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支农 发表于  2018-05-17 12:04:00 6464字 ( 4/974)

骚扰电话战记

昨天下班之后,又双接到一个广告骚扰电话,对方称:“我们是某省某地某茶厂的,我们从全国消费者中随机选出了1000人,超值优惠价提供上等某品牌茶叶一斤,还赠送一套八件套青花瓷茶具,只需98元。现在我们已经为您抢到了一个名额。”话筒里传出的声音热情、甜美,令人难以抗拒。我赶紧回答:“辛苦了”。对方的声音马上又热了十度甜了仨加号,“那么给您送到什么地方呢?”我又非常非常有礼貌地说:“不需要,谢谢!”对方二话没说, “啪”一声就把电话挂了。面对我如此彬彬有礼的人竟然如此没礼貌,套用李元芳的一句话,“像你们这种人应该怎样改变呢?嗯?”唉,郁闷!

两鬃苍苍的我,近五十年的人生历练,啥世面没见过?每一根白发里都填满了故事,还想忽悠我?哼,没那么容易。自从装上了固话,用得起手机,就没少跟诈骗、骚扰电话打交道,尤其是近两三年,几乎平均每天接到两次以上的类似骚扰电话。据了解,身边的同事差不多都有一样的遭遇。据怀疑,即使每天都打骚扰电话的人,在骚扰别人的同时,也不得不忍受同样的骚扰。每个人都是受骚扰人,这骚扰力量得有多强悍啊!我高度怀疑这是互联网、大数据+云骚扰(注:此处之“云”,不是马云、牛云、羊舌云、公冶云等等,也不是阿云,就是互联网上说的那个“云”,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对号入座),够八成是。

近些日子,我对这些骚扰电话已经恨得咬牙切齿,无以复加。有人可能会说,诈骗电话不更可恨吗?照常理说,是这么回事儿。但是这两年公安机关加大对诈骗电话的打击力度,成效颇丰,诈骗电话几乎接不到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自己最后一次接到诈骗电话也是一年多以前的事儿了。老是没有诈骗电话锻炼大脑,现在竟有些担心老年痴呆提前发作了。本来还有更可恨的事儿,比如鬼子在钓鱼岛折腾,但现在老实了;台毒势力嚣张,飞机绕岛一转,消停了;菲国想在南海给我们上眼药,现在又对我们友好了,其他可恨的事儿都没了,就只剩下这骚扰电话了。

如果无所事事,骚扰电话倒不一定可恨,说不定还能解个闷儿逗个乐儿什么的,但问题是特殊时间有骚扰电话打过来,感觉就完全不同了。比如,正在给领导汇报工作,有电话打过来,拿着手机赶紧跑出来接“你好,首付只要10万元的精装公寓考虑过吗?”又比如,家里有大事,正在等电话,有电话打过来,“你好,方便快捷无抵押,最高额度20万元的贷款,三天可以到账,您最近有资金需求吗?”再比如,家里有大事,正在等电话,你还在高速上开着车,又有电话打过来,赶紧在应急车道停车,心急火燎地接电话,“你好,原价一千多元一箱,现价只要298元的某品牌白酒,每人限购两箱,您打算要一箱还是两箱?”不比如了,就上面这几种情形,如果让您遇到,会不会有努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的感觉?

愤怒之余,我也一直在寻找对付的招儿。第一招,隐性威胁。质问对方怎么得知我的电话的?第二招,显性威胁。表示很生气,要投诉;第三招,阴损毒辣,按下接听键,一言不发,一直在听对方“喂,能听到我讲话吗?”一边偷着乐一边浪费对方电话费;第四招,直接挂断;第五招,利用软件屏蔽。这些招数里面,我认为最狠的是第三招,后来听说这帮人有可能通过网络打电话,不用花电话费,我气得差一点儿没吐血。

不接也不是办法,不接对方就老是打。接吧,实在都接恶心了。前面那五招花拳绣腿不管用,换一招实在的。每次接到陌生号码,不等对方说话,就一句话,“不需要,谢谢”,然后挂断。结果还是出麻烦了。就前两天,接通电话后按既定程序说完那句这辈子说得最熟的话,刚要挂电话,就听对方骂了起来,“你小子想死啊,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退休了就不认识我了是不是啊?”天啊,我过去单位的老领导,一直对我关照有加,那一会儿我的嘴都麻了,哆哆嗦嗦解释了半天,总算我那老领导半信半疑,邀请老领导吃个饭赔个不是,老领导也没答应。因这件事儿,我对老领导也有些许不满,一把年纪了,换什么手机号?非得跟年轻人学。老黄瓜刷绿漆,您老人家装得哪门子嫩啊?!

这次没办法了。最近的最近,采取的对策就是对每一个陌生电话,只要没标记广告推销、诈骗的,老老实实地接听。不过说实话,我也挺高兴的,从现在起终于可以安心做一个老实人了。逼得没办法的时候,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老实人?

突然想到一个法律问题,如果老领导应邀前来,那么我因此而支出的饭费应该找谁赔偿呢?能不能适用搁置物、悬挂物脱落、坠落或者高空抛物的追责原则呢?看来这骚扰电话也并非一无是处嘛,还有普法的作用呢。

打骚扰电话的,我感谢……,算了,跟别人也没关系,就感谢你自己吧!

董刚 发表于  2018-05-17 18:37:16 56字 ( 0/129)

运营商的“无限包月打”使黑心商人采取广种薄收打骚扰电话的成本降低到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导致百姓深受骚扰电话之苦。

昨天下班之后,又双接到一个广告骚扰电话,对方称:“我们是某省某地某茶厂的,我们从全国消费者中随机选出了1000人,超值优惠价提供上等某品牌茶叶一斤,还赠送一套八件套青花瓷茶具,只需98元。现在我们已经为您抢到了一个名额。”话筒里传出的声音热情、甜美,令人难以抗拒。我赶紧回答:“辛苦了”。对方的声音马上又热了十度甜了仨加号,“那么给您送到什么地方呢?”我又非常非常有礼貌地说:“不需要,谢谢!”对方二话没说, “啪”一声就把电话挂了。面对我如此彬彬有礼的人竟然如此没礼貌,套用李元芳的一句话,“像你们这种人应该怎样改变呢?嗯?”唉,郁闷!

两鬃苍苍的我,近五十年的人生历练,啥世面没见过?每一根白发里都填满了故事,还想忽悠我?哼,没那么容易。自从装上了固话,用得起手机,就没少跟诈骗、骚扰电话打交道,尤其是近两三年,几乎平均每天接到两次以上的类似骚扰电话。据了解,身边的同事差不多都有一样的遭遇。据怀疑,即使每天都打骚扰电话的人,在骚扰别人的同时,也不得不忍受同样的骚扰。每个人都是受骚扰人,这骚扰力量得有多强悍啊!我高度怀疑这是互联网、大数据+云骚扰(注:此处之“云”,不是马云、牛云、羊舌云、公冶云等等,也不是阿云,就是互联网上说的那个“云”,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对号入座),够八成是。

近些日子,我对这些骚扰电话已经恨得咬牙切齿,无以复加。有人可能会说,诈骗电话不更可恨吗?照常理说,是这么回事儿。但是这两年公安机关加大对诈骗电话的打击力度,成效颇丰,诈骗电话几乎接不到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自己最后一次接到诈骗电话也是一年多以前的事儿了。老是没有诈骗电话锻炼大脑,现在竟有些担心老年痴呆提前发作了。本来还有更可恨的事儿,比如鬼子在钓鱼岛折腾,但现在老实了;台毒势力嚣张,飞机绕岛一转,消停了;菲国想在南海给我们上眼药,现在又对我们友好了,其他可恨的事儿都没了,就只剩下这骚扰电话了。

如果无所事事,骚扰电话倒不一定可恨,说不定还能解个闷儿逗个乐儿什么的,但问题是特殊时间有骚扰电话打过来,感觉就完全不同了。比如,正在给领导汇报工作,有电话打过来,拿着手机赶紧跑出来接“你好,首付只要10万元的精装公寓考虑过吗?”又比如,家里有大事,正在等电话,有电话打过来,“你好,方便快捷无抵押,最高额度20万元的贷款,三天可以到账,您最近有资金需求吗?”再比如,家里有大事,正在等电话,你还在高速上开着车,又有电话打过来,赶紧在应急车道停车,心急火燎地接电话,“你好,原价一千多元一箱,现价只要298元的某品牌白酒,每人限购两箱,您打算要一箱还是两箱?”不比如了,就上面这几种情形,如果让您遇到,会不会有努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的感觉?

愤怒之余,我也一直在寻找对付的招儿。第一招,隐性威胁。质问对方怎么得知我的电话的?第二招,显性威胁。表示很生气,要投诉;第三招,阴损毒辣,按下接听键,一言不发,一直在听对方“喂,能听到我讲话吗?”一边偷着乐一边浪费对方电话费;第四招,直接挂断;第五招,利用软件屏蔽。这些招数里面,我认为最狠的是第三招,后来听说这帮人有可能通过网络打电话,不用花电话费,我气得差一点儿没吐血。

不接也不是办法,不接对方就老是打。接吧,实在都接恶心了。前面那五招花拳绣腿不管用,换一招实在的。每次接到陌生号码,不等对方说话,就一句话,“不需要,谢谢”,然后挂断。结果还是出麻烦了。就前两天,接通电话后按既定程序说完那句这辈子说得最熟的话,刚要挂电话,就听对方骂了起来,“你小子想死啊,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退休了就不认识我了是不是啊?”天啊,我过去单位的老领导,一直对我关照有加,那一会儿我的嘴都麻了,哆哆嗦嗦解释了半天,总算我那老领导半信半疑,邀请老领导吃个饭赔个不是,老领导也没答应。因这件事儿,我对老领导也有些许不满,一把年纪了,换什么手机号?非得跟年轻人学。老黄瓜刷绿漆,您老人家装得哪门子嫩啊?!

这次没办法了。最近的最近,采取的对策就是对每一个陌生电话,只要没标记广告推销、诈骗的,老老实实地接听。不过说实话,我也挺高兴的,从现在起终于可以安心做一个老实人了。逼得没办法的时候,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老实人?

突然想到一个法律问题,如果老领导应邀前来,那么我因此而支出的饭费应该找谁赔偿呢?能不能适用搁置物、悬挂物脱落、坠落或者高空抛物的追责原则呢?看来这骚扰电话也并非一无是处嘛,还有普法的作用呢。

打骚扰电话的,我感谢……,算了,跟别人也没关系,就感谢你自己吧!

一是1 发表于  2018-05-17 17:06:08 43字 ( 0/103)

俺机德好,来电必接。根据不同对象对付骚扰电话,有时用外语吓退对方,有时用土语喝退来电。

昨天下班之后,又双接到一个广告骚扰电话,对方称:“我们是某省某地某茶厂的,我们从全国消费者中随机选出了1000人,超值优惠价提供上等某品牌茶叶一斤,还赠送一套八件套青花瓷茶具,只需98元。现在我们已经为您抢到了一个名额。”话筒里传出的声音热情、甜美,令人难以抗拒。我赶紧回答:“辛苦了”。对方的声音马上又热了十度甜了仨加号,“那么给您送到什么地方呢?”我又非常非常有礼貌地说:“不需要,谢谢!”对方二话没说, “啪”一声就把电话挂了。面对我如此彬彬有礼的人竟然如此没礼貌,套用李元芳的一句话,“像你们这种人应该怎样改变呢?嗯?”唉,郁闷!

两鬃苍苍的我,近五十年的人生历练,啥世面没见过?每一根白发里都填满了故事,还想忽悠我?哼,没那么容易。自从装上了固话,用得起手机,就没少跟诈骗、骚扰电话打交道,尤其是近两三年,几乎平均每天接到两次以上的类似骚扰电话。据了解,身边的同事差不多都有一样的遭遇。据怀疑,即使每天都打骚扰电话的人,在骚扰别人的同时,也不得不忍受同样的骚扰。每个人都是受骚扰人,这骚扰力量得有多强悍啊!我高度怀疑这是互联网、大数据+云骚扰(注:此处之“云”,不是马云、牛云、羊舌云、公冶云等等,也不是阿云,就是互联网上说的那个“云”,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对号入座),够八成是。

近些日子,我对这些骚扰电话已经恨得咬牙切齿,无以复加。有人可能会说,诈骗电话不更可恨吗?照常理说,是这么回事儿。但是这两年公安机关加大对诈骗电话的打击力度,成效颇丰,诈骗电话几乎接不到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自己最后一次接到诈骗电话也是一年多以前的事儿了。老是没有诈骗电话锻炼大脑,现在竟有些担心老年痴呆提前发作了。本来还有更可恨的事儿,比如鬼子在钓鱼岛折腾,但现在老实了;台毒势力嚣张,飞机绕岛一转,消停了;菲国想在南海给我们上眼药,现在又对我们友好了,其他可恨的事儿都没了,就只剩下这骚扰电话了。

如果无所事事,骚扰电话倒不一定可恨,说不定还能解个闷儿逗个乐儿什么的,但问题是特殊时间有骚扰电话打过来,感觉就完全不同了。比如,正在给领导汇报工作,有电话打过来,拿着手机赶紧跑出来接“你好,首付只要10万元的精装公寓考虑过吗?”又比如,家里有大事,正在等电话,有电话打过来,“你好,方便快捷无抵押,最高额度20万元的贷款,三天可以到账,您最近有资金需求吗?”再比如,家里有大事,正在等电话,你还在高速上开着车,又有电话打过来,赶紧在应急车道停车,心急火燎地接电话,“你好,原价一千多元一箱,现价只要298元的某品牌白酒,每人限购两箱,您打算要一箱还是两箱?”不比如了,就上面这几种情形,如果让您遇到,会不会有努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的感觉?

愤怒之余,我也一直在寻找对付的招儿。第一招,隐性威胁。质问对方怎么得知我的电话的?第二招,显性威胁。表示很生气,要投诉;第三招,阴损毒辣,按下接听键,一言不发,一直在听对方“喂,能听到我讲话吗?”一边偷着乐一边浪费对方电话费;第四招,直接挂断;第五招,利用软件屏蔽。这些招数里面,我认为最狠的是第三招,后来听说这帮人有可能通过网络打电话,不用花电话费,我气得差一点儿没吐血。

不接也不是办法,不接对方就老是打。接吧,实在都接恶心了。前面那五招花拳绣腿不管用,换一招实在的。每次接到陌生号码,不等对方说话,就一句话,“不需要,谢谢”,然后挂断。结果还是出麻烦了。就前两天,接通电话后按既定程序说完那句这辈子说得最熟的话,刚要挂电话,就听对方骂了起来,“你小子想死啊,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退休了就不认识我了是不是啊?”天啊,我过去单位的老领导,一直对我关照有加,那一会儿我的嘴都麻了,哆哆嗦嗦解释了半天,总算我那老领导半信半疑,邀请老领导吃个饭赔个不是,老领导也没答应。因这件事儿,我对老领导也有些许不满,一把年纪了,换什么手机号?非得跟年轻人学。老黄瓜刷绿漆,您老人家装得哪门子嫩啊?!

这次没办法了。最近的最近,采取的对策就是对每一个陌生电话,只要没标记广告推销、诈骗的,老老实实地接听。不过说实话,我也挺高兴的,从现在起终于可以安心做一个老实人了。逼得没办法的时候,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老实人?

突然想到一个法律问题,如果老领导应邀前来,那么我因此而支出的饭费应该找谁赔偿呢?能不能适用搁置物、悬挂物脱落、坠落或者高空抛物的追责原则呢?看来这骚扰电话也并非一无是处嘛,还有普法的作用呢。

打骚扰电话的,我感谢……,算了,跟别人也没关系,就感谢你自己吧!

落日寻道 发表于  2018-05-17 15:30:08 15字 ( 0/88)

现在坑蒙拐骗花样百出,防不胜防

昨天下班之后,又双接到一个广告骚扰电话,对方称:“我们是某省某地某茶厂的,我们从全国消费者中随机选出了1000人,超值优惠价提供上等某品牌茶叶一斤,还赠送一套八件套青花瓷茶具,只需98元。现在我们已经为您抢到了一个名额。”话筒里传出的声音热情、甜美,令人难以抗拒。我赶紧回答:“辛苦了”。对方的声音马上又热了十度甜了仨加号,“那么给您送到什么地方呢?”我又非常非常有礼貌地说:“不需要,谢谢!”对方二话没说, “啪”一声就把电话挂了。面对我如此彬彬有礼的人竟然如此没礼貌,套用李元芳的一句话,“像你们这种人应该怎样改变呢?嗯?”唉,郁闷!

两鬃苍苍的我,近五十年的人生历练,啥世面没见过?每一根白发里都填满了故事,还想忽悠我?哼,没那么容易。自从装上了固话,用得起手机,就没少跟诈骗、骚扰电话打交道,尤其是近两三年,几乎平均每天接到两次以上的类似骚扰电话。据了解,身边的同事差不多都有一样的遭遇。据怀疑,即使每天都打骚扰电话的人,在骚扰别人的同时,也不得不忍受同样的骚扰。每个人都是受骚扰人,这骚扰力量得有多强悍啊!我高度怀疑这是互联网、大数据+云骚扰(注:此处之“云”,不是马云、牛云、羊舌云、公冶云等等,也不是阿云,就是互联网上说的那个“云”,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对号入座),够八成是。

近些日子,我对这些骚扰电话已经恨得咬牙切齿,无以复加。有人可能会说,诈骗电话不更可恨吗?照常理说,是这么回事儿。但是这两年公安机关加大对诈骗电话的打击力度,成效颇丰,诈骗电话几乎接不到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自己最后一次接到诈骗电话也是一年多以前的事儿了。老是没有诈骗电话锻炼大脑,现在竟有些担心老年痴呆提前发作了。本来还有更可恨的事儿,比如鬼子在钓鱼岛折腾,但现在老实了;台毒势力嚣张,飞机绕岛一转,消停了;菲国想在南海给我们上眼药,现在又对我们友好了,其他可恨的事儿都没了,就只剩下这骚扰电话了。

如果无所事事,骚扰电话倒不一定可恨,说不定还能解个闷儿逗个乐儿什么的,但问题是特殊时间有骚扰电话打过来,感觉就完全不同了。比如,正在给领导汇报工作,有电话打过来,拿着手机赶紧跑出来接“你好,首付只要10万元的精装公寓考虑过吗?”又比如,家里有大事,正在等电话,有电话打过来,“你好,方便快捷无抵押,最高额度20万元的贷款,三天可以到账,您最近有资金需求吗?”再比如,家里有大事,正在等电话,你还在高速上开着车,又有电话打过来,赶紧在应急车道停车,心急火燎地接电话,“你好,原价一千多元一箱,现价只要298元的某品牌白酒,每人限购两箱,您打算要一箱还是两箱?”不比如了,就上面这几种情形,如果让您遇到,会不会有努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的感觉?

愤怒之余,我也一直在寻找对付的招儿。第一招,隐性威胁。质问对方怎么得知我的电话的?第二招,显性威胁。表示很生气,要投诉;第三招,阴损毒辣,按下接听键,一言不发,一直在听对方“喂,能听到我讲话吗?”一边偷着乐一边浪费对方电话费;第四招,直接挂断;第五招,利用软件屏蔽。这些招数里面,我认为最狠的是第三招,后来听说这帮人有可能通过网络打电话,不用花电话费,我气得差一点儿没吐血。

不接也不是办法,不接对方就老是打。接吧,实在都接恶心了。前面那五招花拳绣腿不管用,换一招实在的。每次接到陌生号码,不等对方说话,就一句话,“不需要,谢谢”,然后挂断。结果还是出麻烦了。就前两天,接通电话后按既定程序说完那句这辈子说得最熟的话,刚要挂电话,就听对方骂了起来,“你小子想死啊,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退休了就不认识我了是不是啊?”天啊,我过去单位的老领导,一直对我关照有加,那一会儿我的嘴都麻了,哆哆嗦嗦解释了半天,总算我那老领导半信半疑,邀请老领导吃个饭赔个不是,老领导也没答应。因这件事儿,我对老领导也有些许不满,一把年纪了,换什么手机号?非得跟年轻人学。老黄瓜刷绿漆,您老人家装得哪门子嫩啊?!

这次没办法了。最近的最近,采取的对策就是对每一个陌生电话,只要没标记广告推销、诈骗的,老老实实地接听。不过说实话,我也挺高兴的,从现在起终于可以安心做一个老实人了。逼得没办法的时候,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老实人?

突然想到一个法律问题,如果老领导应邀前来,那么我因此而支出的饭费应该找谁赔偿呢?能不能适用搁置物、悬挂物脱落、坠落或者高空抛物的追责原则呢?看来这骚扰电话也并非一无是处嘛,还有普法的作用呢。

打骚扰电话的,我感谢……,算了,跟别人也没关系,就感谢你自己吧!

袁大麻子 发表于  2018-05-17 12:48:07 73字 ( 0/134)

重要的事连说三遍:麻子对于联想事件的态度是:抵制商人,不抵制企业;抵制产品,不抵制科技;抵制落后,不抵制市场;抵制买办,不抵制爱国;[福尔摩斯]

昨天下班之后,又双接到一个广告骚扰电话,对方称:“我们是某省某地某茶厂的,我们从全国消费者中随机选出了1000人,超值优惠价提供上等某品牌茶叶一斤,还赠送一套八件套青花瓷茶具,只需98元。现在我们已经为您抢到了一个名额。”话筒里传出的声音热情、甜美,令人难以抗拒。我赶紧回答:“辛苦了”。对方的声音马上又热了十度甜了仨加号,“那么给您送到什么地方呢?”我又非常非常有礼貌地说:“不需要,谢谢!”对方二话没说, “啪”一声就把电话挂了。面对我如此彬彬有礼的人竟然如此没礼貌,套用李元芳的一句话,“像你们这种人应该怎样改变呢?嗯?”唉,郁闷!

两鬃苍苍的我,近五十年的人生历练,啥世面没见过?每一根白发里都填满了故事,还想忽悠我?哼,没那么容易。自从装上了固话,用得起手机,就没少跟诈骗、骚扰电话打交道,尤其是近两三年,几乎平均每天接到两次以上的类似骚扰电话。据了解,身边的同事差不多都有一样的遭遇。据怀疑,即使每天都打骚扰电话的人,在骚扰别人的同时,也不得不忍受同样的骚扰。每个人都是受骚扰人,这骚扰力量得有多强悍啊!我高度怀疑这是互联网、大数据+云骚扰(注:此处之“云”,不是马云、牛云、羊舌云、公冶云等等,也不是阿云,就是互联网上说的那个“云”,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对号入座),够八成是。

近些日子,我对这些骚扰电话已经恨得咬牙切齿,无以复加。有人可能会说,诈骗电话不更可恨吗?照常理说,是这么回事儿。但是这两年公安机关加大对诈骗电话的打击力度,成效颇丰,诈骗电话几乎接不到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自己最后一次接到诈骗电话也是一年多以前的事儿了。老是没有诈骗电话锻炼大脑,现在竟有些担心老年痴呆提前发作了。本来还有更可恨的事儿,比如鬼子在钓鱼岛折腾,但现在老实了;台毒势力嚣张,飞机绕岛一转,消停了;菲国想在南海给我们上眼药,现在又对我们友好了,其他可恨的事儿都没了,就只剩下这骚扰电话了。

如果无所事事,骚扰电话倒不一定可恨,说不定还能解个闷儿逗个乐儿什么的,但问题是特殊时间有骚扰电话打过来,感觉就完全不同了。比如,正在给领导汇报工作,有电话打过来,拿着手机赶紧跑出来接“你好,首付只要10万元的精装公寓考虑过吗?”又比如,家里有大事,正在等电话,有电话打过来,“你好,方便快捷无抵押,最高额度20万元的贷款,三天可以到账,您最近有资金需求吗?”再比如,家里有大事,正在等电话,你还在高速上开着车,又有电话打过来,赶紧在应急车道停车,心急火燎地接电话,“你好,原价一千多元一箱,现价只要298元的某品牌白酒,每人限购两箱,您打算要一箱还是两箱?”不比如了,就上面这几种情形,如果让您遇到,会不会有努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的感觉?

愤怒之余,我也一直在寻找对付的招儿。第一招,隐性威胁。质问对方怎么得知我的电话的?第二招,显性威胁。表示很生气,要投诉;第三招,阴损毒辣,按下接听键,一言不发,一直在听对方“喂,能听到我讲话吗?”一边偷着乐一边浪费对方电话费;第四招,直接挂断;第五招,利用软件屏蔽。这些招数里面,我认为最狠的是第三招,后来听说这帮人有可能通过网络打电话,不用花电话费,我气得差一点儿没吐血。

不接也不是办法,不接对方就老是打。接吧,实在都接恶心了。前面那五招花拳绣腿不管用,换一招实在的。每次接到陌生号码,不等对方说话,就一句话,“不需要,谢谢”,然后挂断。结果还是出麻烦了。就前两天,接通电话后按既定程序说完那句这辈子说得最熟的话,刚要挂电话,就听对方骂了起来,“你小子想死啊,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退休了就不认识我了是不是啊?”天啊,我过去单位的老领导,一直对我关照有加,那一会儿我的嘴都麻了,哆哆嗦嗦解释了半天,总算我那老领导半信半疑,邀请老领导吃个饭赔个不是,老领导也没答应。因这件事儿,我对老领导也有些许不满,一把年纪了,换什么手机号?非得跟年轻人学。老黄瓜刷绿漆,您老人家装得哪门子嫩啊?!

这次没办法了。最近的最近,采取的对策就是对每一个陌生电话,只要没标记广告推销、诈骗的,老老实实地接听。不过说实话,我也挺高兴的,从现在起终于可以安心做一个老实人了。逼得没办法的时候,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老实人?

突然想到一个法律问题,如果老领导应邀前来,那么我因此而支出的饭费应该找谁赔偿呢?能不能适用搁置物、悬挂物脱落、坠落或者高空抛物的追责原则呢?看来这骚扰电话也并非一无是处嘛,还有普法的作用呢。

打骚扰电话的,我感谢……,算了,跟别人也没关系,就感谢你自己吧!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