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红甲 发表于  2017-12-07 08:50:01 2871字 ( 28/4675)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xiao王 发表于  2017-12-08 20:26:36 14字 ( 0/32)

扶贫检查要变成暗访才有实情。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唐山琳 发表于  2017-12-08 12:29:30 24字 ( 0/27)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应当追查追责!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唐山琳 发表于  2017-12-08 11:10:58 30字 ( 0/35)

各个部门都去搞扶贫还不能落实精准扶贫,就是搞形势扶贫假扶贫。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唐山琳 发表于  2017-12-08 11:15:21 29字 ( 0/26)

贫困户也需要劳动挣钱才能独立生存,别歧视污蔑贫困户是懒汉。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唐山琳 发表于  2017-12-08 11:18:02 14字 ( 0/27)

普遍存在扶贪先扶关系扶强势。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lhs12369 发表于  2017-12-08 08:30:53 132字 ( 0/110)

因为扶贫这项工作,乡镇工作几乎停滞,各个部门都去搞扶贫,效果是那些勤劳致富的大部分人农村人心理不平衡,好吃懒做还有钱花,这是什么道理,我们国家对待扶贫要因地制宜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lhs12369 发表于  2017-12-08 08:20:32 45字 ( 0/233)

好吃懒做他穷这能埋怨谁去,有的贫困户拿着国家救助的钱去找女人,我们还要可怜他,真成笑柄了。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lhs12369 发表于  2017-12-08 08:25:09 84字 ( 0/104)

好吃懒做国家还要给他很多优惠政策,现在农村人对贫困户意见很大,说他们好吃懒做穷了那能埋怨谁,国家提倡勤劳致富,现在又去把贫困户当爷去敬,这不是助长好逸恶劳的社会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乐达先生 发表于  2017-12-08 06:32:04 89字 ( 0/29)

拜金主义,金钱至上,一切向钱看,利欲熏心,唯利是图,见利忘义的官员搞扶贫就会变着花样走形式处心积虑绞尽脑汁挖空心思想方设法把党和政府的扶贫资金往自己腰包里装填,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wqw9955 发表于  2017-12-07 22:43:35 59字 ( 0/83)

古人早云:虽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上级主管部门自身真正实事求是,下面还敢搞形式主义吗????!!!!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wqw9955 发表于  2017-12-07 22:41:23 119字 ( 0/90)

根治形式主义,主客观根源还是在上级主管部门。上级主客部门检查实实在在的东西,艰苦奋斗在扶贫一线的党员干部们谁愿意辛辛苦苦、费钱费神费力地去搞形式主义!!!!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一路同行12 发表于  2017-12-07 22:03:55 17字 ( 0/23)

精准识别,精确帮扶,不能只看填表。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暮喜晚阳 发表于  2017-12-07 21:29:21 85字 ( 0/84)

全国在认真组织学习贯彻十九大会议精神时就应该清理整顿取消许多什么检查,评比,年终突击检查,表彰,验收,这个创,那个 达标一个城市 让多少人应付这些形式主义的劳民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7 20:58:50 17字 ( 0/24)

答;整顿后在出去,改不过来的降级。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7 20:57:25 137字 ( 0/23)

答;;在【抓铁有痕】时代,少数个别推历史倒车的形势主义者,那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要异常【警醒】了,不要被处理过后才后悔,更不要有处理不到我,发现不到我的投机心理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7 20:52:30 80字 ( 0/27)

答;;个别不带表全部,大量扶贫干部非常辛苦,表彰问责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最好三手都要硬,要提拔扶贫中最能干,最能吃苦,最团结群众,最感动群众的人民得好干部。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7 20:49:10 185字 ( 0/26)

答;干部就是大干,苦干,稳干,巧干,学干,勤干,多干,能干,这就是做干部的维一标准;对搞偷懒,走形势,欺上瞒下,搞形势主义,浮夸主义,关系主义,吃喝主义,腐败主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7 20:43:46 217字 ( 0/22)

答;从会喝酒,会搞关系,会顺会送,会混,到会干,会创新会调研,会检查,会暗访,会深入会团结群众,会帮助老百姓,这个转变任重道正,后面风气能全面反转型的转变过来的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7 20:35:07 233字 ( 0/22)

答;;7;很批形势主义,丑化形势主义,暴光,整顿形势主义,各级都要抓,形势主义就是浪费主义,无能主义,投机主义,懒惰主义,风气不正主义,小人主义,被群众指三道四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7 20:27:51 260字 ( 0/27)

答;;2;干部领导是万业中的带头大哥;领导干部姓【干】不姓【糊】不姓混;风气问题要宣传,从小教课书中最好也能有教育内容,能有诚信内容教育更好;3;制定非常精准的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7 16:23:02 22字 ( 0/77)

答;;困难户检查干部各占百分之50的说了算。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JBY1 发表于  2017-12-07 15:01:28 468字 ( 0/116)

扶贫变味要追责,形式主义同样要追责,这是为扶贫工作做的一件实事。建国快七十周年了,一个勤劳守法的老百姓,一生勤奋工作,为什么还很贫穷,是不是以中国特色的权力分配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夕颜之梦 发表于  2017-12-07 14:54:57 19字 ( 0/95)

形式主义的检查一百遍,不如群众说一遍。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星888 发表于  2017-12-07 14:22:16 38字 ( 0/34)

贫困本身存在的问题要提高认识,财富分配方式要改革,以后避免出现贫困户是根本。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12-07 10:54:42 19字 ( 0/39)

形式主义的检查一百遍,不如群众说一遍。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沧海粟粒 发表于  2017-12-07 10:29:26 3字 ( 0/91)

好帖。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曦睿陈 发表于  2017-12-07 10:28:28 37字 ( 0/42)

扶贫要真正扶贫,不能弄虚作假被脱贫。对应付扶贫的官员一律清除出公务员队伍。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世界公民。 发表于  2017-12-07 09:41:30 5字 ( 0/27)

这不是新闻

                                    扶贫检查“变了味”, “形式主义”是否当追责!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2017-12-07  北京青年报(今日社评):  题:扶贫考核要防止形式主义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