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3-08 08:41:23 7614字 ( 12/1623)

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

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

 “现在一些地方人才引进层层加码,你给1000万,我就给2000万,你给领军、我就给首席,长此以往反而不利于人才发展。”全国人大代表刘艳在参加上海团小组审议时说,人才与“帽子”不能本末倒置,要更加规范各类人才引进计划,确保人才作用的真正发挥。(36日上观新闻)

人才是第一资源,第一生产力,是经济发展、创新创造的基础,这一理念已深入各级地方政府的人心。各地为了延揽人才,纷纷出台各种奖励、优惠政策,确实是对人才的极大吸引,也是对人才价值的肯定。但正如刘艳代表所指出的,也要警惕政策“攀比”带来的本末倒置:哪里钱多往哪里去。

以中部某市为例,根据该市去年开出的引才条件,对两院院士等顶尖人才和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等国家级领军人才,分别给予500万元、200万元奖励,提供不超过300平方米、200平方米的免租住房。

再以某省为例,对两院院士,提供“年薪不低于260万、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500万、提供科研启动资金1000万元”的待遇;对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入选者、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等,提供“年薪不低于120万元、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200万元、提供科研启动金500万元”的待遇。

从很多地方的人才引进政策看,不外乎给资金、给房子、给户口,以金钱、物质激励为主;与市场接轨一点的,会提供科研启动资金。省级、市级乃至区级的奖励,加起来颇不少。

但是,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在市场经济时代,当然不必讳言金钱、物质激励。但凡事物极必反,这种砸钱攀比式人才争夺战也会带来一定弊端,加剧“孔雀东南飞”——西部地区、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的问题。

“引进”人才,是从外地、外部挖人,是对人才存量资源的再分配,它不应该高于人才的教育培养。比如,为两院院士开出天价,看中的是院士的身份,而这种身份只是对过去成绩的肯定,而不是未来的创新创造。一味搞物质激励,只重视对功成名就的学者奖励,也不利于青年人才的成长。两院院士毕竟人数有限,如果着眼于未来、着眼于长远,更需要慧眼识珠,多为中青年学者“雪中送炭”。

还要考虑的是,筑巢引凤,凤来了如何“留得住”“干得好”。在用优厚待遇吸引人才的同时,更应该注重事业平台的提供、创新创业生态环境的营造,在政策制定导向上应从有利于人才充分发挥作用着手,而不是本末倒置。

事实上,对很多高端人才来说,物质待遇并非最着重考虑的因素,专业对口、产业配套,城市生活便利度、对创新创造的宽容、良好的学术氛围等软环境,也是吸引人才的重要因素。

“顺木之天,以致其性”。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要坚持竞争激励和崇尚合作相结合,促进人才资源合理有序流动。对照“合理有序流动”的要求,也很有必要适度淡化奖励、优惠政策,为砸钱攀比式的人才争夺战,降降温了。(澎湃新闻网 陈默)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8-03-09 14:34:02 46字 ( 0/38)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回顾、前瞻与觉悟:善好正义的《理想》(中国梦)不可或缺![福尔摩斯]

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

 “现在一些地方人才引进层层加码,你给1000万,我就给2000万,你给领军、我就给首席,长此以往反而不利于人才发展。”全国人大代表刘艳在参加上海团小组审议时说,人才与“帽子”不能本末倒置,要更加规范各类人才引进计划,确保人才作用的真正发挥。(36日上观新闻)

人才是第一资源,第一生产力,是经济发展、创新创造的基础,这一理念已深入各级地方政府的人心。各地为了延揽人才,纷纷出台各种奖励、优惠政策,确实是对人才的极大吸引,也是对人才价值的肯定。但正如刘艳代表所指出的,也要警惕政策“攀比”带来的本末倒置:哪里钱多往哪里去。

以中部某市为例,根据该市去年开出的引才条件,对两院院士等顶尖人才和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等国家级领军人才,分别给予500万元、200万元奖励,提供不超过300平方米、200平方米的免租住房。

再以某省为例,对两院院士,提供“年薪不低于260万、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500万、提供科研启动资金1000万元”的待遇;对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入选者、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等,提供“年薪不低于120万元、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200万元、提供科研启动金500万元”的待遇。

从很多地方的人才引进政策看,不外乎给资金、给房子、给户口,以金钱、物质激励为主;与市场接轨一点的,会提供科研启动资金。省级、市级乃至区级的奖励,加起来颇不少。

但是,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在市场经济时代,当然不必讳言金钱、物质激励。但凡事物极必反,这种砸钱攀比式人才争夺战也会带来一定弊端,加剧“孔雀东南飞”——西部地区、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的问题。

“引进”人才,是从外地、外部挖人,是对人才存量资源的再分配,它不应该高于人才的教育培养。比如,为两院院士开出天价,看中的是院士的身份,而这种身份只是对过去成绩的肯定,而不是未来的创新创造。一味搞物质激励,只重视对功成名就的学者奖励,也不利于青年人才的成长。两院院士毕竟人数有限,如果着眼于未来、着眼于长远,更需要慧眼识珠,多为中青年学者“雪中送炭”。

还要考虑的是,筑巢引凤,凤来了如何“留得住”“干得好”。在用优厚待遇吸引人才的同时,更应该注重事业平台的提供、创新创业生态环境的营造,在政策制定导向上应从有利于人才充分发挥作用着手,而不是本末倒置。

事实上,对很多高端人才来说,物质待遇并非最着重考虑的因素,专业对口、产业配套,城市生活便利度、对创新创造的宽容、良好的学术氛围等软环境,也是吸引人才的重要因素。

“顺木之天,以致其性”。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要坚持竞争激励和崇尚合作相结合,促进人才资源合理有序流动。对照“合理有序流动”的要求,也很有必要适度淡化奖励、优惠政策,为砸钱攀比式的人才争夺战,降降温了。(澎湃新闻网 陈默)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3-08 11:30:32 22字 ( 0/51)

引进人才,不是拍卖公司竞价,谁出价高卖给谁!

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

 “现在一些地方人才引进层层加码,你给1000万,我就给2000万,你给领军、我就给首席,长此以往反而不利于人才发展。”全国人大代表刘艳在参加上海团小组审议时说,人才与“帽子”不能本末倒置,要更加规范各类人才引进计划,确保人才作用的真正发挥。(36日上观新闻)

人才是第一资源,第一生产力,是经济发展、创新创造的基础,这一理念已深入各级地方政府的人心。各地为了延揽人才,纷纷出台各种奖励、优惠政策,确实是对人才的极大吸引,也是对人才价值的肯定。但正如刘艳代表所指出的,也要警惕政策“攀比”带来的本末倒置:哪里钱多往哪里去。

以中部某市为例,根据该市去年开出的引才条件,对两院院士等顶尖人才和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等国家级领军人才,分别给予500万元、200万元奖励,提供不超过300平方米、200平方米的免租住房。

再以某省为例,对两院院士,提供“年薪不低于260万、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500万、提供科研启动资金1000万元”的待遇;对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入选者、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等,提供“年薪不低于120万元、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200万元、提供科研启动金500万元”的待遇。

从很多地方的人才引进政策看,不外乎给资金、给房子、给户口,以金钱、物质激励为主;与市场接轨一点的,会提供科研启动资金。省级、市级乃至区级的奖励,加起来颇不少。

但是,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在市场经济时代,当然不必讳言金钱、物质激励。但凡事物极必反,这种砸钱攀比式人才争夺战也会带来一定弊端,加剧“孔雀东南飞”——西部地区、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的问题。

“引进”人才,是从外地、外部挖人,是对人才存量资源的再分配,它不应该高于人才的教育培养。比如,为两院院士开出天价,看中的是院士的身份,而这种身份只是对过去成绩的肯定,而不是未来的创新创造。一味搞物质激励,只重视对功成名就的学者奖励,也不利于青年人才的成长。两院院士毕竟人数有限,如果着眼于未来、着眼于长远,更需要慧眼识珠,多为中青年学者“雪中送炭”。

还要考虑的是,筑巢引凤,凤来了如何“留得住”“干得好”。在用优厚待遇吸引人才的同时,更应该注重事业平台的提供、创新创业生态环境的营造,在政策制定导向上应从有利于人才充分发挥作用着手,而不是本末倒置。

事实上,对很多高端人才来说,物质待遇并非最着重考虑的因素,专业对口、产业配套,城市生活便利度、对创新创造的宽容、良好的学术氛围等软环境,也是吸引人才的重要因素。

“顺木之天,以致其性”。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要坚持竞争激励和崇尚合作相结合,促进人才资源合理有序流动。对照“合理有序流动”的要求,也很有必要适度淡化奖励、优惠政策,为砸钱攀比式的人才争夺战,降降温了。(澎湃新闻网 陈默)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3-08 12:16:34 50字 ( 0/51)

有些人在国家研究院是人才,出了院所往往"江郎才尽"!主要问题是院所设备齐用,还有各类工匠配合与协作。

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

 “现在一些地方人才引进层层加码,你给1000万,我就给2000万,你给领军、我就给首席,长此以往反而不利于人才发展。”全国人大代表刘艳在参加上海团小组审议时说,人才与“帽子”不能本末倒置,要更加规范各类人才引进计划,确保人才作用的真正发挥。(36日上观新闻)

人才是第一资源,第一生产力,是经济发展、创新创造的基础,这一理念已深入各级地方政府的人心。各地为了延揽人才,纷纷出台各种奖励、优惠政策,确实是对人才的极大吸引,也是对人才价值的肯定。但正如刘艳代表所指出的,也要警惕政策“攀比”带来的本末倒置:哪里钱多往哪里去。

以中部某市为例,根据该市去年开出的引才条件,对两院院士等顶尖人才和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等国家级领军人才,分别给予500万元、200万元奖励,提供不超过300平方米、200平方米的免租住房。

再以某省为例,对两院院士,提供“年薪不低于260万、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500万、提供科研启动资金1000万元”的待遇;对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入选者、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等,提供“年薪不低于120万元、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200万元、提供科研启动金500万元”的待遇。

从很多地方的人才引进政策看,不外乎给资金、给房子、给户口,以金钱、物质激励为主;与市场接轨一点的,会提供科研启动资金。省级、市级乃至区级的奖励,加起来颇不少。

但是,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在市场经济时代,当然不必讳言金钱、物质激励。但凡事物极必反,这种砸钱攀比式人才争夺战也会带来一定弊端,加剧“孔雀东南飞”——西部地区、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的问题。

“引进”人才,是从外地、外部挖人,是对人才存量资源的再分配,它不应该高于人才的教育培养。比如,为两院院士开出天价,看中的是院士的身份,而这种身份只是对过去成绩的肯定,而不是未来的创新创造。一味搞物质激励,只重视对功成名就的学者奖励,也不利于青年人才的成长。两院院士毕竟人数有限,如果着眼于未来、着眼于长远,更需要慧眼识珠,多为中青年学者“雪中送炭”。

还要考虑的是,筑巢引凤,凤来了如何“留得住”“干得好”。在用优厚待遇吸引人才的同时,更应该注重事业平台的提供、创新创业生态环境的营造,在政策制定导向上应从有利于人才充分发挥作用着手,而不是本末倒置。

事实上,对很多高端人才来说,物质待遇并非最着重考虑的因素,专业对口、产业配套,城市生活便利度、对创新创造的宽容、良好的学术氛围等软环境,也是吸引人才的重要因素。

“顺木之天,以致其性”。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要坚持竞争激励和崇尚合作相结合,促进人才资源合理有序流动。对照“合理有序流动”的要求,也很有必要适度淡化奖励、优惠政策,为砸钱攀比式的人才争夺战,降降温了。(澎湃新闻网 陈默)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3-08 12:02:06 31字 ( 0/40)

引进人才应由地方企业出面,不应由政府大包大揽!谁用才,谁出钱!

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

 “现在一些地方人才引进层层加码,你给1000万,我就给2000万,你给领军、我就给首席,长此以往反而不利于人才发展。”全国人大代表刘艳在参加上海团小组审议时说,人才与“帽子”不能本末倒置,要更加规范各类人才引进计划,确保人才作用的真正发挥。(36日上观新闻)

人才是第一资源,第一生产力,是经济发展、创新创造的基础,这一理念已深入各级地方政府的人心。各地为了延揽人才,纷纷出台各种奖励、优惠政策,确实是对人才的极大吸引,也是对人才价值的肯定。但正如刘艳代表所指出的,也要警惕政策“攀比”带来的本末倒置:哪里钱多往哪里去。

以中部某市为例,根据该市去年开出的引才条件,对两院院士等顶尖人才和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等国家级领军人才,分别给予500万元、200万元奖励,提供不超过300平方米、200平方米的免租住房。

再以某省为例,对两院院士,提供“年薪不低于260万、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500万、提供科研启动资金1000万元”的待遇;对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入选者、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等,提供“年薪不低于120万元、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200万元、提供科研启动金500万元”的待遇。

从很多地方的人才引进政策看,不外乎给资金、给房子、给户口,以金钱、物质激励为主;与市场接轨一点的,会提供科研启动资金。省级、市级乃至区级的奖励,加起来颇不少。

但是,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在市场经济时代,当然不必讳言金钱、物质激励。但凡事物极必反,这种砸钱攀比式人才争夺战也会带来一定弊端,加剧“孔雀东南飞”——西部地区、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的问题。

“引进”人才,是从外地、外部挖人,是对人才存量资源的再分配,它不应该高于人才的教育培养。比如,为两院院士开出天价,看中的是院士的身份,而这种身份只是对过去成绩的肯定,而不是未来的创新创造。一味搞物质激励,只重视对功成名就的学者奖励,也不利于青年人才的成长。两院院士毕竟人数有限,如果着眼于未来、着眼于长远,更需要慧眼识珠,多为中青年学者“雪中送炭”。

还要考虑的是,筑巢引凤,凤来了如何“留得住”“干得好”。在用优厚待遇吸引人才的同时,更应该注重事业平台的提供、创新创业生态环境的营造,在政策制定导向上应从有利于人才充分发挥作用着手,而不是本末倒置。

事实上,对很多高端人才来说,物质待遇并非最着重考虑的因素,专业对口、产业配套,城市生活便利度、对创新创造的宽容、良好的学术氛围等软环境,也是吸引人才的重要因素。

“顺木之天,以致其性”。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要坚持竞争激励和崇尚合作相结合,促进人才资源合理有序流动。对照“合理有序流动”的要求,也很有必要适度淡化奖励、优惠政策,为砸钱攀比式的人才争夺战,降降温了。(澎湃新闻网 陈默)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3-08 10:49:03 351字 ( 0/40)

院士,是学术需要?由学术决定?在学术领域只可能是“公开争鸣、实践检验”确认成果,由成果确认人才(院士、计划入选者……)!经不断讨论网友已经越来越认同这种观点,如

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

 “现在一些地方人才引进层层加码,你给1000万,我就给2000万,你给领军、我就给首席,长此以往反而不利于人才发展。”全国人大代表刘艳在参加上海团小组审议时说,人才与“帽子”不能本末倒置,要更加规范各类人才引进计划,确保人才作用的真正发挥。(36日上观新闻)

人才是第一资源,第一生产力,是经济发展、创新创造的基础,这一理念已深入各级地方政府的人心。各地为了延揽人才,纷纷出台各种奖励、优惠政策,确实是对人才的极大吸引,也是对人才价值的肯定。但正如刘艳代表所指出的,也要警惕政策“攀比”带来的本末倒置:哪里钱多往哪里去。

以中部某市为例,根据该市去年开出的引才条件,对两院院士等顶尖人才和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等国家级领军人才,分别给予500万元、200万元奖励,提供不超过300平方米、200平方米的免租住房。

再以某省为例,对两院院士,提供“年薪不低于260万、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500万、提供科研启动资金1000万元”的待遇;对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入选者、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等,提供“年薪不低于120万元、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200万元、提供科研启动金500万元”的待遇。

从很多地方的人才引进政策看,不外乎给资金、给房子、给户口,以金钱、物质激励为主;与市场接轨一点的,会提供科研启动资金。省级、市级乃至区级的奖励,加起来颇不少。

但是,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在市场经济时代,当然不必讳言金钱、物质激励。但凡事物极必反,这种砸钱攀比式人才争夺战也会带来一定弊端,加剧“孔雀东南飞”——西部地区、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的问题。

“引进”人才,是从外地、外部挖人,是对人才存量资源的再分配,它不应该高于人才的教育培养。比如,为两院院士开出天价,看中的是院士的身份,而这种身份只是对过去成绩的肯定,而不是未来的创新创造。一味搞物质激励,只重视对功成名就的学者奖励,也不利于青年人才的成长。两院院士毕竟人数有限,如果着眼于未来、着眼于长远,更需要慧眼识珠,多为中青年学者“雪中送炭”。

还要考虑的是,筑巢引凤,凤来了如何“留得住”“干得好”。在用优厚待遇吸引人才的同时,更应该注重事业平台的提供、创新创业生态环境的营造,在政策制定导向上应从有利于人才充分发挥作用着手,而不是本末倒置。

事实上,对很多高端人才来说,物质待遇并非最着重考虑的因素,专业对口、产业配套,城市生活便利度、对创新创造的宽容、良好的学术氛围等软环境,也是吸引人才的重要因素。

“顺木之天,以致其性”。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要坚持竞争激励和崇尚合作相结合,促进人才资源合理有序流动。对照“合理有序流动”的要求,也很有必要适度淡化奖励、优惠政策,为砸钱攀比式的人才争夺战,降降温了。(澎湃新闻网 陈默)

 

 

鸿德中国 发表于  2018-03-08 09:48:03 6字 ( 0/35)

金钱难买真才

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

 “现在一些地方人才引进层层加码,你给1000万,我就给2000万,你给领军、我就给首席,长此以往反而不利于人才发展。”全国人大代表刘艳在参加上海团小组审议时说,人才与“帽子”不能本末倒置,要更加规范各类人才引进计划,确保人才作用的真正发挥。(36日上观新闻)

人才是第一资源,第一生产力,是经济发展、创新创造的基础,这一理念已深入各级地方政府的人心。各地为了延揽人才,纷纷出台各种奖励、优惠政策,确实是对人才的极大吸引,也是对人才价值的肯定。但正如刘艳代表所指出的,也要警惕政策“攀比”带来的本末倒置:哪里钱多往哪里去。

以中部某市为例,根据该市去年开出的引才条件,对两院院士等顶尖人才和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等国家级领军人才,分别给予500万元、200万元奖励,提供不超过300平方米、200平方米的免租住房。

再以某省为例,对两院院士,提供“年薪不低于260万、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500万、提供科研启动资金1000万元”的待遇;对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入选者、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等,提供“年薪不低于120万元、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200万元、提供科研启动金500万元”的待遇。

从很多地方的人才引进政策看,不外乎给资金、给房子、给户口,以金钱、物质激励为主;与市场接轨一点的,会提供科研启动资金。省级、市级乃至区级的奖励,加起来颇不少。

但是,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在市场经济时代,当然不必讳言金钱、物质激励。但凡事物极必反,这种砸钱攀比式人才争夺战也会带来一定弊端,加剧“孔雀东南飞”——西部地区、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的问题。

“引进”人才,是从外地、外部挖人,是对人才存量资源的再分配,它不应该高于人才的教育培养。比如,为两院院士开出天价,看中的是院士的身份,而这种身份只是对过去成绩的肯定,而不是未来的创新创造。一味搞物质激励,只重视对功成名就的学者奖励,也不利于青年人才的成长。两院院士毕竟人数有限,如果着眼于未来、着眼于长远,更需要慧眼识珠,多为中青年学者“雪中送炭”。

还要考虑的是,筑巢引凤,凤来了如何“留得住”“干得好”。在用优厚待遇吸引人才的同时,更应该注重事业平台的提供、创新创业生态环境的营造,在政策制定导向上应从有利于人才充分发挥作用着手,而不是本末倒置。

事实上,对很多高端人才来说,物质待遇并非最着重考虑的因素,专业对口、产业配套,城市生活便利度、对创新创造的宽容、良好的学术氛围等软环境,也是吸引人才的重要因素。

“顺木之天,以致其性”。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要坚持竞争激励和崇尚合作相结合,促进人才资源合理有序流动。对照“合理有序流动”的要求,也很有必要适度淡化奖励、优惠政策,为砸钱攀比式的人才争夺战,降降温了。(澎湃新闻网 陈默)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8-03-08 09:46:07 113字 ( 0/48)

成为“人才”的目的是为了赚钱,才会有用金钱收获多少来作为衡量“人才”的标尺这一结果和现象。俗话说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讨论“果”的好坏不是没有道理,然而,解决

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

 “现在一些地方人才引进层层加码,你给1000万,我就给2000万,你给领军、我就给首席,长此以往反而不利于人才发展。”全国人大代表刘艳在参加上海团小组审议时说,人才与“帽子”不能本末倒置,要更加规范各类人才引进计划,确保人才作用的真正发挥。(36日上观新闻)

人才是第一资源,第一生产力,是经济发展、创新创造的基础,这一理念已深入各级地方政府的人心。各地为了延揽人才,纷纷出台各种奖励、优惠政策,确实是对人才的极大吸引,也是对人才价值的肯定。但正如刘艳代表所指出的,也要警惕政策“攀比”带来的本末倒置:哪里钱多往哪里去。

以中部某市为例,根据该市去年开出的引才条件,对两院院士等顶尖人才和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等国家级领军人才,分别给予500万元、200万元奖励,提供不超过300平方米、200平方米的免租住房。

再以某省为例,对两院院士,提供“年薪不低于260万、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500万、提供科研启动资金1000万元”的待遇;对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入选者、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等,提供“年薪不低于120万元、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200万元、提供科研启动金500万元”的待遇。

从很多地方的人才引进政策看,不外乎给资金、给房子、给户口,以金钱、物质激励为主;与市场接轨一点的,会提供科研启动资金。省级、市级乃至区级的奖励,加起来颇不少。

但是,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在市场经济时代,当然不必讳言金钱、物质激励。但凡事物极必反,这种砸钱攀比式人才争夺战也会带来一定弊端,加剧“孔雀东南飞”——西部地区、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的问题。

“引进”人才,是从外地、外部挖人,是对人才存量资源的再分配,它不应该高于人才的教育培养。比如,为两院院士开出天价,看中的是院士的身份,而这种身份只是对过去成绩的肯定,而不是未来的创新创造。一味搞物质激励,只重视对功成名就的学者奖励,也不利于青年人才的成长。两院院士毕竟人数有限,如果着眼于未来、着眼于长远,更需要慧眼识珠,多为中青年学者“雪中送炭”。

还要考虑的是,筑巢引凤,凤来了如何“留得住”“干得好”。在用优厚待遇吸引人才的同时,更应该注重事业平台的提供、创新创业生态环境的营造,在政策制定导向上应从有利于人才充分发挥作用着手,而不是本末倒置。

事实上,对很多高端人才来说,物质待遇并非最着重考虑的因素,专业对口、产业配套,城市生活便利度、对创新创造的宽容、良好的学术氛围等软环境,也是吸引人才的重要因素。

“顺木之天,以致其性”。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要坚持竞争激励和崇尚合作相结合,促进人才资源合理有序流动。对照“合理有序流动”的要求,也很有必要适度淡化奖励、优惠政策,为砸钱攀比式的人才争夺战,降降温了。(澎湃新闻网 陈默)

 

 

1216789 发表于  2018-03-08 09:44:05 39字 ( 0/29)

出成果,给奖励,无成果,责任制,是人口,不糊涂,乱吹竽,来充数,钱是钱,还珍贵

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

 “现在一些地方人才引进层层加码,你给1000万,我就给2000万,你给领军、我就给首席,长此以往反而不利于人才发展。”全国人大代表刘艳在参加上海团小组审议时说,人才与“帽子”不能本末倒置,要更加规范各类人才引进计划,确保人才作用的真正发挥。(36日上观新闻)

人才是第一资源,第一生产力,是经济发展、创新创造的基础,这一理念已深入各级地方政府的人心。各地为了延揽人才,纷纷出台各种奖励、优惠政策,确实是对人才的极大吸引,也是对人才价值的肯定。但正如刘艳代表所指出的,也要警惕政策“攀比”带来的本末倒置:哪里钱多往哪里去。

以中部某市为例,根据该市去年开出的引才条件,对两院院士等顶尖人才和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等国家级领军人才,分别给予500万元、200万元奖励,提供不超过300平方米、200平方米的免租住房。

再以某省为例,对两院院士,提供“年薪不低于260万、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500万、提供科研启动资金1000万元”的待遇;对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入选者、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等,提供“年薪不低于120万元、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200万元、提供科研启动金500万元”的待遇。

从很多地方的人才引进政策看,不外乎给资金、给房子、给户口,以金钱、物质激励为主;与市场接轨一点的,会提供科研启动资金。省级、市级乃至区级的奖励,加起来颇不少。

但是,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在市场经济时代,当然不必讳言金钱、物质激励。但凡事物极必反,这种砸钱攀比式人才争夺战也会带来一定弊端,加剧“孔雀东南飞”——西部地区、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的问题。

“引进”人才,是从外地、外部挖人,是对人才存量资源的再分配,它不应该高于人才的教育培养。比如,为两院院士开出天价,看中的是院士的身份,而这种身份只是对过去成绩的肯定,而不是未来的创新创造。一味搞物质激励,只重视对功成名就的学者奖励,也不利于青年人才的成长。两院院士毕竟人数有限,如果着眼于未来、着眼于长远,更需要慧眼识珠,多为中青年学者“雪中送炭”。

还要考虑的是,筑巢引凤,凤来了如何“留得住”“干得好”。在用优厚待遇吸引人才的同时,更应该注重事业平台的提供、创新创业生态环境的营造,在政策制定导向上应从有利于人才充分发挥作用着手,而不是本末倒置。

事实上,对很多高端人才来说,物质待遇并非最着重考虑的因素,专业对口、产业配套,城市生活便利度、对创新创造的宽容、良好的学术氛围等软环境,也是吸引人才的重要因素。

“顺木之天,以致其性”。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要坚持竞争激励和崇尚合作相结合,促进人才资源合理有序流动。对照“合理有序流动”的要求,也很有必要适度淡化奖励、优惠政策,为砸钱攀比式的人才争夺战,降降温了。(澎湃新闻网 陈默)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3-08 09:14:25 41字 ( 0/118)

不必讳言金钱、物质激励。但凡事物极必反,这种砸钱攀比式人才争夺战也会带来一定弊端!

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

 “现在一些地方人才引进层层加码,你给1000万,我就给2000万,你给领军、我就给首席,长此以往反而不利于人才发展。”全国人大代表刘艳在参加上海团小组审议时说,人才与“帽子”不能本末倒置,要更加规范各类人才引进计划,确保人才作用的真正发挥。(36日上观新闻)

人才是第一资源,第一生产力,是经济发展、创新创造的基础,这一理念已深入各级地方政府的人心。各地为了延揽人才,纷纷出台各种奖励、优惠政策,确实是对人才的极大吸引,也是对人才价值的肯定。但正如刘艳代表所指出的,也要警惕政策“攀比”带来的本末倒置:哪里钱多往哪里去。

以中部某市为例,根据该市去年开出的引才条件,对两院院士等顶尖人才和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等国家级领军人才,分别给予500万元、200万元奖励,提供不超过300平方米、200平方米的免租住房。

再以某省为例,对两院院士,提供“年薪不低于260万、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500万、提供科研启动资金1000万元”的待遇;对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入选者、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等,提供“年薪不低于120万元、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200万元、提供科研启动金500万元”的待遇。

从很多地方的人才引进政策看,不外乎给资金、给房子、给户口,以金钱、物质激励为主;与市场接轨一点的,会提供科研启动资金。省级、市级乃至区级的奖励,加起来颇不少。

但是,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在市场经济时代,当然不必讳言金钱、物质激励。但凡事物极必反,这种砸钱攀比式人才争夺战也会带来一定弊端,加剧“孔雀东南飞”——西部地区、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的问题。

“引进”人才,是从外地、外部挖人,是对人才存量资源的再分配,它不应该高于人才的教育培养。比如,为两院院士开出天价,看中的是院士的身份,而这种身份只是对过去成绩的肯定,而不是未来的创新创造。一味搞物质激励,只重视对功成名就的学者奖励,也不利于青年人才的成长。两院院士毕竟人数有限,如果着眼于未来、着眼于长远,更需要慧眼识珠,多为中青年学者“雪中送炭”。

还要考虑的是,筑巢引凤,凤来了如何“留得住”“干得好”。在用优厚待遇吸引人才的同时,更应该注重事业平台的提供、创新创业生态环境的营造,在政策制定导向上应从有利于人才充分发挥作用着手,而不是本末倒置。

事实上,对很多高端人才来说,物质待遇并非最着重考虑的因素,专业对口、产业配套,城市生活便利度、对创新创造的宽容、良好的学术氛围等软环境,也是吸引人才的重要因素。

“顺木之天,以致其性”。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要坚持竞争激励和崇尚合作相结合,促进人才资源合理有序流动。对照“合理有序流动”的要求,也很有必要适度淡化奖励、优惠政策,为砸钱攀比式的人才争夺战,降降温了。(澎湃新闻网 陈默)

 

 

对立统一规律 发表于  2018-03-08 09:56:32 37字 ( 0/49)

什么样引进手段必然引进什么样的人才,改日他国给更好的待遇,必弃中国入他国。

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

 “现在一些地方人才引进层层加码,你给1000万,我就给2000万,你给领军、我就给首席,长此以往反而不利于人才发展。”全国人大代表刘艳在参加上海团小组审议时说,人才与“帽子”不能本末倒置,要更加规范各类人才引进计划,确保人才作用的真正发挥。(36日上观新闻)

人才是第一资源,第一生产力,是经济发展、创新创造的基础,这一理念已深入各级地方政府的人心。各地为了延揽人才,纷纷出台各种奖励、优惠政策,确实是对人才的极大吸引,也是对人才价值的肯定。但正如刘艳代表所指出的,也要警惕政策“攀比”带来的本末倒置:哪里钱多往哪里去。

以中部某市为例,根据该市去年开出的引才条件,对两院院士等顶尖人才和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等国家级领军人才,分别给予500万元、200万元奖励,提供不超过300平方米、200平方米的免租住房。

再以某省为例,对两院院士,提供“年薪不低于260万、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500万、提供科研启动资金1000万元”的待遇;对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入选者、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等,提供“年薪不低于120万元、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200万元、提供科研启动金500万元”的待遇。

从很多地方的人才引进政策看,不外乎给资金、给房子、给户口,以金钱、物质激励为主;与市场接轨一点的,会提供科研启动资金。省级、市级乃至区级的奖励,加起来颇不少。

但是,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在市场经济时代,当然不必讳言金钱、物质激励。但凡事物极必反,这种砸钱攀比式人才争夺战也会带来一定弊端,加剧“孔雀东南飞”——西部地区、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的问题。

“引进”人才,是从外地、外部挖人,是对人才存量资源的再分配,它不应该高于人才的教育培养。比如,为两院院士开出天价,看中的是院士的身份,而这种身份只是对过去成绩的肯定,而不是未来的创新创造。一味搞物质激励,只重视对功成名就的学者奖励,也不利于青年人才的成长。两院院士毕竟人数有限,如果着眼于未来、着眼于长远,更需要慧眼识珠,多为中青年学者“雪中送炭”。

还要考虑的是,筑巢引凤,凤来了如何“留得住”“干得好”。在用优厚待遇吸引人才的同时,更应该注重事业平台的提供、创新创业生态环境的营造,在政策制定导向上应从有利于人才充分发挥作用着手,而不是本末倒置。

事实上,对很多高端人才来说,物质待遇并非最着重考虑的因素,专业对口、产业配套,城市生活便利度、对创新创造的宽容、良好的学术氛围等软环境,也是吸引人才的重要因素。

“顺木之天,以致其性”。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要坚持竞争激励和崇尚合作相结合,促进人才资源合理有序流动。对照“合理有序流动”的要求,也很有必要适度淡化奖励、优惠政策,为砸钱攀比式的人才争夺战,降降温了。(澎湃新闻网 陈默)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3-08 09:00:26 34字 ( 0/45)

一味搞物质激励,只重视对功成名就的学者奖励,也不利于青年人才的成长。

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

 “现在一些地方人才引进层层加码,你给1000万,我就给2000万,你给领军、我就给首席,长此以往反而不利于人才发展。”全国人大代表刘艳在参加上海团小组审议时说,人才与“帽子”不能本末倒置,要更加规范各类人才引进计划,确保人才作用的真正发挥。(36日上观新闻)

人才是第一资源,第一生产力,是经济发展、创新创造的基础,这一理念已深入各级地方政府的人心。各地为了延揽人才,纷纷出台各种奖励、优惠政策,确实是对人才的极大吸引,也是对人才价值的肯定。但正如刘艳代表所指出的,也要警惕政策“攀比”带来的本末倒置:哪里钱多往哪里去。

以中部某市为例,根据该市去年开出的引才条件,对两院院士等顶尖人才和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等国家级领军人才,分别给予500万元、200万元奖励,提供不超过300平方米、200平方米的免租住房。

再以某省为例,对两院院士,提供“年薪不低于260万、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500万、提供科研启动资金1000万元”的待遇;对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入选者、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等,提供“年薪不低于120万元、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200万元、提供科研启动金500万元”的待遇。

从很多地方的人才引进政策看,不外乎给资金、给房子、给户口,以金钱、物质激励为主;与市场接轨一点的,会提供科研启动资金。省级、市级乃至区级的奖励,加起来颇不少。

但是,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在市场经济时代,当然不必讳言金钱、物质激励。但凡事物极必反,这种砸钱攀比式人才争夺战也会带来一定弊端,加剧“孔雀东南飞”——西部地区、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的问题。

“引进”人才,是从外地、外部挖人,是对人才存量资源的再分配,它不应该高于人才的教育培养。比如,为两院院士开出天价,看中的是院士的身份,而这种身份只是对过去成绩的肯定,而不是未来的创新创造。一味搞物质激励,只重视对功成名就的学者奖励,也不利于青年人才的成长。两院院士毕竟人数有限,如果着眼于未来、着眼于长远,更需要慧眼识珠,多为中青年学者“雪中送炭”。

还要考虑的是,筑巢引凤,凤来了如何“留得住”“干得好”。在用优厚待遇吸引人才的同时,更应该注重事业平台的提供、创新创业生态环境的营造,在政策制定导向上应从有利于人才充分发挥作用着手,而不是本末倒置。

事实上,对很多高端人才来说,物质待遇并非最着重考虑的因素,专业对口、产业配套,城市生活便利度、对创新创造的宽容、良好的学术氛围等软环境,也是吸引人才的重要因素。

“顺木之天,以致其性”。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要坚持竞争激励和崇尚合作相结合,促进人才资源合理有序流动。对照“合理有序流动”的要求,也很有必要适度淡化奖励、优惠政策,为砸钱攀比式的人才争夺战,降降温了。(澎湃新闻网 陈默)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3-08 08:56:55 26字 ( 0/45)

这种身份只是对过去成绩的肯定,而不是未来的创新创造。

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

 “现在一些地方人才引进层层加码,你给1000万,我就给2000万,你给领军、我就给首席,长此以往反而不利于人才发展。”全国人大代表刘艳在参加上海团小组审议时说,人才与“帽子”不能本末倒置,要更加规范各类人才引进计划,确保人才作用的真正发挥。(36日上观新闻)

人才是第一资源,第一生产力,是经济发展、创新创造的基础,这一理念已深入各级地方政府的人心。各地为了延揽人才,纷纷出台各种奖励、优惠政策,确实是对人才的极大吸引,也是对人才价值的肯定。但正如刘艳代表所指出的,也要警惕政策“攀比”带来的本末倒置:哪里钱多往哪里去。

以中部某市为例,根据该市去年开出的引才条件,对两院院士等顶尖人才和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等国家级领军人才,分别给予500万元、200万元奖励,提供不超过300平方米、200平方米的免租住房。

再以某省为例,对两院院士,提供“年薪不低于260万、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500万、提供科研启动资金1000万元”的待遇;对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入选者、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等,提供“年薪不低于120万元、给予一次性安家补助200万元、提供科研启动金500万元”的待遇。

从很多地方的人才引进政策看,不外乎给资金、给房子、给户口,以金钱、物质激励为主;与市场接轨一点的,会提供科研启动资金。省级、市级乃至区级的奖励,加起来颇不少。

但是,人才政策的“含金量”不能只看给多少钱。在市场经济时代,当然不必讳言金钱、物质激励。但凡事物极必反,这种砸钱攀比式人才争夺战也会带来一定弊端,加剧“孔雀东南飞”——西部地区、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的问题。

“引进”人才,是从外地、外部挖人,是对人才存量资源的再分配,它不应该高于人才的教育培养。比如,为两院院士开出天价,看中的是院士的身份,而这种身份只是对过去成绩的肯定,而不是未来的创新创造。一味搞物质激励,只重视对功成名就的学者奖励,也不利于青年人才的成长。两院院士毕竟人数有限,如果着眼于未来、着眼于长远,更需要慧眼识珠,多为中青年学者“雪中送炭”。

还要考虑的是,筑巢引凤,凤来了如何“留得住”“干得好”。在用优厚待遇吸引人才的同时,更应该注重事业平台的提供、创新创业生态环境的营造,在政策制定导向上应从有利于人才充分发挥作用着手,而不是本末倒置。

事实上,对很多高端人才来说,物质待遇并非最着重考虑的因素,专业对口、产业配套,城市生活便利度、对创新创造的宽容、良好的学术氛围等软环境,也是吸引人才的重要因素。

“顺木之天,以致其性”。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要坚持竞争激励和崇尚合作相结合,促进人才资源合理有序流动。对照“合理有序流动”的要求,也很有必要适度淡化奖励、优惠政策,为砸钱攀比式的人才争夺战,降降温了。(澎湃新闻网 陈默)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