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对立统一规律 发表于  2018-02-14 15:17:01 19936字 ( 15/4853)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子集,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特例,是“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的具体实现

强坛上最近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讨论是很有意义的。因为这是中国国家属性的最根本逻辑。胡适的“多研究问题,少谈论主义”的观点是非常错误的。因为就一个现代社会而言,“主义”混淆才是最大的“问题”。苏共灭亡的起点就是思想路线的混淆,最终在思想上向西方举白旗。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比任何其他门类的“主义”都凝聚了更大多数利益群体的共识。然而各个利益群体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解及诠释却是差距巨大,有时甚至截然相反。比如左边的朋友强调“社会主义”四个字。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仍然应该具备社会主义本质及基本特征的社会。而右边的朋友则是强调“中国特色”四个字,强调中国的现实情况。比如当下中国的经济体制是市场经济,于是认为一切都应该为资本让路。在他们看来“为资本保驾护航”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其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子集,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特例,是“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客观现实下的具体实现。相当于一个科学公理被带入了一些边界条件,初始条件之后,科学公理就被降级成了适用于特定条件的定理。比如适用于前苏联的“大城市武装起义”革命道路直接用到中国就成了“左倾冒险主义”。适用于半封建中国的应该是“农村包围城市”。所以无论是“大城市武装起义”,还是“农村包围城市”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马克思主义在前苏联和旧中国的具体实现。对于这个问题,左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超越客观现实,希望一步到位,容易脱离群众。而右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把类似“统一战线”的策略上升为“主义”的层级。比如我们去北面机场是为了到达位于南方的目的地,右边的朋友却认为明明机场在北面嘛,所以南向是错误的路线。

强国梦已被惊醒 发表于  2018-02-15 17:51:59 75字 ( 0/178)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肯定是社会主义的子集,科学社会主义也是社会主义的子集。但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不可能是包含关系,相交关系也仅仅是一种可能。

强坛上最近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讨论是很有意义的。因为这是中国国家属性的最根本逻辑。胡适的“多研究问题,少谈论主义”的观点是非常错误的。因为就一个现代社会而言,“主义”混淆才是最大的“问题”。苏共灭亡的起点就是思想路线的混淆,最终在思想上向西方举白旗。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比任何其他门类的“主义”都凝聚了更大多数利益群体的共识。然而各个利益群体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解及诠释却是差距巨大,有时甚至截然相反。比如左边的朋友强调“社会主义”四个字。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仍然应该具备社会主义本质及基本特征的社会。而右边的朋友则是强调“中国特色”四个字,强调中国的现实情况。比如当下中国的经济体制是市场经济,于是认为一切都应该为资本让路。在他们看来“为资本保驾护航”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其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子集,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特例,是“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客观现实下的具体实现。相当于一个科学公理被带入了一些边界条件,初始条件之后,科学公理就被降级成了适用于特定条件的定理。比如适用于前苏联的“大城市武装起义”革命道路直接用到中国就成了“左倾冒险主义”。适用于半封建中国的应该是“农村包围城市”。所以无论是“大城市武装起义”,还是“农村包围城市”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马克思主义在前苏联和旧中国的具体实现。对于这个问题,左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超越客观现实,希望一步到位,容易脱离群众。而右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把类似“统一战线”的策略上升为“主义”的层级。比如我们去北面机场是为了到达位于南方的目的地,右边的朋友却认为明明机场在北面嘛,所以南向是错误的路线。

强国梦已被惊醒 发表于  2018-02-15 14:56:54 58字 ( 0/74)

前面四个字是定语,这四个字决定了后四个字的性质。现在是前四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关键是中国特色,并不一定是天生正确的。

强坛上最近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讨论是很有意义的。因为这是中国国家属性的最根本逻辑。胡适的“多研究问题,少谈论主义”的观点是非常错误的。因为就一个现代社会而言,“主义”混淆才是最大的“问题”。苏共灭亡的起点就是思想路线的混淆,最终在思想上向西方举白旗。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比任何其他门类的“主义”都凝聚了更大多数利益群体的共识。然而各个利益群体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解及诠释却是差距巨大,有时甚至截然相反。比如左边的朋友强调“社会主义”四个字。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仍然应该具备社会主义本质及基本特征的社会。而右边的朋友则是强调“中国特色”四个字,强调中国的现实情况。比如当下中国的经济体制是市场经济,于是认为一切都应该为资本让路。在他们看来“为资本保驾护航”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其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子集,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特例,是“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客观现实下的具体实现。相当于一个科学公理被带入了一些边界条件,初始条件之后,科学公理就被降级成了适用于特定条件的定理。比如适用于前苏联的“大城市武装起义”革命道路直接用到中国就成了“左倾冒险主义”。适用于半封建中国的应该是“农村包围城市”。所以无论是“大城市武装起义”,还是“农村包围城市”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马克思主义在前苏联和旧中国的具体实现。对于这个问题,左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超越客观现实,希望一步到位,容易脱离群众。而右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把类似“统一战线”的策略上升为“主义”的层级。比如我们去北面机场是为了到达位于南方的目的地,右边的朋友却认为明明机场在北面嘛,所以南向是错误的路线。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8-02-14 17:27:08 80字 ( 0/304)

跟帖重写。请教先生,现在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进入新时代,而社会主义却仍然长期处于低级阶段,先生能把两者的关系说的更明白些吗?先生这个主贴,似乎混淆了两者的区别。

强坛上最近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讨论是很有意义的。因为这是中国国家属性的最根本逻辑。胡适的“多研究问题,少谈论主义”的观点是非常错误的。因为就一个现代社会而言,“主义”混淆才是最大的“问题”。苏共灭亡的起点就是思想路线的混淆,最终在思想上向西方举白旗。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比任何其他门类的“主义”都凝聚了更大多数利益群体的共识。然而各个利益群体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解及诠释却是差距巨大,有时甚至截然相反。比如左边的朋友强调“社会主义”四个字。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仍然应该具备社会主义本质及基本特征的社会。而右边的朋友则是强调“中国特色”四个字,强调中国的现实情况。比如当下中国的经济体制是市场经济,于是认为一切都应该为资本让路。在他们看来“为资本保驾护航”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其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子集,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特例,是“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客观现实下的具体实现。相当于一个科学公理被带入了一些边界条件,初始条件之后,科学公理就被降级成了适用于特定条件的定理。比如适用于前苏联的“大城市武装起义”革命道路直接用到中国就成了“左倾冒险主义”。适用于半封建中国的应该是“农村包围城市”。所以无论是“大城市武装起义”,还是“农村包围城市”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马克思主义在前苏联和旧中国的具体实现。对于这个问题,左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超越客观现实,希望一步到位,容易脱离群众。而右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把类似“统一战线”的策略上升为“主义”的层级。比如我们去北面机场是为了到达位于南方的目的地,右边的朋友却认为明明机场在北面嘛,所以南向是错误的路线。

对立统一规律 发表于  2018-02-14 18:08:45 58字 ( 0/250)

在下下一个帖子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充分必要条件。然后跟着的是初级阶段社会主义的发展逻辑。先生的问题大概可以被完备回答了。

强坛上最近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讨论是很有意义的。因为这是中国国家属性的最根本逻辑。胡适的“多研究问题,少谈论主义”的观点是非常错误的。因为就一个现代社会而言,“主义”混淆才是最大的“问题”。苏共灭亡的起点就是思想路线的混淆,最终在思想上向西方举白旗。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比任何其他门类的“主义”都凝聚了更大多数利益群体的共识。然而各个利益群体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解及诠释却是差距巨大,有时甚至截然相反。比如左边的朋友强调“社会主义”四个字。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仍然应该具备社会主义本质及基本特征的社会。而右边的朋友则是强调“中国特色”四个字,强调中国的现实情况。比如当下中国的经济体制是市场经济,于是认为一切都应该为资本让路。在他们看来“为资本保驾护航”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其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子集,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特例,是“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客观现实下的具体实现。相当于一个科学公理被带入了一些边界条件,初始条件之后,科学公理就被降级成了适用于特定条件的定理。比如适用于前苏联的“大城市武装起义”革命道路直接用到中国就成了“左倾冒险主义”。适用于半封建中国的应该是“农村包围城市”。所以无论是“大城市武装起义”,还是“农村包围城市”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马克思主义在前苏联和旧中国的具体实现。对于这个问题,左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超越客观现实,希望一步到位,容易脱离群众。而右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把类似“统一战线”的策略上升为“主义”的层级。比如我们去北面机场是为了到达位于南方的目的地,右边的朋友却认为明明机场在北面嘛,所以南向是错误的路线。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8-02-14 18:24:09 67字 ( 0/252)

先生的写作计划,与我请教的问题没有丝毫联系。我所希望的是先生把特色社会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区别讲明白,为什么一个是初级阶段,一个是新时代?

强坛上最近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讨论是很有意义的。因为这是中国国家属性的最根本逻辑。胡适的“多研究问题,少谈论主义”的观点是非常错误的。因为就一个现代社会而言,“主义”混淆才是最大的“问题”。苏共灭亡的起点就是思想路线的混淆,最终在思想上向西方举白旗。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比任何其他门类的“主义”都凝聚了更大多数利益群体的共识。然而各个利益群体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解及诠释却是差距巨大,有时甚至截然相反。比如左边的朋友强调“社会主义”四个字。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仍然应该具备社会主义本质及基本特征的社会。而右边的朋友则是强调“中国特色”四个字,强调中国的现实情况。比如当下中国的经济体制是市场经济,于是认为一切都应该为资本让路。在他们看来“为资本保驾护航”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其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子集,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特例,是“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客观现实下的具体实现。相当于一个科学公理被带入了一些边界条件,初始条件之后,科学公理就被降级成了适用于特定条件的定理。比如适用于前苏联的“大城市武装起义”革命道路直接用到中国就成了“左倾冒险主义”。适用于半封建中国的应该是“农村包围城市”。所以无论是“大城市武装起义”,还是“农村包围城市”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马克思主义在前苏联和旧中国的具体实现。对于这个问题,左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超越客观现实,希望一步到位,容易脱离群众。而右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把类似“统一战线”的策略上升为“主义”的层级。比如我们去北面机场是为了到达位于南方的目的地,右边的朋友却认为明明机场在北面嘛,所以南向是错误的路线。

对立统一规律 发表于  2018-02-14 18:40:38 12字 ( 0/223)

说得很清楚啊。是真子集。

强坛上最近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讨论是很有意义的。因为这是中国国家属性的最根本逻辑。胡适的“多研究问题,少谈论主义”的观点是非常错误的。因为就一个现代社会而言,“主义”混淆才是最大的“问题”。苏共灭亡的起点就是思想路线的混淆,最终在思想上向西方举白旗。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比任何其他门类的“主义”都凝聚了更大多数利益群体的共识。然而各个利益群体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解及诠释却是差距巨大,有时甚至截然相反。比如左边的朋友强调“社会主义”四个字。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仍然应该具备社会主义本质及基本特征的社会。而右边的朋友则是强调“中国特色”四个字,强调中国的现实情况。比如当下中国的经济体制是市场经济,于是认为一切都应该为资本让路。在他们看来“为资本保驾护航”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其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子集,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特例,是“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客观现实下的具体实现。相当于一个科学公理被带入了一些边界条件,初始条件之后,科学公理就被降级成了适用于特定条件的定理。比如适用于前苏联的“大城市武装起义”革命道路直接用到中国就成了“左倾冒险主义”。适用于半封建中国的应该是“农村包围城市”。所以无论是“大城市武装起义”,还是“农村包围城市”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马克思主义在前苏联和旧中国的具体实现。对于这个问题,左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超越客观现实,希望一步到位,容易脱离群众。而右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把类似“统一战线”的策略上升为“主义”的层级。比如我们去北面机场是为了到达位于南方的目的地,右边的朋友却认为明明机场在北面嘛,所以南向是错误的路线。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8-02-14 18:00:21 24字 ( 0/280)

新时代也还处在初级阶段(不是低级阶段)。[哈哈]

强坛上最近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讨论是很有意义的。因为这是中国国家属性的最根本逻辑。胡适的“多研究问题,少谈论主义”的观点是非常错误的。因为就一个现代社会而言,“主义”混淆才是最大的“问题”。苏共灭亡的起点就是思想路线的混淆,最终在思想上向西方举白旗。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比任何其他门类的“主义”都凝聚了更大多数利益群体的共识。然而各个利益群体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解及诠释却是差距巨大,有时甚至截然相反。比如左边的朋友强调“社会主义”四个字。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仍然应该具备社会主义本质及基本特征的社会。而右边的朋友则是强调“中国特色”四个字,强调中国的现实情况。比如当下中国的经济体制是市场经济,于是认为一切都应该为资本让路。在他们看来“为资本保驾护航”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其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子集,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特例,是“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客观现实下的具体实现。相当于一个科学公理被带入了一些边界条件,初始条件之后,科学公理就被降级成了适用于特定条件的定理。比如适用于前苏联的“大城市武装起义”革命道路直接用到中国就成了“左倾冒险主义”。适用于半封建中国的应该是“农村包围城市”。所以无论是“大城市武装起义”,还是“农村包围城市”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马克思主义在前苏联和旧中国的具体实现。对于这个问题,左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超越客观现实,希望一步到位,容易脱离群众。而右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把类似“统一战线”的策略上升为“主义”的层级。比如我们去北面机场是为了到达位于南方的目的地,右边的朋友却认为明明机场在北面嘛,所以南向是错误的路线。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8-02-14 17:43:04 18字 ( 0/250)

抹杀两者的区别,也不符合十九大精神。

强坛上最近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讨论是很有意义的。因为这是中国国家属性的最根本逻辑。胡适的“多研究问题,少谈论主义”的观点是非常错误的。因为就一个现代社会而言,“主义”混淆才是最大的“问题”。苏共灭亡的起点就是思想路线的混淆,最终在思想上向西方举白旗。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比任何其他门类的“主义”都凝聚了更大多数利益群体的共识。然而各个利益群体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解及诠释却是差距巨大,有时甚至截然相反。比如左边的朋友强调“社会主义”四个字。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仍然应该具备社会主义本质及基本特征的社会。而右边的朋友则是强调“中国特色”四个字,强调中国的现实情况。比如当下中国的经济体制是市场经济,于是认为一切都应该为资本让路。在他们看来“为资本保驾护航”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其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子集,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特例,是“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客观现实下的具体实现。相当于一个科学公理被带入了一些边界条件,初始条件之后,科学公理就被降级成了适用于特定条件的定理。比如适用于前苏联的“大城市武装起义”革命道路直接用到中国就成了“左倾冒险主义”。适用于半封建中国的应该是“农村包围城市”。所以无论是“大城市武装起义”,还是“农村包围城市”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马克思主义在前苏联和旧中国的具体实现。对于这个问题,左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超越客观现实,希望一步到位,容易脱离群众。而右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把类似“统一战线”的策略上升为“主义”的层级。比如我们去北面机场是为了到达位于南方的目的地,右边的朋友却认为明明机场在北面嘛,所以南向是错误的路线。

安士奎 发表于  2018-02-14 17:23:39 44字 ( 0/246)

联系实际以及“三顶帽子”值得研究的很多,比如腐败、乱象以及黑恶势力等,有金玉其外的问题。

强坛上最近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讨论是很有意义的。因为这是中国国家属性的最根本逻辑。胡适的“多研究问题,少谈论主义”的观点是非常错误的。因为就一个现代社会而言,“主义”混淆才是最大的“问题”。苏共灭亡的起点就是思想路线的混淆,最终在思想上向西方举白旗。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比任何其他门类的“主义”都凝聚了更大多数利益群体的共识。然而各个利益群体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解及诠释却是差距巨大,有时甚至截然相反。比如左边的朋友强调“社会主义”四个字。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仍然应该具备社会主义本质及基本特征的社会。而右边的朋友则是强调“中国特色”四个字,强调中国的现实情况。比如当下中国的经济体制是市场经济,于是认为一切都应该为资本让路。在他们看来“为资本保驾护航”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其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子集,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特例,是“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客观现实下的具体实现。相当于一个科学公理被带入了一些边界条件,初始条件之后,科学公理就被降级成了适用于特定条件的定理。比如适用于前苏联的“大城市武装起义”革命道路直接用到中国就成了“左倾冒险主义”。适用于半封建中国的应该是“农村包围城市”。所以无论是“大城市武装起义”,还是“农村包围城市”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马克思主义在前苏联和旧中国的具体实现。对于这个问题,左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超越客观现实,希望一步到位,容易脱离群众。而右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把类似“统一战线”的策略上升为“主义”的层级。比如我们去北面机场是为了到达位于南方的目的地,右边的朋友却认为明明机场在北面嘛,所以南向是错误的路线。

一是1 发表于  2018-02-14 16:07:19 7字 ( 0/237)

矛盾一体两面。

强坛上最近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讨论是很有意义的。因为这是中国国家属性的最根本逻辑。胡适的“多研究问题,少谈论主义”的观点是非常错误的。因为就一个现代社会而言,“主义”混淆才是最大的“问题”。苏共灭亡的起点就是思想路线的混淆,最终在思想上向西方举白旗。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比任何其他门类的“主义”都凝聚了更大多数利益群体的共识。然而各个利益群体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解及诠释却是差距巨大,有时甚至截然相反。比如左边的朋友强调“社会主义”四个字。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仍然应该具备社会主义本质及基本特征的社会。而右边的朋友则是强调“中国特色”四个字,强调中国的现实情况。比如当下中国的经济体制是市场经济,于是认为一切都应该为资本让路。在他们看来“为资本保驾护航”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其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子集,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特例,是“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客观现实下的具体实现。相当于一个科学公理被带入了一些边界条件,初始条件之后,科学公理就被降级成了适用于特定条件的定理。比如适用于前苏联的“大城市武装起义”革命道路直接用到中国就成了“左倾冒险主义”。适用于半封建中国的应该是“农村包围城市”。所以无论是“大城市武装起义”,还是“农村包围城市”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马克思主义在前苏联和旧中国的具体实现。对于这个问题,左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超越客观现实,希望一步到位,容易脱离群众。而右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把类似“统一战线”的策略上升为“主义”的层级。比如我们去北面机场是为了到达位于南方的目的地,右边的朋友却认为明明机场在北面嘛,所以南向是错误的路线。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8-02-14 15:54:07 11字 ( 0/246)

思想有所进步。[哈哈]

强坛上最近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讨论是很有意义的。因为这是中国国家属性的最根本逻辑。胡适的“多研究问题,少谈论主义”的观点是非常错误的。因为就一个现代社会而言,“主义”混淆才是最大的“问题”。苏共灭亡的起点就是思想路线的混淆,最终在思想上向西方举白旗。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比任何其他门类的“主义”都凝聚了更大多数利益群体的共识。然而各个利益群体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解及诠释却是差距巨大,有时甚至截然相反。比如左边的朋友强调“社会主义”四个字。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仍然应该具备社会主义本质及基本特征的社会。而右边的朋友则是强调“中国特色”四个字,强调中国的现实情况。比如当下中国的经济体制是市场经济,于是认为一切都应该为资本让路。在他们看来“为资本保驾护航”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其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子集,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特例,是“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客观现实下的具体实现。相当于一个科学公理被带入了一些边界条件,初始条件之后,科学公理就被降级成了适用于特定条件的定理。比如适用于前苏联的“大城市武装起义”革命道路直接用到中国就成了“左倾冒险主义”。适用于半封建中国的应该是“农村包围城市”。所以无论是“大城市武装起义”,还是“农村包围城市”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马克思主义在前苏联和旧中国的具体实现。对于这个问题,左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超越客观现实,希望一步到位,容易脱离群众。而右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把类似“统一战线”的策略上升为“主义”的层级。比如我们去北面机场是为了到达位于南方的目的地,右边的朋友却认为明明机场在北面嘛,所以南向是错误的路线。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8-02-14 17:45:40 33字 ( 0/234)

先生对谁是朋友、谁是论敌分得十分清楚,些许“进步”都可以明察秋毫。

强坛上最近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讨论是很有意义的。因为这是中国国家属性的最根本逻辑。胡适的“多研究问题,少谈论主义”的观点是非常错误的。因为就一个现代社会而言,“主义”混淆才是最大的“问题”。苏共灭亡的起点就是思想路线的混淆,最终在思想上向西方举白旗。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比任何其他门类的“主义”都凝聚了更大多数利益群体的共识。然而各个利益群体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解及诠释却是差距巨大,有时甚至截然相反。比如左边的朋友强调“社会主义”四个字。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仍然应该具备社会主义本质及基本特征的社会。而右边的朋友则是强调“中国特色”四个字,强调中国的现实情况。比如当下中国的经济体制是市场经济,于是认为一切都应该为资本让路。在他们看来“为资本保驾护航”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其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子集,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特例,是“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客观现实下的具体实现。相当于一个科学公理被带入了一些边界条件,初始条件之后,科学公理就被降级成了适用于特定条件的定理。比如适用于前苏联的“大城市武装起义”革命道路直接用到中国就成了“左倾冒险主义”。适用于半封建中国的应该是“农村包围城市”。所以无论是“大城市武装起义”,还是“农村包围城市”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马克思主义在前苏联和旧中国的具体实现。对于这个问题,左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超越客观现实,希望一步到位,容易脱离群众。而右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把类似“统一战线”的策略上升为“主义”的层级。比如我们去北面机场是为了到达位于南方的目的地,右边的朋友却认为明明机场在北面嘛,所以南向是错误的路线。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8-02-14 17:59:10 28字 ( 0/247)

那噹然,希望在狗年到来之际,老十也有点“进步”。[哈哈]

强坛上最近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讨论是很有意义的。因为这是中国国家属性的最根本逻辑。胡适的“多研究问题,少谈论主义”的观点是非常错误的。因为就一个现代社会而言,“主义”混淆才是最大的“问题”。苏共灭亡的起点就是思想路线的混淆,最终在思想上向西方举白旗。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比任何其他门类的“主义”都凝聚了更大多数利益群体的共识。然而各个利益群体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解及诠释却是差距巨大,有时甚至截然相反。比如左边的朋友强调“社会主义”四个字。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仍然应该具备社会主义本质及基本特征的社会。而右边的朋友则是强调“中国特色”四个字,强调中国的现实情况。比如当下中国的经济体制是市场经济,于是认为一切都应该为资本让路。在他们看来“为资本保驾护航”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其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子集,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特例,是“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客观现实下的具体实现。相当于一个科学公理被带入了一些边界条件,初始条件之后,科学公理就被降级成了适用于特定条件的定理。比如适用于前苏联的“大城市武装起义”革命道路直接用到中国就成了“左倾冒险主义”。适用于半封建中国的应该是“农村包围城市”。所以无论是“大城市武装起义”,还是“农村包围城市”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马克思主义在前苏联和旧中国的具体实现。对于这个问题,左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超越客观现实,希望一步到位,容易脱离群众。而右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把类似“统一战线”的策略上升为“主义”的层级。比如我们去北面机场是为了到达位于南方的目的地,右边的朋友却认为明明机场在北面嘛,所以南向是错误的路线。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8-02-14 18:26:52 23字 ( 0/239)

本阶层永远都是坚定的社会主义者,马克思主义者。

强坛上最近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讨论是很有意义的。因为这是中国国家属性的最根本逻辑。胡适的“多研究问题,少谈论主义”的观点是非常错误的。因为就一个现代社会而言,“主义”混淆才是最大的“问题”。苏共灭亡的起点就是思想路线的混淆,最终在思想上向西方举白旗。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比任何其他门类的“主义”都凝聚了更大多数利益群体的共识。然而各个利益群体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解及诠释却是差距巨大,有时甚至截然相反。比如左边的朋友强调“社会主义”四个字。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仍然应该具备社会主义本质及基本特征的社会。而右边的朋友则是强调“中国特色”四个字,强调中国的现实情况。比如当下中国的经济体制是市场经济,于是认为一切都应该为资本让路。在他们看来“为资本保驾护航”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其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子集,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特例,是“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客观现实下的具体实现。相当于一个科学公理被带入了一些边界条件,初始条件之后,科学公理就被降级成了适用于特定条件的定理。比如适用于前苏联的“大城市武装起义”革命道路直接用到中国就成了“左倾冒险主义”。适用于半封建中国的应该是“农村包围城市”。所以无论是“大城市武装起义”,还是“农村包围城市”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马克思主义在前苏联和旧中国的具体实现。对于这个问题,左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超越客观现实,希望一步到位,容易脱离群众。而右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把类似“统一战线”的策略上升为“主义”的层级。比如我们去北面机场是为了到达位于南方的目的地,右边的朋友却认为明明机场在北面嘛,所以南向是错误的路线。

xueyunluyifu 发表于  2018-02-14 15:34:47 77字 ( 0/282)

整了半天有强加之感。木有讲清楚你的子集到底哪一条符合科学社会主义?为什么只能选择这样的子集而不能选择其他形式的子集?你包含了各种利益群体就证明你的正确?!

强坛上最近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讨论是很有意义的。因为这是中国国家属性的最根本逻辑。胡适的“多研究问题,少谈论主义”的观点是非常错误的。因为就一个现代社会而言,“主义”混淆才是最大的“问题”。苏共灭亡的起点就是思想路线的混淆,最终在思想上向西方举白旗。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比任何其他门类的“主义”都凝聚了更大多数利益群体的共识。然而各个利益群体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解及诠释却是差距巨大,有时甚至截然相反。比如左边的朋友强调“社会主义”四个字。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仍然应该具备社会主义本质及基本特征的社会。而右边的朋友则是强调“中国特色”四个字,强调中国的现实情况。比如当下中国的经济体制是市场经济,于是认为一切都应该为资本让路。在他们看来“为资本保驾护航”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其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子集,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特例,是“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客观现实下的具体实现。相当于一个科学公理被带入了一些边界条件,初始条件之后,科学公理就被降级成了适用于特定条件的定理。比如适用于前苏联的“大城市武装起义”革命道路直接用到中国就成了“左倾冒险主义”。适用于半封建中国的应该是“农村包围城市”。所以无论是“大城市武装起义”,还是“农村包围城市”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马克思主义在前苏联和旧中国的具体实现。对于这个问题,左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超越客观现实,希望一步到位,容易脱离群众。而右边的朋友往往倾向于把类似“统一战线”的策略上升为“主义”的层级。比如我们去北面机场是为了到达位于南方的目的地,右边的朋友却认为明明机场在北面嘛,所以南向是错误的路线。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