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liangxiong 发表于  2018-02-13 21:04:18 3660字 ( 3/2017)

最好的团年饭 却不是吃出来的(原创首发)

        在老家农村,过了农历小年腊月廿三,有家家户户吃团年饭的习俗。这是一年中一个家庭内最为隆重的一顿饭了。可是,在我的记忆中,最好的团年饭,却不是自己家的,也不是现在的,而是邻居大叔他们几兄弟家的。而说它们好,竟然没有吃过。

        大叔他们是三兄弟,很团结。本来,三兄弟个个都很强壮,精明能干,再一团结,更是如虎添翼!而这种团结不仅是全面的,而且是长期的。不仅是三兄弟,还有他们家里的妇女和孩子,都能自觉地搞好团结,亲如一家。二叔的老婆很早就去世了,一直是单身,把三个孩子拉扯大。另两家的妇女从不去计较自己在搭伙中吃亏了。大叔他们兄弟团结的初衷,是为了欺负别人。而团结使他们的力量更大了,在做庄稼时的作用更是显著,事半而功倍。

        吃团年饭,其实也是在对一年做总结。一年来顺利,团年饭就会吃得兴高采烈,眉飞色舞。其实,团年饭的基调蕴藏在了平时,一年365天。这在大叔他们三弟兄尤为明显。

        平时,谁家惹到他们中的任何一家,其他两家不管大人孩子,就立马站出来帮忙,不管对错,使得大家都惧怕他们。但大叔三兄弟的这种团结的作用,在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更加凸显,而且这种作用是积极正面的,很多人希望这样做但却无法办到。三兄弟的合作,非常自如,一直坚持,不是一年、两年,而是长期性的。在农村最为忙碌的秋收时节,他们三兄弟统筹兼顾,哪家的哪块田的谷子熟了,需要先打,就先打哪块田的,完全是根据具体情况而定,这种协作方式非常科学合理。不仅打得干净,浪费的粮食少,而且生活耗费也节省了很多。

        团年饭如果说是一支单独的曲子,它并不特别动人。以前团年饭比平时丰盛得多还好点,现在单从吃上来说,天天都在过年,团年饭则更提不起人们的兴致。而大叔他们的团年饭,则是一年来的曲子的高潮,最为动人的部分。有了平时团结的基调,过年时团结作为主旋律才水到渠成,更加激越。大叔他们因为有三家人,每年腊月廿三一过就开始团年了,歇一天第二家接着团年。连着大吃大喝,不仅做饭的两个妇女累,胃也受不了,好酒好菜也来不及细细品味,不就有点可惜?

        大叔他们几家的团年饭,之所以被认为是最好的团年饭,做饭的也有贡献。每次团年,大叔和幺叔兄弟家的两个“蠢”妇女,一大早就忙碌开了。团年饭的味道,不只在桌上,也在为把饭菜端上桌的两个妇女的“愚蠢”而幸福的忙碌中。不只在于吃了中午饭,又接着吃晚饭那种难得的放松,更在于他们所洋溢出来的幸福感,连我们小孩都感觉到了,因此,它们是最好的团年饭。

       大叔他们几家的团年饭,吃的情景,当时的我不知道,想像应该是把酒言欢,其乐融融。那时有的小孩,有“守嘴”的习惯,就是邻居家来客了,往往在人家吃中午饭时,就在人家的门口站着,倚着门,或者靠近吃饭的人,磨磨蹭蹭的,那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但那是在平时。过年了,大人的管束就严了,别人家团年,就连看都不许去看,何况我们家跟大叔他们几弟兄还有仇。

       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他们吃团年饭的情景,但那团结的氛围,那吃饭前放的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却犹如团年饭的香味四处飘散。那时的人还是比较朴实的,作的人很少,显摆、炫富,都是以后才有的事。当然也没有刻意地要压抑控制什么,劳累忙碌了一年,本来就是要放松的嘛!大叔三兄弟之中,二叔最爱喝酒,酒量最大,故事最多,也最爱喝醉。其实他最苦,家里没有女人拾掇,平时就只有老妈帮着收拾收拾家里。借着酒劲,吐出心中的不快,也是人之常情。因为这个原因,大叔和幺叔也不怎么阻拦他。二叔喝醉了,就四处走,又说又唱,在高兴中又夹杂着痛苦,一会儿笑,一会儿哭,像个小孩子,这使我们看到了大人们平时不为人知的真实而柔软的一面。

        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叔他们几家的团年饭,在我心目中,依然是最好的。而有的团年饭,虽然弟兄更多,人更多,摆的桌子也更多,气氛还要热烈些,但却缺乏大叔他们平时的团结的基础,不像大叔他们互相帮助,协同生产,联系紧密,因此,就只是一顿团圆饭而已,团结的意义并不突出。大叔他们几家的团年饭,虽然我没有吃到过,也没有看到过,但我却感受到了。感受到了其中真正的滋味,可贵的滋味,那是他们所有人最盼望最喜欢的,因此,我以为是最好的团年饭。

                                                                                                                                              王良炬    2018年2月13日   北京

永胜龙须村 发表于  2018-02-14 20:56:43 495字 ( 0/209)

读强国论坛《 最好的团年饭 却不是吃出来的 》,《没有家,就没有“年”》有感。两篇文章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在强调过年背后的情感因素。二位作者可能都意识到,如今的

        在老家农村,过了农历小年腊月廿三,有家家户户吃团年饭的习俗。这是一年中一个家庭内最为隆重的一顿饭了。可是,在我的记忆中,最好的团年饭,却不是自己家的,也不是现在的,而是邻居大叔他们几兄弟家的。而说它们好,竟然没有吃过。

        大叔他们是三兄弟,很团结。本来,三兄弟个个都很强壮,精明能干,再一团结,更是如虎添翼!而这种团结不仅是全面的,而且是长期的。不仅是三兄弟,还有他们家里的妇女和孩子,都能自觉地搞好团结,亲如一家。二叔的老婆很早就去世了,一直是单身,把三个孩子拉扯大。另两家的妇女从不去计较自己在搭伙中吃亏了。大叔他们兄弟团结的初衷,是为了欺负别人。而团结使他们的力量更大了,在做庄稼时的作用更是显著,事半而功倍。

        吃团年饭,其实也是在对一年做总结。一年来顺利,团年饭就会吃得兴高采烈,眉飞色舞。其实,团年饭的基调蕴藏在了平时,一年365天。这在大叔他们三弟兄尤为明显。

        平时,谁家惹到他们中的任何一家,其他两家不管大人孩子,就立马站出来帮忙,不管对错,使得大家都惧怕他们。但大叔三兄弟的这种团结的作用,在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更加凸显,而且这种作用是积极正面的,很多人希望这样做但却无法办到。三兄弟的合作,非常自如,一直坚持,不是一年、两年,而是长期性的。在农村最为忙碌的秋收时节,他们三兄弟统筹兼顾,哪家的哪块田的谷子熟了,需要先打,就先打哪块田的,完全是根据具体情况而定,这种协作方式非常科学合理。不仅打得干净,浪费的粮食少,而且生活耗费也节省了很多。

        团年饭如果说是一支单独的曲子,它并不特别动人。以前团年饭比平时丰盛得多还好点,现在单从吃上来说,天天都在过年,团年饭则更提不起人们的兴致。而大叔他们的团年饭,则是一年来的曲子的高潮,最为动人的部分。有了平时团结的基调,过年时团结作为主旋律才水到渠成,更加激越。大叔他们因为有三家人,每年腊月廿三一过就开始团年了,歇一天第二家接着团年。连着大吃大喝,不仅做饭的两个妇女累,胃也受不了,好酒好菜也来不及细细品味,不就有点可惜?

        大叔他们几家的团年饭,之所以被认为是最好的团年饭,做饭的也有贡献。每次团年,大叔和幺叔兄弟家的两个“蠢”妇女,一大早就忙碌开了。团年饭的味道,不只在桌上,也在为把饭菜端上桌的两个妇女的“愚蠢”而幸福的忙碌中。不只在于吃了中午饭,又接着吃晚饭那种难得的放松,更在于他们所洋溢出来的幸福感,连我们小孩都感觉到了,因此,它们是最好的团年饭。

       大叔他们几家的团年饭,吃的情景,当时的我不知道,想像应该是把酒言欢,其乐融融。那时有的小孩,有“守嘴”的习惯,就是邻居家来客了,往往在人家吃中午饭时,就在人家的门口站着,倚着门,或者靠近吃饭的人,磨磨蹭蹭的,那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但那是在平时。过年了,大人的管束就严了,别人家团年,就连看都不许去看,何况我们家跟大叔他们几弟兄还有仇。

       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他们吃团年饭的情景,但那团结的氛围,那吃饭前放的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却犹如团年饭的香味四处飘散。那时的人还是比较朴实的,作的人很少,显摆、炫富,都是以后才有的事。当然也没有刻意地要压抑控制什么,劳累忙碌了一年,本来就是要放松的嘛!大叔三兄弟之中,二叔最爱喝酒,酒量最大,故事最多,也最爱喝醉。其实他最苦,家里没有女人拾掇,平时就只有老妈帮着收拾收拾家里。借着酒劲,吐出心中的不快,也是人之常情。因为这个原因,大叔和幺叔也不怎么阻拦他。二叔喝醉了,就四处走,又说又唱,在高兴中又夹杂着痛苦,一会儿笑,一会儿哭,像个小孩子,这使我们看到了大人们平时不为人知的真实而柔软的一面。

        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叔他们几家的团年饭,在我心目中,依然是最好的。而有的团年饭,虽然弟兄更多,人更多,摆的桌子也更多,气氛还要热烈些,但却缺乏大叔他们平时的团结的基础,不像大叔他们互相帮助,协同生产,联系紧密,因此,就只是一顿团圆饭而已,团结的意义并不突出。大叔他们几家的团年饭,虽然我没有吃到过,也没有看到过,但我却感受到了。感受到了其中真正的滋味,可贵的滋味,那是他们所有人最盼望最喜欢的,因此,我以为是最好的团年饭。

                                                                                                                                              王良炬    2018年2月13日   北京

永胜龙须村 发表于  2018-02-13 22:13:48 0字 ( 0/171)

团年,团年,有团结才有年味,团结是亲情的纽带,也是家族长盛不衰的秘诀。

团年,团年,有团结才有年味,团结是亲情的纽带,也是家族长盛不衰的秘诀。

        在老家农村,过了农历小年腊月廿三,有家家户户吃团年饭的习俗。这是一年中一个家庭内最为隆重的一顿饭了。可是,在我的记忆中,最好的团年饭,却不是自己家的,也不是现在的,而是邻居大叔他们几兄弟家的。而说它们好,竟然没有吃过。

        大叔他们是三兄弟,很团结。本来,三兄弟个个都很强壮,精明能干,再一团结,更是如虎添翼!而这种团结不仅是全面的,而且是长期的。不仅是三兄弟,还有他们家里的妇女和孩子,都能自觉地搞好团结,亲如一家。二叔的老婆很早就去世了,一直是单身,把三个孩子拉扯大。另两家的妇女从不去计较自己在搭伙中吃亏了。大叔他们兄弟团结的初衷,是为了欺负别人。而团结使他们的力量更大了,在做庄稼时的作用更是显著,事半而功倍。

        吃团年饭,其实也是在对一年做总结。一年来顺利,团年饭就会吃得兴高采烈,眉飞色舞。其实,团年饭的基调蕴藏在了平时,一年365天。这在大叔他们三弟兄尤为明显。

        平时,谁家惹到他们中的任何一家,其他两家不管大人孩子,就立马站出来帮忙,不管对错,使得大家都惧怕他们。但大叔三兄弟的这种团结的作用,在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更加凸显,而且这种作用是积极正面的,很多人希望这样做但却无法办到。三兄弟的合作,非常自如,一直坚持,不是一年、两年,而是长期性的。在农村最为忙碌的秋收时节,他们三兄弟统筹兼顾,哪家的哪块田的谷子熟了,需要先打,就先打哪块田的,完全是根据具体情况而定,这种协作方式非常科学合理。不仅打得干净,浪费的粮食少,而且生活耗费也节省了很多。

        团年饭如果说是一支单独的曲子,它并不特别动人。以前团年饭比平时丰盛得多还好点,现在单从吃上来说,天天都在过年,团年饭则更提不起人们的兴致。而大叔他们的团年饭,则是一年来的曲子的高潮,最为动人的部分。有了平时团结的基调,过年时团结作为主旋律才水到渠成,更加激越。大叔他们因为有三家人,每年腊月廿三一过就开始团年了,歇一天第二家接着团年。连着大吃大喝,不仅做饭的两个妇女累,胃也受不了,好酒好菜也来不及细细品味,不就有点可惜?

        大叔他们几家的团年饭,之所以被认为是最好的团年饭,做饭的也有贡献。每次团年,大叔和幺叔兄弟家的两个“蠢”妇女,一大早就忙碌开了。团年饭的味道,不只在桌上,也在为把饭菜端上桌的两个妇女的“愚蠢”而幸福的忙碌中。不只在于吃了中午饭,又接着吃晚饭那种难得的放松,更在于他们所洋溢出来的幸福感,连我们小孩都感觉到了,因此,它们是最好的团年饭。

       大叔他们几家的团年饭,吃的情景,当时的我不知道,想像应该是把酒言欢,其乐融融。那时有的小孩,有“守嘴”的习惯,就是邻居家来客了,往往在人家吃中午饭时,就在人家的门口站着,倚着门,或者靠近吃饭的人,磨磨蹭蹭的,那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但那是在平时。过年了,大人的管束就严了,别人家团年,就连看都不许去看,何况我们家跟大叔他们几弟兄还有仇。

       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他们吃团年饭的情景,但那团结的氛围,那吃饭前放的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却犹如团年饭的香味四处飘散。那时的人还是比较朴实的,作的人很少,显摆、炫富,都是以后才有的事。当然也没有刻意地要压抑控制什么,劳累忙碌了一年,本来就是要放松的嘛!大叔三兄弟之中,二叔最爱喝酒,酒量最大,故事最多,也最爱喝醉。其实他最苦,家里没有女人拾掇,平时就只有老妈帮着收拾收拾家里。借着酒劲,吐出心中的不快,也是人之常情。因为这个原因,大叔和幺叔也不怎么阻拦他。二叔喝醉了,就四处走,又说又唱,在高兴中又夹杂着痛苦,一会儿笑,一会儿哭,像个小孩子,这使我们看到了大人们平时不为人知的真实而柔软的一面。

        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叔他们几家的团年饭,在我心目中,依然是最好的。而有的团年饭,虽然弟兄更多,人更多,摆的桌子也更多,气氛还要热烈些,但却缺乏大叔他们平时的团结的基础,不像大叔他们互相帮助,协同生产,联系紧密,因此,就只是一顿团圆饭而已,团结的意义并不突出。大叔他们几家的团年饭,虽然我没有吃到过,也没有看到过,但我却感受到了。感受到了其中真正的滋味,可贵的滋味,那是他们所有人最盼望最喜欢的,因此,我以为是最好的团年饭。

                                                                                                                                              王良炬    2018年2月13日   北京

永胜龙须村 发表于  2018-02-13 21:59:39 0字 ( 0/224)

感情是积累起来的,现在许多人都是在外谋生,一般要到过年,一家人才能聚到一起。 的确没有平时的感情基础,到了过年那几天,临时培养,难免有些生疏。不过血浓于水,还是

感情是积累起来的,现在许多人都是在外谋生,一般要到过年,一家人才能聚到一起。 的确没有平时的感情基础,到了过年那几天,临时培养,难免有些生疏。不过血浓于水,还是

        在老家农村,过了农历小年腊月廿三,有家家户户吃团年饭的习俗。这是一年中一个家庭内最为隆重的一顿饭了。可是,在我的记忆中,最好的团年饭,却不是自己家的,也不是现在的,而是邻居大叔他们几兄弟家的。而说它们好,竟然没有吃过。

        大叔他们是三兄弟,很团结。本来,三兄弟个个都很强壮,精明能干,再一团结,更是如虎添翼!而这种团结不仅是全面的,而且是长期的。不仅是三兄弟,还有他们家里的妇女和孩子,都能自觉地搞好团结,亲如一家。二叔的老婆很早就去世了,一直是单身,把三个孩子拉扯大。另两家的妇女从不去计较自己在搭伙中吃亏了。大叔他们兄弟团结的初衷,是为了欺负别人。而团结使他们的力量更大了,在做庄稼时的作用更是显著,事半而功倍。

        吃团年饭,其实也是在对一年做总结。一年来顺利,团年饭就会吃得兴高采烈,眉飞色舞。其实,团年饭的基调蕴藏在了平时,一年365天。这在大叔他们三弟兄尤为明显。

        平时,谁家惹到他们中的任何一家,其他两家不管大人孩子,就立马站出来帮忙,不管对错,使得大家都惧怕他们。但大叔三兄弟的这种团结的作用,在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更加凸显,而且这种作用是积极正面的,很多人希望这样做但却无法办到。三兄弟的合作,非常自如,一直坚持,不是一年、两年,而是长期性的。在农村最为忙碌的秋收时节,他们三兄弟统筹兼顾,哪家的哪块田的谷子熟了,需要先打,就先打哪块田的,完全是根据具体情况而定,这种协作方式非常科学合理。不仅打得干净,浪费的粮食少,而且生活耗费也节省了很多。

        团年饭如果说是一支单独的曲子,它并不特别动人。以前团年饭比平时丰盛得多还好点,现在单从吃上来说,天天都在过年,团年饭则更提不起人们的兴致。而大叔他们的团年饭,则是一年来的曲子的高潮,最为动人的部分。有了平时团结的基调,过年时团结作为主旋律才水到渠成,更加激越。大叔他们因为有三家人,每年腊月廿三一过就开始团年了,歇一天第二家接着团年。连着大吃大喝,不仅做饭的两个妇女累,胃也受不了,好酒好菜也来不及细细品味,不就有点可惜?

        大叔他们几家的团年饭,之所以被认为是最好的团年饭,做饭的也有贡献。每次团年,大叔和幺叔兄弟家的两个“蠢”妇女,一大早就忙碌开了。团年饭的味道,不只在桌上,也在为把饭菜端上桌的两个妇女的“愚蠢”而幸福的忙碌中。不只在于吃了中午饭,又接着吃晚饭那种难得的放松,更在于他们所洋溢出来的幸福感,连我们小孩都感觉到了,因此,它们是最好的团年饭。

       大叔他们几家的团年饭,吃的情景,当时的我不知道,想像应该是把酒言欢,其乐融融。那时有的小孩,有“守嘴”的习惯,就是邻居家来客了,往往在人家吃中午饭时,就在人家的门口站着,倚着门,或者靠近吃饭的人,磨磨蹭蹭的,那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但那是在平时。过年了,大人的管束就严了,别人家团年,就连看都不许去看,何况我们家跟大叔他们几弟兄还有仇。

       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他们吃团年饭的情景,但那团结的氛围,那吃饭前放的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却犹如团年饭的香味四处飘散。那时的人还是比较朴实的,作的人很少,显摆、炫富,都是以后才有的事。当然也没有刻意地要压抑控制什么,劳累忙碌了一年,本来就是要放松的嘛!大叔三兄弟之中,二叔最爱喝酒,酒量最大,故事最多,也最爱喝醉。其实他最苦,家里没有女人拾掇,平时就只有老妈帮着收拾收拾家里。借着酒劲,吐出心中的不快,也是人之常情。因为这个原因,大叔和幺叔也不怎么阻拦他。二叔喝醉了,就四处走,又说又唱,在高兴中又夹杂着痛苦,一会儿笑,一会儿哭,像个小孩子,这使我们看到了大人们平时不为人知的真实而柔软的一面。

        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叔他们几家的团年饭,在我心目中,依然是最好的。而有的团年饭,虽然弟兄更多,人更多,摆的桌子也更多,气氛还要热烈些,但却缺乏大叔他们平时的团结的基础,不像大叔他们互相帮助,协同生产,联系紧密,因此,就只是一顿团圆饭而已,团结的意义并不突出。大叔他们几家的团年饭,虽然我没有吃到过,也没有看到过,但我却感受到了。感受到了其中真正的滋味,可贵的滋味,那是他们所有人最盼望最喜欢的,因此,我以为是最好的团年饭。

                                                                                                                                              王良炬    2018年2月13日   北京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