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2-13 09:34:58 27179字 ( 20/5277)

不能靠燃放烟花维系“年味”(原创)

不能靠燃放烟花维系“年味”(原创

马鼎奇

春节脚步日趋临近,一年一度的集中燃放烟花爆竹的节日狂欢即将到来,不少商家秣马厉兵,积极筹备货源,以满足经久不衰的旺盛需求,在消费旺季捞一桶金。很多热衷于此习俗人,也趋之若鹜、乐此不疲,抑制不住购买的热情,慷慨解囊,准备在春节期间跃跃欲试、大显身手,过足燃放烟花爆竹的瘾。

然而,朋友你想过没有?滥放烟花爆竹将会给生态环境、人居安全,带来怎样的不言而喻的危害?老实说,笔者对这样年复一年、愈演愈烈的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旧俗,始终不敢恭维。理由十分简单,有百弊无一利!

.造成大面积空气污染,居住生态环境恶化,大气pm2.5浓度骤然升高,不利于人们的身体健康。让百姓怨声载道的雾霾成因,又增加一个不利因素。据阜阳市境监测站空气自动站监测,春节大量燃放鞭炮时,阜阳市空气中的
      氧化硫、一氧化碳浓度明显增高,空气中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可吸入颗粒物都超出国家规定的标准。这些污染物的超标就意味着大气环境受到了污染,而这些增加的污染物对身体健康也同样存在着危害。人们应该发现放鞭炮产生大量空气污染物,这些污染物主要氮的氧化物,有特殊气味,是人体健康的隐形杀手。随空气进入上呼吸道,吸进人肺里,潜伏在肺胞内,极易诱发疾患,甚至罹患癌症。

.强烈的高分贝噪声扰民,超过人们的听觉承受力,高强度爆炸产生的声响刺激,特别对罹患心脑血管慢性病的老年人易造成神经紧张,血压增高,加重病情,甚至发生意外。

除夕之夜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爆炸声连绵不断,吵的人年三十之夜往往难以入眠,多年来,这在我国似乎已成为惯例。据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

. 燃放烟花爆竹易酿成火灾,这样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火灾触目惊心,每年不断见于媒体,给国家和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 由于点燃方法不对,或产品质量低劣不合格,常造成儿童,甚至成人炸伤、烧伤的悲剧,每年春节都有儿童因燃放爆竹摘除眼球,造成一眼或双目永久失明。这样惨痛的教训,不胜枚举。

.铺张浪费,烧钱取乐,得不偿失。滋生比阔气、讲排场杨的不正之风,不利于移风易俗和克服奢糜之风。甚至造互相攀比的不良风气。

六,因燃放烟花爆竹产生大量的低屑、包装盒等生活垃圾,清扫与运输量成倍增长,加大环卫工作强度和城市垃圾处理压力。据报道,北京市年三十至初一因放鞭炮产生的垃圾为八十吨。如果垃圾得不到及时的清运,环境将非常脏乱。

.烟花爆竹属高危商品,生产、运输、存储都有极其严格的一套法规。但由于上马容易、利润大,有条件的上,没条件的也冒险上,再加上不少都是作坊式的小工厂,土法上马、条件简陋、人员素质低,险像环生,暗藏隐患,安全不到位,稍有不慎,常发生厂毁人亡或车毁人亡的惨剧。

201311116时许,广西岑溪市三堡镇车河村一

爆竹厂发生一起爆炸事故。截至2日凌晨记者发稿时,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17人受伤。爆竹厂法人代表和厂长均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既然有百利无一弊,为什么上世纪九十年代,部份大城市也曾出台了禁止在市区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但收效甚微,昙花一现 呢?勉强坚持了十几年,不久因敌不过开禁的民间诉求,不得不再次开禁。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对燃放烟花爆竹总是情有独钟、恋恋不舍呢?难道“年味” 只能靠燃放烟花维系?

上世纪80年代末,全国各大城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的事件逐年上升,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禁放烟花爆竹。

1988年,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出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和燃放安全。此后,全国共有282个城市制定全面禁放烟花爆竹的法规。1993年,北京市开始正式实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

然而,禁放法规在十几年的实施过程中,始终伴随着诸多争议。很多市民抱怨:缺少爆竹声的新年令人乏味。而与此同时,节日期间违法燃放烟花爆竹的事例时有发生,禁放法规陷入法不责众的尴尬。

北京市法制办公室主任周继东说,法规的执行效果甚微,执法成本过高,法律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郝如玉说,仅2005年除夕,北京就出动了13万名警察以及大量街区管理人员巡逻监督。

2000年来,恢复民俗传统的呼声日渐强烈。哈尔滨、成都、上海等106个城市开始实行有限解禁。在北京,解禁的呼声不仅响彻民间,还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

现代人已不信这样那样荒诞不经的驱怪传说,关键是古老过年观念习俗根深蒂固,没有与时俱进,还有待更新!

民间总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春节没有爆竹声声烟花璀灿,似乎缺少节日的祥和喜庆的气氛和所谓的年味 其实,我国过年的习俗很多,主题不外乎祛灾降福,阖家团圆。而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何况,现在随着城乡一体化推进,城市规模日趋扩大,人口密度增加,与过去的一家一户农耕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个人习惯也要照顾左邻右舍的利益和感受。不少城市政府每年春节前都对燃放烟花爆作的时间地点作了严格限制,然而,成效有限。

如去年某市通告规定:只有大年三十与正月初五可以在规定范围燃放,可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通告形同虚设。整个正月期间,爆竹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你方唱罢我登台”, 行人无不怨声载道。而且,也未见违反规定受到惩处的报道见于报端。

如果仍然沿袭老祖宗的一成不变的过年方式,那么请问社会怎么发展,时代还如何进步?所以,革除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xiangrunqian 发表于  2018-02-26 17:01:09 33字 ( 0/20)

真的要全面彻底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了。城市化后,这个东西真的危害很大。

不能靠燃放烟花维系“年味”(原创

马鼎奇

春节脚步日趋临近,一年一度的集中燃放烟花爆竹的节日狂欢即将到来,不少商家秣马厉兵,积极筹备货源,以满足经久不衰的旺盛需求,在消费旺季捞一桶金。很多热衷于此习俗人,也趋之若鹜、乐此不疲,抑制不住购买的热情,慷慨解囊,准备在春节期间跃跃欲试、大显身手,过足燃放烟花爆竹的瘾。

然而,朋友你想过没有?滥放烟花爆竹将会给生态环境、人居安全,带来怎样的不言而喻的危害?老实说,笔者对这样年复一年、愈演愈烈的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旧俗,始终不敢恭维。理由十分简单,有百弊无一利!

.造成大面积空气污染,居住生态环境恶化,大气pm2.5浓度骤然升高,不利于人们的身体健康。让百姓怨声载道的雾霾成因,又增加一个不利因素。据阜阳市境监测站空气自动站监测,春节大量燃放鞭炮时,阜阳市空气中的
      氧化硫、一氧化碳浓度明显增高,空气中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可吸入颗粒物都超出国家规定的标准。这些污染物的超标就意味着大气环境受到了污染,而这些增加的污染物对身体健康也同样存在着危害。人们应该发现放鞭炮产生大量空气污染物,这些污染物主要氮的氧化物,有特殊气味,是人体健康的隐形杀手。随空气进入上呼吸道,吸进人肺里,潜伏在肺胞内,极易诱发疾患,甚至罹患癌症。

.强烈的高分贝噪声扰民,超过人们的听觉承受力,高强度爆炸产生的声响刺激,特别对罹患心脑血管慢性病的老年人易造成神经紧张,血压增高,加重病情,甚至发生意外。

除夕之夜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爆炸声连绵不断,吵的人年三十之夜往往难以入眠,多年来,这在我国似乎已成为惯例。据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

. 燃放烟花爆竹易酿成火灾,这样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火灾触目惊心,每年不断见于媒体,给国家和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 由于点燃方法不对,或产品质量低劣不合格,常造成儿童,甚至成人炸伤、烧伤的悲剧,每年春节都有儿童因燃放爆竹摘除眼球,造成一眼或双目永久失明。这样惨痛的教训,不胜枚举。

.铺张浪费,烧钱取乐,得不偿失。滋生比阔气、讲排场杨的不正之风,不利于移风易俗和克服奢糜之风。甚至造互相攀比的不良风气。

六,因燃放烟花爆竹产生大量的低屑、包装盒等生活垃圾,清扫与运输量成倍增长,加大环卫工作强度和城市垃圾处理压力。据报道,北京市年三十至初一因放鞭炮产生的垃圾为八十吨。如果垃圾得不到及时的清运,环境将非常脏乱。

.烟花爆竹属高危商品,生产、运输、存储都有极其严格的一套法规。但由于上马容易、利润大,有条件的上,没条件的也冒险上,再加上不少都是作坊式的小工厂,土法上马、条件简陋、人员素质低,险像环生,暗藏隐患,安全不到位,稍有不慎,常发生厂毁人亡或车毁人亡的惨剧。

201311116时许,广西岑溪市三堡镇车河村一

爆竹厂发生一起爆炸事故。截至2日凌晨记者发稿时,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17人受伤。爆竹厂法人代表和厂长均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既然有百利无一弊,为什么上世纪九十年代,部份大城市也曾出台了禁止在市区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但收效甚微,昙花一现 呢?勉强坚持了十几年,不久因敌不过开禁的民间诉求,不得不再次开禁。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对燃放烟花爆竹总是情有独钟、恋恋不舍呢?难道“年味” 只能靠燃放烟花维系?

上世纪80年代末,全国各大城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的事件逐年上升,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禁放烟花爆竹。

1988年,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出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和燃放安全。此后,全国共有282个城市制定全面禁放烟花爆竹的法规。1993年,北京市开始正式实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

然而,禁放法规在十几年的实施过程中,始终伴随着诸多争议。很多市民抱怨:缺少爆竹声的新年令人乏味。而与此同时,节日期间违法燃放烟花爆竹的事例时有发生,禁放法规陷入法不责众的尴尬。

北京市法制办公室主任周继东说,法规的执行效果甚微,执法成本过高,法律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郝如玉说,仅2005年除夕,北京就出动了13万名警察以及大量街区管理人员巡逻监督。

2000年来,恢复民俗传统的呼声日渐强烈。哈尔滨、成都、上海等106个城市开始实行有限解禁。在北京,解禁的呼声不仅响彻民间,还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

现代人已不信这样那样荒诞不经的驱怪传说,关键是古老过年观念习俗根深蒂固,没有与时俱进,还有待更新!

民间总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春节没有爆竹声声烟花璀灿,似乎缺少节日的祥和喜庆的气氛和所谓的年味 其实,我国过年的习俗很多,主题不外乎祛灾降福,阖家团圆。而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何况,现在随着城乡一体化推进,城市规模日趋扩大,人口密度增加,与过去的一家一户农耕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个人习惯也要照顾左邻右舍的利益和感受。不少城市政府每年春节前都对燃放烟花爆作的时间地点作了严格限制,然而,成效有限。

如去年某市通告规定:只有大年三十与正月初五可以在规定范围燃放,可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通告形同虚设。整个正月期间,爆竹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你方唱罢我登台”, 行人无不怨声载道。而且,也未见违反规定受到惩处的报道见于报端。

如果仍然沿袭老祖宗的一成不变的过年方式,那么请问社会怎么发展,时代还如何进步?所以,革除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亲亲果果 发表于  2018-02-25 14:15:05 59字 ( 0/24)

大气污染是放烟花导致的吗?放烟花就是铺张浪费,是环境污染吗?开车还会造成交通事故家破人亡,怎么不把车停了啊!长篇谬论。

不能靠燃放烟花维系“年味”(原创

马鼎奇

春节脚步日趋临近,一年一度的集中燃放烟花爆竹的节日狂欢即将到来,不少商家秣马厉兵,积极筹备货源,以满足经久不衰的旺盛需求,在消费旺季捞一桶金。很多热衷于此习俗人,也趋之若鹜、乐此不疲,抑制不住购买的热情,慷慨解囊,准备在春节期间跃跃欲试、大显身手,过足燃放烟花爆竹的瘾。

然而,朋友你想过没有?滥放烟花爆竹将会给生态环境、人居安全,带来怎样的不言而喻的危害?老实说,笔者对这样年复一年、愈演愈烈的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旧俗,始终不敢恭维。理由十分简单,有百弊无一利!

.造成大面积空气污染,居住生态环境恶化,大气pm2.5浓度骤然升高,不利于人们的身体健康。让百姓怨声载道的雾霾成因,又增加一个不利因素。据阜阳市境监测站空气自动站监测,春节大量燃放鞭炮时,阜阳市空气中的
      氧化硫、一氧化碳浓度明显增高,空气中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可吸入颗粒物都超出国家规定的标准。这些污染物的超标就意味着大气环境受到了污染,而这些增加的污染物对身体健康也同样存在着危害。人们应该发现放鞭炮产生大量空气污染物,这些污染物主要氮的氧化物,有特殊气味,是人体健康的隐形杀手。随空气进入上呼吸道,吸进人肺里,潜伏在肺胞内,极易诱发疾患,甚至罹患癌症。

.强烈的高分贝噪声扰民,超过人们的听觉承受力,高强度爆炸产生的声响刺激,特别对罹患心脑血管慢性病的老年人易造成神经紧张,血压增高,加重病情,甚至发生意外。

除夕之夜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爆炸声连绵不断,吵的人年三十之夜往往难以入眠,多年来,这在我国似乎已成为惯例。据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

. 燃放烟花爆竹易酿成火灾,这样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火灾触目惊心,每年不断见于媒体,给国家和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 由于点燃方法不对,或产品质量低劣不合格,常造成儿童,甚至成人炸伤、烧伤的悲剧,每年春节都有儿童因燃放爆竹摘除眼球,造成一眼或双目永久失明。这样惨痛的教训,不胜枚举。

.铺张浪费,烧钱取乐,得不偿失。滋生比阔气、讲排场杨的不正之风,不利于移风易俗和克服奢糜之风。甚至造互相攀比的不良风气。

六,因燃放烟花爆竹产生大量的低屑、包装盒等生活垃圾,清扫与运输量成倍增长,加大环卫工作强度和城市垃圾处理压力。据报道,北京市年三十至初一因放鞭炮产生的垃圾为八十吨。如果垃圾得不到及时的清运,环境将非常脏乱。

.烟花爆竹属高危商品,生产、运输、存储都有极其严格的一套法规。但由于上马容易、利润大,有条件的上,没条件的也冒险上,再加上不少都是作坊式的小工厂,土法上马、条件简陋、人员素质低,险像环生,暗藏隐患,安全不到位,稍有不慎,常发生厂毁人亡或车毁人亡的惨剧。

201311116时许,广西岑溪市三堡镇车河村一

爆竹厂发生一起爆炸事故。截至2日凌晨记者发稿时,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17人受伤。爆竹厂法人代表和厂长均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既然有百利无一弊,为什么上世纪九十年代,部份大城市也曾出台了禁止在市区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但收效甚微,昙花一现 呢?勉强坚持了十几年,不久因敌不过开禁的民间诉求,不得不再次开禁。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对燃放烟花爆竹总是情有独钟、恋恋不舍呢?难道“年味” 只能靠燃放烟花维系?

上世纪80年代末,全国各大城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的事件逐年上升,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禁放烟花爆竹。

1988年,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出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和燃放安全。此后,全国共有282个城市制定全面禁放烟花爆竹的法规。1993年,北京市开始正式实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

然而,禁放法规在十几年的实施过程中,始终伴随着诸多争议。很多市民抱怨:缺少爆竹声的新年令人乏味。而与此同时,节日期间违法燃放烟花爆竹的事例时有发生,禁放法规陷入法不责众的尴尬。

北京市法制办公室主任周继东说,法规的执行效果甚微,执法成本过高,法律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郝如玉说,仅2005年除夕,北京就出动了13万名警察以及大量街区管理人员巡逻监督。

2000年来,恢复民俗传统的呼声日渐强烈。哈尔滨、成都、上海等106个城市开始实行有限解禁。在北京,解禁的呼声不仅响彻民间,还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

现代人已不信这样那样荒诞不经的驱怪传说,关键是古老过年观念习俗根深蒂固,没有与时俱进,还有待更新!

民间总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春节没有爆竹声声烟花璀灿,似乎缺少节日的祥和喜庆的气氛和所谓的年味 其实,我国过年的习俗很多,主题不外乎祛灾降福,阖家团圆。而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何况,现在随着城乡一体化推进,城市规模日趋扩大,人口密度增加,与过去的一家一户农耕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个人习惯也要照顾左邻右舍的利益和感受。不少城市政府每年春节前都对燃放烟花爆作的时间地点作了严格限制,然而,成效有限。

如去年某市通告规定:只有大年三十与正月初五可以在规定范围燃放,可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通告形同虚设。整个正月期间,爆竹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你方唱罢我登台”, 行人无不怨声载道。而且,也未见违反规定受到惩处的报道见于报端。

如果仍然沿袭老祖宗的一成不变的过年方式,那么请问社会怎么发展,时代还如何进步?所以,革除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哦嘛米嘛米吽 发表于  2018-02-22 14:34:01 61字 ( 0/8)

封建农耕社会演变下了的很多习俗没有多少精华的东西,倒是丑陋的糟粕远远多于精华,很多东西已经不能适应现代文明了,严重不搭调。

不能靠燃放烟花维系“年味”(原创

马鼎奇

春节脚步日趋临近,一年一度的集中燃放烟花爆竹的节日狂欢即将到来,不少商家秣马厉兵,积极筹备货源,以满足经久不衰的旺盛需求,在消费旺季捞一桶金。很多热衷于此习俗人,也趋之若鹜、乐此不疲,抑制不住购买的热情,慷慨解囊,准备在春节期间跃跃欲试、大显身手,过足燃放烟花爆竹的瘾。

然而,朋友你想过没有?滥放烟花爆竹将会给生态环境、人居安全,带来怎样的不言而喻的危害?老实说,笔者对这样年复一年、愈演愈烈的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旧俗,始终不敢恭维。理由十分简单,有百弊无一利!

.造成大面积空气污染,居住生态环境恶化,大气pm2.5浓度骤然升高,不利于人们的身体健康。让百姓怨声载道的雾霾成因,又增加一个不利因素。据阜阳市境监测站空气自动站监测,春节大量燃放鞭炮时,阜阳市空气中的
      氧化硫、一氧化碳浓度明显增高,空气中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可吸入颗粒物都超出国家规定的标准。这些污染物的超标就意味着大气环境受到了污染,而这些增加的污染物对身体健康也同样存在着危害。人们应该发现放鞭炮产生大量空气污染物,这些污染物主要氮的氧化物,有特殊气味,是人体健康的隐形杀手。随空气进入上呼吸道,吸进人肺里,潜伏在肺胞内,极易诱发疾患,甚至罹患癌症。

.强烈的高分贝噪声扰民,超过人们的听觉承受力,高强度爆炸产生的声响刺激,特别对罹患心脑血管慢性病的老年人易造成神经紧张,血压增高,加重病情,甚至发生意外。

除夕之夜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爆炸声连绵不断,吵的人年三十之夜往往难以入眠,多年来,这在我国似乎已成为惯例。据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

. 燃放烟花爆竹易酿成火灾,这样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火灾触目惊心,每年不断见于媒体,给国家和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 由于点燃方法不对,或产品质量低劣不合格,常造成儿童,甚至成人炸伤、烧伤的悲剧,每年春节都有儿童因燃放爆竹摘除眼球,造成一眼或双目永久失明。这样惨痛的教训,不胜枚举。

.铺张浪费,烧钱取乐,得不偿失。滋生比阔气、讲排场杨的不正之风,不利于移风易俗和克服奢糜之风。甚至造互相攀比的不良风气。

六,因燃放烟花爆竹产生大量的低屑、包装盒等生活垃圾,清扫与运输量成倍增长,加大环卫工作强度和城市垃圾处理压力。据报道,北京市年三十至初一因放鞭炮产生的垃圾为八十吨。如果垃圾得不到及时的清运,环境将非常脏乱。

.烟花爆竹属高危商品,生产、运输、存储都有极其严格的一套法规。但由于上马容易、利润大,有条件的上,没条件的也冒险上,再加上不少都是作坊式的小工厂,土法上马、条件简陋、人员素质低,险像环生,暗藏隐患,安全不到位,稍有不慎,常发生厂毁人亡或车毁人亡的惨剧。

201311116时许,广西岑溪市三堡镇车河村一

爆竹厂发生一起爆炸事故。截至2日凌晨记者发稿时,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17人受伤。爆竹厂法人代表和厂长均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既然有百利无一弊,为什么上世纪九十年代,部份大城市也曾出台了禁止在市区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但收效甚微,昙花一现 呢?勉强坚持了十几年,不久因敌不过开禁的民间诉求,不得不再次开禁。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对燃放烟花爆竹总是情有独钟、恋恋不舍呢?难道“年味” 只能靠燃放烟花维系?

上世纪80年代末,全国各大城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的事件逐年上升,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禁放烟花爆竹。

1988年,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出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和燃放安全。此后,全国共有282个城市制定全面禁放烟花爆竹的法规。1993年,北京市开始正式实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

然而,禁放法规在十几年的实施过程中,始终伴随着诸多争议。很多市民抱怨:缺少爆竹声的新年令人乏味。而与此同时,节日期间违法燃放烟花爆竹的事例时有发生,禁放法规陷入法不责众的尴尬。

北京市法制办公室主任周继东说,法规的执行效果甚微,执法成本过高,法律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郝如玉说,仅2005年除夕,北京就出动了13万名警察以及大量街区管理人员巡逻监督。

2000年来,恢复民俗传统的呼声日渐强烈。哈尔滨、成都、上海等106个城市开始实行有限解禁。在北京,解禁的呼声不仅响彻民间,还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

现代人已不信这样那样荒诞不经的驱怪传说,关键是古老过年观念习俗根深蒂固,没有与时俱进,还有待更新!

民间总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春节没有爆竹声声烟花璀灿,似乎缺少节日的祥和喜庆的气氛和所谓的年味 其实,我国过年的习俗很多,主题不外乎祛灾降福,阖家团圆。而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何况,现在随着城乡一体化推进,城市规模日趋扩大,人口密度增加,与过去的一家一户农耕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个人习惯也要照顾左邻右舍的利益和感受。不少城市政府每年春节前都对燃放烟花爆作的时间地点作了严格限制,然而,成效有限。

如去年某市通告规定:只有大年三十与正月初五可以在规定范围燃放,可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通告形同虚设。整个正月期间,爆竹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你方唱罢我登台”, 行人无不怨声载道。而且,也未见违反规定受到惩处的报道见于报端。

如果仍然沿袭老祖宗的一成不变的过年方式,那么请问社会怎么发展,时代还如何进步?所以,革除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迷忙无向 发表于  2018-02-20 17:53:14 34字 ( 0/18)

如果放烟花炮竹就可以发财升官不生病,13亿人不都可以成为富人,官员?

不能靠燃放烟花维系“年味”(原创

马鼎奇

春节脚步日趋临近,一年一度的集中燃放烟花爆竹的节日狂欢即将到来,不少商家秣马厉兵,积极筹备货源,以满足经久不衰的旺盛需求,在消费旺季捞一桶金。很多热衷于此习俗人,也趋之若鹜、乐此不疲,抑制不住购买的热情,慷慨解囊,准备在春节期间跃跃欲试、大显身手,过足燃放烟花爆竹的瘾。

然而,朋友你想过没有?滥放烟花爆竹将会给生态环境、人居安全,带来怎样的不言而喻的危害?老实说,笔者对这样年复一年、愈演愈烈的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旧俗,始终不敢恭维。理由十分简单,有百弊无一利!

.造成大面积空气污染,居住生态环境恶化,大气pm2.5浓度骤然升高,不利于人们的身体健康。让百姓怨声载道的雾霾成因,又增加一个不利因素。据阜阳市境监测站空气自动站监测,春节大量燃放鞭炮时,阜阳市空气中的
      氧化硫、一氧化碳浓度明显增高,空气中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可吸入颗粒物都超出国家规定的标准。这些污染物的超标就意味着大气环境受到了污染,而这些增加的污染物对身体健康也同样存在着危害。人们应该发现放鞭炮产生大量空气污染物,这些污染物主要氮的氧化物,有特殊气味,是人体健康的隐形杀手。随空气进入上呼吸道,吸进人肺里,潜伏在肺胞内,极易诱发疾患,甚至罹患癌症。

.强烈的高分贝噪声扰民,超过人们的听觉承受力,高强度爆炸产生的声响刺激,特别对罹患心脑血管慢性病的老年人易造成神经紧张,血压增高,加重病情,甚至发生意外。

除夕之夜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爆炸声连绵不断,吵的人年三十之夜往往难以入眠,多年来,这在我国似乎已成为惯例。据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

. 燃放烟花爆竹易酿成火灾,这样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火灾触目惊心,每年不断见于媒体,给国家和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 由于点燃方法不对,或产品质量低劣不合格,常造成儿童,甚至成人炸伤、烧伤的悲剧,每年春节都有儿童因燃放爆竹摘除眼球,造成一眼或双目永久失明。这样惨痛的教训,不胜枚举。

.铺张浪费,烧钱取乐,得不偿失。滋生比阔气、讲排场杨的不正之风,不利于移风易俗和克服奢糜之风。甚至造互相攀比的不良风气。

六,因燃放烟花爆竹产生大量的低屑、包装盒等生活垃圾,清扫与运输量成倍增长,加大环卫工作强度和城市垃圾处理压力。据报道,北京市年三十至初一因放鞭炮产生的垃圾为八十吨。如果垃圾得不到及时的清运,环境将非常脏乱。

.烟花爆竹属高危商品,生产、运输、存储都有极其严格的一套法规。但由于上马容易、利润大,有条件的上,没条件的也冒险上,再加上不少都是作坊式的小工厂,土法上马、条件简陋、人员素质低,险像环生,暗藏隐患,安全不到位,稍有不慎,常发生厂毁人亡或车毁人亡的惨剧。

201311116时许,广西岑溪市三堡镇车河村一

爆竹厂发生一起爆炸事故。截至2日凌晨记者发稿时,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17人受伤。爆竹厂法人代表和厂长均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既然有百利无一弊,为什么上世纪九十年代,部份大城市也曾出台了禁止在市区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但收效甚微,昙花一现 呢?勉强坚持了十几年,不久因敌不过开禁的民间诉求,不得不再次开禁。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对燃放烟花爆竹总是情有独钟、恋恋不舍呢?难道“年味” 只能靠燃放烟花维系?

上世纪80年代末,全国各大城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的事件逐年上升,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禁放烟花爆竹。

1988年,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出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和燃放安全。此后,全国共有282个城市制定全面禁放烟花爆竹的法规。1993年,北京市开始正式实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

然而,禁放法规在十几年的实施过程中,始终伴随着诸多争议。很多市民抱怨:缺少爆竹声的新年令人乏味。而与此同时,节日期间违法燃放烟花爆竹的事例时有发生,禁放法规陷入法不责众的尴尬。

北京市法制办公室主任周继东说,法规的执行效果甚微,执法成本过高,法律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郝如玉说,仅2005年除夕,北京就出动了13万名警察以及大量街区管理人员巡逻监督。

2000年来,恢复民俗传统的呼声日渐强烈。哈尔滨、成都、上海等106个城市开始实行有限解禁。在北京,解禁的呼声不仅响彻民间,还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

现代人已不信这样那样荒诞不经的驱怪传说,关键是古老过年观念习俗根深蒂固,没有与时俱进,还有待更新!

民间总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春节没有爆竹声声烟花璀灿,似乎缺少节日的祥和喜庆的气氛和所谓的年味 其实,我国过年的习俗很多,主题不外乎祛灾降福,阖家团圆。而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何况,现在随着城乡一体化推进,城市规模日趋扩大,人口密度增加,与过去的一家一户农耕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个人习惯也要照顾左邻右舍的利益和感受。不少城市政府每年春节前都对燃放烟花爆作的时间地点作了严格限制,然而,成效有限。

如去年某市通告规定:只有大年三十与正月初五可以在规定范围燃放,可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通告形同虚设。整个正月期间,爆竹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你方唱罢我登台”, 行人无不怨声载道。而且,也未见违反规定受到惩处的报道见于报端。

如果仍然沿袭老祖宗的一成不变的过年方式,那么请问社会怎么发展,时代还如何进步?所以,革除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bqhy999 发表于  2018-02-20 11:26:45 13字 ( 0/9)

弊大于利,早应该转变了

不能靠燃放烟花维系“年味”(原创

马鼎奇

春节脚步日趋临近,一年一度的集中燃放烟花爆竹的节日狂欢即将到来,不少商家秣马厉兵,积极筹备货源,以满足经久不衰的旺盛需求,在消费旺季捞一桶金。很多热衷于此习俗人,也趋之若鹜、乐此不疲,抑制不住购买的热情,慷慨解囊,准备在春节期间跃跃欲试、大显身手,过足燃放烟花爆竹的瘾。

然而,朋友你想过没有?滥放烟花爆竹将会给生态环境、人居安全,带来怎样的不言而喻的危害?老实说,笔者对这样年复一年、愈演愈烈的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旧俗,始终不敢恭维。理由十分简单,有百弊无一利!

.造成大面积空气污染,居住生态环境恶化,大气pm2.5浓度骤然升高,不利于人们的身体健康。让百姓怨声载道的雾霾成因,又增加一个不利因素。据阜阳市境监测站空气自动站监测,春节大量燃放鞭炮时,阜阳市空气中的
      氧化硫、一氧化碳浓度明显增高,空气中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可吸入颗粒物都超出国家规定的标准。这些污染物的超标就意味着大气环境受到了污染,而这些增加的污染物对身体健康也同样存在着危害。人们应该发现放鞭炮产生大量空气污染物,这些污染物主要氮的氧化物,有特殊气味,是人体健康的隐形杀手。随空气进入上呼吸道,吸进人肺里,潜伏在肺胞内,极易诱发疾患,甚至罹患癌症。

.强烈的高分贝噪声扰民,超过人们的听觉承受力,高强度爆炸产生的声响刺激,特别对罹患心脑血管慢性病的老年人易造成神经紧张,血压增高,加重病情,甚至发生意外。

除夕之夜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爆炸声连绵不断,吵的人年三十之夜往往难以入眠,多年来,这在我国似乎已成为惯例。据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

. 燃放烟花爆竹易酿成火灾,这样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火灾触目惊心,每年不断见于媒体,给国家和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 由于点燃方法不对,或产品质量低劣不合格,常造成儿童,甚至成人炸伤、烧伤的悲剧,每年春节都有儿童因燃放爆竹摘除眼球,造成一眼或双目永久失明。这样惨痛的教训,不胜枚举。

.铺张浪费,烧钱取乐,得不偿失。滋生比阔气、讲排场杨的不正之风,不利于移风易俗和克服奢糜之风。甚至造互相攀比的不良风气。

六,因燃放烟花爆竹产生大量的低屑、包装盒等生活垃圾,清扫与运输量成倍增长,加大环卫工作强度和城市垃圾处理压力。据报道,北京市年三十至初一因放鞭炮产生的垃圾为八十吨。如果垃圾得不到及时的清运,环境将非常脏乱。

.烟花爆竹属高危商品,生产、运输、存储都有极其严格的一套法规。但由于上马容易、利润大,有条件的上,没条件的也冒险上,再加上不少都是作坊式的小工厂,土法上马、条件简陋、人员素质低,险像环生,暗藏隐患,安全不到位,稍有不慎,常发生厂毁人亡或车毁人亡的惨剧。

201311116时许,广西岑溪市三堡镇车河村一

爆竹厂发生一起爆炸事故。截至2日凌晨记者发稿时,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17人受伤。爆竹厂法人代表和厂长均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既然有百利无一弊,为什么上世纪九十年代,部份大城市也曾出台了禁止在市区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但收效甚微,昙花一现 呢?勉强坚持了十几年,不久因敌不过开禁的民间诉求,不得不再次开禁。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对燃放烟花爆竹总是情有独钟、恋恋不舍呢?难道“年味” 只能靠燃放烟花维系?

上世纪80年代末,全国各大城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的事件逐年上升,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禁放烟花爆竹。

1988年,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出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和燃放安全。此后,全国共有282个城市制定全面禁放烟花爆竹的法规。1993年,北京市开始正式实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

然而,禁放法规在十几年的实施过程中,始终伴随着诸多争议。很多市民抱怨:缺少爆竹声的新年令人乏味。而与此同时,节日期间违法燃放烟花爆竹的事例时有发生,禁放法规陷入法不责众的尴尬。

北京市法制办公室主任周继东说,法规的执行效果甚微,执法成本过高,法律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郝如玉说,仅2005年除夕,北京就出动了13万名警察以及大量街区管理人员巡逻监督。

2000年来,恢复民俗传统的呼声日渐强烈。哈尔滨、成都、上海等106个城市开始实行有限解禁。在北京,解禁的呼声不仅响彻民间,还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

现代人已不信这样那样荒诞不经的驱怪传说,关键是古老过年观念习俗根深蒂固,没有与时俱进,还有待更新!

民间总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春节没有爆竹声声烟花璀灿,似乎缺少节日的祥和喜庆的气氛和所谓的年味 其实,我国过年的习俗很多,主题不外乎祛灾降福,阖家团圆。而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何况,现在随着城乡一体化推进,城市规模日趋扩大,人口密度增加,与过去的一家一户农耕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个人习惯也要照顾左邻右舍的利益和感受。不少城市政府每年春节前都对燃放烟花爆作的时间地点作了严格限制,然而,成效有限。

如去年某市通告规定:只有大年三十与正月初五可以在规定范围燃放,可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通告形同虚设。整个正月期间,爆竹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你方唱罢我登台”, 行人无不怨声载道。而且,也未见违反规定受到惩处的报道见于报端。

如果仍然沿袭老祖宗的一成不变的过年方式,那么请问社会怎么发展,时代还如何进步?所以,革除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yong33 发表于  2018-02-16 18:03:48 26字 ( 0/19)

年味,不需要靠放鞭炮,烟花来满足,需要与时俱进,安全

不能靠燃放烟花维系“年味”(原创

马鼎奇

春节脚步日趋临近,一年一度的集中燃放烟花爆竹的节日狂欢即将到来,不少商家秣马厉兵,积极筹备货源,以满足经久不衰的旺盛需求,在消费旺季捞一桶金。很多热衷于此习俗人,也趋之若鹜、乐此不疲,抑制不住购买的热情,慷慨解囊,准备在春节期间跃跃欲试、大显身手,过足燃放烟花爆竹的瘾。

然而,朋友你想过没有?滥放烟花爆竹将会给生态环境、人居安全,带来怎样的不言而喻的危害?老实说,笔者对这样年复一年、愈演愈烈的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旧俗,始终不敢恭维。理由十分简单,有百弊无一利!

.造成大面积空气污染,居住生态环境恶化,大气pm2.5浓度骤然升高,不利于人们的身体健康。让百姓怨声载道的雾霾成因,又增加一个不利因素。据阜阳市境监测站空气自动站监测,春节大量燃放鞭炮时,阜阳市空气中的
      氧化硫、一氧化碳浓度明显增高,空气中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可吸入颗粒物都超出国家规定的标准。这些污染物的超标就意味着大气环境受到了污染,而这些增加的污染物对身体健康也同样存在着危害。人们应该发现放鞭炮产生大量空气污染物,这些污染物主要氮的氧化物,有特殊气味,是人体健康的隐形杀手。随空气进入上呼吸道,吸进人肺里,潜伏在肺胞内,极易诱发疾患,甚至罹患癌症。

.强烈的高分贝噪声扰民,超过人们的听觉承受力,高强度爆炸产生的声响刺激,特别对罹患心脑血管慢性病的老年人易造成神经紧张,血压增高,加重病情,甚至发生意外。

除夕之夜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爆炸声连绵不断,吵的人年三十之夜往往难以入眠,多年来,这在我国似乎已成为惯例。据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

. 燃放烟花爆竹易酿成火灾,这样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火灾触目惊心,每年不断见于媒体,给国家和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 由于点燃方法不对,或产品质量低劣不合格,常造成儿童,甚至成人炸伤、烧伤的悲剧,每年春节都有儿童因燃放爆竹摘除眼球,造成一眼或双目永久失明。这样惨痛的教训,不胜枚举。

.铺张浪费,烧钱取乐,得不偿失。滋生比阔气、讲排场杨的不正之风,不利于移风易俗和克服奢糜之风。甚至造互相攀比的不良风气。

六,因燃放烟花爆竹产生大量的低屑、包装盒等生活垃圾,清扫与运输量成倍增长,加大环卫工作强度和城市垃圾处理压力。据报道,北京市年三十至初一因放鞭炮产生的垃圾为八十吨。如果垃圾得不到及时的清运,环境将非常脏乱。

.烟花爆竹属高危商品,生产、运输、存储都有极其严格的一套法规。但由于上马容易、利润大,有条件的上,没条件的也冒险上,再加上不少都是作坊式的小工厂,土法上马、条件简陋、人员素质低,险像环生,暗藏隐患,安全不到位,稍有不慎,常发生厂毁人亡或车毁人亡的惨剧。

201311116时许,广西岑溪市三堡镇车河村一

爆竹厂发生一起爆炸事故。截至2日凌晨记者发稿时,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17人受伤。爆竹厂法人代表和厂长均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既然有百利无一弊,为什么上世纪九十年代,部份大城市也曾出台了禁止在市区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但收效甚微,昙花一现 呢?勉强坚持了十几年,不久因敌不过开禁的民间诉求,不得不再次开禁。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对燃放烟花爆竹总是情有独钟、恋恋不舍呢?难道“年味” 只能靠燃放烟花维系?

上世纪80年代末,全国各大城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的事件逐年上升,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禁放烟花爆竹。

1988年,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出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和燃放安全。此后,全国共有282个城市制定全面禁放烟花爆竹的法规。1993年,北京市开始正式实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

然而,禁放法规在十几年的实施过程中,始终伴随着诸多争议。很多市民抱怨:缺少爆竹声的新年令人乏味。而与此同时,节日期间违法燃放烟花爆竹的事例时有发生,禁放法规陷入法不责众的尴尬。

北京市法制办公室主任周继东说,法规的执行效果甚微,执法成本过高,法律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郝如玉说,仅2005年除夕,北京就出动了13万名警察以及大量街区管理人员巡逻监督。

2000年来,恢复民俗传统的呼声日渐强烈。哈尔滨、成都、上海等106个城市开始实行有限解禁。在北京,解禁的呼声不仅响彻民间,还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

现代人已不信这样那样荒诞不经的驱怪传说,关键是古老过年观念习俗根深蒂固,没有与时俱进,还有待更新!

民间总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春节没有爆竹声声烟花璀灿,似乎缺少节日的祥和喜庆的气氛和所谓的年味 其实,我国过年的习俗很多,主题不外乎祛灾降福,阖家团圆。而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何况,现在随着城乡一体化推进,城市规模日趋扩大,人口密度增加,与过去的一家一户农耕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个人习惯也要照顾左邻右舍的利益和感受。不少城市政府每年春节前都对燃放烟花爆作的时间地点作了严格限制,然而,成效有限。

如去年某市通告规定:只有大年三十与正月初五可以在规定范围燃放,可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通告形同虚设。整个正月期间,爆竹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你方唱罢我登台”, 行人无不怨声载道。而且,也未见违反规定受到惩处的报道见于报端。

如果仍然沿袭老祖宗的一成不变的过年方式,那么请问社会怎么发展,时代还如何进步?所以,革除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翔翥 发表于  2018-02-19 12:32:05 23字 ( 0/36)

什么是“年味儿“?有能力说 “定义“ 吗?

不能靠燃放烟花维系“年味”(原创

马鼎奇

春节脚步日趋临近,一年一度的集中燃放烟花爆竹的节日狂欢即将到来,不少商家秣马厉兵,积极筹备货源,以满足经久不衰的旺盛需求,在消费旺季捞一桶金。很多热衷于此习俗人,也趋之若鹜、乐此不疲,抑制不住购买的热情,慷慨解囊,准备在春节期间跃跃欲试、大显身手,过足燃放烟花爆竹的瘾。

然而,朋友你想过没有?滥放烟花爆竹将会给生态环境、人居安全,带来怎样的不言而喻的危害?老实说,笔者对这样年复一年、愈演愈烈的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旧俗,始终不敢恭维。理由十分简单,有百弊无一利!

.造成大面积空气污染,居住生态环境恶化,大气pm2.5浓度骤然升高,不利于人们的身体健康。让百姓怨声载道的雾霾成因,又增加一个不利因素。据阜阳市境监测站空气自动站监测,春节大量燃放鞭炮时,阜阳市空气中的
      氧化硫、一氧化碳浓度明显增高,空气中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可吸入颗粒物都超出国家规定的标准。这些污染物的超标就意味着大气环境受到了污染,而这些增加的污染物对身体健康也同样存在着危害。人们应该发现放鞭炮产生大量空气污染物,这些污染物主要氮的氧化物,有特殊气味,是人体健康的隐形杀手。随空气进入上呼吸道,吸进人肺里,潜伏在肺胞内,极易诱发疾患,甚至罹患癌症。

.强烈的高分贝噪声扰民,超过人们的听觉承受力,高强度爆炸产生的声响刺激,特别对罹患心脑血管慢性病的老年人易造成神经紧张,血压增高,加重病情,甚至发生意外。

除夕之夜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爆炸声连绵不断,吵的人年三十之夜往往难以入眠,多年来,这在我国似乎已成为惯例。据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

. 燃放烟花爆竹易酿成火灾,这样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火灾触目惊心,每年不断见于媒体,给国家和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 由于点燃方法不对,或产品质量低劣不合格,常造成儿童,甚至成人炸伤、烧伤的悲剧,每年春节都有儿童因燃放爆竹摘除眼球,造成一眼或双目永久失明。这样惨痛的教训,不胜枚举。

.铺张浪费,烧钱取乐,得不偿失。滋生比阔气、讲排场杨的不正之风,不利于移风易俗和克服奢糜之风。甚至造互相攀比的不良风气。

六,因燃放烟花爆竹产生大量的低屑、包装盒等生活垃圾,清扫与运输量成倍增长,加大环卫工作强度和城市垃圾处理压力。据报道,北京市年三十至初一因放鞭炮产生的垃圾为八十吨。如果垃圾得不到及时的清运,环境将非常脏乱。

.烟花爆竹属高危商品,生产、运输、存储都有极其严格的一套法规。但由于上马容易、利润大,有条件的上,没条件的也冒险上,再加上不少都是作坊式的小工厂,土法上马、条件简陋、人员素质低,险像环生,暗藏隐患,安全不到位,稍有不慎,常发生厂毁人亡或车毁人亡的惨剧。

201311116时许,广西岑溪市三堡镇车河村一

爆竹厂发生一起爆炸事故。截至2日凌晨记者发稿时,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17人受伤。爆竹厂法人代表和厂长均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既然有百利无一弊,为什么上世纪九十年代,部份大城市也曾出台了禁止在市区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但收效甚微,昙花一现 呢?勉强坚持了十几年,不久因敌不过开禁的民间诉求,不得不再次开禁。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对燃放烟花爆竹总是情有独钟、恋恋不舍呢?难道“年味” 只能靠燃放烟花维系?

上世纪80年代末,全国各大城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的事件逐年上升,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禁放烟花爆竹。

1988年,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出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和燃放安全。此后,全国共有282个城市制定全面禁放烟花爆竹的法规。1993年,北京市开始正式实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

然而,禁放法规在十几年的实施过程中,始终伴随着诸多争议。很多市民抱怨:缺少爆竹声的新年令人乏味。而与此同时,节日期间违法燃放烟花爆竹的事例时有发生,禁放法规陷入法不责众的尴尬。

北京市法制办公室主任周继东说,法规的执行效果甚微,执法成本过高,法律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郝如玉说,仅2005年除夕,北京就出动了13万名警察以及大量街区管理人员巡逻监督。

2000年来,恢复民俗传统的呼声日渐强烈。哈尔滨、成都、上海等106个城市开始实行有限解禁。在北京,解禁的呼声不仅响彻民间,还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

现代人已不信这样那样荒诞不经的驱怪传说,关键是古老过年观念习俗根深蒂固,没有与时俱进,还有待更新!

民间总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春节没有爆竹声声烟花璀灿,似乎缺少节日的祥和喜庆的气氛和所谓的年味 其实,我国过年的习俗很多,主题不外乎祛灾降福,阖家团圆。而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何况,现在随着城乡一体化推进,城市规模日趋扩大,人口密度增加,与过去的一家一户农耕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个人习惯也要照顾左邻右舍的利益和感受。不少城市政府每年春节前都对燃放烟花爆作的时间地点作了严格限制,然而,成效有限。

如去年某市通告规定:只有大年三十与正月初五可以在规定范围燃放,可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通告形同虚设。整个正月期间,爆竹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你方唱罢我登台”, 行人无不怨声载道。而且,也未见违反规定受到惩处的报道见于报端。

如果仍然沿袭老祖宗的一成不变的过年方式,那么请问社会怎么发展,时代还如何进步?所以,革除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翔翥 发表于  2018-02-15 17:29:37 194字 ( 0/32)

啥是“年味儿“?“不靠然放烟花维系年味“,靠啥呢?没禁放烟花爆竹那些年,真热闹!特高兴!年三十儿晚上,争先恐后放鞭炮!噼噼啪啪响成一片!尤其是商家的

不能靠燃放烟花维系“年味”(原创

马鼎奇

春节脚步日趋临近,一年一度的集中燃放烟花爆竹的节日狂欢即将到来,不少商家秣马厉兵,积极筹备货源,以满足经久不衰的旺盛需求,在消费旺季捞一桶金。很多热衷于此习俗人,也趋之若鹜、乐此不疲,抑制不住购买的热情,慷慨解囊,准备在春节期间跃跃欲试、大显身手,过足燃放烟花爆竹的瘾。

然而,朋友你想过没有?滥放烟花爆竹将会给生态环境、人居安全,带来怎样的不言而喻的危害?老实说,笔者对这样年复一年、愈演愈烈的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旧俗,始终不敢恭维。理由十分简单,有百弊无一利!

.造成大面积空气污染,居住生态环境恶化,大气pm2.5浓度骤然升高,不利于人们的身体健康。让百姓怨声载道的雾霾成因,又增加一个不利因素。据阜阳市境监测站空气自动站监测,春节大量燃放鞭炮时,阜阳市空气中的
      氧化硫、一氧化碳浓度明显增高,空气中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可吸入颗粒物都超出国家规定的标准。这些污染物的超标就意味着大气环境受到了污染,而这些增加的污染物对身体健康也同样存在着危害。人们应该发现放鞭炮产生大量空气污染物,这些污染物主要氮的氧化物,有特殊气味,是人体健康的隐形杀手。随空气进入上呼吸道,吸进人肺里,潜伏在肺胞内,极易诱发疾患,甚至罹患癌症。

.强烈的高分贝噪声扰民,超过人们的听觉承受力,高强度爆炸产生的声响刺激,特别对罹患心脑血管慢性病的老年人易造成神经紧张,血压增高,加重病情,甚至发生意外。

除夕之夜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爆炸声连绵不断,吵的人年三十之夜往往难以入眠,多年来,这在我国似乎已成为惯例。据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

. 燃放烟花爆竹易酿成火灾,这样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火灾触目惊心,每年不断见于媒体,给国家和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 由于点燃方法不对,或产品质量低劣不合格,常造成儿童,甚至成人炸伤、烧伤的悲剧,每年春节都有儿童因燃放爆竹摘除眼球,造成一眼或双目永久失明。这样惨痛的教训,不胜枚举。

.铺张浪费,烧钱取乐,得不偿失。滋生比阔气、讲排场杨的不正之风,不利于移风易俗和克服奢糜之风。甚至造互相攀比的不良风气。

六,因燃放烟花爆竹产生大量的低屑、包装盒等生活垃圾,清扫与运输量成倍增长,加大环卫工作强度和城市垃圾处理压力。据报道,北京市年三十至初一因放鞭炮产生的垃圾为八十吨。如果垃圾得不到及时的清运,环境将非常脏乱。

.烟花爆竹属高危商品,生产、运输、存储都有极其严格的一套法规。但由于上马容易、利润大,有条件的上,没条件的也冒险上,再加上不少都是作坊式的小工厂,土法上马、条件简陋、人员素质低,险像环生,暗藏隐患,安全不到位,稍有不慎,常发生厂毁人亡或车毁人亡的惨剧。

201311116时许,广西岑溪市三堡镇车河村一

爆竹厂发生一起爆炸事故。截至2日凌晨记者发稿时,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17人受伤。爆竹厂法人代表和厂长均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既然有百利无一弊,为什么上世纪九十年代,部份大城市也曾出台了禁止在市区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但收效甚微,昙花一现 呢?勉强坚持了十几年,不久因敌不过开禁的民间诉求,不得不再次开禁。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对燃放烟花爆竹总是情有独钟、恋恋不舍呢?难道“年味” 只能靠燃放烟花维系?

上世纪80年代末,全国各大城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的事件逐年上升,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禁放烟花爆竹。

1988年,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出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和燃放安全。此后,全国共有282个城市制定全面禁放烟花爆竹的法规。1993年,北京市开始正式实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

然而,禁放法规在十几年的实施过程中,始终伴随着诸多争议。很多市民抱怨:缺少爆竹声的新年令人乏味。而与此同时,节日期间违法燃放烟花爆竹的事例时有发生,禁放法规陷入法不责众的尴尬。

北京市法制办公室主任周继东说,法规的执行效果甚微,执法成本过高,法律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郝如玉说,仅2005年除夕,北京就出动了13万名警察以及大量街区管理人员巡逻监督。

2000年来,恢复民俗传统的呼声日渐强烈。哈尔滨、成都、上海等106个城市开始实行有限解禁。在北京,解禁的呼声不仅响彻民间,还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

现代人已不信这样那样荒诞不经的驱怪传说,关键是古老过年观念习俗根深蒂固,没有与时俱进,还有待更新!

民间总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春节没有爆竹声声烟花璀灿,似乎缺少节日的祥和喜庆的气氛和所谓的年味 其实,我国过年的习俗很多,主题不外乎祛灾降福,阖家团圆。而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何况,现在随着城乡一体化推进,城市规模日趋扩大,人口密度增加,与过去的一家一户农耕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个人习惯也要照顾左邻右舍的利益和感受。不少城市政府每年春节前都对燃放烟花爆作的时间地点作了严格限制,然而,成效有限。

如去年某市通告规定:只有大年三十与正月初五可以在规定范围燃放,可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通告形同虚设。整个正月期间,爆竹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你方唱罢我登台”, 行人无不怨声载道。而且,也未见违反规定受到惩处的报道见于报端。

如果仍然沿袭老祖宗的一成不变的过年方式,那么请问社会怎么发展,时代还如何进步?所以,革除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2-14 14:37:23 442字 ( 0/282)

不知看过世界各国如何迎接2018年没有?澳大利亚、俄罗斯、英国……从画面上看,都在燃放烟花炮竹!不知看到平昌运动会没有?从画面和声音看,同样在燃放烟花炮竹!现在

不能靠燃放烟花维系“年味”(原创

马鼎奇

春节脚步日趋临近,一年一度的集中燃放烟花爆竹的节日狂欢即将到来,不少商家秣马厉兵,积极筹备货源,以满足经久不衰的旺盛需求,在消费旺季捞一桶金。很多热衷于此习俗人,也趋之若鹜、乐此不疲,抑制不住购买的热情,慷慨解囊,准备在春节期间跃跃欲试、大显身手,过足燃放烟花爆竹的瘾。

然而,朋友你想过没有?滥放烟花爆竹将会给生态环境、人居安全,带来怎样的不言而喻的危害?老实说,笔者对这样年复一年、愈演愈烈的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旧俗,始终不敢恭维。理由十分简单,有百弊无一利!

.造成大面积空气污染,居住生态环境恶化,大气pm2.5浓度骤然升高,不利于人们的身体健康。让百姓怨声载道的雾霾成因,又增加一个不利因素。据阜阳市境监测站空气自动站监测,春节大量燃放鞭炮时,阜阳市空气中的
      氧化硫、一氧化碳浓度明显增高,空气中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可吸入颗粒物都超出国家规定的标准。这些污染物的超标就意味着大气环境受到了污染,而这些增加的污染物对身体健康也同样存在着危害。人们应该发现放鞭炮产生大量空气污染物,这些污染物主要氮的氧化物,有特殊气味,是人体健康的隐形杀手。随空气进入上呼吸道,吸进人肺里,潜伏在肺胞内,极易诱发疾患,甚至罹患癌症。

.强烈的高分贝噪声扰民,超过人们的听觉承受力,高强度爆炸产生的声响刺激,特别对罹患心脑血管慢性病的老年人易造成神经紧张,血压增高,加重病情,甚至发生意外。

除夕之夜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爆炸声连绵不断,吵的人年三十之夜往往难以入眠,多年来,这在我国似乎已成为惯例。据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

. 燃放烟花爆竹易酿成火灾,这样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火灾触目惊心,每年不断见于媒体,给国家和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 由于点燃方法不对,或产品质量低劣不合格,常造成儿童,甚至成人炸伤、烧伤的悲剧,每年春节都有儿童因燃放爆竹摘除眼球,造成一眼或双目永久失明。这样惨痛的教训,不胜枚举。

.铺张浪费,烧钱取乐,得不偿失。滋生比阔气、讲排场杨的不正之风,不利于移风易俗和克服奢糜之风。甚至造互相攀比的不良风气。

六,因燃放烟花爆竹产生大量的低屑、包装盒等生活垃圾,清扫与运输量成倍增长,加大环卫工作强度和城市垃圾处理压力。据报道,北京市年三十至初一因放鞭炮产生的垃圾为八十吨。如果垃圾得不到及时的清运,环境将非常脏乱。

.烟花爆竹属高危商品,生产、运输、存储都有极其严格的一套法规。但由于上马容易、利润大,有条件的上,没条件的也冒险上,再加上不少都是作坊式的小工厂,土法上马、条件简陋、人员素质低,险像环生,暗藏隐患,安全不到位,稍有不慎,常发生厂毁人亡或车毁人亡的惨剧。

201311116时许,广西岑溪市三堡镇车河村一

爆竹厂发生一起爆炸事故。截至2日凌晨记者发稿时,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17人受伤。爆竹厂法人代表和厂长均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既然有百利无一弊,为什么上世纪九十年代,部份大城市也曾出台了禁止在市区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但收效甚微,昙花一现 呢?勉强坚持了十几年,不久因敌不过开禁的民间诉求,不得不再次开禁。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对燃放烟花爆竹总是情有独钟、恋恋不舍呢?难道“年味” 只能靠燃放烟花维系?

上世纪80年代末,全国各大城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的事件逐年上升,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禁放烟花爆竹。

1988年,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出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和燃放安全。此后,全国共有282个城市制定全面禁放烟花爆竹的法规。1993年,北京市开始正式实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

然而,禁放法规在十几年的实施过程中,始终伴随着诸多争议。很多市民抱怨:缺少爆竹声的新年令人乏味。而与此同时,节日期间违法燃放烟花爆竹的事例时有发生,禁放法规陷入法不责众的尴尬。

北京市法制办公室主任周继东说,法规的执行效果甚微,执法成本过高,法律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郝如玉说,仅2005年除夕,北京就出动了13万名警察以及大量街区管理人员巡逻监督。

2000年来,恢复民俗传统的呼声日渐强烈。哈尔滨、成都、上海等106个城市开始实行有限解禁。在北京,解禁的呼声不仅响彻民间,还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

现代人已不信这样那样荒诞不经的驱怪传说,关键是古老过年观念习俗根深蒂固,没有与时俱进,还有待更新!

民间总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春节没有爆竹声声烟花璀灿,似乎缺少节日的祥和喜庆的气氛和所谓的年味 其实,我国过年的习俗很多,主题不外乎祛灾降福,阖家团圆。而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何况,现在随着城乡一体化推进,城市规模日趋扩大,人口密度增加,与过去的一家一户农耕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个人习惯也要照顾左邻右舍的利益和感受。不少城市政府每年春节前都对燃放烟花爆作的时间地点作了严格限制,然而,成效有限。

如去年某市通告规定:只有大年三十与正月初五可以在规定范围燃放,可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通告形同虚设。整个正月期间,爆竹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你方唱罢我登台”, 行人无不怨声载道。而且,也未见违反规定受到惩处的报道见于报端。

如果仍然沿袭老祖宗的一成不变的过年方式,那么请问社会怎么发展,时代还如何进步?所以,革除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2-16 11:59:36 166字 ( 0/41)

请中央和全世界华人思考:中华民族的新年能这样过吗?“今天上海下小雨,全城静悄悄,往日喧嚣全无马路人汽车少得可怜路人更少2000多万大城市宛如空城一座!”

不能靠燃放烟花维系“年味”(原创

马鼎奇

春节脚步日趋临近,一年一度的集中燃放烟花爆竹的节日狂欢即将到来,不少商家秣马厉兵,积极筹备货源,以满足经久不衰的旺盛需求,在消费旺季捞一桶金。很多热衷于此习俗人,也趋之若鹜、乐此不疲,抑制不住购买的热情,慷慨解囊,准备在春节期间跃跃欲试、大显身手,过足燃放烟花爆竹的瘾。

然而,朋友你想过没有?滥放烟花爆竹将会给生态环境、人居安全,带来怎样的不言而喻的危害?老实说,笔者对这样年复一年、愈演愈烈的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旧俗,始终不敢恭维。理由十分简单,有百弊无一利!

.造成大面积空气污染,居住生态环境恶化,大气pm2.5浓度骤然升高,不利于人们的身体健康。让百姓怨声载道的雾霾成因,又增加一个不利因素。据阜阳市境监测站空气自动站监测,春节大量燃放鞭炮时,阜阳市空气中的
      氧化硫、一氧化碳浓度明显增高,空气中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可吸入颗粒物都超出国家规定的标准。这些污染物的超标就意味着大气环境受到了污染,而这些增加的污染物对身体健康也同样存在着危害。人们应该发现放鞭炮产生大量空气污染物,这些污染物主要氮的氧化物,有特殊气味,是人体健康的隐形杀手。随空气进入上呼吸道,吸进人肺里,潜伏在肺胞内,极易诱发疾患,甚至罹患癌症。

.强烈的高分贝噪声扰民,超过人们的听觉承受力,高强度爆炸产生的声响刺激,特别对罹患心脑血管慢性病的老年人易造成神经紧张,血压增高,加重病情,甚至发生意外。

除夕之夜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爆炸声连绵不断,吵的人年三十之夜往往难以入眠,多年来,这在我国似乎已成为惯例。据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

. 燃放烟花爆竹易酿成火灾,这样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火灾触目惊心,每年不断见于媒体,给国家和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 由于点燃方法不对,或产品质量低劣不合格,常造成儿童,甚至成人炸伤、烧伤的悲剧,每年春节都有儿童因燃放爆竹摘除眼球,造成一眼或双目永久失明。这样惨痛的教训,不胜枚举。

.铺张浪费,烧钱取乐,得不偿失。滋生比阔气、讲排场杨的不正之风,不利于移风易俗和克服奢糜之风。甚至造互相攀比的不良风气。

六,因燃放烟花爆竹产生大量的低屑、包装盒等生活垃圾,清扫与运输量成倍增长,加大环卫工作强度和城市垃圾处理压力。据报道,北京市年三十至初一因放鞭炮产生的垃圾为八十吨。如果垃圾得不到及时的清运,环境将非常脏乱。

.烟花爆竹属高危商品,生产、运输、存储都有极其严格的一套法规。但由于上马容易、利润大,有条件的上,没条件的也冒险上,再加上不少都是作坊式的小工厂,土法上马、条件简陋、人员素质低,险像环生,暗藏隐患,安全不到位,稍有不慎,常发生厂毁人亡或车毁人亡的惨剧。

201311116时许,广西岑溪市三堡镇车河村一

爆竹厂发生一起爆炸事故。截至2日凌晨记者发稿时,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17人受伤。爆竹厂法人代表和厂长均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既然有百利无一弊,为什么上世纪九十年代,部份大城市也曾出台了禁止在市区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但收效甚微,昙花一现 呢?勉强坚持了十几年,不久因敌不过开禁的民间诉求,不得不再次开禁。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对燃放烟花爆竹总是情有独钟、恋恋不舍呢?难道“年味” 只能靠燃放烟花维系?

上世纪80年代末,全国各大城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的事件逐年上升,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禁放烟花爆竹。

1988年,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出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和燃放安全。此后,全国共有282个城市制定全面禁放烟花爆竹的法规。1993年,北京市开始正式实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

然而,禁放法规在十几年的实施过程中,始终伴随着诸多争议。很多市民抱怨:缺少爆竹声的新年令人乏味。而与此同时,节日期间违法燃放烟花爆竹的事例时有发生,禁放法规陷入法不责众的尴尬。

北京市法制办公室主任周继东说,法规的执行效果甚微,执法成本过高,法律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郝如玉说,仅2005年除夕,北京就出动了13万名警察以及大量街区管理人员巡逻监督。

2000年来,恢复民俗传统的呼声日渐强烈。哈尔滨、成都、上海等106个城市开始实行有限解禁。在北京,解禁的呼声不仅响彻民间,还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

现代人已不信这样那样荒诞不经的驱怪传说,关键是古老过年观念习俗根深蒂固,没有与时俱进,还有待更新!

民间总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春节没有爆竹声声烟花璀灿,似乎缺少节日的祥和喜庆的气氛和所谓的年味 其实,我国过年的习俗很多,主题不外乎祛灾降福,阖家团圆。而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何况,现在随着城乡一体化推进,城市规模日趋扩大,人口密度增加,与过去的一家一户农耕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个人习惯也要照顾左邻右舍的利益和感受。不少城市政府每年春节前都对燃放烟花爆作的时间地点作了严格限制,然而,成效有限。

如去年某市通告规定:只有大年三十与正月初五可以在规定范围燃放,可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通告形同虚设。整个正月期间,爆竹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你方唱罢我登台”, 行人无不怨声载道。而且,也未见违反规定受到惩处的报道见于报端。

如果仍然沿袭老祖宗的一成不变的过年方式,那么请问社会怎么发展,时代还如何进步?所以,革除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2-16 13:18:29 67字 ( 0/38)

"日本的烟花大会,每年新年时由相关部门统一在特定区域安排燃放焰火,组织市民安全有序观赏。"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不能靠燃放烟花维系“年味”(原创

马鼎奇

春节脚步日趋临近,一年一度的集中燃放烟花爆竹的节日狂欢即将到来,不少商家秣马厉兵,积极筹备货源,以满足经久不衰的旺盛需求,在消费旺季捞一桶金。很多热衷于此习俗人,也趋之若鹜、乐此不疲,抑制不住购买的热情,慷慨解囊,准备在春节期间跃跃欲试、大显身手,过足燃放烟花爆竹的瘾。

然而,朋友你想过没有?滥放烟花爆竹将会给生态环境、人居安全,带来怎样的不言而喻的危害?老实说,笔者对这样年复一年、愈演愈烈的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旧俗,始终不敢恭维。理由十分简单,有百弊无一利!

.造成大面积空气污染,居住生态环境恶化,大气pm2.5浓度骤然升高,不利于人们的身体健康。让百姓怨声载道的雾霾成因,又增加一个不利因素。据阜阳市境监测站空气自动站监测,春节大量燃放鞭炮时,阜阳市空气中的
      氧化硫、一氧化碳浓度明显增高,空气中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可吸入颗粒物都超出国家规定的标准。这些污染物的超标就意味着大气环境受到了污染,而这些增加的污染物对身体健康也同样存在着危害。人们应该发现放鞭炮产生大量空气污染物,这些污染物主要氮的氧化物,有特殊气味,是人体健康的隐形杀手。随空气进入上呼吸道,吸进人肺里,潜伏在肺胞内,极易诱发疾患,甚至罹患癌症。

.强烈的高分贝噪声扰民,超过人们的听觉承受力,高强度爆炸产生的声响刺激,特别对罹患心脑血管慢性病的老年人易造成神经紧张,血压增高,加重病情,甚至发生意外。

除夕之夜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爆炸声连绵不断,吵的人年三十之夜往往难以入眠,多年来,这在我国似乎已成为惯例。据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

. 燃放烟花爆竹易酿成火灾,这样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火灾触目惊心,每年不断见于媒体,给国家和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 由于点燃方法不对,或产品质量低劣不合格,常造成儿童,甚至成人炸伤、烧伤的悲剧,每年春节都有儿童因燃放爆竹摘除眼球,造成一眼或双目永久失明。这样惨痛的教训,不胜枚举。

.铺张浪费,烧钱取乐,得不偿失。滋生比阔气、讲排场杨的不正之风,不利于移风易俗和克服奢糜之风。甚至造互相攀比的不良风气。

六,因燃放烟花爆竹产生大量的低屑、包装盒等生活垃圾,清扫与运输量成倍增长,加大环卫工作强度和城市垃圾处理压力。据报道,北京市年三十至初一因放鞭炮产生的垃圾为八十吨。如果垃圾得不到及时的清运,环境将非常脏乱。

.烟花爆竹属高危商品,生产、运输、存储都有极其严格的一套法规。但由于上马容易、利润大,有条件的上,没条件的也冒险上,再加上不少都是作坊式的小工厂,土法上马、条件简陋、人员素质低,险像环生,暗藏隐患,安全不到位,稍有不慎,常发生厂毁人亡或车毁人亡的惨剧。

201311116时许,广西岑溪市三堡镇车河村一

爆竹厂发生一起爆炸事故。截至2日凌晨记者发稿时,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17人受伤。爆竹厂法人代表和厂长均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既然有百利无一弊,为什么上世纪九十年代,部份大城市也曾出台了禁止在市区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但收效甚微,昙花一现 呢?勉强坚持了十几年,不久因敌不过开禁的民间诉求,不得不再次开禁。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对燃放烟花爆竹总是情有独钟、恋恋不舍呢?难道“年味” 只能靠燃放烟花维系?

上世纪80年代末,全国各大城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的事件逐年上升,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禁放烟花爆竹。

1988年,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出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和燃放安全。此后,全国共有282个城市制定全面禁放烟花爆竹的法规。1993年,北京市开始正式实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

然而,禁放法规在十几年的实施过程中,始终伴随着诸多争议。很多市民抱怨:缺少爆竹声的新年令人乏味。而与此同时,节日期间违法燃放烟花爆竹的事例时有发生,禁放法规陷入法不责众的尴尬。

北京市法制办公室主任周继东说,法规的执行效果甚微,执法成本过高,法律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郝如玉说,仅2005年除夕,北京就出动了13万名警察以及大量街区管理人员巡逻监督。

2000年来,恢复民俗传统的呼声日渐强烈。哈尔滨、成都、上海等106个城市开始实行有限解禁。在北京,解禁的呼声不仅响彻民间,还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

现代人已不信这样那样荒诞不经的驱怪传说,关键是古老过年观念习俗根深蒂固,没有与时俱进,还有待更新!

民间总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春节没有爆竹声声烟花璀灿,似乎缺少节日的祥和喜庆的气氛和所谓的年味 其实,我国过年的习俗很多,主题不外乎祛灾降福,阖家团圆。而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何况,现在随着城乡一体化推进,城市规模日趋扩大,人口密度增加,与过去的一家一户农耕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个人习惯也要照顾左邻右舍的利益和感受。不少城市政府每年春节前都对燃放烟花爆作的时间地点作了严格限制,然而,成效有限。

如去年某市通告规定:只有大年三十与正月初五可以在规定范围燃放,可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通告形同虚设。整个正月期间,爆竹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你方唱罢我登台”, 行人无不怨声载道。而且,也未见违反规定受到惩处的报道见于报端。

如果仍然沿袭老祖宗的一成不变的过年方式,那么请问社会怎么发展,时代还如何进步?所以,革除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杨联康 发表于  2018-02-18 10:35:52 101字 ( 0/39)

“2015年,为庆祝中国春节,纽约在哈德逊河畔举行“和美中华”大型烟花晚会,规模之大堪比美国国庆日焰火表演。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为中国春节大规模燃放焰火。” 著

不能靠燃放烟花维系“年味”(原创

马鼎奇

春节脚步日趋临近,一年一度的集中燃放烟花爆竹的节日狂欢即将到来,不少商家秣马厉兵,积极筹备货源,以满足经久不衰的旺盛需求,在消费旺季捞一桶金。很多热衷于此习俗人,也趋之若鹜、乐此不疲,抑制不住购买的热情,慷慨解囊,准备在春节期间跃跃欲试、大显身手,过足燃放烟花爆竹的瘾。

然而,朋友你想过没有?滥放烟花爆竹将会给生态环境、人居安全,带来怎样的不言而喻的危害?老实说,笔者对这样年复一年、愈演愈烈的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旧俗,始终不敢恭维。理由十分简单,有百弊无一利!

.造成大面积空气污染,居住生态环境恶化,大气pm2.5浓度骤然升高,不利于人们的身体健康。让百姓怨声载道的雾霾成因,又增加一个不利因素。据阜阳市境监测站空气自动站监测,春节大量燃放鞭炮时,阜阳市空气中的
      氧化硫、一氧化碳浓度明显增高,空气中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可吸入颗粒物都超出国家规定的标准。这些污染物的超标就意味着大气环境受到了污染,而这些增加的污染物对身体健康也同样存在着危害。人们应该发现放鞭炮产生大量空气污染物,这些污染物主要氮的氧化物,有特殊气味,是人体健康的隐形杀手。随空气进入上呼吸道,吸进人肺里,潜伏在肺胞内,极易诱发疾患,甚至罹患癌症。

.强烈的高分贝噪声扰民,超过人们的听觉承受力,高强度爆炸产生的声响刺激,特别对罹患心脑血管慢性病的老年人易造成神经紧张,血压增高,加重病情,甚至发生意外。

除夕之夜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爆炸声连绵不断,吵的人年三十之夜往往难以入眠,多年来,这在我国似乎已成为惯例。据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

. 燃放烟花爆竹易酿成火灾,这样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火灾触目惊心,每年不断见于媒体,给国家和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 由于点燃方法不对,或产品质量低劣不合格,常造成儿童,甚至成人炸伤、烧伤的悲剧,每年春节都有儿童因燃放爆竹摘除眼球,造成一眼或双目永久失明。这样惨痛的教训,不胜枚举。

.铺张浪费,烧钱取乐,得不偿失。滋生比阔气、讲排场杨的不正之风,不利于移风易俗和克服奢糜之风。甚至造互相攀比的不良风气。

六,因燃放烟花爆竹产生大量的低屑、包装盒等生活垃圾,清扫与运输量成倍增长,加大环卫工作强度和城市垃圾处理压力。据报道,北京市年三十至初一因放鞭炮产生的垃圾为八十吨。如果垃圾得不到及时的清运,环境将非常脏乱。

.烟花爆竹属高危商品,生产、运输、存储都有极其严格的一套法规。但由于上马容易、利润大,有条件的上,没条件的也冒险上,再加上不少都是作坊式的小工厂,土法上马、条件简陋、人员素质低,险像环生,暗藏隐患,安全不到位,稍有不慎,常发生厂毁人亡或车毁人亡的惨剧。

201311116时许,广西岑溪市三堡镇车河村一

爆竹厂发生一起爆炸事故。截至2日凌晨记者发稿时,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17人受伤。爆竹厂法人代表和厂长均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既然有百利无一弊,为什么上世纪九十年代,部份大城市也曾出台了禁止在市区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但收效甚微,昙花一现 呢?勉强坚持了十几年,不久因敌不过开禁的民间诉求,不得不再次开禁。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对燃放烟花爆竹总是情有独钟、恋恋不舍呢?难道“年味” 只能靠燃放烟花维系?

上世纪80年代末,全国各大城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的事件逐年上升,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禁放烟花爆竹。

1988年,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出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和燃放安全。此后,全国共有282个城市制定全面禁放烟花爆竹的法规。1993年,北京市开始正式实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

然而,禁放法规在十几年的实施过程中,始终伴随着诸多争议。很多市民抱怨:缺少爆竹声的新年令人乏味。而与此同时,节日期间违法燃放烟花爆竹的事例时有发生,禁放法规陷入法不责众的尴尬。

北京市法制办公室主任周继东说,法规的执行效果甚微,执法成本过高,法律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郝如玉说,仅2005年除夕,北京就出动了13万名警察以及大量街区管理人员巡逻监督。

2000年来,恢复民俗传统的呼声日渐强烈。哈尔滨、成都、上海等106个城市开始实行有限解禁。在北京,解禁的呼声不仅响彻民间,还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

现代人已不信这样那样荒诞不经的驱怪传说,关键是古老过年观念习俗根深蒂固,没有与时俱进,还有待更新!

民间总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春节没有爆竹声声烟花璀灿,似乎缺少节日的祥和喜庆的气氛和所谓的年味 其实,我国过年的习俗很多,主题不外乎祛灾降福,阖家团圆。而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何况,现在随着城乡一体化推进,城市规模日趋扩大,人口密度增加,与过去的一家一户农耕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个人习惯也要照顾左邻右舍的利益和感受。不少城市政府每年春节前都对燃放烟花爆作的时间地点作了严格限制,然而,成效有限。

如去年某市通告规定:只有大年三十与正月初五可以在规定范围燃放,可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通告形同虚设。整个正月期间,爆竹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你方唱罢我登台”, 行人无不怨声载道。而且,也未见违反规定受到惩处的报道见于报端。

如果仍然沿袭老祖宗的一成不变的过年方式,那么请问社会怎么发展,时代还如何进步?所以,革除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翔翥 发表于  2018-02-14 14:10:14 35字 ( 0/207)

能不能说明白点儿年味儿是什么?弄明白了什么十年味儿,再谈怎么维系。

不能靠燃放烟花维系“年味”(原创

马鼎奇

春节脚步日趋临近,一年一度的集中燃放烟花爆竹的节日狂欢即将到来,不少商家秣马厉兵,积极筹备货源,以满足经久不衰的旺盛需求,在消费旺季捞一桶金。很多热衷于此习俗人,也趋之若鹜、乐此不疲,抑制不住购买的热情,慷慨解囊,准备在春节期间跃跃欲试、大显身手,过足燃放烟花爆竹的瘾。

然而,朋友你想过没有?滥放烟花爆竹将会给生态环境、人居安全,带来怎样的不言而喻的危害?老实说,笔者对这样年复一年、愈演愈烈的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旧俗,始终不敢恭维。理由十分简单,有百弊无一利!

.造成大面积空气污染,居住生态环境恶化,大气pm2.5浓度骤然升高,不利于人们的身体健康。让百姓怨声载道的雾霾成因,又增加一个不利因素。据阜阳市境监测站空气自动站监测,春节大量燃放鞭炮时,阜阳市空气中的
      氧化硫、一氧化碳浓度明显增高,空气中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可吸入颗粒物都超出国家规定的标准。这些污染物的超标就意味着大气环境受到了污染,而这些增加的污染物对身体健康也同样存在着危害。人们应该发现放鞭炮产生大量空气污染物,这些污染物主要氮的氧化物,有特殊气味,是人体健康的隐形杀手。随空气进入上呼吸道,吸进人肺里,潜伏在肺胞内,极易诱发疾患,甚至罹患癌症。

.强烈的高分贝噪声扰民,超过人们的听觉承受力,高强度爆炸产生的声响刺激,特别对罹患心脑血管慢性病的老年人易造成神经紧张,血压增高,加重病情,甚至发生意外。

除夕之夜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爆炸声连绵不断,吵的人年三十之夜往往难以入眠,多年来,这在我国似乎已成为惯例。据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

. 燃放烟花爆竹易酿成火灾,这样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火灾触目惊心,每年不断见于媒体,给国家和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 由于点燃方法不对,或产品质量低劣不合格,常造成儿童,甚至成人炸伤、烧伤的悲剧,每年春节都有儿童因燃放爆竹摘除眼球,造成一眼或双目永久失明。这样惨痛的教训,不胜枚举。

.铺张浪费,烧钱取乐,得不偿失。滋生比阔气、讲排场杨的不正之风,不利于移风易俗和克服奢糜之风。甚至造互相攀比的不良风气。

六,因燃放烟花爆竹产生大量的低屑、包装盒等生活垃圾,清扫与运输量成倍增长,加大环卫工作强度和城市垃圾处理压力。据报道,北京市年三十至初一因放鞭炮产生的垃圾为八十吨。如果垃圾得不到及时的清运,环境将非常脏乱。

.烟花爆竹属高危商品,生产、运输、存储都有极其严格的一套法规。但由于上马容易、利润大,有条件的上,没条件的也冒险上,再加上不少都是作坊式的小工厂,土法上马、条件简陋、人员素质低,险像环生,暗藏隐患,安全不到位,稍有不慎,常发生厂毁人亡或车毁人亡的惨剧。

201311116时许,广西岑溪市三堡镇车河村一

爆竹厂发生一起爆炸事故。截至2日凌晨记者发稿时,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17人受伤。爆竹厂法人代表和厂长均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既然有百利无一弊,为什么上世纪九十年代,部份大城市也曾出台了禁止在市区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但收效甚微,昙花一现 呢?勉强坚持了十几年,不久因敌不过开禁的民间诉求,不得不再次开禁。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对燃放烟花爆竹总是情有独钟、恋恋不舍呢?难道“年味” 只能靠燃放烟花维系?

上世纪80年代末,全国各大城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的事件逐年上升,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禁放烟花爆竹。

1988年,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出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和燃放安全。此后,全国共有282个城市制定全面禁放烟花爆竹的法规。1993年,北京市开始正式实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

然而,禁放法规在十几年的实施过程中,始终伴随着诸多争议。很多市民抱怨:缺少爆竹声的新年令人乏味。而与此同时,节日期间违法燃放烟花爆竹的事例时有发生,禁放法规陷入法不责众的尴尬。

北京市法制办公室主任周继东说,法规的执行效果甚微,执法成本过高,法律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郝如玉说,仅2005年除夕,北京就出动了13万名警察以及大量街区管理人员巡逻监督。

2000年来,恢复民俗传统的呼声日渐强烈。哈尔滨、成都、上海等106个城市开始实行有限解禁。在北京,解禁的呼声不仅响彻民间,还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

现代人已不信这样那样荒诞不经的驱怪传说,关键是古老过年观念习俗根深蒂固,没有与时俱进,还有待更新!

民间总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春节没有爆竹声声烟花璀灿,似乎缺少节日的祥和喜庆的气氛和所谓的年味 其实,我国过年的习俗很多,主题不外乎祛灾降福,阖家团圆。而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何况,现在随着城乡一体化推进,城市规模日趋扩大,人口密度增加,与过去的一家一户农耕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个人习惯也要照顾左邻右舍的利益和感受。不少城市政府每年春节前都对燃放烟花爆作的时间地点作了严格限制,然而,成效有限。

如去年某市通告规定:只有大年三十与正月初五可以在规定范围燃放,可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通告形同虚设。整个正月期间,爆竹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你方唱罢我登台”, 行人无不怨声载道。而且,也未见违反规定受到惩处的报道见于报端。

如果仍然沿袭老祖宗的一成不变的过年方式,那么请问社会怎么发展,时代还如何进步?所以,革除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8-02-14 09:30:18 120字 ( 0/222)

形式由内涵决定,搞不清楚内涵,形式是存在不下去的。而形式的消亡,代表的则是内涵的湮灭。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你看法的本质,跟你那篇“加些文化调料”的口号如出一辙,

不能靠燃放烟花维系“年味”(原创

马鼎奇

春节脚步日趋临近,一年一度的集中燃放烟花爆竹的节日狂欢即将到来,不少商家秣马厉兵,积极筹备货源,以满足经久不衰的旺盛需求,在消费旺季捞一桶金。很多热衷于此习俗人,也趋之若鹜、乐此不疲,抑制不住购买的热情,慷慨解囊,准备在春节期间跃跃欲试、大显身手,过足燃放烟花爆竹的瘾。

然而,朋友你想过没有?滥放烟花爆竹将会给生态环境、人居安全,带来怎样的不言而喻的危害?老实说,笔者对这样年复一年、愈演愈烈的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旧俗,始终不敢恭维。理由十分简单,有百弊无一利!

.造成大面积空气污染,居住生态环境恶化,大气pm2.5浓度骤然升高,不利于人们的身体健康。让百姓怨声载道的雾霾成因,又增加一个不利因素。据阜阳市境监测站空气自动站监测,春节大量燃放鞭炮时,阜阳市空气中的
      氧化硫、一氧化碳浓度明显增高,空气中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可吸入颗粒物都超出国家规定的标准。这些污染物的超标就意味着大气环境受到了污染,而这些增加的污染物对身体健康也同样存在着危害。人们应该发现放鞭炮产生大量空气污染物,这些污染物主要氮的氧化物,有特殊气味,是人体健康的隐形杀手。随空气进入上呼吸道,吸进人肺里,潜伏在肺胞内,极易诱发疾患,甚至罹患癌症。

.强烈的高分贝噪声扰民,超过人们的听觉承受力,高强度爆炸产生的声响刺激,特别对罹患心脑血管慢性病的老年人易造成神经紧张,血压增高,加重病情,甚至发生意外。

除夕之夜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爆炸声连绵不断,吵的人年三十之夜往往难以入眠,多年来,这在我国似乎已成为惯例。据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

. 燃放烟花爆竹易酿成火灾,这样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火灾触目惊心,每年不断见于媒体,给国家和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 由于点燃方法不对,或产品质量低劣不合格,常造成儿童,甚至成人炸伤、烧伤的悲剧,每年春节都有儿童因燃放爆竹摘除眼球,造成一眼或双目永久失明。这样惨痛的教训,不胜枚举。

.铺张浪费,烧钱取乐,得不偿失。滋生比阔气、讲排场杨的不正之风,不利于移风易俗和克服奢糜之风。甚至造互相攀比的不良风气。

六,因燃放烟花爆竹产生大量的低屑、包装盒等生活垃圾,清扫与运输量成倍增长,加大环卫工作强度和城市垃圾处理压力。据报道,北京市年三十至初一因放鞭炮产生的垃圾为八十吨。如果垃圾得不到及时的清运,环境将非常脏乱。

.烟花爆竹属高危商品,生产、运输、存储都有极其严格的一套法规。但由于上马容易、利润大,有条件的上,没条件的也冒险上,再加上不少都是作坊式的小工厂,土法上马、条件简陋、人员素质低,险像环生,暗藏隐患,安全不到位,稍有不慎,常发生厂毁人亡或车毁人亡的惨剧。

201311116时许,广西岑溪市三堡镇车河村一

爆竹厂发生一起爆炸事故。截至2日凌晨记者发稿时,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17人受伤。爆竹厂法人代表和厂长均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既然有百利无一弊,为什么上世纪九十年代,部份大城市也曾出台了禁止在市区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但收效甚微,昙花一现 呢?勉强坚持了十几年,不久因敌不过开禁的民间诉求,不得不再次开禁。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对燃放烟花爆竹总是情有独钟、恋恋不舍呢?难道“年味” 只能靠燃放烟花维系?

上世纪80年代末,全国各大城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的事件逐年上升,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禁放烟花爆竹。

1988年,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出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和燃放安全。此后,全国共有282个城市制定全面禁放烟花爆竹的法规。1993年,北京市开始正式实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

然而,禁放法规在十几年的实施过程中,始终伴随着诸多争议。很多市民抱怨:缺少爆竹声的新年令人乏味。而与此同时,节日期间违法燃放烟花爆竹的事例时有发生,禁放法规陷入法不责众的尴尬。

北京市法制办公室主任周继东说,法规的执行效果甚微,执法成本过高,法律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郝如玉说,仅2005年除夕,北京就出动了13万名警察以及大量街区管理人员巡逻监督。

2000年来,恢复民俗传统的呼声日渐强烈。哈尔滨、成都、上海等106个城市开始实行有限解禁。在北京,解禁的呼声不仅响彻民间,还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

现代人已不信这样那样荒诞不经的驱怪传说,关键是古老过年观念习俗根深蒂固,没有与时俱进,还有待更新!

民间总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春节没有爆竹声声烟花璀灿,似乎缺少节日的祥和喜庆的气氛和所谓的年味 其实,我国过年的习俗很多,主题不外乎祛灾降福,阖家团圆。而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何况,现在随着城乡一体化推进,城市规模日趋扩大,人口密度增加,与过去的一家一户农耕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个人习惯也要照顾左邻右舍的利益和感受。不少城市政府每年春节前都对燃放烟花爆作的时间地点作了严格限制,然而,成效有限。

如去年某市通告规定:只有大年三十与正月初五可以在规定范围燃放,可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通告形同虚设。整个正月期间,爆竹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你方唱罢我登台”, 行人无不怨声载道。而且,也未见违反规定受到惩处的报道见于报端。

如果仍然沿袭老祖宗的一成不变的过年方式,那么请问社会怎么发展,时代还如何进步?所以,革除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8-02-14 09:24:57 104字 ( 0/261)

你对春节的意义根本就不理解。贵宾上门,21响礼炮迎客,那可比烟花爆竹的声音响得多了。你的说辞,无非是搞成“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说不清楚放鞭炮的来由,

不能靠燃放烟花维系“年味”(原创

马鼎奇

春节脚步日趋临近,一年一度的集中燃放烟花爆竹的节日狂欢即将到来,不少商家秣马厉兵,积极筹备货源,以满足经久不衰的旺盛需求,在消费旺季捞一桶金。很多热衷于此习俗人,也趋之若鹜、乐此不疲,抑制不住购买的热情,慷慨解囊,准备在春节期间跃跃欲试、大显身手,过足燃放烟花爆竹的瘾。

然而,朋友你想过没有?滥放烟花爆竹将会给生态环境、人居安全,带来怎样的不言而喻的危害?老实说,笔者对这样年复一年、愈演愈烈的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旧俗,始终不敢恭维。理由十分简单,有百弊无一利!

.造成大面积空气污染,居住生态环境恶化,大气pm2.5浓度骤然升高,不利于人们的身体健康。让百姓怨声载道的雾霾成因,又增加一个不利因素。据阜阳市境监测站空气自动站监测,春节大量燃放鞭炮时,阜阳市空气中的
      氧化硫、一氧化碳浓度明显增高,空气中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可吸入颗粒物都超出国家规定的标准。这些污染物的超标就意味着大气环境受到了污染,而这些增加的污染物对身体健康也同样存在着危害。人们应该发现放鞭炮产生大量空气污染物,这些污染物主要氮的氧化物,有特殊气味,是人体健康的隐形杀手。随空气进入上呼吸道,吸进人肺里,潜伏在肺胞内,极易诱发疾患,甚至罹患癌症。

.强烈的高分贝噪声扰民,超过人们的听觉承受力,高强度爆炸产生的声响刺激,特别对罹患心脑血管慢性病的老年人易造成神经紧张,血压增高,加重病情,甚至发生意外。

除夕之夜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爆炸声连绵不断,吵的人年三十之夜往往难以入眠,多年来,这在我国似乎已成为惯例。据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

. 燃放烟花爆竹易酿成火灾,这样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火灾触目惊心,每年不断见于媒体,给国家和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 由于点燃方法不对,或产品质量低劣不合格,常造成儿童,甚至成人炸伤、烧伤的悲剧,每年春节都有儿童因燃放爆竹摘除眼球,造成一眼或双目永久失明。这样惨痛的教训,不胜枚举。

.铺张浪费,烧钱取乐,得不偿失。滋生比阔气、讲排场杨的不正之风,不利于移风易俗和克服奢糜之风。甚至造互相攀比的不良风气。

六,因燃放烟花爆竹产生大量的低屑、包装盒等生活垃圾,清扫与运输量成倍增长,加大环卫工作强度和城市垃圾处理压力。据报道,北京市年三十至初一因放鞭炮产生的垃圾为八十吨。如果垃圾得不到及时的清运,环境将非常脏乱。

.烟花爆竹属高危商品,生产、运输、存储都有极其严格的一套法规。但由于上马容易、利润大,有条件的上,没条件的也冒险上,再加上不少都是作坊式的小工厂,土法上马、条件简陋、人员素质低,险像环生,暗藏隐患,安全不到位,稍有不慎,常发生厂毁人亡或车毁人亡的惨剧。

201311116时许,广西岑溪市三堡镇车河村一

爆竹厂发生一起爆炸事故。截至2日凌晨记者发稿时,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17人受伤。爆竹厂法人代表和厂长均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既然有百利无一弊,为什么上世纪九十年代,部份大城市也曾出台了禁止在市区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但收效甚微,昙花一现 呢?勉强坚持了十几年,不久因敌不过开禁的民间诉求,不得不再次开禁。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对燃放烟花爆竹总是情有独钟、恋恋不舍呢?难道“年味” 只能靠燃放烟花维系?

上世纪80年代末,全国各大城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的事件逐年上升,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禁放烟花爆竹。

1988年,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出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和燃放安全。此后,全国共有282个城市制定全面禁放烟花爆竹的法规。1993年,北京市开始正式实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

然而,禁放法规在十几年的实施过程中,始终伴随着诸多争议。很多市民抱怨:缺少爆竹声的新年令人乏味。而与此同时,节日期间违法燃放烟花爆竹的事例时有发生,禁放法规陷入法不责众的尴尬。

北京市法制办公室主任周继东说,法规的执行效果甚微,执法成本过高,法律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郝如玉说,仅2005年除夕,北京就出动了13万名警察以及大量街区管理人员巡逻监督。

2000年来,恢复民俗传统的呼声日渐强烈。哈尔滨、成都、上海等106个城市开始实行有限解禁。在北京,解禁的呼声不仅响彻民间,还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

现代人已不信这样那样荒诞不经的驱怪传说,关键是古老过年观念习俗根深蒂固,没有与时俱进,还有待更新!

民间总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春节没有爆竹声声烟花璀灿,似乎缺少节日的祥和喜庆的气氛和所谓的年味 其实,我国过年的习俗很多,主题不外乎祛灾降福,阖家团圆。而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何况,现在随着城乡一体化推进,城市规模日趋扩大,人口密度增加,与过去的一家一户农耕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个人习惯也要照顾左邻右舍的利益和感受。不少城市政府每年春节前都对燃放烟花爆作的时间地点作了严格限制,然而,成效有限。

如去年某市通告规定:只有大年三十与正月初五可以在规定范围燃放,可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通告形同虚设。整个正月期间,爆竹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你方唱罢我登台”, 行人无不怨声载道。而且,也未见违反规定受到惩处的报道见于报端。

如果仍然沿袭老祖宗的一成不变的过年方式,那么请问社会怎么发展,时代还如何进步?所以,革除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148团志强 发表于  2018-02-14 00:28:54 11字 ( 0/210)

弊大于利,早应该转变了

不能靠燃放烟花维系“年味”(原创

马鼎奇

春节脚步日趋临近,一年一度的集中燃放烟花爆竹的节日狂欢即将到来,不少商家秣马厉兵,积极筹备货源,以满足经久不衰的旺盛需求,在消费旺季捞一桶金。很多热衷于此习俗人,也趋之若鹜、乐此不疲,抑制不住购买的热情,慷慨解囊,准备在春节期间跃跃欲试、大显身手,过足燃放烟花爆竹的瘾。

然而,朋友你想过没有?滥放烟花爆竹将会给生态环境、人居安全,带来怎样的不言而喻的危害?老实说,笔者对这样年复一年、愈演愈烈的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旧俗,始终不敢恭维。理由十分简单,有百弊无一利!

.造成大面积空气污染,居住生态环境恶化,大气pm2.5浓度骤然升高,不利于人们的身体健康。让百姓怨声载道的雾霾成因,又增加一个不利因素。据阜阳市境监测站空气自动站监测,春节大量燃放鞭炮时,阜阳市空气中的
      氧化硫、一氧化碳浓度明显增高,空气中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可吸入颗粒物都超出国家规定的标准。这些污染物的超标就意味着大气环境受到了污染,而这些增加的污染物对身体健康也同样存在着危害。人们应该发现放鞭炮产生大量空气污染物,这些污染物主要氮的氧化物,有特殊气味,是人体健康的隐形杀手。随空气进入上呼吸道,吸进人肺里,潜伏在肺胞内,极易诱发疾患,甚至罹患癌症。

.强烈的高分贝噪声扰民,超过人们的听觉承受力,高强度爆炸产生的声响刺激,特别对罹患心脑血管慢性病的老年人易造成神经紧张,血压增高,加重病情,甚至发生意外。

除夕之夜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爆炸声连绵不断,吵的人年三十之夜往往难以入眠,多年来,这在我国似乎已成为惯例。据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

. 燃放烟花爆竹易酿成火灾,这样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火灾触目惊心,每年不断见于媒体,给国家和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 由于点燃方法不对,或产品质量低劣不合格,常造成儿童,甚至成人炸伤、烧伤的悲剧,每年春节都有儿童因燃放爆竹摘除眼球,造成一眼或双目永久失明。这样惨痛的教训,不胜枚举。

.铺张浪费,烧钱取乐,得不偿失。滋生比阔气、讲排场杨的不正之风,不利于移风易俗和克服奢糜之风。甚至造互相攀比的不良风气。

六,因燃放烟花爆竹产生大量的低屑、包装盒等生活垃圾,清扫与运输量成倍增长,加大环卫工作强度和城市垃圾处理压力。据报道,北京市年三十至初一因放鞭炮产生的垃圾为八十吨。如果垃圾得不到及时的清运,环境将非常脏乱。

.烟花爆竹属高危商品,生产、运输、存储都有极其严格的一套法规。但由于上马容易、利润大,有条件的上,没条件的也冒险上,再加上不少都是作坊式的小工厂,土法上马、条件简陋、人员素质低,险像环生,暗藏隐患,安全不到位,稍有不慎,常发生厂毁人亡或车毁人亡的惨剧。

201311116时许,广西岑溪市三堡镇车河村一

爆竹厂发生一起爆炸事故。截至2日凌晨记者发稿时,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17人受伤。爆竹厂法人代表和厂长均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既然有百利无一弊,为什么上世纪九十年代,部份大城市也曾出台了禁止在市区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但收效甚微,昙花一现 呢?勉强坚持了十几年,不久因敌不过开禁的民间诉求,不得不再次开禁。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对燃放烟花爆竹总是情有独钟、恋恋不舍呢?难道“年味” 只能靠燃放烟花维系?

上世纪80年代末,全国各大城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的事件逐年上升,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禁放烟花爆竹。

1988年,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出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和燃放安全。此后,全国共有282个城市制定全面禁放烟花爆竹的法规。1993年,北京市开始正式实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

然而,禁放法规在十几年的实施过程中,始终伴随着诸多争议。很多市民抱怨:缺少爆竹声的新年令人乏味。而与此同时,节日期间违法燃放烟花爆竹的事例时有发生,禁放法规陷入法不责众的尴尬。

北京市法制办公室主任周继东说,法规的执行效果甚微,执法成本过高,法律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郝如玉说,仅2005年除夕,北京就出动了13万名警察以及大量街区管理人员巡逻监督。

2000年来,恢复民俗传统的呼声日渐强烈。哈尔滨、成都、上海等106个城市开始实行有限解禁。在北京,解禁的呼声不仅响彻民间,还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

现代人已不信这样那样荒诞不经的驱怪传说,关键是古老过年观念习俗根深蒂固,没有与时俱进,还有待更新!

民间总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春节没有爆竹声声烟花璀灿,似乎缺少节日的祥和喜庆的气氛和所谓的年味 其实,我国过年的习俗很多,主题不外乎祛灾降福,阖家团圆。而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何况,现在随着城乡一体化推进,城市规模日趋扩大,人口密度增加,与过去的一家一户农耕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个人习惯也要照顾左邻右舍的利益和感受。不少城市政府每年春节前都对燃放烟花爆作的时间地点作了严格限制,然而,成效有限。

如去年某市通告规定:只有大年三十与正月初五可以在规定范围燃放,可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通告形同虚设。整个正月期间,爆竹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你方唱罢我登台”, 行人无不怨声载道。而且,也未见违反规定受到惩处的报道见于报端。

如果仍然沿袭老祖宗的一成不变的过年方式,那么请问社会怎么发展,时代还如何进步?所以,革除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98988989 发表于  2018-02-13 21:22:44 16字 ( 0/200)

人的鉴别能力增强,自我更新向上。

不能靠燃放烟花维系“年味”(原创

马鼎奇

春节脚步日趋临近,一年一度的集中燃放烟花爆竹的节日狂欢即将到来,不少商家秣马厉兵,积极筹备货源,以满足经久不衰的旺盛需求,在消费旺季捞一桶金。很多热衷于此习俗人,也趋之若鹜、乐此不疲,抑制不住购买的热情,慷慨解囊,准备在春节期间跃跃欲试、大显身手,过足燃放烟花爆竹的瘾。

然而,朋友你想过没有?滥放烟花爆竹将会给生态环境、人居安全,带来怎样的不言而喻的危害?老实说,笔者对这样年复一年、愈演愈烈的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旧俗,始终不敢恭维。理由十分简单,有百弊无一利!

.造成大面积空气污染,居住生态环境恶化,大气pm2.5浓度骤然升高,不利于人们的身体健康。让百姓怨声载道的雾霾成因,又增加一个不利因素。据阜阳市境监测站空气自动站监测,春节大量燃放鞭炮时,阜阳市空气中的
      氧化硫、一氧化碳浓度明显增高,空气中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可吸入颗粒物都超出国家规定的标准。这些污染物的超标就意味着大气环境受到了污染,而这些增加的污染物对身体健康也同样存在着危害。人们应该发现放鞭炮产生大量空气污染物,这些污染物主要氮的氧化物,有特殊气味,是人体健康的隐形杀手。随空气进入上呼吸道,吸进人肺里,潜伏在肺胞内,极易诱发疾患,甚至罹患癌症。

.强烈的高分贝噪声扰民,超过人们的听觉承受力,高强度爆炸产生的声响刺激,特别对罹患心脑血管慢性病的老年人易造成神经紧张,血压增高,加重病情,甚至发生意外。

除夕之夜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爆炸声连绵不断,吵的人年三十之夜往往难以入眠,多年来,这在我国似乎已成为惯例。据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

. 燃放烟花爆竹易酿成火灾,这样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火灾触目惊心,每年不断见于媒体,给国家和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 由于点燃方法不对,或产品质量低劣不合格,常造成儿童,甚至成人炸伤、烧伤的悲剧,每年春节都有儿童因燃放爆竹摘除眼球,造成一眼或双目永久失明。这样惨痛的教训,不胜枚举。

.铺张浪费,烧钱取乐,得不偿失。滋生比阔气、讲排场杨的不正之风,不利于移风易俗和克服奢糜之风。甚至造互相攀比的不良风气。

六,因燃放烟花爆竹产生大量的低屑、包装盒等生活垃圾,清扫与运输量成倍增长,加大环卫工作强度和城市垃圾处理压力。据报道,北京市年三十至初一因放鞭炮产生的垃圾为八十吨。如果垃圾得不到及时的清运,环境将非常脏乱。

.烟花爆竹属高危商品,生产、运输、存储都有极其严格的一套法规。但由于上马容易、利润大,有条件的上,没条件的也冒险上,再加上不少都是作坊式的小工厂,土法上马、条件简陋、人员素质低,险像环生,暗藏隐患,安全不到位,稍有不慎,常发生厂毁人亡或车毁人亡的惨剧。

201311116时许,广西岑溪市三堡镇车河村一

爆竹厂发生一起爆炸事故。截至2日凌晨记者发稿时,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17人受伤。爆竹厂法人代表和厂长均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既然有百利无一弊,为什么上世纪九十年代,部份大城市也曾出台了禁止在市区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但收效甚微,昙花一现 呢?勉强坚持了十几年,不久因敌不过开禁的民间诉求,不得不再次开禁。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对燃放烟花爆竹总是情有独钟、恋恋不舍呢?难道“年味” 只能靠燃放烟花维系?

上世纪80年代末,全国各大城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的事件逐年上升,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禁放烟花爆竹。

1988年,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出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和燃放安全。此后,全国共有282个城市制定全面禁放烟花爆竹的法规。1993年,北京市开始正式实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

然而,禁放法规在十几年的实施过程中,始终伴随着诸多争议。很多市民抱怨:缺少爆竹声的新年令人乏味。而与此同时,节日期间违法燃放烟花爆竹的事例时有发生,禁放法规陷入法不责众的尴尬。

北京市法制办公室主任周继东说,法规的执行效果甚微,执法成本过高,法律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郝如玉说,仅2005年除夕,北京就出动了13万名警察以及大量街区管理人员巡逻监督。

2000年来,恢复民俗传统的呼声日渐强烈。哈尔滨、成都、上海等106个城市开始实行有限解禁。在北京,解禁的呼声不仅响彻民间,还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

现代人已不信这样那样荒诞不经的驱怪传说,关键是古老过年观念习俗根深蒂固,没有与时俱进,还有待更新!

民间总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春节没有爆竹声声烟花璀灿,似乎缺少节日的祥和喜庆的气氛和所谓的年味 其实,我国过年的习俗很多,主题不外乎祛灾降福,阖家团圆。而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何况,现在随着城乡一体化推进,城市规模日趋扩大,人口密度增加,与过去的一家一户农耕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个人习惯也要照顾左邻右舍的利益和感受。不少城市政府每年春节前都对燃放烟花爆作的时间地点作了严格限制,然而,成效有限。

如去年某市通告规定:只有大年三十与正月初五可以在规定范围燃放,可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通告形同虚设。整个正月期间,爆竹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你方唱罢我登台”, 行人无不怨声载道。而且,也未见违反规定受到惩处的报道见于报端。

如果仍然沿袭老祖宗的一成不变的过年方式,那么请问社会怎么发展,时代还如何进步?所以,革除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龙翔天下 发表于  2018-02-13 14:06:27 10字 ( 0/235)

人各有志,新区新气象

不能靠燃放烟花维系“年味”(原创

马鼎奇

春节脚步日趋临近,一年一度的集中燃放烟花爆竹的节日狂欢即将到来,不少商家秣马厉兵,积极筹备货源,以满足经久不衰的旺盛需求,在消费旺季捞一桶金。很多热衷于此习俗人,也趋之若鹜、乐此不疲,抑制不住购买的热情,慷慨解囊,准备在春节期间跃跃欲试、大显身手,过足燃放烟花爆竹的瘾。

然而,朋友你想过没有?滥放烟花爆竹将会给生态环境、人居安全,带来怎样的不言而喻的危害?老实说,笔者对这样年复一年、愈演愈烈的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旧俗,始终不敢恭维。理由十分简单,有百弊无一利!

.造成大面积空气污染,居住生态环境恶化,大气pm2.5浓度骤然升高,不利于人们的身体健康。让百姓怨声载道的雾霾成因,又增加一个不利因素。据阜阳市境监测站空气自动站监测,春节大量燃放鞭炮时,阜阳市空气中的
      氧化硫、一氧化碳浓度明显增高,空气中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可吸入颗粒物都超出国家规定的标准。这些污染物的超标就意味着大气环境受到了污染,而这些增加的污染物对身体健康也同样存在着危害。人们应该发现放鞭炮产生大量空气污染物,这些污染物主要氮的氧化物,有特殊气味,是人体健康的隐形杀手。随空气进入上呼吸道,吸进人肺里,潜伏在肺胞内,极易诱发疾患,甚至罹患癌症。

.强烈的高分贝噪声扰民,超过人们的听觉承受力,高强度爆炸产生的声响刺激,特别对罹患心脑血管慢性病的老年人易造成神经紧张,血压增高,加重病情,甚至发生意外。

除夕之夜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爆炸声连绵不断,吵的人年三十之夜往往难以入眠,多年来,这在我国似乎已成为惯例。据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

. 燃放烟花爆竹易酿成火灾,这样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火灾触目惊心,每年不断见于媒体,给国家和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 由于点燃方法不对,或产品质量低劣不合格,常造成儿童,甚至成人炸伤、烧伤的悲剧,每年春节都有儿童因燃放爆竹摘除眼球,造成一眼或双目永久失明。这样惨痛的教训,不胜枚举。

.铺张浪费,烧钱取乐,得不偿失。滋生比阔气、讲排场杨的不正之风,不利于移风易俗和克服奢糜之风。甚至造互相攀比的不良风气。

六,因燃放烟花爆竹产生大量的低屑、包装盒等生活垃圾,清扫与运输量成倍增长,加大环卫工作强度和城市垃圾处理压力。据报道,北京市年三十至初一因放鞭炮产生的垃圾为八十吨。如果垃圾得不到及时的清运,环境将非常脏乱。

.烟花爆竹属高危商品,生产、运输、存储都有极其严格的一套法规。但由于上马容易、利润大,有条件的上,没条件的也冒险上,再加上不少都是作坊式的小工厂,土法上马、条件简陋、人员素质低,险像环生,暗藏隐患,安全不到位,稍有不慎,常发生厂毁人亡或车毁人亡的惨剧。

201311116时许,广西岑溪市三堡镇车河村一

爆竹厂发生一起爆炸事故。截至2日凌晨记者发稿时,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17人受伤。爆竹厂法人代表和厂长均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既然有百利无一弊,为什么上世纪九十年代,部份大城市也曾出台了禁止在市区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但收效甚微,昙花一现 呢?勉强坚持了十几年,不久因敌不过开禁的民间诉求,不得不再次开禁。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对燃放烟花爆竹总是情有独钟、恋恋不舍呢?难道“年味” 只能靠燃放烟花维系?

上世纪80年代末,全国各大城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的事件逐年上升,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禁放烟花爆竹。

1988年,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出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和燃放安全。此后,全国共有282个城市制定全面禁放烟花爆竹的法规。1993年,北京市开始正式实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

然而,禁放法规在十几年的实施过程中,始终伴随着诸多争议。很多市民抱怨:缺少爆竹声的新年令人乏味。而与此同时,节日期间违法燃放烟花爆竹的事例时有发生,禁放法规陷入法不责众的尴尬。

北京市法制办公室主任周继东说,法规的执行效果甚微,执法成本过高,法律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郝如玉说,仅2005年除夕,北京就出动了13万名警察以及大量街区管理人员巡逻监督。

2000年来,恢复民俗传统的呼声日渐强烈。哈尔滨、成都、上海等106个城市开始实行有限解禁。在北京,解禁的呼声不仅响彻民间,还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

现代人已不信这样那样荒诞不经的驱怪传说,关键是古老过年观念习俗根深蒂固,没有与时俱进,还有待更新!

民间总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春节没有爆竹声声烟花璀灿,似乎缺少节日的祥和喜庆的气氛和所谓的年味 其实,我国过年的习俗很多,主题不外乎祛灾降福,阖家团圆。而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何况,现在随着城乡一体化推进,城市规模日趋扩大,人口密度增加,与过去的一家一户农耕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个人习惯也要照顾左邻右舍的利益和感受。不少城市政府每年春节前都对燃放烟花爆作的时间地点作了严格限制,然而,成效有限。

如去年某市通告规定:只有大年三十与正月初五可以在规定范围燃放,可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通告形同虚设。整个正月期间,爆竹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你方唱罢我登台”, 行人无不怨声载道。而且,也未见违反规定受到惩处的报道见于报端。

如果仍然沿袭老祖宗的一成不变的过年方式,那么请问社会怎么发展,时代还如何进步?所以,革除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2-13 10:30:42 8字 ( 0/204)

莫将陋习当良俗。

不能靠燃放烟花维系“年味”(原创

马鼎奇

春节脚步日趋临近,一年一度的集中燃放烟花爆竹的节日狂欢即将到来,不少商家秣马厉兵,积极筹备货源,以满足经久不衰的旺盛需求,在消费旺季捞一桶金。很多热衷于此习俗人,也趋之若鹜、乐此不疲,抑制不住购买的热情,慷慨解囊,准备在春节期间跃跃欲试、大显身手,过足燃放烟花爆竹的瘾。

然而,朋友你想过没有?滥放烟花爆竹将会给生态环境、人居安全,带来怎样的不言而喻的危害?老实说,笔者对这样年复一年、愈演愈烈的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旧俗,始终不敢恭维。理由十分简单,有百弊无一利!

.造成大面积空气污染,居住生态环境恶化,大气pm2.5浓度骤然升高,不利于人们的身体健康。让百姓怨声载道的雾霾成因,又增加一个不利因素。据阜阳市境监测站空气自动站监测,春节大量燃放鞭炮时,阜阳市空气中的
      氧化硫、一氧化碳浓度明显增高,空气中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可吸入颗粒物都超出国家规定的标准。这些污染物的超标就意味着大气环境受到了污染,而这些增加的污染物对身体健康也同样存在着危害。人们应该发现放鞭炮产生大量空气污染物,这些污染物主要氮的氧化物,有特殊气味,是人体健康的隐形杀手。随空气进入上呼吸道,吸进人肺里,潜伏在肺胞内,极易诱发疾患,甚至罹患癌症。

.强烈的高分贝噪声扰民,超过人们的听觉承受力,高强度爆炸产生的声响刺激,特别对罹患心脑血管慢性病的老年人易造成神经紧张,血压增高,加重病情,甚至发生意外。

除夕之夜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爆炸声连绵不断,吵的人年三十之夜往往难以入眠,多年来,这在我国似乎已成为惯例。据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

. 燃放烟花爆竹易酿成火灾,这样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火灾触目惊心,每年不断见于媒体,给国家和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 由于点燃方法不对,或产品质量低劣不合格,常造成儿童,甚至成人炸伤、烧伤的悲剧,每年春节都有儿童因燃放爆竹摘除眼球,造成一眼或双目永久失明。这样惨痛的教训,不胜枚举。

.铺张浪费,烧钱取乐,得不偿失。滋生比阔气、讲排场杨的不正之风,不利于移风易俗和克服奢糜之风。甚至造互相攀比的不良风气。

六,因燃放烟花爆竹产生大量的低屑、包装盒等生活垃圾,清扫与运输量成倍增长,加大环卫工作强度和城市垃圾处理压力。据报道,北京市年三十至初一因放鞭炮产生的垃圾为八十吨。如果垃圾得不到及时的清运,环境将非常脏乱。

.烟花爆竹属高危商品,生产、运输、存储都有极其严格的一套法规。但由于上马容易、利润大,有条件的上,没条件的也冒险上,再加上不少都是作坊式的小工厂,土法上马、条件简陋、人员素质低,险像环生,暗藏隐患,安全不到位,稍有不慎,常发生厂毁人亡或车毁人亡的惨剧。

201311116时许,广西岑溪市三堡镇车河村一

爆竹厂发生一起爆炸事故。截至2日凌晨记者发稿时,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17人受伤。爆竹厂法人代表和厂长均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既然有百利无一弊,为什么上世纪九十年代,部份大城市也曾出台了禁止在市区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但收效甚微,昙花一现 呢?勉强坚持了十几年,不久因敌不过开禁的民间诉求,不得不再次开禁。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对燃放烟花爆竹总是情有独钟、恋恋不舍呢?难道“年味” 只能靠燃放烟花维系?

上世纪80年代末,全国各大城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的事件逐年上升,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禁放烟花爆竹。

1988年,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出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和燃放安全。此后,全国共有282个城市制定全面禁放烟花爆竹的法规。1993年,北京市开始正式实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

然而,禁放法规在十几年的实施过程中,始终伴随着诸多争议。很多市民抱怨:缺少爆竹声的新年令人乏味。而与此同时,节日期间违法燃放烟花爆竹的事例时有发生,禁放法规陷入法不责众的尴尬。

北京市法制办公室主任周继东说,法规的执行效果甚微,执法成本过高,法律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郝如玉说,仅2005年除夕,北京就出动了13万名警察以及大量街区管理人员巡逻监督。

2000年来,恢复民俗传统的呼声日渐强烈。哈尔滨、成都、上海等106个城市开始实行有限解禁。在北京,解禁的呼声不仅响彻民间,还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

现代人已不信这样那样荒诞不经的驱怪传说,关键是古老过年观念习俗根深蒂固,没有与时俱进,还有待更新!

民间总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春节没有爆竹声声烟花璀灿,似乎缺少节日的祥和喜庆的气氛和所谓的年味 其实,我国过年的习俗很多,主题不外乎祛灾降福,阖家团圆。而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何况,现在随着城乡一体化推进,城市规模日趋扩大,人口密度增加,与过去的一家一户农耕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个人习惯也要照顾左邻右舍的利益和感受。不少城市政府每年春节前都对燃放烟花爆作的时间地点作了严格限制,然而,成效有限。

如去年某市通告规定:只有大年三十与正月初五可以在规定范围燃放,可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通告形同虚设。整个正月期间,爆竹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你方唱罢我登台”, 行人无不怨声载道。而且,也未见违反规定受到惩处的报道见于报端。

如果仍然沿袭老祖宗的一成不变的过年方式,那么请问社会怎么发展,时代还如何进步?所以,革除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迷忙无向 发表于  2018-02-20 17:57:12 80字 ( 0/29)

污染环境,骚扰他人、带来各种安全隐患,医院里因为烟花炮竹眼睛等受伤的不知道多少,所谓热闹就是靠制造噪音、给喜欢安宁、安静环境的人制造痛苦,给自己烧钱找借口罢了!

不能靠燃放烟花维系“年味”(原创

马鼎奇

春节脚步日趋临近,一年一度的集中燃放烟花爆竹的节日狂欢即将到来,不少商家秣马厉兵,积极筹备货源,以满足经久不衰的旺盛需求,在消费旺季捞一桶金。很多热衷于此习俗人,也趋之若鹜、乐此不疲,抑制不住购买的热情,慷慨解囊,准备在春节期间跃跃欲试、大显身手,过足燃放烟花爆竹的瘾。

然而,朋友你想过没有?滥放烟花爆竹将会给生态环境、人居安全,带来怎样的不言而喻的危害?老实说,笔者对这样年复一年、愈演愈烈的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旧俗,始终不敢恭维。理由十分简单,有百弊无一利!

.造成大面积空气污染,居住生态环境恶化,大气pm2.5浓度骤然升高,不利于人们的身体健康。让百姓怨声载道的雾霾成因,又增加一个不利因素。据阜阳市境监测站空气自动站监测,春节大量燃放鞭炮时,阜阳市空气中的
      氧化硫、一氧化碳浓度明显增高,空气中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可吸入颗粒物都超出国家规定的标准。这些污染物的超标就意味着大气环境受到了污染,而这些增加的污染物对身体健康也同样存在着危害。人们应该发现放鞭炮产生大量空气污染物,这些污染物主要氮的氧化物,有特殊气味,是人体健康的隐形杀手。随空气进入上呼吸道,吸进人肺里,潜伏在肺胞内,极易诱发疾患,甚至罹患癌症。

.强烈的高分贝噪声扰民,超过人们的听觉承受力,高强度爆炸产生的声响刺激,特别对罹患心脑血管慢性病的老年人易造成神经紧张,血压增高,加重病情,甚至发生意外。

除夕之夜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爆炸声连绵不断,吵的人年三十之夜往往难以入眠,多年来,这在我国似乎已成为惯例。据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

. 燃放烟花爆竹易酿成火灾,这样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火灾触目惊心,每年不断见于媒体,给国家和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 由于点燃方法不对,或产品质量低劣不合格,常造成儿童,甚至成人炸伤、烧伤的悲剧,每年春节都有儿童因燃放爆竹摘除眼球,造成一眼或双目永久失明。这样惨痛的教训,不胜枚举。

.铺张浪费,烧钱取乐,得不偿失。滋生比阔气、讲排场杨的不正之风,不利于移风易俗和克服奢糜之风。甚至造互相攀比的不良风气。

六,因燃放烟花爆竹产生大量的低屑、包装盒等生活垃圾,清扫与运输量成倍增长,加大环卫工作强度和城市垃圾处理压力。据报道,北京市年三十至初一因放鞭炮产生的垃圾为八十吨。如果垃圾得不到及时的清运,环境将非常脏乱。

.烟花爆竹属高危商品,生产、运输、存储都有极其严格的一套法规。但由于上马容易、利润大,有条件的上,没条件的也冒险上,再加上不少都是作坊式的小工厂,土法上马、条件简陋、人员素质低,险像环生,暗藏隐患,安全不到位,稍有不慎,常发生厂毁人亡或车毁人亡的惨剧。

201311116时许,广西岑溪市三堡镇车河村一

爆竹厂发生一起爆炸事故。截至2日凌晨记者发稿时,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17人受伤。爆竹厂法人代表和厂长均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既然有百利无一弊,为什么上世纪九十年代,部份大城市也曾出台了禁止在市区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但收效甚微,昙花一现 呢?勉强坚持了十几年,不久因敌不过开禁的民间诉求,不得不再次开禁。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对燃放烟花爆竹总是情有独钟、恋恋不舍呢?难道“年味” 只能靠燃放烟花维系?

上世纪80年代末,全国各大城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的事件逐年上升,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禁放烟花爆竹。

1988年,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出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和燃放安全。此后,全国共有282个城市制定全面禁放烟花爆竹的法规。1993年,北京市开始正式实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

然而,禁放法规在十几年的实施过程中,始终伴随着诸多争议。很多市民抱怨:缺少爆竹声的新年令人乏味。而与此同时,节日期间违法燃放烟花爆竹的事例时有发生,禁放法规陷入法不责众的尴尬。

北京市法制办公室主任周继东说,法规的执行效果甚微,执法成本过高,法律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郝如玉说,仅2005年除夕,北京就出动了13万名警察以及大量街区管理人员巡逻监督。

2000年来,恢复民俗传统的呼声日渐强烈。哈尔滨、成都、上海等106个城市开始实行有限解禁。在北京,解禁的呼声不仅响彻民间,还成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

现代人已不信这样那样荒诞不经的驱怪传说,关键是古老过年观念习俗根深蒂固,没有与时俱进,还有待更新!

民间总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春节没有爆竹声声烟花璀灿,似乎缺少节日的祥和喜庆的气氛和所谓的年味 其实,我国过年的习俗很多,主题不外乎祛灾降福,阖家团圆。而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何况,现在随着城乡一体化推进,城市规模日趋扩大,人口密度增加,与过去的一家一户农耕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个人习惯也要照顾左邻右舍的利益和感受。不少城市政府每年春节前都对燃放烟花爆作的时间地点作了严格限制,然而,成效有限。

如去年某市通告规定:只有大年三十与正月初五可以在规定范围燃放,可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通告形同虚设。整个正月期间,爆竹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你方唱罢我登台”, 行人无不怨声载道。而且,也未见违反规定受到惩处的报道见于报端。

如果仍然沿袭老祖宗的一成不变的过年方式,那么请问社会怎么发展,时代还如何进步?所以,革除年节燃放烟花爆竹的陋习,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