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周蓬安 发表于  2017-12-04 08:19:47 8375字 ( 8/1356)

【不厚道】鼓励94岁卖菜老人捐钱修路 (原创首发)

周蓬安:鼓励94岁卖菜老人捐钱修路,不厚道

老人卖菜为生,为了给家乡修路修桥他捐款4000多元。94岁的薛于恒大爷用自己的行动感化了大家,曾经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璧山区丁家街道高古村,如今变成了花香四溢道路通达的好地方。因为助人为乐,薛于恒被市委宣传部、市文明办评选为第62期“身边好人”,目前中央电视台也对他捐款修路的善举所感动,正联系采访。(12月3日《重庆晨报上游新闻(重庆)》)

每次看到媒体大肆宣传某穷人捐钱做慈善的报道,我的心里总不是个滋味。笔者记得“中国最慷慨的慈善家”曹德旺曾说过“捐款,是有钱人做该做的事”。笔者之所以记得这句话,主要因为他说到我的心坎里去了,至少在这方面的价值观与我是高度一致。

不过,笔者在此必须强调的一点是,不赞成穷人捐款做慈善,不等于不赞成穷人参与做慈善。经济条件不够好的也可以依照自己的能力参与慈善,比如有空多陪陪同一社区里的“独居老人”,给他们讲讲新闻,陪他们说说话,给老人以心理慰藉;每天记得敲同一单元的“独居老人”家门,问问有什么需要,也可有效避免“独居老人”离世多日无人知晓的惨剧发生;比如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积极参与无偿献血,以帮助更多不认识的人;也可以力所能及地做做义工。

可非常遗憾的是,官方及官媒的思维模式却与笔者及曹德旺大相径庭,不时就弄出个“穷人捐款做慈善”的先进人物。比如《84岁退休老师捡废品30余年 攒的钱全部捐学生》一文就介绍,每天清晨6点过,在德阳安装技师学院的垃圾回收站,一位骑着三轮的银发老人准时出现,从杂乱的垃圾堆中分捡出矿泉水瓶、可乐瓶……然后将卖垃圾的钱捐给学校的学生。

再比如《沈阳一保洁员卖掉唯一住房,捐助45个孩子》一文就介绍,一家三口租住30余平米单间;每月近三分之一收入用来做慈善。15张荣誉证书、40张收据,记录着沈阳一位保洁员的“大爱”。

影响力更大的,如天津老人白方礼,从1987年开始,连续十多年靠蹬三轮收入帮助贫困孩子实现上学的梦想,直到他将近90岁,蹬三轮近20年,捐款35万,圆了300个贫困孩子上学梦。

毫无疑问,白方礼老人的所作所为令人尊敬。但他在去世快10年后荣登2015年1月“中国好人榜”,说明主办单位是以此鼓励更多老人参与到“蹬三轮捐款助学”当中去。

这就让我想起亲身经历的一件事。多年前,在参加某官方组织的专家博客笔会时,曾和几名“道德模范”、“中国好人”对话,令人感动的事例很多,如含辛茹苦,坚持偿还亡夫欠下巨债的“诚实守信”模范,如一残疾人自强不息并帮助其他残疾人的“助人为乐”模范。但当得知现场一位82岁的瘦弱老人,将拉煤饼积攒的5万元钱捐助汶川灾区后,继续靠拉煤饼挣钱资助贫困大学生而获得“中国好人”时,笔者起身向老人家深深鞠躬之后,真诚地对他说,您老辛苦大半辈子,如今也该享受天伦之乐了,虽然您老这么做感到很快乐,可您的子孙无论从担心您的身体状态,还是担心被他人误解“不孝”考虑,对您的行为肯定感到不快。

当地官员赶紧向我解释,称政府并不鼓励这位老人这么做。但笔者却不依不饶:你们无论是此前将老人推上“中国好人榜”,还是今天请老人到现场,都是鼓励老人这么干。笔者进一步阐述这么做的危害性:如果更多的老人学习他,贵市大街上随处可见老人拉煤饼的身影,外地人一定会质疑贵市社会保障工作做得太糟糕,竟逼着高龄老人靠苦力维持生活,城市的形象也就坍塌了。可令人遗憾的是,去年有媒体报道,已86岁的老人仍在拉煤饼赚钱做慈善。

同理,重庆94岁的薛于恒大爷捐款修路,虽然精神可嘉,但社会绝不该鼓励,重庆官方更不该大肆宣传褒奖。与拉煤饼赚钱资助贫困大学生一样,薛大爷也是做了自身能力以外的事。高龄老人就应该过高龄老人的生活,尽可能地享受余生,而不是做虽令一部分人感动,却令这个社会难堪的事。

我们的官媒缺乏正常的价值观不算,他们的新闻还总是那么“顾头不顾尾”,在宣传他们认为“正能量”的同时,却暴露出更多社会的不堪之处。比如《哈市104岁老母卖菜养儿,感动全国》;某大媒体贴出一张97岁老奶奶在装配线上的工作照,并赞其励志:“97岁的老太太,装配工,月薪2500元。老人家老奶奶97岁了还在奋斗、工作,我们哪有理由颓废?”。

报道称薛大爷“平日里靠卖菜务农为生,衣服穿烂了才舍得换”,就至少暴露出当地社会保障体系的缺失。这名94岁的老人,还要靠卖菜务农为生,当地领导“脸面”肯定不好看。 老人“有病也不舍得花钱医治”,则暴露出当地医疗保障体系是多么的脆弱!

而就是这样一位社会保障、医疗保障急需“充值”的高龄老人,将平时节衣缩食,甚至有病挺着不看节省下来的钱,捐献出来修路,我就想问问接受这笔钱的村干部,你家的经济条件不如薛大爷家?你们近几年有没有挥霍过公款?村里的钱是不是都用在正道上?

我还要问推、评老人为“身边好人”的官员,问问这篇新闻的采编人员,你家的经济条件不如薛大爷家?那你为何不学薛大爷节衣缩食去捐款,去争当“身边好人”?

古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有权有钱有地位的官员、媒体人自身不愿意捐款捐物做慈善,那又有什么脸面鼓励穷人捐款捐物做慈善?主流媒体不断推出类似的典型,难道不是价值观扭曲吗? 鼓励94岁卖菜老人捐钱修路,真的不厚道!(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重庆94岁卖菜大爷舍不得吃穿 捐4000元修路建桥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文文@ 发表于  2017-12-10 15:27:12 52字 ( 0/3)

为什么要鼓励穷人捐款,做慈善本来就是自愿行为,用大爱感恩回馈社会,为什么要带上任务性色彩,让爱心不再纯粹

周蓬安:鼓励94岁卖菜老人捐钱修路,不厚道

老人卖菜为生,为了给家乡修路修桥他捐款4000多元。94岁的薛于恒大爷用自己的行动感化了大家,曾经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璧山区丁家街道高古村,如今变成了花香四溢道路通达的好地方。因为助人为乐,薛于恒被市委宣传部、市文明办评选为第62期“身边好人”,目前中央电视台也对他捐款修路的善举所感动,正联系采访。(12月3日《重庆晨报上游新闻(重庆)》)

每次看到媒体大肆宣传某穷人捐钱做慈善的报道,我的心里总不是个滋味。笔者记得“中国最慷慨的慈善家”曹德旺曾说过“捐款,是有钱人做该做的事”。笔者之所以记得这句话,主要因为他说到我的心坎里去了,至少在这方面的价值观与我是高度一致。

不过,笔者在此必须强调的一点是,不赞成穷人捐款做慈善,不等于不赞成穷人参与做慈善。经济条件不够好的也可以依照自己的能力参与慈善,比如有空多陪陪同一社区里的“独居老人”,给他们讲讲新闻,陪他们说说话,给老人以心理慰藉;每天记得敲同一单元的“独居老人”家门,问问有什么需要,也可有效避免“独居老人”离世多日无人知晓的惨剧发生;比如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积极参与无偿献血,以帮助更多不认识的人;也可以力所能及地做做义工。

可非常遗憾的是,官方及官媒的思维模式却与笔者及曹德旺大相径庭,不时就弄出个“穷人捐款做慈善”的先进人物。比如《84岁退休老师捡废品30余年 攒的钱全部捐学生》一文就介绍,每天清晨6点过,在德阳安装技师学院的垃圾回收站,一位骑着三轮的银发老人准时出现,从杂乱的垃圾堆中分捡出矿泉水瓶、可乐瓶……然后将卖垃圾的钱捐给学校的学生。

再比如《沈阳一保洁员卖掉唯一住房,捐助45个孩子》一文就介绍,一家三口租住30余平米单间;每月近三分之一收入用来做慈善。15张荣誉证书、40张收据,记录着沈阳一位保洁员的“大爱”。

影响力更大的,如天津老人白方礼,从1987年开始,连续十多年靠蹬三轮收入帮助贫困孩子实现上学的梦想,直到他将近90岁,蹬三轮近20年,捐款35万,圆了300个贫困孩子上学梦。

毫无疑问,白方礼老人的所作所为令人尊敬。但他在去世快10年后荣登2015年1月“中国好人榜”,说明主办单位是以此鼓励更多老人参与到“蹬三轮捐款助学”当中去。

这就让我想起亲身经历的一件事。多年前,在参加某官方组织的专家博客笔会时,曾和几名“道德模范”、“中国好人”对话,令人感动的事例很多,如含辛茹苦,坚持偿还亡夫欠下巨债的“诚实守信”模范,如一残疾人自强不息并帮助其他残疾人的“助人为乐”模范。但当得知现场一位82岁的瘦弱老人,将拉煤饼积攒的5万元钱捐助汶川灾区后,继续靠拉煤饼挣钱资助贫困大学生而获得“中国好人”时,笔者起身向老人家深深鞠躬之后,真诚地对他说,您老辛苦大半辈子,如今也该享受天伦之乐了,虽然您老这么做感到很快乐,可您的子孙无论从担心您的身体状态,还是担心被他人误解“不孝”考虑,对您的行为肯定感到不快。

当地官员赶紧向我解释,称政府并不鼓励这位老人这么做。但笔者却不依不饶:你们无论是此前将老人推上“中国好人榜”,还是今天请老人到现场,都是鼓励老人这么干。笔者进一步阐述这么做的危害性:如果更多的老人学习他,贵市大街上随处可见老人拉煤饼的身影,外地人一定会质疑贵市社会保障工作做得太糟糕,竟逼着高龄老人靠苦力维持生活,城市的形象也就坍塌了。可令人遗憾的是,去年有媒体报道,已86岁的老人仍在拉煤饼赚钱做慈善。

同理,重庆94岁的薛于恒大爷捐款修路,虽然精神可嘉,但社会绝不该鼓励,重庆官方更不该大肆宣传褒奖。与拉煤饼赚钱资助贫困大学生一样,薛大爷也是做了自身能力以外的事。高龄老人就应该过高龄老人的生活,尽可能地享受余生,而不是做虽令一部分人感动,却令这个社会难堪的事。

我们的官媒缺乏正常的价值观不算,他们的新闻还总是那么“顾头不顾尾”,在宣传他们认为“正能量”的同时,却暴露出更多社会的不堪之处。比如《哈市104岁老母卖菜养儿,感动全国》;某大媒体贴出一张97岁老奶奶在装配线上的工作照,并赞其励志:“97岁的老太太,装配工,月薪2500元。老人家老奶奶97岁了还在奋斗、工作,我们哪有理由颓废?”。

报道称薛大爷“平日里靠卖菜务农为生,衣服穿烂了才舍得换”,就至少暴露出当地社会保障体系的缺失。这名94岁的老人,还要靠卖菜务农为生,当地领导“脸面”肯定不好看。 老人“有病也不舍得花钱医治”,则暴露出当地医疗保障体系是多么的脆弱!

而就是这样一位社会保障、医疗保障急需“充值”的高龄老人,将平时节衣缩食,甚至有病挺着不看节省下来的钱,捐献出来修路,我就想问问接受这笔钱的村干部,你家的经济条件不如薛大爷家?你们近几年有没有挥霍过公款?村里的钱是不是都用在正道上?

我还要问推、评老人为“身边好人”的官员,问问这篇新闻的采编人员,你家的经济条件不如薛大爷家?那你为何不学薛大爷节衣缩食去捐款,去争当“身边好人”?

古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有权有钱有地位的官员、媒体人自身不愿意捐款捐物做慈善,那又有什么脸面鼓励穷人捐款捐物做慈善?主流媒体不断推出类似的典型,难道不是价值观扭曲吗? 鼓励94岁卖菜老人捐钱修路,真的不厚道!(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重庆94岁卖菜大爷舍不得吃穿 捐4000元修路建桥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海王八1 发表于  2017-12-09 15:46:00 21字 ( 0/1)

那些演艺界的小鲜肉咋不捐款?那英咋不捐款?

周蓬安:鼓励94岁卖菜老人捐钱修路,不厚道

老人卖菜为生,为了给家乡修路修桥他捐款4000多元。94岁的薛于恒大爷用自己的行动感化了大家,曾经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璧山区丁家街道高古村,如今变成了花香四溢道路通达的好地方。因为助人为乐,薛于恒被市委宣传部、市文明办评选为第62期“身边好人”,目前中央电视台也对他捐款修路的善举所感动,正联系采访。(12月3日《重庆晨报上游新闻(重庆)》)

每次看到媒体大肆宣传某穷人捐钱做慈善的报道,我的心里总不是个滋味。笔者记得“中国最慷慨的慈善家”曹德旺曾说过“捐款,是有钱人做该做的事”。笔者之所以记得这句话,主要因为他说到我的心坎里去了,至少在这方面的价值观与我是高度一致。

不过,笔者在此必须强调的一点是,不赞成穷人捐款做慈善,不等于不赞成穷人参与做慈善。经济条件不够好的也可以依照自己的能力参与慈善,比如有空多陪陪同一社区里的“独居老人”,给他们讲讲新闻,陪他们说说话,给老人以心理慰藉;每天记得敲同一单元的“独居老人”家门,问问有什么需要,也可有效避免“独居老人”离世多日无人知晓的惨剧发生;比如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积极参与无偿献血,以帮助更多不认识的人;也可以力所能及地做做义工。

可非常遗憾的是,官方及官媒的思维模式却与笔者及曹德旺大相径庭,不时就弄出个“穷人捐款做慈善”的先进人物。比如《84岁退休老师捡废品30余年 攒的钱全部捐学生》一文就介绍,每天清晨6点过,在德阳安装技师学院的垃圾回收站,一位骑着三轮的银发老人准时出现,从杂乱的垃圾堆中分捡出矿泉水瓶、可乐瓶……然后将卖垃圾的钱捐给学校的学生。

再比如《沈阳一保洁员卖掉唯一住房,捐助45个孩子》一文就介绍,一家三口租住30余平米单间;每月近三分之一收入用来做慈善。15张荣誉证书、40张收据,记录着沈阳一位保洁员的“大爱”。

影响力更大的,如天津老人白方礼,从1987年开始,连续十多年靠蹬三轮收入帮助贫困孩子实现上学的梦想,直到他将近90岁,蹬三轮近20年,捐款35万,圆了300个贫困孩子上学梦。

毫无疑问,白方礼老人的所作所为令人尊敬。但他在去世快10年后荣登2015年1月“中国好人榜”,说明主办单位是以此鼓励更多老人参与到“蹬三轮捐款助学”当中去。

这就让我想起亲身经历的一件事。多年前,在参加某官方组织的专家博客笔会时,曾和几名“道德模范”、“中国好人”对话,令人感动的事例很多,如含辛茹苦,坚持偿还亡夫欠下巨债的“诚实守信”模范,如一残疾人自强不息并帮助其他残疾人的“助人为乐”模范。但当得知现场一位82岁的瘦弱老人,将拉煤饼积攒的5万元钱捐助汶川灾区后,继续靠拉煤饼挣钱资助贫困大学生而获得“中国好人”时,笔者起身向老人家深深鞠躬之后,真诚地对他说,您老辛苦大半辈子,如今也该享受天伦之乐了,虽然您老这么做感到很快乐,可您的子孙无论从担心您的身体状态,还是担心被他人误解“不孝”考虑,对您的行为肯定感到不快。

当地官员赶紧向我解释,称政府并不鼓励这位老人这么做。但笔者却不依不饶:你们无论是此前将老人推上“中国好人榜”,还是今天请老人到现场,都是鼓励老人这么干。笔者进一步阐述这么做的危害性:如果更多的老人学习他,贵市大街上随处可见老人拉煤饼的身影,外地人一定会质疑贵市社会保障工作做得太糟糕,竟逼着高龄老人靠苦力维持生活,城市的形象也就坍塌了。可令人遗憾的是,去年有媒体报道,已86岁的老人仍在拉煤饼赚钱做慈善。

同理,重庆94岁的薛于恒大爷捐款修路,虽然精神可嘉,但社会绝不该鼓励,重庆官方更不该大肆宣传褒奖。与拉煤饼赚钱资助贫困大学生一样,薛大爷也是做了自身能力以外的事。高龄老人就应该过高龄老人的生活,尽可能地享受余生,而不是做虽令一部分人感动,却令这个社会难堪的事。

我们的官媒缺乏正常的价值观不算,他们的新闻还总是那么“顾头不顾尾”,在宣传他们认为“正能量”的同时,却暴露出更多社会的不堪之处。比如《哈市104岁老母卖菜养儿,感动全国》;某大媒体贴出一张97岁老奶奶在装配线上的工作照,并赞其励志:“97岁的老太太,装配工,月薪2500元。老人家老奶奶97岁了还在奋斗、工作,我们哪有理由颓废?”。

报道称薛大爷“平日里靠卖菜务农为生,衣服穿烂了才舍得换”,就至少暴露出当地社会保障体系的缺失。这名94岁的老人,还要靠卖菜务农为生,当地领导“脸面”肯定不好看。 老人“有病也不舍得花钱医治”,则暴露出当地医疗保障体系是多么的脆弱!

而就是这样一位社会保障、医疗保障急需“充值”的高龄老人,将平时节衣缩食,甚至有病挺着不看节省下来的钱,捐献出来修路,我就想问问接受这笔钱的村干部,你家的经济条件不如薛大爷家?你们近几年有没有挥霍过公款?村里的钱是不是都用在正道上?

我还要问推、评老人为“身边好人”的官员,问问这篇新闻的采编人员,你家的经济条件不如薛大爷家?那你为何不学薛大爷节衣缩食去捐款,去争当“身边好人”?

古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有权有钱有地位的官员、媒体人自身不愿意捐款捐物做慈善,那又有什么脸面鼓励穷人捐款捐物做慈善?主流媒体不断推出类似的典型,难道不是价值观扭曲吗? 鼓励94岁卖菜老人捐钱修路,真的不厚道!(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重庆94岁卖菜大爷舍不得吃穿 捐4000元修路建桥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缘起的心星 发表于  2017-12-04 21:30:52 71字 ( 0/22)

一个社会的【好制度】,根本无须让国民掏钱【献爱心,做慈善】,而一个国家最大的【慈善】,就是人人推动和推行一个社会的【好制度】。。。[福尔摩斯]

周蓬安:鼓励94岁卖菜老人捐钱修路,不厚道

老人卖菜为生,为了给家乡修路修桥他捐款4000多元。94岁的薛于恒大爷用自己的行动感化了大家,曾经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璧山区丁家街道高古村,如今变成了花香四溢道路通达的好地方。因为助人为乐,薛于恒被市委宣传部、市文明办评选为第62期“身边好人”,目前中央电视台也对他捐款修路的善举所感动,正联系采访。(12月3日《重庆晨报上游新闻(重庆)》)

每次看到媒体大肆宣传某穷人捐钱做慈善的报道,我的心里总不是个滋味。笔者记得“中国最慷慨的慈善家”曹德旺曾说过“捐款,是有钱人做该做的事”。笔者之所以记得这句话,主要因为他说到我的心坎里去了,至少在这方面的价值观与我是高度一致。

不过,笔者在此必须强调的一点是,不赞成穷人捐款做慈善,不等于不赞成穷人参与做慈善。经济条件不够好的也可以依照自己的能力参与慈善,比如有空多陪陪同一社区里的“独居老人”,给他们讲讲新闻,陪他们说说话,给老人以心理慰藉;每天记得敲同一单元的“独居老人”家门,问问有什么需要,也可有效避免“独居老人”离世多日无人知晓的惨剧发生;比如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积极参与无偿献血,以帮助更多不认识的人;也可以力所能及地做做义工。

可非常遗憾的是,官方及官媒的思维模式却与笔者及曹德旺大相径庭,不时就弄出个“穷人捐款做慈善”的先进人物。比如《84岁退休老师捡废品30余年 攒的钱全部捐学生》一文就介绍,每天清晨6点过,在德阳安装技师学院的垃圾回收站,一位骑着三轮的银发老人准时出现,从杂乱的垃圾堆中分捡出矿泉水瓶、可乐瓶……然后将卖垃圾的钱捐给学校的学生。

再比如《沈阳一保洁员卖掉唯一住房,捐助45个孩子》一文就介绍,一家三口租住30余平米单间;每月近三分之一收入用来做慈善。15张荣誉证书、40张收据,记录着沈阳一位保洁员的“大爱”。

影响力更大的,如天津老人白方礼,从1987年开始,连续十多年靠蹬三轮收入帮助贫困孩子实现上学的梦想,直到他将近90岁,蹬三轮近20年,捐款35万,圆了300个贫困孩子上学梦。

毫无疑问,白方礼老人的所作所为令人尊敬。但他在去世快10年后荣登2015年1月“中国好人榜”,说明主办单位是以此鼓励更多老人参与到“蹬三轮捐款助学”当中去。

这就让我想起亲身经历的一件事。多年前,在参加某官方组织的专家博客笔会时,曾和几名“道德模范”、“中国好人”对话,令人感动的事例很多,如含辛茹苦,坚持偿还亡夫欠下巨债的“诚实守信”模范,如一残疾人自强不息并帮助其他残疾人的“助人为乐”模范。但当得知现场一位82岁的瘦弱老人,将拉煤饼积攒的5万元钱捐助汶川灾区后,继续靠拉煤饼挣钱资助贫困大学生而获得“中国好人”时,笔者起身向老人家深深鞠躬之后,真诚地对他说,您老辛苦大半辈子,如今也该享受天伦之乐了,虽然您老这么做感到很快乐,可您的子孙无论从担心您的身体状态,还是担心被他人误解“不孝”考虑,对您的行为肯定感到不快。

当地官员赶紧向我解释,称政府并不鼓励这位老人这么做。但笔者却不依不饶:你们无论是此前将老人推上“中国好人榜”,还是今天请老人到现场,都是鼓励老人这么干。笔者进一步阐述这么做的危害性:如果更多的老人学习他,贵市大街上随处可见老人拉煤饼的身影,外地人一定会质疑贵市社会保障工作做得太糟糕,竟逼着高龄老人靠苦力维持生活,城市的形象也就坍塌了。可令人遗憾的是,去年有媒体报道,已86岁的老人仍在拉煤饼赚钱做慈善。

同理,重庆94岁的薛于恒大爷捐款修路,虽然精神可嘉,但社会绝不该鼓励,重庆官方更不该大肆宣传褒奖。与拉煤饼赚钱资助贫困大学生一样,薛大爷也是做了自身能力以外的事。高龄老人就应该过高龄老人的生活,尽可能地享受余生,而不是做虽令一部分人感动,却令这个社会难堪的事。

我们的官媒缺乏正常的价值观不算,他们的新闻还总是那么“顾头不顾尾”,在宣传他们认为“正能量”的同时,却暴露出更多社会的不堪之处。比如《哈市104岁老母卖菜养儿,感动全国》;某大媒体贴出一张97岁老奶奶在装配线上的工作照,并赞其励志:“97岁的老太太,装配工,月薪2500元。老人家老奶奶97岁了还在奋斗、工作,我们哪有理由颓废?”。

报道称薛大爷“平日里靠卖菜务农为生,衣服穿烂了才舍得换”,就至少暴露出当地社会保障体系的缺失。这名94岁的老人,还要靠卖菜务农为生,当地领导“脸面”肯定不好看。 老人“有病也不舍得花钱医治”,则暴露出当地医疗保障体系是多么的脆弱!

而就是这样一位社会保障、医疗保障急需“充值”的高龄老人,将平时节衣缩食,甚至有病挺着不看节省下来的钱,捐献出来修路,我就想问问接受这笔钱的村干部,你家的经济条件不如薛大爷家?你们近几年有没有挥霍过公款?村里的钱是不是都用在正道上?

我还要问推、评老人为“身边好人”的官员,问问这篇新闻的采编人员,你家的经济条件不如薛大爷家?那你为何不学薛大爷节衣缩食去捐款,去争当“身边好人”?

古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有权有钱有地位的官员、媒体人自身不愿意捐款捐物做慈善,那又有什么脸面鼓励穷人捐款捐物做慈善?主流媒体不断推出类似的典型,难道不是价值观扭曲吗? 鼓励94岁卖菜老人捐钱修路,真的不厚道!(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重庆94岁卖菜大爷舍不得吃穿 捐4000元修路建桥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吴愚 发表于  2017-12-04 18:56:48 0字 ( 0/23)

企业家精神中,应包含奉献精神,要懂得感恩社会感恩国家,而不仅仅是教育员工要感恩企业家。

企业家精神中,应包含奉献精神,要懂得感恩社会感恩国家,而不仅仅是教育员工要感恩企业家。

周蓬安:鼓励94岁卖菜老人捐钱修路,不厚道

老人卖菜为生,为了给家乡修路修桥他捐款4000多元。94岁的薛于恒大爷用自己的行动感化了大家,曾经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璧山区丁家街道高古村,如今变成了花香四溢道路通达的好地方。因为助人为乐,薛于恒被市委宣传部、市文明办评选为第62期“身边好人”,目前中央电视台也对他捐款修路的善举所感动,正联系采访。(12月3日《重庆晨报上游新闻(重庆)》)

每次看到媒体大肆宣传某穷人捐钱做慈善的报道,我的心里总不是个滋味。笔者记得“中国最慷慨的慈善家”曹德旺曾说过“捐款,是有钱人做该做的事”。笔者之所以记得这句话,主要因为他说到我的心坎里去了,至少在这方面的价值观与我是高度一致。

不过,笔者在此必须强调的一点是,不赞成穷人捐款做慈善,不等于不赞成穷人参与做慈善。经济条件不够好的也可以依照自己的能力参与慈善,比如有空多陪陪同一社区里的“独居老人”,给他们讲讲新闻,陪他们说说话,给老人以心理慰藉;每天记得敲同一单元的“独居老人”家门,问问有什么需要,也可有效避免“独居老人”离世多日无人知晓的惨剧发生;比如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积极参与无偿献血,以帮助更多不认识的人;也可以力所能及地做做义工。

可非常遗憾的是,官方及官媒的思维模式却与笔者及曹德旺大相径庭,不时就弄出个“穷人捐款做慈善”的先进人物。比如《84岁退休老师捡废品30余年 攒的钱全部捐学生》一文就介绍,每天清晨6点过,在德阳安装技师学院的垃圾回收站,一位骑着三轮的银发老人准时出现,从杂乱的垃圾堆中分捡出矿泉水瓶、可乐瓶……然后将卖垃圾的钱捐给学校的学生。

再比如《沈阳一保洁员卖掉唯一住房,捐助45个孩子》一文就介绍,一家三口租住30余平米单间;每月近三分之一收入用来做慈善。15张荣誉证书、40张收据,记录着沈阳一位保洁员的“大爱”。

影响力更大的,如天津老人白方礼,从1987年开始,连续十多年靠蹬三轮收入帮助贫困孩子实现上学的梦想,直到他将近90岁,蹬三轮近20年,捐款35万,圆了300个贫困孩子上学梦。

毫无疑问,白方礼老人的所作所为令人尊敬。但他在去世快10年后荣登2015年1月“中国好人榜”,说明主办单位是以此鼓励更多老人参与到“蹬三轮捐款助学”当中去。

这就让我想起亲身经历的一件事。多年前,在参加某官方组织的专家博客笔会时,曾和几名“道德模范”、“中国好人”对话,令人感动的事例很多,如含辛茹苦,坚持偿还亡夫欠下巨债的“诚实守信”模范,如一残疾人自强不息并帮助其他残疾人的“助人为乐”模范。但当得知现场一位82岁的瘦弱老人,将拉煤饼积攒的5万元钱捐助汶川灾区后,继续靠拉煤饼挣钱资助贫困大学生而获得“中国好人”时,笔者起身向老人家深深鞠躬之后,真诚地对他说,您老辛苦大半辈子,如今也该享受天伦之乐了,虽然您老这么做感到很快乐,可您的子孙无论从担心您的身体状态,还是担心被他人误解“不孝”考虑,对您的行为肯定感到不快。

当地官员赶紧向我解释,称政府并不鼓励这位老人这么做。但笔者却不依不饶:你们无论是此前将老人推上“中国好人榜”,还是今天请老人到现场,都是鼓励老人这么干。笔者进一步阐述这么做的危害性:如果更多的老人学习他,贵市大街上随处可见老人拉煤饼的身影,外地人一定会质疑贵市社会保障工作做得太糟糕,竟逼着高龄老人靠苦力维持生活,城市的形象也就坍塌了。可令人遗憾的是,去年有媒体报道,已86岁的老人仍在拉煤饼赚钱做慈善。

同理,重庆94岁的薛于恒大爷捐款修路,虽然精神可嘉,但社会绝不该鼓励,重庆官方更不该大肆宣传褒奖。与拉煤饼赚钱资助贫困大学生一样,薛大爷也是做了自身能力以外的事。高龄老人就应该过高龄老人的生活,尽可能地享受余生,而不是做虽令一部分人感动,却令这个社会难堪的事。

我们的官媒缺乏正常的价值观不算,他们的新闻还总是那么“顾头不顾尾”,在宣传他们认为“正能量”的同时,却暴露出更多社会的不堪之处。比如《哈市104岁老母卖菜养儿,感动全国》;某大媒体贴出一张97岁老奶奶在装配线上的工作照,并赞其励志:“97岁的老太太,装配工,月薪2500元。老人家老奶奶97岁了还在奋斗、工作,我们哪有理由颓废?”。

报道称薛大爷“平日里靠卖菜务农为生,衣服穿烂了才舍得换”,就至少暴露出当地社会保障体系的缺失。这名94岁的老人,还要靠卖菜务农为生,当地领导“脸面”肯定不好看。 老人“有病也不舍得花钱医治”,则暴露出当地医疗保障体系是多么的脆弱!

而就是这样一位社会保障、医疗保障急需“充值”的高龄老人,将平时节衣缩食,甚至有病挺着不看节省下来的钱,捐献出来修路,我就想问问接受这笔钱的村干部,你家的经济条件不如薛大爷家?你们近几年有没有挥霍过公款?村里的钱是不是都用在正道上?

我还要问推、评老人为“身边好人”的官员,问问这篇新闻的采编人员,你家的经济条件不如薛大爷家?那你为何不学薛大爷节衣缩食去捐款,去争当“身边好人”?

古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有权有钱有地位的官员、媒体人自身不愿意捐款捐物做慈善,那又有什么脸面鼓励穷人捐款捐物做慈善?主流媒体不断推出类似的典型,难道不是价值观扭曲吗? 鼓励94岁卖菜老人捐钱修路,真的不厚道!(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重庆94岁卖菜大爷舍不得吃穿 捐4000元修路建桥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7-12-04 17:35:00 41字 ( 0/15)

文章水平太次。做好事,不是为自己的名也不是为自己的利,跟有没有“资格”有个P关系。

周蓬安:鼓励94岁卖菜老人捐钱修路,不厚道

老人卖菜为生,为了给家乡修路修桥他捐款4000多元。94岁的薛于恒大爷用自己的行动感化了大家,曾经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璧山区丁家街道高古村,如今变成了花香四溢道路通达的好地方。因为助人为乐,薛于恒被市委宣传部、市文明办评选为第62期“身边好人”,目前中央电视台也对他捐款修路的善举所感动,正联系采访。(12月3日《重庆晨报上游新闻(重庆)》)

每次看到媒体大肆宣传某穷人捐钱做慈善的报道,我的心里总不是个滋味。笔者记得“中国最慷慨的慈善家”曹德旺曾说过“捐款,是有钱人做该做的事”。笔者之所以记得这句话,主要因为他说到我的心坎里去了,至少在这方面的价值观与我是高度一致。

不过,笔者在此必须强调的一点是,不赞成穷人捐款做慈善,不等于不赞成穷人参与做慈善。经济条件不够好的也可以依照自己的能力参与慈善,比如有空多陪陪同一社区里的“独居老人”,给他们讲讲新闻,陪他们说说话,给老人以心理慰藉;每天记得敲同一单元的“独居老人”家门,问问有什么需要,也可有效避免“独居老人”离世多日无人知晓的惨剧发生;比如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积极参与无偿献血,以帮助更多不认识的人;也可以力所能及地做做义工。

可非常遗憾的是,官方及官媒的思维模式却与笔者及曹德旺大相径庭,不时就弄出个“穷人捐款做慈善”的先进人物。比如《84岁退休老师捡废品30余年 攒的钱全部捐学生》一文就介绍,每天清晨6点过,在德阳安装技师学院的垃圾回收站,一位骑着三轮的银发老人准时出现,从杂乱的垃圾堆中分捡出矿泉水瓶、可乐瓶……然后将卖垃圾的钱捐给学校的学生。

再比如《沈阳一保洁员卖掉唯一住房,捐助45个孩子》一文就介绍,一家三口租住30余平米单间;每月近三分之一收入用来做慈善。15张荣誉证书、40张收据,记录着沈阳一位保洁员的“大爱”。

影响力更大的,如天津老人白方礼,从1987年开始,连续十多年靠蹬三轮收入帮助贫困孩子实现上学的梦想,直到他将近90岁,蹬三轮近20年,捐款35万,圆了300个贫困孩子上学梦。

毫无疑问,白方礼老人的所作所为令人尊敬。但他在去世快10年后荣登2015年1月“中国好人榜”,说明主办单位是以此鼓励更多老人参与到“蹬三轮捐款助学”当中去。

这就让我想起亲身经历的一件事。多年前,在参加某官方组织的专家博客笔会时,曾和几名“道德模范”、“中国好人”对话,令人感动的事例很多,如含辛茹苦,坚持偿还亡夫欠下巨债的“诚实守信”模范,如一残疾人自强不息并帮助其他残疾人的“助人为乐”模范。但当得知现场一位82岁的瘦弱老人,将拉煤饼积攒的5万元钱捐助汶川灾区后,继续靠拉煤饼挣钱资助贫困大学生而获得“中国好人”时,笔者起身向老人家深深鞠躬之后,真诚地对他说,您老辛苦大半辈子,如今也该享受天伦之乐了,虽然您老这么做感到很快乐,可您的子孙无论从担心您的身体状态,还是担心被他人误解“不孝”考虑,对您的行为肯定感到不快。

当地官员赶紧向我解释,称政府并不鼓励这位老人这么做。但笔者却不依不饶:你们无论是此前将老人推上“中国好人榜”,还是今天请老人到现场,都是鼓励老人这么干。笔者进一步阐述这么做的危害性:如果更多的老人学习他,贵市大街上随处可见老人拉煤饼的身影,外地人一定会质疑贵市社会保障工作做得太糟糕,竟逼着高龄老人靠苦力维持生活,城市的形象也就坍塌了。可令人遗憾的是,去年有媒体报道,已86岁的老人仍在拉煤饼赚钱做慈善。

同理,重庆94岁的薛于恒大爷捐款修路,虽然精神可嘉,但社会绝不该鼓励,重庆官方更不该大肆宣传褒奖。与拉煤饼赚钱资助贫困大学生一样,薛大爷也是做了自身能力以外的事。高龄老人就应该过高龄老人的生活,尽可能地享受余生,而不是做虽令一部分人感动,却令这个社会难堪的事。

我们的官媒缺乏正常的价值观不算,他们的新闻还总是那么“顾头不顾尾”,在宣传他们认为“正能量”的同时,却暴露出更多社会的不堪之处。比如《哈市104岁老母卖菜养儿,感动全国》;某大媒体贴出一张97岁老奶奶在装配线上的工作照,并赞其励志:“97岁的老太太,装配工,月薪2500元。老人家老奶奶97岁了还在奋斗、工作,我们哪有理由颓废?”。

报道称薛大爷“平日里靠卖菜务农为生,衣服穿烂了才舍得换”,就至少暴露出当地社会保障体系的缺失。这名94岁的老人,还要靠卖菜务农为生,当地领导“脸面”肯定不好看。 老人“有病也不舍得花钱医治”,则暴露出当地医疗保障体系是多么的脆弱!

而就是这样一位社会保障、医疗保障急需“充值”的高龄老人,将平时节衣缩食,甚至有病挺着不看节省下来的钱,捐献出来修路,我就想问问接受这笔钱的村干部,你家的经济条件不如薛大爷家?你们近几年有没有挥霍过公款?村里的钱是不是都用在正道上?

我还要问推、评老人为“身边好人”的官员,问问这篇新闻的采编人员,你家的经济条件不如薛大爷家?那你为何不学薛大爷节衣缩食去捐款,去争当“身边好人”?

古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有权有钱有地位的官员、媒体人自身不愿意捐款捐物做慈善,那又有什么脸面鼓励穷人捐款捐物做慈善?主流媒体不断推出类似的典型,难道不是价值观扭曲吗? 鼓励94岁卖菜老人捐钱修路,真的不厚道!(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重庆94岁卖菜大爷舍不得吃穿 捐4000元修路建桥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独行剑客2015 发表于  2017-12-04 11:37:49 31字 ( 0/21)

做慈善而无所图的,都是底层最平凡、最朴实、最淳朴、不富裕的人。

周蓬安:鼓励94岁卖菜老人捐钱修路,不厚道

老人卖菜为生,为了给家乡修路修桥他捐款4000多元。94岁的薛于恒大爷用自己的行动感化了大家,曾经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璧山区丁家街道高古村,如今变成了花香四溢道路通达的好地方。因为助人为乐,薛于恒被市委宣传部、市文明办评选为第62期“身边好人”,目前中央电视台也对他捐款修路的善举所感动,正联系采访。(12月3日《重庆晨报上游新闻(重庆)》)

每次看到媒体大肆宣传某穷人捐钱做慈善的报道,我的心里总不是个滋味。笔者记得“中国最慷慨的慈善家”曹德旺曾说过“捐款,是有钱人做该做的事”。笔者之所以记得这句话,主要因为他说到我的心坎里去了,至少在这方面的价值观与我是高度一致。

不过,笔者在此必须强调的一点是,不赞成穷人捐款做慈善,不等于不赞成穷人参与做慈善。经济条件不够好的也可以依照自己的能力参与慈善,比如有空多陪陪同一社区里的“独居老人”,给他们讲讲新闻,陪他们说说话,给老人以心理慰藉;每天记得敲同一单元的“独居老人”家门,问问有什么需要,也可有效避免“独居老人”离世多日无人知晓的惨剧发生;比如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积极参与无偿献血,以帮助更多不认识的人;也可以力所能及地做做义工。

可非常遗憾的是,官方及官媒的思维模式却与笔者及曹德旺大相径庭,不时就弄出个“穷人捐款做慈善”的先进人物。比如《84岁退休老师捡废品30余年 攒的钱全部捐学生》一文就介绍,每天清晨6点过,在德阳安装技师学院的垃圾回收站,一位骑着三轮的银发老人准时出现,从杂乱的垃圾堆中分捡出矿泉水瓶、可乐瓶……然后将卖垃圾的钱捐给学校的学生。

再比如《沈阳一保洁员卖掉唯一住房,捐助45个孩子》一文就介绍,一家三口租住30余平米单间;每月近三分之一收入用来做慈善。15张荣誉证书、40张收据,记录着沈阳一位保洁员的“大爱”。

影响力更大的,如天津老人白方礼,从1987年开始,连续十多年靠蹬三轮收入帮助贫困孩子实现上学的梦想,直到他将近90岁,蹬三轮近20年,捐款35万,圆了300个贫困孩子上学梦。

毫无疑问,白方礼老人的所作所为令人尊敬。但他在去世快10年后荣登2015年1月“中国好人榜”,说明主办单位是以此鼓励更多老人参与到“蹬三轮捐款助学”当中去。

这就让我想起亲身经历的一件事。多年前,在参加某官方组织的专家博客笔会时,曾和几名“道德模范”、“中国好人”对话,令人感动的事例很多,如含辛茹苦,坚持偿还亡夫欠下巨债的“诚实守信”模范,如一残疾人自强不息并帮助其他残疾人的“助人为乐”模范。但当得知现场一位82岁的瘦弱老人,将拉煤饼积攒的5万元钱捐助汶川灾区后,继续靠拉煤饼挣钱资助贫困大学生而获得“中国好人”时,笔者起身向老人家深深鞠躬之后,真诚地对他说,您老辛苦大半辈子,如今也该享受天伦之乐了,虽然您老这么做感到很快乐,可您的子孙无论从担心您的身体状态,还是担心被他人误解“不孝”考虑,对您的行为肯定感到不快。

当地官员赶紧向我解释,称政府并不鼓励这位老人这么做。但笔者却不依不饶:你们无论是此前将老人推上“中国好人榜”,还是今天请老人到现场,都是鼓励老人这么干。笔者进一步阐述这么做的危害性:如果更多的老人学习他,贵市大街上随处可见老人拉煤饼的身影,外地人一定会质疑贵市社会保障工作做得太糟糕,竟逼着高龄老人靠苦力维持生活,城市的形象也就坍塌了。可令人遗憾的是,去年有媒体报道,已86岁的老人仍在拉煤饼赚钱做慈善。

同理,重庆94岁的薛于恒大爷捐款修路,虽然精神可嘉,但社会绝不该鼓励,重庆官方更不该大肆宣传褒奖。与拉煤饼赚钱资助贫困大学生一样,薛大爷也是做了自身能力以外的事。高龄老人就应该过高龄老人的生活,尽可能地享受余生,而不是做虽令一部分人感动,却令这个社会难堪的事。

我们的官媒缺乏正常的价值观不算,他们的新闻还总是那么“顾头不顾尾”,在宣传他们认为“正能量”的同时,却暴露出更多社会的不堪之处。比如《哈市104岁老母卖菜养儿,感动全国》;某大媒体贴出一张97岁老奶奶在装配线上的工作照,并赞其励志:“97岁的老太太,装配工,月薪2500元。老人家老奶奶97岁了还在奋斗、工作,我们哪有理由颓废?”。

报道称薛大爷“平日里靠卖菜务农为生,衣服穿烂了才舍得换”,就至少暴露出当地社会保障体系的缺失。这名94岁的老人,还要靠卖菜务农为生,当地领导“脸面”肯定不好看。 老人“有病也不舍得花钱医治”,则暴露出当地医疗保障体系是多么的脆弱!

而就是这样一位社会保障、医疗保障急需“充值”的高龄老人,将平时节衣缩食,甚至有病挺着不看节省下来的钱,捐献出来修路,我就想问问接受这笔钱的村干部,你家的经济条件不如薛大爷家?你们近几年有没有挥霍过公款?村里的钱是不是都用在正道上?

我还要问推、评老人为“身边好人”的官员,问问这篇新闻的采编人员,你家的经济条件不如薛大爷家?那你为何不学薛大爷节衣缩食去捐款,去争当“身边好人”?

古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有权有钱有地位的官员、媒体人自身不愿意捐款捐物做慈善,那又有什么脸面鼓励穷人捐款捐物做慈善?主流媒体不断推出类似的典型,难道不是价值观扭曲吗? 鼓励94岁卖菜老人捐钱修路,真的不厚道!(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重庆94岁卖菜大爷舍不得吃穿 捐4000元修路建桥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老大徒伤悲 发表于  2017-12-04 10:51:13 24字 ( 0/18)

鼓励穷人捐款,已经很进步了,还有命令的、摊派的呢

周蓬安:鼓励94岁卖菜老人捐钱修路,不厚道

老人卖菜为生,为了给家乡修路修桥他捐款4000多元。94岁的薛于恒大爷用自己的行动感化了大家,曾经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璧山区丁家街道高古村,如今变成了花香四溢道路通达的好地方。因为助人为乐,薛于恒被市委宣传部、市文明办评选为第62期“身边好人”,目前中央电视台也对他捐款修路的善举所感动,正联系采访。(12月3日《重庆晨报上游新闻(重庆)》)

每次看到媒体大肆宣传某穷人捐钱做慈善的报道,我的心里总不是个滋味。笔者记得“中国最慷慨的慈善家”曹德旺曾说过“捐款,是有钱人做该做的事”。笔者之所以记得这句话,主要因为他说到我的心坎里去了,至少在这方面的价值观与我是高度一致。

不过,笔者在此必须强调的一点是,不赞成穷人捐款做慈善,不等于不赞成穷人参与做慈善。经济条件不够好的也可以依照自己的能力参与慈善,比如有空多陪陪同一社区里的“独居老人”,给他们讲讲新闻,陪他们说说话,给老人以心理慰藉;每天记得敲同一单元的“独居老人”家门,问问有什么需要,也可有效避免“独居老人”离世多日无人知晓的惨剧发生;比如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积极参与无偿献血,以帮助更多不认识的人;也可以力所能及地做做义工。

可非常遗憾的是,官方及官媒的思维模式却与笔者及曹德旺大相径庭,不时就弄出个“穷人捐款做慈善”的先进人物。比如《84岁退休老师捡废品30余年 攒的钱全部捐学生》一文就介绍,每天清晨6点过,在德阳安装技师学院的垃圾回收站,一位骑着三轮的银发老人准时出现,从杂乱的垃圾堆中分捡出矿泉水瓶、可乐瓶……然后将卖垃圾的钱捐给学校的学生。

再比如《沈阳一保洁员卖掉唯一住房,捐助45个孩子》一文就介绍,一家三口租住30余平米单间;每月近三分之一收入用来做慈善。15张荣誉证书、40张收据,记录着沈阳一位保洁员的“大爱”。

影响力更大的,如天津老人白方礼,从1987年开始,连续十多年靠蹬三轮收入帮助贫困孩子实现上学的梦想,直到他将近90岁,蹬三轮近20年,捐款35万,圆了300个贫困孩子上学梦。

毫无疑问,白方礼老人的所作所为令人尊敬。但他在去世快10年后荣登2015年1月“中国好人榜”,说明主办单位是以此鼓励更多老人参与到“蹬三轮捐款助学”当中去。

这就让我想起亲身经历的一件事。多年前,在参加某官方组织的专家博客笔会时,曾和几名“道德模范”、“中国好人”对话,令人感动的事例很多,如含辛茹苦,坚持偿还亡夫欠下巨债的“诚实守信”模范,如一残疾人自强不息并帮助其他残疾人的“助人为乐”模范。但当得知现场一位82岁的瘦弱老人,将拉煤饼积攒的5万元钱捐助汶川灾区后,继续靠拉煤饼挣钱资助贫困大学生而获得“中国好人”时,笔者起身向老人家深深鞠躬之后,真诚地对他说,您老辛苦大半辈子,如今也该享受天伦之乐了,虽然您老这么做感到很快乐,可您的子孙无论从担心您的身体状态,还是担心被他人误解“不孝”考虑,对您的行为肯定感到不快。

当地官员赶紧向我解释,称政府并不鼓励这位老人这么做。但笔者却不依不饶:你们无论是此前将老人推上“中国好人榜”,还是今天请老人到现场,都是鼓励老人这么干。笔者进一步阐述这么做的危害性:如果更多的老人学习他,贵市大街上随处可见老人拉煤饼的身影,外地人一定会质疑贵市社会保障工作做得太糟糕,竟逼着高龄老人靠苦力维持生活,城市的形象也就坍塌了。可令人遗憾的是,去年有媒体报道,已86岁的老人仍在拉煤饼赚钱做慈善。

同理,重庆94岁的薛于恒大爷捐款修路,虽然精神可嘉,但社会绝不该鼓励,重庆官方更不该大肆宣传褒奖。与拉煤饼赚钱资助贫困大学生一样,薛大爷也是做了自身能力以外的事。高龄老人就应该过高龄老人的生活,尽可能地享受余生,而不是做虽令一部分人感动,却令这个社会难堪的事。

我们的官媒缺乏正常的价值观不算,他们的新闻还总是那么“顾头不顾尾”,在宣传他们认为“正能量”的同时,却暴露出更多社会的不堪之处。比如《哈市104岁老母卖菜养儿,感动全国》;某大媒体贴出一张97岁老奶奶在装配线上的工作照,并赞其励志:“97岁的老太太,装配工,月薪2500元。老人家老奶奶97岁了还在奋斗、工作,我们哪有理由颓废?”。

报道称薛大爷“平日里靠卖菜务农为生,衣服穿烂了才舍得换”,就至少暴露出当地社会保障体系的缺失。这名94岁的老人,还要靠卖菜务农为生,当地领导“脸面”肯定不好看。 老人“有病也不舍得花钱医治”,则暴露出当地医疗保障体系是多么的脆弱!

而就是这样一位社会保障、医疗保障急需“充值”的高龄老人,将平时节衣缩食,甚至有病挺着不看节省下来的钱,捐献出来修路,我就想问问接受这笔钱的村干部,你家的经济条件不如薛大爷家?你们近几年有没有挥霍过公款?村里的钱是不是都用在正道上?

我还要问推、评老人为“身边好人”的官员,问问这篇新闻的采编人员,你家的经济条件不如薛大爷家?那你为何不学薛大爷节衣缩食去捐款,去争当“身边好人”?

古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有权有钱有地位的官员、媒体人自身不愿意捐款捐物做慈善,那又有什么脸面鼓励穷人捐款捐物做慈善?主流媒体不断推出类似的典型,难道不是价值观扭曲吗? 鼓励94岁卖菜老人捐钱修路,真的不厚道!(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重庆94岁卖菜大爷舍不得吃穿 捐4000元修路建桥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遇得 发表于  2017-12-04 09:56:53 39字 ( 0/18)

这与一些台上开口为人民服务,台下别人为他服务,还以权谋私的官员形成显明的对比。

周蓬安:鼓励94岁卖菜老人捐钱修路,不厚道

老人卖菜为生,为了给家乡修路修桥他捐款4000多元。94岁的薛于恒大爷用自己的行动感化了大家,曾经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璧山区丁家街道高古村,如今变成了花香四溢道路通达的好地方。因为助人为乐,薛于恒被市委宣传部、市文明办评选为第62期“身边好人”,目前中央电视台也对他捐款修路的善举所感动,正联系采访。(12月3日《重庆晨报上游新闻(重庆)》)

每次看到媒体大肆宣传某穷人捐钱做慈善的报道,我的心里总不是个滋味。笔者记得“中国最慷慨的慈善家”曹德旺曾说过“捐款,是有钱人做该做的事”。笔者之所以记得这句话,主要因为他说到我的心坎里去了,至少在这方面的价值观与我是高度一致。

不过,笔者在此必须强调的一点是,不赞成穷人捐款做慈善,不等于不赞成穷人参与做慈善。经济条件不够好的也可以依照自己的能力参与慈善,比如有空多陪陪同一社区里的“独居老人”,给他们讲讲新闻,陪他们说说话,给老人以心理慰藉;每天记得敲同一单元的“独居老人”家门,问问有什么需要,也可有效避免“独居老人”离世多日无人知晓的惨剧发生;比如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积极参与无偿献血,以帮助更多不认识的人;也可以力所能及地做做义工。

可非常遗憾的是,官方及官媒的思维模式却与笔者及曹德旺大相径庭,不时就弄出个“穷人捐款做慈善”的先进人物。比如《84岁退休老师捡废品30余年 攒的钱全部捐学生》一文就介绍,每天清晨6点过,在德阳安装技师学院的垃圾回收站,一位骑着三轮的银发老人准时出现,从杂乱的垃圾堆中分捡出矿泉水瓶、可乐瓶……然后将卖垃圾的钱捐给学校的学生。

再比如《沈阳一保洁员卖掉唯一住房,捐助45个孩子》一文就介绍,一家三口租住30余平米单间;每月近三分之一收入用来做慈善。15张荣誉证书、40张收据,记录着沈阳一位保洁员的“大爱”。

影响力更大的,如天津老人白方礼,从1987年开始,连续十多年靠蹬三轮收入帮助贫困孩子实现上学的梦想,直到他将近90岁,蹬三轮近20年,捐款35万,圆了300个贫困孩子上学梦。

毫无疑问,白方礼老人的所作所为令人尊敬。但他在去世快10年后荣登2015年1月“中国好人榜”,说明主办单位是以此鼓励更多老人参与到“蹬三轮捐款助学”当中去。

这就让我想起亲身经历的一件事。多年前,在参加某官方组织的专家博客笔会时,曾和几名“道德模范”、“中国好人”对话,令人感动的事例很多,如含辛茹苦,坚持偿还亡夫欠下巨债的“诚实守信”模范,如一残疾人自强不息并帮助其他残疾人的“助人为乐”模范。但当得知现场一位82岁的瘦弱老人,将拉煤饼积攒的5万元钱捐助汶川灾区后,继续靠拉煤饼挣钱资助贫困大学生而获得“中国好人”时,笔者起身向老人家深深鞠躬之后,真诚地对他说,您老辛苦大半辈子,如今也该享受天伦之乐了,虽然您老这么做感到很快乐,可您的子孙无论从担心您的身体状态,还是担心被他人误解“不孝”考虑,对您的行为肯定感到不快。

当地官员赶紧向我解释,称政府并不鼓励这位老人这么做。但笔者却不依不饶:你们无论是此前将老人推上“中国好人榜”,还是今天请老人到现场,都是鼓励老人这么干。笔者进一步阐述这么做的危害性:如果更多的老人学习他,贵市大街上随处可见老人拉煤饼的身影,外地人一定会质疑贵市社会保障工作做得太糟糕,竟逼着高龄老人靠苦力维持生活,城市的形象也就坍塌了。可令人遗憾的是,去年有媒体报道,已86岁的老人仍在拉煤饼赚钱做慈善。

同理,重庆94岁的薛于恒大爷捐款修路,虽然精神可嘉,但社会绝不该鼓励,重庆官方更不该大肆宣传褒奖。与拉煤饼赚钱资助贫困大学生一样,薛大爷也是做了自身能力以外的事。高龄老人就应该过高龄老人的生活,尽可能地享受余生,而不是做虽令一部分人感动,却令这个社会难堪的事。

我们的官媒缺乏正常的价值观不算,他们的新闻还总是那么“顾头不顾尾”,在宣传他们认为“正能量”的同时,却暴露出更多社会的不堪之处。比如《哈市104岁老母卖菜养儿,感动全国》;某大媒体贴出一张97岁老奶奶在装配线上的工作照,并赞其励志:“97岁的老太太,装配工,月薪2500元。老人家老奶奶97岁了还在奋斗、工作,我们哪有理由颓废?”。

报道称薛大爷“平日里靠卖菜务农为生,衣服穿烂了才舍得换”,就至少暴露出当地社会保障体系的缺失。这名94岁的老人,还要靠卖菜务农为生,当地领导“脸面”肯定不好看。 老人“有病也不舍得花钱医治”,则暴露出当地医疗保障体系是多么的脆弱!

而就是这样一位社会保障、医疗保障急需“充值”的高龄老人,将平时节衣缩食,甚至有病挺着不看节省下来的钱,捐献出来修路,我就想问问接受这笔钱的村干部,你家的经济条件不如薛大爷家?你们近几年有没有挥霍过公款?村里的钱是不是都用在正道上?

我还要问推、评老人为“身边好人”的官员,问问这篇新闻的采编人员,你家的经济条件不如薛大爷家?那你为何不学薛大爷节衣缩食去捐款,去争当“身边好人”?

古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有权有钱有地位的官员、媒体人自身不愿意捐款捐物做慈善,那又有什么脸面鼓励穷人捐款捐物做慈善?主流媒体不断推出类似的典型,难道不是价值观扭曲吗? 鼓励94岁卖菜老人捐钱修路,真的不厚道!(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重庆94岁卖菜大爷舍不得吃穿 捐4000元修路建桥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