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绝地枭雄 发表于  2018-05-15 21:42:07 5318字 ( 23/3497)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2018年5月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召开了一场专家级的研讨会。行业专家们在本次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芯片产业下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发展?又该怎样形成健康且稳定的生态?在科技、工艺、应用等方面还需要有哪些新的、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等等?

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在会上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接连冒出一篇接着一篇的爆款文章;而写作这些文章的人,可能是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可能是不对数据源作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便一味过分地夸大了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对今后中国芯片产业进一步向好地发展其实起不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明在研讨会上明确地指出,目前,中国仍然要从国外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用零部件,仅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工业产业在精细化方向上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刘明在会上说:“现在对待芯片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会上有许多的专家也对刘明的看法表示认同,由于半导体产业链条非常长,且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得较晚,致使本土企业在很多且核心的环节上,并不具有话语权。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谈到:“现在把中国说得太厉害了,只看市场份额,我们往往会看淡技术垄断的程度……技术方面的短板是逃不过去的,也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抱怨没有用。”在倪光南看来,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国内企业一般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也很少在国内做。但是,中国科技企业一些原创的技术发明是可以突破国外企业的垄断的,所以本土科技企业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后面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

在会上,汪东升还提到,中国芯片产业除了产业生态和技术上存在不足外,还存在一个隐蔽性强且又影响深远的问题,并且这也是令业界专家们最为担忧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人才,特别是一流的技术人才。汪东升在会上这样回忆,在十多年前,国内半导体产业正处于发展的热潮,当时很多的高校都培养了许多且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了十几个博士,可是现在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的高校里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究。如今,国内又没有多少的学生愿意报考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的本科生、研究生更热衷于追逐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熊璋在会上补充道,在国内,系统学习和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等底层基础课程的学生正变得越来越少。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在研讨会上称,中国一面要大力发展信息产业,一面必须高度关注背后的产业安全问题。比如,芯片产业核心的零部件中有多少来源是单一的,又有多少来源是多方的。然而,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关键还要是想方设法把国际合作与本土产业安全之间的矛盾处理好。

刘明在会上表达了与李国杰相近的观点,芯片、集成电路等产业,大多数的产业要正常地运转和发展,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分工;尤其集成电路的产业链本身就非常长,涉及到许多的学科,中国不可能什么自己都做。中国芯片产业要发展,本土科技企业应该谋求在某些优势的环节上获得话语权。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8-05-16 19:57:37 52字 ( 0/77)

当年一穷二白的中国科学家之所以敢于直面挑战,因为他们有激情懂哲学。技术家谈技术是不可能把技术谈成科学的。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2018年5月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召开了一场专家级的研讨会。行业专家们在本次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芯片产业下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发展?又该怎样形成健康且稳定的生态?在科技、工艺、应用等方面还需要有哪些新的、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等等?

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在会上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接连冒出一篇接着一篇的爆款文章;而写作这些文章的人,可能是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可能是不对数据源作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便一味过分地夸大了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对今后中国芯片产业进一步向好地发展其实起不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明在研讨会上明确地指出,目前,中国仍然要从国外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用零部件,仅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工业产业在精细化方向上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刘明在会上说:“现在对待芯片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会上有许多的专家也对刘明的看法表示认同,由于半导体产业链条非常长,且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得较晚,致使本土企业在很多且核心的环节上,并不具有话语权。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谈到:“现在把中国说得太厉害了,只看市场份额,我们往往会看淡技术垄断的程度……技术方面的短板是逃不过去的,也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抱怨没有用。”在倪光南看来,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国内企业一般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也很少在国内做。但是,中国科技企业一些原创的技术发明是可以突破国外企业的垄断的,所以本土科技企业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后面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

在会上,汪东升还提到,中国芯片产业除了产业生态和技术上存在不足外,还存在一个隐蔽性强且又影响深远的问题,并且这也是令业界专家们最为担忧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人才,特别是一流的技术人才。汪东升在会上这样回忆,在十多年前,国内半导体产业正处于发展的热潮,当时很多的高校都培养了许多且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了十几个博士,可是现在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的高校里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究。如今,国内又没有多少的学生愿意报考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的本科生、研究生更热衷于追逐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熊璋在会上补充道,在国内,系统学习和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等底层基础课程的学生正变得越来越少。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在研讨会上称,中国一面要大力发展信息产业,一面必须高度关注背后的产业安全问题。比如,芯片产业核心的零部件中有多少来源是单一的,又有多少来源是多方的。然而,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关键还要是想方设法把国际合作与本土产业安全之间的矛盾处理好。

刘明在会上表达了与李国杰相近的观点,芯片、集成电路等产业,大多数的产业要正常地运转和发展,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分工;尤其集成电路的产业链本身就非常长,涉及到许多的学科,中国不可能什么自己都做。中国芯片产业要发展,本土科技企业应该谋求在某些优势的环节上获得话语权。

天地有牛 发表于  2018-05-16 18:59:54 0字 ( 0/80)

鄙视那个姓柳的

鄙视那个姓柳的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2018年5月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召开了一场专家级的研讨会。行业专家们在本次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芯片产业下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发展?又该怎样形成健康且稳定的生态?在科技、工艺、应用等方面还需要有哪些新的、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等等?

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在会上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接连冒出一篇接着一篇的爆款文章;而写作这些文章的人,可能是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可能是不对数据源作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便一味过分地夸大了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对今后中国芯片产业进一步向好地发展其实起不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明在研讨会上明确地指出,目前,中国仍然要从国外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用零部件,仅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工业产业在精细化方向上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刘明在会上说:“现在对待芯片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会上有许多的专家也对刘明的看法表示认同,由于半导体产业链条非常长,且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得较晚,致使本土企业在很多且核心的环节上,并不具有话语权。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谈到:“现在把中国说得太厉害了,只看市场份额,我们往往会看淡技术垄断的程度……技术方面的短板是逃不过去的,也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抱怨没有用。”在倪光南看来,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国内企业一般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也很少在国内做。但是,中国科技企业一些原创的技术发明是可以突破国外企业的垄断的,所以本土科技企业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后面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

在会上,汪东升还提到,中国芯片产业除了产业生态和技术上存在不足外,还存在一个隐蔽性强且又影响深远的问题,并且这也是令业界专家们最为担忧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人才,特别是一流的技术人才。汪东升在会上这样回忆,在十多年前,国内半导体产业正处于发展的热潮,当时很多的高校都培养了许多且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了十几个博士,可是现在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的高校里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究。如今,国内又没有多少的学生愿意报考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的本科生、研究生更热衷于追逐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熊璋在会上补充道,在国内,系统学习和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等底层基础课程的学生正变得越来越少。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在研讨会上称,中国一面要大力发展信息产业,一面必须高度关注背后的产业安全问题。比如,芯片产业核心的零部件中有多少来源是单一的,又有多少来源是多方的。然而,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关键还要是想方设法把国际合作与本土产业安全之间的矛盾处理好。

刘明在会上表达了与李国杰相近的观点,芯片、集成电路等产业,大多数的产业要正常地运转和发展,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分工;尤其集成电路的产业链本身就非常长,涉及到许多的学科,中国不可能什么自己都做。中国芯片产业要发展,本土科技企业应该谋求在某些优势的环节上获得话语权。

无锡梁霖 发表于  2018-05-16 13:43:55 14字 ( 0/93)

[睡觉][汗][睡觉][汗]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2018年5月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召开了一场专家级的研讨会。行业专家们在本次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芯片产业下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发展?又该怎样形成健康且稳定的生态?在科技、工艺、应用等方面还需要有哪些新的、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等等?

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在会上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接连冒出一篇接着一篇的爆款文章;而写作这些文章的人,可能是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可能是不对数据源作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便一味过分地夸大了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对今后中国芯片产业进一步向好地发展其实起不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明在研讨会上明确地指出,目前,中国仍然要从国外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用零部件,仅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工业产业在精细化方向上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刘明在会上说:“现在对待芯片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会上有许多的专家也对刘明的看法表示认同,由于半导体产业链条非常长,且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得较晚,致使本土企业在很多且核心的环节上,并不具有话语权。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谈到:“现在把中国说得太厉害了,只看市场份额,我们往往会看淡技术垄断的程度……技术方面的短板是逃不过去的,也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抱怨没有用。”在倪光南看来,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国内企业一般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也很少在国内做。但是,中国科技企业一些原创的技术发明是可以突破国外企业的垄断的,所以本土科技企业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后面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

在会上,汪东升还提到,中国芯片产业除了产业生态和技术上存在不足外,还存在一个隐蔽性强且又影响深远的问题,并且这也是令业界专家们最为担忧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人才,特别是一流的技术人才。汪东升在会上这样回忆,在十多年前,国内半导体产业正处于发展的热潮,当时很多的高校都培养了许多且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了十几个博士,可是现在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的高校里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究。如今,国内又没有多少的学生愿意报考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的本科生、研究生更热衷于追逐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熊璋在会上补充道,在国内,系统学习和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等底层基础课程的学生正变得越来越少。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在研讨会上称,中国一面要大力发展信息产业,一面必须高度关注背后的产业安全问题。比如,芯片产业核心的零部件中有多少来源是单一的,又有多少来源是多方的。然而,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关键还要是想方设法把国际合作与本土产业安全之间的矛盾处理好。

刘明在会上表达了与李国杰相近的观点,芯片、集成电路等产业,大多数的产业要正常地运转和发展,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分工;尤其集成电路的产业链本身就非常长,涉及到许多的学科,中国不可能什么自己都做。中国芯片产业要发展,本土科技企业应该谋求在某些优势的环节上获得话语权。

老大徒伤悲 发表于  2018-05-16 09:45:57 27字 ( 0/107)

现在关键是要严肃检讨当年“企业无国界”的那种错误思想。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2018年5月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召开了一场专家级的研讨会。行业专家们在本次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芯片产业下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发展?又该怎样形成健康且稳定的生态?在科技、工艺、应用等方面还需要有哪些新的、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等等?

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在会上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接连冒出一篇接着一篇的爆款文章;而写作这些文章的人,可能是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可能是不对数据源作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便一味过分地夸大了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对今后中国芯片产业进一步向好地发展其实起不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明在研讨会上明确地指出,目前,中国仍然要从国外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用零部件,仅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工业产业在精细化方向上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刘明在会上说:“现在对待芯片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会上有许多的专家也对刘明的看法表示认同,由于半导体产业链条非常长,且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得较晚,致使本土企业在很多且核心的环节上,并不具有话语权。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谈到:“现在把中国说得太厉害了,只看市场份额,我们往往会看淡技术垄断的程度……技术方面的短板是逃不过去的,也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抱怨没有用。”在倪光南看来,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国内企业一般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也很少在国内做。但是,中国科技企业一些原创的技术发明是可以突破国外企业的垄断的,所以本土科技企业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后面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

在会上,汪东升还提到,中国芯片产业除了产业生态和技术上存在不足外,还存在一个隐蔽性强且又影响深远的问题,并且这也是令业界专家们最为担忧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人才,特别是一流的技术人才。汪东升在会上这样回忆,在十多年前,国内半导体产业正处于发展的热潮,当时很多的高校都培养了许多且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了十几个博士,可是现在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的高校里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究。如今,国内又没有多少的学生愿意报考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的本科生、研究生更热衷于追逐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熊璋在会上补充道,在国内,系统学习和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等底层基础课程的学生正变得越来越少。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在研讨会上称,中国一面要大力发展信息产业,一面必须高度关注背后的产业安全问题。比如,芯片产业核心的零部件中有多少来源是单一的,又有多少来源是多方的。然而,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关键还要是想方设法把国际合作与本土产业安全之间的矛盾处理好。

刘明在会上表达了与李国杰相近的观点,芯片、集成电路等产业,大多数的产业要正常地运转和发展,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分工;尤其集成电路的产业链本身就非常长,涉及到许多的学科,中国不可能什么自己都做。中国芯片产业要发展,本土科技企业应该谋求在某些优势的环节上获得话语权。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8-05-16 09:02:24 64字 ( 0/114)

产业链长不可以分工?用自己的标准就可以规避他国专利,常用的接口可以从向下兼容做起,逐步淘汰旧标准;用他国标准就只能使用他国专利。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2018年5月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召开了一场专家级的研讨会。行业专家们在本次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芯片产业下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发展?又该怎样形成健康且稳定的生态?在科技、工艺、应用等方面还需要有哪些新的、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等等?

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在会上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接连冒出一篇接着一篇的爆款文章;而写作这些文章的人,可能是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可能是不对数据源作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便一味过分地夸大了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对今后中国芯片产业进一步向好地发展其实起不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明在研讨会上明确地指出,目前,中国仍然要从国外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用零部件,仅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工业产业在精细化方向上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刘明在会上说:“现在对待芯片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会上有许多的专家也对刘明的看法表示认同,由于半导体产业链条非常长,且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得较晚,致使本土企业在很多且核心的环节上,并不具有话语权。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谈到:“现在把中国说得太厉害了,只看市场份额,我们往往会看淡技术垄断的程度……技术方面的短板是逃不过去的,也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抱怨没有用。”在倪光南看来,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国内企业一般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也很少在国内做。但是,中国科技企业一些原创的技术发明是可以突破国外企业的垄断的,所以本土科技企业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后面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

在会上,汪东升还提到,中国芯片产业除了产业生态和技术上存在不足外,还存在一个隐蔽性强且又影响深远的问题,并且这也是令业界专家们最为担忧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人才,特别是一流的技术人才。汪东升在会上这样回忆,在十多年前,国内半导体产业正处于发展的热潮,当时很多的高校都培养了许多且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了十几个博士,可是现在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的高校里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究。如今,国内又没有多少的学生愿意报考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的本科生、研究生更热衷于追逐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熊璋在会上补充道,在国内,系统学习和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等底层基础课程的学生正变得越来越少。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在研讨会上称,中国一面要大力发展信息产业,一面必须高度关注背后的产业安全问题。比如,芯片产业核心的零部件中有多少来源是单一的,又有多少来源是多方的。然而,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关键还要是想方设法把国际合作与本土产业安全之间的矛盾处理好。

刘明在会上表达了与李国杰相近的观点,芯片、集成电路等产业,大多数的产业要正常地运转和发展,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分工;尤其集成电路的产业链本身就非常长,涉及到许多的学科,中国不可能什么自己都做。中国芯片产业要发展,本土科技企业应该谋求在某些优势的环节上获得话语权。

老鹰2014 发表于  2018-05-16 08:59:44 37字 ( 0/107)

真不希望这些智库身在曹营心在汉以卖国心态给决策人出谋划策,把国家引入歧途。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2018年5月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召开了一场专家级的研讨会。行业专家们在本次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芯片产业下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发展?又该怎样形成健康且稳定的生态?在科技、工艺、应用等方面还需要有哪些新的、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等等?

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在会上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接连冒出一篇接着一篇的爆款文章;而写作这些文章的人,可能是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可能是不对数据源作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便一味过分地夸大了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对今后中国芯片产业进一步向好地发展其实起不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明在研讨会上明确地指出,目前,中国仍然要从国外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用零部件,仅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工业产业在精细化方向上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刘明在会上说:“现在对待芯片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会上有许多的专家也对刘明的看法表示认同,由于半导体产业链条非常长,且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得较晚,致使本土企业在很多且核心的环节上,并不具有话语权。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谈到:“现在把中国说得太厉害了,只看市场份额,我们往往会看淡技术垄断的程度……技术方面的短板是逃不过去的,也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抱怨没有用。”在倪光南看来,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国内企业一般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也很少在国内做。但是,中国科技企业一些原创的技术发明是可以突破国外企业的垄断的,所以本土科技企业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后面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

在会上,汪东升还提到,中国芯片产业除了产业生态和技术上存在不足外,还存在一个隐蔽性强且又影响深远的问题,并且这也是令业界专家们最为担忧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人才,特别是一流的技术人才。汪东升在会上这样回忆,在十多年前,国内半导体产业正处于发展的热潮,当时很多的高校都培养了许多且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了十几个博士,可是现在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的高校里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究。如今,国内又没有多少的学生愿意报考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的本科生、研究生更热衷于追逐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熊璋在会上补充道,在国内,系统学习和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等底层基础课程的学生正变得越来越少。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在研讨会上称,中国一面要大力发展信息产业,一面必须高度关注背后的产业安全问题。比如,芯片产业核心的零部件中有多少来源是单一的,又有多少来源是多方的。然而,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关键还要是想方设法把国际合作与本土产业安全之间的矛盾处理好。

刘明在会上表达了与李国杰相近的观点,芯片、集成电路等产业,大多数的产业要正常地运转和发展,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分工;尤其集成电路的产业链本身就非常长,涉及到许多的学科,中国不可能什么自己都做。中国芯片产业要发展,本土科技企业应该谋求在某些优势的环节上获得话语权。

老大徒伤悲 发表于  2018-05-16 09:43:01 12字 ( 0/113)

他们掌控了相当的话语平台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2018年5月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召开了一场专家级的研讨会。行业专家们在本次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芯片产业下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发展?又该怎样形成健康且稳定的生态?在科技、工艺、应用等方面还需要有哪些新的、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等等?

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在会上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接连冒出一篇接着一篇的爆款文章;而写作这些文章的人,可能是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可能是不对数据源作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便一味过分地夸大了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对今后中国芯片产业进一步向好地发展其实起不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明在研讨会上明确地指出,目前,中国仍然要从国外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用零部件,仅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工业产业在精细化方向上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刘明在会上说:“现在对待芯片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会上有许多的专家也对刘明的看法表示认同,由于半导体产业链条非常长,且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得较晚,致使本土企业在很多且核心的环节上,并不具有话语权。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谈到:“现在把中国说得太厉害了,只看市场份额,我们往往会看淡技术垄断的程度……技术方面的短板是逃不过去的,也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抱怨没有用。”在倪光南看来,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国内企业一般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也很少在国内做。但是,中国科技企业一些原创的技术发明是可以突破国外企业的垄断的,所以本土科技企业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后面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

在会上,汪东升还提到,中国芯片产业除了产业生态和技术上存在不足外,还存在一个隐蔽性强且又影响深远的问题,并且这也是令业界专家们最为担忧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人才,特别是一流的技术人才。汪东升在会上这样回忆,在十多年前,国内半导体产业正处于发展的热潮,当时很多的高校都培养了许多且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了十几个博士,可是现在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的高校里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究。如今,国内又没有多少的学生愿意报考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的本科生、研究生更热衷于追逐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熊璋在会上补充道,在国内,系统学习和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等底层基础课程的学生正变得越来越少。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在研讨会上称,中国一面要大力发展信息产业,一面必须高度关注背后的产业安全问题。比如,芯片产业核心的零部件中有多少来源是单一的,又有多少来源是多方的。然而,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关键还要是想方设法把国际合作与本土产业安全之间的矛盾处理好。

刘明在会上表达了与李国杰相近的观点,芯片、集成电路等产业,大多数的产业要正常地运转和发展,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分工;尤其集成电路的产业链本身就非常长,涉及到许多的学科,中国不可能什么自己都做。中国芯片产业要发展,本土科技企业应该谋求在某些优势的环节上获得话语权。

满嘴荒唐言爱听不听 发表于  2018-05-16 08:53:14 32字 ( 0/110)

从美国回来的人,都缺乏适当的脱敏期调查,可能有保护,可怕啊...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2018年5月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召开了一场专家级的研讨会。行业专家们在本次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芯片产业下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发展?又该怎样形成健康且稳定的生态?在科技、工艺、应用等方面还需要有哪些新的、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等等?

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在会上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接连冒出一篇接着一篇的爆款文章;而写作这些文章的人,可能是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可能是不对数据源作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便一味过分地夸大了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对今后中国芯片产业进一步向好地发展其实起不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明在研讨会上明确地指出,目前,中国仍然要从国外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用零部件,仅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工业产业在精细化方向上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刘明在会上说:“现在对待芯片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会上有许多的专家也对刘明的看法表示认同,由于半导体产业链条非常长,且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得较晚,致使本土企业在很多且核心的环节上,并不具有话语权。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谈到:“现在把中国说得太厉害了,只看市场份额,我们往往会看淡技术垄断的程度……技术方面的短板是逃不过去的,也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抱怨没有用。”在倪光南看来,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国内企业一般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也很少在国内做。但是,中国科技企业一些原创的技术发明是可以突破国外企业的垄断的,所以本土科技企业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后面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

在会上,汪东升还提到,中国芯片产业除了产业生态和技术上存在不足外,还存在一个隐蔽性强且又影响深远的问题,并且这也是令业界专家们最为担忧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人才,特别是一流的技术人才。汪东升在会上这样回忆,在十多年前,国内半导体产业正处于发展的热潮,当时很多的高校都培养了许多且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了十几个博士,可是现在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的高校里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究。如今,国内又没有多少的学生愿意报考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的本科生、研究生更热衷于追逐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熊璋在会上补充道,在国内,系统学习和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等底层基础课程的学生正变得越来越少。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在研讨会上称,中国一面要大力发展信息产业,一面必须高度关注背后的产业安全问题。比如,芯片产业核心的零部件中有多少来源是单一的,又有多少来源是多方的。然而,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关键还要是想方设法把国际合作与本土产业安全之间的矛盾处理好。

刘明在会上表达了与李国杰相近的观点,芯片、集成电路等产业,大多数的产业要正常地运转和发展,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分工;尤其集成电路的产业链本身就非常长,涉及到许多的学科,中国不可能什么自己都做。中国芯片产业要发展,本土科技企业应该谋求在某些优势的环节上获得话语权。

老鹰2014 发表于  2018-05-16 08:52:47 84字 ( 0/126)

这个李国杰、刘明是什么货色得到美国多少好处继续出卖中国,啥都不自己做等着美国把我们的脖子掐死吗?最大收获是把高科技核心技术打压抹杀一大半。猫色很杂皮毛很亮抓住几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2018年5月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召开了一场专家级的研讨会。行业专家们在本次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芯片产业下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发展?又该怎样形成健康且稳定的生态?在科技、工艺、应用等方面还需要有哪些新的、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等等?

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在会上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接连冒出一篇接着一篇的爆款文章;而写作这些文章的人,可能是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可能是不对数据源作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便一味过分地夸大了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对今后中国芯片产业进一步向好地发展其实起不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明在研讨会上明确地指出,目前,中国仍然要从国外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用零部件,仅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工业产业在精细化方向上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刘明在会上说:“现在对待芯片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会上有许多的专家也对刘明的看法表示认同,由于半导体产业链条非常长,且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得较晚,致使本土企业在很多且核心的环节上,并不具有话语权。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谈到:“现在把中国说得太厉害了,只看市场份额,我们往往会看淡技术垄断的程度……技术方面的短板是逃不过去的,也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抱怨没有用。”在倪光南看来,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国内企业一般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也很少在国内做。但是,中国科技企业一些原创的技术发明是可以突破国外企业的垄断的,所以本土科技企业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后面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

在会上,汪东升还提到,中国芯片产业除了产业生态和技术上存在不足外,还存在一个隐蔽性强且又影响深远的问题,并且这也是令业界专家们最为担忧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人才,特别是一流的技术人才。汪东升在会上这样回忆,在十多年前,国内半导体产业正处于发展的热潮,当时很多的高校都培养了许多且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了十几个博士,可是现在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的高校里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究。如今,国内又没有多少的学生愿意报考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的本科生、研究生更热衷于追逐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熊璋在会上补充道,在国内,系统学习和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等底层基础课程的学生正变得越来越少。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在研讨会上称,中国一面要大力发展信息产业,一面必须高度关注背后的产业安全问题。比如,芯片产业核心的零部件中有多少来源是单一的,又有多少来源是多方的。然而,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关键还要是想方设法把国际合作与本土产业安全之间的矛盾处理好。

刘明在会上表达了与李国杰相近的观点,芯片、集成电路等产业,大多数的产业要正常地运转和发展,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分工;尤其集成电路的产业链本身就非常长,涉及到许多的学科,中国不可能什么自己都做。中国芯片产业要发展,本土科技企业应该谋求在某些优势的环节上获得话语权。

上城客 发表于  2018-05-16 09:05:38 30字 ( 0/119)

当年东芝事件,日本可是掌握着核心技术的,但违反规则,照样受罚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2018年5月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召开了一场专家级的研讨会。行业专家们在本次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芯片产业下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发展?又该怎样形成健康且稳定的生态?在科技、工艺、应用等方面还需要有哪些新的、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等等?

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在会上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接连冒出一篇接着一篇的爆款文章;而写作这些文章的人,可能是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可能是不对数据源作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便一味过分地夸大了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对今后中国芯片产业进一步向好地发展其实起不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明在研讨会上明确地指出,目前,中国仍然要从国外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用零部件,仅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工业产业在精细化方向上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刘明在会上说:“现在对待芯片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会上有许多的专家也对刘明的看法表示认同,由于半导体产业链条非常长,且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得较晚,致使本土企业在很多且核心的环节上,并不具有话语权。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谈到:“现在把中国说得太厉害了,只看市场份额,我们往往会看淡技术垄断的程度……技术方面的短板是逃不过去的,也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抱怨没有用。”在倪光南看来,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国内企业一般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也很少在国内做。但是,中国科技企业一些原创的技术发明是可以突破国外企业的垄断的,所以本土科技企业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后面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

在会上,汪东升还提到,中国芯片产业除了产业生态和技术上存在不足外,还存在一个隐蔽性强且又影响深远的问题,并且这也是令业界专家们最为担忧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人才,特别是一流的技术人才。汪东升在会上这样回忆,在十多年前,国内半导体产业正处于发展的热潮,当时很多的高校都培养了许多且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了十几个博士,可是现在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的高校里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究。如今,国内又没有多少的学生愿意报考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的本科生、研究生更热衷于追逐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熊璋在会上补充道,在国内,系统学习和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等底层基础课程的学生正变得越来越少。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在研讨会上称,中国一面要大力发展信息产业,一面必须高度关注背后的产业安全问题。比如,芯片产业核心的零部件中有多少来源是单一的,又有多少来源是多方的。然而,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关键还要是想方设法把国际合作与本土产业安全之间的矛盾处理好。

刘明在会上表达了与李国杰相近的观点,芯片、集成电路等产业,大多数的产业要正常地运转和发展,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分工;尤其集成电路的产业链本身就非常长,涉及到许多的学科,中国不可能什么自己都做。中国芯片产业要发展,本土科技企业应该谋求在某些优势的环节上获得话语权。

袁大麻子 发表于  2018-05-16 08:30:31 22字 ( 0/120)

沿着市场化道路走下去,无所谓芯片未来[YY]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2018年5月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召开了一场专家级的研讨会。行业专家们在本次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芯片产业下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发展?又该怎样形成健康且稳定的生态?在科技、工艺、应用等方面还需要有哪些新的、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等等?

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在会上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接连冒出一篇接着一篇的爆款文章;而写作这些文章的人,可能是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可能是不对数据源作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便一味过分地夸大了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对今后中国芯片产业进一步向好地发展其实起不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明在研讨会上明确地指出,目前,中国仍然要从国外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用零部件,仅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工业产业在精细化方向上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刘明在会上说:“现在对待芯片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会上有许多的专家也对刘明的看法表示认同,由于半导体产业链条非常长,且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得较晚,致使本土企业在很多且核心的环节上,并不具有话语权。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谈到:“现在把中国说得太厉害了,只看市场份额,我们往往会看淡技术垄断的程度……技术方面的短板是逃不过去的,也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抱怨没有用。”在倪光南看来,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国内企业一般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也很少在国内做。但是,中国科技企业一些原创的技术发明是可以突破国外企业的垄断的,所以本土科技企业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后面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

在会上,汪东升还提到,中国芯片产业除了产业生态和技术上存在不足外,还存在一个隐蔽性强且又影响深远的问题,并且这也是令业界专家们最为担忧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人才,特别是一流的技术人才。汪东升在会上这样回忆,在十多年前,国内半导体产业正处于发展的热潮,当时很多的高校都培养了许多且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了十几个博士,可是现在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的高校里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究。如今,国内又没有多少的学生愿意报考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的本科生、研究生更热衷于追逐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熊璋在会上补充道,在国内,系统学习和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等底层基础课程的学生正变得越来越少。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在研讨会上称,中国一面要大力发展信息产业,一面必须高度关注背后的产业安全问题。比如,芯片产业核心的零部件中有多少来源是单一的,又有多少来源是多方的。然而,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关键还要是想方设法把国际合作与本土产业安全之间的矛盾处理好。

刘明在会上表达了与李国杰相近的观点,芯片、集成电路等产业,大多数的产业要正常地运转和发展,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分工;尤其集成电路的产业链本身就非常长,涉及到许多的学科,中国不可能什么自己都做。中国芯片产业要发展,本土科技企业应该谋求在某些优势的环节上获得话语权。

上城客 发表于  2018-05-16 08:48:58 11字 ( 0/116)

遵守规则,芯片滚滚而来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2018年5月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召开了一场专家级的研讨会。行业专家们在本次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芯片产业下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发展?又该怎样形成健康且稳定的生态?在科技、工艺、应用等方面还需要有哪些新的、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等等?

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在会上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接连冒出一篇接着一篇的爆款文章;而写作这些文章的人,可能是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可能是不对数据源作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便一味过分地夸大了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对今后中国芯片产业进一步向好地发展其实起不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明在研讨会上明确地指出,目前,中国仍然要从国外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用零部件,仅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工业产业在精细化方向上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刘明在会上说:“现在对待芯片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会上有许多的专家也对刘明的看法表示认同,由于半导体产业链条非常长,且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得较晚,致使本土企业在很多且核心的环节上,并不具有话语权。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谈到:“现在把中国说得太厉害了,只看市场份额,我们往往会看淡技术垄断的程度……技术方面的短板是逃不过去的,也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抱怨没有用。”在倪光南看来,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国内企业一般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也很少在国内做。但是,中国科技企业一些原创的技术发明是可以突破国外企业的垄断的,所以本土科技企业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后面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

在会上,汪东升还提到,中国芯片产业除了产业生态和技术上存在不足外,还存在一个隐蔽性强且又影响深远的问题,并且这也是令业界专家们最为担忧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人才,特别是一流的技术人才。汪东升在会上这样回忆,在十多年前,国内半导体产业正处于发展的热潮,当时很多的高校都培养了许多且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了十几个博士,可是现在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的高校里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究。如今,国内又没有多少的学生愿意报考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的本科生、研究生更热衷于追逐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熊璋在会上补充道,在国内,系统学习和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等底层基础课程的学生正变得越来越少。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在研讨会上称,中国一面要大力发展信息产业,一面必须高度关注背后的产业安全问题。比如,芯片产业核心的零部件中有多少来源是单一的,又有多少来源是多方的。然而,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关键还要是想方设法把国际合作与本土产业安全之间的矛盾处理好。

刘明在会上表达了与李国杰相近的观点,芯片、集成电路等产业,大多数的产业要正常地运转和发展,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分工;尤其集成电路的产业链本身就非常长,涉及到许多的学科,中国不可能什么自己都做。中国芯片产业要发展,本土科技企业应该谋求在某些优势的环节上获得话语权。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5-16 08:12:20 18字 ( 0/90)

要掌握主动权,芯片还非要自已做不可!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2018年5月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召开了一场专家级的研讨会。行业专家们在本次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芯片产业下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发展?又该怎样形成健康且稳定的生态?在科技、工艺、应用等方面还需要有哪些新的、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等等?

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在会上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接连冒出一篇接着一篇的爆款文章;而写作这些文章的人,可能是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可能是不对数据源作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便一味过分地夸大了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对今后中国芯片产业进一步向好地发展其实起不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明在研讨会上明确地指出,目前,中国仍然要从国外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用零部件,仅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工业产业在精细化方向上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刘明在会上说:“现在对待芯片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会上有许多的专家也对刘明的看法表示认同,由于半导体产业链条非常长,且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得较晚,致使本土企业在很多且核心的环节上,并不具有话语权。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谈到:“现在把中国说得太厉害了,只看市场份额,我们往往会看淡技术垄断的程度……技术方面的短板是逃不过去的,也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抱怨没有用。”在倪光南看来,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国内企业一般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也很少在国内做。但是,中国科技企业一些原创的技术发明是可以突破国外企业的垄断的,所以本土科技企业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后面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

在会上,汪东升还提到,中国芯片产业除了产业生态和技术上存在不足外,还存在一个隐蔽性强且又影响深远的问题,并且这也是令业界专家们最为担忧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人才,特别是一流的技术人才。汪东升在会上这样回忆,在十多年前,国内半导体产业正处于发展的热潮,当时很多的高校都培养了许多且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了十几个博士,可是现在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的高校里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究。如今,国内又没有多少的学生愿意报考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的本科生、研究生更热衷于追逐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熊璋在会上补充道,在国内,系统学习和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等底层基础课程的学生正变得越来越少。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在研讨会上称,中国一面要大力发展信息产业,一面必须高度关注背后的产业安全问题。比如,芯片产业核心的零部件中有多少来源是单一的,又有多少来源是多方的。然而,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关键还要是想方设法把国际合作与本土产业安全之间的矛盾处理好。

刘明在会上表达了与李国杰相近的观点,芯片、集成电路等产业,大多数的产业要正常地运转和发展,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分工;尤其集成电路的产业链本身就非常长,涉及到许多的学科,中国不可能什么自己都做。中国芯片产业要发展,本土科技企业应该谋求在某些优势的环节上获得话语权。

laserbomb 发表于  2018-05-16 08:07:00 50字 ( 0/100)

今天不努力,哪会有明天?中国必须放弃房地产经济,全力推进人工智能,机器人,环境保护产业,为明天努力。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2018年5月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召开了一场专家级的研讨会。行业专家们在本次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芯片产业下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发展?又该怎样形成健康且稳定的生态?在科技、工艺、应用等方面还需要有哪些新的、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等等?

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在会上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接连冒出一篇接着一篇的爆款文章;而写作这些文章的人,可能是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可能是不对数据源作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便一味过分地夸大了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对今后中国芯片产业进一步向好地发展其实起不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明在研讨会上明确地指出,目前,中国仍然要从国外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用零部件,仅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工业产业在精细化方向上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刘明在会上说:“现在对待芯片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会上有许多的专家也对刘明的看法表示认同,由于半导体产业链条非常长,且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得较晚,致使本土企业在很多且核心的环节上,并不具有话语权。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谈到:“现在把中国说得太厉害了,只看市场份额,我们往往会看淡技术垄断的程度……技术方面的短板是逃不过去的,也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抱怨没有用。”在倪光南看来,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国内企业一般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也很少在国内做。但是,中国科技企业一些原创的技术发明是可以突破国外企业的垄断的,所以本土科技企业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后面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

在会上,汪东升还提到,中国芯片产业除了产业生态和技术上存在不足外,还存在一个隐蔽性强且又影响深远的问题,并且这也是令业界专家们最为担忧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人才,特别是一流的技术人才。汪东升在会上这样回忆,在十多年前,国内半导体产业正处于发展的热潮,当时很多的高校都培养了许多且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了十几个博士,可是现在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的高校里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究。如今,国内又没有多少的学生愿意报考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的本科生、研究生更热衷于追逐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熊璋在会上补充道,在国内,系统学习和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等底层基础课程的学生正变得越来越少。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在研讨会上称,中国一面要大力发展信息产业,一面必须高度关注背后的产业安全问题。比如,芯片产业核心的零部件中有多少来源是单一的,又有多少来源是多方的。然而,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关键还要是想方设法把国际合作与本土产业安全之间的矛盾处理好。

刘明在会上表达了与李国杰相近的观点,芯片、集成电路等产业,大多数的产业要正常地运转和发展,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分工;尤其集成电路的产业链本身就非常长,涉及到许多的学科,中国不可能什么自己都做。中国芯片产业要发展,本土科技企业应该谋求在某些优势的环节上获得话语权。

满嘴荒唐言爱听不听 发表于  2018-05-16 05:37:21 42字 ( 0/163)

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罕见之论...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2018年5月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召开了一场专家级的研讨会。行业专家们在本次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芯片产业下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发展?又该怎样形成健康且稳定的生态?在科技、工艺、应用等方面还需要有哪些新的、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等等?

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在会上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接连冒出一篇接着一篇的爆款文章;而写作这些文章的人,可能是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可能是不对数据源作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便一味过分地夸大了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对今后中国芯片产业进一步向好地发展其实起不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明在研讨会上明确地指出,目前,中国仍然要从国外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用零部件,仅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工业产业在精细化方向上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刘明在会上说:“现在对待芯片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会上有许多的专家也对刘明的看法表示认同,由于半导体产业链条非常长,且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得较晚,致使本土企业在很多且核心的环节上,并不具有话语权。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谈到:“现在把中国说得太厉害了,只看市场份额,我们往往会看淡技术垄断的程度……技术方面的短板是逃不过去的,也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抱怨没有用。”在倪光南看来,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国内企业一般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也很少在国内做。但是,中国科技企业一些原创的技术发明是可以突破国外企业的垄断的,所以本土科技企业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后面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

在会上,汪东升还提到,中国芯片产业除了产业生态和技术上存在不足外,还存在一个隐蔽性强且又影响深远的问题,并且这也是令业界专家们最为担忧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人才,特别是一流的技术人才。汪东升在会上这样回忆,在十多年前,国内半导体产业正处于发展的热潮,当时很多的高校都培养了许多且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了十几个博士,可是现在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的高校里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究。如今,国内又没有多少的学生愿意报考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的本科生、研究生更热衷于追逐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熊璋在会上补充道,在国内,系统学习和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等底层基础课程的学生正变得越来越少。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在研讨会上称,中国一面要大力发展信息产业,一面必须高度关注背后的产业安全问题。比如,芯片产业核心的零部件中有多少来源是单一的,又有多少来源是多方的。然而,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关键还要是想方设法把国际合作与本土产业安全之间的矛盾处理好。

刘明在会上表达了与李国杰相近的观点,芯片、集成电路等产业,大多数的产业要正常地运转和发展,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分工;尤其集成电路的产业链本身就非常长,涉及到许多的学科,中国不可能什么自己都做。中国芯片产业要发展,本土科技企业应该谋求在某些优势的环节上获得话语权。

满嘴荒唐言爱听不听 发表于  2018-05-16 08:48:51 20字 ( 0/108)

你一定要会做,一定要有会做的欲望啊...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2018年5月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召开了一场专家级的研讨会。行业专家们在本次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芯片产业下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发展?又该怎样形成健康且稳定的生态?在科技、工艺、应用等方面还需要有哪些新的、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等等?

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在会上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接连冒出一篇接着一篇的爆款文章;而写作这些文章的人,可能是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可能是不对数据源作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便一味过分地夸大了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对今后中国芯片产业进一步向好地发展其实起不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明在研讨会上明确地指出,目前,中国仍然要从国外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用零部件,仅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工业产业在精细化方向上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刘明在会上说:“现在对待芯片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会上有许多的专家也对刘明的看法表示认同,由于半导体产业链条非常长,且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得较晚,致使本土企业在很多且核心的环节上,并不具有话语权。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谈到:“现在把中国说得太厉害了,只看市场份额,我们往往会看淡技术垄断的程度……技术方面的短板是逃不过去的,也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抱怨没有用。”在倪光南看来,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国内企业一般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也很少在国内做。但是,中国科技企业一些原创的技术发明是可以突破国外企业的垄断的,所以本土科技企业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后面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

在会上,汪东升还提到,中国芯片产业除了产业生态和技术上存在不足外,还存在一个隐蔽性强且又影响深远的问题,并且这也是令业界专家们最为担忧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人才,特别是一流的技术人才。汪东升在会上这样回忆,在十多年前,国内半导体产业正处于发展的热潮,当时很多的高校都培养了许多且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了十几个博士,可是现在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的高校里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究。如今,国内又没有多少的学生愿意报考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的本科生、研究生更热衷于追逐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熊璋在会上补充道,在国内,系统学习和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等底层基础课程的学生正变得越来越少。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在研讨会上称,中国一面要大力发展信息产业,一面必须高度关注背后的产业安全问题。比如,芯片产业核心的零部件中有多少来源是单一的,又有多少来源是多方的。然而,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关键还要是想方设法把国际合作与本土产业安全之间的矛盾处理好。

刘明在会上表达了与李国杰相近的观点,芯片、集成电路等产业,大多数的产业要正常地运转和发展,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分工;尤其集成电路的产业链本身就非常长,涉及到许多的学科,中国不可能什么自己都做。中国芯片产业要发展,本土科技企业应该谋求在某些优势的环节上获得话语权。

上城客 发表于  2018-05-16 08:52:29 12字 ( 0/97)

外国人也给中国人打工啦。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2018年5月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召开了一场专家级的研讨会。行业专家们在本次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芯片产业下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发展?又该怎样形成健康且稳定的生态?在科技、工艺、应用等方面还需要有哪些新的、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等等?

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在会上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接连冒出一篇接着一篇的爆款文章;而写作这些文章的人,可能是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可能是不对数据源作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便一味过分地夸大了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对今后中国芯片产业进一步向好地发展其实起不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明在研讨会上明确地指出,目前,中国仍然要从国外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用零部件,仅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工业产业在精细化方向上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刘明在会上说:“现在对待芯片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会上有许多的专家也对刘明的看法表示认同,由于半导体产业链条非常长,且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得较晚,致使本土企业在很多且核心的环节上,并不具有话语权。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谈到:“现在把中国说得太厉害了,只看市场份额,我们往往会看淡技术垄断的程度……技术方面的短板是逃不过去的,也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抱怨没有用。”在倪光南看来,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国内企业一般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也很少在国内做。但是,中国科技企业一些原创的技术发明是可以突破国外企业的垄断的,所以本土科技企业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后面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

在会上,汪东升还提到,中国芯片产业除了产业生态和技术上存在不足外,还存在一个隐蔽性强且又影响深远的问题,并且这也是令业界专家们最为担忧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人才,特别是一流的技术人才。汪东升在会上这样回忆,在十多年前,国内半导体产业正处于发展的热潮,当时很多的高校都培养了许多且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了十几个博士,可是现在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的高校里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究。如今,国内又没有多少的学生愿意报考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的本科生、研究生更热衷于追逐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熊璋在会上补充道,在国内,系统学习和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等底层基础课程的学生正变得越来越少。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在研讨会上称,中国一面要大力发展信息产业,一面必须高度关注背后的产业安全问题。比如,芯片产业核心的零部件中有多少来源是单一的,又有多少来源是多方的。然而,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关键还要是想方设法把国际合作与本土产业安全之间的矛盾处理好。

刘明在会上表达了与李国杰相近的观点,芯片、集成电路等产业,大多数的产业要正常地运转和发展,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分工;尤其集成电路的产业链本身就非常长,涉及到许多的学科,中国不可能什么自己都做。中国芯片产业要发展,本土科技企业应该谋求在某些优势的环节上获得话语权。

张贞阳y 发表于  2018-05-15 22:38:12 64字 ( 0/119)

一个爱国者肯定希望国家样样都超越全球,可以领导整个人类的进步。刘和李显然不希望国家无比的强大,只是适当的强一点,与很多美分类似。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2018年5月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召开了一场专家级的研讨会。行业专家们在本次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芯片产业下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发展?又该怎样形成健康且稳定的生态?在科技、工艺、应用等方面还需要有哪些新的、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等等?

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在会上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接连冒出一篇接着一篇的爆款文章;而写作这些文章的人,可能是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可能是不对数据源作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便一味过分地夸大了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对今后中国芯片产业进一步向好地发展其实起不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明在研讨会上明确地指出,目前,中国仍然要从国外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用零部件,仅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工业产业在精细化方向上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刘明在会上说:“现在对待芯片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会上有许多的专家也对刘明的看法表示认同,由于半导体产业链条非常长,且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得较晚,致使本土企业在很多且核心的环节上,并不具有话语权。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谈到:“现在把中国说得太厉害了,只看市场份额,我们往往会看淡技术垄断的程度……技术方面的短板是逃不过去的,也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抱怨没有用。”在倪光南看来,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国内企业一般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也很少在国内做。但是,中国科技企业一些原创的技术发明是可以突破国外企业的垄断的,所以本土科技企业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后面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

在会上,汪东升还提到,中国芯片产业除了产业生态和技术上存在不足外,还存在一个隐蔽性强且又影响深远的问题,并且这也是令业界专家们最为担忧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人才,特别是一流的技术人才。汪东升在会上这样回忆,在十多年前,国内半导体产业正处于发展的热潮,当时很多的高校都培养了许多且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了十几个博士,可是现在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的高校里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究。如今,国内又没有多少的学生愿意报考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的本科生、研究生更热衷于追逐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熊璋在会上补充道,在国内,系统学习和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等底层基础课程的学生正变得越来越少。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在研讨会上称,中国一面要大力发展信息产业,一面必须高度关注背后的产业安全问题。比如,芯片产业核心的零部件中有多少来源是单一的,又有多少来源是多方的。然而,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关键还要是想方设法把国际合作与本土产业安全之间的矛盾处理好。

刘明在会上表达了与李国杰相近的观点,芯片、集成电路等产业,大多数的产业要正常地运转和发展,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分工;尤其集成电路的产业链本身就非常长,涉及到许多的学科,中国不可能什么自己都做。中国芯片产业要发展,本土科技企业应该谋求在某些优势的环节上获得话语权。

老老保老张工 发表于  2018-05-16 08:20:41 190字 ( 0/110)

我以为,不要动不动把个人的言论,往爱国与否上靠。这些人的言论,实是市场经济的应有之议。问题之根本,是社会主义适合不适合搞市场经济?搞市场经济,哪个便宜,哪个好就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2018年5月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召开了一场专家级的研讨会。行业专家们在本次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芯片产业下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发展?又该怎样形成健康且稳定的生态?在科技、工艺、应用等方面还需要有哪些新的、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等等?

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在会上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接连冒出一篇接着一篇的爆款文章;而写作这些文章的人,可能是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可能是不对数据源作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便一味过分地夸大了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对今后中国芯片产业进一步向好地发展其实起不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明在研讨会上明确地指出,目前,中国仍然要从国外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用零部件,仅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工业产业在精细化方向上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刘明在会上说:“现在对待芯片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会上有许多的专家也对刘明的看法表示认同,由于半导体产业链条非常长,且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得较晚,致使本土企业在很多且核心的环节上,并不具有话语权。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谈到:“现在把中国说得太厉害了,只看市场份额,我们往往会看淡技术垄断的程度……技术方面的短板是逃不过去的,也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抱怨没有用。”在倪光南看来,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国内企业一般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也很少在国内做。但是,中国科技企业一些原创的技术发明是可以突破国外企业的垄断的,所以本土科技企业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后面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

在会上,汪东升还提到,中国芯片产业除了产业生态和技术上存在不足外,还存在一个隐蔽性强且又影响深远的问题,并且这也是令业界专家们最为担忧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人才,特别是一流的技术人才。汪东升在会上这样回忆,在十多年前,国内半导体产业正处于发展的热潮,当时很多的高校都培养了许多且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了十几个博士,可是现在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的高校里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究。如今,国内又没有多少的学生愿意报考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的本科生、研究生更热衷于追逐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熊璋在会上补充道,在国内,系统学习和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等底层基础课程的学生正变得越来越少。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在研讨会上称,中国一面要大力发展信息产业,一面必须高度关注背后的产业安全问题。比如,芯片产业核心的零部件中有多少来源是单一的,又有多少来源是多方的。然而,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关键还要是想方设法把国际合作与本土产业安全之间的矛盾处理好。

刘明在会上表达了与李国杰相近的观点,芯片、集成电路等产业,大多数的产业要正常地运转和发展,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分工;尤其集成电路的产业链本身就非常长,涉及到许多的学科,中国不可能什么自己都做。中国芯片产业要发展,本土科技企业应该谋求在某些优势的环节上获得话语权。

张贞阳y 发表于  2018-05-15 22:34:31 26字 ( 0/118)

刘明、李国杰所言非爱国者之言,中国的沈图之流太多了。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2018年5月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召开了一场专家级的研讨会。行业专家们在本次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芯片产业下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发展?又该怎样形成健康且稳定的生态?在科技、工艺、应用等方面还需要有哪些新的、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等等?

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在会上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接连冒出一篇接着一篇的爆款文章;而写作这些文章的人,可能是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可能是不对数据源作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便一味过分地夸大了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对今后中国芯片产业进一步向好地发展其实起不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明在研讨会上明确地指出,目前,中国仍然要从国外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用零部件,仅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工业产业在精细化方向上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刘明在会上说:“现在对待芯片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会上有许多的专家也对刘明的看法表示认同,由于半导体产业链条非常长,且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得较晚,致使本土企业在很多且核心的环节上,并不具有话语权。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谈到:“现在把中国说得太厉害了,只看市场份额,我们往往会看淡技术垄断的程度……技术方面的短板是逃不过去的,也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抱怨没有用。”在倪光南看来,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国内企业一般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也很少在国内做。但是,中国科技企业一些原创的技术发明是可以突破国外企业的垄断的,所以本土科技企业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后面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

在会上,汪东升还提到,中国芯片产业除了产业生态和技术上存在不足外,还存在一个隐蔽性强且又影响深远的问题,并且这也是令业界专家们最为担忧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人才,特别是一流的技术人才。汪东升在会上这样回忆,在十多年前,国内半导体产业正处于发展的热潮,当时很多的高校都培养了许多且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了十几个博士,可是现在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的高校里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究。如今,国内又没有多少的学生愿意报考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的本科生、研究生更热衷于追逐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熊璋在会上补充道,在国内,系统学习和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等底层基础课程的学生正变得越来越少。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在研讨会上称,中国一面要大力发展信息产业,一面必须高度关注背后的产业安全问题。比如,芯片产业核心的零部件中有多少来源是单一的,又有多少来源是多方的。然而,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关键还要是想方设法把国际合作与本土产业安全之间的矛盾处理好。

刘明在会上表达了与李国杰相近的观点,芯片、集成电路等产业,大多数的产业要正常地运转和发展,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分工;尤其集成电路的产业链本身就非常长,涉及到许多的学科,中国不可能什么自己都做。中国芯片产业要发展,本土科技企业应该谋求在某些优势的环节上获得话语权。

上城客 发表于  2018-05-16 08:41:20 13字 ( 0/119)

你是本事大呢?还是脾气大?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2018年5月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召开了一场专家级的研讨会。行业专家们在本次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芯片产业下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发展?又该怎样形成健康且稳定的生态?在科技、工艺、应用等方面还需要有哪些新的、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等等?

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在会上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接连冒出一篇接着一篇的爆款文章;而写作这些文章的人,可能是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可能是不对数据源作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便一味过分地夸大了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对今后中国芯片产业进一步向好地发展其实起不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明在研讨会上明确地指出,目前,中国仍然要从国外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用零部件,仅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工业产业在精细化方向上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刘明在会上说:“现在对待芯片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会上有许多的专家也对刘明的看法表示认同,由于半导体产业链条非常长,且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得较晚,致使本土企业在很多且核心的环节上,并不具有话语权。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谈到:“现在把中国说得太厉害了,只看市场份额,我们往往会看淡技术垄断的程度……技术方面的短板是逃不过去的,也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抱怨没有用。”在倪光南看来,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国内企业一般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也很少在国内做。但是,中国科技企业一些原创的技术发明是可以突破国外企业的垄断的,所以本土科技企业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后面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

在会上,汪东升还提到,中国芯片产业除了产业生态和技术上存在不足外,还存在一个隐蔽性强且又影响深远的问题,并且这也是令业界专家们最为担忧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人才,特别是一流的技术人才。汪东升在会上这样回忆,在十多年前,国内半导体产业正处于发展的热潮,当时很多的高校都培养了许多且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了十几个博士,可是现在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的高校里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究。如今,国内又没有多少的学生愿意报考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的本科生、研究生更热衷于追逐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熊璋在会上补充道,在国内,系统学习和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等底层基础课程的学生正变得越来越少。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在研讨会上称,中国一面要大力发展信息产业,一面必须高度关注背后的产业安全问题。比如,芯片产业核心的零部件中有多少来源是单一的,又有多少来源是多方的。然而,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关键还要是想方设法把国际合作与本土产业安全之间的矛盾处理好。

刘明在会上表达了与李国杰相近的观点,芯片、集成电路等产业,大多数的产业要正常地运转和发展,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分工;尤其集成电路的产业链本身就非常长,涉及到许多的学科,中国不可能什么自己都做。中国芯片产业要发展,本土科技企业应该谋求在某些优势的环节上获得话语权。

张贞阳y 发表于  2018-05-16 08:58:18 11字 ( 0/110)

请滚回你的主国美国去。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2018年5月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召开了一场专家级的研讨会。行业专家们在本次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芯片产业下一步如何才能更好地发展?又该怎样形成健康且稳定的生态?在科技、工艺、应用等方面还需要有哪些新的、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等等?

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在会上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接连冒出一篇接着一篇的爆款文章;而写作这些文章的人,可能是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可能是不对数据源作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便一味过分地夸大了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对今后中国芯片产业进一步向好地发展其实起不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明在研讨会上明确地指出,目前,中国仍然要从国外进口高精度的螺帽、弹簧等工业用零部件,仅这就足以说明中国工业产业在精细化方向上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刘明在会上说:“现在对待芯片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太想明天就成功,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事情是明天就能成功的。”会上有许多的专家也对刘明的看法表示认同,由于半导体产业链条非常长,且中国半导体产业起步得较晚,致使本土企业在很多且核心的环节上,并不具有话语权。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谈到:“现在把中国说得太厉害了,只看市场份额,我们往往会看淡技术垄断的程度……技术方面的短板是逃不过去的,也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抱怨没有用。”在倪光南看来,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国内企业一般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也很少在国内做。但是,中国科技企业一些原创的技术发明是可以突破国外企业的垄断的,所以本土科技企业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后面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

在会上,汪东升还提到,中国芯片产业除了产业生态和技术上存在不足外,还存在一个隐蔽性强且又影响深远的问题,并且这也是令业界专家们最为担忧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人才,特别是一流的技术人才。汪东升在会上这样回忆,在十多年前,国内半导体产业正处于发展的热潮,当时很多的高校都培养了许多且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了十几个博士,可是现在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的高校里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的研究。如今,国内又没有多少的学生愿意报考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的本科生、研究生更热衷于追逐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熊璋在会上补充道,在国内,系统学习和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等底层基础课程的学生正变得越来越少。

中国芯片业未来会怎样?倪光南:中国一些原创技术可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在研讨会上称,中国一面要大力发展信息产业,一面必须高度关注背后的产业安全问题。比如,芯片产业核心的零部件中有多少来源是单一的,又有多少来源是多方的。然而,李国杰在会上亦强调,中国芯片产业不应该抱着“什么都自己做”的想法,关键还要是想方设法把国际合作与本土产业安全之间的矛盾处理好。

刘明在会上表达了与李国杰相近的观点,芯片、集成电路等产业,大多数的产业要正常地运转和发展,都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分工;尤其集成电路的产业链本身就非常长,涉及到许多的学科,中国不可能什么自己都做。中国芯片产业要发展,本土科技企业应该谋求在某些优势的环节上获得话语权。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