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lwwxyz伟文2 发表于  2017-11-14 19:19:16 14978字 ( 1/443)

低吟浅唱九州风30b 百二感怀·零句碎语【十二】

低吟浅唱九州风30b

百二感怀·零句碎语【十二】(2013.11)

(敢以人格筑长城·百二感怀【083】

 

 

百二感怀

零句碎语十二

 

知识分子应该受到尊重。  

八十年代起对知识人才宠爱有加,不仅是纠偏的必然,还由于 “物以稀为贵”, 当时知识人才太少了。

 

提高整个知识阶层的待遇,使之长期地较整体水平高一些,这是人们普遍赞成乐于接受的。

在某一时段先行一步较大幅度地提高整个知识阶层的待遇,使之明显地甚至近乎一倍地高于整体水平,这是人们尚可认同愿意接受的。

长期地使整个知识阶层的待遇近乎一倍地置于整体水平之上,这是人们很难理解不易接受的。

 

某年。某市属大学自行升了薪(补贴?),近千元。其他大学没有加,找市。张市长同意,林书记不同意。于是联合起来到市委门前讨说法。书记后走贵州。

 

我想这位书记是懂得把握大局的。已经连续加了几次了嘛,我还要养别的孩子呢!

有些人是被宠惯了,弄得地方领导们必须十分谨慎,拧起耳朵来聆听他们的声音,同时也只好把那些工人土鳖冷在一边。

 

鲁迅:

还有,以为诗人或文学家高于一切人,他底工作比一切工作都高贵,也是不正确的观念。举例说,从前海涅以为诗人最高贵,而上帝最公平,诗人在死后,便到上帝那里去,围着上帝坐着,上帝请他吃糖果。在现在,上帝请吃糖果的事,是当然无人相信的了,但以为诗人或文学家,现在为劳动大众革命,将来革命成功,劳动阶级一定从丰报酬,特别优待,请他坐特等车,吃特等饭,或者劳动者捧着牛油面包来献他,说:我们的诗人,请用吧!这也是不正确的;因为实际上决不会有这种事,恐怕那时比现在还要苦,不但没有牛油面包,连黑面包都没有也说不定,俄国革命后一二年的情形便是例子。如果不明白这情形,也容易变成右翼。事实上,劳动者大众,只要不是梁实秋所说有出息者,也决不会特别看重知识阶级者的,如我所译的《溃灭》中的美谛克(知识阶级出身),反而常被矿工等所嘲笑。不待说,知识阶级有知识阶级的事要做,不应特别看轻,然而劳动阶级决无特别例外地优待诗人或文学家的义务。

 

需要说明,鲁迅这些话与毛氏教化无关。毛泽东当时还不是中央主管,而且也没有这方面的言论文章。

 

近些年,人们又开始注意起工人来了。建筑工。搬运工。保姆。……

其实这也是“物以稀为贵”

注意他们是完全应该的。他们的技能,他们的智慧,他们的精神,他们的责任心,他们给社会的实际的贡献,哪一样输给他人?

“卑贱者最聪明”,毛泽东这句话,不能说是在教化他人,他是在说出他自身的深切的体会。

美国的《时代》周刊,不也用中国工人作为封面吗?

 

费解的是:

人们注意的是工人的突然鼓胀的钱包。

人们看事情怪异的眼光。

奇异的惊叫声。

这当中沉积着多少这些年来歪曲的教育和政策的误导啊。

 

 

【说明】有研究者称:鲁迅可能受德文水平的局限误读误用了相关海涅的资料。德国诗人海涅并没有鲁迅批评的这种观念, 相反, 海涅1823年创作《还乡曲》认为诗人在天国做天主,吃糕饼和糖果,是一件无聊不堪的事情,作为诗人,还是应该置身于人世。/上文所引,鲁迅或真误解了海涅,但并不影响他表述的观点的清晰性明确性。

 

lwwxyz伟文2 发表于  2017-11-14 19:38:14 145字 ( 0/17)

知识阶级有知识阶级的事要做,不应特别看轻,然而劳动阶级决无特别例外地优待诗人或文学家的义务

低吟浅唱九州风30b

百二感怀·零句碎语【十二】(2013.11)

(敢以人格筑长城·百二感怀【083】

 

 

百二感怀

零句碎语十二

 

知识分子应该受到尊重。  

八十年代起对知识人才宠爱有加,不仅是纠偏的必然,还由于 “物以稀为贵”, 当时知识人才太少了。

 

提高整个知识阶层的待遇,使之长期地较整体水平高一些,这是人们普遍赞成乐于接受的。

在某一时段先行一步较大幅度地提高整个知识阶层的待遇,使之明显地甚至近乎一倍地高于整体水平,这是人们尚可认同愿意接受的。

长期地使整个知识阶层的待遇近乎一倍地置于整体水平之上,这是人们很难理解不易接受的。

 

某年。某市属大学自行升了薪(补贴?),近千元。其他大学没有加,找市。张市长同意,林书记不同意。于是联合起来到市委门前讨说法。书记后走贵州。

 

我想这位书记是懂得把握大局的。已经连续加了几次了嘛,我还要养别的孩子呢!

有些人是被宠惯了,弄得地方领导们必须十分谨慎,拧起耳朵来聆听他们的声音,同时也只好把那些工人土鳖冷在一边。

 

鲁迅:

还有,以为诗人或文学家高于一切人,他底工作比一切工作都高贵,也是不正确的观念。举例说,从前海涅以为诗人最高贵,而上帝最公平,诗人在死后,便到上帝那里去,围着上帝坐着,上帝请他吃糖果。在现在,上帝请吃糖果的事,是当然无人相信的了,但以为诗人或文学家,现在为劳动大众革命,将来革命成功,劳动阶级一定从丰报酬,特别优待,请他坐特等车,吃特等饭,或者劳动者捧着牛油面包来献他,说:我们的诗人,请用吧!这也是不正确的;因为实际上决不会有这种事,恐怕那时比现在还要苦,不但没有牛油面包,连黑面包都没有也说不定,俄国革命后一二年的情形便是例子。如果不明白这情形,也容易变成右翼。事实上,劳动者大众,只要不是梁实秋所说有出息者,也决不会特别看重知识阶级者的,如我所译的《溃灭》中的美谛克(知识阶级出身),反而常被矿工等所嘲笑。不待说,知识阶级有知识阶级的事要做,不应特别看轻,然而劳动阶级决无特别例外地优待诗人或文学家的义务。

 

需要说明,鲁迅这些话与毛氏教化无关。毛泽东当时还不是中央主管,而且也没有这方面的言论文章。

 

近些年,人们又开始注意起工人来了。建筑工。搬运工。保姆。……

其实这也是“物以稀为贵”

注意他们是完全应该的。他们的技能,他们的智慧,他们的精神,他们的责任心,他们给社会的实际的贡献,哪一样输给他人?

“卑贱者最聪明”,毛泽东这句话,不能说是在教化他人,他是在说出他自身的深切的体会。

美国的《时代》周刊,不也用中国工人作为封面吗?

 

费解的是:

人们注意的是工人的突然鼓胀的钱包。

人们看事情怪异的眼光。

奇异的惊叫声。

这当中沉积着多少这些年来歪曲的教育和政策的误导啊。

 

 

【说明】有研究者称:鲁迅可能受德文水平的局限误读误用了相关海涅的资料。德国诗人海涅并没有鲁迅批评的这种观念, 相反, 海涅1823年创作《还乡曲》认为诗人在天国做天主,吃糕饼和糖果,是一件无聊不堪的事情,作为诗人,还是应该置身于人世。/上文所引,鲁迅或真误解了海涅,但并不影响他表述的观点的清晰性明确性。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