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蝶梦流年2 发表于  2017-09-14 09:04:48 2649字 ( 3/1262)

掩耳盗铃,环保岂容“捂盖子”?(原创首发)

近日,得力于中央环保督察组的介入,浙江省湖州大银山挖出来大量死猪。据湖州市政府官方通告,目前共发现死猪掩埋点3处,挖掘动物尸骸和污泥223.5吨。据公安机关初步查明,责任主体是湖州市工业和医疗废物处置中心有限公司,偷埋死猪发生于2013年。(新京报  9月11日)

在此,笔者深刻的感受到了新闻媒体、社会舆论的强大力量。因为,正是在这些舆论的重压之下,才让这件令人震惊的死猪污染案真相大白。回溯事件始末,通过媒体的深入报道,我们可以发现两大蹊跷之处。

首先,村民常年闻到恶臭,多年举报为何没有结果?要验证举报是否属实其实很简单,只要和举报人联系,到实地一探便知。毕竟臭味无法掩盖,死猪掩埋点也不会随机挪移。然而,如此简单便可以查证的事情却拖到了四年之后。若非村民向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举报,恐怕此事仍将难见天日。

其次,在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介入之时,为何还在为涉事企业打掩护?因为,就在死猪被挖出来的三天前,湖州当地还曾否认相关企业存在偷埋死猪一事。8月27日,《湖州日报》公示的《中央环保督察在浙江:群众信访举报转办和边督边改公开情况一览表》,对“星鸿公司内部的悟能公司掩埋数万头病死猪”的举报材料回应时称“核查星鸿公司所有病死害动物收集及处置台账,未发现有掩埋方式处置情况,也未发现掩埋场地。”而事实上,玩的不过是文字游戏罢了。因为星鸿公司、悟能公司的场址位置,与涉事的湖州市工业和医疗废物处置中心有限公司2016年6月12日之前的注册住所一致。后者的原企业法人曾任悟能公司的董事和星鸿公司的法人。

其实,要给出这两处蹊跷的合理解释并不难,不外乎三种可能或者三者兼有:一是涉事公司背景深厚,后台强大,让当地环保部门甚至当地政府无能为力,只能选择睁眼瞎。二是涉事公司以金钱开道,拿银子通关,用糖衣炮弹攻克了当地一些领导干部的堡垒,让他们成了其“保护伞”。三是涉事公司财力雄厚,规模巨大,能为当地GDP做出突出贡献,从而使得一些“唯GDP论成败”的领导干部难以下定决心进行整治惩处。然而,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会让当地民众甚至是社会公众觉得当地政府是在不作为,是在包庇涉事企业,是在纵容环境污染的恶劣行径。甚至可以说,这就是人为的中梗阻,是对中央决策部署的阳奉阴违,是不讲政治不讲党性的体现。这也势必会破坏政府公信力,影响党员干部形象,导致社会公众“逢官必疑”的意识日益加深。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正所谓一切开始于结束之后,如今盖子已经揭开,真相已经大白,但愿追责问责才刚刚开始。如此,才能给公众一个交代,给群众一个明白。

洛阳张工111 发表于  2017-09-17 21:57:31 17字 ( 0/3)

你的意思是,有没有深入细致挖下去?

近日,得力于中央环保督察组的介入,浙江省湖州大银山挖出来大量死猪。据湖州市政府官方通告,目前共发现死猪掩埋点3处,挖掘动物尸骸和污泥223.5吨。据公安机关初步查明,责任主体是湖州市工业和医疗废物处置中心有限公司,偷埋死猪发生于2013年。(新京报  9月11日)

在此,笔者深刻的感受到了新闻媒体、社会舆论的强大力量。因为,正是在这些舆论的重压之下,才让这件令人震惊的死猪污染案真相大白。回溯事件始末,通过媒体的深入报道,我们可以发现两大蹊跷之处。

首先,村民常年闻到恶臭,多年举报为何没有结果?要验证举报是否属实其实很简单,只要和举报人联系,到实地一探便知。毕竟臭味无法掩盖,死猪掩埋点也不会随机挪移。然而,如此简单便可以查证的事情却拖到了四年之后。若非村民向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举报,恐怕此事仍将难见天日。

其次,在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介入之时,为何还在为涉事企业打掩护?因为,就在死猪被挖出来的三天前,湖州当地还曾否认相关企业存在偷埋死猪一事。8月27日,《湖州日报》公示的《中央环保督察在浙江:群众信访举报转办和边督边改公开情况一览表》,对“星鸿公司内部的悟能公司掩埋数万头病死猪”的举报材料回应时称“核查星鸿公司所有病死害动物收集及处置台账,未发现有掩埋方式处置情况,也未发现掩埋场地。”而事实上,玩的不过是文字游戏罢了。因为星鸿公司、悟能公司的场址位置,与涉事的湖州市工业和医疗废物处置中心有限公司2016年6月12日之前的注册住所一致。后者的原企业法人曾任悟能公司的董事和星鸿公司的法人。

其实,要给出这两处蹊跷的合理解释并不难,不外乎三种可能或者三者兼有:一是涉事公司背景深厚,后台强大,让当地环保部门甚至当地政府无能为力,只能选择睁眼瞎。二是涉事公司以金钱开道,拿银子通关,用糖衣炮弹攻克了当地一些领导干部的堡垒,让他们成了其“保护伞”。三是涉事公司财力雄厚,规模巨大,能为当地GDP做出突出贡献,从而使得一些“唯GDP论成败”的领导干部难以下定决心进行整治惩处。然而,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会让当地民众甚至是社会公众觉得当地政府是在不作为,是在包庇涉事企业,是在纵容环境污染的恶劣行径。甚至可以说,这就是人为的中梗阻,是对中央决策部署的阳奉阴违,是不讲政治不讲党性的体现。这也势必会破坏政府公信力,影响党员干部形象,导致社会公众“逢官必疑”的意识日益加深。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正所谓一切开始于结束之后,如今盖子已经揭开,真相已经大白,但愿追责问责才刚刚开始。如此,才能给公众一个交代,给群众一个明白。

tongqingbin888 发表于  2017-09-15 08:49:41 23字 ( 0/26)

不只是环保,一切违法乱纪行为都不能“捂盖子”。

近日,得力于中央环保督察组的介入,浙江省湖州大银山挖出来大量死猪。据湖州市政府官方通告,目前共发现死猪掩埋点3处,挖掘动物尸骸和污泥223.5吨。据公安机关初步查明,责任主体是湖州市工业和医疗废物处置中心有限公司,偷埋死猪发生于2013年。(新京报  9月11日)

在此,笔者深刻的感受到了新闻媒体、社会舆论的强大力量。因为,正是在这些舆论的重压之下,才让这件令人震惊的死猪污染案真相大白。回溯事件始末,通过媒体的深入报道,我们可以发现两大蹊跷之处。

首先,村民常年闻到恶臭,多年举报为何没有结果?要验证举报是否属实其实很简单,只要和举报人联系,到实地一探便知。毕竟臭味无法掩盖,死猪掩埋点也不会随机挪移。然而,如此简单便可以查证的事情却拖到了四年之后。若非村民向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举报,恐怕此事仍将难见天日。

其次,在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介入之时,为何还在为涉事企业打掩护?因为,就在死猪被挖出来的三天前,湖州当地还曾否认相关企业存在偷埋死猪一事。8月27日,《湖州日报》公示的《中央环保督察在浙江:群众信访举报转办和边督边改公开情况一览表》,对“星鸿公司内部的悟能公司掩埋数万头病死猪”的举报材料回应时称“核查星鸿公司所有病死害动物收集及处置台账,未发现有掩埋方式处置情况,也未发现掩埋场地。”而事实上,玩的不过是文字游戏罢了。因为星鸿公司、悟能公司的场址位置,与涉事的湖州市工业和医疗废物处置中心有限公司2016年6月12日之前的注册住所一致。后者的原企业法人曾任悟能公司的董事和星鸿公司的法人。

其实,要给出这两处蹊跷的合理解释并不难,不外乎三种可能或者三者兼有:一是涉事公司背景深厚,后台强大,让当地环保部门甚至当地政府无能为力,只能选择睁眼瞎。二是涉事公司以金钱开道,拿银子通关,用糖衣炮弹攻克了当地一些领导干部的堡垒,让他们成了其“保护伞”。三是涉事公司财力雄厚,规模巨大,能为当地GDP做出突出贡献,从而使得一些“唯GDP论成败”的领导干部难以下定决心进行整治惩处。然而,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会让当地民众甚至是社会公众觉得当地政府是在不作为,是在包庇涉事企业,是在纵容环境污染的恶劣行径。甚至可以说,这就是人为的中梗阻,是对中央决策部署的阳奉阴违,是不讲政治不讲党性的体现。这也势必会破坏政府公信力,影响党员干部形象,导致社会公众“逢官必疑”的意识日益加深。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正所谓一切开始于结束之后,如今盖子已经揭开,真相已经大白,但愿追责问责才刚刚开始。如此,才能给公众一个交代,给群众一个明白。

洛阳张工111 发表于  2017-09-14 10:11:08 81字 ( 0/12)

面对科技创新发展新趋势,世界主要国家都在寻找科技创新的突破口,抢占未来经济科技发展的先机。我们不能在这场科技创新的大赛场上落伍,必须迎头赶上、奋起直追、力争超越

近日,得力于中央环保督察组的介入,浙江省湖州大银山挖出来大量死猪。据湖州市政府官方通告,目前共发现死猪掩埋点3处,挖掘动物尸骸和污泥223.5吨。据公安机关初步查明,责任主体是湖州市工业和医疗废物处置中心有限公司,偷埋死猪发生于2013年。(新京报  9月11日)

在此,笔者深刻的感受到了新闻媒体、社会舆论的强大力量。因为,正是在这些舆论的重压之下,才让这件令人震惊的死猪污染案真相大白。回溯事件始末,通过媒体的深入报道,我们可以发现两大蹊跷之处。

首先,村民常年闻到恶臭,多年举报为何没有结果?要验证举报是否属实其实很简单,只要和举报人联系,到实地一探便知。毕竟臭味无法掩盖,死猪掩埋点也不会随机挪移。然而,如此简单便可以查证的事情却拖到了四年之后。若非村民向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举报,恐怕此事仍将难见天日。

其次,在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介入之时,为何还在为涉事企业打掩护?因为,就在死猪被挖出来的三天前,湖州当地还曾否认相关企业存在偷埋死猪一事。8月27日,《湖州日报》公示的《中央环保督察在浙江:群众信访举报转办和边督边改公开情况一览表》,对“星鸿公司内部的悟能公司掩埋数万头病死猪”的举报材料回应时称“核查星鸿公司所有病死害动物收集及处置台账,未发现有掩埋方式处置情况,也未发现掩埋场地。”而事实上,玩的不过是文字游戏罢了。因为星鸿公司、悟能公司的场址位置,与涉事的湖州市工业和医疗废物处置中心有限公司2016年6月12日之前的注册住所一致。后者的原企业法人曾任悟能公司的董事和星鸿公司的法人。

其实,要给出这两处蹊跷的合理解释并不难,不外乎三种可能或者三者兼有:一是涉事公司背景深厚,后台强大,让当地环保部门甚至当地政府无能为力,只能选择睁眼瞎。二是涉事公司以金钱开道,拿银子通关,用糖衣炮弹攻克了当地一些领导干部的堡垒,让他们成了其“保护伞”。三是涉事公司财力雄厚,规模巨大,能为当地GDP做出突出贡献,从而使得一些“唯GDP论成败”的领导干部难以下定决心进行整治惩处。然而,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会让当地民众甚至是社会公众觉得当地政府是在不作为,是在包庇涉事企业,是在纵容环境污染的恶劣行径。甚至可以说,这就是人为的中梗阻,是对中央决策部署的阳奉阴违,是不讲政治不讲党性的体现。这也势必会破坏政府公信力,影响党员干部形象,导致社会公众“逢官必疑”的意识日益加深。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正所谓一切开始于结束之后,如今盖子已经揭开,真相已经大白,但愿追责问责才刚刚开始。如此,才能给公众一个交代,给群众一个明白。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