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蝶梦流年2 发表于  2017-11-09 23:59:07 3535字 ( 5/2560)

聚焦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反腐迎来啥变化?(原创首发)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事关全局的重大政治改革,是国家监察制度的顶层设计,也是反腐败斗争由治标向治本转变的必然要求,对发展和巩固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夺取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战略意义。

回溯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过程,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这样一条脉络。2016年10月,十八届六中全会明确提出“各级党委应当支持和保证同级人大、政府、监察机关、司法机关等对国家机关及公职人员依法进行监督,人民政协依章程进行民主监督,审计机关依法进行审计监督”。不难看出,监察机关已被前所未有地放置于政府和司法机关之间。2016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部署在三省市设立各级监察委员会,从体制机制、制度建设上先行先试、探索实践,为在全国推开积累经验。2017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上强调:“要积极稳妥推进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加强统筹协调,做好政策把握和工作衔接”,为进一步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指明了方向。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扎实推进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为这项工作提出明确要求。同月,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分别成立监察委员会,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

2017年10月,随着党的十九大召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更是迈入了快车道。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将试点工作在全国推开,组建国家、省、市、县监察委员会,同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合署办公,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制定国家监察法,依法赋予监察委员会职责权限和调查手段,用留置取代‘两规’措施。”10月底,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在全国各地推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部署在全国范围内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探索实践,完成省、市、县三级监察委员会组建工作,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11月初,《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面向社会征求意见……至此,监察委员会已经近在眼前。

当然,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尤其是监察委员会的成立,引发了国际国内舆论的广泛关注,成为了人们街谈巷议的热点话题。作为一名基层纪检监察干部,笔者被问得最多的一句话是“监察体制改革将对反腐带来啥变化?”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则是“你们纪委的权力又变大了”。

对于前者,笔者认为主要变化有三:一是范围扩大了。监察委员会完成组建后,按照管理权限,对本地区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依法实施监察,将实现对所有公职人员全覆盖,有效破除了监督盲区。二是职责拓展了。从监督执纪问责变为了监督调查处置,并且相应的职能也有所改变和拓展,如在查办职务犯罪案件中将承担查询、查封、扣押、搜查、勘验检查以及技术调查、限制出境等工作。三是压力增大了。一方面,监察委员会成立后,将由“快查快结”转变为“查清查透”,即不能只查实某名公职人员违纪违法的某个或某几个事项就移送司法机关处理,而是要将其所有违纪违法事项查实后才能移送,无形中增加了许多的工作量。另一方面,用留置取代“两规”措施,即便特殊情况可以延长一次,时间也不会超过六个月,显然对办案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对于后者,不可否认,随着监察委员会的成立,监察机关的地位有所上升,将从过去位列政府职能部门的从属地位,上升至与政府和法院、检察院平级的独立地位。而且,随着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的监察厅(局)、预防腐败局与人民检察院查处贪污贿赂、失职渎职以及预防职务犯罪等部门的整合,监察委员会这一机构的职能将相应增多,职权也将相应增多。但是,正所谓有权必有责,权责要对等,有责要担当,失责必追究。对纪检监察机构来说,显然权力大了,责任也更大了,而考验却才刚刚开始。

whmandy 发表于  2017-11-17 17:20:05 9字 ( 0/2)

来荆门市屈家岭看看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事关全局的重大政治改革,是国家监察制度的顶层设计,也是反腐败斗争由治标向治本转变的必然要求,对发展和巩固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夺取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战略意义。

回溯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过程,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这样一条脉络。2016年10月,十八届六中全会明确提出“各级党委应当支持和保证同级人大、政府、监察机关、司法机关等对国家机关及公职人员依法进行监督,人民政协依章程进行民主监督,审计机关依法进行审计监督”。不难看出,监察机关已被前所未有地放置于政府和司法机关之间。2016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部署在三省市设立各级监察委员会,从体制机制、制度建设上先行先试、探索实践,为在全国推开积累经验。2017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上强调:“要积极稳妥推进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加强统筹协调,做好政策把握和工作衔接”,为进一步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指明了方向。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扎实推进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为这项工作提出明确要求。同月,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分别成立监察委员会,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

2017年10月,随着党的十九大召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更是迈入了快车道。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将试点工作在全国推开,组建国家、省、市、县监察委员会,同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合署办公,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制定国家监察法,依法赋予监察委员会职责权限和调查手段,用留置取代‘两规’措施。”10月底,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在全国各地推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部署在全国范围内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探索实践,完成省、市、县三级监察委员会组建工作,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11月初,《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面向社会征求意见……至此,监察委员会已经近在眼前。

当然,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尤其是监察委员会的成立,引发了国际国内舆论的广泛关注,成为了人们街谈巷议的热点话题。作为一名基层纪检监察干部,笔者被问得最多的一句话是“监察体制改革将对反腐带来啥变化?”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则是“你们纪委的权力又变大了”。

对于前者,笔者认为主要变化有三:一是范围扩大了。监察委员会完成组建后,按照管理权限,对本地区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依法实施监察,将实现对所有公职人员全覆盖,有效破除了监督盲区。二是职责拓展了。从监督执纪问责变为了监督调查处置,并且相应的职能也有所改变和拓展,如在查办职务犯罪案件中将承担查询、查封、扣押、搜查、勘验检查以及技术调查、限制出境等工作。三是压力增大了。一方面,监察委员会成立后,将由“快查快结”转变为“查清查透”,即不能只查实某名公职人员违纪违法的某个或某几个事项就移送司法机关处理,而是要将其所有违纪违法事项查实后才能移送,无形中增加了许多的工作量。另一方面,用留置取代“两规”措施,即便特殊情况可以延长一次,时间也不会超过六个月,显然对办案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对于后者,不可否认,随着监察委员会的成立,监察机关的地位有所上升,将从过去位列政府职能部门的从属地位,上升至与政府和法院、检察院平级的独立地位。而且,随着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的监察厅(局)、预防腐败局与人民检察院查处贪污贿赂、失职渎职以及预防职务犯罪等部门的整合,监察委员会这一机构的职能将相应增多,职权也将相应增多。但是,正所谓有权必有责,权责要对等,有责要担当,失责必追究。对纪检监察机构来说,显然权力大了,责任也更大了,而考验却才刚刚开始。

bqhy999 发表于  2017-11-13 17:33:52 11字 ( 0/8)

支持国家监察体制改革。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事关全局的重大政治改革,是国家监察制度的顶层设计,也是反腐败斗争由治标向治本转变的必然要求,对发展和巩固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夺取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战略意义。

回溯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过程,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这样一条脉络。2016年10月,十八届六中全会明确提出“各级党委应当支持和保证同级人大、政府、监察机关、司法机关等对国家机关及公职人员依法进行监督,人民政协依章程进行民主监督,审计机关依法进行审计监督”。不难看出,监察机关已被前所未有地放置于政府和司法机关之间。2016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部署在三省市设立各级监察委员会,从体制机制、制度建设上先行先试、探索实践,为在全国推开积累经验。2017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上强调:“要积极稳妥推进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加强统筹协调,做好政策把握和工作衔接”,为进一步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指明了方向。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扎实推进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为这项工作提出明确要求。同月,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分别成立监察委员会,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

2017年10月,随着党的十九大召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更是迈入了快车道。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将试点工作在全国推开,组建国家、省、市、县监察委员会,同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合署办公,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制定国家监察法,依法赋予监察委员会职责权限和调查手段,用留置取代‘两规’措施。”10月底,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在全国各地推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部署在全国范围内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探索实践,完成省、市、县三级监察委员会组建工作,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11月初,《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面向社会征求意见……至此,监察委员会已经近在眼前。

当然,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尤其是监察委员会的成立,引发了国际国内舆论的广泛关注,成为了人们街谈巷议的热点话题。作为一名基层纪检监察干部,笔者被问得最多的一句话是“监察体制改革将对反腐带来啥变化?”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则是“你们纪委的权力又变大了”。

对于前者,笔者认为主要变化有三:一是范围扩大了。监察委员会完成组建后,按照管理权限,对本地区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依法实施监察,将实现对所有公职人员全覆盖,有效破除了监督盲区。二是职责拓展了。从监督执纪问责变为了监督调查处置,并且相应的职能也有所改变和拓展,如在查办职务犯罪案件中将承担查询、查封、扣押、搜查、勘验检查以及技术调查、限制出境等工作。三是压力增大了。一方面,监察委员会成立后,将由“快查快结”转变为“查清查透”,即不能只查实某名公职人员违纪违法的某个或某几个事项就移送司法机关处理,而是要将其所有违纪违法事项查实后才能移送,无形中增加了许多的工作量。另一方面,用留置取代“两规”措施,即便特殊情况可以延长一次,时间也不会超过六个月,显然对办案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对于后者,不可否认,随着监察委员会的成立,监察机关的地位有所上升,将从过去位列政府职能部门的从属地位,上升至与政府和法院、检察院平级的独立地位。而且,随着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的监察厅(局)、预防腐败局与人民检察院查处贪污贿赂、失职渎职以及预防职务犯罪等部门的整合,监察委员会这一机构的职能将相应增多,职权也将相应增多。但是,正所谓有权必有责,权责要对等,有责要担当,失责必追究。对纪检监察机构来说,显然权力大了,责任也更大了,而考验却才刚刚开始。

定国军师120 发表于  2017-11-10 22:04:39 204字 ( 0/40)

中国共产党要想抑制住腐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只有成立一支由没有污点的、没有社会背景的,20---25岁中国青年大学生组成的“直谏监督局”,每个地区招录100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事关全局的重大政治改革,是国家监察制度的顶层设计,也是反腐败斗争由治标向治本转变的必然要求,对发展和巩固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夺取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战略意义。

回溯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过程,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这样一条脉络。2016年10月,十八届六中全会明确提出“各级党委应当支持和保证同级人大、政府、监察机关、司法机关等对国家机关及公职人员依法进行监督,人民政协依章程进行民主监督,审计机关依法进行审计监督”。不难看出,监察机关已被前所未有地放置于政府和司法机关之间。2016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部署在三省市设立各级监察委员会,从体制机制、制度建设上先行先试、探索实践,为在全国推开积累经验。2017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上强调:“要积极稳妥推进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加强统筹协调,做好政策把握和工作衔接”,为进一步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指明了方向。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扎实推进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为这项工作提出明确要求。同月,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分别成立监察委员会,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

2017年10月,随着党的十九大召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更是迈入了快车道。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将试点工作在全国推开,组建国家、省、市、县监察委员会,同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合署办公,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制定国家监察法,依法赋予监察委员会职责权限和调查手段,用留置取代‘两规’措施。”10月底,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在全国各地推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部署在全国范围内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探索实践,完成省、市、县三级监察委员会组建工作,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11月初,《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面向社会征求意见……至此,监察委员会已经近在眼前。

当然,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尤其是监察委员会的成立,引发了国际国内舆论的广泛关注,成为了人们街谈巷议的热点话题。作为一名基层纪检监察干部,笔者被问得最多的一句话是“监察体制改革将对反腐带来啥变化?”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则是“你们纪委的权力又变大了”。

对于前者,笔者认为主要变化有三:一是范围扩大了。监察委员会完成组建后,按照管理权限,对本地区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依法实施监察,将实现对所有公职人员全覆盖,有效破除了监督盲区。二是职责拓展了。从监督执纪问责变为了监督调查处置,并且相应的职能也有所改变和拓展,如在查办职务犯罪案件中将承担查询、查封、扣押、搜查、勘验检查以及技术调查、限制出境等工作。三是压力增大了。一方面,监察委员会成立后,将由“快查快结”转变为“查清查透”,即不能只查实某名公职人员违纪违法的某个或某几个事项就移送司法机关处理,而是要将其所有违纪违法事项查实后才能移送,无形中增加了许多的工作量。另一方面,用留置取代“两规”措施,即便特殊情况可以延长一次,时间也不会超过六个月,显然对办案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对于后者,不可否认,随着监察委员会的成立,监察机关的地位有所上升,将从过去位列政府职能部门的从属地位,上升至与政府和法院、检察院平级的独立地位。而且,随着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的监察厅(局)、预防腐败局与人民检察院查处贪污贿赂、失职渎职以及预防职务犯罪等部门的整合,监察委员会这一机构的职能将相应增多,职权也将相应增多。但是,正所谓有权必有责,权责要对等,有责要担当,失责必追究。对纪检监察机构来说,显然权力大了,责任也更大了,而考验却才刚刚开始。

黑猫一一 发表于  2017-11-10 16:44:13 11字 ( 0/47)

支持国家监察体制改革。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事关全局的重大政治改革,是国家监察制度的顶层设计,也是反腐败斗争由治标向治本转变的必然要求,对发展和巩固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夺取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战略意义。

回溯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过程,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这样一条脉络。2016年10月,十八届六中全会明确提出“各级党委应当支持和保证同级人大、政府、监察机关、司法机关等对国家机关及公职人员依法进行监督,人民政协依章程进行民主监督,审计机关依法进行审计监督”。不难看出,监察机关已被前所未有地放置于政府和司法机关之间。2016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部署在三省市设立各级监察委员会,从体制机制、制度建设上先行先试、探索实践,为在全国推开积累经验。2017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上强调:“要积极稳妥推进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加强统筹协调,做好政策把握和工作衔接”,为进一步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指明了方向。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扎实推进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为这项工作提出明确要求。同月,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分别成立监察委员会,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

2017年10月,随着党的十九大召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更是迈入了快车道。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将试点工作在全国推开,组建国家、省、市、县监察委员会,同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合署办公,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制定国家监察法,依法赋予监察委员会职责权限和调查手段,用留置取代‘两规’措施。”10月底,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在全国各地推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部署在全国范围内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探索实践,完成省、市、县三级监察委员会组建工作,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11月初,《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面向社会征求意见……至此,监察委员会已经近在眼前。

当然,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尤其是监察委员会的成立,引发了国际国内舆论的广泛关注,成为了人们街谈巷议的热点话题。作为一名基层纪检监察干部,笔者被问得最多的一句话是“监察体制改革将对反腐带来啥变化?”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则是“你们纪委的权力又变大了”。

对于前者,笔者认为主要变化有三:一是范围扩大了。监察委员会完成组建后,按照管理权限,对本地区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依法实施监察,将实现对所有公职人员全覆盖,有效破除了监督盲区。二是职责拓展了。从监督执纪问责变为了监督调查处置,并且相应的职能也有所改变和拓展,如在查办职务犯罪案件中将承担查询、查封、扣押、搜查、勘验检查以及技术调查、限制出境等工作。三是压力增大了。一方面,监察委员会成立后,将由“快查快结”转变为“查清查透”,即不能只查实某名公职人员违纪违法的某个或某几个事项就移送司法机关处理,而是要将其所有违纪违法事项查实后才能移送,无形中增加了许多的工作量。另一方面,用留置取代“两规”措施,即便特殊情况可以延长一次,时间也不会超过六个月,显然对办案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对于后者,不可否认,随着监察委员会的成立,监察机关的地位有所上升,将从过去位列政府职能部门的从属地位,上升至与政府和法院、检察院平级的独立地位。而且,随着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的监察厅(局)、预防腐败局与人民检察院查处贪污贿赂、失职渎职以及预防职务犯罪等部门的整合,监察委员会这一机构的职能将相应增多,职权也将相应增多。但是,正所谓有权必有责,权责要对等,有责要担当,失责必追究。对纪检监察机构来说,显然权力大了,责任也更大了,而考验却才刚刚开始。

无碌无福 发表于  2017-11-10 07:54:18 39字 ( 0/32)

不说本质,就说政治腐败是腐败的重要原因不假吧,而经济制度的问题才是腐败的动因。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事关全局的重大政治改革,是国家监察制度的顶层设计,也是反腐败斗争由治标向治本转变的必然要求,对发展和巩固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夺取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战略意义。

回溯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过程,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这样一条脉络。2016年10月,十八届六中全会明确提出“各级党委应当支持和保证同级人大、政府、监察机关、司法机关等对国家机关及公职人员依法进行监督,人民政协依章程进行民主监督,审计机关依法进行审计监督”。不难看出,监察机关已被前所未有地放置于政府和司法机关之间。2016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部署在三省市设立各级监察委员会,从体制机制、制度建设上先行先试、探索实践,为在全国推开积累经验。2017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上强调:“要积极稳妥推进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加强统筹协调,做好政策把握和工作衔接”,为进一步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指明了方向。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扎实推进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为这项工作提出明确要求。同月,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分别成立监察委员会,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

2017年10月,随着党的十九大召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更是迈入了快车道。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将试点工作在全国推开,组建国家、省、市、县监察委员会,同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合署办公,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制定国家监察法,依法赋予监察委员会职责权限和调查手段,用留置取代‘两规’措施。”10月底,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在全国各地推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部署在全国范围内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探索实践,完成省、市、县三级监察委员会组建工作,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11月初,《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面向社会征求意见……至此,监察委员会已经近在眼前。

当然,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尤其是监察委员会的成立,引发了国际国内舆论的广泛关注,成为了人们街谈巷议的热点话题。作为一名基层纪检监察干部,笔者被问得最多的一句话是“监察体制改革将对反腐带来啥变化?”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则是“你们纪委的权力又变大了”。

对于前者,笔者认为主要变化有三:一是范围扩大了。监察委员会完成组建后,按照管理权限,对本地区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依法实施监察,将实现对所有公职人员全覆盖,有效破除了监督盲区。二是职责拓展了。从监督执纪问责变为了监督调查处置,并且相应的职能也有所改变和拓展,如在查办职务犯罪案件中将承担查询、查封、扣押、搜查、勘验检查以及技术调查、限制出境等工作。三是压力增大了。一方面,监察委员会成立后,将由“快查快结”转变为“查清查透”,即不能只查实某名公职人员违纪违法的某个或某几个事项就移送司法机关处理,而是要将其所有违纪违法事项查实后才能移送,无形中增加了许多的工作量。另一方面,用留置取代“两规”措施,即便特殊情况可以延长一次,时间也不会超过六个月,显然对办案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对于后者,不可否认,随着监察委员会的成立,监察机关的地位有所上升,将从过去位列政府职能部门的从属地位,上升至与政府和法院、检察院平级的独立地位。而且,随着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的监察厅(局)、预防腐败局与人民检察院查处贪污贿赂、失职渎职以及预防职务犯罪等部门的整合,监察委员会这一机构的职能将相应增多,职权也将相应增多。但是,正所谓有权必有责,权责要对等,有责要担当,失责必追究。对纪检监察机构来说,显然权力大了,责任也更大了,而考验却才刚刚开始。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