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周蓬安 发表于  2017-10-06 17:53:59 8791字 ( 4/716)

周蓬安:集体给父母洗脚,作秀“从娃娃抓起”?(原创)

 周蓬安:集体给父母洗脚,作秀“从娃娃抓起”?

在吉水县吉水中学体育场上,300多名学生集体为家长洗脚,感恩父母的无私奉献!有的学生是第一次为父母洗脚,虽然动作略显稚嫩,但他们的表情却十分认真,家长们有的露出笑脸,有的抚摸着孩子的脸颊,更多的则是感动得湿了眼眶。(9月29日《看看新闻》)

早在六年前,笔者就曾撰写《集中给母亲洗脚,作秀“从娃娃抓起”?》一文,质疑同处江西省的德兴市新岗山明德小学在“母亲节”里组织500多名小学生集中给母亲洗脚,貌似能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树立起尊敬长辈的品德,但如此作秀的方式,却只能起到相反的效果。

在该文中,笔者还顺带质疑了江西省官场几个较为典型的“作秀”案例。比如公布省长手机号,结果弄出一个团队来专门接听省长的手机,这个和“12345”具有同等功能,但却让老百姓难记的号码,据说后来还花钱专门开发了一个软件来管理。再比如此前一年“春节”期间,江西数百万民众接到地方党政一把手拜年的录音电话,我就质疑这些官员是否知道这世界上还有“骚扰”二字?

因为大环境使然,特别是中国学校都有行政级别,也就难免染上官场恶习,逢迎拍马的多了点,研究教学的少了点,以至于中国的基础教育越来越受社会诟病。每当看到一群群“小眼镜”背着沉重的书包,比公务员起得更早,归得更晚时,我的心里总是禁不住要骂上一声:这要多么混蛋的教育理念,才能将孩子折磨成这样?

人人都知道,如今中国教育已经步入歧途,摧残了一代又一代,可研究机构却无人敢说真话。笔者曾简单地总结中国教育现状,认为目前中国已经是教育理念完全颠倒到近乎变态的地步。具体表现就在于孩子们在该玩的时候“拼命学”,即初中以下阶段的孩子原本应该“玩得欢”,可他们却在“拼命学”,弄坏了身体,害了自己一辈子;而在最该学习知识的大学阶段却“拼命玩”,弄坏了思维,也会后悔一辈子。

我不相信主管教育的官员不了解这些问题,更不相信专门研究教育的专家不关注这些现象,可为什么就没有人想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现状?就因为说真话有风险,“作秀”可以被作为创新而能“捞”到政绩。比如我曾批评的武汉市公安局“等政委擦汗”、广西南宁警方“集中返赃”、昆明法院“集中返还执行款”、吉林省对县处级干部搞廉政测试、济南市要求副局级官员编发廉政短信、某市长乘地铁上班呼吁“绿色出行”、某省长骑自行车上班论“低碳”,标榜“县委土坯房办公”以及官员离任时搞“千人送别”甚至“万人送别”等等。
如果要培养孩子的孝心,做父母的首先应该言传身教,坚持给孩子的爷爷、奶奶洗脚,孩子天长日久,耳濡目染,长大后就会将为父母洗脚视为自己必须做的一件事。可问题是,哪个成年人能够做到经常给父母洗脚?那么,为了配合学校“作秀”,那些从来没有给父母洗过脚的家长,却接受孩子为自己洗脚以证明孩子的孝心,这些家长的内心会产生一种负疚感,还是对这样的活动产生一种剧烈的反感?

很明显,300多名学生集体为家长洗脚,至多也仅能产生“一刹那的感动”,绝无可能起到入脑入心的效果。更有一位网友留言“搞这些形式有啥意思啊?老师上课好好授课就行了,别上课的时候藏着掖着,下课后又在自己家里办补习班。”
这么做的不妥之处还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这300名学生中,一定会有父母不在当地的,参与这样的活动,他们一定倍感失落,尤其是少数已“失去母亲”或“失去父亲”的孩子,还有那些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这个活动无疑是给他们伤口上再撒“一把盐”。另一方面,这些孩子的父母为了配合学校“作秀”,只能请假,影响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秩序,难免产生怨言,孩子也会受到父母情绪的影响。而300多人拎着面盆、暖水瓶、毛巾从四面八方走进学校,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让孩子洗脚,场面虽然十分壮观,但孩子们仅仅是这场“集体秀”的演员,当他们晚上再次享受父母给自己洗脚时,就会更深地体会到这只是学校组织的一场“秀”。因此,学校组织300多名学生集中为家长洗脚,对孩子人格培养并没有任何好处,最终的结果也只能起到作秀“从娃娃抓起”的负面作用。(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qnyt 发表于  2017-10-07 09:02:41 34字 ( 0/35)

现在洗脚业太发达了,所以孝敬父母也只能想到洗脚了,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周蓬安:集体给父母洗脚,作秀“从娃娃抓起”?

在吉水县吉水中学体育场上,300多名学生集体为家长洗脚,感恩父母的无私奉献!有的学生是第一次为父母洗脚,虽然动作略显稚嫩,但他们的表情却十分认真,家长们有的露出笑脸,有的抚摸着孩子的脸颊,更多的则是感动得湿了眼眶。(9月29日《看看新闻》)

早在六年前,笔者就曾撰写《集中给母亲洗脚,作秀“从娃娃抓起”?》一文,质疑同处江西省的德兴市新岗山明德小学在“母亲节”里组织500多名小学生集中给母亲洗脚,貌似能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树立起尊敬长辈的品德,但如此作秀的方式,却只能起到相反的效果。

在该文中,笔者还顺带质疑了江西省官场几个较为典型的“作秀”案例。比如公布省长手机号,结果弄出一个团队来专门接听省长的手机,这个和“12345”具有同等功能,但却让老百姓难记的号码,据说后来还花钱专门开发了一个软件来管理。再比如此前一年“春节”期间,江西数百万民众接到地方党政一把手拜年的录音电话,我就质疑这些官员是否知道这世界上还有“骚扰”二字?

因为大环境使然,特别是中国学校都有行政级别,也就难免染上官场恶习,逢迎拍马的多了点,研究教学的少了点,以至于中国的基础教育越来越受社会诟病。每当看到一群群“小眼镜”背着沉重的书包,比公务员起得更早,归得更晚时,我的心里总是禁不住要骂上一声:这要多么混蛋的教育理念,才能将孩子折磨成这样?

人人都知道,如今中国教育已经步入歧途,摧残了一代又一代,可研究机构却无人敢说真话。笔者曾简单地总结中国教育现状,认为目前中国已经是教育理念完全颠倒到近乎变态的地步。具体表现就在于孩子们在该玩的时候“拼命学”,即初中以下阶段的孩子原本应该“玩得欢”,可他们却在“拼命学”,弄坏了身体,害了自己一辈子;而在最该学习知识的大学阶段却“拼命玩”,弄坏了思维,也会后悔一辈子。

我不相信主管教育的官员不了解这些问题,更不相信专门研究教育的专家不关注这些现象,可为什么就没有人想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现状?就因为说真话有风险,“作秀”可以被作为创新而能“捞”到政绩。比如我曾批评的武汉市公安局“等政委擦汗”、广西南宁警方“集中返赃”、昆明法院“集中返还执行款”、吉林省对县处级干部搞廉政测试、济南市要求副局级官员编发廉政短信、某市长乘地铁上班呼吁“绿色出行”、某省长骑自行车上班论“低碳”,标榜“县委土坯房办公”以及官员离任时搞“千人送别”甚至“万人送别”等等。
如果要培养孩子的孝心,做父母的首先应该言传身教,坚持给孩子的爷爷、奶奶洗脚,孩子天长日久,耳濡目染,长大后就会将为父母洗脚视为自己必须做的一件事。可问题是,哪个成年人能够做到经常给父母洗脚?那么,为了配合学校“作秀”,那些从来没有给父母洗过脚的家长,却接受孩子为自己洗脚以证明孩子的孝心,这些家长的内心会产生一种负疚感,还是对这样的活动产生一种剧烈的反感?

很明显,300多名学生集体为家长洗脚,至多也仅能产生“一刹那的感动”,绝无可能起到入脑入心的效果。更有一位网友留言“搞这些形式有啥意思啊?老师上课好好授课就行了,别上课的时候藏着掖着,下课后又在自己家里办补习班。”
这么做的不妥之处还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这300名学生中,一定会有父母不在当地的,参与这样的活动,他们一定倍感失落,尤其是少数已“失去母亲”或“失去父亲”的孩子,还有那些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这个活动无疑是给他们伤口上再撒“一把盐”。另一方面,这些孩子的父母为了配合学校“作秀”,只能请假,影响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秩序,难免产生怨言,孩子也会受到父母情绪的影响。而300多人拎着面盆、暖水瓶、毛巾从四面八方走进学校,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让孩子洗脚,场面虽然十分壮观,但孩子们仅仅是这场“集体秀”的演员,当他们晚上再次享受父母给自己洗脚时,就会更深地体会到这只是学校组织的一场“秀”。因此,学校组织300多名学生集中为家长洗脚,对孩子人格培养并没有任何好处,最终的结果也只能起到作秀“从娃娃抓起”的负面作用。(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夕阳宇楠 发表于  2017-10-07 07:27:52 22字 ( 0/25)

应该看作是一种教育行为,教育下一代人人有责。

 周蓬安:集体给父母洗脚,作秀“从娃娃抓起”?

在吉水县吉水中学体育场上,300多名学生集体为家长洗脚,感恩父母的无私奉献!有的学生是第一次为父母洗脚,虽然动作略显稚嫩,但他们的表情却十分认真,家长们有的露出笑脸,有的抚摸着孩子的脸颊,更多的则是感动得湿了眼眶。(9月29日《看看新闻》)

早在六年前,笔者就曾撰写《集中给母亲洗脚,作秀“从娃娃抓起”?》一文,质疑同处江西省的德兴市新岗山明德小学在“母亲节”里组织500多名小学生集中给母亲洗脚,貌似能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树立起尊敬长辈的品德,但如此作秀的方式,却只能起到相反的效果。

在该文中,笔者还顺带质疑了江西省官场几个较为典型的“作秀”案例。比如公布省长手机号,结果弄出一个团队来专门接听省长的手机,这个和“12345”具有同等功能,但却让老百姓难记的号码,据说后来还花钱专门开发了一个软件来管理。再比如此前一年“春节”期间,江西数百万民众接到地方党政一把手拜年的录音电话,我就质疑这些官员是否知道这世界上还有“骚扰”二字?

因为大环境使然,特别是中国学校都有行政级别,也就难免染上官场恶习,逢迎拍马的多了点,研究教学的少了点,以至于中国的基础教育越来越受社会诟病。每当看到一群群“小眼镜”背着沉重的书包,比公务员起得更早,归得更晚时,我的心里总是禁不住要骂上一声:这要多么混蛋的教育理念,才能将孩子折磨成这样?

人人都知道,如今中国教育已经步入歧途,摧残了一代又一代,可研究机构却无人敢说真话。笔者曾简单地总结中国教育现状,认为目前中国已经是教育理念完全颠倒到近乎变态的地步。具体表现就在于孩子们在该玩的时候“拼命学”,即初中以下阶段的孩子原本应该“玩得欢”,可他们却在“拼命学”,弄坏了身体,害了自己一辈子;而在最该学习知识的大学阶段却“拼命玩”,弄坏了思维,也会后悔一辈子。

我不相信主管教育的官员不了解这些问题,更不相信专门研究教育的专家不关注这些现象,可为什么就没有人想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现状?就因为说真话有风险,“作秀”可以被作为创新而能“捞”到政绩。比如我曾批评的武汉市公安局“等政委擦汗”、广西南宁警方“集中返赃”、昆明法院“集中返还执行款”、吉林省对县处级干部搞廉政测试、济南市要求副局级官员编发廉政短信、某市长乘地铁上班呼吁“绿色出行”、某省长骑自行车上班论“低碳”,标榜“县委土坯房办公”以及官员离任时搞“千人送别”甚至“万人送别”等等。
如果要培养孩子的孝心,做父母的首先应该言传身教,坚持给孩子的爷爷、奶奶洗脚,孩子天长日久,耳濡目染,长大后就会将为父母洗脚视为自己必须做的一件事。可问题是,哪个成年人能够做到经常给父母洗脚?那么,为了配合学校“作秀”,那些从来没有给父母洗过脚的家长,却接受孩子为自己洗脚以证明孩子的孝心,这些家长的内心会产生一种负疚感,还是对这样的活动产生一种剧烈的反感?

很明显,300多名学生集体为家长洗脚,至多也仅能产生“一刹那的感动”,绝无可能起到入脑入心的效果。更有一位网友留言“搞这些形式有啥意思啊?老师上课好好授课就行了,别上课的时候藏着掖着,下课后又在自己家里办补习班。”
这么做的不妥之处还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这300名学生中,一定会有父母不在当地的,参与这样的活动,他们一定倍感失落,尤其是少数已“失去母亲”或“失去父亲”的孩子,还有那些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这个活动无疑是给他们伤口上再撒“一把盐”。另一方面,这些孩子的父母为了配合学校“作秀”,只能请假,影响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秩序,难免产生怨言,孩子也会受到父母情绪的影响。而300多人拎着面盆、暖水瓶、毛巾从四面八方走进学校,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让孩子洗脚,场面虽然十分壮观,但孩子们仅仅是这场“集体秀”的演员,当他们晚上再次享受父母给自己洗脚时,就会更深地体会到这只是学校组织的一场“秀”。因此,学校组织300多名学生集中为家长洗脚,对孩子人格培养并没有任何好处,最终的结果也只能起到作秀“从娃娃抓起”的负面作用。(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紫木XZ 发表于  2017-10-06 20:38:25 14字 ( 0/22)

只要不是作假,作秀有何不好?

 周蓬安:集体给父母洗脚,作秀“从娃娃抓起”?

在吉水县吉水中学体育场上,300多名学生集体为家长洗脚,感恩父母的无私奉献!有的学生是第一次为父母洗脚,虽然动作略显稚嫩,但他们的表情却十分认真,家长们有的露出笑脸,有的抚摸着孩子的脸颊,更多的则是感动得湿了眼眶。(9月29日《看看新闻》)

早在六年前,笔者就曾撰写《集中给母亲洗脚,作秀“从娃娃抓起”?》一文,质疑同处江西省的德兴市新岗山明德小学在“母亲节”里组织500多名小学生集中给母亲洗脚,貌似能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树立起尊敬长辈的品德,但如此作秀的方式,却只能起到相反的效果。

在该文中,笔者还顺带质疑了江西省官场几个较为典型的“作秀”案例。比如公布省长手机号,结果弄出一个团队来专门接听省长的手机,这个和“12345”具有同等功能,但却让老百姓难记的号码,据说后来还花钱专门开发了一个软件来管理。再比如此前一年“春节”期间,江西数百万民众接到地方党政一把手拜年的录音电话,我就质疑这些官员是否知道这世界上还有“骚扰”二字?

因为大环境使然,特别是中国学校都有行政级别,也就难免染上官场恶习,逢迎拍马的多了点,研究教学的少了点,以至于中国的基础教育越来越受社会诟病。每当看到一群群“小眼镜”背着沉重的书包,比公务员起得更早,归得更晚时,我的心里总是禁不住要骂上一声:这要多么混蛋的教育理念,才能将孩子折磨成这样?

人人都知道,如今中国教育已经步入歧途,摧残了一代又一代,可研究机构却无人敢说真话。笔者曾简单地总结中国教育现状,认为目前中国已经是教育理念完全颠倒到近乎变态的地步。具体表现就在于孩子们在该玩的时候“拼命学”,即初中以下阶段的孩子原本应该“玩得欢”,可他们却在“拼命学”,弄坏了身体,害了自己一辈子;而在最该学习知识的大学阶段却“拼命玩”,弄坏了思维,也会后悔一辈子。

我不相信主管教育的官员不了解这些问题,更不相信专门研究教育的专家不关注这些现象,可为什么就没有人想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现状?就因为说真话有风险,“作秀”可以被作为创新而能“捞”到政绩。比如我曾批评的武汉市公安局“等政委擦汗”、广西南宁警方“集中返赃”、昆明法院“集中返还执行款”、吉林省对县处级干部搞廉政测试、济南市要求副局级官员编发廉政短信、某市长乘地铁上班呼吁“绿色出行”、某省长骑自行车上班论“低碳”,标榜“县委土坯房办公”以及官员离任时搞“千人送别”甚至“万人送别”等等。
如果要培养孩子的孝心,做父母的首先应该言传身教,坚持给孩子的爷爷、奶奶洗脚,孩子天长日久,耳濡目染,长大后就会将为父母洗脚视为自己必须做的一件事。可问题是,哪个成年人能够做到经常给父母洗脚?那么,为了配合学校“作秀”,那些从来没有给父母洗过脚的家长,却接受孩子为自己洗脚以证明孩子的孝心,这些家长的内心会产生一种负疚感,还是对这样的活动产生一种剧烈的反感?

很明显,300多名学生集体为家长洗脚,至多也仅能产生“一刹那的感动”,绝无可能起到入脑入心的效果。更有一位网友留言“搞这些形式有啥意思啊?老师上课好好授课就行了,别上课的时候藏着掖着,下课后又在自己家里办补习班。”
这么做的不妥之处还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这300名学生中,一定会有父母不在当地的,参与这样的活动,他们一定倍感失落,尤其是少数已“失去母亲”或“失去父亲”的孩子,还有那些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这个活动无疑是给他们伤口上再撒“一把盐”。另一方面,这些孩子的父母为了配合学校“作秀”,只能请假,影响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秩序,难免产生怨言,孩子也会受到父母情绪的影响。而300多人拎着面盆、暖水瓶、毛巾从四面八方走进学校,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让孩子洗脚,场面虽然十分壮观,但孩子们仅仅是这场“集体秀”的演员,当他们晚上再次享受父母给自己洗脚时,就会更深地体会到这只是学校组织的一场“秀”。因此,学校组织300多名学生集中为家长洗脚,对孩子人格培养并没有任何好处,最终的结果也只能起到作秀“从娃娃抓起”的负面作用。(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7-10-06 18:24:37 140字 ( 0/28)

说实话,我私下觉得你是不是自由散漫惯了,不合自己心意的就要啰嗦一下?凡事都有第一次,哪怕就是为作秀,也要选个万众瞩目的地方开始自己的征途,对吗?值得纪念的第一次

 周蓬安:集体给父母洗脚,作秀“从娃娃抓起”?

在吉水县吉水中学体育场上,300多名学生集体为家长洗脚,感恩父母的无私奉献!有的学生是第一次为父母洗脚,虽然动作略显稚嫩,但他们的表情却十分认真,家长们有的露出笑脸,有的抚摸着孩子的脸颊,更多的则是感动得湿了眼眶。(9月29日《看看新闻》)

早在六年前,笔者就曾撰写《集中给母亲洗脚,作秀“从娃娃抓起”?》一文,质疑同处江西省的德兴市新岗山明德小学在“母亲节”里组织500多名小学生集中给母亲洗脚,貌似能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树立起尊敬长辈的品德,但如此作秀的方式,却只能起到相反的效果。

在该文中,笔者还顺带质疑了江西省官场几个较为典型的“作秀”案例。比如公布省长手机号,结果弄出一个团队来专门接听省长的手机,这个和“12345”具有同等功能,但却让老百姓难记的号码,据说后来还花钱专门开发了一个软件来管理。再比如此前一年“春节”期间,江西数百万民众接到地方党政一把手拜年的录音电话,我就质疑这些官员是否知道这世界上还有“骚扰”二字?

因为大环境使然,特别是中国学校都有行政级别,也就难免染上官场恶习,逢迎拍马的多了点,研究教学的少了点,以至于中国的基础教育越来越受社会诟病。每当看到一群群“小眼镜”背着沉重的书包,比公务员起得更早,归得更晚时,我的心里总是禁不住要骂上一声:这要多么混蛋的教育理念,才能将孩子折磨成这样?

人人都知道,如今中国教育已经步入歧途,摧残了一代又一代,可研究机构却无人敢说真话。笔者曾简单地总结中国教育现状,认为目前中国已经是教育理念完全颠倒到近乎变态的地步。具体表现就在于孩子们在该玩的时候“拼命学”,即初中以下阶段的孩子原本应该“玩得欢”,可他们却在“拼命学”,弄坏了身体,害了自己一辈子;而在最该学习知识的大学阶段却“拼命玩”,弄坏了思维,也会后悔一辈子。

我不相信主管教育的官员不了解这些问题,更不相信专门研究教育的专家不关注这些现象,可为什么就没有人想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现状?就因为说真话有风险,“作秀”可以被作为创新而能“捞”到政绩。比如我曾批评的武汉市公安局“等政委擦汗”、广西南宁警方“集中返赃”、昆明法院“集中返还执行款”、吉林省对县处级干部搞廉政测试、济南市要求副局级官员编发廉政短信、某市长乘地铁上班呼吁“绿色出行”、某省长骑自行车上班论“低碳”,标榜“县委土坯房办公”以及官员离任时搞“千人送别”甚至“万人送别”等等。
如果要培养孩子的孝心,做父母的首先应该言传身教,坚持给孩子的爷爷、奶奶洗脚,孩子天长日久,耳濡目染,长大后就会将为父母洗脚视为自己必须做的一件事。可问题是,哪个成年人能够做到经常给父母洗脚?那么,为了配合学校“作秀”,那些从来没有给父母洗过脚的家长,却接受孩子为自己洗脚以证明孩子的孝心,这些家长的内心会产生一种负疚感,还是对这样的活动产生一种剧烈的反感?

很明显,300多名学生集体为家长洗脚,至多也仅能产生“一刹那的感动”,绝无可能起到入脑入心的效果。更有一位网友留言“搞这些形式有啥意思啊?老师上课好好授课就行了,别上课的时候藏着掖着,下课后又在自己家里办补习班。”
这么做的不妥之处还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这300名学生中,一定会有父母不在当地的,参与这样的活动,他们一定倍感失落,尤其是少数已“失去母亲”或“失去父亲”的孩子,还有那些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这个活动无疑是给他们伤口上再撒“一把盐”。另一方面,这些孩子的父母为了配合学校“作秀”,只能请假,影响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秩序,难免产生怨言,孩子也会受到父母情绪的影响。而300多人拎着面盆、暖水瓶、毛巾从四面八方走进学校,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让孩子洗脚,场面虽然十分壮观,但孩子们仅仅是这场“集体秀”的演员,当他们晚上再次享受父母给自己洗脚时,就会更深地体会到这只是学校组织的一场“秀”。因此,学校组织300多名学生集中为家长洗脚,对孩子人格培养并没有任何好处,最终的结果也只能起到作秀“从娃娃抓起”的负面作用。(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