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周蓬安 发表于  2018-08-23 08:36:58 7738字 ( 13/10795)

周蓬安: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原创首发)

周蓬安: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
今天上午,一段“G334列车上男乘客霸占靠窗座位不肯让”的视频火了,被霸占座位的女乘客要求这位男乘客回自己的座位坐,这位男乘客却称“谁规定一定要按号入座?要么你自己站着,要么去坐我那个座位,要么自己去餐车坐”。(8月22日《北京青年报》)

这货真正是“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了。下午就有多位朋友将视频转发于我,问这人是不是大脑出了问题?我看了下视频,从其表现看应该是精神正常,甚至智商不低。
因为视频并未“打码”,喜欢凑热闹的网友也就搜到了他的相关个人信息。微博认证为“搞笑视频自媒体”的(@忽悠君)披露:孙赫,1985年生,山东临沂莒南县人。感谢强大的网友揪出了这个败类,你不是很有个性吗?让你火!ps.有网友爆料此货有建交友结婚群忽悠中科院、清华的妹子的爱好!这货病的很严重,找不到家人,建议大家伙先转发一下帮助残疾人找到家人。
还有网友曝光其工作单位为济南某某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甚至还透露其为经济学博士。如果这货真的是经济学博士,那书真是读到猪肚子里去了。从他的表现看,我给他人际关系处理能力“零分”,给他个人品德总体评价为“负分”。
作为一名合格的公民,遵纪守法守规是最低标准,应该具有“契约精神”。在处理与他人关系时,理应规则在先;因为特殊原因需要调整利益关系时,理应做出请求的姿态并得到对方同意。
从契约关系看,高铁车票所载明的座位号,其实是高铁公司与乘客之间客运合同的一部分,双方都应该遵守。孙赫原本有自己合法的座位号,却非要霸占他人座位,这就破坏了两份客运合同,理应承担毁约责任。
好在这名被霸占座位女乘客被列车长安排到商务车厢的位置,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这名女乘客的怨恨。而孙赫现在一定后悔不已,因为这样的成名,不仅仅是臭名远扬。更有可能的坏结局是,因为舆论关注度高了,随后将被拘留的可能性也是客观存在的;而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在一定时期内限乘高铁,估计是难以避免的了。
令笔者痛心的是,铁路作为具有主导能力的契约一方,在整个事件中表现出了毫无章法的一面。结合此前“高铁扒门”事件现场即可轻松窥见,铁路部门似乎没有一套较为完善的“应急预案”,所以才会表现出猝不及防,然后手足无措。当然。很多单位号称的“应急预案”,其实也都是花拳绣腿,骗骗上面那些脑满肠肥的官员还差不多,真正遇到问题时,毫无指导作用。
依照常规思维,一般发生这种纠纷,只要通过乘务员或列车长即能得到解决。这个“赖人”敢于不理列车长的规劝,主要因为列车长不会对他动粗。但不可思议的是,乘警劝他依然无果,这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了,警察的强制力难道在此刻烟消云散了?
有人会替这名乘警解围,说当事人称自己有病,在目前“仇警”这个舆情环境下,谁敢轻易动他?乘警没有对其采取强制措施,是担心被人说成“过度执法”、“粗暴执法”。
我认为这是典型的偷换概念,也是某些执法人员不作为的借口。所谓的“粗暴执法”,是指执法人员在制止对方违法违规行为时,所用的强制手段明显超出其必要限度,并给对方造成超出其应该承担的伤害。就该案而言,如果乘警能够足够地宣传警察拥有的强制力,我想孙赫也不敢不归还座位。身为乘警,在处理纠纷时应表现出基本的威严,你头上佩戴的国徽要求你这么做。一个警察在执法时若过分表现出“伪娘”性格,绝对是不合格的警察。你今天不去维护高铁规矩,类似事件就会不断发生。
退一万步讲,即使你不行使警察职责,仅行使一名铁路部门的男人角色行不行?孙赫霸占他人座位不让,这至少是坏了规矩,作为铁路职工,几个大男人将不守规矩的孙赫硬性拖到他应该坐的座位,总不算过分吧?
孙赫之所以不守规矩,就因为看重了女乘客好欺负;之所以无视列车长、乘警的劝告,就因为他相信列车长、乘警不会对他动粗。其实,孙赫的内心只相信“丛林法则”。如果这名女乘客换成一名多处纹身的“大块头”男,保证他跑得比兔子还快。总之,孙赫在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新闻链接:
男子高铁上装病霸座 叫嚣让对方站着或去餐车坐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曦睿陈 发表于  2018-08-24 09:48:11 60字 ( 0/159)

支持国家重典治乱,做坏事者必须付出代价,对大恶者依法严惩不贷,对小恶者依规则惩处,弘扬正气,扫除邪恶,中华大地朗朗乾坤。

周蓬安: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
今天上午,一段“G334列车上男乘客霸占靠窗座位不肯让”的视频火了,被霸占座位的女乘客要求这位男乘客回自己的座位坐,这位男乘客却称“谁规定一定要按号入座?要么你自己站着,要么去坐我那个座位,要么自己去餐车坐”。(8月22日《北京青年报》)

这货真正是“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了。下午就有多位朋友将视频转发于我,问这人是不是大脑出了问题?我看了下视频,从其表现看应该是精神正常,甚至智商不低。
因为视频并未“打码”,喜欢凑热闹的网友也就搜到了他的相关个人信息。微博认证为“搞笑视频自媒体”的(@忽悠君)披露:孙赫,1985年生,山东临沂莒南县人。感谢强大的网友揪出了这个败类,你不是很有个性吗?让你火!ps.有网友爆料此货有建交友结婚群忽悠中科院、清华的妹子的爱好!这货病的很严重,找不到家人,建议大家伙先转发一下帮助残疾人找到家人。
还有网友曝光其工作单位为济南某某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甚至还透露其为经济学博士。如果这货真的是经济学博士,那书真是读到猪肚子里去了。从他的表现看,我给他人际关系处理能力“零分”,给他个人品德总体评价为“负分”。
作为一名合格的公民,遵纪守法守规是最低标准,应该具有“契约精神”。在处理与他人关系时,理应规则在先;因为特殊原因需要调整利益关系时,理应做出请求的姿态并得到对方同意。
从契约关系看,高铁车票所载明的座位号,其实是高铁公司与乘客之间客运合同的一部分,双方都应该遵守。孙赫原本有自己合法的座位号,却非要霸占他人座位,这就破坏了两份客运合同,理应承担毁约责任。
好在这名被霸占座位女乘客被列车长安排到商务车厢的位置,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这名女乘客的怨恨。而孙赫现在一定后悔不已,因为这样的成名,不仅仅是臭名远扬。更有可能的坏结局是,因为舆论关注度高了,随后将被拘留的可能性也是客观存在的;而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在一定时期内限乘高铁,估计是难以避免的了。
令笔者痛心的是,铁路作为具有主导能力的契约一方,在整个事件中表现出了毫无章法的一面。结合此前“高铁扒门”事件现场即可轻松窥见,铁路部门似乎没有一套较为完善的“应急预案”,所以才会表现出猝不及防,然后手足无措。当然。很多单位号称的“应急预案”,其实也都是花拳绣腿,骗骗上面那些脑满肠肥的官员还差不多,真正遇到问题时,毫无指导作用。
依照常规思维,一般发生这种纠纷,只要通过乘务员或列车长即能得到解决。这个“赖人”敢于不理列车长的规劝,主要因为列车长不会对他动粗。但不可思议的是,乘警劝他依然无果,这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了,警察的强制力难道在此刻烟消云散了?
有人会替这名乘警解围,说当事人称自己有病,在目前“仇警”这个舆情环境下,谁敢轻易动他?乘警没有对其采取强制措施,是担心被人说成“过度执法”、“粗暴执法”。
我认为这是典型的偷换概念,也是某些执法人员不作为的借口。所谓的“粗暴执法”,是指执法人员在制止对方违法违规行为时,所用的强制手段明显超出其必要限度,并给对方造成超出其应该承担的伤害。就该案而言,如果乘警能够足够地宣传警察拥有的强制力,我想孙赫也不敢不归还座位。身为乘警,在处理纠纷时应表现出基本的威严,你头上佩戴的国徽要求你这么做。一个警察在执法时若过分表现出“伪娘”性格,绝对是不合格的警察。你今天不去维护高铁规矩,类似事件就会不断发生。
退一万步讲,即使你不行使警察职责,仅行使一名铁路部门的男人角色行不行?孙赫霸占他人座位不让,这至少是坏了规矩,作为铁路职工,几个大男人将不守规矩的孙赫硬性拖到他应该坐的座位,总不算过分吧?
孙赫之所以不守规矩,就因为看重了女乘客好欺负;之所以无视列车长、乘警的劝告,就因为他相信列车长、乘警不会对他动粗。其实,孙赫的内心只相信“丛林法则”。如果这名女乘客换成一名多处纹身的“大块头”男,保证他跑得比兔子还快。总之,孙赫在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新闻链接:
男子高铁上装病霸座 叫嚣让对方站着或去餐车坐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旌歌铁马 发表于  2018-08-23 23:08:47 21字 ( 0/175)

丢你八倍祖宗的脸,还博士,脑袋里装的是屎。

周蓬安: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
今天上午,一段“G334列车上男乘客霸占靠窗座位不肯让”的视频火了,被霸占座位的女乘客要求这位男乘客回自己的座位坐,这位男乘客却称“谁规定一定要按号入座?要么你自己站着,要么去坐我那个座位,要么自己去餐车坐”。(8月22日《北京青年报》)

这货真正是“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了。下午就有多位朋友将视频转发于我,问这人是不是大脑出了问题?我看了下视频,从其表现看应该是精神正常,甚至智商不低。
因为视频并未“打码”,喜欢凑热闹的网友也就搜到了他的相关个人信息。微博认证为“搞笑视频自媒体”的(@忽悠君)披露:孙赫,1985年生,山东临沂莒南县人。感谢强大的网友揪出了这个败类,你不是很有个性吗?让你火!ps.有网友爆料此货有建交友结婚群忽悠中科院、清华的妹子的爱好!这货病的很严重,找不到家人,建议大家伙先转发一下帮助残疾人找到家人。
还有网友曝光其工作单位为济南某某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甚至还透露其为经济学博士。如果这货真的是经济学博士,那书真是读到猪肚子里去了。从他的表现看,我给他人际关系处理能力“零分”,给他个人品德总体评价为“负分”。
作为一名合格的公民,遵纪守法守规是最低标准,应该具有“契约精神”。在处理与他人关系时,理应规则在先;因为特殊原因需要调整利益关系时,理应做出请求的姿态并得到对方同意。
从契约关系看,高铁车票所载明的座位号,其实是高铁公司与乘客之间客运合同的一部分,双方都应该遵守。孙赫原本有自己合法的座位号,却非要霸占他人座位,这就破坏了两份客运合同,理应承担毁约责任。
好在这名被霸占座位女乘客被列车长安排到商务车厢的位置,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这名女乘客的怨恨。而孙赫现在一定后悔不已,因为这样的成名,不仅仅是臭名远扬。更有可能的坏结局是,因为舆论关注度高了,随后将被拘留的可能性也是客观存在的;而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在一定时期内限乘高铁,估计是难以避免的了。
令笔者痛心的是,铁路作为具有主导能力的契约一方,在整个事件中表现出了毫无章法的一面。结合此前“高铁扒门”事件现场即可轻松窥见,铁路部门似乎没有一套较为完善的“应急预案”,所以才会表现出猝不及防,然后手足无措。当然。很多单位号称的“应急预案”,其实也都是花拳绣腿,骗骗上面那些脑满肠肥的官员还差不多,真正遇到问题时,毫无指导作用。
依照常规思维,一般发生这种纠纷,只要通过乘务员或列车长即能得到解决。这个“赖人”敢于不理列车长的规劝,主要因为列车长不会对他动粗。但不可思议的是,乘警劝他依然无果,这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了,警察的强制力难道在此刻烟消云散了?
有人会替这名乘警解围,说当事人称自己有病,在目前“仇警”这个舆情环境下,谁敢轻易动他?乘警没有对其采取强制措施,是担心被人说成“过度执法”、“粗暴执法”。
我认为这是典型的偷换概念,也是某些执法人员不作为的借口。所谓的“粗暴执法”,是指执法人员在制止对方违法违规行为时,所用的强制手段明显超出其必要限度,并给对方造成超出其应该承担的伤害。就该案而言,如果乘警能够足够地宣传警察拥有的强制力,我想孙赫也不敢不归还座位。身为乘警,在处理纠纷时应表现出基本的威严,你头上佩戴的国徽要求你这么做。一个警察在执法时若过分表现出“伪娘”性格,绝对是不合格的警察。你今天不去维护高铁规矩,类似事件就会不断发生。
退一万步讲,即使你不行使警察职责,仅行使一名铁路部门的男人角色行不行?孙赫霸占他人座位不让,这至少是坏了规矩,作为铁路职工,几个大男人将不守规矩的孙赫硬性拖到他应该坐的座位,总不算过分吧?
孙赫之所以不守规矩,就因为看重了女乘客好欺负;之所以无视列车长、乘警的劝告,就因为他相信列车长、乘警不会对他动粗。其实,孙赫的内心只相信“丛林法则”。如果这名女乘客换成一名多处纹身的“大块头”男,保证他跑得比兔子还快。总之,孙赫在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新闻链接:
男子高铁上装病霸座 叫嚣让对方站着或去餐车坐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青草碧绿 发表于  2018-08-23 22:44:22 103字 ( 0/190)

“如果乘警对明显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没有做出处理,一方面是纵容了不道德、不文明的行为,弱化了公安机关执法形象,同时不利于社会公德的维护。”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认为

周蓬安: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
今天上午,一段“G334列车上男乘客霸占靠窗座位不肯让”的视频火了,被霸占座位的女乘客要求这位男乘客回自己的座位坐,这位男乘客却称“谁规定一定要按号入座?要么你自己站着,要么去坐我那个座位,要么自己去餐车坐”。(8月22日《北京青年报》)

这货真正是“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了。下午就有多位朋友将视频转发于我,问这人是不是大脑出了问题?我看了下视频,从其表现看应该是精神正常,甚至智商不低。
因为视频并未“打码”,喜欢凑热闹的网友也就搜到了他的相关个人信息。微博认证为“搞笑视频自媒体”的(@忽悠君)披露:孙赫,1985年生,山东临沂莒南县人。感谢强大的网友揪出了这个败类,你不是很有个性吗?让你火!ps.有网友爆料此货有建交友结婚群忽悠中科院、清华的妹子的爱好!这货病的很严重,找不到家人,建议大家伙先转发一下帮助残疾人找到家人。
还有网友曝光其工作单位为济南某某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甚至还透露其为经济学博士。如果这货真的是经济学博士,那书真是读到猪肚子里去了。从他的表现看,我给他人际关系处理能力“零分”,给他个人品德总体评价为“负分”。
作为一名合格的公民,遵纪守法守规是最低标准,应该具有“契约精神”。在处理与他人关系时,理应规则在先;因为特殊原因需要调整利益关系时,理应做出请求的姿态并得到对方同意。
从契约关系看,高铁车票所载明的座位号,其实是高铁公司与乘客之间客运合同的一部分,双方都应该遵守。孙赫原本有自己合法的座位号,却非要霸占他人座位,这就破坏了两份客运合同,理应承担毁约责任。
好在这名被霸占座位女乘客被列车长安排到商务车厢的位置,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这名女乘客的怨恨。而孙赫现在一定后悔不已,因为这样的成名,不仅仅是臭名远扬。更有可能的坏结局是,因为舆论关注度高了,随后将被拘留的可能性也是客观存在的;而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在一定时期内限乘高铁,估计是难以避免的了。
令笔者痛心的是,铁路作为具有主导能力的契约一方,在整个事件中表现出了毫无章法的一面。结合此前“高铁扒门”事件现场即可轻松窥见,铁路部门似乎没有一套较为完善的“应急预案”,所以才会表现出猝不及防,然后手足无措。当然。很多单位号称的“应急预案”,其实也都是花拳绣腿,骗骗上面那些脑满肠肥的官员还差不多,真正遇到问题时,毫无指导作用。
依照常规思维,一般发生这种纠纷,只要通过乘务员或列车长即能得到解决。这个“赖人”敢于不理列车长的规劝,主要因为列车长不会对他动粗。但不可思议的是,乘警劝他依然无果,这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了,警察的强制力难道在此刻烟消云散了?
有人会替这名乘警解围,说当事人称自己有病,在目前“仇警”这个舆情环境下,谁敢轻易动他?乘警没有对其采取强制措施,是担心被人说成“过度执法”、“粗暴执法”。
我认为这是典型的偷换概念,也是某些执法人员不作为的借口。所谓的“粗暴执法”,是指执法人员在制止对方违法违规行为时,所用的强制手段明显超出其必要限度,并给对方造成超出其应该承担的伤害。就该案而言,如果乘警能够足够地宣传警察拥有的强制力,我想孙赫也不敢不归还座位。身为乘警,在处理纠纷时应表现出基本的威严,你头上佩戴的国徽要求你这么做。一个警察在执法时若过分表现出“伪娘”性格,绝对是不合格的警察。你今天不去维护高铁规矩,类似事件就会不断发生。
退一万步讲,即使你不行使警察职责,仅行使一名铁路部门的男人角色行不行?孙赫霸占他人座位不让,这至少是坏了规矩,作为铁路职工,几个大男人将不守规矩的孙赫硬性拖到他应该坐的座位,总不算过分吧?
孙赫之所以不守规矩,就因为看重了女乘客好欺负;之所以无视列车长、乘警的劝告,就因为他相信列车长、乘警不会对他动粗。其实,孙赫的内心只相信“丛林法则”。如果这名女乘客换成一名多处纹身的“大块头”男,保证他跑得比兔子还快。总之,孙赫在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新闻链接:
男子高铁上装病霸座 叫嚣让对方站着或去餐车坐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青草碧绿 发表于  2018-08-23 22:38:20 62字 ( 0/200)

“乘客‘霸座’不但损害其他乘客的利益,同时也扰乱列车运行秩序。”北京德恒(济南)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的表示。

周蓬安: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
今天上午,一段“G334列车上男乘客霸占靠窗座位不肯让”的视频火了,被霸占座位的女乘客要求这位男乘客回自己的座位坐,这位男乘客却称“谁规定一定要按号入座?要么你自己站着,要么去坐我那个座位,要么自己去餐车坐”。(8月22日《北京青年报》)

这货真正是“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了。下午就有多位朋友将视频转发于我,问这人是不是大脑出了问题?我看了下视频,从其表现看应该是精神正常,甚至智商不低。
因为视频并未“打码”,喜欢凑热闹的网友也就搜到了他的相关个人信息。微博认证为“搞笑视频自媒体”的(@忽悠君)披露:孙赫,1985年生,山东临沂莒南县人。感谢强大的网友揪出了这个败类,你不是很有个性吗?让你火!ps.有网友爆料此货有建交友结婚群忽悠中科院、清华的妹子的爱好!这货病的很严重,找不到家人,建议大家伙先转发一下帮助残疾人找到家人。
还有网友曝光其工作单位为济南某某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甚至还透露其为经济学博士。如果这货真的是经济学博士,那书真是读到猪肚子里去了。从他的表现看,我给他人际关系处理能力“零分”,给他个人品德总体评价为“负分”。
作为一名合格的公民,遵纪守法守规是最低标准,应该具有“契约精神”。在处理与他人关系时,理应规则在先;因为特殊原因需要调整利益关系时,理应做出请求的姿态并得到对方同意。
从契约关系看,高铁车票所载明的座位号,其实是高铁公司与乘客之间客运合同的一部分,双方都应该遵守。孙赫原本有自己合法的座位号,却非要霸占他人座位,这就破坏了两份客运合同,理应承担毁约责任。
好在这名被霸占座位女乘客被列车长安排到商务车厢的位置,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这名女乘客的怨恨。而孙赫现在一定后悔不已,因为这样的成名,不仅仅是臭名远扬。更有可能的坏结局是,因为舆论关注度高了,随后将被拘留的可能性也是客观存在的;而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在一定时期内限乘高铁,估计是难以避免的了。
令笔者痛心的是,铁路作为具有主导能力的契约一方,在整个事件中表现出了毫无章法的一面。结合此前“高铁扒门”事件现场即可轻松窥见,铁路部门似乎没有一套较为完善的“应急预案”,所以才会表现出猝不及防,然后手足无措。当然。很多单位号称的“应急预案”,其实也都是花拳绣腿,骗骗上面那些脑满肠肥的官员还差不多,真正遇到问题时,毫无指导作用。
依照常规思维,一般发生这种纠纷,只要通过乘务员或列车长即能得到解决。这个“赖人”敢于不理列车长的规劝,主要因为列车长不会对他动粗。但不可思议的是,乘警劝他依然无果,这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了,警察的强制力难道在此刻烟消云散了?
有人会替这名乘警解围,说当事人称自己有病,在目前“仇警”这个舆情环境下,谁敢轻易动他?乘警没有对其采取强制措施,是担心被人说成“过度执法”、“粗暴执法”。
我认为这是典型的偷换概念,也是某些执法人员不作为的借口。所谓的“粗暴执法”,是指执法人员在制止对方违法违规行为时,所用的强制手段明显超出其必要限度,并给对方造成超出其应该承担的伤害。就该案而言,如果乘警能够足够地宣传警察拥有的强制力,我想孙赫也不敢不归还座位。身为乘警,在处理纠纷时应表现出基本的威严,你头上佩戴的国徽要求你这么做。一个警察在执法时若过分表现出“伪娘”性格,绝对是不合格的警察。你今天不去维护高铁规矩,类似事件就会不断发生。
退一万步讲,即使你不行使警察职责,仅行使一名铁路部门的男人角色行不行?孙赫霸占他人座位不让,这至少是坏了规矩,作为铁路职工,几个大男人将不守规矩的孙赫硬性拖到他应该坐的座位,总不算过分吧?
孙赫之所以不守规矩,就因为看重了女乘客好欺负;之所以无视列车长、乘警的劝告,就因为他相信列车长、乘警不会对他动粗。其实,孙赫的内心只相信“丛林法则”。如果这名女乘客换成一名多处纹身的“大块头”男,保证他跑得比兔子还快。总之,孙赫在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新闻链接:
男子高铁上装病霸座 叫嚣让对方站着或去餐车坐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青草碧绿 发表于  2018-08-23 22:27:13 142字 ( 0/241)

霸座博士男:“谁规定一定要按号入座?-。” ..此嚣张“质问”说明了啥呐?---面对有车次有车厢有明确座位号的(电子票)车票..强制“按号入座.对号入座”的措施

周蓬安: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
今天上午,一段“G334列车上男乘客霸占靠窗座位不肯让”的视频火了,被霸占座位的女乘客要求这位男乘客回自己的座位坐,这位男乘客却称“谁规定一定要按号入座?要么你自己站着,要么去坐我那个座位,要么自己去餐车坐”。(8月22日《北京青年报》)

这货真正是“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了。下午就有多位朋友将视频转发于我,问这人是不是大脑出了问题?我看了下视频,从其表现看应该是精神正常,甚至智商不低。
因为视频并未“打码”,喜欢凑热闹的网友也就搜到了他的相关个人信息。微博认证为“搞笑视频自媒体”的(@忽悠君)披露:孙赫,1985年生,山东临沂莒南县人。感谢强大的网友揪出了这个败类,你不是很有个性吗?让你火!ps.有网友爆料此货有建交友结婚群忽悠中科院、清华的妹子的爱好!这货病的很严重,找不到家人,建议大家伙先转发一下帮助残疾人找到家人。
还有网友曝光其工作单位为济南某某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甚至还透露其为经济学博士。如果这货真的是经济学博士,那书真是读到猪肚子里去了。从他的表现看,我给他人际关系处理能力“零分”,给他个人品德总体评价为“负分”。
作为一名合格的公民,遵纪守法守规是最低标准,应该具有“契约精神”。在处理与他人关系时,理应规则在先;因为特殊原因需要调整利益关系时,理应做出请求的姿态并得到对方同意。
从契约关系看,高铁车票所载明的座位号,其实是高铁公司与乘客之间客运合同的一部分,双方都应该遵守。孙赫原本有自己合法的座位号,却非要霸占他人座位,这就破坏了两份客运合同,理应承担毁约责任。
好在这名被霸占座位女乘客被列车长安排到商务车厢的位置,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这名女乘客的怨恨。而孙赫现在一定后悔不已,因为这样的成名,不仅仅是臭名远扬。更有可能的坏结局是,因为舆论关注度高了,随后将被拘留的可能性也是客观存在的;而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在一定时期内限乘高铁,估计是难以避免的了。
令笔者痛心的是,铁路作为具有主导能力的契约一方,在整个事件中表现出了毫无章法的一面。结合此前“高铁扒门”事件现场即可轻松窥见,铁路部门似乎没有一套较为完善的“应急预案”,所以才会表现出猝不及防,然后手足无措。当然。很多单位号称的“应急预案”,其实也都是花拳绣腿,骗骗上面那些脑满肠肥的官员还差不多,真正遇到问题时,毫无指导作用。
依照常规思维,一般发生这种纠纷,只要通过乘务员或列车长即能得到解决。这个“赖人”敢于不理列车长的规劝,主要因为列车长不会对他动粗。但不可思议的是,乘警劝他依然无果,这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了,警察的强制力难道在此刻烟消云散了?
有人会替这名乘警解围,说当事人称自己有病,在目前“仇警”这个舆情环境下,谁敢轻易动他?乘警没有对其采取强制措施,是担心被人说成“过度执法”、“粗暴执法”。
我认为这是典型的偷换概念,也是某些执法人员不作为的借口。所谓的“粗暴执法”,是指执法人员在制止对方违法违规行为时,所用的强制手段明显超出其必要限度,并给对方造成超出其应该承担的伤害。就该案而言,如果乘警能够足够地宣传警察拥有的强制力,我想孙赫也不敢不归还座位。身为乘警,在处理纠纷时应表现出基本的威严,你头上佩戴的国徽要求你这么做。一个警察在执法时若过分表现出“伪娘”性格,绝对是不合格的警察。你今天不去维护高铁规矩,类似事件就会不断发生。
退一万步讲,即使你不行使警察职责,仅行使一名铁路部门的男人角色行不行?孙赫霸占他人座位不让,这至少是坏了规矩,作为铁路职工,几个大男人将不守规矩的孙赫硬性拖到他应该坐的座位,总不算过分吧?
孙赫之所以不守规矩,就因为看重了女乘客好欺负;之所以无视列车长、乘警的劝告,就因为他相信列车长、乘警不会对他动粗。其实,孙赫的内心只相信“丛林法则”。如果这名女乘客换成一名多处纹身的“大块头”男,保证他跑得比兔子还快。总之,孙赫在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新闻链接:
男子高铁上装病霸座 叫嚣让对方站着或去餐车坐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杞人忧天101 发表于  2018-08-23 17:48:49 31字 ( 0/199)

这样的人还是什么博士,难怪现在知识分子让人看不起。原来是自找的

周蓬安: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
今天上午,一段“G334列车上男乘客霸占靠窗座位不肯让”的视频火了,被霸占座位的女乘客要求这位男乘客回自己的座位坐,这位男乘客却称“谁规定一定要按号入座?要么你自己站着,要么去坐我那个座位,要么自己去餐车坐”。(8月22日《北京青年报》)

这货真正是“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了。下午就有多位朋友将视频转发于我,问这人是不是大脑出了问题?我看了下视频,从其表现看应该是精神正常,甚至智商不低。
因为视频并未“打码”,喜欢凑热闹的网友也就搜到了他的相关个人信息。微博认证为“搞笑视频自媒体”的(@忽悠君)披露:孙赫,1985年生,山东临沂莒南县人。感谢强大的网友揪出了这个败类,你不是很有个性吗?让你火!ps.有网友爆料此货有建交友结婚群忽悠中科院、清华的妹子的爱好!这货病的很严重,找不到家人,建议大家伙先转发一下帮助残疾人找到家人。
还有网友曝光其工作单位为济南某某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甚至还透露其为经济学博士。如果这货真的是经济学博士,那书真是读到猪肚子里去了。从他的表现看,我给他人际关系处理能力“零分”,给他个人品德总体评价为“负分”。
作为一名合格的公民,遵纪守法守规是最低标准,应该具有“契约精神”。在处理与他人关系时,理应规则在先;因为特殊原因需要调整利益关系时,理应做出请求的姿态并得到对方同意。
从契约关系看,高铁车票所载明的座位号,其实是高铁公司与乘客之间客运合同的一部分,双方都应该遵守。孙赫原本有自己合法的座位号,却非要霸占他人座位,这就破坏了两份客运合同,理应承担毁约责任。
好在这名被霸占座位女乘客被列车长安排到商务车厢的位置,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这名女乘客的怨恨。而孙赫现在一定后悔不已,因为这样的成名,不仅仅是臭名远扬。更有可能的坏结局是,因为舆论关注度高了,随后将被拘留的可能性也是客观存在的;而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在一定时期内限乘高铁,估计是难以避免的了。
令笔者痛心的是,铁路作为具有主导能力的契约一方,在整个事件中表现出了毫无章法的一面。结合此前“高铁扒门”事件现场即可轻松窥见,铁路部门似乎没有一套较为完善的“应急预案”,所以才会表现出猝不及防,然后手足无措。当然。很多单位号称的“应急预案”,其实也都是花拳绣腿,骗骗上面那些脑满肠肥的官员还差不多,真正遇到问题时,毫无指导作用。
依照常规思维,一般发生这种纠纷,只要通过乘务员或列车长即能得到解决。这个“赖人”敢于不理列车长的规劝,主要因为列车长不会对他动粗。但不可思议的是,乘警劝他依然无果,这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了,警察的强制力难道在此刻烟消云散了?
有人会替这名乘警解围,说当事人称自己有病,在目前“仇警”这个舆情环境下,谁敢轻易动他?乘警没有对其采取强制措施,是担心被人说成“过度执法”、“粗暴执法”。
我认为这是典型的偷换概念,也是某些执法人员不作为的借口。所谓的“粗暴执法”,是指执法人员在制止对方违法违规行为时,所用的强制手段明显超出其必要限度,并给对方造成超出其应该承担的伤害。就该案而言,如果乘警能够足够地宣传警察拥有的强制力,我想孙赫也不敢不归还座位。身为乘警,在处理纠纷时应表现出基本的威严,你头上佩戴的国徽要求你这么做。一个警察在执法时若过分表现出“伪娘”性格,绝对是不合格的警察。你今天不去维护高铁规矩,类似事件就会不断发生。
退一万步讲,即使你不行使警察职责,仅行使一名铁路部门的男人角色行不行?孙赫霸占他人座位不让,这至少是坏了规矩,作为铁路职工,几个大男人将不守规矩的孙赫硬性拖到他应该坐的座位,总不算过分吧?
孙赫之所以不守规矩,就因为看重了女乘客好欺负;之所以无视列车长、乘警的劝告,就因为他相信列车长、乘警不会对他动粗。其实,孙赫的内心只相信“丛林法则”。如果这名女乘客换成一名多处纹身的“大块头”男,保证他跑得比兔子还快。总之,孙赫在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新闻链接:
男子高铁上装病霸座 叫嚣让对方站着或去餐车坐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组织的灯 发表于  2018-08-23 12:41:48 96字 ( 0/250)

面对“座霸”,警察同志就要该出手时就出手;同时我认为高铁方面也应该出台一些对应政策,例如设置高铁黑名单等,对涉嫌阻碍高铁正常运营以及不服从、不配合乘务员、乘警工

周蓬安: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
今天上午,一段“G334列车上男乘客霸占靠窗座位不肯让”的视频火了,被霸占座位的女乘客要求这位男乘客回自己的座位坐,这位男乘客却称“谁规定一定要按号入座?要么你自己站着,要么去坐我那个座位,要么自己去餐车坐”。(8月22日《北京青年报》)

这货真正是“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了。下午就有多位朋友将视频转发于我,问这人是不是大脑出了问题?我看了下视频,从其表现看应该是精神正常,甚至智商不低。
因为视频并未“打码”,喜欢凑热闹的网友也就搜到了他的相关个人信息。微博认证为“搞笑视频自媒体”的(@忽悠君)披露:孙赫,1985年生,山东临沂莒南县人。感谢强大的网友揪出了这个败类,你不是很有个性吗?让你火!ps.有网友爆料此货有建交友结婚群忽悠中科院、清华的妹子的爱好!这货病的很严重,找不到家人,建议大家伙先转发一下帮助残疾人找到家人。
还有网友曝光其工作单位为济南某某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甚至还透露其为经济学博士。如果这货真的是经济学博士,那书真是读到猪肚子里去了。从他的表现看,我给他人际关系处理能力“零分”,给他个人品德总体评价为“负分”。
作为一名合格的公民,遵纪守法守规是最低标准,应该具有“契约精神”。在处理与他人关系时,理应规则在先;因为特殊原因需要调整利益关系时,理应做出请求的姿态并得到对方同意。
从契约关系看,高铁车票所载明的座位号,其实是高铁公司与乘客之间客运合同的一部分,双方都应该遵守。孙赫原本有自己合法的座位号,却非要霸占他人座位,这就破坏了两份客运合同,理应承担毁约责任。
好在这名被霸占座位女乘客被列车长安排到商务车厢的位置,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这名女乘客的怨恨。而孙赫现在一定后悔不已,因为这样的成名,不仅仅是臭名远扬。更有可能的坏结局是,因为舆论关注度高了,随后将被拘留的可能性也是客观存在的;而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在一定时期内限乘高铁,估计是难以避免的了。
令笔者痛心的是,铁路作为具有主导能力的契约一方,在整个事件中表现出了毫无章法的一面。结合此前“高铁扒门”事件现场即可轻松窥见,铁路部门似乎没有一套较为完善的“应急预案”,所以才会表现出猝不及防,然后手足无措。当然。很多单位号称的“应急预案”,其实也都是花拳绣腿,骗骗上面那些脑满肠肥的官员还差不多,真正遇到问题时,毫无指导作用。
依照常规思维,一般发生这种纠纷,只要通过乘务员或列车长即能得到解决。这个“赖人”敢于不理列车长的规劝,主要因为列车长不会对他动粗。但不可思议的是,乘警劝他依然无果,这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了,警察的强制力难道在此刻烟消云散了?
有人会替这名乘警解围,说当事人称自己有病,在目前“仇警”这个舆情环境下,谁敢轻易动他?乘警没有对其采取强制措施,是担心被人说成“过度执法”、“粗暴执法”。
我认为这是典型的偷换概念,也是某些执法人员不作为的借口。所谓的“粗暴执法”,是指执法人员在制止对方违法违规行为时,所用的强制手段明显超出其必要限度,并给对方造成超出其应该承担的伤害。就该案而言,如果乘警能够足够地宣传警察拥有的强制力,我想孙赫也不敢不归还座位。身为乘警,在处理纠纷时应表现出基本的威严,你头上佩戴的国徽要求你这么做。一个警察在执法时若过分表现出“伪娘”性格,绝对是不合格的警察。你今天不去维护高铁规矩,类似事件就会不断发生。
退一万步讲,即使你不行使警察职责,仅行使一名铁路部门的男人角色行不行?孙赫霸占他人座位不让,这至少是坏了规矩,作为铁路职工,几个大男人将不守规矩的孙赫硬性拖到他应该坐的座位,总不算过分吧?
孙赫之所以不守规矩,就因为看重了女乘客好欺负;之所以无视列车长、乘警的劝告,就因为他相信列车长、乘警不会对他动粗。其实,孙赫的内心只相信“丛林法则”。如果这名女乘客换成一名多处纹身的“大块头”男,保证他跑得比兔子还快。总之,孙赫在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新闻链接:
男子高铁上装病霸座 叫嚣让对方站着或去餐车坐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famaoling 发表于  2018-08-23 10:48:56 17字 ( 0/214)

装弱势欺负他人本质上就是恃强凌弱!

周蓬安: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
今天上午,一段“G334列车上男乘客霸占靠窗座位不肯让”的视频火了,被霸占座位的女乘客要求这位男乘客回自己的座位坐,这位男乘客却称“谁规定一定要按号入座?要么你自己站着,要么去坐我那个座位,要么自己去餐车坐”。(8月22日《北京青年报》)

这货真正是“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了。下午就有多位朋友将视频转发于我,问这人是不是大脑出了问题?我看了下视频,从其表现看应该是精神正常,甚至智商不低。
因为视频并未“打码”,喜欢凑热闹的网友也就搜到了他的相关个人信息。微博认证为“搞笑视频自媒体”的(@忽悠君)披露:孙赫,1985年生,山东临沂莒南县人。感谢强大的网友揪出了这个败类,你不是很有个性吗?让你火!ps.有网友爆料此货有建交友结婚群忽悠中科院、清华的妹子的爱好!这货病的很严重,找不到家人,建议大家伙先转发一下帮助残疾人找到家人。
还有网友曝光其工作单位为济南某某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甚至还透露其为经济学博士。如果这货真的是经济学博士,那书真是读到猪肚子里去了。从他的表现看,我给他人际关系处理能力“零分”,给他个人品德总体评价为“负分”。
作为一名合格的公民,遵纪守法守规是最低标准,应该具有“契约精神”。在处理与他人关系时,理应规则在先;因为特殊原因需要调整利益关系时,理应做出请求的姿态并得到对方同意。
从契约关系看,高铁车票所载明的座位号,其实是高铁公司与乘客之间客运合同的一部分,双方都应该遵守。孙赫原本有自己合法的座位号,却非要霸占他人座位,这就破坏了两份客运合同,理应承担毁约责任。
好在这名被霸占座位女乘客被列车长安排到商务车厢的位置,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这名女乘客的怨恨。而孙赫现在一定后悔不已,因为这样的成名,不仅仅是臭名远扬。更有可能的坏结局是,因为舆论关注度高了,随后将被拘留的可能性也是客观存在的;而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在一定时期内限乘高铁,估计是难以避免的了。
令笔者痛心的是,铁路作为具有主导能力的契约一方,在整个事件中表现出了毫无章法的一面。结合此前“高铁扒门”事件现场即可轻松窥见,铁路部门似乎没有一套较为完善的“应急预案”,所以才会表现出猝不及防,然后手足无措。当然。很多单位号称的“应急预案”,其实也都是花拳绣腿,骗骗上面那些脑满肠肥的官员还差不多,真正遇到问题时,毫无指导作用。
依照常规思维,一般发生这种纠纷,只要通过乘务员或列车长即能得到解决。这个“赖人”敢于不理列车长的规劝,主要因为列车长不会对他动粗。但不可思议的是,乘警劝他依然无果,这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了,警察的强制力难道在此刻烟消云散了?
有人会替这名乘警解围,说当事人称自己有病,在目前“仇警”这个舆情环境下,谁敢轻易动他?乘警没有对其采取强制措施,是担心被人说成“过度执法”、“粗暴执法”。
我认为这是典型的偷换概念,也是某些执法人员不作为的借口。所谓的“粗暴执法”,是指执法人员在制止对方违法违规行为时,所用的强制手段明显超出其必要限度,并给对方造成超出其应该承担的伤害。就该案而言,如果乘警能够足够地宣传警察拥有的强制力,我想孙赫也不敢不归还座位。身为乘警,在处理纠纷时应表现出基本的威严,你头上佩戴的国徽要求你这么做。一个警察在执法时若过分表现出“伪娘”性格,绝对是不合格的警察。你今天不去维护高铁规矩,类似事件就会不断发生。
退一万步讲,即使你不行使警察职责,仅行使一名铁路部门的男人角色行不行?孙赫霸占他人座位不让,这至少是坏了规矩,作为铁路职工,几个大男人将不守规矩的孙赫硬性拖到他应该坐的座位,总不算过分吧?
孙赫之所以不守规矩,就因为看重了女乘客好欺负;之所以无视列车长、乘警的劝告,就因为他相信列车长、乘警不会对他动粗。其实,孙赫的内心只相信“丛林法则”。如果这名女乘客换成一名多处纹身的“大块头”男,保证他跑得比兔子还快。总之,孙赫在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新闻链接:
男子高铁上装病霸座 叫嚣让对方站着或去餐车坐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8-08-23 09:32:39 230字 ( 0/257)

深刻体会了为啥人说现在的教育不行。这些人包括两位事主和乘务人员,想来应该都读过中学,好歹要教人学会伶牙俐齿。把那装病的人拖走当然可以当然行,还能师出有名。譬如,

周蓬安: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
今天上午,一段“G334列车上男乘客霸占靠窗座位不肯让”的视频火了,被霸占座位的女乘客要求这位男乘客回自己的座位坐,这位男乘客却称“谁规定一定要按号入座?要么你自己站着,要么去坐我那个座位,要么自己去餐车坐”。(8月22日《北京青年报》)

这货真正是“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了。下午就有多位朋友将视频转发于我,问这人是不是大脑出了问题?我看了下视频,从其表现看应该是精神正常,甚至智商不低。
因为视频并未“打码”,喜欢凑热闹的网友也就搜到了他的相关个人信息。微博认证为“搞笑视频自媒体”的(@忽悠君)披露:孙赫,1985年生,山东临沂莒南县人。感谢强大的网友揪出了这个败类,你不是很有个性吗?让你火!ps.有网友爆料此货有建交友结婚群忽悠中科院、清华的妹子的爱好!这货病的很严重,找不到家人,建议大家伙先转发一下帮助残疾人找到家人。
还有网友曝光其工作单位为济南某某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甚至还透露其为经济学博士。如果这货真的是经济学博士,那书真是读到猪肚子里去了。从他的表现看,我给他人际关系处理能力“零分”,给他个人品德总体评价为“负分”。
作为一名合格的公民,遵纪守法守规是最低标准,应该具有“契约精神”。在处理与他人关系时,理应规则在先;因为特殊原因需要调整利益关系时,理应做出请求的姿态并得到对方同意。
从契约关系看,高铁车票所载明的座位号,其实是高铁公司与乘客之间客运合同的一部分,双方都应该遵守。孙赫原本有自己合法的座位号,却非要霸占他人座位,这就破坏了两份客运合同,理应承担毁约责任。
好在这名被霸占座位女乘客被列车长安排到商务车厢的位置,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这名女乘客的怨恨。而孙赫现在一定后悔不已,因为这样的成名,不仅仅是臭名远扬。更有可能的坏结局是,因为舆论关注度高了,随后将被拘留的可能性也是客观存在的;而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在一定时期内限乘高铁,估计是难以避免的了。
令笔者痛心的是,铁路作为具有主导能力的契约一方,在整个事件中表现出了毫无章法的一面。结合此前“高铁扒门”事件现场即可轻松窥见,铁路部门似乎没有一套较为完善的“应急预案”,所以才会表现出猝不及防,然后手足无措。当然。很多单位号称的“应急预案”,其实也都是花拳绣腿,骗骗上面那些脑满肠肥的官员还差不多,真正遇到问题时,毫无指导作用。
依照常规思维,一般发生这种纠纷,只要通过乘务员或列车长即能得到解决。这个“赖人”敢于不理列车长的规劝,主要因为列车长不会对他动粗。但不可思议的是,乘警劝他依然无果,这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了,警察的强制力难道在此刻烟消云散了?
有人会替这名乘警解围,说当事人称自己有病,在目前“仇警”这个舆情环境下,谁敢轻易动他?乘警没有对其采取强制措施,是担心被人说成“过度执法”、“粗暴执法”。
我认为这是典型的偷换概念,也是某些执法人员不作为的借口。所谓的“粗暴执法”,是指执法人员在制止对方违法违规行为时,所用的强制手段明显超出其必要限度,并给对方造成超出其应该承担的伤害。就该案而言,如果乘警能够足够地宣传警察拥有的强制力,我想孙赫也不敢不归还座位。身为乘警,在处理纠纷时应表现出基本的威严,你头上佩戴的国徽要求你这么做。一个警察在执法时若过分表现出“伪娘”性格,绝对是不合格的警察。你今天不去维护高铁规矩,类似事件就会不断发生。
退一万步讲,即使你不行使警察职责,仅行使一名铁路部门的男人角色行不行?孙赫霸占他人座位不让,这至少是坏了规矩,作为铁路职工,几个大男人将不守规矩的孙赫硬性拖到他应该坐的座位,总不算过分吧?
孙赫之所以不守规矩,就因为看重了女乘客好欺负;之所以无视列车长、乘警的劝告,就因为他相信列车长、乘警不会对他动粗。其实,孙赫的内心只相信“丛林法则”。如果这名女乘客换成一名多处纹身的“大块头”男,保证他跑得比兔子还快。总之,孙赫在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新闻链接:
男子高铁上装病霸座 叫嚣让对方站着或去餐车坐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官多民少 发表于  2018-08-23 08:54:33 37字 ( 0/183)

贴主 你的水平 不到位 问题在列车员 他们该出来维护秩序

周蓬安: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
今天上午,一段“G334列车上男乘客霸占靠窗座位不肯让”的视频火了,被霸占座位的女乘客要求这位男乘客回自己的座位坐,这位男乘客却称“谁规定一定要按号入座?要么你自己站着,要么去坐我那个座位,要么自己去餐车坐”。(8月22日《北京青年报》)

这货真正是“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了。下午就有多位朋友将视频转发于我,问这人是不是大脑出了问题?我看了下视频,从其表现看应该是精神正常,甚至智商不低。
因为视频并未“打码”,喜欢凑热闹的网友也就搜到了他的相关个人信息。微博认证为“搞笑视频自媒体”的(@忽悠君)披露:孙赫,1985年生,山东临沂莒南县人。感谢强大的网友揪出了这个败类,你不是很有个性吗?让你火!ps.有网友爆料此货有建交友结婚群忽悠中科院、清华的妹子的爱好!这货病的很严重,找不到家人,建议大家伙先转发一下帮助残疾人找到家人。
还有网友曝光其工作单位为济南某某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甚至还透露其为经济学博士。如果这货真的是经济学博士,那书真是读到猪肚子里去了。从他的表现看,我给他人际关系处理能力“零分”,给他个人品德总体评价为“负分”。
作为一名合格的公民,遵纪守法守规是最低标准,应该具有“契约精神”。在处理与他人关系时,理应规则在先;因为特殊原因需要调整利益关系时,理应做出请求的姿态并得到对方同意。
从契约关系看,高铁车票所载明的座位号,其实是高铁公司与乘客之间客运合同的一部分,双方都应该遵守。孙赫原本有自己合法的座位号,却非要霸占他人座位,这就破坏了两份客运合同,理应承担毁约责任。
好在这名被霸占座位女乘客被列车长安排到商务车厢的位置,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这名女乘客的怨恨。而孙赫现在一定后悔不已,因为这样的成名,不仅仅是臭名远扬。更有可能的坏结局是,因为舆论关注度高了,随后将被拘留的可能性也是客观存在的;而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在一定时期内限乘高铁,估计是难以避免的了。
令笔者痛心的是,铁路作为具有主导能力的契约一方,在整个事件中表现出了毫无章法的一面。结合此前“高铁扒门”事件现场即可轻松窥见,铁路部门似乎没有一套较为完善的“应急预案”,所以才会表现出猝不及防,然后手足无措。当然。很多单位号称的“应急预案”,其实也都是花拳绣腿,骗骗上面那些脑满肠肥的官员还差不多,真正遇到问题时,毫无指导作用。
依照常规思维,一般发生这种纠纷,只要通过乘务员或列车长即能得到解决。这个“赖人”敢于不理列车长的规劝,主要因为列车长不会对他动粗。但不可思议的是,乘警劝他依然无果,这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了,警察的强制力难道在此刻烟消云散了?
有人会替这名乘警解围,说当事人称自己有病,在目前“仇警”这个舆情环境下,谁敢轻易动他?乘警没有对其采取强制措施,是担心被人说成“过度执法”、“粗暴执法”。
我认为这是典型的偷换概念,也是某些执法人员不作为的借口。所谓的“粗暴执法”,是指执法人员在制止对方违法违规行为时,所用的强制手段明显超出其必要限度,并给对方造成超出其应该承担的伤害。就该案而言,如果乘警能够足够地宣传警察拥有的强制力,我想孙赫也不敢不归还座位。身为乘警,在处理纠纷时应表现出基本的威严,你头上佩戴的国徽要求你这么做。一个警察在执法时若过分表现出“伪娘”性格,绝对是不合格的警察。你今天不去维护高铁规矩,类似事件就会不断发生。
退一万步讲,即使你不行使警察职责,仅行使一名铁路部门的男人角色行不行?孙赫霸占他人座位不让,这至少是坏了规矩,作为铁路职工,几个大男人将不守规矩的孙赫硬性拖到他应该坐的座位,总不算过分吧?
孙赫之所以不守规矩,就因为看重了女乘客好欺负;之所以无视列车长、乘警的劝告,就因为他相信列车长、乘警不会对他动粗。其实,孙赫的内心只相信“丛林法则”。如果这名女乘客换成一名多处纹身的“大块头”男,保证他跑得比兔子还快。总之,孙赫在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新闻链接:
男子高铁上装病霸座 叫嚣让对方站着或去餐车坐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8-23 08:45:17 15字 ( 0/178)

据查还是一个在读博士。[鄙视]

周蓬安: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
今天上午,一段“G334列车上男乘客霸占靠窗座位不肯让”的视频火了,被霸占座位的女乘客要求这位男乘客回自己的座位坐,这位男乘客却称“谁规定一定要按号入座?要么你自己站着,要么去坐我那个座位,要么自己去餐车坐”。(8月22日《北京青年报》)

这货真正是“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了。下午就有多位朋友将视频转发于我,问这人是不是大脑出了问题?我看了下视频,从其表现看应该是精神正常,甚至智商不低。
因为视频并未“打码”,喜欢凑热闹的网友也就搜到了他的相关个人信息。微博认证为“搞笑视频自媒体”的(@忽悠君)披露:孙赫,1985年生,山东临沂莒南县人。感谢强大的网友揪出了这个败类,你不是很有个性吗?让你火!ps.有网友爆料此货有建交友结婚群忽悠中科院、清华的妹子的爱好!这货病的很严重,找不到家人,建议大家伙先转发一下帮助残疾人找到家人。
还有网友曝光其工作单位为济南某某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甚至还透露其为经济学博士。如果这货真的是经济学博士,那书真是读到猪肚子里去了。从他的表现看,我给他人际关系处理能力“零分”,给他个人品德总体评价为“负分”。
作为一名合格的公民,遵纪守法守规是最低标准,应该具有“契约精神”。在处理与他人关系时,理应规则在先;因为特殊原因需要调整利益关系时,理应做出请求的姿态并得到对方同意。
从契约关系看,高铁车票所载明的座位号,其实是高铁公司与乘客之间客运合同的一部分,双方都应该遵守。孙赫原本有自己合法的座位号,却非要霸占他人座位,这就破坏了两份客运合同,理应承担毁约责任。
好在这名被霸占座位女乘客被列车长安排到商务车厢的位置,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这名女乘客的怨恨。而孙赫现在一定后悔不已,因为这样的成名,不仅仅是臭名远扬。更有可能的坏结局是,因为舆论关注度高了,随后将被拘留的可能性也是客观存在的;而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在一定时期内限乘高铁,估计是难以避免的了。
令笔者痛心的是,铁路作为具有主导能力的契约一方,在整个事件中表现出了毫无章法的一面。结合此前“高铁扒门”事件现场即可轻松窥见,铁路部门似乎没有一套较为完善的“应急预案”,所以才会表现出猝不及防,然后手足无措。当然。很多单位号称的“应急预案”,其实也都是花拳绣腿,骗骗上面那些脑满肠肥的官员还差不多,真正遇到问题时,毫无指导作用。
依照常规思维,一般发生这种纠纷,只要通过乘务员或列车长即能得到解决。这个“赖人”敢于不理列车长的规劝,主要因为列车长不会对他动粗。但不可思议的是,乘警劝他依然无果,这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了,警察的强制力难道在此刻烟消云散了?
有人会替这名乘警解围,说当事人称自己有病,在目前“仇警”这个舆情环境下,谁敢轻易动他?乘警没有对其采取强制措施,是担心被人说成“过度执法”、“粗暴执法”。
我认为这是典型的偷换概念,也是某些执法人员不作为的借口。所谓的“粗暴执法”,是指执法人员在制止对方违法违规行为时,所用的强制手段明显超出其必要限度,并给对方造成超出其应该承担的伤害。就该案而言,如果乘警能够足够地宣传警察拥有的强制力,我想孙赫也不敢不归还座位。身为乘警,在处理纠纷时应表现出基本的威严,你头上佩戴的国徽要求你这么做。一个警察在执法时若过分表现出“伪娘”性格,绝对是不合格的警察。你今天不去维护高铁规矩,类似事件就会不断发生。
退一万步讲,即使你不行使警察职责,仅行使一名铁路部门的男人角色行不行?孙赫霸占他人座位不让,这至少是坏了规矩,作为铁路职工,几个大男人将不守规矩的孙赫硬性拖到他应该坐的座位,总不算过分吧?
孙赫之所以不守规矩,就因为看重了女乘客好欺负;之所以无视列车长、乘警的劝告,就因为他相信列车长、乘警不会对他动粗。其实,孙赫的内心只相信“丛林法则”。如果这名女乘客换成一名多处纹身的“大块头”男,保证他跑得比兔子还快。总之,孙赫在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新闻链接:
男子高铁上装病霸座 叫嚣让对方站着或去餐车坐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famaoling 发表于  2018-08-23 10:44:57 16字 ( 0/207)

想笑先生:人品与学历是没关系的。

周蓬安: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
今天上午,一段“G334列车上男乘客霸占靠窗座位不肯让”的视频火了,被霸占座位的女乘客要求这位男乘客回自己的座位坐,这位男乘客却称“谁规定一定要按号入座?要么你自己站着,要么去坐我那个座位,要么自己去餐车坐”。(8月22日《北京青年报》)

这货真正是“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了。下午就有多位朋友将视频转发于我,问这人是不是大脑出了问题?我看了下视频,从其表现看应该是精神正常,甚至智商不低。
因为视频并未“打码”,喜欢凑热闹的网友也就搜到了他的相关个人信息。微博认证为“搞笑视频自媒体”的(@忽悠君)披露:孙赫,1985年生,山东临沂莒南县人。感谢强大的网友揪出了这个败类,你不是很有个性吗?让你火!ps.有网友爆料此货有建交友结婚群忽悠中科院、清华的妹子的爱好!这货病的很严重,找不到家人,建议大家伙先转发一下帮助残疾人找到家人。
还有网友曝光其工作单位为济南某某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甚至还透露其为经济学博士。如果这货真的是经济学博士,那书真是读到猪肚子里去了。从他的表现看,我给他人际关系处理能力“零分”,给他个人品德总体评价为“负分”。
作为一名合格的公民,遵纪守法守规是最低标准,应该具有“契约精神”。在处理与他人关系时,理应规则在先;因为特殊原因需要调整利益关系时,理应做出请求的姿态并得到对方同意。
从契约关系看,高铁车票所载明的座位号,其实是高铁公司与乘客之间客运合同的一部分,双方都应该遵守。孙赫原本有自己合法的座位号,却非要霸占他人座位,这就破坏了两份客运合同,理应承担毁约责任。
好在这名被霸占座位女乘客被列车长安排到商务车厢的位置,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这名女乘客的怨恨。而孙赫现在一定后悔不已,因为这样的成名,不仅仅是臭名远扬。更有可能的坏结局是,因为舆论关注度高了,随后将被拘留的可能性也是客观存在的;而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在一定时期内限乘高铁,估计是难以避免的了。
令笔者痛心的是,铁路作为具有主导能力的契约一方,在整个事件中表现出了毫无章法的一面。结合此前“高铁扒门”事件现场即可轻松窥见,铁路部门似乎没有一套较为完善的“应急预案”,所以才会表现出猝不及防,然后手足无措。当然。很多单位号称的“应急预案”,其实也都是花拳绣腿,骗骗上面那些脑满肠肥的官员还差不多,真正遇到问题时,毫无指导作用。
依照常规思维,一般发生这种纠纷,只要通过乘务员或列车长即能得到解决。这个“赖人”敢于不理列车长的规劝,主要因为列车长不会对他动粗。但不可思议的是,乘警劝他依然无果,这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了,警察的强制力难道在此刻烟消云散了?
有人会替这名乘警解围,说当事人称自己有病,在目前“仇警”这个舆情环境下,谁敢轻易动他?乘警没有对其采取强制措施,是担心被人说成“过度执法”、“粗暴执法”。
我认为这是典型的偷换概念,也是某些执法人员不作为的借口。所谓的“粗暴执法”,是指执法人员在制止对方违法违规行为时,所用的强制手段明显超出其必要限度,并给对方造成超出其应该承担的伤害。就该案而言,如果乘警能够足够地宣传警察拥有的强制力,我想孙赫也不敢不归还座位。身为乘警,在处理纠纷时应表现出基本的威严,你头上佩戴的国徽要求你这么做。一个警察在执法时若过分表现出“伪娘”性格,绝对是不合格的警察。你今天不去维护高铁规矩,类似事件就会不断发生。
退一万步讲,即使你不行使警察职责,仅行使一名铁路部门的男人角色行不行?孙赫霸占他人座位不让,这至少是坏了规矩,作为铁路职工,几个大男人将不守规矩的孙赫硬性拖到他应该坐的座位,总不算过分吧?
孙赫之所以不守规矩,就因为看重了女乘客好欺负;之所以无视列车长、乘警的劝告,就因为他相信列车长、乘警不会对他动粗。其实,孙赫的内心只相信“丛林法则”。如果这名女乘客换成一名多处纹身的“大块头”男,保证他跑得比兔子还快。总之,孙赫在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新闻链接:
男子高铁上装病霸座 叫嚣让对方站着或去餐车坐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8-23 11:00:00 16字 ( 0/148)

咱有说人品和学历挂钩么?[猜想]

周蓬安: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
今天上午,一段“G334列车上男乘客霸占靠窗座位不肯让”的视频火了,被霸占座位的女乘客要求这位男乘客回自己的座位坐,这位男乘客却称“谁规定一定要按号入座?要么你自己站着,要么去坐我那个座位,要么自己去餐车坐”。(8月22日《北京青年报》)

这货真正是“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了。下午就有多位朋友将视频转发于我,问这人是不是大脑出了问题?我看了下视频,从其表现看应该是精神正常,甚至智商不低。
因为视频并未“打码”,喜欢凑热闹的网友也就搜到了他的相关个人信息。微博认证为“搞笑视频自媒体”的(@忽悠君)披露:孙赫,1985年生,山东临沂莒南县人。感谢强大的网友揪出了这个败类,你不是很有个性吗?让你火!ps.有网友爆料此货有建交友结婚群忽悠中科院、清华的妹子的爱好!这货病的很严重,找不到家人,建议大家伙先转发一下帮助残疾人找到家人。
还有网友曝光其工作单位为济南某某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甚至还透露其为经济学博士。如果这货真的是经济学博士,那书真是读到猪肚子里去了。从他的表现看,我给他人际关系处理能力“零分”,给他个人品德总体评价为“负分”。
作为一名合格的公民,遵纪守法守规是最低标准,应该具有“契约精神”。在处理与他人关系时,理应规则在先;因为特殊原因需要调整利益关系时,理应做出请求的姿态并得到对方同意。
从契约关系看,高铁车票所载明的座位号,其实是高铁公司与乘客之间客运合同的一部分,双方都应该遵守。孙赫原本有自己合法的座位号,却非要霸占他人座位,这就破坏了两份客运合同,理应承担毁约责任。
好在这名被霸占座位女乘客被列车长安排到商务车厢的位置,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这名女乘客的怨恨。而孙赫现在一定后悔不已,因为这样的成名,不仅仅是臭名远扬。更有可能的坏结局是,因为舆论关注度高了,随后将被拘留的可能性也是客观存在的;而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在一定时期内限乘高铁,估计是难以避免的了。
令笔者痛心的是,铁路作为具有主导能力的契约一方,在整个事件中表现出了毫无章法的一面。结合此前“高铁扒门”事件现场即可轻松窥见,铁路部门似乎没有一套较为完善的“应急预案”,所以才会表现出猝不及防,然后手足无措。当然。很多单位号称的“应急预案”,其实也都是花拳绣腿,骗骗上面那些脑满肠肥的官员还差不多,真正遇到问题时,毫无指导作用。
依照常规思维,一般发生这种纠纷,只要通过乘务员或列车长即能得到解决。这个“赖人”敢于不理列车长的规劝,主要因为列车长不会对他动粗。但不可思议的是,乘警劝他依然无果,这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了,警察的强制力难道在此刻烟消云散了?
有人会替这名乘警解围,说当事人称自己有病,在目前“仇警”这个舆情环境下,谁敢轻易动他?乘警没有对其采取强制措施,是担心被人说成“过度执法”、“粗暴执法”。
我认为这是典型的偷换概念,也是某些执法人员不作为的借口。所谓的“粗暴执法”,是指执法人员在制止对方违法违规行为时,所用的强制手段明显超出其必要限度,并给对方造成超出其应该承担的伤害。就该案而言,如果乘警能够足够地宣传警察拥有的强制力,我想孙赫也不敢不归还座位。身为乘警,在处理纠纷时应表现出基本的威严,你头上佩戴的国徽要求你这么做。一个警察在执法时若过分表现出“伪娘”性格,绝对是不合格的警察。你今天不去维护高铁规矩,类似事件就会不断发生。
退一万步讲,即使你不行使警察职责,仅行使一名铁路部门的男人角色行不行?孙赫霸占他人座位不让,这至少是坏了规矩,作为铁路职工,几个大男人将不守规矩的孙赫硬性拖到他应该坐的座位,总不算过分吧?
孙赫之所以不守规矩,就因为看重了女乘客好欺负;之所以无视列车长、乘警的劝告,就因为他相信列车长、乘警不会对他动粗。其实,孙赫的内心只相信“丛林法则”。如果这名女乘客换成一名多处纹身的“大块头”男,保证他跑得比兔子还快。总之,孙赫在高铁上装病霸座,本质上还是恃强凌弱。(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新闻链接:
男子高铁上装病霸座 叫嚣让对方站着或去餐车坐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