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10-07 10:25:41 10492字 ( 25/1749)

(原创首发)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缘起的心星 发表于  2017-10-07 21:44:58 32字 ( 0/14)

这个【李银河】的嘴脸,就象是一副【老鸨】的嘴脸。。。[福尔摩斯]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马一毛 发表于  2017-10-07 17:31:10 34字 ( 0/29)

[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然而“道德与法律”是什么?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10-07 15:53:16 53字 ( 0/31)

老百姓有句大白话:就怕流氓有文化!流氓一旦有了文化就会通过“码字”把流氓理论化、冠冕堂皇化。老百姓说话直。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7-10-07 16:46:29 26字 ( 0/31)

你这说谁呢?是攻击社会科学院还是社科学院的上级领导?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扔块砖头试试看 发表于  2017-10-07 20:31:40 20字 ( 0/27)

不排除他们故意把李放出来混淆视听的可能。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10-07 15:44:58 33字 ( 0/21)

公知很聪明,就怕遇到老百姓。在她(他)们看来就是“秀才遇到兵”了。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10-07 15:37:42 57字 ( 0/22)

李银河所主张那些龌龊之事还需要用理论粉饰吗?稍加主张便会泛滥成灾!则民风腐败伦理混乱。丑恶的东西其实是无孔不入的。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10-07 15:04:39 17字 ( 0/27)

决不是个人的任何欲望都可以张扬的。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10-07 15:03:19 66字 ( 0/28)

因为自己有些怪癖,便以“学各种各样的术研究”的名义,研究出理论为自己的怪癖粉饰还不够还要张扬各种各样的怪癖。这样人类的文明就倒退了。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10-07 16:00:53 12字 ( 0/26)

各种各样的学术研究的名义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qnyt 发表于  2017-10-07 13:20:42 17字 ( 0/27)

请老李站旁边,看来老朽松明更厉害。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寻路复员兵 发表于  2017-10-07 12:43:57 73字 ( 0/21)

李银河的性理论来自西方,引进接鬼的邪说歪理。人类进化由裸到着衣是道德文明的进步。李博士后却要把文明道德取消,回归到兽,和台湾姓谢的呼应,丑恶至极。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10-07 12:41:24 27字 ( 0/27)

李银河是为了人类的野蛮而不是为了人类的文明。这是要害。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思考之间 发表于  2017-10-07 12:29:19 37字 ( 0/20)

李银河是社会学家,她是从性的角度研究社会学的,她给当今社会开了一副麻醉剂。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7-10-07 11:40:43 114字 ( 0/51)

这老朽同学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人家李大学者可是文化部,宣传部领导下的红人,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自信的创造者之一。没有性开放,中央编译局局长怎么好意思搞女博士?在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夕阳宇楠 发表于  2017-10-07 11:40:22 28字 ( 0/33)

李银河的性学理论还是值得国人认真研究的,不应该全面否定。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10-07 12:15:44 17字 ( 0/35)

不是全面否定,而是她的路是条歪路!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夕阳宇楠 发表于  2017-10-07 21:52:40 122字 ( 0/27)

一个学者,性学的学者,研究好性的问题,对人类和人类社会发展还是大有意义的。学术与政治还是有区别的,应该实事求是的对待。李银河在学术研究上还是有成果的,但其问题是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满嘴荒唐言爱听不听 发表于  2017-10-07 11:29:52 17字 ( 0/37)

很多‘研究’,都有境外资助,应该。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冬瓜糊涂.blog 发表于  2017-10-07 10:52:51 22字 ( 0/28)

人家在反思性解放,她却在鼓吹性解放,有病乎?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10-07 10:40:18 53字 ( 0/35)

假如我们都从放纵个人欲望出发,那一定会拥护李银河以便为“纵欲”找到“理论依据”使其冠冕堂皇、理直气壮起来。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野荷叶 发表于  2017-10-07 11:26:18 12字 ( 0/27)

为什么要束缚自己的欲望?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野荷叶 发表于  2017-10-07 11:17:36 12字 ( 0/31)

为什么不放纵自己的欲望?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10-07 11:42:56 7字 ( 0/26)

因为人不是兽。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10-07 11:37:59 52字 ( 0/21)

狮王放纵自己的欲望,其它的狮子就必然遭殃。要么你当狮王,要么你被剥夺。这就是纵欲的结果。人类当然不主张。

性学,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

 

谈到性学,还是请李银河往旁边站站。今天听老朽给你上一课。

李银河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站的第一个博士后,号称中国性学第一人。在老百姓中,她的名字可谓“高山打鼓——声名在外”。她的很多语录流传甚广、影响甚广,可以这样说吧,改革开放以来,她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性观念(其主要观点见附录)。她拥有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反感她却无法从道理上反驳她。然而,她的“理论”都完完全全地跑偏了,属于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却大行其道。

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旁门左道”呢?

因为她仅仅从人的生物性、本能、遗传以及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怪异性行为的研究出发,以“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维为基础,为各种怪异性行为张目而完全不顾人类社会正确发展的方向及人类道德、法律对个人性行为的约束。

先从性的基本功能说起: “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功能,“性”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功能;而在动物逐渐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中,性又衍生出了偏离“生存与繁衍”的“娱乐”与“占有”的属性。我们把这种属性叫作“性的异化”现象。这种异化现象当然也会转化为遗传基因存在于人的体内。比如说“同性恋”,它可能起源于动物对配偶的“占有与垄断”现象,而得不到配偶的那部分动物只好在同性中找到“性寄托”而丧失了其 “繁衍”功能(有性需求却得不到异性伴侣是同性恋的最初发生基础)。这种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成了它们的DNA遗传给了他们的后代。

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呢?科学界有很多解释,其实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人的高级的社会属性。人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才可以称其为“人”,否则只能算作“高级动物”。人的社会性的本质就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规则的遵从与内化”。人类社会规则的核心就是“道德与法律”。所以我们说“教育的基本功能就是促进人的社会化”,使人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尽管人类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全人类都在追求和平、平等与富裕。我们常说的“追求自由”是有限的。这个自由一定是人类社会生活共同规则下的自由而不能有超越人类共同规则之上的绝对自由。这种自由实际上是指不受少数人或者侵略者奴役、压迫的自由。假如你一定要追求一种超越人类共同规则的自由那就是“反人类”了。

回到李银河的性主张上,假如你的主张背离了“性的繁衍功能”,同时背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正常秩序,无视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你却要为之张目,那你的主张就不是什么“科学”了,而是“有伤风化”、“淫乱”的蛊惑。你鼓吹的不是人性而是兽性。学者要为人类的社会化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提供理论指导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回到兽的阶段。

说到这里,李银河,你懂了没有?

                         颂明

                2017107日星期六

【附录】

李银河关于性的主要观点

【关于多边恋】:

--李银河:爱情应该“既强烈,又不排他”。

--爱可以不是排他的。其中最主要的证据来自被称为多边恋的一种新社会潮流,也可以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崭新的人际关系。

【关于二奶、三奶的“多边化”的家庭】:

--李银河:“一切东西都应该要丰富多彩。如果家庭都只是一夫一妻这个模式,反而显得过于单调。”

【关于虐恋】:

--李银河:“国外有所谓的“虐恋俱乐部”,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多个人聚在一起发生性行为。中国的‘聚众淫乱法’早就应该改了。我认为,开淫乱Party之类的,只要是出于自愿,就不违法。”

【关于乱伦】:

--李银河:“禁止乱伦最初只是从遗传角度上来考虑,防止人种的退化。乱伦是不涉及道德方面的问题的。在我看来,只要承诺他们不生育,完全可以让他们结合。”

【关于幼女怀孕】:

——李银河:“其实少女怀孕这个事,我觉得也是社会上应当是尽量的号召孩子们比较晚一点儿,但是这个权利还是要肯定的,就是说她肯定是有权利。包括孩子,她也是有性权利的。如果说她发生了一个性行为,她应该被抓起来吗?我只是在说她有权利。”

【关于同性恋】:

--李银河:“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我是支持的,尽管我觉得,现在立这个法难称时机成熟。”

【关于兽交】:

--李银河:兽交文化始于原始性文化,远古的人类与兽类并没有严格的人与动物的区分。事实上现在在非洲的某些部落,至今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初夜权要交给狒狒的习俗,这也是某种图腾。在美国,一些寡居的妇人都养宠物犬陪伴自己。这很正常。

【关于卖淫】:

——李银河:成人之间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不管其中这种交易里面,有没有金钱。不设红灯区,像现在这种若明若暗的状态,受益最大的应该是搞腐败的人,比如说一些警察,或者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官员。这都从根本上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警察要创收,这是一个最能挖出钱来的地方。有好多警察,或者说执法当局,它是不希望彻底扫完的。它要留着它,成为一个固定的收入来源。我觉得这样弄是很糟糕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黑社会。因为你在地下,所以就容易被黑社会控制。因为它危险,一旦出了事需要人去打通关节,也需要人来保护。因为它是地下,所以涉及到很多打劫啊,谋杀呀,这些它都不敢报警。不报警的话,谁来维护正常秩序呢?只好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样,到不如默认红灯区,因为她们有了合法的身份,被强奸、骚扰、绑架时都可以随时得到警方的保护。这样,还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增加了就业岗位。至于各种传染病,只要定期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关于淫秽物品】:

——李银河:淫秽品实际上属于言论范畴的,不是行动。因为淫秽品,不管是书、录相、杂志,像《花花公子》、《阁楼》,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在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国家,它必须保护这种权利。

【关于婚外恋和一夜情】:

--李银河:“任何人都有和除了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的权利。婚外情是错误的,只是因为它违反了婚姻法。至于一夜情,只要是单身,不仅有这个权利,在道德上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对于一夜情的人,我给他们的建议只是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得病。”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