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周蓬安 发表于  2017-11-30 08:06:30 6196字 ( 12/10689)

周蓬安:这些“土坯房书记”真是老戏骨(原创)

周蓬安:这些“土坯房书记”真是老戏骨

据央视2013年报道,卢氏县地处豫陕边陲深山区,是河南省面积最大的县,也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有人口37万。4年前,王曾因坚持在河南省“垫底”的土坯房中办公而出名。接受央视《面对面》节目专访时,此人大谈:“我舒服了老百姓舒服了吗?比起盖房子有更重要的事。”(11月29日《大白新闻》)

这个“王”指的是原卢氏县委书记王战方,他自1997年先后担任卢氏县副县长,卢氏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卢氏县县长,在2012年至2016年担任县委书记。2016年3月转任三门峡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兼机关党委书记,今年8月“落马”。近期,三门峡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王战方逮捕。

几年前看过央视的这个采访内容,我就对王战方的前途不是很看好。因为这类脱离现实社会发展水平,违背基本市场规则的做法,只能显示决策者理念落后,甚至故意将其用作“作秀”的道具。笔者曾评价这类官员因为“削尖脑袋”制造“假亲民”、“假名声”、“假政绩”,本身就是心术不正,属于“德不配位”。而善于“作秀”的官员虽然更容易上位,但同样也更容易“落马”。

当时央视《面对面》报道卢氏县县委大院的关键内容包括:一是该土坯房为上世纪五十年代所建,一直是卢氏县的县委大院;二是老百姓为有利于招商计,曾专门联名写信,建议县委改善办公条件,而王战方认为这种办公房反而会感动客商,有利于招商;三是2012年县财政过4亿,并非没有钱改善办公条件;四是该县城建成区已有8平方公里,县委大院位于县城中心地带。

笔者以为,这些建造于上世纪50年代,处于县城中心地带的房子原本属于黄金地段,地价无疑是“寸土寸金”。如果对该地段进行合理的开发,让“土地级差”得到很好的价值体现,县委县政府通过“土地置换”,不但立马很容易改善办公环境,还能为捉襟见肘的县财政带来不菲的进账,这种“一举多得”、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不做,却故意“捧着金饭碗要饭”,成为央视树立的朴素典型,我是不得不怀疑央视编导人员的价值取向。

而带着类似价值取向颂扬“土坯房”办公的还有《中国青年报》。8年前,该报一篇题为《河北大名县政府大院一用50年,被指成当地最破房子》的文章,就曾在报道河北省大名县县委县政府办公用房“除了几间上世纪90年代建的平房,大部分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的,还有一些是1921年的房子。今年已经对大部分平房进行了一些修缮,在外墙铺上一层薄灰砖,否则现在看到的还会更破”时,用“最好的房子是学校,最高的大楼是医院,最破的房子是县委县政府大院”来衬托大名县县委县政府领导集体的朴素。更有媒体渲染,在不少人的心目中,大名县那寒酸的办公大楼就是一个廉洁符号,也是一枚颇令人欣慰的多棱镜,可折射出县领导班子克己奉公以及苦前乐后等优良官德。

可在这个旧平房里办公的该县县委书记(副厅级)边飞,却是一名“亿元贪官”。2015年6月,边飞因先后多次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贿赂共计5920余万元,另有4190余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加上他因为滥用职权给国家造成财产流失776万余元,数罪并罚,被判处死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比王战方更具表演艺术的,还有他曾经的“班长”——被称为“土皇帝”的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乾。杜保乾在这个土坯“县衙”里办公超过5年,还总是把“我是人民的儿子”挂在嘴边,名言是“有钱先‘紧’老百姓,新增财力改善民生”。可杜保乾被查后,《人民网》就曾报道杜保乾“每次出行都要带上十几辆车子,前有交警开道,后有公安护卫,侧有电视台摄像机跟随”。杜保乾在担任卢氏县县委书记的五年多时间里,共受贿、索贿人民币43.4万元、美元3000元,在被判处14年有期徒刑后,已于2016年6月出狱。 也就是说,王战方在曾经的“班长”杜保乾“出来”14个月后,也“进去”了。

这几年,中国反腐机构弄出了一个新名词叫“双面人”,似乎是近几年地球上诞生出的一个新物种。其实,这种“双面人”在中国是自古就有的物种,而且延绵几千年从未“濒危”过。只是进入信息化时代,这些“双面人”的言论更容易被传播,更容易被放大,同时随着社会诚信的不断弱化与普通网民辨别能力的不断强化,他们的表演艺术也必须不断进步,久而久之,他们一个个就变成“老戏骨”了。(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河南"土坯房"县委书记被逮捕 曾要网友多吐槽拍砖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bnxjh 发表于  2017-12-07 16:32:38 19字 ( 0/0)

其实,采用一点民众思维就不难看出问题。

周蓬安:这些“土坯房书记”真是老戏骨

据央视2013年报道,卢氏县地处豫陕边陲深山区,是河南省面积最大的县,也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有人口37万。4年前,王曾因坚持在河南省“垫底”的土坯房中办公而出名。接受央视《面对面》节目专访时,此人大谈:“我舒服了老百姓舒服了吗?比起盖房子有更重要的事。”(11月29日《大白新闻》)

这个“王”指的是原卢氏县委书记王战方,他自1997年先后担任卢氏县副县长,卢氏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卢氏县县长,在2012年至2016年担任县委书记。2016年3月转任三门峡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兼机关党委书记,今年8月“落马”。近期,三门峡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王战方逮捕。

几年前看过央视的这个采访内容,我就对王战方的前途不是很看好。因为这类脱离现实社会发展水平,违背基本市场规则的做法,只能显示决策者理念落后,甚至故意将其用作“作秀”的道具。笔者曾评价这类官员因为“削尖脑袋”制造“假亲民”、“假名声”、“假政绩”,本身就是心术不正,属于“德不配位”。而善于“作秀”的官员虽然更容易上位,但同样也更容易“落马”。

当时央视《面对面》报道卢氏县县委大院的关键内容包括:一是该土坯房为上世纪五十年代所建,一直是卢氏县的县委大院;二是老百姓为有利于招商计,曾专门联名写信,建议县委改善办公条件,而王战方认为这种办公房反而会感动客商,有利于招商;三是2012年县财政过4亿,并非没有钱改善办公条件;四是该县城建成区已有8平方公里,县委大院位于县城中心地带。

笔者以为,这些建造于上世纪50年代,处于县城中心地带的房子原本属于黄金地段,地价无疑是“寸土寸金”。如果对该地段进行合理的开发,让“土地级差”得到很好的价值体现,县委县政府通过“土地置换”,不但立马很容易改善办公环境,还能为捉襟见肘的县财政带来不菲的进账,这种“一举多得”、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不做,却故意“捧着金饭碗要饭”,成为央视树立的朴素典型,我是不得不怀疑央视编导人员的价值取向。

而带着类似价值取向颂扬“土坯房”办公的还有《中国青年报》。8年前,该报一篇题为《河北大名县政府大院一用50年,被指成当地最破房子》的文章,就曾在报道河北省大名县县委县政府办公用房“除了几间上世纪90年代建的平房,大部分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的,还有一些是1921年的房子。今年已经对大部分平房进行了一些修缮,在外墙铺上一层薄灰砖,否则现在看到的还会更破”时,用“最好的房子是学校,最高的大楼是医院,最破的房子是县委县政府大院”来衬托大名县县委县政府领导集体的朴素。更有媒体渲染,在不少人的心目中,大名县那寒酸的办公大楼就是一个廉洁符号,也是一枚颇令人欣慰的多棱镜,可折射出县领导班子克己奉公以及苦前乐后等优良官德。

可在这个旧平房里办公的该县县委书记(副厅级)边飞,却是一名“亿元贪官”。2015年6月,边飞因先后多次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贿赂共计5920余万元,另有4190余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加上他因为滥用职权给国家造成财产流失776万余元,数罪并罚,被判处死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比王战方更具表演艺术的,还有他曾经的“班长”——被称为“土皇帝”的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乾。杜保乾在这个土坯“县衙”里办公超过5年,还总是把“我是人民的儿子”挂在嘴边,名言是“有钱先‘紧’老百姓,新增财力改善民生”。可杜保乾被查后,《人民网》就曾报道杜保乾“每次出行都要带上十几辆车子,前有交警开道,后有公安护卫,侧有电视台摄像机跟随”。杜保乾在担任卢氏县县委书记的五年多时间里,共受贿、索贿人民币43.4万元、美元3000元,在被判处14年有期徒刑后,已于2016年6月出狱。 也就是说,王战方在曾经的“班长”杜保乾“出来”14个月后,也“进去”了。

这几年,中国反腐机构弄出了一个新名词叫“双面人”,似乎是近几年地球上诞生出的一个新物种。其实,这种“双面人”在中国是自古就有的物种,而且延绵几千年从未“濒危”过。只是进入信息化时代,这些“双面人”的言论更容易被传播,更容易被放大,同时随着社会诚信的不断弱化与普通网民辨别能力的不断强化,他们的表演艺术也必须不断进步,久而久之,他们一个个就变成“老戏骨”了。(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河南"土坯房"县委书记被逮捕 曾要网友多吐槽拍砖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北疆常青树 发表于  2017-12-01 09:32:23 17字 ( 0/36)

不敢公示个人财产的官员都是老戏骨。

周蓬安:这些“土坯房书记”真是老戏骨

据央视2013年报道,卢氏县地处豫陕边陲深山区,是河南省面积最大的县,也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有人口37万。4年前,王曾因坚持在河南省“垫底”的土坯房中办公而出名。接受央视《面对面》节目专访时,此人大谈:“我舒服了老百姓舒服了吗?比起盖房子有更重要的事。”(11月29日《大白新闻》)

这个“王”指的是原卢氏县委书记王战方,他自1997年先后担任卢氏县副县长,卢氏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卢氏县县长,在2012年至2016年担任县委书记。2016年3月转任三门峡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兼机关党委书记,今年8月“落马”。近期,三门峡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王战方逮捕。

几年前看过央视的这个采访内容,我就对王战方的前途不是很看好。因为这类脱离现实社会发展水平,违背基本市场规则的做法,只能显示决策者理念落后,甚至故意将其用作“作秀”的道具。笔者曾评价这类官员因为“削尖脑袋”制造“假亲民”、“假名声”、“假政绩”,本身就是心术不正,属于“德不配位”。而善于“作秀”的官员虽然更容易上位,但同样也更容易“落马”。

当时央视《面对面》报道卢氏县县委大院的关键内容包括:一是该土坯房为上世纪五十年代所建,一直是卢氏县的县委大院;二是老百姓为有利于招商计,曾专门联名写信,建议县委改善办公条件,而王战方认为这种办公房反而会感动客商,有利于招商;三是2012年县财政过4亿,并非没有钱改善办公条件;四是该县城建成区已有8平方公里,县委大院位于县城中心地带。

笔者以为,这些建造于上世纪50年代,处于县城中心地带的房子原本属于黄金地段,地价无疑是“寸土寸金”。如果对该地段进行合理的开发,让“土地级差”得到很好的价值体现,县委县政府通过“土地置换”,不但立马很容易改善办公环境,还能为捉襟见肘的县财政带来不菲的进账,这种“一举多得”、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不做,却故意“捧着金饭碗要饭”,成为央视树立的朴素典型,我是不得不怀疑央视编导人员的价值取向。

而带着类似价值取向颂扬“土坯房”办公的还有《中国青年报》。8年前,该报一篇题为《河北大名县政府大院一用50年,被指成当地最破房子》的文章,就曾在报道河北省大名县县委县政府办公用房“除了几间上世纪90年代建的平房,大部分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的,还有一些是1921年的房子。今年已经对大部分平房进行了一些修缮,在外墙铺上一层薄灰砖,否则现在看到的还会更破”时,用“最好的房子是学校,最高的大楼是医院,最破的房子是县委县政府大院”来衬托大名县县委县政府领导集体的朴素。更有媒体渲染,在不少人的心目中,大名县那寒酸的办公大楼就是一个廉洁符号,也是一枚颇令人欣慰的多棱镜,可折射出县领导班子克己奉公以及苦前乐后等优良官德。

可在这个旧平房里办公的该县县委书记(副厅级)边飞,却是一名“亿元贪官”。2015年6月,边飞因先后多次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贿赂共计5920余万元,另有4190余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加上他因为滥用职权给国家造成财产流失776万余元,数罪并罚,被判处死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比王战方更具表演艺术的,还有他曾经的“班长”——被称为“土皇帝”的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乾。杜保乾在这个土坯“县衙”里办公超过5年,还总是把“我是人民的儿子”挂在嘴边,名言是“有钱先‘紧’老百姓,新增财力改善民生”。可杜保乾被查后,《人民网》就曾报道杜保乾“每次出行都要带上十几辆车子,前有交警开道,后有公安护卫,侧有电视台摄像机跟随”。杜保乾在担任卢氏县县委书记的五年多时间里,共受贿、索贿人民币43.4万元、美元3000元,在被判处14年有期徒刑后,已于2016年6月出狱。 也就是说,王战方在曾经的“班长”杜保乾“出来”14个月后,也“进去”了。

这几年,中国反腐机构弄出了一个新名词叫“双面人”,似乎是近几年地球上诞生出的一个新物种。其实,这种“双面人”在中国是自古就有的物种,而且延绵几千年从未“濒危”过。只是进入信息化时代,这些“双面人”的言论更容易被传播,更容易被放大,同时随着社会诚信的不断弱化与普通网民辨别能力的不断强化,他们的表演艺术也必须不断进步,久而久之,他们一个个就变成“老戏骨”了。(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河南"土坯房"县委书记被逮捕 曾要网友多吐槽拍砖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定国军师120 发表于  2017-11-30 21:27:28 8字 ( 0/23)

其实都是老戏骨!

周蓬安:这些“土坯房书记”真是老戏骨

据央视2013年报道,卢氏县地处豫陕边陲深山区,是河南省面积最大的县,也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有人口37万。4年前,王曾因坚持在河南省“垫底”的土坯房中办公而出名。接受央视《面对面》节目专访时,此人大谈:“我舒服了老百姓舒服了吗?比起盖房子有更重要的事。”(11月29日《大白新闻》)

这个“王”指的是原卢氏县委书记王战方,他自1997年先后担任卢氏县副县长,卢氏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卢氏县县长,在2012年至2016年担任县委书记。2016年3月转任三门峡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兼机关党委书记,今年8月“落马”。近期,三门峡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王战方逮捕。

几年前看过央视的这个采访内容,我就对王战方的前途不是很看好。因为这类脱离现实社会发展水平,违背基本市场规则的做法,只能显示决策者理念落后,甚至故意将其用作“作秀”的道具。笔者曾评价这类官员因为“削尖脑袋”制造“假亲民”、“假名声”、“假政绩”,本身就是心术不正,属于“德不配位”。而善于“作秀”的官员虽然更容易上位,但同样也更容易“落马”。

当时央视《面对面》报道卢氏县县委大院的关键内容包括:一是该土坯房为上世纪五十年代所建,一直是卢氏县的县委大院;二是老百姓为有利于招商计,曾专门联名写信,建议县委改善办公条件,而王战方认为这种办公房反而会感动客商,有利于招商;三是2012年县财政过4亿,并非没有钱改善办公条件;四是该县城建成区已有8平方公里,县委大院位于县城中心地带。

笔者以为,这些建造于上世纪50年代,处于县城中心地带的房子原本属于黄金地段,地价无疑是“寸土寸金”。如果对该地段进行合理的开发,让“土地级差”得到很好的价值体现,县委县政府通过“土地置换”,不但立马很容易改善办公环境,还能为捉襟见肘的县财政带来不菲的进账,这种“一举多得”、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不做,却故意“捧着金饭碗要饭”,成为央视树立的朴素典型,我是不得不怀疑央视编导人员的价值取向。

而带着类似价值取向颂扬“土坯房”办公的还有《中国青年报》。8年前,该报一篇题为《河北大名县政府大院一用50年,被指成当地最破房子》的文章,就曾在报道河北省大名县县委县政府办公用房“除了几间上世纪90年代建的平房,大部分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的,还有一些是1921年的房子。今年已经对大部分平房进行了一些修缮,在外墙铺上一层薄灰砖,否则现在看到的还会更破”时,用“最好的房子是学校,最高的大楼是医院,最破的房子是县委县政府大院”来衬托大名县县委县政府领导集体的朴素。更有媒体渲染,在不少人的心目中,大名县那寒酸的办公大楼就是一个廉洁符号,也是一枚颇令人欣慰的多棱镜,可折射出县领导班子克己奉公以及苦前乐后等优良官德。

可在这个旧平房里办公的该县县委书记(副厅级)边飞,却是一名“亿元贪官”。2015年6月,边飞因先后多次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贿赂共计5920余万元,另有4190余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加上他因为滥用职权给国家造成财产流失776万余元,数罪并罚,被判处死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比王战方更具表演艺术的,还有他曾经的“班长”——被称为“土皇帝”的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乾。杜保乾在这个土坯“县衙”里办公超过5年,还总是把“我是人民的儿子”挂在嘴边,名言是“有钱先‘紧’老百姓,新增财力改善民生”。可杜保乾被查后,《人民网》就曾报道杜保乾“每次出行都要带上十几辆车子,前有交警开道,后有公安护卫,侧有电视台摄像机跟随”。杜保乾在担任卢氏县县委书记的五年多时间里,共受贿、索贿人民币43.4万元、美元3000元,在被判处14年有期徒刑后,已于2016年6月出狱。 也就是说,王战方在曾经的“班长”杜保乾“出来”14个月后,也“进去”了。

这几年,中国反腐机构弄出了一个新名词叫“双面人”,似乎是近几年地球上诞生出的一个新物种。其实,这种“双面人”在中国是自古就有的物种,而且延绵几千年从未“濒危”过。只是进入信息化时代,这些“双面人”的言论更容易被传播,更容易被放大,同时随着社会诚信的不断弱化与普通网民辨别能力的不断强化,他们的表演艺术也必须不断进步,久而久之,他们一个个就变成“老戏骨”了。(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河南"土坯房"县委书记被逮捕 曾要网友多吐槽拍砖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莺歌燕舞 发表于  2017-11-30 17:38:10 83字 ( 0/28)

这样的两面人,还真的挺能蒙人,不明真相的人还真为他点过赞,可是,没有人比他了解他自己了,戴着假面具活着,累不累呀!这样有着“表演天赋”的人,就应该转行演戏去![

周蓬安:这些“土坯房书记”真是老戏骨

据央视2013年报道,卢氏县地处豫陕边陲深山区,是河南省面积最大的县,也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有人口37万。4年前,王曾因坚持在河南省“垫底”的土坯房中办公而出名。接受央视《面对面》节目专访时,此人大谈:“我舒服了老百姓舒服了吗?比起盖房子有更重要的事。”(11月29日《大白新闻》)

这个“王”指的是原卢氏县委书记王战方,他自1997年先后担任卢氏县副县长,卢氏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卢氏县县长,在2012年至2016年担任县委书记。2016年3月转任三门峡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兼机关党委书记,今年8月“落马”。近期,三门峡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王战方逮捕。

几年前看过央视的这个采访内容,我就对王战方的前途不是很看好。因为这类脱离现实社会发展水平,违背基本市场规则的做法,只能显示决策者理念落后,甚至故意将其用作“作秀”的道具。笔者曾评价这类官员因为“削尖脑袋”制造“假亲民”、“假名声”、“假政绩”,本身就是心术不正,属于“德不配位”。而善于“作秀”的官员虽然更容易上位,但同样也更容易“落马”。

当时央视《面对面》报道卢氏县县委大院的关键内容包括:一是该土坯房为上世纪五十年代所建,一直是卢氏县的县委大院;二是老百姓为有利于招商计,曾专门联名写信,建议县委改善办公条件,而王战方认为这种办公房反而会感动客商,有利于招商;三是2012年县财政过4亿,并非没有钱改善办公条件;四是该县城建成区已有8平方公里,县委大院位于县城中心地带。

笔者以为,这些建造于上世纪50年代,处于县城中心地带的房子原本属于黄金地段,地价无疑是“寸土寸金”。如果对该地段进行合理的开发,让“土地级差”得到很好的价值体现,县委县政府通过“土地置换”,不但立马很容易改善办公环境,还能为捉襟见肘的县财政带来不菲的进账,这种“一举多得”、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不做,却故意“捧着金饭碗要饭”,成为央视树立的朴素典型,我是不得不怀疑央视编导人员的价值取向。

而带着类似价值取向颂扬“土坯房”办公的还有《中国青年报》。8年前,该报一篇题为《河北大名县政府大院一用50年,被指成当地最破房子》的文章,就曾在报道河北省大名县县委县政府办公用房“除了几间上世纪90年代建的平房,大部分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的,还有一些是1921年的房子。今年已经对大部分平房进行了一些修缮,在外墙铺上一层薄灰砖,否则现在看到的还会更破”时,用“最好的房子是学校,最高的大楼是医院,最破的房子是县委县政府大院”来衬托大名县县委县政府领导集体的朴素。更有媒体渲染,在不少人的心目中,大名县那寒酸的办公大楼就是一个廉洁符号,也是一枚颇令人欣慰的多棱镜,可折射出县领导班子克己奉公以及苦前乐后等优良官德。

可在这个旧平房里办公的该县县委书记(副厅级)边飞,却是一名“亿元贪官”。2015年6月,边飞因先后多次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贿赂共计5920余万元,另有4190余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加上他因为滥用职权给国家造成财产流失776万余元,数罪并罚,被判处死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比王战方更具表演艺术的,还有他曾经的“班长”——被称为“土皇帝”的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乾。杜保乾在这个土坯“县衙”里办公超过5年,还总是把“我是人民的儿子”挂在嘴边,名言是“有钱先‘紧’老百姓,新增财力改善民生”。可杜保乾被查后,《人民网》就曾报道杜保乾“每次出行都要带上十几辆车子,前有交警开道,后有公安护卫,侧有电视台摄像机跟随”。杜保乾在担任卢氏县县委书记的五年多时间里,共受贿、索贿人民币43.4万元、美元3000元,在被判处14年有期徒刑后,已于2016年6月出狱。 也就是说,王战方在曾经的“班长”杜保乾“出来”14个月后,也“进去”了。

这几年,中国反腐机构弄出了一个新名词叫“双面人”,似乎是近几年地球上诞生出的一个新物种。其实,这种“双面人”在中国是自古就有的物种,而且延绵几千年从未“濒危”过。只是进入信息化时代,这些“双面人”的言论更容易被传播,更容易被放大,同时随着社会诚信的不断弱化与普通网民辨别能力的不断强化,他们的表演艺术也必须不断进步,久而久之,他们一个个就变成“老戏骨”了。(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河南"土坯房"县委书记被逮捕 曾要网友多吐槽拍砖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小怒 发表于  2017-11-30 17:05:18 0字 ( 0/18)

这个书记不去当演员,也挺可惜!

这个书记不去当演员,也挺可惜!

周蓬安:这些“土坯房书记”真是老戏骨

据央视2013年报道,卢氏县地处豫陕边陲深山区,是河南省面积最大的县,也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有人口37万。4年前,王曾因坚持在河南省“垫底”的土坯房中办公而出名。接受央视《面对面》节目专访时,此人大谈:“我舒服了老百姓舒服了吗?比起盖房子有更重要的事。”(11月29日《大白新闻》)

这个“王”指的是原卢氏县委书记王战方,他自1997年先后担任卢氏县副县长,卢氏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卢氏县县长,在2012年至2016年担任县委书记。2016年3月转任三门峡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兼机关党委书记,今年8月“落马”。近期,三门峡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王战方逮捕。

几年前看过央视的这个采访内容,我就对王战方的前途不是很看好。因为这类脱离现实社会发展水平,违背基本市场规则的做法,只能显示决策者理念落后,甚至故意将其用作“作秀”的道具。笔者曾评价这类官员因为“削尖脑袋”制造“假亲民”、“假名声”、“假政绩”,本身就是心术不正,属于“德不配位”。而善于“作秀”的官员虽然更容易上位,但同样也更容易“落马”。

当时央视《面对面》报道卢氏县县委大院的关键内容包括:一是该土坯房为上世纪五十年代所建,一直是卢氏县的县委大院;二是老百姓为有利于招商计,曾专门联名写信,建议县委改善办公条件,而王战方认为这种办公房反而会感动客商,有利于招商;三是2012年县财政过4亿,并非没有钱改善办公条件;四是该县城建成区已有8平方公里,县委大院位于县城中心地带。

笔者以为,这些建造于上世纪50年代,处于县城中心地带的房子原本属于黄金地段,地价无疑是“寸土寸金”。如果对该地段进行合理的开发,让“土地级差”得到很好的价值体现,县委县政府通过“土地置换”,不但立马很容易改善办公环境,还能为捉襟见肘的县财政带来不菲的进账,这种“一举多得”、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不做,却故意“捧着金饭碗要饭”,成为央视树立的朴素典型,我是不得不怀疑央视编导人员的价值取向。

而带着类似价值取向颂扬“土坯房”办公的还有《中国青年报》。8年前,该报一篇题为《河北大名县政府大院一用50年,被指成当地最破房子》的文章,就曾在报道河北省大名县县委县政府办公用房“除了几间上世纪90年代建的平房,大部分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的,还有一些是1921年的房子。今年已经对大部分平房进行了一些修缮,在外墙铺上一层薄灰砖,否则现在看到的还会更破”时,用“最好的房子是学校,最高的大楼是医院,最破的房子是县委县政府大院”来衬托大名县县委县政府领导集体的朴素。更有媒体渲染,在不少人的心目中,大名县那寒酸的办公大楼就是一个廉洁符号,也是一枚颇令人欣慰的多棱镜,可折射出县领导班子克己奉公以及苦前乐后等优良官德。

可在这个旧平房里办公的该县县委书记(副厅级)边飞,却是一名“亿元贪官”。2015年6月,边飞因先后多次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贿赂共计5920余万元,另有4190余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加上他因为滥用职权给国家造成财产流失776万余元,数罪并罚,被判处死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比王战方更具表演艺术的,还有他曾经的“班长”——被称为“土皇帝”的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乾。杜保乾在这个土坯“县衙”里办公超过5年,还总是把“我是人民的儿子”挂在嘴边,名言是“有钱先‘紧’老百姓,新增财力改善民生”。可杜保乾被查后,《人民网》就曾报道杜保乾“每次出行都要带上十几辆车子,前有交警开道,后有公安护卫,侧有电视台摄像机跟随”。杜保乾在担任卢氏县县委书记的五年多时间里,共受贿、索贿人民币43.4万元、美元3000元,在被判处14年有期徒刑后,已于2016年6月出狱。 也就是说,王战方在曾经的“班长”杜保乾“出来”14个月后,也“进去”了。

这几年,中国反腐机构弄出了一个新名词叫“双面人”,似乎是近几年地球上诞生出的一个新物种。其实,这种“双面人”在中国是自古就有的物种,而且延绵几千年从未“濒危”过。只是进入信息化时代,这些“双面人”的言论更容易被传播,更容易被放大,同时随着社会诚信的不断弱化与普通网民辨别能力的不断强化,他们的表演艺术也必须不断进步,久而久之,他们一个个就变成“老戏骨”了。(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河南"土坯房"县委书记被逮捕 曾要网友多吐槽拍砖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禾牧论坛 发表于  2017-11-30 17:00:46 39字 ( 0/30)

讲清廉是对的!这里有真假之分,不要统统说是“双面人”。小安子犯了形而上学毛病!

周蓬安:这些“土坯房书记”真是老戏骨

据央视2013年报道,卢氏县地处豫陕边陲深山区,是河南省面积最大的县,也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有人口37万。4年前,王曾因坚持在河南省“垫底”的土坯房中办公而出名。接受央视《面对面》节目专访时,此人大谈:“我舒服了老百姓舒服了吗?比起盖房子有更重要的事。”(11月29日《大白新闻》)

这个“王”指的是原卢氏县委书记王战方,他自1997年先后担任卢氏县副县长,卢氏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卢氏县县长,在2012年至2016年担任县委书记。2016年3月转任三门峡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兼机关党委书记,今年8月“落马”。近期,三门峡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王战方逮捕。

几年前看过央视的这个采访内容,我就对王战方的前途不是很看好。因为这类脱离现实社会发展水平,违背基本市场规则的做法,只能显示决策者理念落后,甚至故意将其用作“作秀”的道具。笔者曾评价这类官员因为“削尖脑袋”制造“假亲民”、“假名声”、“假政绩”,本身就是心术不正,属于“德不配位”。而善于“作秀”的官员虽然更容易上位,但同样也更容易“落马”。

当时央视《面对面》报道卢氏县县委大院的关键内容包括:一是该土坯房为上世纪五十年代所建,一直是卢氏县的县委大院;二是老百姓为有利于招商计,曾专门联名写信,建议县委改善办公条件,而王战方认为这种办公房反而会感动客商,有利于招商;三是2012年县财政过4亿,并非没有钱改善办公条件;四是该县城建成区已有8平方公里,县委大院位于县城中心地带。

笔者以为,这些建造于上世纪50年代,处于县城中心地带的房子原本属于黄金地段,地价无疑是“寸土寸金”。如果对该地段进行合理的开发,让“土地级差”得到很好的价值体现,县委县政府通过“土地置换”,不但立马很容易改善办公环境,还能为捉襟见肘的县财政带来不菲的进账,这种“一举多得”、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不做,却故意“捧着金饭碗要饭”,成为央视树立的朴素典型,我是不得不怀疑央视编导人员的价值取向。

而带着类似价值取向颂扬“土坯房”办公的还有《中国青年报》。8年前,该报一篇题为《河北大名县政府大院一用50年,被指成当地最破房子》的文章,就曾在报道河北省大名县县委县政府办公用房“除了几间上世纪90年代建的平房,大部分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的,还有一些是1921年的房子。今年已经对大部分平房进行了一些修缮,在外墙铺上一层薄灰砖,否则现在看到的还会更破”时,用“最好的房子是学校,最高的大楼是医院,最破的房子是县委县政府大院”来衬托大名县县委县政府领导集体的朴素。更有媒体渲染,在不少人的心目中,大名县那寒酸的办公大楼就是一个廉洁符号,也是一枚颇令人欣慰的多棱镜,可折射出县领导班子克己奉公以及苦前乐后等优良官德。

可在这个旧平房里办公的该县县委书记(副厅级)边飞,却是一名“亿元贪官”。2015年6月,边飞因先后多次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贿赂共计5920余万元,另有4190余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加上他因为滥用职权给国家造成财产流失776万余元,数罪并罚,被判处死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比王战方更具表演艺术的,还有他曾经的“班长”——被称为“土皇帝”的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乾。杜保乾在这个土坯“县衙”里办公超过5年,还总是把“我是人民的儿子”挂在嘴边,名言是“有钱先‘紧’老百姓,新增财力改善民生”。可杜保乾被查后,《人民网》就曾报道杜保乾“每次出行都要带上十几辆车子,前有交警开道,后有公安护卫,侧有电视台摄像机跟随”。杜保乾在担任卢氏县县委书记的五年多时间里,共受贿、索贿人民币43.4万元、美元3000元,在被判处14年有期徒刑后,已于2016年6月出狱。 也就是说,王战方在曾经的“班长”杜保乾“出来”14个月后,也“进去”了。

这几年,中国反腐机构弄出了一个新名词叫“双面人”,似乎是近几年地球上诞生出的一个新物种。其实,这种“双面人”在中国是自古就有的物种,而且延绵几千年从未“濒危”过。只是进入信息化时代,这些“双面人”的言论更容易被传播,更容易被放大,同时随着社会诚信的不断弱化与普通网民辨别能力的不断强化,他们的表演艺术也必须不断进步,久而久之,他们一个个就变成“老戏骨”了。(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河南"土坯房"县委书记被逮捕 曾要网友多吐槽拍砖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禾牧论坛 发表于  2017-11-30 17:07:33 44字 ( 0/24)

也说明某些媒体的高高在上,只看表面,或者得了便宜去卖乖——很多人就是在颂扬声中越来越贪。

周蓬安:这些“土坯房书记”真是老戏骨

据央视2013年报道,卢氏县地处豫陕边陲深山区,是河南省面积最大的县,也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有人口37万。4年前,王曾因坚持在河南省“垫底”的土坯房中办公而出名。接受央视《面对面》节目专访时,此人大谈:“我舒服了老百姓舒服了吗?比起盖房子有更重要的事。”(11月29日《大白新闻》)

这个“王”指的是原卢氏县委书记王战方,他自1997年先后担任卢氏县副县长,卢氏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卢氏县县长,在2012年至2016年担任县委书记。2016年3月转任三门峡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兼机关党委书记,今年8月“落马”。近期,三门峡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王战方逮捕。

几年前看过央视的这个采访内容,我就对王战方的前途不是很看好。因为这类脱离现实社会发展水平,违背基本市场规则的做法,只能显示决策者理念落后,甚至故意将其用作“作秀”的道具。笔者曾评价这类官员因为“削尖脑袋”制造“假亲民”、“假名声”、“假政绩”,本身就是心术不正,属于“德不配位”。而善于“作秀”的官员虽然更容易上位,但同样也更容易“落马”。

当时央视《面对面》报道卢氏县县委大院的关键内容包括:一是该土坯房为上世纪五十年代所建,一直是卢氏县的县委大院;二是老百姓为有利于招商计,曾专门联名写信,建议县委改善办公条件,而王战方认为这种办公房反而会感动客商,有利于招商;三是2012年县财政过4亿,并非没有钱改善办公条件;四是该县城建成区已有8平方公里,县委大院位于县城中心地带。

笔者以为,这些建造于上世纪50年代,处于县城中心地带的房子原本属于黄金地段,地价无疑是“寸土寸金”。如果对该地段进行合理的开发,让“土地级差”得到很好的价值体现,县委县政府通过“土地置换”,不但立马很容易改善办公环境,还能为捉襟见肘的县财政带来不菲的进账,这种“一举多得”、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不做,却故意“捧着金饭碗要饭”,成为央视树立的朴素典型,我是不得不怀疑央视编导人员的价值取向。

而带着类似价值取向颂扬“土坯房”办公的还有《中国青年报》。8年前,该报一篇题为《河北大名县政府大院一用50年,被指成当地最破房子》的文章,就曾在报道河北省大名县县委县政府办公用房“除了几间上世纪90年代建的平房,大部分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的,还有一些是1921年的房子。今年已经对大部分平房进行了一些修缮,在外墙铺上一层薄灰砖,否则现在看到的还会更破”时,用“最好的房子是学校,最高的大楼是医院,最破的房子是县委县政府大院”来衬托大名县县委县政府领导集体的朴素。更有媒体渲染,在不少人的心目中,大名县那寒酸的办公大楼就是一个廉洁符号,也是一枚颇令人欣慰的多棱镜,可折射出县领导班子克己奉公以及苦前乐后等优良官德。

可在这个旧平房里办公的该县县委书记(副厅级)边飞,却是一名“亿元贪官”。2015年6月,边飞因先后多次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贿赂共计5920余万元,另有4190余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加上他因为滥用职权给国家造成财产流失776万余元,数罪并罚,被判处死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比王战方更具表演艺术的,还有他曾经的“班长”——被称为“土皇帝”的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乾。杜保乾在这个土坯“县衙”里办公超过5年,还总是把“我是人民的儿子”挂在嘴边,名言是“有钱先‘紧’老百姓,新增财力改善民生”。可杜保乾被查后,《人民网》就曾报道杜保乾“每次出行都要带上十几辆车子,前有交警开道,后有公安护卫,侧有电视台摄像机跟随”。杜保乾在担任卢氏县县委书记的五年多时间里,共受贿、索贿人民币43.4万元、美元3000元,在被判处14年有期徒刑后,已于2016年6月出狱。 也就是说,王战方在曾经的“班长”杜保乾“出来”14个月后,也“进去”了。

这几年,中国反腐机构弄出了一个新名词叫“双面人”,似乎是近几年地球上诞生出的一个新物种。其实,这种“双面人”在中国是自古就有的物种,而且延绵几千年从未“濒危”过。只是进入信息化时代,这些“双面人”的言论更容易被传播,更容易被放大,同时随着社会诚信的不断弱化与普通网民辨别能力的不断强化,他们的表演艺术也必须不断进步,久而久之,他们一个个就变成“老戏骨”了。(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河南"土坯房"县委书记被逮捕 曾要网友多吐槽拍砖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禾牧论坛 发表于  2017-11-30 17:10:56 29字 ( 0/35)

一段时间,“红楼梦”大戏很火爆——将真事掩去,用假语称言!

周蓬安:这些“土坯房书记”真是老戏骨

据央视2013年报道,卢氏县地处豫陕边陲深山区,是河南省面积最大的县,也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有人口37万。4年前,王曾因坚持在河南省“垫底”的土坯房中办公而出名。接受央视《面对面》节目专访时,此人大谈:“我舒服了老百姓舒服了吗?比起盖房子有更重要的事。”(11月29日《大白新闻》)

这个“王”指的是原卢氏县委书记王战方,他自1997年先后担任卢氏县副县长,卢氏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卢氏县县长,在2012年至2016年担任县委书记。2016年3月转任三门峡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兼机关党委书记,今年8月“落马”。近期,三门峡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王战方逮捕。

几年前看过央视的这个采访内容,我就对王战方的前途不是很看好。因为这类脱离现实社会发展水平,违背基本市场规则的做法,只能显示决策者理念落后,甚至故意将其用作“作秀”的道具。笔者曾评价这类官员因为“削尖脑袋”制造“假亲民”、“假名声”、“假政绩”,本身就是心术不正,属于“德不配位”。而善于“作秀”的官员虽然更容易上位,但同样也更容易“落马”。

当时央视《面对面》报道卢氏县县委大院的关键内容包括:一是该土坯房为上世纪五十年代所建,一直是卢氏县的县委大院;二是老百姓为有利于招商计,曾专门联名写信,建议县委改善办公条件,而王战方认为这种办公房反而会感动客商,有利于招商;三是2012年县财政过4亿,并非没有钱改善办公条件;四是该县城建成区已有8平方公里,县委大院位于县城中心地带。

笔者以为,这些建造于上世纪50年代,处于县城中心地带的房子原本属于黄金地段,地价无疑是“寸土寸金”。如果对该地段进行合理的开发,让“土地级差”得到很好的价值体现,县委县政府通过“土地置换”,不但立马很容易改善办公环境,还能为捉襟见肘的县财政带来不菲的进账,这种“一举多得”、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不做,却故意“捧着金饭碗要饭”,成为央视树立的朴素典型,我是不得不怀疑央视编导人员的价值取向。

而带着类似价值取向颂扬“土坯房”办公的还有《中国青年报》。8年前,该报一篇题为《河北大名县政府大院一用50年,被指成当地最破房子》的文章,就曾在报道河北省大名县县委县政府办公用房“除了几间上世纪90年代建的平房,大部分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的,还有一些是1921年的房子。今年已经对大部分平房进行了一些修缮,在外墙铺上一层薄灰砖,否则现在看到的还会更破”时,用“最好的房子是学校,最高的大楼是医院,最破的房子是县委县政府大院”来衬托大名县县委县政府领导集体的朴素。更有媒体渲染,在不少人的心目中,大名县那寒酸的办公大楼就是一个廉洁符号,也是一枚颇令人欣慰的多棱镜,可折射出县领导班子克己奉公以及苦前乐后等优良官德。

可在这个旧平房里办公的该县县委书记(副厅级)边飞,却是一名“亿元贪官”。2015年6月,边飞因先后多次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贿赂共计5920余万元,另有4190余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加上他因为滥用职权给国家造成财产流失776万余元,数罪并罚,被判处死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比王战方更具表演艺术的,还有他曾经的“班长”——被称为“土皇帝”的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乾。杜保乾在这个土坯“县衙”里办公超过5年,还总是把“我是人民的儿子”挂在嘴边,名言是“有钱先‘紧’老百姓,新增财力改善民生”。可杜保乾被查后,《人民网》就曾报道杜保乾“每次出行都要带上十几辆车子,前有交警开道,后有公安护卫,侧有电视台摄像机跟随”。杜保乾在担任卢氏县县委书记的五年多时间里,共受贿、索贿人民币43.4万元、美元3000元,在被判处14年有期徒刑后,已于2016年6月出狱。 也就是说,王战方在曾经的“班长”杜保乾“出来”14个月后,也“进去”了。

这几年,中国反腐机构弄出了一个新名词叫“双面人”,似乎是近几年地球上诞生出的一个新物种。其实,这种“双面人”在中国是自古就有的物种,而且延绵几千年从未“濒危”过。只是进入信息化时代,这些“双面人”的言论更容易被传播,更容易被放大,同时随着社会诚信的不断弱化与普通网民辨别能力的不断强化,他们的表演艺术也必须不断进步,久而久之,他们一个个就变成“老戏骨”了。(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河南"土坯房"县委书记被逮捕 曾要网友多吐槽拍砖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青草碧绿 发表于  2017-11-30 16:13:21 33字 ( 0/29)

央视的这期节目确实看过啊..“双面人”的另一面就是看好“作秀”!?

周蓬安:这些“土坯房书记”真是老戏骨

据央视2013年报道,卢氏县地处豫陕边陲深山区,是河南省面积最大的县,也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有人口37万。4年前,王曾因坚持在河南省“垫底”的土坯房中办公而出名。接受央视《面对面》节目专访时,此人大谈:“我舒服了老百姓舒服了吗?比起盖房子有更重要的事。”(11月29日《大白新闻》)

这个“王”指的是原卢氏县委书记王战方,他自1997年先后担任卢氏县副县长,卢氏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卢氏县县长,在2012年至2016年担任县委书记。2016年3月转任三门峡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兼机关党委书记,今年8月“落马”。近期,三门峡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王战方逮捕。

几年前看过央视的这个采访内容,我就对王战方的前途不是很看好。因为这类脱离现实社会发展水平,违背基本市场规则的做法,只能显示决策者理念落后,甚至故意将其用作“作秀”的道具。笔者曾评价这类官员因为“削尖脑袋”制造“假亲民”、“假名声”、“假政绩”,本身就是心术不正,属于“德不配位”。而善于“作秀”的官员虽然更容易上位,但同样也更容易“落马”。

当时央视《面对面》报道卢氏县县委大院的关键内容包括:一是该土坯房为上世纪五十年代所建,一直是卢氏县的县委大院;二是老百姓为有利于招商计,曾专门联名写信,建议县委改善办公条件,而王战方认为这种办公房反而会感动客商,有利于招商;三是2012年县财政过4亿,并非没有钱改善办公条件;四是该县城建成区已有8平方公里,县委大院位于县城中心地带。

笔者以为,这些建造于上世纪50年代,处于县城中心地带的房子原本属于黄金地段,地价无疑是“寸土寸金”。如果对该地段进行合理的开发,让“土地级差”得到很好的价值体现,县委县政府通过“土地置换”,不但立马很容易改善办公环境,还能为捉襟见肘的县财政带来不菲的进账,这种“一举多得”、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不做,却故意“捧着金饭碗要饭”,成为央视树立的朴素典型,我是不得不怀疑央视编导人员的价值取向。

而带着类似价值取向颂扬“土坯房”办公的还有《中国青年报》。8年前,该报一篇题为《河北大名县政府大院一用50年,被指成当地最破房子》的文章,就曾在报道河北省大名县县委县政府办公用房“除了几间上世纪90年代建的平房,大部分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的,还有一些是1921年的房子。今年已经对大部分平房进行了一些修缮,在外墙铺上一层薄灰砖,否则现在看到的还会更破”时,用“最好的房子是学校,最高的大楼是医院,最破的房子是县委县政府大院”来衬托大名县县委县政府领导集体的朴素。更有媒体渲染,在不少人的心目中,大名县那寒酸的办公大楼就是一个廉洁符号,也是一枚颇令人欣慰的多棱镜,可折射出县领导班子克己奉公以及苦前乐后等优良官德。

可在这个旧平房里办公的该县县委书记(副厅级)边飞,却是一名“亿元贪官”。2015年6月,边飞因先后多次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贿赂共计5920余万元,另有4190余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加上他因为滥用职权给国家造成财产流失776万余元,数罪并罚,被判处死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比王战方更具表演艺术的,还有他曾经的“班长”——被称为“土皇帝”的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乾。杜保乾在这个土坯“县衙”里办公超过5年,还总是把“我是人民的儿子”挂在嘴边,名言是“有钱先‘紧’老百姓,新增财力改善民生”。可杜保乾被查后,《人民网》就曾报道杜保乾“每次出行都要带上十几辆车子,前有交警开道,后有公安护卫,侧有电视台摄像机跟随”。杜保乾在担任卢氏县县委书记的五年多时间里,共受贿、索贿人民币43.4万元、美元3000元,在被判处14年有期徒刑后,已于2016年6月出狱。 也就是说,王战方在曾经的“班长”杜保乾“出来”14个月后,也“进去”了。

这几年,中国反腐机构弄出了一个新名词叫“双面人”,似乎是近几年地球上诞生出的一个新物种。其实,这种“双面人”在中国是自古就有的物种,而且延绵几千年从未“濒危”过。只是进入信息化时代,这些“双面人”的言论更容易被传播,更容易被放大,同时随着社会诚信的不断弱化与普通网民辨别能力的不断强化,他们的表演艺术也必须不断进步,久而久之,他们一个个就变成“老戏骨”了。(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河南"土坯房"县委书记被逮捕 曾要网友多吐槽拍砖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琳雅 发表于  2017-11-30 14:54:10 42字 ( 0/20)

真是老戏骨,想到《人民的名义》里的赵德汉了,比赵德汉更会演的是,工作场所也成了秀场!

周蓬安:这些“土坯房书记”真是老戏骨

据央视2013年报道,卢氏县地处豫陕边陲深山区,是河南省面积最大的县,也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有人口37万。4年前,王曾因坚持在河南省“垫底”的土坯房中办公而出名。接受央视《面对面》节目专访时,此人大谈:“我舒服了老百姓舒服了吗?比起盖房子有更重要的事。”(11月29日《大白新闻》)

这个“王”指的是原卢氏县委书记王战方,他自1997年先后担任卢氏县副县长,卢氏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卢氏县县长,在2012年至2016年担任县委书记。2016年3月转任三门峡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兼机关党委书记,今年8月“落马”。近期,三门峡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王战方逮捕。

几年前看过央视的这个采访内容,我就对王战方的前途不是很看好。因为这类脱离现实社会发展水平,违背基本市场规则的做法,只能显示决策者理念落后,甚至故意将其用作“作秀”的道具。笔者曾评价这类官员因为“削尖脑袋”制造“假亲民”、“假名声”、“假政绩”,本身就是心术不正,属于“德不配位”。而善于“作秀”的官员虽然更容易上位,但同样也更容易“落马”。

当时央视《面对面》报道卢氏县县委大院的关键内容包括:一是该土坯房为上世纪五十年代所建,一直是卢氏县的县委大院;二是老百姓为有利于招商计,曾专门联名写信,建议县委改善办公条件,而王战方认为这种办公房反而会感动客商,有利于招商;三是2012年县财政过4亿,并非没有钱改善办公条件;四是该县城建成区已有8平方公里,县委大院位于县城中心地带。

笔者以为,这些建造于上世纪50年代,处于县城中心地带的房子原本属于黄金地段,地价无疑是“寸土寸金”。如果对该地段进行合理的开发,让“土地级差”得到很好的价值体现,县委县政府通过“土地置换”,不但立马很容易改善办公环境,还能为捉襟见肘的县财政带来不菲的进账,这种“一举多得”、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不做,却故意“捧着金饭碗要饭”,成为央视树立的朴素典型,我是不得不怀疑央视编导人员的价值取向。

而带着类似价值取向颂扬“土坯房”办公的还有《中国青年报》。8年前,该报一篇题为《河北大名县政府大院一用50年,被指成当地最破房子》的文章,就曾在报道河北省大名县县委县政府办公用房“除了几间上世纪90年代建的平房,大部分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的,还有一些是1921年的房子。今年已经对大部分平房进行了一些修缮,在外墙铺上一层薄灰砖,否则现在看到的还会更破”时,用“最好的房子是学校,最高的大楼是医院,最破的房子是县委县政府大院”来衬托大名县县委县政府领导集体的朴素。更有媒体渲染,在不少人的心目中,大名县那寒酸的办公大楼就是一个廉洁符号,也是一枚颇令人欣慰的多棱镜,可折射出县领导班子克己奉公以及苦前乐后等优良官德。

可在这个旧平房里办公的该县县委书记(副厅级)边飞,却是一名“亿元贪官”。2015年6月,边飞因先后多次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贿赂共计5920余万元,另有4190余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加上他因为滥用职权给国家造成财产流失776万余元,数罪并罚,被判处死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比王战方更具表演艺术的,还有他曾经的“班长”——被称为“土皇帝”的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乾。杜保乾在这个土坯“县衙”里办公超过5年,还总是把“我是人民的儿子”挂在嘴边,名言是“有钱先‘紧’老百姓,新增财力改善民生”。可杜保乾被查后,《人民网》就曾报道杜保乾“每次出行都要带上十几辆车子,前有交警开道,后有公安护卫,侧有电视台摄像机跟随”。杜保乾在担任卢氏县县委书记的五年多时间里,共受贿、索贿人民币43.4万元、美元3000元,在被判处14年有期徒刑后,已于2016年6月出狱。 也就是说,王战方在曾经的“班长”杜保乾“出来”14个月后,也“进去”了。

这几年,中国反腐机构弄出了一个新名词叫“双面人”,似乎是近几年地球上诞生出的一个新物种。其实,这种“双面人”在中国是自古就有的物种,而且延绵几千年从未“濒危”过。只是进入信息化时代,这些“双面人”的言论更容易被传播,更容易被放大,同时随着社会诚信的不断弱化与普通网民辨别能力的不断强化,他们的表演艺术也必须不断进步,久而久之,他们一个个就变成“老戏骨”了。(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河南"土坯房"县委书记被逮捕 曾要网友多吐槽拍砖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利国西李 发表于  2017-11-30 12:08:57 319字 ( 0/26)

因为这类脱离现实社会发展水平,违背基本市场规则的做法,只能显示决策者理念落后,甚至故意将其用作“作秀”的道具。笔者曾评价这类官员因为“削尖脑袋”制造“假亲民”、

周蓬安:这些“土坯房书记”真是老戏骨

据央视2013年报道,卢氏县地处豫陕边陲深山区,是河南省面积最大的县,也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有人口37万。4年前,王曾因坚持在河南省“垫底”的土坯房中办公而出名。接受央视《面对面》节目专访时,此人大谈:“我舒服了老百姓舒服了吗?比起盖房子有更重要的事。”(11月29日《大白新闻》)

这个“王”指的是原卢氏县委书记王战方,他自1997年先后担任卢氏县副县长,卢氏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卢氏县县长,在2012年至2016年担任县委书记。2016年3月转任三门峡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兼机关党委书记,今年8月“落马”。近期,三门峡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王战方逮捕。

几年前看过央视的这个采访内容,我就对王战方的前途不是很看好。因为这类脱离现实社会发展水平,违背基本市场规则的做法,只能显示决策者理念落后,甚至故意将其用作“作秀”的道具。笔者曾评价这类官员因为“削尖脑袋”制造“假亲民”、“假名声”、“假政绩”,本身就是心术不正,属于“德不配位”。而善于“作秀”的官员虽然更容易上位,但同样也更容易“落马”。

当时央视《面对面》报道卢氏县县委大院的关键内容包括:一是该土坯房为上世纪五十年代所建,一直是卢氏县的县委大院;二是老百姓为有利于招商计,曾专门联名写信,建议县委改善办公条件,而王战方认为这种办公房反而会感动客商,有利于招商;三是2012年县财政过4亿,并非没有钱改善办公条件;四是该县城建成区已有8平方公里,县委大院位于县城中心地带。

笔者以为,这些建造于上世纪50年代,处于县城中心地带的房子原本属于黄金地段,地价无疑是“寸土寸金”。如果对该地段进行合理的开发,让“土地级差”得到很好的价值体现,县委县政府通过“土地置换”,不但立马很容易改善办公环境,还能为捉襟见肘的县财政带来不菲的进账,这种“一举多得”、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不做,却故意“捧着金饭碗要饭”,成为央视树立的朴素典型,我是不得不怀疑央视编导人员的价值取向。

而带着类似价值取向颂扬“土坯房”办公的还有《中国青年报》。8年前,该报一篇题为《河北大名县政府大院一用50年,被指成当地最破房子》的文章,就曾在报道河北省大名县县委县政府办公用房“除了几间上世纪90年代建的平房,大部分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的,还有一些是1921年的房子。今年已经对大部分平房进行了一些修缮,在外墙铺上一层薄灰砖,否则现在看到的还会更破”时,用“最好的房子是学校,最高的大楼是医院,最破的房子是县委县政府大院”来衬托大名县县委县政府领导集体的朴素。更有媒体渲染,在不少人的心目中,大名县那寒酸的办公大楼就是一个廉洁符号,也是一枚颇令人欣慰的多棱镜,可折射出县领导班子克己奉公以及苦前乐后等优良官德。

可在这个旧平房里办公的该县县委书记(副厅级)边飞,却是一名“亿元贪官”。2015年6月,边飞因先后多次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贿赂共计5920余万元,另有4190余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加上他因为滥用职权给国家造成财产流失776万余元,数罪并罚,被判处死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比王战方更具表演艺术的,还有他曾经的“班长”——被称为“土皇帝”的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乾。杜保乾在这个土坯“县衙”里办公超过5年,还总是把“我是人民的儿子”挂在嘴边,名言是“有钱先‘紧’老百姓,新增财力改善民生”。可杜保乾被查后,《人民网》就曾报道杜保乾“每次出行都要带上十几辆车子,前有交警开道,后有公安护卫,侧有电视台摄像机跟随”。杜保乾在担任卢氏县县委书记的五年多时间里,共受贿、索贿人民币43.4万元、美元3000元,在被判处14年有期徒刑后,已于2016年6月出狱。 也就是说,王战方在曾经的“班长”杜保乾“出来”14个月后,也“进去”了。

这几年,中国反腐机构弄出了一个新名词叫“双面人”,似乎是近几年地球上诞生出的一个新物种。其实,这种“双面人”在中国是自古就有的物种,而且延绵几千年从未“濒危”过。只是进入信息化时代,这些“双面人”的言论更容易被传播,更容易被放大,同时随着社会诚信的不断弱化与普通网民辨别能力的不断强化,他们的表演艺术也必须不断进步,久而久之,他们一个个就变成“老戏骨”了。(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河南"土坯房"县委书记被逮捕 曾要网友多吐槽拍砖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深圳船工号子 发表于  2017-11-30 11:24:29 6字 ( 0/17)

只能说失察!

周蓬安:这些“土坯房书记”真是老戏骨

据央视2013年报道,卢氏县地处豫陕边陲深山区,是河南省面积最大的县,也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有人口37万。4年前,王曾因坚持在河南省“垫底”的土坯房中办公而出名。接受央视《面对面》节目专访时,此人大谈:“我舒服了老百姓舒服了吗?比起盖房子有更重要的事。”(11月29日《大白新闻》)

这个“王”指的是原卢氏县委书记王战方,他自1997年先后担任卢氏县副县长,卢氏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卢氏县县长,在2012年至2016年担任县委书记。2016年3月转任三门峡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兼机关党委书记,今年8月“落马”。近期,三门峡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王战方逮捕。

几年前看过央视的这个采访内容,我就对王战方的前途不是很看好。因为这类脱离现实社会发展水平,违背基本市场规则的做法,只能显示决策者理念落后,甚至故意将其用作“作秀”的道具。笔者曾评价这类官员因为“削尖脑袋”制造“假亲民”、“假名声”、“假政绩”,本身就是心术不正,属于“德不配位”。而善于“作秀”的官员虽然更容易上位,但同样也更容易“落马”。

当时央视《面对面》报道卢氏县县委大院的关键内容包括:一是该土坯房为上世纪五十年代所建,一直是卢氏县的县委大院;二是老百姓为有利于招商计,曾专门联名写信,建议县委改善办公条件,而王战方认为这种办公房反而会感动客商,有利于招商;三是2012年县财政过4亿,并非没有钱改善办公条件;四是该县城建成区已有8平方公里,县委大院位于县城中心地带。

笔者以为,这些建造于上世纪50年代,处于县城中心地带的房子原本属于黄金地段,地价无疑是“寸土寸金”。如果对该地段进行合理的开发,让“土地级差”得到很好的价值体现,县委县政府通过“土地置换”,不但立马很容易改善办公环境,还能为捉襟见肘的县财政带来不菲的进账,这种“一举多得”、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不做,却故意“捧着金饭碗要饭”,成为央视树立的朴素典型,我是不得不怀疑央视编导人员的价值取向。

而带着类似价值取向颂扬“土坯房”办公的还有《中国青年报》。8年前,该报一篇题为《河北大名县政府大院一用50年,被指成当地最破房子》的文章,就曾在报道河北省大名县县委县政府办公用房“除了几间上世纪90年代建的平房,大部分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的,还有一些是1921年的房子。今年已经对大部分平房进行了一些修缮,在外墙铺上一层薄灰砖,否则现在看到的还会更破”时,用“最好的房子是学校,最高的大楼是医院,最破的房子是县委县政府大院”来衬托大名县县委县政府领导集体的朴素。更有媒体渲染,在不少人的心目中,大名县那寒酸的办公大楼就是一个廉洁符号,也是一枚颇令人欣慰的多棱镜,可折射出县领导班子克己奉公以及苦前乐后等优良官德。

可在这个旧平房里办公的该县县委书记(副厅级)边飞,却是一名“亿元贪官”。2015年6月,边飞因先后多次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贿赂共计5920余万元,另有4190余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加上他因为滥用职权给国家造成财产流失776万余元,数罪并罚,被判处死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比王战方更具表演艺术的,还有他曾经的“班长”——被称为“土皇帝”的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乾。杜保乾在这个土坯“县衙”里办公超过5年,还总是把“我是人民的儿子”挂在嘴边,名言是“有钱先‘紧’老百姓,新增财力改善民生”。可杜保乾被查后,《人民网》就曾报道杜保乾“每次出行都要带上十几辆车子,前有交警开道,后有公安护卫,侧有电视台摄像机跟随”。杜保乾在担任卢氏县县委书记的五年多时间里,共受贿、索贿人民币43.4万元、美元3000元,在被判处14年有期徒刑后,已于2016年6月出狱。 也就是说,王战方在曾经的“班长”杜保乾“出来”14个月后,也“进去”了。

这几年,中国反腐机构弄出了一个新名词叫“双面人”,似乎是近几年地球上诞生出的一个新物种。其实,这种“双面人”在中国是自古就有的物种,而且延绵几千年从未“濒危”过。只是进入信息化时代,这些“双面人”的言论更容易被传播,更容易被放大,同时随着社会诚信的不断弱化与普通网民辨别能力的不断强化,他们的表演艺术也必须不断进步,久而久之,他们一个个就变成“老戏骨”了。(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河南"土坯房"县委书记被逮捕 曾要网友多吐槽拍砖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