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酒半仙 发表于  2018-01-13 20:50:41 6715字 ( 16/1577)

追求公平和追求科学技术是矛盾的吗?

追求公平和追求科学技术是矛盾的吗?

 

 

  我们在探讨一个问题的时候,得有一点基本的逻辑知识才行。

 

  一般我们所说的公平,基本上是指人类社会中任何一个人在这个社会的生产、分配、生活、活动等权力在实质和法律上社会制约体现;现在一般我们常说的科学技术,是指一个区域的社会社会群体在生产力的技术掌握能力。

 

  社会公平首先对应的是这个社会的各个阶层的社会感受过程,并逐一落实在具体的每一个人和其所对应家庭中。而科学技术,则是在一个区域内通过一个又一个的具体人的具体体现所所掌握生产力存在和发展的能力,并最终通过这个区域的群体能力得以社会性的彰显。

 

  社会的公平性,可以通过国家制度在一个短时间内由这个国家的政治主导者来给予确定,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能力则更多的是体现在历史积累中生产力长久持续积累和积累之上的发展加速度大小综合在一起的一个系统能力。

 

  因此,我们可以说社会公平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是一个社会两个不同方面。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这两者来说,这两者是相互促进的。一个良好的社会公平架构方式,会极大提升这个社会科学技术的提高。这两者是辩证的关系,不是相互的矛盾关系,更不是两者只能单选一的过程。

 

  既然数学先生今天弄出这种观点出来,我个人认为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某些人物为了政治上的需要,曾经弄出一个“靶标”,之后再对这个“靶标”进行批判,以彰显自己是这个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代表。

 

  现在很多二三十岁的青年人可能不知道,当年的那个“靶标”是什么,好,我今天告诉你,那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稍微有点过去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过去那个伟大时代,国家提倡的是“抓革命,促生产”。也就是说,“抓革命”和“促生产”并不是一头做,而是两头并行地做。就全国这个范围,一些地区的一些投机分子是会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走向极端糊弄群众的,但是并不表示那个社会的整体行为取向都是在扭曲中进行的。

 

  从一个极端跳向另外一个极端,就是过去和现在那些投机者的表现。谈及革命的时候,他首先将自己染的红之又红;跳向另外一个极端的时候,又将物质欲望的极度满足推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关于这个方面最为典型的,就要数那个“市场经济万能论”的吴某和“牛棚论”的季某。

 

  历史真的是一面镜子,可以将这个世界上来回跳腾的大大小小人物照清楚,这已经可以由这类大小小小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期这五十来年的表演给予最充分的体现,只是现在二三十岁的青年人不知道历史原来这么有意思而已。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8-01-14 13:37:32 92字 ( 0/53)

看科技台,人工与科技在比赛,但在劳动力工分值低时,使用劳动力不一定比科技的经济效益差。科技比人工浪费大,科技要投入,但能否研究成功还不一定,不成功血本无归,没有

追求公平和追求科学技术是矛盾的吗?

 

 

  我们在探讨一个问题的时候,得有一点基本的逻辑知识才行。

 

  一般我们所说的公平,基本上是指人类社会中任何一个人在这个社会的生产、分配、生活、活动等权力在实质和法律上社会制约体现;现在一般我们常说的科学技术,是指一个区域的社会社会群体在生产力的技术掌握能力。

 

  社会公平首先对应的是这个社会的各个阶层的社会感受过程,并逐一落实在具体的每一个人和其所对应家庭中。而科学技术,则是在一个区域内通过一个又一个的具体人的具体体现所所掌握生产力存在和发展的能力,并最终通过这个区域的群体能力得以社会性的彰显。

 

  社会的公平性,可以通过国家制度在一个短时间内由这个国家的政治主导者来给予确定,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能力则更多的是体现在历史积累中生产力长久持续积累和积累之上的发展加速度大小综合在一起的一个系统能力。

 

  因此,我们可以说社会公平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是一个社会两个不同方面。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这两者来说,这两者是相互促进的。一个良好的社会公平架构方式,会极大提升这个社会科学技术的提高。这两者是辩证的关系,不是相互的矛盾关系,更不是两者只能单选一的过程。

 

  既然数学先生今天弄出这种观点出来,我个人认为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某些人物为了政治上的需要,曾经弄出一个“靶标”,之后再对这个“靶标”进行批判,以彰显自己是这个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代表。

 

  现在很多二三十岁的青年人可能不知道,当年的那个“靶标”是什么,好,我今天告诉你,那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稍微有点过去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过去那个伟大时代,国家提倡的是“抓革命,促生产”。也就是说,“抓革命”和“促生产”并不是一头做,而是两头并行地做。就全国这个范围,一些地区的一些投机分子是会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走向极端糊弄群众的,但是并不表示那个社会的整体行为取向都是在扭曲中进行的。

 

  从一个极端跳向另外一个极端,就是过去和现在那些投机者的表现。谈及革命的时候,他首先将自己染的红之又红;跳向另外一个极端的时候,又将物质欲望的极度满足推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关于这个方面最为典型的,就要数那个“市场经济万能论”的吴某和“牛棚论”的季某。

 

  历史真的是一面镜子,可以将这个世界上来回跳腾的大大小小人物照清楚,这已经可以由这类大小小小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期这五十来年的表演给予最充分的体现,只是现在二三十岁的青年人不知道历史原来这么有意思而已。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8-01-14 13:30:05 39字 ( 0/50)

请问你我他得不到公平之利益,会去追求科学技术吗?没有利益,何来付出去追求科技?

追求公平和追求科学技术是矛盾的吗?

 

 

  我们在探讨一个问题的时候,得有一点基本的逻辑知识才行。

 

  一般我们所说的公平,基本上是指人类社会中任何一个人在这个社会的生产、分配、生活、活动等权力在实质和法律上社会制约体现;现在一般我们常说的科学技术,是指一个区域的社会社会群体在生产力的技术掌握能力。

 

  社会公平首先对应的是这个社会的各个阶层的社会感受过程,并逐一落实在具体的每一个人和其所对应家庭中。而科学技术,则是在一个区域内通过一个又一个的具体人的具体体现所所掌握生产力存在和发展的能力,并最终通过这个区域的群体能力得以社会性的彰显。

 

  社会的公平性,可以通过国家制度在一个短时间内由这个国家的政治主导者来给予确定,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能力则更多的是体现在历史积累中生产力长久持续积累和积累之上的发展加速度大小综合在一起的一个系统能力。

 

  因此,我们可以说社会公平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是一个社会两个不同方面。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这两者来说,这两者是相互促进的。一个良好的社会公平架构方式,会极大提升这个社会科学技术的提高。这两者是辩证的关系,不是相互的矛盾关系,更不是两者只能单选一的过程。

 

  既然数学先生今天弄出这种观点出来,我个人认为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某些人物为了政治上的需要,曾经弄出一个“靶标”,之后再对这个“靶标”进行批判,以彰显自己是这个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代表。

 

  现在很多二三十岁的青年人可能不知道,当年的那个“靶标”是什么,好,我今天告诉你,那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稍微有点过去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过去那个伟大时代,国家提倡的是“抓革命,促生产”。也就是说,“抓革命”和“促生产”并不是一头做,而是两头并行地做。就全国这个范围,一些地区的一些投机分子是会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走向极端糊弄群众的,但是并不表示那个社会的整体行为取向都是在扭曲中进行的。

 

  从一个极端跳向另外一个极端,就是过去和现在那些投机者的表现。谈及革命的时候,他首先将自己染的红之又红;跳向另外一个极端的时候,又将物质欲望的极度满足推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关于这个方面最为典型的,就要数那个“市场经济万能论”的吴某和“牛棚论”的季某。

 

  历史真的是一面镜子,可以将这个世界上来回跳腾的大大小小人物照清楚,这已经可以由这类大小小小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期这五十来年的表演给予最充分的体现,只是现在二三十岁的青年人不知道历史原来这么有意思而已。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8-01-14 13:28:11 43字 ( 0/47)

追求公平与追求科学技术是有不同的目的,但追求科学技术是为了公平这一利益目的而去追求的。

追求公平和追求科学技术是矛盾的吗?

 

 

  我们在探讨一个问题的时候,得有一点基本的逻辑知识才行。

 

  一般我们所说的公平,基本上是指人类社会中任何一个人在这个社会的生产、分配、生活、活动等权力在实质和法律上社会制约体现;现在一般我们常说的科学技术,是指一个区域的社会社会群体在生产力的技术掌握能力。

 

  社会公平首先对应的是这个社会的各个阶层的社会感受过程,并逐一落实在具体的每一个人和其所对应家庭中。而科学技术,则是在一个区域内通过一个又一个的具体人的具体体现所所掌握生产力存在和发展的能力,并最终通过这个区域的群体能力得以社会性的彰显。

 

  社会的公平性,可以通过国家制度在一个短时间内由这个国家的政治主导者来给予确定,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能力则更多的是体现在历史积累中生产力长久持续积累和积累之上的发展加速度大小综合在一起的一个系统能力。

 

  因此,我们可以说社会公平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是一个社会两个不同方面。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这两者来说,这两者是相互促进的。一个良好的社会公平架构方式,会极大提升这个社会科学技术的提高。这两者是辩证的关系,不是相互的矛盾关系,更不是两者只能单选一的过程。

 

  既然数学先生今天弄出这种观点出来,我个人认为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某些人物为了政治上的需要,曾经弄出一个“靶标”,之后再对这个“靶标”进行批判,以彰显自己是这个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代表。

 

  现在很多二三十岁的青年人可能不知道,当年的那个“靶标”是什么,好,我今天告诉你,那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稍微有点过去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过去那个伟大时代,国家提倡的是“抓革命,促生产”。也就是说,“抓革命”和“促生产”并不是一头做,而是两头并行地做。就全国这个范围,一些地区的一些投机分子是会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走向极端糊弄群众的,但是并不表示那个社会的整体行为取向都是在扭曲中进行的。

 

  从一个极端跳向另外一个极端,就是过去和现在那些投机者的表现。谈及革命的时候,他首先将自己染的红之又红;跳向另外一个极端的时候,又将物质欲望的极度满足推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关于这个方面最为典型的,就要数那个“市场经济万能论”的吴某和“牛棚论”的季某。

 

  历史真的是一面镜子,可以将这个世界上来回跳腾的大大小小人物照清楚,这已经可以由这类大小小小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期这五十来年的表演给予最充分的体现,只是现在二三十岁的青年人不知道历史原来这么有意思而已。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8-01-14 13:09:08 75字 ( 0/57)

公平是实践的好方法,公平是调动人民积极性的最有效方法,公平能充分发挥人的能动性,说千道万就是看到我们要的之利益的实现,如此的你我他会去追求科学技术吗?

追求公平和追求科学技术是矛盾的吗?

 

 

  我们在探讨一个问题的时候,得有一点基本的逻辑知识才行。

 

  一般我们所说的公平,基本上是指人类社会中任何一个人在这个社会的生产、分配、生活、活动等权力在实质和法律上社会制约体现;现在一般我们常说的科学技术,是指一个区域的社会社会群体在生产力的技术掌握能力。

 

  社会公平首先对应的是这个社会的各个阶层的社会感受过程,并逐一落实在具体的每一个人和其所对应家庭中。而科学技术,则是在一个区域内通过一个又一个的具体人的具体体现所所掌握生产力存在和发展的能力,并最终通过这个区域的群体能力得以社会性的彰显。

 

  社会的公平性,可以通过国家制度在一个短时间内由这个国家的政治主导者来给予确定,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能力则更多的是体现在历史积累中生产力长久持续积累和积累之上的发展加速度大小综合在一起的一个系统能力。

 

  因此,我们可以说社会公平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是一个社会两个不同方面。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这两者来说,这两者是相互促进的。一个良好的社会公平架构方式,会极大提升这个社会科学技术的提高。这两者是辩证的关系,不是相互的矛盾关系,更不是两者只能单选一的过程。

 

  既然数学先生今天弄出这种观点出来,我个人认为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某些人物为了政治上的需要,曾经弄出一个“靶标”,之后再对这个“靶标”进行批判,以彰显自己是这个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代表。

 

  现在很多二三十岁的青年人可能不知道,当年的那个“靶标”是什么,好,我今天告诉你,那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稍微有点过去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过去那个伟大时代,国家提倡的是“抓革命,促生产”。也就是说,“抓革命”和“促生产”并不是一头做,而是两头并行地做。就全国这个范围,一些地区的一些投机分子是会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走向极端糊弄群众的,但是并不表示那个社会的整体行为取向都是在扭曲中进行的。

 

  从一个极端跳向另外一个极端,就是过去和现在那些投机者的表现。谈及革命的时候,他首先将自己染的红之又红;跳向另外一个极端的时候,又将物质欲望的极度满足推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关于这个方面最为典型的,就要数那个“市场经济万能论”的吴某和“牛棚论”的季某。

 

  历史真的是一面镜子,可以将这个世界上来回跳腾的大大小小人物照清楚,这已经可以由这类大小小小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期这五十来年的表演给予最充分的体现,只是现在二三十岁的青年人不知道历史原来这么有意思而已。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8-01-14 12:58:49 92字 ( 0/33)

利益的得失才有追求公平,科学技术还未见劳动创造财富,科技生产力是有用还是废品,你我他会盲目地去追求科技生产力吗?我们追求科技来干什么?追求科技是要先付出,个人的

追求公平和追求科学技术是矛盾的吗?

 

 

  我们在探讨一个问题的时候,得有一点基本的逻辑知识才行。

 

  一般我们所说的公平,基本上是指人类社会中任何一个人在这个社会的生产、分配、生活、活动等权力在实质和法律上社会制约体现;现在一般我们常说的科学技术,是指一个区域的社会社会群体在生产力的技术掌握能力。

 

  社会公平首先对应的是这个社会的各个阶层的社会感受过程,并逐一落实在具体的每一个人和其所对应家庭中。而科学技术,则是在一个区域内通过一个又一个的具体人的具体体现所所掌握生产力存在和发展的能力,并最终通过这个区域的群体能力得以社会性的彰显。

 

  社会的公平性,可以通过国家制度在一个短时间内由这个国家的政治主导者来给予确定,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能力则更多的是体现在历史积累中生产力长久持续积累和积累之上的发展加速度大小综合在一起的一个系统能力。

 

  因此,我们可以说社会公平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是一个社会两个不同方面。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这两者来说,这两者是相互促进的。一个良好的社会公平架构方式,会极大提升这个社会科学技术的提高。这两者是辩证的关系,不是相互的矛盾关系,更不是两者只能单选一的过程。

 

  既然数学先生今天弄出这种观点出来,我个人认为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某些人物为了政治上的需要,曾经弄出一个“靶标”,之后再对这个“靶标”进行批判,以彰显自己是这个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代表。

 

  现在很多二三十岁的青年人可能不知道,当年的那个“靶标”是什么,好,我今天告诉你,那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稍微有点过去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过去那个伟大时代,国家提倡的是“抓革命,促生产”。也就是说,“抓革命”和“促生产”并不是一头做,而是两头并行地做。就全国这个范围,一些地区的一些投机分子是会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走向极端糊弄群众的,但是并不表示那个社会的整体行为取向都是在扭曲中进行的。

 

  从一个极端跳向另外一个极端,就是过去和现在那些投机者的表现。谈及革命的时候,他首先将自己染的红之又红;跳向另外一个极端的时候,又将物质欲望的极度满足推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关于这个方面最为典型的,就要数那个“市场经济万能论”的吴某和“牛棚论”的季某。

 

  历史真的是一面镜子,可以将这个世界上来回跳腾的大大小小人物照清楚,这已经可以由这类大小小小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期这五十来年的表演给予最充分的体现,只是现在二三十岁的青年人不知道历史原来这么有意思而已。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8-01-14 12:47:36 53字 ( 0/72)

“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能说吗?能说就搭一个平台论一论?不能说就不要说,才有追求公平的说法。

追求公平和追求科学技术是矛盾的吗?

 

 

  我们在探讨一个问题的时候,得有一点基本的逻辑知识才行。

 

  一般我们所说的公平,基本上是指人类社会中任何一个人在这个社会的生产、分配、生活、活动等权力在实质和法律上社会制约体现;现在一般我们常说的科学技术,是指一个区域的社会社会群体在生产力的技术掌握能力。

 

  社会公平首先对应的是这个社会的各个阶层的社会感受过程,并逐一落实在具体的每一个人和其所对应家庭中。而科学技术,则是在一个区域内通过一个又一个的具体人的具体体现所所掌握生产力存在和发展的能力,并最终通过这个区域的群体能力得以社会性的彰显。

 

  社会的公平性,可以通过国家制度在一个短时间内由这个国家的政治主导者来给予确定,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能力则更多的是体现在历史积累中生产力长久持续积累和积累之上的发展加速度大小综合在一起的一个系统能力。

 

  因此,我们可以说社会公平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是一个社会两个不同方面。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这两者来说,这两者是相互促进的。一个良好的社会公平架构方式,会极大提升这个社会科学技术的提高。这两者是辩证的关系,不是相互的矛盾关系,更不是两者只能单选一的过程。

 

  既然数学先生今天弄出这种观点出来,我个人认为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某些人物为了政治上的需要,曾经弄出一个“靶标”,之后再对这个“靶标”进行批判,以彰显自己是这个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代表。

 

  现在很多二三十岁的青年人可能不知道,当年的那个“靶标”是什么,好,我今天告诉你,那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稍微有点过去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过去那个伟大时代,国家提倡的是“抓革命,促生产”。也就是说,“抓革命”和“促生产”并不是一头做,而是两头并行地做。就全国这个范围,一些地区的一些投机分子是会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走向极端糊弄群众的,但是并不表示那个社会的整体行为取向都是在扭曲中进行的。

 

  从一个极端跳向另外一个极端,就是过去和现在那些投机者的表现。谈及革命的时候,他首先将自己染的红之又红;跳向另外一个极端的时候,又将物质欲望的极度满足推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关于这个方面最为典型的,就要数那个“市场经济万能论”的吴某和“牛棚论”的季某。

 

  历史真的是一面镜子,可以将这个世界上来回跳腾的大大小小人物照清楚,这已经可以由这类大小小小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期这五十来年的表演给予最充分的体现,只是现在二三十岁的青年人不知道历史原来这么有意思而已。

田间博客 发表于  2018-01-14 12:38:46 0字 ( 0/50)

公平是最大科学技术,因此是第一生产力

公平是最大科学技术,因此是第一生产力

追求公平和追求科学技术是矛盾的吗?

 

 

  我们在探讨一个问题的时候,得有一点基本的逻辑知识才行。

 

  一般我们所说的公平,基本上是指人类社会中任何一个人在这个社会的生产、分配、生活、活动等权力在实质和法律上社会制约体现;现在一般我们常说的科学技术,是指一个区域的社会社会群体在生产力的技术掌握能力。

 

  社会公平首先对应的是这个社会的各个阶层的社会感受过程,并逐一落实在具体的每一个人和其所对应家庭中。而科学技术,则是在一个区域内通过一个又一个的具体人的具体体现所所掌握生产力存在和发展的能力,并最终通过这个区域的群体能力得以社会性的彰显。

 

  社会的公平性,可以通过国家制度在一个短时间内由这个国家的政治主导者来给予确定,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能力则更多的是体现在历史积累中生产力长久持续积累和积累之上的发展加速度大小综合在一起的一个系统能力。

 

  因此,我们可以说社会公平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是一个社会两个不同方面。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这两者来说,这两者是相互促进的。一个良好的社会公平架构方式,会极大提升这个社会科学技术的提高。这两者是辩证的关系,不是相互的矛盾关系,更不是两者只能单选一的过程。

 

  既然数学先生今天弄出这种观点出来,我个人认为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某些人物为了政治上的需要,曾经弄出一个“靶标”,之后再对这个“靶标”进行批判,以彰显自己是这个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代表。

 

  现在很多二三十岁的青年人可能不知道,当年的那个“靶标”是什么,好,我今天告诉你,那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稍微有点过去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过去那个伟大时代,国家提倡的是“抓革命,促生产”。也就是说,“抓革命”和“促生产”并不是一头做,而是两头并行地做。就全国这个范围,一些地区的一些投机分子是会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走向极端糊弄群众的,但是并不表示那个社会的整体行为取向都是在扭曲中进行的。

 

  从一个极端跳向另外一个极端,就是过去和现在那些投机者的表现。谈及革命的时候,他首先将自己染的红之又红;跳向另外一个极端的时候,又将物质欲望的极度满足推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关于这个方面最为典型的,就要数那个“市场经济万能论”的吴某和“牛棚论”的季某。

 

  历史真的是一面镜子,可以将这个世界上来回跳腾的大大小小人物照清楚,这已经可以由这类大小小小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期这五十来年的表演给予最充分的体现,只是现在二三十岁的青年人不知道历史原来这么有意思而已。

赵州桥重新注册 发表于  2018-01-14 11:57:09 28字 ( 0/42)

数学把公平理解成了什么都一样,而这恰恰违背了公平的本意。

追求公平和追求科学技术是矛盾的吗?

 

 

  我们在探讨一个问题的时候,得有一点基本的逻辑知识才行。

 

  一般我们所说的公平,基本上是指人类社会中任何一个人在这个社会的生产、分配、生活、活动等权力在实质和法律上社会制约体现;现在一般我们常说的科学技术,是指一个区域的社会社会群体在生产力的技术掌握能力。

 

  社会公平首先对应的是这个社会的各个阶层的社会感受过程,并逐一落实在具体的每一个人和其所对应家庭中。而科学技术,则是在一个区域内通过一个又一个的具体人的具体体现所所掌握生产力存在和发展的能力,并最终通过这个区域的群体能力得以社会性的彰显。

 

  社会的公平性,可以通过国家制度在一个短时间内由这个国家的政治主导者来给予确定,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能力则更多的是体现在历史积累中生产力长久持续积累和积累之上的发展加速度大小综合在一起的一个系统能力。

 

  因此,我们可以说社会公平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是一个社会两个不同方面。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这两者来说,这两者是相互促进的。一个良好的社会公平架构方式,会极大提升这个社会科学技术的提高。这两者是辩证的关系,不是相互的矛盾关系,更不是两者只能单选一的过程。

 

  既然数学先生今天弄出这种观点出来,我个人认为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某些人物为了政治上的需要,曾经弄出一个“靶标”,之后再对这个“靶标”进行批判,以彰显自己是这个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代表。

 

  现在很多二三十岁的青年人可能不知道,当年的那个“靶标”是什么,好,我今天告诉你,那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稍微有点过去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过去那个伟大时代,国家提倡的是“抓革命,促生产”。也就是说,“抓革命”和“促生产”并不是一头做,而是两头并行地做。就全国这个范围,一些地区的一些投机分子是会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走向极端糊弄群众的,但是并不表示那个社会的整体行为取向都是在扭曲中进行的。

 

  从一个极端跳向另外一个极端,就是过去和现在那些投机者的表现。谈及革命的时候,他首先将自己染的红之又红;跳向另外一个极端的时候,又将物质欲望的极度满足推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关于这个方面最为典型的,就要数那个“市场经济万能论”的吴某和“牛棚论”的季某。

 

  历史真的是一面镜子,可以将这个世界上来回跳腾的大大小小人物照清楚,这已经可以由这类大小小小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期这五十来年的表演给予最充分的体现,只是现在二三十岁的青年人不知道历史原来这么有意思而已。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1-13 23:22:11 0字 ( 0/61)

没有效率,哪来公平?都跟你们一样混起?

没有效率,哪来公平?都跟你们一样混起?

追求公平和追求科学技术是矛盾的吗?

 

 

  我们在探讨一个问题的时候,得有一点基本的逻辑知识才行。

 

  一般我们所说的公平,基本上是指人类社会中任何一个人在这个社会的生产、分配、生活、活动等权力在实质和法律上社会制约体现;现在一般我们常说的科学技术,是指一个区域的社会社会群体在生产力的技术掌握能力。

 

  社会公平首先对应的是这个社会的各个阶层的社会感受过程,并逐一落实在具体的每一个人和其所对应家庭中。而科学技术,则是在一个区域内通过一个又一个的具体人的具体体现所所掌握生产力存在和发展的能力,并最终通过这个区域的群体能力得以社会性的彰显。

 

  社会的公平性,可以通过国家制度在一个短时间内由这个国家的政治主导者来给予确定,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能力则更多的是体现在历史积累中生产力长久持续积累和积累之上的发展加速度大小综合在一起的一个系统能力。

 

  因此,我们可以说社会公平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是一个社会两个不同方面。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这两者来说,这两者是相互促进的。一个良好的社会公平架构方式,会极大提升这个社会科学技术的提高。这两者是辩证的关系,不是相互的矛盾关系,更不是两者只能单选一的过程。

 

  既然数学先生今天弄出这种观点出来,我个人认为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某些人物为了政治上的需要,曾经弄出一个“靶标”,之后再对这个“靶标”进行批判,以彰显自己是这个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代表。

 

  现在很多二三十岁的青年人可能不知道,当年的那个“靶标”是什么,好,我今天告诉你,那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稍微有点过去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过去那个伟大时代,国家提倡的是“抓革命,促生产”。也就是说,“抓革命”和“促生产”并不是一头做,而是两头并行地做。就全国这个范围,一些地区的一些投机分子是会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走向极端糊弄群众的,但是并不表示那个社会的整体行为取向都是在扭曲中进行的。

 

  从一个极端跳向另外一个极端,就是过去和现在那些投机者的表现。谈及革命的时候,他首先将自己染的红之又红;跳向另外一个极端的时候,又将物质欲望的极度满足推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关于这个方面最为典型的,就要数那个“市场经济万能论”的吴某和“牛棚论”的季某。

 

  历史真的是一面镜子,可以将这个世界上来回跳腾的大大小小人物照清楚,这已经可以由这类大小小小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期这五十来年的表演给予最充分的体现,只是现在二三十岁的青年人不知道历史原来这么有意思而已。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8-01-14 13:22:29 59字 ( 0/40)

没有效率哪来公平?使用科技的效率不同,但决定公平的不是科技而是分配。没有效率其分配公平就是说没有效率其分配照样能公平。

追求公平和追求科学技术是矛盾的吗?

 

 

  我们在探讨一个问题的时候,得有一点基本的逻辑知识才行。

 

  一般我们所说的公平,基本上是指人类社会中任何一个人在这个社会的生产、分配、生活、活动等权力在实质和法律上社会制约体现;现在一般我们常说的科学技术,是指一个区域的社会社会群体在生产力的技术掌握能力。

 

  社会公平首先对应的是这个社会的各个阶层的社会感受过程,并逐一落实在具体的每一个人和其所对应家庭中。而科学技术,则是在一个区域内通过一个又一个的具体人的具体体现所所掌握生产力存在和发展的能力,并最终通过这个区域的群体能力得以社会性的彰显。

 

  社会的公平性,可以通过国家制度在一个短时间内由这个国家的政治主导者来给予确定,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能力则更多的是体现在历史积累中生产力长久持续积累和积累之上的发展加速度大小综合在一起的一个系统能力。

 

  因此,我们可以说社会公平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是一个社会两个不同方面。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这两者来说,这两者是相互促进的。一个良好的社会公平架构方式,会极大提升这个社会科学技术的提高。这两者是辩证的关系,不是相互的矛盾关系,更不是两者只能单选一的过程。

 

  既然数学先生今天弄出这种观点出来,我个人认为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某些人物为了政治上的需要,曾经弄出一个“靶标”,之后再对这个“靶标”进行批判,以彰显自己是这个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代表。

 

  现在很多二三十岁的青年人可能不知道,当年的那个“靶标”是什么,好,我今天告诉你,那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稍微有点过去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过去那个伟大时代,国家提倡的是“抓革命,促生产”。也就是说,“抓革命”和“促生产”并不是一头做,而是两头并行地做。就全国这个范围,一些地区的一些投机分子是会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走向极端糊弄群众的,但是并不表示那个社会的整体行为取向都是在扭曲中进行的。

 

  从一个极端跳向另外一个极端,就是过去和现在那些投机者的表现。谈及革命的时候,他首先将自己染的红之又红;跳向另外一个极端的时候,又将物质欲望的极度满足推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关于这个方面最为典型的,就要数那个“市场经济万能论”的吴某和“牛棚论”的季某。

 

  历史真的是一面镜子,可以将这个世界上来回跳腾的大大小小人物照清楚,这已经可以由这类大小小小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期这五十来年的表演给予最充分的体现,只是现在二三十岁的青年人不知道历史原来这么有意思而已。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8-01-14 13:15:24 24字 ( 0/51)

没有效率哪来公平?按劳分配,没有效率也体现公平。

追求公平和追求科学技术是矛盾的吗?

 

 

  我们在探讨一个问题的时候,得有一点基本的逻辑知识才行。

 

  一般我们所说的公平,基本上是指人类社会中任何一个人在这个社会的生产、分配、生活、活动等权力在实质和法律上社会制约体现;现在一般我们常说的科学技术,是指一个区域的社会社会群体在生产力的技术掌握能力。

 

  社会公平首先对应的是这个社会的各个阶层的社会感受过程,并逐一落实在具体的每一个人和其所对应家庭中。而科学技术,则是在一个区域内通过一个又一个的具体人的具体体现所所掌握生产力存在和发展的能力,并最终通过这个区域的群体能力得以社会性的彰显。

 

  社会的公平性,可以通过国家制度在一个短时间内由这个国家的政治主导者来给予确定,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能力则更多的是体现在历史积累中生产力长久持续积累和积累之上的发展加速度大小综合在一起的一个系统能力。

 

  因此,我们可以说社会公平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是一个社会两个不同方面。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这两者来说,这两者是相互促进的。一个良好的社会公平架构方式,会极大提升这个社会科学技术的提高。这两者是辩证的关系,不是相互的矛盾关系,更不是两者只能单选一的过程。

 

  既然数学先生今天弄出这种观点出来,我个人认为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某些人物为了政治上的需要,曾经弄出一个“靶标”,之后再对这个“靶标”进行批判,以彰显自己是这个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代表。

 

  现在很多二三十岁的青年人可能不知道,当年的那个“靶标”是什么,好,我今天告诉你,那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稍微有点过去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过去那个伟大时代,国家提倡的是“抓革命,促生产”。也就是说,“抓革命”和“促生产”并不是一头做,而是两头并行地做。就全国这个范围,一些地区的一些投机分子是会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走向极端糊弄群众的,但是并不表示那个社会的整体行为取向都是在扭曲中进行的。

 

  从一个极端跳向另外一个极端,就是过去和现在那些投机者的表现。谈及革命的时候,他首先将自己染的红之又红;跳向另外一个极端的时候,又将物质欲望的极度满足推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关于这个方面最为典型的,就要数那个“市场经济万能论”的吴某和“牛棚论”的季某。

 

  历史真的是一面镜子,可以将这个世界上来回跳腾的大大小小人物照清楚,这已经可以由这类大小小小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期这五十来年的表演给予最充分的体现,只是现在二三十岁的青年人不知道历史原来这么有意思而已。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8-01-14 13:13:02 9字 ( 0/32)

没有公平哪来效率?

追求公平和追求科学技术是矛盾的吗?

 

 

  我们在探讨一个问题的时候,得有一点基本的逻辑知识才行。

 

  一般我们所说的公平,基本上是指人类社会中任何一个人在这个社会的生产、分配、生活、活动等权力在实质和法律上社会制约体现;现在一般我们常说的科学技术,是指一个区域的社会社会群体在生产力的技术掌握能力。

 

  社会公平首先对应的是这个社会的各个阶层的社会感受过程,并逐一落实在具体的每一个人和其所对应家庭中。而科学技术,则是在一个区域内通过一个又一个的具体人的具体体现所所掌握生产力存在和发展的能力,并最终通过这个区域的群体能力得以社会性的彰显。

 

  社会的公平性,可以通过国家制度在一个短时间内由这个国家的政治主导者来给予确定,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能力则更多的是体现在历史积累中生产力长久持续积累和积累之上的发展加速度大小综合在一起的一个系统能力。

 

  因此,我们可以说社会公平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是一个社会两个不同方面。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这两者来说,这两者是相互促进的。一个良好的社会公平架构方式,会极大提升这个社会科学技术的提高。这两者是辩证的关系,不是相互的矛盾关系,更不是两者只能单选一的过程。

 

  既然数学先生今天弄出这种观点出来,我个人认为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某些人物为了政治上的需要,曾经弄出一个“靶标”,之后再对这个“靶标”进行批判,以彰显自己是这个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代表。

 

  现在很多二三十岁的青年人可能不知道,当年的那个“靶标”是什么,好,我今天告诉你,那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稍微有点过去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过去那个伟大时代,国家提倡的是“抓革命,促生产”。也就是说,“抓革命”和“促生产”并不是一头做,而是两头并行地做。就全国这个范围,一些地区的一些投机分子是会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走向极端糊弄群众的,但是并不表示那个社会的整体行为取向都是在扭曲中进行的。

 

  从一个极端跳向另外一个极端,就是过去和现在那些投机者的表现。谈及革命的时候,他首先将自己染的红之又红;跳向另外一个极端的时候,又将物质欲望的极度满足推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关于这个方面最为典型的,就要数那个“市场经济万能论”的吴某和“牛棚论”的季某。

 

  历史真的是一面镜子,可以将这个世界上来回跳腾的大大小小人物照清楚,这已经可以由这类大小小小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期这五十来年的表演给予最充分的体现,只是现在二三十岁的青年人不知道历史原来这么有意思而已。

老老保老张工 发表于  2018-01-14 10:30:22 54字 ( 0/47)

期望公平,但承认差别;提高效率,但更看重效果!公平与差别是一对矛盾;效率与效果是一对矛盾。如此认识,怎么样?

追求公平和追求科学技术是矛盾的吗?

 

 

  我们在探讨一个问题的时候,得有一点基本的逻辑知识才行。

 

  一般我们所说的公平,基本上是指人类社会中任何一个人在这个社会的生产、分配、生活、活动等权力在实质和法律上社会制约体现;现在一般我们常说的科学技术,是指一个区域的社会社会群体在生产力的技术掌握能力。

 

  社会公平首先对应的是这个社会的各个阶层的社会感受过程,并逐一落实在具体的每一个人和其所对应家庭中。而科学技术,则是在一个区域内通过一个又一个的具体人的具体体现所所掌握生产力存在和发展的能力,并最终通过这个区域的群体能力得以社会性的彰显。

 

  社会的公平性,可以通过国家制度在一个短时间内由这个国家的政治主导者来给予确定,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能力则更多的是体现在历史积累中生产力长久持续积累和积累之上的发展加速度大小综合在一起的一个系统能力。

 

  因此,我们可以说社会公平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是一个社会两个不同方面。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这两者来说,这两者是相互促进的。一个良好的社会公平架构方式,会极大提升这个社会科学技术的提高。这两者是辩证的关系,不是相互的矛盾关系,更不是两者只能单选一的过程。

 

  既然数学先生今天弄出这种观点出来,我个人认为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某些人物为了政治上的需要,曾经弄出一个“靶标”,之后再对这个“靶标”进行批判,以彰显自己是这个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代表。

 

  现在很多二三十岁的青年人可能不知道,当年的那个“靶标”是什么,好,我今天告诉你,那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稍微有点过去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过去那个伟大时代,国家提倡的是“抓革命,促生产”。也就是说,“抓革命”和“促生产”并不是一头做,而是两头并行地做。就全国这个范围,一些地区的一些投机分子是会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走向极端糊弄群众的,但是并不表示那个社会的整体行为取向都是在扭曲中进行的。

 

  从一个极端跳向另外一个极端,就是过去和现在那些投机者的表现。谈及革命的时候,他首先将自己染的红之又红;跳向另外一个极端的时候,又将物质欲望的极度满足推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关于这个方面最为典型的,就要数那个“市场经济万能论”的吴某和“牛棚论”的季某。

 

  历史真的是一面镜子,可以将这个世界上来回跳腾的大大小小人物照清楚,这已经可以由这类大小小小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期这五十来年的表演给予最充分的体现,只是现在二三十岁的青年人不知道历史原来这么有意思而已。

赵州桥重新注册 发表于  2018-01-13 22:47:03 122字 ( 0/51)

数学说追求公平是不正确的,是不是说追求人民当家做主也是不正确的?是不是所谓依法治国也是不正确的?甚至坚持党的领导也是不正确的?真不知应怎样理解?或者人民当家做主

追求公平和追求科学技术是矛盾的吗?

 

 

  我们在探讨一个问题的时候,得有一点基本的逻辑知识才行。

 

  一般我们所说的公平,基本上是指人类社会中任何一个人在这个社会的生产、分配、生活、活动等权力在实质和法律上社会制约体现;现在一般我们常说的科学技术,是指一个区域的社会社会群体在生产力的技术掌握能力。

 

  社会公平首先对应的是这个社会的各个阶层的社会感受过程,并逐一落实在具体的每一个人和其所对应家庭中。而科学技术,则是在一个区域内通过一个又一个的具体人的具体体现所所掌握生产力存在和发展的能力,并最终通过这个区域的群体能力得以社会性的彰显。

 

  社会的公平性,可以通过国家制度在一个短时间内由这个国家的政治主导者来给予确定,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能力则更多的是体现在历史积累中生产力长久持续积累和积累之上的发展加速度大小综合在一起的一个系统能力。

 

  因此,我们可以说社会公平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是一个社会两个不同方面。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这两者来说,这两者是相互促进的。一个良好的社会公平架构方式,会极大提升这个社会科学技术的提高。这两者是辩证的关系,不是相互的矛盾关系,更不是两者只能单选一的过程。

 

  既然数学先生今天弄出这种观点出来,我个人认为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某些人物为了政治上的需要,曾经弄出一个“靶标”,之后再对这个“靶标”进行批判,以彰显自己是这个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代表。

 

  现在很多二三十岁的青年人可能不知道,当年的那个“靶标”是什么,好,我今天告诉你,那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稍微有点过去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过去那个伟大时代,国家提倡的是“抓革命,促生产”。也就是说,“抓革命”和“促生产”并不是一头做,而是两头并行地做。就全国这个范围,一些地区的一些投机分子是会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走向极端糊弄群众的,但是并不表示那个社会的整体行为取向都是在扭曲中进行的。

 

  从一个极端跳向另外一个极端,就是过去和现在那些投机者的表现。谈及革命的时候,他首先将自己染的红之又红;跳向另外一个极端的时候,又将物质欲望的极度满足推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关于这个方面最为典型的,就要数那个“市场经济万能论”的吴某和“牛棚论”的季某。

 

  历史真的是一面镜子,可以将这个世界上来回跳腾的大大小小人物照清楚,这已经可以由这类大小小小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期这五十来年的表演给予最充分的体现,只是现在二三十岁的青年人不知道历史原来这么有意思而已。

无碌无福 发表于  2018-01-13 21:48:54 42字 ( 0/76)

公平和正义体现了人类从自然属性到社会属性不断进化的客观规律,也是科学的客观事实的体现

追求公平和追求科学技术是矛盾的吗?

 

 

  我们在探讨一个问题的时候,得有一点基本的逻辑知识才行。

 

  一般我们所说的公平,基本上是指人类社会中任何一个人在这个社会的生产、分配、生活、活动等权力在实质和法律上社会制约体现;现在一般我们常说的科学技术,是指一个区域的社会社会群体在生产力的技术掌握能力。

 

  社会公平首先对应的是这个社会的各个阶层的社会感受过程,并逐一落实在具体的每一个人和其所对应家庭中。而科学技术,则是在一个区域内通过一个又一个的具体人的具体体现所所掌握生产力存在和发展的能力,并最终通过这个区域的群体能力得以社会性的彰显。

 

  社会的公平性,可以通过国家制度在一个短时间内由这个国家的政治主导者来给予确定,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能力则更多的是体现在历史积累中生产力长久持续积累和积累之上的发展加速度大小综合在一起的一个系统能力。

 

  因此,我们可以说社会公平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是一个社会两个不同方面。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这两者来说,这两者是相互促进的。一个良好的社会公平架构方式,会极大提升这个社会科学技术的提高。这两者是辩证的关系,不是相互的矛盾关系,更不是两者只能单选一的过程。

 

  既然数学先生今天弄出这种观点出来,我个人认为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某些人物为了政治上的需要,曾经弄出一个“靶标”,之后再对这个“靶标”进行批判,以彰显自己是这个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代表。

 

  现在很多二三十岁的青年人可能不知道,当年的那个“靶标”是什么,好,我今天告诉你,那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稍微有点过去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过去那个伟大时代,国家提倡的是“抓革命,促生产”。也就是说,“抓革命”和“促生产”并不是一头做,而是两头并行地做。就全国这个范围,一些地区的一些投机分子是会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走向极端糊弄群众的,但是并不表示那个社会的整体行为取向都是在扭曲中进行的。

 

  从一个极端跳向另外一个极端,就是过去和现在那些投机者的表现。谈及革命的时候,他首先将自己染的红之又红;跳向另外一个极端的时候,又将物质欲望的极度满足推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关于这个方面最为典型的,就要数那个“市场经济万能论”的吴某和“牛棚论”的季某。

 

  历史真的是一面镜子,可以将这个世界上来回跳腾的大大小小人物照清楚,这已经可以由这类大小小小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期这五十来年的表演给予最充分的体现,只是现在二三十岁的青年人不知道历史原来这么有意思而已。

无碌无福 发表于  2018-01-13 21:59:12 68字 ( 0/55)

不是马克思同志偏爱共产主义而发现科学社会主义学说,而是人类社会在社会生产过程中不断深化的社会性要求人类必然建立公平正义的共产主义社会制度

追求公平和追求科学技术是矛盾的吗?

 

 

  我们在探讨一个问题的时候,得有一点基本的逻辑知识才行。

 

  一般我们所说的公平,基本上是指人类社会中任何一个人在这个社会的生产、分配、生活、活动等权力在实质和法律上社会制约体现;现在一般我们常说的科学技术,是指一个区域的社会社会群体在生产力的技术掌握能力。

 

  社会公平首先对应的是这个社会的各个阶层的社会感受过程,并逐一落实在具体的每一个人和其所对应家庭中。而科学技术,则是在一个区域内通过一个又一个的具体人的具体体现所所掌握生产力存在和发展的能力,并最终通过这个区域的群体能力得以社会性的彰显。

 

  社会的公平性,可以通过国家制度在一个短时间内由这个国家的政治主导者来给予确定,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能力则更多的是体现在历史积累中生产力长久持续积累和积累之上的发展加速度大小综合在一起的一个系统能力。

 

  因此,我们可以说社会公平和一个区域的科学技术,是一个社会两个不同方面。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这两者来说,这两者是相互促进的。一个良好的社会公平架构方式,会极大提升这个社会科学技术的提高。这两者是辩证的关系,不是相互的矛盾关系,更不是两者只能单选一的过程。

 

  既然数学先生今天弄出这种观点出来,我个人认为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某些人物为了政治上的需要,曾经弄出一个“靶标”,之后再对这个“靶标”进行批判,以彰显自己是这个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代表。

 

  现在很多二三十岁的青年人可能不知道,当年的那个“靶标”是什么,好,我今天告诉你,那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稍微有点过去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过去那个伟大时代,国家提倡的是“抓革命,促生产”。也就是说,“抓革命”和“促生产”并不是一头做,而是两头并行地做。就全国这个范围,一些地区的一些投机分子是会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走向极端糊弄群众的,但是并不表示那个社会的整体行为取向都是在扭曲中进行的。

 

  从一个极端跳向另外一个极端,就是过去和现在那些投机者的表现。谈及革命的时候,他首先将自己染的红之又红;跳向另外一个极端的时候,又将物质欲望的极度满足推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关于这个方面最为典型的,就要数那个“市场经济万能论”的吴某和“牛棚论”的季某。

 

  历史真的是一面镜子,可以将这个世界上来回跳腾的大大小小人物照清楚,这已经可以由这类大小小小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本世纪初期这五十来年的表演给予最充分的体现,只是现在二三十岁的青年人不知道历史原来这么有意思而已。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