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我这块牛粪最大 发表于  2018-02-13 16:34:00 2107字 ( 10/2047)

文在寅正中金正恩的下怀

2018年伊始,这全球就遭遇了近十几年未遇的寒潮气候。然而地处东亚的朝鲜半岛,在金正恩除旧迎新的贺岁文告通过电波,所形成的暖风吹向世界。简明扼要的说吧,朝鲜使团带去由金正恩亲笔邀请韩国总统文在寅的信函。按礼尚往来一般规则讲,文在寅应该在会见朝鲜使团主动向金正恩发出访韩的邀请才对。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文在寅在接受金正恩正式邀请后的表态中说——要看气氛而定。

 

文在寅所讲或暗示的这个气氛是什么,我们在这先不去探究,但他言下之意的气氛有一点是肯定的——那是要看美国人愿意不愿意这一气氛,他才能去。直截了当的说——他去是要征得美国人的同意才行。还有像是朝鲜要先弃核来营造气氛等这都是托词而已,你想:这谈婚论嫁八字还没一撇,你就要求人家将来的孩子要跟韩方姓,这可能么?那么,文在寅又有什么苦衷和一言难尽的痛楚呢?

 

首先我们要知道目前韩国这个国家体系,至于他这个体系我想就不在此赘述罗里吧嗦,只是稍稍点一下:目前韩国还算是个正常国家么?

 

好,大致清楚即可,这样就可以梳理清,为什么文在寅没底气邀请金正恩访韩,文在寅主动邀请金正恩访韩可以将金正恩一——军,怎么说呢?把金正恩请到自家谈如何营造半岛和平不再理所当然了么?如果金正恩不接球,那不正中下怀了么?可是,戏剧性的是——文在寅正中金正恩的下怀!金正恩正是看准了文在寅说了不算的软肋,发起外交攻势:你越说了不算——我就越邀请你!这一切,既能赢得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又让世界看清朝鲜和平与亲善姿态。可是,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是:堂堂的一国民选总统——不能主政自己的外交国防是多么的悲哀啊!

老鹰2014 发表于  2018-02-14 08:32:34 19字 ( 0/219)

还是文在寅老练,他这样做免受战火荼毒。

2018年伊始,这全球就遭遇了近十几年未遇的寒潮气候。然而地处东亚的朝鲜半岛,在金正恩除旧迎新的贺岁文告通过电波,所形成的暖风吹向世界。简明扼要的说吧,朝鲜使团带去由金正恩亲笔邀请韩国总统文在寅的信函。按礼尚往来一般规则讲,文在寅应该在会见朝鲜使团主动向金正恩发出访韩的邀请才对。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文在寅在接受金正恩正式邀请后的表态中说——要看气氛而定。

 

文在寅所讲或暗示的这个气氛是什么,我们在这先不去探究,但他言下之意的气氛有一点是肯定的——那是要看美国人愿意不愿意这一气氛,他才能去。直截了当的说——他去是要征得美国人的同意才行。还有像是朝鲜要先弃核来营造气氛等这都是托词而已,你想:这谈婚论嫁八字还没一撇,你就要求人家将来的孩子要跟韩方姓,这可能么?那么,文在寅又有什么苦衷和一言难尽的痛楚呢?

 

首先我们要知道目前韩国这个国家体系,至于他这个体系我想就不在此赘述罗里吧嗦,只是稍稍点一下:目前韩国还算是个正常国家么?

 

好,大致清楚即可,这样就可以梳理清,为什么文在寅没底气邀请金正恩访韩,文在寅主动邀请金正恩访韩可以将金正恩一——军,怎么说呢?把金正恩请到自家谈如何营造半岛和平不再理所当然了么?如果金正恩不接球,那不正中下怀了么?可是,戏剧性的是——文在寅正中金正恩的下怀!金正恩正是看准了文在寅说了不算的软肋,发起外交攻势:你越说了不算——我就越邀请你!这一切,既能赢得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又让世界看清朝鲜和平与亲善姿态。可是,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是:堂堂的一国民选总统——不能主政自己的外交国防是多么的悲哀啊!

咱粗 发表于  2018-02-14 04:10:45 0字 ( 0/199)

呵呵……观看“总统”宝座上的过客……大乐趣嘛……

呵呵……观看“总统”宝座上的过客……大乐趣嘛……

2018年伊始,这全球就遭遇了近十几年未遇的寒潮气候。然而地处东亚的朝鲜半岛,在金正恩除旧迎新的贺岁文告通过电波,所形成的暖风吹向世界。简明扼要的说吧,朝鲜使团带去由金正恩亲笔邀请韩国总统文在寅的信函。按礼尚往来一般规则讲,文在寅应该在会见朝鲜使团主动向金正恩发出访韩的邀请才对。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文在寅在接受金正恩正式邀请后的表态中说——要看气氛而定。

 

文在寅所讲或暗示的这个气氛是什么,我们在这先不去探究,但他言下之意的气氛有一点是肯定的——那是要看美国人愿意不愿意这一气氛,他才能去。直截了当的说——他去是要征得美国人的同意才行。还有像是朝鲜要先弃核来营造气氛等这都是托词而已,你想:这谈婚论嫁八字还没一撇,你就要求人家将来的孩子要跟韩方姓,这可能么?那么,文在寅又有什么苦衷和一言难尽的痛楚呢?

 

首先我们要知道目前韩国这个国家体系,至于他这个体系我想就不在此赘述罗里吧嗦,只是稍稍点一下:目前韩国还算是个正常国家么?

 

好,大致清楚即可,这样就可以梳理清,为什么文在寅没底气邀请金正恩访韩,文在寅主动邀请金正恩访韩可以将金正恩一——军,怎么说呢?把金正恩请到自家谈如何营造半岛和平不再理所当然了么?如果金正恩不接球,那不正中下怀了么?可是,戏剧性的是——文在寅正中金正恩的下怀!金正恩正是看准了文在寅说了不算的软肋,发起外交攻势:你越说了不算——我就越邀请你!这一切,既能赢得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又让世界看清朝鲜和平与亲善姿态。可是,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是:堂堂的一国民选总统——不能主政自己的外交国防是多么的悲哀啊!

老老保老张工 发表于  2018-02-13 18:59:53 98字 ( 0/180)

先生求全责备了。依我看,文的回答,是有理有利有节的。通常惯例是,如文应邀访问了朝鲜,当面是可以发出邀金访韩的邀请的。但从金大中、卢武铉访朝,而没有回访的历史看,

2018年伊始,这全球就遭遇了近十几年未遇的寒潮气候。然而地处东亚的朝鲜半岛,在金正恩除旧迎新的贺岁文告通过电波,所形成的暖风吹向世界。简明扼要的说吧,朝鲜使团带去由金正恩亲笔邀请韩国总统文在寅的信函。按礼尚往来一般规则讲,文在寅应该在会见朝鲜使团主动向金正恩发出访韩的邀请才对。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文在寅在接受金正恩正式邀请后的表态中说——要看气氛而定。

 

文在寅所讲或暗示的这个气氛是什么,我们在这先不去探究,但他言下之意的气氛有一点是肯定的——那是要看美国人愿意不愿意这一气氛,他才能去。直截了当的说——他去是要征得美国人的同意才行。还有像是朝鲜要先弃核来营造气氛等这都是托词而已,你想:这谈婚论嫁八字还没一撇,你就要求人家将来的孩子要跟韩方姓,这可能么?那么,文在寅又有什么苦衷和一言难尽的痛楚呢?

 

首先我们要知道目前韩国这个国家体系,至于他这个体系我想就不在此赘述罗里吧嗦,只是稍稍点一下:目前韩国还算是个正常国家么?

 

好,大致清楚即可,这样就可以梳理清,为什么文在寅没底气邀请金正恩访韩,文在寅主动邀请金正恩访韩可以将金正恩一——军,怎么说呢?把金正恩请到自家谈如何营造半岛和平不再理所当然了么?如果金正恩不接球,那不正中下怀了么?可是,戏剧性的是——文在寅正中金正恩的下怀!金正恩正是看准了文在寅说了不算的软肋,发起外交攻势:你越说了不算——我就越邀请你!这一切,既能赢得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又让世界看清朝鲜和平与亲善姿态。可是,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是:堂堂的一国民选总统——不能主政自己的外交国防是多么的悲哀啊!

82615471 发表于  2018-02-13 19:30:12 16字 ( 0/61)

有来有往,才叫来往!如不然 ……

2018年伊始,这全球就遭遇了近十几年未遇的寒潮气候。然而地处东亚的朝鲜半岛,在金正恩除旧迎新的贺岁文告通过电波,所形成的暖风吹向世界。简明扼要的说吧,朝鲜使团带去由金正恩亲笔邀请韩国总统文在寅的信函。按礼尚往来一般规则讲,文在寅应该在会见朝鲜使团主动向金正恩发出访韩的邀请才对。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文在寅在接受金正恩正式邀请后的表态中说——要看气氛而定。

 

文在寅所讲或暗示的这个气氛是什么,我们在这先不去探究,但他言下之意的气氛有一点是肯定的——那是要看美国人愿意不愿意这一气氛,他才能去。直截了当的说——他去是要征得美国人的同意才行。还有像是朝鲜要先弃核来营造气氛等这都是托词而已,你想:这谈婚论嫁八字还没一撇,你就要求人家将来的孩子要跟韩方姓,这可能么?那么,文在寅又有什么苦衷和一言难尽的痛楚呢?

 

首先我们要知道目前韩国这个国家体系,至于他这个体系我想就不在此赘述罗里吧嗦,只是稍稍点一下:目前韩国还算是个正常国家么?

 

好,大致清楚即可,这样就可以梳理清,为什么文在寅没底气邀请金正恩访韩,文在寅主动邀请金正恩访韩可以将金正恩一——军,怎么说呢?把金正恩请到自家谈如何营造半岛和平不再理所当然了么?如果金正恩不接球,那不正中下怀了么?可是,戏剧性的是——文在寅正中金正恩的下怀!金正恩正是看准了文在寅说了不算的软肋,发起外交攻势:你越说了不算——我就越邀请你!这一切,既能赢得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又让世界看清朝鲜和平与亲善姿态。可是,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是:堂堂的一国民选总统——不能主政自己的外交国防是多么的悲哀啊!

老老保老张工 发表于  2018-02-13 20:01:48 12字 ( 0/30)

还没有来嘛!怎么决定往?

2018年伊始,这全球就遭遇了近十几年未遇的寒潮气候。然而地处东亚的朝鲜半岛,在金正恩除旧迎新的贺岁文告通过电波,所形成的暖风吹向世界。简明扼要的说吧,朝鲜使团带去由金正恩亲笔邀请韩国总统文在寅的信函。按礼尚往来一般规则讲,文在寅应该在会见朝鲜使团主动向金正恩发出访韩的邀请才对。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文在寅在接受金正恩正式邀请后的表态中说——要看气氛而定。

 

文在寅所讲或暗示的这个气氛是什么,我们在这先不去探究,但他言下之意的气氛有一点是肯定的——那是要看美国人愿意不愿意这一气氛,他才能去。直截了当的说——他去是要征得美国人的同意才行。还有像是朝鲜要先弃核来营造气氛等这都是托词而已,你想:这谈婚论嫁八字还没一撇,你就要求人家将来的孩子要跟韩方姓,这可能么?那么,文在寅又有什么苦衷和一言难尽的痛楚呢?

 

首先我们要知道目前韩国这个国家体系,至于他这个体系我想就不在此赘述罗里吧嗦,只是稍稍点一下:目前韩国还算是个正常国家么?

 

好,大致清楚即可,这样就可以梳理清,为什么文在寅没底气邀请金正恩访韩,文在寅主动邀请金正恩访韩可以将金正恩一——军,怎么说呢?把金正恩请到自家谈如何营造半岛和平不再理所当然了么?如果金正恩不接球,那不正中下怀了么?可是,戏剧性的是——文在寅正中金正恩的下怀!金正恩正是看准了文在寅说了不算的软肋,发起外交攻势:你越说了不算——我就越邀请你!这一切,既能赢得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又让世界看清朝鲜和平与亲善姿态。可是,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是:堂堂的一国民选总统——不能主政自己的外交国防是多么的悲哀啊!

老老保老张工 发表于  2018-02-13 20:01:02 12字 ( 0/39)

还没有来嘛,怎么决定往!

2018年伊始,这全球就遭遇了近十几年未遇的寒潮气候。然而地处东亚的朝鲜半岛,在金正恩除旧迎新的贺岁文告通过电波,所形成的暖风吹向世界。简明扼要的说吧,朝鲜使团带去由金正恩亲笔邀请韩国总统文在寅的信函。按礼尚往来一般规则讲,文在寅应该在会见朝鲜使团主动向金正恩发出访韩的邀请才对。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文在寅在接受金正恩正式邀请后的表态中说——要看气氛而定。

 

文在寅所讲或暗示的这个气氛是什么,我们在这先不去探究,但他言下之意的气氛有一点是肯定的——那是要看美国人愿意不愿意这一气氛,他才能去。直截了当的说——他去是要征得美国人的同意才行。还有像是朝鲜要先弃核来营造气氛等这都是托词而已,你想:这谈婚论嫁八字还没一撇,你就要求人家将来的孩子要跟韩方姓,这可能么?那么,文在寅又有什么苦衷和一言难尽的痛楚呢?

 

首先我们要知道目前韩国这个国家体系,至于他这个体系我想就不在此赘述罗里吧嗦,只是稍稍点一下:目前韩国还算是个正常国家么?

 

好,大致清楚即可,这样就可以梳理清,为什么文在寅没底气邀请金正恩访韩,文在寅主动邀请金正恩访韩可以将金正恩一——军,怎么说呢?把金正恩请到自家谈如何营造半岛和平不再理所当然了么?如果金正恩不接球,那不正中下怀了么?可是,戏剧性的是——文在寅正中金正恩的下怀!金正恩正是看准了文在寅说了不算的软肋,发起外交攻势:你越说了不算——我就越邀请你!这一切,既能赢得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又让世界看清朝鲜和平与亲善姿态。可是,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是:堂堂的一国民选总统——不能主政自己的外交国防是多么的悲哀啊!

不注册才只能跟贴 发表于  2018-02-13 18:46:36 52字 ( 0/134)

朝鲜正在面临窒息性的国际经济制裁,急欲突围,选择了韩国作为突破口。在不触及弃核这一关键问题的前提下,悬。

2018年伊始,这全球就遭遇了近十几年未遇的寒潮气候。然而地处东亚的朝鲜半岛,在金正恩除旧迎新的贺岁文告通过电波,所形成的暖风吹向世界。简明扼要的说吧,朝鲜使团带去由金正恩亲笔邀请韩国总统文在寅的信函。按礼尚往来一般规则讲,文在寅应该在会见朝鲜使团主动向金正恩发出访韩的邀请才对。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文在寅在接受金正恩正式邀请后的表态中说——要看气氛而定。

 

文在寅所讲或暗示的这个气氛是什么,我们在这先不去探究,但他言下之意的气氛有一点是肯定的——那是要看美国人愿意不愿意这一气氛,他才能去。直截了当的说——他去是要征得美国人的同意才行。还有像是朝鲜要先弃核来营造气氛等这都是托词而已,你想:这谈婚论嫁八字还没一撇,你就要求人家将来的孩子要跟韩方姓,这可能么?那么,文在寅又有什么苦衷和一言难尽的痛楚呢?

 

首先我们要知道目前韩国这个国家体系,至于他这个体系我想就不在此赘述罗里吧嗦,只是稍稍点一下:目前韩国还算是个正常国家么?

 

好,大致清楚即可,这样就可以梳理清,为什么文在寅没底气邀请金正恩访韩,文在寅主动邀请金正恩访韩可以将金正恩一——军,怎么说呢?把金正恩请到自家谈如何营造半岛和平不再理所当然了么?如果金正恩不接球,那不正中下怀了么?可是,戏剧性的是——文在寅正中金正恩的下怀!金正恩正是看准了文在寅说了不算的软肋,发起外交攻势:你越说了不算——我就越邀请你!这一切,既能赢得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又让世界看清朝鲜和平与亲善姿态。可是,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是:堂堂的一国民选总统——不能主政自己的外交国防是多么的悲哀啊!

老老保老张工 发表于  2018-02-13 20:06:21 11字 ( 0/48)

要朝鲜弃核,那就打呗!

2018年伊始,这全球就遭遇了近十几年未遇的寒潮气候。然而地处东亚的朝鲜半岛,在金正恩除旧迎新的贺岁文告通过电波,所形成的暖风吹向世界。简明扼要的说吧,朝鲜使团带去由金正恩亲笔邀请韩国总统文在寅的信函。按礼尚往来一般规则讲,文在寅应该在会见朝鲜使团主动向金正恩发出访韩的邀请才对。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文在寅在接受金正恩正式邀请后的表态中说——要看气氛而定。

 

文在寅所讲或暗示的这个气氛是什么,我们在这先不去探究,但他言下之意的气氛有一点是肯定的——那是要看美国人愿意不愿意这一气氛,他才能去。直截了当的说——他去是要征得美国人的同意才行。还有像是朝鲜要先弃核来营造气氛等这都是托词而已,你想:这谈婚论嫁八字还没一撇,你就要求人家将来的孩子要跟韩方姓,这可能么?那么,文在寅又有什么苦衷和一言难尽的痛楚呢?

 

首先我们要知道目前韩国这个国家体系,至于他这个体系我想就不在此赘述罗里吧嗦,只是稍稍点一下:目前韩国还算是个正常国家么?

 

好,大致清楚即可,这样就可以梳理清,为什么文在寅没底气邀请金正恩访韩,文在寅主动邀请金正恩访韩可以将金正恩一——军,怎么说呢?把金正恩请到自家谈如何营造半岛和平不再理所当然了么?如果金正恩不接球,那不正中下怀了么?可是,戏剧性的是——文在寅正中金正恩的下怀!金正恩正是看准了文在寅说了不算的软肋,发起外交攻势:你越说了不算——我就越邀请你!这一切,既能赢得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又让世界看清朝鲜和平与亲善姿态。可是,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是:堂堂的一国民选总统——不能主政自己的外交国防是多么的悲哀啊!

liangxiong 发表于  2018-02-13 17:14:15 0字 ( 0/131)

半岛局势,谁主沉浮?瞎子都看得清楚。

半岛局势,谁主沉浮?瞎子都看得清楚。

2018年伊始,这全球就遭遇了近十几年未遇的寒潮气候。然而地处东亚的朝鲜半岛,在金正恩除旧迎新的贺岁文告通过电波,所形成的暖风吹向世界。简明扼要的说吧,朝鲜使团带去由金正恩亲笔邀请韩国总统文在寅的信函。按礼尚往来一般规则讲,文在寅应该在会见朝鲜使团主动向金正恩发出访韩的邀请才对。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文在寅在接受金正恩正式邀请后的表态中说——要看气氛而定。

 

文在寅所讲或暗示的这个气氛是什么,我们在这先不去探究,但他言下之意的气氛有一点是肯定的——那是要看美国人愿意不愿意这一气氛,他才能去。直截了当的说——他去是要征得美国人的同意才行。还有像是朝鲜要先弃核来营造气氛等这都是托词而已,你想:这谈婚论嫁八字还没一撇,你就要求人家将来的孩子要跟韩方姓,这可能么?那么,文在寅又有什么苦衷和一言难尽的痛楚呢?

 

首先我们要知道目前韩国这个国家体系,至于他这个体系我想就不在此赘述罗里吧嗦,只是稍稍点一下:目前韩国还算是个正常国家么?

 

好,大致清楚即可,这样就可以梳理清,为什么文在寅没底气邀请金正恩访韩,文在寅主动邀请金正恩访韩可以将金正恩一——军,怎么说呢?把金正恩请到自家谈如何营造半岛和平不再理所当然了么?如果金正恩不接球,那不正中下怀了么?可是,戏剧性的是——文在寅正中金正恩的下怀!金正恩正是看准了文在寅说了不算的软肋,发起外交攻势:你越说了不算——我就越邀请你!这一切,既能赢得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又让世界看清朝鲜和平与亲善姿态。可是,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是:堂堂的一国民选总统——不能主政自己的外交国防是多么的悲哀啊!

一是1 发表于  2018-02-13 17:04:04 8字 ( 0/135)

半岛的微妙之处。

2018年伊始,这全球就遭遇了近十几年未遇的寒潮气候。然而地处东亚的朝鲜半岛,在金正恩除旧迎新的贺岁文告通过电波,所形成的暖风吹向世界。简明扼要的说吧,朝鲜使团带去由金正恩亲笔邀请韩国总统文在寅的信函。按礼尚往来一般规则讲,文在寅应该在会见朝鲜使团主动向金正恩发出访韩的邀请才对。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文在寅在接受金正恩正式邀请后的表态中说——要看气氛而定。

 

文在寅所讲或暗示的这个气氛是什么,我们在这先不去探究,但他言下之意的气氛有一点是肯定的——那是要看美国人愿意不愿意这一气氛,他才能去。直截了当的说——他去是要征得美国人的同意才行。还有像是朝鲜要先弃核来营造气氛等这都是托词而已,你想:这谈婚论嫁八字还没一撇,你就要求人家将来的孩子要跟韩方姓,这可能么?那么,文在寅又有什么苦衷和一言难尽的痛楚呢?

 

首先我们要知道目前韩国这个国家体系,至于他这个体系我想就不在此赘述罗里吧嗦,只是稍稍点一下:目前韩国还算是个正常国家么?

 

好,大致清楚即可,这样就可以梳理清,为什么文在寅没底气邀请金正恩访韩,文在寅主动邀请金正恩访韩可以将金正恩一——军,怎么说呢?把金正恩请到自家谈如何营造半岛和平不再理所当然了么?如果金正恩不接球,那不正中下怀了么?可是,戏剧性的是——文在寅正中金正恩的下怀!金正恩正是看准了文在寅说了不算的软肋,发起外交攻势:你越说了不算——我就越邀请你!这一切,既能赢得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又让世界看清朝鲜和平与亲善姿态。可是,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是:堂堂的一国民选总统——不能主政自己的外交国防是多么的悲哀啊!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