘备舍命交友,无地盘只落得四海飘流。孔明先生白费力,一腔热血付东流。”。极哀婉。

  到他讲白眉大侠、三侠五义的时候,我已经读研了。事实上高一以后,就是《北国草》《刘秀传》后,我就再没听过评书。电视、电脑特别是今天的手机时代,听评书的,多是传大室的大爷,公园里溜弯儿的老头,出租车司机之流。时人讲“有井水处,听单田芳”(套“有井水处,既能歌柳词”句),恰极。他的评书,市井俗人最爱听,说他是人民艺术家,实至名归。

  凡讲评书的,都有各自的套路。如刘兰芳的评书,一般都会有个哈密刺式的齉鼻子,牛皋式的愣头青,狄雷式的傻小子。风格也是各有特色,刘兰芳的快,田连元的愣,袁阔成的油,王刚的稳,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中,王刚是独树一帜的人物,也是某门派的鼻祖。所谓开风气之先,《夜幕下的哈尔滨》颠覆了听众的评书观,令人耳目一新,自此,播音员式的讲书风格出现,并风行一时。



  而单田芳的风格,一个字,就是俗。

  其实老评书人都脱不了这个俗字:因为生在旧社会,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很难高大上。只是在单先生身上,这一点表现得更为突出罢了。

  学识所限,语言(尽管鲜活)难免贫乏。惯用语太多,形容一个人的品貌才学,总会出现雷同的句子(当然我说的是他的早期作品,后期没听过。估计以单先生的聪明和勤奋,会改进不少)。小时候条件所限,接触的信息量太少,知识极度贫乏,曾被这老头子骗个一塌糊涂。比如他说某人有才,“双手会写梅花篆字”,当时觉得这人好厉害,后来才发现,他形容谁有才都这么说。又,他形容胖人,都是“腚大腰圆”,“象个没毛的大狗熊”。呵呵。

  多少年不听他的评书了,现在回忆小时听的那些,话犹在耳。听书的情境还历历在目,有昔日重来的感觉。

  单先生昨天仙逝了,评书界的长青树不在了,但他的声音还在,而且注定万古留声的。我们纪念单老先生,还是要化悲痛为力量,向老先生学习,从他身上汲取正能量。

  一是勤奋。说书的人多了,象他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活到老说到老的,却是凤毛麟角。他的作品,简直无所不包,前人称杜工部诗圣,我们可以称单田芳为书圣;前人称杜工部的诗是诗史,我们可以称单先生的书为书史。当然,这书,是评书的书。单先生不可能永垂不朽,但他的评书,注定永垂不朽。

  二是钻研。单先生没什么文化,但最终成为评书集大成者,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除了勤奋以外,还要归功于他的钻研、他的博采众长杂学旁收。评书一回只讲30分钟,背后的收集整理,却要花费大量心血,付出大量的劳动。正史,野史,他都要看,吸取精华,剔除糟粕,所有艰深晦涩的东西,都要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通俗易懂的语言流畅地表达出来,这不只是嘴皮子的功夫,更需要有一个好脑子,今人讲,脑子是个好东西。关键看你咋用。单先生就充分开发利用了自己的脑子。

  三是淡泊。说他淡泊名利默默奉献,似乎唱高调。但事实如此,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这个,不是克制使然,不是修炼使然,不是情操使然,而是一个优秀艺人的本分使然,他只是全神贯注地、只争朝夕地做自己的本职工作,根本没时间,没精力置身名利场,顾及名利事。他是如此,邓稼先、屠呦呦等大科学家亦如此,所有踏踏实实干事业的都是如此。

  四是接地气。兴之所至即兴发挥也好,伤时骂世借古讽今也好,他无论讲什么,总让你感觉是性情中人,在和你交流,在说实话,不是装腔作势和你卖关子。这也是大家喜爱他的原因。他的语言,质朴,率直,情浓,意真,丝毫不造作。非要说有,就是在模仿女声的时候,勒得精细,勒到快劈了,那声音确实“造作”--做作到让你心疼,那么大年纪,那副哑嗓子,真难为他了。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