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bbfactor 发表于  2017-09-14 14:00:27 66289字 ( 63/2356)

中国哲学与马哲的“唯物与唯心”(原创首发)

前文曾提到,【我们的传统理论为什么要强调“太极”或“道之为物”,为什么会强调“阴阳”?而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唯物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对立统一规律”?】其原因就是想为本文做个铺垫,并将掩埋已久的中国哲学与马哲思维之根进一步挖掘出来。

起先,自己对“唯物与唯心”问题的认识只是来自于教科书,并没有深究,但结合讨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际问题以及对其的一些不同理解,经进一步学习领会恩格斯的基本解释,才发现它与宇宙观和人类观存在着密切的关系,由此而对马哲产生了由衷的赞叹。

由于“唯物与唯心”概念的实质与自己的科学考察结果一致,并且使用起来更方便更通俗,所以自己便将对其的理解写成文字,发布出来与大家分享,并借此而广泛征求意见。同时,也将自己与不同学派辩论的实例进行一下大体的介绍。

1 为何重提“唯物与唯心”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根基是唯物主义(注意“根基”两字)。而实质上,我们传统科学与文化的根基也属于现代所称的唯物主义,其“道之为物”和“阴阳”所强调的正是如此。而在近现代所流行的三维思维中,将中国哲学与马哲的“唯物”深深掩埋了起来,很难使人看清其真相。

实事求是地讲,“唯物与唯心”的问题现在仍然没有彻底解决,它仍然属于近现代哲学中的一个最基本问题(对此杜绝“抽象”)。

为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自己搜集了一些资料,也参考了一些专业人士的阐述,并且还参与了有关问题的网络讨论。为搞清问题,我们还是应该以马克思主义的定义为标准才好。

1.1 恩格斯对“唯物与唯心”的定义

相比较而言,恩格斯更为重视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联系,也更为重视哲学思维以及理论的系统性和完整性问题。

虽然早已存在着唯物与唯心之说,但它们与马克思主义的理解与阐释是不同的。恩格斯原话是:【哲学家依照他们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分成了两大阵营。凡是断定精神对自然界说来是本原的,从而归根到底承认某种创世说的人(创世说在哲学家那里,例如在黑格尔那里,往往比在基督教那里还要复杂荒唐得多)组成唯心主义阵营。凡是认为自然界是本原的则属于唯物主义的各种学派。(《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

马哲对“物质”的基本解释是,“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并且是从宇宙本原上予以理解并阐释,它与中国古代的“道之为物”指的是同一个意思,而与西方科学中的“可见性物质”则存在着严格的区别。由此,我们就不得不对“唯物主义”概念予以深究了。

“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这一解释源于列宁,由此可见,哲学中的“物质”或“物”这一概念在理解与阐释上,通过横跨亚欧的前“苏联”将中西方联系在了一起。

通过哲学与现代科学对“物质”概念解释的不同也可以看出,中西方真正的哲人(如老子、马恩、列宁)在对自然界的认知上是相通的,而对自然予以狭义理解的现代“科学”才会将其局限于“可见性物质”。这也就是“物质”或“物”概念在哲学与现代科学中的区别与不同,同时也说明了哲学家与科学家视角与视野的巨大鸿沟。

马哲的唯物主义从来都没说其“物质”是由“粒或子”构成,只强调“物质的唯一特性就是客观实在性”。同时也已经证实,现代科学所称的“物质”只占宇宙质能总量的4-5%,它并不具有宇宙统一性,与马哲所阐释的“物质”存在着根本性区别。

根据恩格斯“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事实上马克思主义“唯物论”之“物”并没有定死,将其暂说成“物质”具有某种取象比类的意思。所以,有关宇宙本原问题仍需要科学界继续探索,有些相应的哲学问题也有待于科学探索的后续结果而定,仍然为其进一步发展留有空间。

而如果根据现代科学所指的“可见与可探测性物质”来理解唯物主义,那就必然会成为庸俗哲学,因为那并不属于宇宙本原及其本质,而是属于纠缠于具体事物的繁琐哲学,不可避免地陷入了西方科学那种不着边际的“事儿妈”思维与分析,由此也就成了“事儿妈主义”,其思维模式基本都属于“西方航母stile”,事实上也就成了唯心主义(目前大多属于这种情况),不属于恩格斯所指的唯物主义。

1.2 重探“唯物与唯心”的现实意义

哲学所对应的问题是“思维与存在”,属于人类怎样认知自然并解释自然的基础知识,其本身就属于理论问题,属于现代所称的广义科学或“科学学”(即“完整的知识体系”)。而在近现代,哲学与狭义的科学(它区分开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在分头发展,它们要求一种统一的解释。而这种统一的解释,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天道”与“人道”,相当于现代所称的“自然科学基础理论”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

在对中国“天道”与“人道”和现代自然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的探讨中,通过马哲的“唯物与唯心”可以对一些理论与思维进行一些基本的辨析。而通过这一辨析就可以明确,我们的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是否相符,由此就可以杜绝那种对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唯心主义认知与解读。

之所以再次强调“唯物与唯心”这个老话题,事实上就是再次提醒我们要重视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的关系问题,它要求我们的思维和理论必须要服从于客观实际,而不能只是对各种既有理论一味地盲目遵从,照搬照用。

由此基本可以断定,在搞不清“道之为物”或宇宙与人类社会本原的情况下,其所谈哲学与思维,以及由其所产生的各种理论,必定都或多或少的属于唯心主义。

目前在哲学界出现了一个“唯物主义有神论”的名词。综合网络中各种网文和评论发言(如“共存主义”等),以及在不清楚自然与人类社会基本运动规律基础上对中华文化和马克思主义自以为是的各种解读与阐释,都应该划归这一类。这个群体很大,也很带有迷惑性,但运用马哲的唯物论和中国传统科学的“气一元论”或“天道”与“人道”,则很容易看出其破绽,因为其形式上虽然承认“物质第一性”,但实质上却一直是在运用西方现代科学的“可见性物质”来随心所欲的思考与解释,与马哲的“物质观”存在着根本性区别,在根本上已经丢弃了“物质”的“客观实在性”,从而陷入了唯心主义泥潭。

1.3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列表

根据马哲“运动的普遍联系的基本观点”,运用运动思维从最基础的方面考察自然与社会科学,这既是从对实际的考察中得出的基本认识,也是自己对各理论体系进行甄别的基本做法。

现在,按照自己考察中所经历的基本顺序,将其过程列表综合如下,希望能得到众网友的补充与修正。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结果列表

 

考察顺序与分类

考察结果

注释

1

近现代科学

1)能够区分自然与社会科学;

2)经深入细致考察,可发现物质运动背后存在着能量运动。

发现运动中的对立统一规律,其开始于0,结束于0,守恒于0

2

宇宙与人类

本原考察

1)“0根”演化与运动。宇宙与人类都起始于0,由0生根而开始其对立统一的绝对运动。

2)纵横运动。自然万象产生后,宇宙与人类社会既存在着纵向的绝对运动,又存在着它们相互间横向的相对运动,并相互交织在一起。

纵横运动都属于能量运动,都遵循对立统一规律。

由于得出了宇宙与人类社会的“0根”演化与运动,由此绝大部分理论都在筛选中被淘汰,最后只剩下中国的四维哲学与马哲。

3

中国古代

科学与哲学

  1)优长。自然科学框架基本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和“道之为物(气)”基本能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运动实际;

  2)缺欠。除自然科学“气一元论”需要根据近现代科学调整外,社会科学缺失人类本原。

  可参考《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尤其要注意“阴阳”的基本阐释。

4

马哲

  1)优长。“唯物论”原则与对立统一规律符合实际;②第一次明确出人类本原属于劳动,对近现代人类社会运动阐释较为深入细致;

  2)辩证法属于三维思维,缺失历史维。它适用于应用理论,而不适用于基础理论,否则会束缚“历史唯物主义”思想的阐释与挥发;

  3)辩证法的三维思维在西方科学体系中是难于克服的,只有借助于中国的四维哲学思维才能弥补与完善,并与中国哲学结合在一起。

  摒弃那些趸来的繁琐阐释,直接研读马恩著述原义,掌握其基本思维。

  严格遵循实事求是和马哲的“唯物论”原则,只有对其进行系统完整的解读,才能从“本本主义”中解脱出来。

特注

在考察中,以上考察结果需反复相互对照与印证,最终通过“去芜存菁”原则将宇宙与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基本事实与中国哲学和马哲的优长相互结合在一起,从而产生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实际的宇宙观与人类观,并产生其相应的理论框架或基本结构。

1.4 各既有理论的严重缺欠

通过对自然与人类社会实际的考察可以看出,它们都存在着各自的绝对运动。宇宙在膨胀,人类社会在按照自己的特有规律而运动与发展,它们都一直处于绝对运动中,这不可否认。比如社会科学中的劳动或改造自然,它就属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人类可以没有“阶级斗争”(如原始社会),但不能没有劳动,是劳动促生了人类,并推动人类社会的运动与发展,如果没有劳动,人类就会消亡,就会返祖回到普通动物中去。但从各种理论看,除中国古代之“易”或“道”外,现存既有理论只有马哲提到了“绝对运动”问题,其它理论对此都没有涉及。而我们的现代科学,自己已交代得很清楚,其所研究的运动都属于“相对运动”(如相对论)。

正因为古今科学界一直未予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由此也就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从而产生了一系列问题,需要重新对其予以审理。请参考下表的基本分析:

各种既有理论之唯物与唯心基本分析对照表

 

宇宙与人类本原

 

中国

哲学思维

1)宇宙本原为“气”(基础哲学唯物);

2)人类本原缺失(社会哲学思维有些唯心)。

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马哲思维

1)存在(宇宙本原具体未定,只强调“客观实在性”);

2)劳动(人类本原)。

唯物(但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有神论思维

宇宙和人类社会均源于上帝,并由其解释一切。

唯心

西方

哲学思维

1)宇宙和人类社会源于上帝(基础哲学唯心);

2)现代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误入歧途)。

虽然很“物质”,但实质属于唯心(“本原”错误)

半唯物

半唯心

1)赞同唯物论(基础哲学形式上遵从马哲);

2)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从属西方思维)。

基本属于西方思维(含现代官科与民科)

特注

1)古今中外所有的既有理论,都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现代科学除外),也没有区分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更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这都属于各种既有理论的硬伤;

2)在各种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传统哲学具有完整的理论框架(太极阴阳五行八卦),既具备基础理论,也具备应用理论,并将宇宙本原追究到了“气”(能量)。属于四维哲学(三维+历史维),其它都属于三维哲学,都不完整;而在社会科学中,也只有马克思主义追究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从而可以确定人类本原为劳动;

3)只有以中国完整的理论框架,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宇宙膨胀的基本事实,才能在理论上将宇宙本原调整为能量;也只有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劳动创造了人本身”,才能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调整为劳动,从而区分出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并将它们各自的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与现代科学相联系;

4)由于没有搞清宇宙与人类本原,现在许多人的“唯物”都运用“可见”事物予以理解与阐释,自觉与不自觉地成为了西方思维的俘虏,一直都在运用应用理论解释基础理论。而要想彻底克服这一点,首先需要搞清楚的就是宇宙与人类本原。而搞不清这两大问题,在对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分析中就做不到“唯物”,从而也就会在探讨中迷失了方向,并丢失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基础。

在表格的“特注4)”中,有些话虽然说得有些严厉,但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网文和网络讨论(也包括一些官科理论与文章)中所反映出来的现实。

关于宇宙本原,前文已根据对近现代科学考察得出了基本的结论,即宇宙本原为能量,而不是物质。所以,根据恩格斯对唯物主义定义的“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马哲自然科学的“唯物主义”之“物”应该为“能量”。由此,不但将恩格斯与列宁的解释落到了实底,也将其与中国的“道之为物”统一在了一起。而由于这一涉及整个科学体系的最基本问题还有待科学界根据现代科学手段予以进一步核实,我们可以先将其搁置一边,着重考察人类本原问题。

2 人类本原

根据恩格斯的定义,要想解决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问题,首先需要厘清人类本原。而如果搞不清人类本原,又怎能“唯物”?

根据考察,结合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类本原问题已经非常清楚,那就是劳动,即改造自然。前文对此曾予以特别强调,说恩格斯这一结论可以说是对社会科学一语中的或“一锤定音”,说的就是它准确反映了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和其立论基础问题。

人类本原问题首先牵涉的就是对“人性”的基本理解与认知,这一问题曾经历过激烈的网络辩论。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也为了检讨自己过去认识的不足,现对其再重新进行一下基本的梳理。

2.1 人与自然界的关系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

人与(被改造)自然的关系,事实上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人类对自然改造越多,其自然界就留下人类痕迹越多,自然生态就变化越大。以前由于自己知识所限,对人与自然的关系认识不足,并没有将其“自然”突出于“被改造”,而是笼统地理解为整个大自然、经重新学习马恩原著和补充相关知识,将“自然”限定为“被改造”所涉及范围,这样就将人与自然的关系和人性与动物性的关系统一在一起了,请看下图:

人类诞生与进化示意图

所以,在探讨人类社会时,一定要实事求是,一定要认清并遵循自然规律,否则,唯心主义的想当然会将社会科学探索引向邪路。

根据马哲“唯物与唯心”的定义,在搞清楚人类社会的本原后,如果其思维和立论基础不符合其“本原”的,自然都应该被划归唯心主义,只是其唯心的成分多与少而已。

由此,几千年来对人类本质的各种解释,包括近阶段草根网所热议的“人性”,自然是从劳动中来,因为没有劳动就没有人类。所以,说“人是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没什么可挑剔的,因为“人”指的是其基本概念,而“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讲的是其基本属性,从基本概念到其属性,两者也是统一的。

2.2 人类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

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并不是随便可以类比的,它必须要以本质的“唯物”或本原为基础。没有本质的“唯物”,就没有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而所谓的“根脉”,其实指的就是这种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因为它阐释着自然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而事物相互之间的相对运动,则是在这种绝对运动基础上派生的。

现在,请参考上面的图示,我们就以人与自然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再次进行说明。

有些网友对“人类本质(双重属性)= 人性(劳动 动物性(寄生”有些不理解,现在,我们就对这一问题再次进行一下梳理。

1)在人类诞生之前,类人猿(普通动物)属于动物界(类属于自然界),其只能够寄生于自然,具有100%的动物性和寄生性。对此不应该有疑问。

2)人与普通动物的区别是劳动,只有诞生了劳动后才能够改造自然,由此才诞生了人类,并诞生了人性。对此也不应该有疑问。

3)没有劳动就没有人性,也就没有人类,所以“人性=劳动性”。这也是非常明确的问题。

所以,恩格斯所说“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具有“人性与兽性”的双重属性,无论从事实,还是其哲学或逻辑关系,都是很讲究很精确的。

同时也从本质上说明,“人性=劳动性”等式,它不但准确阐明了人性的本质,也成为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试金石(它与本本主义不同)。

3 唯物论属于打假利器

纵观各种既有理论,一直都没能搞清楚宇宙与人类本原问题,都缺乏正确的立论基础,其阐释也就缺乏基本的依据。但许多人们并不从根本上分析这些问题,而是认为自己读懂了某种深奥的理论或著述就认为自己明白了一切,由此理论界“之乎者也”的念经之风盛行,利用既有著述中的这句话反驳另一句话,或者利用这一理念反驳另一理念,从而导致一直争论不休,难有定论。

虽然有些人抛开既有理论在自创理论,但由于搞不清宇宙与人类本原,在根本上解决不了“唯物”的问题,可以说是费劲不小,但并不符合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实际。

综合来讲,由“唯物”所产生的四维哲学和“0根思维”(主要突出纵向的基本运动),并从“本原”上产生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这属于中国哲学与马恩思想相互结合后所具有的最大特色,做到了真正的“唯物”,在诸多理论中独具特色,可以说是傲立群雄。

由于能够做到精确的“唯物”,具备四维时空思维与理论之根,并能够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从而划分出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所以,由其评判古今中外诸多理论最为便捷,也最有效力。它很好用,在辩论中运用这一哲学思维可以说是所向披靡,任何理论与专家,不管其如何能引经据典并“之乎者也”也没咒念,只要一挖其根,马上便露出马脚。

很明显,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唯物”的立论基础就是劳动,其人类观与价值观就是劳动观。由此,社会科学理论是否符合劳动观的问题,就成了辨析各种各样理论的一面照妖镜,它从而也就成了一种打假利器。自己就是根据这面照妖镜来判别真假马克思主义,并在辩论中对其它一些歪理邪说进行镇邪的。

挖掘出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论”之后,它表现出某种霸气,并成为一把快刀能够斩妖除魔。现在回顾并列举自己在网络辩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例如下:

1)宗教理论。记得一开始自己在辩论中首先遇到的是宗教理论。在有神论者没有“之乎者也”之前,没等他开口,自己首先就学着其腔调发问,“神佛奉饭否(神佛管饭吗)?”对方当然回答不出,于是便被“摁在窝里根本出不来”,由此也就遭到了自己一通奚落,“既然神佛不管饭,解决不了老百姓的吃饭穿衣问题,你让老百姓信它做甚?你一天到晚给神佛磕头,不是到头来还得回过头来向老百姓要饭吃?你的神佛可管过你一粒米一线衣?”

所以,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对付宗教理论最为便利,也最为直接。这就是其“唯物主义”的厉害。

2)“本本”马克思主义。指的是整天鼓吹“阶级斗争”的一些学者。一般情况下,一问其绝对运动与基础理论也就差不多了。而对于个别傲慢者,自己也没等其开口,于是便首先发问,“人类究竟是诞生于阶级斗争,还是诞生于劳动?人类是靠阶级斗争生存还是靠劳动生存?我不需要你‘辩证’,只要你直接回答!”当然,他们也被堵在那里没法回答。

由于“本本”马哲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也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方一般都会被问住。

3)西方理论。前面曾在《西方科学文化的本质》、《中西宇宙与时空》和《关于“论证方法”》三篇文稿中记录了自己与西方那位饱学之士shalako辩论的详细情况,大家可以根据标题搜索出来进行参考。

4)“本本”传统理论。我们的传统理论虽然具有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区分,也具有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之别,但始终没能明确出来,致使与现代科学难于结合,也难于运用于实际。尤其是其一直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混为一谈,致使许多人“之乎者也”半天都云天雾罩,不着边际,一问其“阴阳”及其绝对运动,便都晕了。

由于涉及中华文化,并且其中含有非常优秀的成分,对此自己并没有特别展开过辩论。但却在文稿中指出了其社会科学缺失劳动内容的不足。在讨论中也耐心地给人讲过,我国的传统社会科学基本服务于士族阶层,不属于劳动人民,与社会的生产劳动有些脱钩,它需要马克思主义劳动观予以补充完善。

5)半唯物半唯心理论。这方面辩论自己遇到的就太多了,很杂,基本都属于这种情况,其与“本本”马克思主义和“本本”传统理论大同小异,与上面表格中所列出的“特注4)”基本雷同。

4 结论

在古今中外的所有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的哲学具备基本框架,并且非常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而马克思主义思想完整(既包含人与自然的基本矛盾,也包括人与人之间的特殊矛盾)。虽然它们各自也存在着相应的不足,但结合近现代科学发展,将它们相互弥补并结合后则可以组成非常完美的哲学或理论骨架。这种骨架既能够符合自然的基本运动,也能够符合现代科学所阐释的特殊运动,真正能够做到集众家之长,摒众家之短,从而形成独具特色的理论体系。

形象地比喻一句就是,我们的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一起,正在经历着一次淬火,正在经历着一场浴火重生。所以,希望具备各方面知识储备的人们能够发挥各自的特长,携起手来,共同推动理论界这一伟大的历史变革。

世界王振今 发表于  2017-09-14 21:43:41 35字 ( 0/19)

中国道理不哲学,三大科技开天下三大伦理制天下心灵科技平乱世,都解决了!

前文曾提到,【我们的传统理论为什么要强调“太极”或“道之为物”,为什么会强调“阴阳”?而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唯物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对立统一规律”?】其原因就是想为本文做个铺垫,并将掩埋已久的中国哲学与马哲思维之根进一步挖掘出来。

起先,自己对“唯物与唯心”问题的认识只是来自于教科书,并没有深究,但结合讨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际问题以及对其的一些不同理解,经进一步学习领会恩格斯的基本解释,才发现它与宇宙观和人类观存在着密切的关系,由此而对马哲产生了由衷的赞叹。

由于“唯物与唯心”概念的实质与自己的科学考察结果一致,并且使用起来更方便更通俗,所以自己便将对其的理解写成文字,发布出来与大家分享,并借此而广泛征求意见。同时,也将自己与不同学派辩论的实例进行一下大体的介绍。

1 为何重提“唯物与唯心”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根基是唯物主义(注意“根基”两字)。而实质上,我们传统科学与文化的根基也属于现代所称的唯物主义,其“道之为物”和“阴阳”所强调的正是如此。而在近现代所流行的三维思维中,将中国哲学与马哲的“唯物”深深掩埋了起来,很难使人看清其真相。

实事求是地讲,“唯物与唯心”的问题现在仍然没有彻底解决,它仍然属于近现代哲学中的一个最基本问题(对此杜绝“抽象”)。

为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自己搜集了一些资料,也参考了一些专业人士的阐述,并且还参与了有关问题的网络讨论。为搞清问题,我们还是应该以马克思主义的定义为标准才好。

1.1 恩格斯对“唯物与唯心”的定义

相比较而言,恩格斯更为重视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联系,也更为重视哲学思维以及理论的系统性和完整性问题。

虽然早已存在着唯物与唯心之说,但它们与马克思主义的理解与阐释是不同的。恩格斯原话是:【哲学家依照他们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分成了两大阵营。凡是断定精神对自然界说来是本原的,从而归根到底承认某种创世说的人(创世说在哲学家那里,例如在黑格尔那里,往往比在基督教那里还要复杂荒唐得多)组成唯心主义阵营。凡是认为自然界是本原的则属于唯物主义的各种学派。(《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

马哲对“物质”的基本解释是,“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并且是从宇宙本原上予以理解并阐释,它与中国古代的“道之为物”指的是同一个意思,而与西方科学中的“可见性物质”则存在着严格的区别。由此,我们就不得不对“唯物主义”概念予以深究了。

“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这一解释源于列宁,由此可见,哲学中的“物质”或“物”这一概念在理解与阐释上,通过横跨亚欧的前“苏联”将中西方联系在了一起。

通过哲学与现代科学对“物质”概念解释的不同也可以看出,中西方真正的哲人(如老子、马恩、列宁)在对自然界的认知上是相通的,而对自然予以狭义理解的现代“科学”才会将其局限于“可见性物质”。这也就是“物质”或“物”概念在哲学与现代科学中的区别与不同,同时也说明了哲学家与科学家视角与视野的巨大鸿沟。

马哲的唯物主义从来都没说其“物质”是由“粒或子”构成,只强调“物质的唯一特性就是客观实在性”。同时也已经证实,现代科学所称的“物质”只占宇宙质能总量的4-5%,它并不具有宇宙统一性,与马哲所阐释的“物质”存在着根本性区别。

根据恩格斯“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事实上马克思主义“唯物论”之“物”并没有定死,将其暂说成“物质”具有某种取象比类的意思。所以,有关宇宙本原问题仍需要科学界继续探索,有些相应的哲学问题也有待于科学探索的后续结果而定,仍然为其进一步发展留有空间。

而如果根据现代科学所指的“可见与可探测性物质”来理解唯物主义,那就必然会成为庸俗哲学,因为那并不属于宇宙本原及其本质,而是属于纠缠于具体事物的繁琐哲学,不可避免地陷入了西方科学那种不着边际的“事儿妈”思维与分析,由此也就成了“事儿妈主义”,其思维模式基本都属于“西方航母stile”,事实上也就成了唯心主义(目前大多属于这种情况),不属于恩格斯所指的唯物主义。

1.2 重探“唯物与唯心”的现实意义

哲学所对应的问题是“思维与存在”,属于人类怎样认知自然并解释自然的基础知识,其本身就属于理论问题,属于现代所称的广义科学或“科学学”(即“完整的知识体系”)。而在近现代,哲学与狭义的科学(它区分开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在分头发展,它们要求一种统一的解释。而这种统一的解释,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天道”与“人道”,相当于现代所称的“自然科学基础理论”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

在对中国“天道”与“人道”和现代自然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的探讨中,通过马哲的“唯物与唯心”可以对一些理论与思维进行一些基本的辨析。而通过这一辨析就可以明确,我们的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是否相符,由此就可以杜绝那种对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唯心主义认知与解读。

之所以再次强调“唯物与唯心”这个老话题,事实上就是再次提醒我们要重视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的关系问题,它要求我们的思维和理论必须要服从于客观实际,而不能只是对各种既有理论一味地盲目遵从,照搬照用。

由此基本可以断定,在搞不清“道之为物”或宇宙与人类社会本原的情况下,其所谈哲学与思维,以及由其所产生的各种理论,必定都或多或少的属于唯心主义。

目前在哲学界出现了一个“唯物主义有神论”的名词。综合网络中各种网文和评论发言(如“共存主义”等),以及在不清楚自然与人类社会基本运动规律基础上对中华文化和马克思主义自以为是的各种解读与阐释,都应该划归这一类。这个群体很大,也很带有迷惑性,但运用马哲的唯物论和中国传统科学的“气一元论”或“天道”与“人道”,则很容易看出其破绽,因为其形式上虽然承认“物质第一性”,但实质上却一直是在运用西方现代科学的“可见性物质”来随心所欲的思考与解释,与马哲的“物质观”存在着根本性区别,在根本上已经丢弃了“物质”的“客观实在性”,从而陷入了唯心主义泥潭。

1.3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列表

根据马哲“运动的普遍联系的基本观点”,运用运动思维从最基础的方面考察自然与社会科学,这既是从对实际的考察中得出的基本认识,也是自己对各理论体系进行甄别的基本做法。

现在,按照自己考察中所经历的基本顺序,将其过程列表综合如下,希望能得到众网友的补充与修正。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结果列表

 

考察顺序与分类

考察结果

注释

1

近现代科学

1)能够区分自然与社会科学;

2)经深入细致考察,可发现物质运动背后存在着能量运动。

发现运动中的对立统一规律,其开始于0,结束于0,守恒于0

2

宇宙与人类

本原考察

1)“0根”演化与运动。宇宙与人类都起始于0,由0生根而开始其对立统一的绝对运动。

2)纵横运动。自然万象产生后,宇宙与人类社会既存在着纵向的绝对运动,又存在着它们相互间横向的相对运动,并相互交织在一起。

纵横运动都属于能量运动,都遵循对立统一规律。

由于得出了宇宙与人类社会的“0根”演化与运动,由此绝大部分理论都在筛选中被淘汰,最后只剩下中国的四维哲学与马哲。

3

中国古代

科学与哲学

  1)优长。自然科学框架基本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和“道之为物(气)”基本能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运动实际;

  2)缺欠。除自然科学“气一元论”需要根据近现代科学调整外,社会科学缺失人类本原。

  可参考《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尤其要注意“阴阳”的基本阐释。

4

马哲

  1)优长。“唯物论”原则与对立统一规律符合实际;②第一次明确出人类本原属于劳动,对近现代人类社会运动阐释较为深入细致;

  2)辩证法属于三维思维,缺失历史维。它适用于应用理论,而不适用于基础理论,否则会束缚“历史唯物主义”思想的阐释与挥发;

  3)辩证法的三维思维在西方科学体系中是难于克服的,只有借助于中国的四维哲学思维才能弥补与完善,并与中国哲学结合在一起。

  摒弃那些趸来的繁琐阐释,直接研读马恩著述原义,掌握其基本思维。

  严格遵循实事求是和马哲的“唯物论”原则,只有对其进行系统完整的解读,才能从“本本主义”中解脱出来。

特注

在考察中,以上考察结果需反复相互对照与印证,最终通过“去芜存菁”原则将宇宙与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基本事实与中国哲学和马哲的优长相互结合在一起,从而产生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实际的宇宙观与人类观,并产生其相应的理论框架或基本结构。

1.4 各既有理论的严重缺欠

通过对自然与人类社会实际的考察可以看出,它们都存在着各自的绝对运动。宇宙在膨胀,人类社会在按照自己的特有规律而运动与发展,它们都一直处于绝对运动中,这不可否认。比如社会科学中的劳动或改造自然,它就属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人类可以没有“阶级斗争”(如原始社会),但不能没有劳动,是劳动促生了人类,并推动人类社会的运动与发展,如果没有劳动,人类就会消亡,就会返祖回到普通动物中去。但从各种理论看,除中国古代之“易”或“道”外,现存既有理论只有马哲提到了“绝对运动”问题,其它理论对此都没有涉及。而我们的现代科学,自己已交代得很清楚,其所研究的运动都属于“相对运动”(如相对论)。

正因为古今科学界一直未予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由此也就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从而产生了一系列问题,需要重新对其予以审理。请参考下表的基本分析:

各种既有理论之唯物与唯心基本分析对照表

 

宇宙与人类本原

 

中国

哲学思维

1)宇宙本原为“气”(基础哲学唯物);

2)人类本原缺失(社会哲学思维有些唯心)。

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马哲思维

1)存在(宇宙本原具体未定,只强调“客观实在性”);

2)劳动(人类本原)。

唯物(但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有神论思维

宇宙和人类社会均源于上帝,并由其解释一切。

唯心

西方

哲学思维

1)宇宙和人类社会源于上帝(基础哲学唯心);

2)现代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误入歧途)。

虽然很“物质”,但实质属于唯心(“本原”错误)

半唯物

半唯心

1)赞同唯物论(基础哲学形式上遵从马哲);

2)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从属西方思维)。

基本属于西方思维(含现代官科与民科)

特注

1)古今中外所有的既有理论,都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现代科学除外),也没有区分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更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这都属于各种既有理论的硬伤;

2)在各种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传统哲学具有完整的理论框架(太极阴阳五行八卦),既具备基础理论,也具备应用理论,并将宇宙本原追究到了“气”(能量)。属于四维哲学(三维+历史维),其它都属于三维哲学,都不完整;而在社会科学中,也只有马克思主义追究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从而可以确定人类本原为劳动;

3)只有以中国完整的理论框架,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宇宙膨胀的基本事实,才能在理论上将宇宙本原调整为能量;也只有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劳动创造了人本身”,才能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调整为劳动,从而区分出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并将它们各自的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与现代科学相联系;

4)由于没有搞清宇宙与人类本原,现在许多人的“唯物”都运用“可见”事物予以理解与阐释,自觉与不自觉地成为了西方思维的俘虏,一直都在运用应用理论解释基础理论。而要想彻底克服这一点,首先需要搞清楚的就是宇宙与人类本原。而搞不清这两大问题,在对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分析中就做不到“唯物”,从而也就会在探讨中迷失了方向,并丢失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基础。

在表格的“特注4)”中,有些话虽然说得有些严厉,但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网文和网络讨论(也包括一些官科理论与文章)中所反映出来的现实。

关于宇宙本原,前文已根据对近现代科学考察得出了基本的结论,即宇宙本原为能量,而不是物质。所以,根据恩格斯对唯物主义定义的“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马哲自然科学的“唯物主义”之“物”应该为“能量”。由此,不但将恩格斯与列宁的解释落到了实底,也将其与中国的“道之为物”统一在了一起。而由于这一涉及整个科学体系的最基本问题还有待科学界根据现代科学手段予以进一步核实,我们可以先将其搁置一边,着重考察人类本原问题。

2 人类本原

根据恩格斯的定义,要想解决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问题,首先需要厘清人类本原。而如果搞不清人类本原,又怎能“唯物”?

根据考察,结合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类本原问题已经非常清楚,那就是劳动,即改造自然。前文对此曾予以特别强调,说恩格斯这一结论可以说是对社会科学一语中的或“一锤定音”,说的就是它准确反映了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和其立论基础问题。

人类本原问题首先牵涉的就是对“人性”的基本理解与认知,这一问题曾经历过激烈的网络辩论。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也为了检讨自己过去认识的不足,现对其再重新进行一下基本的梳理。

2.1 人与自然界的关系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

人与(被改造)自然的关系,事实上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人类对自然改造越多,其自然界就留下人类痕迹越多,自然生态就变化越大。以前由于自己知识所限,对人与自然的关系认识不足,并没有将其“自然”突出于“被改造”,而是笼统地理解为整个大自然、经重新学习马恩原著和补充相关知识,将“自然”限定为“被改造”所涉及范围,这样就将人与自然的关系和人性与动物性的关系统一在一起了,请看下图:

人类诞生与进化示意图

所以,在探讨人类社会时,一定要实事求是,一定要认清并遵循自然规律,否则,唯心主义的想当然会将社会科学探索引向邪路。

根据马哲“唯物与唯心”的定义,在搞清楚人类社会的本原后,如果其思维和立论基础不符合其“本原”的,自然都应该被划归唯心主义,只是其唯心的成分多与少而已。

由此,几千年来对人类本质的各种解释,包括近阶段草根网所热议的“人性”,自然是从劳动中来,因为没有劳动就没有人类。所以,说“人是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没什么可挑剔的,因为“人”指的是其基本概念,而“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讲的是其基本属性,从基本概念到其属性,两者也是统一的。

2.2 人类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

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并不是随便可以类比的,它必须要以本质的“唯物”或本原为基础。没有本质的“唯物”,就没有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而所谓的“根脉”,其实指的就是这种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因为它阐释着自然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而事物相互之间的相对运动,则是在这种绝对运动基础上派生的。

现在,请参考上面的图示,我们就以人与自然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再次进行说明。

有些网友对“人类本质(双重属性)= 人性(劳动 动物性(寄生”有些不理解,现在,我们就对这一问题再次进行一下梳理。

1)在人类诞生之前,类人猿(普通动物)属于动物界(类属于自然界),其只能够寄生于自然,具有100%的动物性和寄生性。对此不应该有疑问。

2)人与普通动物的区别是劳动,只有诞生了劳动后才能够改造自然,由此才诞生了人类,并诞生了人性。对此也不应该有疑问。

3)没有劳动就没有人性,也就没有人类,所以“人性=劳动性”。这也是非常明确的问题。

所以,恩格斯所说“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具有“人性与兽性”的双重属性,无论从事实,还是其哲学或逻辑关系,都是很讲究很精确的。

同时也从本质上说明,“人性=劳动性”等式,它不但准确阐明了人性的本质,也成为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试金石(它与本本主义不同)。

3 唯物论属于打假利器

纵观各种既有理论,一直都没能搞清楚宇宙与人类本原问题,都缺乏正确的立论基础,其阐释也就缺乏基本的依据。但许多人们并不从根本上分析这些问题,而是认为自己读懂了某种深奥的理论或著述就认为自己明白了一切,由此理论界“之乎者也”的念经之风盛行,利用既有著述中的这句话反驳另一句话,或者利用这一理念反驳另一理念,从而导致一直争论不休,难有定论。

虽然有些人抛开既有理论在自创理论,但由于搞不清宇宙与人类本原,在根本上解决不了“唯物”的问题,可以说是费劲不小,但并不符合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实际。

综合来讲,由“唯物”所产生的四维哲学和“0根思维”(主要突出纵向的基本运动),并从“本原”上产生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这属于中国哲学与马恩思想相互结合后所具有的最大特色,做到了真正的“唯物”,在诸多理论中独具特色,可以说是傲立群雄。

由于能够做到精确的“唯物”,具备四维时空思维与理论之根,并能够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从而划分出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所以,由其评判古今中外诸多理论最为便捷,也最有效力。它很好用,在辩论中运用这一哲学思维可以说是所向披靡,任何理论与专家,不管其如何能引经据典并“之乎者也”也没咒念,只要一挖其根,马上便露出马脚。

很明显,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唯物”的立论基础就是劳动,其人类观与价值观就是劳动观。由此,社会科学理论是否符合劳动观的问题,就成了辨析各种各样理论的一面照妖镜,它从而也就成了一种打假利器。自己就是根据这面照妖镜来判别真假马克思主义,并在辩论中对其它一些歪理邪说进行镇邪的。

挖掘出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论”之后,它表现出某种霸气,并成为一把快刀能够斩妖除魔。现在回顾并列举自己在网络辩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例如下:

1)宗教理论。记得一开始自己在辩论中首先遇到的是宗教理论。在有神论者没有“之乎者也”之前,没等他开口,自己首先就学着其腔调发问,“神佛奉饭否(神佛管饭吗)?”对方当然回答不出,于是便被“摁在窝里根本出不来”,由此也就遭到了自己一通奚落,“既然神佛不管饭,解决不了老百姓的吃饭穿衣问题,你让老百姓信它做甚?你一天到晚给神佛磕头,不是到头来还得回过头来向老百姓要饭吃?你的神佛可管过你一粒米一线衣?”

所以,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对付宗教理论最为便利,也最为直接。这就是其“唯物主义”的厉害。

2)“本本”马克思主义。指的是整天鼓吹“阶级斗争”的一些学者。一般情况下,一问其绝对运动与基础理论也就差不多了。而对于个别傲慢者,自己也没等其开口,于是便首先发问,“人类究竟是诞生于阶级斗争,还是诞生于劳动?人类是靠阶级斗争生存还是靠劳动生存?我不需要你‘辩证’,只要你直接回答!”当然,他们也被堵在那里没法回答。

由于“本本”马哲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也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方一般都会被问住。

3)西方理论。前面曾在《西方科学文化的本质》、《中西宇宙与时空》和《关于“论证方法”》三篇文稿中记录了自己与西方那位饱学之士shalako辩论的详细情况,大家可以根据标题搜索出来进行参考。

4)“本本”传统理论。我们的传统理论虽然具有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区分,也具有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之别,但始终没能明确出来,致使与现代科学难于结合,也难于运用于实际。尤其是其一直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混为一谈,致使许多人“之乎者也”半天都云天雾罩,不着边际,一问其“阴阳”及其绝对运动,便都晕了。

由于涉及中华文化,并且其中含有非常优秀的成分,对此自己并没有特别展开过辩论。但却在文稿中指出了其社会科学缺失劳动内容的不足。在讨论中也耐心地给人讲过,我国的传统社会科学基本服务于士族阶层,不属于劳动人民,与社会的生产劳动有些脱钩,它需要马克思主义劳动观予以补充完善。

5)半唯物半唯心理论。这方面辩论自己遇到的就太多了,很杂,基本都属于这种情况,其与“本本”马克思主义和“本本”传统理论大同小异,与上面表格中所列出的“特注4)”基本雷同。

4 结论

在古今中外的所有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的哲学具备基本框架,并且非常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而马克思主义思想完整(既包含人与自然的基本矛盾,也包括人与人之间的特殊矛盾)。虽然它们各自也存在着相应的不足,但结合近现代科学发展,将它们相互弥补并结合后则可以组成非常完美的哲学或理论骨架。这种骨架既能够符合自然的基本运动,也能够符合现代科学所阐释的特殊运动,真正能够做到集众家之长,摒众家之短,从而形成独具特色的理论体系。

形象地比喻一句就是,我们的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一起,正在经历着一次淬火,正在经历着一场浴火重生。所以,希望具备各方面知识储备的人们能够发挥各自的特长,携起手来,共同推动理论界这一伟大的历史变革。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09-14 18:41:15 52字 ( 0/17)

建议好好学学哲学的经典著作,你的思维局限在”纯存在“中,还没想明白什么叫”存在“?存在=纯存在+纯无……

前文曾提到,【我们的传统理论为什么要强调“太极”或“道之为物”,为什么会强调“阴阳”?而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唯物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对立统一规律”?】其原因就是想为本文做个铺垫,并将掩埋已久的中国哲学与马哲思维之根进一步挖掘出来。

起先,自己对“唯物与唯心”问题的认识只是来自于教科书,并没有深究,但结合讨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际问题以及对其的一些不同理解,经进一步学习领会恩格斯的基本解释,才发现它与宇宙观和人类观存在着密切的关系,由此而对马哲产生了由衷的赞叹。

由于“唯物与唯心”概念的实质与自己的科学考察结果一致,并且使用起来更方便更通俗,所以自己便将对其的理解写成文字,发布出来与大家分享,并借此而广泛征求意见。同时,也将自己与不同学派辩论的实例进行一下大体的介绍。

1 为何重提“唯物与唯心”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根基是唯物主义(注意“根基”两字)。而实质上,我们传统科学与文化的根基也属于现代所称的唯物主义,其“道之为物”和“阴阳”所强调的正是如此。而在近现代所流行的三维思维中,将中国哲学与马哲的“唯物”深深掩埋了起来,很难使人看清其真相。

实事求是地讲,“唯物与唯心”的问题现在仍然没有彻底解决,它仍然属于近现代哲学中的一个最基本问题(对此杜绝“抽象”)。

为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自己搜集了一些资料,也参考了一些专业人士的阐述,并且还参与了有关问题的网络讨论。为搞清问题,我们还是应该以马克思主义的定义为标准才好。

1.1 恩格斯对“唯物与唯心”的定义

相比较而言,恩格斯更为重视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联系,也更为重视哲学思维以及理论的系统性和完整性问题。

虽然早已存在着唯物与唯心之说,但它们与马克思主义的理解与阐释是不同的。恩格斯原话是:【哲学家依照他们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分成了两大阵营。凡是断定精神对自然界说来是本原的,从而归根到底承认某种创世说的人(创世说在哲学家那里,例如在黑格尔那里,往往比在基督教那里还要复杂荒唐得多)组成唯心主义阵营。凡是认为自然界是本原的则属于唯物主义的各种学派。(《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

马哲对“物质”的基本解释是,“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并且是从宇宙本原上予以理解并阐释,它与中国古代的“道之为物”指的是同一个意思,而与西方科学中的“可见性物质”则存在着严格的区别。由此,我们就不得不对“唯物主义”概念予以深究了。

“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这一解释源于列宁,由此可见,哲学中的“物质”或“物”这一概念在理解与阐释上,通过横跨亚欧的前“苏联”将中西方联系在了一起。

通过哲学与现代科学对“物质”概念解释的不同也可以看出,中西方真正的哲人(如老子、马恩、列宁)在对自然界的认知上是相通的,而对自然予以狭义理解的现代“科学”才会将其局限于“可见性物质”。这也就是“物质”或“物”概念在哲学与现代科学中的区别与不同,同时也说明了哲学家与科学家视角与视野的巨大鸿沟。

马哲的唯物主义从来都没说其“物质”是由“粒或子”构成,只强调“物质的唯一特性就是客观实在性”。同时也已经证实,现代科学所称的“物质”只占宇宙质能总量的4-5%,它并不具有宇宙统一性,与马哲所阐释的“物质”存在着根本性区别。

根据恩格斯“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事实上马克思主义“唯物论”之“物”并没有定死,将其暂说成“物质”具有某种取象比类的意思。所以,有关宇宙本原问题仍需要科学界继续探索,有些相应的哲学问题也有待于科学探索的后续结果而定,仍然为其进一步发展留有空间。

而如果根据现代科学所指的“可见与可探测性物质”来理解唯物主义,那就必然会成为庸俗哲学,因为那并不属于宇宙本原及其本质,而是属于纠缠于具体事物的繁琐哲学,不可避免地陷入了西方科学那种不着边际的“事儿妈”思维与分析,由此也就成了“事儿妈主义”,其思维模式基本都属于“西方航母stile”,事实上也就成了唯心主义(目前大多属于这种情况),不属于恩格斯所指的唯物主义。

1.2 重探“唯物与唯心”的现实意义

哲学所对应的问题是“思维与存在”,属于人类怎样认知自然并解释自然的基础知识,其本身就属于理论问题,属于现代所称的广义科学或“科学学”(即“完整的知识体系”)。而在近现代,哲学与狭义的科学(它区分开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在分头发展,它们要求一种统一的解释。而这种统一的解释,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天道”与“人道”,相当于现代所称的“自然科学基础理论”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

在对中国“天道”与“人道”和现代自然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的探讨中,通过马哲的“唯物与唯心”可以对一些理论与思维进行一些基本的辨析。而通过这一辨析就可以明确,我们的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是否相符,由此就可以杜绝那种对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唯心主义认知与解读。

之所以再次强调“唯物与唯心”这个老话题,事实上就是再次提醒我们要重视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的关系问题,它要求我们的思维和理论必须要服从于客观实际,而不能只是对各种既有理论一味地盲目遵从,照搬照用。

由此基本可以断定,在搞不清“道之为物”或宇宙与人类社会本原的情况下,其所谈哲学与思维,以及由其所产生的各种理论,必定都或多或少的属于唯心主义。

目前在哲学界出现了一个“唯物主义有神论”的名词。综合网络中各种网文和评论发言(如“共存主义”等),以及在不清楚自然与人类社会基本运动规律基础上对中华文化和马克思主义自以为是的各种解读与阐释,都应该划归这一类。这个群体很大,也很带有迷惑性,但运用马哲的唯物论和中国传统科学的“气一元论”或“天道”与“人道”,则很容易看出其破绽,因为其形式上虽然承认“物质第一性”,但实质上却一直是在运用西方现代科学的“可见性物质”来随心所欲的思考与解释,与马哲的“物质观”存在着根本性区别,在根本上已经丢弃了“物质”的“客观实在性”,从而陷入了唯心主义泥潭。

1.3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列表

根据马哲“运动的普遍联系的基本观点”,运用运动思维从最基础的方面考察自然与社会科学,这既是从对实际的考察中得出的基本认识,也是自己对各理论体系进行甄别的基本做法。

现在,按照自己考察中所经历的基本顺序,将其过程列表综合如下,希望能得到众网友的补充与修正。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结果列表

 

考察顺序与分类

考察结果

注释

1

近现代科学

1)能够区分自然与社会科学;

2)经深入细致考察,可发现物质运动背后存在着能量运动。

发现运动中的对立统一规律,其开始于0,结束于0,守恒于0

2

宇宙与人类

本原考察

1)“0根”演化与运动。宇宙与人类都起始于0,由0生根而开始其对立统一的绝对运动。

2)纵横运动。自然万象产生后,宇宙与人类社会既存在着纵向的绝对运动,又存在着它们相互间横向的相对运动,并相互交织在一起。

纵横运动都属于能量运动,都遵循对立统一规律。

由于得出了宇宙与人类社会的“0根”演化与运动,由此绝大部分理论都在筛选中被淘汰,最后只剩下中国的四维哲学与马哲。

3

中国古代

科学与哲学

  1)优长。自然科学框架基本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和“道之为物(气)”基本能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运动实际;

  2)缺欠。除自然科学“气一元论”需要根据近现代科学调整外,社会科学缺失人类本原。

  可参考《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尤其要注意“阴阳”的基本阐释。

4

马哲

  1)优长。“唯物论”原则与对立统一规律符合实际;②第一次明确出人类本原属于劳动,对近现代人类社会运动阐释较为深入细致;

  2)辩证法属于三维思维,缺失历史维。它适用于应用理论,而不适用于基础理论,否则会束缚“历史唯物主义”思想的阐释与挥发;

  3)辩证法的三维思维在西方科学体系中是难于克服的,只有借助于中国的四维哲学思维才能弥补与完善,并与中国哲学结合在一起。

  摒弃那些趸来的繁琐阐释,直接研读马恩著述原义,掌握其基本思维。

  严格遵循实事求是和马哲的“唯物论”原则,只有对其进行系统完整的解读,才能从“本本主义”中解脱出来。

特注

在考察中,以上考察结果需反复相互对照与印证,最终通过“去芜存菁”原则将宇宙与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基本事实与中国哲学和马哲的优长相互结合在一起,从而产生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实际的宇宙观与人类观,并产生其相应的理论框架或基本结构。

1.4 各既有理论的严重缺欠

通过对自然与人类社会实际的考察可以看出,它们都存在着各自的绝对运动。宇宙在膨胀,人类社会在按照自己的特有规律而运动与发展,它们都一直处于绝对运动中,这不可否认。比如社会科学中的劳动或改造自然,它就属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人类可以没有“阶级斗争”(如原始社会),但不能没有劳动,是劳动促生了人类,并推动人类社会的运动与发展,如果没有劳动,人类就会消亡,就会返祖回到普通动物中去。但从各种理论看,除中国古代之“易”或“道”外,现存既有理论只有马哲提到了“绝对运动”问题,其它理论对此都没有涉及。而我们的现代科学,自己已交代得很清楚,其所研究的运动都属于“相对运动”(如相对论)。

正因为古今科学界一直未予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由此也就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从而产生了一系列问题,需要重新对其予以审理。请参考下表的基本分析:

各种既有理论之唯物与唯心基本分析对照表

 

宇宙与人类本原

 

中国

哲学思维

1)宇宙本原为“气”(基础哲学唯物);

2)人类本原缺失(社会哲学思维有些唯心)。

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马哲思维

1)存在(宇宙本原具体未定,只强调“客观实在性”);

2)劳动(人类本原)。

唯物(但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有神论思维

宇宙和人类社会均源于上帝,并由其解释一切。

唯心

西方

哲学思维

1)宇宙和人类社会源于上帝(基础哲学唯心);

2)现代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误入歧途)。

虽然很“物质”,但实质属于唯心(“本原”错误)

半唯物

半唯心

1)赞同唯物论(基础哲学形式上遵从马哲);

2)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从属西方思维)。

基本属于西方思维(含现代官科与民科)

特注

1)古今中外所有的既有理论,都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现代科学除外),也没有区分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更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这都属于各种既有理论的硬伤;

2)在各种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传统哲学具有完整的理论框架(太极阴阳五行八卦),既具备基础理论,也具备应用理论,并将宇宙本原追究到了“气”(能量)。属于四维哲学(三维+历史维),其它都属于三维哲学,都不完整;而在社会科学中,也只有马克思主义追究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从而可以确定人类本原为劳动;

3)只有以中国完整的理论框架,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宇宙膨胀的基本事实,才能在理论上将宇宙本原调整为能量;也只有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劳动创造了人本身”,才能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调整为劳动,从而区分出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并将它们各自的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与现代科学相联系;

4)由于没有搞清宇宙与人类本原,现在许多人的“唯物”都运用“可见”事物予以理解与阐释,自觉与不自觉地成为了西方思维的俘虏,一直都在运用应用理论解释基础理论。而要想彻底克服这一点,首先需要搞清楚的就是宇宙与人类本原。而搞不清这两大问题,在对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分析中就做不到“唯物”,从而也就会在探讨中迷失了方向,并丢失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基础。

在表格的“特注4)”中,有些话虽然说得有些严厉,但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网文和网络讨论(也包括一些官科理论与文章)中所反映出来的现实。

关于宇宙本原,前文已根据对近现代科学考察得出了基本的结论,即宇宙本原为能量,而不是物质。所以,根据恩格斯对唯物主义定义的“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马哲自然科学的“唯物主义”之“物”应该为“能量”。由此,不但将恩格斯与列宁的解释落到了实底,也将其与中国的“道之为物”统一在了一起。而由于这一涉及整个科学体系的最基本问题还有待科学界根据现代科学手段予以进一步核实,我们可以先将其搁置一边,着重考察人类本原问题。

2 人类本原

根据恩格斯的定义,要想解决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问题,首先需要厘清人类本原。而如果搞不清人类本原,又怎能“唯物”?

根据考察,结合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类本原问题已经非常清楚,那就是劳动,即改造自然。前文对此曾予以特别强调,说恩格斯这一结论可以说是对社会科学一语中的或“一锤定音”,说的就是它准确反映了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和其立论基础问题。

人类本原问题首先牵涉的就是对“人性”的基本理解与认知,这一问题曾经历过激烈的网络辩论。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也为了检讨自己过去认识的不足,现对其再重新进行一下基本的梳理。

2.1 人与自然界的关系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

人与(被改造)自然的关系,事实上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人类对自然改造越多,其自然界就留下人类痕迹越多,自然生态就变化越大。以前由于自己知识所限,对人与自然的关系认识不足,并没有将其“自然”突出于“被改造”,而是笼统地理解为整个大自然、经重新学习马恩原著和补充相关知识,将“自然”限定为“被改造”所涉及范围,这样就将人与自然的关系和人性与动物性的关系统一在一起了,请看下图:

人类诞生与进化示意图

所以,在探讨人类社会时,一定要实事求是,一定要认清并遵循自然规律,否则,唯心主义的想当然会将社会科学探索引向邪路。

根据马哲“唯物与唯心”的定义,在搞清楚人类社会的本原后,如果其思维和立论基础不符合其“本原”的,自然都应该被划归唯心主义,只是其唯心的成分多与少而已。

由此,几千年来对人类本质的各种解释,包括近阶段草根网所热议的“人性”,自然是从劳动中来,因为没有劳动就没有人类。所以,说“人是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没什么可挑剔的,因为“人”指的是其基本概念,而“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讲的是其基本属性,从基本概念到其属性,两者也是统一的。

2.2 人类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

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并不是随便可以类比的,它必须要以本质的“唯物”或本原为基础。没有本质的“唯物”,就没有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而所谓的“根脉”,其实指的就是这种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因为它阐释着自然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而事物相互之间的相对运动,则是在这种绝对运动基础上派生的。

现在,请参考上面的图示,我们就以人与自然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再次进行说明。

有些网友对“人类本质(双重属性)= 人性(劳动 动物性(寄生”有些不理解,现在,我们就对这一问题再次进行一下梳理。

1)在人类诞生之前,类人猿(普通动物)属于动物界(类属于自然界),其只能够寄生于自然,具有100%的动物性和寄生性。对此不应该有疑问。

2)人与普通动物的区别是劳动,只有诞生了劳动后才能够改造自然,由此才诞生了人类,并诞生了人性。对此也不应该有疑问。

3)没有劳动就没有人性,也就没有人类,所以“人性=劳动性”。这也是非常明确的问题。

所以,恩格斯所说“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具有“人性与兽性”的双重属性,无论从事实,还是其哲学或逻辑关系,都是很讲究很精确的。

同时也从本质上说明,“人性=劳动性”等式,它不但准确阐明了人性的本质,也成为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试金石(它与本本主义不同)。

3 唯物论属于打假利器

纵观各种既有理论,一直都没能搞清楚宇宙与人类本原问题,都缺乏正确的立论基础,其阐释也就缺乏基本的依据。但许多人们并不从根本上分析这些问题,而是认为自己读懂了某种深奥的理论或著述就认为自己明白了一切,由此理论界“之乎者也”的念经之风盛行,利用既有著述中的这句话反驳另一句话,或者利用这一理念反驳另一理念,从而导致一直争论不休,难有定论。

虽然有些人抛开既有理论在自创理论,但由于搞不清宇宙与人类本原,在根本上解决不了“唯物”的问题,可以说是费劲不小,但并不符合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实际。

综合来讲,由“唯物”所产生的四维哲学和“0根思维”(主要突出纵向的基本运动),并从“本原”上产生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这属于中国哲学与马恩思想相互结合后所具有的最大特色,做到了真正的“唯物”,在诸多理论中独具特色,可以说是傲立群雄。

由于能够做到精确的“唯物”,具备四维时空思维与理论之根,并能够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从而划分出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所以,由其评判古今中外诸多理论最为便捷,也最有效力。它很好用,在辩论中运用这一哲学思维可以说是所向披靡,任何理论与专家,不管其如何能引经据典并“之乎者也”也没咒念,只要一挖其根,马上便露出马脚。

很明显,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唯物”的立论基础就是劳动,其人类观与价值观就是劳动观。由此,社会科学理论是否符合劳动观的问题,就成了辨析各种各样理论的一面照妖镜,它从而也就成了一种打假利器。自己就是根据这面照妖镜来判别真假马克思主义,并在辩论中对其它一些歪理邪说进行镇邪的。

挖掘出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论”之后,它表现出某种霸气,并成为一把快刀能够斩妖除魔。现在回顾并列举自己在网络辩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例如下:

1)宗教理论。记得一开始自己在辩论中首先遇到的是宗教理论。在有神论者没有“之乎者也”之前,没等他开口,自己首先就学着其腔调发问,“神佛奉饭否(神佛管饭吗)?”对方当然回答不出,于是便被“摁在窝里根本出不来”,由此也就遭到了自己一通奚落,“既然神佛不管饭,解决不了老百姓的吃饭穿衣问题,你让老百姓信它做甚?你一天到晚给神佛磕头,不是到头来还得回过头来向老百姓要饭吃?你的神佛可管过你一粒米一线衣?”

所以,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对付宗教理论最为便利,也最为直接。这就是其“唯物主义”的厉害。

2)“本本”马克思主义。指的是整天鼓吹“阶级斗争”的一些学者。一般情况下,一问其绝对运动与基础理论也就差不多了。而对于个别傲慢者,自己也没等其开口,于是便首先发问,“人类究竟是诞生于阶级斗争,还是诞生于劳动?人类是靠阶级斗争生存还是靠劳动生存?我不需要你‘辩证’,只要你直接回答!”当然,他们也被堵在那里没法回答。

由于“本本”马哲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也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方一般都会被问住。

3)西方理论。前面曾在《西方科学文化的本质》、《中西宇宙与时空》和《关于“论证方法”》三篇文稿中记录了自己与西方那位饱学之士shalako辩论的详细情况,大家可以根据标题搜索出来进行参考。

4)“本本”传统理论。我们的传统理论虽然具有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区分,也具有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之别,但始终没能明确出来,致使与现代科学难于结合,也难于运用于实际。尤其是其一直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混为一谈,致使许多人“之乎者也”半天都云天雾罩,不着边际,一问其“阴阳”及其绝对运动,便都晕了。

由于涉及中华文化,并且其中含有非常优秀的成分,对此自己并没有特别展开过辩论。但却在文稿中指出了其社会科学缺失劳动内容的不足。在讨论中也耐心地给人讲过,我国的传统社会科学基本服务于士族阶层,不属于劳动人民,与社会的生产劳动有些脱钩,它需要马克思主义劳动观予以补充完善。

5)半唯物半唯心理论。这方面辩论自己遇到的就太多了,很杂,基本都属于这种情况,其与“本本”马克思主义和“本本”传统理论大同小异,与上面表格中所列出的“特注4)”基本雷同。

4 结论

在古今中外的所有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的哲学具备基本框架,并且非常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而马克思主义思想完整(既包含人与自然的基本矛盾,也包括人与人之间的特殊矛盾)。虽然它们各自也存在着相应的不足,但结合近现代科学发展,将它们相互弥补并结合后则可以组成非常完美的哲学或理论骨架。这种骨架既能够符合自然的基本运动,也能够符合现代科学所阐释的特殊运动,真正能够做到集众家之长,摒众家之短,从而形成独具特色的理论体系。

形象地比喻一句就是,我们的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一起,正在经历着一次淬火,正在经历着一场浴火重生。所以,希望具备各方面知识储备的人们能够发挥各自的特长,携起手来,共同推动理论界这一伟大的历史变革。

bbfactor 发表于  2017-09-14 18:51:39 23字 ( 0/22)

宇宙存在着一种共同的本质,难道对此一点也不懂?

前文曾提到,【我们的传统理论为什么要强调“太极”或“道之为物”,为什么会强调“阴阳”?而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唯物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对立统一规律”?】其原因就是想为本文做个铺垫,并将掩埋已久的中国哲学与马哲思维之根进一步挖掘出来。

起先,自己对“唯物与唯心”问题的认识只是来自于教科书,并没有深究,但结合讨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际问题以及对其的一些不同理解,经进一步学习领会恩格斯的基本解释,才发现它与宇宙观和人类观存在着密切的关系,由此而对马哲产生了由衷的赞叹。

由于“唯物与唯心”概念的实质与自己的科学考察结果一致,并且使用起来更方便更通俗,所以自己便将对其的理解写成文字,发布出来与大家分享,并借此而广泛征求意见。同时,也将自己与不同学派辩论的实例进行一下大体的介绍。

1 为何重提“唯物与唯心”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根基是唯物主义(注意“根基”两字)。而实质上,我们传统科学与文化的根基也属于现代所称的唯物主义,其“道之为物”和“阴阳”所强调的正是如此。而在近现代所流行的三维思维中,将中国哲学与马哲的“唯物”深深掩埋了起来,很难使人看清其真相。

实事求是地讲,“唯物与唯心”的问题现在仍然没有彻底解决,它仍然属于近现代哲学中的一个最基本问题(对此杜绝“抽象”)。

为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自己搜集了一些资料,也参考了一些专业人士的阐述,并且还参与了有关问题的网络讨论。为搞清问题,我们还是应该以马克思主义的定义为标准才好。

1.1 恩格斯对“唯物与唯心”的定义

相比较而言,恩格斯更为重视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联系,也更为重视哲学思维以及理论的系统性和完整性问题。

虽然早已存在着唯物与唯心之说,但它们与马克思主义的理解与阐释是不同的。恩格斯原话是:【哲学家依照他们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分成了两大阵营。凡是断定精神对自然界说来是本原的,从而归根到底承认某种创世说的人(创世说在哲学家那里,例如在黑格尔那里,往往比在基督教那里还要复杂荒唐得多)组成唯心主义阵营。凡是认为自然界是本原的则属于唯物主义的各种学派。(《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

马哲对“物质”的基本解释是,“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并且是从宇宙本原上予以理解并阐释,它与中国古代的“道之为物”指的是同一个意思,而与西方科学中的“可见性物质”则存在着严格的区别。由此,我们就不得不对“唯物主义”概念予以深究了。

“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这一解释源于列宁,由此可见,哲学中的“物质”或“物”这一概念在理解与阐释上,通过横跨亚欧的前“苏联”将中西方联系在了一起。

通过哲学与现代科学对“物质”概念解释的不同也可以看出,中西方真正的哲人(如老子、马恩、列宁)在对自然界的认知上是相通的,而对自然予以狭义理解的现代“科学”才会将其局限于“可见性物质”。这也就是“物质”或“物”概念在哲学与现代科学中的区别与不同,同时也说明了哲学家与科学家视角与视野的巨大鸿沟。

马哲的唯物主义从来都没说其“物质”是由“粒或子”构成,只强调“物质的唯一特性就是客观实在性”。同时也已经证实,现代科学所称的“物质”只占宇宙质能总量的4-5%,它并不具有宇宙统一性,与马哲所阐释的“物质”存在着根本性区别。

根据恩格斯“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事实上马克思主义“唯物论”之“物”并没有定死,将其暂说成“物质”具有某种取象比类的意思。所以,有关宇宙本原问题仍需要科学界继续探索,有些相应的哲学问题也有待于科学探索的后续结果而定,仍然为其进一步发展留有空间。

而如果根据现代科学所指的“可见与可探测性物质”来理解唯物主义,那就必然会成为庸俗哲学,因为那并不属于宇宙本原及其本质,而是属于纠缠于具体事物的繁琐哲学,不可避免地陷入了西方科学那种不着边际的“事儿妈”思维与分析,由此也就成了“事儿妈主义”,其思维模式基本都属于“西方航母stile”,事实上也就成了唯心主义(目前大多属于这种情况),不属于恩格斯所指的唯物主义。

1.2 重探“唯物与唯心”的现实意义

哲学所对应的问题是“思维与存在”,属于人类怎样认知自然并解释自然的基础知识,其本身就属于理论问题,属于现代所称的广义科学或“科学学”(即“完整的知识体系”)。而在近现代,哲学与狭义的科学(它区分开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在分头发展,它们要求一种统一的解释。而这种统一的解释,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天道”与“人道”,相当于现代所称的“自然科学基础理论”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

在对中国“天道”与“人道”和现代自然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的探讨中,通过马哲的“唯物与唯心”可以对一些理论与思维进行一些基本的辨析。而通过这一辨析就可以明确,我们的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是否相符,由此就可以杜绝那种对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唯心主义认知与解读。

之所以再次强调“唯物与唯心”这个老话题,事实上就是再次提醒我们要重视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的关系问题,它要求我们的思维和理论必须要服从于客观实际,而不能只是对各种既有理论一味地盲目遵从,照搬照用。

由此基本可以断定,在搞不清“道之为物”或宇宙与人类社会本原的情况下,其所谈哲学与思维,以及由其所产生的各种理论,必定都或多或少的属于唯心主义。

目前在哲学界出现了一个“唯物主义有神论”的名词。综合网络中各种网文和评论发言(如“共存主义”等),以及在不清楚自然与人类社会基本运动规律基础上对中华文化和马克思主义自以为是的各种解读与阐释,都应该划归这一类。这个群体很大,也很带有迷惑性,但运用马哲的唯物论和中国传统科学的“气一元论”或“天道”与“人道”,则很容易看出其破绽,因为其形式上虽然承认“物质第一性”,但实质上却一直是在运用西方现代科学的“可见性物质”来随心所欲的思考与解释,与马哲的“物质观”存在着根本性区别,在根本上已经丢弃了“物质”的“客观实在性”,从而陷入了唯心主义泥潭。

1.3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列表

根据马哲“运动的普遍联系的基本观点”,运用运动思维从最基础的方面考察自然与社会科学,这既是从对实际的考察中得出的基本认识,也是自己对各理论体系进行甄别的基本做法。

现在,按照自己考察中所经历的基本顺序,将其过程列表综合如下,希望能得到众网友的补充与修正。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结果列表

 

考察顺序与分类

考察结果

注释

1

近现代科学

1)能够区分自然与社会科学;

2)经深入细致考察,可发现物质运动背后存在着能量运动。

发现运动中的对立统一规律,其开始于0,结束于0,守恒于0

2

宇宙与人类

本原考察

1)“0根”演化与运动。宇宙与人类都起始于0,由0生根而开始其对立统一的绝对运动。

2)纵横运动。自然万象产生后,宇宙与人类社会既存在着纵向的绝对运动,又存在着它们相互间横向的相对运动,并相互交织在一起。

纵横运动都属于能量运动,都遵循对立统一规律。

由于得出了宇宙与人类社会的“0根”演化与运动,由此绝大部分理论都在筛选中被淘汰,最后只剩下中国的四维哲学与马哲。

3

中国古代

科学与哲学

  1)优长。自然科学框架基本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和“道之为物(气)”基本能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运动实际;

  2)缺欠。除自然科学“气一元论”需要根据近现代科学调整外,社会科学缺失人类本原。

  可参考《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尤其要注意“阴阳”的基本阐释。

4

马哲

  1)优长。“唯物论”原则与对立统一规律符合实际;②第一次明确出人类本原属于劳动,对近现代人类社会运动阐释较为深入细致;

  2)辩证法属于三维思维,缺失历史维。它适用于应用理论,而不适用于基础理论,否则会束缚“历史唯物主义”思想的阐释与挥发;

  3)辩证法的三维思维在西方科学体系中是难于克服的,只有借助于中国的四维哲学思维才能弥补与完善,并与中国哲学结合在一起。

  摒弃那些趸来的繁琐阐释,直接研读马恩著述原义,掌握其基本思维。

  严格遵循实事求是和马哲的“唯物论”原则,只有对其进行系统完整的解读,才能从“本本主义”中解脱出来。

特注

在考察中,以上考察结果需反复相互对照与印证,最终通过“去芜存菁”原则将宇宙与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基本事实与中国哲学和马哲的优长相互结合在一起,从而产生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实际的宇宙观与人类观,并产生其相应的理论框架或基本结构。

1.4 各既有理论的严重缺欠

通过对自然与人类社会实际的考察可以看出,它们都存在着各自的绝对运动。宇宙在膨胀,人类社会在按照自己的特有规律而运动与发展,它们都一直处于绝对运动中,这不可否认。比如社会科学中的劳动或改造自然,它就属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人类可以没有“阶级斗争”(如原始社会),但不能没有劳动,是劳动促生了人类,并推动人类社会的运动与发展,如果没有劳动,人类就会消亡,就会返祖回到普通动物中去。但从各种理论看,除中国古代之“易”或“道”外,现存既有理论只有马哲提到了“绝对运动”问题,其它理论对此都没有涉及。而我们的现代科学,自己已交代得很清楚,其所研究的运动都属于“相对运动”(如相对论)。

正因为古今科学界一直未予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由此也就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从而产生了一系列问题,需要重新对其予以审理。请参考下表的基本分析:

各种既有理论之唯物与唯心基本分析对照表

 

宇宙与人类本原

 

中国

哲学思维

1)宇宙本原为“气”(基础哲学唯物);

2)人类本原缺失(社会哲学思维有些唯心)。

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马哲思维

1)存在(宇宙本原具体未定,只强调“客观实在性”);

2)劳动(人类本原)。

唯物(但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有神论思维

宇宙和人类社会均源于上帝,并由其解释一切。

唯心

西方

哲学思维

1)宇宙和人类社会源于上帝(基础哲学唯心);

2)现代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误入歧途)。

虽然很“物质”,但实质属于唯心(“本原”错误)

半唯物

半唯心

1)赞同唯物论(基础哲学形式上遵从马哲);

2)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从属西方思维)。

基本属于西方思维(含现代官科与民科)

特注

1)古今中外所有的既有理论,都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现代科学除外),也没有区分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更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这都属于各种既有理论的硬伤;

2)在各种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传统哲学具有完整的理论框架(太极阴阳五行八卦),既具备基础理论,也具备应用理论,并将宇宙本原追究到了“气”(能量)。属于四维哲学(三维+历史维),其它都属于三维哲学,都不完整;而在社会科学中,也只有马克思主义追究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从而可以确定人类本原为劳动;

3)只有以中国完整的理论框架,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宇宙膨胀的基本事实,才能在理论上将宇宙本原调整为能量;也只有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劳动创造了人本身”,才能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调整为劳动,从而区分出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并将它们各自的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与现代科学相联系;

4)由于没有搞清宇宙与人类本原,现在许多人的“唯物”都运用“可见”事物予以理解与阐释,自觉与不自觉地成为了西方思维的俘虏,一直都在运用应用理论解释基础理论。而要想彻底克服这一点,首先需要搞清楚的就是宇宙与人类本原。而搞不清这两大问题,在对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分析中就做不到“唯物”,从而也就会在探讨中迷失了方向,并丢失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基础。

在表格的“特注4)”中,有些话虽然说得有些严厉,但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网文和网络讨论(也包括一些官科理论与文章)中所反映出来的现实。

关于宇宙本原,前文已根据对近现代科学考察得出了基本的结论,即宇宙本原为能量,而不是物质。所以,根据恩格斯对唯物主义定义的“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马哲自然科学的“唯物主义”之“物”应该为“能量”。由此,不但将恩格斯与列宁的解释落到了实底,也将其与中国的“道之为物”统一在了一起。而由于这一涉及整个科学体系的最基本问题还有待科学界根据现代科学手段予以进一步核实,我们可以先将其搁置一边,着重考察人类本原问题。

2 人类本原

根据恩格斯的定义,要想解决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问题,首先需要厘清人类本原。而如果搞不清人类本原,又怎能“唯物”?

根据考察,结合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类本原问题已经非常清楚,那就是劳动,即改造自然。前文对此曾予以特别强调,说恩格斯这一结论可以说是对社会科学一语中的或“一锤定音”,说的就是它准确反映了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和其立论基础问题。

人类本原问题首先牵涉的就是对“人性”的基本理解与认知,这一问题曾经历过激烈的网络辩论。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也为了检讨自己过去认识的不足,现对其再重新进行一下基本的梳理。

2.1 人与自然界的关系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

人与(被改造)自然的关系,事实上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人类对自然改造越多,其自然界就留下人类痕迹越多,自然生态就变化越大。以前由于自己知识所限,对人与自然的关系认识不足,并没有将其“自然”突出于“被改造”,而是笼统地理解为整个大自然、经重新学习马恩原著和补充相关知识,将“自然”限定为“被改造”所涉及范围,这样就将人与自然的关系和人性与动物性的关系统一在一起了,请看下图:

人类诞生与进化示意图

所以,在探讨人类社会时,一定要实事求是,一定要认清并遵循自然规律,否则,唯心主义的想当然会将社会科学探索引向邪路。

根据马哲“唯物与唯心”的定义,在搞清楚人类社会的本原后,如果其思维和立论基础不符合其“本原”的,自然都应该被划归唯心主义,只是其唯心的成分多与少而已。

由此,几千年来对人类本质的各种解释,包括近阶段草根网所热议的“人性”,自然是从劳动中来,因为没有劳动就没有人类。所以,说“人是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没什么可挑剔的,因为“人”指的是其基本概念,而“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讲的是其基本属性,从基本概念到其属性,两者也是统一的。

2.2 人类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

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并不是随便可以类比的,它必须要以本质的“唯物”或本原为基础。没有本质的“唯物”,就没有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而所谓的“根脉”,其实指的就是这种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因为它阐释着自然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而事物相互之间的相对运动,则是在这种绝对运动基础上派生的。

现在,请参考上面的图示,我们就以人与自然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再次进行说明。

有些网友对“人类本质(双重属性)= 人性(劳动 动物性(寄生”有些不理解,现在,我们就对这一问题再次进行一下梳理。

1)在人类诞生之前,类人猿(普通动物)属于动物界(类属于自然界),其只能够寄生于自然,具有100%的动物性和寄生性。对此不应该有疑问。

2)人与普通动物的区别是劳动,只有诞生了劳动后才能够改造自然,由此才诞生了人类,并诞生了人性。对此也不应该有疑问。

3)没有劳动就没有人性,也就没有人类,所以“人性=劳动性”。这也是非常明确的问题。

所以,恩格斯所说“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具有“人性与兽性”的双重属性,无论从事实,还是其哲学或逻辑关系,都是很讲究很精确的。

同时也从本质上说明,“人性=劳动性”等式,它不但准确阐明了人性的本质,也成为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试金石(它与本本主义不同)。

3 唯物论属于打假利器

纵观各种既有理论,一直都没能搞清楚宇宙与人类本原问题,都缺乏正确的立论基础,其阐释也就缺乏基本的依据。但许多人们并不从根本上分析这些问题,而是认为自己读懂了某种深奥的理论或著述就认为自己明白了一切,由此理论界“之乎者也”的念经之风盛行,利用既有著述中的这句话反驳另一句话,或者利用这一理念反驳另一理念,从而导致一直争论不休,难有定论。

虽然有些人抛开既有理论在自创理论,但由于搞不清宇宙与人类本原,在根本上解决不了“唯物”的问题,可以说是费劲不小,但并不符合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实际。

综合来讲,由“唯物”所产生的四维哲学和“0根思维”(主要突出纵向的基本运动),并从“本原”上产生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这属于中国哲学与马恩思想相互结合后所具有的最大特色,做到了真正的“唯物”,在诸多理论中独具特色,可以说是傲立群雄。

由于能够做到精确的“唯物”,具备四维时空思维与理论之根,并能够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从而划分出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所以,由其评判古今中外诸多理论最为便捷,也最有效力。它很好用,在辩论中运用这一哲学思维可以说是所向披靡,任何理论与专家,不管其如何能引经据典并“之乎者也”也没咒念,只要一挖其根,马上便露出马脚。

很明显,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唯物”的立论基础就是劳动,其人类观与价值观就是劳动观。由此,社会科学理论是否符合劳动观的问题,就成了辨析各种各样理论的一面照妖镜,它从而也就成了一种打假利器。自己就是根据这面照妖镜来判别真假马克思主义,并在辩论中对其它一些歪理邪说进行镇邪的。

挖掘出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论”之后,它表现出某种霸气,并成为一把快刀能够斩妖除魔。现在回顾并列举自己在网络辩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例如下:

1)宗教理论。记得一开始自己在辩论中首先遇到的是宗教理论。在有神论者没有“之乎者也”之前,没等他开口,自己首先就学着其腔调发问,“神佛奉饭否(神佛管饭吗)?”对方当然回答不出,于是便被“摁在窝里根本出不来”,由此也就遭到了自己一通奚落,“既然神佛不管饭,解决不了老百姓的吃饭穿衣问题,你让老百姓信它做甚?你一天到晚给神佛磕头,不是到头来还得回过头来向老百姓要饭吃?你的神佛可管过你一粒米一线衣?”

所以,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对付宗教理论最为便利,也最为直接。这就是其“唯物主义”的厉害。

2)“本本”马克思主义。指的是整天鼓吹“阶级斗争”的一些学者。一般情况下,一问其绝对运动与基础理论也就差不多了。而对于个别傲慢者,自己也没等其开口,于是便首先发问,“人类究竟是诞生于阶级斗争,还是诞生于劳动?人类是靠阶级斗争生存还是靠劳动生存?我不需要你‘辩证’,只要你直接回答!”当然,他们也被堵在那里没法回答。

由于“本本”马哲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也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方一般都会被问住。

3)西方理论。前面曾在《西方科学文化的本质》、《中西宇宙与时空》和《关于“论证方法”》三篇文稿中记录了自己与西方那位饱学之士shalako辩论的详细情况,大家可以根据标题搜索出来进行参考。

4)“本本”传统理论。我们的传统理论虽然具有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区分,也具有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之别,但始终没能明确出来,致使与现代科学难于结合,也难于运用于实际。尤其是其一直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混为一谈,致使许多人“之乎者也”半天都云天雾罩,不着边际,一问其“阴阳”及其绝对运动,便都晕了。

由于涉及中华文化,并且其中含有非常优秀的成分,对此自己并没有特别展开过辩论。但却在文稿中指出了其社会科学缺失劳动内容的不足。在讨论中也耐心地给人讲过,我国的传统社会科学基本服务于士族阶层,不属于劳动人民,与社会的生产劳动有些脱钩,它需要马克思主义劳动观予以补充完善。

5)半唯物半唯心理论。这方面辩论自己遇到的就太多了,很杂,基本都属于这种情况,其与“本本”马克思主义和“本本”传统理论大同小异,与上面表格中所列出的“特注4)”基本雷同。

4 结论

在古今中外的所有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的哲学具备基本框架,并且非常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而马克思主义思想完整(既包含人与自然的基本矛盾,也包括人与人之间的特殊矛盾)。虽然它们各自也存在着相应的不足,但结合近现代科学发展,将它们相互弥补并结合后则可以组成非常完美的哲学或理论骨架。这种骨架既能够符合自然的基本运动,也能够符合现代科学所阐释的特殊运动,真正能够做到集众家之长,摒众家之短,从而形成独具特色的理论体系。

形象地比喻一句就是,我们的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一起,正在经历着一次淬火,正在经历着一场浴火重生。所以,希望具备各方面知识储备的人们能够发挥各自的特长,携起手来,共同推动理论界这一伟大的历史变革。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09-14 19:09:14 23字 ( 0/19)

不扯了,等你什么时候突破了瓶颈再说……[微笑]

前文曾提到,【我们的传统理论为什么要强调“太极”或“道之为物”,为什么会强调“阴阳”?而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唯物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对立统一规律”?】其原因就是想为本文做个铺垫,并将掩埋已久的中国哲学与马哲思维之根进一步挖掘出来。

起先,自己对“唯物与唯心”问题的认识只是来自于教科书,并没有深究,但结合讨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际问题以及对其的一些不同理解,经进一步学习领会恩格斯的基本解释,才发现它与宇宙观和人类观存在着密切的关系,由此而对马哲产生了由衷的赞叹。

由于“唯物与唯心”概念的实质与自己的科学考察结果一致,并且使用起来更方便更通俗,所以自己便将对其的理解写成文字,发布出来与大家分享,并借此而广泛征求意见。同时,也将自己与不同学派辩论的实例进行一下大体的介绍。

1 为何重提“唯物与唯心”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根基是唯物主义(注意“根基”两字)。而实质上,我们传统科学与文化的根基也属于现代所称的唯物主义,其“道之为物”和“阴阳”所强调的正是如此。而在近现代所流行的三维思维中,将中国哲学与马哲的“唯物”深深掩埋了起来,很难使人看清其真相。

实事求是地讲,“唯物与唯心”的问题现在仍然没有彻底解决,它仍然属于近现代哲学中的一个最基本问题(对此杜绝“抽象”)。

为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自己搜集了一些资料,也参考了一些专业人士的阐述,并且还参与了有关问题的网络讨论。为搞清问题,我们还是应该以马克思主义的定义为标准才好。

1.1 恩格斯对“唯物与唯心”的定义

相比较而言,恩格斯更为重视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联系,也更为重视哲学思维以及理论的系统性和完整性问题。

虽然早已存在着唯物与唯心之说,但它们与马克思主义的理解与阐释是不同的。恩格斯原话是:【哲学家依照他们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分成了两大阵营。凡是断定精神对自然界说来是本原的,从而归根到底承认某种创世说的人(创世说在哲学家那里,例如在黑格尔那里,往往比在基督教那里还要复杂荒唐得多)组成唯心主义阵营。凡是认为自然界是本原的则属于唯物主义的各种学派。(《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

马哲对“物质”的基本解释是,“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并且是从宇宙本原上予以理解并阐释,它与中国古代的“道之为物”指的是同一个意思,而与西方科学中的“可见性物质”则存在着严格的区别。由此,我们就不得不对“唯物主义”概念予以深究了。

“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这一解释源于列宁,由此可见,哲学中的“物质”或“物”这一概念在理解与阐释上,通过横跨亚欧的前“苏联”将中西方联系在了一起。

通过哲学与现代科学对“物质”概念解释的不同也可以看出,中西方真正的哲人(如老子、马恩、列宁)在对自然界的认知上是相通的,而对自然予以狭义理解的现代“科学”才会将其局限于“可见性物质”。这也就是“物质”或“物”概念在哲学与现代科学中的区别与不同,同时也说明了哲学家与科学家视角与视野的巨大鸿沟。

马哲的唯物主义从来都没说其“物质”是由“粒或子”构成,只强调“物质的唯一特性就是客观实在性”。同时也已经证实,现代科学所称的“物质”只占宇宙质能总量的4-5%,它并不具有宇宙统一性,与马哲所阐释的“物质”存在着根本性区别。

根据恩格斯“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事实上马克思主义“唯物论”之“物”并没有定死,将其暂说成“物质”具有某种取象比类的意思。所以,有关宇宙本原问题仍需要科学界继续探索,有些相应的哲学问题也有待于科学探索的后续结果而定,仍然为其进一步发展留有空间。

而如果根据现代科学所指的“可见与可探测性物质”来理解唯物主义,那就必然会成为庸俗哲学,因为那并不属于宇宙本原及其本质,而是属于纠缠于具体事物的繁琐哲学,不可避免地陷入了西方科学那种不着边际的“事儿妈”思维与分析,由此也就成了“事儿妈主义”,其思维模式基本都属于“西方航母stile”,事实上也就成了唯心主义(目前大多属于这种情况),不属于恩格斯所指的唯物主义。

1.2 重探“唯物与唯心”的现实意义

哲学所对应的问题是“思维与存在”,属于人类怎样认知自然并解释自然的基础知识,其本身就属于理论问题,属于现代所称的广义科学或“科学学”(即“完整的知识体系”)。而在近现代,哲学与狭义的科学(它区分开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在分头发展,它们要求一种统一的解释。而这种统一的解释,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天道”与“人道”,相当于现代所称的“自然科学基础理论”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

在对中国“天道”与“人道”和现代自然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的探讨中,通过马哲的“唯物与唯心”可以对一些理论与思维进行一些基本的辨析。而通过这一辨析就可以明确,我们的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是否相符,由此就可以杜绝那种对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唯心主义认知与解读。

之所以再次强调“唯物与唯心”这个老话题,事实上就是再次提醒我们要重视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的关系问题,它要求我们的思维和理论必须要服从于客观实际,而不能只是对各种既有理论一味地盲目遵从,照搬照用。

由此基本可以断定,在搞不清“道之为物”或宇宙与人类社会本原的情况下,其所谈哲学与思维,以及由其所产生的各种理论,必定都或多或少的属于唯心主义。

目前在哲学界出现了一个“唯物主义有神论”的名词。综合网络中各种网文和评论发言(如“共存主义”等),以及在不清楚自然与人类社会基本运动规律基础上对中华文化和马克思主义自以为是的各种解读与阐释,都应该划归这一类。这个群体很大,也很带有迷惑性,但运用马哲的唯物论和中国传统科学的“气一元论”或“天道”与“人道”,则很容易看出其破绽,因为其形式上虽然承认“物质第一性”,但实质上却一直是在运用西方现代科学的“可见性物质”来随心所欲的思考与解释,与马哲的“物质观”存在着根本性区别,在根本上已经丢弃了“物质”的“客观实在性”,从而陷入了唯心主义泥潭。

1.3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列表

根据马哲“运动的普遍联系的基本观点”,运用运动思维从最基础的方面考察自然与社会科学,这既是从对实际的考察中得出的基本认识,也是自己对各理论体系进行甄别的基本做法。

现在,按照自己考察中所经历的基本顺序,将其过程列表综合如下,希望能得到众网友的补充与修正。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结果列表

 

考察顺序与分类

考察结果

注释

1

近现代科学

1)能够区分自然与社会科学;

2)经深入细致考察,可发现物质运动背后存在着能量运动。

发现运动中的对立统一规律,其开始于0,结束于0,守恒于0

2

宇宙与人类

本原考察

1)“0根”演化与运动。宇宙与人类都起始于0,由0生根而开始其对立统一的绝对运动。

2)纵横运动。自然万象产生后,宇宙与人类社会既存在着纵向的绝对运动,又存在着它们相互间横向的相对运动,并相互交织在一起。

纵横运动都属于能量运动,都遵循对立统一规律。

由于得出了宇宙与人类社会的“0根”演化与运动,由此绝大部分理论都在筛选中被淘汰,最后只剩下中国的四维哲学与马哲。

3

中国古代

科学与哲学

  1)优长。自然科学框架基本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和“道之为物(气)”基本能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运动实际;

  2)缺欠。除自然科学“气一元论”需要根据近现代科学调整外,社会科学缺失人类本原。

  可参考《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尤其要注意“阴阳”的基本阐释。

4

马哲

  1)优长。“唯物论”原则与对立统一规律符合实际;②第一次明确出人类本原属于劳动,对近现代人类社会运动阐释较为深入细致;

  2)辩证法属于三维思维,缺失历史维。它适用于应用理论,而不适用于基础理论,否则会束缚“历史唯物主义”思想的阐释与挥发;

  3)辩证法的三维思维在西方科学体系中是难于克服的,只有借助于中国的四维哲学思维才能弥补与完善,并与中国哲学结合在一起。

  摒弃那些趸来的繁琐阐释,直接研读马恩著述原义,掌握其基本思维。

  严格遵循实事求是和马哲的“唯物论”原则,只有对其进行系统完整的解读,才能从“本本主义”中解脱出来。

特注

在考察中,以上考察结果需反复相互对照与印证,最终通过“去芜存菁”原则将宇宙与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基本事实与中国哲学和马哲的优长相互结合在一起,从而产生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实际的宇宙观与人类观,并产生其相应的理论框架或基本结构。

1.4 各既有理论的严重缺欠

通过对自然与人类社会实际的考察可以看出,它们都存在着各自的绝对运动。宇宙在膨胀,人类社会在按照自己的特有规律而运动与发展,它们都一直处于绝对运动中,这不可否认。比如社会科学中的劳动或改造自然,它就属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人类可以没有“阶级斗争”(如原始社会),但不能没有劳动,是劳动促生了人类,并推动人类社会的运动与发展,如果没有劳动,人类就会消亡,就会返祖回到普通动物中去。但从各种理论看,除中国古代之“易”或“道”外,现存既有理论只有马哲提到了“绝对运动”问题,其它理论对此都没有涉及。而我们的现代科学,自己已交代得很清楚,其所研究的运动都属于“相对运动”(如相对论)。

正因为古今科学界一直未予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由此也就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从而产生了一系列问题,需要重新对其予以审理。请参考下表的基本分析:

各种既有理论之唯物与唯心基本分析对照表

 

宇宙与人类本原

 

中国

哲学思维

1)宇宙本原为“气”(基础哲学唯物);

2)人类本原缺失(社会哲学思维有些唯心)。

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马哲思维

1)存在(宇宙本原具体未定,只强调“客观实在性”);

2)劳动(人类本原)。

唯物(但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有神论思维

宇宙和人类社会均源于上帝,并由其解释一切。

唯心

西方

哲学思维

1)宇宙和人类社会源于上帝(基础哲学唯心);

2)现代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误入歧途)。

虽然很“物质”,但实质属于唯心(“本原”错误)

半唯物

半唯心

1)赞同唯物论(基础哲学形式上遵从马哲);

2)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从属西方思维)。

基本属于西方思维(含现代官科与民科)

特注

1)古今中外所有的既有理论,都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现代科学除外),也没有区分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更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这都属于各种既有理论的硬伤;

2)在各种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传统哲学具有完整的理论框架(太极阴阳五行八卦),既具备基础理论,也具备应用理论,并将宇宙本原追究到了“气”(能量)。属于四维哲学(三维+历史维),其它都属于三维哲学,都不完整;而在社会科学中,也只有马克思主义追究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从而可以确定人类本原为劳动;

3)只有以中国完整的理论框架,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宇宙膨胀的基本事实,才能在理论上将宇宙本原调整为能量;也只有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劳动创造了人本身”,才能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调整为劳动,从而区分出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并将它们各自的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与现代科学相联系;

4)由于没有搞清宇宙与人类本原,现在许多人的“唯物”都运用“可见”事物予以理解与阐释,自觉与不自觉地成为了西方思维的俘虏,一直都在运用应用理论解释基础理论。而要想彻底克服这一点,首先需要搞清楚的就是宇宙与人类本原。而搞不清这两大问题,在对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分析中就做不到“唯物”,从而也就会在探讨中迷失了方向,并丢失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基础。

在表格的“特注4)”中,有些话虽然说得有些严厉,但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网文和网络讨论(也包括一些官科理论与文章)中所反映出来的现实。

关于宇宙本原,前文已根据对近现代科学考察得出了基本的结论,即宇宙本原为能量,而不是物质。所以,根据恩格斯对唯物主义定义的“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马哲自然科学的“唯物主义”之“物”应该为“能量”。由此,不但将恩格斯与列宁的解释落到了实底,也将其与中国的“道之为物”统一在了一起。而由于这一涉及整个科学体系的最基本问题还有待科学界根据现代科学手段予以进一步核实,我们可以先将其搁置一边,着重考察人类本原问题。

2 人类本原

根据恩格斯的定义,要想解决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问题,首先需要厘清人类本原。而如果搞不清人类本原,又怎能“唯物”?

根据考察,结合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类本原问题已经非常清楚,那就是劳动,即改造自然。前文对此曾予以特别强调,说恩格斯这一结论可以说是对社会科学一语中的或“一锤定音”,说的就是它准确反映了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和其立论基础问题。

人类本原问题首先牵涉的就是对“人性”的基本理解与认知,这一问题曾经历过激烈的网络辩论。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也为了检讨自己过去认识的不足,现对其再重新进行一下基本的梳理。

2.1 人与自然界的关系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

人与(被改造)自然的关系,事实上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人类对自然改造越多,其自然界就留下人类痕迹越多,自然生态就变化越大。以前由于自己知识所限,对人与自然的关系认识不足,并没有将其“自然”突出于“被改造”,而是笼统地理解为整个大自然、经重新学习马恩原著和补充相关知识,将“自然”限定为“被改造”所涉及范围,这样就将人与自然的关系和人性与动物性的关系统一在一起了,请看下图:

人类诞生与进化示意图

所以,在探讨人类社会时,一定要实事求是,一定要认清并遵循自然规律,否则,唯心主义的想当然会将社会科学探索引向邪路。

根据马哲“唯物与唯心”的定义,在搞清楚人类社会的本原后,如果其思维和立论基础不符合其“本原”的,自然都应该被划归唯心主义,只是其唯心的成分多与少而已。

由此,几千年来对人类本质的各种解释,包括近阶段草根网所热议的“人性”,自然是从劳动中来,因为没有劳动就没有人类。所以,说“人是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没什么可挑剔的,因为“人”指的是其基本概念,而“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讲的是其基本属性,从基本概念到其属性,两者也是统一的。

2.2 人类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

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并不是随便可以类比的,它必须要以本质的“唯物”或本原为基础。没有本质的“唯物”,就没有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而所谓的“根脉”,其实指的就是这种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因为它阐释着自然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而事物相互之间的相对运动,则是在这种绝对运动基础上派生的。

现在,请参考上面的图示,我们就以人与自然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再次进行说明。

有些网友对“人类本质(双重属性)= 人性(劳动 动物性(寄生”有些不理解,现在,我们就对这一问题再次进行一下梳理。

1)在人类诞生之前,类人猿(普通动物)属于动物界(类属于自然界),其只能够寄生于自然,具有100%的动物性和寄生性。对此不应该有疑问。

2)人与普通动物的区别是劳动,只有诞生了劳动后才能够改造自然,由此才诞生了人类,并诞生了人性。对此也不应该有疑问。

3)没有劳动就没有人性,也就没有人类,所以“人性=劳动性”。这也是非常明确的问题。

所以,恩格斯所说“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具有“人性与兽性”的双重属性,无论从事实,还是其哲学或逻辑关系,都是很讲究很精确的。

同时也从本质上说明,“人性=劳动性”等式,它不但准确阐明了人性的本质,也成为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试金石(它与本本主义不同)。

3 唯物论属于打假利器

纵观各种既有理论,一直都没能搞清楚宇宙与人类本原问题,都缺乏正确的立论基础,其阐释也就缺乏基本的依据。但许多人们并不从根本上分析这些问题,而是认为自己读懂了某种深奥的理论或著述就认为自己明白了一切,由此理论界“之乎者也”的念经之风盛行,利用既有著述中的这句话反驳另一句话,或者利用这一理念反驳另一理念,从而导致一直争论不休,难有定论。

虽然有些人抛开既有理论在自创理论,但由于搞不清宇宙与人类本原,在根本上解决不了“唯物”的问题,可以说是费劲不小,但并不符合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实际。

综合来讲,由“唯物”所产生的四维哲学和“0根思维”(主要突出纵向的基本运动),并从“本原”上产生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这属于中国哲学与马恩思想相互结合后所具有的最大特色,做到了真正的“唯物”,在诸多理论中独具特色,可以说是傲立群雄。

由于能够做到精确的“唯物”,具备四维时空思维与理论之根,并能够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从而划分出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所以,由其评判古今中外诸多理论最为便捷,也最有效力。它很好用,在辩论中运用这一哲学思维可以说是所向披靡,任何理论与专家,不管其如何能引经据典并“之乎者也”也没咒念,只要一挖其根,马上便露出马脚。

很明显,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唯物”的立论基础就是劳动,其人类观与价值观就是劳动观。由此,社会科学理论是否符合劳动观的问题,就成了辨析各种各样理论的一面照妖镜,它从而也就成了一种打假利器。自己就是根据这面照妖镜来判别真假马克思主义,并在辩论中对其它一些歪理邪说进行镇邪的。

挖掘出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论”之后,它表现出某种霸气,并成为一把快刀能够斩妖除魔。现在回顾并列举自己在网络辩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例如下:

1)宗教理论。记得一开始自己在辩论中首先遇到的是宗教理论。在有神论者没有“之乎者也”之前,没等他开口,自己首先就学着其腔调发问,“神佛奉饭否(神佛管饭吗)?”对方当然回答不出,于是便被“摁在窝里根本出不来”,由此也就遭到了自己一通奚落,“既然神佛不管饭,解决不了老百姓的吃饭穿衣问题,你让老百姓信它做甚?你一天到晚给神佛磕头,不是到头来还得回过头来向老百姓要饭吃?你的神佛可管过你一粒米一线衣?”

所以,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对付宗教理论最为便利,也最为直接。这就是其“唯物主义”的厉害。

2)“本本”马克思主义。指的是整天鼓吹“阶级斗争”的一些学者。一般情况下,一问其绝对运动与基础理论也就差不多了。而对于个别傲慢者,自己也没等其开口,于是便首先发问,“人类究竟是诞生于阶级斗争,还是诞生于劳动?人类是靠阶级斗争生存还是靠劳动生存?我不需要你‘辩证’,只要你直接回答!”当然,他们也被堵在那里没法回答。

由于“本本”马哲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也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方一般都会被问住。

3)西方理论。前面曾在《西方科学文化的本质》、《中西宇宙与时空》和《关于“论证方法”》三篇文稿中记录了自己与西方那位饱学之士shalako辩论的详细情况,大家可以根据标题搜索出来进行参考。

4)“本本”传统理论。我们的传统理论虽然具有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区分,也具有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之别,但始终没能明确出来,致使与现代科学难于结合,也难于运用于实际。尤其是其一直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混为一谈,致使许多人“之乎者也”半天都云天雾罩,不着边际,一问其“阴阳”及其绝对运动,便都晕了。

由于涉及中华文化,并且其中含有非常优秀的成分,对此自己并没有特别展开过辩论。但却在文稿中指出了其社会科学缺失劳动内容的不足。在讨论中也耐心地给人讲过,我国的传统社会科学基本服务于士族阶层,不属于劳动人民,与社会的生产劳动有些脱钩,它需要马克思主义劳动观予以补充完善。

5)半唯物半唯心理论。这方面辩论自己遇到的就太多了,很杂,基本都属于这种情况,其与“本本”马克思主义和“本本”传统理论大同小异,与上面表格中所列出的“特注4)”基本雷同。

4 结论

在古今中外的所有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的哲学具备基本框架,并且非常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而马克思主义思想完整(既包含人与自然的基本矛盾,也包括人与人之间的特殊矛盾)。虽然它们各自也存在着相应的不足,但结合近现代科学发展,将它们相互弥补并结合后则可以组成非常完美的哲学或理论骨架。这种骨架既能够符合自然的基本运动,也能够符合现代科学所阐释的特殊运动,真正能够做到集众家之长,摒众家之短,从而形成独具特色的理论体系。

形象地比喻一句就是,我们的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一起,正在经历着一次淬火,正在经历着一场浴火重生。所以,希望具备各方面知识储备的人们能够发挥各自的特长,携起手来,共同推动理论界这一伟大的历史变革。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09-14 17:39:02 60字 ( 0/31)

你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想在哲学中找到绝对,弄出一个经不起推敲的“能量”!咱老祖宗研究了那么多年,最终出只能用混沌来描述最初。

前文曾提到,【我们的传统理论为什么要强调“太极”或“道之为物”,为什么会强调“阴阳”?而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唯物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对立统一规律”?】其原因就是想为本文做个铺垫,并将掩埋已久的中国哲学与马哲思维之根进一步挖掘出来。

起先,自己对“唯物与唯心”问题的认识只是来自于教科书,并没有深究,但结合讨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际问题以及对其的一些不同理解,经进一步学习领会恩格斯的基本解释,才发现它与宇宙观和人类观存在着密切的关系,由此而对马哲产生了由衷的赞叹。

由于“唯物与唯心”概念的实质与自己的科学考察结果一致,并且使用起来更方便更通俗,所以自己便将对其的理解写成文字,发布出来与大家分享,并借此而广泛征求意见。同时,也将自己与不同学派辩论的实例进行一下大体的介绍。

1 为何重提“唯物与唯心”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根基是唯物主义(注意“根基”两字)。而实质上,我们传统科学与文化的根基也属于现代所称的唯物主义,其“道之为物”和“阴阳”所强调的正是如此。而在近现代所流行的三维思维中,将中国哲学与马哲的“唯物”深深掩埋了起来,很难使人看清其真相。

实事求是地讲,“唯物与唯心”的问题现在仍然没有彻底解决,它仍然属于近现代哲学中的一个最基本问题(对此杜绝“抽象”)。

为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自己搜集了一些资料,也参考了一些专业人士的阐述,并且还参与了有关问题的网络讨论。为搞清问题,我们还是应该以马克思主义的定义为标准才好。

1.1 恩格斯对“唯物与唯心”的定义

相比较而言,恩格斯更为重视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联系,也更为重视哲学思维以及理论的系统性和完整性问题。

虽然早已存在着唯物与唯心之说,但它们与马克思主义的理解与阐释是不同的。恩格斯原话是:【哲学家依照他们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分成了两大阵营。凡是断定精神对自然界说来是本原的,从而归根到底承认某种创世说的人(创世说在哲学家那里,例如在黑格尔那里,往往比在基督教那里还要复杂荒唐得多)组成唯心主义阵营。凡是认为自然界是本原的则属于唯物主义的各种学派。(《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

马哲对“物质”的基本解释是,“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并且是从宇宙本原上予以理解并阐释,它与中国古代的“道之为物”指的是同一个意思,而与西方科学中的“可见性物质”则存在着严格的区别。由此,我们就不得不对“唯物主义”概念予以深究了。

“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这一解释源于列宁,由此可见,哲学中的“物质”或“物”这一概念在理解与阐释上,通过横跨亚欧的前“苏联”将中西方联系在了一起。

通过哲学与现代科学对“物质”概念解释的不同也可以看出,中西方真正的哲人(如老子、马恩、列宁)在对自然界的认知上是相通的,而对自然予以狭义理解的现代“科学”才会将其局限于“可见性物质”。这也就是“物质”或“物”概念在哲学与现代科学中的区别与不同,同时也说明了哲学家与科学家视角与视野的巨大鸿沟。

马哲的唯物主义从来都没说其“物质”是由“粒或子”构成,只强调“物质的唯一特性就是客观实在性”。同时也已经证实,现代科学所称的“物质”只占宇宙质能总量的4-5%,它并不具有宇宙统一性,与马哲所阐释的“物质”存在着根本性区别。

根据恩格斯“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事实上马克思主义“唯物论”之“物”并没有定死,将其暂说成“物质”具有某种取象比类的意思。所以,有关宇宙本原问题仍需要科学界继续探索,有些相应的哲学问题也有待于科学探索的后续结果而定,仍然为其进一步发展留有空间。

而如果根据现代科学所指的“可见与可探测性物质”来理解唯物主义,那就必然会成为庸俗哲学,因为那并不属于宇宙本原及其本质,而是属于纠缠于具体事物的繁琐哲学,不可避免地陷入了西方科学那种不着边际的“事儿妈”思维与分析,由此也就成了“事儿妈主义”,其思维模式基本都属于“西方航母stile”,事实上也就成了唯心主义(目前大多属于这种情况),不属于恩格斯所指的唯物主义。

1.2 重探“唯物与唯心”的现实意义

哲学所对应的问题是“思维与存在”,属于人类怎样认知自然并解释自然的基础知识,其本身就属于理论问题,属于现代所称的广义科学或“科学学”(即“完整的知识体系”)。而在近现代,哲学与狭义的科学(它区分开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在分头发展,它们要求一种统一的解释。而这种统一的解释,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天道”与“人道”,相当于现代所称的“自然科学基础理论”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

在对中国“天道”与“人道”和现代自然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的探讨中,通过马哲的“唯物与唯心”可以对一些理论与思维进行一些基本的辨析。而通过这一辨析就可以明确,我们的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是否相符,由此就可以杜绝那种对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唯心主义认知与解读。

之所以再次强调“唯物与唯心”这个老话题,事实上就是再次提醒我们要重视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的关系问题,它要求我们的思维和理论必须要服从于客观实际,而不能只是对各种既有理论一味地盲目遵从,照搬照用。

由此基本可以断定,在搞不清“道之为物”或宇宙与人类社会本原的情况下,其所谈哲学与思维,以及由其所产生的各种理论,必定都或多或少的属于唯心主义。

目前在哲学界出现了一个“唯物主义有神论”的名词。综合网络中各种网文和评论发言(如“共存主义”等),以及在不清楚自然与人类社会基本运动规律基础上对中华文化和马克思主义自以为是的各种解读与阐释,都应该划归这一类。这个群体很大,也很带有迷惑性,但运用马哲的唯物论和中国传统科学的“气一元论”或“天道”与“人道”,则很容易看出其破绽,因为其形式上虽然承认“物质第一性”,但实质上却一直是在运用西方现代科学的“可见性物质”来随心所欲的思考与解释,与马哲的“物质观”存在着根本性区别,在根本上已经丢弃了“物质”的“客观实在性”,从而陷入了唯心主义泥潭。

1.3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列表

根据马哲“运动的普遍联系的基本观点”,运用运动思维从最基础的方面考察自然与社会科学,这既是从对实际的考察中得出的基本认识,也是自己对各理论体系进行甄别的基本做法。

现在,按照自己考察中所经历的基本顺序,将其过程列表综合如下,希望能得到众网友的补充与修正。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结果列表

 

考察顺序与分类

考察结果

注释

1

近现代科学

1)能够区分自然与社会科学;

2)经深入细致考察,可发现物质运动背后存在着能量运动。

发现运动中的对立统一规律,其开始于0,结束于0,守恒于0

2

宇宙与人类

本原考察

1)“0根”演化与运动。宇宙与人类都起始于0,由0生根而开始其对立统一的绝对运动。

2)纵横运动。自然万象产生后,宇宙与人类社会既存在着纵向的绝对运动,又存在着它们相互间横向的相对运动,并相互交织在一起。

纵横运动都属于能量运动,都遵循对立统一规律。

由于得出了宇宙与人类社会的“0根”演化与运动,由此绝大部分理论都在筛选中被淘汰,最后只剩下中国的四维哲学与马哲。

3

中国古代

科学与哲学

  1)优长。自然科学框架基本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和“道之为物(气)”基本能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运动实际;

  2)缺欠。除自然科学“气一元论”需要根据近现代科学调整外,社会科学缺失人类本原。

  可参考《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尤其要注意“阴阳”的基本阐释。

4

马哲

  1)优长。“唯物论”原则与对立统一规律符合实际;②第一次明确出人类本原属于劳动,对近现代人类社会运动阐释较为深入细致;

  2)辩证法属于三维思维,缺失历史维。它适用于应用理论,而不适用于基础理论,否则会束缚“历史唯物主义”思想的阐释与挥发;

  3)辩证法的三维思维在西方科学体系中是难于克服的,只有借助于中国的四维哲学思维才能弥补与完善,并与中国哲学结合在一起。

  摒弃那些趸来的繁琐阐释,直接研读马恩著述原义,掌握其基本思维。

  严格遵循实事求是和马哲的“唯物论”原则,只有对其进行系统完整的解读,才能从“本本主义”中解脱出来。

特注

在考察中,以上考察结果需反复相互对照与印证,最终通过“去芜存菁”原则将宇宙与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基本事实与中国哲学和马哲的优长相互结合在一起,从而产生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实际的宇宙观与人类观,并产生其相应的理论框架或基本结构。

1.4 各既有理论的严重缺欠

通过对自然与人类社会实际的考察可以看出,它们都存在着各自的绝对运动。宇宙在膨胀,人类社会在按照自己的特有规律而运动与发展,它们都一直处于绝对运动中,这不可否认。比如社会科学中的劳动或改造自然,它就属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人类可以没有“阶级斗争”(如原始社会),但不能没有劳动,是劳动促生了人类,并推动人类社会的运动与发展,如果没有劳动,人类就会消亡,就会返祖回到普通动物中去。但从各种理论看,除中国古代之“易”或“道”外,现存既有理论只有马哲提到了“绝对运动”问题,其它理论对此都没有涉及。而我们的现代科学,自己已交代得很清楚,其所研究的运动都属于“相对运动”(如相对论)。

正因为古今科学界一直未予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由此也就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从而产生了一系列问题,需要重新对其予以审理。请参考下表的基本分析:

各种既有理论之唯物与唯心基本分析对照表

 

宇宙与人类本原

 

中国

哲学思维

1)宇宙本原为“气”(基础哲学唯物);

2)人类本原缺失(社会哲学思维有些唯心)。

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马哲思维

1)存在(宇宙本原具体未定,只强调“客观实在性”);

2)劳动(人类本原)。

唯物(但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有神论思维

宇宙和人类社会均源于上帝,并由其解释一切。

唯心

西方

哲学思维

1)宇宙和人类社会源于上帝(基础哲学唯心);

2)现代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误入歧途)。

虽然很“物质”,但实质属于唯心(“本原”错误)

半唯物

半唯心

1)赞同唯物论(基础哲学形式上遵从马哲);

2)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从属西方思维)。

基本属于西方思维(含现代官科与民科)

特注

1)古今中外所有的既有理论,都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现代科学除外),也没有区分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更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这都属于各种既有理论的硬伤;

2)在各种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传统哲学具有完整的理论框架(太极阴阳五行八卦),既具备基础理论,也具备应用理论,并将宇宙本原追究到了“气”(能量)。属于四维哲学(三维+历史维),其它都属于三维哲学,都不完整;而在社会科学中,也只有马克思主义追究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从而可以确定人类本原为劳动;

3)只有以中国完整的理论框架,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宇宙膨胀的基本事实,才能在理论上将宇宙本原调整为能量;也只有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劳动创造了人本身”,才能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调整为劳动,从而区分出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并将它们各自的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与现代科学相联系;

4)由于没有搞清宇宙与人类本原,现在许多人的“唯物”都运用“可见”事物予以理解与阐释,自觉与不自觉地成为了西方思维的俘虏,一直都在运用应用理论解释基础理论。而要想彻底克服这一点,首先需要搞清楚的就是宇宙与人类本原。而搞不清这两大问题,在对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分析中就做不到“唯物”,从而也就会在探讨中迷失了方向,并丢失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基础。

在表格的“特注4)”中,有些话虽然说得有些严厉,但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网文和网络讨论(也包括一些官科理论与文章)中所反映出来的现实。

关于宇宙本原,前文已根据对近现代科学考察得出了基本的结论,即宇宙本原为能量,而不是物质。所以,根据恩格斯对唯物主义定义的“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马哲自然科学的“唯物主义”之“物”应该为“能量”。由此,不但将恩格斯与列宁的解释落到了实底,也将其与中国的“道之为物”统一在了一起。而由于这一涉及整个科学体系的最基本问题还有待科学界根据现代科学手段予以进一步核实,我们可以先将其搁置一边,着重考察人类本原问题。

2 人类本原

根据恩格斯的定义,要想解决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问题,首先需要厘清人类本原。而如果搞不清人类本原,又怎能“唯物”?

根据考察,结合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类本原问题已经非常清楚,那就是劳动,即改造自然。前文对此曾予以特别强调,说恩格斯这一结论可以说是对社会科学一语中的或“一锤定音”,说的就是它准确反映了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和其立论基础问题。

人类本原问题首先牵涉的就是对“人性”的基本理解与认知,这一问题曾经历过激烈的网络辩论。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也为了检讨自己过去认识的不足,现对其再重新进行一下基本的梳理。

2.1 人与自然界的关系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

人与(被改造)自然的关系,事实上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人类对自然改造越多,其自然界就留下人类痕迹越多,自然生态就变化越大。以前由于自己知识所限,对人与自然的关系认识不足,并没有将其“自然”突出于“被改造”,而是笼统地理解为整个大自然、经重新学习马恩原著和补充相关知识,将“自然”限定为“被改造”所涉及范围,这样就将人与自然的关系和人性与动物性的关系统一在一起了,请看下图:

人类诞生与进化示意图

所以,在探讨人类社会时,一定要实事求是,一定要认清并遵循自然规律,否则,唯心主义的想当然会将社会科学探索引向邪路。

根据马哲“唯物与唯心”的定义,在搞清楚人类社会的本原后,如果其思维和立论基础不符合其“本原”的,自然都应该被划归唯心主义,只是其唯心的成分多与少而已。

由此,几千年来对人类本质的各种解释,包括近阶段草根网所热议的“人性”,自然是从劳动中来,因为没有劳动就没有人类。所以,说“人是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没什么可挑剔的,因为“人”指的是其基本概念,而“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讲的是其基本属性,从基本概念到其属性,两者也是统一的。

2.2 人类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

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并不是随便可以类比的,它必须要以本质的“唯物”或本原为基础。没有本质的“唯物”,就没有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而所谓的“根脉”,其实指的就是这种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因为它阐释着自然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而事物相互之间的相对运动,则是在这种绝对运动基础上派生的。

现在,请参考上面的图示,我们就以人与自然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再次进行说明。

有些网友对“人类本质(双重属性)= 人性(劳动 动物性(寄生”有些不理解,现在,我们就对这一问题再次进行一下梳理。

1)在人类诞生之前,类人猿(普通动物)属于动物界(类属于自然界),其只能够寄生于自然,具有100%的动物性和寄生性。对此不应该有疑问。

2)人与普通动物的区别是劳动,只有诞生了劳动后才能够改造自然,由此才诞生了人类,并诞生了人性。对此也不应该有疑问。

3)没有劳动就没有人性,也就没有人类,所以“人性=劳动性”。这也是非常明确的问题。

所以,恩格斯所说“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具有“人性与兽性”的双重属性,无论从事实,还是其哲学或逻辑关系,都是很讲究很精确的。

同时也从本质上说明,“人性=劳动性”等式,它不但准确阐明了人性的本质,也成为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试金石(它与本本主义不同)。

3 唯物论属于打假利器

纵观各种既有理论,一直都没能搞清楚宇宙与人类本原问题,都缺乏正确的立论基础,其阐释也就缺乏基本的依据。但许多人们并不从根本上分析这些问题,而是认为自己读懂了某种深奥的理论或著述就认为自己明白了一切,由此理论界“之乎者也”的念经之风盛行,利用既有著述中的这句话反驳另一句话,或者利用这一理念反驳另一理念,从而导致一直争论不休,难有定论。

虽然有些人抛开既有理论在自创理论,但由于搞不清宇宙与人类本原,在根本上解决不了“唯物”的问题,可以说是费劲不小,但并不符合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实际。

综合来讲,由“唯物”所产生的四维哲学和“0根思维”(主要突出纵向的基本运动),并从“本原”上产生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这属于中国哲学与马恩思想相互结合后所具有的最大特色,做到了真正的“唯物”,在诸多理论中独具特色,可以说是傲立群雄。

由于能够做到精确的“唯物”,具备四维时空思维与理论之根,并能够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从而划分出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所以,由其评判古今中外诸多理论最为便捷,也最有效力。它很好用,在辩论中运用这一哲学思维可以说是所向披靡,任何理论与专家,不管其如何能引经据典并“之乎者也”也没咒念,只要一挖其根,马上便露出马脚。

很明显,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唯物”的立论基础就是劳动,其人类观与价值观就是劳动观。由此,社会科学理论是否符合劳动观的问题,就成了辨析各种各样理论的一面照妖镜,它从而也就成了一种打假利器。自己就是根据这面照妖镜来判别真假马克思主义,并在辩论中对其它一些歪理邪说进行镇邪的。

挖掘出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论”之后,它表现出某种霸气,并成为一把快刀能够斩妖除魔。现在回顾并列举自己在网络辩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例如下:

1)宗教理论。记得一开始自己在辩论中首先遇到的是宗教理论。在有神论者没有“之乎者也”之前,没等他开口,自己首先就学着其腔调发问,“神佛奉饭否(神佛管饭吗)?”对方当然回答不出,于是便被“摁在窝里根本出不来”,由此也就遭到了自己一通奚落,“既然神佛不管饭,解决不了老百姓的吃饭穿衣问题,你让老百姓信它做甚?你一天到晚给神佛磕头,不是到头来还得回过头来向老百姓要饭吃?你的神佛可管过你一粒米一线衣?”

所以,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对付宗教理论最为便利,也最为直接。这就是其“唯物主义”的厉害。

2)“本本”马克思主义。指的是整天鼓吹“阶级斗争”的一些学者。一般情况下,一问其绝对运动与基础理论也就差不多了。而对于个别傲慢者,自己也没等其开口,于是便首先发问,“人类究竟是诞生于阶级斗争,还是诞生于劳动?人类是靠阶级斗争生存还是靠劳动生存?我不需要你‘辩证’,只要你直接回答!”当然,他们也被堵在那里没法回答。

由于“本本”马哲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也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方一般都会被问住。

3)西方理论。前面曾在《西方科学文化的本质》、《中西宇宙与时空》和《关于“论证方法”》三篇文稿中记录了自己与西方那位饱学之士shalako辩论的详细情况,大家可以根据标题搜索出来进行参考。

4)“本本”传统理论。我们的传统理论虽然具有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区分,也具有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之别,但始终没能明确出来,致使与现代科学难于结合,也难于运用于实际。尤其是其一直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混为一谈,致使许多人“之乎者也”半天都云天雾罩,不着边际,一问其“阴阳”及其绝对运动,便都晕了。

由于涉及中华文化,并且其中含有非常优秀的成分,对此自己并没有特别展开过辩论。但却在文稿中指出了其社会科学缺失劳动内容的不足。在讨论中也耐心地给人讲过,我国的传统社会科学基本服务于士族阶层,不属于劳动人民,与社会的生产劳动有些脱钩,它需要马克思主义劳动观予以补充完善。

5)半唯物半唯心理论。这方面辩论自己遇到的就太多了,很杂,基本都属于这种情况,其与“本本”马克思主义和“本本”传统理论大同小异,与上面表格中所列出的“特注4)”基本雷同。

4 结论

在古今中外的所有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的哲学具备基本框架,并且非常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而马克思主义思想完整(既包含人与自然的基本矛盾,也包括人与人之间的特殊矛盾)。虽然它们各自也存在着相应的不足,但结合近现代科学发展,将它们相互弥补并结合后则可以组成非常完美的哲学或理论骨架。这种骨架既能够符合自然的基本运动,也能够符合现代科学所阐释的特殊运动,真正能够做到集众家之长,摒众家之短,从而形成独具特色的理论体系。

形象地比喻一句就是,我们的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一起,正在经历着一次淬火,正在经历着一场浴火重生。所以,希望具备各方面知识储备的人们能够发挥各自的特长,携起手来,共同推动理论界这一伟大的历史变革。

bbfactor 发表于  2017-09-14 17:49:04 99字 ( 0/24)

说你死读书还不服气。原来我们老祖宗认为宇宙的大小是不变的,是无始无终无边无际的,但近现代却发现宇宙在膨胀,它是由一个地方扩散而来。你还死抱着那本老黄历死啃,还靠

前文曾提到,【我们的传统理论为什么要强调“太极”或“道之为物”,为什么会强调“阴阳”?而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唯物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对立统一规律”?】其原因就是想为本文做个铺垫,并将掩埋已久的中国哲学与马哲思维之根进一步挖掘出来。

起先,自己对“唯物与唯心”问题的认识只是来自于教科书,并没有深究,但结合讨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际问题以及对其的一些不同理解,经进一步学习领会恩格斯的基本解释,才发现它与宇宙观和人类观存在着密切的关系,由此而对马哲产生了由衷的赞叹。

由于“唯物与唯心”概念的实质与自己的科学考察结果一致,并且使用起来更方便更通俗,所以自己便将对其的理解写成文字,发布出来与大家分享,并借此而广泛征求意见。同时,也将自己与不同学派辩论的实例进行一下大体的介绍。

1 为何重提“唯物与唯心”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根基是唯物主义(注意“根基”两字)。而实质上,我们传统科学与文化的根基也属于现代所称的唯物主义,其“道之为物”和“阴阳”所强调的正是如此。而在近现代所流行的三维思维中,将中国哲学与马哲的“唯物”深深掩埋了起来,很难使人看清其真相。

实事求是地讲,“唯物与唯心”的问题现在仍然没有彻底解决,它仍然属于近现代哲学中的一个最基本问题(对此杜绝“抽象”)。

为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自己搜集了一些资料,也参考了一些专业人士的阐述,并且还参与了有关问题的网络讨论。为搞清问题,我们还是应该以马克思主义的定义为标准才好。

1.1 恩格斯对“唯物与唯心”的定义

相比较而言,恩格斯更为重视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联系,也更为重视哲学思维以及理论的系统性和完整性问题。

虽然早已存在着唯物与唯心之说,但它们与马克思主义的理解与阐释是不同的。恩格斯原话是:【哲学家依照他们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分成了两大阵营。凡是断定精神对自然界说来是本原的,从而归根到底承认某种创世说的人(创世说在哲学家那里,例如在黑格尔那里,往往比在基督教那里还要复杂荒唐得多)组成唯心主义阵营。凡是认为自然界是本原的则属于唯物主义的各种学派。(《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

马哲对“物质”的基本解释是,“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并且是从宇宙本原上予以理解并阐释,它与中国古代的“道之为物”指的是同一个意思,而与西方科学中的“可见性物质”则存在着严格的区别。由此,我们就不得不对“唯物主义”概念予以深究了。

“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这一解释源于列宁,由此可见,哲学中的“物质”或“物”这一概念在理解与阐释上,通过横跨亚欧的前“苏联”将中西方联系在了一起。

通过哲学与现代科学对“物质”概念解释的不同也可以看出,中西方真正的哲人(如老子、马恩、列宁)在对自然界的认知上是相通的,而对自然予以狭义理解的现代“科学”才会将其局限于“可见性物质”。这也就是“物质”或“物”概念在哲学与现代科学中的区别与不同,同时也说明了哲学家与科学家视角与视野的巨大鸿沟。

马哲的唯物主义从来都没说其“物质”是由“粒或子”构成,只强调“物质的唯一特性就是客观实在性”。同时也已经证实,现代科学所称的“物质”只占宇宙质能总量的4-5%,它并不具有宇宙统一性,与马哲所阐释的“物质”存在着根本性区别。

根据恩格斯“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事实上马克思主义“唯物论”之“物”并没有定死,将其暂说成“物质”具有某种取象比类的意思。所以,有关宇宙本原问题仍需要科学界继续探索,有些相应的哲学问题也有待于科学探索的后续结果而定,仍然为其进一步发展留有空间。

而如果根据现代科学所指的“可见与可探测性物质”来理解唯物主义,那就必然会成为庸俗哲学,因为那并不属于宇宙本原及其本质,而是属于纠缠于具体事物的繁琐哲学,不可避免地陷入了西方科学那种不着边际的“事儿妈”思维与分析,由此也就成了“事儿妈主义”,其思维模式基本都属于“西方航母stile”,事实上也就成了唯心主义(目前大多属于这种情况),不属于恩格斯所指的唯物主义。

1.2 重探“唯物与唯心”的现实意义

哲学所对应的问题是“思维与存在”,属于人类怎样认知自然并解释自然的基础知识,其本身就属于理论问题,属于现代所称的广义科学或“科学学”(即“完整的知识体系”)。而在近现代,哲学与狭义的科学(它区分开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在分头发展,它们要求一种统一的解释。而这种统一的解释,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天道”与“人道”,相当于现代所称的“自然科学基础理论”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

在对中国“天道”与“人道”和现代自然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的探讨中,通过马哲的“唯物与唯心”可以对一些理论与思维进行一些基本的辨析。而通过这一辨析就可以明确,我们的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是否相符,由此就可以杜绝那种对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唯心主义认知与解读。

之所以再次强调“唯物与唯心”这个老话题,事实上就是再次提醒我们要重视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的关系问题,它要求我们的思维和理论必须要服从于客观实际,而不能只是对各种既有理论一味地盲目遵从,照搬照用。

由此基本可以断定,在搞不清“道之为物”或宇宙与人类社会本原的情况下,其所谈哲学与思维,以及由其所产生的各种理论,必定都或多或少的属于唯心主义。

目前在哲学界出现了一个“唯物主义有神论”的名词。综合网络中各种网文和评论发言(如“共存主义”等),以及在不清楚自然与人类社会基本运动规律基础上对中华文化和马克思主义自以为是的各种解读与阐释,都应该划归这一类。这个群体很大,也很带有迷惑性,但运用马哲的唯物论和中国传统科学的“气一元论”或“天道”与“人道”,则很容易看出其破绽,因为其形式上虽然承认“物质第一性”,但实质上却一直是在运用西方现代科学的“可见性物质”来随心所欲的思考与解释,与马哲的“物质观”存在着根本性区别,在根本上已经丢弃了“物质”的“客观实在性”,从而陷入了唯心主义泥潭。

1.3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列表

根据马哲“运动的普遍联系的基本观点”,运用运动思维从最基础的方面考察自然与社会科学,这既是从对实际的考察中得出的基本认识,也是自己对各理论体系进行甄别的基本做法。

现在,按照自己考察中所经历的基本顺序,将其过程列表综合如下,希望能得到众网友的补充与修正。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结果列表

 

考察顺序与分类

考察结果

注释

1

近现代科学

1)能够区分自然与社会科学;

2)经深入细致考察,可发现物质运动背后存在着能量运动。

发现运动中的对立统一规律,其开始于0,结束于0,守恒于0

2

宇宙与人类

本原考察

1)“0根”演化与运动。宇宙与人类都起始于0,由0生根而开始其对立统一的绝对运动。

2)纵横运动。自然万象产生后,宇宙与人类社会既存在着纵向的绝对运动,又存在着它们相互间横向的相对运动,并相互交织在一起。

纵横运动都属于能量运动,都遵循对立统一规律。

由于得出了宇宙与人类社会的“0根”演化与运动,由此绝大部分理论都在筛选中被淘汰,最后只剩下中国的四维哲学与马哲。

3

中国古代

科学与哲学

  1)优长。自然科学框架基本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和“道之为物(气)”基本能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运动实际;

  2)缺欠。除自然科学“气一元论”需要根据近现代科学调整外,社会科学缺失人类本原。

  可参考《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尤其要注意“阴阳”的基本阐释。

4

马哲

  1)优长。“唯物论”原则与对立统一规律符合实际;②第一次明确出人类本原属于劳动,对近现代人类社会运动阐释较为深入细致;

  2)辩证法属于三维思维,缺失历史维。它适用于应用理论,而不适用于基础理论,否则会束缚“历史唯物主义”思想的阐释与挥发;

  3)辩证法的三维思维在西方科学体系中是难于克服的,只有借助于中国的四维哲学思维才能弥补与完善,并与中国哲学结合在一起。

  摒弃那些趸来的繁琐阐释,直接研读马恩著述原义,掌握其基本思维。

  严格遵循实事求是和马哲的“唯物论”原则,只有对其进行系统完整的解读,才能从“本本主义”中解脱出来。

特注

在考察中,以上考察结果需反复相互对照与印证,最终通过“去芜存菁”原则将宇宙与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基本事实与中国哲学和马哲的优长相互结合在一起,从而产生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实际的宇宙观与人类观,并产生其相应的理论框架或基本结构。

1.4 各既有理论的严重缺欠

通过对自然与人类社会实际的考察可以看出,它们都存在着各自的绝对运动。宇宙在膨胀,人类社会在按照自己的特有规律而运动与发展,它们都一直处于绝对运动中,这不可否认。比如社会科学中的劳动或改造自然,它就属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人类可以没有“阶级斗争”(如原始社会),但不能没有劳动,是劳动促生了人类,并推动人类社会的运动与发展,如果没有劳动,人类就会消亡,就会返祖回到普通动物中去。但从各种理论看,除中国古代之“易”或“道”外,现存既有理论只有马哲提到了“绝对运动”问题,其它理论对此都没有涉及。而我们的现代科学,自己已交代得很清楚,其所研究的运动都属于“相对运动”(如相对论)。

正因为古今科学界一直未予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由此也就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从而产生了一系列问题,需要重新对其予以审理。请参考下表的基本分析:

各种既有理论之唯物与唯心基本分析对照表

 

宇宙与人类本原

 

中国

哲学思维

1)宇宙本原为“气”(基础哲学唯物);

2)人类本原缺失(社会哲学思维有些唯心)。

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马哲思维

1)存在(宇宙本原具体未定,只强调“客观实在性”);

2)劳动(人类本原)。

唯物(但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有神论思维

宇宙和人类社会均源于上帝,并由其解释一切。

唯心

西方

哲学思维

1)宇宙和人类社会源于上帝(基础哲学唯心);

2)现代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误入歧途)。

虽然很“物质”,但实质属于唯心(“本原”错误)

半唯物

半唯心

1)赞同唯物论(基础哲学形式上遵从马哲);

2)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从属西方思维)。

基本属于西方思维(含现代官科与民科)

特注

1)古今中外所有的既有理论,都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现代科学除外),也没有区分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更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这都属于各种既有理论的硬伤;

2)在各种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传统哲学具有完整的理论框架(太极阴阳五行八卦),既具备基础理论,也具备应用理论,并将宇宙本原追究到了“气”(能量)。属于四维哲学(三维+历史维),其它都属于三维哲学,都不完整;而在社会科学中,也只有马克思主义追究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从而可以确定人类本原为劳动;

3)只有以中国完整的理论框架,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宇宙膨胀的基本事实,才能在理论上将宇宙本原调整为能量;也只有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劳动创造了人本身”,才能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调整为劳动,从而区分出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并将它们各自的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与现代科学相联系;

4)由于没有搞清宇宙与人类本原,现在许多人的“唯物”都运用“可见”事物予以理解与阐释,自觉与不自觉地成为了西方思维的俘虏,一直都在运用应用理论解释基础理论。而要想彻底克服这一点,首先需要搞清楚的就是宇宙与人类本原。而搞不清这两大问题,在对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分析中就做不到“唯物”,从而也就会在探讨中迷失了方向,并丢失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基础。

在表格的“特注4)”中,有些话虽然说得有些严厉,但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网文和网络讨论(也包括一些官科理论与文章)中所反映出来的现实。

关于宇宙本原,前文已根据对近现代科学考察得出了基本的结论,即宇宙本原为能量,而不是物质。所以,根据恩格斯对唯物主义定义的“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马哲自然科学的“唯物主义”之“物”应该为“能量”。由此,不但将恩格斯与列宁的解释落到了实底,也将其与中国的“道之为物”统一在了一起。而由于这一涉及整个科学体系的最基本问题还有待科学界根据现代科学手段予以进一步核实,我们可以先将其搁置一边,着重考察人类本原问题。

2 人类本原

根据恩格斯的定义,要想解决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问题,首先需要厘清人类本原。而如果搞不清人类本原,又怎能“唯物”?

根据考察,结合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类本原问题已经非常清楚,那就是劳动,即改造自然。前文对此曾予以特别强调,说恩格斯这一结论可以说是对社会科学一语中的或“一锤定音”,说的就是它准确反映了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和其立论基础问题。

人类本原问题首先牵涉的就是对“人性”的基本理解与认知,这一问题曾经历过激烈的网络辩论。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也为了检讨自己过去认识的不足,现对其再重新进行一下基本的梳理。

2.1 人与自然界的关系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

人与(被改造)自然的关系,事实上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人类对自然改造越多,其自然界就留下人类痕迹越多,自然生态就变化越大。以前由于自己知识所限,对人与自然的关系认识不足,并没有将其“自然”突出于“被改造”,而是笼统地理解为整个大自然、经重新学习马恩原著和补充相关知识,将“自然”限定为“被改造”所涉及范围,这样就将人与自然的关系和人性与动物性的关系统一在一起了,请看下图:

人类诞生与进化示意图

所以,在探讨人类社会时,一定要实事求是,一定要认清并遵循自然规律,否则,唯心主义的想当然会将社会科学探索引向邪路。

根据马哲“唯物与唯心”的定义,在搞清楚人类社会的本原后,如果其思维和立论基础不符合其“本原”的,自然都应该被划归唯心主义,只是其唯心的成分多与少而已。

由此,几千年来对人类本质的各种解释,包括近阶段草根网所热议的“人性”,自然是从劳动中来,因为没有劳动就没有人类。所以,说“人是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没什么可挑剔的,因为“人”指的是其基本概念,而“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讲的是其基本属性,从基本概念到其属性,两者也是统一的。

2.2 人类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

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并不是随便可以类比的,它必须要以本质的“唯物”或本原为基础。没有本质的“唯物”,就没有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而所谓的“根脉”,其实指的就是这种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因为它阐释着自然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而事物相互之间的相对运动,则是在这种绝对运动基础上派生的。

现在,请参考上面的图示,我们就以人与自然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再次进行说明。

有些网友对“人类本质(双重属性)= 人性(劳动 动物性(寄生”有些不理解,现在,我们就对这一问题再次进行一下梳理。

1)在人类诞生之前,类人猿(普通动物)属于动物界(类属于自然界),其只能够寄生于自然,具有100%的动物性和寄生性。对此不应该有疑问。

2)人与普通动物的区别是劳动,只有诞生了劳动后才能够改造自然,由此才诞生了人类,并诞生了人性。对此也不应该有疑问。

3)没有劳动就没有人性,也就没有人类,所以“人性=劳动性”。这也是非常明确的问题。

所以,恩格斯所说“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具有“人性与兽性”的双重属性,无论从事实,还是其哲学或逻辑关系,都是很讲究很精确的。

同时也从本质上说明,“人性=劳动性”等式,它不但准确阐明了人性的本质,也成为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试金石(它与本本主义不同)。

3 唯物论属于打假利器

纵观各种既有理论,一直都没能搞清楚宇宙与人类本原问题,都缺乏正确的立论基础,其阐释也就缺乏基本的依据。但许多人们并不从根本上分析这些问题,而是认为自己读懂了某种深奥的理论或著述就认为自己明白了一切,由此理论界“之乎者也”的念经之风盛行,利用既有著述中的这句话反驳另一句话,或者利用这一理念反驳另一理念,从而导致一直争论不休,难有定论。

虽然有些人抛开既有理论在自创理论,但由于搞不清宇宙与人类本原,在根本上解决不了“唯物”的问题,可以说是费劲不小,但并不符合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实际。

综合来讲,由“唯物”所产生的四维哲学和“0根思维”(主要突出纵向的基本运动),并从“本原”上产生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这属于中国哲学与马恩思想相互结合后所具有的最大特色,做到了真正的“唯物”,在诸多理论中独具特色,可以说是傲立群雄。

由于能够做到精确的“唯物”,具备四维时空思维与理论之根,并能够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从而划分出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所以,由其评判古今中外诸多理论最为便捷,也最有效力。它很好用,在辩论中运用这一哲学思维可以说是所向披靡,任何理论与专家,不管其如何能引经据典并“之乎者也”也没咒念,只要一挖其根,马上便露出马脚。

很明显,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唯物”的立论基础就是劳动,其人类观与价值观就是劳动观。由此,社会科学理论是否符合劳动观的问题,就成了辨析各种各样理论的一面照妖镜,它从而也就成了一种打假利器。自己就是根据这面照妖镜来判别真假马克思主义,并在辩论中对其它一些歪理邪说进行镇邪的。

挖掘出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论”之后,它表现出某种霸气,并成为一把快刀能够斩妖除魔。现在回顾并列举自己在网络辩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例如下:

1)宗教理论。记得一开始自己在辩论中首先遇到的是宗教理论。在有神论者没有“之乎者也”之前,没等他开口,自己首先就学着其腔调发问,“神佛奉饭否(神佛管饭吗)?”对方当然回答不出,于是便被“摁在窝里根本出不来”,由此也就遭到了自己一通奚落,“既然神佛不管饭,解决不了老百姓的吃饭穿衣问题,你让老百姓信它做甚?你一天到晚给神佛磕头,不是到头来还得回过头来向老百姓要饭吃?你的神佛可管过你一粒米一线衣?”

所以,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对付宗教理论最为便利,也最为直接。这就是其“唯物主义”的厉害。

2)“本本”马克思主义。指的是整天鼓吹“阶级斗争”的一些学者。一般情况下,一问其绝对运动与基础理论也就差不多了。而对于个别傲慢者,自己也没等其开口,于是便首先发问,“人类究竟是诞生于阶级斗争,还是诞生于劳动?人类是靠阶级斗争生存还是靠劳动生存?我不需要你‘辩证’,只要你直接回答!”当然,他们也被堵在那里没法回答。

由于“本本”马哲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也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方一般都会被问住。

3)西方理论。前面曾在《西方科学文化的本质》、《中西宇宙与时空》和《关于“论证方法”》三篇文稿中记录了自己与西方那位饱学之士shalako辩论的详细情况,大家可以根据标题搜索出来进行参考。

4)“本本”传统理论。我们的传统理论虽然具有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区分,也具有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之别,但始终没能明确出来,致使与现代科学难于结合,也难于运用于实际。尤其是其一直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混为一谈,致使许多人“之乎者也”半天都云天雾罩,不着边际,一问其“阴阳”及其绝对运动,便都晕了。

由于涉及中华文化,并且其中含有非常优秀的成分,对此自己并没有特别展开过辩论。但却在文稿中指出了其社会科学缺失劳动内容的不足。在讨论中也耐心地给人讲过,我国的传统社会科学基本服务于士族阶层,不属于劳动人民,与社会的生产劳动有些脱钩,它需要马克思主义劳动观予以补充完善。

5)半唯物半唯心理论。这方面辩论自己遇到的就太多了,很杂,基本都属于这种情况,其与“本本”马克思主义和“本本”传统理论大同小异,与上面表格中所列出的“特注4)”基本雷同。

4 结论

在古今中外的所有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的哲学具备基本框架,并且非常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而马克思主义思想完整(既包含人与自然的基本矛盾,也包括人与人之间的特殊矛盾)。虽然它们各自也存在着相应的不足,但结合近现代科学发展,将它们相互弥补并结合后则可以组成非常完美的哲学或理论骨架。这种骨架既能够符合自然的基本运动,也能够符合现代科学所阐释的特殊运动,真正能够做到集众家之长,摒众家之短,从而形成独具特色的理论体系。

形象地比喻一句就是,我们的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一起,正在经历着一次淬火,正在经历着一场浴火重生。所以,希望具备各方面知识储备的人们能够发挥各自的特长,携起手来,共同推动理论界这一伟大的历史变革。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09-14 18:22:30 34字 ( 0/27)

或者你说说不断膨胀的宇宙之外是什么?是不是也是一种客观存在?[大笑]

前文曾提到,【我们的传统理论为什么要强调“太极”或“道之为物”,为什么会强调“阴阳”?而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唯物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对立统一规律”?】其原因就是想为本文做个铺垫,并将掩埋已久的中国哲学与马哲思维之根进一步挖掘出来。

起先,自己对“唯物与唯心”问题的认识只是来自于教科书,并没有深究,但结合讨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际问题以及对其的一些不同理解,经进一步学习领会恩格斯的基本解释,才发现它与宇宙观和人类观存在着密切的关系,由此而对马哲产生了由衷的赞叹。

由于“唯物与唯心”概念的实质与自己的科学考察结果一致,并且使用起来更方便更通俗,所以自己便将对其的理解写成文字,发布出来与大家分享,并借此而广泛征求意见。同时,也将自己与不同学派辩论的实例进行一下大体的介绍。

1 为何重提“唯物与唯心”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根基是唯物主义(注意“根基”两字)。而实质上,我们传统科学与文化的根基也属于现代所称的唯物主义,其“道之为物”和“阴阳”所强调的正是如此。而在近现代所流行的三维思维中,将中国哲学与马哲的“唯物”深深掩埋了起来,很难使人看清其真相。

实事求是地讲,“唯物与唯心”的问题现在仍然没有彻底解决,它仍然属于近现代哲学中的一个最基本问题(对此杜绝“抽象”)。

为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自己搜集了一些资料,也参考了一些专业人士的阐述,并且还参与了有关问题的网络讨论。为搞清问题,我们还是应该以马克思主义的定义为标准才好。

1.1 恩格斯对“唯物与唯心”的定义

相比较而言,恩格斯更为重视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联系,也更为重视哲学思维以及理论的系统性和完整性问题。

虽然早已存在着唯物与唯心之说,但它们与马克思主义的理解与阐释是不同的。恩格斯原话是:【哲学家依照他们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分成了两大阵营。凡是断定精神对自然界说来是本原的,从而归根到底承认某种创世说的人(创世说在哲学家那里,例如在黑格尔那里,往往比在基督教那里还要复杂荒唐得多)组成唯心主义阵营。凡是认为自然界是本原的则属于唯物主义的各种学派。(《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

马哲对“物质”的基本解释是,“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并且是从宇宙本原上予以理解并阐释,它与中国古代的“道之为物”指的是同一个意思,而与西方科学中的“可见性物质”则存在着严格的区别。由此,我们就不得不对“唯物主义”概念予以深究了。

“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这一解释源于列宁,由此可见,哲学中的“物质”或“物”这一概念在理解与阐释上,通过横跨亚欧的前“苏联”将中西方联系在了一起。

通过哲学与现代科学对“物质”概念解释的不同也可以看出,中西方真正的哲人(如老子、马恩、列宁)在对自然界的认知上是相通的,而对自然予以狭义理解的现代“科学”才会将其局限于“可见性物质”。这也就是“物质”或“物”概念在哲学与现代科学中的区别与不同,同时也说明了哲学家与科学家视角与视野的巨大鸿沟。

马哲的唯物主义从来都没说其“物质”是由“粒或子”构成,只强调“物质的唯一特性就是客观实在性”。同时也已经证实,现代科学所称的“物质”只占宇宙质能总量的4-5%,它并不具有宇宙统一性,与马哲所阐释的“物质”存在着根本性区别。

根据恩格斯“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事实上马克思主义“唯物论”之“物”并没有定死,将其暂说成“物质”具有某种取象比类的意思。所以,有关宇宙本原问题仍需要科学界继续探索,有些相应的哲学问题也有待于科学探索的后续结果而定,仍然为其进一步发展留有空间。

而如果根据现代科学所指的“可见与可探测性物质”来理解唯物主义,那就必然会成为庸俗哲学,因为那并不属于宇宙本原及其本质,而是属于纠缠于具体事物的繁琐哲学,不可避免地陷入了西方科学那种不着边际的“事儿妈”思维与分析,由此也就成了“事儿妈主义”,其思维模式基本都属于“西方航母stile”,事实上也就成了唯心主义(目前大多属于这种情况),不属于恩格斯所指的唯物主义。

1.2 重探“唯物与唯心”的现实意义

哲学所对应的问题是“思维与存在”,属于人类怎样认知自然并解释自然的基础知识,其本身就属于理论问题,属于现代所称的广义科学或“科学学”(即“完整的知识体系”)。而在近现代,哲学与狭义的科学(它区分开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在分头发展,它们要求一种统一的解释。而这种统一的解释,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天道”与“人道”,相当于现代所称的“自然科学基础理论”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

在对中国“天道”与“人道”和现代自然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的探讨中,通过马哲的“唯物与唯心”可以对一些理论与思维进行一些基本的辨析。而通过这一辨析就可以明确,我们的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是否相符,由此就可以杜绝那种对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唯心主义认知与解读。

之所以再次强调“唯物与唯心”这个老话题,事实上就是再次提醒我们要重视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的关系问题,它要求我们的思维和理论必须要服从于客观实际,而不能只是对各种既有理论一味地盲目遵从,照搬照用。

由此基本可以断定,在搞不清“道之为物”或宇宙与人类社会本原的情况下,其所谈哲学与思维,以及由其所产生的各种理论,必定都或多或少的属于唯心主义。

目前在哲学界出现了一个“唯物主义有神论”的名词。综合网络中各种网文和评论发言(如“共存主义”等),以及在不清楚自然与人类社会基本运动规律基础上对中华文化和马克思主义自以为是的各种解读与阐释,都应该划归这一类。这个群体很大,也很带有迷惑性,但运用马哲的唯物论和中国传统科学的“气一元论”或“天道”与“人道”,则很容易看出其破绽,因为其形式上虽然承认“物质第一性”,但实质上却一直是在运用西方现代科学的“可见性物质”来随心所欲的思考与解释,与马哲的“物质观”存在着根本性区别,在根本上已经丢弃了“物质”的“客观实在性”,从而陷入了唯心主义泥潭。

1.3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列表

根据马哲“运动的普遍联系的基本观点”,运用运动思维从最基础的方面考察自然与社会科学,这既是从对实际的考察中得出的基本认识,也是自己对各理论体系进行甄别的基本做法。

现在,按照自己考察中所经历的基本顺序,将其过程列表综合如下,希望能得到众网友的补充与修正。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结果列表

 

考察顺序与分类

考察结果

注释

1

近现代科学

1)能够区分自然与社会科学;

2)经深入细致考察,可发现物质运动背后存在着能量运动。

发现运动中的对立统一规律,其开始于0,结束于0,守恒于0

2

宇宙与人类

本原考察

1)“0根”演化与运动。宇宙与人类都起始于0,由0生根而开始其对立统一的绝对运动。

2)纵横运动。自然万象产生后,宇宙与人类社会既存在着纵向的绝对运动,又存在着它们相互间横向的相对运动,并相互交织在一起。

纵横运动都属于能量运动,都遵循对立统一规律。

由于得出了宇宙与人类社会的“0根”演化与运动,由此绝大部分理论都在筛选中被淘汰,最后只剩下中国的四维哲学与马哲。

3

中国古代

科学与哲学

  1)优长。自然科学框架基本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和“道之为物(气)”基本能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运动实际;

  2)缺欠。除自然科学“气一元论”需要根据近现代科学调整外,社会科学缺失人类本原。

  可参考《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尤其要注意“阴阳”的基本阐释。

4

马哲

  1)优长。“唯物论”原则与对立统一规律符合实际;②第一次明确出人类本原属于劳动,对近现代人类社会运动阐释较为深入细致;

  2)辩证法属于三维思维,缺失历史维。它适用于应用理论,而不适用于基础理论,否则会束缚“历史唯物主义”思想的阐释与挥发;

  3)辩证法的三维思维在西方科学体系中是难于克服的,只有借助于中国的四维哲学思维才能弥补与完善,并与中国哲学结合在一起。

  摒弃那些趸来的繁琐阐释,直接研读马恩著述原义,掌握其基本思维。

  严格遵循实事求是和马哲的“唯物论”原则,只有对其进行系统完整的解读,才能从“本本主义”中解脱出来。

特注

在考察中,以上考察结果需反复相互对照与印证,最终通过“去芜存菁”原则将宇宙与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基本事实与中国哲学和马哲的优长相互结合在一起,从而产生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实际的宇宙观与人类观,并产生其相应的理论框架或基本结构。

1.4 各既有理论的严重缺欠

通过对自然与人类社会实际的考察可以看出,它们都存在着各自的绝对运动。宇宙在膨胀,人类社会在按照自己的特有规律而运动与发展,它们都一直处于绝对运动中,这不可否认。比如社会科学中的劳动或改造自然,它就属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人类可以没有“阶级斗争”(如原始社会),但不能没有劳动,是劳动促生了人类,并推动人类社会的运动与发展,如果没有劳动,人类就会消亡,就会返祖回到普通动物中去。但从各种理论看,除中国古代之“易”或“道”外,现存既有理论只有马哲提到了“绝对运动”问题,其它理论对此都没有涉及。而我们的现代科学,自己已交代得很清楚,其所研究的运动都属于“相对运动”(如相对论)。

正因为古今科学界一直未予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由此也就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从而产生了一系列问题,需要重新对其予以审理。请参考下表的基本分析:

各种既有理论之唯物与唯心基本分析对照表

 

宇宙与人类本原

 

中国

哲学思维

1)宇宙本原为“气”(基础哲学唯物);

2)人类本原缺失(社会哲学思维有些唯心)。

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马哲思维

1)存在(宇宙本原具体未定,只强调“客观实在性”);

2)劳动(人类本原)。

唯物(但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有神论思维

宇宙和人类社会均源于上帝,并由其解释一切。

唯心

西方

哲学思维

1)宇宙和人类社会源于上帝(基础哲学唯心);

2)现代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误入歧途)。

虽然很“物质”,但实质属于唯心(“本原”错误)

半唯物

半唯心

1)赞同唯物论(基础哲学形式上遵从马哲);

2)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从属西方思维)。

基本属于西方思维(含现代官科与民科)

特注

1)古今中外所有的既有理论,都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现代科学除外),也没有区分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更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这都属于各种既有理论的硬伤;

2)在各种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传统哲学具有完整的理论框架(太极阴阳五行八卦),既具备基础理论,也具备应用理论,并将宇宙本原追究到了“气”(能量)。属于四维哲学(三维+历史维),其它都属于三维哲学,都不完整;而在社会科学中,也只有马克思主义追究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从而可以确定人类本原为劳动;

3)只有以中国完整的理论框架,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宇宙膨胀的基本事实,才能在理论上将宇宙本原调整为能量;也只有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劳动创造了人本身”,才能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调整为劳动,从而区分出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并将它们各自的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与现代科学相联系;

4)由于没有搞清宇宙与人类本原,现在许多人的“唯物”都运用“可见”事物予以理解与阐释,自觉与不自觉地成为了西方思维的俘虏,一直都在运用应用理论解释基础理论。而要想彻底克服这一点,首先需要搞清楚的就是宇宙与人类本原。而搞不清这两大问题,在对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分析中就做不到“唯物”,从而也就会在探讨中迷失了方向,并丢失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基础。

在表格的“特注4)”中,有些话虽然说得有些严厉,但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网文和网络讨论(也包括一些官科理论与文章)中所反映出来的现实。

关于宇宙本原,前文已根据对近现代科学考察得出了基本的结论,即宇宙本原为能量,而不是物质。所以,根据恩格斯对唯物主义定义的“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马哲自然科学的“唯物主义”之“物”应该为“能量”。由此,不但将恩格斯与列宁的解释落到了实底,也将其与中国的“道之为物”统一在了一起。而由于这一涉及整个科学体系的最基本问题还有待科学界根据现代科学手段予以进一步核实,我们可以先将其搁置一边,着重考察人类本原问题。

2 人类本原

根据恩格斯的定义,要想解决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问题,首先需要厘清人类本原。而如果搞不清人类本原,又怎能“唯物”?

根据考察,结合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类本原问题已经非常清楚,那就是劳动,即改造自然。前文对此曾予以特别强调,说恩格斯这一结论可以说是对社会科学一语中的或“一锤定音”,说的就是它准确反映了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和其立论基础问题。

人类本原问题首先牵涉的就是对“人性”的基本理解与认知,这一问题曾经历过激烈的网络辩论。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也为了检讨自己过去认识的不足,现对其再重新进行一下基本的梳理。

2.1 人与自然界的关系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

人与(被改造)自然的关系,事实上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人类对自然改造越多,其自然界就留下人类痕迹越多,自然生态就变化越大。以前由于自己知识所限,对人与自然的关系认识不足,并没有将其“自然”突出于“被改造”,而是笼统地理解为整个大自然、经重新学习马恩原著和补充相关知识,将“自然”限定为“被改造”所涉及范围,这样就将人与自然的关系和人性与动物性的关系统一在一起了,请看下图:

人类诞生与进化示意图

所以,在探讨人类社会时,一定要实事求是,一定要认清并遵循自然规律,否则,唯心主义的想当然会将社会科学探索引向邪路。

根据马哲“唯物与唯心”的定义,在搞清楚人类社会的本原后,如果其思维和立论基础不符合其“本原”的,自然都应该被划归唯心主义,只是其唯心的成分多与少而已。

由此,几千年来对人类本质的各种解释,包括近阶段草根网所热议的“人性”,自然是从劳动中来,因为没有劳动就没有人类。所以,说“人是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没什么可挑剔的,因为“人”指的是其基本概念,而“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讲的是其基本属性,从基本概念到其属性,两者也是统一的。

2.2 人类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

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并不是随便可以类比的,它必须要以本质的“唯物”或本原为基础。没有本质的“唯物”,就没有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而所谓的“根脉”,其实指的就是这种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因为它阐释着自然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而事物相互之间的相对运动,则是在这种绝对运动基础上派生的。

现在,请参考上面的图示,我们就以人与自然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再次进行说明。

有些网友对“人类本质(双重属性)= 人性(劳动 动物性(寄生”有些不理解,现在,我们就对这一问题再次进行一下梳理。

1)在人类诞生之前,类人猿(普通动物)属于动物界(类属于自然界),其只能够寄生于自然,具有100%的动物性和寄生性。对此不应该有疑问。

2)人与普通动物的区别是劳动,只有诞生了劳动后才能够改造自然,由此才诞生了人类,并诞生了人性。对此也不应该有疑问。

3)没有劳动就没有人性,也就没有人类,所以“人性=劳动性”。这也是非常明确的问题。

所以,恩格斯所说“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具有“人性与兽性”的双重属性,无论从事实,还是其哲学或逻辑关系,都是很讲究很精确的。

同时也从本质上说明,“人性=劳动性”等式,它不但准确阐明了人性的本质,也成为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试金石(它与本本主义不同)。

3 唯物论属于打假利器

纵观各种既有理论,一直都没能搞清楚宇宙与人类本原问题,都缺乏正确的立论基础,其阐释也就缺乏基本的依据。但许多人们并不从根本上分析这些问题,而是认为自己读懂了某种深奥的理论或著述就认为自己明白了一切,由此理论界“之乎者也”的念经之风盛行,利用既有著述中的这句话反驳另一句话,或者利用这一理念反驳另一理念,从而导致一直争论不休,难有定论。

虽然有些人抛开既有理论在自创理论,但由于搞不清宇宙与人类本原,在根本上解决不了“唯物”的问题,可以说是费劲不小,但并不符合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实际。

综合来讲,由“唯物”所产生的四维哲学和“0根思维”(主要突出纵向的基本运动),并从“本原”上产生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这属于中国哲学与马恩思想相互结合后所具有的最大特色,做到了真正的“唯物”,在诸多理论中独具特色,可以说是傲立群雄。

由于能够做到精确的“唯物”,具备四维时空思维与理论之根,并能够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从而划分出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所以,由其评判古今中外诸多理论最为便捷,也最有效力。它很好用,在辩论中运用这一哲学思维可以说是所向披靡,任何理论与专家,不管其如何能引经据典并“之乎者也”也没咒念,只要一挖其根,马上便露出马脚。

很明显,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唯物”的立论基础就是劳动,其人类观与价值观就是劳动观。由此,社会科学理论是否符合劳动观的问题,就成了辨析各种各样理论的一面照妖镜,它从而也就成了一种打假利器。自己就是根据这面照妖镜来判别真假马克思主义,并在辩论中对其它一些歪理邪说进行镇邪的。

挖掘出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论”之后,它表现出某种霸气,并成为一把快刀能够斩妖除魔。现在回顾并列举自己在网络辩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例如下:

1)宗教理论。记得一开始自己在辩论中首先遇到的是宗教理论。在有神论者没有“之乎者也”之前,没等他开口,自己首先就学着其腔调发问,“神佛奉饭否(神佛管饭吗)?”对方当然回答不出,于是便被“摁在窝里根本出不来”,由此也就遭到了自己一通奚落,“既然神佛不管饭,解决不了老百姓的吃饭穿衣问题,你让老百姓信它做甚?你一天到晚给神佛磕头,不是到头来还得回过头来向老百姓要饭吃?你的神佛可管过你一粒米一线衣?”

所以,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对付宗教理论最为便利,也最为直接。这就是其“唯物主义”的厉害。

2)“本本”马克思主义。指的是整天鼓吹“阶级斗争”的一些学者。一般情况下,一问其绝对运动与基础理论也就差不多了。而对于个别傲慢者,自己也没等其开口,于是便首先发问,“人类究竟是诞生于阶级斗争,还是诞生于劳动?人类是靠阶级斗争生存还是靠劳动生存?我不需要你‘辩证’,只要你直接回答!”当然,他们也被堵在那里没法回答。

由于“本本”马哲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也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方一般都会被问住。

3)西方理论。前面曾在《西方科学文化的本质》、《中西宇宙与时空》和《关于“论证方法”》三篇文稿中记录了自己与西方那位饱学之士shalako辩论的详细情况,大家可以根据标题搜索出来进行参考。

4)“本本”传统理论。我们的传统理论虽然具有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区分,也具有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之别,但始终没能明确出来,致使与现代科学难于结合,也难于运用于实际。尤其是其一直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混为一谈,致使许多人“之乎者也”半天都云天雾罩,不着边际,一问其“阴阳”及其绝对运动,便都晕了。

由于涉及中华文化,并且其中含有非常优秀的成分,对此自己并没有特别展开过辩论。但却在文稿中指出了其社会科学缺失劳动内容的不足。在讨论中也耐心地给人讲过,我国的传统社会科学基本服务于士族阶层,不属于劳动人民,与社会的生产劳动有些脱钩,它需要马克思主义劳动观予以补充完善。

5)半唯物半唯心理论。这方面辩论自己遇到的就太多了,很杂,基本都属于这种情况,其与“本本”马克思主义和“本本”传统理论大同小异,与上面表格中所列出的“特注4)”基本雷同。

4 结论

在古今中外的所有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的哲学具备基本框架,并且非常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而马克思主义思想完整(既包含人与自然的基本矛盾,也包括人与人之间的特殊矛盾)。虽然它们各自也存在着相应的不足,但结合近现代科学发展,将它们相互弥补并结合后则可以组成非常完美的哲学或理论骨架。这种骨架既能够符合自然的基本运动,也能够符合现代科学所阐释的特殊运动,真正能够做到集众家之长,摒众家之短,从而形成独具特色的理论体系。

形象地比喻一句就是,我们的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一起,正在经历着一次淬火,正在经历着一场浴火重生。所以,希望具备各方面知识储备的人们能够发挥各自的特长,携起手来,共同推动理论界这一伟大的历史变革。

bbfactor 发表于  2017-09-14 19:03:51 26字 ( 0/23)

您还是糊涂着吧,不听您胡咧咧了,要看新闻听中央的了。

前文曾提到,【我们的传统理论为什么要强调“太极”或“道之为物”,为什么会强调“阴阳”?而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唯物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对立统一规律”?】其原因就是想为本文做个铺垫,并将掩埋已久的中国哲学与马哲思维之根进一步挖掘出来。

起先,自己对“唯物与唯心”问题的认识只是来自于教科书,并没有深究,但结合讨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际问题以及对其的一些不同理解,经进一步学习领会恩格斯的基本解释,才发现它与宇宙观和人类观存在着密切的关系,由此而对马哲产生了由衷的赞叹。

由于“唯物与唯心”概念的实质与自己的科学考察结果一致,并且使用起来更方便更通俗,所以自己便将对其的理解写成文字,发布出来与大家分享,并借此而广泛征求意见。同时,也将自己与不同学派辩论的实例进行一下大体的介绍。

1 为何重提“唯物与唯心”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根基是唯物主义(注意“根基”两字)。而实质上,我们传统科学与文化的根基也属于现代所称的唯物主义,其“道之为物”和“阴阳”所强调的正是如此。而在近现代所流行的三维思维中,将中国哲学与马哲的“唯物”深深掩埋了起来,很难使人看清其真相。

实事求是地讲,“唯物与唯心”的问题现在仍然没有彻底解决,它仍然属于近现代哲学中的一个最基本问题(对此杜绝“抽象”)。

为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自己搜集了一些资料,也参考了一些专业人士的阐述,并且还参与了有关问题的网络讨论。为搞清问题,我们还是应该以马克思主义的定义为标准才好。

1.1 恩格斯对“唯物与唯心”的定义

相比较而言,恩格斯更为重视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联系,也更为重视哲学思维以及理论的系统性和完整性问题。

虽然早已存在着唯物与唯心之说,但它们与马克思主义的理解与阐释是不同的。恩格斯原话是:【哲学家依照他们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分成了两大阵营。凡是断定精神对自然界说来是本原的,从而归根到底承认某种创世说的人(创世说在哲学家那里,例如在黑格尔那里,往往比在基督教那里还要复杂荒唐得多)组成唯心主义阵营。凡是认为自然界是本原的则属于唯物主义的各种学派。(《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

马哲对“物质”的基本解释是,“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并且是从宇宙本原上予以理解并阐释,它与中国古代的“道之为物”指的是同一个意思,而与西方科学中的“可见性物质”则存在着严格的区别。由此,我们就不得不对“唯物主义”概念予以深究了。

“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这一解释源于列宁,由此可见,哲学中的“物质”或“物”这一概念在理解与阐释上,通过横跨亚欧的前“苏联”将中西方联系在了一起。

通过哲学与现代科学对“物质”概念解释的不同也可以看出,中西方真正的哲人(如老子、马恩、列宁)在对自然界的认知上是相通的,而对自然予以狭义理解的现代“科学”才会将其局限于“可见性物质”。这也就是“物质”或“物”概念在哲学与现代科学中的区别与不同,同时也说明了哲学家与科学家视角与视野的巨大鸿沟。

马哲的唯物主义从来都没说其“物质”是由“粒或子”构成,只强调“物质的唯一特性就是客观实在性”。同时也已经证实,现代科学所称的“物质”只占宇宙质能总量的4-5%,它并不具有宇宙统一性,与马哲所阐释的“物质”存在着根本性区别。

根据恩格斯“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事实上马克思主义“唯物论”之“物”并没有定死,将其暂说成“物质”具有某种取象比类的意思。所以,有关宇宙本原问题仍需要科学界继续探索,有些相应的哲学问题也有待于科学探索的后续结果而定,仍然为其进一步发展留有空间。

而如果根据现代科学所指的“可见与可探测性物质”来理解唯物主义,那就必然会成为庸俗哲学,因为那并不属于宇宙本原及其本质,而是属于纠缠于具体事物的繁琐哲学,不可避免地陷入了西方科学那种不着边际的“事儿妈”思维与分析,由此也就成了“事儿妈主义”,其思维模式基本都属于“西方航母stile”,事实上也就成了唯心主义(目前大多属于这种情况),不属于恩格斯所指的唯物主义。

1.2 重探“唯物与唯心”的现实意义

哲学所对应的问题是“思维与存在”,属于人类怎样认知自然并解释自然的基础知识,其本身就属于理论问题,属于现代所称的广义科学或“科学学”(即“完整的知识体系”)。而在近现代,哲学与狭义的科学(它区分开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在分头发展,它们要求一种统一的解释。而这种统一的解释,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天道”与“人道”,相当于现代所称的“自然科学基础理论”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

在对中国“天道”与“人道”和现代自然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的探讨中,通过马哲的“唯物与唯心”可以对一些理论与思维进行一些基本的辨析。而通过这一辨析就可以明确,我们的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是否相符,由此就可以杜绝那种对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唯心主义认知与解读。

之所以再次强调“唯物与唯心”这个老话题,事实上就是再次提醒我们要重视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的关系问题,它要求我们的思维和理论必须要服从于客观实际,而不能只是对各种既有理论一味地盲目遵从,照搬照用。

由此基本可以断定,在搞不清“道之为物”或宇宙与人类社会本原的情况下,其所谈哲学与思维,以及由其所产生的各种理论,必定都或多或少的属于唯心主义。

目前在哲学界出现了一个“唯物主义有神论”的名词。综合网络中各种网文和评论发言(如“共存主义”等),以及在不清楚自然与人类社会基本运动规律基础上对中华文化和马克思主义自以为是的各种解读与阐释,都应该划归这一类。这个群体很大,也很带有迷惑性,但运用马哲的唯物论和中国传统科学的“气一元论”或“天道”与“人道”,则很容易看出其破绽,因为其形式上虽然承认“物质第一性”,但实质上却一直是在运用西方现代科学的“可见性物质”来随心所欲的思考与解释,与马哲的“物质观”存在着根本性区别,在根本上已经丢弃了“物质”的“客观实在性”,从而陷入了唯心主义泥潭。

1.3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列表

根据马哲“运动的普遍联系的基本观点”,运用运动思维从最基础的方面考察自然与社会科学,这既是从对实际的考察中得出的基本认识,也是自己对各理论体系进行甄别的基本做法。

现在,按照自己考察中所经历的基本顺序,将其过程列表综合如下,希望能得到众网友的补充与修正。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结果列表

 

考察顺序与分类

考察结果

注释

1

近现代科学

1)能够区分自然与社会科学;

2)经深入细致考察,可发现物质运动背后存在着能量运动。

发现运动中的对立统一规律,其开始于0,结束于0,守恒于0

2

宇宙与人类

本原考察

1)“0根”演化与运动。宇宙与人类都起始于0,由0生根而开始其对立统一的绝对运动。

2)纵横运动。自然万象产生后,宇宙与人类社会既存在着纵向的绝对运动,又存在着它们相互间横向的相对运动,并相互交织在一起。

纵横运动都属于能量运动,都遵循对立统一规律。

由于得出了宇宙与人类社会的“0根”演化与运动,由此绝大部分理论都在筛选中被淘汰,最后只剩下中国的四维哲学与马哲。

3

中国古代

科学与哲学

  1)优长。自然科学框架基本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和“道之为物(气)”基本能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运动实际;

  2)缺欠。除自然科学“气一元论”需要根据近现代科学调整外,社会科学缺失人类本原。

  可参考《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尤其要注意“阴阳”的基本阐释。

4

马哲

  1)优长。“唯物论”原则与对立统一规律符合实际;②第一次明确出人类本原属于劳动,对近现代人类社会运动阐释较为深入细致;

  2)辩证法属于三维思维,缺失历史维。它适用于应用理论,而不适用于基础理论,否则会束缚“历史唯物主义”思想的阐释与挥发;

  3)辩证法的三维思维在西方科学体系中是难于克服的,只有借助于中国的四维哲学思维才能弥补与完善,并与中国哲学结合在一起。

  摒弃那些趸来的繁琐阐释,直接研读马恩著述原义,掌握其基本思维。

  严格遵循实事求是和马哲的“唯物论”原则,只有对其进行系统完整的解读,才能从“本本主义”中解脱出来。

特注

在考察中,以上考察结果需反复相互对照与印证,最终通过“去芜存菁”原则将宇宙与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基本事实与中国哲学和马哲的优长相互结合在一起,从而产生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实际的宇宙观与人类观,并产生其相应的理论框架或基本结构。

1.4 各既有理论的严重缺欠

通过对自然与人类社会实际的考察可以看出,它们都存在着各自的绝对运动。宇宙在膨胀,人类社会在按照自己的特有规律而运动与发展,它们都一直处于绝对运动中,这不可否认。比如社会科学中的劳动或改造自然,它就属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人类可以没有“阶级斗争”(如原始社会),但不能没有劳动,是劳动促生了人类,并推动人类社会的运动与发展,如果没有劳动,人类就会消亡,就会返祖回到普通动物中去。但从各种理论看,除中国古代之“易”或“道”外,现存既有理论只有马哲提到了“绝对运动”问题,其它理论对此都没有涉及。而我们的现代科学,自己已交代得很清楚,其所研究的运动都属于“相对运动”(如相对论)。

正因为古今科学界一直未予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由此也就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从而产生了一系列问题,需要重新对其予以审理。请参考下表的基本分析:

各种既有理论之唯物与唯心基本分析对照表

 

宇宙与人类本原

 

中国

哲学思维

1)宇宙本原为“气”(基础哲学唯物);

2)人类本原缺失(社会哲学思维有些唯心)。

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马哲思维

1)存在(宇宙本原具体未定,只强调“客观实在性”);

2)劳动(人类本原)。

唯物(但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有神论思维

宇宙和人类社会均源于上帝,并由其解释一切。

唯心

西方

哲学思维

1)宇宙和人类社会源于上帝(基础哲学唯心);

2)现代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误入歧途)。

虽然很“物质”,但实质属于唯心(“本原”错误)

半唯物

半唯心

1)赞同唯物论(基础哲学形式上遵从马哲);

2)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从属西方思维)。

基本属于西方思维(含现代官科与民科)

特注

1)古今中外所有的既有理论,都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现代科学除外),也没有区分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更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这都属于各种既有理论的硬伤;

2)在各种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传统哲学具有完整的理论框架(太极阴阳五行八卦),既具备基础理论,也具备应用理论,并将宇宙本原追究到了“气”(能量)。属于四维哲学(三维+历史维),其它都属于三维哲学,都不完整;而在社会科学中,也只有马克思主义追究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从而可以确定人类本原为劳动;

3)只有以中国完整的理论框架,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宇宙膨胀的基本事实,才能在理论上将宇宙本原调整为能量;也只有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劳动创造了人本身”,才能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调整为劳动,从而区分出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并将它们各自的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与现代科学相联系;

4)由于没有搞清宇宙与人类本原,现在许多人的“唯物”都运用“可见”事物予以理解与阐释,自觉与不自觉地成为了西方思维的俘虏,一直都在运用应用理论解释基础理论。而要想彻底克服这一点,首先需要搞清楚的就是宇宙与人类本原。而搞不清这两大问题,在对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分析中就做不到“唯物”,从而也就会在探讨中迷失了方向,并丢失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基础。

在表格的“特注4)”中,有些话虽然说得有些严厉,但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网文和网络讨论(也包括一些官科理论与文章)中所反映出来的现实。

关于宇宙本原,前文已根据对近现代科学考察得出了基本的结论,即宇宙本原为能量,而不是物质。所以,根据恩格斯对唯物主义定义的“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马哲自然科学的“唯物主义”之“物”应该为“能量”。由此,不但将恩格斯与列宁的解释落到了实底,也将其与中国的“道之为物”统一在了一起。而由于这一涉及整个科学体系的最基本问题还有待科学界根据现代科学手段予以进一步核实,我们可以先将其搁置一边,着重考察人类本原问题。

2 人类本原

根据恩格斯的定义,要想解决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问题,首先需要厘清人类本原。而如果搞不清人类本原,又怎能“唯物”?

根据考察,结合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类本原问题已经非常清楚,那就是劳动,即改造自然。前文对此曾予以特别强调,说恩格斯这一结论可以说是对社会科学一语中的或“一锤定音”,说的就是它准确反映了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和其立论基础问题。

人类本原问题首先牵涉的就是对“人性”的基本理解与认知,这一问题曾经历过激烈的网络辩论。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也为了检讨自己过去认识的不足,现对其再重新进行一下基本的梳理。

2.1 人与自然界的关系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

人与(被改造)自然的关系,事实上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人类对自然改造越多,其自然界就留下人类痕迹越多,自然生态就变化越大。以前由于自己知识所限,对人与自然的关系认识不足,并没有将其“自然”突出于“被改造”,而是笼统地理解为整个大自然、经重新学习马恩原著和补充相关知识,将“自然”限定为“被改造”所涉及范围,这样就将人与自然的关系和人性与动物性的关系统一在一起了,请看下图:

人类诞生与进化示意图

所以,在探讨人类社会时,一定要实事求是,一定要认清并遵循自然规律,否则,唯心主义的想当然会将社会科学探索引向邪路。

根据马哲“唯物与唯心”的定义,在搞清楚人类社会的本原后,如果其思维和立论基础不符合其“本原”的,自然都应该被划归唯心主义,只是其唯心的成分多与少而已。

由此,几千年来对人类本质的各种解释,包括近阶段草根网所热议的“人性”,自然是从劳动中来,因为没有劳动就没有人类。所以,说“人是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没什么可挑剔的,因为“人”指的是其基本概念,而“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讲的是其基本属性,从基本概念到其属性,两者也是统一的。

2.2 人类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

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并不是随便可以类比的,它必须要以本质的“唯物”或本原为基础。没有本质的“唯物”,就没有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而所谓的“根脉”,其实指的就是这种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因为它阐释着自然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而事物相互之间的相对运动,则是在这种绝对运动基础上派生的。

现在,请参考上面的图示,我们就以人与自然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再次进行说明。

有些网友对“人类本质(双重属性)= 人性(劳动 动物性(寄生”有些不理解,现在,我们就对这一问题再次进行一下梳理。

1)在人类诞生之前,类人猿(普通动物)属于动物界(类属于自然界),其只能够寄生于自然,具有100%的动物性和寄生性。对此不应该有疑问。

2)人与普通动物的区别是劳动,只有诞生了劳动后才能够改造自然,由此才诞生了人类,并诞生了人性。对此也不应该有疑问。

3)没有劳动就没有人性,也就没有人类,所以“人性=劳动性”。这也是非常明确的问题。

所以,恩格斯所说“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具有“人性与兽性”的双重属性,无论从事实,还是其哲学或逻辑关系,都是很讲究很精确的。

同时也从本质上说明,“人性=劳动性”等式,它不但准确阐明了人性的本质,也成为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试金石(它与本本主义不同)。

3 唯物论属于打假利器

纵观各种既有理论,一直都没能搞清楚宇宙与人类本原问题,都缺乏正确的立论基础,其阐释也就缺乏基本的依据。但许多人们并不从根本上分析这些问题,而是认为自己读懂了某种深奥的理论或著述就认为自己明白了一切,由此理论界“之乎者也”的念经之风盛行,利用既有著述中的这句话反驳另一句话,或者利用这一理念反驳另一理念,从而导致一直争论不休,难有定论。

虽然有些人抛开既有理论在自创理论,但由于搞不清宇宙与人类本原,在根本上解决不了“唯物”的问题,可以说是费劲不小,但并不符合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实际。

综合来讲,由“唯物”所产生的四维哲学和“0根思维”(主要突出纵向的基本运动),并从“本原”上产生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这属于中国哲学与马恩思想相互结合后所具有的最大特色,做到了真正的“唯物”,在诸多理论中独具特色,可以说是傲立群雄。

由于能够做到精确的“唯物”,具备四维时空思维与理论之根,并能够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从而划分出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所以,由其评判古今中外诸多理论最为便捷,也最有效力。它很好用,在辩论中运用这一哲学思维可以说是所向披靡,任何理论与专家,不管其如何能引经据典并“之乎者也”也没咒念,只要一挖其根,马上便露出马脚。

很明显,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唯物”的立论基础就是劳动,其人类观与价值观就是劳动观。由此,社会科学理论是否符合劳动观的问题,就成了辨析各种各样理论的一面照妖镜,它从而也就成了一种打假利器。自己就是根据这面照妖镜来判别真假马克思主义,并在辩论中对其它一些歪理邪说进行镇邪的。

挖掘出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论”之后,它表现出某种霸气,并成为一把快刀能够斩妖除魔。现在回顾并列举自己在网络辩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例如下:

1)宗教理论。记得一开始自己在辩论中首先遇到的是宗教理论。在有神论者没有“之乎者也”之前,没等他开口,自己首先就学着其腔调发问,“神佛奉饭否(神佛管饭吗)?”对方当然回答不出,于是便被“摁在窝里根本出不来”,由此也就遭到了自己一通奚落,“既然神佛不管饭,解决不了老百姓的吃饭穿衣问题,你让老百姓信它做甚?你一天到晚给神佛磕头,不是到头来还得回过头来向老百姓要饭吃?你的神佛可管过你一粒米一线衣?”

所以,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对付宗教理论最为便利,也最为直接。这就是其“唯物主义”的厉害。

2)“本本”马克思主义。指的是整天鼓吹“阶级斗争”的一些学者。一般情况下,一问其绝对运动与基础理论也就差不多了。而对于个别傲慢者,自己也没等其开口,于是便首先发问,“人类究竟是诞生于阶级斗争,还是诞生于劳动?人类是靠阶级斗争生存还是靠劳动生存?我不需要你‘辩证’,只要你直接回答!”当然,他们也被堵在那里没法回答。

由于“本本”马哲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也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方一般都会被问住。

3)西方理论。前面曾在《西方科学文化的本质》、《中西宇宙与时空》和《关于“论证方法”》三篇文稿中记录了自己与西方那位饱学之士shalako辩论的详细情况,大家可以根据标题搜索出来进行参考。

4)“本本”传统理论。我们的传统理论虽然具有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区分,也具有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之别,但始终没能明确出来,致使与现代科学难于结合,也难于运用于实际。尤其是其一直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混为一谈,致使许多人“之乎者也”半天都云天雾罩,不着边际,一问其“阴阳”及其绝对运动,便都晕了。

由于涉及中华文化,并且其中含有非常优秀的成分,对此自己并没有特别展开过辩论。但却在文稿中指出了其社会科学缺失劳动内容的不足。在讨论中也耐心地给人讲过,我国的传统社会科学基本服务于士族阶层,不属于劳动人民,与社会的生产劳动有些脱钩,它需要马克思主义劳动观予以补充完善。

5)半唯物半唯心理论。这方面辩论自己遇到的就太多了,很杂,基本都属于这种情况,其与“本本”马克思主义和“本本”传统理论大同小异,与上面表格中所列出的“特注4)”基本雷同。

4 结论

在古今中外的所有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的哲学具备基本框架,并且非常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而马克思主义思想完整(既包含人与自然的基本矛盾,也包括人与人之间的特殊矛盾)。虽然它们各自也存在着相应的不足,但结合近现代科学发展,将它们相互弥补并结合后则可以组成非常完美的哲学或理论骨架。这种骨架既能够符合自然的基本运动,也能够符合现代科学所阐释的特殊运动,真正能够做到集众家之长,摒众家之短,从而形成独具特色的理论体系。

形象地比喻一句就是,我们的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一起,正在经历着一次淬火,正在经历着一场浴火重生。所以,希望具备各方面知识储备的人们能够发挥各自的特长,携起手来,共同推动理论界这一伟大的历史变革。

bbfactor 发表于  2017-09-14 18:50:14 21字 ( 0/26)

宇宙之内你都搞不明白,还去管宇宙之外的事?

前文曾提到,【我们的传统理论为什么要强调“太极”或“道之为物”,为什么会强调“阴阳”?而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唯物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对立统一规律”?】其原因就是想为本文做个铺垫,并将掩埋已久的中国哲学与马哲思维之根进一步挖掘出来。

起先,自己对“唯物与唯心”问题的认识只是来自于教科书,并没有深究,但结合讨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际问题以及对其的一些不同理解,经进一步学习领会恩格斯的基本解释,才发现它与宇宙观和人类观存在着密切的关系,由此而对马哲产生了由衷的赞叹。

由于“唯物与唯心”概念的实质与自己的科学考察结果一致,并且使用起来更方便更通俗,所以自己便将对其的理解写成文字,发布出来与大家分享,并借此而广泛征求意见。同时,也将自己与不同学派辩论的实例进行一下大体的介绍。

1 为何重提“唯物与唯心”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根基是唯物主义(注意“根基”两字)。而实质上,我们传统科学与文化的根基也属于现代所称的唯物主义,其“道之为物”和“阴阳”所强调的正是如此。而在近现代所流行的三维思维中,将中国哲学与马哲的“唯物”深深掩埋了起来,很难使人看清其真相。

实事求是地讲,“唯物与唯心”的问题现在仍然没有彻底解决,它仍然属于近现代哲学中的一个最基本问题(对此杜绝“抽象”)。

为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自己搜集了一些资料,也参考了一些专业人士的阐述,并且还参与了有关问题的网络讨论。为搞清问题,我们还是应该以马克思主义的定义为标准才好。

1.1 恩格斯对“唯物与唯心”的定义

相比较而言,恩格斯更为重视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联系,也更为重视哲学思维以及理论的系统性和完整性问题。

虽然早已存在着唯物与唯心之说,但它们与马克思主义的理解与阐释是不同的。恩格斯原话是:【哲学家依照他们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分成了两大阵营。凡是断定精神对自然界说来是本原的,从而归根到底承认某种创世说的人(创世说在哲学家那里,例如在黑格尔那里,往往比在基督教那里还要复杂荒唐得多)组成唯心主义阵营。凡是认为自然界是本原的则属于唯物主义的各种学派。(《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

马哲对“物质”的基本解释是,“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并且是从宇宙本原上予以理解并阐释,它与中国古代的“道之为物”指的是同一个意思,而与西方科学中的“可见性物质”则存在着严格的区别。由此,我们就不得不对“唯物主义”概念予以深究了。

“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这一解释源于列宁,由此可见,哲学中的“物质”或“物”这一概念在理解与阐释上,通过横跨亚欧的前“苏联”将中西方联系在了一起。

通过哲学与现代科学对“物质”概念解释的不同也可以看出,中西方真正的哲人(如老子、马恩、列宁)在对自然界的认知上是相通的,而对自然予以狭义理解的现代“科学”才会将其局限于“可见性物质”。这也就是“物质”或“物”概念在哲学与现代科学中的区别与不同,同时也说明了哲学家与科学家视角与视野的巨大鸿沟。

马哲的唯物主义从来都没说其“物质”是由“粒或子”构成,只强调“物质的唯一特性就是客观实在性”。同时也已经证实,现代科学所称的“物质”只占宇宙质能总量的4-5%,它并不具有宇宙统一性,与马哲所阐释的“物质”存在着根本性区别。

根据恩格斯“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事实上马克思主义“唯物论”之“物”并没有定死,将其暂说成“物质”具有某种取象比类的意思。所以,有关宇宙本原问题仍需要科学界继续探索,有些相应的哲学问题也有待于科学探索的后续结果而定,仍然为其进一步发展留有空间。

而如果根据现代科学所指的“可见与可探测性物质”来理解唯物主义,那就必然会成为庸俗哲学,因为那并不属于宇宙本原及其本质,而是属于纠缠于具体事物的繁琐哲学,不可避免地陷入了西方科学那种不着边际的“事儿妈”思维与分析,由此也就成了“事儿妈主义”,其思维模式基本都属于“西方航母stile”,事实上也就成了唯心主义(目前大多属于这种情况),不属于恩格斯所指的唯物主义。

1.2 重探“唯物与唯心”的现实意义

哲学所对应的问题是“思维与存在”,属于人类怎样认知自然并解释自然的基础知识,其本身就属于理论问题,属于现代所称的广义科学或“科学学”(即“完整的知识体系”)。而在近现代,哲学与狭义的科学(它区分开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在分头发展,它们要求一种统一的解释。而这种统一的解释,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天道”与“人道”,相当于现代所称的“自然科学基础理论”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

在对中国“天道”与“人道”和现代自然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的探讨中,通过马哲的“唯物与唯心”可以对一些理论与思维进行一些基本的辨析。而通过这一辨析就可以明确,我们的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是否相符,由此就可以杜绝那种对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唯心主义认知与解读。

之所以再次强调“唯物与唯心”这个老话题,事实上就是再次提醒我们要重视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的关系问题,它要求我们的思维和理论必须要服从于客观实际,而不能只是对各种既有理论一味地盲目遵从,照搬照用。

由此基本可以断定,在搞不清“道之为物”或宇宙与人类社会本原的情况下,其所谈哲学与思维,以及由其所产生的各种理论,必定都或多或少的属于唯心主义。

目前在哲学界出现了一个“唯物主义有神论”的名词。综合网络中各种网文和评论发言(如“共存主义”等),以及在不清楚自然与人类社会基本运动规律基础上对中华文化和马克思主义自以为是的各种解读与阐释,都应该划归这一类。这个群体很大,也很带有迷惑性,但运用马哲的唯物论和中国传统科学的“气一元论”或“天道”与“人道”,则很容易看出其破绽,因为其形式上虽然承认“物质第一性”,但实质上却一直是在运用西方现代科学的“可见性物质”来随心所欲的思考与解释,与马哲的“物质观”存在着根本性区别,在根本上已经丢弃了“物质”的“客观实在性”,从而陷入了唯心主义泥潭。

1.3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列表

根据马哲“运动的普遍联系的基本观点”,运用运动思维从最基础的方面考察自然与社会科学,这既是从对实际的考察中得出的基本认识,也是自己对各理论体系进行甄别的基本做法。

现在,按照自己考察中所经历的基本顺序,将其过程列表综合如下,希望能得到众网友的补充与修正。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结果列表

 

考察顺序与分类

考察结果

注释

1

近现代科学

1)能够区分自然与社会科学;

2)经深入细致考察,可发现物质运动背后存在着能量运动。

发现运动中的对立统一规律,其开始于0,结束于0,守恒于0

2

宇宙与人类

本原考察

1)“0根”演化与运动。宇宙与人类都起始于0,由0生根而开始其对立统一的绝对运动。

2)纵横运动。自然万象产生后,宇宙与人类社会既存在着纵向的绝对运动,又存在着它们相互间横向的相对运动,并相互交织在一起。

纵横运动都属于能量运动,都遵循对立统一规律。

由于得出了宇宙与人类社会的“0根”演化与运动,由此绝大部分理论都在筛选中被淘汰,最后只剩下中国的四维哲学与马哲。

3

中国古代

科学与哲学

  1)优长。自然科学框架基本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和“道之为物(气)”基本能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运动实际;

  2)缺欠。除自然科学“气一元论”需要根据近现代科学调整外,社会科学缺失人类本原。

  可参考《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尤其要注意“阴阳”的基本阐释。

4

马哲

  1)优长。“唯物论”原则与对立统一规律符合实际;②第一次明确出人类本原属于劳动,对近现代人类社会运动阐释较为深入细致;

  2)辩证法属于三维思维,缺失历史维。它适用于应用理论,而不适用于基础理论,否则会束缚“历史唯物主义”思想的阐释与挥发;

  3)辩证法的三维思维在西方科学体系中是难于克服的,只有借助于中国的四维哲学思维才能弥补与完善,并与中国哲学结合在一起。

  摒弃那些趸来的繁琐阐释,直接研读马恩著述原义,掌握其基本思维。

  严格遵循实事求是和马哲的“唯物论”原则,只有对其进行系统完整的解读,才能从“本本主义”中解脱出来。

特注

在考察中,以上考察结果需反复相互对照与印证,最终通过“去芜存菁”原则将宇宙与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基本事实与中国哲学和马哲的优长相互结合在一起,从而产生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实际的宇宙观与人类观,并产生其相应的理论框架或基本结构。

1.4 各既有理论的严重缺欠

通过对自然与人类社会实际的考察可以看出,它们都存在着各自的绝对运动。宇宙在膨胀,人类社会在按照自己的特有规律而运动与发展,它们都一直处于绝对运动中,这不可否认。比如社会科学中的劳动或改造自然,它就属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人类可以没有“阶级斗争”(如原始社会),但不能没有劳动,是劳动促生了人类,并推动人类社会的运动与发展,如果没有劳动,人类就会消亡,就会返祖回到普通动物中去。但从各种理论看,除中国古代之“易”或“道”外,现存既有理论只有马哲提到了“绝对运动”问题,其它理论对此都没有涉及。而我们的现代科学,自己已交代得很清楚,其所研究的运动都属于“相对运动”(如相对论)。

正因为古今科学界一直未予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由此也就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从而产生了一系列问题,需要重新对其予以审理。请参考下表的基本分析:

各种既有理论之唯物与唯心基本分析对照表

 

宇宙与人类本原

 

中国

哲学思维

1)宇宙本原为“气”(基础哲学唯物);

2)人类本原缺失(社会哲学思维有些唯心)。

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马哲思维

1)存在(宇宙本原具体未定,只强调“客观实在性”);

2)劳动(人类本原)。

唯物(但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有神论思维

宇宙和人类社会均源于上帝,并由其解释一切。

唯心

西方

哲学思维

1)宇宙和人类社会源于上帝(基础哲学唯心);

2)现代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误入歧途)。

虽然很“物质”,但实质属于唯心(“本原”错误)

半唯物

半唯心

1)赞同唯物论(基础哲学形式上遵从马哲);

2)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从属西方思维)。

基本属于西方思维(含现代官科与民科)

特注

1)古今中外所有的既有理论,都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现代科学除外),也没有区分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更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这都属于各种既有理论的硬伤;

2)在各种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传统哲学具有完整的理论框架(太极阴阳五行八卦),既具备基础理论,也具备应用理论,并将宇宙本原追究到了“气”(能量)。属于四维哲学(三维+历史维),其它都属于三维哲学,都不完整;而在社会科学中,也只有马克思主义追究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从而可以确定人类本原为劳动;

3)只有以中国完整的理论框架,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宇宙膨胀的基本事实,才能在理论上将宇宙本原调整为能量;也只有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劳动创造了人本身”,才能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调整为劳动,从而区分出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并将它们各自的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与现代科学相联系;

4)由于没有搞清宇宙与人类本原,现在许多人的“唯物”都运用“可见”事物予以理解与阐释,自觉与不自觉地成为了西方思维的俘虏,一直都在运用应用理论解释基础理论。而要想彻底克服这一点,首先需要搞清楚的就是宇宙与人类本原。而搞不清这两大问题,在对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分析中就做不到“唯物”,从而也就会在探讨中迷失了方向,并丢失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基础。

在表格的“特注4)”中,有些话虽然说得有些严厉,但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网文和网络讨论(也包括一些官科理论与文章)中所反映出来的现实。

关于宇宙本原,前文已根据对近现代科学考察得出了基本的结论,即宇宙本原为能量,而不是物质。所以,根据恩格斯对唯物主义定义的“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马哲自然科学的“唯物主义”之“物”应该为“能量”。由此,不但将恩格斯与列宁的解释落到了实底,也将其与中国的“道之为物”统一在了一起。而由于这一涉及整个科学体系的最基本问题还有待科学界根据现代科学手段予以进一步核实,我们可以先将其搁置一边,着重考察人类本原问题。

2 人类本原

根据恩格斯的定义,要想解决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问题,首先需要厘清人类本原。而如果搞不清人类本原,又怎能“唯物”?

根据考察,结合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类本原问题已经非常清楚,那就是劳动,即改造自然。前文对此曾予以特别强调,说恩格斯这一结论可以说是对社会科学一语中的或“一锤定音”,说的就是它准确反映了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和其立论基础问题。

人类本原问题首先牵涉的就是对“人性”的基本理解与认知,这一问题曾经历过激烈的网络辩论。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也为了检讨自己过去认识的不足,现对其再重新进行一下基本的梳理。

2.1 人与自然界的关系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

人与(被改造)自然的关系,事实上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人类对自然改造越多,其自然界就留下人类痕迹越多,自然生态就变化越大。以前由于自己知识所限,对人与自然的关系认识不足,并没有将其“自然”突出于“被改造”,而是笼统地理解为整个大自然、经重新学习马恩原著和补充相关知识,将“自然”限定为“被改造”所涉及范围,这样就将人与自然的关系和人性与动物性的关系统一在一起了,请看下图:

人类诞生与进化示意图

所以,在探讨人类社会时,一定要实事求是,一定要认清并遵循自然规律,否则,唯心主义的想当然会将社会科学探索引向邪路。

根据马哲“唯物与唯心”的定义,在搞清楚人类社会的本原后,如果其思维和立论基础不符合其“本原”的,自然都应该被划归唯心主义,只是其唯心的成分多与少而已。

由此,几千年来对人类本质的各种解释,包括近阶段草根网所热议的“人性”,自然是从劳动中来,因为没有劳动就没有人类。所以,说“人是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没什么可挑剔的,因为“人”指的是其基本概念,而“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讲的是其基本属性,从基本概念到其属性,两者也是统一的。

2.2 人类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

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并不是随便可以类比的,它必须要以本质的“唯物”或本原为基础。没有本质的“唯物”,就没有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而所谓的“根脉”,其实指的就是这种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因为它阐释着自然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而事物相互之间的相对运动,则是在这种绝对运动基础上派生的。

现在,请参考上面的图示,我们就以人与自然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再次进行说明。

有些网友对“人类本质(双重属性)= 人性(劳动 动物性(寄生”有些不理解,现在,我们就对这一问题再次进行一下梳理。

1)在人类诞生之前,类人猿(普通动物)属于动物界(类属于自然界),其只能够寄生于自然,具有100%的动物性和寄生性。对此不应该有疑问。

2)人与普通动物的区别是劳动,只有诞生了劳动后才能够改造自然,由此才诞生了人类,并诞生了人性。对此也不应该有疑问。

3)没有劳动就没有人性,也就没有人类,所以“人性=劳动性”。这也是非常明确的问题。

所以,恩格斯所说“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具有“人性与兽性”的双重属性,无论从事实,还是其哲学或逻辑关系,都是很讲究很精确的。

同时也从本质上说明,“人性=劳动性”等式,它不但准确阐明了人性的本质,也成为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试金石(它与本本主义不同)。

3 唯物论属于打假利器

纵观各种既有理论,一直都没能搞清楚宇宙与人类本原问题,都缺乏正确的立论基础,其阐释也就缺乏基本的依据。但许多人们并不从根本上分析这些问题,而是认为自己读懂了某种深奥的理论或著述就认为自己明白了一切,由此理论界“之乎者也”的念经之风盛行,利用既有著述中的这句话反驳另一句话,或者利用这一理念反驳另一理念,从而导致一直争论不休,难有定论。

虽然有些人抛开既有理论在自创理论,但由于搞不清宇宙与人类本原,在根本上解决不了“唯物”的问题,可以说是费劲不小,但并不符合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实际。

综合来讲,由“唯物”所产生的四维哲学和“0根思维”(主要突出纵向的基本运动),并从“本原”上产生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这属于中国哲学与马恩思想相互结合后所具有的最大特色,做到了真正的“唯物”,在诸多理论中独具特色,可以说是傲立群雄。

由于能够做到精确的“唯物”,具备四维时空思维与理论之根,并能够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从而划分出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所以,由其评判古今中外诸多理论最为便捷,也最有效力。它很好用,在辩论中运用这一哲学思维可以说是所向披靡,任何理论与专家,不管其如何能引经据典并“之乎者也”也没咒念,只要一挖其根,马上便露出马脚。

很明显,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唯物”的立论基础就是劳动,其人类观与价值观就是劳动观。由此,社会科学理论是否符合劳动观的问题,就成了辨析各种各样理论的一面照妖镜,它从而也就成了一种打假利器。自己就是根据这面照妖镜来判别真假马克思主义,并在辩论中对其它一些歪理邪说进行镇邪的。

挖掘出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论”之后,它表现出某种霸气,并成为一把快刀能够斩妖除魔。现在回顾并列举自己在网络辩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例如下:

1)宗教理论。记得一开始自己在辩论中首先遇到的是宗教理论。在有神论者没有“之乎者也”之前,没等他开口,自己首先就学着其腔调发问,“神佛奉饭否(神佛管饭吗)?”对方当然回答不出,于是便被“摁在窝里根本出不来”,由此也就遭到了自己一通奚落,“既然神佛不管饭,解决不了老百姓的吃饭穿衣问题,你让老百姓信它做甚?你一天到晚给神佛磕头,不是到头来还得回过头来向老百姓要饭吃?你的神佛可管过你一粒米一线衣?”

所以,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对付宗教理论最为便利,也最为直接。这就是其“唯物主义”的厉害。

2)“本本”马克思主义。指的是整天鼓吹“阶级斗争”的一些学者。一般情况下,一问其绝对运动与基础理论也就差不多了。而对于个别傲慢者,自己也没等其开口,于是便首先发问,“人类究竟是诞生于阶级斗争,还是诞生于劳动?人类是靠阶级斗争生存还是靠劳动生存?我不需要你‘辩证’,只要你直接回答!”当然,他们也被堵在那里没法回答。

由于“本本”马哲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也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方一般都会被问住。

3)西方理论。前面曾在《西方科学文化的本质》、《中西宇宙与时空》和《关于“论证方法”》三篇文稿中记录了自己与西方那位饱学之士shalako辩论的详细情况,大家可以根据标题搜索出来进行参考。

4)“本本”传统理论。我们的传统理论虽然具有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区分,也具有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之别,但始终没能明确出来,致使与现代科学难于结合,也难于运用于实际。尤其是其一直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混为一谈,致使许多人“之乎者也”半天都云天雾罩,不着边际,一问其“阴阳”及其绝对运动,便都晕了。

由于涉及中华文化,并且其中含有非常优秀的成分,对此自己并没有特别展开过辩论。但却在文稿中指出了其社会科学缺失劳动内容的不足。在讨论中也耐心地给人讲过,我国的传统社会科学基本服务于士族阶层,不属于劳动人民,与社会的生产劳动有些脱钩,它需要马克思主义劳动观予以补充完善。

5)半唯物半唯心理论。这方面辩论自己遇到的就太多了,很杂,基本都属于这种情况,其与“本本”马克思主义和“本本”传统理论大同小异,与上面表格中所列出的“特注4)”基本雷同。

4 结论

在古今中外的所有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的哲学具备基本框架,并且非常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而马克思主义思想完整(既包含人与自然的基本矛盾,也包括人与人之间的特殊矛盾)。虽然它们各自也存在着相应的不足,但结合近现代科学发展,将它们相互弥补并结合后则可以组成非常完美的哲学或理论骨架。这种骨架既能够符合自然的基本运动,也能够符合现代科学所阐释的特殊运动,真正能够做到集众家之长,摒众家之短,从而形成独具特色的理论体系。

形象地比喻一句就是,我们的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一起,正在经历着一次淬火,正在经历着一场浴火重生。所以,希望具备各方面知识储备的人们能够发挥各自的特长,携起手来,共同推动理论界这一伟大的历史变革。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09-14 19:45:42 35字 ( 0/18)

宇宙之内是科学家研究的范围,宇宙之内之外都是哲学家研究的范围。明白么?

前文曾提到,【我们的传统理论为什么要强调“太极”或“道之为物”,为什么会强调“阴阳”?而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唯物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对立统一规律”?】其原因就是想为本文做个铺垫,并将掩埋已久的中国哲学与马哲思维之根进一步挖掘出来。

起先,自己对“唯物与唯心”问题的认识只是来自于教科书,并没有深究,但结合讨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际问题以及对其的一些不同理解,经进一步学习领会恩格斯的基本解释,才发现它与宇宙观和人类观存在着密切的关系,由此而对马哲产生了由衷的赞叹。

由于“唯物与唯心”概念的实质与自己的科学考察结果一致,并且使用起来更方便更通俗,所以自己便将对其的理解写成文字,发布出来与大家分享,并借此而广泛征求意见。同时,也将自己与不同学派辩论的实例进行一下大体的介绍。

1 为何重提“唯物与唯心”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根基是唯物主义(注意“根基”两字)。而实质上,我们传统科学与文化的根基也属于现代所称的唯物主义,其“道之为物”和“阴阳”所强调的正是如此。而在近现代所流行的三维思维中,将中国哲学与马哲的“唯物”深深掩埋了起来,很难使人看清其真相。

实事求是地讲,“唯物与唯心”的问题现在仍然没有彻底解决,它仍然属于近现代哲学中的一个最基本问题(对此杜绝“抽象”)。

为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自己搜集了一些资料,也参考了一些专业人士的阐述,并且还参与了有关问题的网络讨论。为搞清问题,我们还是应该以马克思主义的定义为标准才好。

1.1 恩格斯对“唯物与唯心”的定义

相比较而言,恩格斯更为重视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联系,也更为重视哲学思维以及理论的系统性和完整性问题。

虽然早已存在着唯物与唯心之说,但它们与马克思主义的理解与阐释是不同的。恩格斯原话是:【哲学家依照他们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分成了两大阵营。凡是断定精神对自然界说来是本原的,从而归根到底承认某种创世说的人(创世说在哲学家那里,例如在黑格尔那里,往往比在基督教那里还要复杂荒唐得多)组成唯心主义阵营。凡是认为自然界是本原的则属于唯物主义的各种学派。(《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

马哲对“物质”的基本解释是,“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并且是从宇宙本原上予以理解并阐释,它与中国古代的“道之为物”指的是同一个意思,而与西方科学中的“可见性物质”则存在着严格的区别。由此,我们就不得不对“唯物主义”概念予以深究了。

“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这一解释源于列宁,由此可见,哲学中的“物质”或“物”这一概念在理解与阐释上,通过横跨亚欧的前“苏联”将中西方联系在了一起。

通过哲学与现代科学对“物质”概念解释的不同也可以看出,中西方真正的哲人(如老子、马恩、列宁)在对自然界的认知上是相通的,而对自然予以狭义理解的现代“科学”才会将其局限于“可见性物质”。这也就是“物质”或“物”概念在哲学与现代科学中的区别与不同,同时也说明了哲学家与科学家视角与视野的巨大鸿沟。

马哲的唯物主义从来都没说其“物质”是由“粒或子”构成,只强调“物质的唯一特性就是客观实在性”。同时也已经证实,现代科学所称的“物质”只占宇宙质能总量的4-5%,它并不具有宇宙统一性,与马哲所阐释的“物质”存在着根本性区别。

根据恩格斯“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事实上马克思主义“唯物论”之“物”并没有定死,将其暂说成“物质”具有某种取象比类的意思。所以,有关宇宙本原问题仍需要科学界继续探索,有些相应的哲学问题也有待于科学探索的后续结果而定,仍然为其进一步发展留有空间。

而如果根据现代科学所指的“可见与可探测性物质”来理解唯物主义,那就必然会成为庸俗哲学,因为那并不属于宇宙本原及其本质,而是属于纠缠于具体事物的繁琐哲学,不可避免地陷入了西方科学那种不着边际的“事儿妈”思维与分析,由此也就成了“事儿妈主义”,其思维模式基本都属于“西方航母stile”,事实上也就成了唯心主义(目前大多属于这种情况),不属于恩格斯所指的唯物主义。

1.2 重探“唯物与唯心”的现实意义

哲学所对应的问题是“思维与存在”,属于人类怎样认知自然并解释自然的基础知识,其本身就属于理论问题,属于现代所称的广义科学或“科学学”(即“完整的知识体系”)。而在近现代,哲学与狭义的科学(它区分开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在分头发展,它们要求一种统一的解释。而这种统一的解释,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天道”与“人道”,相当于现代所称的“自然科学基础理论”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

在对中国“天道”与“人道”和现代自然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的探讨中,通过马哲的“唯物与唯心”可以对一些理论与思维进行一些基本的辨析。而通过这一辨析就可以明确,我们的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是否相符,由此就可以杜绝那种对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唯心主义认知与解读。

之所以再次强调“唯物与唯心”这个老话题,事实上就是再次提醒我们要重视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的关系问题,它要求我们的思维和理论必须要服从于客观实际,而不能只是对各种既有理论一味地盲目遵从,照搬照用。

由此基本可以断定,在搞不清“道之为物”或宇宙与人类社会本原的情况下,其所谈哲学与思维,以及由其所产生的各种理论,必定都或多或少的属于唯心主义。

目前在哲学界出现了一个“唯物主义有神论”的名词。综合网络中各种网文和评论发言(如“共存主义”等),以及在不清楚自然与人类社会基本运动规律基础上对中华文化和马克思主义自以为是的各种解读与阐释,都应该划归这一类。这个群体很大,也很带有迷惑性,但运用马哲的唯物论和中国传统科学的“气一元论”或“天道”与“人道”,则很容易看出其破绽,因为其形式上虽然承认“物质第一性”,但实质上却一直是在运用西方现代科学的“可见性物质”来随心所欲的思考与解释,与马哲的“物质观”存在着根本性区别,在根本上已经丢弃了“物质”的“客观实在性”,从而陷入了唯心主义泥潭。

1.3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列表

根据马哲“运动的普遍联系的基本观点”,运用运动思维从最基础的方面考察自然与社会科学,这既是从对实际的考察中得出的基本认识,也是自己对各理论体系进行甄别的基本做法。

现在,按照自己考察中所经历的基本顺序,将其过程列表综合如下,希望能得到众网友的补充与修正。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结果列表

 

考察顺序与分类

考察结果

注释

1

近现代科学

1)能够区分自然与社会科学;

2)经深入细致考察,可发现物质运动背后存在着能量运动。

发现运动中的对立统一规律,其开始于0,结束于0,守恒于0

2

宇宙与人类

本原考察

1)“0根”演化与运动。宇宙与人类都起始于0,由0生根而开始其对立统一的绝对运动。

2)纵横运动。自然万象产生后,宇宙与人类社会既存在着纵向的绝对运动,又存在着它们相互间横向的相对运动,并相互交织在一起。

纵横运动都属于能量运动,都遵循对立统一规律。

由于得出了宇宙与人类社会的“0根”演化与运动,由此绝大部分理论都在筛选中被淘汰,最后只剩下中国的四维哲学与马哲。

3

中国古代

科学与哲学

  1)优长。自然科学框架基本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和“道之为物(气)”基本能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运动实际;

  2)缺欠。除自然科学“气一元论”需要根据近现代科学调整外,社会科学缺失人类本原。

  可参考《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尤其要注意“阴阳”的基本阐释。

4

马哲

  1)优长。“唯物论”原则与对立统一规律符合实际;②第一次明确出人类本原属于劳动,对近现代人类社会运动阐释较为深入细致;

  2)辩证法属于三维思维,缺失历史维。它适用于应用理论,而不适用于基础理论,否则会束缚“历史唯物主义”思想的阐释与挥发;

  3)辩证法的三维思维在西方科学体系中是难于克服的,只有借助于中国的四维哲学思维才能弥补与完善,并与中国哲学结合在一起。

  摒弃那些趸来的繁琐阐释,直接研读马恩著述原义,掌握其基本思维。

  严格遵循实事求是和马哲的“唯物论”原则,只有对其进行系统完整的解读,才能从“本本主义”中解脱出来。

特注

在考察中,以上考察结果需反复相互对照与印证,最终通过“去芜存菁”原则将宇宙与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基本事实与中国哲学和马哲的优长相互结合在一起,从而产生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实际的宇宙观与人类观,并产生其相应的理论框架或基本结构。

1.4 各既有理论的严重缺欠

通过对自然与人类社会实际的考察可以看出,它们都存在着各自的绝对运动。宇宙在膨胀,人类社会在按照自己的特有规律而运动与发展,它们都一直处于绝对运动中,这不可否认。比如社会科学中的劳动或改造自然,它就属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人类可以没有“阶级斗争”(如原始社会),但不能没有劳动,是劳动促生了人类,并推动人类社会的运动与发展,如果没有劳动,人类就会消亡,就会返祖回到普通动物中去。但从各种理论看,除中国古代之“易”或“道”外,现存既有理论只有马哲提到了“绝对运动”问题,其它理论对此都没有涉及。而我们的现代科学,自己已交代得很清楚,其所研究的运动都属于“相对运动”(如相对论)。

正因为古今科学界一直未予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由此也就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从而产生了一系列问题,需要重新对其予以审理。请参考下表的基本分析:

各种既有理论之唯物与唯心基本分析对照表

 

宇宙与人类本原

 

中国

哲学思维

1)宇宙本原为“气”(基础哲学唯物);

2)人类本原缺失(社会哲学思维有些唯心)。

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马哲思维

1)存在(宇宙本原具体未定,只强调“客观实在性”);

2)劳动(人类本原)。

唯物(但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有神论思维

宇宙和人类社会均源于上帝,并由其解释一切。

唯心

西方

哲学思维

1)宇宙和人类社会源于上帝(基础哲学唯心);

2)现代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误入歧途)。

虽然很“物质”,但实质属于唯心(“本原”错误)

半唯物

半唯心

1)赞同唯物论(基础哲学形式上遵从马哲);

2)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从属西方思维)。

基本属于西方思维(含现代官科与民科)

特注

1)古今中外所有的既有理论,都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现代科学除外),也没有区分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更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这都属于各种既有理论的硬伤;

2)在各种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传统哲学具有完整的理论框架(太极阴阳五行八卦),既具备基础理论,也具备应用理论,并将宇宙本原追究到了“气”(能量)。属于四维哲学(三维+历史维),其它都属于三维哲学,都不完整;而在社会科学中,也只有马克思主义追究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从而可以确定人类本原为劳动;

3)只有以中国完整的理论框架,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宇宙膨胀的基本事实,才能在理论上将宇宙本原调整为能量;也只有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劳动创造了人本身”,才能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调整为劳动,从而区分出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并将它们各自的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与现代科学相联系;

4)由于没有搞清宇宙与人类本原,现在许多人的“唯物”都运用“可见”事物予以理解与阐释,自觉与不自觉地成为了西方思维的俘虏,一直都在运用应用理论解释基础理论。而要想彻底克服这一点,首先需要搞清楚的就是宇宙与人类本原。而搞不清这两大问题,在对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分析中就做不到“唯物”,从而也就会在探讨中迷失了方向,并丢失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基础。

在表格的“特注4)”中,有些话虽然说得有些严厉,但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网文和网络讨论(也包括一些官科理论与文章)中所反映出来的现实。

关于宇宙本原,前文已根据对近现代科学考察得出了基本的结论,即宇宙本原为能量,而不是物质。所以,根据恩格斯对唯物主义定义的“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马哲自然科学的“唯物主义”之“物”应该为“能量”。由此,不但将恩格斯与列宁的解释落到了实底,也将其与中国的“道之为物”统一在了一起。而由于这一涉及整个科学体系的最基本问题还有待科学界根据现代科学手段予以进一步核实,我们可以先将其搁置一边,着重考察人类本原问题。

2 人类本原

根据恩格斯的定义,要想解决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问题,首先需要厘清人类本原。而如果搞不清人类本原,又怎能“唯物”?

根据考察,结合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类本原问题已经非常清楚,那就是劳动,即改造自然。前文对此曾予以特别强调,说恩格斯这一结论可以说是对社会科学一语中的或“一锤定音”,说的就是它准确反映了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和其立论基础问题。

人类本原问题首先牵涉的就是对“人性”的基本理解与认知,这一问题曾经历过激烈的网络辩论。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也为了检讨自己过去认识的不足,现对其再重新进行一下基本的梳理。

2.1 人与自然界的关系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

人与(被改造)自然的关系,事实上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人类对自然改造越多,其自然界就留下人类痕迹越多,自然生态就变化越大。以前由于自己知识所限,对人与自然的关系认识不足,并没有将其“自然”突出于“被改造”,而是笼统地理解为整个大自然、经重新学习马恩原著和补充相关知识,将“自然”限定为“被改造”所涉及范围,这样就将人与自然的关系和人性与动物性的关系统一在一起了,请看下图:

人类诞生与进化示意图

所以,在探讨人类社会时,一定要实事求是,一定要认清并遵循自然规律,否则,唯心主义的想当然会将社会科学探索引向邪路。

根据马哲“唯物与唯心”的定义,在搞清楚人类社会的本原后,如果其思维和立论基础不符合其“本原”的,自然都应该被划归唯心主义,只是其唯心的成分多与少而已。

由此,几千年来对人类本质的各种解释,包括近阶段草根网所热议的“人性”,自然是从劳动中来,因为没有劳动就没有人类。所以,说“人是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没什么可挑剔的,因为“人”指的是其基本概念,而“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讲的是其基本属性,从基本概念到其属性,两者也是统一的。

2.2 人类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

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并不是随便可以类比的,它必须要以本质的“唯物”或本原为基础。没有本质的“唯物”,就没有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而所谓的“根脉”,其实指的就是这种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因为它阐释着自然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而事物相互之间的相对运动,则是在这种绝对运动基础上派生的。

现在,请参考上面的图示,我们就以人与自然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再次进行说明。

有些网友对“人类本质(双重属性)= 人性(劳动 动物性(寄生”有些不理解,现在,我们就对这一问题再次进行一下梳理。

1)在人类诞生之前,类人猿(普通动物)属于动物界(类属于自然界),其只能够寄生于自然,具有100%的动物性和寄生性。对此不应该有疑问。

2)人与普通动物的区别是劳动,只有诞生了劳动后才能够改造自然,由此才诞生了人类,并诞生了人性。对此也不应该有疑问。

3)没有劳动就没有人性,也就没有人类,所以“人性=劳动性”。这也是非常明确的问题。

所以,恩格斯所说“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具有“人性与兽性”的双重属性,无论从事实,还是其哲学或逻辑关系,都是很讲究很精确的。

同时也从本质上说明,“人性=劳动性”等式,它不但准确阐明了人性的本质,也成为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试金石(它与本本主义不同)。

3 唯物论属于打假利器

纵观各种既有理论,一直都没能搞清楚宇宙与人类本原问题,都缺乏正确的立论基础,其阐释也就缺乏基本的依据。但许多人们并不从根本上分析这些问题,而是认为自己读懂了某种深奥的理论或著述就认为自己明白了一切,由此理论界“之乎者也”的念经之风盛行,利用既有著述中的这句话反驳另一句话,或者利用这一理念反驳另一理念,从而导致一直争论不休,难有定论。

虽然有些人抛开既有理论在自创理论,但由于搞不清宇宙与人类本原,在根本上解决不了“唯物”的问题,可以说是费劲不小,但并不符合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实际。

综合来讲,由“唯物”所产生的四维哲学和“0根思维”(主要突出纵向的基本运动),并从“本原”上产生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这属于中国哲学与马恩思想相互结合后所具有的最大特色,做到了真正的“唯物”,在诸多理论中独具特色,可以说是傲立群雄。

由于能够做到精确的“唯物”,具备四维时空思维与理论之根,并能够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从而划分出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所以,由其评判古今中外诸多理论最为便捷,也最有效力。它很好用,在辩论中运用这一哲学思维可以说是所向披靡,任何理论与专家,不管其如何能引经据典并“之乎者也”也没咒念,只要一挖其根,马上便露出马脚。

很明显,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唯物”的立论基础就是劳动,其人类观与价值观就是劳动观。由此,社会科学理论是否符合劳动观的问题,就成了辨析各种各样理论的一面照妖镜,它从而也就成了一种打假利器。自己就是根据这面照妖镜来判别真假马克思主义,并在辩论中对其它一些歪理邪说进行镇邪的。

挖掘出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论”之后,它表现出某种霸气,并成为一把快刀能够斩妖除魔。现在回顾并列举自己在网络辩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例如下:

1)宗教理论。记得一开始自己在辩论中首先遇到的是宗教理论。在有神论者没有“之乎者也”之前,没等他开口,自己首先就学着其腔调发问,“神佛奉饭否(神佛管饭吗)?”对方当然回答不出,于是便被“摁在窝里根本出不来”,由此也就遭到了自己一通奚落,“既然神佛不管饭,解决不了老百姓的吃饭穿衣问题,你让老百姓信它做甚?你一天到晚给神佛磕头,不是到头来还得回过头来向老百姓要饭吃?你的神佛可管过你一粒米一线衣?”

所以,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对付宗教理论最为便利,也最为直接。这就是其“唯物主义”的厉害。

2)“本本”马克思主义。指的是整天鼓吹“阶级斗争”的一些学者。一般情况下,一问其绝对运动与基础理论也就差不多了。而对于个别傲慢者,自己也没等其开口,于是便首先发问,“人类究竟是诞生于阶级斗争,还是诞生于劳动?人类是靠阶级斗争生存还是靠劳动生存?我不需要你‘辩证’,只要你直接回答!”当然,他们也被堵在那里没法回答。

由于“本本”马哲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也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方一般都会被问住。

3)西方理论。前面曾在《西方科学文化的本质》、《中西宇宙与时空》和《关于“论证方法”》三篇文稿中记录了自己与西方那位饱学之士shalako辩论的详细情况,大家可以根据标题搜索出来进行参考。

4)“本本”传统理论。我们的传统理论虽然具有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区分,也具有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之别,但始终没能明确出来,致使与现代科学难于结合,也难于运用于实际。尤其是其一直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混为一谈,致使许多人“之乎者也”半天都云天雾罩,不着边际,一问其“阴阳”及其绝对运动,便都晕了。

由于涉及中华文化,并且其中含有非常优秀的成分,对此自己并没有特别展开过辩论。但却在文稿中指出了其社会科学缺失劳动内容的不足。在讨论中也耐心地给人讲过,我国的传统社会科学基本服务于士族阶层,不属于劳动人民,与社会的生产劳动有些脱钩,它需要马克思主义劳动观予以补充完善。

5)半唯物半唯心理论。这方面辩论自己遇到的就太多了,很杂,基本都属于这种情况,其与“本本”马克思主义和“本本”传统理论大同小异,与上面表格中所列出的“特注4)”基本雷同。

4 结论

在古今中外的所有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的哲学具备基本框架,并且非常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而马克思主义思想完整(既包含人与自然的基本矛盾,也包括人与人之间的特殊矛盾)。虽然它们各自也存在着相应的不足,但结合近现代科学发展,将它们相互弥补并结合后则可以组成非常完美的哲学或理论骨架。这种骨架既能够符合自然的基本运动,也能够符合现代科学所阐释的特殊运动,真正能够做到集众家之长,摒众家之短,从而形成独具特色的理论体系。

形象地比喻一句就是,我们的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一起,正在经历着一次淬火,正在经历着一场浴火重生。所以,希望具备各方面知识储备的人们能够发挥各自的特长,携起手来,共同推动理论界这一伟大的历史变革。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09-14 18:10:49 42字 ( 0/21)

空间是无边无际的,宇宙生成有多种假设,大爆炸只是其中一种,不然往哪儿膨胀呢?[大笑]

前文曾提到,【我们的传统理论为什么要强调“太极”或“道之为物”,为什么会强调“阴阳”?而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唯物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对立统一规律”?】其原因就是想为本文做个铺垫,并将掩埋已久的中国哲学与马哲思维之根进一步挖掘出来。

起先,自己对“唯物与唯心”问题的认识只是来自于教科书,并没有深究,但结合讨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际问题以及对其的一些不同理解,经进一步学习领会恩格斯的基本解释,才发现它与宇宙观和人类观存在着密切的关系,由此而对马哲产生了由衷的赞叹。

由于“唯物与唯心”概念的实质与自己的科学考察结果一致,并且使用起来更方便更通俗,所以自己便将对其的理解写成文字,发布出来与大家分享,并借此而广泛征求意见。同时,也将自己与不同学派辩论的实例进行一下大体的介绍。

1 为何重提“唯物与唯心”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根基是唯物主义(注意“根基”两字)。而实质上,我们传统科学与文化的根基也属于现代所称的唯物主义,其“道之为物”和“阴阳”所强调的正是如此。而在近现代所流行的三维思维中,将中国哲学与马哲的“唯物”深深掩埋了起来,很难使人看清其真相。

实事求是地讲,“唯物与唯心”的问题现在仍然没有彻底解决,它仍然属于近现代哲学中的一个最基本问题(对此杜绝“抽象”)。

为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自己搜集了一些资料,也参考了一些专业人士的阐述,并且还参与了有关问题的网络讨论。为搞清问题,我们还是应该以马克思主义的定义为标准才好。

1.1 恩格斯对“唯物与唯心”的定义

相比较而言,恩格斯更为重视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联系,也更为重视哲学思维以及理论的系统性和完整性问题。

虽然早已存在着唯物与唯心之说,但它们与马克思主义的理解与阐释是不同的。恩格斯原话是:【哲学家依照他们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分成了两大阵营。凡是断定精神对自然界说来是本原的,从而归根到底承认某种创世说的人(创世说在哲学家那里,例如在黑格尔那里,往往比在基督教那里还要复杂荒唐得多)组成唯心主义阵营。凡是认为自然界是本原的则属于唯物主义的各种学派。(《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

马哲对“物质”的基本解释是,“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并且是从宇宙本原上予以理解并阐释,它与中国古代的“道之为物”指的是同一个意思,而与西方科学中的“可见性物质”则存在着严格的区别。由此,我们就不得不对“唯物主义”概念予以深究了。

“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这一解释源于列宁,由此可见,哲学中的“物质”或“物”这一概念在理解与阐释上,通过横跨亚欧的前“苏联”将中西方联系在了一起。

通过哲学与现代科学对“物质”概念解释的不同也可以看出,中西方真正的哲人(如老子、马恩、列宁)在对自然界的认知上是相通的,而对自然予以狭义理解的现代“科学”才会将其局限于“可见性物质”。这也就是“物质”或“物”概念在哲学与现代科学中的区别与不同,同时也说明了哲学家与科学家视角与视野的巨大鸿沟。

马哲的唯物主义从来都没说其“物质”是由“粒或子”构成,只强调“物质的唯一特性就是客观实在性”。同时也已经证实,现代科学所称的“物质”只占宇宙质能总量的4-5%,它并不具有宇宙统一性,与马哲所阐释的“物质”存在着根本性区别。

根据恩格斯“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事实上马克思主义“唯物论”之“物”并没有定死,将其暂说成“物质”具有某种取象比类的意思。所以,有关宇宙本原问题仍需要科学界继续探索,有些相应的哲学问题也有待于科学探索的后续结果而定,仍然为其进一步发展留有空间。

而如果根据现代科学所指的“可见与可探测性物质”来理解唯物主义,那就必然会成为庸俗哲学,因为那并不属于宇宙本原及其本质,而是属于纠缠于具体事物的繁琐哲学,不可避免地陷入了西方科学那种不着边际的“事儿妈”思维与分析,由此也就成了“事儿妈主义”,其思维模式基本都属于“西方航母stile”,事实上也就成了唯心主义(目前大多属于这种情况),不属于恩格斯所指的唯物主义。

1.2 重探“唯物与唯心”的现实意义

哲学所对应的问题是“思维与存在”,属于人类怎样认知自然并解释自然的基础知识,其本身就属于理论问题,属于现代所称的广义科学或“科学学”(即“完整的知识体系”)。而在近现代,哲学与狭义的科学(它区分开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在分头发展,它们要求一种统一的解释。而这种统一的解释,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天道”与“人道”,相当于现代所称的“自然科学基础理论”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

在对中国“天道”与“人道”和现代自然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的探讨中,通过马哲的“唯物与唯心”可以对一些理论与思维进行一些基本的辨析。而通过这一辨析就可以明确,我们的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是否相符,由此就可以杜绝那种对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唯心主义认知与解读。

之所以再次强调“唯物与唯心”这个老话题,事实上就是再次提醒我们要重视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的关系问题,它要求我们的思维和理论必须要服从于客观实际,而不能只是对各种既有理论一味地盲目遵从,照搬照用。

由此基本可以断定,在搞不清“道之为物”或宇宙与人类社会本原的情况下,其所谈哲学与思维,以及由其所产生的各种理论,必定都或多或少的属于唯心主义。

目前在哲学界出现了一个“唯物主义有神论”的名词。综合网络中各种网文和评论发言(如“共存主义”等),以及在不清楚自然与人类社会基本运动规律基础上对中华文化和马克思主义自以为是的各种解读与阐释,都应该划归这一类。这个群体很大,也很带有迷惑性,但运用马哲的唯物论和中国传统科学的“气一元论”或“天道”与“人道”,则很容易看出其破绽,因为其形式上虽然承认“物质第一性”,但实质上却一直是在运用西方现代科学的“可见性物质”来随心所欲的思考与解释,与马哲的“物质观”存在着根本性区别,在根本上已经丢弃了“物质”的“客观实在性”,从而陷入了唯心主义泥潭。

1.3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列表

根据马哲“运动的普遍联系的基本观点”,运用运动思维从最基础的方面考察自然与社会科学,这既是从对实际的考察中得出的基本认识,也是自己对各理论体系进行甄别的基本做法。

现在,按照自己考察中所经历的基本顺序,将其过程列表综合如下,希望能得到众网友的补充与修正。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结果列表

 

考察顺序与分类

考察结果

注释

1

近现代科学

1)能够区分自然与社会科学;

2)经深入细致考察,可发现物质运动背后存在着能量运动。

发现运动中的对立统一规律,其开始于0,结束于0,守恒于0

2

宇宙与人类

本原考察

1)“0根”演化与运动。宇宙与人类都起始于0,由0生根而开始其对立统一的绝对运动。

2)纵横运动。自然万象产生后,宇宙与人类社会既存在着纵向的绝对运动,又存在着它们相互间横向的相对运动,并相互交织在一起。

纵横运动都属于能量运动,都遵循对立统一规律。

由于得出了宇宙与人类社会的“0根”演化与运动,由此绝大部分理论都在筛选中被淘汰,最后只剩下中国的四维哲学与马哲。

3

中国古代

科学与哲学

  1)优长。自然科学框架基本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和“道之为物(气)”基本能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运动实际;

  2)缺欠。除自然科学“气一元论”需要根据近现代科学调整外,社会科学缺失人类本原。

  可参考《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尤其要注意“阴阳”的基本阐释。

4

马哲

  1)优长。“唯物论”原则与对立统一规律符合实际;②第一次明确出人类本原属于劳动,对近现代人类社会运动阐释较为深入细致;

  2)辩证法属于三维思维,缺失历史维。它适用于应用理论,而不适用于基础理论,否则会束缚“历史唯物主义”思想的阐释与挥发;

  3)辩证法的三维思维在西方科学体系中是难于克服的,只有借助于中国的四维哲学思维才能弥补与完善,并与中国哲学结合在一起。

  摒弃那些趸来的繁琐阐释,直接研读马恩著述原义,掌握其基本思维。

  严格遵循实事求是和马哲的“唯物论”原则,只有对其进行系统完整的解读,才能从“本本主义”中解脱出来。

特注

在考察中,以上考察结果需反复相互对照与印证,最终通过“去芜存菁”原则将宇宙与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基本事实与中国哲学和马哲的优长相互结合在一起,从而产生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实际的宇宙观与人类观,并产生其相应的理论框架或基本结构。

1.4 各既有理论的严重缺欠

通过对自然与人类社会实际的考察可以看出,它们都存在着各自的绝对运动。宇宙在膨胀,人类社会在按照自己的特有规律而运动与发展,它们都一直处于绝对运动中,这不可否认。比如社会科学中的劳动或改造自然,它就属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人类可以没有“阶级斗争”(如原始社会),但不能没有劳动,是劳动促生了人类,并推动人类社会的运动与发展,如果没有劳动,人类就会消亡,就会返祖回到普通动物中去。但从各种理论看,除中国古代之“易”或“道”外,现存既有理论只有马哲提到了“绝对运动”问题,其它理论对此都没有涉及。而我们的现代科学,自己已交代得很清楚,其所研究的运动都属于“相对运动”(如相对论)。

正因为古今科学界一直未予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由此也就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从而产生了一系列问题,需要重新对其予以审理。请参考下表的基本分析:

各种既有理论之唯物与唯心基本分析对照表

 

宇宙与人类本原

 

中国

哲学思维

1)宇宙本原为“气”(基础哲学唯物);

2)人类本原缺失(社会哲学思维有些唯心)。

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马哲思维

1)存在(宇宙本原具体未定,只强调“客观实在性”);

2)劳动(人类本原)。

唯物(但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有神论思维

宇宙和人类社会均源于上帝,并由其解释一切。

唯心

西方

哲学思维

1)宇宙和人类社会源于上帝(基础哲学唯心);

2)现代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误入歧途)。

虽然很“物质”,但实质属于唯心(“本原”错误)

半唯物

半唯心

1)赞同唯物论(基础哲学形式上遵从马哲);

2)科学解释:可见物质运动(应用哲学从属西方思维)。

基本属于西方思维(含现代官科与民科)

特注

1)古今中外所有的既有理论,都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现代科学除外),也没有区分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更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这都属于各种既有理论的硬伤;

2)在各种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传统哲学具有完整的理论框架(太极阴阳五行八卦),既具备基础理论,也具备应用理论,并将宇宙本原追究到了“气”(能量)。属于四维哲学(三维+历史维),其它都属于三维哲学,都不完整;而在社会科学中,也只有马克思主义追究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从而可以确定人类本原为劳动;

3)只有以中国完整的理论框架,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宇宙膨胀的基本事实,才能在理论上将宇宙本原调整为能量;也只有运用四维哲学结合“劳动创造了人本身”,才能将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调整为劳动,从而区分出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并将它们各自的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与现代科学相联系;

4)由于没有搞清宇宙与人类本原,现在许多人的“唯物”都运用“可见”事物予以理解与阐释,自觉与不自觉地成为了西方思维的俘虏,一直都在运用应用理论解释基础理论。而要想彻底克服这一点,首先需要搞清楚的就是宇宙与人类本原。而搞不清这两大问题,在对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分析中就做不到“唯物”,从而也就会在探讨中迷失了方向,并丢失掉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基础。

在表格的“特注4)”中,有些话虽然说得有些严厉,但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网文和网络讨论(也包括一些官科理论与文章)中所反映出来的现实。

关于宇宙本原,前文已根据对近现代科学考察得出了基本的结论,即宇宙本原为能量,而不是物质。所以,根据恩格斯对唯物主义定义的“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马哲自然科学的“唯物主义”之“物”应该为“能量”。由此,不但将恩格斯与列宁的解释落到了实底,也将其与中国的“道之为物”统一在了一起。而由于这一涉及整个科学体系的最基本问题还有待科学界根据现代科学手段予以进一步核实,我们可以先将其搁置一边,着重考察人类本原问题。

2 人类本原

根据恩格斯的定义,要想解决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问题,首先需要厘清人类本原。而如果搞不清人类本原,又怎能“唯物”?

根据考察,结合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类本原问题已经非常清楚,那就是劳动,即改造自然。前文对此曾予以特别强调,说恩格斯这一结论可以说是对社会科学一语中的或“一锤定音”,说的就是它准确反映了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和其立论基础问题。

人类本原问题首先牵涉的就是对“人性”的基本理解与认知,这一问题曾经历过激烈的网络辩论。为使问题进一步明确,也为了检讨自己过去认识的不足,现对其再重新进行一下基本的梳理。

2.1 人与自然界的关系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

人与(被改造)自然的关系,事实上也属于一种零和关系。人类对自然改造越多,其自然界就留下人类痕迹越多,自然生态就变化越大。以前由于自己知识所限,对人与自然的关系认识不足,并没有将其“自然”突出于“被改造”,而是笼统地理解为整个大自然、经重新学习马恩原著和补充相关知识,将“自然”限定为“被改造”所涉及范围,这样就将人与自然的关系和人性与动物性的关系统一在一起了,请看下图:

人类诞生与进化示意图

所以,在探讨人类社会时,一定要实事求是,一定要认清并遵循自然规律,否则,唯心主义的想当然会将社会科学探索引向邪路。

根据马哲“唯物与唯心”的定义,在搞清楚人类社会的本原后,如果其思维和立论基础不符合其“本原”的,自然都应该被划归唯心主义,只是其唯心的成分多与少而已。

由此,几千年来对人类本质的各种解释,包括近阶段草根网所热议的“人性”,自然是从劳动中来,因为没有劳动就没有人类。所以,说“人是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没什么可挑剔的,因为“人”指的是其基本概念,而“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讲的是其基本属性,从基本概念到其属性,两者也是统一的。

2.2 人类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

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并不是随便可以类比的,它必须要以本质的“唯物”或本原为基础。没有本质的“唯物”,就没有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而所谓的“根脉”,其实指的就是这种本质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因为它阐释着自然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而事物相互之间的相对运动,则是在这种绝对运动基础上派生的。

现在,请参考上面的图示,我们就以人与自然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再次进行说明。

有些网友对“人类本质(双重属性)= 人性(劳动 动物性(寄生”有些不理解,现在,我们就对这一问题再次进行一下梳理。

1)在人类诞生之前,类人猿(普通动物)属于动物界(类属于自然界),其只能够寄生于自然,具有100%的动物性和寄生性。对此不应该有疑问。

2)人与普通动物的区别是劳动,只有诞生了劳动后才能够改造自然,由此才诞生了人类,并诞生了人性。对此也不应该有疑问。

3)没有劳动就没有人性,也就没有人类,所以“人性=劳动性”。这也是非常明确的问题。

所以,恩格斯所说“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具有“人性与兽性”的双重属性,无论从事实,还是其哲学或逻辑关系,都是很讲究很精确的。

同时也从本质上说明,“人性=劳动性”等式,它不但准确阐明了人性的本质,也成为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试金石(它与本本主义不同)。

3 唯物论属于打假利器

纵观各种既有理论,一直都没能搞清楚宇宙与人类本原问题,都缺乏正确的立论基础,其阐释也就缺乏基本的依据。但许多人们并不从根本上分析这些问题,而是认为自己读懂了某种深奥的理论或著述就认为自己明白了一切,由此理论界“之乎者也”的念经之风盛行,利用既有著述中的这句话反驳另一句话,或者利用这一理念反驳另一理念,从而导致一直争论不休,难有定论。

虽然有些人抛开既有理论在自创理论,但由于搞不清宇宙与人类本原,在根本上解决不了“唯物”的问题,可以说是费劲不小,但并不符合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实际。

综合来讲,由“唯物”所产生的四维哲学和“0根思维”(主要突出纵向的基本运动),并从“本原”上产生的阴阳或对立统一规律,这属于中国哲学与马恩思想相互结合后所具有的最大特色,做到了真正的“唯物”,在诸多理论中独具特色,可以说是傲立群雄。

由于能够做到精确的“唯物”,具备四维时空思维与理论之根,并能够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从而划分出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所以,由其评判古今中外诸多理论最为便捷,也最有效力。它很好用,在辩论中运用这一哲学思维可以说是所向披靡,任何理论与专家,不管其如何能引经据典并“之乎者也”也没咒念,只要一挖其根,马上便露出马脚。

很明显,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唯物”的立论基础就是劳动,其人类观与价值观就是劳动观。由此,社会科学理论是否符合劳动观的问题,就成了辨析各种各样理论的一面照妖镜,它从而也就成了一种打假利器。自己就是根据这面照妖镜来判别真假马克思主义,并在辩论中对其它一些歪理邪说进行镇邪的。

挖掘出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唯物论”之后,它表现出某种霸气,并成为一把快刀能够斩妖除魔。现在回顾并列举自己在网络辩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例如下:

1)宗教理论。记得一开始自己在辩论中首先遇到的是宗教理论。在有神论者没有“之乎者也”之前,没等他开口,自己首先就学着其腔调发问,“神佛奉饭否(神佛管饭吗)?”对方当然回答不出,于是便被“摁在窝里根本出不来”,由此也就遭到了自己一通奚落,“既然神佛不管饭,解决不了老百姓的吃饭穿衣问题,你让老百姓信它做甚?你一天到晚给神佛磕头,不是到头来还得回过头来向老百姓要饭吃?你的神佛可管过你一粒米一线衣?”

所以,马克思主义劳动观对付宗教理论最为便利,也最为直接。这就是其“唯物主义”的厉害。

2)“本本”马克思主义。指的是整天鼓吹“阶级斗争”的一些学者。一般情况下,一问其绝对运动与基础理论也就差不多了。而对于个别傲慢者,自己也没等其开口,于是便首先发问,“人类究竟是诞生于阶级斗争,还是诞生于劳动?人类是靠阶级斗争生存还是靠劳动生存?我不需要你‘辩证’,只要你直接回答!”当然,他们也被堵在那里没法回答。

由于“本本”马哲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也没有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对方一般都会被问住。

3)西方理论。前面曾在《西方科学文化的本质》、《中西宇宙与时空》和《关于“论证方法”》三篇文稿中记录了自己与西方那位饱学之士shalako辩论的详细情况,大家可以根据标题搜索出来进行参考。

4)“本本”传统理论。我们的传统理论虽然具有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区分,也具有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之别,但始终没能明确出来,致使与现代科学难于结合,也难于运用于实际。尤其是其一直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混为一谈,致使许多人“之乎者也”半天都云天雾罩,不着边际,一问其“阴阳”及其绝对运动,便都晕了。

由于涉及中华文化,并且其中含有非常优秀的成分,对此自己并没有特别展开过辩论。但却在文稿中指出了其社会科学缺失劳动内容的不足。在讨论中也耐心地给人讲过,我国的传统社会科学基本服务于士族阶层,不属于劳动人民,与社会的生产劳动有些脱钩,它需要马克思主义劳动观予以补充完善。

5)半唯物半唯心理论。这方面辩论自己遇到的就太多了,很杂,基本都属于这种情况,其与“本本”马克思主义和“本本”传统理论大同小异,与上面表格中所列出的“特注4)”基本雷同。

4 结论

在古今中外的所有既有理论中,只有中国的哲学具备基本框架,并且非常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而马克思主义思想完整(既包含人与自然的基本矛盾,也包括人与人之间的特殊矛盾)。虽然它们各自也存在着相应的不足,但结合近现代科学发展,将它们相互弥补并结合后则可以组成非常完美的哲学或理论骨架。这种骨架既能够符合自然的基本运动,也能够符合现代科学所阐释的特殊运动,真正能够做到集众家之长,摒众家之短,从而形成独具特色的理论体系。

形象地比喻一句就是,我们的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一起,正在经历着一次淬火,正在经历着一场浴火重生。所以,希望具备各方面知识储备的人们能够发挥各自的特长,携起手来,共同推动理论界这一伟大的历史变革。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09-14 18:07:53 43字 ( 0/27)

天地初开,混沌一体,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降为地……老祖宗早已经把膨胀讲清楚了![大笑]

前文曾提到,【我们的传统理论为什么要强调“太极”或“道之为物”,为什么会强调“阴阳”?而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唯物主义”,为什么会强调“对立统一规律”?】其原因就是想为本文做个铺垫,并将掩埋已久的中国哲学与马哲思维之根进一步挖掘出来。

起先,自己对“唯物与唯心”问题的认识只是来自于教科书,并没有深究,但结合讨论中所遇到的一些实际问题以及对其的一些不同理解,经进一步学习领会恩格斯的基本解释,才发现它与宇宙观和人类观存在着密切的关系,由此而对马哲产生了由衷的赞叹。

由于“唯物与唯心”概念的实质与自己的科学考察结果一致,并且使用起来更方便更通俗,所以自己便将对其的理解写成文字,发布出来与大家分享,并借此而广泛征求意见。同时,也将自己与不同学派辩论的实例进行一下大体的介绍。

1 为何重提“唯物与唯心”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根基是唯物主义(注意“根基”两字)。而实质上,我们传统科学与文化的根基也属于现代所称的唯物主义,其“道之为物”和“阴阳”所强调的正是如此。而在近现代所流行的三维思维中,将中国哲学与马哲的“唯物”深深掩埋了起来,很难使人看清其真相。

实事求是地讲,“唯物与唯心”的问题现在仍然没有彻底解决,它仍然属于近现代哲学中的一个最基本问题(对此杜绝“抽象”)。

为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自己搜集了一些资料,也参考了一些专业人士的阐述,并且还参与了有关问题的网络讨论。为搞清问题,我们还是应该以马克思主义的定义为标准才好。

1.1 恩格斯对“唯物与唯心”的定义

相比较而言,恩格斯更为重视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联系,也更为重视哲学思维以及理论的系统性和完整性问题。

虽然早已存在着唯物与唯心之说,但它们与马克思主义的理解与阐释是不同的。恩格斯原话是:【哲学家依照他们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分成了两大阵营。凡是断定精神对自然界说来是本原的,从而归根到底承认某种创世说的人(创世说在哲学家那里,例如在黑格尔那里,往往比在基督教那里还要复杂荒唐得多)组成唯心主义阵营。凡是认为自然界是本原的则属于唯物主义的各种学派。(《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

马哲对“物质”的基本解释是,“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并且是从宇宙本原上予以理解并阐释,它与中国古代的“道之为物”指的是同一个意思,而与西方科学中的“可见性物质”则存在着严格的区别。由此,我们就不得不对“唯物主义”概念予以深究了。

“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这一解释源于列宁,由此可见,哲学中的“物质”或“物”这一概念在理解与阐释上,通过横跨亚欧的前“苏联”将中西方联系在了一起。

通过哲学与现代科学对“物质”概念解释的不同也可以看出,中西方真正的哲人(如老子、马恩、列宁)在对自然界的认知上是相通的,而对自然予以狭义理解的现代“科学”才会将其局限于“可见性物质”。这也就是“物质”或“物”概念在哲学与现代科学中的区别与不同,同时也说明了哲学家与科学家视角与视野的巨大鸿沟。

马哲的唯物主义从来都没说其“物质”是由“粒或子”构成,只强调“物质的唯一特性就是客观实在性”。同时也已经证实,现代科学所称的“物质”只占宇宙质能总量的4-5%,它并不具有宇宙统一性,与马哲所阐释的“物质”存在着根本性区别。

根据恩格斯“本原”说和列宁的“客观实在”说,事实上马克思主义“唯物论”之“物”并没有定死,将其暂说成“物质”具有某种取象比类的意思。所以,有关宇宙本原问题仍需要科学界继续探索,有些相应的哲学问题也有待于科学探索的后续结果而定,仍然为其进一步发展留有空间。

而如果根据现代科学所指的“可见与可探测性物质”来理解唯物主义,那就必然会成为庸俗哲学,因为那并不属于宇宙本原及其本质,而是属于纠缠于具体事物的繁琐哲学,不可避免地陷入了西方科学那种不着边际的“事儿妈”思维与分析,由此也就成了“事儿妈主义”,其思维模式基本都属于“西方航母stile”,事实上也就成了唯心主义(目前大多属于这种情况),不属于恩格斯所指的唯物主义。

1.2 重探“唯物与唯心”的现实意义

哲学所对应的问题是“思维与存在”,属于人类怎样认知自然并解释自然的基础知识,其本身就属于理论问题,属于现代所称的广义科学或“科学学”(即“完整的知识体系”)。而在近现代,哲学与狭义的科学(它区分开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在分头发展,它们要求一种统一的解释。而这种统一的解释,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天道”与“人道”,相当于现代所称的“自然科学基础理论”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

在对中国“天道”与“人道”和现代自然与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的探讨中,通过马哲的“唯物与唯心”可以对一些理论与思维进行一些基本的辨析。而通过这一辨析就可以明确,我们的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是否相符,由此就可以杜绝那种对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唯心主义认知与解读。

之所以再次强调“唯物与唯心”这个老话题,事实上就是再次提醒我们要重视哲学思维与客观实际的关系问题,它要求我们的思维和理论必须要服从于客观实际,而不能只是对各种既有理论一味地盲目遵从,照搬照用。

由此基本可以断定,在搞不清“道之为物”或宇宙与人类社会本原的情况下,其所谈哲学与思维,以及由其所产生的各种理论,必定都或多或少的属于唯心主义。

目前在哲学界出现了一个“唯物主义有神论”的名词。综合网络中各种网文和评论发言(如“共存主义”等),以及在不清楚自然与人类社会基本运动规律基础上对中华文化和马克思主义自以为是的各种解读与阐释,都应该划归这一类。这个群体很大,也很带有迷惑性,但运用马哲的唯物论和中国传统科学的“气一元论”或“天道”与“人道”,则很容易看出其破绽,因为其形式上虽然承认“物质第一性”,但实质上却一直是在运用西方现代科学的“可见性物质”来随心所欲的思考与解释,与马哲的“物质观”存在着根本性区别,在根本上已经丢弃了“物质”的“客观实在性”,从而陷入了唯心主义泥潭。

1.3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列表

根据马哲“运动的普遍联系的基本观点”,运用运动思维从最基础的方面考察自然与社会科学,这既是从对实际的考察中得出的基本认识,也是自己对各理论体系进行甄别的基本做法。

现在,按照自己考察中所经历的基本顺序,将其过程列表综合如下,希望能得到众网友的补充与修正。

对宇宙和人类社会实际与理论考察结果列表

 

考察顺序与分类

考察结果

注释

1

近现代科学

1)能够区分自然与社会科学;

2)经深入细致考察,可发现物质运动背后存在着能量运动。

发现运动中的对立统一规律,其开始于0,结束于0,守恒于0

2

宇宙与人类

本原考察

1)“0根”演化与运动。宇宙与人类都起始于0,由0生根而开始其对立统一的绝对运动。

2)纵横运动。自然万象产生后,宇宙与人类社会既存在着纵向的绝对运动,又存在着它们相互间横向的相对运动,并相互交织在一起。

纵横运动都属于能量运动,都遵循对立统一规律。

由于得出了宇宙与人类社会的“0根”演化与运动,由此绝大部分理论都在筛选中被淘汰,最后只剩下中国的四维哲学与马哲。

3

中国古代

科学与哲学

  1)优长。自然科学框架基本完整,“太极阴阳五行八卦”和“道之为物(气)”基本能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运动实际;

  2)缺欠。除自然科学“气一元论”需要根据近现代科学调整外,社会科学缺失人类本原。

  可参考《易经》、《道德经》和中医基础理论,尤其要注意“阴阳”的基本阐释。

4

马哲

  1)优长。“唯物论”原则与对立统一规律符合实际;②第一次明确出人类本原属于劳动,对近现代人类社会运动阐释较为深入细致;

  2)辩证法属于三维思维,缺失历史维。它适用于应用理论,而不适用于基础理论,否则会束缚“历史唯物主义”思想的阐释与挥发;

  3)辩证法的三维思维在西方科学体系中是难于克服的,只有借助于中国的四维哲学思维才能弥补与完善,并与中国哲学结合在一起。

  摒弃那些趸来的繁琐阐释,直接研读马恩著述原义,掌握其基本思维。

  严格遵循实事求是和马哲的“唯物论”原则,只有对其进行系统完整的解读,才能从“本本主义”中解脱出来。

特注

在考察中,以上考察结果需反复相互对照与印证,最终通过“去芜存菁”原则将宇宙与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基本事实与中国哲学和马哲的优长相互结合在一起,从而产生符合宇宙与人类社会实际的宇宙观与人类观,并产生其相应的理论框架或基本结构。

1.4 各既有理论的严重缺欠

通过对自然与人类社会实际的考察可以看出,它们都存在着各自的绝对运动。宇宙在膨胀,人类社会在按照自己的特有规律而运动与发展,它们都一直处于绝对运动中,这不可否认。比如社会科学中的劳动或改造自然,它就属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人类可以没有“阶级斗争”(如原始社会),但不能没有劳动,是劳动促生了人类,并推动人类社会的运动与发展,如果没有劳动,人类就会消亡,就会返祖回到普通动物中去。但从各种理论看,除中国古代之“易”或“道”外,现存既有理论只有马哲提到了“绝对运动”问题,其它理论对此都没有涉及。而我们的现代科学,自己已交代得很清楚,其所研究的运动都属于“相对运动”(如相对论)。

正因为古今科学界一直未予区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由此也就没有区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从而产生了一系列问题,需要重新对其予以审理。请参考下表的基本分析:

各种既有理论之唯物与唯心基本分析对照表

 

宇宙与人类本原

 

中国

哲学思维

1)宇宙本原为“气”(基础哲学唯物);

2)人类本原缺失(社会哲学思维有些唯心)。

并未区别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

马哲思维

1)存在(宇宙本原具体未定,只强调“客观实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