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shanshan_3 发表于  2018-09-07 08:56:52 1626字 ( 12/3279)

城管的执法态度是怎样的?(原创首发)

    说起城管,人们的脑中总是回浮现“城管打人”、“城管暴力执法”等负面信息。而网络上,关于城管野蛮执法的消息也总是第一时间占据了新闻的热门。学者们也注意到了这一现象,并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国内现有的研究中,学者周瑜通过对市民的问卷和访谈发现市民对城管的印象总体较差,且市民普遍对城管的职能不了解。网络调查中,城管在大部分公众心目中都是“野蛮执法”的形象。很多学者都关注到了公众对城管的印象和看法,但是还没有直接的关于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的研究。因此,西南大学心理学部的汪玲等学者为了弥补这一缺失,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汉斯出版社《心理学进展》期刊上,学者详细记录了其研究过程。研究利用学者自编的“公众对城管态度问卷”对536名社会人士进行了调查。


    通过数据比较发现,男女在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存在显著差异,具体表现为女性的态度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但是在与城管的交往意向上不存在性别差异。不同受教育水平上,公众对城管态度有显著差异,在态度的情感支持和行为支持维度上差异显著。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显著好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经常使用”微博的公众对城管的情感支持得分显著低于“有时使用”和“知道但从不使用”的公众在该维度上的分数。而网络论坛参与程度更高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更加消极。(具体数值见原论文)。


    总体而言公众对城管在情感上理解和支持的,在生活中城管采取支持性行为的可能性也较大。在对城管态度的四个维度中,认知评价的分数最低。可以看出,公众在情感上对城管有较高的理解和接纳,也倾向于在城管处于不利处境时给予行动上的支持。但是在与自身相关更密切的生活交往和评价看法上,公众的态度却相对消极。


    学者周畅的研究也发现,公众对城管认识具有多样性,并不是完全集中于某一方面。这也许反应了公众在看待城管上的矛盾心态,即一方面由于各类负面消息的传播,公众对城管有着消极的认知,日常交往中也对城管有一定的排斥;另一方面又对城管因工作要求所致的“无奈”处境感到理解,从而也愿意采取实际行动给予支持。


    在对城管态度的性别差异分析中,女性在对城管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一般来说,女性的情感更细腻,更易于理解他人,因此女性对城管的态度都比男性更友善。


    不同受教育程度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有显著性差异。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态度分数显著高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由于多数公众对城管的了解主要来源于网络,受教育水平低的公众信息获取的渠道相对较少,网络使用也较少,因此接收到的关于城管负面信息相对较少,对城管态度更好。


    网络社区的使用程度对公众影响较大。对比微博使用和论坛参与情况上公众态度的差异,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具体影响上有一定差异。微博使用会影响对城管的情感支持,而网络论坛的影响则集中在除情感外的三个维度。微博和网络论坛上有更多关于城管的负面信息,使用度更高的群体可能接收到的负面信息更多,因此态度分数更低。同时,微博的信息都是相对简短、零散,而网络论坛则更集中和具体,使得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影响上出现了具体维度的差异,论坛使用不仅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评价还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行为倾向,而微博的影响则主要表现在情感上的好恶上。


bqhy999 发表于  2018-09-11 17:34:08 69字 ( 0/6)

城管可以不经司法诉讼程序,不经起诉,立案,审理,判决,就可以直接执行!就可以打砸抢罚没,暴力执法,权力实在太多,超越法律,超越公检法。

    说起城管,人们的脑中总是回浮现“城管打人”、“城管暴力执法”等负面信息。而网络上,关于城管野蛮执法的消息也总是第一时间占据了新闻的热门。学者们也注意到了这一现象,并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国内现有的研究中,学者周瑜通过对市民的问卷和访谈发现市民对城管的印象总体较差,且市民普遍对城管的职能不了解。网络调查中,城管在大部分公众心目中都是“野蛮执法”的形象。很多学者都关注到了公众对城管的印象和看法,但是还没有直接的关于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的研究。因此,西南大学心理学部的汪玲等学者为了弥补这一缺失,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汉斯出版社《心理学进展》期刊上,学者详细记录了其研究过程。研究利用学者自编的“公众对城管态度问卷”对536名社会人士进行了调查。


    通过数据比较发现,男女在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存在显著差异,具体表现为女性的态度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但是在与城管的交往意向上不存在性别差异。不同受教育水平上,公众对城管态度有显著差异,在态度的情感支持和行为支持维度上差异显著。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显著好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经常使用”微博的公众对城管的情感支持得分显著低于“有时使用”和“知道但从不使用”的公众在该维度上的分数。而网络论坛参与程度更高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更加消极。(具体数值见原论文)。


    总体而言公众对城管在情感上理解和支持的,在生活中城管采取支持性行为的可能性也较大。在对城管态度的四个维度中,认知评价的分数最低。可以看出,公众在情感上对城管有较高的理解和接纳,也倾向于在城管处于不利处境时给予行动上的支持。但是在与自身相关更密切的生活交往和评价看法上,公众的态度却相对消极。


    学者周畅的研究也发现,公众对城管认识具有多样性,并不是完全集中于某一方面。这也许反应了公众在看待城管上的矛盾心态,即一方面由于各类负面消息的传播,公众对城管有着消极的认知,日常交往中也对城管有一定的排斥;另一方面又对城管因工作要求所致的“无奈”处境感到理解,从而也愿意采取实际行动给予支持。


    在对城管态度的性别差异分析中,女性在对城管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一般来说,女性的情感更细腻,更易于理解他人,因此女性对城管的态度都比男性更友善。


    不同受教育程度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有显著性差异。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态度分数显著高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由于多数公众对城管的了解主要来源于网络,受教育水平低的公众信息获取的渠道相对较少,网络使用也较少,因此接收到的关于城管负面信息相对较少,对城管态度更好。


    网络社区的使用程度对公众影响较大。对比微博使用和论坛参与情况上公众态度的差异,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具体影响上有一定差异。微博使用会影响对城管的情感支持,而网络论坛的影响则集中在除情感外的三个维度。微博和网络论坛上有更多关于城管的负面信息,使用度更高的群体可能接收到的负面信息更多,因此态度分数更低。同时,微博的信息都是相对简短、零散,而网络论坛则更集中和具体,使得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影响上出现了具体维度的差异,论坛使用不仅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评价还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行为倾向,而微博的影响则主要表现在情感上的好恶上。


蕲竹1 发表于  2018-09-10 14:01:32 19字 ( 0/10)

对于城管执法要立法,杜绝违法的乱执法。

    说起城管,人们的脑中总是回浮现“城管打人”、“城管暴力执法”等负面信息。而网络上,关于城管野蛮执法的消息也总是第一时间占据了新闻的热门。学者们也注意到了这一现象,并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国内现有的研究中,学者周瑜通过对市民的问卷和访谈发现市民对城管的印象总体较差,且市民普遍对城管的职能不了解。网络调查中,城管在大部分公众心目中都是“野蛮执法”的形象。很多学者都关注到了公众对城管的印象和看法,但是还没有直接的关于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的研究。因此,西南大学心理学部的汪玲等学者为了弥补这一缺失,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汉斯出版社《心理学进展》期刊上,学者详细记录了其研究过程。研究利用学者自编的“公众对城管态度问卷”对536名社会人士进行了调查。


    通过数据比较发现,男女在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存在显著差异,具体表现为女性的态度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但是在与城管的交往意向上不存在性别差异。不同受教育水平上,公众对城管态度有显著差异,在态度的情感支持和行为支持维度上差异显著。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显著好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经常使用”微博的公众对城管的情感支持得分显著低于“有时使用”和“知道但从不使用”的公众在该维度上的分数。而网络论坛参与程度更高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更加消极。(具体数值见原论文)。


    总体而言公众对城管在情感上理解和支持的,在生活中城管采取支持性行为的可能性也较大。在对城管态度的四个维度中,认知评价的分数最低。可以看出,公众在情感上对城管有较高的理解和接纳,也倾向于在城管处于不利处境时给予行动上的支持。但是在与自身相关更密切的生活交往和评价看法上,公众的态度却相对消极。


    学者周畅的研究也发现,公众对城管认识具有多样性,并不是完全集中于某一方面。这也许反应了公众在看待城管上的矛盾心态,即一方面由于各类负面消息的传播,公众对城管有着消极的认知,日常交往中也对城管有一定的排斥;另一方面又对城管因工作要求所致的“无奈”处境感到理解,从而也愿意采取实际行动给予支持。


    在对城管态度的性别差异分析中,女性在对城管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一般来说,女性的情感更细腻,更易于理解他人,因此女性对城管的态度都比男性更友善。


    不同受教育程度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有显著性差异。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态度分数显著高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由于多数公众对城管的了解主要来源于网络,受教育水平低的公众信息获取的渠道相对较少,网络使用也较少,因此接收到的关于城管负面信息相对较少,对城管态度更好。


    网络社区的使用程度对公众影响较大。对比微博使用和论坛参与情况上公众态度的差异,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具体影响上有一定差异。微博使用会影响对城管的情感支持,而网络论坛的影响则集中在除情感外的三个维度。微博和网络论坛上有更多关于城管的负面信息,使用度更高的群体可能接收到的负面信息更多,因此态度分数更低。同时,微博的信息都是相对简短、零散,而网络论坛则更集中和具体,使得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影响上出现了具体维度的差异,论坛使用不仅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评价还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行为倾向,而微博的影响则主要表现在情感上的好恶上。


乐达先生 发表于  2018-09-08 19:41:21 124字 ( 0/17)

某些城管的确在“执法”过程中态度恶劣,行为粗野,作风霸道,比纪检监察公检法司都牛叉。小商贩对进城卖菜卖瓜果等等农产品的农民那个狠劲着实令人不齿。曾经看到听到群众

    说起城管,人们的脑中总是回浮现“城管打人”、“城管暴力执法”等负面信息。而网络上,关于城管野蛮执法的消息也总是第一时间占据了新闻的热门。学者们也注意到了这一现象,并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国内现有的研究中,学者周瑜通过对市民的问卷和访谈发现市民对城管的印象总体较差,且市民普遍对城管的职能不了解。网络调查中,城管在大部分公众心目中都是“野蛮执法”的形象。很多学者都关注到了公众对城管的印象和看法,但是还没有直接的关于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的研究。因此,西南大学心理学部的汪玲等学者为了弥补这一缺失,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汉斯出版社《心理学进展》期刊上,学者详细记录了其研究过程。研究利用学者自编的“公众对城管态度问卷”对536名社会人士进行了调查。


    通过数据比较发现,男女在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存在显著差异,具体表现为女性的态度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但是在与城管的交往意向上不存在性别差异。不同受教育水平上,公众对城管态度有显著差异,在态度的情感支持和行为支持维度上差异显著。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显著好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经常使用”微博的公众对城管的情感支持得分显著低于“有时使用”和“知道但从不使用”的公众在该维度上的分数。而网络论坛参与程度更高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更加消极。(具体数值见原论文)。


    总体而言公众对城管在情感上理解和支持的,在生活中城管采取支持性行为的可能性也较大。在对城管态度的四个维度中,认知评价的分数最低。可以看出,公众在情感上对城管有较高的理解和接纳,也倾向于在城管处于不利处境时给予行动上的支持。但是在与自身相关更密切的生活交往和评价看法上,公众的态度却相对消极。


    学者周畅的研究也发现,公众对城管认识具有多样性,并不是完全集中于某一方面。这也许反应了公众在看待城管上的矛盾心态,即一方面由于各类负面消息的传播,公众对城管有着消极的认知,日常交往中也对城管有一定的排斥;另一方面又对城管因工作要求所致的“无奈”处境感到理解,从而也愿意采取实际行动给予支持。


    在对城管态度的性别差异分析中,女性在对城管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一般来说,女性的情感更细腻,更易于理解他人,因此女性对城管的态度都比男性更友善。


    不同受教育程度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有显著性差异。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态度分数显著高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由于多数公众对城管的了解主要来源于网络,受教育水平低的公众信息获取的渠道相对较少,网络使用也较少,因此接收到的关于城管负面信息相对较少,对城管态度更好。


    网络社区的使用程度对公众影响较大。对比微博使用和论坛参与情况上公众态度的差异,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具体影响上有一定差异。微博使用会影响对城管的情感支持,而网络论坛的影响则集中在除情感外的三个维度。微博和网络论坛上有更多关于城管的负面信息,使用度更高的群体可能接收到的负面信息更多,因此态度分数更低。同时,微博的信息都是相对简短、零散,而网络论坛则更集中和具体,使得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影响上出现了具体维度的差异,论坛使用不仅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评价还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行为倾向,而微博的影响则主要表现在情感上的好恶上。


JBY1 发表于  2018-09-08 15:01:14 0字 ( 0/54)

城管执法态度是怎样的?这问题只要请大学生(不要官员)深入社会调查100位卖菜农民,从多角度祥细了解,就能得出正确答案。农民,曾经为解决人们吃饭穿衣大事,积极交公

城管执法态度是怎样的?这问题只要请大学生(不要官员)深入社会调查100位卖菜农民,从多角度祥细了解,就能得出正确答案。农民,曾经为解决人们吃饭穿衣大事,积极交公

    说起城管,人们的脑中总是回浮现“城管打人”、“城管暴力执法”等负面信息。而网络上,关于城管野蛮执法的消息也总是第一时间占据了新闻的热门。学者们也注意到了这一现象,并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国内现有的研究中,学者周瑜通过对市民的问卷和访谈发现市民对城管的印象总体较差,且市民普遍对城管的职能不了解。网络调查中,城管在大部分公众心目中都是“野蛮执法”的形象。很多学者都关注到了公众对城管的印象和看法,但是还没有直接的关于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的研究。因此,西南大学心理学部的汪玲等学者为了弥补这一缺失,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汉斯出版社《心理学进展》期刊上,学者详细记录了其研究过程。研究利用学者自编的“公众对城管态度问卷”对536名社会人士进行了调查。


    通过数据比较发现,男女在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存在显著差异,具体表现为女性的态度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但是在与城管的交往意向上不存在性别差异。不同受教育水平上,公众对城管态度有显著差异,在态度的情感支持和行为支持维度上差异显著。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显著好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经常使用”微博的公众对城管的情感支持得分显著低于“有时使用”和“知道但从不使用”的公众在该维度上的分数。而网络论坛参与程度更高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更加消极。(具体数值见原论文)。


    总体而言公众对城管在情感上理解和支持的,在生活中城管采取支持性行为的可能性也较大。在对城管态度的四个维度中,认知评价的分数最低。可以看出,公众在情感上对城管有较高的理解和接纳,也倾向于在城管处于不利处境时给予行动上的支持。但是在与自身相关更密切的生活交往和评价看法上,公众的态度却相对消极。


    学者周畅的研究也发现,公众对城管认识具有多样性,并不是完全集中于某一方面。这也许反应了公众在看待城管上的矛盾心态,即一方面由于各类负面消息的传播,公众对城管有着消极的认知,日常交往中也对城管有一定的排斥;另一方面又对城管因工作要求所致的“无奈”处境感到理解,从而也愿意采取实际行动给予支持。


    在对城管态度的性别差异分析中,女性在对城管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一般来说,女性的情感更细腻,更易于理解他人,因此女性对城管的态度都比男性更友善。


    不同受教育程度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有显著性差异。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态度分数显著高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由于多数公众对城管的了解主要来源于网络,受教育水平低的公众信息获取的渠道相对较少,网络使用也较少,因此接收到的关于城管负面信息相对较少,对城管态度更好。


    网络社区的使用程度对公众影响较大。对比微博使用和论坛参与情况上公众态度的差异,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具体影响上有一定差异。微博使用会影响对城管的情感支持,而网络论坛的影响则集中在除情感外的三个维度。微博和网络论坛上有更多关于城管的负面信息,使用度更高的群体可能接收到的负面信息更多,因此态度分数更低。同时,微博的信息都是相对简短、零散,而网络论坛则更集中和具体,使得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影响上出现了具体维度的差异,论坛使用不仅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评价还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行为倾向,而微博的影响则主要表现在情感上的好恶上。


老鹰2014 发表于  2018-09-08 09:44:21 23字 ( 0/96)

城管执法态度严谨,不听话打死你的做法值得发扬。

    说起城管,人们的脑中总是回浮现“城管打人”、“城管暴力执法”等负面信息。而网络上,关于城管野蛮执法的消息也总是第一时间占据了新闻的热门。学者们也注意到了这一现象,并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国内现有的研究中,学者周瑜通过对市民的问卷和访谈发现市民对城管的印象总体较差,且市民普遍对城管的职能不了解。网络调查中,城管在大部分公众心目中都是“野蛮执法”的形象。很多学者都关注到了公众对城管的印象和看法,但是还没有直接的关于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的研究。因此,西南大学心理学部的汪玲等学者为了弥补这一缺失,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汉斯出版社《心理学进展》期刊上,学者详细记录了其研究过程。研究利用学者自编的“公众对城管态度问卷”对536名社会人士进行了调查。


    通过数据比较发现,男女在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存在显著差异,具体表现为女性的态度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但是在与城管的交往意向上不存在性别差异。不同受教育水平上,公众对城管态度有显著差异,在态度的情感支持和行为支持维度上差异显著。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显著好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经常使用”微博的公众对城管的情感支持得分显著低于“有时使用”和“知道但从不使用”的公众在该维度上的分数。而网络论坛参与程度更高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更加消极。(具体数值见原论文)。


    总体而言公众对城管在情感上理解和支持的,在生活中城管采取支持性行为的可能性也较大。在对城管态度的四个维度中,认知评价的分数最低。可以看出,公众在情感上对城管有较高的理解和接纳,也倾向于在城管处于不利处境时给予行动上的支持。但是在与自身相关更密切的生活交往和评价看法上,公众的态度却相对消极。


    学者周畅的研究也发现,公众对城管认识具有多样性,并不是完全集中于某一方面。这也许反应了公众在看待城管上的矛盾心态,即一方面由于各类负面消息的传播,公众对城管有着消极的认知,日常交往中也对城管有一定的排斥;另一方面又对城管因工作要求所致的“无奈”处境感到理解,从而也愿意采取实际行动给予支持。


    在对城管态度的性别差异分析中,女性在对城管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一般来说,女性的情感更细腻,更易于理解他人,因此女性对城管的态度都比男性更友善。


    不同受教育程度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有显著性差异。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态度分数显著高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由于多数公众对城管的了解主要来源于网络,受教育水平低的公众信息获取的渠道相对较少,网络使用也较少,因此接收到的关于城管负面信息相对较少,对城管态度更好。


    网络社区的使用程度对公众影响较大。对比微博使用和论坛参与情况上公众态度的差异,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具体影响上有一定差异。微博使用会影响对城管的情感支持,而网络论坛的影响则集中在除情感外的三个维度。微博和网络论坛上有更多关于城管的负面信息,使用度更高的群体可能接收到的负面信息更多,因此态度分数更低。同时,微博的信息都是相对简短、零散,而网络论坛则更集中和具体,使得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影响上出现了具体维度的差异,论坛使用不仅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评价还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行为倾向,而微博的影响则主要表现在情感上的好恶上。


蕲竹1 发表于  2018-09-08 09:44:07 31字 ( 0/90)

要给城管立法,不能由着性子胡来,要文明执法,杜绝暴力执法之举。

    说起城管,人们的脑中总是回浮现“城管打人”、“城管暴力执法”等负面信息。而网络上,关于城管野蛮执法的消息也总是第一时间占据了新闻的热门。学者们也注意到了这一现象,并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国内现有的研究中,学者周瑜通过对市民的问卷和访谈发现市民对城管的印象总体较差,且市民普遍对城管的职能不了解。网络调查中,城管在大部分公众心目中都是“野蛮执法”的形象。很多学者都关注到了公众对城管的印象和看法,但是还没有直接的关于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的研究。因此,西南大学心理学部的汪玲等学者为了弥补这一缺失,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汉斯出版社《心理学进展》期刊上,学者详细记录了其研究过程。研究利用学者自编的“公众对城管态度问卷”对536名社会人士进行了调查。


    通过数据比较发现,男女在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存在显著差异,具体表现为女性的态度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但是在与城管的交往意向上不存在性别差异。不同受教育水平上,公众对城管态度有显著差异,在态度的情感支持和行为支持维度上差异显著。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显著好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经常使用”微博的公众对城管的情感支持得分显著低于“有时使用”和“知道但从不使用”的公众在该维度上的分数。而网络论坛参与程度更高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更加消极。(具体数值见原论文)。


    总体而言公众对城管在情感上理解和支持的,在生活中城管采取支持性行为的可能性也较大。在对城管态度的四个维度中,认知评价的分数最低。可以看出,公众在情感上对城管有较高的理解和接纳,也倾向于在城管处于不利处境时给予行动上的支持。但是在与自身相关更密切的生活交往和评价看法上,公众的态度却相对消极。


    学者周畅的研究也发现,公众对城管认识具有多样性,并不是完全集中于某一方面。这也许反应了公众在看待城管上的矛盾心态,即一方面由于各类负面消息的传播,公众对城管有着消极的认知,日常交往中也对城管有一定的排斥;另一方面又对城管因工作要求所致的“无奈”处境感到理解,从而也愿意采取实际行动给予支持。


    在对城管态度的性别差异分析中,女性在对城管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一般来说,女性的情感更细腻,更易于理解他人,因此女性对城管的态度都比男性更友善。


    不同受教育程度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有显著性差异。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态度分数显著高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由于多数公众对城管的了解主要来源于网络,受教育水平低的公众信息获取的渠道相对较少,网络使用也较少,因此接收到的关于城管负面信息相对较少,对城管态度更好。


    网络社区的使用程度对公众影响较大。对比微博使用和论坛参与情况上公众态度的差异,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具体影响上有一定差异。微博使用会影响对城管的情感支持,而网络论坛的影响则集中在除情感外的三个维度。微博和网络论坛上有更多关于城管的负面信息,使用度更高的群体可能接收到的负面信息更多,因此态度分数更低。同时,微博的信息都是相对简短、零散,而网络论坛则更集中和具体,使得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影响上出现了具体维度的差异,论坛使用不仅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评价还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行为倾向,而微博的影响则主要表现在情感上的好恶上。


房住不炒 发表于  2018-09-08 02:46:16 33字 ( 0/85)

中国五千年从没有城管,很好啊??现在羽然冒出这么个东西全乱套了!!

    说起城管,人们的脑中总是回浮现“城管打人”、“城管暴力执法”等负面信息。而网络上,关于城管野蛮执法的消息也总是第一时间占据了新闻的热门。学者们也注意到了这一现象,并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国内现有的研究中,学者周瑜通过对市民的问卷和访谈发现市民对城管的印象总体较差,且市民普遍对城管的职能不了解。网络调查中,城管在大部分公众心目中都是“野蛮执法”的形象。很多学者都关注到了公众对城管的印象和看法,但是还没有直接的关于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的研究。因此,西南大学心理学部的汪玲等学者为了弥补这一缺失,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汉斯出版社《心理学进展》期刊上,学者详细记录了其研究过程。研究利用学者自编的“公众对城管态度问卷”对536名社会人士进行了调查。


    通过数据比较发现,男女在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存在显著差异,具体表现为女性的态度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但是在与城管的交往意向上不存在性别差异。不同受教育水平上,公众对城管态度有显著差异,在态度的情感支持和行为支持维度上差异显著。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显著好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经常使用”微博的公众对城管的情感支持得分显著低于“有时使用”和“知道但从不使用”的公众在该维度上的分数。而网络论坛参与程度更高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更加消极。(具体数值见原论文)。


    总体而言公众对城管在情感上理解和支持的,在生活中城管采取支持性行为的可能性也较大。在对城管态度的四个维度中,认知评价的分数最低。可以看出,公众在情感上对城管有较高的理解和接纳,也倾向于在城管处于不利处境时给予行动上的支持。但是在与自身相关更密切的生活交往和评价看法上,公众的态度却相对消极。


    学者周畅的研究也发现,公众对城管认识具有多样性,并不是完全集中于某一方面。这也许反应了公众在看待城管上的矛盾心态,即一方面由于各类负面消息的传播,公众对城管有着消极的认知,日常交往中也对城管有一定的排斥;另一方面又对城管因工作要求所致的“无奈”处境感到理解,从而也愿意采取实际行动给予支持。


    在对城管态度的性别差异分析中,女性在对城管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一般来说,女性的情感更细腻,更易于理解他人,因此女性对城管的态度都比男性更友善。


    不同受教育程度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有显著性差异。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态度分数显著高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由于多数公众对城管的了解主要来源于网络,受教育水平低的公众信息获取的渠道相对较少,网络使用也较少,因此接收到的关于城管负面信息相对较少,对城管态度更好。


    网络社区的使用程度对公众影响较大。对比微博使用和论坛参与情况上公众态度的差异,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具体影响上有一定差异。微博使用会影响对城管的情感支持,而网络论坛的影响则集中在除情感外的三个维度。微博和网络论坛上有更多关于城管的负面信息,使用度更高的群体可能接收到的负面信息更多,因此态度分数更低。同时,微博的信息都是相对简短、零散,而网络论坛则更集中和具体,使得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影响上出现了具体维度的差异,论坛使用不仅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评价还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行为倾向,而微博的影响则主要表现在情感上的好恶上。


aps267890 发表于  2018-09-07 14:45:25 43字 ( 0/108)

现代社会,没有人胜任城管工作,别看你对·城管发不够的牢骚,真让你干你不比人家好到哪里去

    说起城管,人们的脑中总是回浮现“城管打人”、“城管暴力执法”等负面信息。而网络上,关于城管野蛮执法的消息也总是第一时间占据了新闻的热门。学者们也注意到了这一现象,并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国内现有的研究中,学者周瑜通过对市民的问卷和访谈发现市民对城管的印象总体较差,且市民普遍对城管的职能不了解。网络调查中,城管在大部分公众心目中都是“野蛮执法”的形象。很多学者都关注到了公众对城管的印象和看法,但是还没有直接的关于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的研究。因此,西南大学心理学部的汪玲等学者为了弥补这一缺失,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汉斯出版社《心理学进展》期刊上,学者详细记录了其研究过程。研究利用学者自编的“公众对城管态度问卷”对536名社会人士进行了调查。


    通过数据比较发现,男女在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存在显著差异,具体表现为女性的态度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但是在与城管的交往意向上不存在性别差异。不同受教育水平上,公众对城管态度有显著差异,在态度的情感支持和行为支持维度上差异显著。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显著好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经常使用”微博的公众对城管的情感支持得分显著低于“有时使用”和“知道但从不使用”的公众在该维度上的分数。而网络论坛参与程度更高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更加消极。(具体数值见原论文)。


    总体而言公众对城管在情感上理解和支持的,在生活中城管采取支持性行为的可能性也较大。在对城管态度的四个维度中,认知评价的分数最低。可以看出,公众在情感上对城管有较高的理解和接纳,也倾向于在城管处于不利处境时给予行动上的支持。但是在与自身相关更密切的生活交往和评价看法上,公众的态度却相对消极。


    学者周畅的研究也发现,公众对城管认识具有多样性,并不是完全集中于某一方面。这也许反应了公众在看待城管上的矛盾心态,即一方面由于各类负面消息的传播,公众对城管有着消极的认知,日常交往中也对城管有一定的排斥;另一方面又对城管因工作要求所致的“无奈”处境感到理解,从而也愿意采取实际行动给予支持。


    在对城管态度的性别差异分析中,女性在对城管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一般来说,女性的情感更细腻,更易于理解他人,因此女性对城管的态度都比男性更友善。


    不同受教育程度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有显著性差异。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态度分数显著高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由于多数公众对城管的了解主要来源于网络,受教育水平低的公众信息获取的渠道相对较少,网络使用也较少,因此接收到的关于城管负面信息相对较少,对城管态度更好。


    网络社区的使用程度对公众影响较大。对比微博使用和论坛参与情况上公众态度的差异,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具体影响上有一定差异。微博使用会影响对城管的情感支持,而网络论坛的影响则集中在除情感外的三个维度。微博和网络论坛上有更多关于城管的负面信息,使用度更高的群体可能接收到的负面信息更多,因此态度分数更低。同时,微博的信息都是相对简短、零散,而网络论坛则更集中和具体,使得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影响上出现了具体维度的差异,论坛使用不仅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评价还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行为倾向,而微博的影响则主要表现在情感上的好恶上。


aps267890 发表于  2018-09-07 14:52:30 62字 ( 0/92)

划分给城管的活是原来工商公安居委会干的最苦的也是最受诟病的那部分活,或者说是得罪好人的活,因此城管的工作在今天就是最难干的,

    说起城管,人们的脑中总是回浮现“城管打人”、“城管暴力执法”等负面信息。而网络上,关于城管野蛮执法的消息也总是第一时间占据了新闻的热门。学者们也注意到了这一现象,并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国内现有的研究中,学者周瑜通过对市民的问卷和访谈发现市民对城管的印象总体较差,且市民普遍对城管的职能不了解。网络调查中,城管在大部分公众心目中都是“野蛮执法”的形象。很多学者都关注到了公众对城管的印象和看法,但是还没有直接的关于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的研究。因此,西南大学心理学部的汪玲等学者为了弥补这一缺失,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汉斯出版社《心理学进展》期刊上,学者详细记录了其研究过程。研究利用学者自编的“公众对城管态度问卷”对536名社会人士进行了调查。


    通过数据比较发现,男女在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存在显著差异,具体表现为女性的态度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但是在与城管的交往意向上不存在性别差异。不同受教育水平上,公众对城管态度有显著差异,在态度的情感支持和行为支持维度上差异显著。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显著好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经常使用”微博的公众对城管的情感支持得分显著低于“有时使用”和“知道但从不使用”的公众在该维度上的分数。而网络论坛参与程度更高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更加消极。(具体数值见原论文)。


    总体而言公众对城管在情感上理解和支持的,在生活中城管采取支持性行为的可能性也较大。在对城管态度的四个维度中,认知评价的分数最低。可以看出,公众在情感上对城管有较高的理解和接纳,也倾向于在城管处于不利处境时给予行动上的支持。但是在与自身相关更密切的生活交往和评价看法上,公众的态度却相对消极。


    学者周畅的研究也发现,公众对城管认识具有多样性,并不是完全集中于某一方面。这也许反应了公众在看待城管上的矛盾心态,即一方面由于各类负面消息的传播,公众对城管有着消极的认知,日常交往中也对城管有一定的排斥;另一方面又对城管因工作要求所致的“无奈”处境感到理解,从而也愿意采取实际行动给予支持。


    在对城管态度的性别差异分析中,女性在对城管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一般来说,女性的情感更细腻,更易于理解他人,因此女性对城管的态度都比男性更友善。


    不同受教育程度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有显著性差异。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态度分数显著高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由于多数公众对城管的了解主要来源于网络,受教育水平低的公众信息获取的渠道相对较少,网络使用也较少,因此接收到的关于城管负面信息相对较少,对城管态度更好。


    网络社区的使用程度对公众影响较大。对比微博使用和论坛参与情况上公众态度的差异,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具体影响上有一定差异。微博使用会影响对城管的情感支持,而网络论坛的影响则集中在除情感外的三个维度。微博和网络论坛上有更多关于城管的负面信息,使用度更高的群体可能接收到的负面信息更多,因此态度分数更低。同时,微博的信息都是相对简短、零散,而网络论坛则更集中和具体,使得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影响上出现了具体维度的差异,论坛使用不仅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评价还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行为倾向,而微博的影响则主要表现在情感上的好恶上。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8-09-07 13:27:33 90字 ( 0/89)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城管执法”:理清理顺使命、职责与职能,挺关键!观点与看《法》:依然、自然、天然、释然、实然、解决好“法无授权不可为”与不可乱为的问题,

    说起城管,人们的脑中总是回浮现“城管打人”、“城管暴力执法”等负面信息。而网络上,关于城管野蛮执法的消息也总是第一时间占据了新闻的热门。学者们也注意到了这一现象,并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国内现有的研究中,学者周瑜通过对市民的问卷和访谈发现市民对城管的印象总体较差,且市民普遍对城管的职能不了解。网络调查中,城管在大部分公众心目中都是“野蛮执法”的形象。很多学者都关注到了公众对城管的印象和看法,但是还没有直接的关于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的研究。因此,西南大学心理学部的汪玲等学者为了弥补这一缺失,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汉斯出版社《心理学进展》期刊上,学者详细记录了其研究过程。研究利用学者自编的“公众对城管态度问卷”对536名社会人士进行了调查。


    通过数据比较发现,男女在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存在显著差异,具体表现为女性的态度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但是在与城管的交往意向上不存在性别差异。不同受教育水平上,公众对城管态度有显著差异,在态度的情感支持和行为支持维度上差异显著。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显著好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经常使用”微博的公众对城管的情感支持得分显著低于“有时使用”和“知道但从不使用”的公众在该维度上的分数。而网络论坛参与程度更高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更加消极。(具体数值见原论文)。


    总体而言公众对城管在情感上理解和支持的,在生活中城管采取支持性行为的可能性也较大。在对城管态度的四个维度中,认知评价的分数最低。可以看出,公众在情感上对城管有较高的理解和接纳,也倾向于在城管处于不利处境时给予行动上的支持。但是在与自身相关更密切的生活交往和评价看法上,公众的态度却相对消极。


    学者周畅的研究也发现,公众对城管认识具有多样性,并不是完全集中于某一方面。这也许反应了公众在看待城管上的矛盾心态,即一方面由于各类负面消息的传播,公众对城管有着消极的认知,日常交往中也对城管有一定的排斥;另一方面又对城管因工作要求所致的“无奈”处境感到理解,从而也愿意采取实际行动给予支持。


    在对城管态度的性别差异分析中,女性在对城管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一般来说,女性的情感更细腻,更易于理解他人,因此女性对城管的态度都比男性更友善。


    不同受教育程度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有显著性差异。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态度分数显著高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由于多数公众对城管的了解主要来源于网络,受教育水平低的公众信息获取的渠道相对较少,网络使用也较少,因此接收到的关于城管负面信息相对较少,对城管态度更好。


    网络社区的使用程度对公众影响较大。对比微博使用和论坛参与情况上公众态度的差异,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具体影响上有一定差异。微博使用会影响对城管的情感支持,而网络论坛的影响则集中在除情感外的三个维度。微博和网络论坛上有更多关于城管的负面信息,使用度更高的群体可能接收到的负面信息更多,因此态度分数更低。同时,微博的信息都是相对简短、零散,而网络论坛则更集中和具体,使得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影响上出现了具体维度的差异,论坛使用不仅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评价还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行为倾向,而微博的影响则主要表现在情感上的好恶上。


aps267890 发表于  2018-09-07 15:08:14 65字 ( 0/88)

法无授权不可为是错误的,法律永远是残缺的,而社会生活是多样性的。将在外有所不受就是这个意思,即便没有授权,该当机立断时不需当机立断

    说起城管,人们的脑中总是回浮现“城管打人”、“城管暴力执法”等负面信息。而网络上,关于城管野蛮执法的消息也总是第一时间占据了新闻的热门。学者们也注意到了这一现象,并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国内现有的研究中,学者周瑜通过对市民的问卷和访谈发现市民对城管的印象总体较差,且市民普遍对城管的职能不了解。网络调查中,城管在大部分公众心目中都是“野蛮执法”的形象。很多学者都关注到了公众对城管的印象和看法,但是还没有直接的关于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的研究。因此,西南大学心理学部的汪玲等学者为了弥补这一缺失,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汉斯出版社《心理学进展》期刊上,学者详细记录了其研究过程。研究利用学者自编的“公众对城管态度问卷”对536名社会人士进行了调查。


    通过数据比较发现,男女在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存在显著差异,具体表现为女性的态度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但是在与城管的交往意向上不存在性别差异。不同受教育水平上,公众对城管态度有显著差异,在态度的情感支持和行为支持维度上差异显著。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显著好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经常使用”微博的公众对城管的情感支持得分显著低于“有时使用”和“知道但从不使用”的公众在该维度上的分数。而网络论坛参与程度更高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更加消极。(具体数值见原论文)。


    总体而言公众对城管在情感上理解和支持的,在生活中城管采取支持性行为的可能性也较大。在对城管态度的四个维度中,认知评价的分数最低。可以看出,公众在情感上对城管有较高的理解和接纳,也倾向于在城管处于不利处境时给予行动上的支持。但是在与自身相关更密切的生活交往和评价看法上,公众的态度却相对消极。


    学者周畅的研究也发现,公众对城管认识具有多样性,并不是完全集中于某一方面。这也许反应了公众在看待城管上的矛盾心态,即一方面由于各类负面消息的传播,公众对城管有着消极的认知,日常交往中也对城管有一定的排斥;另一方面又对城管因工作要求所致的“无奈”处境感到理解,从而也愿意采取实际行动给予支持。


    在对城管态度的性别差异分析中,女性在对城管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一般来说,女性的情感更细腻,更易于理解他人,因此女性对城管的态度都比男性更友善。


    不同受教育程度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有显著性差异。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态度分数显著高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由于多数公众对城管的了解主要来源于网络,受教育水平低的公众信息获取的渠道相对较少,网络使用也较少,因此接收到的关于城管负面信息相对较少,对城管态度更好。


    网络社区的使用程度对公众影响较大。对比微博使用和论坛参与情况上公众态度的差异,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具体影响上有一定差异。微博使用会影响对城管的情感支持,而网络论坛的影响则集中在除情感外的三个维度。微博和网络论坛上有更多关于城管的负面信息,使用度更高的群体可能接收到的负面信息更多,因此态度分数更低。同时,微博的信息都是相对简短、零散,而网络论坛则更集中和具体,使得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影响上出现了具体维度的差异,论坛使用不仅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评价还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行为倾向,而微博的影响则主要表现在情感上的好恶上。


独行剑客2015 发表于  2018-09-07 11:06:55 67字 ( 0/95)

城管可以不经司法诉讼程序,不经起诉,立案,审理,判决,就可以直接执行!就可以打砸抢罚没,暴力执法,权力实在太多,超越法律,超越公检法。

    说起城管,人们的脑中总是回浮现“城管打人”、“城管暴力执法”等负面信息。而网络上,关于城管野蛮执法的消息也总是第一时间占据了新闻的热门。学者们也注意到了这一现象,并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国内现有的研究中,学者周瑜通过对市民的问卷和访谈发现市民对城管的印象总体较差,且市民普遍对城管的职能不了解。网络调查中,城管在大部分公众心目中都是“野蛮执法”的形象。很多学者都关注到了公众对城管的印象和看法,但是还没有直接的关于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的研究。因此,西南大学心理学部的汪玲等学者为了弥补这一缺失,展开了相关研究。


    在汉斯出版社《心理学进展》期刊上,学者详细记录了其研究过程。研究利用学者自编的“公众对城管态度问卷”对536名社会人士进行了调查。


    通过数据比较发现,男女在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存在显著差异,具体表现为女性的态度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但是在与城管的交往意向上不存在性别差异。不同受教育水平上,公众对城管态度有显著差异,在态度的情感支持和行为支持维度上差异显著。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显著好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经常使用”微博的公众对城管的情感支持得分显著低于“有时使用”和“知道但从不使用”的公众在该维度上的分数。而网络论坛参与程度更高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更加消极。(具体数值见原论文)。


    总体而言公众对城管在情感上理解和支持的,在生活中城管采取支持性行为的可能性也较大。在对城管态度的四个维度中,认知评价的分数最低。可以看出,公众在情感上对城管有较高的理解和接纳,也倾向于在城管处于不利处境时给予行动上的支持。但是在与自身相关更密切的生活交往和评价看法上,公众的态度却相对消极。


    学者周畅的研究也发现,公众对城管认识具有多样性,并不是完全集中于某一方面。这也许反应了公众在看待城管上的矛盾心态,即一方面由于各类负面消息的传播,公众对城管有着消极的认知,日常交往中也对城管有一定的排斥;另一方面又对城管因工作要求所致的“无奈”处境感到理解,从而也愿意采取实际行动给予支持。


    在对城管态度的性别差异分析中,女性在对城管态度总分和认知评价、情感支持、行为支持三个维度上分数显著高于男性。一般来说,女性的情感更细腻,更易于理解他人,因此女性对城管的态度都比男性更友善。


    不同受教育程度的公众对城管的态度有显著性差异。低受教育水平的公众态度分数显著高于高受教育水平的公众。由于多数公众对城管的了解主要来源于网络,受教育水平低的公众信息获取的渠道相对较少,网络使用也较少,因此接收到的关于城管负面信息相对较少,对城管态度更好。


    网络社区的使用程度对公众影响较大。对比微博使用和论坛参与情况上公众态度的差异,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具体影响上有一定差异。微博使用会影响对城管的情感支持,而网络论坛的影响则集中在除情感外的三个维度。微博和网络论坛上有更多关于城管的负面信息,使用度更高的群体可能接收到的负面信息更多,因此态度分数更低。同时,微博的信息都是相对简短、零散,而网络论坛则更集中和具体,使得二者在对公众态度的影响上出现了具体维度的差异,论坛使用不仅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评价还会影响公众对城管的行为倾向,而微博的影响则主要表现在情感上的好恶上。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