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今日关注 发表于  2017-11-14 08:26:10 4734字 ( 10/1214)

人民日报:消弭拉山头搞宗派的政治隐患

消弭拉山头搞宗派的政治隐患(红船观澜)

吴储岐

2017年11月14日05:3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前不久,王岐山同志在《开启新时代 踏上新征程》署名文章中指出,政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冲着山头主义和宗派主义去,消弭政治隐患。

  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并非新冒头的问题。在我们党的不同时期,这种带有个人主义、小团体主义的错误倾向有过不同表现,曾对党产生过严重的危害。因此,我们党对这些错误倾向一直高度警惕、坚决打击。过去5年,反腐力度史无前例、成效世界瞩目,我们党以铁腕反腐的决心和行动向世人证明:中国共产党与腐败水火不容。然而,“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坚决防止和反对宗派主义、圈子文化、码头文化……这说明老问题有了新表现,危害不容小觑,全面从严治党须臾不可松懈。

  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这是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的一种突出表现形式。从“秘书帮”,到“石油帮”,再到“山西帮”……细数近年来落马的一些党员领导干部,他们背后往往都有秘而不宣的“自留地”。千丝万缕的利益将一些干部“串联”起来,由点及面,由线而网,形成一个个或明或暗、或松或紧的“帮派”“团伙”,甚至是“豪门寡头”“独立王国”,最终带来某一地区或某一领域的“塌方式腐败”。

  透过现象看本质,无论是山头主义还是宗派主义,有“主义”便有这所谓“主义”滋生的土壤,山头主义宗派主义滋生的土壤就在于圈子文化,其本质是搞封建的人身依附关系,目的是搞权力攀援、利益交换。一些党员领导干部把主管地区当作禁脔,将服务领域变成私人领地,用公共资源捞取政治资本,以权力交换维系帮派关系,逐渐形成权钱交易、抱团腐败、人身依附、对抗法纪的利益集团或攻守同盟,不断吸引一些经受不住权力、名利考验,价值观错位、荣辱观颠倒的干部入“圈”入“伙”,拉起了“山头”、搞出了“宗派”。

  拉山头、搞宗派是封建宗法社会的遗毒,危害巨大。最大的危害,就在于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疏离党和人民群众的关系,削弱党的向心力、凝聚力、战斗力,是害党、误国、毁军、坑民的政治毒瘤。这不是危言耸听,而在党和国家历史上真实存在和发生过。时至今日,我们仍需打起十二分精神防止、禁绝各种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的变相变种、滋长蔓延。

  任何人不要认为自己进了所谓的“圈”、入了所谓的“伙”,一切就万事大吉、高枕无忧,就有了保护伞,可以逍遥于党纪国法之外了。历史的经验一次次证明,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那一套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终将自食恶果。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重拳迭出,铲除了周永康等一批“山头”“宗派”,就是明证。实践证明,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任何人企图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那一套都将受到严肃查处,都将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正常的人情交往,是社会人的基本需求。禁止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并不是说党员干部相互之间不能交朋友,而是说要交“君子之友”,不交“狐朋狗友”,要营造一个清清爽爽的朋友圈,而非一个乌烟瘴气的利益圈。

  “我们要搞五湖四海,不要搞山头主义。”我们党历史上,毛泽东曾经多次告诫各级党员干部。坚决防范政治腐败,就要坚决防止和反对山头主义宗派主义,使党内政治生活严肃规范,使党内政治生态海晏河清,把全面从严治党不断推向纵深。


  《 人民日报 》( 2017年11月14日 17 版)

不注册才只能跟贴 发表于  2017-11-14 18:57:14 13字 ( 0/61)

重温毛主席的“五湖四海”。

消弭拉山头搞宗派的政治隐患(红船观澜)

吴储岐

2017年11月14日05:3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前不久,王岐山同志在《开启新时代 踏上新征程》署名文章中指出,政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冲着山头主义和宗派主义去,消弭政治隐患。

  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并非新冒头的问题。在我们党的不同时期,这种带有个人主义、小团体主义的错误倾向有过不同表现,曾对党产生过严重的危害。因此,我们党对这些错误倾向一直高度警惕、坚决打击。过去5年,反腐力度史无前例、成效世界瞩目,我们党以铁腕反腐的决心和行动向世人证明:中国共产党与腐败水火不容。然而,“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坚决防止和反对宗派主义、圈子文化、码头文化……这说明老问题有了新表现,危害不容小觑,全面从严治党须臾不可松懈。

  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这是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的一种突出表现形式。从“秘书帮”,到“石油帮”,再到“山西帮”……细数近年来落马的一些党员领导干部,他们背后往往都有秘而不宣的“自留地”。千丝万缕的利益将一些干部“串联”起来,由点及面,由线而网,形成一个个或明或暗、或松或紧的“帮派”“团伙”,甚至是“豪门寡头”“独立王国”,最终带来某一地区或某一领域的“塌方式腐败”。

  透过现象看本质,无论是山头主义还是宗派主义,有“主义”便有这所谓“主义”滋生的土壤,山头主义宗派主义滋生的土壤就在于圈子文化,其本质是搞封建的人身依附关系,目的是搞权力攀援、利益交换。一些党员领导干部把主管地区当作禁脔,将服务领域变成私人领地,用公共资源捞取政治资本,以权力交换维系帮派关系,逐渐形成权钱交易、抱团腐败、人身依附、对抗法纪的利益集团或攻守同盟,不断吸引一些经受不住权力、名利考验,价值观错位、荣辱观颠倒的干部入“圈”入“伙”,拉起了“山头”、搞出了“宗派”。

  拉山头、搞宗派是封建宗法社会的遗毒,危害巨大。最大的危害,就在于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疏离党和人民群众的关系,削弱党的向心力、凝聚力、战斗力,是害党、误国、毁军、坑民的政治毒瘤。这不是危言耸听,而在党和国家历史上真实存在和发生过。时至今日,我们仍需打起十二分精神防止、禁绝各种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的变相变种、滋长蔓延。

  任何人不要认为自己进了所谓的“圈”、入了所谓的“伙”,一切就万事大吉、高枕无忧,就有了保护伞,可以逍遥于党纪国法之外了。历史的经验一次次证明,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那一套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终将自食恶果。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重拳迭出,铲除了周永康等一批“山头”“宗派”,就是明证。实践证明,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任何人企图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那一套都将受到严肃查处,都将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正常的人情交往,是社会人的基本需求。禁止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并不是说党员干部相互之间不能交朋友,而是说要交“君子之友”,不交“狐朋狗友”,要营造一个清清爽爽的朋友圈,而非一个乌烟瘴气的利益圈。

  “我们要搞五湖四海,不要搞山头主义。”我们党历史上,毛泽东曾经多次告诫各级党员干部。坚决防范政治腐败,就要坚决防止和反对山头主义宗派主义,使党内政治生活严肃规范,使党内政治生态海晏河清,把全面从严治党不断推向纵深。


  《 人民日报 》( 2017年11月14日 17 版)

袁大麻子 发表于  2017-11-14 15:20:17 17字 ( 0/20)

马列主义、社会主义啥土壤?[猜想]

消弭拉山头搞宗派的政治隐患(红船观澜)

吴储岐

2017年11月14日05:3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前不久,王岐山同志在《开启新时代 踏上新征程》署名文章中指出,政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冲着山头主义和宗派主义去,消弭政治隐患。

  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并非新冒头的问题。在我们党的不同时期,这种带有个人主义、小团体主义的错误倾向有过不同表现,曾对党产生过严重的危害。因此,我们党对这些错误倾向一直高度警惕、坚决打击。过去5年,反腐力度史无前例、成效世界瞩目,我们党以铁腕反腐的决心和行动向世人证明:中国共产党与腐败水火不容。然而,“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坚决防止和反对宗派主义、圈子文化、码头文化……这说明老问题有了新表现,危害不容小觑,全面从严治党须臾不可松懈。

  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这是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的一种突出表现形式。从“秘书帮”,到“石油帮”,再到“山西帮”……细数近年来落马的一些党员领导干部,他们背后往往都有秘而不宣的“自留地”。千丝万缕的利益将一些干部“串联”起来,由点及面,由线而网,形成一个个或明或暗、或松或紧的“帮派”“团伙”,甚至是“豪门寡头”“独立王国”,最终带来某一地区或某一领域的“塌方式腐败”。

  透过现象看本质,无论是山头主义还是宗派主义,有“主义”便有这所谓“主义”滋生的土壤,山头主义宗派主义滋生的土壤就在于圈子文化,其本质是搞封建的人身依附关系,目的是搞权力攀援、利益交换。一些党员领导干部把主管地区当作禁脔,将服务领域变成私人领地,用公共资源捞取政治资本,以权力交换维系帮派关系,逐渐形成权钱交易、抱团腐败、人身依附、对抗法纪的利益集团或攻守同盟,不断吸引一些经受不住权力、名利考验,价值观错位、荣辱观颠倒的干部入“圈”入“伙”,拉起了“山头”、搞出了“宗派”。

  拉山头、搞宗派是封建宗法社会的遗毒,危害巨大。最大的危害,就在于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疏离党和人民群众的关系,削弱党的向心力、凝聚力、战斗力,是害党、误国、毁军、坑民的政治毒瘤。这不是危言耸听,而在党和国家历史上真实存在和发生过。时至今日,我们仍需打起十二分精神防止、禁绝各种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的变相变种、滋长蔓延。

  任何人不要认为自己进了所谓的“圈”、入了所谓的“伙”,一切就万事大吉、高枕无忧,就有了保护伞,可以逍遥于党纪国法之外了。历史的经验一次次证明,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那一套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终将自食恶果。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重拳迭出,铲除了周永康等一批“山头”“宗派”,就是明证。实践证明,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任何人企图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那一套都将受到严肃查处,都将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正常的人情交往,是社会人的基本需求。禁止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并不是说党员干部相互之间不能交朋友,而是说要交“君子之友”,不交“狐朋狗友”,要营造一个清清爽爽的朋友圈,而非一个乌烟瘴气的利益圈。

  “我们要搞五湖四海,不要搞山头主义。”我们党历史上,毛泽东曾经多次告诫各级党员干部。坚决防范政治腐败,就要坚决防止和反对山头主义宗派主义,使党内政治生活严肃规范,使党内政治生态海晏河清,把全面从严治党不断推向纵深。


  《 人民日报 》( 2017年11月14日 17 版)

中道逸民689 发表于  2017-11-14 12:30:39 48字 ( 0/22)

厉害的教训指出,凡是拉山头搞宗派的,都是在个人思想品行方面处理问题。这都是个人私利和欲望在作祟。

消弭拉山头搞宗派的政治隐患(红船观澜)

吴储岐

2017年11月14日05:3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前不久,王岐山同志在《开启新时代 踏上新征程》署名文章中指出,政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冲着山头主义和宗派主义去,消弭政治隐患。

  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并非新冒头的问题。在我们党的不同时期,这种带有个人主义、小团体主义的错误倾向有过不同表现,曾对党产生过严重的危害。因此,我们党对这些错误倾向一直高度警惕、坚决打击。过去5年,反腐力度史无前例、成效世界瞩目,我们党以铁腕反腐的决心和行动向世人证明:中国共产党与腐败水火不容。然而,“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坚决防止和反对宗派主义、圈子文化、码头文化……这说明老问题有了新表现,危害不容小觑,全面从严治党须臾不可松懈。

  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这是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的一种突出表现形式。从“秘书帮”,到“石油帮”,再到“山西帮”……细数近年来落马的一些党员领导干部,他们背后往往都有秘而不宣的“自留地”。千丝万缕的利益将一些干部“串联”起来,由点及面,由线而网,形成一个个或明或暗、或松或紧的“帮派”“团伙”,甚至是“豪门寡头”“独立王国”,最终带来某一地区或某一领域的“塌方式腐败”。

  透过现象看本质,无论是山头主义还是宗派主义,有“主义”便有这所谓“主义”滋生的土壤,山头主义宗派主义滋生的土壤就在于圈子文化,其本质是搞封建的人身依附关系,目的是搞权力攀援、利益交换。一些党员领导干部把主管地区当作禁脔,将服务领域变成私人领地,用公共资源捞取政治资本,以权力交换维系帮派关系,逐渐形成权钱交易、抱团腐败、人身依附、对抗法纪的利益集团或攻守同盟,不断吸引一些经受不住权力、名利考验,价值观错位、荣辱观颠倒的干部入“圈”入“伙”,拉起了“山头”、搞出了“宗派”。

  拉山头、搞宗派是封建宗法社会的遗毒,危害巨大。最大的危害,就在于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疏离党和人民群众的关系,削弱党的向心力、凝聚力、战斗力,是害党、误国、毁军、坑民的政治毒瘤。这不是危言耸听,而在党和国家历史上真实存在和发生过。时至今日,我们仍需打起十二分精神防止、禁绝各种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的变相变种、滋长蔓延。

  任何人不要认为自己进了所谓的“圈”、入了所谓的“伙”,一切就万事大吉、高枕无忧,就有了保护伞,可以逍遥于党纪国法之外了。历史的经验一次次证明,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那一套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终将自食恶果。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重拳迭出,铲除了周永康等一批“山头”“宗派”,就是明证。实践证明,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任何人企图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那一套都将受到严肃查处,都将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正常的人情交往,是社会人的基本需求。禁止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并不是说党员干部相互之间不能交朋友,而是说要交“君子之友”,不交“狐朋狗友”,要营造一个清清爽爽的朋友圈,而非一个乌烟瘴气的利益圈。

  “我们要搞五湖四海,不要搞山头主义。”我们党历史上,毛泽东曾经多次告诫各级党员干部。坚决防范政治腐败,就要坚决防止和反对山头主义宗派主义,使党内政治生活严肃规范,使党内政治生态海晏河清,把全面从严治党不断推向纵深。


  《 人民日报 》( 2017年11月14日 17 版)

中道逸民689 发表于  2017-11-14 12:31:35 48字 ( 0/65)

历史的教训指出,凡是拉山头搞宗派的,都是在个人思想品行方面处理问题。这都是个人私利和欲望在作祟。

消弭拉山头搞宗派的政治隐患(红船观澜)

吴储岐

2017年11月14日05:3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前不久,王岐山同志在《开启新时代 踏上新征程》署名文章中指出,政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冲着山头主义和宗派主义去,消弭政治隐患。

  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并非新冒头的问题。在我们党的不同时期,这种带有个人主义、小团体主义的错误倾向有过不同表现,曾对党产生过严重的危害。因此,我们党对这些错误倾向一直高度警惕、坚决打击。过去5年,反腐力度史无前例、成效世界瞩目,我们党以铁腕反腐的决心和行动向世人证明:中国共产党与腐败水火不容。然而,“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坚决防止和反对宗派主义、圈子文化、码头文化……这说明老问题有了新表现,危害不容小觑,全面从严治党须臾不可松懈。

  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这是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的一种突出表现形式。从“秘书帮”,到“石油帮”,再到“山西帮”……细数近年来落马的一些党员领导干部,他们背后往往都有秘而不宣的“自留地”。千丝万缕的利益将一些干部“串联”起来,由点及面,由线而网,形成一个个或明或暗、或松或紧的“帮派”“团伙”,甚至是“豪门寡头”“独立王国”,最终带来某一地区或某一领域的“塌方式腐败”。

  透过现象看本质,无论是山头主义还是宗派主义,有“主义”便有这所谓“主义”滋生的土壤,山头主义宗派主义滋生的土壤就在于圈子文化,其本质是搞封建的人身依附关系,目的是搞权力攀援、利益交换。一些党员领导干部把主管地区当作禁脔,将服务领域变成私人领地,用公共资源捞取政治资本,以权力交换维系帮派关系,逐渐形成权钱交易、抱团腐败、人身依附、对抗法纪的利益集团或攻守同盟,不断吸引一些经受不住权力、名利考验,价值观错位、荣辱观颠倒的干部入“圈”入“伙”,拉起了“山头”、搞出了“宗派”。

  拉山头、搞宗派是封建宗法社会的遗毒,危害巨大。最大的危害,就在于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疏离党和人民群众的关系,削弱党的向心力、凝聚力、战斗力,是害党、误国、毁军、坑民的政治毒瘤。这不是危言耸听,而在党和国家历史上真实存在和发生过。时至今日,我们仍需打起十二分精神防止、禁绝各种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的变相变种、滋长蔓延。

  任何人不要认为自己进了所谓的“圈”、入了所谓的“伙”,一切就万事大吉、高枕无忧,就有了保护伞,可以逍遥于党纪国法之外了。历史的经验一次次证明,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那一套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终将自食恶果。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重拳迭出,铲除了周永康等一批“山头”“宗派”,就是明证。实践证明,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任何人企图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那一套都将受到严肃查处,都将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正常的人情交往,是社会人的基本需求。禁止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并不是说党员干部相互之间不能交朋友,而是说要交“君子之友”,不交“狐朋狗友”,要营造一个清清爽爽的朋友圈,而非一个乌烟瘴气的利益圈。

  “我们要搞五湖四海,不要搞山头主义。”我们党历史上,毛泽东曾经多次告诫各级党员干部。坚决防范政治腐败,就要坚决防止和反对山头主义宗派主义,使党内政治生活严肃规范,使党内政治生态海晏河清,把全面从严治党不断推向纵深。


  《 人民日报 》( 2017年11月14日 17 版)

中道逸民689 发表于  2017-11-14 12:32:21 48字 ( 0/30)

历史的教训指出,凡是拉山头搞宗派的,都是在个人思想品行方面出了问题。这都是个人私利和欲望在作祟。

消弭拉山头搞宗派的政治隐患(红船观澜)

吴储岐

2017年11月14日05:3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前不久,王岐山同志在《开启新时代 踏上新征程》署名文章中指出,政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冲着山头主义和宗派主义去,消弭政治隐患。

  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并非新冒头的问题。在我们党的不同时期,这种带有个人主义、小团体主义的错误倾向有过不同表现,曾对党产生过严重的危害。因此,我们党对这些错误倾向一直高度警惕、坚决打击。过去5年,反腐力度史无前例、成效世界瞩目,我们党以铁腕反腐的决心和行动向世人证明:中国共产党与腐败水火不容。然而,“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坚决防止和反对宗派主义、圈子文化、码头文化……这说明老问题有了新表现,危害不容小觑,全面从严治党须臾不可松懈。

  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这是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的一种突出表现形式。从“秘书帮”,到“石油帮”,再到“山西帮”……细数近年来落马的一些党员领导干部,他们背后往往都有秘而不宣的“自留地”。千丝万缕的利益将一些干部“串联”起来,由点及面,由线而网,形成一个个或明或暗、或松或紧的“帮派”“团伙”,甚至是“豪门寡头”“独立王国”,最终带来某一地区或某一领域的“塌方式腐败”。

  透过现象看本质,无论是山头主义还是宗派主义,有“主义”便有这所谓“主义”滋生的土壤,山头主义宗派主义滋生的土壤就在于圈子文化,其本质是搞封建的人身依附关系,目的是搞权力攀援、利益交换。一些党员领导干部把主管地区当作禁脔,将服务领域变成私人领地,用公共资源捞取政治资本,以权力交换维系帮派关系,逐渐形成权钱交易、抱团腐败、人身依附、对抗法纪的利益集团或攻守同盟,不断吸引一些经受不住权力、名利考验,价值观错位、荣辱观颠倒的干部入“圈”入“伙”,拉起了“山头”、搞出了“宗派”。

  拉山头、搞宗派是封建宗法社会的遗毒,危害巨大。最大的危害,就在于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疏离党和人民群众的关系,削弱党的向心力、凝聚力、战斗力,是害党、误国、毁军、坑民的政治毒瘤。这不是危言耸听,而在党和国家历史上真实存在和发生过。时至今日,我们仍需打起十二分精神防止、禁绝各种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的变相变种、滋长蔓延。

  任何人不要认为自己进了所谓的“圈”、入了所谓的“伙”,一切就万事大吉、高枕无忧,就有了保护伞,可以逍遥于党纪国法之外了。历史的经验一次次证明,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那一套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终将自食恶果。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重拳迭出,铲除了周永康等一批“山头”“宗派”,就是明证。实践证明,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任何人企图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那一套都将受到严肃查处,都将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正常的人情交往,是社会人的基本需求。禁止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并不是说党员干部相互之间不能交朋友,而是说要交“君子之友”,不交“狐朋狗友”,要营造一个清清爽爽的朋友圈,而非一个乌烟瘴气的利益圈。

  “我们要搞五湖四海,不要搞山头主义。”我们党历史上,毛泽东曾经多次告诫各级党员干部。坚决防范政治腐败,就要坚决防止和反对山头主义宗派主义,使党内政治生活严肃规范,使党内政治生态海晏河清,把全面从严治党不断推向纵深。


  《 人民日报 》( 2017年11月14日 17 版)

平身齐家 发表于  2017-11-14 11:06:54 68字 ( 0/16)

有些借机构体制改革东风,建立自己的王国,只信任自己带来的人,拉拢亲手招来的人,排除异己,拉山头,结团伙,欺上瞒下,弄虚作假,耍个人威风。

消弭拉山头搞宗派的政治隐患(红船观澜)

吴储岐

2017年11月14日05:3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前不久,王岐山同志在《开启新时代 踏上新征程》署名文章中指出,政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冲着山头主义和宗派主义去,消弭政治隐患。

  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并非新冒头的问题。在我们党的不同时期,这种带有个人主义、小团体主义的错误倾向有过不同表现,曾对党产生过严重的危害。因此,我们党对这些错误倾向一直高度警惕、坚决打击。过去5年,反腐力度史无前例、成效世界瞩目,我们党以铁腕反腐的决心和行动向世人证明:中国共产党与腐败水火不容。然而,“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坚决防止和反对宗派主义、圈子文化、码头文化……这说明老问题有了新表现,危害不容小觑,全面从严治党须臾不可松懈。

  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这是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的一种突出表现形式。从“秘书帮”,到“石油帮”,再到“山西帮”……细数近年来落马的一些党员领导干部,他们背后往往都有秘而不宣的“自留地”。千丝万缕的利益将一些干部“串联”起来,由点及面,由线而网,形成一个个或明或暗、或松或紧的“帮派”“团伙”,甚至是“豪门寡头”“独立王国”,最终带来某一地区或某一领域的“塌方式腐败”。

  透过现象看本质,无论是山头主义还是宗派主义,有“主义”便有这所谓“主义”滋生的土壤,山头主义宗派主义滋生的土壤就在于圈子文化,其本质是搞封建的人身依附关系,目的是搞权力攀援、利益交换。一些党员领导干部把主管地区当作禁脔,将服务领域变成私人领地,用公共资源捞取政治资本,以权力交换维系帮派关系,逐渐形成权钱交易、抱团腐败、人身依附、对抗法纪的利益集团或攻守同盟,不断吸引一些经受不住权力、名利考验,价值观错位、荣辱观颠倒的干部入“圈”入“伙”,拉起了“山头”、搞出了“宗派”。

  拉山头、搞宗派是封建宗法社会的遗毒,危害巨大。最大的危害,就在于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疏离党和人民群众的关系,削弱党的向心力、凝聚力、战斗力,是害党、误国、毁军、坑民的政治毒瘤。这不是危言耸听,而在党和国家历史上真实存在和发生过。时至今日,我们仍需打起十二分精神防止、禁绝各种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的变相变种、滋长蔓延。

  任何人不要认为自己进了所谓的“圈”、入了所谓的“伙”,一切就万事大吉、高枕无忧,就有了保护伞,可以逍遥于党纪国法之外了。历史的经验一次次证明,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那一套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终将自食恶果。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重拳迭出,铲除了周永康等一批“山头”“宗派”,就是明证。实践证明,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任何人企图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那一套都将受到严肃查处,都将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正常的人情交往,是社会人的基本需求。禁止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并不是说党员干部相互之间不能交朋友,而是说要交“君子之友”,不交“狐朋狗友”,要营造一个清清爽爽的朋友圈,而非一个乌烟瘴气的利益圈。

  “我们要搞五湖四海,不要搞山头主义。”我们党历史上,毛泽东曾经多次告诫各级党员干部。坚决防范政治腐败,就要坚决防止和反对山头主义宗派主义,使党内政治生活严肃规范,使党内政治生态海晏河清,把全面从严治党不断推向纵深。


  《 人民日报 》( 2017年11月14日 17 版)

平身齐家 发表于  2017-11-14 10:57:08 295字 ( 0/28)

透过现象看本质,无论是山头主义还是宗派主义,有“主义”便有这所谓“主义”滋生的土壤,山头主义宗派主义滋生的土壤就在于圈子文化,其本质是搞封建的人身依附关系,目的

消弭拉山头搞宗派的政治隐患(红船观澜)

吴储岐

2017年11月14日05:3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前不久,王岐山同志在《开启新时代 踏上新征程》署名文章中指出,政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冲着山头主义和宗派主义去,消弭政治隐患。

  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并非新冒头的问题。在我们党的不同时期,这种带有个人主义、小团体主义的错误倾向有过不同表现,曾对党产生过严重的危害。因此,我们党对这些错误倾向一直高度警惕、坚决打击。过去5年,反腐力度史无前例、成效世界瞩目,我们党以铁腕反腐的决心和行动向世人证明:中国共产党与腐败水火不容。然而,“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坚决防止和反对宗派主义、圈子文化、码头文化……这说明老问题有了新表现,危害不容小觑,全面从严治党须臾不可松懈。

  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这是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的一种突出表现形式。从“秘书帮”,到“石油帮”,再到“山西帮”……细数近年来落马的一些党员领导干部,他们背后往往都有秘而不宣的“自留地”。千丝万缕的利益将一些干部“串联”起来,由点及面,由线而网,形成一个个或明或暗、或松或紧的“帮派”“团伙”,甚至是“豪门寡头”“独立王国”,最终带来某一地区或某一领域的“塌方式腐败”。

  透过现象看本质,无论是山头主义还是宗派主义,有“主义”便有这所谓“主义”滋生的土壤,山头主义宗派主义滋生的土壤就在于圈子文化,其本质是搞封建的人身依附关系,目的是搞权力攀援、利益交换。一些党员领导干部把主管地区当作禁脔,将服务领域变成私人领地,用公共资源捞取政治资本,以权力交换维系帮派关系,逐渐形成权钱交易、抱团腐败、人身依附、对抗法纪的利益集团或攻守同盟,不断吸引一些经受不住权力、名利考验,价值观错位、荣辱观颠倒的干部入“圈”入“伙”,拉起了“山头”、搞出了“宗派”。

  拉山头、搞宗派是封建宗法社会的遗毒,危害巨大。最大的危害,就在于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疏离党和人民群众的关系,削弱党的向心力、凝聚力、战斗力,是害党、误国、毁军、坑民的政治毒瘤。这不是危言耸听,而在党和国家历史上真实存在和发生过。时至今日,我们仍需打起十二分精神防止、禁绝各种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的变相变种、滋长蔓延。

  任何人不要认为自己进了所谓的“圈”、入了所谓的“伙”,一切就万事大吉、高枕无忧,就有了保护伞,可以逍遥于党纪国法之外了。历史的经验一次次证明,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那一套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终将自食恶果。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重拳迭出,铲除了周永康等一批“山头”“宗派”,就是明证。实践证明,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任何人企图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那一套都将受到严肃查处,都将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正常的人情交往,是社会人的基本需求。禁止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并不是说党员干部相互之间不能交朋友,而是说要交“君子之友”,不交“狐朋狗友”,要营造一个清清爽爽的朋友圈,而非一个乌烟瘴气的利益圈。

  “我们要搞五湖四海,不要搞山头主义。”我们党历史上,毛泽东曾经多次告诫各级党员干部。坚决防范政治腐败,就要坚决防止和反对山头主义宗派主义,使党内政治生活严肃规范,使党内政治生态海晏河清,把全面从严治党不断推向纵深。


  《 人民日报 》( 2017年11月14日 17 版)

龙翔天下 发表于  2017-11-14 09:11:31 32字 ( 0/15)

人的感情喜好由近及远,客观存在,但是要注意不能凌驾于党纪国法之上

消弭拉山头搞宗派的政治隐患(红船观澜)

吴储岐

2017年11月14日05:3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前不久,王岐山同志在《开启新时代 踏上新征程》署名文章中指出,政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冲着山头主义和宗派主义去,消弭政治隐患。

  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并非新冒头的问题。在我们党的不同时期,这种带有个人主义、小团体主义的错误倾向有过不同表现,曾对党产生过严重的危害。因此,我们党对这些错误倾向一直高度警惕、坚决打击。过去5年,反腐力度史无前例、成效世界瞩目,我们党以铁腕反腐的决心和行动向世人证明:中国共产党与腐败水火不容。然而,“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坚决防止和反对宗派主义、圈子文化、码头文化……这说明老问题有了新表现,危害不容小觑,全面从严治党须臾不可松懈。

  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这是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的一种突出表现形式。从“秘书帮”,到“石油帮”,再到“山西帮”……细数近年来落马的一些党员领导干部,他们背后往往都有秘而不宣的“自留地”。千丝万缕的利益将一些干部“串联”起来,由点及面,由线而网,形成一个个或明或暗、或松或紧的“帮派”“团伙”,甚至是“豪门寡头”“独立王国”,最终带来某一地区或某一领域的“塌方式腐败”。

  透过现象看本质,无论是山头主义还是宗派主义,有“主义”便有这所谓“主义”滋生的土壤,山头主义宗派主义滋生的土壤就在于圈子文化,其本质是搞封建的人身依附关系,目的是搞权力攀援、利益交换。一些党员领导干部把主管地区当作禁脔,将服务领域变成私人领地,用公共资源捞取政治资本,以权力交换维系帮派关系,逐渐形成权钱交易、抱团腐败、人身依附、对抗法纪的利益集团或攻守同盟,不断吸引一些经受不住权力、名利考验,价值观错位、荣辱观颠倒的干部入“圈”入“伙”,拉起了“山头”、搞出了“宗派”。

  拉山头、搞宗派是封建宗法社会的遗毒,危害巨大。最大的危害,就在于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疏离党和人民群众的关系,削弱党的向心力、凝聚力、战斗力,是害党、误国、毁军、坑民的政治毒瘤。这不是危言耸听,而在党和国家历史上真实存在和发生过。时至今日,我们仍需打起十二分精神防止、禁绝各种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的变相变种、滋长蔓延。

  任何人不要认为自己进了所谓的“圈”、入了所谓的“伙”,一切就万事大吉、高枕无忧,就有了保护伞,可以逍遥于党纪国法之外了。历史的经验一次次证明,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那一套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终将自食恶果。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重拳迭出,铲除了周永康等一批“山头”“宗派”,就是明证。实践证明,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任何人企图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那一套都将受到严肃查处,都将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正常的人情交往,是社会人的基本需求。禁止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并不是说党员干部相互之间不能交朋友,而是说要交“君子之友”,不交“狐朋狗友”,要营造一个清清爽爽的朋友圈,而非一个乌烟瘴气的利益圈。

  “我们要搞五湖四海,不要搞山头主义。”我们党历史上,毛泽东曾经多次告诫各级党员干部。坚决防范政治腐败,就要坚决防止和反对山头主义宗派主义,使党内政治生活严肃规范,使党内政治生态海晏河清,把全面从严治党不断推向纵深。


  《 人民日报 》( 2017年11月14日 17 版)

不死就申冤 发表于  2017-11-14 08:53:03 50字 ( 0/19)

对冤假错案以各种借口拖着不办,这一拖就是几年,美其名曰:“走程序”。其本质就是搞宗派,上下相互包庇。

消弭拉山头搞宗派的政治隐患(红船观澜)

吴储岐

2017年11月14日05:3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前不久,王岐山同志在《开启新时代 踏上新征程》署名文章中指出,政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冲着山头主义和宗派主义去,消弭政治隐患。

  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并非新冒头的问题。在我们党的不同时期,这种带有个人主义、小团体主义的错误倾向有过不同表现,曾对党产生过严重的危害。因此,我们党对这些错误倾向一直高度警惕、坚决打击。过去5年,反腐力度史无前例、成效世界瞩目,我们党以铁腕反腐的决心和行动向世人证明:中国共产党与腐败水火不容。然而,“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坚决防止和反对宗派主义、圈子文化、码头文化……这说明老问题有了新表现,危害不容小觑,全面从严治党须臾不可松懈。

  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这是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的一种突出表现形式。从“秘书帮”,到“石油帮”,再到“山西帮”……细数近年来落马的一些党员领导干部,他们背后往往都有秘而不宣的“自留地”。千丝万缕的利益将一些干部“串联”起来,由点及面,由线而网,形成一个个或明或暗、或松或紧的“帮派”“团伙”,甚至是“豪门寡头”“独立王国”,最终带来某一地区或某一领域的“塌方式腐败”。

  透过现象看本质,无论是山头主义还是宗派主义,有“主义”便有这所谓“主义”滋生的土壤,山头主义宗派主义滋生的土壤就在于圈子文化,其本质是搞封建的人身依附关系,目的是搞权力攀援、利益交换。一些党员领导干部把主管地区当作禁脔,将服务领域变成私人领地,用公共资源捞取政治资本,以权力交换维系帮派关系,逐渐形成权钱交易、抱团腐败、人身依附、对抗法纪的利益集团或攻守同盟,不断吸引一些经受不住权力、名利考验,价值观错位、荣辱观颠倒的干部入“圈”入“伙”,拉起了“山头”、搞出了“宗派”。

  拉山头、搞宗派是封建宗法社会的遗毒,危害巨大。最大的危害,就在于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疏离党和人民群众的关系,削弱党的向心力、凝聚力、战斗力,是害党、误国、毁军、坑民的政治毒瘤。这不是危言耸听,而在党和国家历史上真实存在和发生过。时至今日,我们仍需打起十二分精神防止、禁绝各种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的变相变种、滋长蔓延。

  任何人不要认为自己进了所谓的“圈”、入了所谓的“伙”,一切就万事大吉、高枕无忧,就有了保护伞,可以逍遥于党纪国法之外了。历史的经验一次次证明,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那一套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终将自食恶果。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重拳迭出,铲除了周永康等一批“山头”“宗派”,就是明证。实践证明,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任何人企图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那一套都将受到严肃查处,都将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正常的人情交往,是社会人的基本需求。禁止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并不是说党员干部相互之间不能交朋友,而是说要交“君子之友”,不交“狐朋狗友”,要营造一个清清爽爽的朋友圈,而非一个乌烟瘴气的利益圈。

  “我们要搞五湖四海,不要搞山头主义。”我们党历史上,毛泽东曾经多次告诫各级党员干部。坚决防范政治腐败,就要坚决防止和反对山头主义宗派主义,使党内政治生活严肃规范,使党内政治生态海晏河清,把全面从严治党不断推向纵深。


  《 人民日报 》( 2017年11月14日 17 版)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