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赵州桥重新注册 发表于  2018-02-14 15:20:57 5077字 ( 27/5050)

道德是什么?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中国最老的老头 发表于  2018-02-15 00:08:02 328字 ( 0/70)

道德是‘社会意识形态之一,是人们共同生活及其行为的准则和规范 ’。道德分为有道德无道德和缺德。有道德讲道德的最高境界是‘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王益民 发表于  2018-02-14 22:11:43 107字 ( 0/117)

中国传统武术,有一道基本功叫站桩,就是来自老子《道德经》,只要按长期老子《道德经》静静的蹲立,就能强身健体,就能出武功,甚至能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同在,遗憾地是,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8-02-15 11:56:30 32字 ( 0/44)

哈,难你“创新了”一个工具社会论。哈。。。。。。那脑啊,不如眼。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王益民 发表于  2018-02-16 09:45:29 16字 ( 0/77)

猪狗的特点就是不学无术愚昧无知,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王益民 发表于  2018-02-16 09:46:03 40字 ( 0/50)

马克思认为:“手推磨产生了以封建主为首的社会,蒸汽磨产生了以资本家为首的社会”。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王益民 发表于  2018-02-16 09:46:26 38字 ( 0/69)

列宁继续以马克思哲学的逻辑规律认为:“共产主义等于苏维埃政权加全国电气化”。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王益民 发表于  2018-02-16 09:59:47 40字 ( 0/63)

王益民确定五种生产力决定五种社会形态,来自马克思列宁的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王益民 发表于  2018-02-16 10:08:20 15字 ( 0/148)

石器生产力决定了原始社会形态,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王益民 发表于  2018-02-16 10:08:35 15字 ( 0/126)

铜器生产力决定了奴隶社会形态,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王益民 发表于  2018-02-16 10:08:57 45字 ( 0/44)

铁器生产力决定了封建社会形态,机器生产力决定了资本社会形态,电器生产力决定了共产社会形态。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王益民 发表于  2018-02-14 21:56:09 86字 ( 0/116)

道德出自老子《道德经》遗憾的是,老子认为:“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王益民 发表于  2018-02-14 17:12:04 55字 ( 0/298)

道的体性特征是:虚无、纯粹、自然、朴素、简单、平易、清静、无为、柔弱、不争;道体现在人即是德,德是道的人格化。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缘起的心星 发表于  2018-02-15 18:00:27 50字 ( 0/184)

俺出于今天是【年30】的喜庆之日,现帮你做一个正确的更正;【道体】的特征是【无相】。。。[福尔摩斯]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王益民 发表于  2018-02-16 09:53:22 40字 ( 0/58)

这个可怜的缘起的心星先生,实在是不学无术愚昧无知,虚无已经包含了所谓的“无相”。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缘起的心星 发表于  2018-02-16 19:20:35 67字 ( 0/48)

另外告诉你,【百度】用【虚无】来解释【道体】是错误的,不准确的,而【百度】里面既有【正确】的内容,也有【错误】的内容。。。【福尔摩斯】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缘起的心星 发表于  2018-02-16 18:07:13 107字 ( 0/50)

你自己看一看,你自己瞎说八道的说了多少个乱七八糟【名称】?俺现在向你这个瞎说八道的无耻之人请教一下;【虚无】是【道体】的特征,还是【无相】是【道体】的特征?你知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王益民 发表于  2018-02-14 21:56:15 86字 ( 0/192)

道德出自老子《道德经》遗憾的是,老子认为:“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缘起的心星 发表于  2018-02-15 17:56:45 94字 ( 0/63)

你这种脑袋如果要是能够把这几句【经文】能够【读懂】,并且能够对其正确的,让人无可挑剔的【讲透】。那么你就不会是叫【王益民】了,而是应该被众人称之为【王益民大师】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王益民 发表于  2018-02-15 18:57:16 50字 ( 0/183)

可怜的缘起的心星先生,就你那水平还是一边玩去吧,你根本就看不懂《道德经》,《道德经》是修的不是读的。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缘起的心星 发表于  2018-02-16 18:17:43 167字 ( 0/79)

俺读不懂【道德经】,就不会对其瞎说八道,也不会随便乱用乱贴,这就是叫【修】,而俺有了这个【修】作为基础·,就会向别人读得懂【道德经】的善知识去学习和请教,以至能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王益民 发表于  2018-02-14 22:02:11 50字 ( 0/191)

遗憾地是,我们老子故乡的中国人,至今绝大多数人对道德一无所知,那些满嘴喷粪的人更显得多么的愚蠢丑陋。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缘起的心星 发表于  2018-02-14 20:35:31 32字 ( 0/46)

你真是一个【不学无术,满嘴瞎说,不知羞耻】的奇葩脑袋。。。[汗]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赵州桥重新注册 发表于  2018-02-14 17:24:09 5字 ( 0/236)

狗屁不通!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8-02-14 17:05:50 66字 ( 0/250)

有些东西与文化是没啥关系的,尤其是认识最底层的东西。文化,只是让他表述得更容易理解罢了。那些东西本身就是支撑文化的,不由文化来定义。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赵州桥重新注册 发表于  2018-02-14 17:35:42 11字 ( 0/254)

这话说的有水平,点赞!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遇得 发表于  2018-02-14 16:06:40 43字 ( 0/235)

你想到哪里去了?道德简单讲是规则,或叫事物发展的规律。人在社会活动中被公认的行为规则。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赵州桥重新注册 发表于  2018-02-14 17:02:06 68字 ( 0/269)

对呀,我说的就是人人都应该能互相尊重,你尊重我,我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的规则呀?要不光讲规则,不讲具体什么规则,那不是白说吗?

 道德是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但在这里,我却想凭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想法,摆弄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因为在网上搜索,看了许多有关这个问题的认识,感觉却并不妥切。所以究竟什么是道德?我以为,如果不能准确乃至客观的认识一下,那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繁荣稳定,其实可能是并不一定有多大好处的。

    举例讲,有人把道德理解成为是善。即只要是善良就属于是有道德的。而就中国古文化来讲,可能所谓善良,可能还真真被列入所谓道德的主要乃至重要成分。比如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等等。但事实表明,善,并不一定真正能成为今天这个时代的道德的主流。因为今天的世界不说已经基本属于四分五裂,就是还基本尚存一些比如什么联合国,比如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的可能,但事实上,真正要想做到你也不能不善我一点,我也不能不善你一些,其实可能还是要难上加难一些。

    善良并不能成为今天时代道德的主流。那么忠诚能否成为今天道德时代的主流呢?我以为也难。因为忠诚,反背着的就是叛逆。也即谁忠诚于谁,谁不忠诚于谁,甚至叛逆于谁?那这个问题,不说极其复杂。就是不复杂,比如我们总不能叛逆于党,叛逆于国家、人民,叛逆于我们自己的民族与整个人类。可事实上,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既是群体的一支,但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份。所以所谓叛逆,如果叛逆于党、国家、人民,那当当然不可。但如有人就愿意叛逆自己,比如根本就不拿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当回事,相反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想怎样干就怎样干,那这样,他就要叛逆于自己,那谁又能拿他怎样?叛逆,说好听了,是属于逆反心理。可说不好听了,说实话,是不是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环境因素包括在内?这好说吗?所以所谓拿忠诚当成道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成一种只要是忠诚的,那一般道德问题也就不存在多少,那我以为,这样的有关道德的认识,其实可能还是容易误人误事。即既不一定能把道德的问题真正解决好,相反倒容易有可能耽误国家、社会道德建设的正常的存在。

    善良不能成为今天道德的主流,忠诚也不适宜成为今天道德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今天,究竟什么应该成为我们今天道德建设的主要内容,或主要意义呢?再直白一点说,在今天看来,究竟什么应该是属于是有道德的,什么是没有道德的呢?我以为,尊重,可能就应该是今天道德的主要内容。即无论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说话,办事,无论干什么,哪怕就是开一个玩笑,如果能互相尊重一些,即你也尊重我,我也尊重你,既尊重自己,更尊重他人。那这样,无论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其实都可能不失为是有道德的。因为道也好,德也好,只要互相能尊重了一些,谁多得一些名誉、利益,谁少得一些名誉、利益,那其实可能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如果双方不是能真正、认真的互相尊重,而是即使不是互相欺瞒,互相诡诈,起码也是能想尽一切办法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这样的交往,就是即使再显好像也挺文明,其实可能也不能算是有道德的。

    道德,在中国古代可能更多带有平等的含义。也即只要是平等的,基本可能就属于是有道德的。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平等逐步、逐步的让位于自由以后,人们可能就更注重是否能使自己获得一些自由的权利为是有道德的。可我今天却想讲的是,无论是平等也好,自由也罢,没有人民,包括党、政府,人民,整个国家、社会之间的互相尊重,那再平等,再自由,道德的建立也不一定就能很正常的实施。所以从今天来讲,本人以为,就整个国家社会来讲,如果能建立起一套互相尊重,互相敬重,不管谁跟谁,那整个国家社会的风貌、面貌,可能就想不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不容易的。可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把握道德的正确来源与正确存在,那所谓的一切的一切精神文明建设,其实可能也就只能是空洞的,并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内容。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