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对立统一规律 发表于  2018-05-17 11:11:31 1339字 ( 10/1828)

挣钱与创造财富不完全是一回事---挣到的钱扣除劳动力支出全部是钞票转移,劳动才能为社会创造财富

人类发展的主流是分工合作。人类之所以战胜几乎各方面都远远强过自己的其他物种,第一是智商,第二就是分工合作。合作的主要形式是不同种类的劳动互相交换。交换之后共同劳动所得的分配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不同种类的劳动的分配权重如何计算。根据一般的逻辑学原则:“非类勿比”。不同种类之间很难直接分配。在蛮荒时代,解决分配纠纷的方法只有两种:第一种是对外武力争夺,第二是统治阶级对内强制分配。总的来说一个群体分配权重与其财富创造的贡献没有直接关系,而是与其争夺利益的综合实力直接相关。在商品生产社会,也就是会挣钱的才能得到更多的财富分配;如果某群体不幸只会辛勤劳动,或者游戏规则规定了他们的劳动权重很低,那么他们在分配的天平上几乎是任人宰割的。

理论上讲风险投资,物流交易,信用担保。社会管理等等也是劳动。如果他们的分配权重远远大于其劳动力支出,就是在转移一线劳动者的劳动力价值归己所有。这是私有制社会的常态。原因很简单,因为分配权重的决定权是被这些原本应该是服务业的群体控制的。在资本主义社会,分配权重最大的是资本。资本家的投入是否是劳动呢?当然是劳动,而且是高附加值的劳动。但是并没有高到可以决定劳动者命运的程度,他们付出的劳动或许比一般劳动者多得多,但是高出上千倍,上万倍就不正常了。再者当资本对劳动者的掠夺到了摧毁劳动者积极性与破坏社会公平的时候,资本的合理性革命性就荡然无存了。在商品经济社会,获得财富的能力体现在挣钱能力,创造财富的能力体现在劳动能力。擅长挣钱的未必会创造财富。“挣钱”和“创造财富”不是一回事。只有挣钱与创造财富之间的交集才是真正的合理分配。中国在历史上不乏会搞钱的能臣。在封建时代,把他们称之为“聚敛之臣”。中国古文化认为“宁用盗臣,不可用聚敛之臣”。因为聚敛之臣伤害的全社会,是民心。盗臣伤害的是局部,是少数人。

在市场经济社会,聚敛之臣通过金融资本从全社会聚敛财富。曾经的炒君子兰等等伤害的是参与赌局的人。愿赌服输,自有其合理性,与全局无涉。即便如此,公权力认为传销是非法的,必须予以打击。但是房地产这么大的传销却是乐此不疲。因为卖地财政是地方政府敛财的主要手段。卖地财政就相当于聚敛之臣。一线城市造房子的建筑业,各门类家电业及家装家具业的分配权重几乎可以被忽略,原本的服务业成了财富分配的主要受益人。为了托房市,避免房价下行周期,货币不断超发,因此房地产对劳动者权益的伤害是全局的。当然这种伤害也可以通过公权力的权威转换为为全民服务,比如像香港新加坡似的,房地产聚敛来的财富回归房地产,比如面向普罗大众及新进入社会年轻人的的廉租房公租房。但是即便如此,香港最大经济奇迹不就是造就一个李嘉诚么?香港到底是李嘉诚,还是李家城呢?更何况如果卖地财政真的全部用于民生,所谓“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地方政府们还有积极性么?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8-05-17 15:38:20 91字 ( 0/107)

为什么会有经济?经济是商品买卖的产物,经济是来自用钱进行交换或用钱来体现其经济,但不是生产产品交换的经济就会增加了使用的钱,钱增加了,买到的东西就相应地少了。在

人类发展的主流是分工合作。人类之所以战胜几乎各方面都远远强过自己的其他物种,第一是智商,第二就是分工合作。合作的主要形式是不同种类的劳动互相交换。交换之后共同劳动所得的分配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不同种类的劳动的分配权重如何计算。根据一般的逻辑学原则:“非类勿比”。不同种类之间很难直接分配。在蛮荒时代,解决分配纠纷的方法只有两种:第一种是对外武力争夺,第二是统治阶级对内强制分配。总的来说一个群体分配权重与其财富创造的贡献没有直接关系,而是与其争夺利益的综合实力直接相关。在商品生产社会,也就是会挣钱的才能得到更多的财富分配;如果某群体不幸只会辛勤劳动,或者游戏规则规定了他们的劳动权重很低,那么他们在分配的天平上几乎是任人宰割的。

理论上讲风险投资,物流交易,信用担保。社会管理等等也是劳动。如果他们的分配权重远远大于其劳动力支出,就是在转移一线劳动者的劳动力价值归己所有。这是私有制社会的常态。原因很简单,因为分配权重的决定权是被这些原本应该是服务业的群体控制的。在资本主义社会,分配权重最大的是资本。资本家的投入是否是劳动呢?当然是劳动,而且是高附加值的劳动。但是并没有高到可以决定劳动者命运的程度,他们付出的劳动或许比一般劳动者多得多,但是高出上千倍,上万倍就不正常了。再者当资本对劳动者的掠夺到了摧毁劳动者积极性与破坏社会公平的时候,资本的合理性革命性就荡然无存了。在商品经济社会,获得财富的能力体现在挣钱能力,创造财富的能力体现在劳动能力。擅长挣钱的未必会创造财富。“挣钱”和“创造财富”不是一回事。只有挣钱与创造财富之间的交集才是真正的合理分配。中国在历史上不乏会搞钱的能臣。在封建时代,把他们称之为“聚敛之臣”。中国古文化认为“宁用盗臣,不可用聚敛之臣”。因为聚敛之臣伤害的全社会,是民心。盗臣伤害的是局部,是少数人。

在市场经济社会,聚敛之臣通过金融资本从全社会聚敛财富。曾经的炒君子兰等等伤害的是参与赌局的人。愿赌服输,自有其合理性,与全局无涉。即便如此,公权力认为传销是非法的,必须予以打击。但是房地产这么大的传销却是乐此不疲。因为卖地财政是地方政府敛财的主要手段。卖地财政就相当于聚敛之臣。一线城市造房子的建筑业,各门类家电业及家装家具业的分配权重几乎可以被忽略,原本的服务业成了财富分配的主要受益人。为了托房市,避免房价下行周期,货币不断超发,因此房地产对劳动者权益的伤害是全局的。当然这种伤害也可以通过公权力的权威转换为为全民服务,比如像香港新加坡似的,房地产聚敛来的财富回归房地产,比如面向普罗大众及新进入社会年轻人的的廉租房公租房。但是即便如此,香港最大经济奇迹不就是造就一个李嘉诚么?香港到底是李嘉诚,还是李家城呢?更何况如果卖地财政真的全部用于民生,所谓“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地方政府们还有积极性么?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8-05-17 15:29:51 47字 ( 0/138)

科学不科学,就看挣钱是有用的劳动生产物质产品还是无用的劳动不生产物质产品,如何发展才是硬道理?

人类发展的主流是分工合作。人类之所以战胜几乎各方面都远远强过自己的其他物种,第一是智商,第二就是分工合作。合作的主要形式是不同种类的劳动互相交换。交换之后共同劳动所得的分配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不同种类的劳动的分配权重如何计算。根据一般的逻辑学原则:“非类勿比”。不同种类之间很难直接分配。在蛮荒时代,解决分配纠纷的方法只有两种:第一种是对外武力争夺,第二是统治阶级对内强制分配。总的来说一个群体分配权重与其财富创造的贡献没有直接关系,而是与其争夺利益的综合实力直接相关。在商品生产社会,也就是会挣钱的才能得到更多的财富分配;如果某群体不幸只会辛勤劳动,或者游戏规则规定了他们的劳动权重很低,那么他们在分配的天平上几乎是任人宰割的。

理论上讲风险投资,物流交易,信用担保。社会管理等等也是劳动。如果他们的分配权重远远大于其劳动力支出,就是在转移一线劳动者的劳动力价值归己所有。这是私有制社会的常态。原因很简单,因为分配权重的决定权是被这些原本应该是服务业的群体控制的。在资本主义社会,分配权重最大的是资本。资本家的投入是否是劳动呢?当然是劳动,而且是高附加值的劳动。但是并没有高到可以决定劳动者命运的程度,他们付出的劳动或许比一般劳动者多得多,但是高出上千倍,上万倍就不正常了。再者当资本对劳动者的掠夺到了摧毁劳动者积极性与破坏社会公平的时候,资本的合理性革命性就荡然无存了。在商品经济社会,获得财富的能力体现在挣钱能力,创造财富的能力体现在劳动能力。擅长挣钱的未必会创造财富。“挣钱”和“创造财富”不是一回事。只有挣钱与创造财富之间的交集才是真正的合理分配。中国在历史上不乏会搞钱的能臣。在封建时代,把他们称之为“聚敛之臣”。中国古文化认为“宁用盗臣,不可用聚敛之臣”。因为聚敛之臣伤害的全社会,是民心。盗臣伤害的是局部,是少数人。

在市场经济社会,聚敛之臣通过金融资本从全社会聚敛财富。曾经的炒君子兰等等伤害的是参与赌局的人。愿赌服输,自有其合理性,与全局无涉。即便如此,公权力认为传销是非法的,必须予以打击。但是房地产这么大的传销却是乐此不疲。因为卖地财政是地方政府敛财的主要手段。卖地财政就相当于聚敛之臣。一线城市造房子的建筑业,各门类家电业及家装家具业的分配权重几乎可以被忽略,原本的服务业成了财富分配的主要受益人。为了托房市,避免房价下行周期,货币不断超发,因此房地产对劳动者权益的伤害是全局的。当然这种伤害也可以通过公权力的权威转换为为全民服务,比如像香港新加坡似的,房地产聚敛来的财富回归房地产,比如面向普罗大众及新进入社会年轻人的的廉租房公租房。但是即便如此,香港最大经济奇迹不就是造就一个李嘉诚么?香港到底是李嘉诚,还是李家城呢?更何况如果卖地财政真的全部用于民生,所谓“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地方政府们还有积极性么?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8-05-17 15:24:57 20字 ( 0/137)

有的挣钱不在创造财富,但没人指出其弊病。

人类发展的主流是分工合作。人类之所以战胜几乎各方面都远远强过自己的其他物种,第一是智商,第二就是分工合作。合作的主要形式是不同种类的劳动互相交换。交换之后共同劳动所得的分配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不同种类的劳动的分配权重如何计算。根据一般的逻辑学原则:“非类勿比”。不同种类之间很难直接分配。在蛮荒时代,解决分配纠纷的方法只有两种:第一种是对外武力争夺,第二是统治阶级对内强制分配。总的来说一个群体分配权重与其财富创造的贡献没有直接关系,而是与其争夺利益的综合实力直接相关。在商品生产社会,也就是会挣钱的才能得到更多的财富分配;如果某群体不幸只会辛勤劳动,或者游戏规则规定了他们的劳动权重很低,那么他们在分配的天平上几乎是任人宰割的。

理论上讲风险投资,物流交易,信用担保。社会管理等等也是劳动。如果他们的分配权重远远大于其劳动力支出,就是在转移一线劳动者的劳动力价值归己所有。这是私有制社会的常态。原因很简单,因为分配权重的决定权是被这些原本应该是服务业的群体控制的。在资本主义社会,分配权重最大的是资本。资本家的投入是否是劳动呢?当然是劳动,而且是高附加值的劳动。但是并没有高到可以决定劳动者命运的程度,他们付出的劳动或许比一般劳动者多得多,但是高出上千倍,上万倍就不正常了。再者当资本对劳动者的掠夺到了摧毁劳动者积极性与破坏社会公平的时候,资本的合理性革命性就荡然无存了。在商品经济社会,获得财富的能力体现在挣钱能力,创造财富的能力体现在劳动能力。擅长挣钱的未必会创造财富。“挣钱”和“创造财富”不是一回事。只有挣钱与创造财富之间的交集才是真正的合理分配。中国在历史上不乏会搞钱的能臣。在封建时代,把他们称之为“聚敛之臣”。中国古文化认为“宁用盗臣,不可用聚敛之臣”。因为聚敛之臣伤害的全社会,是民心。盗臣伤害的是局部,是少数人。

在市场经济社会,聚敛之臣通过金融资本从全社会聚敛财富。曾经的炒君子兰等等伤害的是参与赌局的人。愿赌服输,自有其合理性,与全局无涉。即便如此,公权力认为传销是非法的,必须予以打击。但是房地产这么大的传销却是乐此不疲。因为卖地财政是地方政府敛财的主要手段。卖地财政就相当于聚敛之臣。一线城市造房子的建筑业,各门类家电业及家装家具业的分配权重几乎可以被忽略,原本的服务业成了财富分配的主要受益人。为了托房市,避免房价下行周期,货币不断超发,因此房地产对劳动者权益的伤害是全局的。当然这种伤害也可以通过公权力的权威转换为为全民服务,比如像香港新加坡似的,房地产聚敛来的财富回归房地产,比如面向普罗大众及新进入社会年轻人的的廉租房公租房。但是即便如此,香港最大经济奇迹不就是造就一个李嘉诚么?香港到底是李嘉诚,还是李家城呢?更何况如果卖地财政真的全部用于民生,所谓“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地方政府们还有积极性么?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8-05-17 15:21:16 49字 ( 0/157)

为什么计划经济没有泡沫经济?为什么市场经济有泡沫经济?从挣钱与创造财富不是一回事就能说明这个问题。

人类发展的主流是分工合作。人类之所以战胜几乎各方面都远远强过自己的其他物种,第一是智商,第二就是分工合作。合作的主要形式是不同种类的劳动互相交换。交换之后共同劳动所得的分配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不同种类的劳动的分配权重如何计算。根据一般的逻辑学原则:“非类勿比”。不同种类之间很难直接分配。在蛮荒时代,解决分配纠纷的方法只有两种:第一种是对外武力争夺,第二是统治阶级对内强制分配。总的来说一个群体分配权重与其财富创造的贡献没有直接关系,而是与其争夺利益的综合实力直接相关。在商品生产社会,也就是会挣钱的才能得到更多的财富分配;如果某群体不幸只会辛勤劳动,或者游戏规则规定了他们的劳动权重很低,那么他们在分配的天平上几乎是任人宰割的。

理论上讲风险投资,物流交易,信用担保。社会管理等等也是劳动。如果他们的分配权重远远大于其劳动力支出,就是在转移一线劳动者的劳动力价值归己所有。这是私有制社会的常态。原因很简单,因为分配权重的决定权是被这些原本应该是服务业的群体控制的。在资本主义社会,分配权重最大的是资本。资本家的投入是否是劳动呢?当然是劳动,而且是高附加值的劳动。但是并没有高到可以决定劳动者命运的程度,他们付出的劳动或许比一般劳动者多得多,但是高出上千倍,上万倍就不正常了。再者当资本对劳动者的掠夺到了摧毁劳动者积极性与破坏社会公平的时候,资本的合理性革命性就荡然无存了。在商品经济社会,获得财富的能力体现在挣钱能力,创造财富的能力体现在劳动能力。擅长挣钱的未必会创造财富。“挣钱”和“创造财富”不是一回事。只有挣钱与创造财富之间的交集才是真正的合理分配。中国在历史上不乏会搞钱的能臣。在封建时代,把他们称之为“聚敛之臣”。中国古文化认为“宁用盗臣,不可用聚敛之臣”。因为聚敛之臣伤害的全社会,是民心。盗臣伤害的是局部,是少数人。

在市场经济社会,聚敛之臣通过金融资本从全社会聚敛财富。曾经的炒君子兰等等伤害的是参与赌局的人。愿赌服输,自有其合理性,与全局无涉。即便如此,公权力认为传销是非法的,必须予以打击。但是房地产这么大的传销却是乐此不疲。因为卖地财政是地方政府敛财的主要手段。卖地财政就相当于聚敛之臣。一线城市造房子的建筑业,各门类家电业及家装家具业的分配权重几乎可以被忽略,原本的服务业成了财富分配的主要受益人。为了托房市,避免房价下行周期,货币不断超发,因此房地产对劳动者权益的伤害是全局的。当然这种伤害也可以通过公权力的权威转换为为全民服务,比如像香港新加坡似的,房地产聚敛来的财富回归房地产,比如面向普罗大众及新进入社会年轻人的的廉租房公租房。但是即便如此,香港最大经济奇迹不就是造就一个李嘉诚么?香港到底是李嘉诚,还是李家城呢?更何况如果卖地财政真的全部用于民生,所谓“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地方政府们还有积极性么?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8-05-17 15:15:41 46字 ( 0/115)

不创造财富的挣钱,会使劳动创造价值的劳动者其挣的钱买到的东西因不创造财富的挣钱而相应地减少。

人类发展的主流是分工合作。人类之所以战胜几乎各方面都远远强过自己的其他物种,第一是智商,第二就是分工合作。合作的主要形式是不同种类的劳动互相交换。交换之后共同劳动所得的分配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不同种类的劳动的分配权重如何计算。根据一般的逻辑学原则:“非类勿比”。不同种类之间很难直接分配。在蛮荒时代,解决分配纠纷的方法只有两种:第一种是对外武力争夺,第二是统治阶级对内强制分配。总的来说一个群体分配权重与其财富创造的贡献没有直接关系,而是与其争夺利益的综合实力直接相关。在商品生产社会,也就是会挣钱的才能得到更多的财富分配;如果某群体不幸只会辛勤劳动,或者游戏规则规定了他们的劳动权重很低,那么他们在分配的天平上几乎是任人宰割的。

理论上讲风险投资,物流交易,信用担保。社会管理等等也是劳动。如果他们的分配权重远远大于其劳动力支出,就是在转移一线劳动者的劳动力价值归己所有。这是私有制社会的常态。原因很简单,因为分配权重的决定权是被这些原本应该是服务业的群体控制的。在资本主义社会,分配权重最大的是资本。资本家的投入是否是劳动呢?当然是劳动,而且是高附加值的劳动。但是并没有高到可以决定劳动者命运的程度,他们付出的劳动或许比一般劳动者多得多,但是高出上千倍,上万倍就不正常了。再者当资本对劳动者的掠夺到了摧毁劳动者积极性与破坏社会公平的时候,资本的合理性革命性就荡然无存了。在商品经济社会,获得财富的能力体现在挣钱能力,创造财富的能力体现在劳动能力。擅长挣钱的未必会创造财富。“挣钱”和“创造财富”不是一回事。只有挣钱与创造财富之间的交集才是真正的合理分配。中国在历史上不乏会搞钱的能臣。在封建时代,把他们称之为“聚敛之臣”。中国古文化认为“宁用盗臣,不可用聚敛之臣”。因为聚敛之臣伤害的全社会,是民心。盗臣伤害的是局部,是少数人。

在市场经济社会,聚敛之臣通过金融资本从全社会聚敛财富。曾经的炒君子兰等等伤害的是参与赌局的人。愿赌服输,自有其合理性,与全局无涉。即便如此,公权力认为传销是非法的,必须予以打击。但是房地产这么大的传销却是乐此不疲。因为卖地财政是地方政府敛财的主要手段。卖地财政就相当于聚敛之臣。一线城市造房子的建筑业,各门类家电业及家装家具业的分配权重几乎可以被忽略,原本的服务业成了财富分配的主要受益人。为了托房市,避免房价下行周期,货币不断超发,因此房地产对劳动者权益的伤害是全局的。当然这种伤害也可以通过公权力的权威转换为为全民服务,比如像香港新加坡似的,房地产聚敛来的财富回归房地产,比如面向普罗大众及新进入社会年轻人的的廉租房公租房。但是即便如此,香港最大经济奇迹不就是造就一个李嘉诚么?香港到底是李嘉诚,还是李家城呢?更何况如果卖地财政真的全部用于民生,所谓“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地方政府们还有积极性么?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8-05-17 15:10:01 68字 ( 0/131)

挣钱与创造财富不是一回事,挣钱有的不在创造财富中,挣钱有的不是对应物质的创造财富。如运动员挣钱有创造财富吗?挣钱的商品买卖有创造财富吗?

人类发展的主流是分工合作。人类之所以战胜几乎各方面都远远强过自己的其他物种,第一是智商,第二就是分工合作。合作的主要形式是不同种类的劳动互相交换。交换之后共同劳动所得的分配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不同种类的劳动的分配权重如何计算。根据一般的逻辑学原则:“非类勿比”。不同种类之间很难直接分配。在蛮荒时代,解决分配纠纷的方法只有两种:第一种是对外武力争夺,第二是统治阶级对内强制分配。总的来说一个群体分配权重与其财富创造的贡献没有直接关系,而是与其争夺利益的综合实力直接相关。在商品生产社会,也就是会挣钱的才能得到更多的财富分配;如果某群体不幸只会辛勤劳动,或者游戏规则规定了他们的劳动权重很低,那么他们在分配的天平上几乎是任人宰割的。

理论上讲风险投资,物流交易,信用担保。社会管理等等也是劳动。如果他们的分配权重远远大于其劳动力支出,就是在转移一线劳动者的劳动力价值归己所有。这是私有制社会的常态。原因很简单,因为分配权重的决定权是被这些原本应该是服务业的群体控制的。在资本主义社会,分配权重最大的是资本。资本家的投入是否是劳动呢?当然是劳动,而且是高附加值的劳动。但是并没有高到可以决定劳动者命运的程度,他们付出的劳动或许比一般劳动者多得多,但是高出上千倍,上万倍就不正常了。再者当资本对劳动者的掠夺到了摧毁劳动者积极性与破坏社会公平的时候,资本的合理性革命性就荡然无存了。在商品经济社会,获得财富的能力体现在挣钱能力,创造财富的能力体现在劳动能力。擅长挣钱的未必会创造财富。“挣钱”和“创造财富”不是一回事。只有挣钱与创造财富之间的交集才是真正的合理分配。中国在历史上不乏会搞钱的能臣。在封建时代,把他们称之为“聚敛之臣”。中国古文化认为“宁用盗臣,不可用聚敛之臣”。因为聚敛之臣伤害的全社会,是民心。盗臣伤害的是局部,是少数人。

在市场经济社会,聚敛之臣通过金融资本从全社会聚敛财富。曾经的炒君子兰等等伤害的是参与赌局的人。愿赌服输,自有其合理性,与全局无涉。即便如此,公权力认为传销是非法的,必须予以打击。但是房地产这么大的传销却是乐此不疲。因为卖地财政是地方政府敛财的主要手段。卖地财政就相当于聚敛之臣。一线城市造房子的建筑业,各门类家电业及家装家具业的分配权重几乎可以被忽略,原本的服务业成了财富分配的主要受益人。为了托房市,避免房价下行周期,货币不断超发,因此房地产对劳动者权益的伤害是全局的。当然这种伤害也可以通过公权力的权威转换为为全民服务,比如像香港新加坡似的,房地产聚敛来的财富回归房地产,比如面向普罗大众及新进入社会年轻人的的廉租房公租房。但是即便如此,香港最大经济奇迹不就是造就一个李嘉诚么?香港到底是李嘉诚,还是李家城呢?更何况如果卖地财政真的全部用于民生,所谓“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地方政府们还有积极性么?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8-05-17 15:06:05 74字 ( 0/111)

生产队是怎样求出工分值的吗?生产的各种物质产品乘以其各自统一的价格逐一汇总后扣除生产成本,其收益扣除提取积累强大公有制,余者除以总工分就是其工分值。

人类发展的主流是分工合作。人类之所以战胜几乎各方面都远远强过自己的其他物种,第一是智商,第二就是分工合作。合作的主要形式是不同种类的劳动互相交换。交换之后共同劳动所得的分配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不同种类的劳动的分配权重如何计算。根据一般的逻辑学原则:“非类勿比”。不同种类之间很难直接分配。在蛮荒时代,解决分配纠纷的方法只有两种:第一种是对外武力争夺,第二是统治阶级对内强制分配。总的来说一个群体分配权重与其财富创造的贡献没有直接关系,而是与其争夺利益的综合实力直接相关。在商品生产社会,也就是会挣钱的才能得到更多的财富分配;如果某群体不幸只会辛勤劳动,或者游戏规则规定了他们的劳动权重很低,那么他们在分配的天平上几乎是任人宰割的。

理论上讲风险投资,物流交易,信用担保。社会管理等等也是劳动。如果他们的分配权重远远大于其劳动力支出,就是在转移一线劳动者的劳动力价值归己所有。这是私有制社会的常态。原因很简单,因为分配权重的决定权是被这些原本应该是服务业的群体控制的。在资本主义社会,分配权重最大的是资本。资本家的投入是否是劳动呢?当然是劳动,而且是高附加值的劳动。但是并没有高到可以决定劳动者命运的程度,他们付出的劳动或许比一般劳动者多得多,但是高出上千倍,上万倍就不正常了。再者当资本对劳动者的掠夺到了摧毁劳动者积极性与破坏社会公平的时候,资本的合理性革命性就荡然无存了。在商品经济社会,获得财富的能力体现在挣钱能力,创造财富的能力体现在劳动能力。擅长挣钱的未必会创造财富。“挣钱”和“创造财富”不是一回事。只有挣钱与创造财富之间的交集才是真正的合理分配。中国在历史上不乏会搞钱的能臣。在封建时代,把他们称之为“聚敛之臣”。中国古文化认为“宁用盗臣,不可用聚敛之臣”。因为聚敛之臣伤害的全社会,是民心。盗臣伤害的是局部,是少数人。

在市场经济社会,聚敛之臣通过金融资本从全社会聚敛财富。曾经的炒君子兰等等伤害的是参与赌局的人。愿赌服输,自有其合理性,与全局无涉。即便如此,公权力认为传销是非法的,必须予以打击。但是房地产这么大的传销却是乐此不疲。因为卖地财政是地方政府敛财的主要手段。卖地财政就相当于聚敛之臣。一线城市造房子的建筑业,各门类家电业及家装家具业的分配权重几乎可以被忽略,原本的服务业成了财富分配的主要受益人。为了托房市,避免房价下行周期,货币不断超发,因此房地产对劳动者权益的伤害是全局的。当然这种伤害也可以通过公权力的权威转换为为全民服务,比如像香港新加坡似的,房地产聚敛来的财富回归房地产,比如面向普罗大众及新进入社会年轻人的的廉租房公租房。但是即便如此,香港最大经济奇迹不就是造就一个李嘉诚么?香港到底是李嘉诚,还是李家城呢?更何况如果卖地财政真的全部用于民生,所谓“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地方政府们还有积极性么?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8-05-17 11:40:08 52字 ( 0/114)

挣钱,是对自己与家人而言的“创造财富”的活动。创造财富,是对于自己与家人以及社会而言都是创造财富的活动。

人类发展的主流是分工合作。人类之所以战胜几乎各方面都远远强过自己的其他物种,第一是智商,第二就是分工合作。合作的主要形式是不同种类的劳动互相交换。交换之后共同劳动所得的分配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不同种类的劳动的分配权重如何计算。根据一般的逻辑学原则:“非类勿比”。不同种类之间很难直接分配。在蛮荒时代,解决分配纠纷的方法只有两种:第一种是对外武力争夺,第二是统治阶级对内强制分配。总的来说一个群体分配权重与其财富创造的贡献没有直接关系,而是与其争夺利益的综合实力直接相关。在商品生产社会,也就是会挣钱的才能得到更多的财富分配;如果某群体不幸只会辛勤劳动,或者游戏规则规定了他们的劳动权重很低,那么他们在分配的天平上几乎是任人宰割的。

理论上讲风险投资,物流交易,信用担保。社会管理等等也是劳动。如果他们的分配权重远远大于其劳动力支出,就是在转移一线劳动者的劳动力价值归己所有。这是私有制社会的常态。原因很简单,因为分配权重的决定权是被这些原本应该是服务业的群体控制的。在资本主义社会,分配权重最大的是资本。资本家的投入是否是劳动呢?当然是劳动,而且是高附加值的劳动。但是并没有高到可以决定劳动者命运的程度,他们付出的劳动或许比一般劳动者多得多,但是高出上千倍,上万倍就不正常了。再者当资本对劳动者的掠夺到了摧毁劳动者积极性与破坏社会公平的时候,资本的合理性革命性就荡然无存了。在商品经济社会,获得财富的能力体现在挣钱能力,创造财富的能力体现在劳动能力。擅长挣钱的未必会创造财富。“挣钱”和“创造财富”不是一回事。只有挣钱与创造财富之间的交集才是真正的合理分配。中国在历史上不乏会搞钱的能臣。在封建时代,把他们称之为“聚敛之臣”。中国古文化认为“宁用盗臣,不可用聚敛之臣”。因为聚敛之臣伤害的全社会,是民心。盗臣伤害的是局部,是少数人。

在市场经济社会,聚敛之臣通过金融资本从全社会聚敛财富。曾经的炒君子兰等等伤害的是参与赌局的人。愿赌服输,自有其合理性,与全局无涉。即便如此,公权力认为传销是非法的,必须予以打击。但是房地产这么大的传销却是乐此不疲。因为卖地财政是地方政府敛财的主要手段。卖地财政就相当于聚敛之臣。一线城市造房子的建筑业,各门类家电业及家装家具业的分配权重几乎可以被忽略,原本的服务业成了财富分配的主要受益人。为了托房市,避免房价下行周期,货币不断超发,因此房地产对劳动者权益的伤害是全局的。当然这种伤害也可以通过公权力的权威转换为为全民服务,比如像香港新加坡似的,房地产聚敛来的财富回归房地产,比如面向普罗大众及新进入社会年轻人的的廉租房公租房。但是即便如此,香港最大经济奇迹不就是造就一个李嘉诚么?香港到底是李嘉诚,还是李家城呢?更何况如果卖地财政真的全部用于民生,所谓“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地方政府们还有积极性么?

一是1 发表于  2018-05-17 11:37:59 13字 ( 0/108)

加入符号就加入放大了变数。

人类发展的主流是分工合作。人类之所以战胜几乎各方面都远远强过自己的其他物种,第一是智商,第二就是分工合作。合作的主要形式是不同种类的劳动互相交换。交换之后共同劳动所得的分配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不同种类的劳动的分配权重如何计算。根据一般的逻辑学原则:“非类勿比”。不同种类之间很难直接分配。在蛮荒时代,解决分配纠纷的方法只有两种:第一种是对外武力争夺,第二是统治阶级对内强制分配。总的来说一个群体分配权重与其财富创造的贡献没有直接关系,而是与其争夺利益的综合实力直接相关。在商品生产社会,也就是会挣钱的才能得到更多的财富分配;如果某群体不幸只会辛勤劳动,或者游戏规则规定了他们的劳动权重很低,那么他们在分配的天平上几乎是任人宰割的。

理论上讲风险投资,物流交易,信用担保。社会管理等等也是劳动。如果他们的分配权重远远大于其劳动力支出,就是在转移一线劳动者的劳动力价值归己所有。这是私有制社会的常态。原因很简单,因为分配权重的决定权是被这些原本应该是服务业的群体控制的。在资本主义社会,分配权重最大的是资本。资本家的投入是否是劳动呢?当然是劳动,而且是高附加值的劳动。但是并没有高到可以决定劳动者命运的程度,他们付出的劳动或许比一般劳动者多得多,但是高出上千倍,上万倍就不正常了。再者当资本对劳动者的掠夺到了摧毁劳动者积极性与破坏社会公平的时候,资本的合理性革命性就荡然无存了。在商品经济社会,获得财富的能力体现在挣钱能力,创造财富的能力体现在劳动能力。擅长挣钱的未必会创造财富。“挣钱”和“创造财富”不是一回事。只有挣钱与创造财富之间的交集才是真正的合理分配。中国在历史上不乏会搞钱的能臣。在封建时代,把他们称之为“聚敛之臣”。中国古文化认为“宁用盗臣,不可用聚敛之臣”。因为聚敛之臣伤害的全社会,是民心。盗臣伤害的是局部,是少数人。

在市场经济社会,聚敛之臣通过金融资本从全社会聚敛财富。曾经的炒君子兰等等伤害的是参与赌局的人。愿赌服输,自有其合理性,与全局无涉。即便如此,公权力认为传销是非法的,必须予以打击。但是房地产这么大的传销却是乐此不疲。因为卖地财政是地方政府敛财的主要手段。卖地财政就相当于聚敛之臣。一线城市造房子的建筑业,各门类家电业及家装家具业的分配权重几乎可以被忽略,原本的服务业成了财富分配的主要受益人。为了托房市,避免房价下行周期,货币不断超发,因此房地产对劳动者权益的伤害是全局的。当然这种伤害也可以通过公权力的权威转换为为全民服务,比如像香港新加坡似的,房地产聚敛来的财富回归房地产,比如面向普罗大众及新进入社会年轻人的的廉租房公租房。但是即便如此,香港最大经济奇迹不就是造就一个李嘉诚么?香港到底是李嘉诚,还是李家城呢?更何况如果卖地财政真的全部用于民生,所谓“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地方政府们还有积极性么?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5-17 11:21:32 0字 ( 0/136)

你跟爱因斯坦的差距有多大?

你跟爱因斯坦的差距有多大?

人类发展的主流是分工合作。人类之所以战胜几乎各方面都远远强过自己的其他物种,第一是智商,第二就是分工合作。合作的主要形式是不同种类的劳动互相交换。交换之后共同劳动所得的分配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不同种类的劳动的分配权重如何计算。根据一般的逻辑学原则:“非类勿比”。不同种类之间很难直接分配。在蛮荒时代,解决分配纠纷的方法只有两种:第一种是对外武力争夺,第二是统治阶级对内强制分配。总的来说一个群体分配权重与其财富创造的贡献没有直接关系,而是与其争夺利益的综合实力直接相关。在商品生产社会,也就是会挣钱的才能得到更多的财富分配;如果某群体不幸只会辛勤劳动,或者游戏规则规定了他们的劳动权重很低,那么他们在分配的天平上几乎是任人宰割的。

理论上讲风险投资,物流交易,信用担保。社会管理等等也是劳动。如果他们的分配权重远远大于其劳动力支出,就是在转移一线劳动者的劳动力价值归己所有。这是私有制社会的常态。原因很简单,因为分配权重的决定权是被这些原本应该是服务业的群体控制的。在资本主义社会,分配权重最大的是资本。资本家的投入是否是劳动呢?当然是劳动,而且是高附加值的劳动。但是并没有高到可以决定劳动者命运的程度,他们付出的劳动或许比一般劳动者多得多,但是高出上千倍,上万倍就不正常了。再者当资本对劳动者的掠夺到了摧毁劳动者积极性与破坏社会公平的时候,资本的合理性革命性就荡然无存了。在商品经济社会,获得财富的能力体现在挣钱能力,创造财富的能力体现在劳动能力。擅长挣钱的未必会创造财富。“挣钱”和“创造财富”不是一回事。只有挣钱与创造财富之间的交集才是真正的合理分配。中国在历史上不乏会搞钱的能臣。在封建时代,把他们称之为“聚敛之臣”。中国古文化认为“宁用盗臣,不可用聚敛之臣”。因为聚敛之臣伤害的全社会,是民心。盗臣伤害的是局部,是少数人。

在市场经济社会,聚敛之臣通过金融资本从全社会聚敛财富。曾经的炒君子兰等等伤害的是参与赌局的人。愿赌服输,自有其合理性,与全局无涉。即便如此,公权力认为传销是非法的,必须予以打击。但是房地产这么大的传销却是乐此不疲。因为卖地财政是地方政府敛财的主要手段。卖地财政就相当于聚敛之臣。一线城市造房子的建筑业,各门类家电业及家装家具业的分配权重几乎可以被忽略,原本的服务业成了财富分配的主要受益人。为了托房市,避免房价下行周期,货币不断超发,因此房地产对劳动者权益的伤害是全局的。当然这种伤害也可以通过公权力的权威转换为为全民服务,比如像香港新加坡似的,房地产聚敛来的财富回归房地产,比如面向普罗大众及新进入社会年轻人的的廉租房公租房。但是即便如此,香港最大经济奇迹不就是造就一个李嘉诚么?香港到底是李嘉诚,还是李家城呢?更何况如果卖地财政真的全部用于民生,所谓“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地方政府们还有积极性么?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