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中庸思维 发表于  2017-12-08 08:42:59 3288字 ( 42/3100)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9 13:09:34 111字 ( 0/34)

答;;除了厂长弟弟家人外,全部零售商批发商根本就拿不到贴牌商,企业销售公司,电器等全国连锁店和电商平台自己在厂家拿的价格低,这几个平台销量很大,个人批发商代理商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9 13:15:01 133字 ( 0/42)

答;;所以一个品牌商标在一个网络平台上销售的只能有厂家旗舰店,和几个网络平台店,全国连锁店,别的店都不给出售就能有效打假,和呃制假格混乱;也就是说淘宝能有天猫京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9 13:05:01 79字 ( 0/26)

答;;在网上对全国售假的,最好能【修法】起点就判两年,有些商品批发网售可不贴商标批售;没必要售假;一个商标,一个品牌,一个大名牌还是只有一家官方网店最合情理,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9 12:57:16 146字 ( 0/25)

答;;制定好几个把关标准,电商不把关,把关不严的,发现一个罚款1-5万元罚电商,要抓打假决对主动权,商品全棉等含量达标全,对虚抬物价节日后掉价的电商平台不处理不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9 12:39:09 211字 ( 0/19)

答;一种商品商标多家代理商在网上卖,大量个人在网上处理,更多人批发后在网上个人开网店零售,这都有售假的可能空间;把这条路堵死也有利大量网店去厂家贴牌卖自己贴牌产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9 12:45:52 197字 ( 0/20)

答;;有些商品低于等于从厂家进货价在网上销售会参价,会让大量实体店全面性的非常不好干和萧条的,这就不合公平竟争法则法规了;虚标价格,老百姓有鉴别能力,节日前后节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9 12:51:56 196字 ( 0/27)

答;;在网上实体店名知是假故意售假垒计金额达到和超过一万元的一律批捕,法款起点20-50倍;执法部门保护的一律开除公职,电商保护的个人一律批捕判两年罚款20-1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9 12:31:57 114字 ( 0/18)

答;;关与售假问题,每个网只给一个厂家的销售公司开网店,别的代理商一个都不给开;电商自己做厂家代理的电商付责;代理商,订货商,贴牌上从厂家贴牌的厂家只给一家开出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曦睿陈 发表于  2017-12-09 10:38:55 37字 ( 0/21)

电商是社会的进步,是发展趋势,只能因势利导促其发展。不能扼杀,也扼杀不了。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独行剑客2015 发表于  2017-12-09 00:36:41 128字 ( 0/15)

买家欺诈也不容忽视。无良买家,把买卖当儿戏、游戏,利用电商法的七天无理由退货退款的荒谬规定,玩弄卖家,践踏买卖公平的原则和道德准则。归根结底,是市场化,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9:57:21 105字 ( 0/15)

答;;对社会上存在的少量问题,非常电商平台全部都能解决,这根本就不现实;当然加大对造假处罚是必要的,网上假货并不多,我们的电商如发展不领先,国外就会领先我们,能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9:52:44 168字 ( 0/18)

答;;下次双11晚会掏宝等邀请几个党网万媒之王网去杭州看看,到工作地等处都看看,增加了解有好处;到底是西瓜大还是问题籽麻大,全面了解电商解决多少同胞就业,解决多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20:06:40 129字 ( 0/17)

答;;电商是呃制高门面价,高房价崩盘的非常好的调控器,是个非常好的高空作业的安全带,必要时可派人下去到杭州掏宝网看看,实地调研他们到底解决多少人创业,淘宝网年交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9:47:05 76字 ( 0/16)

答;;双11是个非常好的创新,没必要老揪着他们这个那个籽麻大问题不放;万事总要有个差不多,且这还是个大学老师在创业,中国能有几千几万个大学老师创业更好。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9:38:27 64字 ( 0/12)

答;;安排马云到万媒之首党网来做客,有这个必要;免得每年双11过后都在谈这样那样的电商问题,马云,刘强东人都很好,来了就了解了。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9:35:33 159字 ( 0/20)

答;淘宝网到底解决了多少同胞就业,是几百还是几千,到底解决了多少人创业是几万还是多少,必要时安排到党网向全党全军解释解释,如能解决几十万总数以上人就业和创业,必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7:41:34 28字 ( 0/18)

答;;最后一句话总结;;用合法的方法扶持性的管理和执法。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7:23:15 371字 ( 0/18)

答;说电商不要到处捐款,是这俩个赚钱的电商人和品都非常好,帮人能有多大好处明,自古都没有的,教授教的那些纸上谈兵的【为富不仁】那是自欺欺人的,以后还有很多变化要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7:39:40 0字 ( 0/20)

答;;很多好商品没品牌,有没有商标都卖不上高价,造个高价后让点利这只是销售方法,且方法过后还要打残酷的价格战。这算不上欺诈,只能算要有所管理,售假肯定不行这块修

答;;很多好商品没品牌,有没有商标都卖不上高价,造个高价后让点利这只是销售方法,且方法过后还要打残酷的价格战。这算不上欺诈,只能算要有所管理,售假肯定不行这块修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panzs 发表于  2017-12-08 17:02:37 21字 ( 0/14)

欺诈是当今商业基本生态,没什么可以奇怪的。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6:44:42 374字 ( 0/19)

答;;9;未来会出现很多省,地市,县,镇,乡级小电商批发平台;10;我们八十年代开店,兄弟几个也就是给每户送一两个打折【低于进价很多】的烟灰缸,盐罐子,八格,花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6:58:43 178字 ( 0/16)

答;;11;现在交人开网店的很多,如公司证的内地沿海都放开后面【教人开电商平台】的很快就会出现,和自己开同城购物配送各级电商加平台加实体肯定会出现;可以准确的说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7:10:07 193字 ( 0/20)

答;;;12;不管全国电商怎么评,不管快递员速度有多快都没有在省地市县内快,很多商品是讲时间的,很多是讲现实体验的,粗旷的全国电商平台走向省地县镇乡个过程。地方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6:26:37 154字 ( 0/22)

答;;以后电商发展有几种变化列;;1;实体加电商;2;电商加实体;3;门面价下跌;4;门面商打电商;5;企业办电网页;6;门面商双11更促销;;7;【实体店办同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6:15:58 109字 ( 0/16)

答;;各网店都是那年开的,开店日期要写在店面上,让群众看看开店几年十年开多长时间,有多少销量或有几个评级,客户总满意度百分之多少,总投诉比列百分之多少就可提示群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夕颜之梦 发表于  2017-12-08 16:13:25 41字 ( 0/111)

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6:11:06 163字 ( 0/18)

答;;价格不严管,也不能不管,有时电商自身可处理几批,罚没他们押金让网店在交,国外也有各种价格销售方法,这块还不怎么违法;执法部门发现可罚款处理,订个高价会少很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6:05:58 274字 ( 0/25)

答;;有些女人在家带孩子接送完孩子在家开网店,家里堆的都是货唷,在那进的呢,在批发市场,在网上批发进的每种数量都不大,不被人投诉她们不知道是假的,当然也有故意进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5:30:18 91字 ( 0/17)

答;;;打假的主动权就在抓第一点打假商标生产厂家,次主动权是打加工小作坊,等打到批发点,零售店那个主动权全被丢了个干干净净;放出去100个萨丝患者跑到全国各地区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5:50:00 186字 ( 0/14)

答;同生产假冒商标并列第一的是打地下畈卖批发假冒商标的人;真把这些都打光了,我国执法部门罚款还真是个大问题;打后可把多个执法部门合并后少招人,养那么多人打假反非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5:57:39 238字 ( 0/37)

答;;售假入刑市场上假货以非常少,假货总不能摆放藏在店里卖吧,总要有个仓库,公安机关参与市场小作坊加工和批发零售打假,假货以非常少,但生产假冒商标的,贩卖假冒商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5:36:47 159字 ( 0/20)

答;;在打假问题上,浙江苍南县等地要重判20年,无期的,总量10万以上的可判死刑,生产够一万元市场产品销售额的就判10年,销售一万元的起点可判轻一点;没人生产假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4:57:52 133字 ( 0/33)

答;;街面上服装店里的服装到处都在原价很高,现价几几折的,有的厂家牌子上也这样写;;;南方小身服装厂可生产些100-105.110的服装,他们生产95的都很难穿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5:02:45 95字 ( 0/17)

答;;我们买的服装鞋子厂家全是北方的,南方的好看但穿不上,码子小,尺寸太小,有时我们在本地鞋厂,西服店订做服装,且一订就多套多双的,没时间去买去订去看,找遍全城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5:14:35 146字 ( 0/45)

答;;电商对节前乱涨价的也可对网店处罚全部压金;不关原店的可交10倍压金,下次发现在哄抬价格在处罚所有押金,这还不太好处理,大量国内外大品牌都爱打折,还是以打假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5:26:24 209字 ( 0/27)

答;;重点打击假货,这块肯定不合法,在那都不合法,其它问题放手让电商和网店大胆在去干10年,发展非常大了后且很强后在规范,现在网店做大做强的还非常少,售假达一万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4:48:25 86字 ( 0/14)

答;;卖的差的起点罚10万,卖的好的按节日当天销售总额罚10--30倍,这个震慑很大了,兽假起点罚10万,按销售总额罚10倍,交出供货商,批发商售假下家的少罚只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4:39:27 57字 ( 0/14)

答;;对授假,节日前一个月内乱涨价,电商删除此店后网店交的押金一律不准退给网店;这要行业修规保护电商大胆正义删店。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4:34:10 155字 ( 0/13)

答;;成立个网上执法中心震慑,群众发现假货一律寄到举报中心去鉴定,在当地监定也可以;网上授假【修法】起点刑拘,罚款起点5--1000万,每天查到一个网店也能赚;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8 14:13:44 168字 ( 0/29)

答;;1;这些问题国外也有,社会上也有,网上相对还少些;;2;执法部门发现一个重罚一个;3;在电商平台上设2-3个举报电话,是执法部门举报中心,同各地执法部门勾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12-08 11:33:52 0字 ( 0/184)

有软弱无能的监管,有无所作为的消协 ,电商欺骗才会“久治不愈”。

有软弱无能的监管,有无所作为的消协 ,电商欺骗才会“久治不愈”。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哦嘛米嘛米吽 发表于  2017-12-08 11:10:08 46字 ( 0/17)

差评较多的商户,电商平台要将该商户清理出局并冻结其欺诈款,护犊子继续留着的,电商平台要担责。

电商欺诈侵权缘何“久医难治”?


今年是“双11”第九年。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每年“双11”后一个月内是消费投诉高峰期,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显示,先涨后降、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等电商“旧疾”仍较为突出。在治理持续加压的背景下,缘何这些电商消费欺诈侵权行为“久医难治”?当前,网购已经成为人们消费的主要方式之一,又该如何构建有效的电商治理体系?


“旧疾”尚在 “新患”露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购环境不断向好的同时,先涨后折、销假售劣等不法经营行为依然存在,今年推广预售模式后,部分商家存在规则不合理等现象。


——先涨后折成潜规则。上海市民杜小姐今年10月初入手了一款肌肤之钥的隔离霜,花费379元;“双11”前她打开网站发现,这款隔离霜的价格已经变成了408元,标注的“双11预告价”为399元,比平时价格还贵了20元。

从10月21日到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体验人员通过截屏等取证方式对每款商品详细记录了价格变化情况,发现选取的宣称参加“双11”促销活动的539款非预售商品中,在整个体验周期内,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不考虑联动活动情况)购买到促销商品的比例达到78.1%,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


——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国家质检总局在11月初公布了2017年电子商务产品抽样监测结果,在2279批次电商产品发现问题产品693批次,而箱包、灯具、婴幼儿服装等产品的合格率低于5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店假货更难识别,部分不法网店经营者趁“双11”来临之机,以次充好、以旧翻新,或者大量销售高仿商品,以较大折扣为诱饵,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预售模式有待完善。今年“双11”,各大电商平台推广预售模式。据星图数据监测,今年电商平台预售销售额较去年同比增长了186%。业内认为,预售规模或将在日后的“双11”中进一步扩大。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预售模式虽为商家提供更加精准的销售预估和库存准备,但这一模式也被不少消费者诟病,例如,部分商家在格式条款上设置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等不合理规定,需要有关部门和电商平台加强监管。


违法成本低 平台“出工不出力”


近年来,针对电商乱象,监管持续加压,但有效规范仍面临困难,影响电商长远有序发展。

今年“双11”前,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表决通过,对电商领域长期存在的刷单、炒信等“顽疾”作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并加大了处罚力度。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较一审稿进一步强化电商平台责任、规范竞价排名行为、保障消费者和中小经营者的权益。


此外,为确保“双11”平稳进行,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对网络促销活动加强监管;国家发改委在“信用中国”网站发布了首批500家电子商务“黑名单”企业;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工商、食药监等部门也对电商平台进行行政指导,对电商产品进行抽检。


在平台治理方面,记者留意到,今年以来一个突出的特点是电商平台诉诸司法现象增多。以阿里巴巴为例,其诉售假卖家第一案、诉刷单平台第一案都在今年相继判决并获赔,引发社会关注。


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市场秩序逐步完善,但规范仍面临三大难点:一是传统监管方式不适应电子商务新模式,传统的属地化、分行业管理与电商跨区域、跨行业的特征不相适应,线下监管体系与线上行为不相适应;二是违法成本低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违法违规行为举证难、查处难、执行难、处罚少、再犯多;三是电子商务平台治理的动力不足,假冒伪劣、不公平竞争、刷单带来的表面繁荣,在短时间内提高平台流量,提高对投资方、商家和消费者的吸引力,导致部分平台维护市场秩序“出工不出力”。


强化平台责任 倒逼规范经营

有关专家认为,电商发展有其特点规律,应构建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建议进一步强化平台责任、合作监管、技术支撑、信用建设和社会协同。


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在规范市场秩序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宜合理强化其平台责任来提高治理实效。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也有多处体现,如电商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曹磊认为,从“明知”到“应知”,进一步强调了电商平台经营者的责任,体现了对其更严格的约束。


针对当前存在的监管难点,王炳南建议密切部门间、区域间协作配合,由区域内、单环节监管向跨区域、跨部门和全链条监管转变,同时加强技术支撑,强化技术应用,增强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收集、甄别能力,提高监测预警和研判能力。


“相比实体经营,网购更需要信用支撑,完善信用建设也能弥补立法、监管的不足。”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建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推动《信用法》等专门性法律法规的研究和起草,建设社会征信制度,让失信者无法律漏洞可钻,形成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信用法律体系。


由于网络交易量大面广,打击不法经营行为更需要公众参与。然而,相较于线下购物,线上购物维权更为困难。中国消费者协会建议,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畅通消费维权渠道,让维权简单易行,从而倒逼电商卖家规范经营。(经济参考报   记者: 陈晓波  张璇  周琳)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