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满嘴荒唐言爱听不听 发表于  2017-12-07 20:48:55 1714字 ( 10/1567)

塞罕坝:“墙里开花墙外香”,谁来认领尴尬?



            塞罕坝:“墙里开花墙外香”,谁来认领尴尬?


  在联合国获奖以前,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地方呢?


  原来是一处老国营林场...无语...


  ——


  塞罕坝:中国如何造就生态“奇迹岭”


  中新网承德8月4日电 题 塞罕坝:中国如何造就生态“奇迹岭”


  记者 魏晞


  每年七、八月份是塞罕坝最美的季节: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落叶松、樟子松,把每一片山头坡地染成深浅不同的绿色;连绵的草甸上,金莲花、柳兰、穗花、绒线菊、唐松草……层层着色,晕染开去,最终绘成一幅绚烂凝重的风景画。


位于北京正北约450公里河北承德境内的塞罕坝,距离声名赫赫的承德避暑山庄还有近4小时车程。这里年均无霜期只有64天,极端最低气温零下43摄氏度,平均每年有7个月被积雪覆盖。


...


很难想象,人们在这片曾经林木稀疏风沙肆虐、至今高寒干旱的冷僻高岭上,竟然建起112万亩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场。塞罕坝森林覆盖率从1962年的12%提高到如今的80%,单位面积林木蓄积量达到全国人工林平均水平的2.76倍,全国森林平均水平的1.58倍,世界森林平均水平的1.23倍,以现有的林木蓄积量,塞罕坝每年释放的氧气可供近200万人呼吸一年;栽种的树木按一米株距排开,可以绕地球赤道12圈。


过去55年里,塞罕坝,成为中国北方的生态“奇迹岭”,生态文明建设的范例。


早在1962年塞罕坝林场设立之初,就已规划好了一个现在看来仍然颇有远见的任务蓝图。“改变当地自然面貌,保持水土,为减少京津地带风沙危害创造条件。”“研究集累高寒地区造林和育林的经验。”“研究集累大型国营机械化林场经营管理的经验。”当年塞罕坝的创业者几乎每个人都能准确地说出这几十个字。


“一张蓝图绘到底,才能造就百万亩林海,走生态效益与社会效益并重的绿色发展之路。”塞罕坝林场场长刘海莹对中新网记者说。


蓝图设定是第一步。塞罕坝的成功,离不开稳定的建设管理模式。塞罕坝采取高规格的垂直管理模式:归河北省林业厅管理,而不是更常见的“市管”“县管”。“垂管模式下,能够有资金和人才的保障,所以我们再困难也没有挪用过造林专项资金。只有保障生产经费,有专业化、创新型的团队,才能把生产完成。”刘海莹说。


塞罕坝成功,更离不开塞罕坝人,确切地说,是三代塞罕坝人“钉钉子”般的坚守和努力。


建场初期,塞罕坝的环境极其恶劣:缺食少房,大家无处栖身,就住仓库、车库、马棚,搭窝棚;缺少粮食,只有全麸黑莜面加野菜,能吃上点盐水泡黄豆,就是难得的美味了。最难熬的是冷,一位老职工回忆,冬季气温零下40多度,出门雪都齐腰深。“屋内就是一层冰,即使抱着火炉子也不会有热的感觉。晚上睡觉要带上皮帽子,早上起来,眉毛、帽子和被子上会落下一层霜,铺的毡子全冻在了炕上,想卷起来得用铁锹慢慢地铲。”除了寒冷,就是风沙了,塞罕坝年均六级以上大风日数76天,当时有句谚语,“一年一场风,年始到年终”。但塞罕坝人在这样的条件下,坚持了下来。


现在塞罕坝林场员工里,名字带着“林”“树”“松”“山”的特别多:李振山、于瑞林、翁玉山、李树……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塞罕坝林场的第二代、第三代,跟随着父辈们来到塞罕坝,一起住过窝棚子、吃过露天饭、吹过白毛风;他们在这里长大、造林,甚至把已经在大城市创业的孩子又叫回到塞罕坝,一代一代,最终交出了令人叹服的绿色“成绩单”。

暮喜晚阳 发表于  2017-12-08 21:36:43 53字 ( 0/71)

现在许多地方搞的森林公园,实际大多数老都是那个 年代建成的,绿化祖国真正下苦功夫埋头苦干的也是那个 年代,



            塞罕坝:“墙里开花墙外香”,谁来认领尴尬?


  在联合国获奖以前,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地方呢?


  原来是一处老国营林场...无语...


  ——


  塞罕坝:中国如何造就生态“奇迹岭”


  中新网承德8月4日电 题 塞罕坝:中国如何造就生态“奇迹岭”


  记者 魏晞


  每年七、八月份是塞罕坝最美的季节: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落叶松、樟子松,把每一片山头坡地染成深浅不同的绿色;连绵的草甸上,金莲花、柳兰、穗花、绒线菊、唐松草……层层着色,晕染开去,最终绘成一幅绚烂凝重的风景画。


位于北京正北约450公里河北承德境内的塞罕坝,距离声名赫赫的承德避暑山庄还有近4小时车程。这里年均无霜期只有64天,极端最低气温零下43摄氏度,平均每年有7个月被积雪覆盖。


...


很难想象,人们在这片曾经林木稀疏风沙肆虐、至今高寒干旱的冷僻高岭上,竟然建起112万亩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场。塞罕坝森林覆盖率从1962年的12%提高到如今的80%,单位面积林木蓄积量达到全国人工林平均水平的2.76倍,全国森林平均水平的1.58倍,世界森林平均水平的1.23倍,以现有的林木蓄积量,塞罕坝每年释放的氧气可供近200万人呼吸一年;栽种的树木按一米株距排开,可以绕地球赤道12圈。


过去55年里,塞罕坝,成为中国北方的生态“奇迹岭”,生态文明建设的范例。


早在1962年塞罕坝林场设立之初,就已规划好了一个现在看来仍然颇有远见的任务蓝图。“改变当地自然面貌,保持水土,为减少京津地带风沙危害创造条件。”“研究集累高寒地区造林和育林的经验。”“研究集累大型国营机械化林场经营管理的经验。”当年塞罕坝的创业者几乎每个人都能准确地说出这几十个字。


“一张蓝图绘到底,才能造就百万亩林海,走生态效益与社会效益并重的绿色发展之路。”塞罕坝林场场长刘海莹对中新网记者说。


蓝图设定是第一步。塞罕坝的成功,离不开稳定的建设管理模式。塞罕坝采取高规格的垂直管理模式:归河北省林业厅管理,而不是更常见的“市管”“县管”。“垂管模式下,能够有资金和人才的保障,所以我们再困难也没有挪用过造林专项资金。只有保障生产经费,有专业化、创新型的团队,才能把生产完成。”刘海莹说。


塞罕坝成功,更离不开塞罕坝人,确切地说,是三代塞罕坝人“钉钉子”般的坚守和努力。


建场初期,塞罕坝的环境极其恶劣:缺食少房,大家无处栖身,就住仓库、车库、马棚,搭窝棚;缺少粮食,只有全麸黑莜面加野菜,能吃上点盐水泡黄豆,就是难得的美味了。最难熬的是冷,一位老职工回忆,冬季气温零下40多度,出门雪都齐腰深。“屋内就是一层冰,即使抱着火炉子也不会有热的感觉。晚上睡觉要带上皮帽子,早上起来,眉毛、帽子和被子上会落下一层霜,铺的毡子全冻在了炕上,想卷起来得用铁锹慢慢地铲。”除了寒冷,就是风沙了,塞罕坝年均六级以上大风日数76天,当时有句谚语,“一年一场风,年始到年终”。但塞罕坝人在这样的条件下,坚持了下来。


现在塞罕坝林场员工里,名字带着“林”“树”“松”“山”的特别多:李振山、于瑞林、翁玉山、李树……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塞罕坝林场的第二代、第三代,跟随着父辈们来到塞罕坝,一起住过窝棚子、吃过露天饭、吹过白毛风;他们在这里长大、造林,甚至把已经在大城市创业的孩子又叫回到塞罕坝,一代一代,最终交出了令人叹服的绿色“成绩单”。

pphhzz 发表于  2017-12-08 15:07:24 61字 ( 0/32)

塞罕坝林场的第一代员工都是当年的知青,当地牧民(包括蒙古族、满族)提起来还是一片敬仰之情,不知好几篇这方面的文章都不报道。



            塞罕坝:“墙里开花墙外香”,谁来认领尴尬?


  在联合国获奖以前,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地方呢?


  原来是一处老国营林场...无语...


  ——


  塞罕坝:中国如何造就生态“奇迹岭”


  中新网承德8月4日电 题 塞罕坝:中国如何造就生态“奇迹岭”


  记者 魏晞


  每年七、八月份是塞罕坝最美的季节: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落叶松、樟子松,把每一片山头坡地染成深浅不同的绿色;连绵的草甸上,金莲花、柳兰、穗花、绒线菊、唐松草……层层着色,晕染开去,最终绘成一幅绚烂凝重的风景画。


位于北京正北约450公里河北承德境内的塞罕坝,距离声名赫赫的承德避暑山庄还有近4小时车程。这里年均无霜期只有64天,极端最低气温零下43摄氏度,平均每年有7个月被积雪覆盖。


...


很难想象,人们在这片曾经林木稀疏风沙肆虐、至今高寒干旱的冷僻高岭上,竟然建起112万亩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场。塞罕坝森林覆盖率从1962年的12%提高到如今的80%,单位面积林木蓄积量达到全国人工林平均水平的2.76倍,全国森林平均水平的1.58倍,世界森林平均水平的1.23倍,以现有的林木蓄积量,塞罕坝每年释放的氧气可供近200万人呼吸一年;栽种的树木按一米株距排开,可以绕地球赤道12圈。


过去55年里,塞罕坝,成为中国北方的生态“奇迹岭”,生态文明建设的范例。


早在1962年塞罕坝林场设立之初,就已规划好了一个现在看来仍然颇有远见的任务蓝图。“改变当地自然面貌,保持水土,为减少京津地带风沙危害创造条件。”“研究集累高寒地区造林和育林的经验。”“研究集累大型国营机械化林场经营管理的经验。”当年塞罕坝的创业者几乎每个人都能准确地说出这几十个字。


“一张蓝图绘到底,才能造就百万亩林海,走生态效益与社会效益并重的绿色发展之路。”塞罕坝林场场长刘海莹对中新网记者说。


蓝图设定是第一步。塞罕坝的成功,离不开稳定的建设管理模式。塞罕坝采取高规格的垂直管理模式:归河北省林业厅管理,而不是更常见的“市管”“县管”。“垂管模式下,能够有资金和人才的保障,所以我们再困难也没有挪用过造林专项资金。只有保障生产经费,有专业化、创新型的团队,才能把生产完成。”刘海莹说。


塞罕坝成功,更离不开塞罕坝人,确切地说,是三代塞罕坝人“钉钉子”般的坚守和努力。


建场初期,塞罕坝的环境极其恶劣:缺食少房,大家无处栖身,就住仓库、车库、马棚,搭窝棚;缺少粮食,只有全麸黑莜面加野菜,能吃上点盐水泡黄豆,就是难得的美味了。最难熬的是冷,一位老职工回忆,冬季气温零下40多度,出门雪都齐腰深。“屋内就是一层冰,即使抱着火炉子也不会有热的感觉。晚上睡觉要带上皮帽子,早上起来,眉毛、帽子和被子上会落下一层霜,铺的毡子全冻在了炕上,想卷起来得用铁锹慢慢地铲。”除了寒冷,就是风沙了,塞罕坝年均六级以上大风日数76天,当时有句谚语,“一年一场风,年始到年终”。但塞罕坝人在这样的条件下,坚持了下来。


现在塞罕坝林场员工里,名字带着“林”“树”“松”“山”的特别多:李振山、于瑞林、翁玉山、李树……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塞罕坝林场的第二代、第三代,跟随着父辈们来到塞罕坝,一起住过窝棚子、吃过露天饭、吹过白毛风;他们在这里长大、造林,甚至把已经在大城市创业的孩子又叫回到塞罕坝,一代一代,最终交出了令人叹服的绿色“成绩单”。

11211 发表于  2017-12-08 12:15:14 27字 ( 0/90)

墙里也香,中央电视台反复宣传报道过。你没有闻到香而已。



            塞罕坝:“墙里开花墙外香”,谁来认领尴尬?


  在联合国获奖以前,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地方呢?


  原来是一处老国营林场...无语...


  ——


  塞罕坝:中国如何造就生态“奇迹岭”


  中新网承德8月4日电 题 塞罕坝:中国如何造就生态“奇迹岭”


  记者 魏晞


  每年七、八月份是塞罕坝最美的季节: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落叶松、樟子松,把每一片山头坡地染成深浅不同的绿色;连绵的草甸上,金莲花、柳兰、穗花、绒线菊、唐松草……层层着色,晕染开去,最终绘成一幅绚烂凝重的风景画。


位于北京正北约450公里河北承德境内的塞罕坝,距离声名赫赫的承德避暑山庄还有近4小时车程。这里年均无霜期只有64天,极端最低气温零下43摄氏度,平均每年有7个月被积雪覆盖。


...


很难想象,人们在这片曾经林木稀疏风沙肆虐、至今高寒干旱的冷僻高岭上,竟然建起112万亩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场。塞罕坝森林覆盖率从1962年的12%提高到如今的80%,单位面积林木蓄积量达到全国人工林平均水平的2.76倍,全国森林平均水平的1.58倍,世界森林平均水平的1.23倍,以现有的林木蓄积量,塞罕坝每年释放的氧气可供近200万人呼吸一年;栽种的树木按一米株距排开,可以绕地球赤道12圈。


过去55年里,塞罕坝,成为中国北方的生态“奇迹岭”,生态文明建设的范例。


早在1962年塞罕坝林场设立之初,就已规划好了一个现在看来仍然颇有远见的任务蓝图。“改变当地自然面貌,保持水土,为减少京津地带风沙危害创造条件。”“研究集累高寒地区造林和育林的经验。”“研究集累大型国营机械化林场经营管理的经验。”当年塞罕坝的创业者几乎每个人都能准确地说出这几十个字。


“一张蓝图绘到底,才能造就百万亩林海,走生态效益与社会效益并重的绿色发展之路。”塞罕坝林场场长刘海莹对中新网记者说。


蓝图设定是第一步。塞罕坝的成功,离不开稳定的建设管理模式。塞罕坝采取高规格的垂直管理模式:归河北省林业厅管理,而不是更常见的“市管”“县管”。“垂管模式下,能够有资金和人才的保障,所以我们再困难也没有挪用过造林专项资金。只有保障生产经费,有专业化、创新型的团队,才能把生产完成。”刘海莹说。


塞罕坝成功,更离不开塞罕坝人,确切地说,是三代塞罕坝人“钉钉子”般的坚守和努力。


建场初期,塞罕坝的环境极其恶劣:缺食少房,大家无处栖身,就住仓库、车库、马棚,搭窝棚;缺少粮食,只有全麸黑莜面加野菜,能吃上点盐水泡黄豆,就是难得的美味了。最难熬的是冷,一位老职工回忆,冬季气温零下40多度,出门雪都齐腰深。“屋内就是一层冰,即使抱着火炉子也不会有热的感觉。晚上睡觉要带上皮帽子,早上起来,眉毛、帽子和被子上会落下一层霜,铺的毡子全冻在了炕上,想卷起来得用铁锹慢慢地铲。”除了寒冷,就是风沙了,塞罕坝年均六级以上大风日数76天,当时有句谚语,“一年一场风,年始到年终”。但塞罕坝人在这样的条件下,坚持了下来。


现在塞罕坝林场员工里,名字带着“林”“树”“松”“山”的特别多:李振山、于瑞林、翁玉山、李树……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塞罕坝林场的第二代、第三代,跟随着父辈们来到塞罕坝,一起住过窝棚子、吃过露天饭、吹过白毛风;他们在这里长大、造林,甚至把已经在大城市创业的孩子又叫回到塞罕坝,一代一代,最终交出了令人叹服的绿色“成绩单”。

普通公民ABC 发表于  2017-12-08 10:04:38 8字 ( 0/27)

墙外一香天下知。



            塞罕坝:“墙里开花墙外香”,谁来认领尴尬?


  在联合国获奖以前,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地方呢?


  原来是一处老国营林场...无语...


  ——


  塞罕坝:中国如何造就生态“奇迹岭”


  中新网承德8月4日电 题 塞罕坝:中国如何造就生态“奇迹岭”


  记者 魏晞


  每年七、八月份是塞罕坝最美的季节: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落叶松、樟子松,把每一片山头坡地染成深浅不同的绿色;连绵的草甸上,金莲花、柳兰、穗花、绒线菊、唐松草……层层着色,晕染开去,最终绘成一幅绚烂凝重的风景画。


位于北京正北约450公里河北承德境内的塞罕坝,距离声名赫赫的承德避暑山庄还有近4小时车程。这里年均无霜期只有64天,极端最低气温零下43摄氏度,平均每年有7个月被积雪覆盖。


...


很难想象,人们在这片曾经林木稀疏风沙肆虐、至今高寒干旱的冷僻高岭上,竟然建起112万亩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场。塞罕坝森林覆盖率从1962年的12%提高到如今的80%,单位面积林木蓄积量达到全国人工林平均水平的2.76倍,全国森林平均水平的1.58倍,世界森林平均水平的1.23倍,以现有的林木蓄积量,塞罕坝每年释放的氧气可供近200万人呼吸一年;栽种的树木按一米株距排开,可以绕地球赤道12圈。


过去55年里,塞罕坝,成为中国北方的生态“奇迹岭”,生态文明建设的范例。


早在1962年塞罕坝林场设立之初,就已规划好了一个现在看来仍然颇有远见的任务蓝图。“改变当地自然面貌,保持水土,为减少京津地带风沙危害创造条件。”“研究集累高寒地区造林和育林的经验。”“研究集累大型国营机械化林场经营管理的经验。”当年塞罕坝的创业者几乎每个人都能准确地说出这几十个字。


“一张蓝图绘到底,才能造就百万亩林海,走生态效益与社会效益并重的绿色发展之路。”塞罕坝林场场长刘海莹对中新网记者说。


蓝图设定是第一步。塞罕坝的成功,离不开稳定的建设管理模式。塞罕坝采取高规格的垂直管理模式:归河北省林业厅管理,而不是更常见的“市管”“县管”。“垂管模式下,能够有资金和人才的保障,所以我们再困难也没有挪用过造林专项资金。只有保障生产经费,有专业化、创新型的团队,才能把生产完成。”刘海莹说。


塞罕坝成功,更离不开塞罕坝人,确切地说,是三代塞罕坝人“钉钉子”般的坚守和努力。


建场初期,塞罕坝的环境极其恶劣:缺食少房,大家无处栖身,就住仓库、车库、马棚,搭窝棚;缺少粮食,只有全麸黑莜面加野菜,能吃上点盐水泡黄豆,就是难得的美味了。最难熬的是冷,一位老职工回忆,冬季气温零下40多度,出门雪都齐腰深。“屋内就是一层冰,即使抱着火炉子也不会有热的感觉。晚上睡觉要带上皮帽子,早上起来,眉毛、帽子和被子上会落下一层霜,铺的毡子全冻在了炕上,想卷起来得用铁锹慢慢地铲。”除了寒冷,就是风沙了,塞罕坝年均六级以上大风日数76天,当时有句谚语,“一年一场风,年始到年终”。但塞罕坝人在这样的条件下,坚持了下来。


现在塞罕坝林场员工里,名字带着“林”“树”“松”“山”的特别多:李振山、于瑞林、翁玉山、李树……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塞罕坝林场的第二代、第三代,跟随着父辈们来到塞罕坝,一起住过窝棚子、吃过露天饭、吹过白毛风;他们在这里长大、造林,甚至把已经在大城市创业的孩子又叫回到塞罕坝,一代一代,最终交出了令人叹服的绿色“成绩单”。

一是1 发表于  2017-12-08 09:52:03 10字 ( 0/24)

出口转内销经久不衰。



            塞罕坝:“墙里开花墙外香”,谁来认领尴尬?


  在联合国获奖以前,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地方呢?


  原来是一处老国营林场...无语...


  ——


  塞罕坝:中国如何造就生态“奇迹岭”


  中新网承德8月4日电 题 塞罕坝:中国如何造就生态“奇迹岭”


  记者 魏晞


  每年七、八月份是塞罕坝最美的季节: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落叶松、樟子松,把每一片山头坡地染成深浅不同的绿色;连绵的草甸上,金莲花、柳兰、穗花、绒线菊、唐松草……层层着色,晕染开去,最终绘成一幅绚烂凝重的风景画。


位于北京正北约450公里河北承德境内的塞罕坝,距离声名赫赫的承德避暑山庄还有近4小时车程。这里年均无霜期只有64天,极端最低气温零下43摄氏度,平均每年有7个月被积雪覆盖。


...


很难想象,人们在这片曾经林木稀疏风沙肆虐、至今高寒干旱的冷僻高岭上,竟然建起112万亩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场。塞罕坝森林覆盖率从1962年的12%提高到如今的80%,单位面积林木蓄积量达到全国人工林平均水平的2.76倍,全国森林平均水平的1.58倍,世界森林平均水平的1.23倍,以现有的林木蓄积量,塞罕坝每年释放的氧气可供近200万人呼吸一年;栽种的树木按一米株距排开,可以绕地球赤道12圈。


过去55年里,塞罕坝,成为中国北方的生态“奇迹岭”,生态文明建设的范例。


早在1962年塞罕坝林场设立之初,就已规划好了一个现在看来仍然颇有远见的任务蓝图。“改变当地自然面貌,保持水土,为减少京津地带风沙危害创造条件。”“研究集累高寒地区造林和育林的经验。”“研究集累大型国营机械化林场经营管理的经验。”当年塞罕坝的创业者几乎每个人都能准确地说出这几十个字。


“一张蓝图绘到底,才能造就百万亩林海,走生态效益与社会效益并重的绿色发展之路。”塞罕坝林场场长刘海莹对中新网记者说。


蓝图设定是第一步。塞罕坝的成功,离不开稳定的建设管理模式。塞罕坝采取高规格的垂直管理模式:归河北省林业厅管理,而不是更常见的“市管”“县管”。“垂管模式下,能够有资金和人才的保障,所以我们再困难也没有挪用过造林专项资金。只有保障生产经费,有专业化、创新型的团队,才能把生产完成。”刘海莹说。


塞罕坝成功,更离不开塞罕坝人,确切地说,是三代塞罕坝人“钉钉子”般的坚守和努力。


建场初期,塞罕坝的环境极其恶劣:缺食少房,大家无处栖身,就住仓库、车库、马棚,搭窝棚;缺少粮食,只有全麸黑莜面加野菜,能吃上点盐水泡黄豆,就是难得的美味了。最难熬的是冷,一位老职工回忆,冬季气温零下40多度,出门雪都齐腰深。“屋内就是一层冰,即使抱着火炉子也不会有热的感觉。晚上睡觉要带上皮帽子,早上起来,眉毛、帽子和被子上会落下一层霜,铺的毡子全冻在了炕上,想卷起来得用铁锹慢慢地铲。”除了寒冷,就是风沙了,塞罕坝年均六级以上大风日数76天,当时有句谚语,“一年一场风,年始到年终”。但塞罕坝人在这样的条件下,坚持了下来。


现在塞罕坝林场员工里,名字带着“林”“树”“松”“山”的特别多:李振山、于瑞林、翁玉山、李树……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塞罕坝林场的第二代、第三代,跟随着父辈们来到塞罕坝,一起住过窝棚子、吃过露天饭、吹过白毛风;他们在这里长大、造林,甚至把已经在大城市创业的孩子又叫回到塞罕坝,一代一代,最终交出了令人叹服的绿色“成绩单”。

楚人和氏 发表于  2017-12-08 09:42:23 2字 ( 0/99)

无语



            塞罕坝:“墙里开花墙外香”,谁来认领尴尬?


  在联合国获奖以前,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地方呢?


  原来是一处老国营林场...无语...


  ——


  塞罕坝:中国如何造就生态“奇迹岭”


  中新网承德8月4日电 题 塞罕坝:中国如何造就生态“奇迹岭”


  记者 魏晞


  每年七、八月份是塞罕坝最美的季节: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落叶松、樟子松,把每一片山头坡地染成深浅不同的绿色;连绵的草甸上,金莲花、柳兰、穗花、绒线菊、唐松草……层层着色,晕染开去,最终绘成一幅绚烂凝重的风景画。


位于北京正北约450公里河北承德境内的塞罕坝,距离声名赫赫的承德避暑山庄还有近4小时车程。这里年均无霜期只有64天,极端最低气温零下43摄氏度,平均每年有7个月被积雪覆盖。


...


很难想象,人们在这片曾经林木稀疏风沙肆虐、至今高寒干旱的冷僻高岭上,竟然建起112万亩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场。塞罕坝森林覆盖率从1962年的12%提高到如今的80%,单位面积林木蓄积量达到全国人工林平均水平的2.76倍,全国森林平均水平的1.58倍,世界森林平均水平的1.23倍,以现有的林木蓄积量,塞罕坝每年释放的氧气可供近200万人呼吸一年;栽种的树木按一米株距排开,可以绕地球赤道12圈。


过去55年里,塞罕坝,成为中国北方的生态“奇迹岭”,生态文明建设的范例。


早在1962年塞罕坝林场设立之初,就已规划好了一个现在看来仍然颇有远见的任务蓝图。“改变当地自然面貌,保持水土,为减少京津地带风沙危害创造条件。”“研究集累高寒地区造林和育林的经验。”“研究集累大型国营机械化林场经营管理的经验。”当年塞罕坝的创业者几乎每个人都能准确地说出这几十个字。


“一张蓝图绘到底,才能造就百万亩林海,走生态效益与社会效益并重的绿色发展之路。”塞罕坝林场场长刘海莹对中新网记者说。


蓝图设定是第一步。塞罕坝的成功,离不开稳定的建设管理模式。塞罕坝采取高规格的垂直管理模式:归河北省林业厅管理,而不是更常见的“市管”“县管”。“垂管模式下,能够有资金和人才的保障,所以我们再困难也没有挪用过造林专项资金。只有保障生产经费,有专业化、创新型的团队,才能把生产完成。”刘海莹说。


塞罕坝成功,更离不开塞罕坝人,确切地说,是三代塞罕坝人“钉钉子”般的坚守和努力。


建场初期,塞罕坝的环境极其恶劣:缺食少房,大家无处栖身,就住仓库、车库、马棚,搭窝棚;缺少粮食,只有全麸黑莜面加野菜,能吃上点盐水泡黄豆,就是难得的美味了。最难熬的是冷,一位老职工回忆,冬季气温零下40多度,出门雪都齐腰深。“屋内就是一层冰,即使抱着火炉子也不会有热的感觉。晚上睡觉要带上皮帽子,早上起来,眉毛、帽子和被子上会落下一层霜,铺的毡子全冻在了炕上,想卷起来得用铁锹慢慢地铲。”除了寒冷,就是风沙了,塞罕坝年均六级以上大风日数76天,当时有句谚语,“一年一场风,年始到年终”。但塞罕坝人在这样的条件下,坚持了下来。


现在塞罕坝林场员工里,名字带着“林”“树”“松”“山”的特别多:李振山、于瑞林、翁玉山、李树……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塞罕坝林场的第二代、第三代,跟随着父辈们来到塞罕坝,一起住过窝棚子、吃过露天饭、吹过白毛风;他们在这里长大、造林,甚至把已经在大城市创业的孩子又叫回到塞罕坝,一代一代,最终交出了令人叹服的绿色“成绩单”。

满嘴荒唐言爱听不听 发表于  2017-12-07 22:29:29 17字 ( 0/77)

创造历史的人,和历史创造的人...



            塞罕坝:“墙里开花墙外香”,谁来认领尴尬?


  在联合国获奖以前,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地方呢?


  原来是一处老国营林场...无语...


  ——


  塞罕坝:中国如何造就生态“奇迹岭”


  中新网承德8月4日电 题 塞罕坝:中国如何造就生态“奇迹岭”


  记者 魏晞


  每年七、八月份是塞罕坝最美的季节: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落叶松、樟子松,把每一片山头坡地染成深浅不同的绿色;连绵的草甸上,金莲花、柳兰、穗花、绒线菊、唐松草……层层着色,晕染开去,最终绘成一幅绚烂凝重的风景画。


位于北京正北约450公里河北承德境内的塞罕坝,距离声名赫赫的承德避暑山庄还有近4小时车程。这里年均无霜期只有64天,极端最低气温零下43摄氏度,平均每年有7个月被积雪覆盖。


...


很难想象,人们在这片曾经林木稀疏风沙肆虐、至今高寒干旱的冷僻高岭上,竟然建起112万亩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场。塞罕坝森林覆盖率从1962年的12%提高到如今的80%,单位面积林木蓄积量达到全国人工林平均水平的2.76倍,全国森林平均水平的1.58倍,世界森林平均水平的1.23倍,以现有的林木蓄积量,塞罕坝每年释放的氧气可供近200万人呼吸一年;栽种的树木按一米株距排开,可以绕地球赤道12圈。


过去55年里,塞罕坝,成为中国北方的生态“奇迹岭”,生态文明建设的范例。


早在1962年塞罕坝林场设立之初,就已规划好了一个现在看来仍然颇有远见的任务蓝图。“改变当地自然面貌,保持水土,为减少京津地带风沙危害创造条件。”“研究集累高寒地区造林和育林的经验。”“研究集累大型国营机械化林场经营管理的经验。”当年塞罕坝的创业者几乎每个人都能准确地说出这几十个字。


“一张蓝图绘到底,才能造就百万亩林海,走生态效益与社会效益并重的绿色发展之路。”塞罕坝林场场长刘海莹对中新网记者说。


蓝图设定是第一步。塞罕坝的成功,离不开稳定的建设管理模式。塞罕坝采取高规格的垂直管理模式:归河北省林业厅管理,而不是更常见的“市管”“县管”。“垂管模式下,能够有资金和人才的保障,所以我们再困难也没有挪用过造林专项资金。只有保障生产经费,有专业化、创新型的团队,才能把生产完成。”刘海莹说。


塞罕坝成功,更离不开塞罕坝人,确切地说,是三代塞罕坝人“钉钉子”般的坚守和努力。


建场初期,塞罕坝的环境极其恶劣:缺食少房,大家无处栖身,就住仓库、车库、马棚,搭窝棚;缺少粮食,只有全麸黑莜面加野菜,能吃上点盐水泡黄豆,就是难得的美味了。最难熬的是冷,一位老职工回忆,冬季气温零下40多度,出门雪都齐腰深。“屋内就是一层冰,即使抱着火炉子也不会有热的感觉。晚上睡觉要带上皮帽子,早上起来,眉毛、帽子和被子上会落下一层霜,铺的毡子全冻在了炕上,想卷起来得用铁锹慢慢地铲。”除了寒冷,就是风沙了,塞罕坝年均六级以上大风日数76天,当时有句谚语,“一年一场风,年始到年终”。但塞罕坝人在这样的条件下,坚持了下来。


现在塞罕坝林场员工里,名字带着“林”“树”“松”“山”的特别多:李振山、于瑞林、翁玉山、李树……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塞罕坝林场的第二代、第三代,跟随着父辈们来到塞罕坝,一起住过窝棚子、吃过露天饭、吹过白毛风;他们在这里长大、造林,甚至把已经在大城市创业的孩子又叫回到塞罕坝,一代一代,最终交出了令人叹服的绿色“成绩单”。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7-12-07 21:05:57 5字 ( 0/32)

啥烂标题。



            塞罕坝:“墙里开花墙外香”,谁来认领尴尬?


  在联合国获奖以前,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地方呢?


  原来是一处老国营林场...无语...


  ——


  塞罕坝:中国如何造就生态“奇迹岭”


  中新网承德8月4日电 题 塞罕坝:中国如何造就生态“奇迹岭”


  记者 魏晞


  每年七、八月份是塞罕坝最美的季节: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落叶松、樟子松,把每一片山头坡地染成深浅不同的绿色;连绵的草甸上,金莲花、柳兰、穗花、绒线菊、唐松草……层层着色,晕染开去,最终绘成一幅绚烂凝重的风景画。


位于北京正北约450公里河北承德境内的塞罕坝,距离声名赫赫的承德避暑山庄还有近4小时车程。这里年均无霜期只有64天,极端最低气温零下43摄氏度,平均每年有7个月被积雪覆盖。


...


很难想象,人们在这片曾经林木稀疏风沙肆虐、至今高寒干旱的冷僻高岭上,竟然建起112万亩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场。塞罕坝森林覆盖率从1962年的12%提高到如今的80%,单位面积林木蓄积量达到全国人工林平均水平的2.76倍,全国森林平均水平的1.58倍,世界森林平均水平的1.23倍,以现有的林木蓄积量,塞罕坝每年释放的氧气可供近200万人呼吸一年;栽种的树木按一米株距排开,可以绕地球赤道12圈。


过去55年里,塞罕坝,成为中国北方的生态“奇迹岭”,生态文明建设的范例。


早在1962年塞罕坝林场设立之初,就已规划好了一个现在看来仍然颇有远见的任务蓝图。“改变当地自然面貌,保持水土,为减少京津地带风沙危害创造条件。”“研究集累高寒地区造林和育林的经验。”“研究集累大型国营机械化林场经营管理的经验。”当年塞罕坝的创业者几乎每个人都能准确地说出这几十个字。


“一张蓝图绘到底,才能造就百万亩林海,走生态效益与社会效益并重的绿色发展之路。”塞罕坝林场场长刘海莹对中新网记者说。


蓝图设定是第一步。塞罕坝的成功,离不开稳定的建设管理模式。塞罕坝采取高规格的垂直管理模式:归河北省林业厅管理,而不是更常见的“市管”“县管”。“垂管模式下,能够有资金和人才的保障,所以我们再困难也没有挪用过造林专项资金。只有保障生产经费,有专业化、创新型的团队,才能把生产完成。”刘海莹说。


塞罕坝成功,更离不开塞罕坝人,确切地说,是三代塞罕坝人“钉钉子”般的坚守和努力。


建场初期,塞罕坝的环境极其恶劣:缺食少房,大家无处栖身,就住仓库、车库、马棚,搭窝棚;缺少粮食,只有全麸黑莜面加野菜,能吃上点盐水泡黄豆,就是难得的美味了。最难熬的是冷,一位老职工回忆,冬季气温零下40多度,出门雪都齐腰深。“屋内就是一层冰,即使抱着火炉子也不会有热的感觉。晚上睡觉要带上皮帽子,早上起来,眉毛、帽子和被子上会落下一层霜,铺的毡子全冻在了炕上,想卷起来得用铁锹慢慢地铲。”除了寒冷,就是风沙了,塞罕坝年均六级以上大风日数76天,当时有句谚语,“一年一场风,年始到年终”。但塞罕坝人在这样的条件下,坚持了下来。


现在塞罕坝林场员工里,名字带着“林”“树”“松”“山”的特别多:李振山、于瑞林、翁玉山、李树……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塞罕坝林场的第二代、第三代,跟随着父辈们来到塞罕坝,一起住过窝棚子、吃过露天饭、吹过白毛风;他们在这里长大、造林,甚至把已经在大城市创业的孩子又叫回到塞罕坝,一代一代,最终交出了令人叹服的绿色“成绩单”。

满嘴荒唐言爱听不听 发表于  2017-12-07 21:12:16 12字 ( 0/32)

猪也是这么想的哈[哈哈]



            塞罕坝:“墙里开花墙外香”,谁来认领尴尬?


  在联合国获奖以前,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地方呢?


  原来是一处老国营林场...无语...


  ——


  塞罕坝:中国如何造就生态“奇迹岭”


  中新网承德8月4日电 题 塞罕坝:中国如何造就生态“奇迹岭”


  记者 魏晞


  每年七、八月份是塞罕坝最美的季节: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落叶松、樟子松,把每一片山头坡地染成深浅不同的绿色;连绵的草甸上,金莲花、柳兰、穗花、绒线菊、唐松草……层层着色,晕染开去,最终绘成一幅绚烂凝重的风景画。


位于北京正北约450公里河北承德境内的塞罕坝,距离声名赫赫的承德避暑山庄还有近4小时车程。这里年均无霜期只有64天,极端最低气温零下43摄氏度,平均每年有7个月被积雪覆盖。


...


很难想象,人们在这片曾经林木稀疏风沙肆虐、至今高寒干旱的冷僻高岭上,竟然建起112万亩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场。塞罕坝森林覆盖率从1962年的12%提高到如今的80%,单位面积林木蓄积量达到全国人工林平均水平的2.76倍,全国森林平均水平的1.58倍,世界森林平均水平的1.23倍,以现有的林木蓄积量,塞罕坝每年释放的氧气可供近200万人呼吸一年;栽种的树木按一米株距排开,可以绕地球赤道12圈。


过去55年里,塞罕坝,成为中国北方的生态“奇迹岭”,生态文明建设的范例。


早在1962年塞罕坝林场设立之初,就已规划好了一个现在看来仍然颇有远见的任务蓝图。“改变当地自然面貌,保持水土,为减少京津地带风沙危害创造条件。”“研究集累高寒地区造林和育林的经验。”“研究集累大型国营机械化林场经营管理的经验。”当年塞罕坝的创业者几乎每个人都能准确地说出这几十个字。


“一张蓝图绘到底,才能造就百万亩林海,走生态效益与社会效益并重的绿色发展之路。”塞罕坝林场场长刘海莹对中新网记者说。


蓝图设定是第一步。塞罕坝的成功,离不开稳定的建设管理模式。塞罕坝采取高规格的垂直管理模式:归河北省林业厅管理,而不是更常见的“市管”“县管”。“垂管模式下,能够有资金和人才的保障,所以我们再困难也没有挪用过造林专项资金。只有保障生产经费,有专业化、创新型的团队,才能把生产完成。”刘海莹说。


塞罕坝成功,更离不开塞罕坝人,确切地说,是三代塞罕坝人“钉钉子”般的坚守和努力。


建场初期,塞罕坝的环境极其恶劣:缺食少房,大家无处栖身,就住仓库、车库、马棚,搭窝棚;缺少粮食,只有全麸黑莜面加野菜,能吃上点盐水泡黄豆,就是难得的美味了。最难熬的是冷,一位老职工回忆,冬季气温零下40多度,出门雪都齐腰深。“屋内就是一层冰,即使抱着火炉子也不会有热的感觉。晚上睡觉要带上皮帽子,早上起来,眉毛、帽子和被子上会落下一层霜,铺的毡子全冻在了炕上,想卷起来得用铁锹慢慢地铲。”除了寒冷,就是风沙了,塞罕坝年均六级以上大风日数76天,当时有句谚语,“一年一场风,年始到年终”。但塞罕坝人在这样的条件下,坚持了下来。


现在塞罕坝林场员工里,名字带着“林”“树”“松”“山”的特别多:李振山、于瑞林、翁玉山、李树……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塞罕坝林场的第二代、第三代,跟随着父辈们来到塞罕坝,一起住过窝棚子、吃过露天饭、吹过白毛风;他们在这里长大、造林,甚至把已经在大城市创业的孩子又叫回到塞罕坝,一代一代,最终交出了令人叹服的绿色“成绩单”。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7-12-07 21:24:56 8字 ( 0/29)

好在你不这么想。



            塞罕坝:“墙里开花墙外香”,谁来认领尴尬?


  在联合国获奖以前,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地方呢?


  原来是一处老国营林场...无语...


  ——


  塞罕坝:中国如何造就生态“奇迹岭”


  中新网承德8月4日电 题 塞罕坝:中国如何造就生态“奇迹岭”


  记者 魏晞


  每年七、八月份是塞罕坝最美的季节: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落叶松、樟子松,把每一片山头坡地染成深浅不同的绿色;连绵的草甸上,金莲花、柳兰、穗花、绒线菊、唐松草……层层着色,晕染开去,最终绘成一幅绚烂凝重的风景画。


位于北京正北约450公里河北承德境内的塞罕坝,距离声名赫赫的承德避暑山庄还有近4小时车程。这里年均无霜期只有64天,极端最低气温零下43摄氏度,平均每年有7个月被积雪覆盖。


...


很难想象,人们在这片曾经林木稀疏风沙肆虐、至今高寒干旱的冷僻高岭上,竟然建起112万亩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场。塞罕坝森林覆盖率从1962年的12%提高到如今的80%,单位面积林木蓄积量达到全国人工林平均水平的2.76倍,全国森林平均水平的1.58倍,世界森林平均水平的1.23倍,以现有的林木蓄积量,塞罕坝每年释放的氧气可供近200万人呼吸一年;栽种的树木按一米株距排开,可以绕地球赤道12圈。


过去55年里,塞罕坝,成为中国北方的生态“奇迹岭”,生态文明建设的范例。


早在1962年塞罕坝林场设立之初,就已规划好了一个现在看来仍然颇有远见的任务蓝图。“改变当地自然面貌,保持水土,为减少京津地带风沙危害创造条件。”“研究集累高寒地区造林和育林的经验。”“研究集累大型国营机械化林场经营管理的经验。”当年塞罕坝的创业者几乎每个人都能准确地说出这几十个字。


“一张蓝图绘到底,才能造就百万亩林海,走生态效益与社会效益并重的绿色发展之路。”塞罕坝林场场长刘海莹对中新网记者说。


蓝图设定是第一步。塞罕坝的成功,离不开稳定的建设管理模式。塞罕坝采取高规格的垂直管理模式:归河北省林业厅管理,而不是更常见的“市管”“县管”。“垂管模式下,能够有资金和人才的保障,所以我们再困难也没有挪用过造林专项资金。只有保障生产经费,有专业化、创新型的团队,才能把生产完成。”刘海莹说。


塞罕坝成功,更离不开塞罕坝人,确切地说,是三代塞罕坝人“钉钉子”般的坚守和努力。


建场初期,塞罕坝的环境极其恶劣:缺食少房,大家无处栖身,就住仓库、车库、马棚,搭窝棚;缺少粮食,只有全麸黑莜面加野菜,能吃上点盐水泡黄豆,就是难得的美味了。最难熬的是冷,一位老职工回忆,冬季气温零下40多度,出门雪都齐腰深。“屋内就是一层冰,即使抱着火炉子也不会有热的感觉。晚上睡觉要带上皮帽子,早上起来,眉毛、帽子和被子上会落下一层霜,铺的毡子全冻在了炕上,想卷起来得用铁锹慢慢地铲。”除了寒冷,就是风沙了,塞罕坝年均六级以上大风日数76天,当时有句谚语,“一年一场风,年始到年终”。但塞罕坝人在这样的条件下,坚持了下来。


现在塞罕坝林场员工里,名字带着“林”“树”“松”“山”的特别多:李振山、于瑞林、翁玉山、李树……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塞罕坝林场的第二代、第三代,跟随着父辈们来到塞罕坝,一起住过窝棚子、吃过露天饭、吹过白毛风;他们在这里长大、造林,甚至把已经在大城市创业的孩子又叫回到塞罕坝,一代一代,最终交出了令人叹服的绿色“成绩单”。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