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一嘉言 发表于  2017-11-15 08:08:18 11316字 ( 4/706)

货币是劳动价值剥离提取的代表物(原创首发)

货币的发展虽然贯穿了人类商品经济的发展史,但货币又是商品经济的特定产物,货币不管如何发展其本质注定是要为商品经济服务的,一旦人类社会发展脱离了商品经济社会,货币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必然会消失。

在我们现今世界,各个国家的货币都是处于长期贬值的趋势之中,此也就导致各种商品的价格必然是长期缓慢上涨的,但对于固定工艺和技术的不同商品,它们之间的价格比值却又是相对稳定的,即不同人类劳动产物形成商品后即使货币贬值、商品价格上涨,但它们之间交换的价值基础又是没有改变的。而之所以货币贬值、商品价格上涨但人类劳动产物形成的商品之间的价值比没有变化,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商品中人类的劳动量没有变化,所以人类劳动量的多少才是商品实际价值、使用价值的决定因素而不受货币币值变化影响,所以货币所标定的商品即使价格会有变化,但不同劳动量的商品之间的比值又是不会变化的。

商品是人类的劳动产物,商品的实际价值和使用价值是由人类的劳动决定,但现实中商品又是以货币标定其价格的,那么货币的本质也就必然是与人类劳动有着必然联系。商品售卖一方卖出了商品换取了与商品等值量的货币,而其将换取的货币再用来购买自己所需的其他商品,也就是商品从制造者手里流动传递到需求者手里,其又是商品中劳动价值从制造者处传递流动到需求者处,而商品的交换又是货币这个媒介在起作用,所以货币又是在起传递人类劳动价值的作用。

货币是人类在商品经济中为了更加方便快捷进行劳动产物即商品交换而被人为发明赋予价值的交换媒介,虽然商品的价值是以货币量来标定的,但有些商品虽然是完全不同的种类但其价格却是相同的,即不同商品的价值用相同的货币量进行了标定,此就说明了货币标定的商品价格实际就是人类劳动量的多少、是对商品这种人类劳动成果中人类劳动价值的标定,那么商品的贵贱就是由人类劳动量的多寡即劳动价值的多少所决定。商品是人类的劳动成果,货币是人类劳动成果中劳动量即劳动价值的标定,所以货币被赋予的价值也就是人类的实际劳动价值,货币也就成为了人类劳动价值的化身。实际又是人类在商品经济模式中将劳动价值从劳动成果形成的商品中人为剥离、提取出来赋予到了货币身上,那么货币也就既能发挥交换媒介的作用同时又能够标定显示商品的价值,所以货币的本质就是商品中人类劳动价值剥离提取的代表物,货币被人为赋予的价值就是人类的劳动价值。

商品最初的以物易物的交换方式不管商品交换的数量多少,其基础是等值交换、是以商品富含人类劳动量的多少、以人类劳动价值来作为唯一标准的,而货币是有计量单位的,而劳动价值又是无法定价的,那么人类将劳动价值剥离、提取出来并赋予到货币身上,等于是给劳动价值的价格进行了标定,从此劳动价值也就有了价格。

社会化大生产理论认为劳动是创造社会财富的唯一途径,因为只有社会化大生产才能不断通过人类劳动制造出更多的商品,商品是人类的劳动成果,有了更多的劳动成果人类更多的劳动价值才能附着其中、也才能被人类更多的剥离提取出来以更多的货币的形式表现,那么更多货币的出现也就意味着更多的财富被创造出来。剩余价值理论实际又是资本家以货币的形式支付给劳动者的报酬并非劳动者创造出新的劳动成果中附着其贡献的新增劳动价值的全部,而社会经济为了维护价值体系的稳定,又必须将劳动成果中新增的劳动价值如实从劳动成果中全部剥离、提取出来,那么这之间产生的差额就是剩余价值也就成为了资本家的利润。

镰刀、锄头虽然是简单劳动工具,但其都不是只具有一次性的使用价值,此也说明这些劳动产物中储集的人类劳动价值并非一次性传递到下一种劳动成果中,而是逐渐通过人类新的劳动传递到多个、多种新的劳动成果中。镰刀、锄头等这些人类劳动成果在其使用寿命结束前,人类的劳动价值残存的部分又是一直储存在其中并且是只能借助人类新的劳动才能逐渐被传递出去的。

而随着人类对于世界认知程度的加深、科学技术的发展使得人类的劳动成果越来越复杂,单独一个劳动者甚至几十个劳动者都无法完成一件商品,又是需要多个行业共同配合才能完成。比如一架飞机其又是一个跨多种行业的人类劳动成果,其必然也是众多参与者劳动价值的集中体现。那么飞机的交易价格所需的货币量就是所有参与飞机制造的劳动者总劳动价值的剥离、提取。但商品交换又是以实现商品价值、实现人类劳动价值为目的,对于飞机制造商而言售出飞机是实现了飞机的价值,但对于购买者而言飞机的使用又绝不会是一次性的,飞机的购买者在飞机寿命期内使用飞机就是在实现飞机的使用价值,飞机不管是什么用途其又会与使用者的其他劳动相关联。而飞机我们所能够联系到最直接的词语就是效率,而效率意味着飞机使用者所参与的人类新的劳动更加迅速的进行,其意味着人类劳动成果更快的出现,劳动产物被更快地创造、同比时间内也就意味着财富被更多地创造出来,所以飞机的售出也就并非真正商品价值的终结,其后是将储集在飞机中的人类劳动价值通过人类效率的提高传递给了其它劳动成果,但飞机的使用并非一次性的,那么飞机所附着的劳动价值也就并非一次性地传递给了其它人类劳动成果。

在工业生产中为了保证资金的使用效率,所以对于固定资产的投入是要注重比例的,而在会计科目中固定资产又都是有折旧的,而我们所讲的固定资产一般又是指机械设备和工业建筑等,其也同样是有使用年限的,而这些同样是人类的劳动成果。而之所以要注重固定资产投入的比例又是因固定资产占用的资金效率较差,其原因又是因固定资产的价值是逐渐实现、储集其中的人类劳动价值也是被逐渐传递给其他劳动成果的。那么在事实上诸多人类的劳动成果形成的商品中的劳动价值在其使用寿命结束前是一直储集其中并被逐渐传递给其他人类劳动成果的,并且随着人类社会经济的发展、科技不断进步这种储集也是越来越大的。既然人类的劳动价值得到了事实上的储集,那么劳动价值的剥离、提取的代表物货币自然也就能够合情合理地被储集进而有了储值的功能。

货币是商品交换的媒介、是人类劳动价值剥离提取出来的代表物,货币的流动就应当有与其对应的同等价值的商品交换的进行,也就预示着劳动价值进行了传递。各个国家对于商品经济的发展都是推崇加快资金流动的,如果要推动货币不断快速的流转,就必须不断地进行商品的交换,那么也就要求商品要不断地被制造出来,新的商品这种人类劳动成果又是必须借助人类新的劳动才能出现、也就必然会有新的劳动价值附着其中,有了新的、增加的劳动价值也就需要有同等量的货币的增加,仅从货币的数量计算财富必然是增加的。而如果仅仅是货币的流动而没有商品交换的进行、那么劳动价值也就不会得到传递,自然也就不会有新的劳动成果的出现,没有新的劳动成果也就没有新的增加的劳动价值出现、没有新增的劳动价值也就没有新的劳动价值的剥离提取,也就无需货币供应的增加,那么依然仅仅从货币的角度

分析,货币没有增加财富也就不会增加,单纯的货币流动也就变成了数字游戏。此也就意味着要真正做到加速资金流动,就必须将被储集在人类劳动成果中的劳动价值尽快输出传递出来,而只有加速商品的生产和流通消费也才能让各个行业中储集的劳动价值快速输出传递出来进而表现为资金的快速流动,社会新增财富也才能被更多、更快地创造出来。

对于各个国家货币处于长期贬值趋势的原因,我们又是需要从货币所代表的劳动价值在商品流通过程中的损耗来分析,也才能认知货币贬值的根本性原因,货币超发也就只是因素之一,即使增发的货币量如实反应新增商品中附着的劳动价值总量,在现今各个国家货币又是无法摆脱长期贬值这个趋势的。

在现实世界劳动价值的传递并非无损传递,最简单的就是我们的一日三餐,人类摄取食物不仅仅是简单的生命的延续,其又是我们体力的补充、使得我们劳动能力得到持续的维持,食物中的劳动价值实际是以我们其后不断参加新的劳动、创造新的劳动产物、创造新的劳动价值的方式在传递。但人的劳动能力在一定时期内是相对稳定的,并非吃的食物越精美、价值越大劳动能力就同比增强,所以我们反对铺张浪费的真正目的,还是希望食物中的劳动价值能够被高效传递进而提高社会整体的经济效率。工业、民用建筑未到使用期限就被拆除、天灾人祸各种社会损失等等,都是人类劳动产物中的劳动价值未被有效全部传递。国家建立完整的教育体系,对教育的投入、未成年人的供养所产生的延时效应又是通过之后人才、劳动力的培养、科技进步等促进社会经济更快速的发展、社会财富得到更多、更快的创造来显现的,而知识中劳动价值是隐形的,但国家庞大的教育体系所耗费的财富却又是现实、有形的,那么这种有形财富转换为隐形财富又是有形劳动价值转换为隐形劳动价值,其在社会经济中同样会显示有形财富、有形劳动价值的直接损耗。但由于经济的复杂性我们又是无法准确计算其中人类的劳动价值量,我们也就无法知晓与之相对应的货币量,那么人类的社会发展过程中劳动价值的累计储集的实际数量因为有了损耗就会小于社会中的货币量,按照之前用货币标定的劳动价值的价格就会上涨进而造成货币的实际贬值。

虽然我们都认可军队在维护国家安全上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但军队、军事装备即使只是战备状态同样是无法完成劳动价值的有效传递的,可以说军事领域就是人类劳动价值的死亡之地。军人同样是人类的个体、同样具有劳动能力,但军人在服役期间又是基本上不进行劳动生产的,那么军人也就不会为国家创造实质性的劳动成果、也就不会为社会贡献劳动价值的积累,等于是一个国家为军事人员提供的一切物资和军事装备均无法将其储集的劳动价值通过人类新的劳动传递到新的劳动产物中去,而这些物资、军事装备又是国家中其他劳动者的劳动成果,这些劳动成果中的劳动价值已经以货币的形式被提取出来成为国家总体财富的一部分,而这些实际消亡的劳动价值并未以货币等量回收并予以销毁的形式体现,那么其同样会造成一个国家的货币贬值。

货币不断流动、商品不断交换、劳动价值不断输出传递,如果这个过程是放射型的,劳动价值最终输出传递到某个环节就会停滞、消亡。劳动价值如果要被不断地利用就必须形成一个闭合循环系统,只有这样劳动价值才能不断发挥作用。而劳动价值是人类通过劳动创造的,而劳动又是社会性的需要人类所有具备劳动能力的个体都应当参与的,所以闭合循环体系就会体现出劳动价值始于人类个体最后又会终结于人类个体的特点,而这种终结又非真正意义上的终结,其又是通过人类新的劳动作用、创造新增的劳动价值的起始。

近期火爆的比特币实际是我们对于货币的本质、货币是否能成为商品、货币与财富观念的联系的综合思考。

比特币是人类编写的计算机程序,并且是只能依靠人类的新型科技产物计算机耗费时间和大量的电力来“制造”,所以比特币已经储集了人类的劳动价值,而计算机同样是人类的劳动产物,它的主要功能不仅是用于编程并且又是各种程序运行的保证,在计算机上编程、运行各种程序又是计算机的运用即劳动产物储集的人类劳动价值的输出传递过程,计算机的运行、互联网络传递又赋予比特币更多的人类劳动价值。那么比特币虽然只能存在于虚拟世界,但其作为人类的劳动产物也就必然富含了大量的人类劳动价值,而比特币用任何一种货币都是无法详细地计算它所富含的人类劳动价值,也只能只能大略估算其成本。

在任何国家和地区货币的发行均是政府行为,是具有法

律效力的,任何个人又是无权自造货币的,任何形式的个人自造货币的行为均是违法的,因为任何形式的自造货币行为对社会的价值体系都是具有实质性威胁的,所以自造货币在任何国家和地区都是不予承认且是违法的,所以比特币也就不应该具有货币的地位,也就不能成为法定的商品交换媒介。

比特币之所以没有被多数国家禁止,或许又是因其毕竟是人类的劳动产物,其在“造币”的过程中又耗费了大量的电力资源。但比特币的发明创造者,只是将比特币定位于具有复杂加密程序的电子货币,而这种高耗能的程序又是违反了人类编程的初衷和目的的,人类殚精竭虑进行各种编程的目的就是要其具有使用价值、能够成为商品,商品具有了使用价值才能确保商品中储集的人类劳动价值能够通过人类新的劳动输出传递出来进而促成新的商品的生成、进而增加社会财富,但比特币却又是不具有使用价值的人类劳动产物,那么比特币就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商品,比特币即使其储集了大量的人类劳动价值又是根本无法输出、传递出来的,所以比特币就是一种人类劳动价值的终结产物。

虽然比特币既无法成为法定货币又不具有使用价值无法成为真正的商品,但比特币的存在又是与我们现实世界中

的珠宝、古玩等财富的象征有着相似的特点。珠宝、古玩的

价格可以通过各种拍卖不断攀升,不断攀升的价格使得各种形式的财富价值更大,但这种拍卖并非真正劳动价值输出传递的过程、又是没有促成新的劳动产物生成,没有新的劳动产物也就没有新的劳动价值的增加,社会财富也就不会因为拍卖时的价格上涨得到实质性的增加。比特币的炒作升值就如同珠宝、古玩的拍卖,虽然价格不断上涨,但却没有新的劳动产物的诞生,自然就没有新的财富被创造出来,比特币的出现实际又是对我们现今世界财富观念的一种挑战。

在现今世界各个国家劳动价值都是在大量损耗之中的,各个国家的价值体系如果将货币与商品总量划等号其贬值速度将会是惊人的,而如果新型价值巨大的财富代表物不断出现和增值就可以对应因劳动价值循环过程中的损耗本应当销毁的部分货币,那么就会减缓货币的贬值速度,那么不断开发新的财富理念、寻找新的财富代表物也就成为抑制货币过快贬值当务之急。而我们的现实世界,财富不断集中流入少数人手里的趋势依然没有改变,货币如果快速贬值,拥有世界一半以上财富的少数人,他们拥有的大量财富就会严重缩水,而更多的文玩字画和其它珍惜之物被挖掘出来成为财富的一种形式,通过各种拍卖并以高额现金流在世上走一遭,其也就成为对应货币数量的人类劳动产物,而这种新“财富”的创造过程又是与靠单纯的劳动谋生的普通人毫无关系的。

在我们的财富理念中,黄金的地位是无可替代的,黄金即是我们理念中财富的一种又是世界通用的金属货币,同时各个国家货币的发行量又是需要与该国的黄金储备挂钩的,黄金之所以人类社会经济中具有这样重要的位置,实际依然是人类的劳动价值在起作用。

黄金在地球表面是稀有矿物,黄金的开采和冶炼都是有成本的,在黄金价格低于其开采成本时如果没有国家性的补贴是会亏本赔钱的,此也说明黄金的开采和冶炼就是人类的一个生产劳动过程,那么黄金成品也就必然储集了大量的人类劳动价值,而黄金作为一种特殊的贵金属抗氧化能力超强,那么它的长期储存就是无损耗的,所以黄金作为世界通用的金属货币真正的意义又是以无损的、人类劳动价值的储集物而存在。

在中国历史上还曾经出现过的有银、铜、铁质货币,银质货币流通使用的历史不次于黄金,铜铁因自身物理特性不耐氧化腐蚀而早早退出货币的历史舞台,而金银铜铁在地球的矿物储藏也是有限度的,其提炼过程同样需要耗费人类大量的劳动价值,而这些金属又是能够成为其它人类劳动产物的原材料的,其又是既能成为金属货币的原材料又能成为工业原材料的,当它们成为工业原材料使用时,开采、冶炼、加工储集在工业原料之中的劳动价值就能够输出传递给其它新的劳动产物,而这个过程又是通过人类新的劳动进行的,也自然会创造出新的劳动价值、增加人类财富。而金属货币因冶炼、铸造自身所储集的人类劳动价值在其行使交换媒介的职能时又是无法输出传递给其它人类劳动产物的,纸币也是如此,其只是在起交换媒介的作用,那么自身拥有一定价值的交换媒介也只能称之为特殊商品。而脱离金本位纸币的发型方式当时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资本主义国家由于通货膨胀导致货币贬值速度过快,但我们人类社会经济处于正常情况下是会快速发展的,人类社会财富增长速度又是会大于黄金的开采量的,如果我们依然按照黄金的存世量来限制纸币的发行数量、依然采取金本位的纸币发行方式,新增的人类劳动价值就无法如实被剥离提取出来体现在纸币上,货币不但不会贬值还有会走上一条不断升值的道路,这种趋势必然会导致消费低迷市场萎缩,反而会限制社会经济的发展甚至导致经济倒退。

而人类社会货币的发展历经金属货币后又是纸币和电子支付的无现金社会,货币的这种发展方向又在说明,货币只是人类商品交换的媒介、是为商品交换服务的,所以这种交换媒介的发展,必定是以更加方便快捷地服务于商品交换为方向而不是以其自身拥有更大价值、耗费、占用更多的人类劳动为方向的。人类进入到数字网络智能的无现金电子支付时代,货币虽然已经演变为电子符号、数字符号,但其依然是在忠实履行它无法改变的职能作用,此也就说明货币在本质上就不是商品。

龙翔天下 发表于  2017-11-15 10:41:44 46字 ( 0/11)

有利息存在,货币的长期趋势就必然是贬值的,而房屋对货币的属性是可以无限暴涨这个没有理论依据。

货币的发展虽然贯穿了人类商品经济的发展史,但货币又是商品经济的特定产物,货币不管如何发展其本质注定是要为商品经济服务的,一旦人类社会发展脱离了商品经济社会,货币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必然会消失。

在我们现今世界,各个国家的货币都是处于长期贬值的趋势之中,此也就导致各种商品的价格必然是长期缓慢上涨的,但对于固定工艺和技术的不同商品,它们之间的价格比值却又是相对稳定的,即不同人类劳动产物形成商品后即使货币贬值、商品价格上涨,但它们之间交换的价值基础又是没有改变的。而之所以货币贬值、商品价格上涨但人类劳动产物形成的商品之间的价值比没有变化,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商品中人类的劳动量没有变化,所以人类劳动量的多少才是商品实际价值、使用价值的决定因素而不受货币币值变化影响,所以货币所标定的商品即使价格会有变化,但不同劳动量的商品之间的比值又是不会变化的。

商品是人类的劳动产物,商品的实际价值和使用价值是由人类的劳动决定,但现实中商品又是以货币标定其价格的,那么货币的本质也就必然是与人类劳动有着必然联系。商品售卖一方卖出了商品换取了与商品等值量的货币,而其将换取的货币再用来购买自己所需的其他商品,也就是商品从制造者手里流动传递到需求者手里,其又是商品中劳动价值从制造者处传递流动到需求者处,而商品的交换又是货币这个媒介在起作用,所以货币又是在起传递人类劳动价值的作用。

货币是人类在商品经济中为了更加方便快捷进行劳动产物即商品交换而被人为发明赋予价值的交换媒介,虽然商品的价值是以货币量来标定的,但有些商品虽然是完全不同的种类但其价格却是相同的,即不同商品的价值用相同的货币量进行了标定,此就说明了货币标定的商品价格实际就是人类劳动量的多少、是对商品这种人类劳动成果中人类劳动价值的标定,那么商品的贵贱就是由人类劳动量的多寡即劳动价值的多少所决定。商品是人类的劳动成果,货币是人类劳动成果中劳动量即劳动价值的标定,所以货币被赋予的价值也就是人类的实际劳动价值,货币也就成为了人类劳动价值的化身。实际又是人类在商品经济模式中将劳动价值从劳动成果形成的商品中人为剥离、提取出来赋予到了货币身上,那么货币也就既能发挥交换媒介的作用同时又能够标定显示商品的价值,所以货币的本质就是商品中人类劳动价值剥离提取的代表物,货币被人为赋予的价值就是人类的劳动价值。

商品最初的以物易物的交换方式不管商品交换的数量多少,其基础是等值交换、是以商品富含人类劳动量的多少、以人类劳动价值来作为唯一标准的,而货币是有计量单位的,而劳动价值又是无法定价的,那么人类将劳动价值剥离、提取出来并赋予到货币身上,等于是给劳动价值的价格进行了标定,从此劳动价值也就有了价格。

社会化大生产理论认为劳动是创造社会财富的唯一途径,因为只有社会化大生产才能不断通过人类劳动制造出更多的商品,商品是人类的劳动成果,有了更多的劳动成果人类更多的劳动价值才能附着其中、也才能被人类更多的剥离提取出来以更多的货币的形式表现,那么更多货币的出现也就意味着更多的财富被创造出来。剩余价值理论实际又是资本家以货币的形式支付给劳动者的报酬并非劳动者创造出新的劳动成果中附着其贡献的新增劳动价值的全部,而社会经济为了维护价值体系的稳定,又必须将劳动成果中新增的劳动价值如实从劳动成果中全部剥离、提取出来,那么这之间产生的差额就是剩余价值也就成为了资本家的利润。

镰刀、锄头虽然是简单劳动工具,但其都不是只具有一次性的使用价值,此也说明这些劳动产物中储集的人类劳动价值并非一次性传递到下一种劳动成果中,而是逐渐通过人类新的劳动传递到多个、多种新的劳动成果中。镰刀、锄头等这些人类劳动成果在其使用寿命结束前,人类的劳动价值残存的部分又是一直储存在其中并且是只能借助人类新的劳动才能逐渐被传递出去的。

而随着人类对于世界认知程度的加深、科学技术的发展使得人类的劳动成果越来越复杂,单独一个劳动者甚至几十个劳动者都无法完成一件商品,又是需要多个行业共同配合才能完成。比如一架飞机其又是一个跨多种行业的人类劳动成果,其必然也是众多参与者劳动价值的集中体现。那么飞机的交易价格所需的货币量就是所有参与飞机制造的劳动者总劳动价值的剥离、提取。但商品交换又是以实现商品价值、实现人类劳动价值为目的,对于飞机制造商而言售出飞机是实现了飞机的价值,但对于购买者而言飞机的使用又绝不会是一次性的,飞机的购买者在飞机寿命期内使用飞机就是在实现飞机的使用价值,飞机不管是什么用途其又会与使用者的其他劳动相关联。而飞机我们所能够联系到最直接的词语就是效率,而效率意味着飞机使用者所参与的人类新的劳动更加迅速的进行,其意味着人类劳动成果更快的出现,劳动产物被更快地创造、同比时间内也就意味着财富被更多地创造出来,所以飞机的售出也就并非真正商品价值的终结,其后是将储集在飞机中的人类劳动价值通过人类效率的提高传递给了其它劳动成果,但飞机的使用并非一次性的,那么飞机所附着的劳动价值也就并非一次性地传递给了其它人类劳动成果。

在工业生产中为了保证资金的使用效率,所以对于固定资产的投入是要注重比例的,而在会计科目中固定资产又都是有折旧的,而我们所讲的固定资产一般又是指机械设备和工业建筑等,其也同样是有使用年限的,而这些同样是人类的劳动成果。而之所以要注重固定资产投入的比例又是因固定资产占用的资金效率较差,其原因又是因固定资产的价值是逐渐实现、储集其中的人类劳动价值也是被逐渐传递给其他劳动成果的。那么在事实上诸多人类的劳动成果形成的商品中的劳动价值在其使用寿命结束前是一直储集其中并被逐渐传递给其他人类劳动成果的,并且随着人类社会经济的发展、科技不断进步这种储集也是越来越大的。既然人类的劳动价值得到了事实上的储集,那么劳动价值的剥离、提取的代表物货币自然也就能够合情合理地被储集进而有了储值的功能。

货币是商品交换的媒介、是人类劳动价值剥离提取出来的代表物,货币的流动就应当有与其对应的同等价值的商品交换的进行,也就预示着劳动价值进行了传递。各个国家对于商品经济的发展都是推崇加快资金流动的,如果要推动货币不断快速的流转,就必须不断地进行商品的交换,那么也就要求商品要不断地被制造出来,新的商品这种人类劳动成果又是必须借助人类新的劳动才能出现、也就必然会有新的劳动价值附着其中,有了新的、增加的劳动价值也就需要有同等量的货币的增加,仅从货币的数量计算财富必然是增加的。而如果仅仅是货币的流动而没有商品交换的进行、那么劳动价值也就不会得到传递,自然也就不会有新的劳动成果的出现,没有新的劳动成果也就没有新的增加的劳动价值出现、没有新增的劳动价值也就没有新的劳动价值的剥离提取,也就无需货币供应的增加,那么依然仅仅从货币的角度

分析,货币没有增加财富也就不会增加,单纯的货币流动也就变成了数字游戏。此也就意味着要真正做到加速资金流动,就必须将被储集在人类劳动成果中的劳动价值尽快输出传递出来,而只有加速商品的生产和流通消费也才能让各个行业中储集的劳动价值快速输出传递出来进而表现为资金的快速流动,社会新增财富也才能被更多、更快地创造出来。

对于各个国家货币处于长期贬值趋势的原因,我们又是需要从货币所代表的劳动价值在商品流通过程中的损耗来分析,也才能认知货币贬值的根本性原因,货币超发也就只是因素之一,即使增发的货币量如实反应新增商品中附着的劳动价值总量,在现今各个国家货币又是无法摆脱长期贬值这个趋势的。

在现实世界劳动价值的传递并非无损传递,最简单的就是我们的一日三餐,人类摄取食物不仅仅是简单的生命的延续,其又是我们体力的补充、使得我们劳动能力得到持续的维持,食物中的劳动价值实际是以我们其后不断参加新的劳动、创造新的劳动产物、创造新的劳动价值的方式在传递。但人的劳动能力在一定时期内是相对稳定的,并非吃的食物越精美、价值越大劳动能力就同比增强,所以我们反对铺张浪费的真正目的,还是希望食物中的劳动价值能够被高效传递进而提高社会整体的经济效率。工业、民用建筑未到使用期限就被拆除、天灾人祸各种社会损失等等,都是人类劳动产物中的劳动价值未被有效全部传递。国家建立完整的教育体系,对教育的投入、未成年人的供养所产生的延时效应又是通过之后人才、劳动力的培养、科技进步等促进社会经济更快速的发展、社会财富得到更多、更快的创造来显现的,而知识中劳动价值是隐形的,但国家庞大的教育体系所耗费的财富却又是现实、有形的,那么这种有形财富转换为隐形财富又是有形劳动价值转换为隐形劳动价值,其在社会经济中同样会显示有形财富、有形劳动价值的直接损耗。但由于经济的复杂性我们又是无法准确计算其中人类的劳动价值量,我们也就无法知晓与之相对应的货币量,那么人类的社会发展过程中劳动价值的累计储集的实际数量因为有了损耗就会小于社会中的货币量,按照之前用货币标定的劳动价值的价格就会上涨进而造成货币的实际贬值。

虽然我们都认可军队在维护国家安全上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但军队、军事装备即使只是战备状态同样是无法完成劳动价值的有效传递的,可以说军事领域就是人类劳动价值的死亡之地。军人同样是人类的个体、同样具有劳动能力,但军人在服役期间又是基本上不进行劳动生产的,那么军人也就不会为国家创造实质性的劳动成果、也就不会为社会贡献劳动价值的积累,等于是一个国家为军事人员提供的一切物资和军事装备均无法将其储集的劳动价值通过人类新的劳动传递到新的劳动产物中去,而这些物资、军事装备又是国家中其他劳动者的劳动成果,这些劳动成果中的劳动价值已经以货币的形式被提取出来成为国家总体财富的一部分,而这些实际消亡的劳动价值并未以货币等量回收并予以销毁的形式体现,那么其同样会造成一个国家的货币贬值。

货币不断流动、商品不断交换、劳动价值不断输出传递,如果这个过程是放射型的,劳动价值最终输出传递到某个环节就会停滞、消亡。劳动价值如果要被不断地利用就必须形成一个闭合循环系统,只有这样劳动价值才能不断发挥作用。而劳动价值是人类通过劳动创造的,而劳动又是社会性的需要人类所有具备劳动能力的个体都应当参与的,所以闭合循环体系就会体现出劳动价值始于人类个体最后又会终结于人类个体的特点,而这种终结又非真正意义上的终结,其又是通过人类新的劳动作用、创造新增的劳动价值的起始。

近期火爆的比特币实际是我们对于货币的本质、货币是否能成为商品、货币与财富观念的联系的综合思考。

比特币是人类编写的计算机程序,并且是只能依靠人类的新型科技产物计算机耗费时间和大量的电力来“制造”,所以比特币已经储集了人类的劳动价值,而计算机同样是人类的劳动产物,它的主要功能不仅是用于编程并且又是各种程序运行的保证,在计算机上编程、运行各种程序又是计算机的运用即劳动产物储集的人类劳动价值的输出传递过程,计算机的运行、互联网络传递又赋予比特币更多的人类劳动价值。那么比特币虽然只能存在于虚拟世界,但其作为人类的劳动产物也就必然富含了大量的人类劳动价值,而比特币用任何一种货币都是无法详细地计算它所富含的人类劳动价值,也只能只能大略估算其成本。

在任何国家和地区货币的发行均是政府行为,是具有法

律效力的,任何个人又是无权自造货币的,任何形式的个人自造货币的行为均是违法的,因为任何形式的自造货币行为对社会的价值体系都是具有实质性威胁的,所以自造货币在任何国家和地区都是不予承认且是违法的,所以比特币也就不应该具有货币的地位,也就不能成为法定的商品交换媒介。

比特币之所以没有被多数国家禁止,或许又是因其毕竟是人类的劳动产物,其在“造币”的过程中又耗费了大量的电力资源。但比特币的发明创造者,只是将比特币定位于具有复杂加密程序的电子货币,而这种高耗能的程序又是违反了人类编程的初衷和目的的,人类殚精竭虑进行各种编程的目的就是要其具有使用价值、能够成为商品,商品具有了使用价值才能确保商品中储集的人类劳动价值能够通过人类新的劳动输出传递出来进而促成新的商品的生成、进而增加社会财富,但比特币却又是不具有使用价值的人类劳动产物,那么比特币就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商品,比特币即使其储集了大量的人类劳动价值又是根本无法输出、传递出来的,所以比特币就是一种人类劳动价值的终结产物。

虽然比特币既无法成为法定货币又不具有使用价值无法成为真正的商品,但比特币的存在又是与我们现实世界中

的珠宝、古玩等财富的象征有着相似的特点。珠宝、古玩的

价格可以通过各种拍卖不断攀升,不断攀升的价格使得各种形式的财富价值更大,但这种拍卖并非真正劳动价值输出传递的过程、又是没有促成新的劳动产物生成,没有新的劳动产物也就没有新的劳动价值的增加,社会财富也就不会因为拍卖时的价格上涨得到实质性的增加。比特币的炒作升值就如同珠宝、古玩的拍卖,虽然价格不断上涨,但却没有新的劳动产物的诞生,自然就没有新的财富被创造出来,比特币的出现实际又是对我们现今世界财富观念的一种挑战。

在现今世界各个国家劳动价值都是在大量损耗之中的,各个国家的价值体系如果将货币与商品总量划等号其贬值速度将会是惊人的,而如果新型价值巨大的财富代表物不断出现和增值就可以对应因劳动价值循环过程中的损耗本应当销毁的部分货币,那么就会减缓货币的贬值速度,那么不断开发新的财富理念、寻找新的财富代表物也就成为抑制货币过快贬值当务之急。而我们的现实世界,财富不断集中流入少数人手里的趋势依然没有改变,货币如果快速贬值,拥有世界一半以上财富的少数人,他们拥有的大量财富就会严重缩水,而更多的文玩字画和其它珍惜之物被挖掘出来成为财富的一种形式,通过各种拍卖并以高额现金流在世上走一遭,其也就成为对应货币数量的人类劳动产物,而这种新“财富”的创造过程又是与靠单纯的劳动谋生的普通人毫无关系的。

在我们的财富理念中,黄金的地位是无可替代的,黄金即是我们理念中财富的一种又是世界通用的金属货币,同时各个国家货币的发行量又是需要与该国的黄金储备挂钩的,黄金之所以人类社会经济中具有这样重要的位置,实际依然是人类的劳动价值在起作用。

黄金在地球表面是稀有矿物,黄金的开采和冶炼都是有成本的,在黄金价格低于其开采成本时如果没有国家性的补贴是会亏本赔钱的,此也说明黄金的开采和冶炼就是人类的一个生产劳动过程,那么黄金成品也就必然储集了大量的人类劳动价值,而黄金作为一种特殊的贵金属抗氧化能力超强,那么它的长期储存就是无损耗的,所以黄金作为世界通用的金属货币真正的意义又是以无损的、人类劳动价值的储集物而存在。

在中国历史上还曾经出现过的有银、铜、铁质货币,银质货币流通使用的历史不次于黄金,铜铁因自身物理特性不耐氧化腐蚀而早早退出货币的历史舞台,而金银铜铁在地球的矿物储藏也是有限度的,其提炼过程同样需要耗费人类大量的劳动价值,而这些金属又是能够成为其它人类劳动产物的原材料的,其又是既能成为金属货币的原材料又能成为工业原材料的,当它们成为工业原材料使用时,开采、冶炼、加工储集在工业原料之中的劳动价值就能够输出传递给其它新的劳动产物,而这个过程又是通过人类新的劳动进行的,也自然会创造出新的劳动价值、增加人类财富。而金属货币因冶炼、铸造自身所储集的人类劳动价值在其行使交换媒介的职能时又是无法输出传递给其它人类劳动产物的,纸币也是如此,其只是在起交换媒介的作用,那么自身拥有一定价值的交换媒介也只能称之为特殊商品。而脱离金本位纸币的发型方式当时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资本主义国家由于通货膨胀导致货币贬值速度过快,但我们人类社会经济处于正常情况下是会快速发展的,人类社会财富增长速度又是会大于黄金的开采量的,如果我们依然按照黄金的存世量来限制纸币的发行数量、依然采取金本位的纸币发行方式,新增的人类劳动价值就无法如实被剥离提取出来体现在纸币上,货币不但不会贬值还有会走上一条不断升值的道路,这种趋势必然会导致消费低迷市场萎缩,反而会限制社会经济的发展甚至导致经济倒退。

而人类社会货币的发展历经金属货币后又是纸币和电子支付的无现金社会,货币的这种发展方向又在说明,货币只是人类商品交换的媒介、是为商品交换服务的,所以这种交换媒介的发展,必定是以更加方便快捷地服务于商品交换为方向而不是以其自身拥有更大价值、耗费、占用更多的人类劳动为方向的。人类进入到数字网络智能的无现金电子支付时代,货币虽然已经演变为电子符号、数字符号,但其依然是在忠实履行它无法改变的职能作用,此也就说明货币在本质上就不是商品。

余青山 发表于  2017-11-15 09:02:30 79字 ( 0/20)

当某商品被认为很有价值时,价格就上涨,似乎货币就会贬值;当某商品被认为没有价值时,其价格就会下降,货币似乎在升值。因此,这里的价格还涉及到社会集体性认识问题。

货币的发展虽然贯穿了人类商品经济的发展史,但货币又是商品经济的特定产物,货币不管如何发展其本质注定是要为商品经济服务的,一旦人类社会发展脱离了商品经济社会,货币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必然会消失。

在我们现今世界,各个国家的货币都是处于长期贬值的趋势之中,此也就导致各种商品的价格必然是长期缓慢上涨的,但对于固定工艺和技术的不同商品,它们之间的价格比值却又是相对稳定的,即不同人类劳动产物形成商品后即使货币贬值、商品价格上涨,但它们之间交换的价值基础又是没有改变的。而之所以货币贬值、商品价格上涨但人类劳动产物形成的商品之间的价值比没有变化,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商品中人类的劳动量没有变化,所以人类劳动量的多少才是商品实际价值、使用价值的决定因素而不受货币币值变化影响,所以货币所标定的商品即使价格会有变化,但不同劳动量的商品之间的比值又是不会变化的。

商品是人类的劳动产物,商品的实际价值和使用价值是由人类的劳动决定,但现实中商品又是以货币标定其价格的,那么货币的本质也就必然是与人类劳动有着必然联系。商品售卖一方卖出了商品换取了与商品等值量的货币,而其将换取的货币再用来购买自己所需的其他商品,也就是商品从制造者手里流动传递到需求者手里,其又是商品中劳动价值从制造者处传递流动到需求者处,而商品的交换又是货币这个媒介在起作用,所以货币又是在起传递人类劳动价值的作用。

货币是人类在商品经济中为了更加方便快捷进行劳动产物即商品交换而被人为发明赋予价值的交换媒介,虽然商品的价值是以货币量来标定的,但有些商品虽然是完全不同的种类但其价格却是相同的,即不同商品的价值用相同的货币量进行了标定,此就说明了货币标定的商品价格实际就是人类劳动量的多少、是对商品这种人类劳动成果中人类劳动价值的标定,那么商品的贵贱就是由人类劳动量的多寡即劳动价值的多少所决定。商品是人类的劳动成果,货币是人类劳动成果中劳动量即劳动价值的标定,所以货币被赋予的价值也就是人类的实际劳动价值,货币也就成为了人类劳动价值的化身。实际又是人类在商品经济模式中将劳动价值从劳动成果形成的商品中人为剥离、提取出来赋予到了货币身上,那么货币也就既能发挥交换媒介的作用同时又能够标定显示商品的价值,所以货币的本质就是商品中人类劳动价值剥离提取的代表物,货币被人为赋予的价值就是人类的劳动价值。

商品最初的以物易物的交换方式不管商品交换的数量多少,其基础是等值交换、是以商品富含人类劳动量的多少、以人类劳动价值来作为唯一标准的,而货币是有计量单位的,而劳动价值又是无法定价的,那么人类将劳动价值剥离、提取出来并赋予到货币身上,等于是给劳动价值的价格进行了标定,从此劳动价值也就有了价格。

社会化大生产理论认为劳动是创造社会财富的唯一途径,因为只有社会化大生产才能不断通过人类劳动制造出更多的商品,商品是人类的劳动成果,有了更多的劳动成果人类更多的劳动价值才能附着其中、也才能被人类更多的剥离提取出来以更多的货币的形式表现,那么更多货币的出现也就意味着更多的财富被创造出来。剩余价值理论实际又是资本家以货币的形式支付给劳动者的报酬并非劳动者创造出新的劳动成果中附着其贡献的新增劳动价值的全部,而社会经济为了维护价值体系的稳定,又必须将劳动成果中新增的劳动价值如实从劳动成果中全部剥离、提取出来,那么这之间产生的差额就是剩余价值也就成为了资本家的利润。

镰刀、锄头虽然是简单劳动工具,但其都不是只具有一次性的使用价值,此也说明这些劳动产物中储集的人类劳动价值并非一次性传递到下一种劳动成果中,而是逐渐通过人类新的劳动传递到多个、多种新的劳动成果中。镰刀、锄头等这些人类劳动成果在其使用寿命结束前,人类的劳动价值残存的部分又是一直储存在其中并且是只能借助人类新的劳动才能逐渐被传递出去的。

而随着人类对于世界认知程度的加深、科学技术的发展使得人类的劳动成果越来越复杂,单独一个劳动者甚至几十个劳动者都无法完成一件商品,又是需要多个行业共同配合才能完成。比如一架飞机其又是一个跨多种行业的人类劳动成果,其必然也是众多参与者劳动价值的集中体现。那么飞机的交易价格所需的货币量就是所有参与飞机制造的劳动者总劳动价值的剥离、提取。但商品交换又是以实现商品价值、实现人类劳动价值为目的,对于飞机制造商而言售出飞机是实现了飞机的价值,但对于购买者而言飞机的使用又绝不会是一次性的,飞机的购买者在飞机寿命期内使用飞机就是在实现飞机的使用价值,飞机不管是什么用途其又会与使用者的其他劳动相关联。而飞机我们所能够联系到最直接的词语就是效率,而效率意味着飞机使用者所参与的人类新的劳动更加迅速的进行,其意味着人类劳动成果更快的出现,劳动产物被更快地创造、同比时间内也就意味着财富被更多地创造出来,所以飞机的售出也就并非真正商品价值的终结,其后是将储集在飞机中的人类劳动价值通过人类效率的提高传递给了其它劳动成果,但飞机的使用并非一次性的,那么飞机所附着的劳动价值也就并非一次性地传递给了其它人类劳动成果。

在工业生产中为了保证资金的使用效率,所以对于固定资产的投入是要注重比例的,而在会计科目中固定资产又都是有折旧的,而我们所讲的固定资产一般又是指机械设备和工业建筑等,其也同样是有使用年限的,而这些同样是人类的劳动成果。而之所以要注重固定资产投入的比例又是因固定资产占用的资金效率较差,其原因又是因固定资产的价值是逐渐实现、储集其中的人类劳动价值也是被逐渐传递给其他劳动成果的。那么在事实上诸多人类的劳动成果形成的商品中的劳动价值在其使用寿命结束前是一直储集其中并被逐渐传递给其他人类劳动成果的,并且随着人类社会经济的发展、科技不断进步这种储集也是越来越大的。既然人类的劳动价值得到了事实上的储集,那么劳动价值的剥离、提取的代表物货币自然也就能够合情合理地被储集进而有了储值的功能。

货币是商品交换的媒介、是人类劳动价值剥离提取出来的代表物,货币的流动就应当有与其对应的同等价值的商品交换的进行,也就预示着劳动价值进行了传递。各个国家对于商品经济的发展都是推崇加快资金流动的,如果要推动货币不断快速的流转,就必须不断地进行商品的交换,那么也就要求商品要不断地被制造出来,新的商品这种人类劳动成果又是必须借助人类新的劳动才能出现、也就必然会有新的劳动价值附着其中,有了新的、增加的劳动价值也就需要有同等量的货币的增加,仅从货币的数量计算财富必然是增加的。而如果仅仅是货币的流动而没有商品交换的进行、那么劳动价值也就不会得到传递,自然也就不会有新的劳动成果的出现,没有新的劳动成果也就没有新的增加的劳动价值出现、没有新增的劳动价值也就没有新的劳动价值的剥离提取,也就无需货币供应的增加,那么依然仅仅从货币的角度

分析,货币没有增加财富也就不会增加,单纯的货币流动也就变成了数字游戏。此也就意味着要真正做到加速资金流动,就必须将被储集在人类劳动成果中的劳动价值尽快输出传递出来,而只有加速商品的生产和流通消费也才能让各个行业中储集的劳动价值快速输出传递出来进而表现为资金的快速流动,社会新增财富也才能被更多、更快地创造出来。

对于各个国家货币处于长期贬值趋势的原因,我们又是需要从货币所代表的劳动价值在商品流通过程中的损耗来分析,也才能认知货币贬值的根本性原因,货币超发也就只是因素之一,即使增发的货币量如实反应新增商品中附着的劳动价值总量,在现今各个国家货币又是无法摆脱长期贬值这个趋势的。

在现实世界劳动价值的传递并非无损传递,最简单的就是我们的一日三餐,人类摄取食物不仅仅是简单的生命的延续,其又是我们体力的补充、使得我们劳动能力得到持续的维持,食物中的劳动价值实际是以我们其后不断参加新的劳动、创造新的劳动产物、创造新的劳动价值的方式在传递。但人的劳动能力在一定时期内是相对稳定的,并非吃的食物越精美、价值越大劳动能力就同比增强,所以我们反对铺张浪费的真正目的,还是希望食物中的劳动价值能够被高效传递进而提高社会整体的经济效率。工业、民用建筑未到使用期限就被拆除、天灾人祸各种社会损失等等,都是人类劳动产物中的劳动价值未被有效全部传递。国家建立完整的教育体系,对教育的投入、未成年人的供养所产生的延时效应又是通过之后人才、劳动力的培养、科技进步等促进社会经济更快速的发展、社会财富得到更多、更快的创造来显现的,而知识中劳动价值是隐形的,但国家庞大的教育体系所耗费的财富却又是现实、有形的,那么这种有形财富转换为隐形财富又是有形劳动价值转换为隐形劳动价值,其在社会经济中同样会显示有形财富、有形劳动价值的直接损耗。但由于经济的复杂性我们又是无法准确计算其中人类的劳动价值量,我们也就无法知晓与之相对应的货币量,那么人类的社会发展过程中劳动价值的累计储集的实际数量因为有了损耗就会小于社会中的货币量,按照之前用货币标定的劳动价值的价格就会上涨进而造成货币的实际贬值。

虽然我们都认可军队在维护国家安全上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但军队、军事装备即使只是战备状态同样是无法完成劳动价值的有效传递的,可以说军事领域就是人类劳动价值的死亡之地。军人同样是人类的个体、同样具有劳动能力,但军人在服役期间又是基本上不进行劳动生产的,那么军人也就不会为国家创造实质性的劳动成果、也就不会为社会贡献劳动价值的积累,等于是一个国家为军事人员提供的一切物资和军事装备均无法将其储集的劳动价值通过人类新的劳动传递到新的劳动产物中去,而这些物资、军事装备又是国家中其他劳动者的劳动成果,这些劳动成果中的劳动价值已经以货币的形式被提取出来成为国家总体财富的一部分,而这些实际消亡的劳动价值并未以货币等量回收并予以销毁的形式体现,那么其同样会造成一个国家的货币贬值。

货币不断流动、商品不断交换、劳动价值不断输出传递,如果这个过程是放射型的,劳动价值最终输出传递到某个环节就会停滞、消亡。劳动价值如果要被不断地利用就必须形成一个闭合循环系统,只有这样劳动价值才能不断发挥作用。而劳动价值是人类通过劳动创造的,而劳动又是社会性的需要人类所有具备劳动能力的个体都应当参与的,所以闭合循环体系就会体现出劳动价值始于人类个体最后又会终结于人类个体的特点,而这种终结又非真正意义上的终结,其又是通过人类新的劳动作用、创造新增的劳动价值的起始。

近期火爆的比特币实际是我们对于货币的本质、货币是否能成为商品、货币与财富观念的联系的综合思考。

比特币是人类编写的计算机程序,并且是只能依靠人类的新型科技产物计算机耗费时间和大量的电力来“制造”,所以比特币已经储集了人类的劳动价值,而计算机同样是人类的劳动产物,它的主要功能不仅是用于编程并且又是各种程序运行的保证,在计算机上编程、运行各种程序又是计算机的运用即劳动产物储集的人类劳动价值的输出传递过程,计算机的运行、互联网络传递又赋予比特币更多的人类劳动价值。那么比特币虽然只能存在于虚拟世界,但其作为人类的劳动产物也就必然富含了大量的人类劳动价值,而比特币用任何一种货币都是无法详细地计算它所富含的人类劳动价值,也只能只能大略估算其成本。

在任何国家和地区货币的发行均是政府行为,是具有法

律效力的,任何个人又是无权自造货币的,任何形式的个人自造货币的行为均是违法的,因为任何形式的自造货币行为对社会的价值体系都是具有实质性威胁的,所以自造货币在任何国家和地区都是不予承认且是违法的,所以比特币也就不应该具有货币的地位,也就不能成为法定的商品交换媒介。

比特币之所以没有被多数国家禁止,或许又是因其毕竟是人类的劳动产物,其在“造币”的过程中又耗费了大量的电力资源。但比特币的发明创造者,只是将比特币定位于具有复杂加密程序的电子货币,而这种高耗能的程序又是违反了人类编程的初衷和目的的,人类殚精竭虑进行各种编程的目的就是要其具有使用价值、能够成为商品,商品具有了使用价值才能确保商品中储集的人类劳动价值能够通过人类新的劳动输出传递出来进而促成新的商品的生成、进而增加社会财富,但比特币却又是不具有使用价值的人类劳动产物,那么比特币就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商品,比特币即使其储集了大量的人类劳动价值又是根本无法输出、传递出来的,所以比特币就是一种人类劳动价值的终结产物。

虽然比特币既无法成为法定货币又不具有使用价值无法成为真正的商品,但比特币的存在又是与我们现实世界中

的珠宝、古玩等财富的象征有着相似的特点。珠宝、古玩的

价格可以通过各种拍卖不断攀升,不断攀升的价格使得各种形式的财富价值更大,但这种拍卖并非真正劳动价值输出传递的过程、又是没有促成新的劳动产物生成,没有新的劳动产物也就没有新的劳动价值的增加,社会财富也就不会因为拍卖时的价格上涨得到实质性的增加。比特币的炒作升值就如同珠宝、古玩的拍卖,虽然价格不断上涨,但却没有新的劳动产物的诞生,自然就没有新的财富被创造出来,比特币的出现实际又是对我们现今世界财富观念的一种挑战。

在现今世界各个国家劳动价值都是在大量损耗之中的,各个国家的价值体系如果将货币与商品总量划等号其贬值速度将会是惊人的,而如果新型价值巨大的财富代表物不断出现和增值就可以对应因劳动价值循环过程中的损耗本应当销毁的部分货币,那么就会减缓货币的贬值速度,那么不断开发新的财富理念、寻找新的财富代表物也就成为抑制货币过快贬值当务之急。而我们的现实世界,财富不断集中流入少数人手里的趋势依然没有改变,货币如果快速贬值,拥有世界一半以上财富的少数人,他们拥有的大量财富就会严重缩水,而更多的文玩字画和其它珍惜之物被挖掘出来成为财富的一种形式,通过各种拍卖并以高额现金流在世上走一遭,其也就成为对应货币数量的人类劳动产物,而这种新“财富”的创造过程又是与靠单纯的劳动谋生的普通人毫无关系的。

在我们的财富理念中,黄金的地位是无可替代的,黄金即是我们理念中财富的一种又是世界通用的金属货币,同时各个国家货币的发行量又是需要与该国的黄金储备挂钩的,黄金之所以人类社会经济中具有这样重要的位置,实际依然是人类的劳动价值在起作用。

黄金在地球表面是稀有矿物,黄金的开采和冶炼都是有成本的,在黄金价格低于其开采成本时如果没有国家性的补贴是会亏本赔钱的,此也说明黄金的开采和冶炼就是人类的一个生产劳动过程,那么黄金成品也就必然储集了大量的人类劳动价值,而黄金作为一种特殊的贵金属抗氧化能力超强,那么它的长期储存就是无损耗的,所以黄金作为世界通用的金属货币真正的意义又是以无损的、人类劳动价值的储集物而存在。

在中国历史上还曾经出现过的有银、铜、铁质货币,银质货币流通使用的历史不次于黄金,铜铁因自身物理特性不耐氧化腐蚀而早早退出货币的历史舞台,而金银铜铁在地球的矿物储藏也是有限度的,其提炼过程同样需要耗费人类大量的劳动价值,而这些金属又是能够成为其它人类劳动产物的原材料的,其又是既能成为金属货币的原材料又能成为工业原材料的,当它们成为工业原材料使用时,开采、冶炼、加工储集在工业原料之中的劳动价值就能够输出传递给其它新的劳动产物,而这个过程又是通过人类新的劳动进行的,也自然会创造出新的劳动价值、增加人类财富。而金属货币因冶炼、铸造自身所储集的人类劳动价值在其行使交换媒介的职能时又是无法输出传递给其它人类劳动产物的,纸币也是如此,其只是在起交换媒介的作用,那么自身拥有一定价值的交换媒介也只能称之为特殊商品。而脱离金本位纸币的发型方式当时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资本主义国家由于通货膨胀导致货币贬值速度过快,但我们人类社会经济处于正常情况下是会快速发展的,人类社会财富增长速度又是会大于黄金的开采量的,如果我们依然按照黄金的存世量来限制纸币的发行数量、依然采取金本位的纸币发行方式,新增的人类劳动价值就无法如实被剥离提取出来体现在纸币上,货币不但不会贬值还有会走上一条不断升值的道路,这种趋势必然会导致消费低迷市场萎缩,反而会限制社会经济的发展甚至导致经济倒退。

而人类社会货币的发展历经金属货币后又是纸币和电子支付的无现金社会,货币的这种发展方向又在说明,货币只是人类商品交换的媒介、是为商品交换服务的,所以这种交换媒介的发展,必定是以更加方便快捷地服务于商品交换为方向而不是以其自身拥有更大价值、耗费、占用更多的人类劳动为方向的。人类进入到数字网络智能的无现金电子支付时代,货币虽然已经演变为电子符号、数字符号,但其依然是在忠实履行它无法改变的职能作用,此也就说明货币在本质上就不是商品。

余青山 发表于  2017-11-15 08:47:46 172字 ( 0/17)

我认为,你的这个观点“人类劳动量的多少才是商品实际价值、使用价值的决定因素而不受货币币值变化影响”是有问题的。一、货币本身也是劳动产品、商品,也凝结有劳动量,也

货币的发展虽然贯穿了人类商品经济的发展史,但货币又是商品经济的特定产物,货币不管如何发展其本质注定是要为商品经济服务的,一旦人类社会发展脱离了商品经济社会,货币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必然会消失。

在我们现今世界,各个国家的货币都是处于长期贬值的趋势之中,此也就导致各种商品的价格必然是长期缓慢上涨的,但对于固定工艺和技术的不同商品,它们之间的价格比值却又是相对稳定的,即不同人类劳动产物形成商品后即使货币贬值、商品价格上涨,但它们之间交换的价值基础又是没有改变的。而之所以货币贬值、商品价格上涨但人类劳动产物形成的商品之间的价值比没有变化,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商品中人类的劳动量没有变化,所以人类劳动量的多少才是商品实际价值、使用价值的决定因素而不受货币币值变化影响,所以货币所标定的商品即使价格会有变化,但不同劳动量的商品之间的比值又是不会变化的。

商品是人类的劳动产物,商品的实际价值和使用价值是由人类的劳动决定,但现实中商品又是以货币标定其价格的,那么货币的本质也就必然是与人类劳动有着必然联系。商品售卖一方卖出了商品换取了与商品等值量的货币,而其将换取的货币再用来购买自己所需的其他商品,也就是商品从制造者手里流动传递到需求者手里,其又是商品中劳动价值从制造者处传递流动到需求者处,而商品的交换又是货币这个媒介在起作用,所以货币又是在起传递人类劳动价值的作用。

货币是人类在商品经济中为了更加方便快捷进行劳动产物即商品交换而被人为发明赋予价值的交换媒介,虽然商品的价值是以货币量来标定的,但有些商品虽然是完全不同的种类但其价格却是相同的,即不同商品的价值用相同的货币量进行了标定,此就说明了货币标定的商品价格实际就是人类劳动量的多少、是对商品这种人类劳动成果中人类劳动价值的标定,那么商品的贵贱就是由人类劳动量的多寡即劳动价值的多少所决定。商品是人类的劳动成果,货币是人类劳动成果中劳动量即劳动价值的标定,所以货币被赋予的价值也就是人类的实际劳动价值,货币也就成为了人类劳动价值的化身。实际又是人类在商品经济模式中将劳动价值从劳动成果形成的商品中人为剥离、提取出来赋予到了货币身上,那么货币也就既能发挥交换媒介的作用同时又能够标定显示商品的价值,所以货币的本质就是商品中人类劳动价值剥离提取的代表物,货币被人为赋予的价值就是人类的劳动价值。

商品最初的以物易物的交换方式不管商品交换的数量多少,其基础是等值交换、是以商品富含人类劳动量的多少、以人类劳动价值来作为唯一标准的,而货币是有计量单位的,而劳动价值又是无法定价的,那么人类将劳动价值剥离、提取出来并赋予到货币身上,等于是给劳动价值的价格进行了标定,从此劳动价值也就有了价格。

社会化大生产理论认为劳动是创造社会财富的唯一途径,因为只有社会化大生产才能不断通过人类劳动制造出更多的商品,商品是人类的劳动成果,有了更多的劳动成果人类更多的劳动价值才能附着其中、也才能被人类更多的剥离提取出来以更多的货币的形式表现,那么更多货币的出现也就意味着更多的财富被创造出来。剩余价值理论实际又是资本家以货币的形式支付给劳动者的报酬并非劳动者创造出新的劳动成果中附着其贡献的新增劳动价值的全部,而社会经济为了维护价值体系的稳定,又必须将劳动成果中新增的劳动价值如实从劳动成果中全部剥离、提取出来,那么这之间产生的差额就是剩余价值也就成为了资本家的利润。

镰刀、锄头虽然是简单劳动工具,但其都不是只具有一次性的使用价值,此也说明这些劳动产物中储集的人类劳动价值并非一次性传递到下一种劳动成果中,而是逐渐通过人类新的劳动传递到多个、多种新的劳动成果中。镰刀、锄头等这些人类劳动成果在其使用寿命结束前,人类的劳动价值残存的部分又是一直储存在其中并且是只能借助人类新的劳动才能逐渐被传递出去的。

而随着人类对于世界认知程度的加深、科学技术的发展使得人类的劳动成果越来越复杂,单独一个劳动者甚至几十个劳动者都无法完成一件商品,又是需要多个行业共同配合才能完成。比如一架飞机其又是一个跨多种行业的人类劳动成果,其必然也是众多参与者劳动价值的集中体现。那么飞机的交易价格所需的货币量就是所有参与飞机制造的劳动者总劳动价值的剥离、提取。但商品交换又是以实现商品价值、实现人类劳动价值为目的,对于飞机制造商而言售出飞机是实现了飞机的价值,但对于购买者而言飞机的使用又绝不会是一次性的,飞机的购买者在飞机寿命期内使用飞机就是在实现飞机的使用价值,飞机不管是什么用途其又会与使用者的其他劳动相关联。而飞机我们所能够联系到最直接的词语就是效率,而效率意味着飞机使用者所参与的人类新的劳动更加迅速的进行,其意味着人类劳动成果更快的出现,劳动产物被更快地创造、同比时间内也就意味着财富被更多地创造出来,所以飞机的售出也就并非真正商品价值的终结,其后是将储集在飞机中的人类劳动价值通过人类效率的提高传递给了其它劳动成果,但飞机的使用并非一次性的,那么飞机所附着的劳动价值也就并非一次性地传递给了其它人类劳动成果。

在工业生产中为了保证资金的使用效率,所以对于固定资产的投入是要注重比例的,而在会计科目中固定资产又都是有折旧的,而我们所讲的固定资产一般又是指机械设备和工业建筑等,其也同样是有使用年限的,而这些同样是人类的劳动成果。而之所以要注重固定资产投入的比例又是因固定资产占用的资金效率较差,其原因又是因固定资产的价值是逐渐实现、储集其中的人类劳动价值也是被逐渐传递给其他劳动成果的。那么在事实上诸多人类的劳动成果形成的商品中的劳动价值在其使用寿命结束前是一直储集其中并被逐渐传递给其他人类劳动成果的,并且随着人类社会经济的发展、科技不断进步这种储集也是越来越大的。既然人类的劳动价值得到了事实上的储集,那么劳动价值的剥离、提取的代表物货币自然也就能够合情合理地被储集进而有了储值的功能。

货币是商品交换的媒介、是人类劳动价值剥离提取出来的代表物,货币的流动就应当有与其对应的同等价值的商品交换的进行,也就预示着劳动价值进行了传递。各个国家对于商品经济的发展都是推崇加快资金流动的,如果要推动货币不断快速的流转,就必须不断地进行商品的交换,那么也就要求商品要不断地被制造出来,新的商品这种人类劳动成果又是必须借助人类新的劳动才能出现、也就必然会有新的劳动价值附着其中,有了新的、增加的劳动价值也就需要有同等量的货币的增加,仅从货币的数量计算财富必然是增加的。而如果仅仅是货币的流动而没有商品交换的进行、那么劳动价值也就不会得到传递,自然也就不会有新的劳动成果的出现,没有新的劳动成果也就没有新的增加的劳动价值出现、没有新增的劳动价值也就没有新的劳动价值的剥离提取,也就无需货币供应的增加,那么依然仅仅从货币的角度

分析,货币没有增加财富也就不会增加,单纯的货币流动也就变成了数字游戏。此也就意味着要真正做到加速资金流动,就必须将被储集在人类劳动成果中的劳动价值尽快输出传递出来,而只有加速商品的生产和流通消费也才能让各个行业中储集的劳动价值快速输出传递出来进而表现为资金的快速流动,社会新增财富也才能被更多、更快地创造出来。

对于各个国家货币处于长期贬值趋势的原因,我们又是需要从货币所代表的劳动价值在商品流通过程中的损耗来分析,也才能认知货币贬值的根本性原因,货币超发也就只是因素之一,即使增发的货币量如实反应新增商品中附着的劳动价值总量,在现今各个国家货币又是无法摆脱长期贬值这个趋势的。

在现实世界劳动价值的传递并非无损传递,最简单的就是我们的一日三餐,人类摄取食物不仅仅是简单的生命的延续,其又是我们体力的补充、使得我们劳动能力得到持续的维持,食物中的劳动价值实际是以我们其后不断参加新的劳动、创造新的劳动产物、创造新的劳动价值的方式在传递。但人的劳动能力在一定时期内是相对稳定的,并非吃的食物越精美、价值越大劳动能力就同比增强,所以我们反对铺张浪费的真正目的,还是希望食物中的劳动价值能够被高效传递进而提高社会整体的经济效率。工业、民用建筑未到使用期限就被拆除、天灾人祸各种社会损失等等,都是人类劳动产物中的劳动价值未被有效全部传递。国家建立完整的教育体系,对教育的投入、未成年人的供养所产生的延时效应又是通过之后人才、劳动力的培养、科技进步等促进社会经济更快速的发展、社会财富得到更多、更快的创造来显现的,而知识中劳动价值是隐形的,但国家庞大的教育体系所耗费的财富却又是现实、有形的,那么这种有形财富转换为隐形财富又是有形劳动价值转换为隐形劳动价值,其在社会经济中同样会显示有形财富、有形劳动价值的直接损耗。但由于经济的复杂性我们又是无法准确计算其中人类的劳动价值量,我们也就无法知晓与之相对应的货币量,那么人类的社会发展过程中劳动价值的累计储集的实际数量因为有了损耗就会小于社会中的货币量,按照之前用货币标定的劳动价值的价格就会上涨进而造成货币的实际贬值。

虽然我们都认可军队在维护国家安全上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但军队、军事装备即使只是战备状态同样是无法完成劳动价值的有效传递的,可以说军事领域就是人类劳动价值的死亡之地。军人同样是人类的个体、同样具有劳动能力,但军人在服役期间又是基本上不进行劳动生产的,那么军人也就不会为国家创造实质性的劳动成果、也就不会为社会贡献劳动价值的积累,等于是一个国家为军事人员提供的一切物资和军事装备均无法将其储集的劳动价值通过人类新的劳动传递到新的劳动产物中去,而这些物资、军事装备又是国家中其他劳动者的劳动成果,这些劳动成果中的劳动价值已经以货币的形式被提取出来成为国家总体财富的一部分,而这些实际消亡的劳动价值并未以货币等量回收并予以销毁的形式体现,那么其同样会造成一个国家的货币贬值。

货币不断流动、商品不断交换、劳动价值不断输出传递,如果这个过程是放射型的,劳动价值最终输出传递到某个环节就会停滞、消亡。劳动价值如果要被不断地利用就必须形成一个闭合循环系统,只有这样劳动价值才能不断发挥作用。而劳动价值是人类通过劳动创造的,而劳动又是社会性的需要人类所有具备劳动能力的个体都应当参与的,所以闭合循环体系就会体现出劳动价值始于人类个体最后又会终结于人类个体的特点,而这种终结又非真正意义上的终结,其又是通过人类新的劳动作用、创造新增的劳动价值的起始。

近期火爆的比特币实际是我们对于货币的本质、货币是否能成为商品、货币与财富观念的联系的综合思考。

比特币是人类编写的计算机程序,并且是只能依靠人类的新型科技产物计算机耗费时间和大量的电力来“制造”,所以比特币已经储集了人类的劳动价值,而计算机同样是人类的劳动产物,它的主要功能不仅是用于编程并且又是各种程序运行的保证,在计算机上编程、运行各种程序又是计算机的运用即劳动产物储集的人类劳动价值的输出传递过程,计算机的运行、互联网络传递又赋予比特币更多的人类劳动价值。那么比特币虽然只能存在于虚拟世界,但其作为人类的劳动产物也就必然富含了大量的人类劳动价值,而比特币用任何一种货币都是无法详细地计算它所富含的人类劳动价值,也只能只能大略估算其成本。

在任何国家和地区货币的发行均是政府行为,是具有法

律效力的,任何个人又是无权自造货币的,任何形式的个人自造货币的行为均是违法的,因为任何形式的自造货币行为对社会的价值体系都是具有实质性威胁的,所以自造货币在任何国家和地区都是不予承认且是违法的,所以比特币也就不应该具有货币的地位,也就不能成为法定的商品交换媒介。

比特币之所以没有被多数国家禁止,或许又是因其毕竟是人类的劳动产物,其在“造币”的过程中又耗费了大量的电力资源。但比特币的发明创造者,只是将比特币定位于具有复杂加密程序的电子货币,而这种高耗能的程序又是违反了人类编程的初衷和目的的,人类殚精竭虑进行各种编程的目的就是要其具有使用价值、能够成为商品,商品具有了使用价值才能确保商品中储集的人类劳动价值能够通过人类新的劳动输出传递出来进而促成新的商品的生成、进而增加社会财富,但比特币却又是不具有使用价值的人类劳动产物,那么比特币就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商品,比特币即使其储集了大量的人类劳动价值又是根本无法输出、传递出来的,所以比特币就是一种人类劳动价值的终结产物。

虽然比特币既无法成为法定货币又不具有使用价值无法成为真正的商品,但比特币的存在又是与我们现实世界中

的珠宝、古玩等财富的象征有着相似的特点。珠宝、古玩的

价格可以通过各种拍卖不断攀升,不断攀升的价格使得各种形式的财富价值更大,但这种拍卖并非真正劳动价值输出传递的过程、又是没有促成新的劳动产物生成,没有新的劳动产物也就没有新的劳动价值的增加,社会财富也就不会因为拍卖时的价格上涨得到实质性的增加。比特币的炒作升值就如同珠宝、古玩的拍卖,虽然价格不断上涨,但却没有新的劳动产物的诞生,自然就没有新的财富被创造出来,比特币的出现实际又是对我们现今世界财富观念的一种挑战。

在现今世界各个国家劳动价值都是在大量损耗之中的,各个国家的价值体系如果将货币与商品总量划等号其贬值速度将会是惊人的,而如果新型价值巨大的财富代表物不断出现和增值就可以对应因劳动价值循环过程中的损耗本应当销毁的部分货币,那么就会减缓货币的贬值速度,那么不断开发新的财富理念、寻找新的财富代表物也就成为抑制货币过快贬值当务之急。而我们的现实世界,财富不断集中流入少数人手里的趋势依然没有改变,货币如果快速贬值,拥有世界一半以上财富的少数人,他们拥有的大量财富就会严重缩水,而更多的文玩字画和其它珍惜之物被挖掘出来成为财富的一种形式,通过各种拍卖并以高额现金流在世上走一遭,其也就成为对应货币数量的人类劳动产物,而这种新“财富”的创造过程又是与靠单纯的劳动谋生的普通人毫无关系的。

在我们的财富理念中,黄金的地位是无可替代的,黄金即是我们理念中财富的一种又是世界通用的金属货币,同时各个国家货币的发行量又是需要与该国的黄金储备挂钩的,黄金之所以人类社会经济中具有这样重要的位置,实际依然是人类的劳动价值在起作用。

黄金在地球表面是稀有矿物,黄金的开采和冶炼都是有成本的,在黄金价格低于其开采成本时如果没有国家性的补贴是会亏本赔钱的,此也说明黄金的开采和冶炼就是人类的一个生产劳动过程,那么黄金成品也就必然储集了大量的人类劳动价值,而黄金作为一种特殊的贵金属抗氧化能力超强,那么它的长期储存就是无损耗的,所以黄金作为世界通用的金属货币真正的意义又是以无损的、人类劳动价值的储集物而存在。

在中国历史上还曾经出现过的有银、铜、铁质货币,银质货币流通使用的历史不次于黄金,铜铁因自身物理特性不耐氧化腐蚀而早早退出货币的历史舞台,而金银铜铁在地球的矿物储藏也是有限度的,其提炼过程同样需要耗费人类大量的劳动价值,而这些金属又是能够成为其它人类劳动产物的原材料的,其又是既能成为金属货币的原材料又能成为工业原材料的,当它们成为工业原材料使用时,开采、冶炼、加工储集在工业原料之中的劳动价值就能够输出传递给其它新的劳动产物,而这个过程又是通过人类新的劳动进行的,也自然会创造出新的劳动价值、增加人类财富。而金属货币因冶炼、铸造自身所储集的人类劳动价值在其行使交换媒介的职能时又是无法输出传递给其它人类劳动产物的,纸币也是如此,其只是在起交换媒介的作用,那么自身拥有一定价值的交换媒介也只能称之为特殊商品。而脱离金本位纸币的发型方式当时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资本主义国家由于通货膨胀导致货币贬值速度过快,但我们人类社会经济处于正常情况下是会快速发展的,人类社会财富增长速度又是会大于黄金的开采量的,如果我们依然按照黄金的存世量来限制纸币的发行数量、依然采取金本位的纸币发行方式,新增的人类劳动价值就无法如实被剥离提取出来体现在纸币上,货币不但不会贬值还有会走上一条不断升值的道路,这种趋势必然会导致消费低迷市场萎缩,反而会限制社会经济的发展甚至导致经济倒退。

而人类社会货币的发展历经金属货币后又是纸币和电子支付的无现金社会,货币的这种发展方向又在说明,货币只是人类商品交换的媒介、是为商品交换服务的,所以这种交换媒介的发展,必定是以更加方便快捷地服务于商品交换为方向而不是以其自身拥有更大价值、耗费、占用更多的人类劳动为方向的。人类进入到数字网络智能的无现金电子支付时代,货币虽然已经演变为电子符号、数字符号,但其依然是在忠实履行它无法改变的职能作用,此也就说明货币在本质上就不是商品。

余青山 发表于  2017-11-15 08:54:10 161字 ( 0/16)

在不充分的、创新的产品上,商品的凝结的劳动量很小程度上决定商品的交换价值,此时商品的交换价值很大程度上受到商品的使用价值决定。从宏观上看,价值规律是分层的,可分

货币的发展虽然贯穿了人类商品经济的发展史,但货币又是商品经济的特定产物,货币不管如何发展其本质注定是要为商品经济服务的,一旦人类社会发展脱离了商品经济社会,货币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必然会消失。

在我们现今世界,各个国家的货币都是处于长期贬值的趋势之中,此也就导致各种商品的价格必然是长期缓慢上涨的,但对于固定工艺和技术的不同商品,它们之间的价格比值却又是相对稳定的,即不同人类劳动产物形成商品后即使货币贬值、商品价格上涨,但它们之间交换的价值基础又是没有改变的。而之所以货币贬值、商品价格上涨但人类劳动产物形成的商品之间的价值比没有变化,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商品中人类的劳动量没有变化,所以人类劳动量的多少才是商品实际价值、使用价值的决定因素而不受货币币值变化影响,所以货币所标定的商品即使价格会有变化,但不同劳动量的商品之间的比值又是不会变化的。

商品是人类的劳动产物,商品的实际价值和使用价值是由人类的劳动决定,但现实中商品又是以货币标定其价格的,那么货币的本质也就必然是与人类劳动有着必然联系。商品售卖一方卖出了商品换取了与商品等值量的货币,而其将换取的货币再用来购买自己所需的其他商品,也就是商品从制造者手里流动传递到需求者手里,其又是商品中劳动价值从制造者处传递流动到需求者处,而商品的交换又是货币这个媒介在起作用,所以货币又是在起传递人类劳动价值的作用。

货币是人类在商品经济中为了更加方便快捷进行劳动产物即商品交换而被人为发明赋予价值的交换媒介,虽然商品的价值是以货币量来标定的,但有些商品虽然是完全不同的种类但其价格却是相同的,即不同商品的价值用相同的货币量进行了标定,此就说明了货币标定的商品价格实际就是人类劳动量的多少、是对商品这种人类劳动成果中人类劳动价值的标定,那么商品的贵贱就是由人类劳动量的多寡即劳动价值的多少所决定。商品是人类的劳动成果,货币是人类劳动成果中劳动量即劳动价值的标定,所以货币被赋予的价值也就是人类的实际劳动价值,货币也就成为了人类劳动价值的化身。实际又是人类在商品经济模式中将劳动价值从劳动成果形成的商品中人为剥离、提取出来赋予到了货币身上,那么货币也就既能发挥交换媒介的作用同时又能够标定显示商品的价值,所以货币的本质就是商品中人类劳动价值剥离提取的代表物,货币被人为赋予的价值就是人类的劳动价值。

商品最初的以物易物的交换方式不管商品交换的数量多少,其基础是等值交换、是以商品富含人类劳动量的多少、以人类劳动价值来作为唯一标准的,而货币是有计量单位的,而劳动价值又是无法定价的,那么人类将劳动价值剥离、提取出来并赋予到货币身上,等于是给劳动价值的价格进行了标定,从此劳动价值也就有了价格。

社会化大生产理论认为劳动是创造社会财富的唯一途径,因为只有社会化大生产才能不断通过人类劳动制造出更多的商品,商品是人类的劳动成果,有了更多的劳动成果人类更多的劳动价值才能附着其中、也才能被人类更多的剥离提取出来以更多的货币的形式表现,那么更多货币的出现也就意味着更多的财富被创造出来。剩余价值理论实际又是资本家以货币的形式支付给劳动者的报酬并非劳动者创造出新的劳动成果中附着其贡献的新增劳动价值的全部,而社会经济为了维护价值体系的稳定,又必须将劳动成果中新增的劳动价值如实从劳动成果中全部剥离、提取出来,那么这之间产生的差额就是剩余价值也就成为了资本家的利润。

镰刀、锄头虽然是简单劳动工具,但其都不是只具有一次性的使用价值,此也说明这些劳动产物中储集的人类劳动价值并非一次性传递到下一种劳动成果中,而是逐渐通过人类新的劳动传递到多个、多种新的劳动成果中。镰刀、锄头等这些人类劳动成果在其使用寿命结束前,人类的劳动价值残存的部分又是一直储存在其中并且是只能借助人类新的劳动才能逐渐被传递出去的。

而随着人类对于世界认知程度的加深、科学技术的发展使得人类的劳动成果越来越复杂,单独一个劳动者甚至几十个劳动者都无法完成一件商品,又是需要多个行业共同配合才能完成。比如一架飞机其又是一个跨多种行业的人类劳动成果,其必然也是众多参与者劳动价值的集中体现。那么飞机的交易价格所需的货币量就是所有参与飞机制造的劳动者总劳动价值的剥离、提取。但商品交换又是以实现商品价值、实现人类劳动价值为目的,对于飞机制造商而言售出飞机是实现了飞机的价值,但对于购买者而言飞机的使用又绝不会是一次性的,飞机的购买者在飞机寿命期内使用飞机就是在实现飞机的使用价值,飞机不管是什么用途其又会与使用者的其他劳动相关联。而飞机我们所能够联系到最直接的词语就是效率,而效率意味着飞机使用者所参与的人类新的劳动更加迅速的进行,其意味着人类劳动成果更快的出现,劳动产物被更快地创造、同比时间内也就意味着财富被更多地创造出来,所以飞机的售出也就并非真正商品价值的终结,其后是将储集在飞机中的人类劳动价值通过人类效率的提高传递给了其它劳动成果,但飞机的使用并非一次性的,那么飞机所附着的劳动价值也就并非一次性地传递给了其它人类劳动成果。

在工业生产中为了保证资金的使用效率,所以对于固定资产的投入是要注重比例的,而在会计科目中固定资产又都是有折旧的,而我们所讲的固定资产一般又是指机械设备和工业建筑等,其也同样是有使用年限的,而这些同样是人类的劳动成果。而之所以要注重固定资产投入的比例又是因固定资产占用的资金效率较差,其原因又是因固定资产的价值是逐渐实现、储集其中的人类劳动价值也是被逐渐传递给其他劳动成果的。那么在事实上诸多人类的劳动成果形成的商品中的劳动价值在其使用寿命结束前是一直储集其中并被逐渐传递给其他人类劳动成果的,并且随着人类社会经济的发展、科技不断进步这种储集也是越来越大的。既然人类的劳动价值得到了事实上的储集,那么劳动价值的剥离、提取的代表物货币自然也就能够合情合理地被储集进而有了储值的功能。

货币是商品交换的媒介、是人类劳动价值剥离提取出来的代表物,货币的流动就应当有与其对应的同等价值的商品交换的进行,也就预示着劳动价值进行了传递。各个国家对于商品经济的发展都是推崇加快资金流动的,如果要推动货币不断快速的流转,就必须不断地进行商品的交换,那么也就要求商品要不断地被制造出来,新的商品这种人类劳动成果又是必须借助人类新的劳动才能出现、也就必然会有新的劳动价值附着其中,有了新的、增加的劳动价值也就需要有同等量的货币的增加,仅从货币的数量计算财富必然是增加的。而如果仅仅是货币的流动而没有商品交换的进行、那么劳动价值也就不会得到传递,自然也就不会有新的劳动成果的出现,没有新的劳动成果也就没有新的增加的劳动价值出现、没有新增的劳动价值也就没有新的劳动价值的剥离提取,也就无需货币供应的增加,那么依然仅仅从货币的角度

分析,货币没有增加财富也就不会增加,单纯的货币流动也就变成了数字游戏。此也就意味着要真正做到加速资金流动,就必须将被储集在人类劳动成果中的劳动价值尽快输出传递出来,而只有加速商品的生产和流通消费也才能让各个行业中储集的劳动价值快速输出传递出来进而表现为资金的快速流动,社会新增财富也才能被更多、更快地创造出来。

对于各个国家货币处于长期贬值趋势的原因,我们又是需要从货币所代表的劳动价值在商品流通过程中的损耗来分析,也才能认知货币贬值的根本性原因,货币超发也就只是因素之一,即使增发的货币量如实反应新增商品中附着的劳动价值总量,在现今各个国家货币又是无法摆脱长期贬值这个趋势的。

在现实世界劳动价值的传递并非无损传递,最简单的就是我们的一日三餐,人类摄取食物不仅仅是简单的生命的延续,其又是我们体力的补充、使得我们劳动能力得到持续的维持,食物中的劳动价值实际是以我们其后不断参加新的劳动、创造新的劳动产物、创造新的劳动价值的方式在传递。但人的劳动能力在一定时期内是相对稳定的,并非吃的食物越精美、价值越大劳动能力就同比增强,所以我们反对铺张浪费的真正目的,还是希望食物中的劳动价值能够被高效传递进而提高社会整体的经济效率。工业、民用建筑未到使用期限就被拆除、天灾人祸各种社会损失等等,都是人类劳动产物中的劳动价值未被有效全部传递。国家建立完整的教育体系,对教育的投入、未成年人的供养所产生的延时效应又是通过之后人才、劳动力的培养、科技进步等促进社会经济更快速的发展、社会财富得到更多、更快的创造来显现的,而知识中劳动价值是隐形的,但国家庞大的教育体系所耗费的财富却又是现实、有形的,那么这种有形财富转换为隐形财富又是有形劳动价值转换为隐形劳动价值,其在社会经济中同样会显示有形财富、有形劳动价值的直接损耗。但由于经济的复杂性我们又是无法准确计算其中人类的劳动价值量,我们也就无法知晓与之相对应的货币量,那么人类的社会发展过程中劳动价值的累计储集的实际数量因为有了损耗就会小于社会中的货币量,按照之前用货币标定的劳动价值的价格就会上涨进而造成货币的实际贬值。

虽然我们都认可军队在维护国家安全上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但军队、军事装备即使只是战备状态同样是无法完成劳动价值的有效传递的,可以说军事领域就是人类劳动价值的死亡之地。军人同样是人类的个体、同样具有劳动能力,但军人在服役期间又是基本上不进行劳动生产的,那么军人也就不会为国家创造实质性的劳动成果、也就不会为社会贡献劳动价值的积累,等于是一个国家为军事人员提供的一切物资和军事装备均无法将其储集的劳动价值通过人类新的劳动传递到新的劳动产物中去,而这些物资、军事装备又是国家中其他劳动者的劳动成果,这些劳动成果中的劳动价值已经以货币的形式被提取出来成为国家总体财富的一部分,而这些实际消亡的劳动价值并未以货币等量回收并予以销毁的形式体现,那么其同样会造成一个国家的货币贬值。

货币不断流动、商品不断交换、劳动价值不断输出传递,如果这个过程是放射型的,劳动价值最终输出传递到某个环节就会停滞、消亡。劳动价值如果要被不断地利用就必须形成一个闭合循环系统,只有这样劳动价值才能不断发挥作用。而劳动价值是人类通过劳动创造的,而劳动又是社会性的需要人类所有具备劳动能力的个体都应当参与的,所以闭合循环体系就会体现出劳动价值始于人类个体最后又会终结于人类个体的特点,而这种终结又非真正意义上的终结,其又是通过人类新的劳动作用、创造新增的劳动价值的起始。

近期火爆的比特币实际是我们对于货币的本质、货币是否能成为商品、货币与财富观念的联系的综合思考。

比特币是人类编写的计算机程序,并且是只能依靠人类的新型科技产物计算机耗费时间和大量的电力来“制造”,所以比特币已经储集了人类的劳动价值,而计算机同样是人类的劳动产物,它的主要功能不仅是用于编程并且又是各种程序运行的保证,在计算机上编程、运行各种程序又是计算机的运用即劳动产物储集的人类劳动价值的输出传递过程,计算机的运行、互联网络传递又赋予比特币更多的人类劳动价值。那么比特币虽然只能存在于虚拟世界,但其作为人类的劳动产物也就必然富含了大量的人类劳动价值,而比特币用任何一种货币都是无法详细地计算它所富含的人类劳动价值,也只能只能大略估算其成本。

在任何国家和地区货币的发行均是政府行为,是具有法

律效力的,任何个人又是无权自造货币的,任何形式的个人自造货币的行为均是违法的,因为任何形式的自造货币行为对社会的价值体系都是具有实质性威胁的,所以自造货币在任何国家和地区都是不予承认且是违法的,所以比特币也就不应该具有货币的地位,也就不能成为法定的商品交换媒介。

比特币之所以没有被多数国家禁止,或许又是因其毕竟是人类的劳动产物,其在“造币”的过程中又耗费了大量的电力资源。但比特币的发明创造者,只是将比特币定位于具有复杂加密程序的电子货币,而这种高耗能的程序又是违反了人类编程的初衷和目的的,人类殚精竭虑进行各种编程的目的就是要其具有使用价值、能够成为商品,商品具有了使用价值才能确保商品中储集的人类劳动价值能够通过人类新的劳动输出传递出来进而促成新的商品的生成、进而增加社会财富,但比特币却又是不具有使用价值的人类劳动产物,那么比特币就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商品,比特币即使其储集了大量的人类劳动价值又是根本无法输出、传递出来的,所以比特币就是一种人类劳动价值的终结产物。

虽然比特币既无法成为法定货币又不具有使用价值无法成为真正的商品,但比特币的存在又是与我们现实世界中

的珠宝、古玩等财富的象征有着相似的特点。珠宝、古玩的

价格可以通过各种拍卖不断攀升,不断攀升的价格使得各种形式的财富价值更大,但这种拍卖并非真正劳动价值输出传递的过程、又是没有促成新的劳动产物生成,没有新的劳动产物也就没有新的劳动价值的增加,社会财富也就不会因为拍卖时的价格上涨得到实质性的增加。比特币的炒作升值就如同珠宝、古玩的拍卖,虽然价格不断上涨,但却没有新的劳动产物的诞生,自然就没有新的财富被创造出来,比特币的出现实际又是对我们现今世界财富观念的一种挑战。

在现今世界各个国家劳动价值都是在大量损耗之中的,各个国家的价值体系如果将货币与商品总量划等号其贬值速度将会是惊人的,而如果新型价值巨大的财富代表物不断出现和增值就可以对应因劳动价值循环过程中的损耗本应当销毁的部分货币,那么就会减缓货币的贬值速度,那么不断开发新的财富理念、寻找新的财富代表物也就成为抑制货币过快贬值当务之急。而我们的现实世界,财富不断集中流入少数人手里的趋势依然没有改变,货币如果快速贬值,拥有世界一半以上财富的少数人,他们拥有的大量财富就会严重缩水,而更多的文玩字画和其它珍惜之物被挖掘出来成为财富的一种形式,通过各种拍卖并以高额现金流在世上走一遭,其也就成为对应货币数量的人类劳动产物,而这种新“财富”的创造过程又是与靠单纯的劳动谋生的普通人毫无关系的。

在我们的财富理念中,黄金的地位是无可替代的,黄金即是我们理念中财富的一种又是世界通用的金属货币,同时各个国家货币的发行量又是需要与该国的黄金储备挂钩的,黄金之所以人类社会经济中具有这样重要的位置,实际依然是人类的劳动价值在起作用。

黄金在地球表面是稀有矿物,黄金的开采和冶炼都是有成本的,在黄金价格低于其开采成本时如果没有国家性的补贴是会亏本赔钱的,此也说明黄金的开采和冶炼就是人类的一个生产劳动过程,那么黄金成品也就必然储集了大量的人类劳动价值,而黄金作为一种特殊的贵金属抗氧化能力超强,那么它的长期储存就是无损耗的,所以黄金作为世界通用的金属货币真正的意义又是以无损的、人类劳动价值的储集物而存在。

在中国历史上还曾经出现过的有银、铜、铁质货币,银质货币流通使用的历史不次于黄金,铜铁因自身物理特性不耐氧化腐蚀而早早退出货币的历史舞台,而金银铜铁在地球的矿物储藏也是有限度的,其提炼过程同样需要耗费人类大量的劳动价值,而这些金属又是能够成为其它人类劳动产物的原材料的,其又是既能成为金属货币的原材料又能成为工业原材料的,当它们成为工业原材料使用时,开采、冶炼、加工储集在工业原料之中的劳动价值就能够输出传递给其它新的劳动产物,而这个过程又是通过人类新的劳动进行的,也自然会创造出新的劳动价值、增加人类财富。而金属货币因冶炼、铸造自身所储集的人类劳动价值在其行使交换媒介的职能时又是无法输出传递给其它人类劳动产物的,纸币也是如此,其只是在起交换媒介的作用,那么自身拥有一定价值的交换媒介也只能称之为特殊商品。而脱离金本位纸币的发型方式当时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资本主义国家由于通货膨胀导致货币贬值速度过快,但我们人类社会经济处于正常情况下是会快速发展的,人类社会财富增长速度又是会大于黄金的开采量的,如果我们依然按照黄金的存世量来限制纸币的发行数量、依然采取金本位的纸币发行方式,新增的人类劳动价值就无法如实被剥离提取出来体现在纸币上,货币不但不会贬值还有会走上一条不断升值的道路,这种趋势必然会导致消费低迷市场萎缩,反而会限制社会经济的发展甚至导致经济倒退。

而人类社会货币的发展历经金属货币后又是纸币和电子支付的无现金社会,货币的这种发展方向又在说明,货币只是人类商品交换的媒介、是为商品交换服务的,所以这种交换媒介的发展,必定是以更加方便快捷地服务于商品交换为方向而不是以其自身拥有更大价值、耗费、占用更多的人类劳动为方向的。人类进入到数字网络智能的无现金电子支付时代,货币虽然已经演变为电子符号、数字符号,但其依然是在忠实履行它无法改变的职能作用,此也就说明货币在本质上就不是商品。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