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薛洪文河南油田 发表于  2017-09-14 20:27:33 11503字 ( 1/519)

(原创首发)

遗写一首问天道的字诗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2017.9.14

 

今天,终于双手捧回那些近二个月来的字本。

从印的火烤中,又加一张精细的封面,我也基本满意,付了一些小费用,走进茫茫的人流中。陌生的不是路,是我这几本自印的书,它们沉默地爬在我的肩膀,而我又多了更让人陌生的身影,我苍老乱发的气色,是与众不同。

天灰沉得要命,迎面的风夹杂着灰尘,如若不是脚下有飞落的叶子飘起,是不会想起这日子的季节,已是秋了。

噢,自印的书总算有了几本,心里也安慰一些。可惆怅的心,反而更加愁闷起来,从书的页码,从页码的字行,我脑海总闪现那些凄冷的磷骨,磷骨流出的冷冷的泪声,它们仿佛仍粘附在不灭的屏幕,与我的大脑桥接哭诉。

它们是字的焚烧电光吗?如果是发光的电,那持续不息的人类电流,应是突破黑色的包围,刺死黑的势力(字稿里,黑道摧残的声音,字的痛,字的喊,字的泪)。我以问话的无数个夜晚,在带电的痉挛手指上,编码它们的真实形状,写了一百零六首篇的问号。

捧着这些字,我模糊起来了。

脚下的路,灰灰沉沉,天空也灰沉得要命。我盲走着,如芸芸众生的一根草,轻鸣着泪珠,它的故事告诉它,它开了一朵风沙灰尘摧残的残花,遗写一首问天道的诗……。

问天,问地

你送我的日子我为何不能歌颂

龌龊的

四足暴力黑野兽挖空了天道

人间,

问天,问地。黑势叱牙裂齿

欢笑。酒杯还没有倒尽盛宴的酒意…..

 3生死一朵佛前荷花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2017.9.14

 

明月下

的荷塘已经枯败残黃

我听过它的悲戚

啄食滑珠从我背诵莲的说而过…….

.

在清气

它轻揉一朵朵洁白的花

慰藉青天

香味可以沁人心脾,吹醒空气昏浊。

.

这小油城

的池荷已经枯败残黃

如我

孤独地,悲戚地,失望地……..

.

走在一根断木小桥

历史的古藤

夕阳,乌鸦

我又听到西风舌头卷走的孤影残月。

.

黑的手

黑道的刀斧

乐观锯割菊花语言。荷塘枯败残黃。

.

我听过它的悲戚

它总在

我的手掌的流水哭泣,总是它……

.

吞声泣饮

说:

抚摸我的心,你就居住着面积的春。

.

我寻声

悲戚失望中醒来。一切卑鄙的……..

.

浊影与浊流。当我…….

生死一朵佛前荷花

而人间永远抛弃的腐败泥沙沉在浪涛的捶打。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09-14 20:55:27 21字 ( 0/20)

文人的小情绪尤如大海中一朵不起眼的浪花……

遗写一首问天道的字诗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2017.9.14

 

今天,终于双手捧回那些近二个月来的字本。

从印的火烤中,又加一张精细的封面,我也基本满意,付了一些小费用,走进茫茫的人流中。陌生的不是路,是我这几本自印的书,它们沉默地爬在我的肩膀,而我又多了更让人陌生的身影,我苍老乱发的气色,是与众不同。

天灰沉得要命,迎面的风夹杂着灰尘,如若不是脚下有飞落的叶子飘起,是不会想起这日子的季节,已是秋了。

噢,自印的书总算有了几本,心里也安慰一些。可惆怅的心,反而更加愁闷起来,从书的页码,从页码的字行,我脑海总闪现那些凄冷的磷骨,磷骨流出的冷冷的泪声,它们仿佛仍粘附在不灭的屏幕,与我的大脑桥接哭诉。

它们是字的焚烧电光吗?如果是发光的电,那持续不息的人类电流,应是突破黑色的包围,刺死黑的势力(字稿里,黑道摧残的声音,字的痛,字的喊,字的泪)。我以问话的无数个夜晚,在带电的痉挛手指上,编码它们的真实形状,写了一百零六首篇的问号。

捧着这些字,我模糊起来了。

脚下的路,灰灰沉沉,天空也灰沉得要命。我盲走着,如芸芸众生的一根草,轻鸣着泪珠,它的故事告诉它,它开了一朵风沙灰尘摧残的残花,遗写一首问天道的诗……。

问天,问地

你送我的日子我为何不能歌颂

龌龊的

四足暴力黑野兽挖空了天道

人间,

问天,问地。黑势叱牙裂齿

欢笑。酒杯还没有倒尽盛宴的酒意…..

 3生死一朵佛前荷花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2017.9.14

 

明月下

的荷塘已经枯败残黃

我听过它的悲戚

啄食滑珠从我背诵莲的说而过…….

.

在清气

它轻揉一朵朵洁白的花

慰藉青天

香味可以沁人心脾,吹醒空气昏浊。

.

这小油城

的池荷已经枯败残黃

如我

孤独地,悲戚地,失望地……..

.

走在一根断木小桥

历史的古藤

夕阳,乌鸦

我又听到西风舌头卷走的孤影残月。

.

黑的手

黑道的刀斧

乐观锯割菊花语言。荷塘枯败残黃。

.

我听过它的悲戚

它总在

我的手掌的流水哭泣,总是它……

.

吞声泣饮

说:

抚摸我的心,你就居住着面积的春。

.

我寻声

悲戚失望中醒来。一切卑鄙的……..

.

浊影与浊流。当我…….

生死一朵佛前荷花

而人间永远抛弃的腐败泥沙沉在浪涛的捶打。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