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冰剑穿心 发表于  2018-09-12 08:19:53 5351字 ( 23/2884)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粲然一笑60678 发表于  2018-09-12 20:34:53 124字 ( 0/106)

[尴尬]“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再度论证了中国公知精英“改革开放的成就是主动迎合美国的结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燕子衔泥nj 发表于  2018-09-12 09:47:34 19字 ( 0/85)

只有“劳动分配机制公有制”能够救世界。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xtsanyuan.blog 发表于  2018-09-12 09:38:59 18字 ( 0/83)

想想笑谈‘纸老虎’之典故,不堪回首。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8-09-12 09:28:28 129字 ( 0/96)

做好自己,静观其变,预防灾难。这是一个霸王落没时,人类唯一能做的事。因为,霸权之所以没落,是因为他们已发展出了超人的本事, 人类早就不是他们眼中物了,而是虫子。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13年起向最高检申诉无果 发表于  2018-09-12 09:11:25 43字 ( 0/102)

对牛弹琴![上火][上火] 人家当初的目的没有达到,当然要改变策略了。[微笑][微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xtsanyuan.blog 发表于  2018-09-12 09:21:19 31字 ( 0/120)

可悲的是--实事求是地去揭妹果丑行的胆气也给丢了,有愧于国人。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xtsanyuan.blog 发表于  2018-09-12 09:00:21 56字 ( 0/111)

只有一针见血地指出妹果佬“说一套,做是另一套”的卑劣行径,才有可能制止妹果佬的肆无忌惮!以斗争求和平,和平才存。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真理论者 发表于  2018-09-12 08:57:40 229字 ( 0/93)

美国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并不是外因——贸易不平衡,而是内因——社会财富私有制的范围过大,公有制的范围过小,国家财政入不敷出,他们应该顺应人类社会发展规律,搞...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xtsanyuan.blog 发表于  2018-09-12 08:51:32 46字 ( 0/98)

妹果借‘民煮和市油’之称,弄管‘洗衣粉’就毁了伊拉克,太过份了。--为么不讲世人的真实想法?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xtsanyuan.blog 发表于  2018-09-12 08:55:24 42字 ( 0/108)

现今又借‘国家安全’之名,挑‘贸易战’,干打劫之事,已失信于天下。--也该直言事实。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弯阅 发表于  2018-09-12 08:48:00 18字 ( 0/110)

厉害呀,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都知道。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上城客 发表于  2018-09-12 08:58:42 18字 ( 0/100)

美国的体制决定了美国必须进步不许倒退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弯阅 发表于  2018-09-12 09:41:53 10字 ( 0/94)

得益于俺们越开越大。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一是1 发表于  2018-09-12 11:46:18 6字 ( 0/84)

金字塔结构。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xtsanyuan.blog 发表于  2018-09-12 08:47:51 44字 ( 0/109)

我举一简单例子:中国人对美国打着‘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侵略别国,十分反感,不能直讲吗?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xtsanyuan.blog 发表于  2018-09-12 08:42:46 50字 ( 0/107)

我真弄不懂--实事求是地把中土百姓对妹果的真实看法直接表述给妹果民众看,难吗?好云里雾里转,啥意思?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极右之右 发表于  2018-09-12 08:36:28 49字 ( 0/111)

在中国媒体,可谈怎样应对美国;在美国媒体,要谈怎样应对中国。鉴于说话难、反社易问题,本马甲即日退出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xtsanyuan.blog 发表于  2018-09-12 09:08:15 41字 ( 0/91)

屈辱来临时,中土思润之;别人可乱捣,弱软不敢述。.......中土如今还站立着吗?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xtsanyuan.blog 发表于  2018-09-12 09:03:59 37字 ( 0/95)

可悲的人文习俗。人家么下作事也敢干,中土实事求是地把真实内情也怕揭。缺钙哈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弯阅 发表于  2018-09-12 08:57:01 12字 ( 0/103)

痛惜!强坛又失正派猛将!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上城客 发表于  2018-09-12 09:03:56 9字 ( 0/83)

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上城客 发表于  2018-09-12 08:56:58 22字 ( 0/91)

中国媒体和美国媒体有一共同点:都骂美国政府。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xtsanyuan.blog 发表于  2018-09-12 09:28:37 43字 ( 0/102)

你没见有人让‘纸老虎’吓到不敢实事求是去直言了?智商好重要的,钙也不可缺,你不会懂的!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2018年09月11日 21:23   来源:环球网   

  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如何应对变化中的美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第二,中国的发展同样惠及美国。牛津研究院估计,从中国进口的低价商品帮助普通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省850美元。从2001年到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对华出口增长500%,远高于同期对全球出口90%的增幅。万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和中国快速增长的中高收入消费者群体的出现,将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更是世界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任何“脱钩”的尝试都必然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的损伤,包括对美国。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因此,中国应继续与美方沟通。在许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麻烦是美国自己的问题,需要美国人自己解决。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社会在分裂和转型压力之下面临严峻挑战,需要全面调整。但同时,中方有责任坚持对话,逐步澄清双方的一致点和分歧点,以拆解矛盾和解决问题、抑或管理难题的方式,渡过中美关系的险滩激流。

  当然,那些一心寻求对抗的人或许不会对这个途径感兴趣。但是——让我借用一个俚语——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为什么要随之起舞呢?

  (作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本文摘编自作者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于9月10日发表在彭博社)          

(责任编辑:符仲明)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