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8-10 08:59:49 7151字 ( 26/5931)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波澜不惊! 发表于  2018-08-14 16:42:33 12字 ( 0/17)

宜快不宜慢,宜早不宜迟!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xiangrunqian 发表于  2018-08-14 13:41:49 29字 ( 0/59)

除了行政事业单位的编制人员,其他人都是这待遇,这就是现实。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围观群众22 发表于  2018-08-13 14:45:11 20字 ( 0/29)

心酸,这些政府规定怎样才能“与时俱进”?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bqhy999 发表于  2018-08-11 10:15:32 35字 ( 0/166)

病有所医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不死就申冤 发表于  2018-08-10 14:06:51 45字 ( 0/175)

應立及改革更新,制訂附合社會主義制度的醫療保障的人性化的新規。若資本家不從,處以雙倍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8-10 14:29:43 16字 ( 0/158)

你帮你缴足"五金一险"就不错了!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8-08-10 13:11:04 82字 ( 0/193)

每个月发你8000,不管你生老病死有没有用时都如此,让你衣食无忧不用担心受怕的时候,你不服气,认为你可以赚2万5,后面人发你1200,有什么好抱怨的,愿赌就要服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8-10 13:51:55 35字 ( 0/303)

原供职企业中层管理干部年薪40万,这“高管”工资每月2.5万真不算多!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8-08-10 22:26:24 65字 ( 0/179)

这就是你要去比的理由吗?往上比还有人家6000万年薪的,寥寥数人,往下比也有月工资4000的,几千万上亿人。给一个跟谁比的理由吧。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管理顾问-李 发表于  2018-08-10 11:44:30 85字 ( 0/224)

高管在职就应该享受这个待遇--生病了是你个人的身体没有调理好只能怪自己--没在职就只能享受医保和普通福利!1200元需然少了点-但从人的生存保障来说-企业还是尽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8-08-10 11:10:33 68字 ( 0/150)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保障》回顾、联想与记忆小学课文:《朱德的扁担》![党徽]人民军队、[国旗][地图]全国各族人民群众......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8-08-12 17:24:05 71字 ( 0/32)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向善向好《适度》和《厚道......》:依然、自然、天然、释然、《新时代》企业家的初衷,反之几乎没有走远的可能![心]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痴山.blog 发表于  2018-08-10 10:16:28 33字 ( 0/205)

体制外,没有保障。体制外有病即失业,是常态。有1200元,不错啦。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老沉香 发表于  2018-08-10 10:10:55 13字 ( 0/160)

在私企,没有解雇已算人性。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8-10 15:40:45 11字 ( 0/155)

合同未到期,不好解聘。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真理论者 发表于  2018-08-10 09:58:34 173字 ( 0/191)

只有通过公有化改革不断扩大公有制的范围、不断缩小私有制的范围,才能不断增加社会为每个人提供的生活保障、不断减少每个人为自己提供的生活保障,只有最终消灭...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弯阅 发表于  2018-08-10 09:46:58 19字 ( 0/172)

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正常薪金的80%才对.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8-10 09:28:42 34字 ( 0/199)

病有所医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8-08-10 13:16:05 35字 ( 0/168)

你不要在花钱是才想起这档子事,挣钱的时候就觉得我比人强,多拿理所当然。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8-10 09:21:06 18字 ( 0/171)

对突遭厄运的高管,应多点人性化关怀!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sclu09 发表于  2018-08-10 09:49:52 50字 ( 0/187)

高管尚且如此,普通打工者就根本由其自生自灭,连泡都不出一个。与经过那个年代的人一比,还是社会主义好。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上城客 发表于  2018-08-10 10:12:32 122字 ( 0/210)

骑自行车去超市买菜的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士,退休没有警卫、秘书。九十岁了,村山平时还要骑自行车上超市买菜。他看病靠医保,因为白内障需要去医院动手术,但是需要100万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WPf812817 发表于  2018-08-13 14:19:23 21字 ( 0/26)

象这样的新闻要多多再多多的发给各个地方谢谢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不能这样啊 发表于  2018-08-10 22:32:22 56字 ( 0/162)

日本前首相多了去了,其他的肯定不是这样。能在职时发表《村山谈话》承认日本在二战中犯下的罪行的日本首相也只有一个。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8-10 09:22:35 8字 ( 0/190)

没有功劳有苦劳!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8-10 09:42:59 15字 ( 0/200)

愿患病高管早日康复,重返岗位!

“高管病后工资1200元”拷问保障之失

来源:新京报

尤先生是福建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的高管,已工作24年,2015年的他被确诊为肝癌,月薪却从2.5万降至1200元。医疗期满后,尤先生原本打算回去工作,然而公司至今未安排工作岗位。而公司方面答复是,这“完全符合法律要求的”。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一场大病把尤先生曾经优渥的生活撕得粉碎。而对他的遭遇,有不少人质疑,用人单位给生病的员工只发1200元的工资,这合法吗?

其实这个畸低的病假工资标准也是有法律依据的。1995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厦门市企业工资支付条例》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医疗期和工龄长短发放病假工资,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

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不属于工伤,用工单位完全可以“依法”支付只有最低工资80%的病假工资。甚至《劳动合同法》第40条还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用人单位只要提前三十日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后,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所谓“医疗期”一般最少为三个月,最长为两年。

近年来,这种劳动者“病不起”的现象屡屡触动社会泪点。2016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年轻女教师刘伶利,在患癌症就医期间,被院方以“旷工”的理由予以“开除”;同年,北大高材生、华为员工魏延政罹患罕见的恶性肿瘤——“透明细胞肉瘤”,此后他经历了扩散、截肢、放疗、复发、扩散的种种折磨,就在20166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一个月,华为与他终止了合同。在过了2年的“医疗期”之后,华为“依法”不再与魏延政续约(只不过,华为的操作更人性化,还给付了20万商业保险金以及相应的补偿)。

因此,与其将矛头指向用人单位刻薄寡情,劳动者自艾自伤,不如追问重大疾病保障之失:遭遇重病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人生的“后半场”?从经营的角度说,企业确没有义务长期养着身患疾病、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但是这些为企业奉献多年的劳动者,该怎么办?中等收入群体正在成为社会中坚,然而这个表面光鲜的群体,一旦遭遇重大疾病,往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低到最低工资还要打八折的病假工资、最长只有2年的医疗期……这些规定都是20多年前定下的。这20多年里,中国已经走向全面市场经济,但是对于涉及企业、重病员工重大利益的制度却停在过去。

从魏延政的临终前被“不再续约”到厦门尤先生的1200元月薪,重病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短板必须补上,比如不妨修法延长治疗年限,引导公司为职工购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并由政府提供更可靠的兜底医疗保障。“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应该落实在具体劳动保障规定中,让劳动者有更多获得感、安全感。(新京报社论)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